摘要:上海目前还无法取代香港作为融资中心的地位。如果美国不再是一个选项,中国公司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香港。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10年前,李小加(Charles Li)是击败了许多对手才当上的香港交易所(HKEX)行政总裁。如今,当港交所董事会开始搜寻人选,在明年接替这位广受尊敬的掌门人时,潜在候选人的名单却短得令人沮丧。

过去10年中,对候选人的主要要求并未发生多少改变。候选人必须具备典型的香港人素质——能同时在中国的世界中和国际的世界中游刃有余。李小加是个曾为摩根大通中国(JPMorgan China)和美林中国(Merrill Lynch China)等机构工作的内地人,他是这种融合的典范。

横跨这两个世界是一种挑战——比起内地公司首次在香港发行H股的近30年前,今天更是如此。本月,北京方面强推国家安全法的计划在香港引发了新的抗议。但出于多种原因,如今港交所自身的前景比看起来的更光明。

正如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的分析师们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所写的:“内地投资者去年担心的是,香港会被罚坐‘冷板凳’,上海或深圳会得到优待。”他们表示,相反,对香港实行政治管控意味着,作为商业和资本市场中心的香港正在接受北京方面的“消毒”。

同时,地缘政治张力对中国公司赴海外上市带来的威胁正在增加。根据花旗集团(Citigroup)的数据,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约有200家,总市值为1.7万亿美元,其中包括中国移动(China Mobile)、中石油(PetroChina)。由于其中一些是国有企业,所以随着美中摩擦从贸易转向金融领域,它们可能会被迫撤离美国股市。

即使在股票市场成为美中政治人士的靶子之前,风险投资家就劝告他们投资的中国科技企业,不要考虑在纳斯达克(Nasdaq)上市,以防在美中贸易冲突中遭受连带伤害。熟悉这些企业的计划的人士透露,如今其中的一些——比如网易(NetEase)和携程(Ctrip)——计划跟随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的脚步,寻求在香港上市。

而且,几乎无法想象字节跳动(ByteDance)——估值约为1000亿美元的TikTok母公司——会在目前的环境下赴纽约上市,无论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结果如何。这笔利润颇丰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反而很有可能落入香港囊中。

最近,北京方面对香港的态度很矛盾。它以怀疑的眼光看待中资企业在香港的上市(在港上市让内地内部人士得以变现),认为这是资本外逃的一种形式,因为这些幸运的高管们获得的硬通货收益不受中国内地税务机关的监管。港交所主席史美伦(Laura Cha)在2018年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她最艰难的任务是平衡北京方面的要求与香港交易所的需求。

中国一年前在上海推出了科创板(Star Board),以便吸引以前被吸引到香港或纽约上市的那些生物科技公司。科创板和它在深圳的竞争对手创业板(ChiNext)都不再实行监管机构可以挑选自己青睐的公司上市的配额制,而是转向理论上更公平的注册制。

北京方面还曾宣布一些意味着削弱香港交易所的举措。例如,它启动了一项连接上海和伦敦证券交易所的计划。

北京方面后来加大了对香港的支持。官员们被迫承认,上海目前还无法取代香港作为融资中心的地位。如果美国不再是一个选项,中国公司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香港。随着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因政治和大流行病而陷入停滞,吸引资本变得越来越重要。

以驻香港的蔡真真(Johanna Chua)为首的花旗集团(Citigroup)经济学家指出:“美中关系紧张可能只会突出香港作为离岸金融中心的角色。”他们指的不仅是筹集资金的机会,还有中国内地企业被纳入恒生指数(Hang Seng)等股票指数的机会。恒生基准指数的提供商已宣布,二次上市公司和投票权不平等的公司将会很快首次有资格被纳入。

对李小加的接班人来说,衡量这些积极因素时必须考虑香港的政治危机对正常营商秩序的威胁。

在20世纪90年代初首次设立H股时,在香港生活和工作令人兴奋。在美国留过学的一代内地人来到香港,雇佣他们的先是美国投资银行,稍后是大型国际私人股本公司。现在时移世易。对港交所而言,平衡自身的需求和北京方面的需求越来越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美关系紧张或使港交所获利

发布日期:2020-05-28 15:51
摘要:上海目前还无法取代香港作为融资中心的地位。如果美国不再是一个选项,中国公司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香港。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10年前,李小加(Charles Li)是击败了许多对手才当上的香港交易所(HKEX)行政总裁。如今,当港交所董事会开始搜寻人选,在明年接替这位广受尊敬的掌门人时,潜在候选人的名单却短得令人沮丧。

过去10年中,对候选人的主要要求并未发生多少改变。候选人必须具备典型的香港人素质——能同时在中国的世界中和国际的世界中游刃有余。李小加是个曾为摩根大通中国(JPMorgan China)和美林中国(Merrill Lynch China)等机构工作的内地人,他是这种融合的典范。

横跨这两个世界是一种挑战——比起内地公司首次在香港发行H股的近30年前,今天更是如此。本月,北京方面强推国家安全法的计划在香港引发了新的抗议。但出于多种原因,如今港交所自身的前景比看起来的更光明。

正如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的分析师们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所写的:“内地投资者去年担心的是,香港会被罚坐‘冷板凳’,上海或深圳会得到优待。”他们表示,相反,对香港实行政治管控意味着,作为商业和资本市场中心的香港正在接受北京方面的“消毒”。

同时,地缘政治张力对中国公司赴海外上市带来的威胁正在增加。根据花旗集团(Citigroup)的数据,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约有200家,总市值为1.7万亿美元,其中包括中国移动(China Mobile)、中石油(PetroChina)。由于其中一些是国有企业,所以随着美中摩擦从贸易转向金融领域,它们可能会被迫撤离美国股市。

即使在股票市场成为美中政治人士的靶子之前,风险投资家就劝告他们投资的中国科技企业,不要考虑在纳斯达克(Nasdaq)上市,以防在美中贸易冲突中遭受连带伤害。熟悉这些企业的计划的人士透露,如今其中的一些——比如网易(NetEase)和携程(Ctrip)——计划跟随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的脚步,寻求在香港上市。

而且,几乎无法想象字节跳动(ByteDance)——估值约为1000亿美元的TikTok母公司——会在目前的环境下赴纽约上市,无论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结果如何。这笔利润颇丰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反而很有可能落入香港囊中。

最近,北京方面对香港的态度很矛盾。它以怀疑的眼光看待中资企业在香港的上市(在港上市让内地内部人士得以变现),认为这是资本外逃的一种形式,因为这些幸运的高管们获得的硬通货收益不受中国内地税务机关的监管。港交所主席史美伦(Laura Cha)在2018年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她最艰难的任务是平衡北京方面的要求与香港交易所的需求。

中国一年前在上海推出了科创板(Star Board),以便吸引以前被吸引到香港或纽约上市的那些生物科技公司。科创板和它在深圳的竞争对手创业板(ChiNext)都不再实行监管机构可以挑选自己青睐的公司上市的配额制,而是转向理论上更公平的注册制。

北京方面还曾宣布一些意味着削弱香港交易所的举措。例如,它启动了一项连接上海和伦敦证券交易所的计划。

北京方面后来加大了对香港的支持。官员们被迫承认,上海目前还无法取代香港作为融资中心的地位。如果美国不再是一个选项,中国公司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香港。随着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因政治和大流行病而陷入停滞,吸引资本变得越来越重要。

以驻香港的蔡真真(Johanna Chua)为首的花旗集团(Citigroup)经济学家指出:“美中关系紧张可能只会突出香港作为离岸金融中心的角色。”他们指的不仅是筹集资金的机会,还有中国内地企业被纳入恒生指数(Hang Seng)等股票指数的机会。恒生基准指数的提供商已宣布,二次上市公司和投票权不平等的公司将会很快首次有资格被纳入。

对李小加的接班人来说,衡量这些积极因素时必须考虑香港的政治危机对正常营商秩序的威胁。

在20世纪90年代初首次设立H股时,在香港生活和工作令人兴奋。在美国留过学的一代内地人来到香港,雇佣他们的先是美国投资银行,稍后是大型国际私人股本公司。现在时移世易。对港交所而言,平衡自身的需求和北京方面的需求越来越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上海目前还无法取代香港作为融资中心的地位。如果美国不再是一个选项,中国公司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香港。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10年前,李小加(Charles Li)是击败了许多对手才当上的香港交易所(HKEX)行政总裁。如今,当港交所董事会开始搜寻人选,在明年接替这位广受尊敬的掌门人时,潜在候选人的名单却短得令人沮丧。

过去10年中,对候选人的主要要求并未发生多少改变。候选人必须具备典型的香港人素质——能同时在中国的世界中和国际的世界中游刃有余。李小加是个曾为摩根大通中国(JPMorgan China)和美林中国(Merrill Lynch China)等机构工作的内地人,他是这种融合的典范。

横跨这两个世界是一种挑战——比起内地公司首次在香港发行H股的近30年前,今天更是如此。本月,北京方面强推国家安全法的计划在香港引发了新的抗议。但出于多种原因,如今港交所自身的前景比看起来的更光明。

正如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的分析师们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所写的:“内地投资者去年担心的是,香港会被罚坐‘冷板凳’,上海或深圳会得到优待。”他们表示,相反,对香港实行政治管控意味着,作为商业和资本市场中心的香港正在接受北京方面的“消毒”。

同时,地缘政治张力对中国公司赴海外上市带来的威胁正在增加。根据花旗集团(Citigroup)的数据,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约有200家,总市值为1.7万亿美元,其中包括中国移动(China Mobile)、中石油(PetroChina)。由于其中一些是国有企业,所以随着美中摩擦从贸易转向金融领域,它们可能会被迫撤离美国股市。

即使在股票市场成为美中政治人士的靶子之前,风险投资家就劝告他们投资的中国科技企业,不要考虑在纳斯达克(Nasdaq)上市,以防在美中贸易冲突中遭受连带伤害。熟悉这些企业的计划的人士透露,如今其中的一些——比如网易(NetEase)和携程(Ctrip)——计划跟随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的脚步,寻求在香港上市。

而且,几乎无法想象字节跳动(ByteDance)——估值约为1000亿美元的TikTok母公司——会在目前的环境下赴纽约上市,无论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结果如何。这笔利润颇丰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反而很有可能落入香港囊中。

最近,北京方面对香港的态度很矛盾。它以怀疑的眼光看待中资企业在香港的上市(在港上市让内地内部人士得以变现),认为这是资本外逃的一种形式,因为这些幸运的高管们获得的硬通货收益不受中国内地税务机关的监管。港交所主席史美伦(Laura Cha)在2018年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她最艰难的任务是平衡北京方面的要求与香港交易所的需求。

中国一年前在上海推出了科创板(Star Board),以便吸引以前被吸引到香港或纽约上市的那些生物科技公司。科创板和它在深圳的竞争对手创业板(ChiNext)都不再实行监管机构可以挑选自己青睐的公司上市的配额制,而是转向理论上更公平的注册制。

北京方面还曾宣布一些意味着削弱香港交易所的举措。例如,它启动了一项连接上海和伦敦证券交易所的计划。

北京方面后来加大了对香港的支持。官员们被迫承认,上海目前还无法取代香港作为融资中心的地位。如果美国不再是一个选项,中国公司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香港。随着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因政治和大流行病而陷入停滞,吸引资本变得越来越重要。

以驻香港的蔡真真(Johanna Chua)为首的花旗集团(Citigroup)经济学家指出:“美中关系紧张可能只会突出香港作为离岸金融中心的角色。”他们指的不仅是筹集资金的机会,还有中国内地企业被纳入恒生指数(Hang Seng)等股票指数的机会。恒生基准指数的提供商已宣布,二次上市公司和投票权不平等的公司将会很快首次有资格被纳入。

对李小加的接班人来说,衡量这些积极因素时必须考虑香港的政治危机对正常营商秩序的威胁。

在20世纪90年代初首次设立H股时,在香港生活和工作令人兴奋。在美国留过学的一代内地人来到香港,雇佣他们的先是美国投资银行,稍后是大型国际私人股本公司。现在时移世易。对港交所而言,平衡自身的需求和北京方面的需求越来越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美关系紧张或使港交所获利

发布日期:2020-05-28 15:51
摘要:上海目前还无法取代香港作为融资中心的地位。如果美国不再是一个选项,中国公司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香港。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10年前,李小加(Charles Li)是击败了许多对手才当上的香港交易所(HKEX)行政总裁。如今,当港交所董事会开始搜寻人选,在明年接替这位广受尊敬的掌门人时,潜在候选人的名单却短得令人沮丧。

过去10年中,对候选人的主要要求并未发生多少改变。候选人必须具备典型的香港人素质——能同时在中国的世界中和国际的世界中游刃有余。李小加是个曾为摩根大通中国(JPMorgan China)和美林中国(Merrill Lynch China)等机构工作的内地人,他是这种融合的典范。

横跨这两个世界是一种挑战——比起内地公司首次在香港发行H股的近30年前,今天更是如此。本月,北京方面强推国家安全法的计划在香港引发了新的抗议。但出于多种原因,如今港交所自身的前景比看起来的更光明。

正如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的分析师们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所写的:“内地投资者去年担心的是,香港会被罚坐‘冷板凳’,上海或深圳会得到优待。”他们表示,相反,对香港实行政治管控意味着,作为商业和资本市场中心的香港正在接受北京方面的“消毒”。

同时,地缘政治张力对中国公司赴海外上市带来的威胁正在增加。根据花旗集团(Citigroup)的数据,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约有200家,总市值为1.7万亿美元,其中包括中国移动(China Mobile)、中石油(PetroChina)。由于其中一些是国有企业,所以随着美中摩擦从贸易转向金融领域,它们可能会被迫撤离美国股市。

即使在股票市场成为美中政治人士的靶子之前,风险投资家就劝告他们投资的中国科技企业,不要考虑在纳斯达克(Nasdaq)上市,以防在美中贸易冲突中遭受连带伤害。熟悉这些企业的计划的人士透露,如今其中的一些——比如网易(NetEase)和携程(Ctrip)——计划跟随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的脚步,寻求在香港上市。

而且,几乎无法想象字节跳动(ByteDance)——估值约为1000亿美元的TikTok母公司——会在目前的环境下赴纽约上市,无论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结果如何。这笔利润颇丰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反而很有可能落入香港囊中。

最近,北京方面对香港的态度很矛盾。它以怀疑的眼光看待中资企业在香港的上市(在港上市让内地内部人士得以变现),认为这是资本外逃的一种形式,因为这些幸运的高管们获得的硬通货收益不受中国内地税务机关的监管。港交所主席史美伦(Laura Cha)在2018年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她最艰难的任务是平衡北京方面的要求与香港交易所的需求。

中国一年前在上海推出了科创板(Star Board),以便吸引以前被吸引到香港或纽约上市的那些生物科技公司。科创板和它在深圳的竞争对手创业板(ChiNext)都不再实行监管机构可以挑选自己青睐的公司上市的配额制,而是转向理论上更公平的注册制。

北京方面还曾宣布一些意味着削弱香港交易所的举措。例如,它启动了一项连接上海和伦敦证券交易所的计划。

北京方面后来加大了对香港的支持。官员们被迫承认,上海目前还无法取代香港作为融资中心的地位。如果美国不再是一个选项,中国公司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香港。随着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因政治和大流行病而陷入停滞,吸引资本变得越来越重要。

以驻香港的蔡真真(Johanna Chua)为首的花旗集团(Citigroup)经济学家指出:“美中关系紧张可能只会突出香港作为离岸金融中心的角色。”他们指的不仅是筹集资金的机会,还有中国内地企业被纳入恒生指数(Hang Seng)等股票指数的机会。恒生基准指数的提供商已宣布,二次上市公司和投票权不平等的公司将会很快首次有资格被纳入。

对李小加的接班人来说,衡量这些积极因素时必须考虑香港的政治危机对正常营商秩序的威胁。

在20世纪90年代初首次设立H股时,在香港生活和工作令人兴奋。在美国留过学的一代内地人来到香港,雇佣他们的先是美国投资银行,稍后是大型国际私人股本公司。现在时移世易。对港交所而言,平衡自身的需求和北京方面的需求越来越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上海目前还无法取代香港作为融资中心的地位。如果美国不再是一个选项,中国公司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香港。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10年前,李小加(Charles Li)是击败了许多对手才当上的香港交易所(HKEX)行政总裁。如今,当港交所董事会开始搜寻人选,在明年接替这位广受尊敬的掌门人时,潜在候选人的名单却短得令人沮丧。

过去10年中,对候选人的主要要求并未发生多少改变。候选人必须具备典型的香港人素质——能同时在中国的世界中和国际的世界中游刃有余。李小加是个曾为摩根大通中国(JPMorgan China)和美林中国(Merrill Lynch China)等机构工作的内地人,他是这种融合的典范。

横跨这两个世界是一种挑战——比起内地公司首次在香港发行H股的近30年前,今天更是如此。本月,北京方面强推国家安全法的计划在香港引发了新的抗议。但出于多种原因,如今港交所自身的前景比看起来的更光明。

正如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的分析师们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所写的:“内地投资者去年担心的是,香港会被罚坐‘冷板凳’,上海或深圳会得到优待。”他们表示,相反,对香港实行政治管控意味着,作为商业和资本市场中心的香港正在接受北京方面的“消毒”。

同时,地缘政治张力对中国公司赴海外上市带来的威胁正在增加。根据花旗集团(Citigroup)的数据,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约有200家,总市值为1.7万亿美元,其中包括中国移动(China Mobile)、中石油(PetroChina)。由于其中一些是国有企业,所以随着美中摩擦从贸易转向金融领域,它们可能会被迫撤离美国股市。

即使在股票市场成为美中政治人士的靶子之前,风险投资家就劝告他们投资的中国科技企业,不要考虑在纳斯达克(Nasdaq)上市,以防在美中贸易冲突中遭受连带伤害。熟悉这些企业的计划的人士透露,如今其中的一些——比如网易(NetEase)和携程(Ctrip)——计划跟随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的脚步,寻求在香港上市。

而且,几乎无法想象字节跳动(ByteDance)——估值约为1000亿美元的TikTok母公司——会在目前的环境下赴纽约上市,无论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结果如何。这笔利润颇丰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反而很有可能落入香港囊中。

最近,北京方面对香港的态度很矛盾。它以怀疑的眼光看待中资企业在香港的上市(在港上市让内地内部人士得以变现),认为这是资本外逃的一种形式,因为这些幸运的高管们获得的硬通货收益不受中国内地税务机关的监管。港交所主席史美伦(Laura Cha)在2018年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她最艰难的任务是平衡北京方面的要求与香港交易所的需求。

中国一年前在上海推出了科创板(Star Board),以便吸引以前被吸引到香港或纽约上市的那些生物科技公司。科创板和它在深圳的竞争对手创业板(ChiNext)都不再实行监管机构可以挑选自己青睐的公司上市的配额制,而是转向理论上更公平的注册制。

北京方面还曾宣布一些意味着削弱香港交易所的举措。例如,它启动了一项连接上海和伦敦证券交易所的计划。

北京方面后来加大了对香港的支持。官员们被迫承认,上海目前还无法取代香港作为融资中心的地位。如果美国不再是一个选项,中国公司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香港。随着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因政治和大流行病而陷入停滞,吸引资本变得越来越重要。

以驻香港的蔡真真(Johanna Chua)为首的花旗集团(Citigroup)经济学家指出:“美中关系紧张可能只会突出香港作为离岸金融中心的角色。”他们指的不仅是筹集资金的机会,还有中国内地企业被纳入恒生指数(Hang Seng)等股票指数的机会。恒生基准指数的提供商已宣布,二次上市公司和投票权不平等的公司将会很快首次有资格被纳入。

对李小加的接班人来说,衡量这些积极因素时必须考虑香港的政治危机对正常营商秩序的威胁。

在20世纪90年代初首次设立H股时,在香港生活和工作令人兴奋。在美国留过学的一代内地人来到香港,雇佣他们的先是美国投资银行,稍后是大型国际私人股本公司。现在时移世易。对港交所而言,平衡自身的需求和北京方面的需求越来越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