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凯文•迈耶将出任TikTok首席执行官。这位美国人能否在美中关系紧张的背景下,让这款中国app的美国业务具有透明度,使其被美国政界接受?



杨缘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 , 汉娜•墨菲 旧金山 , 迈尔斯•克鲁帕 纽约报道 , 安娜•尼科拉乌

OR--商业新媒体 】霍默•辛普森(Homer Simpson)、达斯•维德(Darth Vader)和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都有一个共同的背景故事:他们都是由凯文•迈耶(Kevin Mayer)带到迪士尼(Disney)的。

如今,这位方下巴的纯正美国人媒体高管正准备展开自己史诗般的冒险——在一家被某些人视为有问题的公司。

6月,现年57岁的他将执掌中国的TikTok。这款抖音国际版app出现在世界各地10亿人的智能手机屏幕上,引起了从华盛顿到德里的政策制定者的密切关注。

迈耶曾是迪士尼的交易撮合者,随后担任流媒体服务部门负责人,该部门在不到6个月时间里吸引了逾5000万订户。迈耶被称为问题解决者,他每天工作很长时间。

但今年早些时候,他未能成为迪士尼首席执行官(这一决策引发了人们对迪士尼在流媒体方面承诺的质疑),之后,加入字节跳动(ByteDance)董事会的邀请对他来说变得极为诱人。字节跳动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旗下拥有TikTok的大型企业,市值750亿美元。

曾与迈耶讨论过此事的一位迪士尼高管表示,他们一致认为字节跳动的技术(尤其是预测用户将会爱看什么内容的算法)存在更广泛的应用空间。

这位迪士尼高管表示:“在操作层面,字节跳动拥有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比亚马逊(Amazon)等公司先进得多,凯文从中看到了巨大机遇。”

一个例子是字节跳动在印度推出的音乐流媒体平台Resso,它让用户匹配歌曲与视频片段和动图。某家唱片公司的一名高管表示,如果Resso与大型唱片公司签约,“它在人工智能和视频推荐方面的实力可能使它成为(Spotify)的真正竞争对手。”

但迈耶没什么在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危险水域掌舵的经验,也没有与TikTok上的那类内容打过交道,这些往往低俗的内容使这个视频共享平台既受欢迎又有争议。

“他置身于一个敏感的政治领域。”上述迪士尼高管说,“他必须为美国业务建立透明度,并使其对美国政界变得‘可接受’。他还必须让TikTok与其中国主人合拍。而他在这两方面都没有经验。”

该公司正在等待美国国家安全调查的结果。政治人士批评该公司极有可能与中国政府分享境外用户数据,同时批评其内容分级审核工作。

“我认为,我们在与政治领导人沟通方面存在问题。”字节跳动董事会成员、通过其私人股本集团General Atlantic投资的投资者比尔•福特(Bill Ford)表示,“所有指控,从(我们)是中国共产党的一部分,到与中国政府分享TikTok数据,都是在事实上不正确的。”

福特补充称,迈耶正“期待与政府领导人会面,增进他们对TikTok业务的了解”。

在试图安抚中国以外市场之际,字节跳动正在掂量一个问题:在将TikTok从其北京母公司拆分出去方面,它应该走得多远?

福特表示,建立一个“TikTok董事会……是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件事情”,尽管他后来在一份声明中补充称,没有计划设立一个单独“董事会”。他和一位TikTok发言人均表示,该公司正在探索设立更多外部咨询职位。

字节跳动董事会成员、专注科技行业的对冲基金Coatue Management的掌门人菲利普•拉方特(Philippe Laffont)说:“最重要的是建立一个架构,让人们有信心认为TikTok是按照美国标准……以及全球标准运营的。”

上述迪士尼高管预测道:“他们会在美国进行产品研发,TikTok最终将在纽约上市。”但一位字节跳动投资者否认了这一点,说:“有其他办法解决任何问题,解决有关数据隐私等问题的任何担忧。我们将必须在每个市场都走本地化道路。我们将试图保持理性。”

在华盛顿方面看来,迈耶的迪士尼履历再优秀不过了,尤其是在TikTok为如何保护其app的非成年人用户头疼的时候。去年,TikTok因滥用非成年人数据,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罚款570万美元。

但一位驻洛杉矶的中国媒体高管表示,迈耶“仍然可能成为目标”。此人对北京方面与华盛顿方面不断恶化的关系感到悲观。

对字节跳动而言,迈耶代表着其全球扩张计划的桥头堡。

3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宣布,他的目标是到2020年底拥有10万名员工,即增加4万名员工,这相当于在9个月内招聘几乎全体Facebook员工。4月,该公司贴出了1万个新工作岗位的招聘广告,美国、伦敦和新加坡是中国境外岗位最集中的地点。

在美国,字节跳动已聘请了一些重量级高管,包括微软(Microsoft)前副总裁埃里希•安德森(Erich Andersen)担任其全球总法律顾问,还有华纳音乐(Warner Music)前副总裁奥勒•奥伯曼(Ole Obermann)、Facebook前广告主管布莱克•钱德利(Blake Chandlee)和YouTube前创意总监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

但据两位媒体行业知情人士透露,有几位美国高管已拒绝邀约,还有一些新近被聘用的高管感觉自己受制于北京的最终决策权。

除了招聘,迈耶还负责让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增加盈利,并将其音乐、游戏和视频业务扩展到中国以外。如果他成功了,他将创造出中国第一个真正的全球软件品牌。

据中国媒体网站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去年的海外业务营收仅为其1300亿至1400亿元人民币(合180亿至200亿美元)总营收贡献了1%左右。据该网站报道,字节跳动今年的目标是将营收提高至1800亿元人民币,并将海外营收提高5倍,至75亿元人民币。字节跳动拒绝就这些数字置评。

TikTok的中国版app抖音是该公司销售额的主要引擎。根据投资机构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的数据,字节跳动目前占据了中国在线广告市场近五分之一的份额,这意味着其年销售额达到150亿美元。

但是,尽管被任命为字节跳动的首席运营官,迈耶的职责是负责海外业务。他将不会负责该公司的中国业务。

研究公司ChinaChannel创始人马修•布伦南(Matthew Brennan)说:“在我看来,首席运营官的头衔似乎有误导性。实际上他只是中国以外所有业务的首席运营官。最重要的创收业务并不在他的控制之下。”

迈耶的背景表明,TikTok可能在内容上投入更多。TikTok已经在探索是否要委托专业出版商和真人秀节目,以及如何利用其内容创作者盈利。

他的聘用“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他们(字节跳动)希望成为一家正儿八经的媒体公司”,参与同TikTok谈判的一位音乐行业高管表示,“颠覆者的剧本让他们走到了这一步。但聘用凯文•迈耶似乎表明,他们在扩大规模和首次公开发行(IPO)方面的雄心……将是优先事项。”

Nian Liu、瑞恩•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迪士尼前高管能否改变TikTok?

发布日期:2020-05-28 06:43
摘要:凯文•迈耶将出任TikTok首席执行官。这位美国人能否在美中关系紧张的背景下,让这款中国app的美国业务具有透明度,使其被美国政界接受?



杨缘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 , 汉娜•墨菲 旧金山 , 迈尔斯•克鲁帕 纽约报道 , 安娜•尼科拉乌

OR--商业新媒体 】霍默•辛普森(Homer Simpson)、达斯•维德(Darth Vader)和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都有一个共同的背景故事:他们都是由凯文•迈耶(Kevin Mayer)带到迪士尼(Disney)的。

如今,这位方下巴的纯正美国人媒体高管正准备展开自己史诗般的冒险——在一家被某些人视为有问题的公司。

6月,现年57岁的他将执掌中国的TikTok。这款抖音国际版app出现在世界各地10亿人的智能手机屏幕上,引起了从华盛顿到德里的政策制定者的密切关注。

迈耶曾是迪士尼的交易撮合者,随后担任流媒体服务部门负责人,该部门在不到6个月时间里吸引了逾5000万订户。迈耶被称为问题解决者,他每天工作很长时间。

但今年早些时候,他未能成为迪士尼首席执行官(这一决策引发了人们对迪士尼在流媒体方面承诺的质疑),之后,加入字节跳动(ByteDance)董事会的邀请对他来说变得极为诱人。字节跳动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旗下拥有TikTok的大型企业,市值750亿美元。

曾与迈耶讨论过此事的一位迪士尼高管表示,他们一致认为字节跳动的技术(尤其是预测用户将会爱看什么内容的算法)存在更广泛的应用空间。

这位迪士尼高管表示:“在操作层面,字节跳动拥有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比亚马逊(Amazon)等公司先进得多,凯文从中看到了巨大机遇。”

一个例子是字节跳动在印度推出的音乐流媒体平台Resso,它让用户匹配歌曲与视频片段和动图。某家唱片公司的一名高管表示,如果Resso与大型唱片公司签约,“它在人工智能和视频推荐方面的实力可能使它成为(Spotify)的真正竞争对手。”

但迈耶没什么在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危险水域掌舵的经验,也没有与TikTok上的那类内容打过交道,这些往往低俗的内容使这个视频共享平台既受欢迎又有争议。

“他置身于一个敏感的政治领域。”上述迪士尼高管说,“他必须为美国业务建立透明度,并使其对美国政界变得‘可接受’。他还必须让TikTok与其中国主人合拍。而他在这两方面都没有经验。”

该公司正在等待美国国家安全调查的结果。政治人士批评该公司极有可能与中国政府分享境外用户数据,同时批评其内容分级审核工作。

“我认为,我们在与政治领导人沟通方面存在问题。”字节跳动董事会成员、通过其私人股本集团General Atlantic投资的投资者比尔•福特(Bill Ford)表示,“所有指控,从(我们)是中国共产党的一部分,到与中国政府分享TikTok数据,都是在事实上不正确的。”

福特补充称,迈耶正“期待与政府领导人会面,增进他们对TikTok业务的了解”。

在试图安抚中国以外市场之际,字节跳动正在掂量一个问题:在将TikTok从其北京母公司拆分出去方面,它应该走得多远?

福特表示,建立一个“TikTok董事会……是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件事情”,尽管他后来在一份声明中补充称,没有计划设立一个单独“董事会”。他和一位TikTok发言人均表示,该公司正在探索设立更多外部咨询职位。

字节跳动董事会成员、专注科技行业的对冲基金Coatue Management的掌门人菲利普•拉方特(Philippe Laffont)说:“最重要的是建立一个架构,让人们有信心认为TikTok是按照美国标准……以及全球标准运营的。”

上述迪士尼高管预测道:“他们会在美国进行产品研发,TikTok最终将在纽约上市。”但一位字节跳动投资者否认了这一点,说:“有其他办法解决任何问题,解决有关数据隐私等问题的任何担忧。我们将必须在每个市场都走本地化道路。我们将试图保持理性。”

在华盛顿方面看来,迈耶的迪士尼履历再优秀不过了,尤其是在TikTok为如何保护其app的非成年人用户头疼的时候。去年,TikTok因滥用非成年人数据,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罚款570万美元。

但一位驻洛杉矶的中国媒体高管表示,迈耶“仍然可能成为目标”。此人对北京方面与华盛顿方面不断恶化的关系感到悲观。

对字节跳动而言,迈耶代表着其全球扩张计划的桥头堡。

3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宣布,他的目标是到2020年底拥有10万名员工,即增加4万名员工,这相当于在9个月内招聘几乎全体Facebook员工。4月,该公司贴出了1万个新工作岗位的招聘广告,美国、伦敦和新加坡是中国境外岗位最集中的地点。

在美国,字节跳动已聘请了一些重量级高管,包括微软(Microsoft)前副总裁埃里希•安德森(Erich Andersen)担任其全球总法律顾问,还有华纳音乐(Warner Music)前副总裁奥勒•奥伯曼(Ole Obermann)、Facebook前广告主管布莱克•钱德利(Blake Chandlee)和YouTube前创意总监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

但据两位媒体行业知情人士透露,有几位美国高管已拒绝邀约,还有一些新近被聘用的高管感觉自己受制于北京的最终决策权。

除了招聘,迈耶还负责让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增加盈利,并将其音乐、游戏和视频业务扩展到中国以外。如果他成功了,他将创造出中国第一个真正的全球软件品牌。

据中国媒体网站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去年的海外业务营收仅为其1300亿至1400亿元人民币(合180亿至200亿美元)总营收贡献了1%左右。据该网站报道,字节跳动今年的目标是将营收提高至1800亿元人民币,并将海外营收提高5倍,至75亿元人民币。字节跳动拒绝就这些数字置评。

TikTok的中国版app抖音是该公司销售额的主要引擎。根据投资机构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的数据,字节跳动目前占据了中国在线广告市场近五分之一的份额,这意味着其年销售额达到150亿美元。

但是,尽管被任命为字节跳动的首席运营官,迈耶的职责是负责海外业务。他将不会负责该公司的中国业务。

研究公司ChinaChannel创始人马修•布伦南(Matthew Brennan)说:“在我看来,首席运营官的头衔似乎有误导性。实际上他只是中国以外所有业务的首席运营官。最重要的创收业务并不在他的控制之下。”

迈耶的背景表明,TikTok可能在内容上投入更多。TikTok已经在探索是否要委托专业出版商和真人秀节目,以及如何利用其内容创作者盈利。

他的聘用“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他们(字节跳动)希望成为一家正儿八经的媒体公司”,参与同TikTok谈判的一位音乐行业高管表示,“颠覆者的剧本让他们走到了这一步。但聘用凯文•迈耶似乎表明,他们在扩大规模和首次公开发行(IPO)方面的雄心……将是优先事项。”

Nian Liu、瑞恩•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凯文•迈耶将出任TikTok首席执行官。这位美国人能否在美中关系紧张的背景下,让这款中国app的美国业务具有透明度,使其被美国政界接受?



杨缘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 , 汉娜•墨菲 旧金山 , 迈尔斯•克鲁帕 纽约报道 , 安娜•尼科拉乌

OR--商业新媒体 】霍默•辛普森(Homer Simpson)、达斯•维德(Darth Vader)和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都有一个共同的背景故事:他们都是由凯文•迈耶(Kevin Mayer)带到迪士尼(Disney)的。

如今,这位方下巴的纯正美国人媒体高管正准备展开自己史诗般的冒险——在一家被某些人视为有问题的公司。

6月,现年57岁的他将执掌中国的TikTok。这款抖音国际版app出现在世界各地10亿人的智能手机屏幕上,引起了从华盛顿到德里的政策制定者的密切关注。

迈耶曾是迪士尼的交易撮合者,随后担任流媒体服务部门负责人,该部门在不到6个月时间里吸引了逾5000万订户。迈耶被称为问题解决者,他每天工作很长时间。

但今年早些时候,他未能成为迪士尼首席执行官(这一决策引发了人们对迪士尼在流媒体方面承诺的质疑),之后,加入字节跳动(ByteDance)董事会的邀请对他来说变得极为诱人。字节跳动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旗下拥有TikTok的大型企业,市值750亿美元。

曾与迈耶讨论过此事的一位迪士尼高管表示,他们一致认为字节跳动的技术(尤其是预测用户将会爱看什么内容的算法)存在更广泛的应用空间。

这位迪士尼高管表示:“在操作层面,字节跳动拥有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比亚马逊(Amazon)等公司先进得多,凯文从中看到了巨大机遇。”

一个例子是字节跳动在印度推出的音乐流媒体平台Resso,它让用户匹配歌曲与视频片段和动图。某家唱片公司的一名高管表示,如果Resso与大型唱片公司签约,“它在人工智能和视频推荐方面的实力可能使它成为(Spotify)的真正竞争对手。”

但迈耶没什么在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危险水域掌舵的经验,也没有与TikTok上的那类内容打过交道,这些往往低俗的内容使这个视频共享平台既受欢迎又有争议。

“他置身于一个敏感的政治领域。”上述迪士尼高管说,“他必须为美国业务建立透明度,并使其对美国政界变得‘可接受’。他还必须让TikTok与其中国主人合拍。而他在这两方面都没有经验。”

该公司正在等待美国国家安全调查的结果。政治人士批评该公司极有可能与中国政府分享境外用户数据,同时批评其内容分级审核工作。

“我认为,我们在与政治领导人沟通方面存在问题。”字节跳动董事会成员、通过其私人股本集团General Atlantic投资的投资者比尔•福特(Bill Ford)表示,“所有指控,从(我们)是中国共产党的一部分,到与中国政府分享TikTok数据,都是在事实上不正确的。”

福特补充称,迈耶正“期待与政府领导人会面,增进他们对TikTok业务的了解”。

在试图安抚中国以外市场之际,字节跳动正在掂量一个问题:在将TikTok从其北京母公司拆分出去方面,它应该走得多远?

福特表示,建立一个“TikTok董事会……是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件事情”,尽管他后来在一份声明中补充称,没有计划设立一个单独“董事会”。他和一位TikTok发言人均表示,该公司正在探索设立更多外部咨询职位。

字节跳动董事会成员、专注科技行业的对冲基金Coatue Management的掌门人菲利普•拉方特(Philippe Laffont)说:“最重要的是建立一个架构,让人们有信心认为TikTok是按照美国标准……以及全球标准运营的。”

上述迪士尼高管预测道:“他们会在美国进行产品研发,TikTok最终将在纽约上市。”但一位字节跳动投资者否认了这一点,说:“有其他办法解决任何问题,解决有关数据隐私等问题的任何担忧。我们将必须在每个市场都走本地化道路。我们将试图保持理性。”

在华盛顿方面看来,迈耶的迪士尼履历再优秀不过了,尤其是在TikTok为如何保护其app的非成年人用户头疼的时候。去年,TikTok因滥用非成年人数据,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罚款570万美元。

但一位驻洛杉矶的中国媒体高管表示,迈耶“仍然可能成为目标”。此人对北京方面与华盛顿方面不断恶化的关系感到悲观。

对字节跳动而言,迈耶代表着其全球扩张计划的桥头堡。

3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宣布,他的目标是到2020年底拥有10万名员工,即增加4万名员工,这相当于在9个月内招聘几乎全体Facebook员工。4月,该公司贴出了1万个新工作岗位的招聘广告,美国、伦敦和新加坡是中国境外岗位最集中的地点。

在美国,字节跳动已聘请了一些重量级高管,包括微软(Microsoft)前副总裁埃里希•安德森(Erich Andersen)担任其全球总法律顾问,还有华纳音乐(Warner Music)前副总裁奥勒•奥伯曼(Ole Obermann)、Facebook前广告主管布莱克•钱德利(Blake Chandlee)和YouTube前创意总监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

但据两位媒体行业知情人士透露,有几位美国高管已拒绝邀约,还有一些新近被聘用的高管感觉自己受制于北京的最终决策权。

除了招聘,迈耶还负责让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增加盈利,并将其音乐、游戏和视频业务扩展到中国以外。如果他成功了,他将创造出中国第一个真正的全球软件品牌。

据中国媒体网站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去年的海外业务营收仅为其1300亿至1400亿元人民币(合180亿至200亿美元)总营收贡献了1%左右。据该网站报道,字节跳动今年的目标是将营收提高至1800亿元人民币,并将海外营收提高5倍,至75亿元人民币。字节跳动拒绝就这些数字置评。

TikTok的中国版app抖音是该公司销售额的主要引擎。根据投资机构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的数据,字节跳动目前占据了中国在线广告市场近五分之一的份额,这意味着其年销售额达到150亿美元。

但是,尽管被任命为字节跳动的首席运营官,迈耶的职责是负责海外业务。他将不会负责该公司的中国业务。

研究公司ChinaChannel创始人马修•布伦南(Matthew Brennan)说:“在我看来,首席运营官的头衔似乎有误导性。实际上他只是中国以外所有业务的首席运营官。最重要的创收业务并不在他的控制之下。”

迈耶的背景表明,TikTok可能在内容上投入更多。TikTok已经在探索是否要委托专业出版商和真人秀节目,以及如何利用其内容创作者盈利。

他的聘用“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他们(字节跳动)希望成为一家正儿八经的媒体公司”,参与同TikTok谈判的一位音乐行业高管表示,“颠覆者的剧本让他们走到了这一步。但聘用凯文•迈耶似乎表明,他们在扩大规模和首次公开发行(IPO)方面的雄心……将是优先事项。”

Nian Liu、瑞恩•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迪士尼前高管能否改变TikTok?

发布日期:2020-05-28 06:43
摘要:凯文•迈耶将出任TikTok首席执行官。这位美国人能否在美中关系紧张的背景下,让这款中国app的美国业务具有透明度,使其被美国政界接受?



杨缘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 , 汉娜•墨菲 旧金山 , 迈尔斯•克鲁帕 纽约报道 , 安娜•尼科拉乌

OR--商业新媒体 】霍默•辛普森(Homer Simpson)、达斯•维德(Darth Vader)和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都有一个共同的背景故事:他们都是由凯文•迈耶(Kevin Mayer)带到迪士尼(Disney)的。

如今,这位方下巴的纯正美国人媒体高管正准备展开自己史诗般的冒险——在一家被某些人视为有问题的公司。

6月,现年57岁的他将执掌中国的TikTok。这款抖音国际版app出现在世界各地10亿人的智能手机屏幕上,引起了从华盛顿到德里的政策制定者的密切关注。

迈耶曾是迪士尼的交易撮合者,随后担任流媒体服务部门负责人,该部门在不到6个月时间里吸引了逾5000万订户。迈耶被称为问题解决者,他每天工作很长时间。

但今年早些时候,他未能成为迪士尼首席执行官(这一决策引发了人们对迪士尼在流媒体方面承诺的质疑),之后,加入字节跳动(ByteDance)董事会的邀请对他来说变得极为诱人。字节跳动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旗下拥有TikTok的大型企业,市值750亿美元。

曾与迈耶讨论过此事的一位迪士尼高管表示,他们一致认为字节跳动的技术(尤其是预测用户将会爱看什么内容的算法)存在更广泛的应用空间。

这位迪士尼高管表示:“在操作层面,字节跳动拥有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比亚马逊(Amazon)等公司先进得多,凯文从中看到了巨大机遇。”

一个例子是字节跳动在印度推出的音乐流媒体平台Resso,它让用户匹配歌曲与视频片段和动图。某家唱片公司的一名高管表示,如果Resso与大型唱片公司签约,“它在人工智能和视频推荐方面的实力可能使它成为(Spotify)的真正竞争对手。”

但迈耶没什么在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危险水域掌舵的经验,也没有与TikTok上的那类内容打过交道,这些往往低俗的内容使这个视频共享平台既受欢迎又有争议。

“他置身于一个敏感的政治领域。”上述迪士尼高管说,“他必须为美国业务建立透明度,并使其对美国政界变得‘可接受’。他还必须让TikTok与其中国主人合拍。而他在这两方面都没有经验。”

该公司正在等待美国国家安全调查的结果。政治人士批评该公司极有可能与中国政府分享境外用户数据,同时批评其内容分级审核工作。

“我认为,我们在与政治领导人沟通方面存在问题。”字节跳动董事会成员、通过其私人股本集团General Atlantic投资的投资者比尔•福特(Bill Ford)表示,“所有指控,从(我们)是中国共产党的一部分,到与中国政府分享TikTok数据,都是在事实上不正确的。”

福特补充称,迈耶正“期待与政府领导人会面,增进他们对TikTok业务的了解”。

在试图安抚中国以外市场之际,字节跳动正在掂量一个问题:在将TikTok从其北京母公司拆分出去方面,它应该走得多远?

福特表示,建立一个“TikTok董事会……是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件事情”,尽管他后来在一份声明中补充称,没有计划设立一个单独“董事会”。他和一位TikTok发言人均表示,该公司正在探索设立更多外部咨询职位。

字节跳动董事会成员、专注科技行业的对冲基金Coatue Management的掌门人菲利普•拉方特(Philippe Laffont)说:“最重要的是建立一个架构,让人们有信心认为TikTok是按照美国标准……以及全球标准运营的。”

上述迪士尼高管预测道:“他们会在美国进行产品研发,TikTok最终将在纽约上市。”但一位字节跳动投资者否认了这一点,说:“有其他办法解决任何问题,解决有关数据隐私等问题的任何担忧。我们将必须在每个市场都走本地化道路。我们将试图保持理性。”

在华盛顿方面看来,迈耶的迪士尼履历再优秀不过了,尤其是在TikTok为如何保护其app的非成年人用户头疼的时候。去年,TikTok因滥用非成年人数据,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罚款570万美元。

但一位驻洛杉矶的中国媒体高管表示,迈耶“仍然可能成为目标”。此人对北京方面与华盛顿方面不断恶化的关系感到悲观。

对字节跳动而言,迈耶代表着其全球扩张计划的桥头堡。

3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宣布,他的目标是到2020年底拥有10万名员工,即增加4万名员工,这相当于在9个月内招聘几乎全体Facebook员工。4月,该公司贴出了1万个新工作岗位的招聘广告,美国、伦敦和新加坡是中国境外岗位最集中的地点。

在美国,字节跳动已聘请了一些重量级高管,包括微软(Microsoft)前副总裁埃里希•安德森(Erich Andersen)担任其全球总法律顾问,还有华纳音乐(Warner Music)前副总裁奥勒•奥伯曼(Ole Obermann)、Facebook前广告主管布莱克•钱德利(Blake Chandlee)和YouTube前创意总监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

但据两位媒体行业知情人士透露,有几位美国高管已拒绝邀约,还有一些新近被聘用的高管感觉自己受制于北京的最终决策权。

除了招聘,迈耶还负责让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增加盈利,并将其音乐、游戏和视频业务扩展到中国以外。如果他成功了,他将创造出中国第一个真正的全球软件品牌。

据中国媒体网站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去年的海外业务营收仅为其1300亿至1400亿元人民币(合180亿至200亿美元)总营收贡献了1%左右。据该网站报道,字节跳动今年的目标是将营收提高至1800亿元人民币,并将海外营收提高5倍,至75亿元人民币。字节跳动拒绝就这些数字置评。

TikTok的中国版app抖音是该公司销售额的主要引擎。根据投资机构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的数据,字节跳动目前占据了中国在线广告市场近五分之一的份额,这意味着其年销售额达到150亿美元。

但是,尽管被任命为字节跳动的首席运营官,迈耶的职责是负责海外业务。他将不会负责该公司的中国业务。

研究公司ChinaChannel创始人马修•布伦南(Matthew Brennan)说:“在我看来,首席运营官的头衔似乎有误导性。实际上他只是中国以外所有业务的首席运营官。最重要的创收业务并不在他的控制之下。”

迈耶的背景表明,TikTok可能在内容上投入更多。TikTok已经在探索是否要委托专业出版商和真人秀节目,以及如何利用其内容创作者盈利。

他的聘用“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他们(字节跳动)希望成为一家正儿八经的媒体公司”,参与同TikTok谈判的一位音乐行业高管表示,“颠覆者的剧本让他们走到了这一步。但聘用凯文•迈耶似乎表明,他们在扩大规模和首次公开发行(IPO)方面的雄心……将是优先事项。”

Nian Liu、瑞恩•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凯文•迈耶将出任TikTok首席执行官。这位美国人能否在美中关系紧张的背景下,让这款中国app的美国业务具有透明度,使其被美国政界接受?



杨缘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 , 汉娜•墨菲 旧金山 , 迈尔斯•克鲁帕 纽约报道 , 安娜•尼科拉乌

OR--商业新媒体 】霍默•辛普森(Homer Simpson)、达斯•维德(Darth Vader)和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都有一个共同的背景故事:他们都是由凯文•迈耶(Kevin Mayer)带到迪士尼(Disney)的。

如今,这位方下巴的纯正美国人媒体高管正准备展开自己史诗般的冒险——在一家被某些人视为有问题的公司。

6月,现年57岁的他将执掌中国的TikTok。这款抖音国际版app出现在世界各地10亿人的智能手机屏幕上,引起了从华盛顿到德里的政策制定者的密切关注。

迈耶曾是迪士尼的交易撮合者,随后担任流媒体服务部门负责人,该部门在不到6个月时间里吸引了逾5000万订户。迈耶被称为问题解决者,他每天工作很长时间。

但今年早些时候,他未能成为迪士尼首席执行官(这一决策引发了人们对迪士尼在流媒体方面承诺的质疑),之后,加入字节跳动(ByteDance)董事会的邀请对他来说变得极为诱人。字节跳动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旗下拥有TikTok的大型企业,市值750亿美元。

曾与迈耶讨论过此事的一位迪士尼高管表示,他们一致认为字节跳动的技术(尤其是预测用户将会爱看什么内容的算法)存在更广泛的应用空间。

这位迪士尼高管表示:“在操作层面,字节跳动拥有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比亚马逊(Amazon)等公司先进得多,凯文从中看到了巨大机遇。”

一个例子是字节跳动在印度推出的音乐流媒体平台Resso,它让用户匹配歌曲与视频片段和动图。某家唱片公司的一名高管表示,如果Resso与大型唱片公司签约,“它在人工智能和视频推荐方面的实力可能使它成为(Spotify)的真正竞争对手。”

但迈耶没什么在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危险水域掌舵的经验,也没有与TikTok上的那类内容打过交道,这些往往低俗的内容使这个视频共享平台既受欢迎又有争议。

“他置身于一个敏感的政治领域。”上述迪士尼高管说,“他必须为美国业务建立透明度,并使其对美国政界变得‘可接受’。他还必须让TikTok与其中国主人合拍。而他在这两方面都没有经验。”

该公司正在等待美国国家安全调查的结果。政治人士批评该公司极有可能与中国政府分享境外用户数据,同时批评其内容分级审核工作。

“我认为,我们在与政治领导人沟通方面存在问题。”字节跳动董事会成员、通过其私人股本集团General Atlantic投资的投资者比尔•福特(Bill Ford)表示,“所有指控,从(我们)是中国共产党的一部分,到与中国政府分享TikTok数据,都是在事实上不正确的。”

福特补充称,迈耶正“期待与政府领导人会面,增进他们对TikTok业务的了解”。

在试图安抚中国以外市场之际,字节跳动正在掂量一个问题:在将TikTok从其北京母公司拆分出去方面,它应该走得多远?

福特表示,建立一个“TikTok董事会……是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件事情”,尽管他后来在一份声明中补充称,没有计划设立一个单独“董事会”。他和一位TikTok发言人均表示,该公司正在探索设立更多外部咨询职位。

字节跳动董事会成员、专注科技行业的对冲基金Coatue Management的掌门人菲利普•拉方特(Philippe Laffont)说:“最重要的是建立一个架构,让人们有信心认为TikTok是按照美国标准……以及全球标准运营的。”

上述迪士尼高管预测道:“他们会在美国进行产品研发,TikTok最终将在纽约上市。”但一位字节跳动投资者否认了这一点,说:“有其他办法解决任何问题,解决有关数据隐私等问题的任何担忧。我们将必须在每个市场都走本地化道路。我们将试图保持理性。”

在华盛顿方面看来,迈耶的迪士尼履历再优秀不过了,尤其是在TikTok为如何保护其app的非成年人用户头疼的时候。去年,TikTok因滥用非成年人数据,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罚款570万美元。

但一位驻洛杉矶的中国媒体高管表示,迈耶“仍然可能成为目标”。此人对北京方面与华盛顿方面不断恶化的关系感到悲观。

对字节跳动而言,迈耶代表着其全球扩张计划的桥头堡。

3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宣布,他的目标是到2020年底拥有10万名员工,即增加4万名员工,这相当于在9个月内招聘几乎全体Facebook员工。4月,该公司贴出了1万个新工作岗位的招聘广告,美国、伦敦和新加坡是中国境外岗位最集中的地点。

在美国,字节跳动已聘请了一些重量级高管,包括微软(Microsoft)前副总裁埃里希•安德森(Erich Andersen)担任其全球总法律顾问,还有华纳音乐(Warner Music)前副总裁奥勒•奥伯曼(Ole Obermann)、Facebook前广告主管布莱克•钱德利(Blake Chandlee)和YouTube前创意总监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

但据两位媒体行业知情人士透露,有几位美国高管已拒绝邀约,还有一些新近被聘用的高管感觉自己受制于北京的最终决策权。

除了招聘,迈耶还负责让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增加盈利,并将其音乐、游戏和视频业务扩展到中国以外。如果他成功了,他将创造出中国第一个真正的全球软件品牌。

据中国媒体网站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去年的海外业务营收仅为其1300亿至1400亿元人民币(合180亿至200亿美元)总营收贡献了1%左右。据该网站报道,字节跳动今年的目标是将营收提高至1800亿元人民币,并将海外营收提高5倍,至75亿元人民币。字节跳动拒绝就这些数字置评。

TikTok的中国版app抖音是该公司销售额的主要引擎。根据投资机构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的数据,字节跳动目前占据了中国在线广告市场近五分之一的份额,这意味着其年销售额达到150亿美元。

但是,尽管被任命为字节跳动的首席运营官,迈耶的职责是负责海外业务。他将不会负责该公司的中国业务。

研究公司ChinaChannel创始人马修•布伦南(Matthew Brennan)说:“在我看来,首席运营官的头衔似乎有误导性。实际上他只是中国以外所有业务的首席运营官。最重要的创收业务并不在他的控制之下。”

迈耶的背景表明,TikTok可能在内容上投入更多。TikTok已经在探索是否要委托专业出版商和真人秀节目,以及如何利用其内容创作者盈利。

他的聘用“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他们(字节跳动)希望成为一家正儿八经的媒体公司”,参与同TikTok谈判的一位音乐行业高管表示,“颠覆者的剧本让他们走到了这一步。但聘用凯文•迈耶似乎表明,他们在扩大规模和首次公开发行(IPO)方面的雄心……将是优先事项。”

Nian Liu、瑞恩•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