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今年GDP间接预设了增长区间[4.5,5.0],下限的约束来源于新增就业,上限的约束来源于重新解释指标体系。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GDP间接硬约束

历年全国“两会”焦点之一是,政府工作报告如何设定经济社会发展的年度目标。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近几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都保持在30%左右,全球疫情蔓延,中国GDP增长指标更是备受关注和期待。

5月22日,谜底揭晓,GDP未设增长指标,进一步拓展了此前设区间的弹性。读者请勿会错意,GDP虽无直接指标,却有间接硬约束。

笔者划分中国防疫攻坚战,也是湖北、武汉保卫战,为期近两个月。起于1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新冠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实行“乙类甲管”等措施,止于3月18日湖北及武汉确诊病例首次清零。此后各省陆续虽有入境病例、或聚集性病例,很难失控,不足多虑。

在与新冠病毒决战未分胜负之前,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已强调“为实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创造条件。”两天后的3月6日,中央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就明确要求,“确保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此后,4月17日、5月1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和4月29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反复重申两个硬任务不变,即“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质为今年GDP增长设定了软指标、硬约束。

拙作《一周疫情热词:两会、负油价、消费券》曾分析,“为实现政治局重申的两个硬任务,全国GDP增长多少?设置区间,保持弹性,进退有度,最为合理。如中央政府认为GDP需增长5.7%,那么增长区间可设为[5.5,6.0];如只需(或自证)增长5.0%即可,那么增长区间可从容降低为[4.7,5.2]。”

笔者对政府工作报告和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在“部长通道”答记者问的信息解读,中国今年GDP间接预设了增长区间[4.5,5.0],很接近4月29日拙作的预测区间[4.7,5.2],尤其符合“自证”的操作路径。理由为:

一、下限的约束来源于新增就业。中国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目前对应增加约200万个就业岗位。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规定,今年“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的量化指标。2020年高校应届毕业生就有874万,同比增长40万,还有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退伍军人就业,都是多年聚焦的三个大户。

5月1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的主题是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新华社受权发布的通稿正文部分最后一句为,“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任务”。这意味着中国GDP增长下线约为4.5%,否则怎么实现新增900万个就业岗位?如“自证”中国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对应增加300-400万个就业岗位,那么可相应调低下限。

二、上限的约束来源于重新解释指标体系。游戏规则的制定权很重要,解释权同等重要,可以轻松升维保护或降维打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解释权依法掌握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手中,小康社会是否全面建成的解释权依法掌握在国家发展改革委手中。

国家发改委现有16项法定职责,其中第3项为“统筹提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全国“两会”期间惯例举行多场新闻发布会,第一场主角和主题惯例是国家发改委主任解读宏观经济。今年因为疫情防控,会期、新闻发布会缩减,然而5月22日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之后,在“部长通道”亮相第一人,依然是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

第一个提问的记者来自国务院机关报《经济日报》,未必是巧合。何立峰显然有备而来,在回答问题最后,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出了新的解释,逻辑清晰,层次分明,内容却有意绕圈,要点有四:

其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个完整、系统、综合性的目标体系,它不仅仅包括经济指标。”潜台词是淡化民众和媒体最关注、份量最重、却因疫情最难完成的GDP翻两番指标。

其二、“十三五”规划体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25项指标,“其中12项是预期性的,包括GDP、人均收入等,有13项是约束性的。”潜台词是GDP指标并非约束性,而是预期性,不是必须完成。

其三、“有一些指标已经提前实现”,到年底“有一部分可以超额完成,有一部分可以全面完成,极少数可以基本完成。”潜台词是极少数指标例如GDP,完不成很正常。

其四、具体到GDP,“今年只要增长1%,就相当于2010年GDP总量的1.91倍;如果增长3%,就相当于1.95倍;如果增长5%,就接近1.99倍,都非常接近预期目标。”潜台词是只要增长1-5%,都非常接近翻两番,都可视为实现。当然,不等于将心目中的增长指标定为1%,毕竟没有任何说服力。国家发改委官网转载CCTV现场直播视频的标题,就是“何立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能够如期完成”。

2019年中国GDP增长6.1%已经吃力,即使不是经济学专业,直观判断今年实现这个指标非常困难。为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GDP翻番任务,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GDP修订结果,有经济学家2019年11月测算,2020年GDP增长需达到5.5-5.8%。

林毅夫也有类似测算。5月15日,他在《消费券的中国实践》研究报告发布会上演讲,中国要想2020年达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今年的GDP增长率就要达到5.6%,第三、四季度的增长必须达到15%以上,对中国来讲“真要努力,这个目标并非不可达到”。但他明显不支持强行实现,建议“应该给明年和后年留下一些空间”。他还认为,三、四季度增长10%,全年GDP增长为3-4%,“这也是必须努力才能达到的目标”。

林毅夫在演讲中又提出:“在碰到百年不遇的大传染病时,我们把原本要提前一年实现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延期到明年建党一百年时实现,应该是可以接受的。”他是经济大家,只讲经济,不讲政治,经济分析固然客观严谨,这个政策建议显然不可接受、不会采纳,因为政治局会议早已多次定调。

中央政府不设具体的GDP指标,弹性空间足够,但地方政府依然有被考核的指挥棒,依然有两个硬任务需完成,弹性空间很小。各地及其主政官员之间还要PK政绩,不可能依葫芦画瓢,都不设GDP目标。两个隐患需引起重视:

一、严防通胀和债务失控。目前实施更积极的货币政策和更灵活的财政政策,说白了就是央行大量发钞、财政部大量发债,先渡过难关,和防疫一样把经济萧条的曲线峰值拉平,才有腾挪缓冲的时间和空间。

今年财政赤字率已提高到3.6%,同比提高0.8个百分点,增加1万亿元;再发行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元,增加地方专项债务1.6万亿元,从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等调入近1万亿元,新增减免税费2.5万亿元。都是万亿量级的大刺激、大援助、大手笔,主要保就业、保民生、保基层。“直达基层、直达民生”的要求很好,如无系列配套的制度设计、高素质和高效率的公务员队伍,就很难落地。

4月27日,财政部所属事业单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抛出“财政赤字货币化”议题后,引起央行背景学者和大部分经济学者的反驳。这是个伪命题,通胀不可避免、央行失去独立地位不可避免、财政资金低效无效浪费寻租不可避免,相当于饮鸠止渴。即使美联储也不可持续(例如无限量QE),其他国家更没有成功先例。

二、严防贫困县大面积造假。官出数字、数字出官,为保乌纱帽或伪造政绩晋升,向来是地方治理的“老大难”问题,至今无解。纪检、组织、统计、扶贫等部门需提前协同,防范核查地方官员是否在脱贫攻坚、小康社会中数据造假。

1998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的GDP预设增长目标是8%,由于特大洪水和亚洲金融危机叠加影响,实际GDP增长为7.8%,未能实现预期目标,时任总理朱镕基实事求是公布。新冠疫情冲击至少是百年一遇的量级,局部地区未能如期实现脱贫攻坚、小康社会两个硬任务很正常,也有不可抗拒的因素。

WHA强调团结

5月18日,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WHA)视频会议召开。19日,以协商一致方式通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决议之后闭幕,下半年将举行WHA续会。全球疫情肆虐之际,WHA有六个看点:

一、美国加强火力攻击WHO和中国。5月1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致WHO总干事谭德塞的信,继续甩锅和政治化、污名化。指责谭德塞和WHO“在应对疫情时失误频频,让世界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缺乏对中国的独立性”;指责中国“隐瞒有关病毒及其来源的信息”;声称“WHO的唯一出路是真正显示其独立于中国”;威胁“在未来30天内不承诺作出重大实质性改进,美国将永久冻结对WHO资助。”

同日,特朗普还在白宫抨击WHO“是中国的傀儡”、“以中国为中心,美化中国”。挑这个时间点搅局,明显有跑偏WHA议题的企图。同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在WHA致辞时也左右开弓,既指责WHO的失败是导致新冠大流行的主要原因之一,又指责中国掩盖新冠疫情。

二、中国持续发起防疫公共外交。18日晚,中国在WHA开幕式上致辞,试图缓冲美国巨压,更多争取国际社会的理解和体谅,宣布五个防疫举措,干货不少,尤其对穷国、小国是福音。例如中国新冠疫苗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与联合国合作在华设立全球人道主义应急仓库和枢纽。

特朗普任总统后,吊诡的现象接二连三:美国不断主动退出它建立的国际秩序,主动放弃领导权,而它最敌视的“战略竞争者、修正主义国家、经济侵略者”中国,却快速填补美国退出后的权力真空。5月18日,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报道WHA的标题为“中国寻求塑造全球秩序卫士形象”。

三、损失和援助的资金规模空前。全球疫情损失以万亿美元量级计算,防疫援助以亿美元量级计算。中国在两次向WHO分别捐款2000万、3000万美元的基础上,又计划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防疫国际援助;文在寅致辞时宣布韩国计划今年提供1亿美元人道援助。

4月12日,英国声明向WHO等联合国机构捐助2亿英镑;5月4日,欧盟主办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国际认捐大会,共募捐约80亿美元,其中日本最为慷慨,捐资12.4亿美元,澳大利亚捐资3.52亿美元。盟国的做法与美国宣布暂停、威胁永久冻结对WHO资助形成鲜明对比。

四、全球团结抗疫成为主旋律。这是一场需要全球团结才能完胜的全球浩劫,也是一次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的激烈碰撞。WHO对全球防疫的技术指导和协调作用不可替代。

中国、法国、德国、韩国、南非等国家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欧盟等国际组织在WHA期间纷纷表态,或者呼吁团结合作,或者支持WHO。WHO在5月19日的新闻稿中也表示,“与会者反复强调,全球团结是抗击疫情的最有力工具。”

五、评估WHO和全球的疫情应对。WHA通过的决议要求,“查找新冠病毒的动物源头和向人类的传播途径”、“适当时尽早逐步启动公正、独立和全面评估进程。”中国也表态,“支持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全面评估全球应对疫情工作。”

六、台湾依然未出席WHA。马英九执政期间,两岸有“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台湾连续八年以观察员身份列席WHA。蔡英文执政期间,两岸互信几乎丧失殆尽,大陆不再同意邀请台湾列席WHA。

疫苗PK白热化

全球疫情依然看不到拐点,看不到终点。人类和各国恢复常态寄希望于好疫苗或特效药。5月20日,WHO披露,全球目前已有超过120个新冠病毒候选疫苗正在研发,实际数量肯定还要更多。

哪个国家先研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不仅实证科技与人才的超强实力,而且掌握抗疫主导权,必然扩大本国利益和影响力。所以大国不惜投入巨资研发多种疫苗,进行实力和意志的较量。至少8种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属于“第一梯队”,其中中国4种、美国3种、英国1种。

一、对英国而言,在竞争中处于劣势。5月21日,媒体纷纷转载,牛津大学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动物试验失败,6只猕猴都感染了新冠病毒。特朗普押宝要求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资助牛津大学疫苗12亿美元,预定3亿剂疫苗,第三阶段临床实验在美国进行。

二、对美国而言,特朗普迫不及待。11月3日总统选举投票,他渴望提前控制住疫情,尽早把经济拉起来,并从统计数据中显示。4月,美国政府启动“曲速行动”,加速疫苗研发。

他已夸海口,争取今年底前实现疫苗的量产和分发,倒逼一些美国医药公司为赶进度,跳过动物实验,直接人体试验。5月20日,WHO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科霍夫强调,疫苗研发没有捷径,必须按照安全有效的标准进行,不能跳过任何一个步骤。

三、对中国而言,有“里程碑”好消息。5月22日21时许,《柳叶刀》在线发表中国工程院陈薇院士团队的研究论文。这是全球首个重组腺病毒5型载体新冠疫苗I期临床试验(3月进行),也是全球首个疫苗的人体临床数据。

“结果令人满意”,安全性、耐受性良好,108名健康成年人体内都产生针对SARS-CoV-2的免疫应答。初步结论是这种疫苗值得进一步研究和试验,4月23日已在全球疫苗中最早启动II期临床试验,最终结果将在6个月内评估。

全球艾滋病疫苗有200多次I期、II期临床试验失败。2007年,被称为“希望之星”的德国Merck公司腺病毒5型载体艾滋病疫苗,III期临床试验失败,重要原因之一是预存抗体。

所以对新冠病毒疫苗也不能过于乐观,陈薇已向媒体说明,“对这些结果应谨慎解读”。她的疫苗I期试验还有三个疑点:

一、81%受试者至少报告1个不良反应,多数为轻度或中度,比例前三位的分别是疼痛、发热、疲劳;二、还不能确定引发的免疫反应能否有效抵抗病毒感染;三、50.9%受试者预先存在腺病毒抗体,可能弱化新冠病毒疫苗的免疫效果。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本文中一周指2020年5月18日至24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一周疫情热词:GDP、WHA、疫苗

发布日期:2020-05-27 07:07
摘要:中国今年GDP间接预设了增长区间[4.5,5.0],下限的约束来源于新增就业,上限的约束来源于重新解释指标体系。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GDP间接硬约束

历年全国“两会”焦点之一是,政府工作报告如何设定经济社会发展的年度目标。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近几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都保持在30%左右,全球疫情蔓延,中国GDP增长指标更是备受关注和期待。

5月22日,谜底揭晓,GDP未设增长指标,进一步拓展了此前设区间的弹性。读者请勿会错意,GDP虽无直接指标,却有间接硬约束。

笔者划分中国防疫攻坚战,也是湖北、武汉保卫战,为期近两个月。起于1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新冠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实行“乙类甲管”等措施,止于3月18日湖北及武汉确诊病例首次清零。此后各省陆续虽有入境病例、或聚集性病例,很难失控,不足多虑。

在与新冠病毒决战未分胜负之前,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已强调“为实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创造条件。”两天后的3月6日,中央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就明确要求,“确保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此后,4月17日、5月1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和4月29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反复重申两个硬任务不变,即“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质为今年GDP增长设定了软指标、硬约束。

拙作《一周疫情热词:两会、负油价、消费券》曾分析,“为实现政治局重申的两个硬任务,全国GDP增长多少?设置区间,保持弹性,进退有度,最为合理。如中央政府认为GDP需增长5.7%,那么增长区间可设为[5.5,6.0];如只需(或自证)增长5.0%即可,那么增长区间可从容降低为[4.7,5.2]。”

笔者对政府工作报告和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在“部长通道”答记者问的信息解读,中国今年GDP间接预设了增长区间[4.5,5.0],很接近4月29日拙作的预测区间[4.7,5.2],尤其符合“自证”的操作路径。理由为:

一、下限的约束来源于新增就业。中国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目前对应增加约200万个就业岗位。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规定,今年“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的量化指标。2020年高校应届毕业生就有874万,同比增长40万,还有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退伍军人就业,都是多年聚焦的三个大户。

5月1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的主题是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新华社受权发布的通稿正文部分最后一句为,“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任务”。这意味着中国GDP增长下线约为4.5%,否则怎么实现新增900万个就业岗位?如“自证”中国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对应增加300-400万个就业岗位,那么可相应调低下限。

二、上限的约束来源于重新解释指标体系。游戏规则的制定权很重要,解释权同等重要,可以轻松升维保护或降维打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解释权依法掌握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手中,小康社会是否全面建成的解释权依法掌握在国家发展改革委手中。

国家发改委现有16项法定职责,其中第3项为“统筹提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全国“两会”期间惯例举行多场新闻发布会,第一场主角和主题惯例是国家发改委主任解读宏观经济。今年因为疫情防控,会期、新闻发布会缩减,然而5月22日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之后,在“部长通道”亮相第一人,依然是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

第一个提问的记者来自国务院机关报《经济日报》,未必是巧合。何立峰显然有备而来,在回答问题最后,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出了新的解释,逻辑清晰,层次分明,内容却有意绕圈,要点有四:

其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个完整、系统、综合性的目标体系,它不仅仅包括经济指标。”潜台词是淡化民众和媒体最关注、份量最重、却因疫情最难完成的GDP翻两番指标。

其二、“十三五”规划体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25项指标,“其中12项是预期性的,包括GDP、人均收入等,有13项是约束性的。”潜台词是GDP指标并非约束性,而是预期性,不是必须完成。

其三、“有一些指标已经提前实现”,到年底“有一部分可以超额完成,有一部分可以全面完成,极少数可以基本完成。”潜台词是极少数指标例如GDP,完不成很正常。

其四、具体到GDP,“今年只要增长1%,就相当于2010年GDP总量的1.91倍;如果增长3%,就相当于1.95倍;如果增长5%,就接近1.99倍,都非常接近预期目标。”潜台词是只要增长1-5%,都非常接近翻两番,都可视为实现。当然,不等于将心目中的增长指标定为1%,毕竟没有任何说服力。国家发改委官网转载CCTV现场直播视频的标题,就是“何立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能够如期完成”。

2019年中国GDP增长6.1%已经吃力,即使不是经济学专业,直观判断今年实现这个指标非常困难。为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GDP翻番任务,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GDP修订结果,有经济学家2019年11月测算,2020年GDP增长需达到5.5-5.8%。

林毅夫也有类似测算。5月15日,他在《消费券的中国实践》研究报告发布会上演讲,中国要想2020年达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今年的GDP增长率就要达到5.6%,第三、四季度的增长必须达到15%以上,对中国来讲“真要努力,这个目标并非不可达到”。但他明显不支持强行实现,建议“应该给明年和后年留下一些空间”。他还认为,三、四季度增长10%,全年GDP增长为3-4%,“这也是必须努力才能达到的目标”。

林毅夫在演讲中又提出:“在碰到百年不遇的大传染病时,我们把原本要提前一年实现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延期到明年建党一百年时实现,应该是可以接受的。”他是经济大家,只讲经济,不讲政治,经济分析固然客观严谨,这个政策建议显然不可接受、不会采纳,因为政治局会议早已多次定调。

中央政府不设具体的GDP指标,弹性空间足够,但地方政府依然有被考核的指挥棒,依然有两个硬任务需完成,弹性空间很小。各地及其主政官员之间还要PK政绩,不可能依葫芦画瓢,都不设GDP目标。两个隐患需引起重视:

一、严防通胀和债务失控。目前实施更积极的货币政策和更灵活的财政政策,说白了就是央行大量发钞、财政部大量发债,先渡过难关,和防疫一样把经济萧条的曲线峰值拉平,才有腾挪缓冲的时间和空间。

今年财政赤字率已提高到3.6%,同比提高0.8个百分点,增加1万亿元;再发行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元,增加地方专项债务1.6万亿元,从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等调入近1万亿元,新增减免税费2.5万亿元。都是万亿量级的大刺激、大援助、大手笔,主要保就业、保民生、保基层。“直达基层、直达民生”的要求很好,如无系列配套的制度设计、高素质和高效率的公务员队伍,就很难落地。

4月27日,财政部所属事业单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抛出“财政赤字货币化”议题后,引起央行背景学者和大部分经济学者的反驳。这是个伪命题,通胀不可避免、央行失去独立地位不可避免、财政资金低效无效浪费寻租不可避免,相当于饮鸠止渴。即使美联储也不可持续(例如无限量QE),其他国家更没有成功先例。

二、严防贫困县大面积造假。官出数字、数字出官,为保乌纱帽或伪造政绩晋升,向来是地方治理的“老大难”问题,至今无解。纪检、组织、统计、扶贫等部门需提前协同,防范核查地方官员是否在脱贫攻坚、小康社会中数据造假。

1998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的GDP预设增长目标是8%,由于特大洪水和亚洲金融危机叠加影响,实际GDP增长为7.8%,未能实现预期目标,时任总理朱镕基实事求是公布。新冠疫情冲击至少是百年一遇的量级,局部地区未能如期实现脱贫攻坚、小康社会两个硬任务很正常,也有不可抗拒的因素。

WHA强调团结

5月18日,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WHA)视频会议召开。19日,以协商一致方式通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决议之后闭幕,下半年将举行WHA续会。全球疫情肆虐之际,WHA有六个看点:

一、美国加强火力攻击WHO和中国。5月1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致WHO总干事谭德塞的信,继续甩锅和政治化、污名化。指责谭德塞和WHO“在应对疫情时失误频频,让世界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缺乏对中国的独立性”;指责中国“隐瞒有关病毒及其来源的信息”;声称“WHO的唯一出路是真正显示其独立于中国”;威胁“在未来30天内不承诺作出重大实质性改进,美国将永久冻结对WHO资助。”

同日,特朗普还在白宫抨击WHO“是中国的傀儡”、“以中国为中心,美化中国”。挑这个时间点搅局,明显有跑偏WHA议题的企图。同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在WHA致辞时也左右开弓,既指责WHO的失败是导致新冠大流行的主要原因之一,又指责中国掩盖新冠疫情。

二、中国持续发起防疫公共外交。18日晚,中国在WHA开幕式上致辞,试图缓冲美国巨压,更多争取国际社会的理解和体谅,宣布五个防疫举措,干货不少,尤其对穷国、小国是福音。例如中国新冠疫苗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与联合国合作在华设立全球人道主义应急仓库和枢纽。

特朗普任总统后,吊诡的现象接二连三:美国不断主动退出它建立的国际秩序,主动放弃领导权,而它最敌视的“战略竞争者、修正主义国家、经济侵略者”中国,却快速填补美国退出后的权力真空。5月18日,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报道WHA的标题为“中国寻求塑造全球秩序卫士形象”。

三、损失和援助的资金规模空前。全球疫情损失以万亿美元量级计算,防疫援助以亿美元量级计算。中国在两次向WHO分别捐款2000万、3000万美元的基础上,又计划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防疫国际援助;文在寅致辞时宣布韩国计划今年提供1亿美元人道援助。

4月12日,英国声明向WHO等联合国机构捐助2亿英镑;5月4日,欧盟主办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国际认捐大会,共募捐约80亿美元,其中日本最为慷慨,捐资12.4亿美元,澳大利亚捐资3.52亿美元。盟国的做法与美国宣布暂停、威胁永久冻结对WHO资助形成鲜明对比。

四、全球团结抗疫成为主旋律。这是一场需要全球团结才能完胜的全球浩劫,也是一次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的激烈碰撞。WHO对全球防疫的技术指导和协调作用不可替代。

中国、法国、德国、韩国、南非等国家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欧盟等国际组织在WHA期间纷纷表态,或者呼吁团结合作,或者支持WHO。WHO在5月19日的新闻稿中也表示,“与会者反复强调,全球团结是抗击疫情的最有力工具。”

五、评估WHO和全球的疫情应对。WHA通过的决议要求,“查找新冠病毒的动物源头和向人类的传播途径”、“适当时尽早逐步启动公正、独立和全面评估进程。”中国也表态,“支持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全面评估全球应对疫情工作。”

六、台湾依然未出席WHA。马英九执政期间,两岸有“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台湾连续八年以观察员身份列席WHA。蔡英文执政期间,两岸互信几乎丧失殆尽,大陆不再同意邀请台湾列席WHA。

疫苗PK白热化

全球疫情依然看不到拐点,看不到终点。人类和各国恢复常态寄希望于好疫苗或特效药。5月20日,WHO披露,全球目前已有超过120个新冠病毒候选疫苗正在研发,实际数量肯定还要更多。

哪个国家先研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不仅实证科技与人才的超强实力,而且掌握抗疫主导权,必然扩大本国利益和影响力。所以大国不惜投入巨资研发多种疫苗,进行实力和意志的较量。至少8种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属于“第一梯队”,其中中国4种、美国3种、英国1种。

一、对英国而言,在竞争中处于劣势。5月21日,媒体纷纷转载,牛津大学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动物试验失败,6只猕猴都感染了新冠病毒。特朗普押宝要求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资助牛津大学疫苗12亿美元,预定3亿剂疫苗,第三阶段临床实验在美国进行。

二、对美国而言,特朗普迫不及待。11月3日总统选举投票,他渴望提前控制住疫情,尽早把经济拉起来,并从统计数据中显示。4月,美国政府启动“曲速行动”,加速疫苗研发。

他已夸海口,争取今年底前实现疫苗的量产和分发,倒逼一些美国医药公司为赶进度,跳过动物实验,直接人体试验。5月20日,WHO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科霍夫强调,疫苗研发没有捷径,必须按照安全有效的标准进行,不能跳过任何一个步骤。

三、对中国而言,有“里程碑”好消息。5月22日21时许,《柳叶刀》在线发表中国工程院陈薇院士团队的研究论文。这是全球首个重组腺病毒5型载体新冠疫苗I期临床试验(3月进行),也是全球首个疫苗的人体临床数据。

“结果令人满意”,安全性、耐受性良好,108名健康成年人体内都产生针对SARS-CoV-2的免疫应答。初步结论是这种疫苗值得进一步研究和试验,4月23日已在全球疫苗中最早启动II期临床试验,最终结果将在6个月内评估。

全球艾滋病疫苗有200多次I期、II期临床试验失败。2007年,被称为“希望之星”的德国Merck公司腺病毒5型载体艾滋病疫苗,III期临床试验失败,重要原因之一是预存抗体。

所以对新冠病毒疫苗也不能过于乐观,陈薇已向媒体说明,“对这些结果应谨慎解读”。她的疫苗I期试验还有三个疑点:

一、81%受试者至少报告1个不良反应,多数为轻度或中度,比例前三位的分别是疼痛、发热、疲劳;二、还不能确定引发的免疫反应能否有效抵抗病毒感染;三、50.9%受试者预先存在腺病毒抗体,可能弱化新冠病毒疫苗的免疫效果。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本文中一周指2020年5月18日至24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今年GDP间接预设了增长区间[4.5,5.0],下限的约束来源于新增就业,上限的约束来源于重新解释指标体系。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GDP间接硬约束

历年全国“两会”焦点之一是,政府工作报告如何设定经济社会发展的年度目标。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近几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都保持在30%左右,全球疫情蔓延,中国GDP增长指标更是备受关注和期待。

5月22日,谜底揭晓,GDP未设增长指标,进一步拓展了此前设区间的弹性。读者请勿会错意,GDP虽无直接指标,却有间接硬约束。

笔者划分中国防疫攻坚战,也是湖北、武汉保卫战,为期近两个月。起于1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新冠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实行“乙类甲管”等措施,止于3月18日湖北及武汉确诊病例首次清零。此后各省陆续虽有入境病例、或聚集性病例,很难失控,不足多虑。

在与新冠病毒决战未分胜负之前,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已强调“为实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创造条件。”两天后的3月6日,中央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就明确要求,“确保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此后,4月17日、5月1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和4月29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反复重申两个硬任务不变,即“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质为今年GDP增长设定了软指标、硬约束。

拙作《一周疫情热词:两会、负油价、消费券》曾分析,“为实现政治局重申的两个硬任务,全国GDP增长多少?设置区间,保持弹性,进退有度,最为合理。如中央政府认为GDP需增长5.7%,那么增长区间可设为[5.5,6.0];如只需(或自证)增长5.0%即可,那么增长区间可从容降低为[4.7,5.2]。”

笔者对政府工作报告和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在“部长通道”答记者问的信息解读,中国今年GDP间接预设了增长区间[4.5,5.0],很接近4月29日拙作的预测区间[4.7,5.2],尤其符合“自证”的操作路径。理由为:

一、下限的约束来源于新增就业。中国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目前对应增加约200万个就业岗位。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规定,今年“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的量化指标。2020年高校应届毕业生就有874万,同比增长40万,还有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退伍军人就业,都是多年聚焦的三个大户。

5月1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的主题是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新华社受权发布的通稿正文部分最后一句为,“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任务”。这意味着中国GDP增长下线约为4.5%,否则怎么实现新增900万个就业岗位?如“自证”中国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对应增加300-400万个就业岗位,那么可相应调低下限。

二、上限的约束来源于重新解释指标体系。游戏规则的制定权很重要,解释权同等重要,可以轻松升维保护或降维打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解释权依法掌握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手中,小康社会是否全面建成的解释权依法掌握在国家发展改革委手中。

国家发改委现有16项法定职责,其中第3项为“统筹提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全国“两会”期间惯例举行多场新闻发布会,第一场主角和主题惯例是国家发改委主任解读宏观经济。今年因为疫情防控,会期、新闻发布会缩减,然而5月22日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之后,在“部长通道”亮相第一人,依然是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

第一个提问的记者来自国务院机关报《经济日报》,未必是巧合。何立峰显然有备而来,在回答问题最后,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出了新的解释,逻辑清晰,层次分明,内容却有意绕圈,要点有四:

其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个完整、系统、综合性的目标体系,它不仅仅包括经济指标。”潜台词是淡化民众和媒体最关注、份量最重、却因疫情最难完成的GDP翻两番指标。

其二、“十三五”规划体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25项指标,“其中12项是预期性的,包括GDP、人均收入等,有13项是约束性的。”潜台词是GDP指标并非约束性,而是预期性,不是必须完成。

其三、“有一些指标已经提前实现”,到年底“有一部分可以超额完成,有一部分可以全面完成,极少数可以基本完成。”潜台词是极少数指标例如GDP,完不成很正常。

其四、具体到GDP,“今年只要增长1%,就相当于2010年GDP总量的1.91倍;如果增长3%,就相当于1.95倍;如果增长5%,就接近1.99倍,都非常接近预期目标。”潜台词是只要增长1-5%,都非常接近翻两番,都可视为实现。当然,不等于将心目中的增长指标定为1%,毕竟没有任何说服力。国家发改委官网转载CCTV现场直播视频的标题,就是“何立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能够如期完成”。

2019年中国GDP增长6.1%已经吃力,即使不是经济学专业,直观判断今年实现这个指标非常困难。为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GDP翻番任务,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GDP修订结果,有经济学家2019年11月测算,2020年GDP增长需达到5.5-5.8%。

林毅夫也有类似测算。5月15日,他在《消费券的中国实践》研究报告发布会上演讲,中国要想2020年达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今年的GDP增长率就要达到5.6%,第三、四季度的增长必须达到15%以上,对中国来讲“真要努力,这个目标并非不可达到”。但他明显不支持强行实现,建议“应该给明年和后年留下一些空间”。他还认为,三、四季度增长10%,全年GDP增长为3-4%,“这也是必须努力才能达到的目标”。

林毅夫在演讲中又提出:“在碰到百年不遇的大传染病时,我们把原本要提前一年实现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延期到明年建党一百年时实现,应该是可以接受的。”他是经济大家,只讲经济,不讲政治,经济分析固然客观严谨,这个政策建议显然不可接受、不会采纳,因为政治局会议早已多次定调。

中央政府不设具体的GDP指标,弹性空间足够,但地方政府依然有被考核的指挥棒,依然有两个硬任务需完成,弹性空间很小。各地及其主政官员之间还要PK政绩,不可能依葫芦画瓢,都不设GDP目标。两个隐患需引起重视:

一、严防通胀和债务失控。目前实施更积极的货币政策和更灵活的财政政策,说白了就是央行大量发钞、财政部大量发债,先渡过难关,和防疫一样把经济萧条的曲线峰值拉平,才有腾挪缓冲的时间和空间。

今年财政赤字率已提高到3.6%,同比提高0.8个百分点,增加1万亿元;再发行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元,增加地方专项债务1.6万亿元,从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等调入近1万亿元,新增减免税费2.5万亿元。都是万亿量级的大刺激、大援助、大手笔,主要保就业、保民生、保基层。“直达基层、直达民生”的要求很好,如无系列配套的制度设计、高素质和高效率的公务员队伍,就很难落地。

4月27日,财政部所属事业单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抛出“财政赤字货币化”议题后,引起央行背景学者和大部分经济学者的反驳。这是个伪命题,通胀不可避免、央行失去独立地位不可避免、财政资金低效无效浪费寻租不可避免,相当于饮鸠止渴。即使美联储也不可持续(例如无限量QE),其他国家更没有成功先例。

二、严防贫困县大面积造假。官出数字、数字出官,为保乌纱帽或伪造政绩晋升,向来是地方治理的“老大难”问题,至今无解。纪检、组织、统计、扶贫等部门需提前协同,防范核查地方官员是否在脱贫攻坚、小康社会中数据造假。

1998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的GDP预设增长目标是8%,由于特大洪水和亚洲金融危机叠加影响,实际GDP增长为7.8%,未能实现预期目标,时任总理朱镕基实事求是公布。新冠疫情冲击至少是百年一遇的量级,局部地区未能如期实现脱贫攻坚、小康社会两个硬任务很正常,也有不可抗拒的因素。

WHA强调团结

5月18日,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WHA)视频会议召开。19日,以协商一致方式通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决议之后闭幕,下半年将举行WHA续会。全球疫情肆虐之际,WHA有六个看点:

一、美国加强火力攻击WHO和中国。5月1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致WHO总干事谭德塞的信,继续甩锅和政治化、污名化。指责谭德塞和WHO“在应对疫情时失误频频,让世界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缺乏对中国的独立性”;指责中国“隐瞒有关病毒及其来源的信息”;声称“WHO的唯一出路是真正显示其独立于中国”;威胁“在未来30天内不承诺作出重大实质性改进,美国将永久冻结对WHO资助。”

同日,特朗普还在白宫抨击WHO“是中国的傀儡”、“以中国为中心,美化中国”。挑这个时间点搅局,明显有跑偏WHA议题的企图。同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在WHA致辞时也左右开弓,既指责WHO的失败是导致新冠大流行的主要原因之一,又指责中国掩盖新冠疫情。

二、中国持续发起防疫公共外交。18日晚,中国在WHA开幕式上致辞,试图缓冲美国巨压,更多争取国际社会的理解和体谅,宣布五个防疫举措,干货不少,尤其对穷国、小国是福音。例如中国新冠疫苗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与联合国合作在华设立全球人道主义应急仓库和枢纽。

特朗普任总统后,吊诡的现象接二连三:美国不断主动退出它建立的国际秩序,主动放弃领导权,而它最敌视的“战略竞争者、修正主义国家、经济侵略者”中国,却快速填补美国退出后的权力真空。5月18日,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报道WHA的标题为“中国寻求塑造全球秩序卫士形象”。

三、损失和援助的资金规模空前。全球疫情损失以万亿美元量级计算,防疫援助以亿美元量级计算。中国在两次向WHO分别捐款2000万、3000万美元的基础上,又计划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防疫国际援助;文在寅致辞时宣布韩国计划今年提供1亿美元人道援助。

4月12日,英国声明向WHO等联合国机构捐助2亿英镑;5月4日,欧盟主办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国际认捐大会,共募捐约80亿美元,其中日本最为慷慨,捐资12.4亿美元,澳大利亚捐资3.52亿美元。盟国的做法与美国宣布暂停、威胁永久冻结对WHO资助形成鲜明对比。

四、全球团结抗疫成为主旋律。这是一场需要全球团结才能完胜的全球浩劫,也是一次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的激烈碰撞。WHO对全球防疫的技术指导和协调作用不可替代。

中国、法国、德国、韩国、南非等国家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欧盟等国际组织在WHA期间纷纷表态,或者呼吁团结合作,或者支持WHO。WHO在5月19日的新闻稿中也表示,“与会者反复强调,全球团结是抗击疫情的最有力工具。”

五、评估WHO和全球的疫情应对。WHA通过的决议要求,“查找新冠病毒的动物源头和向人类的传播途径”、“适当时尽早逐步启动公正、独立和全面评估进程。”中国也表态,“支持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全面评估全球应对疫情工作。”

六、台湾依然未出席WHA。马英九执政期间,两岸有“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台湾连续八年以观察员身份列席WHA。蔡英文执政期间,两岸互信几乎丧失殆尽,大陆不再同意邀请台湾列席WHA。

疫苗PK白热化

全球疫情依然看不到拐点,看不到终点。人类和各国恢复常态寄希望于好疫苗或特效药。5月20日,WHO披露,全球目前已有超过120个新冠病毒候选疫苗正在研发,实际数量肯定还要更多。

哪个国家先研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不仅实证科技与人才的超强实力,而且掌握抗疫主导权,必然扩大本国利益和影响力。所以大国不惜投入巨资研发多种疫苗,进行实力和意志的较量。至少8种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属于“第一梯队”,其中中国4种、美国3种、英国1种。

一、对英国而言,在竞争中处于劣势。5月21日,媒体纷纷转载,牛津大学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动物试验失败,6只猕猴都感染了新冠病毒。特朗普押宝要求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资助牛津大学疫苗12亿美元,预定3亿剂疫苗,第三阶段临床实验在美国进行。

二、对美国而言,特朗普迫不及待。11月3日总统选举投票,他渴望提前控制住疫情,尽早把经济拉起来,并从统计数据中显示。4月,美国政府启动“曲速行动”,加速疫苗研发。

他已夸海口,争取今年底前实现疫苗的量产和分发,倒逼一些美国医药公司为赶进度,跳过动物实验,直接人体试验。5月20日,WHO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科霍夫强调,疫苗研发没有捷径,必须按照安全有效的标准进行,不能跳过任何一个步骤。

三、对中国而言,有“里程碑”好消息。5月22日21时许,《柳叶刀》在线发表中国工程院陈薇院士团队的研究论文。这是全球首个重组腺病毒5型载体新冠疫苗I期临床试验(3月进行),也是全球首个疫苗的人体临床数据。

“结果令人满意”,安全性、耐受性良好,108名健康成年人体内都产生针对SARS-CoV-2的免疫应答。初步结论是这种疫苗值得进一步研究和试验,4月23日已在全球疫苗中最早启动II期临床试验,最终结果将在6个月内评估。

全球艾滋病疫苗有200多次I期、II期临床试验失败。2007年,被称为“希望之星”的德国Merck公司腺病毒5型载体艾滋病疫苗,III期临床试验失败,重要原因之一是预存抗体。

所以对新冠病毒疫苗也不能过于乐观,陈薇已向媒体说明,“对这些结果应谨慎解读”。她的疫苗I期试验还有三个疑点:

一、81%受试者至少报告1个不良反应,多数为轻度或中度,比例前三位的分别是疼痛、发热、疲劳;二、还不能确定引发的免疫反应能否有效抵抗病毒感染;三、50.9%受试者预先存在腺病毒抗体,可能弱化新冠病毒疫苗的免疫效果。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本文中一周指2020年5月18日至24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一周疫情热词:GDP、WHA、疫苗

发布日期:2020-05-27 07:07
摘要:中国今年GDP间接预设了增长区间[4.5,5.0],下限的约束来源于新增就业,上限的约束来源于重新解释指标体系。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GDP间接硬约束

历年全国“两会”焦点之一是,政府工作报告如何设定经济社会发展的年度目标。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近几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都保持在30%左右,全球疫情蔓延,中国GDP增长指标更是备受关注和期待。

5月22日,谜底揭晓,GDP未设增长指标,进一步拓展了此前设区间的弹性。读者请勿会错意,GDP虽无直接指标,却有间接硬约束。

笔者划分中国防疫攻坚战,也是湖北、武汉保卫战,为期近两个月。起于1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新冠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实行“乙类甲管”等措施,止于3月18日湖北及武汉确诊病例首次清零。此后各省陆续虽有入境病例、或聚集性病例,很难失控,不足多虑。

在与新冠病毒决战未分胜负之前,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已强调“为实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创造条件。”两天后的3月6日,中央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就明确要求,“确保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此后,4月17日、5月1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和4月29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反复重申两个硬任务不变,即“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质为今年GDP增长设定了软指标、硬约束。

拙作《一周疫情热词:两会、负油价、消费券》曾分析,“为实现政治局重申的两个硬任务,全国GDP增长多少?设置区间,保持弹性,进退有度,最为合理。如中央政府认为GDP需增长5.7%,那么增长区间可设为[5.5,6.0];如只需(或自证)增长5.0%即可,那么增长区间可从容降低为[4.7,5.2]。”

笔者对政府工作报告和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在“部长通道”答记者问的信息解读,中国今年GDP间接预设了增长区间[4.5,5.0],很接近4月29日拙作的预测区间[4.7,5.2],尤其符合“自证”的操作路径。理由为:

一、下限的约束来源于新增就业。中国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目前对应增加约200万个就业岗位。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规定,今年“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的量化指标。2020年高校应届毕业生就有874万,同比增长40万,还有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退伍军人就业,都是多年聚焦的三个大户。

5月1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的主题是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新华社受权发布的通稿正文部分最后一句为,“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任务”。这意味着中国GDP增长下线约为4.5%,否则怎么实现新增900万个就业岗位?如“自证”中国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对应增加300-400万个就业岗位,那么可相应调低下限。

二、上限的约束来源于重新解释指标体系。游戏规则的制定权很重要,解释权同等重要,可以轻松升维保护或降维打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解释权依法掌握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手中,小康社会是否全面建成的解释权依法掌握在国家发展改革委手中。

国家发改委现有16项法定职责,其中第3项为“统筹提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全国“两会”期间惯例举行多场新闻发布会,第一场主角和主题惯例是国家发改委主任解读宏观经济。今年因为疫情防控,会期、新闻发布会缩减,然而5月22日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之后,在“部长通道”亮相第一人,依然是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

第一个提问的记者来自国务院机关报《经济日报》,未必是巧合。何立峰显然有备而来,在回答问题最后,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出了新的解释,逻辑清晰,层次分明,内容却有意绕圈,要点有四:

其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个完整、系统、综合性的目标体系,它不仅仅包括经济指标。”潜台词是淡化民众和媒体最关注、份量最重、却因疫情最难完成的GDP翻两番指标。

其二、“十三五”规划体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25项指标,“其中12项是预期性的,包括GDP、人均收入等,有13项是约束性的。”潜台词是GDP指标并非约束性,而是预期性,不是必须完成。

其三、“有一些指标已经提前实现”,到年底“有一部分可以超额完成,有一部分可以全面完成,极少数可以基本完成。”潜台词是极少数指标例如GDP,完不成很正常。

其四、具体到GDP,“今年只要增长1%,就相当于2010年GDP总量的1.91倍;如果增长3%,就相当于1.95倍;如果增长5%,就接近1.99倍,都非常接近预期目标。”潜台词是只要增长1-5%,都非常接近翻两番,都可视为实现。当然,不等于将心目中的增长指标定为1%,毕竟没有任何说服力。国家发改委官网转载CCTV现场直播视频的标题,就是“何立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能够如期完成”。

2019年中国GDP增长6.1%已经吃力,即使不是经济学专业,直观判断今年实现这个指标非常困难。为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GDP翻番任务,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GDP修订结果,有经济学家2019年11月测算,2020年GDP增长需达到5.5-5.8%。

林毅夫也有类似测算。5月15日,他在《消费券的中国实践》研究报告发布会上演讲,中国要想2020年达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今年的GDP增长率就要达到5.6%,第三、四季度的增长必须达到15%以上,对中国来讲“真要努力,这个目标并非不可达到”。但他明显不支持强行实现,建议“应该给明年和后年留下一些空间”。他还认为,三、四季度增长10%,全年GDP增长为3-4%,“这也是必须努力才能达到的目标”。

林毅夫在演讲中又提出:“在碰到百年不遇的大传染病时,我们把原本要提前一年实现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延期到明年建党一百年时实现,应该是可以接受的。”他是经济大家,只讲经济,不讲政治,经济分析固然客观严谨,这个政策建议显然不可接受、不会采纳,因为政治局会议早已多次定调。

中央政府不设具体的GDP指标,弹性空间足够,但地方政府依然有被考核的指挥棒,依然有两个硬任务需完成,弹性空间很小。各地及其主政官员之间还要PK政绩,不可能依葫芦画瓢,都不设GDP目标。两个隐患需引起重视:

一、严防通胀和债务失控。目前实施更积极的货币政策和更灵活的财政政策,说白了就是央行大量发钞、财政部大量发债,先渡过难关,和防疫一样把经济萧条的曲线峰值拉平,才有腾挪缓冲的时间和空间。

今年财政赤字率已提高到3.6%,同比提高0.8个百分点,增加1万亿元;再发行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元,增加地方专项债务1.6万亿元,从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等调入近1万亿元,新增减免税费2.5万亿元。都是万亿量级的大刺激、大援助、大手笔,主要保就业、保民生、保基层。“直达基层、直达民生”的要求很好,如无系列配套的制度设计、高素质和高效率的公务员队伍,就很难落地。

4月27日,财政部所属事业单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抛出“财政赤字货币化”议题后,引起央行背景学者和大部分经济学者的反驳。这是个伪命题,通胀不可避免、央行失去独立地位不可避免、财政资金低效无效浪费寻租不可避免,相当于饮鸠止渴。即使美联储也不可持续(例如无限量QE),其他国家更没有成功先例。

二、严防贫困县大面积造假。官出数字、数字出官,为保乌纱帽或伪造政绩晋升,向来是地方治理的“老大难”问题,至今无解。纪检、组织、统计、扶贫等部门需提前协同,防范核查地方官员是否在脱贫攻坚、小康社会中数据造假。

1998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的GDP预设增长目标是8%,由于特大洪水和亚洲金融危机叠加影响,实际GDP增长为7.8%,未能实现预期目标,时任总理朱镕基实事求是公布。新冠疫情冲击至少是百年一遇的量级,局部地区未能如期实现脱贫攻坚、小康社会两个硬任务很正常,也有不可抗拒的因素。

WHA强调团结

5月18日,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WHA)视频会议召开。19日,以协商一致方式通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决议之后闭幕,下半年将举行WHA续会。全球疫情肆虐之际,WHA有六个看点:

一、美国加强火力攻击WHO和中国。5月1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致WHO总干事谭德塞的信,继续甩锅和政治化、污名化。指责谭德塞和WHO“在应对疫情时失误频频,让世界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缺乏对中国的独立性”;指责中国“隐瞒有关病毒及其来源的信息”;声称“WHO的唯一出路是真正显示其独立于中国”;威胁“在未来30天内不承诺作出重大实质性改进,美国将永久冻结对WHO资助。”

同日,特朗普还在白宫抨击WHO“是中国的傀儡”、“以中国为中心,美化中国”。挑这个时间点搅局,明显有跑偏WHA议题的企图。同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在WHA致辞时也左右开弓,既指责WHO的失败是导致新冠大流行的主要原因之一,又指责中国掩盖新冠疫情。

二、中国持续发起防疫公共外交。18日晚,中国在WHA开幕式上致辞,试图缓冲美国巨压,更多争取国际社会的理解和体谅,宣布五个防疫举措,干货不少,尤其对穷国、小国是福音。例如中国新冠疫苗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与联合国合作在华设立全球人道主义应急仓库和枢纽。

特朗普任总统后,吊诡的现象接二连三:美国不断主动退出它建立的国际秩序,主动放弃领导权,而它最敌视的“战略竞争者、修正主义国家、经济侵略者”中国,却快速填补美国退出后的权力真空。5月18日,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报道WHA的标题为“中国寻求塑造全球秩序卫士形象”。

三、损失和援助的资金规模空前。全球疫情损失以万亿美元量级计算,防疫援助以亿美元量级计算。中国在两次向WHO分别捐款2000万、3000万美元的基础上,又计划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防疫国际援助;文在寅致辞时宣布韩国计划今年提供1亿美元人道援助。

4月12日,英国声明向WHO等联合国机构捐助2亿英镑;5月4日,欧盟主办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国际认捐大会,共募捐约80亿美元,其中日本最为慷慨,捐资12.4亿美元,澳大利亚捐资3.52亿美元。盟国的做法与美国宣布暂停、威胁永久冻结对WHO资助形成鲜明对比。

四、全球团结抗疫成为主旋律。这是一场需要全球团结才能完胜的全球浩劫,也是一次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的激烈碰撞。WHO对全球防疫的技术指导和协调作用不可替代。

中国、法国、德国、韩国、南非等国家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欧盟等国际组织在WHA期间纷纷表态,或者呼吁团结合作,或者支持WHO。WHO在5月19日的新闻稿中也表示,“与会者反复强调,全球团结是抗击疫情的最有力工具。”

五、评估WHO和全球的疫情应对。WHA通过的决议要求,“查找新冠病毒的动物源头和向人类的传播途径”、“适当时尽早逐步启动公正、独立和全面评估进程。”中国也表态,“支持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全面评估全球应对疫情工作。”

六、台湾依然未出席WHA。马英九执政期间,两岸有“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台湾连续八年以观察员身份列席WHA。蔡英文执政期间,两岸互信几乎丧失殆尽,大陆不再同意邀请台湾列席WHA。

疫苗PK白热化

全球疫情依然看不到拐点,看不到终点。人类和各国恢复常态寄希望于好疫苗或特效药。5月20日,WHO披露,全球目前已有超过120个新冠病毒候选疫苗正在研发,实际数量肯定还要更多。

哪个国家先研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不仅实证科技与人才的超强实力,而且掌握抗疫主导权,必然扩大本国利益和影响力。所以大国不惜投入巨资研发多种疫苗,进行实力和意志的较量。至少8种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属于“第一梯队”,其中中国4种、美国3种、英国1种。

一、对英国而言,在竞争中处于劣势。5月21日,媒体纷纷转载,牛津大学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动物试验失败,6只猕猴都感染了新冠病毒。特朗普押宝要求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资助牛津大学疫苗12亿美元,预定3亿剂疫苗,第三阶段临床实验在美国进行。

二、对美国而言,特朗普迫不及待。11月3日总统选举投票,他渴望提前控制住疫情,尽早把经济拉起来,并从统计数据中显示。4月,美国政府启动“曲速行动”,加速疫苗研发。

他已夸海口,争取今年底前实现疫苗的量产和分发,倒逼一些美国医药公司为赶进度,跳过动物实验,直接人体试验。5月20日,WHO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科霍夫强调,疫苗研发没有捷径,必须按照安全有效的标准进行,不能跳过任何一个步骤。

三、对中国而言,有“里程碑”好消息。5月22日21时许,《柳叶刀》在线发表中国工程院陈薇院士团队的研究论文。这是全球首个重组腺病毒5型载体新冠疫苗I期临床试验(3月进行),也是全球首个疫苗的人体临床数据。

“结果令人满意”,安全性、耐受性良好,108名健康成年人体内都产生针对SARS-CoV-2的免疫应答。初步结论是这种疫苗值得进一步研究和试验,4月23日已在全球疫苗中最早启动II期临床试验,最终结果将在6个月内评估。

全球艾滋病疫苗有200多次I期、II期临床试验失败。2007年,被称为“希望之星”的德国Merck公司腺病毒5型载体艾滋病疫苗,III期临床试验失败,重要原因之一是预存抗体。

所以对新冠病毒疫苗也不能过于乐观,陈薇已向媒体说明,“对这些结果应谨慎解读”。她的疫苗I期试验还有三个疑点:

一、81%受试者至少报告1个不良反应,多数为轻度或中度,比例前三位的分别是疼痛、发热、疲劳;二、还不能确定引发的免疫反应能否有效抵抗病毒感染;三、50.9%受试者预先存在腺病毒抗体,可能弱化新冠病毒疫苗的免疫效果。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本文中一周指2020年5月18日至24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今年GDP间接预设了增长区间[4.5,5.0],下限的约束来源于新增就业,上限的约束来源于重新解释指标体系。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GDP间接硬约束

历年全国“两会”焦点之一是,政府工作报告如何设定经济社会发展的年度目标。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近几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都保持在30%左右,全球疫情蔓延,中国GDP增长指标更是备受关注和期待。

5月22日,谜底揭晓,GDP未设增长指标,进一步拓展了此前设区间的弹性。读者请勿会错意,GDP虽无直接指标,却有间接硬约束。

笔者划分中国防疫攻坚战,也是湖北、武汉保卫战,为期近两个月。起于1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新冠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实行“乙类甲管”等措施,止于3月18日湖北及武汉确诊病例首次清零。此后各省陆续虽有入境病例、或聚集性病例,很难失控,不足多虑。

在与新冠病毒决战未分胜负之前,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已强调“为实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创造条件。”两天后的3月6日,中央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就明确要求,“确保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此后,4月17日、5月1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和4月29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反复重申两个硬任务不变,即“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质为今年GDP增长设定了软指标、硬约束。

拙作《一周疫情热词:两会、负油价、消费券》曾分析,“为实现政治局重申的两个硬任务,全国GDP增长多少?设置区间,保持弹性,进退有度,最为合理。如中央政府认为GDP需增长5.7%,那么增长区间可设为[5.5,6.0];如只需(或自证)增长5.0%即可,那么增长区间可从容降低为[4.7,5.2]。”

笔者对政府工作报告和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在“部长通道”答记者问的信息解读,中国今年GDP间接预设了增长区间[4.5,5.0],很接近4月29日拙作的预测区间[4.7,5.2],尤其符合“自证”的操作路径。理由为:

一、下限的约束来源于新增就业。中国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目前对应增加约200万个就业岗位。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规定,今年“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的量化指标。2020年高校应届毕业生就有874万,同比增长40万,还有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退伍军人就业,都是多年聚焦的三个大户。

5月1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的主题是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新华社受权发布的通稿正文部分最后一句为,“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任务”。这意味着中国GDP增长下线约为4.5%,否则怎么实现新增900万个就业岗位?如“自证”中国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对应增加300-400万个就业岗位,那么可相应调低下限。

二、上限的约束来源于重新解释指标体系。游戏规则的制定权很重要,解释权同等重要,可以轻松升维保护或降维打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解释权依法掌握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手中,小康社会是否全面建成的解释权依法掌握在国家发展改革委手中。

国家发改委现有16项法定职责,其中第3项为“统筹提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全国“两会”期间惯例举行多场新闻发布会,第一场主角和主题惯例是国家发改委主任解读宏观经济。今年因为疫情防控,会期、新闻发布会缩减,然而5月22日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之后,在“部长通道”亮相第一人,依然是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

第一个提问的记者来自国务院机关报《经济日报》,未必是巧合。何立峰显然有备而来,在回答问题最后,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出了新的解释,逻辑清晰,层次分明,内容却有意绕圈,要点有四:

其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个完整、系统、综合性的目标体系,它不仅仅包括经济指标。”潜台词是淡化民众和媒体最关注、份量最重、却因疫情最难完成的GDP翻两番指标。

其二、“十三五”规划体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25项指标,“其中12项是预期性的,包括GDP、人均收入等,有13项是约束性的。”潜台词是GDP指标并非约束性,而是预期性,不是必须完成。

其三、“有一些指标已经提前实现”,到年底“有一部分可以超额完成,有一部分可以全面完成,极少数可以基本完成。”潜台词是极少数指标例如GDP,完不成很正常。

其四、具体到GDP,“今年只要增长1%,就相当于2010年GDP总量的1.91倍;如果增长3%,就相当于1.95倍;如果增长5%,就接近1.99倍,都非常接近预期目标。”潜台词是只要增长1-5%,都非常接近翻两番,都可视为实现。当然,不等于将心目中的增长指标定为1%,毕竟没有任何说服力。国家发改委官网转载CCTV现场直播视频的标题,就是“何立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能够如期完成”。

2019年中国GDP增长6.1%已经吃力,即使不是经济学专业,直观判断今年实现这个指标非常困难。为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GDP翻番任务,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GDP修订结果,有经济学家2019年11月测算,2020年GDP增长需达到5.5-5.8%。

林毅夫也有类似测算。5月15日,他在《消费券的中国实践》研究报告发布会上演讲,中国要想2020年达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今年的GDP增长率就要达到5.6%,第三、四季度的增长必须达到15%以上,对中国来讲“真要努力,这个目标并非不可达到”。但他明显不支持强行实现,建议“应该给明年和后年留下一些空间”。他还认为,三、四季度增长10%,全年GDP增长为3-4%,“这也是必须努力才能达到的目标”。

林毅夫在演讲中又提出:“在碰到百年不遇的大传染病时,我们把原本要提前一年实现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延期到明年建党一百年时实现,应该是可以接受的。”他是经济大家,只讲经济,不讲政治,经济分析固然客观严谨,这个政策建议显然不可接受、不会采纳,因为政治局会议早已多次定调。

中央政府不设具体的GDP指标,弹性空间足够,但地方政府依然有被考核的指挥棒,依然有两个硬任务需完成,弹性空间很小。各地及其主政官员之间还要PK政绩,不可能依葫芦画瓢,都不设GDP目标。两个隐患需引起重视:

一、严防通胀和债务失控。目前实施更积极的货币政策和更灵活的财政政策,说白了就是央行大量发钞、财政部大量发债,先渡过难关,和防疫一样把经济萧条的曲线峰值拉平,才有腾挪缓冲的时间和空间。

今年财政赤字率已提高到3.6%,同比提高0.8个百分点,增加1万亿元;再发行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元,增加地方专项债务1.6万亿元,从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等调入近1万亿元,新增减免税费2.5万亿元。都是万亿量级的大刺激、大援助、大手笔,主要保就业、保民生、保基层。“直达基层、直达民生”的要求很好,如无系列配套的制度设计、高素质和高效率的公务员队伍,就很难落地。

4月27日,财政部所属事业单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抛出“财政赤字货币化”议题后,引起央行背景学者和大部分经济学者的反驳。这是个伪命题,通胀不可避免、央行失去独立地位不可避免、财政资金低效无效浪费寻租不可避免,相当于饮鸠止渴。即使美联储也不可持续(例如无限量QE),其他国家更没有成功先例。

二、严防贫困县大面积造假。官出数字、数字出官,为保乌纱帽或伪造政绩晋升,向来是地方治理的“老大难”问题,至今无解。纪检、组织、统计、扶贫等部门需提前协同,防范核查地方官员是否在脱贫攻坚、小康社会中数据造假。

1998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的GDP预设增长目标是8%,由于特大洪水和亚洲金融危机叠加影响,实际GDP增长为7.8%,未能实现预期目标,时任总理朱镕基实事求是公布。新冠疫情冲击至少是百年一遇的量级,局部地区未能如期实现脱贫攻坚、小康社会两个硬任务很正常,也有不可抗拒的因素。

WHA强调团结

5月18日,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WHA)视频会议召开。19日,以协商一致方式通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决议之后闭幕,下半年将举行WHA续会。全球疫情肆虐之际,WHA有六个看点:

一、美国加强火力攻击WHO和中国。5月1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致WHO总干事谭德塞的信,继续甩锅和政治化、污名化。指责谭德塞和WHO“在应对疫情时失误频频,让世界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缺乏对中国的独立性”;指责中国“隐瞒有关病毒及其来源的信息”;声称“WHO的唯一出路是真正显示其独立于中国”;威胁“在未来30天内不承诺作出重大实质性改进,美国将永久冻结对WHO资助。”

同日,特朗普还在白宫抨击WHO“是中国的傀儡”、“以中国为中心,美化中国”。挑这个时间点搅局,明显有跑偏WHA议题的企图。同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在WHA致辞时也左右开弓,既指责WHO的失败是导致新冠大流行的主要原因之一,又指责中国掩盖新冠疫情。

二、中国持续发起防疫公共外交。18日晚,中国在WHA开幕式上致辞,试图缓冲美国巨压,更多争取国际社会的理解和体谅,宣布五个防疫举措,干货不少,尤其对穷国、小国是福音。例如中国新冠疫苗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与联合国合作在华设立全球人道主义应急仓库和枢纽。

特朗普任总统后,吊诡的现象接二连三:美国不断主动退出它建立的国际秩序,主动放弃领导权,而它最敌视的“战略竞争者、修正主义国家、经济侵略者”中国,却快速填补美国退出后的权力真空。5月18日,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报道WHA的标题为“中国寻求塑造全球秩序卫士形象”。

三、损失和援助的资金规模空前。全球疫情损失以万亿美元量级计算,防疫援助以亿美元量级计算。中国在两次向WHO分别捐款2000万、3000万美元的基础上,又计划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防疫国际援助;文在寅致辞时宣布韩国计划今年提供1亿美元人道援助。

4月12日,英国声明向WHO等联合国机构捐助2亿英镑;5月4日,欧盟主办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国际认捐大会,共募捐约80亿美元,其中日本最为慷慨,捐资12.4亿美元,澳大利亚捐资3.52亿美元。盟国的做法与美国宣布暂停、威胁永久冻结对WHO资助形成鲜明对比。

四、全球团结抗疫成为主旋律。这是一场需要全球团结才能完胜的全球浩劫,也是一次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的激烈碰撞。WHO对全球防疫的技术指导和协调作用不可替代。

中国、法国、德国、韩国、南非等国家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欧盟等国际组织在WHA期间纷纷表态,或者呼吁团结合作,或者支持WHO。WHO在5月19日的新闻稿中也表示,“与会者反复强调,全球团结是抗击疫情的最有力工具。”

五、评估WHO和全球的疫情应对。WHA通过的决议要求,“查找新冠病毒的动物源头和向人类的传播途径”、“适当时尽早逐步启动公正、独立和全面评估进程。”中国也表态,“支持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全面评估全球应对疫情工作。”

六、台湾依然未出席WHA。马英九执政期间,两岸有“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台湾连续八年以观察员身份列席WHA。蔡英文执政期间,两岸互信几乎丧失殆尽,大陆不再同意邀请台湾列席WHA。

疫苗PK白热化

全球疫情依然看不到拐点,看不到终点。人类和各国恢复常态寄希望于好疫苗或特效药。5月20日,WHO披露,全球目前已有超过120个新冠病毒候选疫苗正在研发,实际数量肯定还要更多。

哪个国家先研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不仅实证科技与人才的超强实力,而且掌握抗疫主导权,必然扩大本国利益和影响力。所以大国不惜投入巨资研发多种疫苗,进行实力和意志的较量。至少8种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属于“第一梯队”,其中中国4种、美国3种、英国1种。

一、对英国而言,在竞争中处于劣势。5月21日,媒体纷纷转载,牛津大学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动物试验失败,6只猕猴都感染了新冠病毒。特朗普押宝要求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资助牛津大学疫苗12亿美元,预定3亿剂疫苗,第三阶段临床实验在美国进行。

二、对美国而言,特朗普迫不及待。11月3日总统选举投票,他渴望提前控制住疫情,尽早把经济拉起来,并从统计数据中显示。4月,美国政府启动“曲速行动”,加速疫苗研发。

他已夸海口,争取今年底前实现疫苗的量产和分发,倒逼一些美国医药公司为赶进度,跳过动物实验,直接人体试验。5月20日,WHO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科霍夫强调,疫苗研发没有捷径,必须按照安全有效的标准进行,不能跳过任何一个步骤。

三、对中国而言,有“里程碑”好消息。5月22日21时许,《柳叶刀》在线发表中国工程院陈薇院士团队的研究论文。这是全球首个重组腺病毒5型载体新冠疫苗I期临床试验(3月进行),也是全球首个疫苗的人体临床数据。

“结果令人满意”,安全性、耐受性良好,108名健康成年人体内都产生针对SARS-CoV-2的免疫应答。初步结论是这种疫苗值得进一步研究和试验,4月23日已在全球疫苗中最早启动II期临床试验,最终结果将在6个月内评估。

全球艾滋病疫苗有200多次I期、II期临床试验失败。2007年,被称为“希望之星”的德国Merck公司腺病毒5型载体艾滋病疫苗,III期临床试验失败,重要原因之一是预存抗体。

所以对新冠病毒疫苗也不能过于乐观,陈薇已向媒体说明,“对这些结果应谨慎解读”。她的疫苗I期试验还有三个疑点:

一、81%受试者至少报告1个不良反应,多数为轻度或中度,比例前三位的分别是疼痛、发热、疲劳;二、还不能确定引发的免疫反应能否有效抵抗病毒感染;三、50.9%受试者预先存在腺病毒抗体,可能弱化新冠病毒疫苗的免疫效果。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本文中一周指2020年5月18日至24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