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危机年毕业的求职心得

发布日期:2020-05-27 06:49
摘要:在经济危机时期,从毕业到有稳定工作之间的过渡期可能长达数年。与其认为白白浪费了时间,不如把这当作一段宝贵的时期。



阿德里安娜•克拉萨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9年金融危机发展到最严重的时候,詹姆斯•奥尔德(James Alder)大学毕业,拿到建筑学学士学位,进入了数十年来最严峻的就业市场。毕业后的几个月中,他在一个农场上干活,并无偿为一名地方上的建筑师工作,以积累经验。他说:“最终我找到了工作……这花费了6个月,但我是幸运者中的一员。”

现在他是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建筑学院的一名讲师,在他看来,他下个月毕业的学生们与当年的他处境相似,他们将进入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冻结的就业市场。“他们处于一个有点艰难的处境中,”他说,“他们不可能很快找到工作。”

根据培训公司Graduate Coach的估计,今年为毕业生提供的空缺职位同比下降了66%。我与奥尔德同一届毕业。今年毕业生所面临的就业市场很可能比我们那一年还更严峻,但还是有一些经验可以跟他们分享。

带着政治学学位和一文件袋的学生报纸剪报,我决心要进入新闻业,当时这个行业已经受到互联网崛起的冲击,大批地裁员。我足够固执和天真地相信,我会成为例外。最终证明确实如此,但过程经历了数年。

如今的毕业生也有相同的乐观精神。“我仍然抱有希望,尽管会不顺利,但我们会找到工作。”奥尔德课上的三年级建筑专业学生伊里娜-亚历山德拉•盖尔曼(Irina-Alexandra Gherman)表示,“我认为我在读硕士之前需要有一到两年的(工作)经验。”

在社会科学领域,这种新现实可能会到来得更早。克拉拉•内高•德尔古(Clara Neergard Delcourt)在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和伦敦政经学院(LSE)攻读双硕士,毕业在即,她在法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申请的职位都被推迟或取消了。“我曾以为,毕业之后我就能得到一份真正的工作,”她说,“看来在未来一年里还要做更多的实习工作。”

尽管有上一次危机的教训,我们还是倾向于相信学位是通向成功的快车道。我们谈论得较少的是,在完成学位后和在选定领域中扎稳脚跟之间的过渡期。在经济危机时期,这种过渡期可能长达数年。但与其认为这段时间被浪费了,不如把它当作一段宝贵的时期。

我已经毕业10年,我的简历有条理地罗列了2010至2012年的经历:实习,奖学金,一些自由职业工作。这掩盖了一个混乱得多的现实。我在毕业9个月之后才得到第一份实习工作。毕业后的最初几年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做那些永远不会写在简历上的工作。我曾在潜水酒吧工作,做过服务员,写过网络营销稿件,干了一天电话推销员就被解雇了。我爸爸鼓励我去上法学院。我做了一套法学院入学考试模拟试题,把头发染成了黑色,还想过以后可以写一份回忆录。

我希望我能说,在发出了上百份工作申请之后我收到了大量拒信,但这不是事实。当我在电子表格上点击“提交”时,那些承载着我的希望和学历技能的表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无回响。我很害怕,也很困惑,不知雇主们是否对我乱七八糟的经历不屑一顾。

事实也许并非如此。Graduate Coach创始人克里斯•戴维斯(Chris Davies)表示:“就业经历是新的关键鉴别指标,而非你是否在布里斯托大学(Bristol University)拿了一等学位。”他表示,在机会紧缺的就业市场中,这些技能需要“想方设法”才能得到。当你没有入门级工作时,可以从其他地方学到技能。酒吧工作能锻炼情商;志愿工作则锻炼交际能力。他曾经指导过一个毕业生,这个人曾有一份工作是与街上的陌生人搭讪,劝说他们参加慈善活动。“我知道这个人一定会找到工作。如果你能向街上的陌生人推销,你就能向任何人推销。”

与毕业生谈一谈这段过渡期,并给这些经历赋予价值,这在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由于疫情的原因,过渡期可能会比为期几周的暑假长得多。就管理毕业生的心理预期、维护他们的心理健康而言,正视这一点至关重要。

他们最终将走出困境,就像我和我的同龄人那样,虽然受到了一些打击,但会因为这段经历而更强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经济危机时期,从毕业到有稳定工作之间的过渡期可能长达数年。与其认为白白浪费了时间,不如把这当作一段宝贵的时期。



阿德里安娜•克拉萨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9年金融危机发展到最严重的时候,詹姆斯•奥尔德(James Alder)大学毕业,拿到建筑学学士学位,进入了数十年来最严峻的就业市场。毕业后的几个月中,他在一个农场上干活,并无偿为一名地方上的建筑师工作,以积累经验。他说:“最终我找到了工作……这花费了6个月,但我是幸运者中的一员。”

现在他是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建筑学院的一名讲师,在他看来,他下个月毕业的学生们与当年的他处境相似,他们将进入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冻结的就业市场。“他们处于一个有点艰难的处境中,”他说,“他们不可能很快找到工作。”

根据培训公司Graduate Coach的估计,今年为毕业生提供的空缺职位同比下降了66%。我与奥尔德同一届毕业。今年毕业生所面临的就业市场很可能比我们那一年还更严峻,但还是有一些经验可以跟他们分享。

带着政治学学位和一文件袋的学生报纸剪报,我决心要进入新闻业,当时这个行业已经受到互联网崛起的冲击,大批地裁员。我足够固执和天真地相信,我会成为例外。最终证明确实如此,但过程经历了数年。

如今的毕业生也有相同的乐观精神。“我仍然抱有希望,尽管会不顺利,但我们会找到工作。”奥尔德课上的三年级建筑专业学生伊里娜-亚历山德拉•盖尔曼(Irina-Alexandra Gherman)表示,“我认为我在读硕士之前需要有一到两年的(工作)经验。”

在社会科学领域,这种新现实可能会到来得更早。克拉拉•内高•德尔古(Clara Neergard Delcourt)在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和伦敦政经学院(LSE)攻读双硕士,毕业在即,她在法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申请的职位都被推迟或取消了。“我曾以为,毕业之后我就能得到一份真正的工作,”她说,“看来在未来一年里还要做更多的实习工作。”

尽管有上一次危机的教训,我们还是倾向于相信学位是通向成功的快车道。我们谈论得较少的是,在完成学位后和在选定领域中扎稳脚跟之间的过渡期。在经济危机时期,这种过渡期可能长达数年。但与其认为这段时间被浪费了,不如把它当作一段宝贵的时期。

我已经毕业10年,我的简历有条理地罗列了2010至2012年的经历:实习,奖学金,一些自由职业工作。这掩盖了一个混乱得多的现实。我在毕业9个月之后才得到第一份实习工作。毕业后的最初几年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做那些永远不会写在简历上的工作。我曾在潜水酒吧工作,做过服务员,写过网络营销稿件,干了一天电话推销员就被解雇了。我爸爸鼓励我去上法学院。我做了一套法学院入学考试模拟试题,把头发染成了黑色,还想过以后可以写一份回忆录。

我希望我能说,在发出了上百份工作申请之后我收到了大量拒信,但这不是事实。当我在电子表格上点击“提交”时,那些承载着我的希望和学历技能的表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无回响。我很害怕,也很困惑,不知雇主们是否对我乱七八糟的经历不屑一顾。

事实也许并非如此。Graduate Coach创始人克里斯•戴维斯(Chris Davies)表示:“就业经历是新的关键鉴别指标,而非你是否在布里斯托大学(Bristol University)拿了一等学位。”他表示,在机会紧缺的就业市场中,这些技能需要“想方设法”才能得到。当你没有入门级工作时,可以从其他地方学到技能。酒吧工作能锻炼情商;志愿工作则锻炼交际能力。他曾经指导过一个毕业生,这个人曾有一份工作是与街上的陌生人搭讪,劝说他们参加慈善活动。“我知道这个人一定会找到工作。如果你能向街上的陌生人推销,你就能向任何人推销。”

与毕业生谈一谈这段过渡期,并给这些经历赋予价值,这在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由于疫情的原因,过渡期可能会比为期几周的暑假长得多。就管理毕业生的心理预期、维护他们的心理健康而言,正视这一点至关重要。

他们最终将走出困境,就像我和我的同龄人那样,虽然受到了一些打击,但会因为这段经历而更强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在经济危机时期,从毕业到有稳定工作之间的过渡期可能长达数年。与其认为白白浪费了时间,不如把这当作一段宝贵的时期。



阿德里安娜•克拉萨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9年金融危机发展到最严重的时候,詹姆斯•奥尔德(James Alder)大学毕业,拿到建筑学学士学位,进入了数十年来最严峻的就业市场。毕业后的几个月中,他在一个农场上干活,并无偿为一名地方上的建筑师工作,以积累经验。他说:“最终我找到了工作……这花费了6个月,但我是幸运者中的一员。”

现在他是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建筑学院的一名讲师,在他看来,他下个月毕业的学生们与当年的他处境相似,他们将进入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冻结的就业市场。“他们处于一个有点艰难的处境中,”他说,“他们不可能很快找到工作。”

根据培训公司Graduate Coach的估计,今年为毕业生提供的空缺职位同比下降了66%。我与奥尔德同一届毕业。今年毕业生所面临的就业市场很可能比我们那一年还更严峻,但还是有一些经验可以跟他们分享。

带着政治学学位和一文件袋的学生报纸剪报,我决心要进入新闻业,当时这个行业已经受到互联网崛起的冲击,大批地裁员。我足够固执和天真地相信,我会成为例外。最终证明确实如此,但过程经历了数年。

如今的毕业生也有相同的乐观精神。“我仍然抱有希望,尽管会不顺利,但我们会找到工作。”奥尔德课上的三年级建筑专业学生伊里娜-亚历山德拉•盖尔曼(Irina-Alexandra Gherman)表示,“我认为我在读硕士之前需要有一到两年的(工作)经验。”

在社会科学领域,这种新现实可能会到来得更早。克拉拉•内高•德尔古(Clara Neergard Delcourt)在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和伦敦政经学院(LSE)攻读双硕士,毕业在即,她在法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申请的职位都被推迟或取消了。“我曾以为,毕业之后我就能得到一份真正的工作,”她说,“看来在未来一年里还要做更多的实习工作。”

尽管有上一次危机的教训,我们还是倾向于相信学位是通向成功的快车道。我们谈论得较少的是,在完成学位后和在选定领域中扎稳脚跟之间的过渡期。在经济危机时期,这种过渡期可能长达数年。但与其认为这段时间被浪费了,不如把它当作一段宝贵的时期。

我已经毕业10年,我的简历有条理地罗列了2010至2012年的经历:实习,奖学金,一些自由职业工作。这掩盖了一个混乱得多的现实。我在毕业9个月之后才得到第一份实习工作。毕业后的最初几年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做那些永远不会写在简历上的工作。我曾在潜水酒吧工作,做过服务员,写过网络营销稿件,干了一天电话推销员就被解雇了。我爸爸鼓励我去上法学院。我做了一套法学院入学考试模拟试题,把头发染成了黑色,还想过以后可以写一份回忆录。

我希望我能说,在发出了上百份工作申请之后我收到了大量拒信,但这不是事实。当我在电子表格上点击“提交”时,那些承载着我的希望和学历技能的表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无回响。我很害怕,也很困惑,不知雇主们是否对我乱七八糟的经历不屑一顾。

事实也许并非如此。Graduate Coach创始人克里斯•戴维斯(Chris Davies)表示:“就业经历是新的关键鉴别指标,而非你是否在布里斯托大学(Bristol University)拿了一等学位。”他表示,在机会紧缺的就业市场中,这些技能需要“想方设法”才能得到。当你没有入门级工作时,可以从其他地方学到技能。酒吧工作能锻炼情商;志愿工作则锻炼交际能力。他曾经指导过一个毕业生,这个人曾有一份工作是与街上的陌生人搭讪,劝说他们参加慈善活动。“我知道这个人一定会找到工作。如果你能向街上的陌生人推销,你就能向任何人推销。”

与毕业生谈一谈这段过渡期,并给这些经历赋予价值,这在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由于疫情的原因,过渡期可能会比为期几周的暑假长得多。就管理毕业生的心理预期、维护他们的心理健康而言,正视这一点至关重要。

他们最终将走出困境,就像我和我的同龄人那样,虽然受到了一些打击,但会因为这段经历而更强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危机年毕业的求职心得

发布日期:2020-05-27 06:49
摘要:在经济危机时期,从毕业到有稳定工作之间的过渡期可能长达数年。与其认为白白浪费了时间,不如把这当作一段宝贵的时期。



阿德里安娜•克拉萨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9年金融危机发展到最严重的时候,詹姆斯•奥尔德(James Alder)大学毕业,拿到建筑学学士学位,进入了数十年来最严峻的就业市场。毕业后的几个月中,他在一个农场上干活,并无偿为一名地方上的建筑师工作,以积累经验。他说:“最终我找到了工作……这花费了6个月,但我是幸运者中的一员。”

现在他是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建筑学院的一名讲师,在他看来,他下个月毕业的学生们与当年的他处境相似,他们将进入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冻结的就业市场。“他们处于一个有点艰难的处境中,”他说,“他们不可能很快找到工作。”

根据培训公司Graduate Coach的估计,今年为毕业生提供的空缺职位同比下降了66%。我与奥尔德同一届毕业。今年毕业生所面临的就业市场很可能比我们那一年还更严峻,但还是有一些经验可以跟他们分享。

带着政治学学位和一文件袋的学生报纸剪报,我决心要进入新闻业,当时这个行业已经受到互联网崛起的冲击,大批地裁员。我足够固执和天真地相信,我会成为例外。最终证明确实如此,但过程经历了数年。

如今的毕业生也有相同的乐观精神。“我仍然抱有希望,尽管会不顺利,但我们会找到工作。”奥尔德课上的三年级建筑专业学生伊里娜-亚历山德拉•盖尔曼(Irina-Alexandra Gherman)表示,“我认为我在读硕士之前需要有一到两年的(工作)经验。”

在社会科学领域,这种新现实可能会到来得更早。克拉拉•内高•德尔古(Clara Neergard Delcourt)在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和伦敦政经学院(LSE)攻读双硕士,毕业在即,她在法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申请的职位都被推迟或取消了。“我曾以为,毕业之后我就能得到一份真正的工作,”她说,“看来在未来一年里还要做更多的实习工作。”

尽管有上一次危机的教训,我们还是倾向于相信学位是通向成功的快车道。我们谈论得较少的是,在完成学位后和在选定领域中扎稳脚跟之间的过渡期。在经济危机时期,这种过渡期可能长达数年。但与其认为这段时间被浪费了,不如把它当作一段宝贵的时期。

我已经毕业10年,我的简历有条理地罗列了2010至2012年的经历:实习,奖学金,一些自由职业工作。这掩盖了一个混乱得多的现实。我在毕业9个月之后才得到第一份实习工作。毕业后的最初几年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做那些永远不会写在简历上的工作。我曾在潜水酒吧工作,做过服务员,写过网络营销稿件,干了一天电话推销员就被解雇了。我爸爸鼓励我去上法学院。我做了一套法学院入学考试模拟试题,把头发染成了黑色,还想过以后可以写一份回忆录。

我希望我能说,在发出了上百份工作申请之后我收到了大量拒信,但这不是事实。当我在电子表格上点击“提交”时,那些承载着我的希望和学历技能的表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无回响。我很害怕,也很困惑,不知雇主们是否对我乱七八糟的经历不屑一顾。

事实也许并非如此。Graduate Coach创始人克里斯•戴维斯(Chris Davies)表示:“就业经历是新的关键鉴别指标,而非你是否在布里斯托大学(Bristol University)拿了一等学位。”他表示,在机会紧缺的就业市场中,这些技能需要“想方设法”才能得到。当你没有入门级工作时,可以从其他地方学到技能。酒吧工作能锻炼情商;志愿工作则锻炼交际能力。他曾经指导过一个毕业生,这个人曾有一份工作是与街上的陌生人搭讪,劝说他们参加慈善活动。“我知道这个人一定会找到工作。如果你能向街上的陌生人推销,你就能向任何人推销。”

与毕业生谈一谈这段过渡期,并给这些经历赋予价值,这在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由于疫情的原因,过渡期可能会比为期几周的暑假长得多。就管理毕业生的心理预期、维护他们的心理健康而言,正视这一点至关重要。

他们最终将走出困境,就像我和我的同龄人那样,虽然受到了一些打击,但会因为这段经历而更强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经济危机时期,从毕业到有稳定工作之间的过渡期可能长达数年。与其认为白白浪费了时间,不如把这当作一段宝贵的时期。



阿德里安娜•克拉萨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9年金融危机发展到最严重的时候,詹姆斯•奥尔德(James Alder)大学毕业,拿到建筑学学士学位,进入了数十年来最严峻的就业市场。毕业后的几个月中,他在一个农场上干活,并无偿为一名地方上的建筑师工作,以积累经验。他说:“最终我找到了工作……这花费了6个月,但我是幸运者中的一员。”

现在他是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建筑学院的一名讲师,在他看来,他下个月毕业的学生们与当年的他处境相似,他们将进入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冻结的就业市场。“他们处于一个有点艰难的处境中,”他说,“他们不可能很快找到工作。”

根据培训公司Graduate Coach的估计,今年为毕业生提供的空缺职位同比下降了66%。我与奥尔德同一届毕业。今年毕业生所面临的就业市场很可能比我们那一年还更严峻,但还是有一些经验可以跟他们分享。

带着政治学学位和一文件袋的学生报纸剪报,我决心要进入新闻业,当时这个行业已经受到互联网崛起的冲击,大批地裁员。我足够固执和天真地相信,我会成为例外。最终证明确实如此,但过程经历了数年。

如今的毕业生也有相同的乐观精神。“我仍然抱有希望,尽管会不顺利,但我们会找到工作。”奥尔德课上的三年级建筑专业学生伊里娜-亚历山德拉•盖尔曼(Irina-Alexandra Gherman)表示,“我认为我在读硕士之前需要有一到两年的(工作)经验。”

在社会科学领域,这种新现实可能会到来得更早。克拉拉•内高•德尔古(Clara Neergard Delcourt)在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和伦敦政经学院(LSE)攻读双硕士,毕业在即,她在法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申请的职位都被推迟或取消了。“我曾以为,毕业之后我就能得到一份真正的工作,”她说,“看来在未来一年里还要做更多的实习工作。”

尽管有上一次危机的教训,我们还是倾向于相信学位是通向成功的快车道。我们谈论得较少的是,在完成学位后和在选定领域中扎稳脚跟之间的过渡期。在经济危机时期,这种过渡期可能长达数年。但与其认为这段时间被浪费了,不如把它当作一段宝贵的时期。

我已经毕业10年,我的简历有条理地罗列了2010至2012年的经历:实习,奖学金,一些自由职业工作。这掩盖了一个混乱得多的现实。我在毕业9个月之后才得到第一份实习工作。毕业后的最初几年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做那些永远不会写在简历上的工作。我曾在潜水酒吧工作,做过服务员,写过网络营销稿件,干了一天电话推销员就被解雇了。我爸爸鼓励我去上法学院。我做了一套法学院入学考试模拟试题,把头发染成了黑色,还想过以后可以写一份回忆录。

我希望我能说,在发出了上百份工作申请之后我收到了大量拒信,但这不是事实。当我在电子表格上点击“提交”时,那些承载着我的希望和学历技能的表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无回响。我很害怕,也很困惑,不知雇主们是否对我乱七八糟的经历不屑一顾。

事实也许并非如此。Graduate Coach创始人克里斯•戴维斯(Chris Davies)表示:“就业经历是新的关键鉴别指标,而非你是否在布里斯托大学(Bristol University)拿了一等学位。”他表示,在机会紧缺的就业市场中,这些技能需要“想方设法”才能得到。当你没有入门级工作时,可以从其他地方学到技能。酒吧工作能锻炼情商;志愿工作则锻炼交际能力。他曾经指导过一个毕业生,这个人曾有一份工作是与街上的陌生人搭讪,劝说他们参加慈善活动。“我知道这个人一定会找到工作。如果你能向街上的陌生人推销,你就能向任何人推销。”

与毕业生谈一谈这段过渡期,并给这些经历赋予价值,这在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由于疫情的原因,过渡期可能会比为期几周的暑假长得多。就管理毕业生的心理预期、维护他们的心理健康而言,正视这一点至关重要。

他们最终将走出困境,就像我和我的同龄人那样,虽然受到了一些打击,但会因为这段经历而更强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