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首席经济规划者表示,中国政府有提高杠杆的空间,以救助遭受新冠病毒疫情打击的经济。他还指出,官方数据显示,按照国际标准,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秘书长丛亮在上周六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

根据上周五中国总理李克强的讲话,中国政府将通过发行债券和增加财政赤字来重振疲弱的经济,两者规模合计5.8万亿元人民币(合8130亿美元)。

尽管该刺激计划的力度远逊于美国和欧洲采取的措施——美国和欧洲的央行已开始大举降息和购买政府债券——但却引发人们对中国日益加重的债务负担的担忧。

“中国政府正在用短期收益换取长期痛苦,”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庄波表示。

随着经济活动持续好转,中国政府需要增加多少杠杆仍没有定论。根据发改委的数据,在5月头20天,中国的用电量——反映商业活动的指标——同比增长逾5%,而4月份的增长基本为零,3月份则是下降了4.6%。

但中国官员在其政策工具箱中看到巨大潜力。丛亮表示,中国今年计划的财政赤字率至少为3.6%,与略低于10%的国际平均水平相比,这一比率仍然“非常低”。

丛亮补充说,中国的债务压力“远低于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低于40%,而美国和印度的这一比例分别为超过106%和接近70%。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政府债券资金将流向有益于经济的实体项目。“我们需要促进合理水平的债务驱动型投资,以产生更多的有效资产,”他表示。

分析人士警告称,这并非易事,因为政府支持的大多数项目——从社区公园到道路和水处理厂——将难以产生足够的收入来偿还债务。

“如果一个项目有良好的现金流,”粤海证券(Yuehai Securities)分析师Li Qilin表示,“为什么不通过市场融资,而是通过发行政府债券融资呢?”

中国的官方债务数据也没有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借款。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为全国大部分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并享受隐性的官方担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如果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中国去年的公共债务与GDP之比将超过8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表示仍有举债刺激经济的空间

发布日期:2020-05-25 17:14
摘要:中国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首席经济规划者表示,中国政府有提高杠杆的空间,以救助遭受新冠病毒疫情打击的经济。他还指出,官方数据显示,按照国际标准,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秘书长丛亮在上周六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

根据上周五中国总理李克强的讲话,中国政府将通过发行债券和增加财政赤字来重振疲弱的经济,两者规模合计5.8万亿元人民币(合8130亿美元)。

尽管该刺激计划的力度远逊于美国和欧洲采取的措施——美国和欧洲的央行已开始大举降息和购买政府债券——但却引发人们对中国日益加重的债务负担的担忧。

“中国政府正在用短期收益换取长期痛苦,”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庄波表示。

随着经济活动持续好转,中国政府需要增加多少杠杆仍没有定论。根据发改委的数据,在5月头20天,中国的用电量——反映商业活动的指标——同比增长逾5%,而4月份的增长基本为零,3月份则是下降了4.6%。

但中国官员在其政策工具箱中看到巨大潜力。丛亮表示,中国今年计划的财政赤字率至少为3.6%,与略低于10%的国际平均水平相比,这一比率仍然“非常低”。

丛亮补充说,中国的债务压力“远低于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低于40%,而美国和印度的这一比例分别为超过106%和接近70%。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政府债券资金将流向有益于经济的实体项目。“我们需要促进合理水平的债务驱动型投资,以产生更多的有效资产,”他表示。

分析人士警告称,这并非易事,因为政府支持的大多数项目——从社区公园到道路和水处理厂——将难以产生足够的收入来偿还债务。

“如果一个项目有良好的现金流,”粤海证券(Yuehai Securities)分析师Li Qilin表示,“为什么不通过市场融资,而是通过发行政府债券融资呢?”

中国的官方债务数据也没有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借款。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为全国大部分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并享受隐性的官方担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如果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中国去年的公共债务与GDP之比将超过8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首席经济规划者表示,中国政府有提高杠杆的空间,以救助遭受新冠病毒疫情打击的经济。他还指出,官方数据显示,按照国际标准,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秘书长丛亮在上周六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

根据上周五中国总理李克强的讲话,中国政府将通过发行债券和增加财政赤字来重振疲弱的经济,两者规模合计5.8万亿元人民币(合8130亿美元)。

尽管该刺激计划的力度远逊于美国和欧洲采取的措施——美国和欧洲的央行已开始大举降息和购买政府债券——但却引发人们对中国日益加重的债务负担的担忧。

“中国政府正在用短期收益换取长期痛苦,”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庄波表示。

随着经济活动持续好转,中国政府需要增加多少杠杆仍没有定论。根据发改委的数据,在5月头20天,中国的用电量——反映商业活动的指标——同比增长逾5%,而4月份的增长基本为零,3月份则是下降了4.6%。

但中国官员在其政策工具箱中看到巨大潜力。丛亮表示,中国今年计划的财政赤字率至少为3.6%,与略低于10%的国际平均水平相比,这一比率仍然“非常低”。

丛亮补充说,中国的债务压力“远低于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低于40%,而美国和印度的这一比例分别为超过106%和接近70%。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政府债券资金将流向有益于经济的实体项目。“我们需要促进合理水平的债务驱动型投资,以产生更多的有效资产,”他表示。

分析人士警告称,这并非易事,因为政府支持的大多数项目——从社区公园到道路和水处理厂——将难以产生足够的收入来偿还债务。

“如果一个项目有良好的现金流,”粤海证券(Yuehai Securities)分析师Li Qilin表示,“为什么不通过市场融资,而是通过发行政府债券融资呢?”

中国的官方债务数据也没有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借款。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为全国大部分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并享受隐性的官方担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如果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中国去年的公共债务与GDP之比将超过8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表示仍有举债刺激经济的空间

发布日期:2020-05-25 17:14
摘要:中国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首席经济规划者表示,中国政府有提高杠杆的空间,以救助遭受新冠病毒疫情打击的经济。他还指出,官方数据显示,按照国际标准,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秘书长丛亮在上周六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

根据上周五中国总理李克强的讲话,中国政府将通过发行债券和增加财政赤字来重振疲弱的经济,两者规模合计5.8万亿元人民币(合8130亿美元)。

尽管该刺激计划的力度远逊于美国和欧洲采取的措施——美国和欧洲的央行已开始大举降息和购买政府债券——但却引发人们对中国日益加重的债务负担的担忧。

“中国政府正在用短期收益换取长期痛苦,”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庄波表示。

随着经济活动持续好转,中国政府需要增加多少杠杆仍没有定论。根据发改委的数据,在5月头20天,中国的用电量——反映商业活动的指标——同比增长逾5%,而4月份的增长基本为零,3月份则是下降了4.6%。

但中国官员在其政策工具箱中看到巨大潜力。丛亮表示,中国今年计划的财政赤字率至少为3.6%,与略低于10%的国际平均水平相比,这一比率仍然“非常低”。

丛亮补充说,中国的债务压力“远低于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低于40%,而美国和印度的这一比例分别为超过106%和接近70%。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政府债券资金将流向有益于经济的实体项目。“我们需要促进合理水平的债务驱动型投资,以产生更多的有效资产,”他表示。

分析人士警告称,这并非易事,因为政府支持的大多数项目——从社区公园到道路和水处理厂——将难以产生足够的收入来偿还债务。

“如果一个项目有良好的现金流,”粤海证券(Yuehai Securities)分析师Li Qilin表示,“为什么不通过市场融资,而是通过发行政府债券融资呢?”

中国的官方债务数据也没有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借款。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为全国大部分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并享受隐性的官方担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如果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中国去年的公共债务与GDP之比将超过8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首席经济规划者表示,中国政府有提高杠杆的空间,以救助遭受新冠病毒疫情打击的经济。他还指出,官方数据显示,按照国际标准,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秘书长丛亮在上周六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

根据上周五中国总理李克强的讲话,中国政府将通过发行债券和增加财政赤字来重振疲弱的经济,两者规模合计5.8万亿元人民币(合8130亿美元)。

尽管该刺激计划的力度远逊于美国和欧洲采取的措施——美国和欧洲的央行已开始大举降息和购买政府债券——但却引发人们对中国日益加重的债务负担的担忧。

“中国政府正在用短期收益换取长期痛苦,”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庄波表示。

随着经济活动持续好转,中国政府需要增加多少杠杆仍没有定论。根据发改委的数据,在5月头20天,中国的用电量——反映商业活动的指标——同比增长逾5%,而4月份的增长基本为零,3月份则是下降了4.6%。

但中国官员在其政策工具箱中看到巨大潜力。丛亮表示,中国今年计划的财政赤字率至少为3.6%,与略低于10%的国际平均水平相比,这一比率仍然“非常低”。

丛亮补充说,中国的债务压力“远低于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低于40%,而美国和印度的这一比例分别为超过106%和接近70%。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政府债券资金将流向有益于经济的实体项目。“我们需要促进合理水平的债务驱动型投资,以产生更多的有效资产,”他表示。

分析人士警告称,这并非易事,因为政府支持的大多数项目——从社区公园到道路和水处理厂——将难以产生足够的收入来偿还债务。

“如果一个项目有良好的现金流,”粤海证券(Yuehai Securities)分析师Li Qilin表示,“为什么不通过市场融资,而是通过发行政府债券融资呢?”

中国的官方债务数据也没有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借款。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为全国大部分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并享受隐性的官方担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如果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中国去年的公共债务与GDP之比将超过8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