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纳斯达克正在收紧有关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规定,此举似乎主要针对中国公司;曾一心想挑战星巴克(Starbucks Corp.)的瑞幸咖啡并没有因此感到安慰。



Nisha Gopalan

OR--商业新媒体 】纳斯达克正在收紧有关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规定,此举似乎主要针对中国公司。但以下情况足以说明拟议的新规有多么温和:这些规定根本无法筛掉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这样的公司,而瑞幸咖啡是数年来牵涉最大财务丑闻的在美上市中概股公司。看来,那些有望登陆纳斯达克的公司无需担心,只要他们的规模不是太小就好。

据彭博新闻社援引纳斯达克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报道,公司的IPO融资规模必须至少达到2500万美元,或者股票发行规模至少达到上市后市值的25%。瑞幸咖啡去年5月通过IPO募资6.45亿美元。

曾一心想挑战星巴克(Starbucks Corp.)的瑞幸咖啡并没有因此感到安慰:继该公司承认虚构交易额并解雇了CEO之后,纳斯达克正寻求将其摘牌。上个月曾单日暴跌逾75%的瑞幸咖啡已于5月20日复牌。不过,对于其他公司来说,纳斯达克的举动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IPO业务的吸引力依然盖过了美国政府为阻止资金流向中国资产而施加的压力。

上述修改后的标准并不特别具有惩罚性。2020年登陆纳斯达克的十家中概股公司中,只有三家的募资额低于2500万美元。去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29家中概股公司中,有10家的融资规模没能达到这个相当于纽约一座高档联排别墅价格的门槛。股票发行规模至少占上市后市值的四分之一,这个要求或许更难达到。今年上市的公司中有一半都没有达到该标准。

也许我们不应该对这样的低门槛感到惊讶。毕竟,中国公司是纳斯达克的一大块业务,目前该交易所的中概股市值总额为3800亿美元。纽约证交所的中概股市值则接近7600亿美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的市值占其中大部分。

尚无迹象表明美国日益高涨的对华敌视气氛阻挡了IPO候选者的脚步。总部设在北京的金山云本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在执行了超额配售后,共募集资金5.1亿美元。得到京东支持的众包物流服务平台运营商Dada Nexus Ltd.目前正就5亿美元的上市计划征询投资者意见。在抗疫隔离引发交易干旱之际,这些交易若能落地,一定会被当作及时雨。

要铲除欺诈和不当行为,美国监管部门还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难以获取中概股公司的财务记录和审计文件,因为中国不允许。根据现行规定,如果相关公司来自有此类限制的国家,纳斯达克可以拒绝其上市申请。该交易所提议执行更加严格的标准,包括要求审计机构的审计师证明他们具有足够的应用国际会计准则的专业知识。这种办法看起来像是一种权宜之计。

人们总有这样一种印象:一家交易所面临对中国公司采取措施的压力,但却只采取了最低限度的行动。为防止外界对美国政府的立场有任何怀疑,特朗普的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介入进来。他在5月19日表示,没人能够放心地投资中国公司,美国必须保护投资者,不要让他们因中国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而受到伤害。

麻烦往往出在规模最小且流动性最差的公司身上,所以针对这类公司采取行动也合情合理。自2017年初以来,IPO融资规模低于2500万美元的纳斯达克中概股较各自发行价平均下跌了60%,而所有在此期间上市的中概股平均上涨了34%。

投资者对那些无法盈利的科技公司越来越心生质疑,在这样的形势下,没人会喜欢小公司。对于其他公司来说,美国仍然对商业敞开大门,除非你是华为。——Zhen Hao Toh对本文亦有贡献。

又讯:若中概股完全退市 中国会用什么反制手段?

月20日提供了一个观察市场心理的窗口,有助于了解市场更看重经济重启,还是中美紧张关系升温。目前为止,前者看上去更受重视。

尽管参议院又通过一项对中国颇具敌意的法案,标普500指数仍向着3000点小幅迈进。这项法案要求公司证明自己不受政府控制,可能会导致一些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股票退市。

中概股大跌,纳斯达克金龙中国指数从三个月高点回落,但人民币持稳。这告诉我们两件事。首先,投资者开始对中概股感到紧张了,因为最近几周针对该领域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其次,美股和人民币的无动于衷表明,只有贸易和关税方面的消息才构成系统性风险。在两国多方位对抗过程中,中美都小心翼翼把贸易问题单独放到一条战线。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反应一直保持克制。美国此前迫使退休基金不买中国股票,以及对中国公司提高上市门槛的提案都更具象征意义,还没有落地。

但是如果被逼上绝路--比如目前人们认为还不太可能发生的让中国公司完全从美国退市,中国会怎么做?

先来考虑中国不会做的事情。中国不太可能把人民币或持有的美国国债当作武器。尽管最近紧张局势加剧,但中国已表明更希望人民币汇率稳定。至于美国国债,一方面美联储有无限购买力接盘,另一方面随着美国债务激增,中国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已大不如以往。目前中国持有1.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占比6%,远不及2011年巅峰时14%的水平。但中国并非没有反击手段:

A.中国可能会将美国公司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警告称,中国可能盯上高通、思科和苹果等公司。去年,联邦快递就因为涉嫌对华为包裹处理不当而遭到打击。

B.限制美国赌场运营商,例如拉斯维加斯金沙,永利度假村和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等在澳门的经营。这些公司在澳门的幸运博彩毛收入是在拉斯维加斯的五倍。Alpine Macro合伙人Yan Wang称,若澳门业务受限,这些因为新冠疫情备受煎熬的博彩商可能面临“重大风险”。

C.切断稀土元素供应。

D.最后,中国也可能瞄准包括生物技术和电子产品在内的一些美国高科技行业,他们对中国的出口一直在增长。

报复有成本。但借由摆明这些手段,希望中国不必真的被迫采取行动。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纳斯达克对中概股的惩罚会有多重?

发布日期:2020-05-22 06:45
摘要:纳斯达克正在收紧有关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规定,此举似乎主要针对中国公司;曾一心想挑战星巴克(Starbucks Corp.)的瑞幸咖啡并没有因此感到安慰。



Nisha Gopalan

OR--商业新媒体 】纳斯达克正在收紧有关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规定,此举似乎主要针对中国公司。但以下情况足以说明拟议的新规有多么温和:这些规定根本无法筛掉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这样的公司,而瑞幸咖啡是数年来牵涉最大财务丑闻的在美上市中概股公司。看来,那些有望登陆纳斯达克的公司无需担心,只要他们的规模不是太小就好。

据彭博新闻社援引纳斯达克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报道,公司的IPO融资规模必须至少达到2500万美元,或者股票发行规模至少达到上市后市值的25%。瑞幸咖啡去年5月通过IPO募资6.45亿美元。

曾一心想挑战星巴克(Starbucks Corp.)的瑞幸咖啡并没有因此感到安慰:继该公司承认虚构交易额并解雇了CEO之后,纳斯达克正寻求将其摘牌。上个月曾单日暴跌逾75%的瑞幸咖啡已于5月20日复牌。不过,对于其他公司来说,纳斯达克的举动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IPO业务的吸引力依然盖过了美国政府为阻止资金流向中国资产而施加的压力。

上述修改后的标准并不特别具有惩罚性。2020年登陆纳斯达克的十家中概股公司中,只有三家的募资额低于2500万美元。去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29家中概股公司中,有10家的融资规模没能达到这个相当于纽约一座高档联排别墅价格的门槛。股票发行规模至少占上市后市值的四分之一,这个要求或许更难达到。今年上市的公司中有一半都没有达到该标准。

也许我们不应该对这样的低门槛感到惊讶。毕竟,中国公司是纳斯达克的一大块业务,目前该交易所的中概股市值总额为3800亿美元。纽约证交所的中概股市值则接近7600亿美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的市值占其中大部分。

尚无迹象表明美国日益高涨的对华敌视气氛阻挡了IPO候选者的脚步。总部设在北京的金山云本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在执行了超额配售后,共募集资金5.1亿美元。得到京东支持的众包物流服务平台运营商Dada Nexus Ltd.目前正就5亿美元的上市计划征询投资者意见。在抗疫隔离引发交易干旱之际,这些交易若能落地,一定会被当作及时雨。

要铲除欺诈和不当行为,美国监管部门还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难以获取中概股公司的财务记录和审计文件,因为中国不允许。根据现行规定,如果相关公司来自有此类限制的国家,纳斯达克可以拒绝其上市申请。该交易所提议执行更加严格的标准,包括要求审计机构的审计师证明他们具有足够的应用国际会计准则的专业知识。这种办法看起来像是一种权宜之计。

人们总有这样一种印象:一家交易所面临对中国公司采取措施的压力,但却只采取了最低限度的行动。为防止外界对美国政府的立场有任何怀疑,特朗普的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介入进来。他在5月19日表示,没人能够放心地投资中国公司,美国必须保护投资者,不要让他们因中国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而受到伤害。

麻烦往往出在规模最小且流动性最差的公司身上,所以针对这类公司采取行动也合情合理。自2017年初以来,IPO融资规模低于2500万美元的纳斯达克中概股较各自发行价平均下跌了60%,而所有在此期间上市的中概股平均上涨了34%。

投资者对那些无法盈利的科技公司越来越心生质疑,在这样的形势下,没人会喜欢小公司。对于其他公司来说,美国仍然对商业敞开大门,除非你是华为。——Zhen Hao Toh对本文亦有贡献。

又讯:若中概股完全退市 中国会用什么反制手段?

月20日提供了一个观察市场心理的窗口,有助于了解市场更看重经济重启,还是中美紧张关系升温。目前为止,前者看上去更受重视。

尽管参议院又通过一项对中国颇具敌意的法案,标普500指数仍向着3000点小幅迈进。这项法案要求公司证明自己不受政府控制,可能会导致一些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股票退市。

中概股大跌,纳斯达克金龙中国指数从三个月高点回落,但人民币持稳。这告诉我们两件事。首先,投资者开始对中概股感到紧张了,因为最近几周针对该领域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其次,美股和人民币的无动于衷表明,只有贸易和关税方面的消息才构成系统性风险。在两国多方位对抗过程中,中美都小心翼翼把贸易问题单独放到一条战线。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反应一直保持克制。美国此前迫使退休基金不买中国股票,以及对中国公司提高上市门槛的提案都更具象征意义,还没有落地。

但是如果被逼上绝路--比如目前人们认为还不太可能发生的让中国公司完全从美国退市,中国会怎么做?

先来考虑中国不会做的事情。中国不太可能把人民币或持有的美国国债当作武器。尽管最近紧张局势加剧,但中国已表明更希望人民币汇率稳定。至于美国国债,一方面美联储有无限购买力接盘,另一方面随着美国债务激增,中国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已大不如以往。目前中国持有1.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占比6%,远不及2011年巅峰时14%的水平。但中国并非没有反击手段:

A.中国可能会将美国公司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警告称,中国可能盯上高通、思科和苹果等公司。去年,联邦快递就因为涉嫌对华为包裹处理不当而遭到打击。

B.限制美国赌场运营商,例如拉斯维加斯金沙,永利度假村和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等在澳门的经营。这些公司在澳门的幸运博彩毛收入是在拉斯维加斯的五倍。Alpine Macro合伙人Yan Wang称,若澳门业务受限,这些因为新冠疫情备受煎熬的博彩商可能面临“重大风险”。

C.切断稀土元素供应。

D.最后,中国也可能瞄准包括生物技术和电子产品在内的一些美国高科技行业,他们对中国的出口一直在增长。

报复有成本。但借由摆明这些手段,希望中国不必真的被迫采取行动。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纳斯达克正在收紧有关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规定,此举似乎主要针对中国公司;曾一心想挑战星巴克(Starbucks Corp.)的瑞幸咖啡并没有因此感到安慰。



Nisha Gopalan

OR--商业新媒体 】纳斯达克正在收紧有关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规定,此举似乎主要针对中国公司。但以下情况足以说明拟议的新规有多么温和:这些规定根本无法筛掉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这样的公司,而瑞幸咖啡是数年来牵涉最大财务丑闻的在美上市中概股公司。看来,那些有望登陆纳斯达克的公司无需担心,只要他们的规模不是太小就好。

据彭博新闻社援引纳斯达克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报道,公司的IPO融资规模必须至少达到2500万美元,或者股票发行规模至少达到上市后市值的25%。瑞幸咖啡去年5月通过IPO募资6.45亿美元。

曾一心想挑战星巴克(Starbucks Corp.)的瑞幸咖啡并没有因此感到安慰:继该公司承认虚构交易额并解雇了CEO之后,纳斯达克正寻求将其摘牌。上个月曾单日暴跌逾75%的瑞幸咖啡已于5月20日复牌。不过,对于其他公司来说,纳斯达克的举动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IPO业务的吸引力依然盖过了美国政府为阻止资金流向中国资产而施加的压力。

上述修改后的标准并不特别具有惩罚性。2020年登陆纳斯达克的十家中概股公司中,只有三家的募资额低于2500万美元。去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29家中概股公司中,有10家的融资规模没能达到这个相当于纽约一座高档联排别墅价格的门槛。股票发行规模至少占上市后市值的四分之一,这个要求或许更难达到。今年上市的公司中有一半都没有达到该标准。

也许我们不应该对这样的低门槛感到惊讶。毕竟,中国公司是纳斯达克的一大块业务,目前该交易所的中概股市值总额为3800亿美元。纽约证交所的中概股市值则接近7600亿美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的市值占其中大部分。

尚无迹象表明美国日益高涨的对华敌视气氛阻挡了IPO候选者的脚步。总部设在北京的金山云本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在执行了超额配售后,共募集资金5.1亿美元。得到京东支持的众包物流服务平台运营商Dada Nexus Ltd.目前正就5亿美元的上市计划征询投资者意见。在抗疫隔离引发交易干旱之际,这些交易若能落地,一定会被当作及时雨。

要铲除欺诈和不当行为,美国监管部门还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难以获取中概股公司的财务记录和审计文件,因为中国不允许。根据现行规定,如果相关公司来自有此类限制的国家,纳斯达克可以拒绝其上市申请。该交易所提议执行更加严格的标准,包括要求审计机构的审计师证明他们具有足够的应用国际会计准则的专业知识。这种办法看起来像是一种权宜之计。

人们总有这样一种印象:一家交易所面临对中国公司采取措施的压力,但却只采取了最低限度的行动。为防止外界对美国政府的立场有任何怀疑,特朗普的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介入进来。他在5月19日表示,没人能够放心地投资中国公司,美国必须保护投资者,不要让他们因中国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而受到伤害。

麻烦往往出在规模最小且流动性最差的公司身上,所以针对这类公司采取行动也合情合理。自2017年初以来,IPO融资规模低于2500万美元的纳斯达克中概股较各自发行价平均下跌了60%,而所有在此期间上市的中概股平均上涨了34%。

投资者对那些无法盈利的科技公司越来越心生质疑,在这样的形势下,没人会喜欢小公司。对于其他公司来说,美国仍然对商业敞开大门,除非你是华为。——Zhen Hao Toh对本文亦有贡献。

又讯:若中概股完全退市 中国会用什么反制手段?

月20日提供了一个观察市场心理的窗口,有助于了解市场更看重经济重启,还是中美紧张关系升温。目前为止,前者看上去更受重视。

尽管参议院又通过一项对中国颇具敌意的法案,标普500指数仍向着3000点小幅迈进。这项法案要求公司证明自己不受政府控制,可能会导致一些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股票退市。

中概股大跌,纳斯达克金龙中国指数从三个月高点回落,但人民币持稳。这告诉我们两件事。首先,投资者开始对中概股感到紧张了,因为最近几周针对该领域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其次,美股和人民币的无动于衷表明,只有贸易和关税方面的消息才构成系统性风险。在两国多方位对抗过程中,中美都小心翼翼把贸易问题单独放到一条战线。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反应一直保持克制。美国此前迫使退休基金不买中国股票,以及对中国公司提高上市门槛的提案都更具象征意义,还没有落地。

但是如果被逼上绝路--比如目前人们认为还不太可能发生的让中国公司完全从美国退市,中国会怎么做?

先来考虑中国不会做的事情。中国不太可能把人民币或持有的美国国债当作武器。尽管最近紧张局势加剧,但中国已表明更希望人民币汇率稳定。至于美国国债,一方面美联储有无限购买力接盘,另一方面随着美国债务激增,中国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已大不如以往。目前中国持有1.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占比6%,远不及2011年巅峰时14%的水平。但中国并非没有反击手段:

A.中国可能会将美国公司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警告称,中国可能盯上高通、思科和苹果等公司。去年,联邦快递就因为涉嫌对华为包裹处理不当而遭到打击。

B.限制美国赌场运营商,例如拉斯维加斯金沙,永利度假村和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等在澳门的经营。这些公司在澳门的幸运博彩毛收入是在拉斯维加斯的五倍。Alpine Macro合伙人Yan Wang称,若澳门业务受限,这些因为新冠疫情备受煎熬的博彩商可能面临“重大风险”。

C.切断稀土元素供应。

D.最后,中国也可能瞄准包括生物技术和电子产品在内的一些美国高科技行业,他们对中国的出口一直在增长。

报复有成本。但借由摆明这些手段,希望中国不必真的被迫采取行动。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纳斯达克对中概股的惩罚会有多重?

发布日期:2020-05-22 06:45
摘要:纳斯达克正在收紧有关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规定,此举似乎主要针对中国公司;曾一心想挑战星巴克(Starbucks Corp.)的瑞幸咖啡并没有因此感到安慰。



Nisha Gopalan

OR--商业新媒体 】纳斯达克正在收紧有关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规定,此举似乎主要针对中国公司。但以下情况足以说明拟议的新规有多么温和:这些规定根本无法筛掉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这样的公司,而瑞幸咖啡是数年来牵涉最大财务丑闻的在美上市中概股公司。看来,那些有望登陆纳斯达克的公司无需担心,只要他们的规模不是太小就好。

据彭博新闻社援引纳斯达克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报道,公司的IPO融资规模必须至少达到2500万美元,或者股票发行规模至少达到上市后市值的25%。瑞幸咖啡去年5月通过IPO募资6.45亿美元。

曾一心想挑战星巴克(Starbucks Corp.)的瑞幸咖啡并没有因此感到安慰:继该公司承认虚构交易额并解雇了CEO之后,纳斯达克正寻求将其摘牌。上个月曾单日暴跌逾75%的瑞幸咖啡已于5月20日复牌。不过,对于其他公司来说,纳斯达克的举动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IPO业务的吸引力依然盖过了美国政府为阻止资金流向中国资产而施加的压力。

上述修改后的标准并不特别具有惩罚性。2020年登陆纳斯达克的十家中概股公司中,只有三家的募资额低于2500万美元。去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29家中概股公司中,有10家的融资规模没能达到这个相当于纽约一座高档联排别墅价格的门槛。股票发行规模至少占上市后市值的四分之一,这个要求或许更难达到。今年上市的公司中有一半都没有达到该标准。

也许我们不应该对这样的低门槛感到惊讶。毕竟,中国公司是纳斯达克的一大块业务,目前该交易所的中概股市值总额为3800亿美元。纽约证交所的中概股市值则接近7600亿美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的市值占其中大部分。

尚无迹象表明美国日益高涨的对华敌视气氛阻挡了IPO候选者的脚步。总部设在北京的金山云本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在执行了超额配售后,共募集资金5.1亿美元。得到京东支持的众包物流服务平台运营商Dada Nexus Ltd.目前正就5亿美元的上市计划征询投资者意见。在抗疫隔离引发交易干旱之际,这些交易若能落地,一定会被当作及时雨。

要铲除欺诈和不当行为,美国监管部门还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难以获取中概股公司的财务记录和审计文件,因为中国不允许。根据现行规定,如果相关公司来自有此类限制的国家,纳斯达克可以拒绝其上市申请。该交易所提议执行更加严格的标准,包括要求审计机构的审计师证明他们具有足够的应用国际会计准则的专业知识。这种办法看起来像是一种权宜之计。

人们总有这样一种印象:一家交易所面临对中国公司采取措施的压力,但却只采取了最低限度的行动。为防止外界对美国政府的立场有任何怀疑,特朗普的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介入进来。他在5月19日表示,没人能够放心地投资中国公司,美国必须保护投资者,不要让他们因中国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而受到伤害。

麻烦往往出在规模最小且流动性最差的公司身上,所以针对这类公司采取行动也合情合理。自2017年初以来,IPO融资规模低于2500万美元的纳斯达克中概股较各自发行价平均下跌了60%,而所有在此期间上市的中概股平均上涨了34%。

投资者对那些无法盈利的科技公司越来越心生质疑,在这样的形势下,没人会喜欢小公司。对于其他公司来说,美国仍然对商业敞开大门,除非你是华为。——Zhen Hao Toh对本文亦有贡献。

又讯:若中概股完全退市 中国会用什么反制手段?

月20日提供了一个观察市场心理的窗口,有助于了解市场更看重经济重启,还是中美紧张关系升温。目前为止,前者看上去更受重视。

尽管参议院又通过一项对中国颇具敌意的法案,标普500指数仍向着3000点小幅迈进。这项法案要求公司证明自己不受政府控制,可能会导致一些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股票退市。

中概股大跌,纳斯达克金龙中国指数从三个月高点回落,但人民币持稳。这告诉我们两件事。首先,投资者开始对中概股感到紧张了,因为最近几周针对该领域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其次,美股和人民币的无动于衷表明,只有贸易和关税方面的消息才构成系统性风险。在两国多方位对抗过程中,中美都小心翼翼把贸易问题单独放到一条战线。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反应一直保持克制。美国此前迫使退休基金不买中国股票,以及对中国公司提高上市门槛的提案都更具象征意义,还没有落地。

但是如果被逼上绝路--比如目前人们认为还不太可能发生的让中国公司完全从美国退市,中国会怎么做?

先来考虑中国不会做的事情。中国不太可能把人民币或持有的美国国债当作武器。尽管最近紧张局势加剧,但中国已表明更希望人民币汇率稳定。至于美国国债,一方面美联储有无限购买力接盘,另一方面随着美国债务激增,中国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已大不如以往。目前中国持有1.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占比6%,远不及2011年巅峰时14%的水平。但中国并非没有反击手段:

A.中国可能会将美国公司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警告称,中国可能盯上高通、思科和苹果等公司。去年,联邦快递就因为涉嫌对华为包裹处理不当而遭到打击。

B.限制美国赌场运营商,例如拉斯维加斯金沙,永利度假村和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等在澳门的经营。这些公司在澳门的幸运博彩毛收入是在拉斯维加斯的五倍。Alpine Macro合伙人Yan Wang称,若澳门业务受限,这些因为新冠疫情备受煎熬的博彩商可能面临“重大风险”。

C.切断稀土元素供应。

D.最后,中国也可能瞄准包括生物技术和电子产品在内的一些美国高科技行业,他们对中国的出口一直在增长。

报复有成本。但借由摆明这些手段,希望中国不必真的被迫采取行动。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纳斯达克正在收紧有关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规定,此举似乎主要针对中国公司;曾一心想挑战星巴克(Starbucks Corp.)的瑞幸咖啡并没有因此感到安慰。



Nisha Gopalan

OR--商业新媒体 】纳斯达克正在收紧有关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规定,此举似乎主要针对中国公司。但以下情况足以说明拟议的新规有多么温和:这些规定根本无法筛掉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这样的公司,而瑞幸咖啡是数年来牵涉最大财务丑闻的在美上市中概股公司。看来,那些有望登陆纳斯达克的公司无需担心,只要他们的规模不是太小就好。

据彭博新闻社援引纳斯达克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报道,公司的IPO融资规模必须至少达到2500万美元,或者股票发行规模至少达到上市后市值的25%。瑞幸咖啡去年5月通过IPO募资6.45亿美元。

曾一心想挑战星巴克(Starbucks Corp.)的瑞幸咖啡并没有因此感到安慰:继该公司承认虚构交易额并解雇了CEO之后,纳斯达克正寻求将其摘牌。上个月曾单日暴跌逾75%的瑞幸咖啡已于5月20日复牌。不过,对于其他公司来说,纳斯达克的举动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IPO业务的吸引力依然盖过了美国政府为阻止资金流向中国资产而施加的压力。

上述修改后的标准并不特别具有惩罚性。2020年登陆纳斯达克的十家中概股公司中,只有三家的募资额低于2500万美元。去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29家中概股公司中,有10家的融资规模没能达到这个相当于纽约一座高档联排别墅价格的门槛。股票发行规模至少占上市后市值的四分之一,这个要求或许更难达到。今年上市的公司中有一半都没有达到该标准。

也许我们不应该对这样的低门槛感到惊讶。毕竟,中国公司是纳斯达克的一大块业务,目前该交易所的中概股市值总额为3800亿美元。纽约证交所的中概股市值则接近7600亿美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的市值占其中大部分。

尚无迹象表明美国日益高涨的对华敌视气氛阻挡了IPO候选者的脚步。总部设在北京的金山云本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在执行了超额配售后,共募集资金5.1亿美元。得到京东支持的众包物流服务平台运营商Dada Nexus Ltd.目前正就5亿美元的上市计划征询投资者意见。在抗疫隔离引发交易干旱之际,这些交易若能落地,一定会被当作及时雨。

要铲除欺诈和不当行为,美国监管部门还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难以获取中概股公司的财务记录和审计文件,因为中国不允许。根据现行规定,如果相关公司来自有此类限制的国家,纳斯达克可以拒绝其上市申请。该交易所提议执行更加严格的标准,包括要求审计机构的审计师证明他们具有足够的应用国际会计准则的专业知识。这种办法看起来像是一种权宜之计。

人们总有这样一种印象:一家交易所面临对中国公司采取措施的压力,但却只采取了最低限度的行动。为防止外界对美国政府的立场有任何怀疑,特朗普的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介入进来。他在5月19日表示,没人能够放心地投资中国公司,美国必须保护投资者,不要让他们因中国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而受到伤害。

麻烦往往出在规模最小且流动性最差的公司身上,所以针对这类公司采取行动也合情合理。自2017年初以来,IPO融资规模低于2500万美元的纳斯达克中概股较各自发行价平均下跌了60%,而所有在此期间上市的中概股平均上涨了34%。

投资者对那些无法盈利的科技公司越来越心生质疑,在这样的形势下,没人会喜欢小公司。对于其他公司来说,美国仍然对商业敞开大门,除非你是华为。——Zhen Hao Toh对本文亦有贡献。

又讯:若中概股完全退市 中国会用什么反制手段?

月20日提供了一个观察市场心理的窗口,有助于了解市场更看重经济重启,还是中美紧张关系升温。目前为止,前者看上去更受重视。

尽管参议院又通过一项对中国颇具敌意的法案,标普500指数仍向着3000点小幅迈进。这项法案要求公司证明自己不受政府控制,可能会导致一些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股票退市。

中概股大跌,纳斯达克金龙中国指数从三个月高点回落,但人民币持稳。这告诉我们两件事。首先,投资者开始对中概股感到紧张了,因为最近几周针对该领域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其次,美股和人民币的无动于衷表明,只有贸易和关税方面的消息才构成系统性风险。在两国多方位对抗过程中,中美都小心翼翼把贸易问题单独放到一条战线。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反应一直保持克制。美国此前迫使退休基金不买中国股票,以及对中国公司提高上市门槛的提案都更具象征意义,还没有落地。

但是如果被逼上绝路--比如目前人们认为还不太可能发生的让中国公司完全从美国退市,中国会怎么做?

先来考虑中国不会做的事情。中国不太可能把人民币或持有的美国国债当作武器。尽管最近紧张局势加剧,但中国已表明更希望人民币汇率稳定。至于美国国债,一方面美联储有无限购买力接盘,另一方面随着美国债务激增,中国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已大不如以往。目前中国持有1.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占比6%,远不及2011年巅峰时14%的水平。但中国并非没有反击手段:

A.中国可能会将美国公司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警告称,中国可能盯上高通、思科和苹果等公司。去年,联邦快递就因为涉嫌对华为包裹处理不当而遭到打击。

B.限制美国赌场运营商,例如拉斯维加斯金沙,永利度假村和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等在澳门的经营。这些公司在澳门的幸运博彩毛收入是在拉斯维加斯的五倍。Alpine Macro合伙人Yan Wang称,若澳门业务受限,这些因为新冠疫情备受煎熬的博彩商可能面临“重大风险”。

C.切断稀土元素供应。

D.最后,中国也可能瞄准包括生物技术和电子产品在内的一些美国高科技行业,他们对中国的出口一直在增长。

报复有成本。但借由摆明这些手段,希望中国不必真的被迫采取行动。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