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季度的封城封境措施如今只是在逐步解除,压力依然很大;“比较灵活的GDP目标使其可以在受到内外因素冲击时具有较大的偏差余地”。

 

OR--商业新媒体 】5月22日,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当天开幕的一年一度全国人大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我们可能会发现其中少了一些最最重要的数字。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通常是中国经济决策的支柱,然而今年的新冠疫情危机给经济前景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中国政府已考虑放弃设定数字目标。

若是中国领导层真的想像往年一样设定一个数字目标的话,那么他们将面临一种两难选择:目标设得太高会带来巨大的刺激代价由此导致债务激增;目标设得太低则政府又断难实现到2020年经济翻番的宏伟蓝图。

“今年要是设定目标的话,那可能更会像是一种预测,而非一项需要不惜一切代价来完成的任务,”渣打驻香港大中华及北亚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说。他认为所设目标会是一个2%-3%的较为灵活的区间。“比较灵活的GDP目标使其可以在受到内外因素冲击时具有较大的偏差余地。”他说。

新冠病毒疫情及其引发的各种封锁措施使得经济陷入了瘫痪,同时也打乱了既定政治日程,一年一度的两会被推迟了两个月。而今2020年已几近过半,可中国决策层却一直很少谈及经济目标以给市场预期提供指引并帮助各部各省相应作出自己的规划。

一季度的封城封境措施如今只是在逐步解除,压力依然很大,而且第二波疫情再度来袭的风险也不容忽视。

尽管体量14万亿美元的中国经济近年来已经日趋市场化,但是很多东西依然依赖具有前苏联色彩的计划配额和目标体制。2020年是当前“五年计划”的最后一个年头。通常包含在总理一年一度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政府开支和投资目标,从本质上讲还是依靠一个产值增长数字来作为指导。各部委和地方政府官员通常会以这个GDP增长目标作为参考,相应作出从基础设施开支到扶贫项目等各项工作的规划。

中国政府以前也有过年度增长目标不甚明确的先例,但情况与此次不同。2001年,在中国即将加入世贸组织并启动新一个经济飞速增长年代之际,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定下了第十个五年计划期间GDP平均年度增幅达到7%的目标。最终中国经济超额完成了这一目标。

“即便不公开宣布,他们还是会有一个隐性目标为决策提供指引,”麦格理证券驻香港经济学家胡伟俊说。

如今完全撇下增长目标有可能造成政策执行上的方向迷失和前后矛盾,这也是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还是会有某种形式目标的原因之一。

眼下经济复苏势头依然脆弱,前路仍会有众多坎坷。决策者在这种情况下设定具体的数字目标无异于是在拿自己的信誉冒险。若是出口需求不见改善,国内人气继续恶化,抑或第二波疫情再度来袭,那么政府便会被迫诉诸过度刺激手段。这是中国政府在面对中美贸易战和本国经济增长结构性放缓之际一直千方百计想要避免的结果。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预期中的一种情境是,中国政府不公布具体数字目标,而是把重点放在诸如就业、食品与能源安全、供应链稳定等经济和社会稳定问题上。

“鉴于经济依然面临巨大的国内外不确定因素,这不失为一种现实的选择,”朱海滨等摩根大通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说。“如果政府着意继续设定数字增长目标,那么它将面临目标要么过高要么过低的风险。”

近年来官员们已经开始不再那么看重数字目标,而是更多强调创造就业,点目标日益变成了区间目标,货币供应增长上的具体数字目标也已被取消。

GDP目标在政府机构规划中所发挥的传统作用“不能永远成为继续设定增长目标的理由,”牛津经济研究院驻香港亚洲经济研究主管Louis Kuijs说。“到一定时候,中国将有必要改革政府不同部门及不用层级间的政策协调方式。”撰文/彭博新闻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两会在即 中国年度政策蓝图即将铺展

发布日期:2020-05-20 14:20
摘要:一季度的封城封境措施如今只是在逐步解除,压力依然很大;“比较灵活的GDP目标使其可以在受到内外因素冲击时具有较大的偏差余地”。

 

OR--商业新媒体 】5月22日,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当天开幕的一年一度全国人大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我们可能会发现其中少了一些最最重要的数字。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通常是中国经济决策的支柱,然而今年的新冠疫情危机给经济前景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中国政府已考虑放弃设定数字目标。

若是中国领导层真的想像往年一样设定一个数字目标的话,那么他们将面临一种两难选择:目标设得太高会带来巨大的刺激代价由此导致债务激增;目标设得太低则政府又断难实现到2020年经济翻番的宏伟蓝图。

“今年要是设定目标的话,那可能更会像是一种预测,而非一项需要不惜一切代价来完成的任务,”渣打驻香港大中华及北亚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说。他认为所设目标会是一个2%-3%的较为灵活的区间。“比较灵活的GDP目标使其可以在受到内外因素冲击时具有较大的偏差余地。”他说。

新冠病毒疫情及其引发的各种封锁措施使得经济陷入了瘫痪,同时也打乱了既定政治日程,一年一度的两会被推迟了两个月。而今2020年已几近过半,可中国决策层却一直很少谈及经济目标以给市场预期提供指引并帮助各部各省相应作出自己的规划。

一季度的封城封境措施如今只是在逐步解除,压力依然很大,而且第二波疫情再度来袭的风险也不容忽视。

尽管体量14万亿美元的中国经济近年来已经日趋市场化,但是很多东西依然依赖具有前苏联色彩的计划配额和目标体制。2020年是当前“五年计划”的最后一个年头。通常包含在总理一年一度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政府开支和投资目标,从本质上讲还是依靠一个产值增长数字来作为指导。各部委和地方政府官员通常会以这个GDP增长目标作为参考,相应作出从基础设施开支到扶贫项目等各项工作的规划。

中国政府以前也有过年度增长目标不甚明确的先例,但情况与此次不同。2001年,在中国即将加入世贸组织并启动新一个经济飞速增长年代之际,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定下了第十个五年计划期间GDP平均年度增幅达到7%的目标。最终中国经济超额完成了这一目标。

“即便不公开宣布,他们还是会有一个隐性目标为决策提供指引,”麦格理证券驻香港经济学家胡伟俊说。

如今完全撇下增长目标有可能造成政策执行上的方向迷失和前后矛盾,这也是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还是会有某种形式目标的原因之一。

眼下经济复苏势头依然脆弱,前路仍会有众多坎坷。决策者在这种情况下设定具体的数字目标无异于是在拿自己的信誉冒险。若是出口需求不见改善,国内人气继续恶化,抑或第二波疫情再度来袭,那么政府便会被迫诉诸过度刺激手段。这是中国政府在面对中美贸易战和本国经济增长结构性放缓之际一直千方百计想要避免的结果。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预期中的一种情境是,中国政府不公布具体数字目标,而是把重点放在诸如就业、食品与能源安全、供应链稳定等经济和社会稳定问题上。

“鉴于经济依然面临巨大的国内外不确定因素,这不失为一种现实的选择,”朱海滨等摩根大通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说。“如果政府着意继续设定数字增长目标,那么它将面临目标要么过高要么过低的风险。”

近年来官员们已经开始不再那么看重数字目标,而是更多强调创造就业,点目标日益变成了区间目标,货币供应增长上的具体数字目标也已被取消。

GDP目标在政府机构规划中所发挥的传统作用“不能永远成为继续设定增长目标的理由,”牛津经济研究院驻香港亚洲经济研究主管Louis Kuijs说。“到一定时候,中国将有必要改革政府不同部门及不用层级间的政策协调方式。”撰文/彭博新闻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一季度的封城封境措施如今只是在逐步解除,压力依然很大;“比较灵活的GDP目标使其可以在受到内外因素冲击时具有较大的偏差余地”。

 

OR--商业新媒体 】5月22日,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当天开幕的一年一度全国人大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我们可能会发现其中少了一些最最重要的数字。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通常是中国经济决策的支柱,然而今年的新冠疫情危机给经济前景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中国政府已考虑放弃设定数字目标。

若是中国领导层真的想像往年一样设定一个数字目标的话,那么他们将面临一种两难选择:目标设得太高会带来巨大的刺激代价由此导致债务激增;目标设得太低则政府又断难实现到2020年经济翻番的宏伟蓝图。

“今年要是设定目标的话,那可能更会像是一种预测,而非一项需要不惜一切代价来完成的任务,”渣打驻香港大中华及北亚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说。他认为所设目标会是一个2%-3%的较为灵活的区间。“比较灵活的GDP目标使其可以在受到内外因素冲击时具有较大的偏差余地。”他说。

新冠病毒疫情及其引发的各种封锁措施使得经济陷入了瘫痪,同时也打乱了既定政治日程,一年一度的两会被推迟了两个月。而今2020年已几近过半,可中国决策层却一直很少谈及经济目标以给市场预期提供指引并帮助各部各省相应作出自己的规划。

一季度的封城封境措施如今只是在逐步解除,压力依然很大,而且第二波疫情再度来袭的风险也不容忽视。

尽管体量14万亿美元的中国经济近年来已经日趋市场化,但是很多东西依然依赖具有前苏联色彩的计划配额和目标体制。2020年是当前“五年计划”的最后一个年头。通常包含在总理一年一度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政府开支和投资目标,从本质上讲还是依靠一个产值增长数字来作为指导。各部委和地方政府官员通常会以这个GDP增长目标作为参考,相应作出从基础设施开支到扶贫项目等各项工作的规划。

中国政府以前也有过年度增长目标不甚明确的先例,但情况与此次不同。2001年,在中国即将加入世贸组织并启动新一个经济飞速增长年代之际,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定下了第十个五年计划期间GDP平均年度增幅达到7%的目标。最终中国经济超额完成了这一目标。

“即便不公开宣布,他们还是会有一个隐性目标为决策提供指引,”麦格理证券驻香港经济学家胡伟俊说。

如今完全撇下增长目标有可能造成政策执行上的方向迷失和前后矛盾,这也是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还是会有某种形式目标的原因之一。

眼下经济复苏势头依然脆弱,前路仍会有众多坎坷。决策者在这种情况下设定具体的数字目标无异于是在拿自己的信誉冒险。若是出口需求不见改善,国内人气继续恶化,抑或第二波疫情再度来袭,那么政府便会被迫诉诸过度刺激手段。这是中国政府在面对中美贸易战和本国经济增长结构性放缓之际一直千方百计想要避免的结果。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预期中的一种情境是,中国政府不公布具体数字目标,而是把重点放在诸如就业、食品与能源安全、供应链稳定等经济和社会稳定问题上。

“鉴于经济依然面临巨大的国内外不确定因素,这不失为一种现实的选择,”朱海滨等摩根大通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说。“如果政府着意继续设定数字增长目标,那么它将面临目标要么过高要么过低的风险。”

近年来官员们已经开始不再那么看重数字目标,而是更多强调创造就业,点目标日益变成了区间目标,货币供应增长上的具体数字目标也已被取消。

GDP目标在政府机构规划中所发挥的传统作用“不能永远成为继续设定增长目标的理由,”牛津经济研究院驻香港亚洲经济研究主管Louis Kuijs说。“到一定时候,中国将有必要改革政府不同部门及不用层级间的政策协调方式。”撰文/彭博新闻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两会在即 中国年度政策蓝图即将铺展

发布日期:2020-05-20 14:20
摘要:一季度的封城封境措施如今只是在逐步解除,压力依然很大;“比较灵活的GDP目标使其可以在受到内外因素冲击时具有较大的偏差余地”。

 

OR--商业新媒体 】5月22日,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当天开幕的一年一度全国人大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我们可能会发现其中少了一些最最重要的数字。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通常是中国经济决策的支柱,然而今年的新冠疫情危机给经济前景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中国政府已考虑放弃设定数字目标。

若是中国领导层真的想像往年一样设定一个数字目标的话,那么他们将面临一种两难选择:目标设得太高会带来巨大的刺激代价由此导致债务激增;目标设得太低则政府又断难实现到2020年经济翻番的宏伟蓝图。

“今年要是设定目标的话,那可能更会像是一种预测,而非一项需要不惜一切代价来完成的任务,”渣打驻香港大中华及北亚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说。他认为所设目标会是一个2%-3%的较为灵活的区间。“比较灵活的GDP目标使其可以在受到内外因素冲击时具有较大的偏差余地。”他说。

新冠病毒疫情及其引发的各种封锁措施使得经济陷入了瘫痪,同时也打乱了既定政治日程,一年一度的两会被推迟了两个月。而今2020年已几近过半,可中国决策层却一直很少谈及经济目标以给市场预期提供指引并帮助各部各省相应作出自己的规划。

一季度的封城封境措施如今只是在逐步解除,压力依然很大,而且第二波疫情再度来袭的风险也不容忽视。

尽管体量14万亿美元的中国经济近年来已经日趋市场化,但是很多东西依然依赖具有前苏联色彩的计划配额和目标体制。2020年是当前“五年计划”的最后一个年头。通常包含在总理一年一度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政府开支和投资目标,从本质上讲还是依靠一个产值增长数字来作为指导。各部委和地方政府官员通常会以这个GDP增长目标作为参考,相应作出从基础设施开支到扶贫项目等各项工作的规划。

中国政府以前也有过年度增长目标不甚明确的先例,但情况与此次不同。2001年,在中国即将加入世贸组织并启动新一个经济飞速增长年代之际,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定下了第十个五年计划期间GDP平均年度增幅达到7%的目标。最终中国经济超额完成了这一目标。

“即便不公开宣布,他们还是会有一个隐性目标为决策提供指引,”麦格理证券驻香港经济学家胡伟俊说。

如今完全撇下增长目标有可能造成政策执行上的方向迷失和前后矛盾,这也是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还是会有某种形式目标的原因之一。

眼下经济复苏势头依然脆弱,前路仍会有众多坎坷。决策者在这种情况下设定具体的数字目标无异于是在拿自己的信誉冒险。若是出口需求不见改善,国内人气继续恶化,抑或第二波疫情再度来袭,那么政府便会被迫诉诸过度刺激手段。这是中国政府在面对中美贸易战和本国经济增长结构性放缓之际一直千方百计想要避免的结果。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预期中的一种情境是,中国政府不公布具体数字目标,而是把重点放在诸如就业、食品与能源安全、供应链稳定等经济和社会稳定问题上。

“鉴于经济依然面临巨大的国内外不确定因素,这不失为一种现实的选择,”朱海滨等摩根大通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说。“如果政府着意继续设定数字增长目标,那么它将面临目标要么过高要么过低的风险。”

近年来官员们已经开始不再那么看重数字目标,而是更多强调创造就业,点目标日益变成了区间目标,货币供应增长上的具体数字目标也已被取消。

GDP目标在政府机构规划中所发挥的传统作用“不能永远成为继续设定增长目标的理由,”牛津经济研究院驻香港亚洲经济研究主管Louis Kuijs说。“到一定时候,中国将有必要改革政府不同部门及不用层级间的政策协调方式。”撰文/彭博新闻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一季度的封城封境措施如今只是在逐步解除,压力依然很大;“比较灵活的GDP目标使其可以在受到内外因素冲击时具有较大的偏差余地”。

 

OR--商业新媒体 】5月22日,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当天开幕的一年一度全国人大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我们可能会发现其中少了一些最最重要的数字。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通常是中国经济决策的支柱,然而今年的新冠疫情危机给经济前景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中国政府已考虑放弃设定数字目标。

若是中国领导层真的想像往年一样设定一个数字目标的话,那么他们将面临一种两难选择:目标设得太高会带来巨大的刺激代价由此导致债务激增;目标设得太低则政府又断难实现到2020年经济翻番的宏伟蓝图。

“今年要是设定目标的话,那可能更会像是一种预测,而非一项需要不惜一切代价来完成的任务,”渣打驻香港大中华及北亚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说。他认为所设目标会是一个2%-3%的较为灵活的区间。“比较灵活的GDP目标使其可以在受到内外因素冲击时具有较大的偏差余地。”他说。

新冠病毒疫情及其引发的各种封锁措施使得经济陷入了瘫痪,同时也打乱了既定政治日程,一年一度的两会被推迟了两个月。而今2020年已几近过半,可中国决策层却一直很少谈及经济目标以给市场预期提供指引并帮助各部各省相应作出自己的规划。

一季度的封城封境措施如今只是在逐步解除,压力依然很大,而且第二波疫情再度来袭的风险也不容忽视。

尽管体量14万亿美元的中国经济近年来已经日趋市场化,但是很多东西依然依赖具有前苏联色彩的计划配额和目标体制。2020年是当前“五年计划”的最后一个年头。通常包含在总理一年一度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政府开支和投资目标,从本质上讲还是依靠一个产值增长数字来作为指导。各部委和地方政府官员通常会以这个GDP增长目标作为参考,相应作出从基础设施开支到扶贫项目等各项工作的规划。

中国政府以前也有过年度增长目标不甚明确的先例,但情况与此次不同。2001年,在中国即将加入世贸组织并启动新一个经济飞速增长年代之际,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定下了第十个五年计划期间GDP平均年度增幅达到7%的目标。最终中国经济超额完成了这一目标。

“即便不公开宣布,他们还是会有一个隐性目标为决策提供指引,”麦格理证券驻香港经济学家胡伟俊说。

如今完全撇下增长目标有可能造成政策执行上的方向迷失和前后矛盾,这也是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还是会有某种形式目标的原因之一。

眼下经济复苏势头依然脆弱,前路仍会有众多坎坷。决策者在这种情况下设定具体的数字目标无异于是在拿自己的信誉冒险。若是出口需求不见改善,国内人气继续恶化,抑或第二波疫情再度来袭,那么政府便会被迫诉诸过度刺激手段。这是中国政府在面对中美贸易战和本国经济增长结构性放缓之际一直千方百计想要避免的结果。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预期中的一种情境是,中国政府不公布具体数字目标,而是把重点放在诸如就业、食品与能源安全、供应链稳定等经济和社会稳定问题上。

“鉴于经济依然面临巨大的国内外不确定因素,这不失为一种现实的选择,”朱海滨等摩根大通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说。“如果政府着意继续设定数字增长目标,那么它将面临目标要么过高要么过低的风险。”

近年来官员们已经开始不再那么看重数字目标,而是更多强调创造就业,点目标日益变成了区间目标,货币供应增长上的具体数字目标也已被取消。

GDP目标在政府机构规划中所发挥的传统作用“不能永远成为继续设定增长目标的理由,”牛津经济研究院驻香港亚洲经济研究主管Louis Kuijs说。“到一定时候,中国将有必要改革政府不同部门及不用层级间的政策协调方式。”撰文/彭博新闻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