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未来6个月,美国的疫情命运将取决于特朗普飘忽不定的连任竞选策略。不止一点迹象表明,他越来越有可能因为绝望铤而走险。



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的想法变得越来越荒唐。他开始吹捧羟氯喹是治疗新冠肺炎的良药。3月19日,在一次例行的电视简报会上——五周来他每天都要举行这种简报会,经常东扯西拉两个多小时——他把这种抗疟药描绘成一种潜在的神药。他后来发推文称这可能是“医学史上最大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之一”。

这位总统的盲目信仰——启发他的人有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主播,特别是劳拉•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以及他的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他们无一拥有医学背景——将华盛顿的官僚机构搅得天翻地覆。科学家若提出异议就会受到惩罚。今年4月,负责联邦政府疫苗研发的科学家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可以说他担任的是现在政府中最要紧的职务——在阻止推广羟氯喹后被撤职。

大多数临床试验表明该药对新冠肺炎患者并无积极作用,还可能对有心脏问题的人造成伤害。布莱特在一份声明中说:“我被施压让政治和任人唯亲来左右关于我们政府中最优秀科学家意见的决定。”

在一份举报投诉中,布莱特说自己被施压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合同交给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朋友控制的一家公司。当他拒绝后他被解雇了。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否认了布莱特的指控。

其他科学家也注意到了布莱特的命运。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奥巴马政府向非洲派遣了3000名美国军事人员抗击疫情,美国疾控中心每天都举行简报会,介绍进展情况。而自3月初以来疾控中心就再也没有举行过简报会。华盛顿的科学家们害怕说出任何违背特朗普的话。

“保住工作的方法是比其他人更忠诚,这意味着你必须容忍江湖医术。”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说,他曾短暂地出任过白宫通讯联络主任,是特朗普的顾问,后与其决裂。“你必须在公开场合奉承他,在私下里也要奉承他。最重要的是,你绝不能让他觉得自己无知。”

一名政府官员表示,向特朗普建议就像“把水果送进火山”——特朗普就是岩浆源头。这名官员表示:“你在努力安抚一股不受理性影响的强大力量。”

当特朗普在4月底提出人们可以通过注射消毒剂,比如Lysol和滴露(Dettol),来阻止新冠肺炎传播甚至治愈自己时,他的首席科学家德波拉•比克斯(Deborah Birx)不敢反驳他。消毒剂龙头企业纷纷发表声明,敦促消费者不要注射或摄入消毒剂,因为它可能是致命的。美国疾控中心只发布了一条含义隐晦的推文,建议美国人:“遵照产品标签上的说明。”

科学记者劳里•加勒特说:“我打电话甚至得不到回音。几十年来美国疾控中心领导了对每一种疾病的应对。现在它已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特朗普的一名前高级官员表示:“人们在特朗普身边变成了懦夫。如果你敢反抗他,你就永远回不去了。你在公开场合看到的就是他私下的样子。他完全一样。”

美国的外国盟友对特朗普的做事方式形成了同样尖锐的提醒。很少有西方领导人像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那样在意识形态上与特朗普保持一致。但疫情初期,莫里森就组建了一个国家委员会,每周至少举行一次会议。其成员为每个州的州长,覆盖两大主要政党。莫里森的这个联合委员会表现出该国两党团结一致的决心,这个国家三个月中死于新冠肺炎的人不到100人(编者注:澳大利亚新冠病毒死亡人数于5月19日升至100人)。而有些天里美国每小时的新冠死亡人数都大于这个数字。

相比之下,特朗普让美国各州州长自相残杀,就像他对待自己的工作人员一样。共和党州收到的呼吸机和个人防护装备人均数量远高于民主党州,尽管前者的住院率要低得多。特朗普称美国正在打一场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而实际上,他正在煽动国家分裂。肯尼斯•伯纳德博士说:“这就像对州长们说,每个州都必须生产自己的坦克和子弹。你们得靠自己。这不是我的责任。”

在国际舞台上,特朗普挑起互斗的本能也和在国内时一样强烈。今年3月,一场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未能就一份声明达成一致,因为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坚称,要把新冠病毒叫做“武汉病毒”。美国还拒绝参加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近期主持的一场关于在疫苗方面展开合作的峰会。

最具戏剧性的是,特朗普下令暂停为世卫组织提供资金,他声称世卫组织为中国的谎言打掩护。世卫组织证实,2017年6月在椭圆形办公室,就在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任世卫组织总干事前不久,特朗普与当时候任的谭德塞会面。那时特朗普是支持谭德塞的候选人资格的。

其他批评人士称,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卫组织太愿意相信北京方面的话了。这种说法有一些道理。“他们太害怕得罪中国了,”伯纳德表示,他曾担任美国世卫组织事务负责人两年。但世卫组织在官僚层面的缩手缩脚并没有妨碍其他国家采取早期的预防措施。

特朗普声称,世卫组织的失职使世界的死亡率增加“20倍”。而实际上,世卫组织必须始终遵守成员国的限制,特别是大国的限制,其中尤以美国和中国为最。这是所有多边组织的现实。然而,世卫组织早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前6周,就宣布进入国际紧急状态。世卫组织官员表示,特朗普的“断供”举措严重妨碍了该组织的运作。

“就算你不喜欢这个消防员,你也不会在一场大火中关闭消防水带,”世卫组织办公厅主任施贺德(Bernhard Schwartländer)表示,“这种病毒威胁着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它会利用我们决心上的任何裂缝。”换句话说,世卫组织成为了美中敌对的受害者。

把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归咎于中国和世卫组织,很可能有助于特朗普的连任竞选。许多选民太愿意相信,美国是邪恶的国际势力的受害者。加勒特曾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她提到畅销书《达•芬奇密码》(Da Vinci Code)的作者丹•布朗(Dan Brown)的一部不那么知名的小说《地狱》(Inferno)。在这部作品中,世卫组织扮演了一个卑劣的角色。

这部作品的主角之一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一名生物学家。在一次疫情期间,她绑架了世卫组织总干事,把他关进这家智库的地下室。后来,世卫组织的一支军事小队乘坐C-130飞机从天而降,闯进来救走了他。事实上,世卫组织根本没有警察的权力。施贺德说:“我们不像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世卫组织不能坚持进入武汉调查新冠肺炎的源头,就像它也不能闯入亚特兰大调查美国疾控中心为何迟迟开发不出检测试剂盒。

美国和中国都散播了关于对方的荒诞谣言。一些中国官员散播了毫无根据的阴谋论,称是美国军队在去年的一次运动赛事中就把病毒投放到武汉。而包括蓬佩奥在内,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一再声称,新冠肺炎的源头是武汉一家病毒研究所发生的一起病毒从蝙蝠传人的事件。

上月,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肺炎的源头展开国际调查。“澳大利亚的目的是化解中国和美国两国国内的阴谋论,”澳大利亚最大的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所长迈克尔•富利洛夫(Michael Fullilove)表示。

数天后,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所有的澳大利亚小报《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发表了一篇明显独家的报道,称情报联盟“五眼”(five eyes)——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情报机构组成——已经得出结论,新冠肺炎的源头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无论是因为事故还是人为。这篇报道似乎没有根据。福奇和其他科学家表示,几乎可以肯定,病原体来自武汉的一个菜市场。并不存在“五眼”秘密档案。

根据一名“五眼”高级情报官员和一名与澳大利亚政府关系密切的人士的说法,《每日电讯报》的那篇报道很可能来自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在那篇报道发表以后,北京方面不可能同意接受国际调查。这篇报道打破了澳大利亚化解美中紧张的希望。“我们过去会认为美国是世界领导力量,而不是疫病中心。”富利洛夫说,他是一名热切的亲美人士,“我们越来越感觉,被夹在无所顾忌的中国和不负责任的美国中间,美国似乎不再关心盟友了。”

那么,美国的疫情将会走向何方?在最初转变部分态度时,特朗普说科学家们告诉他,多达250万美国人可能会死于这种疾病。最新的估计显示,至7月末,将有13.5万美国人死亡。这意味着两件事。

首先,特朗普将会告诉选民们,他拯救了数百万条生命。其次,他将继续激进地推动美国各州解除封锁。他的首要目标是在大选之前复苏经济。特朗普和库什纳都几乎宣布抗疫任务圆满完成了。库什纳在4月底说:“这是个巨大的成功。”特朗普在上周一说:“我们胜利了。”

经济学家表示,不太可能出现V形复苏。即便出现,也可能呈现出两个连在一起的V形——也就是W形。任何短期经济重启导致的社交聚集都有可能付出第二次传染爆发的代价。只要第二个V形11月之后才出现,特朗普就有可能连任。

“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他没有其他选择,”资深共和党顾问和游说人士查理•布莱克(Charlie Black)表示,“要么是经济,要么什么都没有。他不能只是凭自己的个性竞选。”特朗普的前任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强调的重点略有不同:“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将会围绕着中国,中国,还是中国。”他表示,“以及,但愿他还能围绕着他重启了经济这一点做文章。”

同时,特朗普很可能会继续兜售奇迹治疗方案的前景。自疫情开始后的每一周,他都会说疫苗马上就研发出来了。他的最新估计是,到7月份就能研发出疫苗。科学家们表示,至少需要一年才能制造出可接种的疫苗。大多数人表示,18个月就算幸运了。即便如此,这也将是创纪录的速度。此前最快的研发纪录是在1960年代用4年研发出了腮腺炎疫苗。

目前,特朗普已被说服不再进行每日简报会。白宫内部民调显示,在65岁以上的美国人中,特朗普的支持率曾经领先拜登两位数,但现在这一优势已被抹平。看来退休老人并不喜欢群体免疫。

特朗普总统的朋友们正在努力找出办法,在不造成新死亡的情况下让生活恢复正常。特朗普的民调数据曾在3月大幅上升,但此后在4月一直稳步下跌。在未来的6个月中,美国的疫情命运将取决于其总统飘忽不定的连任竞选策略。不止一点迹象表明,他越来越有可能因为绝望铤而走险。

“特朗普陷入了困局之中,而且余地越来越小。”共和党籍律师乔治•康韦(George Conway,他的妻子是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凯莉安妮•康韦(Kellyanne Conway))表示,“在我看来,他是个反社会者和恶性自恋狂。当有这些心理障碍的人感到全世界在对他们紧逼施压时,他们的倾向会更加严重。他们会猛烈攻击别人,产生幻想,并失去理性思考的能力。”康韦因为在Twitter上嘲笑特朗普而出名(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应该补充一句:特朗普常常反击)。

然而,毫无例外,我采访的每一个人都提出了和康韦相似的观点,包括那些最热情的特朗普追随者。其中一人说,特朗普不愿听取建议。另一个人说,他是他自己的最大敌人。第三个人说,他只听家里人的。第四个人说,他心理失衡。也就是说,美国应该准备迎接此后动荡的6个月——没有任何安全着陆的保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特朗普的疫情应对如何成为灾难(下)

发布日期:2020-05-20 06:43
摘要:未来6个月,美国的疫情命运将取决于特朗普飘忽不定的连任竞选策略。不止一点迹象表明,他越来越有可能因为绝望铤而走险。



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的想法变得越来越荒唐。他开始吹捧羟氯喹是治疗新冠肺炎的良药。3月19日,在一次例行的电视简报会上——五周来他每天都要举行这种简报会,经常东扯西拉两个多小时——他把这种抗疟药描绘成一种潜在的神药。他后来发推文称这可能是“医学史上最大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之一”。

这位总统的盲目信仰——启发他的人有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主播,特别是劳拉•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以及他的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他们无一拥有医学背景——将华盛顿的官僚机构搅得天翻地覆。科学家若提出异议就会受到惩罚。今年4月,负责联邦政府疫苗研发的科学家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可以说他担任的是现在政府中最要紧的职务——在阻止推广羟氯喹后被撤职。

大多数临床试验表明该药对新冠肺炎患者并无积极作用,还可能对有心脏问题的人造成伤害。布莱特在一份声明中说:“我被施压让政治和任人唯亲来左右关于我们政府中最优秀科学家意见的决定。”

在一份举报投诉中,布莱特说自己被施压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合同交给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朋友控制的一家公司。当他拒绝后他被解雇了。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否认了布莱特的指控。

其他科学家也注意到了布莱特的命运。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奥巴马政府向非洲派遣了3000名美国军事人员抗击疫情,美国疾控中心每天都举行简报会,介绍进展情况。而自3月初以来疾控中心就再也没有举行过简报会。华盛顿的科学家们害怕说出任何违背特朗普的话。

“保住工作的方法是比其他人更忠诚,这意味着你必须容忍江湖医术。”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说,他曾短暂地出任过白宫通讯联络主任,是特朗普的顾问,后与其决裂。“你必须在公开场合奉承他,在私下里也要奉承他。最重要的是,你绝不能让他觉得自己无知。”

一名政府官员表示,向特朗普建议就像“把水果送进火山”——特朗普就是岩浆源头。这名官员表示:“你在努力安抚一股不受理性影响的强大力量。”

当特朗普在4月底提出人们可以通过注射消毒剂,比如Lysol和滴露(Dettol),来阻止新冠肺炎传播甚至治愈自己时,他的首席科学家德波拉•比克斯(Deborah Birx)不敢反驳他。消毒剂龙头企业纷纷发表声明,敦促消费者不要注射或摄入消毒剂,因为它可能是致命的。美国疾控中心只发布了一条含义隐晦的推文,建议美国人:“遵照产品标签上的说明。”

科学记者劳里•加勒特说:“我打电话甚至得不到回音。几十年来美国疾控中心领导了对每一种疾病的应对。现在它已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特朗普的一名前高级官员表示:“人们在特朗普身边变成了懦夫。如果你敢反抗他,你就永远回不去了。你在公开场合看到的就是他私下的样子。他完全一样。”

美国的外国盟友对特朗普的做事方式形成了同样尖锐的提醒。很少有西方领导人像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那样在意识形态上与特朗普保持一致。但疫情初期,莫里森就组建了一个国家委员会,每周至少举行一次会议。其成员为每个州的州长,覆盖两大主要政党。莫里森的这个联合委员会表现出该国两党团结一致的决心,这个国家三个月中死于新冠肺炎的人不到100人(编者注:澳大利亚新冠病毒死亡人数于5月19日升至100人)。而有些天里美国每小时的新冠死亡人数都大于这个数字。

相比之下,特朗普让美国各州州长自相残杀,就像他对待自己的工作人员一样。共和党州收到的呼吸机和个人防护装备人均数量远高于民主党州,尽管前者的住院率要低得多。特朗普称美国正在打一场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而实际上,他正在煽动国家分裂。肯尼斯•伯纳德博士说:“这就像对州长们说,每个州都必须生产自己的坦克和子弹。你们得靠自己。这不是我的责任。”

在国际舞台上,特朗普挑起互斗的本能也和在国内时一样强烈。今年3月,一场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未能就一份声明达成一致,因为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坚称,要把新冠病毒叫做“武汉病毒”。美国还拒绝参加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近期主持的一场关于在疫苗方面展开合作的峰会。

最具戏剧性的是,特朗普下令暂停为世卫组织提供资金,他声称世卫组织为中国的谎言打掩护。世卫组织证实,2017年6月在椭圆形办公室,就在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任世卫组织总干事前不久,特朗普与当时候任的谭德塞会面。那时特朗普是支持谭德塞的候选人资格的。

其他批评人士称,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卫组织太愿意相信北京方面的话了。这种说法有一些道理。“他们太害怕得罪中国了,”伯纳德表示,他曾担任美国世卫组织事务负责人两年。但世卫组织在官僚层面的缩手缩脚并没有妨碍其他国家采取早期的预防措施。

特朗普声称,世卫组织的失职使世界的死亡率增加“20倍”。而实际上,世卫组织必须始终遵守成员国的限制,特别是大国的限制,其中尤以美国和中国为最。这是所有多边组织的现实。然而,世卫组织早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前6周,就宣布进入国际紧急状态。世卫组织官员表示,特朗普的“断供”举措严重妨碍了该组织的运作。

“就算你不喜欢这个消防员,你也不会在一场大火中关闭消防水带,”世卫组织办公厅主任施贺德(Bernhard Schwartländer)表示,“这种病毒威胁着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它会利用我们决心上的任何裂缝。”换句话说,世卫组织成为了美中敌对的受害者。

把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归咎于中国和世卫组织,很可能有助于特朗普的连任竞选。许多选民太愿意相信,美国是邪恶的国际势力的受害者。加勒特曾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她提到畅销书《达•芬奇密码》(Da Vinci Code)的作者丹•布朗(Dan Brown)的一部不那么知名的小说《地狱》(Inferno)。在这部作品中,世卫组织扮演了一个卑劣的角色。

这部作品的主角之一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一名生物学家。在一次疫情期间,她绑架了世卫组织总干事,把他关进这家智库的地下室。后来,世卫组织的一支军事小队乘坐C-130飞机从天而降,闯进来救走了他。事实上,世卫组织根本没有警察的权力。施贺德说:“我们不像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世卫组织不能坚持进入武汉调查新冠肺炎的源头,就像它也不能闯入亚特兰大调查美国疾控中心为何迟迟开发不出检测试剂盒。

美国和中国都散播了关于对方的荒诞谣言。一些中国官员散播了毫无根据的阴谋论,称是美国军队在去年的一次运动赛事中就把病毒投放到武汉。而包括蓬佩奥在内,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一再声称,新冠肺炎的源头是武汉一家病毒研究所发生的一起病毒从蝙蝠传人的事件。

上月,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肺炎的源头展开国际调查。“澳大利亚的目的是化解中国和美国两国国内的阴谋论,”澳大利亚最大的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所长迈克尔•富利洛夫(Michael Fullilove)表示。

数天后,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所有的澳大利亚小报《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发表了一篇明显独家的报道,称情报联盟“五眼”(five eyes)——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情报机构组成——已经得出结论,新冠肺炎的源头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无论是因为事故还是人为。这篇报道似乎没有根据。福奇和其他科学家表示,几乎可以肯定,病原体来自武汉的一个菜市场。并不存在“五眼”秘密档案。

根据一名“五眼”高级情报官员和一名与澳大利亚政府关系密切的人士的说法,《每日电讯报》的那篇报道很可能来自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在那篇报道发表以后,北京方面不可能同意接受国际调查。这篇报道打破了澳大利亚化解美中紧张的希望。“我们过去会认为美国是世界领导力量,而不是疫病中心。”富利洛夫说,他是一名热切的亲美人士,“我们越来越感觉,被夹在无所顾忌的中国和不负责任的美国中间,美国似乎不再关心盟友了。”

那么,美国的疫情将会走向何方?在最初转变部分态度时,特朗普说科学家们告诉他,多达250万美国人可能会死于这种疾病。最新的估计显示,至7月末,将有13.5万美国人死亡。这意味着两件事。

首先,特朗普将会告诉选民们,他拯救了数百万条生命。其次,他将继续激进地推动美国各州解除封锁。他的首要目标是在大选之前复苏经济。特朗普和库什纳都几乎宣布抗疫任务圆满完成了。库什纳在4月底说:“这是个巨大的成功。”特朗普在上周一说:“我们胜利了。”

经济学家表示,不太可能出现V形复苏。即便出现,也可能呈现出两个连在一起的V形——也就是W形。任何短期经济重启导致的社交聚集都有可能付出第二次传染爆发的代价。只要第二个V形11月之后才出现,特朗普就有可能连任。

“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他没有其他选择,”资深共和党顾问和游说人士查理•布莱克(Charlie Black)表示,“要么是经济,要么什么都没有。他不能只是凭自己的个性竞选。”特朗普的前任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强调的重点略有不同:“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将会围绕着中国,中国,还是中国。”他表示,“以及,但愿他还能围绕着他重启了经济这一点做文章。”

同时,特朗普很可能会继续兜售奇迹治疗方案的前景。自疫情开始后的每一周,他都会说疫苗马上就研发出来了。他的最新估计是,到7月份就能研发出疫苗。科学家们表示,至少需要一年才能制造出可接种的疫苗。大多数人表示,18个月就算幸运了。即便如此,这也将是创纪录的速度。此前最快的研发纪录是在1960年代用4年研发出了腮腺炎疫苗。

目前,特朗普已被说服不再进行每日简报会。白宫内部民调显示,在65岁以上的美国人中,特朗普的支持率曾经领先拜登两位数,但现在这一优势已被抹平。看来退休老人并不喜欢群体免疫。

特朗普总统的朋友们正在努力找出办法,在不造成新死亡的情况下让生活恢复正常。特朗普的民调数据曾在3月大幅上升,但此后在4月一直稳步下跌。在未来的6个月中,美国的疫情命运将取决于其总统飘忽不定的连任竞选策略。不止一点迹象表明,他越来越有可能因为绝望铤而走险。

“特朗普陷入了困局之中,而且余地越来越小。”共和党籍律师乔治•康韦(George Conway,他的妻子是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凯莉安妮•康韦(Kellyanne Conway))表示,“在我看来,他是个反社会者和恶性自恋狂。当有这些心理障碍的人感到全世界在对他们紧逼施压时,他们的倾向会更加严重。他们会猛烈攻击别人,产生幻想,并失去理性思考的能力。”康韦因为在Twitter上嘲笑特朗普而出名(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应该补充一句:特朗普常常反击)。

然而,毫无例外,我采访的每一个人都提出了和康韦相似的观点,包括那些最热情的特朗普追随者。其中一人说,特朗普不愿听取建议。另一个人说,他是他自己的最大敌人。第三个人说,他只听家里人的。第四个人说,他心理失衡。也就是说,美国应该准备迎接此后动荡的6个月——没有任何安全着陆的保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未来6个月,美国的疫情命运将取决于特朗普飘忽不定的连任竞选策略。不止一点迹象表明,他越来越有可能因为绝望铤而走险。



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的想法变得越来越荒唐。他开始吹捧羟氯喹是治疗新冠肺炎的良药。3月19日,在一次例行的电视简报会上——五周来他每天都要举行这种简报会,经常东扯西拉两个多小时——他把这种抗疟药描绘成一种潜在的神药。他后来发推文称这可能是“医学史上最大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之一”。

这位总统的盲目信仰——启发他的人有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主播,特别是劳拉•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以及他的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他们无一拥有医学背景——将华盛顿的官僚机构搅得天翻地覆。科学家若提出异议就会受到惩罚。今年4月,负责联邦政府疫苗研发的科学家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可以说他担任的是现在政府中最要紧的职务——在阻止推广羟氯喹后被撤职。

大多数临床试验表明该药对新冠肺炎患者并无积极作用,还可能对有心脏问题的人造成伤害。布莱特在一份声明中说:“我被施压让政治和任人唯亲来左右关于我们政府中最优秀科学家意见的决定。”

在一份举报投诉中,布莱特说自己被施压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合同交给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朋友控制的一家公司。当他拒绝后他被解雇了。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否认了布莱特的指控。

其他科学家也注意到了布莱特的命运。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奥巴马政府向非洲派遣了3000名美国军事人员抗击疫情,美国疾控中心每天都举行简报会,介绍进展情况。而自3月初以来疾控中心就再也没有举行过简报会。华盛顿的科学家们害怕说出任何违背特朗普的话。

“保住工作的方法是比其他人更忠诚,这意味着你必须容忍江湖医术。”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说,他曾短暂地出任过白宫通讯联络主任,是特朗普的顾问,后与其决裂。“你必须在公开场合奉承他,在私下里也要奉承他。最重要的是,你绝不能让他觉得自己无知。”

一名政府官员表示,向特朗普建议就像“把水果送进火山”——特朗普就是岩浆源头。这名官员表示:“你在努力安抚一股不受理性影响的强大力量。”

当特朗普在4月底提出人们可以通过注射消毒剂,比如Lysol和滴露(Dettol),来阻止新冠肺炎传播甚至治愈自己时,他的首席科学家德波拉•比克斯(Deborah Birx)不敢反驳他。消毒剂龙头企业纷纷发表声明,敦促消费者不要注射或摄入消毒剂,因为它可能是致命的。美国疾控中心只发布了一条含义隐晦的推文,建议美国人:“遵照产品标签上的说明。”

科学记者劳里•加勒特说:“我打电话甚至得不到回音。几十年来美国疾控中心领导了对每一种疾病的应对。现在它已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特朗普的一名前高级官员表示:“人们在特朗普身边变成了懦夫。如果你敢反抗他,你就永远回不去了。你在公开场合看到的就是他私下的样子。他完全一样。”

美国的外国盟友对特朗普的做事方式形成了同样尖锐的提醒。很少有西方领导人像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那样在意识形态上与特朗普保持一致。但疫情初期,莫里森就组建了一个国家委员会,每周至少举行一次会议。其成员为每个州的州长,覆盖两大主要政党。莫里森的这个联合委员会表现出该国两党团结一致的决心,这个国家三个月中死于新冠肺炎的人不到100人(编者注:澳大利亚新冠病毒死亡人数于5月19日升至100人)。而有些天里美国每小时的新冠死亡人数都大于这个数字。

相比之下,特朗普让美国各州州长自相残杀,就像他对待自己的工作人员一样。共和党州收到的呼吸机和个人防护装备人均数量远高于民主党州,尽管前者的住院率要低得多。特朗普称美国正在打一场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而实际上,他正在煽动国家分裂。肯尼斯•伯纳德博士说:“这就像对州长们说,每个州都必须生产自己的坦克和子弹。你们得靠自己。这不是我的责任。”

在国际舞台上,特朗普挑起互斗的本能也和在国内时一样强烈。今年3月,一场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未能就一份声明达成一致,因为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坚称,要把新冠病毒叫做“武汉病毒”。美国还拒绝参加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近期主持的一场关于在疫苗方面展开合作的峰会。

最具戏剧性的是,特朗普下令暂停为世卫组织提供资金,他声称世卫组织为中国的谎言打掩护。世卫组织证实,2017年6月在椭圆形办公室,就在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任世卫组织总干事前不久,特朗普与当时候任的谭德塞会面。那时特朗普是支持谭德塞的候选人资格的。

其他批评人士称,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卫组织太愿意相信北京方面的话了。这种说法有一些道理。“他们太害怕得罪中国了,”伯纳德表示,他曾担任美国世卫组织事务负责人两年。但世卫组织在官僚层面的缩手缩脚并没有妨碍其他国家采取早期的预防措施。

特朗普声称,世卫组织的失职使世界的死亡率增加“20倍”。而实际上,世卫组织必须始终遵守成员国的限制,特别是大国的限制,其中尤以美国和中国为最。这是所有多边组织的现实。然而,世卫组织早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前6周,就宣布进入国际紧急状态。世卫组织官员表示,特朗普的“断供”举措严重妨碍了该组织的运作。

“就算你不喜欢这个消防员,你也不会在一场大火中关闭消防水带,”世卫组织办公厅主任施贺德(Bernhard Schwartländer)表示,“这种病毒威胁着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它会利用我们决心上的任何裂缝。”换句话说,世卫组织成为了美中敌对的受害者。

把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归咎于中国和世卫组织,很可能有助于特朗普的连任竞选。许多选民太愿意相信,美国是邪恶的国际势力的受害者。加勒特曾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她提到畅销书《达•芬奇密码》(Da Vinci Code)的作者丹•布朗(Dan Brown)的一部不那么知名的小说《地狱》(Inferno)。在这部作品中,世卫组织扮演了一个卑劣的角色。

这部作品的主角之一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一名生物学家。在一次疫情期间,她绑架了世卫组织总干事,把他关进这家智库的地下室。后来,世卫组织的一支军事小队乘坐C-130飞机从天而降,闯进来救走了他。事实上,世卫组织根本没有警察的权力。施贺德说:“我们不像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世卫组织不能坚持进入武汉调查新冠肺炎的源头,就像它也不能闯入亚特兰大调查美国疾控中心为何迟迟开发不出检测试剂盒。

美国和中国都散播了关于对方的荒诞谣言。一些中国官员散播了毫无根据的阴谋论,称是美国军队在去年的一次运动赛事中就把病毒投放到武汉。而包括蓬佩奥在内,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一再声称,新冠肺炎的源头是武汉一家病毒研究所发生的一起病毒从蝙蝠传人的事件。

上月,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肺炎的源头展开国际调查。“澳大利亚的目的是化解中国和美国两国国内的阴谋论,”澳大利亚最大的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所长迈克尔•富利洛夫(Michael Fullilove)表示。

数天后,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所有的澳大利亚小报《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发表了一篇明显独家的报道,称情报联盟“五眼”(five eyes)——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情报机构组成——已经得出结论,新冠肺炎的源头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无论是因为事故还是人为。这篇报道似乎没有根据。福奇和其他科学家表示,几乎可以肯定,病原体来自武汉的一个菜市场。并不存在“五眼”秘密档案。

根据一名“五眼”高级情报官员和一名与澳大利亚政府关系密切的人士的说法,《每日电讯报》的那篇报道很可能来自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在那篇报道发表以后,北京方面不可能同意接受国际调查。这篇报道打破了澳大利亚化解美中紧张的希望。“我们过去会认为美国是世界领导力量,而不是疫病中心。”富利洛夫说,他是一名热切的亲美人士,“我们越来越感觉,被夹在无所顾忌的中国和不负责任的美国中间,美国似乎不再关心盟友了。”

那么,美国的疫情将会走向何方?在最初转变部分态度时,特朗普说科学家们告诉他,多达250万美国人可能会死于这种疾病。最新的估计显示,至7月末,将有13.5万美国人死亡。这意味着两件事。

首先,特朗普将会告诉选民们,他拯救了数百万条生命。其次,他将继续激进地推动美国各州解除封锁。他的首要目标是在大选之前复苏经济。特朗普和库什纳都几乎宣布抗疫任务圆满完成了。库什纳在4月底说:“这是个巨大的成功。”特朗普在上周一说:“我们胜利了。”

经济学家表示,不太可能出现V形复苏。即便出现,也可能呈现出两个连在一起的V形——也就是W形。任何短期经济重启导致的社交聚集都有可能付出第二次传染爆发的代价。只要第二个V形11月之后才出现,特朗普就有可能连任。

“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他没有其他选择,”资深共和党顾问和游说人士查理•布莱克(Charlie Black)表示,“要么是经济,要么什么都没有。他不能只是凭自己的个性竞选。”特朗普的前任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强调的重点略有不同:“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将会围绕着中国,中国,还是中国。”他表示,“以及,但愿他还能围绕着他重启了经济这一点做文章。”

同时,特朗普很可能会继续兜售奇迹治疗方案的前景。自疫情开始后的每一周,他都会说疫苗马上就研发出来了。他的最新估计是,到7月份就能研发出疫苗。科学家们表示,至少需要一年才能制造出可接种的疫苗。大多数人表示,18个月就算幸运了。即便如此,这也将是创纪录的速度。此前最快的研发纪录是在1960年代用4年研发出了腮腺炎疫苗。

目前,特朗普已被说服不再进行每日简报会。白宫内部民调显示,在65岁以上的美国人中,特朗普的支持率曾经领先拜登两位数,但现在这一优势已被抹平。看来退休老人并不喜欢群体免疫。

特朗普总统的朋友们正在努力找出办法,在不造成新死亡的情况下让生活恢复正常。特朗普的民调数据曾在3月大幅上升,但此后在4月一直稳步下跌。在未来的6个月中,美国的疫情命运将取决于其总统飘忽不定的连任竞选策略。不止一点迹象表明,他越来越有可能因为绝望铤而走险。

“特朗普陷入了困局之中,而且余地越来越小。”共和党籍律师乔治•康韦(George Conway,他的妻子是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凯莉安妮•康韦(Kellyanne Conway))表示,“在我看来,他是个反社会者和恶性自恋狂。当有这些心理障碍的人感到全世界在对他们紧逼施压时,他们的倾向会更加严重。他们会猛烈攻击别人,产生幻想,并失去理性思考的能力。”康韦因为在Twitter上嘲笑特朗普而出名(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应该补充一句:特朗普常常反击)。

然而,毫无例外,我采访的每一个人都提出了和康韦相似的观点,包括那些最热情的特朗普追随者。其中一人说,特朗普不愿听取建议。另一个人说,他是他自己的最大敌人。第三个人说,他只听家里人的。第四个人说,他心理失衡。也就是说,美国应该准备迎接此后动荡的6个月——没有任何安全着陆的保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朗普的疫情应对如何成为灾难(下)

发布日期:2020-05-20 06:43
摘要:未来6个月,美国的疫情命运将取决于特朗普飘忽不定的连任竞选策略。不止一点迹象表明,他越来越有可能因为绝望铤而走险。



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的想法变得越来越荒唐。他开始吹捧羟氯喹是治疗新冠肺炎的良药。3月19日,在一次例行的电视简报会上——五周来他每天都要举行这种简报会,经常东扯西拉两个多小时——他把这种抗疟药描绘成一种潜在的神药。他后来发推文称这可能是“医学史上最大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之一”。

这位总统的盲目信仰——启发他的人有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主播,特别是劳拉•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以及他的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他们无一拥有医学背景——将华盛顿的官僚机构搅得天翻地覆。科学家若提出异议就会受到惩罚。今年4月,负责联邦政府疫苗研发的科学家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可以说他担任的是现在政府中最要紧的职务——在阻止推广羟氯喹后被撤职。

大多数临床试验表明该药对新冠肺炎患者并无积极作用,还可能对有心脏问题的人造成伤害。布莱特在一份声明中说:“我被施压让政治和任人唯亲来左右关于我们政府中最优秀科学家意见的决定。”

在一份举报投诉中,布莱特说自己被施压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合同交给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朋友控制的一家公司。当他拒绝后他被解雇了。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否认了布莱特的指控。

其他科学家也注意到了布莱特的命运。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奥巴马政府向非洲派遣了3000名美国军事人员抗击疫情,美国疾控中心每天都举行简报会,介绍进展情况。而自3月初以来疾控中心就再也没有举行过简报会。华盛顿的科学家们害怕说出任何违背特朗普的话。

“保住工作的方法是比其他人更忠诚,这意味着你必须容忍江湖医术。”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说,他曾短暂地出任过白宫通讯联络主任,是特朗普的顾问,后与其决裂。“你必须在公开场合奉承他,在私下里也要奉承他。最重要的是,你绝不能让他觉得自己无知。”

一名政府官员表示,向特朗普建议就像“把水果送进火山”——特朗普就是岩浆源头。这名官员表示:“你在努力安抚一股不受理性影响的强大力量。”

当特朗普在4月底提出人们可以通过注射消毒剂,比如Lysol和滴露(Dettol),来阻止新冠肺炎传播甚至治愈自己时,他的首席科学家德波拉•比克斯(Deborah Birx)不敢反驳他。消毒剂龙头企业纷纷发表声明,敦促消费者不要注射或摄入消毒剂,因为它可能是致命的。美国疾控中心只发布了一条含义隐晦的推文,建议美国人:“遵照产品标签上的说明。”

科学记者劳里•加勒特说:“我打电话甚至得不到回音。几十年来美国疾控中心领导了对每一种疾病的应对。现在它已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特朗普的一名前高级官员表示:“人们在特朗普身边变成了懦夫。如果你敢反抗他,你就永远回不去了。你在公开场合看到的就是他私下的样子。他完全一样。”

美国的外国盟友对特朗普的做事方式形成了同样尖锐的提醒。很少有西方领导人像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那样在意识形态上与特朗普保持一致。但疫情初期,莫里森就组建了一个国家委员会,每周至少举行一次会议。其成员为每个州的州长,覆盖两大主要政党。莫里森的这个联合委员会表现出该国两党团结一致的决心,这个国家三个月中死于新冠肺炎的人不到100人(编者注:澳大利亚新冠病毒死亡人数于5月19日升至100人)。而有些天里美国每小时的新冠死亡人数都大于这个数字。

相比之下,特朗普让美国各州州长自相残杀,就像他对待自己的工作人员一样。共和党州收到的呼吸机和个人防护装备人均数量远高于民主党州,尽管前者的住院率要低得多。特朗普称美国正在打一场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而实际上,他正在煽动国家分裂。肯尼斯•伯纳德博士说:“这就像对州长们说,每个州都必须生产自己的坦克和子弹。你们得靠自己。这不是我的责任。”

在国际舞台上,特朗普挑起互斗的本能也和在国内时一样强烈。今年3月,一场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未能就一份声明达成一致,因为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坚称,要把新冠病毒叫做“武汉病毒”。美国还拒绝参加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近期主持的一场关于在疫苗方面展开合作的峰会。

最具戏剧性的是,特朗普下令暂停为世卫组织提供资金,他声称世卫组织为中国的谎言打掩护。世卫组织证实,2017年6月在椭圆形办公室,就在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任世卫组织总干事前不久,特朗普与当时候任的谭德塞会面。那时特朗普是支持谭德塞的候选人资格的。

其他批评人士称,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卫组织太愿意相信北京方面的话了。这种说法有一些道理。“他们太害怕得罪中国了,”伯纳德表示,他曾担任美国世卫组织事务负责人两年。但世卫组织在官僚层面的缩手缩脚并没有妨碍其他国家采取早期的预防措施。

特朗普声称,世卫组织的失职使世界的死亡率增加“20倍”。而实际上,世卫组织必须始终遵守成员国的限制,特别是大国的限制,其中尤以美国和中国为最。这是所有多边组织的现实。然而,世卫组织早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前6周,就宣布进入国际紧急状态。世卫组织官员表示,特朗普的“断供”举措严重妨碍了该组织的运作。

“就算你不喜欢这个消防员,你也不会在一场大火中关闭消防水带,”世卫组织办公厅主任施贺德(Bernhard Schwartländer)表示,“这种病毒威胁着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它会利用我们决心上的任何裂缝。”换句话说,世卫组织成为了美中敌对的受害者。

把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归咎于中国和世卫组织,很可能有助于特朗普的连任竞选。许多选民太愿意相信,美国是邪恶的国际势力的受害者。加勒特曾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她提到畅销书《达•芬奇密码》(Da Vinci Code)的作者丹•布朗(Dan Brown)的一部不那么知名的小说《地狱》(Inferno)。在这部作品中,世卫组织扮演了一个卑劣的角色。

这部作品的主角之一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一名生物学家。在一次疫情期间,她绑架了世卫组织总干事,把他关进这家智库的地下室。后来,世卫组织的一支军事小队乘坐C-130飞机从天而降,闯进来救走了他。事实上,世卫组织根本没有警察的权力。施贺德说:“我们不像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世卫组织不能坚持进入武汉调查新冠肺炎的源头,就像它也不能闯入亚特兰大调查美国疾控中心为何迟迟开发不出检测试剂盒。

美国和中国都散播了关于对方的荒诞谣言。一些中国官员散播了毫无根据的阴谋论,称是美国军队在去年的一次运动赛事中就把病毒投放到武汉。而包括蓬佩奥在内,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一再声称,新冠肺炎的源头是武汉一家病毒研究所发生的一起病毒从蝙蝠传人的事件。

上月,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肺炎的源头展开国际调查。“澳大利亚的目的是化解中国和美国两国国内的阴谋论,”澳大利亚最大的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所长迈克尔•富利洛夫(Michael Fullilove)表示。

数天后,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所有的澳大利亚小报《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发表了一篇明显独家的报道,称情报联盟“五眼”(five eyes)——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情报机构组成——已经得出结论,新冠肺炎的源头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无论是因为事故还是人为。这篇报道似乎没有根据。福奇和其他科学家表示,几乎可以肯定,病原体来自武汉的一个菜市场。并不存在“五眼”秘密档案。

根据一名“五眼”高级情报官员和一名与澳大利亚政府关系密切的人士的说法,《每日电讯报》的那篇报道很可能来自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在那篇报道发表以后,北京方面不可能同意接受国际调查。这篇报道打破了澳大利亚化解美中紧张的希望。“我们过去会认为美国是世界领导力量,而不是疫病中心。”富利洛夫说,他是一名热切的亲美人士,“我们越来越感觉,被夹在无所顾忌的中国和不负责任的美国中间,美国似乎不再关心盟友了。”

那么,美国的疫情将会走向何方?在最初转变部分态度时,特朗普说科学家们告诉他,多达250万美国人可能会死于这种疾病。最新的估计显示,至7月末,将有13.5万美国人死亡。这意味着两件事。

首先,特朗普将会告诉选民们,他拯救了数百万条生命。其次,他将继续激进地推动美国各州解除封锁。他的首要目标是在大选之前复苏经济。特朗普和库什纳都几乎宣布抗疫任务圆满完成了。库什纳在4月底说:“这是个巨大的成功。”特朗普在上周一说:“我们胜利了。”

经济学家表示,不太可能出现V形复苏。即便出现,也可能呈现出两个连在一起的V形——也就是W形。任何短期经济重启导致的社交聚集都有可能付出第二次传染爆发的代价。只要第二个V形11月之后才出现,特朗普就有可能连任。

“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他没有其他选择,”资深共和党顾问和游说人士查理•布莱克(Charlie Black)表示,“要么是经济,要么什么都没有。他不能只是凭自己的个性竞选。”特朗普的前任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强调的重点略有不同:“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将会围绕着中国,中国,还是中国。”他表示,“以及,但愿他还能围绕着他重启了经济这一点做文章。”

同时,特朗普很可能会继续兜售奇迹治疗方案的前景。自疫情开始后的每一周,他都会说疫苗马上就研发出来了。他的最新估计是,到7月份就能研发出疫苗。科学家们表示,至少需要一年才能制造出可接种的疫苗。大多数人表示,18个月就算幸运了。即便如此,这也将是创纪录的速度。此前最快的研发纪录是在1960年代用4年研发出了腮腺炎疫苗。

目前,特朗普已被说服不再进行每日简报会。白宫内部民调显示,在65岁以上的美国人中,特朗普的支持率曾经领先拜登两位数,但现在这一优势已被抹平。看来退休老人并不喜欢群体免疫。

特朗普总统的朋友们正在努力找出办法,在不造成新死亡的情况下让生活恢复正常。特朗普的民调数据曾在3月大幅上升,但此后在4月一直稳步下跌。在未来的6个月中,美国的疫情命运将取决于其总统飘忽不定的连任竞选策略。不止一点迹象表明,他越来越有可能因为绝望铤而走险。

“特朗普陷入了困局之中,而且余地越来越小。”共和党籍律师乔治•康韦(George Conway,他的妻子是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凯莉安妮•康韦(Kellyanne Conway))表示,“在我看来,他是个反社会者和恶性自恋狂。当有这些心理障碍的人感到全世界在对他们紧逼施压时,他们的倾向会更加严重。他们会猛烈攻击别人,产生幻想,并失去理性思考的能力。”康韦因为在Twitter上嘲笑特朗普而出名(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应该补充一句:特朗普常常反击)。

然而,毫无例外,我采访的每一个人都提出了和康韦相似的观点,包括那些最热情的特朗普追随者。其中一人说,特朗普不愿听取建议。另一个人说,他是他自己的最大敌人。第三个人说,他只听家里人的。第四个人说,他心理失衡。也就是说,美国应该准备迎接此后动荡的6个月——没有任何安全着陆的保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未来6个月,美国的疫情命运将取决于特朗普飘忽不定的连任竞选策略。不止一点迹象表明,他越来越有可能因为绝望铤而走险。



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的想法变得越来越荒唐。他开始吹捧羟氯喹是治疗新冠肺炎的良药。3月19日,在一次例行的电视简报会上——五周来他每天都要举行这种简报会,经常东扯西拉两个多小时——他把这种抗疟药描绘成一种潜在的神药。他后来发推文称这可能是“医学史上最大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之一”。

这位总统的盲目信仰——启发他的人有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主播,特别是劳拉•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以及他的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他们无一拥有医学背景——将华盛顿的官僚机构搅得天翻地覆。科学家若提出异议就会受到惩罚。今年4月,负责联邦政府疫苗研发的科学家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可以说他担任的是现在政府中最要紧的职务——在阻止推广羟氯喹后被撤职。

大多数临床试验表明该药对新冠肺炎患者并无积极作用,还可能对有心脏问题的人造成伤害。布莱特在一份声明中说:“我被施压让政治和任人唯亲来左右关于我们政府中最优秀科学家意见的决定。”

在一份举报投诉中,布莱特说自己被施压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合同交给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朋友控制的一家公司。当他拒绝后他被解雇了。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否认了布莱特的指控。

其他科学家也注意到了布莱特的命运。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奥巴马政府向非洲派遣了3000名美国军事人员抗击疫情,美国疾控中心每天都举行简报会,介绍进展情况。而自3月初以来疾控中心就再也没有举行过简报会。华盛顿的科学家们害怕说出任何违背特朗普的话。

“保住工作的方法是比其他人更忠诚,这意味着你必须容忍江湖医术。”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说,他曾短暂地出任过白宫通讯联络主任,是特朗普的顾问,后与其决裂。“你必须在公开场合奉承他,在私下里也要奉承他。最重要的是,你绝不能让他觉得自己无知。”

一名政府官员表示,向特朗普建议就像“把水果送进火山”——特朗普就是岩浆源头。这名官员表示:“你在努力安抚一股不受理性影响的强大力量。”

当特朗普在4月底提出人们可以通过注射消毒剂,比如Lysol和滴露(Dettol),来阻止新冠肺炎传播甚至治愈自己时,他的首席科学家德波拉•比克斯(Deborah Birx)不敢反驳他。消毒剂龙头企业纷纷发表声明,敦促消费者不要注射或摄入消毒剂,因为它可能是致命的。美国疾控中心只发布了一条含义隐晦的推文,建议美国人:“遵照产品标签上的说明。”

科学记者劳里•加勒特说:“我打电话甚至得不到回音。几十年来美国疾控中心领导了对每一种疾病的应对。现在它已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特朗普的一名前高级官员表示:“人们在特朗普身边变成了懦夫。如果你敢反抗他,你就永远回不去了。你在公开场合看到的就是他私下的样子。他完全一样。”

美国的外国盟友对特朗普的做事方式形成了同样尖锐的提醒。很少有西方领导人像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那样在意识形态上与特朗普保持一致。但疫情初期,莫里森就组建了一个国家委员会,每周至少举行一次会议。其成员为每个州的州长,覆盖两大主要政党。莫里森的这个联合委员会表现出该国两党团结一致的决心,这个国家三个月中死于新冠肺炎的人不到100人(编者注:澳大利亚新冠病毒死亡人数于5月19日升至100人)。而有些天里美国每小时的新冠死亡人数都大于这个数字。

相比之下,特朗普让美国各州州长自相残杀,就像他对待自己的工作人员一样。共和党州收到的呼吸机和个人防护装备人均数量远高于民主党州,尽管前者的住院率要低得多。特朗普称美国正在打一场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而实际上,他正在煽动国家分裂。肯尼斯•伯纳德博士说:“这就像对州长们说,每个州都必须生产自己的坦克和子弹。你们得靠自己。这不是我的责任。”

在国际舞台上,特朗普挑起互斗的本能也和在国内时一样强烈。今年3月,一场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未能就一份声明达成一致,因为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坚称,要把新冠病毒叫做“武汉病毒”。美国还拒绝参加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近期主持的一场关于在疫苗方面展开合作的峰会。

最具戏剧性的是,特朗普下令暂停为世卫组织提供资金,他声称世卫组织为中国的谎言打掩护。世卫组织证实,2017年6月在椭圆形办公室,就在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任世卫组织总干事前不久,特朗普与当时候任的谭德塞会面。那时特朗普是支持谭德塞的候选人资格的。

其他批评人士称,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卫组织太愿意相信北京方面的话了。这种说法有一些道理。“他们太害怕得罪中国了,”伯纳德表示,他曾担任美国世卫组织事务负责人两年。但世卫组织在官僚层面的缩手缩脚并没有妨碍其他国家采取早期的预防措施。

特朗普声称,世卫组织的失职使世界的死亡率增加“20倍”。而实际上,世卫组织必须始终遵守成员国的限制,特别是大国的限制,其中尤以美国和中国为最。这是所有多边组织的现实。然而,世卫组织早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前6周,就宣布进入国际紧急状态。世卫组织官员表示,特朗普的“断供”举措严重妨碍了该组织的运作。

“就算你不喜欢这个消防员,你也不会在一场大火中关闭消防水带,”世卫组织办公厅主任施贺德(Bernhard Schwartländer)表示,“这种病毒威胁着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它会利用我们决心上的任何裂缝。”换句话说,世卫组织成为了美中敌对的受害者。

把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归咎于中国和世卫组织,很可能有助于特朗普的连任竞选。许多选民太愿意相信,美国是邪恶的国际势力的受害者。加勒特曾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她提到畅销书《达•芬奇密码》(Da Vinci Code)的作者丹•布朗(Dan Brown)的一部不那么知名的小说《地狱》(Inferno)。在这部作品中,世卫组织扮演了一个卑劣的角色。

这部作品的主角之一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一名生物学家。在一次疫情期间,她绑架了世卫组织总干事,把他关进这家智库的地下室。后来,世卫组织的一支军事小队乘坐C-130飞机从天而降,闯进来救走了他。事实上,世卫组织根本没有警察的权力。施贺德说:“我们不像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世卫组织不能坚持进入武汉调查新冠肺炎的源头,就像它也不能闯入亚特兰大调查美国疾控中心为何迟迟开发不出检测试剂盒。

美国和中国都散播了关于对方的荒诞谣言。一些中国官员散播了毫无根据的阴谋论,称是美国军队在去年的一次运动赛事中就把病毒投放到武汉。而包括蓬佩奥在内,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一再声称,新冠肺炎的源头是武汉一家病毒研究所发生的一起病毒从蝙蝠传人的事件。

上月,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肺炎的源头展开国际调查。“澳大利亚的目的是化解中国和美国两国国内的阴谋论,”澳大利亚最大的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所长迈克尔•富利洛夫(Michael Fullilove)表示。

数天后,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所有的澳大利亚小报《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发表了一篇明显独家的报道,称情报联盟“五眼”(five eyes)——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情报机构组成——已经得出结论,新冠肺炎的源头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无论是因为事故还是人为。这篇报道似乎没有根据。福奇和其他科学家表示,几乎可以肯定,病原体来自武汉的一个菜市场。并不存在“五眼”秘密档案。

根据一名“五眼”高级情报官员和一名与澳大利亚政府关系密切的人士的说法,《每日电讯报》的那篇报道很可能来自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在那篇报道发表以后,北京方面不可能同意接受国际调查。这篇报道打破了澳大利亚化解美中紧张的希望。“我们过去会认为美国是世界领导力量,而不是疫病中心。”富利洛夫说,他是一名热切的亲美人士,“我们越来越感觉,被夹在无所顾忌的中国和不负责任的美国中间,美国似乎不再关心盟友了。”

那么,美国的疫情将会走向何方?在最初转变部分态度时,特朗普说科学家们告诉他,多达250万美国人可能会死于这种疾病。最新的估计显示,至7月末,将有13.5万美国人死亡。这意味着两件事。

首先,特朗普将会告诉选民们,他拯救了数百万条生命。其次,他将继续激进地推动美国各州解除封锁。他的首要目标是在大选之前复苏经济。特朗普和库什纳都几乎宣布抗疫任务圆满完成了。库什纳在4月底说:“这是个巨大的成功。”特朗普在上周一说:“我们胜利了。”

经济学家表示,不太可能出现V形复苏。即便出现,也可能呈现出两个连在一起的V形——也就是W形。任何短期经济重启导致的社交聚集都有可能付出第二次传染爆发的代价。只要第二个V形11月之后才出现,特朗普就有可能连任。

“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他没有其他选择,”资深共和党顾问和游说人士查理•布莱克(Charlie Black)表示,“要么是经济,要么什么都没有。他不能只是凭自己的个性竞选。”特朗普的前任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强调的重点略有不同:“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将会围绕着中国,中国,还是中国。”他表示,“以及,但愿他还能围绕着他重启了经济这一点做文章。”

同时,特朗普很可能会继续兜售奇迹治疗方案的前景。自疫情开始后的每一周,他都会说疫苗马上就研发出来了。他的最新估计是,到7月份就能研发出疫苗。科学家们表示,至少需要一年才能制造出可接种的疫苗。大多数人表示,18个月就算幸运了。即便如此,这也将是创纪录的速度。此前最快的研发纪录是在1960年代用4年研发出了腮腺炎疫苗。

目前,特朗普已被说服不再进行每日简报会。白宫内部民调显示,在65岁以上的美国人中,特朗普的支持率曾经领先拜登两位数,但现在这一优势已被抹平。看来退休老人并不喜欢群体免疫。

特朗普总统的朋友们正在努力找出办法,在不造成新死亡的情况下让生活恢复正常。特朗普的民调数据曾在3月大幅上升,但此后在4月一直稳步下跌。在未来的6个月中,美国的疫情命运将取决于其总统飘忽不定的连任竞选策略。不止一点迹象表明,他越来越有可能因为绝望铤而走险。

“特朗普陷入了困局之中,而且余地越来越小。”共和党籍律师乔治•康韦(George Conway,他的妻子是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凯莉安妮•康韦(Kellyanne Conway))表示,“在我看来,他是个反社会者和恶性自恋狂。当有这些心理障碍的人感到全世界在对他们紧逼施压时,他们的倾向会更加严重。他们会猛烈攻击别人,产生幻想,并失去理性思考的能力。”康韦因为在Twitter上嘲笑特朗普而出名(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应该补充一句:特朗普常常反击)。

然而,毫无例外,我采访的每一个人都提出了和康韦相似的观点,包括那些最热情的特朗普追随者。其中一人说,特朗普不愿听取建议。另一个人说,他是他自己的最大敌人。第三个人说,他只听家里人的。第四个人说,他心理失衡。也就是说,美国应该准备迎接此后动荡的6个月——没有任何安全着陆的保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