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西方发达国家缺少强有力的政府领导,内部矛盾亟待化解,以至于令资本主义制度陷入危机。



金刻羽

OR--商业新媒体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

资本主义从萌芽、成长到成熟,有近500年的时间。自英国工业革命开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逐渐席卷全球。我们今天仍然处于资本主义为主流的时代,当代国际秩序的本质就是资本主义秩序。

尽管资本主义管理国际秩序的手段日趋成熟,但它面对的挑战也越来越尖锐。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导致贫富分化,阶级之间及国家之间的差距不断拉大,但这种社会制度本身并未能提出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

一个现代国家,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必须兼顾社会公平、社会和谐以及生态环境等多个方面。只有实现经济与社会的平衡发展,体制才可以持续运行。

金刻羽: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不能解决分配上的一系列问题。

资本主义虽然作为市场的一种机制,是一个能够比较有效分配resources(资源)的机制,但是最终在收入(分配)上还是有很大问题的。

资本主义的逻辑是,(如果)我受教育程度最高,我最有本事,我最有能力,我最刻苦,我最用功,就应该拿到最多的钱,而且是特别多的钱。因为我的marginal productivity(边际生产率),我的工资应该跟我的marginal value(边际价值)是成正比的。

在现在这种“新经济”的环境下,发明Microsoft(微软)的marginal value肯定是巨大的,但这就不成正比了。资本主义考虑不到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收入平等的重要性。

我觉得从分配收入看,是要政府出来缓解这个问题,但政府的能力也非常有限。如果完全依靠taxation(税收),可能会有一定的效果,但是不一定有非常好的效果。

资本主义完全是看我的value(价值)是什么。

在“新经济”体系下,资本投入都不需要像之前那么多,它主要是靠人力资本。像优步、谷歌、微软这种企业,不像之前的传统企业要靠大量的资本投入来得到价值,他们主要是靠个人。个人的价值又可以通过网络获得爆发性的增加。(如果)从一种人文学角度看这是否fair(公平),可能从社会的意义上看,这就是不公平的。资本主义是有这样的问题。

而且,markets(市场)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市场有各种各样的漏洞,其实可以是非常不公平的。这是一个非常冷酷的机制。

去推动经济发展,这时候我们需要更多政府的力量,但是西方国家又非常地不信任政府的力量。这一点上他们会有很大的问题,是因为有这样的矛盾。

资本主义可能再调整

从自由放任式资本主义,到凯恩斯主义的国家宏观经济调控,到其后出现的货币主义管理手段、供给学派管理手段等等,效能逐日递减,资本主义调控手段逐个失灵。

一些学者担忧,欧美国家债务无不债台高筑,几乎看不到财政平衡的希望,而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使流动性如洪水猛兽,在世界各处制造泡沫。

华尔街投行高盛预计,受新冠疫情影响,美国政府在2020财年的赤字融资规模将在3.8万亿至4万亿美元左右,较该行此前的预期增加了1万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字不仅约占美国2019年GDP的20%,还较美国政府2019财年接近1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增长了300%。

金刻羽:我觉得,如果政府力量太小,政府资金来源太少,从根本上可能起不到很大的作用。

但是,一方面美国可以做到的是,它可以提供机遇上的更平等化,教育上更平等的机会。

美国跟中国还不一样,你在哪出生成长,比如在黑人区,决定着你的未来,而不是通过教育能够有更好的往上爬的机会。中国在这方面起码比美国做得更好一些。

这是美国政府可以做到的(调整),但需要很大的政治凝聚力,很大的资源,很大的政府的leadership(领导力)去实现。

但是,美国每四年都得搞一轮竞选的话,肯定就没有精力去做这些事情。

摒弃“股东至上”就够了吗?

“股东至上”观念认为,公司的经营目标在于股东利益的最大化,管理者只有按照股东的利益行使控制权,才是公司治理有效的保证。

去年,由181名美国企业首席执行官,包括所有华尔街大银行的首席执行官,组成的“商业圆桌会议”发表声明,对“企业宗旨”进行重新定义,抛弃了“股东至上”理念。

分析认为,这是对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美国社会动荡作出的回应,是美国资本主义姗姗来迟的一次修正。正如商业圆桌会议主席杰米·戴蒙所说,“美国梦依然存在,但正在破灭。”

金刻羽:我觉得,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企业和老板有这种意识,知道要贡献给人类社会,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也不能完全依赖企业,很多的东西需要政治权力去改变。

他们做这些事情当然是一个好的方向,但是远远不足以解决一些根本的问题。

社会模式的碰撞

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努力加入资本主义国际体系。在与西方技术、标准、资本的对接中,中国经济实现了腾飞,西方资本主义则实现了巨额剩余价值。

一些人认为,西方“大市场小政府”的市场经济模式,建立在私有制和雇佣劳动这一基石之上,依赖市场自发调节作用而忽视政府的正当地位和作用,难以化解生产高度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越来越尖锐的矛盾。

反而是在资本主义为体、社会主义为壳的中国,政府为资源配置提供强有力的制度支持,建立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

2019年,中国GDP预计将接近100万亿元人民币,人均将迈上1万美元的台阶。在应对新冠病毒的战斗中,中国也很有可能第一个实现经济复苏。

由此,一些人开始问道,在中西方对待政府和市场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下,中国赢了吗?

金刻羽:现在很难说,因为我们还不能真正说明我们的模式是成功的,可能(只)在某一个发展阶段是非常成功的。

但是,从1万美元到3万美元这个台阶如果上不去,“一带一路”如果不能非常成功,就不能说明我们的模式是适合长期发展的,是一种永久性的模式。所以,我觉得讨论这个问题太早。

我可以说,将政府的力量以及市场力量进行非常好的结合,是我们的优势。

我们的老百姓也相信,从普遍来说,相信政府是会为人民考虑,为人民提高生活质量。

西方国家(的人民)不是这么认为的,西方人不相信他们的政府。

这一点上他们更偏向于小政府大市场,但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本身)会带来很多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金刻羽:资本主义出路何在?

发布日期:2020-05-16 07:48
摘要:西方发达国家缺少强有力的政府领导,内部矛盾亟待化解,以至于令资本主义制度陷入危机。



金刻羽

OR--商业新媒体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

资本主义从萌芽、成长到成熟,有近500年的时间。自英国工业革命开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逐渐席卷全球。我们今天仍然处于资本主义为主流的时代,当代国际秩序的本质就是资本主义秩序。

尽管资本主义管理国际秩序的手段日趋成熟,但它面对的挑战也越来越尖锐。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导致贫富分化,阶级之间及国家之间的差距不断拉大,但这种社会制度本身并未能提出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

一个现代国家,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必须兼顾社会公平、社会和谐以及生态环境等多个方面。只有实现经济与社会的平衡发展,体制才可以持续运行。

金刻羽: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不能解决分配上的一系列问题。

资本主义虽然作为市场的一种机制,是一个能够比较有效分配resources(资源)的机制,但是最终在收入(分配)上还是有很大问题的。

资本主义的逻辑是,(如果)我受教育程度最高,我最有本事,我最有能力,我最刻苦,我最用功,就应该拿到最多的钱,而且是特别多的钱。因为我的marginal productivity(边际生产率),我的工资应该跟我的marginal value(边际价值)是成正比的。

在现在这种“新经济”的环境下,发明Microsoft(微软)的marginal value肯定是巨大的,但这就不成正比了。资本主义考虑不到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收入平等的重要性。

我觉得从分配收入看,是要政府出来缓解这个问题,但政府的能力也非常有限。如果完全依靠taxation(税收),可能会有一定的效果,但是不一定有非常好的效果。

资本主义完全是看我的value(价值)是什么。

在“新经济”体系下,资本投入都不需要像之前那么多,它主要是靠人力资本。像优步、谷歌、微软这种企业,不像之前的传统企业要靠大量的资本投入来得到价值,他们主要是靠个人。个人的价值又可以通过网络获得爆发性的增加。(如果)从一种人文学角度看这是否fair(公平),可能从社会的意义上看,这就是不公平的。资本主义是有这样的问题。

而且,markets(市场)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市场有各种各样的漏洞,其实可以是非常不公平的。这是一个非常冷酷的机制。

去推动经济发展,这时候我们需要更多政府的力量,但是西方国家又非常地不信任政府的力量。这一点上他们会有很大的问题,是因为有这样的矛盾。

资本主义可能再调整

从自由放任式资本主义,到凯恩斯主义的国家宏观经济调控,到其后出现的货币主义管理手段、供给学派管理手段等等,效能逐日递减,资本主义调控手段逐个失灵。

一些学者担忧,欧美国家债务无不债台高筑,几乎看不到财政平衡的希望,而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使流动性如洪水猛兽,在世界各处制造泡沫。

华尔街投行高盛预计,受新冠疫情影响,美国政府在2020财年的赤字融资规模将在3.8万亿至4万亿美元左右,较该行此前的预期增加了1万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字不仅约占美国2019年GDP的20%,还较美国政府2019财年接近1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增长了300%。

金刻羽:我觉得,如果政府力量太小,政府资金来源太少,从根本上可能起不到很大的作用。

但是,一方面美国可以做到的是,它可以提供机遇上的更平等化,教育上更平等的机会。

美国跟中国还不一样,你在哪出生成长,比如在黑人区,决定着你的未来,而不是通过教育能够有更好的往上爬的机会。中国在这方面起码比美国做得更好一些。

这是美国政府可以做到的(调整),但需要很大的政治凝聚力,很大的资源,很大的政府的leadership(领导力)去实现。

但是,美国每四年都得搞一轮竞选的话,肯定就没有精力去做这些事情。

摒弃“股东至上”就够了吗?

“股东至上”观念认为,公司的经营目标在于股东利益的最大化,管理者只有按照股东的利益行使控制权,才是公司治理有效的保证。

去年,由181名美国企业首席执行官,包括所有华尔街大银行的首席执行官,组成的“商业圆桌会议”发表声明,对“企业宗旨”进行重新定义,抛弃了“股东至上”理念。

分析认为,这是对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美国社会动荡作出的回应,是美国资本主义姗姗来迟的一次修正。正如商业圆桌会议主席杰米·戴蒙所说,“美国梦依然存在,但正在破灭。”

金刻羽:我觉得,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企业和老板有这种意识,知道要贡献给人类社会,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也不能完全依赖企业,很多的东西需要政治权力去改变。

他们做这些事情当然是一个好的方向,但是远远不足以解决一些根本的问题。

社会模式的碰撞

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努力加入资本主义国际体系。在与西方技术、标准、资本的对接中,中国经济实现了腾飞,西方资本主义则实现了巨额剩余价值。

一些人认为,西方“大市场小政府”的市场经济模式,建立在私有制和雇佣劳动这一基石之上,依赖市场自发调节作用而忽视政府的正当地位和作用,难以化解生产高度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越来越尖锐的矛盾。

反而是在资本主义为体、社会主义为壳的中国,政府为资源配置提供强有力的制度支持,建立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

2019年,中国GDP预计将接近100万亿元人民币,人均将迈上1万美元的台阶。在应对新冠病毒的战斗中,中国也很有可能第一个实现经济复苏。

由此,一些人开始问道,在中西方对待政府和市场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下,中国赢了吗?

金刻羽:现在很难说,因为我们还不能真正说明我们的模式是成功的,可能(只)在某一个发展阶段是非常成功的。

但是,从1万美元到3万美元这个台阶如果上不去,“一带一路”如果不能非常成功,就不能说明我们的模式是适合长期发展的,是一种永久性的模式。所以,我觉得讨论这个问题太早。

我可以说,将政府的力量以及市场力量进行非常好的结合,是我们的优势。

我们的老百姓也相信,从普遍来说,相信政府是会为人民考虑,为人民提高生活质量。

西方国家(的人民)不是这么认为的,西方人不相信他们的政府。

这一点上他们更偏向于小政府大市场,但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本身)会带来很多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西方发达国家缺少强有力的政府领导,内部矛盾亟待化解,以至于令资本主义制度陷入危机。



金刻羽

OR--商业新媒体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

资本主义从萌芽、成长到成熟,有近500年的时间。自英国工业革命开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逐渐席卷全球。我们今天仍然处于资本主义为主流的时代,当代国际秩序的本质就是资本主义秩序。

尽管资本主义管理国际秩序的手段日趋成熟,但它面对的挑战也越来越尖锐。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导致贫富分化,阶级之间及国家之间的差距不断拉大,但这种社会制度本身并未能提出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

一个现代国家,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必须兼顾社会公平、社会和谐以及生态环境等多个方面。只有实现经济与社会的平衡发展,体制才可以持续运行。

金刻羽: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不能解决分配上的一系列问题。

资本主义虽然作为市场的一种机制,是一个能够比较有效分配resources(资源)的机制,但是最终在收入(分配)上还是有很大问题的。

资本主义的逻辑是,(如果)我受教育程度最高,我最有本事,我最有能力,我最刻苦,我最用功,就应该拿到最多的钱,而且是特别多的钱。因为我的marginal productivity(边际生产率),我的工资应该跟我的marginal value(边际价值)是成正比的。

在现在这种“新经济”的环境下,发明Microsoft(微软)的marginal value肯定是巨大的,但这就不成正比了。资本主义考虑不到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收入平等的重要性。

我觉得从分配收入看,是要政府出来缓解这个问题,但政府的能力也非常有限。如果完全依靠taxation(税收),可能会有一定的效果,但是不一定有非常好的效果。

资本主义完全是看我的value(价值)是什么。

在“新经济”体系下,资本投入都不需要像之前那么多,它主要是靠人力资本。像优步、谷歌、微软这种企业,不像之前的传统企业要靠大量的资本投入来得到价值,他们主要是靠个人。个人的价值又可以通过网络获得爆发性的增加。(如果)从一种人文学角度看这是否fair(公平),可能从社会的意义上看,这就是不公平的。资本主义是有这样的问题。

而且,markets(市场)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市场有各种各样的漏洞,其实可以是非常不公平的。这是一个非常冷酷的机制。

去推动经济发展,这时候我们需要更多政府的力量,但是西方国家又非常地不信任政府的力量。这一点上他们会有很大的问题,是因为有这样的矛盾。

资本主义可能再调整

从自由放任式资本主义,到凯恩斯主义的国家宏观经济调控,到其后出现的货币主义管理手段、供给学派管理手段等等,效能逐日递减,资本主义调控手段逐个失灵。

一些学者担忧,欧美国家债务无不债台高筑,几乎看不到财政平衡的希望,而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使流动性如洪水猛兽,在世界各处制造泡沫。

华尔街投行高盛预计,受新冠疫情影响,美国政府在2020财年的赤字融资规模将在3.8万亿至4万亿美元左右,较该行此前的预期增加了1万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字不仅约占美国2019年GDP的20%,还较美国政府2019财年接近1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增长了300%。

金刻羽:我觉得,如果政府力量太小,政府资金来源太少,从根本上可能起不到很大的作用。

但是,一方面美国可以做到的是,它可以提供机遇上的更平等化,教育上更平等的机会。

美国跟中国还不一样,你在哪出生成长,比如在黑人区,决定着你的未来,而不是通过教育能够有更好的往上爬的机会。中国在这方面起码比美国做得更好一些。

这是美国政府可以做到的(调整),但需要很大的政治凝聚力,很大的资源,很大的政府的leadership(领导力)去实现。

但是,美国每四年都得搞一轮竞选的话,肯定就没有精力去做这些事情。

摒弃“股东至上”就够了吗?

“股东至上”观念认为,公司的经营目标在于股东利益的最大化,管理者只有按照股东的利益行使控制权,才是公司治理有效的保证。

去年,由181名美国企业首席执行官,包括所有华尔街大银行的首席执行官,组成的“商业圆桌会议”发表声明,对“企业宗旨”进行重新定义,抛弃了“股东至上”理念。

分析认为,这是对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美国社会动荡作出的回应,是美国资本主义姗姗来迟的一次修正。正如商业圆桌会议主席杰米·戴蒙所说,“美国梦依然存在,但正在破灭。”

金刻羽:我觉得,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企业和老板有这种意识,知道要贡献给人类社会,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也不能完全依赖企业,很多的东西需要政治权力去改变。

他们做这些事情当然是一个好的方向,但是远远不足以解决一些根本的问题。

社会模式的碰撞

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努力加入资本主义国际体系。在与西方技术、标准、资本的对接中,中国经济实现了腾飞,西方资本主义则实现了巨额剩余价值。

一些人认为,西方“大市场小政府”的市场经济模式,建立在私有制和雇佣劳动这一基石之上,依赖市场自发调节作用而忽视政府的正当地位和作用,难以化解生产高度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越来越尖锐的矛盾。

反而是在资本主义为体、社会主义为壳的中国,政府为资源配置提供强有力的制度支持,建立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

2019年,中国GDP预计将接近100万亿元人民币,人均将迈上1万美元的台阶。在应对新冠病毒的战斗中,中国也很有可能第一个实现经济复苏。

由此,一些人开始问道,在中西方对待政府和市场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下,中国赢了吗?

金刻羽:现在很难说,因为我们还不能真正说明我们的模式是成功的,可能(只)在某一个发展阶段是非常成功的。

但是,从1万美元到3万美元这个台阶如果上不去,“一带一路”如果不能非常成功,就不能说明我们的模式是适合长期发展的,是一种永久性的模式。所以,我觉得讨论这个问题太早。

我可以说,将政府的力量以及市场力量进行非常好的结合,是我们的优势。

我们的老百姓也相信,从普遍来说,相信政府是会为人民考虑,为人民提高生活质量。

西方国家(的人民)不是这么认为的,西方人不相信他们的政府。

这一点上他们更偏向于小政府大市场,但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本身)会带来很多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金刻羽:资本主义出路何在?

发布日期:2020-05-16 07:48
摘要:西方发达国家缺少强有力的政府领导,内部矛盾亟待化解,以至于令资本主义制度陷入危机。



金刻羽

OR--商业新媒体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

资本主义从萌芽、成长到成熟,有近500年的时间。自英国工业革命开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逐渐席卷全球。我们今天仍然处于资本主义为主流的时代,当代国际秩序的本质就是资本主义秩序。

尽管资本主义管理国际秩序的手段日趋成熟,但它面对的挑战也越来越尖锐。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导致贫富分化,阶级之间及国家之间的差距不断拉大,但这种社会制度本身并未能提出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

一个现代国家,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必须兼顾社会公平、社会和谐以及生态环境等多个方面。只有实现经济与社会的平衡发展,体制才可以持续运行。

金刻羽: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不能解决分配上的一系列问题。

资本主义虽然作为市场的一种机制,是一个能够比较有效分配resources(资源)的机制,但是最终在收入(分配)上还是有很大问题的。

资本主义的逻辑是,(如果)我受教育程度最高,我最有本事,我最有能力,我最刻苦,我最用功,就应该拿到最多的钱,而且是特别多的钱。因为我的marginal productivity(边际生产率),我的工资应该跟我的marginal value(边际价值)是成正比的。

在现在这种“新经济”的环境下,发明Microsoft(微软)的marginal value肯定是巨大的,但这就不成正比了。资本主义考虑不到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收入平等的重要性。

我觉得从分配收入看,是要政府出来缓解这个问题,但政府的能力也非常有限。如果完全依靠taxation(税收),可能会有一定的效果,但是不一定有非常好的效果。

资本主义完全是看我的value(价值)是什么。

在“新经济”体系下,资本投入都不需要像之前那么多,它主要是靠人力资本。像优步、谷歌、微软这种企业,不像之前的传统企业要靠大量的资本投入来得到价值,他们主要是靠个人。个人的价值又可以通过网络获得爆发性的增加。(如果)从一种人文学角度看这是否fair(公平),可能从社会的意义上看,这就是不公平的。资本主义是有这样的问题。

而且,markets(市场)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市场有各种各样的漏洞,其实可以是非常不公平的。这是一个非常冷酷的机制。

去推动经济发展,这时候我们需要更多政府的力量,但是西方国家又非常地不信任政府的力量。这一点上他们会有很大的问题,是因为有这样的矛盾。

资本主义可能再调整

从自由放任式资本主义,到凯恩斯主义的国家宏观经济调控,到其后出现的货币主义管理手段、供给学派管理手段等等,效能逐日递减,资本主义调控手段逐个失灵。

一些学者担忧,欧美国家债务无不债台高筑,几乎看不到财政平衡的希望,而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使流动性如洪水猛兽,在世界各处制造泡沫。

华尔街投行高盛预计,受新冠疫情影响,美国政府在2020财年的赤字融资规模将在3.8万亿至4万亿美元左右,较该行此前的预期增加了1万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字不仅约占美国2019年GDP的20%,还较美国政府2019财年接近1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增长了300%。

金刻羽:我觉得,如果政府力量太小,政府资金来源太少,从根本上可能起不到很大的作用。

但是,一方面美国可以做到的是,它可以提供机遇上的更平等化,教育上更平等的机会。

美国跟中国还不一样,你在哪出生成长,比如在黑人区,决定着你的未来,而不是通过教育能够有更好的往上爬的机会。中国在这方面起码比美国做得更好一些。

这是美国政府可以做到的(调整),但需要很大的政治凝聚力,很大的资源,很大的政府的leadership(领导力)去实现。

但是,美国每四年都得搞一轮竞选的话,肯定就没有精力去做这些事情。

摒弃“股东至上”就够了吗?

“股东至上”观念认为,公司的经营目标在于股东利益的最大化,管理者只有按照股东的利益行使控制权,才是公司治理有效的保证。

去年,由181名美国企业首席执行官,包括所有华尔街大银行的首席执行官,组成的“商业圆桌会议”发表声明,对“企业宗旨”进行重新定义,抛弃了“股东至上”理念。

分析认为,这是对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美国社会动荡作出的回应,是美国资本主义姗姗来迟的一次修正。正如商业圆桌会议主席杰米·戴蒙所说,“美国梦依然存在,但正在破灭。”

金刻羽:我觉得,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企业和老板有这种意识,知道要贡献给人类社会,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也不能完全依赖企业,很多的东西需要政治权力去改变。

他们做这些事情当然是一个好的方向,但是远远不足以解决一些根本的问题。

社会模式的碰撞

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努力加入资本主义国际体系。在与西方技术、标准、资本的对接中,中国经济实现了腾飞,西方资本主义则实现了巨额剩余价值。

一些人认为,西方“大市场小政府”的市场经济模式,建立在私有制和雇佣劳动这一基石之上,依赖市场自发调节作用而忽视政府的正当地位和作用,难以化解生产高度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越来越尖锐的矛盾。

反而是在资本主义为体、社会主义为壳的中国,政府为资源配置提供强有力的制度支持,建立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

2019年,中国GDP预计将接近100万亿元人民币,人均将迈上1万美元的台阶。在应对新冠病毒的战斗中,中国也很有可能第一个实现经济复苏。

由此,一些人开始问道,在中西方对待政府和市场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下,中国赢了吗?

金刻羽:现在很难说,因为我们还不能真正说明我们的模式是成功的,可能(只)在某一个发展阶段是非常成功的。

但是,从1万美元到3万美元这个台阶如果上不去,“一带一路”如果不能非常成功,就不能说明我们的模式是适合长期发展的,是一种永久性的模式。所以,我觉得讨论这个问题太早。

我可以说,将政府的力量以及市场力量进行非常好的结合,是我们的优势。

我们的老百姓也相信,从普遍来说,相信政府是会为人民考虑,为人民提高生活质量。

西方国家(的人民)不是这么认为的,西方人不相信他们的政府。

这一点上他们更偏向于小政府大市场,但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本身)会带来很多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西方发达国家缺少强有力的政府领导,内部矛盾亟待化解,以至于令资本主义制度陷入危机。



金刻羽

OR--商业新媒体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

资本主义从萌芽、成长到成熟,有近500年的时间。自英国工业革命开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逐渐席卷全球。我们今天仍然处于资本主义为主流的时代,当代国际秩序的本质就是资本主义秩序。

尽管资本主义管理国际秩序的手段日趋成熟,但它面对的挑战也越来越尖锐。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导致贫富分化,阶级之间及国家之间的差距不断拉大,但这种社会制度本身并未能提出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

一个现代国家,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必须兼顾社会公平、社会和谐以及生态环境等多个方面。只有实现经济与社会的平衡发展,体制才可以持续运行。

金刻羽: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不能解决分配上的一系列问题。

资本主义虽然作为市场的一种机制,是一个能够比较有效分配resources(资源)的机制,但是最终在收入(分配)上还是有很大问题的。

资本主义的逻辑是,(如果)我受教育程度最高,我最有本事,我最有能力,我最刻苦,我最用功,就应该拿到最多的钱,而且是特别多的钱。因为我的marginal productivity(边际生产率),我的工资应该跟我的marginal value(边际价值)是成正比的。

在现在这种“新经济”的环境下,发明Microsoft(微软)的marginal value肯定是巨大的,但这就不成正比了。资本主义考虑不到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收入平等的重要性。

我觉得从分配收入看,是要政府出来缓解这个问题,但政府的能力也非常有限。如果完全依靠taxation(税收),可能会有一定的效果,但是不一定有非常好的效果。

资本主义完全是看我的value(价值)是什么。

在“新经济”体系下,资本投入都不需要像之前那么多,它主要是靠人力资本。像优步、谷歌、微软这种企业,不像之前的传统企业要靠大量的资本投入来得到价值,他们主要是靠个人。个人的价值又可以通过网络获得爆发性的增加。(如果)从一种人文学角度看这是否fair(公平),可能从社会的意义上看,这就是不公平的。资本主义是有这样的问题。

而且,markets(市场)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市场有各种各样的漏洞,其实可以是非常不公平的。这是一个非常冷酷的机制。

去推动经济发展,这时候我们需要更多政府的力量,但是西方国家又非常地不信任政府的力量。这一点上他们会有很大的问题,是因为有这样的矛盾。

资本主义可能再调整

从自由放任式资本主义,到凯恩斯主义的国家宏观经济调控,到其后出现的货币主义管理手段、供给学派管理手段等等,效能逐日递减,资本主义调控手段逐个失灵。

一些学者担忧,欧美国家债务无不债台高筑,几乎看不到财政平衡的希望,而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使流动性如洪水猛兽,在世界各处制造泡沫。

华尔街投行高盛预计,受新冠疫情影响,美国政府在2020财年的赤字融资规模将在3.8万亿至4万亿美元左右,较该行此前的预期增加了1万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字不仅约占美国2019年GDP的20%,还较美国政府2019财年接近1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增长了300%。

金刻羽:我觉得,如果政府力量太小,政府资金来源太少,从根本上可能起不到很大的作用。

但是,一方面美国可以做到的是,它可以提供机遇上的更平等化,教育上更平等的机会。

美国跟中国还不一样,你在哪出生成长,比如在黑人区,决定着你的未来,而不是通过教育能够有更好的往上爬的机会。中国在这方面起码比美国做得更好一些。

这是美国政府可以做到的(调整),但需要很大的政治凝聚力,很大的资源,很大的政府的leadership(领导力)去实现。

但是,美国每四年都得搞一轮竞选的话,肯定就没有精力去做这些事情。

摒弃“股东至上”就够了吗?

“股东至上”观念认为,公司的经营目标在于股东利益的最大化,管理者只有按照股东的利益行使控制权,才是公司治理有效的保证。

去年,由181名美国企业首席执行官,包括所有华尔街大银行的首席执行官,组成的“商业圆桌会议”发表声明,对“企业宗旨”进行重新定义,抛弃了“股东至上”理念。

分析认为,这是对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美国社会动荡作出的回应,是美国资本主义姗姗来迟的一次修正。正如商业圆桌会议主席杰米·戴蒙所说,“美国梦依然存在,但正在破灭。”

金刻羽:我觉得,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企业和老板有这种意识,知道要贡献给人类社会,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也不能完全依赖企业,很多的东西需要政治权力去改变。

他们做这些事情当然是一个好的方向,但是远远不足以解决一些根本的问题。

社会模式的碰撞

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努力加入资本主义国际体系。在与西方技术、标准、资本的对接中,中国经济实现了腾飞,西方资本主义则实现了巨额剩余价值。

一些人认为,西方“大市场小政府”的市场经济模式,建立在私有制和雇佣劳动这一基石之上,依赖市场自发调节作用而忽视政府的正当地位和作用,难以化解生产高度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越来越尖锐的矛盾。

反而是在资本主义为体、社会主义为壳的中国,政府为资源配置提供强有力的制度支持,建立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

2019年,中国GDP预计将接近100万亿元人民币,人均将迈上1万美元的台阶。在应对新冠病毒的战斗中,中国也很有可能第一个实现经济复苏。

由此,一些人开始问道,在中西方对待政府和市场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下,中国赢了吗?

金刻羽:现在很难说,因为我们还不能真正说明我们的模式是成功的,可能(只)在某一个发展阶段是非常成功的。

但是,从1万美元到3万美元这个台阶如果上不去,“一带一路”如果不能非常成功,就不能说明我们的模式是适合长期发展的,是一种永久性的模式。所以,我觉得讨论这个问题太早。

我可以说,将政府的力量以及市场力量进行非常好的结合,是我们的优势。

我们的老百姓也相信,从普遍来说,相信政府是会为人民考虑,为人民提高生活质量。

西方国家(的人民)不是这么认为的,西方人不相信他们的政府。

这一点上他们更偏向于小政府大市场,但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本身)会带来很多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