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未来内容和数字资产的生成和获取,可能会基于云端技术全部在线化,而无需再进行技术平台和媒介形式的转移和变换。



张原峰

OR--商业新媒体 】也许电影业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全球20多万块银幕几乎全部进入了休眠,影院的冰冻模式相继从东亚蔓延到世界各个角落,截至5月5号,只有日本、韩国、瑞典、白俄罗斯和中国台湾还没有关闭影剧院,这6千多块幕布还在顽强的变换着光影。

2019年全球电影票房收入为422亿美元,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票房收入93亿美元,全球占比超过五分之一,同时作为对全球电影票房收入增长贡献最大的市场,其市场份额还在不断增长。本来今年以来对中国电影票房销售预期比较乐观,认为2020年中国电影票房有望首次突破百亿美元。乐观的预期推动2020年的春节成为有史以来最为拥挤档期,但突然爆发的疫情打破了所有精心的预测,影院作为聚集性地点成为受影响最为严重的经营场所相继关闭,当期所有电影几乎全部撤档或延期,同时也关闭了对今年电影市场的所有乐观想象。

北美、西欧等全球主要的电影消费市场,当地各国自疫情爆发以来,从二月底以来同样将影院等聚集性娱乐场所相继关闭,全球电影市场自此进入至暗时刻。基于全球各国过往三年的同期平均票房收入数据,英国高街咨询(Gower Street Analytics)预估,截至到4月27号全球电影票房收入已损失了76亿美元,该咨询机构已将2020年全球票房的预估调整为250亿美元,甚至会是更为悲观的220亿美元。

面对茫茫无尽的黑暗隧道和遥遥无期的解封时间表,即便对好莱坞的巨头也产生了前所未见的压力,好莱坞五大影业公司陆续有重磅作品撤档,包括环球影业的《007:无暇赴死》、《速度与激情9》、华纳的《神奇女侠1984》、派拉蒙的《壮志凌云:独行侠》、索尼影视娱乐的《超能敢死队2020》、《莫比亚斯:暗夜博士》、迪斯尼的《黑寡妇》、真人版《花木兰》、原福克斯的《X战警:新变种人》等等,这些都是各家公司的内容基石和核心IP系列产品,撤档和延期意味着收入蒸发或者剧减。

面对新冠时期的各类封禁,所有的行业都必须迎接挑战,电影行业也不例外,作为八大艺术门类最有现代科技底蕴艺术类型,电影从诞生那一刻起就伴随着科技进步不断地强化着造梦行业的身份特征,并且随着科技文明的演进,电影已经进入分工明确的工业化阶段,从置景、道具、拍摄、录音、剪辑、影像合成、发行、上映等各个环节,技术因素越来越成为主导性力量,我们耳熟能详的影音名词Dolby全景声、CG、3D、4K、IMAX等都彰显电影艺术的科技色彩,而电影工业诸多的音视频、光影评测标准对清晰度、动态画面、影像色彩等画面品质的定义,也逐渐外溢渗透到其他领域,影响了电视等后续出现的影音技术设备,直到今天蔓延到IT和手机等设备上影像规格。

然而无论如何演进,电影内容的消费方式,特别是传统主流电影制作企业发行的作品,发行和放映初期还必须在影剧院场所,这在全球疫情肆虐的当下必然受到严厉的约束和管制。作为电影作品最重要的价值实现环节,实体影院的放映量和票房销售,决定着一部影片市场价值的多寡和商业成功与否,这在移动设备个人中心化、媒介消费去中心化、内容消费碎片化和文化消费多元化的今天越发显得不合时宜。流媒体与网络即时点播结合已经广泛普及的互联网络日益渗透进入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宅家对于文化消费需求的满足不会造成任何影响,这不仅是眼下疫情防控的管理需要,也是技术日益满足生活便利性造就的大趋势。

这个趋势不仅已由奈飞、Hulu等互联网视频流媒体服务商从内容制作、聚合、分发等环节进行了广泛的尝试与实践,并已经成为稳定的内容运营商业模式,这种模式同样吸引着苹果、亚马逊等非内容制作相关的互联网企业也加入到这个领域,北美与其他发达国家和地区良好的版权保护措施和消费者的付费习惯,引领互联网视频消费市场健康发育和成长,上述企业纷纷推出自己的原创内容,这吸引传统影音内容的行业巨头也逐渐加入内容在线化的行列,

华纳HBO、维亚康姆CBS、迪斯尼也推出了各自的流媒体服务,基于各自庞大的既有内容库形成丰富性优势,然而这些传统巨头并没有为自己的流媒体应用制作专属原创内容。

5月6日迪斯尼发布了令人沮丧的一季度业绩,受到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响,聚集人群的主题公园业务收入明显萎缩,同比利润更是下滑超过五成,而承载视频流媒体服务的媒体网络业务收入和利润都保持良好的增长势头,其他业务在营业收入增长的情况下,同比利润也明显下滑,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线上流媒体业务,或者说内容线上化对于危难时刻的影业公司是多么重要。

其实好莱坞五大巨头对于互联网对视频内容行业的影响早有洞察,他们在2007年就针对内容网络化、数字发行与内容安全的技术方向联合成立了非盈利技术研究机构——MovieLab,该机构于2019年底发布了针对媒介创造与内容安全的未来十年技术展望,在此展望中最为重要的预测是,未来十年内容和数字资产的生成和获取,都会基于云端技术全部在线化,而无需再进行技术平台和媒介形式的转移和变换,形成内容即服务的模式,但是这份展望其他的预测内容基本全部围绕着内容安全进行的铺陈,而对内容安全的疑虑和担心,也是传统内容巨头对网生内容生态欲迎还拒的根本原因。

然而面对不知何时终止的疫情,以及防控措施常态化的风险,传统影业巨头和视频内容生产商必须面对这一挑战,对于内容安全的担心完全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和克服,创新数字版权管理技术和基于区块链的网络加密技术完全有能力应对内容安全的风险,再结合跨平台和终端设备的多元适配性技术融合和优化,有潜力创造出更具吸引力,也更具广泛受众基础和多元商业价值实现路径的生态体系。

十年之后,个人移动和家庭大屏影音设备会有更高的分辨率、更逼真的音效,以及更大带宽和更为稳定完善的网络基础设施,VR等头盔显示装置取得技术突破,用户体验会臻于完善,这些都为消费者和各类受众提供多元化的视频内容平台,如Quibi的内容创新企业会将各类诉求融合,但专业的影院不会被完全取代,沉浸不被打扰的专属时间以及极致影音体验的仪式感仍是不可替代的需求,我们希望这样时代尽早到来,为电影业开启重生的一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电影行业需要一次重生

发布日期:2020-05-15 06:11
摘要:未来内容和数字资产的生成和获取,可能会基于云端技术全部在线化,而无需再进行技术平台和媒介形式的转移和变换。



张原峰

OR--商业新媒体 】也许电影业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全球20多万块银幕几乎全部进入了休眠,影院的冰冻模式相继从东亚蔓延到世界各个角落,截至5月5号,只有日本、韩国、瑞典、白俄罗斯和中国台湾还没有关闭影剧院,这6千多块幕布还在顽强的变换着光影。

2019年全球电影票房收入为422亿美元,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票房收入93亿美元,全球占比超过五分之一,同时作为对全球电影票房收入增长贡献最大的市场,其市场份额还在不断增长。本来今年以来对中国电影票房销售预期比较乐观,认为2020年中国电影票房有望首次突破百亿美元。乐观的预期推动2020年的春节成为有史以来最为拥挤档期,但突然爆发的疫情打破了所有精心的预测,影院作为聚集性地点成为受影响最为严重的经营场所相继关闭,当期所有电影几乎全部撤档或延期,同时也关闭了对今年电影市场的所有乐观想象。

北美、西欧等全球主要的电影消费市场,当地各国自疫情爆发以来,从二月底以来同样将影院等聚集性娱乐场所相继关闭,全球电影市场自此进入至暗时刻。基于全球各国过往三年的同期平均票房收入数据,英国高街咨询(Gower Street Analytics)预估,截至到4月27号全球电影票房收入已损失了76亿美元,该咨询机构已将2020年全球票房的预估调整为250亿美元,甚至会是更为悲观的220亿美元。

面对茫茫无尽的黑暗隧道和遥遥无期的解封时间表,即便对好莱坞的巨头也产生了前所未见的压力,好莱坞五大影业公司陆续有重磅作品撤档,包括环球影业的《007:无暇赴死》、《速度与激情9》、华纳的《神奇女侠1984》、派拉蒙的《壮志凌云:独行侠》、索尼影视娱乐的《超能敢死队2020》、《莫比亚斯:暗夜博士》、迪斯尼的《黑寡妇》、真人版《花木兰》、原福克斯的《X战警:新变种人》等等,这些都是各家公司的内容基石和核心IP系列产品,撤档和延期意味着收入蒸发或者剧减。

面对新冠时期的各类封禁,所有的行业都必须迎接挑战,电影行业也不例外,作为八大艺术门类最有现代科技底蕴艺术类型,电影从诞生那一刻起就伴随着科技进步不断地强化着造梦行业的身份特征,并且随着科技文明的演进,电影已经进入分工明确的工业化阶段,从置景、道具、拍摄、录音、剪辑、影像合成、发行、上映等各个环节,技术因素越来越成为主导性力量,我们耳熟能详的影音名词Dolby全景声、CG、3D、4K、IMAX等都彰显电影艺术的科技色彩,而电影工业诸多的音视频、光影评测标准对清晰度、动态画面、影像色彩等画面品质的定义,也逐渐外溢渗透到其他领域,影响了电视等后续出现的影音技术设备,直到今天蔓延到IT和手机等设备上影像规格。

然而无论如何演进,电影内容的消费方式,特别是传统主流电影制作企业发行的作品,发行和放映初期还必须在影剧院场所,这在全球疫情肆虐的当下必然受到严厉的约束和管制。作为电影作品最重要的价值实现环节,实体影院的放映量和票房销售,决定着一部影片市场价值的多寡和商业成功与否,这在移动设备个人中心化、媒介消费去中心化、内容消费碎片化和文化消费多元化的今天越发显得不合时宜。流媒体与网络即时点播结合已经广泛普及的互联网络日益渗透进入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宅家对于文化消费需求的满足不会造成任何影响,这不仅是眼下疫情防控的管理需要,也是技术日益满足生活便利性造就的大趋势。

这个趋势不仅已由奈飞、Hulu等互联网视频流媒体服务商从内容制作、聚合、分发等环节进行了广泛的尝试与实践,并已经成为稳定的内容运营商业模式,这种模式同样吸引着苹果、亚马逊等非内容制作相关的互联网企业也加入到这个领域,北美与其他发达国家和地区良好的版权保护措施和消费者的付费习惯,引领互联网视频消费市场健康发育和成长,上述企业纷纷推出自己的原创内容,这吸引传统影音内容的行业巨头也逐渐加入内容在线化的行列,

华纳HBO、维亚康姆CBS、迪斯尼也推出了各自的流媒体服务,基于各自庞大的既有内容库形成丰富性优势,然而这些传统巨头并没有为自己的流媒体应用制作专属原创内容。

5月6日迪斯尼发布了令人沮丧的一季度业绩,受到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响,聚集人群的主题公园业务收入明显萎缩,同比利润更是下滑超过五成,而承载视频流媒体服务的媒体网络业务收入和利润都保持良好的增长势头,其他业务在营业收入增长的情况下,同比利润也明显下滑,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线上流媒体业务,或者说内容线上化对于危难时刻的影业公司是多么重要。

其实好莱坞五大巨头对于互联网对视频内容行业的影响早有洞察,他们在2007年就针对内容网络化、数字发行与内容安全的技术方向联合成立了非盈利技术研究机构——MovieLab,该机构于2019年底发布了针对媒介创造与内容安全的未来十年技术展望,在此展望中最为重要的预测是,未来十年内容和数字资产的生成和获取,都会基于云端技术全部在线化,而无需再进行技术平台和媒介形式的转移和变换,形成内容即服务的模式,但是这份展望其他的预测内容基本全部围绕着内容安全进行的铺陈,而对内容安全的疑虑和担心,也是传统内容巨头对网生内容生态欲迎还拒的根本原因。

然而面对不知何时终止的疫情,以及防控措施常态化的风险,传统影业巨头和视频内容生产商必须面对这一挑战,对于内容安全的担心完全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和克服,创新数字版权管理技术和基于区块链的网络加密技术完全有能力应对内容安全的风险,再结合跨平台和终端设备的多元适配性技术融合和优化,有潜力创造出更具吸引力,也更具广泛受众基础和多元商业价值实现路径的生态体系。

十年之后,个人移动和家庭大屏影音设备会有更高的分辨率、更逼真的音效,以及更大带宽和更为稳定完善的网络基础设施,VR等头盔显示装置取得技术突破,用户体验会臻于完善,这些都为消费者和各类受众提供多元化的视频内容平台,如Quibi的内容创新企业会将各类诉求融合,但专业的影院不会被完全取代,沉浸不被打扰的专属时间以及极致影音体验的仪式感仍是不可替代的需求,我们希望这样时代尽早到来,为电影业开启重生的一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未来内容和数字资产的生成和获取,可能会基于云端技术全部在线化,而无需再进行技术平台和媒介形式的转移和变换。



张原峰

OR--商业新媒体 】也许电影业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全球20多万块银幕几乎全部进入了休眠,影院的冰冻模式相继从东亚蔓延到世界各个角落,截至5月5号,只有日本、韩国、瑞典、白俄罗斯和中国台湾还没有关闭影剧院,这6千多块幕布还在顽强的变换着光影。

2019年全球电影票房收入为422亿美元,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票房收入93亿美元,全球占比超过五分之一,同时作为对全球电影票房收入增长贡献最大的市场,其市场份额还在不断增长。本来今年以来对中国电影票房销售预期比较乐观,认为2020年中国电影票房有望首次突破百亿美元。乐观的预期推动2020年的春节成为有史以来最为拥挤档期,但突然爆发的疫情打破了所有精心的预测,影院作为聚集性地点成为受影响最为严重的经营场所相继关闭,当期所有电影几乎全部撤档或延期,同时也关闭了对今年电影市场的所有乐观想象。

北美、西欧等全球主要的电影消费市场,当地各国自疫情爆发以来,从二月底以来同样将影院等聚集性娱乐场所相继关闭,全球电影市场自此进入至暗时刻。基于全球各国过往三年的同期平均票房收入数据,英国高街咨询(Gower Street Analytics)预估,截至到4月27号全球电影票房收入已损失了76亿美元,该咨询机构已将2020年全球票房的预估调整为250亿美元,甚至会是更为悲观的220亿美元。

面对茫茫无尽的黑暗隧道和遥遥无期的解封时间表,即便对好莱坞的巨头也产生了前所未见的压力,好莱坞五大影业公司陆续有重磅作品撤档,包括环球影业的《007:无暇赴死》、《速度与激情9》、华纳的《神奇女侠1984》、派拉蒙的《壮志凌云:独行侠》、索尼影视娱乐的《超能敢死队2020》、《莫比亚斯:暗夜博士》、迪斯尼的《黑寡妇》、真人版《花木兰》、原福克斯的《X战警:新变种人》等等,这些都是各家公司的内容基石和核心IP系列产品,撤档和延期意味着收入蒸发或者剧减。

面对新冠时期的各类封禁,所有的行业都必须迎接挑战,电影行业也不例外,作为八大艺术门类最有现代科技底蕴艺术类型,电影从诞生那一刻起就伴随着科技进步不断地强化着造梦行业的身份特征,并且随着科技文明的演进,电影已经进入分工明确的工业化阶段,从置景、道具、拍摄、录音、剪辑、影像合成、发行、上映等各个环节,技术因素越来越成为主导性力量,我们耳熟能详的影音名词Dolby全景声、CG、3D、4K、IMAX等都彰显电影艺术的科技色彩,而电影工业诸多的音视频、光影评测标准对清晰度、动态画面、影像色彩等画面品质的定义,也逐渐外溢渗透到其他领域,影响了电视等后续出现的影音技术设备,直到今天蔓延到IT和手机等设备上影像规格。

然而无论如何演进,电影内容的消费方式,特别是传统主流电影制作企业发行的作品,发行和放映初期还必须在影剧院场所,这在全球疫情肆虐的当下必然受到严厉的约束和管制。作为电影作品最重要的价值实现环节,实体影院的放映量和票房销售,决定着一部影片市场价值的多寡和商业成功与否,这在移动设备个人中心化、媒介消费去中心化、内容消费碎片化和文化消费多元化的今天越发显得不合时宜。流媒体与网络即时点播结合已经广泛普及的互联网络日益渗透进入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宅家对于文化消费需求的满足不会造成任何影响,这不仅是眼下疫情防控的管理需要,也是技术日益满足生活便利性造就的大趋势。

这个趋势不仅已由奈飞、Hulu等互联网视频流媒体服务商从内容制作、聚合、分发等环节进行了广泛的尝试与实践,并已经成为稳定的内容运营商业模式,这种模式同样吸引着苹果、亚马逊等非内容制作相关的互联网企业也加入到这个领域,北美与其他发达国家和地区良好的版权保护措施和消费者的付费习惯,引领互联网视频消费市场健康发育和成长,上述企业纷纷推出自己的原创内容,这吸引传统影音内容的行业巨头也逐渐加入内容在线化的行列,

华纳HBO、维亚康姆CBS、迪斯尼也推出了各自的流媒体服务,基于各自庞大的既有内容库形成丰富性优势,然而这些传统巨头并没有为自己的流媒体应用制作专属原创内容。

5月6日迪斯尼发布了令人沮丧的一季度业绩,受到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响,聚集人群的主题公园业务收入明显萎缩,同比利润更是下滑超过五成,而承载视频流媒体服务的媒体网络业务收入和利润都保持良好的增长势头,其他业务在营业收入增长的情况下,同比利润也明显下滑,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线上流媒体业务,或者说内容线上化对于危难时刻的影业公司是多么重要。

其实好莱坞五大巨头对于互联网对视频内容行业的影响早有洞察,他们在2007年就针对内容网络化、数字发行与内容安全的技术方向联合成立了非盈利技术研究机构——MovieLab,该机构于2019年底发布了针对媒介创造与内容安全的未来十年技术展望,在此展望中最为重要的预测是,未来十年内容和数字资产的生成和获取,都会基于云端技术全部在线化,而无需再进行技术平台和媒介形式的转移和变换,形成内容即服务的模式,但是这份展望其他的预测内容基本全部围绕着内容安全进行的铺陈,而对内容安全的疑虑和担心,也是传统内容巨头对网生内容生态欲迎还拒的根本原因。

然而面对不知何时终止的疫情,以及防控措施常态化的风险,传统影业巨头和视频内容生产商必须面对这一挑战,对于内容安全的担心完全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和克服,创新数字版权管理技术和基于区块链的网络加密技术完全有能力应对内容安全的风险,再结合跨平台和终端设备的多元适配性技术融合和优化,有潜力创造出更具吸引力,也更具广泛受众基础和多元商业价值实现路径的生态体系。

十年之后,个人移动和家庭大屏影音设备会有更高的分辨率、更逼真的音效,以及更大带宽和更为稳定完善的网络基础设施,VR等头盔显示装置取得技术突破,用户体验会臻于完善,这些都为消费者和各类受众提供多元化的视频内容平台,如Quibi的内容创新企业会将各类诉求融合,但专业的影院不会被完全取代,沉浸不被打扰的专属时间以及极致影音体验的仪式感仍是不可替代的需求,我们希望这样时代尽早到来,为电影业开启重生的一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电影行业需要一次重生

发布日期:2020-05-15 06:11
摘要:未来内容和数字资产的生成和获取,可能会基于云端技术全部在线化,而无需再进行技术平台和媒介形式的转移和变换。



张原峰

OR--商业新媒体 】也许电影业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全球20多万块银幕几乎全部进入了休眠,影院的冰冻模式相继从东亚蔓延到世界各个角落,截至5月5号,只有日本、韩国、瑞典、白俄罗斯和中国台湾还没有关闭影剧院,这6千多块幕布还在顽强的变换着光影。

2019年全球电影票房收入为422亿美元,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票房收入93亿美元,全球占比超过五分之一,同时作为对全球电影票房收入增长贡献最大的市场,其市场份额还在不断增长。本来今年以来对中国电影票房销售预期比较乐观,认为2020年中国电影票房有望首次突破百亿美元。乐观的预期推动2020年的春节成为有史以来最为拥挤档期,但突然爆发的疫情打破了所有精心的预测,影院作为聚集性地点成为受影响最为严重的经营场所相继关闭,当期所有电影几乎全部撤档或延期,同时也关闭了对今年电影市场的所有乐观想象。

北美、西欧等全球主要的电影消费市场,当地各国自疫情爆发以来,从二月底以来同样将影院等聚集性娱乐场所相继关闭,全球电影市场自此进入至暗时刻。基于全球各国过往三年的同期平均票房收入数据,英国高街咨询(Gower Street Analytics)预估,截至到4月27号全球电影票房收入已损失了76亿美元,该咨询机构已将2020年全球票房的预估调整为250亿美元,甚至会是更为悲观的220亿美元。

面对茫茫无尽的黑暗隧道和遥遥无期的解封时间表,即便对好莱坞的巨头也产生了前所未见的压力,好莱坞五大影业公司陆续有重磅作品撤档,包括环球影业的《007:无暇赴死》、《速度与激情9》、华纳的《神奇女侠1984》、派拉蒙的《壮志凌云:独行侠》、索尼影视娱乐的《超能敢死队2020》、《莫比亚斯:暗夜博士》、迪斯尼的《黑寡妇》、真人版《花木兰》、原福克斯的《X战警:新变种人》等等,这些都是各家公司的内容基石和核心IP系列产品,撤档和延期意味着收入蒸发或者剧减。

面对新冠时期的各类封禁,所有的行业都必须迎接挑战,电影行业也不例外,作为八大艺术门类最有现代科技底蕴艺术类型,电影从诞生那一刻起就伴随着科技进步不断地强化着造梦行业的身份特征,并且随着科技文明的演进,电影已经进入分工明确的工业化阶段,从置景、道具、拍摄、录音、剪辑、影像合成、发行、上映等各个环节,技术因素越来越成为主导性力量,我们耳熟能详的影音名词Dolby全景声、CG、3D、4K、IMAX等都彰显电影艺术的科技色彩,而电影工业诸多的音视频、光影评测标准对清晰度、动态画面、影像色彩等画面品质的定义,也逐渐外溢渗透到其他领域,影响了电视等后续出现的影音技术设备,直到今天蔓延到IT和手机等设备上影像规格。

然而无论如何演进,电影内容的消费方式,特别是传统主流电影制作企业发行的作品,发行和放映初期还必须在影剧院场所,这在全球疫情肆虐的当下必然受到严厉的约束和管制。作为电影作品最重要的价值实现环节,实体影院的放映量和票房销售,决定着一部影片市场价值的多寡和商业成功与否,这在移动设备个人中心化、媒介消费去中心化、内容消费碎片化和文化消费多元化的今天越发显得不合时宜。流媒体与网络即时点播结合已经广泛普及的互联网络日益渗透进入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宅家对于文化消费需求的满足不会造成任何影响,这不仅是眼下疫情防控的管理需要,也是技术日益满足生活便利性造就的大趋势。

这个趋势不仅已由奈飞、Hulu等互联网视频流媒体服务商从内容制作、聚合、分发等环节进行了广泛的尝试与实践,并已经成为稳定的内容运营商业模式,这种模式同样吸引着苹果、亚马逊等非内容制作相关的互联网企业也加入到这个领域,北美与其他发达国家和地区良好的版权保护措施和消费者的付费习惯,引领互联网视频消费市场健康发育和成长,上述企业纷纷推出自己的原创内容,这吸引传统影音内容的行业巨头也逐渐加入内容在线化的行列,

华纳HBO、维亚康姆CBS、迪斯尼也推出了各自的流媒体服务,基于各自庞大的既有内容库形成丰富性优势,然而这些传统巨头并没有为自己的流媒体应用制作专属原创内容。

5月6日迪斯尼发布了令人沮丧的一季度业绩,受到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响,聚集人群的主题公园业务收入明显萎缩,同比利润更是下滑超过五成,而承载视频流媒体服务的媒体网络业务收入和利润都保持良好的增长势头,其他业务在营业收入增长的情况下,同比利润也明显下滑,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线上流媒体业务,或者说内容线上化对于危难时刻的影业公司是多么重要。

其实好莱坞五大巨头对于互联网对视频内容行业的影响早有洞察,他们在2007年就针对内容网络化、数字发行与内容安全的技术方向联合成立了非盈利技术研究机构——MovieLab,该机构于2019年底发布了针对媒介创造与内容安全的未来十年技术展望,在此展望中最为重要的预测是,未来十年内容和数字资产的生成和获取,都会基于云端技术全部在线化,而无需再进行技术平台和媒介形式的转移和变换,形成内容即服务的模式,但是这份展望其他的预测内容基本全部围绕着内容安全进行的铺陈,而对内容安全的疑虑和担心,也是传统内容巨头对网生内容生态欲迎还拒的根本原因。

然而面对不知何时终止的疫情,以及防控措施常态化的风险,传统影业巨头和视频内容生产商必须面对这一挑战,对于内容安全的担心完全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和克服,创新数字版权管理技术和基于区块链的网络加密技术完全有能力应对内容安全的风险,再结合跨平台和终端设备的多元适配性技术融合和优化,有潜力创造出更具吸引力,也更具广泛受众基础和多元商业价值实现路径的生态体系。

十年之后,个人移动和家庭大屏影音设备会有更高的分辨率、更逼真的音效,以及更大带宽和更为稳定完善的网络基础设施,VR等头盔显示装置取得技术突破,用户体验会臻于完善,这些都为消费者和各类受众提供多元化的视频内容平台,如Quibi的内容创新企业会将各类诉求融合,但专业的影院不会被完全取代,沉浸不被打扰的专属时间以及极致影音体验的仪式感仍是不可替代的需求,我们希望这样时代尽早到来,为电影业开启重生的一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未来内容和数字资产的生成和获取,可能会基于云端技术全部在线化,而无需再进行技术平台和媒介形式的转移和变换。



张原峰

OR--商业新媒体 】也许电影业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全球20多万块银幕几乎全部进入了休眠,影院的冰冻模式相继从东亚蔓延到世界各个角落,截至5月5号,只有日本、韩国、瑞典、白俄罗斯和中国台湾还没有关闭影剧院,这6千多块幕布还在顽强的变换着光影。

2019年全球电影票房收入为422亿美元,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票房收入93亿美元,全球占比超过五分之一,同时作为对全球电影票房收入增长贡献最大的市场,其市场份额还在不断增长。本来今年以来对中国电影票房销售预期比较乐观,认为2020年中国电影票房有望首次突破百亿美元。乐观的预期推动2020年的春节成为有史以来最为拥挤档期,但突然爆发的疫情打破了所有精心的预测,影院作为聚集性地点成为受影响最为严重的经营场所相继关闭,当期所有电影几乎全部撤档或延期,同时也关闭了对今年电影市场的所有乐观想象。

北美、西欧等全球主要的电影消费市场,当地各国自疫情爆发以来,从二月底以来同样将影院等聚集性娱乐场所相继关闭,全球电影市场自此进入至暗时刻。基于全球各国过往三年的同期平均票房收入数据,英国高街咨询(Gower Street Analytics)预估,截至到4月27号全球电影票房收入已损失了76亿美元,该咨询机构已将2020年全球票房的预估调整为250亿美元,甚至会是更为悲观的220亿美元。

面对茫茫无尽的黑暗隧道和遥遥无期的解封时间表,即便对好莱坞的巨头也产生了前所未见的压力,好莱坞五大影业公司陆续有重磅作品撤档,包括环球影业的《007:无暇赴死》、《速度与激情9》、华纳的《神奇女侠1984》、派拉蒙的《壮志凌云:独行侠》、索尼影视娱乐的《超能敢死队2020》、《莫比亚斯:暗夜博士》、迪斯尼的《黑寡妇》、真人版《花木兰》、原福克斯的《X战警:新变种人》等等,这些都是各家公司的内容基石和核心IP系列产品,撤档和延期意味着收入蒸发或者剧减。

面对新冠时期的各类封禁,所有的行业都必须迎接挑战,电影行业也不例外,作为八大艺术门类最有现代科技底蕴艺术类型,电影从诞生那一刻起就伴随着科技进步不断地强化着造梦行业的身份特征,并且随着科技文明的演进,电影已经进入分工明确的工业化阶段,从置景、道具、拍摄、录音、剪辑、影像合成、发行、上映等各个环节,技术因素越来越成为主导性力量,我们耳熟能详的影音名词Dolby全景声、CG、3D、4K、IMAX等都彰显电影艺术的科技色彩,而电影工业诸多的音视频、光影评测标准对清晰度、动态画面、影像色彩等画面品质的定义,也逐渐外溢渗透到其他领域,影响了电视等后续出现的影音技术设备,直到今天蔓延到IT和手机等设备上影像规格。

然而无论如何演进,电影内容的消费方式,特别是传统主流电影制作企业发行的作品,发行和放映初期还必须在影剧院场所,这在全球疫情肆虐的当下必然受到严厉的约束和管制。作为电影作品最重要的价值实现环节,实体影院的放映量和票房销售,决定着一部影片市场价值的多寡和商业成功与否,这在移动设备个人中心化、媒介消费去中心化、内容消费碎片化和文化消费多元化的今天越发显得不合时宜。流媒体与网络即时点播结合已经广泛普及的互联网络日益渗透进入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宅家对于文化消费需求的满足不会造成任何影响,这不仅是眼下疫情防控的管理需要,也是技术日益满足生活便利性造就的大趋势。

这个趋势不仅已由奈飞、Hulu等互联网视频流媒体服务商从内容制作、聚合、分发等环节进行了广泛的尝试与实践,并已经成为稳定的内容运营商业模式,这种模式同样吸引着苹果、亚马逊等非内容制作相关的互联网企业也加入到这个领域,北美与其他发达国家和地区良好的版权保护措施和消费者的付费习惯,引领互联网视频消费市场健康发育和成长,上述企业纷纷推出自己的原创内容,这吸引传统影音内容的行业巨头也逐渐加入内容在线化的行列,

华纳HBO、维亚康姆CBS、迪斯尼也推出了各自的流媒体服务,基于各自庞大的既有内容库形成丰富性优势,然而这些传统巨头并没有为自己的流媒体应用制作专属原创内容。

5月6日迪斯尼发布了令人沮丧的一季度业绩,受到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响,聚集人群的主题公园业务收入明显萎缩,同比利润更是下滑超过五成,而承载视频流媒体服务的媒体网络业务收入和利润都保持良好的增长势头,其他业务在营业收入增长的情况下,同比利润也明显下滑,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线上流媒体业务,或者说内容线上化对于危难时刻的影业公司是多么重要。

其实好莱坞五大巨头对于互联网对视频内容行业的影响早有洞察,他们在2007年就针对内容网络化、数字发行与内容安全的技术方向联合成立了非盈利技术研究机构——MovieLab,该机构于2019年底发布了针对媒介创造与内容安全的未来十年技术展望,在此展望中最为重要的预测是,未来十年内容和数字资产的生成和获取,都会基于云端技术全部在线化,而无需再进行技术平台和媒介形式的转移和变换,形成内容即服务的模式,但是这份展望其他的预测内容基本全部围绕着内容安全进行的铺陈,而对内容安全的疑虑和担心,也是传统内容巨头对网生内容生态欲迎还拒的根本原因。

然而面对不知何时终止的疫情,以及防控措施常态化的风险,传统影业巨头和视频内容生产商必须面对这一挑战,对于内容安全的担心完全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和克服,创新数字版权管理技术和基于区块链的网络加密技术完全有能力应对内容安全的风险,再结合跨平台和终端设备的多元适配性技术融合和优化,有潜力创造出更具吸引力,也更具广泛受众基础和多元商业价值实现路径的生态体系。

十年之后,个人移动和家庭大屏影音设备会有更高的分辨率、更逼真的音效,以及更大带宽和更为稳定完善的网络基础设施,VR等头盔显示装置取得技术突破,用户体验会臻于完善,这些都为消费者和各类受众提供多元化的视频内容平台,如Quibi的内容创新企业会将各类诉求融合,但专业的影院不会被完全取代,沉浸不被打扰的专属时间以及极致影音体验的仪式感仍是不可替代的需求,我们希望这样时代尽早到来,为电影业开启重生的一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