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还未加速就面临失速。



陈邓新

OR--商业新媒体 】特斯拉CEO马斯克,历来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据外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5月11日,马斯克发布推文表示重新开放公司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汽车制造工厂,这违反了就地避难命令,尽管如此其依然坚持强硬复工:“如果有人被逮捕,我要求只逮捕我一个人。”

特斯拉于3月23日关闭了美国工厂,之后上海工厂成为其唯一的希望,如今美国工厂复工而上海工厂却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据乘联会的数据显示,国产特斯拉 Model 3 的2020年4月份销量为3635 辆,上个月这个销量为10160辆,这意味着销量环比暴跌了 64.2%了,而据高工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4 月份国产Model 3 的产量为 11211 辆,占本月新能源乘用车总产量的15.4%,位居行业第一。

这令外界大跌眼镜。

毕竟,国产特斯拉被视为降维打击,令各路国产新能源厂商如临大敌,一度谈之变色,却不想一顿操作猛如虎,上市四个月就显露疲态:在未来可能继续降价的心理预期以及减配风波的双重打压之下,多数消费者选择暂时观望。

国产特斯拉,还未加速就面临失速。

产量是销量的3.08倍

疫情之下,新能源汽车市场雪上加霜,国产特斯拉一度风景这边独好。

尽管2020年1月上旬才正式交付,但第一季度国产特斯拉 Model 3销量高达16680辆,是第二名比亚迪全新秦EV销量的2倍还多。

国产特斯拉如偿所愿成为“带头大哥”。

然而谁都想不到,仅过了一个月,国产特斯拉的产量是销量的3.08倍,竟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格局。

“4月是新能源车补贴调整月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4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降了30.0%,“相对于传统车的疫情之后的反转,新能源车在叠加疫情反转和补贴退坡双重的刺激之下,表现仍稍弱。”

相同的背景,也有不少新能源汽车厂商表现得较为强势。

譬如比亚迪全新秦EV,4月销量为5096辆,相比3月减少了不足200辆;蔚来的ES6,4月销量为2907辆,相比3月的1479辆,增幅几乎翻倍;理想ONE、长安福特的锐际1.5T PHEV双双杀入4月的TOP 10榜。

 蔚来ES6与理想ONE这两个造车新势力的车型,反而显露黑马之姿。

“蔚来的换电模式获得补贴政策支持,销量上涨也在情理之中,比亚迪、理想也不过是巩固了基本盘。”一名市场人士告诉锌刻度,国产特斯拉销量暴跌内因更重要,“特斯拉的潜在用户群体并未改换门庭,只不过需求被抑制了。”

消费者不想当“韭菜”

减配,挫伤了消费者的信任,是国产特斯拉销量暴跌的内因之一。

特斯拉官微3月初承认:“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于2月10日开始复工复产。期间基于供应链状况,一部分标准版Model 3安装的硬件为HW2.5。”

简而言之,国产特斯拉的芯片由HW3.0被替换为老版本的HW2.5,两者性能相差21倍,而在替换过程中,特斯拉未公开向消费者说明情况。

面对一面倒的指责,特斯拉官方的回应,又有意或无意避开了配置清单与交车清单不一致这个关键点,进一步激怒了消费者。

最终,这场减配风波不断发酵,引来监管层的约谈,也令消费者放缓了脚步。

“4月8日晚间带朋友去特斯拉体验店,除了我们仨,就没其他客人了。”一名广州特斯拉车主公开表示一两个月前该店还人满为患。

此外,不断降价提升了消费者对未来的心理预期,成为特斯拉另外一个销售阻碍。

其实,降价这一招原本挺好用的,国产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在正式交付前进行一轮降价,补贴后售价调至29.9050万元,推动特斯拉销量走高。

2020年4月23日,财政部、科技部等四部委发布的《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通知》,要求补贴前的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以避免补贴资金流向奢侈消费,为了享受补贴,国产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下调售价至29.1800万元,补贴后售价为27.1550万元 。
却不想,再度降价后消费者并未买账。

某汽车论坛车友周新(化名)是国产特斯拉的潜在买家,身处北京的他成功说服家人同意,如今置换计划却推迟了:“车友群里面都在传后面还要降价,现在买不就是吃亏了么。”

“不是说今年国产特斯拉Model 3可能降到20万内么。”周新告诉锌刻度,许多近期原本打算买的人都在观望,大家心中慢慢形成共识,“能降多少不好说,但27.1550万元很可能不是今年最低价。”

周新的理由就一个:特斯拉正在加快提升国产Model 3零部件国产化,而随着国产化率提高售价有进一步降低的可能。

从这个角度来看,周新等消费者的选择观望并非没有道理。

“特斯拉希望更多消费者以更高的性价比买到产品。”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5月初表示,特斯拉上海工厂零部件本地化率计划到明年7月提升至70%~80%,“(频繁调价)特斯拉不会给予赔偿,这样做对所有车主一视同仁,即使员工也不享受折扣。”

换而言之,特斯拉不排除未来继续降价,但没有补差价的说法。

“都说早买早享受,理是这个理,但事不是这个事。”周新表示年底还是要买,“年底再便宜点,难道它不香吗?就算到时不降价,也没有损失,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似乎,降价提量这个打法,特斯拉玩砸了。

绷紧的现金流

供过于求,就意味着库存的积压,这考验着特斯拉的现金流。

特斯拉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营业收入为59.8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45.41亿美元增长32%,但低于2019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680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为6.68亿美元;运营所得现金减去资本支出之后的自由现金流为-8.95亿美元,结束了前三个季度为正的趋势,是华尔街分析师预期现金消耗幅度的两倍。
“净利润是公司理论上赚到的钱,自由现金流是公司实际拿到手的钱。”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自由现金流是判断公司经营是否健康的重要指标,如果长期为负经营风险会陡增,“特斯拉2020年2月通过增发股票融资了23亿美元,第一季度就相当于消耗了近40%的资金,四五月产销出现了一定的停滞,现金流绷紧恐难以避免。”

该私募人士认为,一旦现金流过度绷紧,不管是美国的工厂或是上海的工厂都可能受到冲击,进而诱发股价巨震,马斯克在资本市场好不容易重塑的信心或付之东流。

对此,汽车消费调研告诉君迪分析师泰森·乔米尼也表示认同:“如果一家公司不能在这个时刻提高产量和交付数量,那么将面临生存危机,对特斯拉来说尤其如此。”

事实上,马斯克也认识问题所在,在美国争取复工,在中国争取贷款。

2020年5月7日,特斯拉与中国工商银行达成协议,获得高达40亿元的无抵押循环贷款,这笔贷款只能用于上海工厂的建设及生产相关支出。

从长远来看,特斯拉的全球新能源汽车霸主地位并未动摇,在中国的品牌号召力似乎也并未减弱,但短时间内与消费者的若即若离依然是不容忽视的隐患,如何重塑信任、能否明确降价指引,成为国产特斯拉重整旗鼓的关键。

走出滞销困境,成为马斯克的燃眉之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万万没想到,国产特斯拉卖不动了

发布日期:2020-05-14 07:41
摘要:还未加速就面临失速。



陈邓新

OR--商业新媒体 】特斯拉CEO马斯克,历来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据外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5月11日,马斯克发布推文表示重新开放公司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汽车制造工厂,这违反了就地避难命令,尽管如此其依然坚持强硬复工:“如果有人被逮捕,我要求只逮捕我一个人。”

特斯拉于3月23日关闭了美国工厂,之后上海工厂成为其唯一的希望,如今美国工厂复工而上海工厂却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据乘联会的数据显示,国产特斯拉 Model 3 的2020年4月份销量为3635 辆,上个月这个销量为10160辆,这意味着销量环比暴跌了 64.2%了,而据高工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4 月份国产Model 3 的产量为 11211 辆,占本月新能源乘用车总产量的15.4%,位居行业第一。

这令外界大跌眼镜。

毕竟,国产特斯拉被视为降维打击,令各路国产新能源厂商如临大敌,一度谈之变色,却不想一顿操作猛如虎,上市四个月就显露疲态:在未来可能继续降价的心理预期以及减配风波的双重打压之下,多数消费者选择暂时观望。

国产特斯拉,还未加速就面临失速。

产量是销量的3.08倍

疫情之下,新能源汽车市场雪上加霜,国产特斯拉一度风景这边独好。

尽管2020年1月上旬才正式交付,但第一季度国产特斯拉 Model 3销量高达16680辆,是第二名比亚迪全新秦EV销量的2倍还多。

国产特斯拉如偿所愿成为“带头大哥”。

然而谁都想不到,仅过了一个月,国产特斯拉的产量是销量的3.08倍,竟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格局。

“4月是新能源车补贴调整月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4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降了30.0%,“相对于传统车的疫情之后的反转,新能源车在叠加疫情反转和补贴退坡双重的刺激之下,表现仍稍弱。”

相同的背景,也有不少新能源汽车厂商表现得较为强势。

譬如比亚迪全新秦EV,4月销量为5096辆,相比3月减少了不足200辆;蔚来的ES6,4月销量为2907辆,相比3月的1479辆,增幅几乎翻倍;理想ONE、长安福特的锐际1.5T PHEV双双杀入4月的TOP 10榜。

 蔚来ES6与理想ONE这两个造车新势力的车型,反而显露黑马之姿。

“蔚来的换电模式获得补贴政策支持,销量上涨也在情理之中,比亚迪、理想也不过是巩固了基本盘。”一名市场人士告诉锌刻度,国产特斯拉销量暴跌内因更重要,“特斯拉的潜在用户群体并未改换门庭,只不过需求被抑制了。”

消费者不想当“韭菜”

减配,挫伤了消费者的信任,是国产特斯拉销量暴跌的内因之一。

特斯拉官微3月初承认:“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于2月10日开始复工复产。期间基于供应链状况,一部分标准版Model 3安装的硬件为HW2.5。”

简而言之,国产特斯拉的芯片由HW3.0被替换为老版本的HW2.5,两者性能相差21倍,而在替换过程中,特斯拉未公开向消费者说明情况。

面对一面倒的指责,特斯拉官方的回应,又有意或无意避开了配置清单与交车清单不一致这个关键点,进一步激怒了消费者。

最终,这场减配风波不断发酵,引来监管层的约谈,也令消费者放缓了脚步。

“4月8日晚间带朋友去特斯拉体验店,除了我们仨,就没其他客人了。”一名广州特斯拉车主公开表示一两个月前该店还人满为患。

此外,不断降价提升了消费者对未来的心理预期,成为特斯拉另外一个销售阻碍。

其实,降价这一招原本挺好用的,国产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在正式交付前进行一轮降价,补贴后售价调至29.9050万元,推动特斯拉销量走高。

2020年4月23日,财政部、科技部等四部委发布的《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通知》,要求补贴前的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以避免补贴资金流向奢侈消费,为了享受补贴,国产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下调售价至29.1800万元,补贴后售价为27.1550万元 。
却不想,再度降价后消费者并未买账。

某汽车论坛车友周新(化名)是国产特斯拉的潜在买家,身处北京的他成功说服家人同意,如今置换计划却推迟了:“车友群里面都在传后面还要降价,现在买不就是吃亏了么。”

“不是说今年国产特斯拉Model 3可能降到20万内么。”周新告诉锌刻度,许多近期原本打算买的人都在观望,大家心中慢慢形成共识,“能降多少不好说,但27.1550万元很可能不是今年最低价。”

周新的理由就一个:特斯拉正在加快提升国产Model 3零部件国产化,而随着国产化率提高售价有进一步降低的可能。

从这个角度来看,周新等消费者的选择观望并非没有道理。

“特斯拉希望更多消费者以更高的性价比买到产品。”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5月初表示,特斯拉上海工厂零部件本地化率计划到明年7月提升至70%~80%,“(频繁调价)特斯拉不会给予赔偿,这样做对所有车主一视同仁,即使员工也不享受折扣。”

换而言之,特斯拉不排除未来继续降价,但没有补差价的说法。

“都说早买早享受,理是这个理,但事不是这个事。”周新表示年底还是要买,“年底再便宜点,难道它不香吗?就算到时不降价,也没有损失,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似乎,降价提量这个打法,特斯拉玩砸了。

绷紧的现金流

供过于求,就意味着库存的积压,这考验着特斯拉的现金流。

特斯拉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营业收入为59.8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45.41亿美元增长32%,但低于2019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680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为6.68亿美元;运营所得现金减去资本支出之后的自由现金流为-8.95亿美元,结束了前三个季度为正的趋势,是华尔街分析师预期现金消耗幅度的两倍。
“净利润是公司理论上赚到的钱,自由现金流是公司实际拿到手的钱。”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自由现金流是判断公司经营是否健康的重要指标,如果长期为负经营风险会陡增,“特斯拉2020年2月通过增发股票融资了23亿美元,第一季度就相当于消耗了近40%的资金,四五月产销出现了一定的停滞,现金流绷紧恐难以避免。”

该私募人士认为,一旦现金流过度绷紧,不管是美国的工厂或是上海的工厂都可能受到冲击,进而诱发股价巨震,马斯克在资本市场好不容易重塑的信心或付之东流。

对此,汽车消费调研告诉君迪分析师泰森·乔米尼也表示认同:“如果一家公司不能在这个时刻提高产量和交付数量,那么将面临生存危机,对特斯拉来说尤其如此。”

事实上,马斯克也认识问题所在,在美国争取复工,在中国争取贷款。

2020年5月7日,特斯拉与中国工商银行达成协议,获得高达40亿元的无抵押循环贷款,这笔贷款只能用于上海工厂的建设及生产相关支出。

从长远来看,特斯拉的全球新能源汽车霸主地位并未动摇,在中国的品牌号召力似乎也并未减弱,但短时间内与消费者的若即若离依然是不容忽视的隐患,如何重塑信任、能否明确降价指引,成为国产特斯拉重整旗鼓的关键。

走出滞销困境,成为马斯克的燃眉之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还未加速就面临失速。



陈邓新

OR--商业新媒体 】特斯拉CEO马斯克,历来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据外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5月11日,马斯克发布推文表示重新开放公司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汽车制造工厂,这违反了就地避难命令,尽管如此其依然坚持强硬复工:“如果有人被逮捕,我要求只逮捕我一个人。”

特斯拉于3月23日关闭了美国工厂,之后上海工厂成为其唯一的希望,如今美国工厂复工而上海工厂却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据乘联会的数据显示,国产特斯拉 Model 3 的2020年4月份销量为3635 辆,上个月这个销量为10160辆,这意味着销量环比暴跌了 64.2%了,而据高工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4 月份国产Model 3 的产量为 11211 辆,占本月新能源乘用车总产量的15.4%,位居行业第一。

这令外界大跌眼镜。

毕竟,国产特斯拉被视为降维打击,令各路国产新能源厂商如临大敌,一度谈之变色,却不想一顿操作猛如虎,上市四个月就显露疲态:在未来可能继续降价的心理预期以及减配风波的双重打压之下,多数消费者选择暂时观望。

国产特斯拉,还未加速就面临失速。

产量是销量的3.08倍

疫情之下,新能源汽车市场雪上加霜,国产特斯拉一度风景这边独好。

尽管2020年1月上旬才正式交付,但第一季度国产特斯拉 Model 3销量高达16680辆,是第二名比亚迪全新秦EV销量的2倍还多。

国产特斯拉如偿所愿成为“带头大哥”。

然而谁都想不到,仅过了一个月,国产特斯拉的产量是销量的3.08倍,竟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格局。

“4月是新能源车补贴调整月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4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降了30.0%,“相对于传统车的疫情之后的反转,新能源车在叠加疫情反转和补贴退坡双重的刺激之下,表现仍稍弱。”

相同的背景,也有不少新能源汽车厂商表现得较为强势。

譬如比亚迪全新秦EV,4月销量为5096辆,相比3月减少了不足200辆;蔚来的ES6,4月销量为2907辆,相比3月的1479辆,增幅几乎翻倍;理想ONE、长安福特的锐际1.5T PHEV双双杀入4月的TOP 10榜。

 蔚来ES6与理想ONE这两个造车新势力的车型,反而显露黑马之姿。

“蔚来的换电模式获得补贴政策支持,销量上涨也在情理之中,比亚迪、理想也不过是巩固了基本盘。”一名市场人士告诉锌刻度,国产特斯拉销量暴跌内因更重要,“特斯拉的潜在用户群体并未改换门庭,只不过需求被抑制了。”

消费者不想当“韭菜”

减配,挫伤了消费者的信任,是国产特斯拉销量暴跌的内因之一。

特斯拉官微3月初承认:“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于2月10日开始复工复产。期间基于供应链状况,一部分标准版Model 3安装的硬件为HW2.5。”

简而言之,国产特斯拉的芯片由HW3.0被替换为老版本的HW2.5,两者性能相差21倍,而在替换过程中,特斯拉未公开向消费者说明情况。

面对一面倒的指责,特斯拉官方的回应,又有意或无意避开了配置清单与交车清单不一致这个关键点,进一步激怒了消费者。

最终,这场减配风波不断发酵,引来监管层的约谈,也令消费者放缓了脚步。

“4月8日晚间带朋友去特斯拉体验店,除了我们仨,就没其他客人了。”一名广州特斯拉车主公开表示一两个月前该店还人满为患。

此外,不断降价提升了消费者对未来的心理预期,成为特斯拉另外一个销售阻碍。

其实,降价这一招原本挺好用的,国产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在正式交付前进行一轮降价,补贴后售价调至29.9050万元,推动特斯拉销量走高。

2020年4月23日,财政部、科技部等四部委发布的《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通知》,要求补贴前的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以避免补贴资金流向奢侈消费,为了享受补贴,国产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下调售价至29.1800万元,补贴后售价为27.1550万元 。
却不想,再度降价后消费者并未买账。

某汽车论坛车友周新(化名)是国产特斯拉的潜在买家,身处北京的他成功说服家人同意,如今置换计划却推迟了:“车友群里面都在传后面还要降价,现在买不就是吃亏了么。”

“不是说今年国产特斯拉Model 3可能降到20万内么。”周新告诉锌刻度,许多近期原本打算买的人都在观望,大家心中慢慢形成共识,“能降多少不好说,但27.1550万元很可能不是今年最低价。”

周新的理由就一个:特斯拉正在加快提升国产Model 3零部件国产化,而随着国产化率提高售价有进一步降低的可能。

从这个角度来看,周新等消费者的选择观望并非没有道理。

“特斯拉希望更多消费者以更高的性价比买到产品。”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5月初表示,特斯拉上海工厂零部件本地化率计划到明年7月提升至70%~80%,“(频繁调价)特斯拉不会给予赔偿,这样做对所有车主一视同仁,即使员工也不享受折扣。”

换而言之,特斯拉不排除未来继续降价,但没有补差价的说法。

“都说早买早享受,理是这个理,但事不是这个事。”周新表示年底还是要买,“年底再便宜点,难道它不香吗?就算到时不降价,也没有损失,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似乎,降价提量这个打法,特斯拉玩砸了。

绷紧的现金流

供过于求,就意味着库存的积压,这考验着特斯拉的现金流。

特斯拉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营业收入为59.8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45.41亿美元增长32%,但低于2019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680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为6.68亿美元;运营所得现金减去资本支出之后的自由现金流为-8.95亿美元,结束了前三个季度为正的趋势,是华尔街分析师预期现金消耗幅度的两倍。
“净利润是公司理论上赚到的钱,自由现金流是公司实际拿到手的钱。”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自由现金流是判断公司经营是否健康的重要指标,如果长期为负经营风险会陡增,“特斯拉2020年2月通过增发股票融资了23亿美元,第一季度就相当于消耗了近40%的资金,四五月产销出现了一定的停滞,现金流绷紧恐难以避免。”

该私募人士认为,一旦现金流过度绷紧,不管是美国的工厂或是上海的工厂都可能受到冲击,进而诱发股价巨震,马斯克在资本市场好不容易重塑的信心或付之东流。

对此,汽车消费调研告诉君迪分析师泰森·乔米尼也表示认同:“如果一家公司不能在这个时刻提高产量和交付数量,那么将面临生存危机,对特斯拉来说尤其如此。”

事实上,马斯克也认识问题所在,在美国争取复工,在中国争取贷款。

2020年5月7日,特斯拉与中国工商银行达成协议,获得高达40亿元的无抵押循环贷款,这笔贷款只能用于上海工厂的建设及生产相关支出。

从长远来看,特斯拉的全球新能源汽车霸主地位并未动摇,在中国的品牌号召力似乎也并未减弱,但短时间内与消费者的若即若离依然是不容忽视的隐患,如何重塑信任、能否明确降价指引,成为国产特斯拉重整旗鼓的关键。

走出滞销困境,成为马斯克的燃眉之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万万没想到,国产特斯拉卖不动了

发布日期:2020-05-14 07:41
摘要:还未加速就面临失速。



陈邓新

OR--商业新媒体 】特斯拉CEO马斯克,历来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据外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5月11日,马斯克发布推文表示重新开放公司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汽车制造工厂,这违反了就地避难命令,尽管如此其依然坚持强硬复工:“如果有人被逮捕,我要求只逮捕我一个人。”

特斯拉于3月23日关闭了美国工厂,之后上海工厂成为其唯一的希望,如今美国工厂复工而上海工厂却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据乘联会的数据显示,国产特斯拉 Model 3 的2020年4月份销量为3635 辆,上个月这个销量为10160辆,这意味着销量环比暴跌了 64.2%了,而据高工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4 月份国产Model 3 的产量为 11211 辆,占本月新能源乘用车总产量的15.4%,位居行业第一。

这令外界大跌眼镜。

毕竟,国产特斯拉被视为降维打击,令各路国产新能源厂商如临大敌,一度谈之变色,却不想一顿操作猛如虎,上市四个月就显露疲态:在未来可能继续降价的心理预期以及减配风波的双重打压之下,多数消费者选择暂时观望。

国产特斯拉,还未加速就面临失速。

产量是销量的3.08倍

疫情之下,新能源汽车市场雪上加霜,国产特斯拉一度风景这边独好。

尽管2020年1月上旬才正式交付,但第一季度国产特斯拉 Model 3销量高达16680辆,是第二名比亚迪全新秦EV销量的2倍还多。

国产特斯拉如偿所愿成为“带头大哥”。

然而谁都想不到,仅过了一个月,国产特斯拉的产量是销量的3.08倍,竟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格局。

“4月是新能源车补贴调整月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4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降了30.0%,“相对于传统车的疫情之后的反转,新能源车在叠加疫情反转和补贴退坡双重的刺激之下,表现仍稍弱。”

相同的背景,也有不少新能源汽车厂商表现得较为强势。

譬如比亚迪全新秦EV,4月销量为5096辆,相比3月减少了不足200辆;蔚来的ES6,4月销量为2907辆,相比3月的1479辆,增幅几乎翻倍;理想ONE、长安福特的锐际1.5T PHEV双双杀入4月的TOP 10榜。

 蔚来ES6与理想ONE这两个造车新势力的车型,反而显露黑马之姿。

“蔚来的换电模式获得补贴政策支持,销量上涨也在情理之中,比亚迪、理想也不过是巩固了基本盘。”一名市场人士告诉锌刻度,国产特斯拉销量暴跌内因更重要,“特斯拉的潜在用户群体并未改换门庭,只不过需求被抑制了。”

消费者不想当“韭菜”

减配,挫伤了消费者的信任,是国产特斯拉销量暴跌的内因之一。

特斯拉官微3月初承认:“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于2月10日开始复工复产。期间基于供应链状况,一部分标准版Model 3安装的硬件为HW2.5。”

简而言之,国产特斯拉的芯片由HW3.0被替换为老版本的HW2.5,两者性能相差21倍,而在替换过程中,特斯拉未公开向消费者说明情况。

面对一面倒的指责,特斯拉官方的回应,又有意或无意避开了配置清单与交车清单不一致这个关键点,进一步激怒了消费者。

最终,这场减配风波不断发酵,引来监管层的约谈,也令消费者放缓了脚步。

“4月8日晚间带朋友去特斯拉体验店,除了我们仨,就没其他客人了。”一名广州特斯拉车主公开表示一两个月前该店还人满为患。

此外,不断降价提升了消费者对未来的心理预期,成为特斯拉另外一个销售阻碍。

其实,降价这一招原本挺好用的,国产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在正式交付前进行一轮降价,补贴后售价调至29.9050万元,推动特斯拉销量走高。

2020年4月23日,财政部、科技部等四部委发布的《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通知》,要求补贴前的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以避免补贴资金流向奢侈消费,为了享受补贴,国产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下调售价至29.1800万元,补贴后售价为27.1550万元 。
却不想,再度降价后消费者并未买账。

某汽车论坛车友周新(化名)是国产特斯拉的潜在买家,身处北京的他成功说服家人同意,如今置换计划却推迟了:“车友群里面都在传后面还要降价,现在买不就是吃亏了么。”

“不是说今年国产特斯拉Model 3可能降到20万内么。”周新告诉锌刻度,许多近期原本打算买的人都在观望,大家心中慢慢形成共识,“能降多少不好说,但27.1550万元很可能不是今年最低价。”

周新的理由就一个:特斯拉正在加快提升国产Model 3零部件国产化,而随着国产化率提高售价有进一步降低的可能。

从这个角度来看,周新等消费者的选择观望并非没有道理。

“特斯拉希望更多消费者以更高的性价比买到产品。”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5月初表示,特斯拉上海工厂零部件本地化率计划到明年7月提升至70%~80%,“(频繁调价)特斯拉不会给予赔偿,这样做对所有车主一视同仁,即使员工也不享受折扣。”

换而言之,特斯拉不排除未来继续降价,但没有补差价的说法。

“都说早买早享受,理是这个理,但事不是这个事。”周新表示年底还是要买,“年底再便宜点,难道它不香吗?就算到时不降价,也没有损失,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似乎,降价提量这个打法,特斯拉玩砸了。

绷紧的现金流

供过于求,就意味着库存的积压,这考验着特斯拉的现金流。

特斯拉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营业收入为59.8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45.41亿美元增长32%,但低于2019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680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为6.68亿美元;运营所得现金减去资本支出之后的自由现金流为-8.95亿美元,结束了前三个季度为正的趋势,是华尔街分析师预期现金消耗幅度的两倍。
“净利润是公司理论上赚到的钱,自由现金流是公司实际拿到手的钱。”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自由现金流是判断公司经营是否健康的重要指标,如果长期为负经营风险会陡增,“特斯拉2020年2月通过增发股票融资了23亿美元,第一季度就相当于消耗了近40%的资金,四五月产销出现了一定的停滞,现金流绷紧恐难以避免。”

该私募人士认为,一旦现金流过度绷紧,不管是美国的工厂或是上海的工厂都可能受到冲击,进而诱发股价巨震,马斯克在资本市场好不容易重塑的信心或付之东流。

对此,汽车消费调研告诉君迪分析师泰森·乔米尼也表示认同:“如果一家公司不能在这个时刻提高产量和交付数量,那么将面临生存危机,对特斯拉来说尤其如此。”

事实上,马斯克也认识问题所在,在美国争取复工,在中国争取贷款。

2020年5月7日,特斯拉与中国工商银行达成协议,获得高达40亿元的无抵押循环贷款,这笔贷款只能用于上海工厂的建设及生产相关支出。

从长远来看,特斯拉的全球新能源汽车霸主地位并未动摇,在中国的品牌号召力似乎也并未减弱,但短时间内与消费者的若即若离依然是不容忽视的隐患,如何重塑信任、能否明确降价指引,成为国产特斯拉重整旗鼓的关键。

走出滞销困境,成为马斯克的燃眉之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还未加速就面临失速。



陈邓新

OR--商业新媒体 】特斯拉CEO马斯克,历来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据外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5月11日,马斯克发布推文表示重新开放公司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汽车制造工厂,这违反了就地避难命令,尽管如此其依然坚持强硬复工:“如果有人被逮捕,我要求只逮捕我一个人。”

特斯拉于3月23日关闭了美国工厂,之后上海工厂成为其唯一的希望,如今美国工厂复工而上海工厂却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据乘联会的数据显示,国产特斯拉 Model 3 的2020年4月份销量为3635 辆,上个月这个销量为10160辆,这意味着销量环比暴跌了 64.2%了,而据高工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4 月份国产Model 3 的产量为 11211 辆,占本月新能源乘用车总产量的15.4%,位居行业第一。

这令外界大跌眼镜。

毕竟,国产特斯拉被视为降维打击,令各路国产新能源厂商如临大敌,一度谈之变色,却不想一顿操作猛如虎,上市四个月就显露疲态:在未来可能继续降价的心理预期以及减配风波的双重打压之下,多数消费者选择暂时观望。

国产特斯拉,还未加速就面临失速。

产量是销量的3.08倍

疫情之下,新能源汽车市场雪上加霜,国产特斯拉一度风景这边独好。

尽管2020年1月上旬才正式交付,但第一季度国产特斯拉 Model 3销量高达16680辆,是第二名比亚迪全新秦EV销量的2倍还多。

国产特斯拉如偿所愿成为“带头大哥”。

然而谁都想不到,仅过了一个月,国产特斯拉的产量是销量的3.08倍,竟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格局。

“4月是新能源车补贴调整月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4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降了30.0%,“相对于传统车的疫情之后的反转,新能源车在叠加疫情反转和补贴退坡双重的刺激之下,表现仍稍弱。”

相同的背景,也有不少新能源汽车厂商表现得较为强势。

譬如比亚迪全新秦EV,4月销量为5096辆,相比3月减少了不足200辆;蔚来的ES6,4月销量为2907辆,相比3月的1479辆,增幅几乎翻倍;理想ONE、长安福特的锐际1.5T PHEV双双杀入4月的TOP 10榜。

 蔚来ES6与理想ONE这两个造车新势力的车型,反而显露黑马之姿。

“蔚来的换电模式获得补贴政策支持,销量上涨也在情理之中,比亚迪、理想也不过是巩固了基本盘。”一名市场人士告诉锌刻度,国产特斯拉销量暴跌内因更重要,“特斯拉的潜在用户群体并未改换门庭,只不过需求被抑制了。”

消费者不想当“韭菜”

减配,挫伤了消费者的信任,是国产特斯拉销量暴跌的内因之一。

特斯拉官微3月初承认:“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于2月10日开始复工复产。期间基于供应链状况,一部分标准版Model 3安装的硬件为HW2.5。”

简而言之,国产特斯拉的芯片由HW3.0被替换为老版本的HW2.5,两者性能相差21倍,而在替换过程中,特斯拉未公开向消费者说明情况。

面对一面倒的指责,特斯拉官方的回应,又有意或无意避开了配置清单与交车清单不一致这个关键点,进一步激怒了消费者。

最终,这场减配风波不断发酵,引来监管层的约谈,也令消费者放缓了脚步。

“4月8日晚间带朋友去特斯拉体验店,除了我们仨,就没其他客人了。”一名广州特斯拉车主公开表示一两个月前该店还人满为患。

此外,不断降价提升了消费者对未来的心理预期,成为特斯拉另外一个销售阻碍。

其实,降价这一招原本挺好用的,国产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在正式交付前进行一轮降价,补贴后售价调至29.9050万元,推动特斯拉销量走高。

2020年4月23日,财政部、科技部等四部委发布的《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通知》,要求补贴前的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以避免补贴资金流向奢侈消费,为了享受补贴,国产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下调售价至29.1800万元,补贴后售价为27.1550万元 。
却不想,再度降价后消费者并未买账。

某汽车论坛车友周新(化名)是国产特斯拉的潜在买家,身处北京的他成功说服家人同意,如今置换计划却推迟了:“车友群里面都在传后面还要降价,现在买不就是吃亏了么。”

“不是说今年国产特斯拉Model 3可能降到20万内么。”周新告诉锌刻度,许多近期原本打算买的人都在观望,大家心中慢慢形成共识,“能降多少不好说,但27.1550万元很可能不是今年最低价。”

周新的理由就一个:特斯拉正在加快提升国产Model 3零部件国产化,而随着国产化率提高售价有进一步降低的可能。

从这个角度来看,周新等消费者的选择观望并非没有道理。

“特斯拉希望更多消费者以更高的性价比买到产品。”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5月初表示,特斯拉上海工厂零部件本地化率计划到明年7月提升至70%~80%,“(频繁调价)特斯拉不会给予赔偿,这样做对所有车主一视同仁,即使员工也不享受折扣。”

换而言之,特斯拉不排除未来继续降价,但没有补差价的说法。

“都说早买早享受,理是这个理,但事不是这个事。”周新表示年底还是要买,“年底再便宜点,难道它不香吗?就算到时不降价,也没有损失,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似乎,降价提量这个打法,特斯拉玩砸了。

绷紧的现金流

供过于求,就意味着库存的积压,这考验着特斯拉的现金流。

特斯拉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营业收入为59.8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45.41亿美元增长32%,但低于2019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680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为6.68亿美元;运营所得现金减去资本支出之后的自由现金流为-8.95亿美元,结束了前三个季度为正的趋势,是华尔街分析师预期现金消耗幅度的两倍。
“净利润是公司理论上赚到的钱,自由现金流是公司实际拿到手的钱。”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自由现金流是判断公司经营是否健康的重要指标,如果长期为负经营风险会陡增,“特斯拉2020年2月通过增发股票融资了23亿美元,第一季度就相当于消耗了近40%的资金,四五月产销出现了一定的停滞,现金流绷紧恐难以避免。”

该私募人士认为,一旦现金流过度绷紧,不管是美国的工厂或是上海的工厂都可能受到冲击,进而诱发股价巨震,马斯克在资本市场好不容易重塑的信心或付之东流。

对此,汽车消费调研告诉君迪分析师泰森·乔米尼也表示认同:“如果一家公司不能在这个时刻提高产量和交付数量,那么将面临生存危机,对特斯拉来说尤其如此。”

事实上,马斯克也认识问题所在,在美国争取复工,在中国争取贷款。

2020年5月7日,特斯拉与中国工商银行达成协议,获得高达40亿元的无抵押循环贷款,这笔贷款只能用于上海工厂的建设及生产相关支出。

从长远来看,特斯拉的全球新能源汽车霸主地位并未动摇,在中国的品牌号召力似乎也并未减弱,但短时间内与消费者的若即若离依然是不容忽视的隐患,如何重塑信任、能否明确降价指引,成为国产特斯拉重整旗鼓的关键。

走出滞销困境,成为马斯克的燃眉之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