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马云的演讲在B站被怼,后浪在想什么?这不仅是观点之争,更是话语模式之争。反对资本话语,近年很流行,既可以发表不满,又相对安全。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马云最近被怼了。

在B站上,阿里巴巴放了一个马云的视频,主题是为阿里的公益站台。其中,马云谈到,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

不料,此言却引来B站群嘲。有人统计,40万的流量,引来了7000多条弹幕,9000多条评论。

评论不少是负面,而且充斥着剩余价值、剥削、资本、镰刀、吸血鬼等左翼话语。最后,阿里巴巴不得不删除了这个视频。

对比B站宣传片《后浪》引发的讨论,比如播放量迅速超过千万、15万条弹幕之类。马云演讲并不算流量事件,却在社交媒体媒体引发不小的讨论——面对后浪们的吐槽,前浪们在窃窃私语,时代,是不是要变了?

话语之争

马云的观点为何引发争论?

马云这篇演讲的中心思想,总结如下,“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它创造价值,创造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让无数人就业,让无数人看到希望。无论是商业还是公益,我们今天所有的一切,所做的一切,就是要让无数人对工作和生活充满希望。”

这一观点,可以说和马云的以往观点一脉相承,甚至可以说不是马云一个人独有。类似的,经济学大师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很早就说过,企业有且只有一种社会责任,那就是合法谋求利润。他的原话是,“仅存在一种、而且是唯一的一种商业社会责任——只要它遵守职业规则,那么它的社会责任就是利用其资源,并且从事那些旨在增加其利润的活动,这也就是说,在没有诡计与欺诈的情况下,从事公开的、且自由的竞争。”

弗里德曼的观点是典型的右派。弗里德曼甚至认为,企业强调社会责任很荒谬:只是浪费钱,不是浪费股东的钱,就是消费者或者员工的钱。

对于马云的观点,B站网友表现的并不买单。从自媒体收集的热门评论来看,有的说“是人民养活了阿里巴巴,不是阿里巴巴养活了人民”,也有说,“吸血鬼不怕十字架,但是吸血鬼怕锤子和镰刀”,等等。

这不仅仅是观点之争,而是话语模式的争论——更典型的说,是左翼右翼话语之争。弗里德曼是西方经济学的话语,而B站的用户,也就是年轻的后浪们,他们流行的批判武器,则是左翼的政治经济学话语。

B站的风向标意义

为什么B站的用户反应值得重视,因为他们是年轻人,他们意味着我们时代的未来。

伴随着B站不断破圈或者说主流化,“Z世代”群体声音,也开始崛起。“Z世代”,这个词语本来来自欧美,表示互联网时代,主要是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

他们习惯即时通讯与社交媒体,是真正意义移动互联网一代。有数据表示,这一人群在海外大概占人口30%,在中国语境下,如果置换成90后与00后,是人群五分之一略多。对应之下,B站成为“Z世代”的具体形象,从2019年数据来看,会员平均年龄是21岁,新用户平均甚至不到20岁。

B站如今被认为是未来,最关键的原因,正在于年轻用户尤其“Z世代”为主体。2020年,B站发布2019年财报,全年营收67.8亿元,同比增长64%。最有价值的信息,B站用户1.3亿,年轻人为主,而且00后不断涌入。

我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评价《后浪》时,说年轻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拜物教,人人都想靠拢年轻人。经历《后浪》宣传片后,B站市值一路上涨,到了5月10日已经超过100亿美元。

在靠拢年轻人方面,科技巨头也不落后,目前腾讯、阿里巴巴、索尼都持股了B站,而且B站的团队并没有因此失去主导权。这种情况下,再看马云演讲的翻车,更加耐人寻味。

后浪们的观点

年轻人选择左倾,好像是天然情况。

有句老话就是说,“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不左倾,是没良心,中年了还左倾,就是没脑子”。不过年轻人的选择,往往和成长环境有关。

这类似一种初恋情结,你第一次接触而且头脑被击中的观念,往往会影响你很多年,即使在你抛弃这种观点之后。就像普通人提到历史,更多想到的金庸而不是教科书中观点。如果少年时候喜欢过金庸,成年后或许不再读了,但一旦遇到有人批判金庸,不少人也会本能感到气愤一样。

B站青年的反应,更多反映了年轻群体的变化,还是整个社会的变化?我倾向于后者。

为什么后浪们偏爱左翼话语?更具体的是,他们偏爱的是反对资本的左翼话语,这种模式既可以抒发自身不满,又对自身而言意味着安全。批判资本,不仅在年轻人中流行,也是这两年的社会风潮。比如一些网红,左手批判资本,右手发小广告,毫无违和感。

人们提起资本,印象好像总是大而强势的,其实并不如此。你看到的街边小店,也是资本活生生的存在,大资本只是小资本中的长大者,不论是出于幸运还是加持。在中国,绝大多数“资本”,呈现在数以千万计的小微企业身上。恰恰是资本,让原本没有的社会空间苟延残喘。资本并非完美,也可能无情,但是却提供了清晰的契约关系与市场关系。在有的时候有的地方,只批判资本,不过一种安全的视而不见。

随着时代变化,经济稳定,努力工作不再是年轻人的唯一信仰,一夜暴富的可能也在变小,阶层攀爬的可能性亦是如此。这就是我所谓的软阶层社会,这种时候,话语方式或者说范式,会发生变化。

权力范式转变

在市场经济成为主流话语的时代,资本、市场以及民众,往往能够在矛盾中努力寻找共处之道。这从中国前些年流行的话语,可见一斑,比如茅于轼表示“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任志强表示“只给富人盖房”,更不用说,社交媒体流行对“你穷你有理”的群体讥讽,以及“比你优秀的人都在努力,你有什么资格不努力”之类鸡汤。

一旦市场话语萎缩,对于资本的反噬也会开始。比如“996”、“社畜”之类话题成为主流话题,成为焦点。

这种市场与资本公众三者,违和荒谬,在马云的B站翻车事件中,加倍出现:马云是为阿里做社会责任而站台,按照弗里德曼的说法,这是浪费;而马云同时重申了与弗里德曼类似的观点,强调商业即慈善。而围观人群,则用了与弗里德曼西方经济学式话语完全相反的话语模式,即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来解构马云的话语。至于马云身份,在B站往往被定义为人民富豪或者无产阶级资本家。

话语转化之下,为什么后浪们热衷批判资本?不少人,很自然会把这比喻成为后浪与前浪的观点之争,年轻人与中年人的观点差异。更深地看,这一现象在海内外都在出现,其实是整个社会权力模式的转变。

以往权力模式,更多等级模式,是从上到下,典型是精英喊话,民众聆听;如今,权力模式变为网络形态,社交媒体兴起,权力模式变为扁平化,精英民众如深陷于彼此的汪洋之中,人人都在发声。

历史学家弗格森在《广场与高塔》一书中,分别将这两种权力结构命名为广场和高塔——广场代表网络秩序,而高塔代表等级秩序。由此可见,B站之类的喧哗,只是一种表象,真正权力的游戏规则,正在发生变化和迁移。在B站和马云的对峙之外,还有更高的手在拨弄,一切如同棋子一般,任意拿捏。

在众生喧哗之中,资本或者市场,如果不再做点什么,更大的反噬,也许还会在路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马云在B站被怼,这一届后浪在想什么

发布日期:2020-05-14 07:16
摘要:马云的演讲在B站被怼,后浪在想什么?这不仅是观点之争,更是话语模式之争。反对资本话语,近年很流行,既可以发表不满,又相对安全。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马云最近被怼了。

在B站上,阿里巴巴放了一个马云的视频,主题是为阿里的公益站台。其中,马云谈到,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

不料,此言却引来B站群嘲。有人统计,40万的流量,引来了7000多条弹幕,9000多条评论。

评论不少是负面,而且充斥着剩余价值、剥削、资本、镰刀、吸血鬼等左翼话语。最后,阿里巴巴不得不删除了这个视频。

对比B站宣传片《后浪》引发的讨论,比如播放量迅速超过千万、15万条弹幕之类。马云演讲并不算流量事件,却在社交媒体媒体引发不小的讨论——面对后浪们的吐槽,前浪们在窃窃私语,时代,是不是要变了?

话语之争

马云的观点为何引发争论?

马云这篇演讲的中心思想,总结如下,“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它创造价值,创造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让无数人就业,让无数人看到希望。无论是商业还是公益,我们今天所有的一切,所做的一切,就是要让无数人对工作和生活充满希望。”

这一观点,可以说和马云的以往观点一脉相承,甚至可以说不是马云一个人独有。类似的,经济学大师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很早就说过,企业有且只有一种社会责任,那就是合法谋求利润。他的原话是,“仅存在一种、而且是唯一的一种商业社会责任——只要它遵守职业规则,那么它的社会责任就是利用其资源,并且从事那些旨在增加其利润的活动,这也就是说,在没有诡计与欺诈的情况下,从事公开的、且自由的竞争。”

弗里德曼的观点是典型的右派。弗里德曼甚至认为,企业强调社会责任很荒谬:只是浪费钱,不是浪费股东的钱,就是消费者或者员工的钱。

对于马云的观点,B站网友表现的并不买单。从自媒体收集的热门评论来看,有的说“是人民养活了阿里巴巴,不是阿里巴巴养活了人民”,也有说,“吸血鬼不怕十字架,但是吸血鬼怕锤子和镰刀”,等等。

这不仅仅是观点之争,而是话语模式的争论——更典型的说,是左翼右翼话语之争。弗里德曼是西方经济学的话语,而B站的用户,也就是年轻的后浪们,他们流行的批判武器,则是左翼的政治经济学话语。

B站的风向标意义

为什么B站的用户反应值得重视,因为他们是年轻人,他们意味着我们时代的未来。

伴随着B站不断破圈或者说主流化,“Z世代”群体声音,也开始崛起。“Z世代”,这个词语本来来自欧美,表示互联网时代,主要是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

他们习惯即时通讯与社交媒体,是真正意义移动互联网一代。有数据表示,这一人群在海外大概占人口30%,在中国语境下,如果置换成90后与00后,是人群五分之一略多。对应之下,B站成为“Z世代”的具体形象,从2019年数据来看,会员平均年龄是21岁,新用户平均甚至不到20岁。

B站如今被认为是未来,最关键的原因,正在于年轻用户尤其“Z世代”为主体。2020年,B站发布2019年财报,全年营收67.8亿元,同比增长64%。最有价值的信息,B站用户1.3亿,年轻人为主,而且00后不断涌入。

我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评价《后浪》时,说年轻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拜物教,人人都想靠拢年轻人。经历《后浪》宣传片后,B站市值一路上涨,到了5月10日已经超过100亿美元。

在靠拢年轻人方面,科技巨头也不落后,目前腾讯、阿里巴巴、索尼都持股了B站,而且B站的团队并没有因此失去主导权。这种情况下,再看马云演讲的翻车,更加耐人寻味。

后浪们的观点

年轻人选择左倾,好像是天然情况。

有句老话就是说,“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不左倾,是没良心,中年了还左倾,就是没脑子”。不过年轻人的选择,往往和成长环境有关。

这类似一种初恋情结,你第一次接触而且头脑被击中的观念,往往会影响你很多年,即使在你抛弃这种观点之后。就像普通人提到历史,更多想到的金庸而不是教科书中观点。如果少年时候喜欢过金庸,成年后或许不再读了,但一旦遇到有人批判金庸,不少人也会本能感到气愤一样。

B站青年的反应,更多反映了年轻群体的变化,还是整个社会的变化?我倾向于后者。

为什么后浪们偏爱左翼话语?更具体的是,他们偏爱的是反对资本的左翼话语,这种模式既可以抒发自身不满,又对自身而言意味着安全。批判资本,不仅在年轻人中流行,也是这两年的社会风潮。比如一些网红,左手批判资本,右手发小广告,毫无违和感。

人们提起资本,印象好像总是大而强势的,其实并不如此。你看到的街边小店,也是资本活生生的存在,大资本只是小资本中的长大者,不论是出于幸运还是加持。在中国,绝大多数“资本”,呈现在数以千万计的小微企业身上。恰恰是资本,让原本没有的社会空间苟延残喘。资本并非完美,也可能无情,但是却提供了清晰的契约关系与市场关系。在有的时候有的地方,只批判资本,不过一种安全的视而不见。

随着时代变化,经济稳定,努力工作不再是年轻人的唯一信仰,一夜暴富的可能也在变小,阶层攀爬的可能性亦是如此。这就是我所谓的软阶层社会,这种时候,话语方式或者说范式,会发生变化。

权力范式转变

在市场经济成为主流话语的时代,资本、市场以及民众,往往能够在矛盾中努力寻找共处之道。这从中国前些年流行的话语,可见一斑,比如茅于轼表示“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任志强表示“只给富人盖房”,更不用说,社交媒体流行对“你穷你有理”的群体讥讽,以及“比你优秀的人都在努力,你有什么资格不努力”之类鸡汤。

一旦市场话语萎缩,对于资本的反噬也会开始。比如“996”、“社畜”之类话题成为主流话题,成为焦点。

这种市场与资本公众三者,违和荒谬,在马云的B站翻车事件中,加倍出现:马云是为阿里做社会责任而站台,按照弗里德曼的说法,这是浪费;而马云同时重申了与弗里德曼类似的观点,强调商业即慈善。而围观人群,则用了与弗里德曼西方经济学式话语完全相反的话语模式,即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来解构马云的话语。至于马云身份,在B站往往被定义为人民富豪或者无产阶级资本家。

话语转化之下,为什么后浪们热衷批判资本?不少人,很自然会把这比喻成为后浪与前浪的观点之争,年轻人与中年人的观点差异。更深地看,这一现象在海内外都在出现,其实是整个社会权力模式的转变。

以往权力模式,更多等级模式,是从上到下,典型是精英喊话,民众聆听;如今,权力模式变为网络形态,社交媒体兴起,权力模式变为扁平化,精英民众如深陷于彼此的汪洋之中,人人都在发声。

历史学家弗格森在《广场与高塔》一书中,分别将这两种权力结构命名为广场和高塔——广场代表网络秩序,而高塔代表等级秩序。由此可见,B站之类的喧哗,只是一种表象,真正权力的游戏规则,正在发生变化和迁移。在B站和马云的对峙之外,还有更高的手在拨弄,一切如同棋子一般,任意拿捏。

在众生喧哗之中,资本或者市场,如果不再做点什么,更大的反噬,也许还会在路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马云的演讲在B站被怼,后浪在想什么?这不仅是观点之争,更是话语模式之争。反对资本话语,近年很流行,既可以发表不满,又相对安全。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马云最近被怼了。

在B站上,阿里巴巴放了一个马云的视频,主题是为阿里的公益站台。其中,马云谈到,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

不料,此言却引来B站群嘲。有人统计,40万的流量,引来了7000多条弹幕,9000多条评论。

评论不少是负面,而且充斥着剩余价值、剥削、资本、镰刀、吸血鬼等左翼话语。最后,阿里巴巴不得不删除了这个视频。

对比B站宣传片《后浪》引发的讨论,比如播放量迅速超过千万、15万条弹幕之类。马云演讲并不算流量事件,却在社交媒体媒体引发不小的讨论——面对后浪们的吐槽,前浪们在窃窃私语,时代,是不是要变了?

话语之争

马云的观点为何引发争论?

马云这篇演讲的中心思想,总结如下,“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它创造价值,创造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让无数人就业,让无数人看到希望。无论是商业还是公益,我们今天所有的一切,所做的一切,就是要让无数人对工作和生活充满希望。”

这一观点,可以说和马云的以往观点一脉相承,甚至可以说不是马云一个人独有。类似的,经济学大师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很早就说过,企业有且只有一种社会责任,那就是合法谋求利润。他的原话是,“仅存在一种、而且是唯一的一种商业社会责任——只要它遵守职业规则,那么它的社会责任就是利用其资源,并且从事那些旨在增加其利润的活动,这也就是说,在没有诡计与欺诈的情况下,从事公开的、且自由的竞争。”

弗里德曼的观点是典型的右派。弗里德曼甚至认为,企业强调社会责任很荒谬:只是浪费钱,不是浪费股东的钱,就是消费者或者员工的钱。

对于马云的观点,B站网友表现的并不买单。从自媒体收集的热门评论来看,有的说“是人民养活了阿里巴巴,不是阿里巴巴养活了人民”,也有说,“吸血鬼不怕十字架,但是吸血鬼怕锤子和镰刀”,等等。

这不仅仅是观点之争,而是话语模式的争论——更典型的说,是左翼右翼话语之争。弗里德曼是西方经济学的话语,而B站的用户,也就是年轻的后浪们,他们流行的批判武器,则是左翼的政治经济学话语。

B站的风向标意义

为什么B站的用户反应值得重视,因为他们是年轻人,他们意味着我们时代的未来。

伴随着B站不断破圈或者说主流化,“Z世代”群体声音,也开始崛起。“Z世代”,这个词语本来来自欧美,表示互联网时代,主要是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

他们习惯即时通讯与社交媒体,是真正意义移动互联网一代。有数据表示,这一人群在海外大概占人口30%,在中国语境下,如果置换成90后与00后,是人群五分之一略多。对应之下,B站成为“Z世代”的具体形象,从2019年数据来看,会员平均年龄是21岁,新用户平均甚至不到20岁。

B站如今被认为是未来,最关键的原因,正在于年轻用户尤其“Z世代”为主体。2020年,B站发布2019年财报,全年营收67.8亿元,同比增长64%。最有价值的信息,B站用户1.3亿,年轻人为主,而且00后不断涌入。

我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评价《后浪》时,说年轻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拜物教,人人都想靠拢年轻人。经历《后浪》宣传片后,B站市值一路上涨,到了5月10日已经超过100亿美元。

在靠拢年轻人方面,科技巨头也不落后,目前腾讯、阿里巴巴、索尼都持股了B站,而且B站的团队并没有因此失去主导权。这种情况下,再看马云演讲的翻车,更加耐人寻味。

后浪们的观点

年轻人选择左倾,好像是天然情况。

有句老话就是说,“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不左倾,是没良心,中年了还左倾,就是没脑子”。不过年轻人的选择,往往和成长环境有关。

这类似一种初恋情结,你第一次接触而且头脑被击中的观念,往往会影响你很多年,即使在你抛弃这种观点之后。就像普通人提到历史,更多想到的金庸而不是教科书中观点。如果少年时候喜欢过金庸,成年后或许不再读了,但一旦遇到有人批判金庸,不少人也会本能感到气愤一样。

B站青年的反应,更多反映了年轻群体的变化,还是整个社会的变化?我倾向于后者。

为什么后浪们偏爱左翼话语?更具体的是,他们偏爱的是反对资本的左翼话语,这种模式既可以抒发自身不满,又对自身而言意味着安全。批判资本,不仅在年轻人中流行,也是这两年的社会风潮。比如一些网红,左手批判资本,右手发小广告,毫无违和感。

人们提起资本,印象好像总是大而强势的,其实并不如此。你看到的街边小店,也是资本活生生的存在,大资本只是小资本中的长大者,不论是出于幸运还是加持。在中国,绝大多数“资本”,呈现在数以千万计的小微企业身上。恰恰是资本,让原本没有的社会空间苟延残喘。资本并非完美,也可能无情,但是却提供了清晰的契约关系与市场关系。在有的时候有的地方,只批判资本,不过一种安全的视而不见。

随着时代变化,经济稳定,努力工作不再是年轻人的唯一信仰,一夜暴富的可能也在变小,阶层攀爬的可能性亦是如此。这就是我所谓的软阶层社会,这种时候,话语方式或者说范式,会发生变化。

权力范式转变

在市场经济成为主流话语的时代,资本、市场以及民众,往往能够在矛盾中努力寻找共处之道。这从中国前些年流行的话语,可见一斑,比如茅于轼表示“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任志强表示“只给富人盖房”,更不用说,社交媒体流行对“你穷你有理”的群体讥讽,以及“比你优秀的人都在努力,你有什么资格不努力”之类鸡汤。

一旦市场话语萎缩,对于资本的反噬也会开始。比如“996”、“社畜”之类话题成为主流话题,成为焦点。

这种市场与资本公众三者,违和荒谬,在马云的B站翻车事件中,加倍出现:马云是为阿里做社会责任而站台,按照弗里德曼的说法,这是浪费;而马云同时重申了与弗里德曼类似的观点,强调商业即慈善。而围观人群,则用了与弗里德曼西方经济学式话语完全相反的话语模式,即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来解构马云的话语。至于马云身份,在B站往往被定义为人民富豪或者无产阶级资本家。

话语转化之下,为什么后浪们热衷批判资本?不少人,很自然会把这比喻成为后浪与前浪的观点之争,年轻人与中年人的观点差异。更深地看,这一现象在海内外都在出现,其实是整个社会权力模式的转变。

以往权力模式,更多等级模式,是从上到下,典型是精英喊话,民众聆听;如今,权力模式变为网络形态,社交媒体兴起,权力模式变为扁平化,精英民众如深陷于彼此的汪洋之中,人人都在发声。

历史学家弗格森在《广场与高塔》一书中,分别将这两种权力结构命名为广场和高塔——广场代表网络秩序,而高塔代表等级秩序。由此可见,B站之类的喧哗,只是一种表象,真正权力的游戏规则,正在发生变化和迁移。在B站和马云的对峙之外,还有更高的手在拨弄,一切如同棋子一般,任意拿捏。

在众生喧哗之中,资本或者市场,如果不再做点什么,更大的反噬,也许还会在路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马云在B站被怼,这一届后浪在想什么

发布日期:2020-05-14 07:16
摘要:马云的演讲在B站被怼,后浪在想什么?这不仅是观点之争,更是话语模式之争。反对资本话语,近年很流行,既可以发表不满,又相对安全。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马云最近被怼了。

在B站上,阿里巴巴放了一个马云的视频,主题是为阿里的公益站台。其中,马云谈到,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

不料,此言却引来B站群嘲。有人统计,40万的流量,引来了7000多条弹幕,9000多条评论。

评论不少是负面,而且充斥着剩余价值、剥削、资本、镰刀、吸血鬼等左翼话语。最后,阿里巴巴不得不删除了这个视频。

对比B站宣传片《后浪》引发的讨论,比如播放量迅速超过千万、15万条弹幕之类。马云演讲并不算流量事件,却在社交媒体媒体引发不小的讨论——面对后浪们的吐槽,前浪们在窃窃私语,时代,是不是要变了?

话语之争

马云的观点为何引发争论?

马云这篇演讲的中心思想,总结如下,“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它创造价值,创造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让无数人就业,让无数人看到希望。无论是商业还是公益,我们今天所有的一切,所做的一切,就是要让无数人对工作和生活充满希望。”

这一观点,可以说和马云的以往观点一脉相承,甚至可以说不是马云一个人独有。类似的,经济学大师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很早就说过,企业有且只有一种社会责任,那就是合法谋求利润。他的原话是,“仅存在一种、而且是唯一的一种商业社会责任——只要它遵守职业规则,那么它的社会责任就是利用其资源,并且从事那些旨在增加其利润的活动,这也就是说,在没有诡计与欺诈的情况下,从事公开的、且自由的竞争。”

弗里德曼的观点是典型的右派。弗里德曼甚至认为,企业强调社会责任很荒谬:只是浪费钱,不是浪费股东的钱,就是消费者或者员工的钱。

对于马云的观点,B站网友表现的并不买单。从自媒体收集的热门评论来看,有的说“是人民养活了阿里巴巴,不是阿里巴巴养活了人民”,也有说,“吸血鬼不怕十字架,但是吸血鬼怕锤子和镰刀”,等等。

这不仅仅是观点之争,而是话语模式的争论——更典型的说,是左翼右翼话语之争。弗里德曼是西方经济学的话语,而B站的用户,也就是年轻的后浪们,他们流行的批判武器,则是左翼的政治经济学话语。

B站的风向标意义

为什么B站的用户反应值得重视,因为他们是年轻人,他们意味着我们时代的未来。

伴随着B站不断破圈或者说主流化,“Z世代”群体声音,也开始崛起。“Z世代”,这个词语本来来自欧美,表示互联网时代,主要是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

他们习惯即时通讯与社交媒体,是真正意义移动互联网一代。有数据表示,这一人群在海外大概占人口30%,在中国语境下,如果置换成90后与00后,是人群五分之一略多。对应之下,B站成为“Z世代”的具体形象,从2019年数据来看,会员平均年龄是21岁,新用户平均甚至不到20岁。

B站如今被认为是未来,最关键的原因,正在于年轻用户尤其“Z世代”为主体。2020年,B站发布2019年财报,全年营收67.8亿元,同比增长64%。最有价值的信息,B站用户1.3亿,年轻人为主,而且00后不断涌入。

我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评价《后浪》时,说年轻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拜物教,人人都想靠拢年轻人。经历《后浪》宣传片后,B站市值一路上涨,到了5月10日已经超过100亿美元。

在靠拢年轻人方面,科技巨头也不落后,目前腾讯、阿里巴巴、索尼都持股了B站,而且B站的团队并没有因此失去主导权。这种情况下,再看马云演讲的翻车,更加耐人寻味。

后浪们的观点

年轻人选择左倾,好像是天然情况。

有句老话就是说,“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不左倾,是没良心,中年了还左倾,就是没脑子”。不过年轻人的选择,往往和成长环境有关。

这类似一种初恋情结,你第一次接触而且头脑被击中的观念,往往会影响你很多年,即使在你抛弃这种观点之后。就像普通人提到历史,更多想到的金庸而不是教科书中观点。如果少年时候喜欢过金庸,成年后或许不再读了,但一旦遇到有人批判金庸,不少人也会本能感到气愤一样。

B站青年的反应,更多反映了年轻群体的变化,还是整个社会的变化?我倾向于后者。

为什么后浪们偏爱左翼话语?更具体的是,他们偏爱的是反对资本的左翼话语,这种模式既可以抒发自身不满,又对自身而言意味着安全。批判资本,不仅在年轻人中流行,也是这两年的社会风潮。比如一些网红,左手批判资本,右手发小广告,毫无违和感。

人们提起资本,印象好像总是大而强势的,其实并不如此。你看到的街边小店,也是资本活生生的存在,大资本只是小资本中的长大者,不论是出于幸运还是加持。在中国,绝大多数“资本”,呈现在数以千万计的小微企业身上。恰恰是资本,让原本没有的社会空间苟延残喘。资本并非完美,也可能无情,但是却提供了清晰的契约关系与市场关系。在有的时候有的地方,只批判资本,不过一种安全的视而不见。

随着时代变化,经济稳定,努力工作不再是年轻人的唯一信仰,一夜暴富的可能也在变小,阶层攀爬的可能性亦是如此。这就是我所谓的软阶层社会,这种时候,话语方式或者说范式,会发生变化。

权力范式转变

在市场经济成为主流话语的时代,资本、市场以及民众,往往能够在矛盾中努力寻找共处之道。这从中国前些年流行的话语,可见一斑,比如茅于轼表示“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任志强表示“只给富人盖房”,更不用说,社交媒体流行对“你穷你有理”的群体讥讽,以及“比你优秀的人都在努力,你有什么资格不努力”之类鸡汤。

一旦市场话语萎缩,对于资本的反噬也会开始。比如“996”、“社畜”之类话题成为主流话题,成为焦点。

这种市场与资本公众三者,违和荒谬,在马云的B站翻车事件中,加倍出现:马云是为阿里做社会责任而站台,按照弗里德曼的说法,这是浪费;而马云同时重申了与弗里德曼类似的观点,强调商业即慈善。而围观人群,则用了与弗里德曼西方经济学式话语完全相反的话语模式,即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来解构马云的话语。至于马云身份,在B站往往被定义为人民富豪或者无产阶级资本家。

话语转化之下,为什么后浪们热衷批判资本?不少人,很自然会把这比喻成为后浪与前浪的观点之争,年轻人与中年人的观点差异。更深地看,这一现象在海内外都在出现,其实是整个社会权力模式的转变。

以往权力模式,更多等级模式,是从上到下,典型是精英喊话,民众聆听;如今,权力模式变为网络形态,社交媒体兴起,权力模式变为扁平化,精英民众如深陷于彼此的汪洋之中,人人都在发声。

历史学家弗格森在《广场与高塔》一书中,分别将这两种权力结构命名为广场和高塔——广场代表网络秩序,而高塔代表等级秩序。由此可见,B站之类的喧哗,只是一种表象,真正权力的游戏规则,正在发生变化和迁移。在B站和马云的对峙之外,还有更高的手在拨弄,一切如同棋子一般,任意拿捏。

在众生喧哗之中,资本或者市场,如果不再做点什么,更大的反噬,也许还会在路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马云的演讲在B站被怼,后浪在想什么?这不仅是观点之争,更是话语模式之争。反对资本话语,近年很流行,既可以发表不满,又相对安全。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马云最近被怼了。

在B站上,阿里巴巴放了一个马云的视频,主题是为阿里的公益站台。其中,马云谈到,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

不料,此言却引来B站群嘲。有人统计,40万的流量,引来了7000多条弹幕,9000多条评论。

评论不少是负面,而且充斥着剩余价值、剥削、资本、镰刀、吸血鬼等左翼话语。最后,阿里巴巴不得不删除了这个视频。

对比B站宣传片《后浪》引发的讨论,比如播放量迅速超过千万、15万条弹幕之类。马云演讲并不算流量事件,却在社交媒体媒体引发不小的讨论——面对后浪们的吐槽,前浪们在窃窃私语,时代,是不是要变了?

话语之争

马云的观点为何引发争论?

马云这篇演讲的中心思想,总结如下,“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它创造价值,创造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让无数人就业,让无数人看到希望。无论是商业还是公益,我们今天所有的一切,所做的一切,就是要让无数人对工作和生活充满希望。”

这一观点,可以说和马云的以往观点一脉相承,甚至可以说不是马云一个人独有。类似的,经济学大师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很早就说过,企业有且只有一种社会责任,那就是合法谋求利润。他的原话是,“仅存在一种、而且是唯一的一种商业社会责任——只要它遵守职业规则,那么它的社会责任就是利用其资源,并且从事那些旨在增加其利润的活动,这也就是说,在没有诡计与欺诈的情况下,从事公开的、且自由的竞争。”

弗里德曼的观点是典型的右派。弗里德曼甚至认为,企业强调社会责任很荒谬:只是浪费钱,不是浪费股东的钱,就是消费者或者员工的钱。

对于马云的观点,B站网友表现的并不买单。从自媒体收集的热门评论来看,有的说“是人民养活了阿里巴巴,不是阿里巴巴养活了人民”,也有说,“吸血鬼不怕十字架,但是吸血鬼怕锤子和镰刀”,等等。

这不仅仅是观点之争,而是话语模式的争论——更典型的说,是左翼右翼话语之争。弗里德曼是西方经济学的话语,而B站的用户,也就是年轻的后浪们,他们流行的批判武器,则是左翼的政治经济学话语。

B站的风向标意义

为什么B站的用户反应值得重视,因为他们是年轻人,他们意味着我们时代的未来。

伴随着B站不断破圈或者说主流化,“Z世代”群体声音,也开始崛起。“Z世代”,这个词语本来来自欧美,表示互联网时代,主要是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

他们习惯即时通讯与社交媒体,是真正意义移动互联网一代。有数据表示,这一人群在海外大概占人口30%,在中国语境下,如果置换成90后与00后,是人群五分之一略多。对应之下,B站成为“Z世代”的具体形象,从2019年数据来看,会员平均年龄是21岁,新用户平均甚至不到20岁。

B站如今被认为是未来,最关键的原因,正在于年轻用户尤其“Z世代”为主体。2020年,B站发布2019年财报,全年营收67.8亿元,同比增长64%。最有价值的信息,B站用户1.3亿,年轻人为主,而且00后不断涌入。

我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评价《后浪》时,说年轻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拜物教,人人都想靠拢年轻人。经历《后浪》宣传片后,B站市值一路上涨,到了5月10日已经超过100亿美元。

在靠拢年轻人方面,科技巨头也不落后,目前腾讯、阿里巴巴、索尼都持股了B站,而且B站的团队并没有因此失去主导权。这种情况下,再看马云演讲的翻车,更加耐人寻味。

后浪们的观点

年轻人选择左倾,好像是天然情况。

有句老话就是说,“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不左倾,是没良心,中年了还左倾,就是没脑子”。不过年轻人的选择,往往和成长环境有关。

这类似一种初恋情结,你第一次接触而且头脑被击中的观念,往往会影响你很多年,即使在你抛弃这种观点之后。就像普通人提到历史,更多想到的金庸而不是教科书中观点。如果少年时候喜欢过金庸,成年后或许不再读了,但一旦遇到有人批判金庸,不少人也会本能感到气愤一样。

B站青年的反应,更多反映了年轻群体的变化,还是整个社会的变化?我倾向于后者。

为什么后浪们偏爱左翼话语?更具体的是,他们偏爱的是反对资本的左翼话语,这种模式既可以抒发自身不满,又对自身而言意味着安全。批判资本,不仅在年轻人中流行,也是这两年的社会风潮。比如一些网红,左手批判资本,右手发小广告,毫无违和感。

人们提起资本,印象好像总是大而强势的,其实并不如此。你看到的街边小店,也是资本活生生的存在,大资本只是小资本中的长大者,不论是出于幸运还是加持。在中国,绝大多数“资本”,呈现在数以千万计的小微企业身上。恰恰是资本,让原本没有的社会空间苟延残喘。资本并非完美,也可能无情,但是却提供了清晰的契约关系与市场关系。在有的时候有的地方,只批判资本,不过一种安全的视而不见。

随着时代变化,经济稳定,努力工作不再是年轻人的唯一信仰,一夜暴富的可能也在变小,阶层攀爬的可能性亦是如此。这就是我所谓的软阶层社会,这种时候,话语方式或者说范式,会发生变化。

权力范式转变

在市场经济成为主流话语的时代,资本、市场以及民众,往往能够在矛盾中努力寻找共处之道。这从中国前些年流行的话语,可见一斑,比如茅于轼表示“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任志强表示“只给富人盖房”,更不用说,社交媒体流行对“你穷你有理”的群体讥讽,以及“比你优秀的人都在努力,你有什么资格不努力”之类鸡汤。

一旦市场话语萎缩,对于资本的反噬也会开始。比如“996”、“社畜”之类话题成为主流话题,成为焦点。

这种市场与资本公众三者,违和荒谬,在马云的B站翻车事件中,加倍出现:马云是为阿里做社会责任而站台,按照弗里德曼的说法,这是浪费;而马云同时重申了与弗里德曼类似的观点,强调商业即慈善。而围观人群,则用了与弗里德曼西方经济学式话语完全相反的话语模式,即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来解构马云的话语。至于马云身份,在B站往往被定义为人民富豪或者无产阶级资本家。

话语转化之下,为什么后浪们热衷批判资本?不少人,很自然会把这比喻成为后浪与前浪的观点之争,年轻人与中年人的观点差异。更深地看,这一现象在海内外都在出现,其实是整个社会权力模式的转变。

以往权力模式,更多等级模式,是从上到下,典型是精英喊话,民众聆听;如今,权力模式变为网络形态,社交媒体兴起,权力模式变为扁平化,精英民众如深陷于彼此的汪洋之中,人人都在发声。

历史学家弗格森在《广场与高塔》一书中,分别将这两种权力结构命名为广场和高塔——广场代表网络秩序,而高塔代表等级秩序。由此可见,B站之类的喧哗,只是一种表象,真正权力的游戏规则,正在发生变化和迁移。在B站和马云的对峙之外,还有更高的手在拨弄,一切如同棋子一般,任意拿捏。

在众生喧哗之中,资本或者市场,如果不再做点什么,更大的反噬,也许还会在路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