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大多数工作场所的新规显而易见:使用消毒剂和口罩,保持距离。但有些规定在其他国家可能难以实施,各地也有规则不一的问题。


在电商大企业京东北京总部的电梯中,每个格子内可以站立一人。

艾莎, 曹莉

OR--商业新媒体 】宝马(BMW)公司员工每天自测三次体温,通过一款内部聊天软件上报结果。电子巨头富士康(Foxconn)告诉雇员,处理文件前后都要洗手。一名网约车司机每天擦拭汽车,并将视频证明发送给总部。

世界需要为后疫情时代的工作场所制定规则和指南,而中国是第一个实验室。

三个月前,当局为了阻止疫情暴发实际上封锁了整个国家,如今它的工人已经返回工作岗位,试图在不引发另一波疫情的情况下重启该国庞大的增长机器。如果中国工厂和办公楼能成功复工而避免大规模感染,他们将成为特朗普总统和其他希望使经济重回正轨的领导人的榜样。

大多数工作场所的新规显而易见:使用消毒剂和口罩,与同事保持距离。但也有一些规定要求以其他国家的工人可能无法接受的方式跟踪和催促员工,包括使用政府支持的健康追踪软件。与此同时,地方政府制定了各种令人困惑的规则,各个城市之间也有所不同,导致企业陷入困境。

每个人都同意一件事:生活无法再回到疫情之前。

“生活不会变回从前那样,”有20500名员工的宝马中国合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魏岚德(Johann Wieland)说。“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大公司要求工人改变他们的日常个人习惯以及职场行为。通过庞大的中国工厂生产苹果和其他西方品牌设备的台湾电子巨头富士康已经向雇员分发手册,建议他们避乘公共交通,改为走路、骑单车或开车。

富士康还建议员工在按电梯开关时要小心,触碰文件前后洗手,午餐错峰就餐。这份手册告诉他们,公共汽车和会议室应该打开窗户,保持空气流通。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BASF)制定了自己的大巴空气流通政策。在这项新政策的初期,工人需要穿额外的衣服御寒。

员工受到密切注视。如果公司大门的监控发现有员工发烧,会将其送往医院,同事将被隔离。管理层还与当地政府官员合作,以查明工人是否与受感染者同乘了一个航班或一列火车。

“我认为,如果没有当局的帮助,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巴斯夫运营与现场管理高级副总裁布拉德·莫里森(Brad Morrison)说。

但是,各地不同的规则困扰着物流和供应链。自从中国在疫情初期大幅限制在全国各地的行动以来,如今限制虽然有所放松,但地方当局有时仍会建立临时性的路障,特别是在出现零星感染病例的地方。

在巴斯夫工厂内部,规则是统一的。每个人都戴着口罩。定期擦拭表面。在食堂里,一张桌子最多坐一人,桌子都被重新排列成面朝一个方向。一些会议室已改成临时就餐空间,以防止拥挤。

摇动机器手柄或按按钮的员工在工厂内工作。其他所有人则在外面通过对讲机交流。实验室和工厂保持两班倒。班次切换时不允许面对面交流。

“这些措施是合理的,”莫里森说。“为了能让自己的工厂运转起来,这些牺牲不算什么。”

为了保证安全,许多雇主采用了政府认可的健康码功能,这些功能内置于中国一些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应用中,如支付宝和微信。健康码功能是首批用来衡量人的感染风险的服务之一,它的功能是跟踪人的行程,以查看他们是否去过感染率高的地区,尽管程序开发者和中国政府尚未透露其工作方式的完整细节。当医护人员、警务人员或安全人员提醒出示健康码时,人们将出示红色、黄色或绿色的二维码。

商业标准监管机构国家市场监管局正在建立一个统一的卫生数据平台,用于在疫情暴发期间收集国民的信息。但是这个使用二维码的系统仍处于起步阶段,并且已经发现了一些缺陷。

刘楠不想冒险。这位中国东北部佳木斯市两家牛肉烧烤店的老板要求客户在进店前出示智能手机上的健康码。

“有些人会说,其他店没这么严,”以妻子的名字将餐馆命名为“春丽家”的刘楠说。“但是我们得反复跟客人说,我们得确保我们的餐厅是安全的。”

像中国其他许多餐馆的老板一样,刘楠要求员工在每张订单上都附上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备餐、打包和送餐的人的名字以及他们的体温。刘楠还希望员工不要参加太多社交活动。他要求他的14名厨师和服务员留在他为他们长期租用的宿舍中。

30岁的刘楠说:“我跟他们说,如果真的想出去玩儿,可以到我们家来打麻将。”

打散工的人必须自己采取预防措施,这些措施通常由其实际的老板决定。

在北京,31岁的牛宝遂是中国版Uber——滴滴出行的司机。他必须每天早晨将视频上传到滴滴的内部平台,以表明他已经对自己的汽车进行了消毒,并告知自己的体温,然后再开始上班。牛宝遂还会在每单结束后主动擦车,如今这些订单的间隔通常比以前更久。他还戴着口罩和手套。

“这两天温度太高了。戴口罩汗都不停地往下流,空调开着都不行,”牛宝遂说。

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一些被政府认定为必要工种的工人不得不学习如何应对。

电子商务巨头京东的快递员张昊在武汉工作,也就是去年12月该病毒首次出现的地方。张昊负责递送的包裹都要在仓库里消毒。他自己也随身携带消毒喷雾。但现在他可以和顾客交谈了——疫情暴发初期,他的老顾客们都用雨衣和自制防护装备把自己保护起来。

“现在我们肯定还得戴口罩,”张昊说。“但是可以聊聊天了。”

在京东的北京总部,为限制员工互动,电梯已经过重新编排,只停指定的楼层。轿厢内还对人可在何处站立做了标示。

员工分两班进入办公室工作。许多人继续全职在家办公。

大楼内设有专门用来扔口罩、纸巾和食物的垃圾桶。食堂关门了。公司鼓励员工从在线自助食堂买饭,并在不同楼层取餐。整栋办公大楼每天消毒三次。

宝马与一家中国汽车制造商的合资企业华晨宝马在北京的办公室也有类似规定,目前约有四分之三的员工复工。

“最大的挑战是我们面临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压力,迫使我们早早开放,早早放松限制措施,”该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魏岚德说。

“人们希望回归正常生活,所有人都必须明白和理解我们必须更谨慎地行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口罩、消毒剂与警惕:中国的后疫情时代复工“指南”

发布日期:2020-05-13 17:05
摘要:大多数工作场所的新规显而易见:使用消毒剂和口罩,保持距离。但有些规定在其他国家可能难以实施,各地也有规则不一的问题。


在电商大企业京东北京总部的电梯中,每个格子内可以站立一人。

艾莎, 曹莉

OR--商业新媒体 】宝马(BMW)公司员工每天自测三次体温,通过一款内部聊天软件上报结果。电子巨头富士康(Foxconn)告诉雇员,处理文件前后都要洗手。一名网约车司机每天擦拭汽车,并将视频证明发送给总部。

世界需要为后疫情时代的工作场所制定规则和指南,而中国是第一个实验室。

三个月前,当局为了阻止疫情暴发实际上封锁了整个国家,如今它的工人已经返回工作岗位,试图在不引发另一波疫情的情况下重启该国庞大的增长机器。如果中国工厂和办公楼能成功复工而避免大规模感染,他们将成为特朗普总统和其他希望使经济重回正轨的领导人的榜样。

大多数工作场所的新规显而易见:使用消毒剂和口罩,与同事保持距离。但也有一些规定要求以其他国家的工人可能无法接受的方式跟踪和催促员工,包括使用政府支持的健康追踪软件。与此同时,地方政府制定了各种令人困惑的规则,各个城市之间也有所不同,导致企业陷入困境。

每个人都同意一件事:生活无法再回到疫情之前。

“生活不会变回从前那样,”有20500名员工的宝马中国合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魏岚德(Johann Wieland)说。“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大公司要求工人改变他们的日常个人习惯以及职场行为。通过庞大的中国工厂生产苹果和其他西方品牌设备的台湾电子巨头富士康已经向雇员分发手册,建议他们避乘公共交通,改为走路、骑单车或开车。

富士康还建议员工在按电梯开关时要小心,触碰文件前后洗手,午餐错峰就餐。这份手册告诉他们,公共汽车和会议室应该打开窗户,保持空气流通。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BASF)制定了自己的大巴空气流通政策。在这项新政策的初期,工人需要穿额外的衣服御寒。

员工受到密切注视。如果公司大门的监控发现有员工发烧,会将其送往医院,同事将被隔离。管理层还与当地政府官员合作,以查明工人是否与受感染者同乘了一个航班或一列火车。

“我认为,如果没有当局的帮助,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巴斯夫运营与现场管理高级副总裁布拉德·莫里森(Brad Morrison)说。

但是,各地不同的规则困扰着物流和供应链。自从中国在疫情初期大幅限制在全国各地的行动以来,如今限制虽然有所放松,但地方当局有时仍会建立临时性的路障,特别是在出现零星感染病例的地方。

在巴斯夫工厂内部,规则是统一的。每个人都戴着口罩。定期擦拭表面。在食堂里,一张桌子最多坐一人,桌子都被重新排列成面朝一个方向。一些会议室已改成临时就餐空间,以防止拥挤。

摇动机器手柄或按按钮的员工在工厂内工作。其他所有人则在外面通过对讲机交流。实验室和工厂保持两班倒。班次切换时不允许面对面交流。

“这些措施是合理的,”莫里森说。“为了能让自己的工厂运转起来,这些牺牲不算什么。”

为了保证安全,许多雇主采用了政府认可的健康码功能,这些功能内置于中国一些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应用中,如支付宝和微信。健康码功能是首批用来衡量人的感染风险的服务之一,它的功能是跟踪人的行程,以查看他们是否去过感染率高的地区,尽管程序开发者和中国政府尚未透露其工作方式的完整细节。当医护人员、警务人员或安全人员提醒出示健康码时,人们将出示红色、黄色或绿色的二维码。

商业标准监管机构国家市场监管局正在建立一个统一的卫生数据平台,用于在疫情暴发期间收集国民的信息。但是这个使用二维码的系统仍处于起步阶段,并且已经发现了一些缺陷。

刘楠不想冒险。这位中国东北部佳木斯市两家牛肉烧烤店的老板要求客户在进店前出示智能手机上的健康码。

“有些人会说,其他店没这么严,”以妻子的名字将餐馆命名为“春丽家”的刘楠说。“但是我们得反复跟客人说,我们得确保我们的餐厅是安全的。”

像中国其他许多餐馆的老板一样,刘楠要求员工在每张订单上都附上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备餐、打包和送餐的人的名字以及他们的体温。刘楠还希望员工不要参加太多社交活动。他要求他的14名厨师和服务员留在他为他们长期租用的宿舍中。

30岁的刘楠说:“我跟他们说,如果真的想出去玩儿,可以到我们家来打麻将。”

打散工的人必须自己采取预防措施,这些措施通常由其实际的老板决定。

在北京,31岁的牛宝遂是中国版Uber——滴滴出行的司机。他必须每天早晨将视频上传到滴滴的内部平台,以表明他已经对自己的汽车进行了消毒,并告知自己的体温,然后再开始上班。牛宝遂还会在每单结束后主动擦车,如今这些订单的间隔通常比以前更久。他还戴着口罩和手套。

“这两天温度太高了。戴口罩汗都不停地往下流,空调开着都不行,”牛宝遂说。

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一些被政府认定为必要工种的工人不得不学习如何应对。

电子商务巨头京东的快递员张昊在武汉工作,也就是去年12月该病毒首次出现的地方。张昊负责递送的包裹都要在仓库里消毒。他自己也随身携带消毒喷雾。但现在他可以和顾客交谈了——疫情暴发初期,他的老顾客们都用雨衣和自制防护装备把自己保护起来。

“现在我们肯定还得戴口罩,”张昊说。“但是可以聊聊天了。”

在京东的北京总部,为限制员工互动,电梯已经过重新编排,只停指定的楼层。轿厢内还对人可在何处站立做了标示。

员工分两班进入办公室工作。许多人继续全职在家办公。

大楼内设有专门用来扔口罩、纸巾和食物的垃圾桶。食堂关门了。公司鼓励员工从在线自助食堂买饭,并在不同楼层取餐。整栋办公大楼每天消毒三次。

宝马与一家中国汽车制造商的合资企业华晨宝马在北京的办公室也有类似规定,目前约有四分之三的员工复工。

“最大的挑战是我们面临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压力,迫使我们早早开放,早早放松限制措施,”该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魏岚德说。

“人们希望回归正常生活,所有人都必须明白和理解我们必须更谨慎地行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大多数工作场所的新规显而易见:使用消毒剂和口罩,保持距离。但有些规定在其他国家可能难以实施,各地也有规则不一的问题。


在电商大企业京东北京总部的电梯中,每个格子内可以站立一人。

艾莎, 曹莉

OR--商业新媒体 】宝马(BMW)公司员工每天自测三次体温,通过一款内部聊天软件上报结果。电子巨头富士康(Foxconn)告诉雇员,处理文件前后都要洗手。一名网约车司机每天擦拭汽车,并将视频证明发送给总部。

世界需要为后疫情时代的工作场所制定规则和指南,而中国是第一个实验室。

三个月前,当局为了阻止疫情暴发实际上封锁了整个国家,如今它的工人已经返回工作岗位,试图在不引发另一波疫情的情况下重启该国庞大的增长机器。如果中国工厂和办公楼能成功复工而避免大规模感染,他们将成为特朗普总统和其他希望使经济重回正轨的领导人的榜样。

大多数工作场所的新规显而易见:使用消毒剂和口罩,与同事保持距离。但也有一些规定要求以其他国家的工人可能无法接受的方式跟踪和催促员工,包括使用政府支持的健康追踪软件。与此同时,地方政府制定了各种令人困惑的规则,各个城市之间也有所不同,导致企业陷入困境。

每个人都同意一件事:生活无法再回到疫情之前。

“生活不会变回从前那样,”有20500名员工的宝马中国合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魏岚德(Johann Wieland)说。“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大公司要求工人改变他们的日常个人习惯以及职场行为。通过庞大的中国工厂生产苹果和其他西方品牌设备的台湾电子巨头富士康已经向雇员分发手册,建议他们避乘公共交通,改为走路、骑单车或开车。

富士康还建议员工在按电梯开关时要小心,触碰文件前后洗手,午餐错峰就餐。这份手册告诉他们,公共汽车和会议室应该打开窗户,保持空气流通。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BASF)制定了自己的大巴空气流通政策。在这项新政策的初期,工人需要穿额外的衣服御寒。

员工受到密切注视。如果公司大门的监控发现有员工发烧,会将其送往医院,同事将被隔离。管理层还与当地政府官员合作,以查明工人是否与受感染者同乘了一个航班或一列火车。

“我认为,如果没有当局的帮助,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巴斯夫运营与现场管理高级副总裁布拉德·莫里森(Brad Morrison)说。

但是,各地不同的规则困扰着物流和供应链。自从中国在疫情初期大幅限制在全国各地的行动以来,如今限制虽然有所放松,但地方当局有时仍会建立临时性的路障,特别是在出现零星感染病例的地方。

在巴斯夫工厂内部,规则是统一的。每个人都戴着口罩。定期擦拭表面。在食堂里,一张桌子最多坐一人,桌子都被重新排列成面朝一个方向。一些会议室已改成临时就餐空间,以防止拥挤。

摇动机器手柄或按按钮的员工在工厂内工作。其他所有人则在外面通过对讲机交流。实验室和工厂保持两班倒。班次切换时不允许面对面交流。

“这些措施是合理的,”莫里森说。“为了能让自己的工厂运转起来,这些牺牲不算什么。”

为了保证安全,许多雇主采用了政府认可的健康码功能,这些功能内置于中国一些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应用中,如支付宝和微信。健康码功能是首批用来衡量人的感染风险的服务之一,它的功能是跟踪人的行程,以查看他们是否去过感染率高的地区,尽管程序开发者和中国政府尚未透露其工作方式的完整细节。当医护人员、警务人员或安全人员提醒出示健康码时,人们将出示红色、黄色或绿色的二维码。

商业标准监管机构国家市场监管局正在建立一个统一的卫生数据平台,用于在疫情暴发期间收集国民的信息。但是这个使用二维码的系统仍处于起步阶段,并且已经发现了一些缺陷。

刘楠不想冒险。这位中国东北部佳木斯市两家牛肉烧烤店的老板要求客户在进店前出示智能手机上的健康码。

“有些人会说,其他店没这么严,”以妻子的名字将餐馆命名为“春丽家”的刘楠说。“但是我们得反复跟客人说,我们得确保我们的餐厅是安全的。”

像中国其他许多餐馆的老板一样,刘楠要求员工在每张订单上都附上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备餐、打包和送餐的人的名字以及他们的体温。刘楠还希望员工不要参加太多社交活动。他要求他的14名厨师和服务员留在他为他们长期租用的宿舍中。

30岁的刘楠说:“我跟他们说,如果真的想出去玩儿,可以到我们家来打麻将。”

打散工的人必须自己采取预防措施,这些措施通常由其实际的老板决定。

在北京,31岁的牛宝遂是中国版Uber——滴滴出行的司机。他必须每天早晨将视频上传到滴滴的内部平台,以表明他已经对自己的汽车进行了消毒,并告知自己的体温,然后再开始上班。牛宝遂还会在每单结束后主动擦车,如今这些订单的间隔通常比以前更久。他还戴着口罩和手套。

“这两天温度太高了。戴口罩汗都不停地往下流,空调开着都不行,”牛宝遂说。

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一些被政府认定为必要工种的工人不得不学习如何应对。

电子商务巨头京东的快递员张昊在武汉工作,也就是去年12月该病毒首次出现的地方。张昊负责递送的包裹都要在仓库里消毒。他自己也随身携带消毒喷雾。但现在他可以和顾客交谈了——疫情暴发初期,他的老顾客们都用雨衣和自制防护装备把自己保护起来。

“现在我们肯定还得戴口罩,”张昊说。“但是可以聊聊天了。”

在京东的北京总部,为限制员工互动,电梯已经过重新编排,只停指定的楼层。轿厢内还对人可在何处站立做了标示。

员工分两班进入办公室工作。许多人继续全职在家办公。

大楼内设有专门用来扔口罩、纸巾和食物的垃圾桶。食堂关门了。公司鼓励员工从在线自助食堂买饭,并在不同楼层取餐。整栋办公大楼每天消毒三次。

宝马与一家中国汽车制造商的合资企业华晨宝马在北京的办公室也有类似规定,目前约有四分之三的员工复工。

“最大的挑战是我们面临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压力,迫使我们早早开放,早早放松限制措施,”该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魏岚德说。

“人们希望回归正常生活,所有人都必须明白和理解我们必须更谨慎地行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口罩、消毒剂与警惕:中国的后疫情时代复工“指南”

发布日期:2020-05-13 17:05
摘要:大多数工作场所的新规显而易见:使用消毒剂和口罩,保持距离。但有些规定在其他国家可能难以实施,各地也有规则不一的问题。


在电商大企业京东北京总部的电梯中,每个格子内可以站立一人。

艾莎, 曹莉

OR--商业新媒体 】宝马(BMW)公司员工每天自测三次体温,通过一款内部聊天软件上报结果。电子巨头富士康(Foxconn)告诉雇员,处理文件前后都要洗手。一名网约车司机每天擦拭汽车,并将视频证明发送给总部。

世界需要为后疫情时代的工作场所制定规则和指南,而中国是第一个实验室。

三个月前,当局为了阻止疫情暴发实际上封锁了整个国家,如今它的工人已经返回工作岗位,试图在不引发另一波疫情的情况下重启该国庞大的增长机器。如果中国工厂和办公楼能成功复工而避免大规模感染,他们将成为特朗普总统和其他希望使经济重回正轨的领导人的榜样。

大多数工作场所的新规显而易见:使用消毒剂和口罩,与同事保持距离。但也有一些规定要求以其他国家的工人可能无法接受的方式跟踪和催促员工,包括使用政府支持的健康追踪软件。与此同时,地方政府制定了各种令人困惑的规则,各个城市之间也有所不同,导致企业陷入困境。

每个人都同意一件事:生活无法再回到疫情之前。

“生活不会变回从前那样,”有20500名员工的宝马中国合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魏岚德(Johann Wieland)说。“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大公司要求工人改变他们的日常个人习惯以及职场行为。通过庞大的中国工厂生产苹果和其他西方品牌设备的台湾电子巨头富士康已经向雇员分发手册,建议他们避乘公共交通,改为走路、骑单车或开车。

富士康还建议员工在按电梯开关时要小心,触碰文件前后洗手,午餐错峰就餐。这份手册告诉他们,公共汽车和会议室应该打开窗户,保持空气流通。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BASF)制定了自己的大巴空气流通政策。在这项新政策的初期,工人需要穿额外的衣服御寒。

员工受到密切注视。如果公司大门的监控发现有员工发烧,会将其送往医院,同事将被隔离。管理层还与当地政府官员合作,以查明工人是否与受感染者同乘了一个航班或一列火车。

“我认为,如果没有当局的帮助,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巴斯夫运营与现场管理高级副总裁布拉德·莫里森(Brad Morrison)说。

但是,各地不同的规则困扰着物流和供应链。自从中国在疫情初期大幅限制在全国各地的行动以来,如今限制虽然有所放松,但地方当局有时仍会建立临时性的路障,特别是在出现零星感染病例的地方。

在巴斯夫工厂内部,规则是统一的。每个人都戴着口罩。定期擦拭表面。在食堂里,一张桌子最多坐一人,桌子都被重新排列成面朝一个方向。一些会议室已改成临时就餐空间,以防止拥挤。

摇动机器手柄或按按钮的员工在工厂内工作。其他所有人则在外面通过对讲机交流。实验室和工厂保持两班倒。班次切换时不允许面对面交流。

“这些措施是合理的,”莫里森说。“为了能让自己的工厂运转起来,这些牺牲不算什么。”

为了保证安全,许多雇主采用了政府认可的健康码功能,这些功能内置于中国一些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应用中,如支付宝和微信。健康码功能是首批用来衡量人的感染风险的服务之一,它的功能是跟踪人的行程,以查看他们是否去过感染率高的地区,尽管程序开发者和中国政府尚未透露其工作方式的完整细节。当医护人员、警务人员或安全人员提醒出示健康码时,人们将出示红色、黄色或绿色的二维码。

商业标准监管机构国家市场监管局正在建立一个统一的卫生数据平台,用于在疫情暴发期间收集国民的信息。但是这个使用二维码的系统仍处于起步阶段,并且已经发现了一些缺陷。

刘楠不想冒险。这位中国东北部佳木斯市两家牛肉烧烤店的老板要求客户在进店前出示智能手机上的健康码。

“有些人会说,其他店没这么严,”以妻子的名字将餐馆命名为“春丽家”的刘楠说。“但是我们得反复跟客人说,我们得确保我们的餐厅是安全的。”

像中国其他许多餐馆的老板一样,刘楠要求员工在每张订单上都附上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备餐、打包和送餐的人的名字以及他们的体温。刘楠还希望员工不要参加太多社交活动。他要求他的14名厨师和服务员留在他为他们长期租用的宿舍中。

30岁的刘楠说:“我跟他们说,如果真的想出去玩儿,可以到我们家来打麻将。”

打散工的人必须自己采取预防措施,这些措施通常由其实际的老板决定。

在北京,31岁的牛宝遂是中国版Uber——滴滴出行的司机。他必须每天早晨将视频上传到滴滴的内部平台,以表明他已经对自己的汽车进行了消毒,并告知自己的体温,然后再开始上班。牛宝遂还会在每单结束后主动擦车,如今这些订单的间隔通常比以前更久。他还戴着口罩和手套。

“这两天温度太高了。戴口罩汗都不停地往下流,空调开着都不行,”牛宝遂说。

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一些被政府认定为必要工种的工人不得不学习如何应对。

电子商务巨头京东的快递员张昊在武汉工作,也就是去年12月该病毒首次出现的地方。张昊负责递送的包裹都要在仓库里消毒。他自己也随身携带消毒喷雾。但现在他可以和顾客交谈了——疫情暴发初期,他的老顾客们都用雨衣和自制防护装备把自己保护起来。

“现在我们肯定还得戴口罩,”张昊说。“但是可以聊聊天了。”

在京东的北京总部,为限制员工互动,电梯已经过重新编排,只停指定的楼层。轿厢内还对人可在何处站立做了标示。

员工分两班进入办公室工作。许多人继续全职在家办公。

大楼内设有专门用来扔口罩、纸巾和食物的垃圾桶。食堂关门了。公司鼓励员工从在线自助食堂买饭,并在不同楼层取餐。整栋办公大楼每天消毒三次。

宝马与一家中国汽车制造商的合资企业华晨宝马在北京的办公室也有类似规定,目前约有四分之三的员工复工。

“最大的挑战是我们面临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压力,迫使我们早早开放,早早放松限制措施,”该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魏岚德说。

“人们希望回归正常生活,所有人都必须明白和理解我们必须更谨慎地行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大多数工作场所的新规显而易见:使用消毒剂和口罩,保持距离。但有些规定在其他国家可能难以实施,各地也有规则不一的问题。


在电商大企业京东北京总部的电梯中,每个格子内可以站立一人。

艾莎, 曹莉

OR--商业新媒体 】宝马(BMW)公司员工每天自测三次体温,通过一款内部聊天软件上报结果。电子巨头富士康(Foxconn)告诉雇员,处理文件前后都要洗手。一名网约车司机每天擦拭汽车,并将视频证明发送给总部。

世界需要为后疫情时代的工作场所制定规则和指南,而中国是第一个实验室。

三个月前,当局为了阻止疫情暴发实际上封锁了整个国家,如今它的工人已经返回工作岗位,试图在不引发另一波疫情的情况下重启该国庞大的增长机器。如果中国工厂和办公楼能成功复工而避免大规模感染,他们将成为特朗普总统和其他希望使经济重回正轨的领导人的榜样。

大多数工作场所的新规显而易见:使用消毒剂和口罩,与同事保持距离。但也有一些规定要求以其他国家的工人可能无法接受的方式跟踪和催促员工,包括使用政府支持的健康追踪软件。与此同时,地方政府制定了各种令人困惑的规则,各个城市之间也有所不同,导致企业陷入困境。

每个人都同意一件事:生活无法再回到疫情之前。

“生活不会变回从前那样,”有20500名员工的宝马中国合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魏岚德(Johann Wieland)说。“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大公司要求工人改变他们的日常个人习惯以及职场行为。通过庞大的中国工厂生产苹果和其他西方品牌设备的台湾电子巨头富士康已经向雇员分发手册,建议他们避乘公共交通,改为走路、骑单车或开车。

富士康还建议员工在按电梯开关时要小心,触碰文件前后洗手,午餐错峰就餐。这份手册告诉他们,公共汽车和会议室应该打开窗户,保持空气流通。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BASF)制定了自己的大巴空气流通政策。在这项新政策的初期,工人需要穿额外的衣服御寒。

员工受到密切注视。如果公司大门的监控发现有员工发烧,会将其送往医院,同事将被隔离。管理层还与当地政府官员合作,以查明工人是否与受感染者同乘了一个航班或一列火车。

“我认为,如果没有当局的帮助,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巴斯夫运营与现场管理高级副总裁布拉德·莫里森(Brad Morrison)说。

但是,各地不同的规则困扰着物流和供应链。自从中国在疫情初期大幅限制在全国各地的行动以来,如今限制虽然有所放松,但地方当局有时仍会建立临时性的路障,特别是在出现零星感染病例的地方。

在巴斯夫工厂内部,规则是统一的。每个人都戴着口罩。定期擦拭表面。在食堂里,一张桌子最多坐一人,桌子都被重新排列成面朝一个方向。一些会议室已改成临时就餐空间,以防止拥挤。

摇动机器手柄或按按钮的员工在工厂内工作。其他所有人则在外面通过对讲机交流。实验室和工厂保持两班倒。班次切换时不允许面对面交流。

“这些措施是合理的,”莫里森说。“为了能让自己的工厂运转起来,这些牺牲不算什么。”

为了保证安全,许多雇主采用了政府认可的健康码功能,这些功能内置于中国一些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应用中,如支付宝和微信。健康码功能是首批用来衡量人的感染风险的服务之一,它的功能是跟踪人的行程,以查看他们是否去过感染率高的地区,尽管程序开发者和中国政府尚未透露其工作方式的完整细节。当医护人员、警务人员或安全人员提醒出示健康码时,人们将出示红色、黄色或绿色的二维码。

商业标准监管机构国家市场监管局正在建立一个统一的卫生数据平台,用于在疫情暴发期间收集国民的信息。但是这个使用二维码的系统仍处于起步阶段,并且已经发现了一些缺陷。

刘楠不想冒险。这位中国东北部佳木斯市两家牛肉烧烤店的老板要求客户在进店前出示智能手机上的健康码。

“有些人会说,其他店没这么严,”以妻子的名字将餐馆命名为“春丽家”的刘楠说。“但是我们得反复跟客人说,我们得确保我们的餐厅是安全的。”

像中国其他许多餐馆的老板一样,刘楠要求员工在每张订单上都附上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备餐、打包和送餐的人的名字以及他们的体温。刘楠还希望员工不要参加太多社交活动。他要求他的14名厨师和服务员留在他为他们长期租用的宿舍中。

30岁的刘楠说:“我跟他们说,如果真的想出去玩儿,可以到我们家来打麻将。”

打散工的人必须自己采取预防措施,这些措施通常由其实际的老板决定。

在北京,31岁的牛宝遂是中国版Uber——滴滴出行的司机。他必须每天早晨将视频上传到滴滴的内部平台,以表明他已经对自己的汽车进行了消毒,并告知自己的体温,然后再开始上班。牛宝遂还会在每单结束后主动擦车,如今这些订单的间隔通常比以前更久。他还戴着口罩和手套。

“这两天温度太高了。戴口罩汗都不停地往下流,空调开着都不行,”牛宝遂说。

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一些被政府认定为必要工种的工人不得不学习如何应对。

电子商务巨头京东的快递员张昊在武汉工作,也就是去年12月该病毒首次出现的地方。张昊负责递送的包裹都要在仓库里消毒。他自己也随身携带消毒喷雾。但现在他可以和顾客交谈了——疫情暴发初期,他的老顾客们都用雨衣和自制防护装备把自己保护起来。

“现在我们肯定还得戴口罩,”张昊说。“但是可以聊聊天了。”

在京东的北京总部,为限制员工互动,电梯已经过重新编排,只停指定的楼层。轿厢内还对人可在何处站立做了标示。

员工分两班进入办公室工作。许多人继续全职在家办公。

大楼内设有专门用来扔口罩、纸巾和食物的垃圾桶。食堂关门了。公司鼓励员工从在线自助食堂买饭,并在不同楼层取餐。整栋办公大楼每天消毒三次。

宝马与一家中国汽车制造商的合资企业华晨宝马在北京的办公室也有类似规定,目前约有四分之三的员工复工。

“最大的挑战是我们面临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压力,迫使我们早早开放,早早放松限制措施,”该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魏岚德说。

“人们希望回归正常生活,所有人都必须明白和理解我们必须更谨慎地行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