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瑞幸咖啡周二宣布,已从5月11日终止公司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和首席运营官刘健的职位。瑞幸咖啡还要求他们从董事会辞职。


瑞幸咖啡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去年在纳斯达克谈论该公司的IPO。

Tonya Garcia

OR--商业新媒体 】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LK)表示该公司董事会已解聘首席执行官钱治亚(Jenny Qian)。在针对该公司伪造销售额的内部调查不断深入之际,此举意味着钱治亚与虚增公司收入一事有关。

这家中国咖啡连锁公司周二在一份监管公告中表示,还解聘了首席运营官刘剑。刘剑此前已被停职。该公司称,另有六名涉及或知悉伪造销售的员工已遭停职或被要求休假。

瑞幸咖啡任命该公司董事、负责产品和供应链的高级副总裁郭谨一为代理首席执行官。

总部位于厦门的瑞幸咖啡4月2日披露,去年有高达人民币22亿元(合3.1亿美元)的销售额是伪造的,令投资者大跌眼镜。伪造的金额在瑞幸咖啡之前公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的实际或者预期收入占据很大比例。

消息披露后,瑞幸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于4月7日被交易所停牌前蒸发了超过80%的市值。

由瑞幸独立董事组成的一个特别委员会一直在调查此事。4月底,中国监管机构搜查了该公司总部,要求查阅该公司的账目和交易记录。此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也在调查这起欺诈事件。

瑞幸周二表示,公司“一直在配合并回应美国和中国监管机构的问询。”瑞幸还表示,公司将在董事会和现任高级管理层的领导下,专注于业务发展。

周二的公告意味着瑞幸第一次将钱治亚与这起欺诈案联系在一起。记者周二无法联系到钱治亚置评。

钱治亚是瑞幸咖啡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自2017年11月以来一直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她与瑞幸咖啡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陆正耀(Charles Lu)关系密切,此前在陆正耀创办的另外两家公司神州租车有限公司(CAR Inc., 0699.HK)和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UCAR Inc.)任首席运营官。

瑞幸咖啡表示,钱治亚和刘剑被要求辞职,他们已服从这一指令。二人之前均为公司董事。该公司称,在他们的职务终止后,任命了两名负责监督门店运营、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其他职能的高管进入董事会。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钱治亚在正式终止职务几周前,已被解除管理瑞幸咖啡的职责。这位知情人士称,郭谨一已经接手公司的日常事务管理。郭谨一也是该公司董事长和控股股东陆正耀多年来业务上的助手。

在帮助瑞幸咖啡制定策略、快速崛起为星巴克(Starbucks Co., SBUX)在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并晋身上市公司等方面,钱治亚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瑞幸咖啡于北京开了第一家门店两年多一点后,公司宣称到去年底已拥有4,500家门店,超过了星巴克在中国内地的门店数量。瑞幸咖啡2019年5月上市后不久,钱治亚对该公司的商业合作伙伴和投资者称,该公司的目标是到2021年让门店数量达到1万家。

欺诈行为的曝光迫使该公司收敛增长雄心。上述知情人士称,瑞幸咖啡在近几周裁减了部分员工,并计划关掉至少5%的门店,以便集中精力在今年扭亏为盈。瑞幸咖啡的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该公司已通过私募或从公开市场投资者手中总计筹集了逾20亿美元,但却因快速扩张和饮品大幅打折消耗了大量的资金。

同样在周二,一些瑞幸咖啡的债券持有人提起诉讼,指称该公司高管在今年1月瑞幸融资时就已知道虚报销售数据的问题。

上述投资者包括几家美国和亚洲的对冲基金与资产管理公司,共持有瑞幸咖啡面值近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这些证券是在1月份发行的。

在瑞幸咖啡披露了伪造数据的行为后,这些投资者蒙受了1.557亿美元损失和损害。他们提出诉讼要求追回这些资金。这起诉讼是在瑞幸咖啡注册地开曼群岛的一家法院提出的。

诉讼指称,在投资者购买可转换债券之前,瑞幸咖啡就已知道2019年的财务数据不实,或根本“不关心这些数据是否属实”。

瑞幸咖啡相关人士暂未就此置评。

今年1月,该公司发行了价值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这些债券将于2025年到期,可以转换为股票。此次发行由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 CSGN.EB)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等投资银行安排,两家公司的分析师也都发布了看好瑞幸咖啡的研究报告。

起诉书称,在当月的路演中,瑞幸咖啡首席财务官Reinout Schakel“重申(公司财务表现)稳健”。购买了该可转换债券并提起诉讼的投资者包括Davidson Kempner Capital Management LP、Linden Advisors LP和Myriad Asset Management等。

1月31日,在发债完成后,美国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发布了一份匿名报告,称瑞幸咖啡夸大了销售。瑞幸咖啡称这些指控是虚假的、具有误导性的。起诉书显示,Schakel在2月初对债券持有人说,这份匿名报告是捏造的,并称瑞幸咖啡自己的数据驳斥了这些指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内部调查销售额造假之际,瑞幸CEO和COO被撤

发布日期:2020-05-13 10:25
摘要:瑞幸咖啡周二宣布,已从5月11日终止公司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和首席运营官刘健的职位。瑞幸咖啡还要求他们从董事会辞职。


瑞幸咖啡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去年在纳斯达克谈论该公司的IPO。

Tonya Garcia

OR--商业新媒体 】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LK)表示该公司董事会已解聘首席执行官钱治亚(Jenny Qian)。在针对该公司伪造销售额的内部调查不断深入之际,此举意味着钱治亚与虚增公司收入一事有关。

这家中国咖啡连锁公司周二在一份监管公告中表示,还解聘了首席运营官刘剑。刘剑此前已被停职。该公司称,另有六名涉及或知悉伪造销售的员工已遭停职或被要求休假。

瑞幸咖啡任命该公司董事、负责产品和供应链的高级副总裁郭谨一为代理首席执行官。

总部位于厦门的瑞幸咖啡4月2日披露,去年有高达人民币22亿元(合3.1亿美元)的销售额是伪造的,令投资者大跌眼镜。伪造的金额在瑞幸咖啡之前公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的实际或者预期收入占据很大比例。

消息披露后,瑞幸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于4月7日被交易所停牌前蒸发了超过80%的市值。

由瑞幸独立董事组成的一个特别委员会一直在调查此事。4月底,中国监管机构搜查了该公司总部,要求查阅该公司的账目和交易记录。此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也在调查这起欺诈事件。

瑞幸周二表示,公司“一直在配合并回应美国和中国监管机构的问询。”瑞幸还表示,公司将在董事会和现任高级管理层的领导下,专注于业务发展。

周二的公告意味着瑞幸第一次将钱治亚与这起欺诈案联系在一起。记者周二无法联系到钱治亚置评。

钱治亚是瑞幸咖啡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自2017年11月以来一直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她与瑞幸咖啡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陆正耀(Charles Lu)关系密切,此前在陆正耀创办的另外两家公司神州租车有限公司(CAR Inc., 0699.HK)和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UCAR Inc.)任首席运营官。

瑞幸咖啡表示,钱治亚和刘剑被要求辞职,他们已服从这一指令。二人之前均为公司董事。该公司称,在他们的职务终止后,任命了两名负责监督门店运营、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其他职能的高管进入董事会。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钱治亚在正式终止职务几周前,已被解除管理瑞幸咖啡的职责。这位知情人士称,郭谨一已经接手公司的日常事务管理。郭谨一也是该公司董事长和控股股东陆正耀多年来业务上的助手。

在帮助瑞幸咖啡制定策略、快速崛起为星巴克(Starbucks Co., SBUX)在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并晋身上市公司等方面,钱治亚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瑞幸咖啡于北京开了第一家门店两年多一点后,公司宣称到去年底已拥有4,500家门店,超过了星巴克在中国内地的门店数量。瑞幸咖啡2019年5月上市后不久,钱治亚对该公司的商业合作伙伴和投资者称,该公司的目标是到2021年让门店数量达到1万家。

欺诈行为的曝光迫使该公司收敛增长雄心。上述知情人士称,瑞幸咖啡在近几周裁减了部分员工,并计划关掉至少5%的门店,以便集中精力在今年扭亏为盈。瑞幸咖啡的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该公司已通过私募或从公开市场投资者手中总计筹集了逾20亿美元,但却因快速扩张和饮品大幅打折消耗了大量的资金。

同样在周二,一些瑞幸咖啡的债券持有人提起诉讼,指称该公司高管在今年1月瑞幸融资时就已知道虚报销售数据的问题。

上述投资者包括几家美国和亚洲的对冲基金与资产管理公司,共持有瑞幸咖啡面值近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这些证券是在1月份发行的。

在瑞幸咖啡披露了伪造数据的行为后,这些投资者蒙受了1.557亿美元损失和损害。他们提出诉讼要求追回这些资金。这起诉讼是在瑞幸咖啡注册地开曼群岛的一家法院提出的。

诉讼指称,在投资者购买可转换债券之前,瑞幸咖啡就已知道2019年的财务数据不实,或根本“不关心这些数据是否属实”。

瑞幸咖啡相关人士暂未就此置评。

今年1月,该公司发行了价值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这些债券将于2025年到期,可以转换为股票。此次发行由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 CSGN.EB)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等投资银行安排,两家公司的分析师也都发布了看好瑞幸咖啡的研究报告。

起诉书称,在当月的路演中,瑞幸咖啡首席财务官Reinout Schakel“重申(公司财务表现)稳健”。购买了该可转换债券并提起诉讼的投资者包括Davidson Kempner Capital Management LP、Linden Advisors LP和Myriad Asset Management等。

1月31日,在发债完成后,美国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发布了一份匿名报告,称瑞幸咖啡夸大了销售。瑞幸咖啡称这些指控是虚假的、具有误导性的。起诉书显示,Schakel在2月初对债券持有人说,这份匿名报告是捏造的,并称瑞幸咖啡自己的数据驳斥了这些指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瑞幸咖啡周二宣布,已从5月11日终止公司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和首席运营官刘健的职位。瑞幸咖啡还要求他们从董事会辞职。


瑞幸咖啡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去年在纳斯达克谈论该公司的IPO。

Tonya Garcia

OR--商业新媒体 】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LK)表示该公司董事会已解聘首席执行官钱治亚(Jenny Qian)。在针对该公司伪造销售额的内部调查不断深入之际,此举意味着钱治亚与虚增公司收入一事有关。

这家中国咖啡连锁公司周二在一份监管公告中表示,还解聘了首席运营官刘剑。刘剑此前已被停职。该公司称,另有六名涉及或知悉伪造销售的员工已遭停职或被要求休假。

瑞幸咖啡任命该公司董事、负责产品和供应链的高级副总裁郭谨一为代理首席执行官。

总部位于厦门的瑞幸咖啡4月2日披露,去年有高达人民币22亿元(合3.1亿美元)的销售额是伪造的,令投资者大跌眼镜。伪造的金额在瑞幸咖啡之前公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的实际或者预期收入占据很大比例。

消息披露后,瑞幸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于4月7日被交易所停牌前蒸发了超过80%的市值。

由瑞幸独立董事组成的一个特别委员会一直在调查此事。4月底,中国监管机构搜查了该公司总部,要求查阅该公司的账目和交易记录。此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也在调查这起欺诈事件。

瑞幸周二表示,公司“一直在配合并回应美国和中国监管机构的问询。”瑞幸还表示,公司将在董事会和现任高级管理层的领导下,专注于业务发展。

周二的公告意味着瑞幸第一次将钱治亚与这起欺诈案联系在一起。记者周二无法联系到钱治亚置评。

钱治亚是瑞幸咖啡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自2017年11月以来一直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她与瑞幸咖啡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陆正耀(Charles Lu)关系密切,此前在陆正耀创办的另外两家公司神州租车有限公司(CAR Inc., 0699.HK)和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UCAR Inc.)任首席运营官。

瑞幸咖啡表示,钱治亚和刘剑被要求辞职,他们已服从这一指令。二人之前均为公司董事。该公司称,在他们的职务终止后,任命了两名负责监督门店运营、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其他职能的高管进入董事会。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钱治亚在正式终止职务几周前,已被解除管理瑞幸咖啡的职责。这位知情人士称,郭谨一已经接手公司的日常事务管理。郭谨一也是该公司董事长和控股股东陆正耀多年来业务上的助手。

在帮助瑞幸咖啡制定策略、快速崛起为星巴克(Starbucks Co., SBUX)在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并晋身上市公司等方面,钱治亚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瑞幸咖啡于北京开了第一家门店两年多一点后,公司宣称到去年底已拥有4,500家门店,超过了星巴克在中国内地的门店数量。瑞幸咖啡2019年5月上市后不久,钱治亚对该公司的商业合作伙伴和投资者称,该公司的目标是到2021年让门店数量达到1万家。

欺诈行为的曝光迫使该公司收敛增长雄心。上述知情人士称,瑞幸咖啡在近几周裁减了部分员工,并计划关掉至少5%的门店,以便集中精力在今年扭亏为盈。瑞幸咖啡的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该公司已通过私募或从公开市场投资者手中总计筹集了逾20亿美元,但却因快速扩张和饮品大幅打折消耗了大量的资金。

同样在周二,一些瑞幸咖啡的债券持有人提起诉讼,指称该公司高管在今年1月瑞幸融资时就已知道虚报销售数据的问题。

上述投资者包括几家美国和亚洲的对冲基金与资产管理公司,共持有瑞幸咖啡面值近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这些证券是在1月份发行的。

在瑞幸咖啡披露了伪造数据的行为后,这些投资者蒙受了1.557亿美元损失和损害。他们提出诉讼要求追回这些资金。这起诉讼是在瑞幸咖啡注册地开曼群岛的一家法院提出的。

诉讼指称,在投资者购买可转换债券之前,瑞幸咖啡就已知道2019年的财务数据不实,或根本“不关心这些数据是否属实”。

瑞幸咖啡相关人士暂未就此置评。

今年1月,该公司发行了价值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这些债券将于2025年到期,可以转换为股票。此次发行由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 CSGN.EB)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等投资银行安排,两家公司的分析师也都发布了看好瑞幸咖啡的研究报告。

起诉书称,在当月的路演中,瑞幸咖啡首席财务官Reinout Schakel“重申(公司财务表现)稳健”。购买了该可转换债券并提起诉讼的投资者包括Davidson Kempner Capital Management LP、Linden Advisors LP和Myriad Asset Management等。

1月31日,在发债完成后,美国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发布了一份匿名报告,称瑞幸咖啡夸大了销售。瑞幸咖啡称这些指控是虚假的、具有误导性的。起诉书显示,Schakel在2月初对债券持有人说,这份匿名报告是捏造的,并称瑞幸咖啡自己的数据驳斥了这些指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内部调查销售额造假之际,瑞幸CEO和COO被撤

发布日期:2020-05-13 10:25
摘要:瑞幸咖啡周二宣布,已从5月11日终止公司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和首席运营官刘健的职位。瑞幸咖啡还要求他们从董事会辞职。


瑞幸咖啡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去年在纳斯达克谈论该公司的IPO。

Tonya Garcia

OR--商业新媒体 】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LK)表示该公司董事会已解聘首席执行官钱治亚(Jenny Qian)。在针对该公司伪造销售额的内部调查不断深入之际,此举意味着钱治亚与虚增公司收入一事有关。

这家中国咖啡连锁公司周二在一份监管公告中表示,还解聘了首席运营官刘剑。刘剑此前已被停职。该公司称,另有六名涉及或知悉伪造销售的员工已遭停职或被要求休假。

瑞幸咖啡任命该公司董事、负责产品和供应链的高级副总裁郭谨一为代理首席执行官。

总部位于厦门的瑞幸咖啡4月2日披露,去年有高达人民币22亿元(合3.1亿美元)的销售额是伪造的,令投资者大跌眼镜。伪造的金额在瑞幸咖啡之前公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的实际或者预期收入占据很大比例。

消息披露后,瑞幸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于4月7日被交易所停牌前蒸发了超过80%的市值。

由瑞幸独立董事组成的一个特别委员会一直在调查此事。4月底,中国监管机构搜查了该公司总部,要求查阅该公司的账目和交易记录。此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也在调查这起欺诈事件。

瑞幸周二表示,公司“一直在配合并回应美国和中国监管机构的问询。”瑞幸还表示,公司将在董事会和现任高级管理层的领导下,专注于业务发展。

周二的公告意味着瑞幸第一次将钱治亚与这起欺诈案联系在一起。记者周二无法联系到钱治亚置评。

钱治亚是瑞幸咖啡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自2017年11月以来一直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她与瑞幸咖啡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陆正耀(Charles Lu)关系密切,此前在陆正耀创办的另外两家公司神州租车有限公司(CAR Inc., 0699.HK)和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UCAR Inc.)任首席运营官。

瑞幸咖啡表示,钱治亚和刘剑被要求辞职,他们已服从这一指令。二人之前均为公司董事。该公司称,在他们的职务终止后,任命了两名负责监督门店运营、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其他职能的高管进入董事会。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钱治亚在正式终止职务几周前,已被解除管理瑞幸咖啡的职责。这位知情人士称,郭谨一已经接手公司的日常事务管理。郭谨一也是该公司董事长和控股股东陆正耀多年来业务上的助手。

在帮助瑞幸咖啡制定策略、快速崛起为星巴克(Starbucks Co., SBUX)在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并晋身上市公司等方面,钱治亚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瑞幸咖啡于北京开了第一家门店两年多一点后,公司宣称到去年底已拥有4,500家门店,超过了星巴克在中国内地的门店数量。瑞幸咖啡2019年5月上市后不久,钱治亚对该公司的商业合作伙伴和投资者称,该公司的目标是到2021年让门店数量达到1万家。

欺诈行为的曝光迫使该公司收敛增长雄心。上述知情人士称,瑞幸咖啡在近几周裁减了部分员工,并计划关掉至少5%的门店,以便集中精力在今年扭亏为盈。瑞幸咖啡的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该公司已通过私募或从公开市场投资者手中总计筹集了逾20亿美元,但却因快速扩张和饮品大幅打折消耗了大量的资金。

同样在周二,一些瑞幸咖啡的债券持有人提起诉讼,指称该公司高管在今年1月瑞幸融资时就已知道虚报销售数据的问题。

上述投资者包括几家美国和亚洲的对冲基金与资产管理公司,共持有瑞幸咖啡面值近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这些证券是在1月份发行的。

在瑞幸咖啡披露了伪造数据的行为后,这些投资者蒙受了1.557亿美元损失和损害。他们提出诉讼要求追回这些资金。这起诉讼是在瑞幸咖啡注册地开曼群岛的一家法院提出的。

诉讼指称,在投资者购买可转换债券之前,瑞幸咖啡就已知道2019年的财务数据不实,或根本“不关心这些数据是否属实”。

瑞幸咖啡相关人士暂未就此置评。

今年1月,该公司发行了价值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这些债券将于2025年到期,可以转换为股票。此次发行由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 CSGN.EB)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等投资银行安排,两家公司的分析师也都发布了看好瑞幸咖啡的研究报告。

起诉书称,在当月的路演中,瑞幸咖啡首席财务官Reinout Schakel“重申(公司财务表现)稳健”。购买了该可转换债券并提起诉讼的投资者包括Davidson Kempner Capital Management LP、Linden Advisors LP和Myriad Asset Management等。

1月31日,在发债完成后,美国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发布了一份匿名报告,称瑞幸咖啡夸大了销售。瑞幸咖啡称这些指控是虚假的、具有误导性的。起诉书显示,Schakel在2月初对债券持有人说,这份匿名报告是捏造的,并称瑞幸咖啡自己的数据驳斥了这些指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瑞幸咖啡周二宣布,已从5月11日终止公司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和首席运营官刘健的职位。瑞幸咖啡还要求他们从董事会辞职。


瑞幸咖啡首席执行官钱治亚去年在纳斯达克谈论该公司的IPO。

Tonya Garcia

OR--商业新媒体 】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LK)表示该公司董事会已解聘首席执行官钱治亚(Jenny Qian)。在针对该公司伪造销售额的内部调查不断深入之际,此举意味着钱治亚与虚增公司收入一事有关。

这家中国咖啡连锁公司周二在一份监管公告中表示,还解聘了首席运营官刘剑。刘剑此前已被停职。该公司称,另有六名涉及或知悉伪造销售的员工已遭停职或被要求休假。

瑞幸咖啡任命该公司董事、负责产品和供应链的高级副总裁郭谨一为代理首席执行官。

总部位于厦门的瑞幸咖啡4月2日披露,去年有高达人民币22亿元(合3.1亿美元)的销售额是伪造的,令投资者大跌眼镜。伪造的金额在瑞幸咖啡之前公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的实际或者预期收入占据很大比例。

消息披露后,瑞幸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于4月7日被交易所停牌前蒸发了超过80%的市值。

由瑞幸独立董事组成的一个特别委员会一直在调查此事。4月底,中国监管机构搜查了该公司总部,要求查阅该公司的账目和交易记录。此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也在调查这起欺诈事件。

瑞幸周二表示,公司“一直在配合并回应美国和中国监管机构的问询。”瑞幸还表示,公司将在董事会和现任高级管理层的领导下,专注于业务发展。

周二的公告意味着瑞幸第一次将钱治亚与这起欺诈案联系在一起。记者周二无法联系到钱治亚置评。

钱治亚是瑞幸咖啡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自2017年11月以来一直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她与瑞幸咖啡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陆正耀(Charles Lu)关系密切,此前在陆正耀创办的另外两家公司神州租车有限公司(CAR Inc., 0699.HK)和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UCAR Inc.)任首席运营官。

瑞幸咖啡表示,钱治亚和刘剑被要求辞职,他们已服从这一指令。二人之前均为公司董事。该公司称,在他们的职务终止后,任命了两名负责监督门店运营、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其他职能的高管进入董事会。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钱治亚在正式终止职务几周前,已被解除管理瑞幸咖啡的职责。这位知情人士称,郭谨一已经接手公司的日常事务管理。郭谨一也是该公司董事长和控股股东陆正耀多年来业务上的助手。

在帮助瑞幸咖啡制定策略、快速崛起为星巴克(Starbucks Co., SBUX)在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并晋身上市公司等方面,钱治亚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瑞幸咖啡于北京开了第一家门店两年多一点后,公司宣称到去年底已拥有4,500家门店,超过了星巴克在中国内地的门店数量。瑞幸咖啡2019年5月上市后不久,钱治亚对该公司的商业合作伙伴和投资者称,该公司的目标是到2021年让门店数量达到1万家。

欺诈行为的曝光迫使该公司收敛增长雄心。上述知情人士称,瑞幸咖啡在近几周裁减了部分员工,并计划关掉至少5%的门店,以便集中精力在今年扭亏为盈。瑞幸咖啡的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该公司已通过私募或从公开市场投资者手中总计筹集了逾20亿美元,但却因快速扩张和饮品大幅打折消耗了大量的资金。

同样在周二,一些瑞幸咖啡的债券持有人提起诉讼,指称该公司高管在今年1月瑞幸融资时就已知道虚报销售数据的问题。

上述投资者包括几家美国和亚洲的对冲基金与资产管理公司,共持有瑞幸咖啡面值近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这些证券是在1月份发行的。

在瑞幸咖啡披露了伪造数据的行为后,这些投资者蒙受了1.557亿美元损失和损害。他们提出诉讼要求追回这些资金。这起诉讼是在瑞幸咖啡注册地开曼群岛的一家法院提出的。

诉讼指称,在投资者购买可转换债券之前,瑞幸咖啡就已知道2019年的财务数据不实,或根本“不关心这些数据是否属实”。

瑞幸咖啡相关人士暂未就此置评。

今年1月,该公司发行了价值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这些债券将于2025年到期,可以转换为股票。此次发行由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 CSGN.EB)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等投资银行安排,两家公司的分析师也都发布了看好瑞幸咖啡的研究报告。

起诉书称,在当月的路演中,瑞幸咖啡首席财务官Reinout Schakel“重申(公司财务表现)稳健”。购买了该可转换债券并提起诉讼的投资者包括Davidson Kempner Capital Management LP、Linden Advisors LP和Myriad Asset Management等。

1月31日,在发债完成后,美国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发布了一份匿名报告,称瑞幸咖啡夸大了销售。瑞幸咖啡称这些指控是虚假的、具有误导性的。起诉书显示,Schakel在2月初对债券持有人说,这份匿名报告是捏造的,并称瑞幸咖啡自己的数据驳斥了这些指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