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顺丰的入局或许会改变众多团餐企业的命运;业内人士认为,顺丰刻意否认自己进军外卖市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OR--商业新媒体 】物流巨头顺丰进入了外卖领域,引发广泛关注。目前,顺丰上线了主打企业团餐订购服务的“丰食”小程序,有西贝、吉野家、味千拉面、德克士等多家知名品牌入驻。

顺丰是否会掀起外卖行业的变局?

顺丰否认了公司进军外卖的消息。该公司内部人士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表示:顺丰有几十万员工,丰食只是为了内部员工订餐使用,目前只是顺丰同城业务里的一个十多人的团队在运营这一产品。“丰食目前是试运营阶段,只接受内部订单,下一步的动作目前没有可以对外披露的消息。”该人士这样表示。

这一回应有可能为了麻痹对手,避免过早被瞄准狙击。和顺丰“仅接受内部订单”的表述相反,2020年5月11日下午,记者成功地在丰食小程序中下单了一杯橙汁,并由顺丰同城快递员完成了配送,不过,和美团、饿了么不同,该订单没有面单(快递行业记录发件人、收件人以及产品重量、价格等相关信息的单据)。顺丰方面对此的回应是:“由于小程序还在功能调试阶段,可能是所在地区的测试页未关闭,导致个人可以下单。”

“一个快递公司有必要订和府捞面、吉野家的快餐吗?显然是不想过早暴露战略企图,”龙策餐饮智库首席顾问、《餐饮邦》创始人田广利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这样评论顺丰进军外卖的动作。他不认为丰食是为顺丰内部而生:“顺丰进入外卖领域对美团、饿了么两大巨头是巨大的挑战,它们有可能被迫降低佣金以应战,这意味着团餐外卖市场可能会燃起新的战火,两大巨头被迫降佣金割肉保市场,最终受益的是餐饮企业和餐饮消费者。”

这并不是顺丰第一次试水外卖业务。2017年,顺丰曾和百度外卖开展过合作,为百度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10余个城市的部分商圈提供餐饮外卖配送服务。此外,在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前,市场上曾有过顺丰洽购百度外卖的传言,有评论曾指出如果收购成功,将是快递企业进军同城配送市场的一大突破。不过,顺丰的最终选择是依靠自建团队在同城业务中耕耘。

科技公司不应对顺丰的跨界竞争感到意外。2017年,鲜少在媒体上露面的王卫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未来快递业真正要面对的竞争,不是来自同行,而是像Google一样的高科技公司。“顺丰发展最大的挑战之一,是物流和科技两种文化的融合。未来跨行业的竞争中,你面对的竞争对手是IT公司。”他这样表示。

不过,顺丰进入的团餐领域,并不是美团、饿了么称霸的市场。

为什么是团餐

团餐在过去并不是一个受瞩目的行业。不过,近10年来,团餐是中国餐饮行业的整体业态中增长最高、最快的细分业态,这是一个数倍于在线外卖的市场。“由于B2B的产业特征,团餐很少为公众所了解。2018年中国团餐市场消费规模万亿,团餐市场已经成为中国餐饮行业红海中的蓝海,主要覆盖包括军队、政府机关、大中小院校、医院、企业等多种服务人群,其高粘性、高频次的消费特点,具备长期、长效的流量消费服务属性。”艾媒咨询《2019-2020中国团餐产业细分市场运营及典型案例分析报告》中这样指出。

这是一个小、散、弱的市场,团餐企业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头部公司多依靠大客户思维闷声发大财。艾媒咨询报告指出,截至2018年上半年,中国超过80%的团餐企业只在某一省市运营,其中还有近一半的企业经营范围仅覆盖某一城市,规模小、服务范围有限;跨区域与全国运营的团餐企业不足20%。“作为一个传统且依靠规模化获利的产业,团餐过去一直靠着大客户思维闷声发大财,头部企业活得滋润,小一些的也各自占山为王。”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中国团餐企业连锁占比低,大多数团餐企业服务能力有限、管理水平与国际前沿差距巨大,中国团餐产业规模化与标准化程度低。

疫情催生了外卖和团餐市场的变化。在年后的复工初期,多地政府提出禁止一切聚集性用餐等规定,并积极鼓励推广团餐,为企业正常复工提供支持和保障。以往入驻企业形式的团餐也发生了变化,外卖团餐品牌搭建或依靠在线平台为企业客户送餐的方式开始盛行。根据公开报道,今年2月,美团、饿了么等联合地方政府、工业园区等机构,分别发起“放心工作餐直供”、“企业团餐安心送”行动;便利蜂、麦当劳等公司也在app和小程序中实现了“企业订餐”功能。

受疫情冲击的餐饮公司加大了对外卖业务的拓展力度,其中也包括团餐。“目前疫情影响短期无法消除,外卖需求量相比堂食明显高于往年,成为餐饮消费热点,很多餐饮企业都加大外卖的拓展力度,送餐总量也会有明显增长,这是一块正在增长的蛋糕。在整体低迷的消费市场中,这是一个可以逆势增长的机会。”餐饮业专家田广利这样表示。

艾媒咨询指出,随着互联网思维的渗透和餐饮供应链改革,团餐市场也面临结构性改革。当越来越多企业餐饮承包商涌入利润丰厚、增长迅速的团餐领域,顺丰为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问题,就此入局。在“丰食”小程序首页,列有已经开通的“外卖下单”和即将上线的“堂食点餐”功能。首页上有商户入驻的表单,并宣称“免费上线,轻松单量翻倍”。小程序上还有推荐企业返好礼的活动,推荐企业只需在6月30日前消费累计达1000元,推荐人即可得到奖励500元。

和美团、饿了么有多年成熟运营的产品相比,目前丰食的产品、商家和服务并不完善。三里屯附近的上线餐厅仅有西少爷肉夹馍、水果先生、云海肴等八个品牌。商家之间起送价差异较大,西少爷的起送价为250元,喜家德水饺、味千拉面等餐馆起送价仅为30元。三月份才上线的丰食看上去是一个匆忙上线的产品,如刀小蛮的页面则显示“测试中,请勿下单”,在下单页面,一些餐馆的单品图片也没有显示。

由于散客不是丰食当前的目标客群,个人订单价格上,丰食并不占优势,配送时间也只有“11:30-12:00”、“15:00-15:30”、“18:00-18:30”三个时间段可以选择。将同个门店同款产品在美团、饿了么、丰食三个平台中比较可以发现,丰食价格最高。以水果先生朝阳门悠唐店的“不知火丑橘汁”为例,该商品售价32元,美团外卖订单含6元配送费,价格总计38元;饿了么价格25.6元,配送费3.5元,总计30.1元;丰食上则需支付6元配送费,1元包装费,价格总计39元。

不过,丰食的更大的竞争对手不是美团、饿了么,而是团食领域的其他中小型公司。目前,团餐头部公司千喜鹤、深圳中快、鸿骏膳食的经营重点分别落在军事院校、全国高校以及龙头企业。也有企业已经获得了巨头的支持,2017年禧云国际完成了2亿美元的A轮融资,由蚂蚁金服、阿里巴巴旗下口碑网、鼎晖投资战略投资。据中国烹饪协会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团餐企业数量超过10万家,2017年团餐百前企业年收入均在1亿元,但整个行业超过99%的企业年营收不足1亿元。

顺丰的入局或许会改变众多团餐企业的命运。“餐饮外卖的最大蛋糕是频率高、密度高的商务人群消费,而团餐又是商务外卖消费中最肥美的。单纯从赚钱来说,顺丰把这块做好是赚钱效率最高的。”田广利这样指出。“顺丰进入这个市场之后选择了与合和谷、吉野家、和府捞面等著名品牌合作,菜品品质更高,价格不算贵,送餐服务有保证,势必给传统做团餐外卖的餐饮企业带来巨大的冲击。而传统团餐外卖的品质短板不易拔高,难以抵抗冲击,有些企业难免被淘汰出局。”

即时配送,短兵相接

业内人士认为,顺丰刻意否认自己进军外卖市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该人士认为,在线外卖平台需要进行多人多点的实时匹配,团餐的需求稳定、需求时间集中的特点,在技术上的挑战并没有那么大。田广利则表示:“美团都能从外卖进入共享单车,顺丰凭什么不能从快递进军到团餐外卖,再进入整个餐饮外卖市场?”

除了团餐本身的快速增长且无人称霸带来的机会,顺丰的契机还在于餐饮行业对于份额最大的美团多有怨言。多地餐饮行业曾炮轰美团的高佣金,2020年4月,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曾发表公开信,控诉美团外卖佣金过高让众多餐饮商家不堪重负。该协会提供了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的数据,表示共有约120家商家上架美团外卖平台,2019年无一家商户的佣金抽成低于20%。交涉函中表示,防控期间,美团外卖仍然坚持采取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这种行为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关于禁止排除竞争的相关规定。

针对高佣金争议,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曾在4月13日回应:“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4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占收入的2%。”该公司还披露,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至20%之间,真实数字远低于传言。

田广利认为:“美团和饿了么向餐饮商家收大约20%左右的外卖佣金,过高佣金把自己架在空中,为竞争者留下进入抄底的机会。丰食佣金比例只有2%,与美团、饿了么的差距高达百分之十几。这种采取低佣金的策略,轻而易举的就赢得餐饮商家的支持。”美团和饿了么未予置评。

如果依靠团餐在外卖领域站稳脚跟,完成了商家和外卖小哥的拓展与管理、后台智能调配系统的优化,丰食很有可能反攻散客市场,改变市场格局。田广利认为,丰食虽然佣金比例低,但实际的赚钱效率并不一定比美团、饿了么低。这种模式的优势是整体效率很高,能降低餐饮商家佣金支出和外卖客户的送餐费支出,相比竞争对手有很大的优势,“丰食”因此有机会给市场格局带来冲击。

进入外卖市场的背后,是顺丰、美团、饿了么等公司在同城即时物流领域(配送时效为30分钟-1小时)的短兵相接。这同样是一个快速增长中的市场,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崔忠付曾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时配送行业已经成为物流行业增速最快的细分领域。“我们预计,未来5年,即时配送行业仍将保持30%以上的增速,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2019年,美团、饿了么先后宣布成立即时配送新品牌美团配送、蜂鸟即配,配送场景超越了外卖,进入了城市短途配送。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曾在2019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业务研发团队接近300多人,数据算法方面占到30%以上,非餐品类订单突破百万级。美团配送首席战略官杨斐描述该业务的目标为:“从长远看,我们希望把自己打造成O2O行业的基础设施。”

和美团、饿了么可以依据在线外卖的技术能力和运力网络,顺势切入同城物流不同,顺丰快递业务为异地配送,集散分发模式为主,同城即时配送有着不同的业务逻辑,因此有一支独立于快递业务的团队。根据公开信息,2019年10月,顺丰集团首席战略官、顺丰同城公司董事长陈飞宣布,“顺丰同城急送”品牌独立运营,顺丰同城急送已服务包括麦当劳、必胜客、优衣库、耐克在内的头部品牌,并服务超过10万中小商家和2000万的个人用户。

在团餐和即时物流之外,一个更有野心的举措隐藏在“丰食”的页面中。业内人士认为,其首页上显示的即将上线的“堂食点餐”,意味着顺丰并不满足于只做配送业务,其针对餐饮行业还将有一系列的动作。始于2011年的顺丰金融已经获得了多张牌照,堂食点餐有可能成为顺丰金融下一步扩张的破局点。

外卖战事未到终局,角逐仍在继续。撰文/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团、饿了么的最强竞争对手来了?!

发布日期:2020-05-12 20:33
摘要:顺丰的入局或许会改变众多团餐企业的命运;业内人士认为,顺丰刻意否认自己进军外卖市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OR--商业新媒体 】物流巨头顺丰进入了外卖领域,引发广泛关注。目前,顺丰上线了主打企业团餐订购服务的“丰食”小程序,有西贝、吉野家、味千拉面、德克士等多家知名品牌入驻。

顺丰是否会掀起外卖行业的变局?

顺丰否认了公司进军外卖的消息。该公司内部人士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表示:顺丰有几十万员工,丰食只是为了内部员工订餐使用,目前只是顺丰同城业务里的一个十多人的团队在运营这一产品。“丰食目前是试运营阶段,只接受内部订单,下一步的动作目前没有可以对外披露的消息。”该人士这样表示。

这一回应有可能为了麻痹对手,避免过早被瞄准狙击。和顺丰“仅接受内部订单”的表述相反,2020年5月11日下午,记者成功地在丰食小程序中下单了一杯橙汁,并由顺丰同城快递员完成了配送,不过,和美团、饿了么不同,该订单没有面单(快递行业记录发件人、收件人以及产品重量、价格等相关信息的单据)。顺丰方面对此的回应是:“由于小程序还在功能调试阶段,可能是所在地区的测试页未关闭,导致个人可以下单。”

“一个快递公司有必要订和府捞面、吉野家的快餐吗?显然是不想过早暴露战略企图,”龙策餐饮智库首席顾问、《餐饮邦》创始人田广利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这样评论顺丰进军外卖的动作。他不认为丰食是为顺丰内部而生:“顺丰进入外卖领域对美团、饿了么两大巨头是巨大的挑战,它们有可能被迫降低佣金以应战,这意味着团餐外卖市场可能会燃起新的战火,两大巨头被迫降佣金割肉保市场,最终受益的是餐饮企业和餐饮消费者。”

这并不是顺丰第一次试水外卖业务。2017年,顺丰曾和百度外卖开展过合作,为百度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10余个城市的部分商圈提供餐饮外卖配送服务。此外,在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前,市场上曾有过顺丰洽购百度外卖的传言,有评论曾指出如果收购成功,将是快递企业进军同城配送市场的一大突破。不过,顺丰的最终选择是依靠自建团队在同城业务中耕耘。

科技公司不应对顺丰的跨界竞争感到意外。2017年,鲜少在媒体上露面的王卫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未来快递业真正要面对的竞争,不是来自同行,而是像Google一样的高科技公司。“顺丰发展最大的挑战之一,是物流和科技两种文化的融合。未来跨行业的竞争中,你面对的竞争对手是IT公司。”他这样表示。

不过,顺丰进入的团餐领域,并不是美团、饿了么称霸的市场。

为什么是团餐

团餐在过去并不是一个受瞩目的行业。不过,近10年来,团餐是中国餐饮行业的整体业态中增长最高、最快的细分业态,这是一个数倍于在线外卖的市场。“由于B2B的产业特征,团餐很少为公众所了解。2018年中国团餐市场消费规模万亿,团餐市场已经成为中国餐饮行业红海中的蓝海,主要覆盖包括军队、政府机关、大中小院校、医院、企业等多种服务人群,其高粘性、高频次的消费特点,具备长期、长效的流量消费服务属性。”艾媒咨询《2019-2020中国团餐产业细分市场运营及典型案例分析报告》中这样指出。

这是一个小、散、弱的市场,团餐企业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头部公司多依靠大客户思维闷声发大财。艾媒咨询报告指出,截至2018年上半年,中国超过80%的团餐企业只在某一省市运营,其中还有近一半的企业经营范围仅覆盖某一城市,规模小、服务范围有限;跨区域与全国运营的团餐企业不足20%。“作为一个传统且依靠规模化获利的产业,团餐过去一直靠着大客户思维闷声发大财,头部企业活得滋润,小一些的也各自占山为王。”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中国团餐企业连锁占比低,大多数团餐企业服务能力有限、管理水平与国际前沿差距巨大,中国团餐产业规模化与标准化程度低。

疫情催生了外卖和团餐市场的变化。在年后的复工初期,多地政府提出禁止一切聚集性用餐等规定,并积极鼓励推广团餐,为企业正常复工提供支持和保障。以往入驻企业形式的团餐也发生了变化,外卖团餐品牌搭建或依靠在线平台为企业客户送餐的方式开始盛行。根据公开报道,今年2月,美团、饿了么等联合地方政府、工业园区等机构,分别发起“放心工作餐直供”、“企业团餐安心送”行动;便利蜂、麦当劳等公司也在app和小程序中实现了“企业订餐”功能。

受疫情冲击的餐饮公司加大了对外卖业务的拓展力度,其中也包括团餐。“目前疫情影响短期无法消除,外卖需求量相比堂食明显高于往年,成为餐饮消费热点,很多餐饮企业都加大外卖的拓展力度,送餐总量也会有明显增长,这是一块正在增长的蛋糕。在整体低迷的消费市场中,这是一个可以逆势增长的机会。”餐饮业专家田广利这样表示。

艾媒咨询指出,随着互联网思维的渗透和餐饮供应链改革,团餐市场也面临结构性改革。当越来越多企业餐饮承包商涌入利润丰厚、增长迅速的团餐领域,顺丰为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问题,就此入局。在“丰食”小程序首页,列有已经开通的“外卖下单”和即将上线的“堂食点餐”功能。首页上有商户入驻的表单,并宣称“免费上线,轻松单量翻倍”。小程序上还有推荐企业返好礼的活动,推荐企业只需在6月30日前消费累计达1000元,推荐人即可得到奖励500元。

和美团、饿了么有多年成熟运营的产品相比,目前丰食的产品、商家和服务并不完善。三里屯附近的上线餐厅仅有西少爷肉夹馍、水果先生、云海肴等八个品牌。商家之间起送价差异较大,西少爷的起送价为250元,喜家德水饺、味千拉面等餐馆起送价仅为30元。三月份才上线的丰食看上去是一个匆忙上线的产品,如刀小蛮的页面则显示“测试中,请勿下单”,在下单页面,一些餐馆的单品图片也没有显示。

由于散客不是丰食当前的目标客群,个人订单价格上,丰食并不占优势,配送时间也只有“11:30-12:00”、“15:00-15:30”、“18:00-18:30”三个时间段可以选择。将同个门店同款产品在美团、饿了么、丰食三个平台中比较可以发现,丰食价格最高。以水果先生朝阳门悠唐店的“不知火丑橘汁”为例,该商品售价32元,美团外卖订单含6元配送费,价格总计38元;饿了么价格25.6元,配送费3.5元,总计30.1元;丰食上则需支付6元配送费,1元包装费,价格总计39元。

不过,丰食的更大的竞争对手不是美团、饿了么,而是团食领域的其他中小型公司。目前,团餐头部公司千喜鹤、深圳中快、鸿骏膳食的经营重点分别落在军事院校、全国高校以及龙头企业。也有企业已经获得了巨头的支持,2017年禧云国际完成了2亿美元的A轮融资,由蚂蚁金服、阿里巴巴旗下口碑网、鼎晖投资战略投资。据中国烹饪协会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团餐企业数量超过10万家,2017年团餐百前企业年收入均在1亿元,但整个行业超过99%的企业年营收不足1亿元。

顺丰的入局或许会改变众多团餐企业的命运。“餐饮外卖的最大蛋糕是频率高、密度高的商务人群消费,而团餐又是商务外卖消费中最肥美的。单纯从赚钱来说,顺丰把这块做好是赚钱效率最高的。”田广利这样指出。“顺丰进入这个市场之后选择了与合和谷、吉野家、和府捞面等著名品牌合作,菜品品质更高,价格不算贵,送餐服务有保证,势必给传统做团餐外卖的餐饮企业带来巨大的冲击。而传统团餐外卖的品质短板不易拔高,难以抵抗冲击,有些企业难免被淘汰出局。”

即时配送,短兵相接

业内人士认为,顺丰刻意否认自己进军外卖市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该人士认为,在线外卖平台需要进行多人多点的实时匹配,团餐的需求稳定、需求时间集中的特点,在技术上的挑战并没有那么大。田广利则表示:“美团都能从外卖进入共享单车,顺丰凭什么不能从快递进军到团餐外卖,再进入整个餐饮外卖市场?”

除了团餐本身的快速增长且无人称霸带来的机会,顺丰的契机还在于餐饮行业对于份额最大的美团多有怨言。多地餐饮行业曾炮轰美团的高佣金,2020年4月,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曾发表公开信,控诉美团外卖佣金过高让众多餐饮商家不堪重负。该协会提供了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的数据,表示共有约120家商家上架美团外卖平台,2019年无一家商户的佣金抽成低于20%。交涉函中表示,防控期间,美团外卖仍然坚持采取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这种行为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关于禁止排除竞争的相关规定。

针对高佣金争议,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曾在4月13日回应:“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4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占收入的2%。”该公司还披露,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至20%之间,真实数字远低于传言。

田广利认为:“美团和饿了么向餐饮商家收大约20%左右的外卖佣金,过高佣金把自己架在空中,为竞争者留下进入抄底的机会。丰食佣金比例只有2%,与美团、饿了么的差距高达百分之十几。这种采取低佣金的策略,轻而易举的就赢得餐饮商家的支持。”美团和饿了么未予置评。

如果依靠团餐在外卖领域站稳脚跟,完成了商家和外卖小哥的拓展与管理、后台智能调配系统的优化,丰食很有可能反攻散客市场,改变市场格局。田广利认为,丰食虽然佣金比例低,但实际的赚钱效率并不一定比美团、饿了么低。这种模式的优势是整体效率很高,能降低餐饮商家佣金支出和外卖客户的送餐费支出,相比竞争对手有很大的优势,“丰食”因此有机会给市场格局带来冲击。

进入外卖市场的背后,是顺丰、美团、饿了么等公司在同城即时物流领域(配送时效为30分钟-1小时)的短兵相接。这同样是一个快速增长中的市场,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崔忠付曾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时配送行业已经成为物流行业增速最快的细分领域。“我们预计,未来5年,即时配送行业仍将保持30%以上的增速,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2019年,美团、饿了么先后宣布成立即时配送新品牌美团配送、蜂鸟即配,配送场景超越了外卖,进入了城市短途配送。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曾在2019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业务研发团队接近300多人,数据算法方面占到30%以上,非餐品类订单突破百万级。美团配送首席战略官杨斐描述该业务的目标为:“从长远看,我们希望把自己打造成O2O行业的基础设施。”

和美团、饿了么可以依据在线外卖的技术能力和运力网络,顺势切入同城物流不同,顺丰快递业务为异地配送,集散分发模式为主,同城即时配送有着不同的业务逻辑,因此有一支独立于快递业务的团队。根据公开信息,2019年10月,顺丰集团首席战略官、顺丰同城公司董事长陈飞宣布,“顺丰同城急送”品牌独立运营,顺丰同城急送已服务包括麦当劳、必胜客、优衣库、耐克在内的头部品牌,并服务超过10万中小商家和2000万的个人用户。

在团餐和即时物流之外,一个更有野心的举措隐藏在“丰食”的页面中。业内人士认为,其首页上显示的即将上线的“堂食点餐”,意味着顺丰并不满足于只做配送业务,其针对餐饮行业还将有一系列的动作。始于2011年的顺丰金融已经获得了多张牌照,堂食点餐有可能成为顺丰金融下一步扩张的破局点。

外卖战事未到终局,角逐仍在继续。撰文/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顺丰的入局或许会改变众多团餐企业的命运;业内人士认为,顺丰刻意否认自己进军外卖市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OR--商业新媒体 】物流巨头顺丰进入了外卖领域,引发广泛关注。目前,顺丰上线了主打企业团餐订购服务的“丰食”小程序,有西贝、吉野家、味千拉面、德克士等多家知名品牌入驻。

顺丰是否会掀起外卖行业的变局?

顺丰否认了公司进军外卖的消息。该公司内部人士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表示:顺丰有几十万员工,丰食只是为了内部员工订餐使用,目前只是顺丰同城业务里的一个十多人的团队在运营这一产品。“丰食目前是试运营阶段,只接受内部订单,下一步的动作目前没有可以对外披露的消息。”该人士这样表示。

这一回应有可能为了麻痹对手,避免过早被瞄准狙击。和顺丰“仅接受内部订单”的表述相反,2020年5月11日下午,记者成功地在丰食小程序中下单了一杯橙汁,并由顺丰同城快递员完成了配送,不过,和美团、饿了么不同,该订单没有面单(快递行业记录发件人、收件人以及产品重量、价格等相关信息的单据)。顺丰方面对此的回应是:“由于小程序还在功能调试阶段,可能是所在地区的测试页未关闭,导致个人可以下单。”

“一个快递公司有必要订和府捞面、吉野家的快餐吗?显然是不想过早暴露战略企图,”龙策餐饮智库首席顾问、《餐饮邦》创始人田广利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这样评论顺丰进军外卖的动作。他不认为丰食是为顺丰内部而生:“顺丰进入外卖领域对美团、饿了么两大巨头是巨大的挑战,它们有可能被迫降低佣金以应战,这意味着团餐外卖市场可能会燃起新的战火,两大巨头被迫降佣金割肉保市场,最终受益的是餐饮企业和餐饮消费者。”

这并不是顺丰第一次试水外卖业务。2017年,顺丰曾和百度外卖开展过合作,为百度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10余个城市的部分商圈提供餐饮外卖配送服务。此外,在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前,市场上曾有过顺丰洽购百度外卖的传言,有评论曾指出如果收购成功,将是快递企业进军同城配送市场的一大突破。不过,顺丰的最终选择是依靠自建团队在同城业务中耕耘。

科技公司不应对顺丰的跨界竞争感到意外。2017年,鲜少在媒体上露面的王卫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未来快递业真正要面对的竞争,不是来自同行,而是像Google一样的高科技公司。“顺丰发展最大的挑战之一,是物流和科技两种文化的融合。未来跨行业的竞争中,你面对的竞争对手是IT公司。”他这样表示。

不过,顺丰进入的团餐领域,并不是美团、饿了么称霸的市场。

为什么是团餐

团餐在过去并不是一个受瞩目的行业。不过,近10年来,团餐是中国餐饮行业的整体业态中增长最高、最快的细分业态,这是一个数倍于在线外卖的市场。“由于B2B的产业特征,团餐很少为公众所了解。2018年中国团餐市场消费规模万亿,团餐市场已经成为中国餐饮行业红海中的蓝海,主要覆盖包括军队、政府机关、大中小院校、医院、企业等多种服务人群,其高粘性、高频次的消费特点,具备长期、长效的流量消费服务属性。”艾媒咨询《2019-2020中国团餐产业细分市场运营及典型案例分析报告》中这样指出。

这是一个小、散、弱的市场,团餐企业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头部公司多依靠大客户思维闷声发大财。艾媒咨询报告指出,截至2018年上半年,中国超过80%的团餐企业只在某一省市运营,其中还有近一半的企业经营范围仅覆盖某一城市,规模小、服务范围有限;跨区域与全国运营的团餐企业不足20%。“作为一个传统且依靠规模化获利的产业,团餐过去一直靠着大客户思维闷声发大财,头部企业活得滋润,小一些的也各自占山为王。”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中国团餐企业连锁占比低,大多数团餐企业服务能力有限、管理水平与国际前沿差距巨大,中国团餐产业规模化与标准化程度低。

疫情催生了外卖和团餐市场的变化。在年后的复工初期,多地政府提出禁止一切聚集性用餐等规定,并积极鼓励推广团餐,为企业正常复工提供支持和保障。以往入驻企业形式的团餐也发生了变化,外卖团餐品牌搭建或依靠在线平台为企业客户送餐的方式开始盛行。根据公开报道,今年2月,美团、饿了么等联合地方政府、工业园区等机构,分别发起“放心工作餐直供”、“企业团餐安心送”行动;便利蜂、麦当劳等公司也在app和小程序中实现了“企业订餐”功能。

受疫情冲击的餐饮公司加大了对外卖业务的拓展力度,其中也包括团餐。“目前疫情影响短期无法消除,外卖需求量相比堂食明显高于往年,成为餐饮消费热点,很多餐饮企业都加大外卖的拓展力度,送餐总量也会有明显增长,这是一块正在增长的蛋糕。在整体低迷的消费市场中,这是一个可以逆势增长的机会。”餐饮业专家田广利这样表示。

艾媒咨询指出,随着互联网思维的渗透和餐饮供应链改革,团餐市场也面临结构性改革。当越来越多企业餐饮承包商涌入利润丰厚、增长迅速的团餐领域,顺丰为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问题,就此入局。在“丰食”小程序首页,列有已经开通的“外卖下单”和即将上线的“堂食点餐”功能。首页上有商户入驻的表单,并宣称“免费上线,轻松单量翻倍”。小程序上还有推荐企业返好礼的活动,推荐企业只需在6月30日前消费累计达1000元,推荐人即可得到奖励500元。

和美团、饿了么有多年成熟运营的产品相比,目前丰食的产品、商家和服务并不完善。三里屯附近的上线餐厅仅有西少爷肉夹馍、水果先生、云海肴等八个品牌。商家之间起送价差异较大,西少爷的起送价为250元,喜家德水饺、味千拉面等餐馆起送价仅为30元。三月份才上线的丰食看上去是一个匆忙上线的产品,如刀小蛮的页面则显示“测试中,请勿下单”,在下单页面,一些餐馆的单品图片也没有显示。

由于散客不是丰食当前的目标客群,个人订单价格上,丰食并不占优势,配送时间也只有“11:30-12:00”、“15:00-15:30”、“18:00-18:30”三个时间段可以选择。将同个门店同款产品在美团、饿了么、丰食三个平台中比较可以发现,丰食价格最高。以水果先生朝阳门悠唐店的“不知火丑橘汁”为例,该商品售价32元,美团外卖订单含6元配送费,价格总计38元;饿了么价格25.6元,配送费3.5元,总计30.1元;丰食上则需支付6元配送费,1元包装费,价格总计39元。

不过,丰食的更大的竞争对手不是美团、饿了么,而是团食领域的其他中小型公司。目前,团餐头部公司千喜鹤、深圳中快、鸿骏膳食的经营重点分别落在军事院校、全国高校以及龙头企业。也有企业已经获得了巨头的支持,2017年禧云国际完成了2亿美元的A轮融资,由蚂蚁金服、阿里巴巴旗下口碑网、鼎晖投资战略投资。据中国烹饪协会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团餐企业数量超过10万家,2017年团餐百前企业年收入均在1亿元,但整个行业超过99%的企业年营收不足1亿元。

顺丰的入局或许会改变众多团餐企业的命运。“餐饮外卖的最大蛋糕是频率高、密度高的商务人群消费,而团餐又是商务外卖消费中最肥美的。单纯从赚钱来说,顺丰把这块做好是赚钱效率最高的。”田广利这样指出。“顺丰进入这个市场之后选择了与合和谷、吉野家、和府捞面等著名品牌合作,菜品品质更高,价格不算贵,送餐服务有保证,势必给传统做团餐外卖的餐饮企业带来巨大的冲击。而传统团餐外卖的品质短板不易拔高,难以抵抗冲击,有些企业难免被淘汰出局。”

即时配送,短兵相接

业内人士认为,顺丰刻意否认自己进军外卖市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该人士认为,在线外卖平台需要进行多人多点的实时匹配,团餐的需求稳定、需求时间集中的特点,在技术上的挑战并没有那么大。田广利则表示:“美团都能从外卖进入共享单车,顺丰凭什么不能从快递进军到团餐外卖,再进入整个餐饮外卖市场?”

除了团餐本身的快速增长且无人称霸带来的机会,顺丰的契机还在于餐饮行业对于份额最大的美团多有怨言。多地餐饮行业曾炮轰美团的高佣金,2020年4月,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曾发表公开信,控诉美团外卖佣金过高让众多餐饮商家不堪重负。该协会提供了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的数据,表示共有约120家商家上架美团外卖平台,2019年无一家商户的佣金抽成低于20%。交涉函中表示,防控期间,美团外卖仍然坚持采取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这种行为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关于禁止排除竞争的相关规定。

针对高佣金争议,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曾在4月13日回应:“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4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占收入的2%。”该公司还披露,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至20%之间,真实数字远低于传言。

田广利认为:“美团和饿了么向餐饮商家收大约20%左右的外卖佣金,过高佣金把自己架在空中,为竞争者留下进入抄底的机会。丰食佣金比例只有2%,与美团、饿了么的差距高达百分之十几。这种采取低佣金的策略,轻而易举的就赢得餐饮商家的支持。”美团和饿了么未予置评。

如果依靠团餐在外卖领域站稳脚跟,完成了商家和外卖小哥的拓展与管理、后台智能调配系统的优化,丰食很有可能反攻散客市场,改变市场格局。田广利认为,丰食虽然佣金比例低,但实际的赚钱效率并不一定比美团、饿了么低。这种模式的优势是整体效率很高,能降低餐饮商家佣金支出和外卖客户的送餐费支出,相比竞争对手有很大的优势,“丰食”因此有机会给市场格局带来冲击。

进入外卖市场的背后,是顺丰、美团、饿了么等公司在同城即时物流领域(配送时效为30分钟-1小时)的短兵相接。这同样是一个快速增长中的市场,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崔忠付曾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时配送行业已经成为物流行业增速最快的细分领域。“我们预计,未来5年,即时配送行业仍将保持30%以上的增速,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2019年,美团、饿了么先后宣布成立即时配送新品牌美团配送、蜂鸟即配,配送场景超越了外卖,进入了城市短途配送。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曾在2019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业务研发团队接近300多人,数据算法方面占到30%以上,非餐品类订单突破百万级。美团配送首席战略官杨斐描述该业务的目标为:“从长远看,我们希望把自己打造成O2O行业的基础设施。”

和美团、饿了么可以依据在线外卖的技术能力和运力网络,顺势切入同城物流不同,顺丰快递业务为异地配送,集散分发模式为主,同城即时配送有着不同的业务逻辑,因此有一支独立于快递业务的团队。根据公开信息,2019年10月,顺丰集团首席战略官、顺丰同城公司董事长陈飞宣布,“顺丰同城急送”品牌独立运营,顺丰同城急送已服务包括麦当劳、必胜客、优衣库、耐克在内的头部品牌,并服务超过10万中小商家和2000万的个人用户。

在团餐和即时物流之外,一个更有野心的举措隐藏在“丰食”的页面中。业内人士认为,其首页上显示的即将上线的“堂食点餐”,意味着顺丰并不满足于只做配送业务,其针对餐饮行业还将有一系列的动作。始于2011年的顺丰金融已经获得了多张牌照,堂食点餐有可能成为顺丰金融下一步扩张的破局点。

外卖战事未到终局,角逐仍在继续。撰文/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团、饿了么的最强竞争对手来了?!

发布日期:2020-05-12 20:33
摘要:顺丰的入局或许会改变众多团餐企业的命运;业内人士认为,顺丰刻意否认自己进军外卖市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OR--商业新媒体 】物流巨头顺丰进入了外卖领域,引发广泛关注。目前,顺丰上线了主打企业团餐订购服务的“丰食”小程序,有西贝、吉野家、味千拉面、德克士等多家知名品牌入驻。

顺丰是否会掀起外卖行业的变局?

顺丰否认了公司进军外卖的消息。该公司内部人士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表示:顺丰有几十万员工,丰食只是为了内部员工订餐使用,目前只是顺丰同城业务里的一个十多人的团队在运营这一产品。“丰食目前是试运营阶段,只接受内部订单,下一步的动作目前没有可以对外披露的消息。”该人士这样表示。

这一回应有可能为了麻痹对手,避免过早被瞄准狙击。和顺丰“仅接受内部订单”的表述相反,2020年5月11日下午,记者成功地在丰食小程序中下单了一杯橙汁,并由顺丰同城快递员完成了配送,不过,和美团、饿了么不同,该订单没有面单(快递行业记录发件人、收件人以及产品重量、价格等相关信息的单据)。顺丰方面对此的回应是:“由于小程序还在功能调试阶段,可能是所在地区的测试页未关闭,导致个人可以下单。”

“一个快递公司有必要订和府捞面、吉野家的快餐吗?显然是不想过早暴露战略企图,”龙策餐饮智库首席顾问、《餐饮邦》创始人田广利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这样评论顺丰进军外卖的动作。他不认为丰食是为顺丰内部而生:“顺丰进入外卖领域对美团、饿了么两大巨头是巨大的挑战,它们有可能被迫降低佣金以应战,这意味着团餐外卖市场可能会燃起新的战火,两大巨头被迫降佣金割肉保市场,最终受益的是餐饮企业和餐饮消费者。”

这并不是顺丰第一次试水外卖业务。2017年,顺丰曾和百度外卖开展过合作,为百度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10余个城市的部分商圈提供餐饮外卖配送服务。此外,在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前,市场上曾有过顺丰洽购百度外卖的传言,有评论曾指出如果收购成功,将是快递企业进军同城配送市场的一大突破。不过,顺丰的最终选择是依靠自建团队在同城业务中耕耘。

科技公司不应对顺丰的跨界竞争感到意外。2017年,鲜少在媒体上露面的王卫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未来快递业真正要面对的竞争,不是来自同行,而是像Google一样的高科技公司。“顺丰发展最大的挑战之一,是物流和科技两种文化的融合。未来跨行业的竞争中,你面对的竞争对手是IT公司。”他这样表示。

不过,顺丰进入的团餐领域,并不是美团、饿了么称霸的市场。

为什么是团餐

团餐在过去并不是一个受瞩目的行业。不过,近10年来,团餐是中国餐饮行业的整体业态中增长最高、最快的细分业态,这是一个数倍于在线外卖的市场。“由于B2B的产业特征,团餐很少为公众所了解。2018年中国团餐市场消费规模万亿,团餐市场已经成为中国餐饮行业红海中的蓝海,主要覆盖包括军队、政府机关、大中小院校、医院、企业等多种服务人群,其高粘性、高频次的消费特点,具备长期、长效的流量消费服务属性。”艾媒咨询《2019-2020中国团餐产业细分市场运营及典型案例分析报告》中这样指出。

这是一个小、散、弱的市场,团餐企业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头部公司多依靠大客户思维闷声发大财。艾媒咨询报告指出,截至2018年上半年,中国超过80%的团餐企业只在某一省市运营,其中还有近一半的企业经营范围仅覆盖某一城市,规模小、服务范围有限;跨区域与全国运营的团餐企业不足20%。“作为一个传统且依靠规模化获利的产业,团餐过去一直靠着大客户思维闷声发大财,头部企业活得滋润,小一些的也各自占山为王。”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中国团餐企业连锁占比低,大多数团餐企业服务能力有限、管理水平与国际前沿差距巨大,中国团餐产业规模化与标准化程度低。

疫情催生了外卖和团餐市场的变化。在年后的复工初期,多地政府提出禁止一切聚集性用餐等规定,并积极鼓励推广团餐,为企业正常复工提供支持和保障。以往入驻企业形式的团餐也发生了变化,外卖团餐品牌搭建或依靠在线平台为企业客户送餐的方式开始盛行。根据公开报道,今年2月,美团、饿了么等联合地方政府、工业园区等机构,分别发起“放心工作餐直供”、“企业团餐安心送”行动;便利蜂、麦当劳等公司也在app和小程序中实现了“企业订餐”功能。

受疫情冲击的餐饮公司加大了对外卖业务的拓展力度,其中也包括团餐。“目前疫情影响短期无法消除,外卖需求量相比堂食明显高于往年,成为餐饮消费热点,很多餐饮企业都加大外卖的拓展力度,送餐总量也会有明显增长,这是一块正在增长的蛋糕。在整体低迷的消费市场中,这是一个可以逆势增长的机会。”餐饮业专家田广利这样表示。

艾媒咨询指出,随着互联网思维的渗透和餐饮供应链改革,团餐市场也面临结构性改革。当越来越多企业餐饮承包商涌入利润丰厚、增长迅速的团餐领域,顺丰为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问题,就此入局。在“丰食”小程序首页,列有已经开通的“外卖下单”和即将上线的“堂食点餐”功能。首页上有商户入驻的表单,并宣称“免费上线,轻松单量翻倍”。小程序上还有推荐企业返好礼的活动,推荐企业只需在6月30日前消费累计达1000元,推荐人即可得到奖励500元。

和美团、饿了么有多年成熟运营的产品相比,目前丰食的产品、商家和服务并不完善。三里屯附近的上线餐厅仅有西少爷肉夹馍、水果先生、云海肴等八个品牌。商家之间起送价差异较大,西少爷的起送价为250元,喜家德水饺、味千拉面等餐馆起送价仅为30元。三月份才上线的丰食看上去是一个匆忙上线的产品,如刀小蛮的页面则显示“测试中,请勿下单”,在下单页面,一些餐馆的单品图片也没有显示。

由于散客不是丰食当前的目标客群,个人订单价格上,丰食并不占优势,配送时间也只有“11:30-12:00”、“15:00-15:30”、“18:00-18:30”三个时间段可以选择。将同个门店同款产品在美团、饿了么、丰食三个平台中比较可以发现,丰食价格最高。以水果先生朝阳门悠唐店的“不知火丑橘汁”为例,该商品售价32元,美团外卖订单含6元配送费,价格总计38元;饿了么价格25.6元,配送费3.5元,总计30.1元;丰食上则需支付6元配送费,1元包装费,价格总计39元。

不过,丰食的更大的竞争对手不是美团、饿了么,而是团食领域的其他中小型公司。目前,团餐头部公司千喜鹤、深圳中快、鸿骏膳食的经营重点分别落在军事院校、全国高校以及龙头企业。也有企业已经获得了巨头的支持,2017年禧云国际完成了2亿美元的A轮融资,由蚂蚁金服、阿里巴巴旗下口碑网、鼎晖投资战略投资。据中国烹饪协会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团餐企业数量超过10万家,2017年团餐百前企业年收入均在1亿元,但整个行业超过99%的企业年营收不足1亿元。

顺丰的入局或许会改变众多团餐企业的命运。“餐饮外卖的最大蛋糕是频率高、密度高的商务人群消费,而团餐又是商务外卖消费中最肥美的。单纯从赚钱来说,顺丰把这块做好是赚钱效率最高的。”田广利这样指出。“顺丰进入这个市场之后选择了与合和谷、吉野家、和府捞面等著名品牌合作,菜品品质更高,价格不算贵,送餐服务有保证,势必给传统做团餐外卖的餐饮企业带来巨大的冲击。而传统团餐外卖的品质短板不易拔高,难以抵抗冲击,有些企业难免被淘汰出局。”

即时配送,短兵相接

业内人士认为,顺丰刻意否认自己进军外卖市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该人士认为,在线外卖平台需要进行多人多点的实时匹配,团餐的需求稳定、需求时间集中的特点,在技术上的挑战并没有那么大。田广利则表示:“美团都能从外卖进入共享单车,顺丰凭什么不能从快递进军到团餐外卖,再进入整个餐饮外卖市场?”

除了团餐本身的快速增长且无人称霸带来的机会,顺丰的契机还在于餐饮行业对于份额最大的美团多有怨言。多地餐饮行业曾炮轰美团的高佣金,2020年4月,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曾发表公开信,控诉美团外卖佣金过高让众多餐饮商家不堪重负。该协会提供了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的数据,表示共有约120家商家上架美团外卖平台,2019年无一家商户的佣金抽成低于20%。交涉函中表示,防控期间,美团外卖仍然坚持采取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这种行为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关于禁止排除竞争的相关规定。

针对高佣金争议,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曾在4月13日回应:“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4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占收入的2%。”该公司还披露,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至20%之间,真实数字远低于传言。

田广利认为:“美团和饿了么向餐饮商家收大约20%左右的外卖佣金,过高佣金把自己架在空中,为竞争者留下进入抄底的机会。丰食佣金比例只有2%,与美团、饿了么的差距高达百分之十几。这种采取低佣金的策略,轻而易举的就赢得餐饮商家的支持。”美团和饿了么未予置评。

如果依靠团餐在外卖领域站稳脚跟,完成了商家和外卖小哥的拓展与管理、后台智能调配系统的优化,丰食很有可能反攻散客市场,改变市场格局。田广利认为,丰食虽然佣金比例低,但实际的赚钱效率并不一定比美团、饿了么低。这种模式的优势是整体效率很高,能降低餐饮商家佣金支出和外卖客户的送餐费支出,相比竞争对手有很大的优势,“丰食”因此有机会给市场格局带来冲击。

进入外卖市场的背后,是顺丰、美团、饿了么等公司在同城即时物流领域(配送时效为30分钟-1小时)的短兵相接。这同样是一个快速增长中的市场,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崔忠付曾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时配送行业已经成为物流行业增速最快的细分领域。“我们预计,未来5年,即时配送行业仍将保持30%以上的增速,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2019年,美团、饿了么先后宣布成立即时配送新品牌美团配送、蜂鸟即配,配送场景超越了外卖,进入了城市短途配送。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曾在2019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业务研发团队接近300多人,数据算法方面占到30%以上,非餐品类订单突破百万级。美团配送首席战略官杨斐描述该业务的目标为:“从长远看,我们希望把自己打造成O2O行业的基础设施。”

和美团、饿了么可以依据在线外卖的技术能力和运力网络,顺势切入同城物流不同,顺丰快递业务为异地配送,集散分发模式为主,同城即时配送有着不同的业务逻辑,因此有一支独立于快递业务的团队。根据公开信息,2019年10月,顺丰集团首席战略官、顺丰同城公司董事长陈飞宣布,“顺丰同城急送”品牌独立运营,顺丰同城急送已服务包括麦当劳、必胜客、优衣库、耐克在内的头部品牌,并服务超过10万中小商家和2000万的个人用户。

在团餐和即时物流之外,一个更有野心的举措隐藏在“丰食”的页面中。业内人士认为,其首页上显示的即将上线的“堂食点餐”,意味着顺丰并不满足于只做配送业务,其针对餐饮行业还将有一系列的动作。始于2011年的顺丰金融已经获得了多张牌照,堂食点餐有可能成为顺丰金融下一步扩张的破局点。

外卖战事未到终局,角逐仍在继续。撰文/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顺丰的入局或许会改变众多团餐企业的命运;业内人士认为,顺丰刻意否认自己进军外卖市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OR--商业新媒体 】物流巨头顺丰进入了外卖领域,引发广泛关注。目前,顺丰上线了主打企业团餐订购服务的“丰食”小程序,有西贝、吉野家、味千拉面、德克士等多家知名品牌入驻。

顺丰是否会掀起外卖行业的变局?

顺丰否认了公司进军外卖的消息。该公司内部人士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表示:顺丰有几十万员工,丰食只是为了内部员工订餐使用,目前只是顺丰同城业务里的一个十多人的团队在运营这一产品。“丰食目前是试运营阶段,只接受内部订单,下一步的动作目前没有可以对外披露的消息。”该人士这样表示。

这一回应有可能为了麻痹对手,避免过早被瞄准狙击。和顺丰“仅接受内部订单”的表述相反,2020年5月11日下午,记者成功地在丰食小程序中下单了一杯橙汁,并由顺丰同城快递员完成了配送,不过,和美团、饿了么不同,该订单没有面单(快递行业记录发件人、收件人以及产品重量、价格等相关信息的单据)。顺丰方面对此的回应是:“由于小程序还在功能调试阶段,可能是所在地区的测试页未关闭,导致个人可以下单。”

“一个快递公司有必要订和府捞面、吉野家的快餐吗?显然是不想过早暴露战略企图,”龙策餐饮智库首席顾问、《餐饮邦》创始人田广利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这样评论顺丰进军外卖的动作。他不认为丰食是为顺丰内部而生:“顺丰进入外卖领域对美团、饿了么两大巨头是巨大的挑战,它们有可能被迫降低佣金以应战,这意味着团餐外卖市场可能会燃起新的战火,两大巨头被迫降佣金割肉保市场,最终受益的是餐饮企业和餐饮消费者。”

这并不是顺丰第一次试水外卖业务。2017年,顺丰曾和百度外卖开展过合作,为百度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10余个城市的部分商圈提供餐饮外卖配送服务。此外,在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前,市场上曾有过顺丰洽购百度外卖的传言,有评论曾指出如果收购成功,将是快递企业进军同城配送市场的一大突破。不过,顺丰的最终选择是依靠自建团队在同城业务中耕耘。

科技公司不应对顺丰的跨界竞争感到意外。2017年,鲜少在媒体上露面的王卫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未来快递业真正要面对的竞争,不是来自同行,而是像Google一样的高科技公司。“顺丰发展最大的挑战之一,是物流和科技两种文化的融合。未来跨行业的竞争中,你面对的竞争对手是IT公司。”他这样表示。

不过,顺丰进入的团餐领域,并不是美团、饿了么称霸的市场。

为什么是团餐

团餐在过去并不是一个受瞩目的行业。不过,近10年来,团餐是中国餐饮行业的整体业态中增长最高、最快的细分业态,这是一个数倍于在线外卖的市场。“由于B2B的产业特征,团餐很少为公众所了解。2018年中国团餐市场消费规模万亿,团餐市场已经成为中国餐饮行业红海中的蓝海,主要覆盖包括军队、政府机关、大中小院校、医院、企业等多种服务人群,其高粘性、高频次的消费特点,具备长期、长效的流量消费服务属性。”艾媒咨询《2019-2020中国团餐产业细分市场运营及典型案例分析报告》中这样指出。

这是一个小、散、弱的市场,团餐企业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头部公司多依靠大客户思维闷声发大财。艾媒咨询报告指出,截至2018年上半年,中国超过80%的团餐企业只在某一省市运营,其中还有近一半的企业经营范围仅覆盖某一城市,规模小、服务范围有限;跨区域与全国运营的团餐企业不足20%。“作为一个传统且依靠规模化获利的产业,团餐过去一直靠着大客户思维闷声发大财,头部企业活得滋润,小一些的也各自占山为王。”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中国团餐企业连锁占比低,大多数团餐企业服务能力有限、管理水平与国际前沿差距巨大,中国团餐产业规模化与标准化程度低。

疫情催生了外卖和团餐市场的变化。在年后的复工初期,多地政府提出禁止一切聚集性用餐等规定,并积极鼓励推广团餐,为企业正常复工提供支持和保障。以往入驻企业形式的团餐也发生了变化,外卖团餐品牌搭建或依靠在线平台为企业客户送餐的方式开始盛行。根据公开报道,今年2月,美团、饿了么等联合地方政府、工业园区等机构,分别发起“放心工作餐直供”、“企业团餐安心送”行动;便利蜂、麦当劳等公司也在app和小程序中实现了“企业订餐”功能。

受疫情冲击的餐饮公司加大了对外卖业务的拓展力度,其中也包括团餐。“目前疫情影响短期无法消除,外卖需求量相比堂食明显高于往年,成为餐饮消费热点,很多餐饮企业都加大外卖的拓展力度,送餐总量也会有明显增长,这是一块正在增长的蛋糕。在整体低迷的消费市场中,这是一个可以逆势增长的机会。”餐饮业专家田广利这样表示。

艾媒咨询指出,随着互联网思维的渗透和餐饮供应链改革,团餐市场也面临结构性改革。当越来越多企业餐饮承包商涌入利润丰厚、增长迅速的团餐领域,顺丰为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问题,就此入局。在“丰食”小程序首页,列有已经开通的“外卖下单”和即将上线的“堂食点餐”功能。首页上有商户入驻的表单,并宣称“免费上线,轻松单量翻倍”。小程序上还有推荐企业返好礼的活动,推荐企业只需在6月30日前消费累计达1000元,推荐人即可得到奖励500元。

和美团、饿了么有多年成熟运营的产品相比,目前丰食的产品、商家和服务并不完善。三里屯附近的上线餐厅仅有西少爷肉夹馍、水果先生、云海肴等八个品牌。商家之间起送价差异较大,西少爷的起送价为250元,喜家德水饺、味千拉面等餐馆起送价仅为30元。三月份才上线的丰食看上去是一个匆忙上线的产品,如刀小蛮的页面则显示“测试中,请勿下单”,在下单页面,一些餐馆的单品图片也没有显示。

由于散客不是丰食当前的目标客群,个人订单价格上,丰食并不占优势,配送时间也只有“11:30-12:00”、“15:00-15:30”、“18:00-18:30”三个时间段可以选择。将同个门店同款产品在美团、饿了么、丰食三个平台中比较可以发现,丰食价格最高。以水果先生朝阳门悠唐店的“不知火丑橘汁”为例,该商品售价32元,美团外卖订单含6元配送费,价格总计38元;饿了么价格25.6元,配送费3.5元,总计30.1元;丰食上则需支付6元配送费,1元包装费,价格总计39元。

不过,丰食的更大的竞争对手不是美团、饿了么,而是团食领域的其他中小型公司。目前,团餐头部公司千喜鹤、深圳中快、鸿骏膳食的经营重点分别落在军事院校、全国高校以及龙头企业。也有企业已经获得了巨头的支持,2017年禧云国际完成了2亿美元的A轮融资,由蚂蚁金服、阿里巴巴旗下口碑网、鼎晖投资战略投资。据中国烹饪协会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团餐企业数量超过10万家,2017年团餐百前企业年收入均在1亿元,但整个行业超过99%的企业年营收不足1亿元。

顺丰的入局或许会改变众多团餐企业的命运。“餐饮外卖的最大蛋糕是频率高、密度高的商务人群消费,而团餐又是商务外卖消费中最肥美的。单纯从赚钱来说,顺丰把这块做好是赚钱效率最高的。”田广利这样指出。“顺丰进入这个市场之后选择了与合和谷、吉野家、和府捞面等著名品牌合作,菜品品质更高,价格不算贵,送餐服务有保证,势必给传统做团餐外卖的餐饮企业带来巨大的冲击。而传统团餐外卖的品质短板不易拔高,难以抵抗冲击,有些企业难免被淘汰出局。”

即时配送,短兵相接

业内人士认为,顺丰刻意否认自己进军外卖市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该人士认为,在线外卖平台需要进行多人多点的实时匹配,团餐的需求稳定、需求时间集中的特点,在技术上的挑战并没有那么大。田广利则表示:“美团都能从外卖进入共享单车,顺丰凭什么不能从快递进军到团餐外卖,再进入整个餐饮外卖市场?”

除了团餐本身的快速增长且无人称霸带来的机会,顺丰的契机还在于餐饮行业对于份额最大的美团多有怨言。多地餐饮行业曾炮轰美团的高佣金,2020年4月,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曾发表公开信,控诉美团外卖佣金过高让众多餐饮商家不堪重负。该协会提供了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的数据,表示共有约120家商家上架美团外卖平台,2019年无一家商户的佣金抽成低于20%。交涉函中表示,防控期间,美团外卖仍然坚持采取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这种行为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关于禁止排除竞争的相关规定。

针对高佣金争议,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曾在4月13日回应:“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4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占收入的2%。”该公司还披露,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至20%之间,真实数字远低于传言。

田广利认为:“美团和饿了么向餐饮商家收大约20%左右的外卖佣金,过高佣金把自己架在空中,为竞争者留下进入抄底的机会。丰食佣金比例只有2%,与美团、饿了么的差距高达百分之十几。这种采取低佣金的策略,轻而易举的就赢得餐饮商家的支持。”美团和饿了么未予置评。

如果依靠团餐在外卖领域站稳脚跟,完成了商家和外卖小哥的拓展与管理、后台智能调配系统的优化,丰食很有可能反攻散客市场,改变市场格局。田广利认为,丰食虽然佣金比例低,但实际的赚钱效率并不一定比美团、饿了么低。这种模式的优势是整体效率很高,能降低餐饮商家佣金支出和外卖客户的送餐费支出,相比竞争对手有很大的优势,“丰食”因此有机会给市场格局带来冲击。

进入外卖市场的背后,是顺丰、美团、饿了么等公司在同城即时物流领域(配送时效为30分钟-1小时)的短兵相接。这同样是一个快速增长中的市场,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崔忠付曾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时配送行业已经成为物流行业增速最快的细分领域。“我们预计,未来5年,即时配送行业仍将保持30%以上的增速,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2019年,美团、饿了么先后宣布成立即时配送新品牌美团配送、蜂鸟即配,配送场景超越了外卖,进入了城市短途配送。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曾在2019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业务研发团队接近300多人,数据算法方面占到30%以上,非餐品类订单突破百万级。美团配送首席战略官杨斐描述该业务的目标为:“从长远看,我们希望把自己打造成O2O行业的基础设施。”

和美团、饿了么可以依据在线外卖的技术能力和运力网络,顺势切入同城物流不同,顺丰快递业务为异地配送,集散分发模式为主,同城即时配送有着不同的业务逻辑,因此有一支独立于快递业务的团队。根据公开信息,2019年10月,顺丰集团首席战略官、顺丰同城公司董事长陈飞宣布,“顺丰同城急送”品牌独立运营,顺丰同城急送已服务包括麦当劳、必胜客、优衣库、耐克在内的头部品牌,并服务超过10万中小商家和2000万的个人用户。

在团餐和即时物流之外,一个更有野心的举措隐藏在“丰食”的页面中。业内人士认为,其首页上显示的即将上线的“堂食点餐”,意味着顺丰并不满足于只做配送业务,其针对餐饮行业还将有一系列的动作。始于2011年的顺丰金融已经获得了多张牌照,堂食点餐有可能成为顺丰金融下一步扩张的破局点。

外卖战事未到终局,角逐仍在继续。撰文/李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