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场分利博弈,是“薄利型”商业模式在经历最初的烧钱扩大市场份额之后必须到达的一个阶段。外卖生意如此,快递柜生意亦如此。



闫曼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丰巢陷入了一场5毛钱引发的争议中。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4月底,丰巢快递柜开始在全国推行会员制服务,随之公布了收费规则:会员用户月卡每月5元,季卡每季12元,会员可以7天长时间存放,不限保管次数;而非会员的包裹,存放超过12小时后要收费5毛钱,3元封顶。

这并不是丰巢第一次开始尝试收费,上一次丰巢被骂上热搜,就是因为消费者的快件存放超时后,取件的时候丰巢快递柜的智能显示屏上会跳出一个赞赏的二维码,虽然是可以跳过的,但是由于“跳过直接取件”的选项位于二维码下方,且颜色偏暗,很多眼神不好的消费者,比如老年人就会被“诱导付费”。

如果说之前消费者们对快递员不经告知就把快件放入丰巢还颇有微词,在疫情影响下,无论是小区封闭还是无接触配送模式的推广,大家对智能快递柜的接受程度较之以前都大幅上升,丰巢快递柜的市场占有率节节上升。对丰巢来说,这都意味着收割的季节到了。

但就是因为这5毛钱,丰巢招致几方的反对。这几天陆续有不少小区开始拔掉丰巢柜的电源,或者干脆对其进行拆除。而前几天更是有一个上海的小区,由于业委会给丰巢写了一篇观点明确逻辑严密的公开信而在朋友圈刷屏,其中对丰巢盈利模式的分析,不禁让人惊叹“高手在民间”。

在丰巢在其官方微信公号上发布的公开信下面,官方放出的留言都是“提供服务就该收费”之类的评论。照这个逻辑,超时收费其实是个很简单的商业问题,而且数额也不高,为何丰巢招致如此恶评?而要分析这一点,就要重新看待丰巢与消费者、快递公司、物业或者业委会几方的关系。

对于社区或者业委会来讲,丰巢快递柜在入驻社区洽谈的时候,无一不是用“对客户免费”的说辞使得各小区物业和业委会把丰巢快递柜当做半公益的项目引进小区,如果丰巢一改之前的说法,将快递柜视为一种理应收费的服务的话,反过来也一样,在寸土寸金的北上广住宅小区内,丰巢是不是应该每年定期向业主缴纳高昂的占地费?

而在消费者一方,从法律意义上来讲,跟消费者有商业契约关系的应该是各个快递公司。从这对关系来看,服务的提供者是快递公司,而不是快递柜,消费者自然没有什么付费义务。快递公司也是向丰巢支付过一定费用的。而消费者本着对一线快递员工作辛劳的些许体谅,没有去过多投诉快递公司这种未经消费者同意便将快件放入柜中的擅自投递行为,已经殊为不易。

因而这并不是一个消费者贪心,不乐意为服务付费的问题。比如我身边不少朋友表示:我宁愿把这个钱直接打赏给辛苦送件的快递小哥,也不愿意给丰巢。消费者为了5毛钱锱铢必较,并不是贪得无厌,而是不愿意在博弈中落入下风。消费者有拒绝接受丰巢服务的权利,而丰巢在收费前,也有向消费者询问是否需要丰巢服务的义务;至于快递公司,在如今担心消费者投诉擅自投递到快递柜的忧虑下也开始重新选择,比如我所在的小区快递员开始避开丰巢,要么直接送货上门,要么放入门口的其他快递柜或者货栈。

之前,消费者、快递公司和丰巢三方的脆弱平衡局面的形成,有赖于消费者一方的谅解和宽容。如今丰巢开始“两头吃”,一边向快递员收费,一边向本来不愿与其发生关系的消费者收费,无疑是打破了这种脆弱的平衡,开始了一场新的博弈。

之所以称其为一场博弈,就是因为丰巢的市场占有率还没有大到可以强买强卖的地步,这时宁背负舆论压力也要推行超时收费,无非是因为丰巢在这一路“一边融资一边烧钱”的过程中,不仅没有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亏损更是一路飙升。根据公开数据,丰巢去年一年亏损7.81亿元,今年第一季度亏损2.45亿元。自2015年成立以来,已经亏损超过20亿元。

为了扭亏为盈,丰巢必须硬着头皮迈出博弈的第一步,哪怕最后的博弈结果从超时12小时收费,变成超时18小时,甚至24小时收费;或者迫使对快件周转率有要求的快递公司来替消费者承担这一费用。无论最后是哪种结果,丰巢都算没有白忙活。也许打破原有的格局才能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这是“薄利型”商业模式在经历过最初的烧钱扩大市场份额之后,必须到达的一个阶段。同样薄利的外卖生意也是如此,前段时间美团与商家展开的一系列分利博弈,本质上跟这个没有什么区别。

既然是市场经济下某种商业模式的一个必经阶段,就要相信市场的力量;既然是一场博弈,参与者们就有用脚投票的权利。新的博弈也许打破了原有的脆弱平衡,但有理由相信新的平衡也一定会就此建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丰巢超时收费:一场5毛钱开始的分利博弈

发布日期:2020-05-12 07:00
摘要:这场分利博弈,是“薄利型”商业模式在经历最初的烧钱扩大市场份额之后必须到达的一个阶段。外卖生意如此,快递柜生意亦如此。



闫曼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丰巢陷入了一场5毛钱引发的争议中。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4月底,丰巢快递柜开始在全国推行会员制服务,随之公布了收费规则:会员用户月卡每月5元,季卡每季12元,会员可以7天长时间存放,不限保管次数;而非会员的包裹,存放超过12小时后要收费5毛钱,3元封顶。

这并不是丰巢第一次开始尝试收费,上一次丰巢被骂上热搜,就是因为消费者的快件存放超时后,取件的时候丰巢快递柜的智能显示屏上会跳出一个赞赏的二维码,虽然是可以跳过的,但是由于“跳过直接取件”的选项位于二维码下方,且颜色偏暗,很多眼神不好的消费者,比如老年人就会被“诱导付费”。

如果说之前消费者们对快递员不经告知就把快件放入丰巢还颇有微词,在疫情影响下,无论是小区封闭还是无接触配送模式的推广,大家对智能快递柜的接受程度较之以前都大幅上升,丰巢快递柜的市场占有率节节上升。对丰巢来说,这都意味着收割的季节到了。

但就是因为这5毛钱,丰巢招致几方的反对。这几天陆续有不少小区开始拔掉丰巢柜的电源,或者干脆对其进行拆除。而前几天更是有一个上海的小区,由于业委会给丰巢写了一篇观点明确逻辑严密的公开信而在朋友圈刷屏,其中对丰巢盈利模式的分析,不禁让人惊叹“高手在民间”。

在丰巢在其官方微信公号上发布的公开信下面,官方放出的留言都是“提供服务就该收费”之类的评论。照这个逻辑,超时收费其实是个很简单的商业问题,而且数额也不高,为何丰巢招致如此恶评?而要分析这一点,就要重新看待丰巢与消费者、快递公司、物业或者业委会几方的关系。

对于社区或者业委会来讲,丰巢快递柜在入驻社区洽谈的时候,无一不是用“对客户免费”的说辞使得各小区物业和业委会把丰巢快递柜当做半公益的项目引进小区,如果丰巢一改之前的说法,将快递柜视为一种理应收费的服务的话,反过来也一样,在寸土寸金的北上广住宅小区内,丰巢是不是应该每年定期向业主缴纳高昂的占地费?

而在消费者一方,从法律意义上来讲,跟消费者有商业契约关系的应该是各个快递公司。从这对关系来看,服务的提供者是快递公司,而不是快递柜,消费者自然没有什么付费义务。快递公司也是向丰巢支付过一定费用的。而消费者本着对一线快递员工作辛劳的些许体谅,没有去过多投诉快递公司这种未经消费者同意便将快件放入柜中的擅自投递行为,已经殊为不易。

因而这并不是一个消费者贪心,不乐意为服务付费的问题。比如我身边不少朋友表示:我宁愿把这个钱直接打赏给辛苦送件的快递小哥,也不愿意给丰巢。消费者为了5毛钱锱铢必较,并不是贪得无厌,而是不愿意在博弈中落入下风。消费者有拒绝接受丰巢服务的权利,而丰巢在收费前,也有向消费者询问是否需要丰巢服务的义务;至于快递公司,在如今担心消费者投诉擅自投递到快递柜的忧虑下也开始重新选择,比如我所在的小区快递员开始避开丰巢,要么直接送货上门,要么放入门口的其他快递柜或者货栈。

之前,消费者、快递公司和丰巢三方的脆弱平衡局面的形成,有赖于消费者一方的谅解和宽容。如今丰巢开始“两头吃”,一边向快递员收费,一边向本来不愿与其发生关系的消费者收费,无疑是打破了这种脆弱的平衡,开始了一场新的博弈。

之所以称其为一场博弈,就是因为丰巢的市场占有率还没有大到可以强买强卖的地步,这时宁背负舆论压力也要推行超时收费,无非是因为丰巢在这一路“一边融资一边烧钱”的过程中,不仅没有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亏损更是一路飙升。根据公开数据,丰巢去年一年亏损7.81亿元,今年第一季度亏损2.45亿元。自2015年成立以来,已经亏损超过20亿元。

为了扭亏为盈,丰巢必须硬着头皮迈出博弈的第一步,哪怕最后的博弈结果从超时12小时收费,变成超时18小时,甚至24小时收费;或者迫使对快件周转率有要求的快递公司来替消费者承担这一费用。无论最后是哪种结果,丰巢都算没有白忙活。也许打破原有的格局才能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这是“薄利型”商业模式在经历过最初的烧钱扩大市场份额之后,必须到达的一个阶段。同样薄利的外卖生意也是如此,前段时间美团与商家展开的一系列分利博弈,本质上跟这个没有什么区别。

既然是市场经济下某种商业模式的一个必经阶段,就要相信市场的力量;既然是一场博弈,参与者们就有用脚投票的权利。新的博弈也许打破了原有的脆弱平衡,但有理由相信新的平衡也一定会就此建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这场分利博弈,是“薄利型”商业模式在经历最初的烧钱扩大市场份额之后必须到达的一个阶段。外卖生意如此,快递柜生意亦如此。



闫曼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丰巢陷入了一场5毛钱引发的争议中。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4月底,丰巢快递柜开始在全国推行会员制服务,随之公布了收费规则:会员用户月卡每月5元,季卡每季12元,会员可以7天长时间存放,不限保管次数;而非会员的包裹,存放超过12小时后要收费5毛钱,3元封顶。

这并不是丰巢第一次开始尝试收费,上一次丰巢被骂上热搜,就是因为消费者的快件存放超时后,取件的时候丰巢快递柜的智能显示屏上会跳出一个赞赏的二维码,虽然是可以跳过的,但是由于“跳过直接取件”的选项位于二维码下方,且颜色偏暗,很多眼神不好的消费者,比如老年人就会被“诱导付费”。

如果说之前消费者们对快递员不经告知就把快件放入丰巢还颇有微词,在疫情影响下,无论是小区封闭还是无接触配送模式的推广,大家对智能快递柜的接受程度较之以前都大幅上升,丰巢快递柜的市场占有率节节上升。对丰巢来说,这都意味着收割的季节到了。

但就是因为这5毛钱,丰巢招致几方的反对。这几天陆续有不少小区开始拔掉丰巢柜的电源,或者干脆对其进行拆除。而前几天更是有一个上海的小区,由于业委会给丰巢写了一篇观点明确逻辑严密的公开信而在朋友圈刷屏,其中对丰巢盈利模式的分析,不禁让人惊叹“高手在民间”。

在丰巢在其官方微信公号上发布的公开信下面,官方放出的留言都是“提供服务就该收费”之类的评论。照这个逻辑,超时收费其实是个很简单的商业问题,而且数额也不高,为何丰巢招致如此恶评?而要分析这一点,就要重新看待丰巢与消费者、快递公司、物业或者业委会几方的关系。

对于社区或者业委会来讲,丰巢快递柜在入驻社区洽谈的时候,无一不是用“对客户免费”的说辞使得各小区物业和业委会把丰巢快递柜当做半公益的项目引进小区,如果丰巢一改之前的说法,将快递柜视为一种理应收费的服务的话,反过来也一样,在寸土寸金的北上广住宅小区内,丰巢是不是应该每年定期向业主缴纳高昂的占地费?

而在消费者一方,从法律意义上来讲,跟消费者有商业契约关系的应该是各个快递公司。从这对关系来看,服务的提供者是快递公司,而不是快递柜,消费者自然没有什么付费义务。快递公司也是向丰巢支付过一定费用的。而消费者本着对一线快递员工作辛劳的些许体谅,没有去过多投诉快递公司这种未经消费者同意便将快件放入柜中的擅自投递行为,已经殊为不易。

因而这并不是一个消费者贪心,不乐意为服务付费的问题。比如我身边不少朋友表示:我宁愿把这个钱直接打赏给辛苦送件的快递小哥,也不愿意给丰巢。消费者为了5毛钱锱铢必较,并不是贪得无厌,而是不愿意在博弈中落入下风。消费者有拒绝接受丰巢服务的权利,而丰巢在收费前,也有向消费者询问是否需要丰巢服务的义务;至于快递公司,在如今担心消费者投诉擅自投递到快递柜的忧虑下也开始重新选择,比如我所在的小区快递员开始避开丰巢,要么直接送货上门,要么放入门口的其他快递柜或者货栈。

之前,消费者、快递公司和丰巢三方的脆弱平衡局面的形成,有赖于消费者一方的谅解和宽容。如今丰巢开始“两头吃”,一边向快递员收费,一边向本来不愿与其发生关系的消费者收费,无疑是打破了这种脆弱的平衡,开始了一场新的博弈。

之所以称其为一场博弈,就是因为丰巢的市场占有率还没有大到可以强买强卖的地步,这时宁背负舆论压力也要推行超时收费,无非是因为丰巢在这一路“一边融资一边烧钱”的过程中,不仅没有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亏损更是一路飙升。根据公开数据,丰巢去年一年亏损7.81亿元,今年第一季度亏损2.45亿元。自2015年成立以来,已经亏损超过20亿元。

为了扭亏为盈,丰巢必须硬着头皮迈出博弈的第一步,哪怕最后的博弈结果从超时12小时收费,变成超时18小时,甚至24小时收费;或者迫使对快件周转率有要求的快递公司来替消费者承担这一费用。无论最后是哪种结果,丰巢都算没有白忙活。也许打破原有的格局才能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这是“薄利型”商业模式在经历过最初的烧钱扩大市场份额之后,必须到达的一个阶段。同样薄利的外卖生意也是如此,前段时间美团与商家展开的一系列分利博弈,本质上跟这个没有什么区别。

既然是市场经济下某种商业模式的一个必经阶段,就要相信市场的力量;既然是一场博弈,参与者们就有用脚投票的权利。新的博弈也许打破了原有的脆弱平衡,但有理由相信新的平衡也一定会就此建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丰巢超时收费:一场5毛钱开始的分利博弈

发布日期:2020-05-12 07:00
摘要:这场分利博弈,是“薄利型”商业模式在经历最初的烧钱扩大市场份额之后必须到达的一个阶段。外卖生意如此,快递柜生意亦如此。



闫曼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丰巢陷入了一场5毛钱引发的争议中。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4月底,丰巢快递柜开始在全国推行会员制服务,随之公布了收费规则:会员用户月卡每月5元,季卡每季12元,会员可以7天长时间存放,不限保管次数;而非会员的包裹,存放超过12小时后要收费5毛钱,3元封顶。

这并不是丰巢第一次开始尝试收费,上一次丰巢被骂上热搜,就是因为消费者的快件存放超时后,取件的时候丰巢快递柜的智能显示屏上会跳出一个赞赏的二维码,虽然是可以跳过的,但是由于“跳过直接取件”的选项位于二维码下方,且颜色偏暗,很多眼神不好的消费者,比如老年人就会被“诱导付费”。

如果说之前消费者们对快递员不经告知就把快件放入丰巢还颇有微词,在疫情影响下,无论是小区封闭还是无接触配送模式的推广,大家对智能快递柜的接受程度较之以前都大幅上升,丰巢快递柜的市场占有率节节上升。对丰巢来说,这都意味着收割的季节到了。

但就是因为这5毛钱,丰巢招致几方的反对。这几天陆续有不少小区开始拔掉丰巢柜的电源,或者干脆对其进行拆除。而前几天更是有一个上海的小区,由于业委会给丰巢写了一篇观点明确逻辑严密的公开信而在朋友圈刷屏,其中对丰巢盈利模式的分析,不禁让人惊叹“高手在民间”。

在丰巢在其官方微信公号上发布的公开信下面,官方放出的留言都是“提供服务就该收费”之类的评论。照这个逻辑,超时收费其实是个很简单的商业问题,而且数额也不高,为何丰巢招致如此恶评?而要分析这一点,就要重新看待丰巢与消费者、快递公司、物业或者业委会几方的关系。

对于社区或者业委会来讲,丰巢快递柜在入驻社区洽谈的时候,无一不是用“对客户免费”的说辞使得各小区物业和业委会把丰巢快递柜当做半公益的项目引进小区,如果丰巢一改之前的说法,将快递柜视为一种理应收费的服务的话,反过来也一样,在寸土寸金的北上广住宅小区内,丰巢是不是应该每年定期向业主缴纳高昂的占地费?

而在消费者一方,从法律意义上来讲,跟消费者有商业契约关系的应该是各个快递公司。从这对关系来看,服务的提供者是快递公司,而不是快递柜,消费者自然没有什么付费义务。快递公司也是向丰巢支付过一定费用的。而消费者本着对一线快递员工作辛劳的些许体谅,没有去过多投诉快递公司这种未经消费者同意便将快件放入柜中的擅自投递行为,已经殊为不易。

因而这并不是一个消费者贪心,不乐意为服务付费的问题。比如我身边不少朋友表示:我宁愿把这个钱直接打赏给辛苦送件的快递小哥,也不愿意给丰巢。消费者为了5毛钱锱铢必较,并不是贪得无厌,而是不愿意在博弈中落入下风。消费者有拒绝接受丰巢服务的权利,而丰巢在收费前,也有向消费者询问是否需要丰巢服务的义务;至于快递公司,在如今担心消费者投诉擅自投递到快递柜的忧虑下也开始重新选择,比如我所在的小区快递员开始避开丰巢,要么直接送货上门,要么放入门口的其他快递柜或者货栈。

之前,消费者、快递公司和丰巢三方的脆弱平衡局面的形成,有赖于消费者一方的谅解和宽容。如今丰巢开始“两头吃”,一边向快递员收费,一边向本来不愿与其发生关系的消费者收费,无疑是打破了这种脆弱的平衡,开始了一场新的博弈。

之所以称其为一场博弈,就是因为丰巢的市场占有率还没有大到可以强买强卖的地步,这时宁背负舆论压力也要推行超时收费,无非是因为丰巢在这一路“一边融资一边烧钱”的过程中,不仅没有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亏损更是一路飙升。根据公开数据,丰巢去年一年亏损7.81亿元,今年第一季度亏损2.45亿元。自2015年成立以来,已经亏损超过20亿元。

为了扭亏为盈,丰巢必须硬着头皮迈出博弈的第一步,哪怕最后的博弈结果从超时12小时收费,变成超时18小时,甚至24小时收费;或者迫使对快件周转率有要求的快递公司来替消费者承担这一费用。无论最后是哪种结果,丰巢都算没有白忙活。也许打破原有的格局才能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这是“薄利型”商业模式在经历过最初的烧钱扩大市场份额之后,必须到达的一个阶段。同样薄利的外卖生意也是如此,前段时间美团与商家展开的一系列分利博弈,本质上跟这个没有什么区别。

既然是市场经济下某种商业模式的一个必经阶段,就要相信市场的力量;既然是一场博弈,参与者们就有用脚投票的权利。新的博弈也许打破了原有的脆弱平衡,但有理由相信新的平衡也一定会就此建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这场分利博弈,是“薄利型”商业模式在经历最初的烧钱扩大市场份额之后必须到达的一个阶段。外卖生意如此,快递柜生意亦如此。



闫曼

OR--商业新媒体 】近日,丰巢陷入了一场5毛钱引发的争议中。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4月底,丰巢快递柜开始在全国推行会员制服务,随之公布了收费规则:会员用户月卡每月5元,季卡每季12元,会员可以7天长时间存放,不限保管次数;而非会员的包裹,存放超过12小时后要收费5毛钱,3元封顶。

这并不是丰巢第一次开始尝试收费,上一次丰巢被骂上热搜,就是因为消费者的快件存放超时后,取件的时候丰巢快递柜的智能显示屏上会跳出一个赞赏的二维码,虽然是可以跳过的,但是由于“跳过直接取件”的选项位于二维码下方,且颜色偏暗,很多眼神不好的消费者,比如老年人就会被“诱导付费”。

如果说之前消费者们对快递员不经告知就把快件放入丰巢还颇有微词,在疫情影响下,无论是小区封闭还是无接触配送模式的推广,大家对智能快递柜的接受程度较之以前都大幅上升,丰巢快递柜的市场占有率节节上升。对丰巢来说,这都意味着收割的季节到了。

但就是因为这5毛钱,丰巢招致几方的反对。这几天陆续有不少小区开始拔掉丰巢柜的电源,或者干脆对其进行拆除。而前几天更是有一个上海的小区,由于业委会给丰巢写了一篇观点明确逻辑严密的公开信而在朋友圈刷屏,其中对丰巢盈利模式的分析,不禁让人惊叹“高手在民间”。

在丰巢在其官方微信公号上发布的公开信下面,官方放出的留言都是“提供服务就该收费”之类的评论。照这个逻辑,超时收费其实是个很简单的商业问题,而且数额也不高,为何丰巢招致如此恶评?而要分析这一点,就要重新看待丰巢与消费者、快递公司、物业或者业委会几方的关系。

对于社区或者业委会来讲,丰巢快递柜在入驻社区洽谈的时候,无一不是用“对客户免费”的说辞使得各小区物业和业委会把丰巢快递柜当做半公益的项目引进小区,如果丰巢一改之前的说法,将快递柜视为一种理应收费的服务的话,反过来也一样,在寸土寸金的北上广住宅小区内,丰巢是不是应该每年定期向业主缴纳高昂的占地费?

而在消费者一方,从法律意义上来讲,跟消费者有商业契约关系的应该是各个快递公司。从这对关系来看,服务的提供者是快递公司,而不是快递柜,消费者自然没有什么付费义务。快递公司也是向丰巢支付过一定费用的。而消费者本着对一线快递员工作辛劳的些许体谅,没有去过多投诉快递公司这种未经消费者同意便将快件放入柜中的擅自投递行为,已经殊为不易。

因而这并不是一个消费者贪心,不乐意为服务付费的问题。比如我身边不少朋友表示:我宁愿把这个钱直接打赏给辛苦送件的快递小哥,也不愿意给丰巢。消费者为了5毛钱锱铢必较,并不是贪得无厌,而是不愿意在博弈中落入下风。消费者有拒绝接受丰巢服务的权利,而丰巢在收费前,也有向消费者询问是否需要丰巢服务的义务;至于快递公司,在如今担心消费者投诉擅自投递到快递柜的忧虑下也开始重新选择,比如我所在的小区快递员开始避开丰巢,要么直接送货上门,要么放入门口的其他快递柜或者货栈。

之前,消费者、快递公司和丰巢三方的脆弱平衡局面的形成,有赖于消费者一方的谅解和宽容。如今丰巢开始“两头吃”,一边向快递员收费,一边向本来不愿与其发生关系的消费者收费,无疑是打破了这种脆弱的平衡,开始了一场新的博弈。

之所以称其为一场博弈,就是因为丰巢的市场占有率还没有大到可以强买强卖的地步,这时宁背负舆论压力也要推行超时收费,无非是因为丰巢在这一路“一边融资一边烧钱”的过程中,不仅没有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亏损更是一路飙升。根据公开数据,丰巢去年一年亏损7.81亿元,今年第一季度亏损2.45亿元。自2015年成立以来,已经亏损超过20亿元。

为了扭亏为盈,丰巢必须硬着头皮迈出博弈的第一步,哪怕最后的博弈结果从超时12小时收费,变成超时18小时,甚至24小时收费;或者迫使对快件周转率有要求的快递公司来替消费者承担这一费用。无论最后是哪种结果,丰巢都算没有白忙活。也许打破原有的格局才能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这是“薄利型”商业模式在经历过最初的烧钱扩大市场份额之后,必须到达的一个阶段。同样薄利的外卖生意也是如此,前段时间美团与商家展开的一系列分利博弈,本质上跟这个没有什么区别。

既然是市场经济下某种商业模式的一个必经阶段,就要相信市场的力量;既然是一场博弈,参与者们就有用脚投票的权利。新的博弈也许打破了原有的脆弱平衡,但有理由相信新的平衡也一定会就此建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