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有迹象显示中国经济在没有重大刺激举措的情况下已经正在复苏。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担心大规模刺激措施可能会导致经济局部过热,尤其是房地产市场。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刚刚经历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首个季度经济萎缩。成百上千万人失去了工作,而且新冠疫情妨碍企业运营已有三个多月时间。

那么经济刺激举措在哪儿?

中国推出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方案规模还不能与日本、美国等世界上最大一些经济体的手笔相提并论。美国2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中包括向个人支付款项、扩大失业保险覆盖范围,以及为陷入困境的行业提供贷款。中国政府现有的应对措施规模甚至不像其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5年国内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等以往经济危机时那样大。

目前中国政府仍主要依赖行政措施缓解经济低迷带来的不利影响,比如政府减税降费、鼓励房东减免房租并要求企业限制裁员规模。中国政府已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降低借款利率,允许地方政府启动基础设施项目,一些城市还发放了消费券以刺激消费。

但是,尽管全球经济衰退也可能在今年重创中国的出口行业,但北京方面尚未出台重磅举措,如政府在基建方面大规模支出或者更大幅度地下调贷款利率。

鉴于消费者支出因新冠疫情受限,官员们起初对传统的刺激措施能否带来很大帮助持质疑态度。而现在,有迹象显示经济在没有重大举措的情况下正在复苏。

或许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担心大规模刺激措施可能会导致经济局部过热,尤其是房地产市场。由于数十年来中国房价几乎不间断地上涨,许多中国人普遍认为房地产是一种避险投资,这样的看法已然推高了房价。

这种情况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最为明显。尽管经济出现历史性下滑,但深圳有关部门仍在努力遏制房地产投机活动。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深圳3月份房价同比上涨5.2%,在中国一线城市中涨速最快,也是该市约三年来的最高涨幅。

令监管机构警觉的是,深圳房价飙升的一个原因是,企业主利用了成本较低廉的新冠疫情相关信贷,然后将那些原本旨在维持企业生存的贷款转移到了房地产市场。

4月下旬,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表示,银行一定要监控资金流向,确保资金运用在申请贷款时的标的上,对于违规把贷款流入到房地产市场的行为要坚决予以纠正。

在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之际,中国决策者对房地产市场泡沫感到担忧,这表明“动物本能”正在迅速回归中国这个最先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国家。

在这场危机的头两个月,即今年2月和3月,中国决策者只是在边缘地带进行干预,确保金融体系拥有充足的流动性,并适度降低借款利率,与此同时,他们把主要精力放在封锁措施上,以控制疫情。

这导致中国经济在第一季度损失惨重,当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下降6.8%,这是自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首次出现经济萎缩。

中国决策层的顾问、经济学家余永定表示,此前随着工厂关闭和供应链瘫痪,财政和货币政策难以起到作用。他称,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即使想花钱也不能花。

现在,新冠疫情在中国基本得到控制,眼下的问题是中国消费者能否在没有强力刺激措施的帮助下推动经济强劲复苏。

最近几天,奢侈品巨头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和瑞典家具生产商宜家(IKEA)等西方公司再次大力提及中国消费的反弹,并对利润前景给出乐观预期。此外,汽车销量将迎来两年来首次月度同比增长。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董事会成员Juergen Stackmann上周三告诉记者:“很明显,中国正经历典型的V型复苏。”

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一复苏能持续多久,一些人认为,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情况下,中国放开财政闸门鼓励国内消费的时机已经到来。尤其因为,随着新冠疫情给西方国家造成严重打击,中国出口将面临压力。出口曾经是中国经济增长引擎,目前在GDP中的占比不到五分之一。

汇丰(HSBC)大中华区高级经济学家王然(Julia Wang)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提醒客户称,家庭和抵押贷款债务的上升可能会抑制消费,她呼吁采取更多刺激措施来鼓励需求。3月份零售额同比下降15.8%,而1-2月份的零售额同比下降了20.5%。

余永定说,最重要的是刺激总需求。他建议决策者允许财政赤字与GDP之比超过3%的传统上限,达到5%,甚至更高。

麦格理(Macquarie)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预计,单是失业和对不稳定性的担忧就会促使中国决策者采取更果断的行动。他预计失业率可能会从新冠疫情之前的约5%提高近一倍,达到9.4%左右。他表示,如果情况真的很糟糕,使得新增2,000万失业人口的可能性上升,很难想象北京方面不会采取行动。

这可能只是因为大规模政府支出计划仍在制定当中。通常在3月初举行的年度全国人大会议因疫情而推迟,最近重新安排在本月晚些时候召开。

但有理由认为,如果经济复苏本身足够强劲,中国领导人可能会暂不推出大规模财政措施。这是因为中国决策者担心,采取更大规模的措施可能会给经济复苏提供太多刺激,从而使长达数年的降低家庭和企业债务的努力失败。

智库MacroPolo经济学家Houze Song写道,若直接推出无差别的刺激计划,会造成巨大的道德风险。这名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的判断似乎是,这场大流行的影响似乎会持续一段时间,在为持久战作准备时,实施短期强刺激会浪费弹药。

此外,中国的家庭储蓄水平很高,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令政府没有选择向居民个人派发现金,因为很大一部分派发的现金不太可能花掉。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考虑到人们有非常强的储蓄倾向,若派发现金,人们会将其中一部分钱存入银行账户。

中国领导人暂未推出大规模刺激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鉴于疫情带来的冲击异常之大,他们可能已经放弃了今年雄心勃勃的经济增长目标。

在4月份召开的最近一次会议上,中共决策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没有提到致力于实现2020年主要经济目标。经济学家称,若要实现这些目标,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至少要达到5.5%。在疫情暴发后,要实现这一增长率目标已经变得遥不可及。

当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于5月22日召开时,最大胆的经济目标可能是一开始就不设定年度经济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疫情导致经济低迷,中国为何尚未出台大规模刺激措施?

发布日期:2020-05-11 12:24
摘要:有迹象显示中国经济在没有重大刺激举措的情况下已经正在复苏。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担心大规模刺激措施可能会导致经济局部过热,尤其是房地产市场。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刚刚经历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首个季度经济萎缩。成百上千万人失去了工作,而且新冠疫情妨碍企业运营已有三个多月时间。

那么经济刺激举措在哪儿?

中国推出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方案规模还不能与日本、美国等世界上最大一些经济体的手笔相提并论。美国2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中包括向个人支付款项、扩大失业保险覆盖范围,以及为陷入困境的行业提供贷款。中国政府现有的应对措施规模甚至不像其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5年国内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等以往经济危机时那样大。

目前中国政府仍主要依赖行政措施缓解经济低迷带来的不利影响,比如政府减税降费、鼓励房东减免房租并要求企业限制裁员规模。中国政府已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降低借款利率,允许地方政府启动基础设施项目,一些城市还发放了消费券以刺激消费。

但是,尽管全球经济衰退也可能在今年重创中国的出口行业,但北京方面尚未出台重磅举措,如政府在基建方面大规模支出或者更大幅度地下调贷款利率。

鉴于消费者支出因新冠疫情受限,官员们起初对传统的刺激措施能否带来很大帮助持质疑态度。而现在,有迹象显示经济在没有重大举措的情况下正在复苏。

或许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担心大规模刺激措施可能会导致经济局部过热,尤其是房地产市场。由于数十年来中国房价几乎不间断地上涨,许多中国人普遍认为房地产是一种避险投资,这样的看法已然推高了房价。

这种情况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最为明显。尽管经济出现历史性下滑,但深圳有关部门仍在努力遏制房地产投机活动。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深圳3月份房价同比上涨5.2%,在中国一线城市中涨速最快,也是该市约三年来的最高涨幅。

令监管机构警觉的是,深圳房价飙升的一个原因是,企业主利用了成本较低廉的新冠疫情相关信贷,然后将那些原本旨在维持企业生存的贷款转移到了房地产市场。

4月下旬,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表示,银行一定要监控资金流向,确保资金运用在申请贷款时的标的上,对于违规把贷款流入到房地产市场的行为要坚决予以纠正。

在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之际,中国决策者对房地产市场泡沫感到担忧,这表明“动物本能”正在迅速回归中国这个最先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国家。

在这场危机的头两个月,即今年2月和3月,中国决策者只是在边缘地带进行干预,确保金融体系拥有充足的流动性,并适度降低借款利率,与此同时,他们把主要精力放在封锁措施上,以控制疫情。

这导致中国经济在第一季度损失惨重,当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下降6.8%,这是自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首次出现经济萎缩。

中国决策层的顾问、经济学家余永定表示,此前随着工厂关闭和供应链瘫痪,财政和货币政策难以起到作用。他称,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即使想花钱也不能花。

现在,新冠疫情在中国基本得到控制,眼下的问题是中国消费者能否在没有强力刺激措施的帮助下推动经济强劲复苏。

最近几天,奢侈品巨头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和瑞典家具生产商宜家(IKEA)等西方公司再次大力提及中国消费的反弹,并对利润前景给出乐观预期。此外,汽车销量将迎来两年来首次月度同比增长。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董事会成员Juergen Stackmann上周三告诉记者:“很明显,中国正经历典型的V型复苏。”

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一复苏能持续多久,一些人认为,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情况下,中国放开财政闸门鼓励国内消费的时机已经到来。尤其因为,随着新冠疫情给西方国家造成严重打击,中国出口将面临压力。出口曾经是中国经济增长引擎,目前在GDP中的占比不到五分之一。

汇丰(HSBC)大中华区高级经济学家王然(Julia Wang)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提醒客户称,家庭和抵押贷款债务的上升可能会抑制消费,她呼吁采取更多刺激措施来鼓励需求。3月份零售额同比下降15.8%,而1-2月份的零售额同比下降了20.5%。

余永定说,最重要的是刺激总需求。他建议决策者允许财政赤字与GDP之比超过3%的传统上限,达到5%,甚至更高。

麦格理(Macquarie)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预计,单是失业和对不稳定性的担忧就会促使中国决策者采取更果断的行动。他预计失业率可能会从新冠疫情之前的约5%提高近一倍,达到9.4%左右。他表示,如果情况真的很糟糕,使得新增2,000万失业人口的可能性上升,很难想象北京方面不会采取行动。

这可能只是因为大规模政府支出计划仍在制定当中。通常在3月初举行的年度全国人大会议因疫情而推迟,最近重新安排在本月晚些时候召开。

但有理由认为,如果经济复苏本身足够强劲,中国领导人可能会暂不推出大规模财政措施。这是因为中国决策者担心,采取更大规模的措施可能会给经济复苏提供太多刺激,从而使长达数年的降低家庭和企业债务的努力失败。

智库MacroPolo经济学家Houze Song写道,若直接推出无差别的刺激计划,会造成巨大的道德风险。这名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的判断似乎是,这场大流行的影响似乎会持续一段时间,在为持久战作准备时,实施短期强刺激会浪费弹药。

此外,中国的家庭储蓄水平很高,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令政府没有选择向居民个人派发现金,因为很大一部分派发的现金不太可能花掉。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考虑到人们有非常强的储蓄倾向,若派发现金,人们会将其中一部分钱存入银行账户。

中国领导人暂未推出大规模刺激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鉴于疫情带来的冲击异常之大,他们可能已经放弃了今年雄心勃勃的经济增长目标。

在4月份召开的最近一次会议上,中共决策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没有提到致力于实现2020年主要经济目标。经济学家称,若要实现这些目标,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至少要达到5.5%。在疫情暴发后,要实现这一增长率目标已经变得遥不可及。

当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于5月22日召开时,最大胆的经济目标可能是一开始就不设定年度经济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有迹象显示中国经济在没有重大刺激举措的情况下已经正在复苏。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担心大规模刺激措施可能会导致经济局部过热,尤其是房地产市场。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刚刚经历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首个季度经济萎缩。成百上千万人失去了工作,而且新冠疫情妨碍企业运营已有三个多月时间。

那么经济刺激举措在哪儿?

中国推出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方案规模还不能与日本、美国等世界上最大一些经济体的手笔相提并论。美国2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中包括向个人支付款项、扩大失业保险覆盖范围,以及为陷入困境的行业提供贷款。中国政府现有的应对措施规模甚至不像其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5年国内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等以往经济危机时那样大。

目前中国政府仍主要依赖行政措施缓解经济低迷带来的不利影响,比如政府减税降费、鼓励房东减免房租并要求企业限制裁员规模。中国政府已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降低借款利率,允许地方政府启动基础设施项目,一些城市还发放了消费券以刺激消费。

但是,尽管全球经济衰退也可能在今年重创中国的出口行业,但北京方面尚未出台重磅举措,如政府在基建方面大规模支出或者更大幅度地下调贷款利率。

鉴于消费者支出因新冠疫情受限,官员们起初对传统的刺激措施能否带来很大帮助持质疑态度。而现在,有迹象显示经济在没有重大举措的情况下正在复苏。

或许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担心大规模刺激措施可能会导致经济局部过热,尤其是房地产市场。由于数十年来中国房价几乎不间断地上涨,许多中国人普遍认为房地产是一种避险投资,这样的看法已然推高了房价。

这种情况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最为明显。尽管经济出现历史性下滑,但深圳有关部门仍在努力遏制房地产投机活动。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深圳3月份房价同比上涨5.2%,在中国一线城市中涨速最快,也是该市约三年来的最高涨幅。

令监管机构警觉的是,深圳房价飙升的一个原因是,企业主利用了成本较低廉的新冠疫情相关信贷,然后将那些原本旨在维持企业生存的贷款转移到了房地产市场。

4月下旬,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表示,银行一定要监控资金流向,确保资金运用在申请贷款时的标的上,对于违规把贷款流入到房地产市场的行为要坚决予以纠正。

在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之际,中国决策者对房地产市场泡沫感到担忧,这表明“动物本能”正在迅速回归中国这个最先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国家。

在这场危机的头两个月,即今年2月和3月,中国决策者只是在边缘地带进行干预,确保金融体系拥有充足的流动性,并适度降低借款利率,与此同时,他们把主要精力放在封锁措施上,以控制疫情。

这导致中国经济在第一季度损失惨重,当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下降6.8%,这是自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首次出现经济萎缩。

中国决策层的顾问、经济学家余永定表示,此前随着工厂关闭和供应链瘫痪,财政和货币政策难以起到作用。他称,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即使想花钱也不能花。

现在,新冠疫情在中国基本得到控制,眼下的问题是中国消费者能否在没有强力刺激措施的帮助下推动经济强劲复苏。

最近几天,奢侈品巨头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和瑞典家具生产商宜家(IKEA)等西方公司再次大力提及中国消费的反弹,并对利润前景给出乐观预期。此外,汽车销量将迎来两年来首次月度同比增长。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董事会成员Juergen Stackmann上周三告诉记者:“很明显,中国正经历典型的V型复苏。”

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一复苏能持续多久,一些人认为,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情况下,中国放开财政闸门鼓励国内消费的时机已经到来。尤其因为,随着新冠疫情给西方国家造成严重打击,中国出口将面临压力。出口曾经是中国经济增长引擎,目前在GDP中的占比不到五分之一。

汇丰(HSBC)大中华区高级经济学家王然(Julia Wang)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提醒客户称,家庭和抵押贷款债务的上升可能会抑制消费,她呼吁采取更多刺激措施来鼓励需求。3月份零售额同比下降15.8%,而1-2月份的零售额同比下降了20.5%。

余永定说,最重要的是刺激总需求。他建议决策者允许财政赤字与GDP之比超过3%的传统上限,达到5%,甚至更高。

麦格理(Macquarie)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预计,单是失业和对不稳定性的担忧就会促使中国决策者采取更果断的行动。他预计失业率可能会从新冠疫情之前的约5%提高近一倍,达到9.4%左右。他表示,如果情况真的很糟糕,使得新增2,000万失业人口的可能性上升,很难想象北京方面不会采取行动。

这可能只是因为大规模政府支出计划仍在制定当中。通常在3月初举行的年度全国人大会议因疫情而推迟,最近重新安排在本月晚些时候召开。

但有理由认为,如果经济复苏本身足够强劲,中国领导人可能会暂不推出大规模财政措施。这是因为中国决策者担心,采取更大规模的措施可能会给经济复苏提供太多刺激,从而使长达数年的降低家庭和企业债务的努力失败。

智库MacroPolo经济学家Houze Song写道,若直接推出无差别的刺激计划,会造成巨大的道德风险。这名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的判断似乎是,这场大流行的影响似乎会持续一段时间,在为持久战作准备时,实施短期强刺激会浪费弹药。

此外,中国的家庭储蓄水平很高,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令政府没有选择向居民个人派发现金,因为很大一部分派发的现金不太可能花掉。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考虑到人们有非常强的储蓄倾向,若派发现金,人们会将其中一部分钱存入银行账户。

中国领导人暂未推出大规模刺激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鉴于疫情带来的冲击异常之大,他们可能已经放弃了今年雄心勃勃的经济增长目标。

在4月份召开的最近一次会议上,中共决策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没有提到致力于实现2020年主要经济目标。经济学家称,若要实现这些目标,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至少要达到5.5%。在疫情暴发后,要实现这一增长率目标已经变得遥不可及。

当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于5月22日召开时,最大胆的经济目标可能是一开始就不设定年度经济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疫情导致经济低迷,中国为何尚未出台大规模刺激措施?

发布日期:2020-05-11 12:24
摘要:有迹象显示中国经济在没有重大刺激举措的情况下已经正在复苏。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担心大规模刺激措施可能会导致经济局部过热,尤其是房地产市场。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刚刚经历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首个季度经济萎缩。成百上千万人失去了工作,而且新冠疫情妨碍企业运营已有三个多月时间。

那么经济刺激举措在哪儿?

中国推出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方案规模还不能与日本、美国等世界上最大一些经济体的手笔相提并论。美国2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中包括向个人支付款项、扩大失业保险覆盖范围,以及为陷入困境的行业提供贷款。中国政府现有的应对措施规模甚至不像其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5年国内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等以往经济危机时那样大。

目前中国政府仍主要依赖行政措施缓解经济低迷带来的不利影响,比如政府减税降费、鼓励房东减免房租并要求企业限制裁员规模。中国政府已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降低借款利率,允许地方政府启动基础设施项目,一些城市还发放了消费券以刺激消费。

但是,尽管全球经济衰退也可能在今年重创中国的出口行业,但北京方面尚未出台重磅举措,如政府在基建方面大规模支出或者更大幅度地下调贷款利率。

鉴于消费者支出因新冠疫情受限,官员们起初对传统的刺激措施能否带来很大帮助持质疑态度。而现在,有迹象显示经济在没有重大举措的情况下正在复苏。

或许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担心大规模刺激措施可能会导致经济局部过热,尤其是房地产市场。由于数十年来中国房价几乎不间断地上涨,许多中国人普遍认为房地产是一种避险投资,这样的看法已然推高了房价。

这种情况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最为明显。尽管经济出现历史性下滑,但深圳有关部门仍在努力遏制房地产投机活动。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深圳3月份房价同比上涨5.2%,在中国一线城市中涨速最快,也是该市约三年来的最高涨幅。

令监管机构警觉的是,深圳房价飙升的一个原因是,企业主利用了成本较低廉的新冠疫情相关信贷,然后将那些原本旨在维持企业生存的贷款转移到了房地产市场。

4月下旬,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表示,银行一定要监控资金流向,确保资金运用在申请贷款时的标的上,对于违规把贷款流入到房地产市场的行为要坚决予以纠正。

在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之际,中国决策者对房地产市场泡沫感到担忧,这表明“动物本能”正在迅速回归中国这个最先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国家。

在这场危机的头两个月,即今年2月和3月,中国决策者只是在边缘地带进行干预,确保金融体系拥有充足的流动性,并适度降低借款利率,与此同时,他们把主要精力放在封锁措施上,以控制疫情。

这导致中国经济在第一季度损失惨重,当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下降6.8%,这是自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首次出现经济萎缩。

中国决策层的顾问、经济学家余永定表示,此前随着工厂关闭和供应链瘫痪,财政和货币政策难以起到作用。他称,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即使想花钱也不能花。

现在,新冠疫情在中国基本得到控制,眼下的问题是中国消费者能否在没有强力刺激措施的帮助下推动经济强劲复苏。

最近几天,奢侈品巨头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和瑞典家具生产商宜家(IKEA)等西方公司再次大力提及中国消费的反弹,并对利润前景给出乐观预期。此外,汽车销量将迎来两年来首次月度同比增长。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董事会成员Juergen Stackmann上周三告诉记者:“很明显,中国正经历典型的V型复苏。”

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一复苏能持续多久,一些人认为,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情况下,中国放开财政闸门鼓励国内消费的时机已经到来。尤其因为,随着新冠疫情给西方国家造成严重打击,中国出口将面临压力。出口曾经是中国经济增长引擎,目前在GDP中的占比不到五分之一。

汇丰(HSBC)大中华区高级经济学家王然(Julia Wang)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提醒客户称,家庭和抵押贷款债务的上升可能会抑制消费,她呼吁采取更多刺激措施来鼓励需求。3月份零售额同比下降15.8%,而1-2月份的零售额同比下降了20.5%。

余永定说,最重要的是刺激总需求。他建议决策者允许财政赤字与GDP之比超过3%的传统上限,达到5%,甚至更高。

麦格理(Macquarie)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预计,单是失业和对不稳定性的担忧就会促使中国决策者采取更果断的行动。他预计失业率可能会从新冠疫情之前的约5%提高近一倍,达到9.4%左右。他表示,如果情况真的很糟糕,使得新增2,000万失业人口的可能性上升,很难想象北京方面不会采取行动。

这可能只是因为大规模政府支出计划仍在制定当中。通常在3月初举行的年度全国人大会议因疫情而推迟,最近重新安排在本月晚些时候召开。

但有理由认为,如果经济复苏本身足够强劲,中国领导人可能会暂不推出大规模财政措施。这是因为中国决策者担心,采取更大规模的措施可能会给经济复苏提供太多刺激,从而使长达数年的降低家庭和企业债务的努力失败。

智库MacroPolo经济学家Houze Song写道,若直接推出无差别的刺激计划,会造成巨大的道德风险。这名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的判断似乎是,这场大流行的影响似乎会持续一段时间,在为持久战作准备时,实施短期强刺激会浪费弹药。

此外,中国的家庭储蓄水平很高,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令政府没有选择向居民个人派发现金,因为很大一部分派发的现金不太可能花掉。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考虑到人们有非常强的储蓄倾向,若派发现金,人们会将其中一部分钱存入银行账户。

中国领导人暂未推出大规模刺激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鉴于疫情带来的冲击异常之大,他们可能已经放弃了今年雄心勃勃的经济增长目标。

在4月份召开的最近一次会议上,中共决策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没有提到致力于实现2020年主要经济目标。经济学家称,若要实现这些目标,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至少要达到5.5%。在疫情暴发后,要实现这一增长率目标已经变得遥不可及。

当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于5月22日召开时,最大胆的经济目标可能是一开始就不设定年度经济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有迹象显示中国经济在没有重大刺激举措的情况下已经正在复苏。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担心大规模刺激措施可能会导致经济局部过热,尤其是房地产市场。



Jonathan Ch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刚刚经历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首个季度经济萎缩。成百上千万人失去了工作,而且新冠疫情妨碍企业运营已有三个多月时间。

那么经济刺激举措在哪儿?

中国推出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方案规模还不能与日本、美国等世界上最大一些经济体的手笔相提并论。美国2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中包括向个人支付款项、扩大失业保险覆盖范围,以及为陷入困境的行业提供贷款。中国政府现有的应对措施规模甚至不像其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5年国内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等以往经济危机时那样大。

目前中国政府仍主要依赖行政措施缓解经济低迷带来的不利影响,比如政府减税降费、鼓励房东减免房租并要求企业限制裁员规模。中国政府已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降低借款利率,允许地方政府启动基础设施项目,一些城市还发放了消费券以刺激消费。

但是,尽管全球经济衰退也可能在今年重创中国的出口行业,但北京方面尚未出台重磅举措,如政府在基建方面大规模支出或者更大幅度地下调贷款利率。

鉴于消费者支出因新冠疫情受限,官员们起初对传统的刺激措施能否带来很大帮助持质疑态度。而现在,有迹象显示经济在没有重大举措的情况下正在复苏。

或许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担心大规模刺激措施可能会导致经济局部过热,尤其是房地产市场。由于数十年来中国房价几乎不间断地上涨,许多中国人普遍认为房地产是一种避险投资,这样的看法已然推高了房价。

这种情况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最为明显。尽管经济出现历史性下滑,但深圳有关部门仍在努力遏制房地产投机活动。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深圳3月份房价同比上涨5.2%,在中国一线城市中涨速最快,也是该市约三年来的最高涨幅。

令监管机构警觉的是,深圳房价飙升的一个原因是,企业主利用了成本较低廉的新冠疫情相关信贷,然后将那些原本旨在维持企业生存的贷款转移到了房地产市场。

4月下旬,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表示,银行一定要监控资金流向,确保资金运用在申请贷款时的标的上,对于违规把贷款流入到房地产市场的行为要坚决予以纠正。

在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之际,中国决策者对房地产市场泡沫感到担忧,这表明“动物本能”正在迅速回归中国这个最先受到新冠疫情冲击的国家。

在这场危机的头两个月,即今年2月和3月,中国决策者只是在边缘地带进行干预,确保金融体系拥有充足的流动性,并适度降低借款利率,与此同时,他们把主要精力放在封锁措施上,以控制疫情。

这导致中国经济在第一季度损失惨重,当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下降6.8%,这是自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首次出现经济萎缩。

中国决策层的顾问、经济学家余永定表示,此前随着工厂关闭和供应链瘫痪,财政和货币政策难以起到作用。他称,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即使想花钱也不能花。

现在,新冠疫情在中国基本得到控制,眼下的问题是中国消费者能否在没有强力刺激措施的帮助下推动经济强劲复苏。

最近几天,奢侈品巨头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和瑞典家具生产商宜家(IKEA)等西方公司再次大力提及中国消费的反弹,并对利润前景给出乐观预期。此外,汽车销量将迎来两年来首次月度同比增长。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董事会成员Juergen Stackmann上周三告诉记者:“很明显,中国正经历典型的V型复苏。”

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一复苏能持续多久,一些人认为,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情况下,中国放开财政闸门鼓励国内消费的时机已经到来。尤其因为,随着新冠疫情给西方国家造成严重打击,中国出口将面临压力。出口曾经是中国经济增长引擎,目前在GDP中的占比不到五分之一。

汇丰(HSBC)大中华区高级经济学家王然(Julia Wang)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提醒客户称,家庭和抵押贷款债务的上升可能会抑制消费,她呼吁采取更多刺激措施来鼓励需求。3月份零售额同比下降15.8%,而1-2月份的零售额同比下降了20.5%。

余永定说,最重要的是刺激总需求。他建议决策者允许财政赤字与GDP之比超过3%的传统上限,达到5%,甚至更高。

麦格理(Macquarie)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预计,单是失业和对不稳定性的担忧就会促使中国决策者采取更果断的行动。他预计失业率可能会从新冠疫情之前的约5%提高近一倍,达到9.4%左右。他表示,如果情况真的很糟糕,使得新增2,000万失业人口的可能性上升,很难想象北京方面不会采取行动。

这可能只是因为大规模政府支出计划仍在制定当中。通常在3月初举行的年度全国人大会议因疫情而推迟,最近重新安排在本月晚些时候召开。

但有理由认为,如果经济复苏本身足够强劲,中国领导人可能会暂不推出大规模财政措施。这是因为中国决策者担心,采取更大规模的措施可能会给经济复苏提供太多刺激,从而使长达数年的降低家庭和企业债务的努力失败。

智库MacroPolo经济学家Houze Song写道,若直接推出无差别的刺激计划,会造成巨大的道德风险。这名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的判断似乎是,这场大流行的影响似乎会持续一段时间,在为持久战作准备时,实施短期强刺激会浪费弹药。

此外,中国的家庭储蓄水平很高,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令政府没有选择向居民个人派发现金,因为很大一部分派发的现金不太可能花掉。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考虑到人们有非常强的储蓄倾向,若派发现金,人们会将其中一部分钱存入银行账户。

中国领导人暂未推出大规模刺激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鉴于疫情带来的冲击异常之大,他们可能已经放弃了今年雄心勃勃的经济增长目标。

在4月份召开的最近一次会议上,中共决策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没有提到致力于实现2020年主要经济目标。经济学家称,若要实现这些目标,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至少要达到5.5%。在疫情暴发后,要实现这一增长率目标已经变得遥不可及。

当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于5月22日召开时,最大胆的经济目标可能是一开始就不设定年度经济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