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昔日伙伴纷纷离去,谁陪雷军走完下一个创业十年



刘蓉蓉

OR--商业新媒体 】4月6日,北京。

小米CEO雷军,带着口罩与其他13位小米高管,从中关村保福寺桥银谷大厦徒步,到望京卷石天地,再到清河五彩城,最后到达投资20亿元、耗时4年建成的“小米科技园”。

“这是在带领小米高管团队重走创业路。”雷军说。

与10年前14人初创团队同喝小米粥,宣告小米公司正式开张相比,如今虽然徒步团队人数未变,却少了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等人过去十年间熟悉的身影,多了卢伟冰、周受资、常程、何勇等人。

有人对此戏言:流水的高管,铁打的雷军。其实,这就是最真实的互联网江湖,在时代更迭中,旧的枯萎,新的绽放,如此变迁本是常事——百度、阿里、携程、新东方等等所有企业都是如此,即便贵为联合创始人或者高管,在企业组织架构、人事匹配、业务升级、权利内斗等一系列调整中,能和创始人长久走下去的,始终只是少数。

不过,过去10年间,小米从智能手机市场异军突起,也在渠道策略、供应链上踩过大坑,又凭借生态链战略成为消费级LoT市场领跑者,早期创始团队的功过自有雷军来下定论。

对外界来说,更关键的是,站在成立10周年关键节点,面临从内到外剧烈变化的小米,新的管理层团队,如何支撑起小米的下一个十年?

01 十年三阶段,新婚更甜蜜

回头看去,小米过去十年,明显分为三个阶段。

2010年初创到2014年,创始人管理层团队琴瑟和谐,小米异军突起;2014年底到2016年底,创始人管理团队不和,剧烈动荡的小米陷入低谷;2017年至今,雷军收权引入大量新的管理层血液,第一代核心管理层逐渐与雷军分手。

第一个阶段,雷军在各种场合不断提及的就是小米粥创业故事:2010 年 4 月 6 日,黎万强父亲早上五点起来熬好小米粥后,雷军带领初创团队一起,每人喝了一碗小米粥后,开始闹革命的故事。

对外界而言,这个阶段,更为熟悉的是2011年8月16日,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打扮像极了乔布斯的雷军,以1999元的小米手机价格一炮打响。

这个价格维持了好几代,并且开启了从2011年30万台、2012年719万台、2013年1870万台到2014年6500万台的几年辉煌,“为发烧而生”的小米模式成为彼时互联网万金油,锤子科技、360手机等竞争对手都在研究,甚至很多创业公司纷纷“东施效颦”

后来的采访中,对于性价比,雷军如此说:“这款手机做出来的成本是两千,就定价两千。我认为只有这么做才能极大限度地改善中国的商业。”

小米快速崛起,与它身后实力强大的创始团队密不可分,作为国内科技圈最早倡导“扁平化”管理的公司,小米联合创始人最初各有分工:

林斌负责战略合作,王川负责小米电视与小米盒子,刘德负责生态链,黎万强负责市场营销与小米网,洪锋负责MIUI,黄江吉负责路由器、云服务与米聊,周光平负责手机研发和供应链。

一位早年离职小米员工对此表示,这里面,除了雷军本人,最重要的是负责营销的黎万强,以及负责研发、供应链的周光平——此二人对小米的崛起功不可没,但彼时可能二人谁也不会想到,他们是最先出局之人。

与雷军相识并共事十多年的黎万强,成长于充满匪气、机遇和创新精神的中关村,2010-2014年间,是站在雷军身边的小米二号人物,小米的文化、粉丝正是他一手建立起来——他借鉴当时苹果饥饿营销模式,创造了“参与感、手机控、F码、米粉节”等互联网热词,甚至在那几年被称之为“营销之父”。

黎万强主导的小米粉丝文化下,小米利用互联网口碑营销和新媒体营销,省去了渠道商、零售商等中间环节,其市场成本接近为零,让小米面世三年就拿下了国内销量第一桂冠。

不过,饥饿营销只是一种手段,无法独自撑起上千亿销售体系。小米的另一大武器是独特的供应链法则——通过预售,提前预估销售数量,从供应商那里获得相应的优惠条件,来实现价格的优化。

供应链由联合创始人中,唯一一名拥有手机硬件背景的周光平承担。相比黎万强,周光平外界名声不显。自1995年加入摩托罗拉开始,已有十多年的专家和高管经验,主持和参与过近百款手机,这样的背景和人脉,初期对小米技术和供应链而言至关重要。

2010年夏天,小米初创团队缺少一个能够把手机做出来的人。雷军、林斌、KK(黄江吉)等人动用所有关系却没有合适人才,直到雷军面试100多位候选人后,在林斌建议下,与刚从摩托罗拉出走的周光平在银谷大厦见了一面,原计划的面谈2小时变成了12小时——几个月后,成为小米联合创始人的周光平带着一帮摩托罗拉前同事加盟了小米,不仅主导了米1等主力机型的研发和生产,还据说靠周光平的人脉、口水和酒杯解决了初期供应链问题。

在那个琴瑟和谐、新婚燕尔的几年,雷军的内心无疑特别感激于周光平的,他不仅在发布会上一口一口亲热叫着“周博士”,还公开表示没有周光平和刘德,小米万万不敢做手机。

“这话我相信雷军内心是真诚的。如果没有周光平就没有小米手机。如果没有小米手机,即便MIUI 和小米市场营销再好,小米也不可能在手机市场有成功。”一位评论人士如此说。

02 剧烈动荡,功过应由谁判定

如同张爱玲的小说一样,甜蜜日子,总是不能太久。

2014年10月,就在小米敲定估值450亿美金融资,以及成为全球仅次于三星和苹果的第三大手机厂商此后不久,黎万强突然宣布“闭关”,小米网工作由林斌负责。

在外界看来,他的突然闭关,和三个月前《参与感》一书的出版有关,该书总结了小米成功的三三法则:做爆品、做粉丝、做自媒体。有媒体称,三三法则逐渐取代了雷军“专注、极致、口碑、快”的互联网模式七字诀——因此,雷军与黎万强两人关系变得微妙。小米不久后便不再鼓励在公司内部传播这本书。

当时,尽管外界议论纷纷,但谁也想不到,这是小米第二阶段动荡和低谷的开始。

2015年,小米只能用艰难来形容:年初,小米5难产,小米Note销量不佳、产线砍单;年中,红米Note2 遭遇“屏幕门”事件;年底,又被爆出空气净化器质量不合格。国内市场份额下滑同时,国际市场也被华为超越。

线下渠道薄弱、缺乏核心技术、“小米模式”被同行复制等,都是小米滑落的原因,但最大祸首,被认定是周光平——在一篇报道中,周光平被指“居功自傲,喜欢用赌气威胁态度直面雷军”,“直接导致小米与供应商关系紧张,让三星AMOLED屏幕供应断裂,直接导致小米 5 难产, 8000 万手机销量目标告吹”。

铺天盖地质疑中,2015年年会上,雷军当着小米众多核心高管,对周光平说:“2016年的旗舰机你再弄不好,我就弄你去闭关了。”

几个月后,随着小米颓势进一步扩大,周光平真的去闭关了——这场高层人事斗争,以在2016年夏天,雷军替代周光平,找来曾在英华达任高管的张峰,亲自抓起供应链和手机研发作为终局。

周光平有问题吗?肯定是的。

在周光平的摩托罗拉年代,手机还是以硬件为主导。但在移动互联时代,软硬件结合才能适应竞争,对思维已固定的周广平来说,要创新无疑困难。而且,自己本身恃才傲物,外企风气沿袭过多,恐怕从未真正融入小米这种创业公司的环境。

但责任全部推给他,又是不公平的。供应链作为全世界规模效率最明显的行业,小米的独特供应链法则,就决定了它的生死,某种程度上其实是由供应链来决定,这和后来的“中兴危机”类似。

有业内人士对此在媒体表示,“在小米供应链法则中,小米一开始就想利用销量打压供应商的利润,导致供应商决定把小米的机器放在最后做。”

这是体制问题。如果说上述规则是周光平一人拍板,显然难以让人相信。事实上,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小米内部有一套较为完善的供需生产流程:雷军、林斌、黎万强、周光平每周都会开一个小型生产会,根据当周销售额、预约购买数等确定三个月之后的订单量,交由50人的管理团队去进行跟进管理。

回头看去,小米彼时真正的问题是,在经过几年辉煌成长后,患上了大公司病——在无数人艳羡目光中,其估值彼时已达450亿美元,成长速度超越当时全球任何一家科技类创业公司。

而在雷军的小米智能硬件商业帝国设想中,却是一个复制出100个小米的庞大计划,小米为此疯狂投资创业公司,试图将他们纳入自己的生态体系内。

雷军将小米投资初创公司,比作佛教用语中的“加持”:“一个创业公司的失败率是90%,我觉得小米加持之后成功率会大幅度提升。”不过,业界彼时存在另一个说法:小米用自己的资源做筹码,把投资价格砍到其他投资者的一半。

贪多布局的结果是,另一联合创始人的出局。

黄江吉,在小米大家都叫他KK。这位美国普渡大学毕业高材生,曾在微软工作过13年,不到30岁就成为了微软工程院的首席工程师,他先负责曾经名噪一时的小米三驾马车“小米手机、MIUI和米聊”中的米聊,与微信差异化竞争失败,后又负责云服务和路由器——也遭遇失败。

这对雷军的智能硬件帝国打造从一开始就造成了严重打击——最终,小米,联合创始人都最终升至高级副总裁,唯独黄江吉除外。

在那个动荡岁月,雷军无疑是苦闷的,据说2016年他只见了一次媒体,还是闭门。他虽然拿下了周光平,并亲自前往韩国三星总部“负荆请罪”,逐渐解决了供应链体系问题,却眼睁睁看着市场份额份额从 2015 年的15.1%下跌到2016年的8.9%。

小米高管也开始了频繁的离职潮。副总裁陈彤加盟一点资讯,副总裁张金玲在2017年1月加盟百度任百度资本CFO,同月小米全球副总裁雨果·巴拉离职。

2016年初回归后的黎万强,主管小米影业,“参与感”全无,该业务随之被砍—— 2017年 11 月,黎万强被任命为首席品牌官和顺为投资合伙人,却从未公开站台,自此黎万强退离小米营销一线,成为离开的前兆。

03 谷底自救,昔日良人劳燕分飞

2017年1月的年会上,雷军发表了一番日后多次被引用的演讲:

“我们冲得太快,创造现代商业史上的成长奇迹,但也提前透支了一部分成长性。所以,我们必须放慢脚步、认真补课,而且早补要比晚补好,文火慢补要比急火猛药好。”

某种程度上,这是承认彼时的小米患了大公司病——雷军选择的谷底自救方式,是在解决供应链问题后,以迅速提升出货量、释放产能为核心,印度俄罗斯加码为重点;同时生态链进一步扩大,开始重点打造线下零售店,在2017年投资并购超过20亿元,甚至接入了P2P推广业务。

2017年7 月,在一封公开信中,雷军公布了小米手机第二季度成绩单,单季出货量 2316 万台,创下历史最高纪录,用数据证明小米已“二次创业成功”。与此同时,小米即将IPO的消息在江湖传开。

1个月后, 雷军下发内部邮件称,黄江吉改任战略副总裁,协助规划公司未来三年到五年发展战略。但此后重要会议上,却没有了黄江吉的身影。

2018年4月27日,雷军发布内部邮件,宣布重大人事调整,周光平、黄江吉正式离职。据称,小米特意为两人举办了欢送会,雷军亲自为二人送上鲜花,黄江吉则通过微博盛赞雷军有情有义。

2个多月后的7月9日,小米在香港上市,首日破发——上市晚宴上,联合创始人中只有一人缺席,就是周光平。彼时,雷军表示黄江吉还会再回来,不过截至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音讯。

江湖从此再也没有周光平、黄江吉的任何传说或者消息。

“谢谢这沸腾滚烫的10年!”2019年11月29日,曾被誉为“最懂米粉”的黎万强以此感慨,作为他二进二出,10年小米故事的结束。伴随他离职,还有另一位加入小米8年的副总裁祁燕。

这是小米前十年中,联合创始人劳燕分飞中最让人感慨的一位,他似乎并没有犯下什么错误——而且正是从他闭关那两年开始,小米曾注重的微博营销逐渐没落,饥饿营销、爆品策略作用不明显,直播带货等新营销方式越来越多,即便是小米,也不可能因为营销二字一飞冲天了。

虽然说,相忘于江湖也是一种解脱。问题是,曾反复地看《瓦尔登湖》和《心之道:致焦虑的年代》的黎万强甘心吗?毕竟,出生于1977年8月的黎万强,离开时才42岁。

这是一个男人最美好的年华,也远比很来进入小米管理层的后继者年轻。他如何就成了人们口中的老兵?

逐渐淡去的还有理工技术男林斌。他一度被称为雷军背后的男人,黄江吉、洪峰、周光平、雨果巴拉都是林斌引荐的,可以说小米创业前10年,一直是雷军和林斌两大核心,也相当于两座山头——以至于在2016年,一位网友在百度知道上提问:小米公司到底是谁最有权利?林斌还是雷军?

林斌最让人看不懂的举动,是在雷军承诺手中股票不减持,小米公司甚至回购的情况下,林斌反而于2019年8月21日-23日减持超4120万股,套现超3.7亿港元。

2019年11月29日,也就是黎万强、祁燕离职当日,林斌在小米的身份也发生了变化——他原来的集团总裁职位,由2015年加入、57岁的王翔接替,改任小米副董事长,向雷军汇报。小米此前并没有副董事长职位,此番为林斌“专设”职位,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小米已经告别两座山头,从“雷林双核”进入雷军“单核”时代。

04 下个十年,谁陪雷军一起走完?

2010年,在喝下一碗小米粥后,雷军与林斌、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刘德和洪锋共同创立小米。

现在,仍然在小米集团任职的4人中,“小米生态链之父”刘德在2019年连续卸任多家子公司法人、高官后,担任小米集团组织部长和高级副总裁一职,“南方都市报”将此称为“半退休状态”,而洪锋负责上市公司体系之外的小米金融——除了雷军,仅有王川仍在战斗在业务一线。

站在下一个十年的节点,伴随小米第一代核心管理层逐渐退场的,是第二代领导班子正在渐次组成。

小米上市后,雷军任命了10名总经理和4名副总经理,总经理直接向自己汇报。雷军说:“必须把一线业务阵地交给年轻人,让年轻人才像创业初期一样涌现出来建功立业,必须不断有新鲜血液融入,才能有人才梯队交接的长效机制。”

因此,过去两年来,人们看到小米集齐了前金立副总裁卢伟冰、前联想副总裁常程、前努比亚联合创始人苗雷、前小辣椒创始人王晓雁等手机二级梯队曾经的大佬们,小米的未来十年,某种程度上将由他们来决定。

新的十年被雷军视为“重新创业”,这一回,小米目标是冲击手机高端市场。以及,去证明“低毛利率硬件+互联网服务变现”这个生态逻辑,适用于更多ALoT、家电产品上。

现在,新的领导班子中,最受外界关注的无疑是小米集团总裁王翔,以及时不时在微博开怼友商的卢伟冰——但他们能顺利陪雷军走完下一个十年吗?谁也不知道。

比如4月13日刚卸任CFO职位、轮岗国际部的周受资——他第一次走入大众视野,是2018年4月,黄江吉、周光平辞职同一封邮件中,雷军宣布前DST投资基金合伙人、35岁的CFO周受资晋升为高级副总裁。

也就是从那时起,作为公司与资本市场的桥梁,周受资就被放在了聚光灯下,有报道说他将离职,理由是董事长雷军把小米IPO的市值定义为“不成功”;也有媒体报道说,如果你知道他和雷军的关系,就会认为他将是雷军的接班人。

雷军需要接班人吗?肯定。但至少不是现在,甚至不是这个刚开始的创业十年。

他刚刚五十,一个知天命,还可以奋斗很多年的年纪,他曾先后把4家公司操作上市。那些公司可以称为优秀,但算不上卓越。他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说,小米是他有生之年创立的最后一家公司。

他在众多媒体报道中的“劳模形象”,他与董明珠多年前的赌局,他在最近几年频频发动的组织变革,以及他仍在不断扩大的小米生态链布局,他对小米市值1000亿美元的渴望,其实就是为了证明,内心深处从未说出来的自己: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无论小米如何变化,自己才是小米这家公司的领头羊和掌舵者啊。

或许,他最想成为的,是被他视为恩人、学习到了很多东西的柳传志——在无数企业家、创业者心中有特殊情结的“企业教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流水的高管,铁打的雷军:谁陪他走完小米下个十年?

发布日期:2020-04-16 07:09
摘要:昔日伙伴纷纷离去,谁陪雷军走完下一个创业十年



刘蓉蓉

OR--商业新媒体 】4月6日,北京。

小米CEO雷军,带着口罩与其他13位小米高管,从中关村保福寺桥银谷大厦徒步,到望京卷石天地,再到清河五彩城,最后到达投资20亿元、耗时4年建成的“小米科技园”。

“这是在带领小米高管团队重走创业路。”雷军说。

与10年前14人初创团队同喝小米粥,宣告小米公司正式开张相比,如今虽然徒步团队人数未变,却少了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等人过去十年间熟悉的身影,多了卢伟冰、周受资、常程、何勇等人。

有人对此戏言:流水的高管,铁打的雷军。其实,这就是最真实的互联网江湖,在时代更迭中,旧的枯萎,新的绽放,如此变迁本是常事——百度、阿里、携程、新东方等等所有企业都是如此,即便贵为联合创始人或者高管,在企业组织架构、人事匹配、业务升级、权利内斗等一系列调整中,能和创始人长久走下去的,始终只是少数。

不过,过去10年间,小米从智能手机市场异军突起,也在渠道策略、供应链上踩过大坑,又凭借生态链战略成为消费级LoT市场领跑者,早期创始团队的功过自有雷军来下定论。

对外界来说,更关键的是,站在成立10周年关键节点,面临从内到外剧烈变化的小米,新的管理层团队,如何支撑起小米的下一个十年?

01 十年三阶段,新婚更甜蜜

回头看去,小米过去十年,明显分为三个阶段。

2010年初创到2014年,创始人管理层团队琴瑟和谐,小米异军突起;2014年底到2016年底,创始人管理团队不和,剧烈动荡的小米陷入低谷;2017年至今,雷军收权引入大量新的管理层血液,第一代核心管理层逐渐与雷军分手。

第一个阶段,雷军在各种场合不断提及的就是小米粥创业故事:2010 年 4 月 6 日,黎万强父亲早上五点起来熬好小米粥后,雷军带领初创团队一起,每人喝了一碗小米粥后,开始闹革命的故事。

对外界而言,这个阶段,更为熟悉的是2011年8月16日,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打扮像极了乔布斯的雷军,以1999元的小米手机价格一炮打响。

这个价格维持了好几代,并且开启了从2011年30万台、2012年719万台、2013年1870万台到2014年6500万台的几年辉煌,“为发烧而生”的小米模式成为彼时互联网万金油,锤子科技、360手机等竞争对手都在研究,甚至很多创业公司纷纷“东施效颦”

后来的采访中,对于性价比,雷军如此说:“这款手机做出来的成本是两千,就定价两千。我认为只有这么做才能极大限度地改善中国的商业。”

小米快速崛起,与它身后实力强大的创始团队密不可分,作为国内科技圈最早倡导“扁平化”管理的公司,小米联合创始人最初各有分工:

林斌负责战略合作,王川负责小米电视与小米盒子,刘德负责生态链,黎万强负责市场营销与小米网,洪锋负责MIUI,黄江吉负责路由器、云服务与米聊,周光平负责手机研发和供应链。

一位早年离职小米员工对此表示,这里面,除了雷军本人,最重要的是负责营销的黎万强,以及负责研发、供应链的周光平——此二人对小米的崛起功不可没,但彼时可能二人谁也不会想到,他们是最先出局之人。

与雷军相识并共事十多年的黎万强,成长于充满匪气、机遇和创新精神的中关村,2010-2014年间,是站在雷军身边的小米二号人物,小米的文化、粉丝正是他一手建立起来——他借鉴当时苹果饥饿营销模式,创造了“参与感、手机控、F码、米粉节”等互联网热词,甚至在那几年被称之为“营销之父”。

黎万强主导的小米粉丝文化下,小米利用互联网口碑营销和新媒体营销,省去了渠道商、零售商等中间环节,其市场成本接近为零,让小米面世三年就拿下了国内销量第一桂冠。

不过,饥饿营销只是一种手段,无法独自撑起上千亿销售体系。小米的另一大武器是独特的供应链法则——通过预售,提前预估销售数量,从供应商那里获得相应的优惠条件,来实现价格的优化。

供应链由联合创始人中,唯一一名拥有手机硬件背景的周光平承担。相比黎万强,周光平外界名声不显。自1995年加入摩托罗拉开始,已有十多年的专家和高管经验,主持和参与过近百款手机,这样的背景和人脉,初期对小米技术和供应链而言至关重要。

2010年夏天,小米初创团队缺少一个能够把手机做出来的人。雷军、林斌、KK(黄江吉)等人动用所有关系却没有合适人才,直到雷军面试100多位候选人后,在林斌建议下,与刚从摩托罗拉出走的周光平在银谷大厦见了一面,原计划的面谈2小时变成了12小时——几个月后,成为小米联合创始人的周光平带着一帮摩托罗拉前同事加盟了小米,不仅主导了米1等主力机型的研发和生产,还据说靠周光平的人脉、口水和酒杯解决了初期供应链问题。

在那个琴瑟和谐、新婚燕尔的几年,雷军的内心无疑特别感激于周光平的,他不仅在发布会上一口一口亲热叫着“周博士”,还公开表示没有周光平和刘德,小米万万不敢做手机。

“这话我相信雷军内心是真诚的。如果没有周光平就没有小米手机。如果没有小米手机,即便MIUI 和小米市场营销再好,小米也不可能在手机市场有成功。”一位评论人士如此说。

02 剧烈动荡,功过应由谁判定

如同张爱玲的小说一样,甜蜜日子,总是不能太久。

2014年10月,就在小米敲定估值450亿美金融资,以及成为全球仅次于三星和苹果的第三大手机厂商此后不久,黎万强突然宣布“闭关”,小米网工作由林斌负责。

在外界看来,他的突然闭关,和三个月前《参与感》一书的出版有关,该书总结了小米成功的三三法则:做爆品、做粉丝、做自媒体。有媒体称,三三法则逐渐取代了雷军“专注、极致、口碑、快”的互联网模式七字诀——因此,雷军与黎万强两人关系变得微妙。小米不久后便不再鼓励在公司内部传播这本书。

当时,尽管外界议论纷纷,但谁也想不到,这是小米第二阶段动荡和低谷的开始。

2015年,小米只能用艰难来形容:年初,小米5难产,小米Note销量不佳、产线砍单;年中,红米Note2 遭遇“屏幕门”事件;年底,又被爆出空气净化器质量不合格。国内市场份额下滑同时,国际市场也被华为超越。

线下渠道薄弱、缺乏核心技术、“小米模式”被同行复制等,都是小米滑落的原因,但最大祸首,被认定是周光平——在一篇报道中,周光平被指“居功自傲,喜欢用赌气威胁态度直面雷军”,“直接导致小米与供应商关系紧张,让三星AMOLED屏幕供应断裂,直接导致小米 5 难产, 8000 万手机销量目标告吹”。

铺天盖地质疑中,2015年年会上,雷军当着小米众多核心高管,对周光平说:“2016年的旗舰机你再弄不好,我就弄你去闭关了。”

几个月后,随着小米颓势进一步扩大,周光平真的去闭关了——这场高层人事斗争,以在2016年夏天,雷军替代周光平,找来曾在英华达任高管的张峰,亲自抓起供应链和手机研发作为终局。

周光平有问题吗?肯定是的。

在周光平的摩托罗拉年代,手机还是以硬件为主导。但在移动互联时代,软硬件结合才能适应竞争,对思维已固定的周广平来说,要创新无疑困难。而且,自己本身恃才傲物,外企风气沿袭过多,恐怕从未真正融入小米这种创业公司的环境。

但责任全部推给他,又是不公平的。供应链作为全世界规模效率最明显的行业,小米的独特供应链法则,就决定了它的生死,某种程度上其实是由供应链来决定,这和后来的“中兴危机”类似。

有业内人士对此在媒体表示,“在小米供应链法则中,小米一开始就想利用销量打压供应商的利润,导致供应商决定把小米的机器放在最后做。”

这是体制问题。如果说上述规则是周光平一人拍板,显然难以让人相信。事实上,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小米内部有一套较为完善的供需生产流程:雷军、林斌、黎万强、周光平每周都会开一个小型生产会,根据当周销售额、预约购买数等确定三个月之后的订单量,交由50人的管理团队去进行跟进管理。

回头看去,小米彼时真正的问题是,在经过几年辉煌成长后,患上了大公司病——在无数人艳羡目光中,其估值彼时已达450亿美元,成长速度超越当时全球任何一家科技类创业公司。

而在雷军的小米智能硬件商业帝国设想中,却是一个复制出100个小米的庞大计划,小米为此疯狂投资创业公司,试图将他们纳入自己的生态体系内。

雷军将小米投资初创公司,比作佛教用语中的“加持”:“一个创业公司的失败率是90%,我觉得小米加持之后成功率会大幅度提升。”不过,业界彼时存在另一个说法:小米用自己的资源做筹码,把投资价格砍到其他投资者的一半。

贪多布局的结果是,另一联合创始人的出局。

黄江吉,在小米大家都叫他KK。这位美国普渡大学毕业高材生,曾在微软工作过13年,不到30岁就成为了微软工程院的首席工程师,他先负责曾经名噪一时的小米三驾马车“小米手机、MIUI和米聊”中的米聊,与微信差异化竞争失败,后又负责云服务和路由器——也遭遇失败。

这对雷军的智能硬件帝国打造从一开始就造成了严重打击——最终,小米,联合创始人都最终升至高级副总裁,唯独黄江吉除外。

在那个动荡岁月,雷军无疑是苦闷的,据说2016年他只见了一次媒体,还是闭门。他虽然拿下了周光平,并亲自前往韩国三星总部“负荆请罪”,逐渐解决了供应链体系问题,却眼睁睁看着市场份额份额从 2015 年的15.1%下跌到2016年的8.9%。

小米高管也开始了频繁的离职潮。副总裁陈彤加盟一点资讯,副总裁张金玲在2017年1月加盟百度任百度资本CFO,同月小米全球副总裁雨果·巴拉离职。

2016年初回归后的黎万强,主管小米影业,“参与感”全无,该业务随之被砍—— 2017年 11 月,黎万强被任命为首席品牌官和顺为投资合伙人,却从未公开站台,自此黎万强退离小米营销一线,成为离开的前兆。

03 谷底自救,昔日良人劳燕分飞

2017年1月的年会上,雷军发表了一番日后多次被引用的演讲:

“我们冲得太快,创造现代商业史上的成长奇迹,但也提前透支了一部分成长性。所以,我们必须放慢脚步、认真补课,而且早补要比晚补好,文火慢补要比急火猛药好。”

某种程度上,这是承认彼时的小米患了大公司病——雷军选择的谷底自救方式,是在解决供应链问题后,以迅速提升出货量、释放产能为核心,印度俄罗斯加码为重点;同时生态链进一步扩大,开始重点打造线下零售店,在2017年投资并购超过20亿元,甚至接入了P2P推广业务。

2017年7 月,在一封公开信中,雷军公布了小米手机第二季度成绩单,单季出货量 2316 万台,创下历史最高纪录,用数据证明小米已“二次创业成功”。与此同时,小米即将IPO的消息在江湖传开。

1个月后, 雷军下发内部邮件称,黄江吉改任战略副总裁,协助规划公司未来三年到五年发展战略。但此后重要会议上,却没有了黄江吉的身影。

2018年4月27日,雷军发布内部邮件,宣布重大人事调整,周光平、黄江吉正式离职。据称,小米特意为两人举办了欢送会,雷军亲自为二人送上鲜花,黄江吉则通过微博盛赞雷军有情有义。

2个多月后的7月9日,小米在香港上市,首日破发——上市晚宴上,联合创始人中只有一人缺席,就是周光平。彼时,雷军表示黄江吉还会再回来,不过截至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音讯。

江湖从此再也没有周光平、黄江吉的任何传说或者消息。

“谢谢这沸腾滚烫的10年!”2019年11月29日,曾被誉为“最懂米粉”的黎万强以此感慨,作为他二进二出,10年小米故事的结束。伴随他离职,还有另一位加入小米8年的副总裁祁燕。

这是小米前十年中,联合创始人劳燕分飞中最让人感慨的一位,他似乎并没有犯下什么错误——而且正是从他闭关那两年开始,小米曾注重的微博营销逐渐没落,饥饿营销、爆品策略作用不明显,直播带货等新营销方式越来越多,即便是小米,也不可能因为营销二字一飞冲天了。

虽然说,相忘于江湖也是一种解脱。问题是,曾反复地看《瓦尔登湖》和《心之道:致焦虑的年代》的黎万强甘心吗?毕竟,出生于1977年8月的黎万强,离开时才42岁。

这是一个男人最美好的年华,也远比很来进入小米管理层的后继者年轻。他如何就成了人们口中的老兵?

逐渐淡去的还有理工技术男林斌。他一度被称为雷军背后的男人,黄江吉、洪峰、周光平、雨果巴拉都是林斌引荐的,可以说小米创业前10年,一直是雷军和林斌两大核心,也相当于两座山头——以至于在2016年,一位网友在百度知道上提问:小米公司到底是谁最有权利?林斌还是雷军?

林斌最让人看不懂的举动,是在雷军承诺手中股票不减持,小米公司甚至回购的情况下,林斌反而于2019年8月21日-23日减持超4120万股,套现超3.7亿港元。

2019年11月29日,也就是黎万强、祁燕离职当日,林斌在小米的身份也发生了变化——他原来的集团总裁职位,由2015年加入、57岁的王翔接替,改任小米副董事长,向雷军汇报。小米此前并没有副董事长职位,此番为林斌“专设”职位,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小米已经告别两座山头,从“雷林双核”进入雷军“单核”时代。

04 下个十年,谁陪雷军一起走完?

2010年,在喝下一碗小米粥后,雷军与林斌、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刘德和洪锋共同创立小米。

现在,仍然在小米集团任职的4人中,“小米生态链之父”刘德在2019年连续卸任多家子公司法人、高官后,担任小米集团组织部长和高级副总裁一职,“南方都市报”将此称为“半退休状态”,而洪锋负责上市公司体系之外的小米金融——除了雷军,仅有王川仍在战斗在业务一线。

站在下一个十年的节点,伴随小米第一代核心管理层逐渐退场的,是第二代领导班子正在渐次组成。

小米上市后,雷军任命了10名总经理和4名副总经理,总经理直接向自己汇报。雷军说:“必须把一线业务阵地交给年轻人,让年轻人才像创业初期一样涌现出来建功立业,必须不断有新鲜血液融入,才能有人才梯队交接的长效机制。”

因此,过去两年来,人们看到小米集齐了前金立副总裁卢伟冰、前联想副总裁常程、前努比亚联合创始人苗雷、前小辣椒创始人王晓雁等手机二级梯队曾经的大佬们,小米的未来十年,某种程度上将由他们来决定。

新的十年被雷军视为“重新创业”,这一回,小米目标是冲击手机高端市场。以及,去证明“低毛利率硬件+互联网服务变现”这个生态逻辑,适用于更多ALoT、家电产品上。

现在,新的领导班子中,最受外界关注的无疑是小米集团总裁王翔,以及时不时在微博开怼友商的卢伟冰——但他们能顺利陪雷军走完下一个十年吗?谁也不知道。

比如4月13日刚卸任CFO职位、轮岗国际部的周受资——他第一次走入大众视野,是2018年4月,黄江吉、周光平辞职同一封邮件中,雷军宣布前DST投资基金合伙人、35岁的CFO周受资晋升为高级副总裁。

也就是从那时起,作为公司与资本市场的桥梁,周受资就被放在了聚光灯下,有报道说他将离职,理由是董事长雷军把小米IPO的市值定义为“不成功”;也有媒体报道说,如果你知道他和雷军的关系,就会认为他将是雷军的接班人。

雷军需要接班人吗?肯定。但至少不是现在,甚至不是这个刚开始的创业十年。

他刚刚五十,一个知天命,还可以奋斗很多年的年纪,他曾先后把4家公司操作上市。那些公司可以称为优秀,但算不上卓越。他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说,小米是他有生之年创立的最后一家公司。

他在众多媒体报道中的“劳模形象”,他与董明珠多年前的赌局,他在最近几年频频发动的组织变革,以及他仍在不断扩大的小米生态链布局,他对小米市值1000亿美元的渴望,其实就是为了证明,内心深处从未说出来的自己: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无论小米如何变化,自己才是小米这家公司的领头羊和掌舵者啊。

或许,他最想成为的,是被他视为恩人、学习到了很多东西的柳传志——在无数企业家、创业者心中有特殊情结的“企业教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昔日伙伴纷纷离去,谁陪雷军走完下一个创业十年



刘蓉蓉

OR--商业新媒体 】4月6日,北京。

小米CEO雷军,带着口罩与其他13位小米高管,从中关村保福寺桥银谷大厦徒步,到望京卷石天地,再到清河五彩城,最后到达投资20亿元、耗时4年建成的“小米科技园”。

“这是在带领小米高管团队重走创业路。”雷军说。

与10年前14人初创团队同喝小米粥,宣告小米公司正式开张相比,如今虽然徒步团队人数未变,却少了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等人过去十年间熟悉的身影,多了卢伟冰、周受资、常程、何勇等人。

有人对此戏言:流水的高管,铁打的雷军。其实,这就是最真实的互联网江湖,在时代更迭中,旧的枯萎,新的绽放,如此变迁本是常事——百度、阿里、携程、新东方等等所有企业都是如此,即便贵为联合创始人或者高管,在企业组织架构、人事匹配、业务升级、权利内斗等一系列调整中,能和创始人长久走下去的,始终只是少数。

不过,过去10年间,小米从智能手机市场异军突起,也在渠道策略、供应链上踩过大坑,又凭借生态链战略成为消费级LoT市场领跑者,早期创始团队的功过自有雷军来下定论。

对外界来说,更关键的是,站在成立10周年关键节点,面临从内到外剧烈变化的小米,新的管理层团队,如何支撑起小米的下一个十年?

01 十年三阶段,新婚更甜蜜

回头看去,小米过去十年,明显分为三个阶段。

2010年初创到2014年,创始人管理层团队琴瑟和谐,小米异军突起;2014年底到2016年底,创始人管理团队不和,剧烈动荡的小米陷入低谷;2017年至今,雷军收权引入大量新的管理层血液,第一代核心管理层逐渐与雷军分手。

第一个阶段,雷军在各种场合不断提及的就是小米粥创业故事:2010 年 4 月 6 日,黎万强父亲早上五点起来熬好小米粥后,雷军带领初创团队一起,每人喝了一碗小米粥后,开始闹革命的故事。

对外界而言,这个阶段,更为熟悉的是2011年8月16日,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打扮像极了乔布斯的雷军,以1999元的小米手机价格一炮打响。

这个价格维持了好几代,并且开启了从2011年30万台、2012年719万台、2013年1870万台到2014年6500万台的几年辉煌,“为发烧而生”的小米模式成为彼时互联网万金油,锤子科技、360手机等竞争对手都在研究,甚至很多创业公司纷纷“东施效颦”

后来的采访中,对于性价比,雷军如此说:“这款手机做出来的成本是两千,就定价两千。我认为只有这么做才能极大限度地改善中国的商业。”

小米快速崛起,与它身后实力强大的创始团队密不可分,作为国内科技圈最早倡导“扁平化”管理的公司,小米联合创始人最初各有分工:

林斌负责战略合作,王川负责小米电视与小米盒子,刘德负责生态链,黎万强负责市场营销与小米网,洪锋负责MIUI,黄江吉负责路由器、云服务与米聊,周光平负责手机研发和供应链。

一位早年离职小米员工对此表示,这里面,除了雷军本人,最重要的是负责营销的黎万强,以及负责研发、供应链的周光平——此二人对小米的崛起功不可没,但彼时可能二人谁也不会想到,他们是最先出局之人。

与雷军相识并共事十多年的黎万强,成长于充满匪气、机遇和创新精神的中关村,2010-2014年间,是站在雷军身边的小米二号人物,小米的文化、粉丝正是他一手建立起来——他借鉴当时苹果饥饿营销模式,创造了“参与感、手机控、F码、米粉节”等互联网热词,甚至在那几年被称之为“营销之父”。

黎万强主导的小米粉丝文化下,小米利用互联网口碑营销和新媒体营销,省去了渠道商、零售商等中间环节,其市场成本接近为零,让小米面世三年就拿下了国内销量第一桂冠。

不过,饥饿营销只是一种手段,无法独自撑起上千亿销售体系。小米的另一大武器是独特的供应链法则——通过预售,提前预估销售数量,从供应商那里获得相应的优惠条件,来实现价格的优化。

供应链由联合创始人中,唯一一名拥有手机硬件背景的周光平承担。相比黎万强,周光平外界名声不显。自1995年加入摩托罗拉开始,已有十多年的专家和高管经验,主持和参与过近百款手机,这样的背景和人脉,初期对小米技术和供应链而言至关重要。

2010年夏天,小米初创团队缺少一个能够把手机做出来的人。雷军、林斌、KK(黄江吉)等人动用所有关系却没有合适人才,直到雷军面试100多位候选人后,在林斌建议下,与刚从摩托罗拉出走的周光平在银谷大厦见了一面,原计划的面谈2小时变成了12小时——几个月后,成为小米联合创始人的周光平带着一帮摩托罗拉前同事加盟了小米,不仅主导了米1等主力机型的研发和生产,还据说靠周光平的人脉、口水和酒杯解决了初期供应链问题。

在那个琴瑟和谐、新婚燕尔的几年,雷军的内心无疑特别感激于周光平的,他不仅在发布会上一口一口亲热叫着“周博士”,还公开表示没有周光平和刘德,小米万万不敢做手机。

“这话我相信雷军内心是真诚的。如果没有周光平就没有小米手机。如果没有小米手机,即便MIUI 和小米市场营销再好,小米也不可能在手机市场有成功。”一位评论人士如此说。

02 剧烈动荡,功过应由谁判定

如同张爱玲的小说一样,甜蜜日子,总是不能太久。

2014年10月,就在小米敲定估值450亿美金融资,以及成为全球仅次于三星和苹果的第三大手机厂商此后不久,黎万强突然宣布“闭关”,小米网工作由林斌负责。

在外界看来,他的突然闭关,和三个月前《参与感》一书的出版有关,该书总结了小米成功的三三法则:做爆品、做粉丝、做自媒体。有媒体称,三三法则逐渐取代了雷军“专注、极致、口碑、快”的互联网模式七字诀——因此,雷军与黎万强两人关系变得微妙。小米不久后便不再鼓励在公司内部传播这本书。

当时,尽管外界议论纷纷,但谁也想不到,这是小米第二阶段动荡和低谷的开始。

2015年,小米只能用艰难来形容:年初,小米5难产,小米Note销量不佳、产线砍单;年中,红米Note2 遭遇“屏幕门”事件;年底,又被爆出空气净化器质量不合格。国内市场份额下滑同时,国际市场也被华为超越。

线下渠道薄弱、缺乏核心技术、“小米模式”被同行复制等,都是小米滑落的原因,但最大祸首,被认定是周光平——在一篇报道中,周光平被指“居功自傲,喜欢用赌气威胁态度直面雷军”,“直接导致小米与供应商关系紧张,让三星AMOLED屏幕供应断裂,直接导致小米 5 难产, 8000 万手机销量目标告吹”。

铺天盖地质疑中,2015年年会上,雷军当着小米众多核心高管,对周光平说:“2016年的旗舰机你再弄不好,我就弄你去闭关了。”

几个月后,随着小米颓势进一步扩大,周光平真的去闭关了——这场高层人事斗争,以在2016年夏天,雷军替代周光平,找来曾在英华达任高管的张峰,亲自抓起供应链和手机研发作为终局。

周光平有问题吗?肯定是的。

在周光平的摩托罗拉年代,手机还是以硬件为主导。但在移动互联时代,软硬件结合才能适应竞争,对思维已固定的周广平来说,要创新无疑困难。而且,自己本身恃才傲物,外企风气沿袭过多,恐怕从未真正融入小米这种创业公司的环境。

但责任全部推给他,又是不公平的。供应链作为全世界规模效率最明显的行业,小米的独特供应链法则,就决定了它的生死,某种程度上其实是由供应链来决定,这和后来的“中兴危机”类似。

有业内人士对此在媒体表示,“在小米供应链法则中,小米一开始就想利用销量打压供应商的利润,导致供应商决定把小米的机器放在最后做。”

这是体制问题。如果说上述规则是周光平一人拍板,显然难以让人相信。事实上,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小米内部有一套较为完善的供需生产流程:雷军、林斌、黎万强、周光平每周都会开一个小型生产会,根据当周销售额、预约购买数等确定三个月之后的订单量,交由50人的管理团队去进行跟进管理。

回头看去,小米彼时真正的问题是,在经过几年辉煌成长后,患上了大公司病——在无数人艳羡目光中,其估值彼时已达450亿美元,成长速度超越当时全球任何一家科技类创业公司。

而在雷军的小米智能硬件商业帝国设想中,却是一个复制出100个小米的庞大计划,小米为此疯狂投资创业公司,试图将他们纳入自己的生态体系内。

雷军将小米投资初创公司,比作佛教用语中的“加持”:“一个创业公司的失败率是90%,我觉得小米加持之后成功率会大幅度提升。”不过,业界彼时存在另一个说法:小米用自己的资源做筹码,把投资价格砍到其他投资者的一半。

贪多布局的结果是,另一联合创始人的出局。

黄江吉,在小米大家都叫他KK。这位美国普渡大学毕业高材生,曾在微软工作过13年,不到30岁就成为了微软工程院的首席工程师,他先负责曾经名噪一时的小米三驾马车“小米手机、MIUI和米聊”中的米聊,与微信差异化竞争失败,后又负责云服务和路由器——也遭遇失败。

这对雷军的智能硬件帝国打造从一开始就造成了严重打击——最终,小米,联合创始人都最终升至高级副总裁,唯独黄江吉除外。

在那个动荡岁月,雷军无疑是苦闷的,据说2016年他只见了一次媒体,还是闭门。他虽然拿下了周光平,并亲自前往韩国三星总部“负荆请罪”,逐渐解决了供应链体系问题,却眼睁睁看着市场份额份额从 2015 年的15.1%下跌到2016年的8.9%。

小米高管也开始了频繁的离职潮。副总裁陈彤加盟一点资讯,副总裁张金玲在2017年1月加盟百度任百度资本CFO,同月小米全球副总裁雨果·巴拉离职。

2016年初回归后的黎万强,主管小米影业,“参与感”全无,该业务随之被砍—— 2017年 11 月,黎万强被任命为首席品牌官和顺为投资合伙人,却从未公开站台,自此黎万强退离小米营销一线,成为离开的前兆。

03 谷底自救,昔日良人劳燕分飞

2017年1月的年会上,雷军发表了一番日后多次被引用的演讲:

“我们冲得太快,创造现代商业史上的成长奇迹,但也提前透支了一部分成长性。所以,我们必须放慢脚步、认真补课,而且早补要比晚补好,文火慢补要比急火猛药好。”

某种程度上,这是承认彼时的小米患了大公司病——雷军选择的谷底自救方式,是在解决供应链问题后,以迅速提升出货量、释放产能为核心,印度俄罗斯加码为重点;同时生态链进一步扩大,开始重点打造线下零售店,在2017年投资并购超过20亿元,甚至接入了P2P推广业务。

2017年7 月,在一封公开信中,雷军公布了小米手机第二季度成绩单,单季出货量 2316 万台,创下历史最高纪录,用数据证明小米已“二次创业成功”。与此同时,小米即将IPO的消息在江湖传开。

1个月后, 雷军下发内部邮件称,黄江吉改任战略副总裁,协助规划公司未来三年到五年发展战略。但此后重要会议上,却没有了黄江吉的身影。

2018年4月27日,雷军发布内部邮件,宣布重大人事调整,周光平、黄江吉正式离职。据称,小米特意为两人举办了欢送会,雷军亲自为二人送上鲜花,黄江吉则通过微博盛赞雷军有情有义。

2个多月后的7月9日,小米在香港上市,首日破发——上市晚宴上,联合创始人中只有一人缺席,就是周光平。彼时,雷军表示黄江吉还会再回来,不过截至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音讯。

江湖从此再也没有周光平、黄江吉的任何传说或者消息。

“谢谢这沸腾滚烫的10年!”2019年11月29日,曾被誉为“最懂米粉”的黎万强以此感慨,作为他二进二出,10年小米故事的结束。伴随他离职,还有另一位加入小米8年的副总裁祁燕。

这是小米前十年中,联合创始人劳燕分飞中最让人感慨的一位,他似乎并没有犯下什么错误——而且正是从他闭关那两年开始,小米曾注重的微博营销逐渐没落,饥饿营销、爆品策略作用不明显,直播带货等新营销方式越来越多,即便是小米,也不可能因为营销二字一飞冲天了。

虽然说,相忘于江湖也是一种解脱。问题是,曾反复地看《瓦尔登湖》和《心之道:致焦虑的年代》的黎万强甘心吗?毕竟,出生于1977年8月的黎万强,离开时才42岁。

这是一个男人最美好的年华,也远比很来进入小米管理层的后继者年轻。他如何就成了人们口中的老兵?

逐渐淡去的还有理工技术男林斌。他一度被称为雷军背后的男人,黄江吉、洪峰、周光平、雨果巴拉都是林斌引荐的,可以说小米创业前10年,一直是雷军和林斌两大核心,也相当于两座山头——以至于在2016年,一位网友在百度知道上提问:小米公司到底是谁最有权利?林斌还是雷军?

林斌最让人看不懂的举动,是在雷军承诺手中股票不减持,小米公司甚至回购的情况下,林斌反而于2019年8月21日-23日减持超4120万股,套现超3.7亿港元。

2019年11月29日,也就是黎万强、祁燕离职当日,林斌在小米的身份也发生了变化——他原来的集团总裁职位,由2015年加入、57岁的王翔接替,改任小米副董事长,向雷军汇报。小米此前并没有副董事长职位,此番为林斌“专设”职位,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小米已经告别两座山头,从“雷林双核”进入雷军“单核”时代。

04 下个十年,谁陪雷军一起走完?

2010年,在喝下一碗小米粥后,雷军与林斌、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刘德和洪锋共同创立小米。

现在,仍然在小米集团任职的4人中,“小米生态链之父”刘德在2019年连续卸任多家子公司法人、高官后,担任小米集团组织部长和高级副总裁一职,“南方都市报”将此称为“半退休状态”,而洪锋负责上市公司体系之外的小米金融——除了雷军,仅有王川仍在战斗在业务一线。

站在下一个十年的节点,伴随小米第一代核心管理层逐渐退场的,是第二代领导班子正在渐次组成。

小米上市后,雷军任命了10名总经理和4名副总经理,总经理直接向自己汇报。雷军说:“必须把一线业务阵地交给年轻人,让年轻人才像创业初期一样涌现出来建功立业,必须不断有新鲜血液融入,才能有人才梯队交接的长效机制。”

因此,过去两年来,人们看到小米集齐了前金立副总裁卢伟冰、前联想副总裁常程、前努比亚联合创始人苗雷、前小辣椒创始人王晓雁等手机二级梯队曾经的大佬们,小米的未来十年,某种程度上将由他们来决定。

新的十年被雷军视为“重新创业”,这一回,小米目标是冲击手机高端市场。以及,去证明“低毛利率硬件+互联网服务变现”这个生态逻辑,适用于更多ALoT、家电产品上。

现在,新的领导班子中,最受外界关注的无疑是小米集团总裁王翔,以及时不时在微博开怼友商的卢伟冰——但他们能顺利陪雷军走完下一个十年吗?谁也不知道。

比如4月13日刚卸任CFO职位、轮岗国际部的周受资——他第一次走入大众视野,是2018年4月,黄江吉、周光平辞职同一封邮件中,雷军宣布前DST投资基金合伙人、35岁的CFO周受资晋升为高级副总裁。

也就是从那时起,作为公司与资本市场的桥梁,周受资就被放在了聚光灯下,有报道说他将离职,理由是董事长雷军把小米IPO的市值定义为“不成功”;也有媒体报道说,如果你知道他和雷军的关系,就会认为他将是雷军的接班人。

雷军需要接班人吗?肯定。但至少不是现在,甚至不是这个刚开始的创业十年。

他刚刚五十,一个知天命,还可以奋斗很多年的年纪,他曾先后把4家公司操作上市。那些公司可以称为优秀,但算不上卓越。他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说,小米是他有生之年创立的最后一家公司。

他在众多媒体报道中的“劳模形象”,他与董明珠多年前的赌局,他在最近几年频频发动的组织变革,以及他仍在不断扩大的小米生态链布局,他对小米市值1000亿美元的渴望,其实就是为了证明,内心深处从未说出来的自己: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无论小米如何变化,自己才是小米这家公司的领头羊和掌舵者啊。

或许,他最想成为的,是被他视为恩人、学习到了很多东西的柳传志——在无数企业家、创业者心中有特殊情结的“企业教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流水的高管,铁打的雷军:谁陪他走完小米下个十年?

发布日期:2020-04-16 07:09
摘要:昔日伙伴纷纷离去,谁陪雷军走完下一个创业十年



刘蓉蓉

OR--商业新媒体 】4月6日,北京。

小米CEO雷军,带着口罩与其他13位小米高管,从中关村保福寺桥银谷大厦徒步,到望京卷石天地,再到清河五彩城,最后到达投资20亿元、耗时4年建成的“小米科技园”。

“这是在带领小米高管团队重走创业路。”雷军说。

与10年前14人初创团队同喝小米粥,宣告小米公司正式开张相比,如今虽然徒步团队人数未变,却少了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等人过去十年间熟悉的身影,多了卢伟冰、周受资、常程、何勇等人。

有人对此戏言:流水的高管,铁打的雷军。其实,这就是最真实的互联网江湖,在时代更迭中,旧的枯萎,新的绽放,如此变迁本是常事——百度、阿里、携程、新东方等等所有企业都是如此,即便贵为联合创始人或者高管,在企业组织架构、人事匹配、业务升级、权利内斗等一系列调整中,能和创始人长久走下去的,始终只是少数。

不过,过去10年间,小米从智能手机市场异军突起,也在渠道策略、供应链上踩过大坑,又凭借生态链战略成为消费级LoT市场领跑者,早期创始团队的功过自有雷军来下定论。

对外界来说,更关键的是,站在成立10周年关键节点,面临从内到外剧烈变化的小米,新的管理层团队,如何支撑起小米的下一个十年?

01 十年三阶段,新婚更甜蜜

回头看去,小米过去十年,明显分为三个阶段。

2010年初创到2014年,创始人管理层团队琴瑟和谐,小米异军突起;2014年底到2016年底,创始人管理团队不和,剧烈动荡的小米陷入低谷;2017年至今,雷军收权引入大量新的管理层血液,第一代核心管理层逐渐与雷军分手。

第一个阶段,雷军在各种场合不断提及的就是小米粥创业故事:2010 年 4 月 6 日,黎万强父亲早上五点起来熬好小米粥后,雷军带领初创团队一起,每人喝了一碗小米粥后,开始闹革命的故事。

对外界而言,这个阶段,更为熟悉的是2011年8月16日,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打扮像极了乔布斯的雷军,以1999元的小米手机价格一炮打响。

这个价格维持了好几代,并且开启了从2011年30万台、2012年719万台、2013年1870万台到2014年6500万台的几年辉煌,“为发烧而生”的小米模式成为彼时互联网万金油,锤子科技、360手机等竞争对手都在研究,甚至很多创业公司纷纷“东施效颦”

后来的采访中,对于性价比,雷军如此说:“这款手机做出来的成本是两千,就定价两千。我认为只有这么做才能极大限度地改善中国的商业。”

小米快速崛起,与它身后实力强大的创始团队密不可分,作为国内科技圈最早倡导“扁平化”管理的公司,小米联合创始人最初各有分工:

林斌负责战略合作,王川负责小米电视与小米盒子,刘德负责生态链,黎万强负责市场营销与小米网,洪锋负责MIUI,黄江吉负责路由器、云服务与米聊,周光平负责手机研发和供应链。

一位早年离职小米员工对此表示,这里面,除了雷军本人,最重要的是负责营销的黎万强,以及负责研发、供应链的周光平——此二人对小米的崛起功不可没,但彼时可能二人谁也不会想到,他们是最先出局之人。

与雷军相识并共事十多年的黎万强,成长于充满匪气、机遇和创新精神的中关村,2010-2014年间,是站在雷军身边的小米二号人物,小米的文化、粉丝正是他一手建立起来——他借鉴当时苹果饥饿营销模式,创造了“参与感、手机控、F码、米粉节”等互联网热词,甚至在那几年被称之为“营销之父”。

黎万强主导的小米粉丝文化下,小米利用互联网口碑营销和新媒体营销,省去了渠道商、零售商等中间环节,其市场成本接近为零,让小米面世三年就拿下了国内销量第一桂冠。

不过,饥饿营销只是一种手段,无法独自撑起上千亿销售体系。小米的另一大武器是独特的供应链法则——通过预售,提前预估销售数量,从供应商那里获得相应的优惠条件,来实现价格的优化。

供应链由联合创始人中,唯一一名拥有手机硬件背景的周光平承担。相比黎万强,周光平外界名声不显。自1995年加入摩托罗拉开始,已有十多年的专家和高管经验,主持和参与过近百款手机,这样的背景和人脉,初期对小米技术和供应链而言至关重要。

2010年夏天,小米初创团队缺少一个能够把手机做出来的人。雷军、林斌、KK(黄江吉)等人动用所有关系却没有合适人才,直到雷军面试100多位候选人后,在林斌建议下,与刚从摩托罗拉出走的周光平在银谷大厦见了一面,原计划的面谈2小时变成了12小时——几个月后,成为小米联合创始人的周光平带着一帮摩托罗拉前同事加盟了小米,不仅主导了米1等主力机型的研发和生产,还据说靠周光平的人脉、口水和酒杯解决了初期供应链问题。

在那个琴瑟和谐、新婚燕尔的几年,雷军的内心无疑特别感激于周光平的,他不仅在发布会上一口一口亲热叫着“周博士”,还公开表示没有周光平和刘德,小米万万不敢做手机。

“这话我相信雷军内心是真诚的。如果没有周光平就没有小米手机。如果没有小米手机,即便MIUI 和小米市场营销再好,小米也不可能在手机市场有成功。”一位评论人士如此说。

02 剧烈动荡,功过应由谁判定

如同张爱玲的小说一样,甜蜜日子,总是不能太久。

2014年10月,就在小米敲定估值450亿美金融资,以及成为全球仅次于三星和苹果的第三大手机厂商此后不久,黎万强突然宣布“闭关”,小米网工作由林斌负责。

在外界看来,他的突然闭关,和三个月前《参与感》一书的出版有关,该书总结了小米成功的三三法则:做爆品、做粉丝、做自媒体。有媒体称,三三法则逐渐取代了雷军“专注、极致、口碑、快”的互联网模式七字诀——因此,雷军与黎万强两人关系变得微妙。小米不久后便不再鼓励在公司内部传播这本书。

当时,尽管外界议论纷纷,但谁也想不到,这是小米第二阶段动荡和低谷的开始。

2015年,小米只能用艰难来形容:年初,小米5难产,小米Note销量不佳、产线砍单;年中,红米Note2 遭遇“屏幕门”事件;年底,又被爆出空气净化器质量不合格。国内市场份额下滑同时,国际市场也被华为超越。

线下渠道薄弱、缺乏核心技术、“小米模式”被同行复制等,都是小米滑落的原因,但最大祸首,被认定是周光平——在一篇报道中,周光平被指“居功自傲,喜欢用赌气威胁态度直面雷军”,“直接导致小米与供应商关系紧张,让三星AMOLED屏幕供应断裂,直接导致小米 5 难产, 8000 万手机销量目标告吹”。

铺天盖地质疑中,2015年年会上,雷军当着小米众多核心高管,对周光平说:“2016年的旗舰机你再弄不好,我就弄你去闭关了。”

几个月后,随着小米颓势进一步扩大,周光平真的去闭关了——这场高层人事斗争,以在2016年夏天,雷军替代周光平,找来曾在英华达任高管的张峰,亲自抓起供应链和手机研发作为终局。

周光平有问题吗?肯定是的。

在周光平的摩托罗拉年代,手机还是以硬件为主导。但在移动互联时代,软硬件结合才能适应竞争,对思维已固定的周广平来说,要创新无疑困难。而且,自己本身恃才傲物,外企风气沿袭过多,恐怕从未真正融入小米这种创业公司的环境。

但责任全部推给他,又是不公平的。供应链作为全世界规模效率最明显的行业,小米的独特供应链法则,就决定了它的生死,某种程度上其实是由供应链来决定,这和后来的“中兴危机”类似。

有业内人士对此在媒体表示,“在小米供应链法则中,小米一开始就想利用销量打压供应商的利润,导致供应商决定把小米的机器放在最后做。”

这是体制问题。如果说上述规则是周光平一人拍板,显然难以让人相信。事实上,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小米内部有一套较为完善的供需生产流程:雷军、林斌、黎万强、周光平每周都会开一个小型生产会,根据当周销售额、预约购买数等确定三个月之后的订单量,交由50人的管理团队去进行跟进管理。

回头看去,小米彼时真正的问题是,在经过几年辉煌成长后,患上了大公司病——在无数人艳羡目光中,其估值彼时已达450亿美元,成长速度超越当时全球任何一家科技类创业公司。

而在雷军的小米智能硬件商业帝国设想中,却是一个复制出100个小米的庞大计划,小米为此疯狂投资创业公司,试图将他们纳入自己的生态体系内。

雷军将小米投资初创公司,比作佛教用语中的“加持”:“一个创业公司的失败率是90%,我觉得小米加持之后成功率会大幅度提升。”不过,业界彼时存在另一个说法:小米用自己的资源做筹码,把投资价格砍到其他投资者的一半。

贪多布局的结果是,另一联合创始人的出局。

黄江吉,在小米大家都叫他KK。这位美国普渡大学毕业高材生,曾在微软工作过13年,不到30岁就成为了微软工程院的首席工程师,他先负责曾经名噪一时的小米三驾马车“小米手机、MIUI和米聊”中的米聊,与微信差异化竞争失败,后又负责云服务和路由器——也遭遇失败。

这对雷军的智能硬件帝国打造从一开始就造成了严重打击——最终,小米,联合创始人都最终升至高级副总裁,唯独黄江吉除外。

在那个动荡岁月,雷军无疑是苦闷的,据说2016年他只见了一次媒体,还是闭门。他虽然拿下了周光平,并亲自前往韩国三星总部“负荆请罪”,逐渐解决了供应链体系问题,却眼睁睁看着市场份额份额从 2015 年的15.1%下跌到2016年的8.9%。

小米高管也开始了频繁的离职潮。副总裁陈彤加盟一点资讯,副总裁张金玲在2017年1月加盟百度任百度资本CFO,同月小米全球副总裁雨果·巴拉离职。

2016年初回归后的黎万强,主管小米影业,“参与感”全无,该业务随之被砍—— 2017年 11 月,黎万强被任命为首席品牌官和顺为投资合伙人,却从未公开站台,自此黎万强退离小米营销一线,成为离开的前兆。

03 谷底自救,昔日良人劳燕分飞

2017年1月的年会上,雷军发表了一番日后多次被引用的演讲:

“我们冲得太快,创造现代商业史上的成长奇迹,但也提前透支了一部分成长性。所以,我们必须放慢脚步、认真补课,而且早补要比晚补好,文火慢补要比急火猛药好。”

某种程度上,这是承认彼时的小米患了大公司病——雷军选择的谷底自救方式,是在解决供应链问题后,以迅速提升出货量、释放产能为核心,印度俄罗斯加码为重点;同时生态链进一步扩大,开始重点打造线下零售店,在2017年投资并购超过20亿元,甚至接入了P2P推广业务。

2017年7 月,在一封公开信中,雷军公布了小米手机第二季度成绩单,单季出货量 2316 万台,创下历史最高纪录,用数据证明小米已“二次创业成功”。与此同时,小米即将IPO的消息在江湖传开。

1个月后, 雷军下发内部邮件称,黄江吉改任战略副总裁,协助规划公司未来三年到五年发展战略。但此后重要会议上,却没有了黄江吉的身影。

2018年4月27日,雷军发布内部邮件,宣布重大人事调整,周光平、黄江吉正式离职。据称,小米特意为两人举办了欢送会,雷军亲自为二人送上鲜花,黄江吉则通过微博盛赞雷军有情有义。

2个多月后的7月9日,小米在香港上市,首日破发——上市晚宴上,联合创始人中只有一人缺席,就是周光平。彼时,雷军表示黄江吉还会再回来,不过截至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音讯。

江湖从此再也没有周光平、黄江吉的任何传说或者消息。

“谢谢这沸腾滚烫的10年!”2019年11月29日,曾被誉为“最懂米粉”的黎万强以此感慨,作为他二进二出,10年小米故事的结束。伴随他离职,还有另一位加入小米8年的副总裁祁燕。

这是小米前十年中,联合创始人劳燕分飞中最让人感慨的一位,他似乎并没有犯下什么错误——而且正是从他闭关那两年开始,小米曾注重的微博营销逐渐没落,饥饿营销、爆品策略作用不明显,直播带货等新营销方式越来越多,即便是小米,也不可能因为营销二字一飞冲天了。

虽然说,相忘于江湖也是一种解脱。问题是,曾反复地看《瓦尔登湖》和《心之道:致焦虑的年代》的黎万强甘心吗?毕竟,出生于1977年8月的黎万强,离开时才42岁。

这是一个男人最美好的年华,也远比很来进入小米管理层的后继者年轻。他如何就成了人们口中的老兵?

逐渐淡去的还有理工技术男林斌。他一度被称为雷军背后的男人,黄江吉、洪峰、周光平、雨果巴拉都是林斌引荐的,可以说小米创业前10年,一直是雷军和林斌两大核心,也相当于两座山头——以至于在2016年,一位网友在百度知道上提问:小米公司到底是谁最有权利?林斌还是雷军?

林斌最让人看不懂的举动,是在雷军承诺手中股票不减持,小米公司甚至回购的情况下,林斌反而于2019年8月21日-23日减持超4120万股,套现超3.7亿港元。

2019年11月29日,也就是黎万强、祁燕离职当日,林斌在小米的身份也发生了变化——他原来的集团总裁职位,由2015年加入、57岁的王翔接替,改任小米副董事长,向雷军汇报。小米此前并没有副董事长职位,此番为林斌“专设”职位,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小米已经告别两座山头,从“雷林双核”进入雷军“单核”时代。

04 下个十年,谁陪雷军一起走完?

2010年,在喝下一碗小米粥后,雷军与林斌、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刘德和洪锋共同创立小米。

现在,仍然在小米集团任职的4人中,“小米生态链之父”刘德在2019年连续卸任多家子公司法人、高官后,担任小米集团组织部长和高级副总裁一职,“南方都市报”将此称为“半退休状态”,而洪锋负责上市公司体系之外的小米金融——除了雷军,仅有王川仍在战斗在业务一线。

站在下一个十年的节点,伴随小米第一代核心管理层逐渐退场的,是第二代领导班子正在渐次组成。

小米上市后,雷军任命了10名总经理和4名副总经理,总经理直接向自己汇报。雷军说:“必须把一线业务阵地交给年轻人,让年轻人才像创业初期一样涌现出来建功立业,必须不断有新鲜血液融入,才能有人才梯队交接的长效机制。”

因此,过去两年来,人们看到小米集齐了前金立副总裁卢伟冰、前联想副总裁常程、前努比亚联合创始人苗雷、前小辣椒创始人王晓雁等手机二级梯队曾经的大佬们,小米的未来十年,某种程度上将由他们来决定。

新的十年被雷军视为“重新创业”,这一回,小米目标是冲击手机高端市场。以及,去证明“低毛利率硬件+互联网服务变现”这个生态逻辑,适用于更多ALoT、家电产品上。

现在,新的领导班子中,最受外界关注的无疑是小米集团总裁王翔,以及时不时在微博开怼友商的卢伟冰——但他们能顺利陪雷军走完下一个十年吗?谁也不知道。

比如4月13日刚卸任CFO职位、轮岗国际部的周受资——他第一次走入大众视野,是2018年4月,黄江吉、周光平辞职同一封邮件中,雷军宣布前DST投资基金合伙人、35岁的CFO周受资晋升为高级副总裁。

也就是从那时起,作为公司与资本市场的桥梁,周受资就被放在了聚光灯下,有报道说他将离职,理由是董事长雷军把小米IPO的市值定义为“不成功”;也有媒体报道说,如果你知道他和雷军的关系,就会认为他将是雷军的接班人。

雷军需要接班人吗?肯定。但至少不是现在,甚至不是这个刚开始的创业十年。

他刚刚五十,一个知天命,还可以奋斗很多年的年纪,他曾先后把4家公司操作上市。那些公司可以称为优秀,但算不上卓越。他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说,小米是他有生之年创立的最后一家公司。

他在众多媒体报道中的“劳模形象”,他与董明珠多年前的赌局,他在最近几年频频发动的组织变革,以及他仍在不断扩大的小米生态链布局,他对小米市值1000亿美元的渴望,其实就是为了证明,内心深处从未说出来的自己: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无论小米如何变化,自己才是小米这家公司的领头羊和掌舵者啊。

或许,他最想成为的,是被他视为恩人、学习到了很多东西的柳传志——在无数企业家、创业者心中有特殊情结的“企业教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昔日伙伴纷纷离去,谁陪雷军走完下一个创业十年



刘蓉蓉

OR--商业新媒体 】4月6日,北京。

小米CEO雷军,带着口罩与其他13位小米高管,从中关村保福寺桥银谷大厦徒步,到望京卷石天地,再到清河五彩城,最后到达投资20亿元、耗时4年建成的“小米科技园”。

“这是在带领小米高管团队重走创业路。”雷军说。

与10年前14人初创团队同喝小米粥,宣告小米公司正式开张相比,如今虽然徒步团队人数未变,却少了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等人过去十年间熟悉的身影,多了卢伟冰、周受资、常程、何勇等人。

有人对此戏言:流水的高管,铁打的雷军。其实,这就是最真实的互联网江湖,在时代更迭中,旧的枯萎,新的绽放,如此变迁本是常事——百度、阿里、携程、新东方等等所有企业都是如此,即便贵为联合创始人或者高管,在企业组织架构、人事匹配、业务升级、权利内斗等一系列调整中,能和创始人长久走下去的,始终只是少数。

不过,过去10年间,小米从智能手机市场异军突起,也在渠道策略、供应链上踩过大坑,又凭借生态链战略成为消费级LoT市场领跑者,早期创始团队的功过自有雷军来下定论。

对外界来说,更关键的是,站在成立10周年关键节点,面临从内到外剧烈变化的小米,新的管理层团队,如何支撑起小米的下一个十年?

01 十年三阶段,新婚更甜蜜

回头看去,小米过去十年,明显分为三个阶段。

2010年初创到2014年,创始人管理层团队琴瑟和谐,小米异军突起;2014年底到2016年底,创始人管理团队不和,剧烈动荡的小米陷入低谷;2017年至今,雷军收权引入大量新的管理层血液,第一代核心管理层逐渐与雷军分手。

第一个阶段,雷军在各种场合不断提及的就是小米粥创业故事:2010 年 4 月 6 日,黎万强父亲早上五点起来熬好小米粥后,雷军带领初创团队一起,每人喝了一碗小米粥后,开始闹革命的故事。

对外界而言,这个阶段,更为熟悉的是2011年8月16日,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打扮像极了乔布斯的雷军,以1999元的小米手机价格一炮打响。

这个价格维持了好几代,并且开启了从2011年30万台、2012年719万台、2013年1870万台到2014年6500万台的几年辉煌,“为发烧而生”的小米模式成为彼时互联网万金油,锤子科技、360手机等竞争对手都在研究,甚至很多创业公司纷纷“东施效颦”

后来的采访中,对于性价比,雷军如此说:“这款手机做出来的成本是两千,就定价两千。我认为只有这么做才能极大限度地改善中国的商业。”

小米快速崛起,与它身后实力强大的创始团队密不可分,作为国内科技圈最早倡导“扁平化”管理的公司,小米联合创始人最初各有分工:

林斌负责战略合作,王川负责小米电视与小米盒子,刘德负责生态链,黎万强负责市场营销与小米网,洪锋负责MIUI,黄江吉负责路由器、云服务与米聊,周光平负责手机研发和供应链。

一位早年离职小米员工对此表示,这里面,除了雷军本人,最重要的是负责营销的黎万强,以及负责研发、供应链的周光平——此二人对小米的崛起功不可没,但彼时可能二人谁也不会想到,他们是最先出局之人。

与雷军相识并共事十多年的黎万强,成长于充满匪气、机遇和创新精神的中关村,2010-2014年间,是站在雷军身边的小米二号人物,小米的文化、粉丝正是他一手建立起来——他借鉴当时苹果饥饿营销模式,创造了“参与感、手机控、F码、米粉节”等互联网热词,甚至在那几年被称之为“营销之父”。

黎万强主导的小米粉丝文化下,小米利用互联网口碑营销和新媒体营销,省去了渠道商、零售商等中间环节,其市场成本接近为零,让小米面世三年就拿下了国内销量第一桂冠。

不过,饥饿营销只是一种手段,无法独自撑起上千亿销售体系。小米的另一大武器是独特的供应链法则——通过预售,提前预估销售数量,从供应商那里获得相应的优惠条件,来实现价格的优化。

供应链由联合创始人中,唯一一名拥有手机硬件背景的周光平承担。相比黎万强,周光平外界名声不显。自1995年加入摩托罗拉开始,已有十多年的专家和高管经验,主持和参与过近百款手机,这样的背景和人脉,初期对小米技术和供应链而言至关重要。

2010年夏天,小米初创团队缺少一个能够把手机做出来的人。雷军、林斌、KK(黄江吉)等人动用所有关系却没有合适人才,直到雷军面试100多位候选人后,在林斌建议下,与刚从摩托罗拉出走的周光平在银谷大厦见了一面,原计划的面谈2小时变成了12小时——几个月后,成为小米联合创始人的周光平带着一帮摩托罗拉前同事加盟了小米,不仅主导了米1等主力机型的研发和生产,还据说靠周光平的人脉、口水和酒杯解决了初期供应链问题。

在那个琴瑟和谐、新婚燕尔的几年,雷军的内心无疑特别感激于周光平的,他不仅在发布会上一口一口亲热叫着“周博士”,还公开表示没有周光平和刘德,小米万万不敢做手机。

“这话我相信雷军内心是真诚的。如果没有周光平就没有小米手机。如果没有小米手机,即便MIUI 和小米市场营销再好,小米也不可能在手机市场有成功。”一位评论人士如此说。

02 剧烈动荡,功过应由谁判定

如同张爱玲的小说一样,甜蜜日子,总是不能太久。

2014年10月,就在小米敲定估值450亿美金融资,以及成为全球仅次于三星和苹果的第三大手机厂商此后不久,黎万强突然宣布“闭关”,小米网工作由林斌负责。

在外界看来,他的突然闭关,和三个月前《参与感》一书的出版有关,该书总结了小米成功的三三法则:做爆品、做粉丝、做自媒体。有媒体称,三三法则逐渐取代了雷军“专注、极致、口碑、快”的互联网模式七字诀——因此,雷军与黎万强两人关系变得微妙。小米不久后便不再鼓励在公司内部传播这本书。

当时,尽管外界议论纷纷,但谁也想不到,这是小米第二阶段动荡和低谷的开始。

2015年,小米只能用艰难来形容:年初,小米5难产,小米Note销量不佳、产线砍单;年中,红米Note2 遭遇“屏幕门”事件;年底,又被爆出空气净化器质量不合格。国内市场份额下滑同时,国际市场也被华为超越。

线下渠道薄弱、缺乏核心技术、“小米模式”被同行复制等,都是小米滑落的原因,但最大祸首,被认定是周光平——在一篇报道中,周光平被指“居功自傲,喜欢用赌气威胁态度直面雷军”,“直接导致小米与供应商关系紧张,让三星AMOLED屏幕供应断裂,直接导致小米 5 难产, 8000 万手机销量目标告吹”。

铺天盖地质疑中,2015年年会上,雷军当着小米众多核心高管,对周光平说:“2016年的旗舰机你再弄不好,我就弄你去闭关了。”

几个月后,随着小米颓势进一步扩大,周光平真的去闭关了——这场高层人事斗争,以在2016年夏天,雷军替代周光平,找来曾在英华达任高管的张峰,亲自抓起供应链和手机研发作为终局。

周光平有问题吗?肯定是的。

在周光平的摩托罗拉年代,手机还是以硬件为主导。但在移动互联时代,软硬件结合才能适应竞争,对思维已固定的周广平来说,要创新无疑困难。而且,自己本身恃才傲物,外企风气沿袭过多,恐怕从未真正融入小米这种创业公司的环境。

但责任全部推给他,又是不公平的。供应链作为全世界规模效率最明显的行业,小米的独特供应链法则,就决定了它的生死,某种程度上其实是由供应链来决定,这和后来的“中兴危机”类似。

有业内人士对此在媒体表示,“在小米供应链法则中,小米一开始就想利用销量打压供应商的利润,导致供应商决定把小米的机器放在最后做。”

这是体制问题。如果说上述规则是周光平一人拍板,显然难以让人相信。事实上,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小米内部有一套较为完善的供需生产流程:雷军、林斌、黎万强、周光平每周都会开一个小型生产会,根据当周销售额、预约购买数等确定三个月之后的订单量,交由50人的管理团队去进行跟进管理。

回头看去,小米彼时真正的问题是,在经过几年辉煌成长后,患上了大公司病——在无数人艳羡目光中,其估值彼时已达450亿美元,成长速度超越当时全球任何一家科技类创业公司。

而在雷军的小米智能硬件商业帝国设想中,却是一个复制出100个小米的庞大计划,小米为此疯狂投资创业公司,试图将他们纳入自己的生态体系内。

雷军将小米投资初创公司,比作佛教用语中的“加持”:“一个创业公司的失败率是90%,我觉得小米加持之后成功率会大幅度提升。”不过,业界彼时存在另一个说法:小米用自己的资源做筹码,把投资价格砍到其他投资者的一半。

贪多布局的结果是,另一联合创始人的出局。

黄江吉,在小米大家都叫他KK。这位美国普渡大学毕业高材生,曾在微软工作过13年,不到30岁就成为了微软工程院的首席工程师,他先负责曾经名噪一时的小米三驾马车“小米手机、MIUI和米聊”中的米聊,与微信差异化竞争失败,后又负责云服务和路由器——也遭遇失败。

这对雷军的智能硬件帝国打造从一开始就造成了严重打击——最终,小米,联合创始人都最终升至高级副总裁,唯独黄江吉除外。

在那个动荡岁月,雷军无疑是苦闷的,据说2016年他只见了一次媒体,还是闭门。他虽然拿下了周光平,并亲自前往韩国三星总部“负荆请罪”,逐渐解决了供应链体系问题,却眼睁睁看着市场份额份额从 2015 年的15.1%下跌到2016年的8.9%。

小米高管也开始了频繁的离职潮。副总裁陈彤加盟一点资讯,副总裁张金玲在2017年1月加盟百度任百度资本CFO,同月小米全球副总裁雨果·巴拉离职。

2016年初回归后的黎万强,主管小米影业,“参与感”全无,该业务随之被砍—— 2017年 11 月,黎万强被任命为首席品牌官和顺为投资合伙人,却从未公开站台,自此黎万强退离小米营销一线,成为离开的前兆。

03 谷底自救,昔日良人劳燕分飞

2017年1月的年会上,雷军发表了一番日后多次被引用的演讲:

“我们冲得太快,创造现代商业史上的成长奇迹,但也提前透支了一部分成长性。所以,我们必须放慢脚步、认真补课,而且早补要比晚补好,文火慢补要比急火猛药好。”

某种程度上,这是承认彼时的小米患了大公司病——雷军选择的谷底自救方式,是在解决供应链问题后,以迅速提升出货量、释放产能为核心,印度俄罗斯加码为重点;同时生态链进一步扩大,开始重点打造线下零售店,在2017年投资并购超过20亿元,甚至接入了P2P推广业务。

2017年7 月,在一封公开信中,雷军公布了小米手机第二季度成绩单,单季出货量 2316 万台,创下历史最高纪录,用数据证明小米已“二次创业成功”。与此同时,小米即将IPO的消息在江湖传开。

1个月后, 雷军下发内部邮件称,黄江吉改任战略副总裁,协助规划公司未来三年到五年发展战略。但此后重要会议上,却没有了黄江吉的身影。

2018年4月27日,雷军发布内部邮件,宣布重大人事调整,周光平、黄江吉正式离职。据称,小米特意为两人举办了欢送会,雷军亲自为二人送上鲜花,黄江吉则通过微博盛赞雷军有情有义。

2个多月后的7月9日,小米在香港上市,首日破发——上市晚宴上,联合创始人中只有一人缺席,就是周光平。彼时,雷军表示黄江吉还会再回来,不过截至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音讯。

江湖从此再也没有周光平、黄江吉的任何传说或者消息。

“谢谢这沸腾滚烫的10年!”2019年11月29日,曾被誉为“最懂米粉”的黎万强以此感慨,作为他二进二出,10年小米故事的结束。伴随他离职,还有另一位加入小米8年的副总裁祁燕。

这是小米前十年中,联合创始人劳燕分飞中最让人感慨的一位,他似乎并没有犯下什么错误——而且正是从他闭关那两年开始,小米曾注重的微博营销逐渐没落,饥饿营销、爆品策略作用不明显,直播带货等新营销方式越来越多,即便是小米,也不可能因为营销二字一飞冲天了。

虽然说,相忘于江湖也是一种解脱。问题是,曾反复地看《瓦尔登湖》和《心之道:致焦虑的年代》的黎万强甘心吗?毕竟,出生于1977年8月的黎万强,离开时才42岁。

这是一个男人最美好的年华,也远比很来进入小米管理层的后继者年轻。他如何就成了人们口中的老兵?

逐渐淡去的还有理工技术男林斌。他一度被称为雷军背后的男人,黄江吉、洪峰、周光平、雨果巴拉都是林斌引荐的,可以说小米创业前10年,一直是雷军和林斌两大核心,也相当于两座山头——以至于在2016年,一位网友在百度知道上提问:小米公司到底是谁最有权利?林斌还是雷军?

林斌最让人看不懂的举动,是在雷军承诺手中股票不减持,小米公司甚至回购的情况下,林斌反而于2019年8月21日-23日减持超4120万股,套现超3.7亿港元。

2019年11月29日,也就是黎万强、祁燕离职当日,林斌在小米的身份也发生了变化——他原来的集团总裁职位,由2015年加入、57岁的王翔接替,改任小米副董事长,向雷军汇报。小米此前并没有副董事长职位,此番为林斌“专设”职位,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小米已经告别两座山头,从“雷林双核”进入雷军“单核”时代。

04 下个十年,谁陪雷军一起走完?

2010年,在喝下一碗小米粥后,雷军与林斌、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刘德和洪锋共同创立小米。

现在,仍然在小米集团任职的4人中,“小米生态链之父”刘德在2019年连续卸任多家子公司法人、高官后,担任小米集团组织部长和高级副总裁一职,“南方都市报”将此称为“半退休状态”,而洪锋负责上市公司体系之外的小米金融——除了雷军,仅有王川仍在战斗在业务一线。

站在下一个十年的节点,伴随小米第一代核心管理层逐渐退场的,是第二代领导班子正在渐次组成。

小米上市后,雷军任命了10名总经理和4名副总经理,总经理直接向自己汇报。雷军说:“必须把一线业务阵地交给年轻人,让年轻人才像创业初期一样涌现出来建功立业,必须不断有新鲜血液融入,才能有人才梯队交接的长效机制。”

因此,过去两年来,人们看到小米集齐了前金立副总裁卢伟冰、前联想副总裁常程、前努比亚联合创始人苗雷、前小辣椒创始人王晓雁等手机二级梯队曾经的大佬们,小米的未来十年,某种程度上将由他们来决定。

新的十年被雷军视为“重新创业”,这一回,小米目标是冲击手机高端市场。以及,去证明“低毛利率硬件+互联网服务变现”这个生态逻辑,适用于更多ALoT、家电产品上。

现在,新的领导班子中,最受外界关注的无疑是小米集团总裁王翔,以及时不时在微博开怼友商的卢伟冰——但他们能顺利陪雷军走完下一个十年吗?谁也不知道。

比如4月13日刚卸任CFO职位、轮岗国际部的周受资——他第一次走入大众视野,是2018年4月,黄江吉、周光平辞职同一封邮件中,雷军宣布前DST投资基金合伙人、35岁的CFO周受资晋升为高级副总裁。

也就是从那时起,作为公司与资本市场的桥梁,周受资就被放在了聚光灯下,有报道说他将离职,理由是董事长雷军把小米IPO的市值定义为“不成功”;也有媒体报道说,如果你知道他和雷军的关系,就会认为他将是雷军的接班人。

雷军需要接班人吗?肯定。但至少不是现在,甚至不是这个刚开始的创业十年。

他刚刚五十,一个知天命,还可以奋斗很多年的年纪,他曾先后把4家公司操作上市。那些公司可以称为优秀,但算不上卓越。他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说,小米是他有生之年创立的最后一家公司。

他在众多媒体报道中的“劳模形象”,他与董明珠多年前的赌局,他在最近几年频频发动的组织变革,以及他仍在不断扩大的小米生态链布局,他对小米市值1000亿美元的渴望,其实就是为了证明,内心深处从未说出来的自己: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无论小米如何变化,自己才是小米这家公司的领头羊和掌舵者啊。

或许,他最想成为的,是被他视为恩人、学习到了很多东西的柳传志——在无数企业家、创业者心中有特殊情结的“企业教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