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个人贷款违约率在新冠疫情期间攀升,中国正逐渐走向可能是几十年来的首次信贷低迷。最近几周,中国一些银行和网络放贷平台的高管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拖欠信用卡和贷款还款,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愈演愈烈,进一步推高违约率。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个人贷款违约率在新冠疫情期间攀升,中国正逐渐走向可能是几十年来的首次信贷低迷。

最近几周,中国一些银行和网络放贷平台的高管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拖欠信用卡和贷款还款,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愈演愈烈,进一步推高违约率。因此,尽管监管机构要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货币信贷支持力度,但一些贷款机构还是减少了贷款发放。

上述动向可能预示着未来几个月美国的银行和互联网贷款机构的处境。目前美国大量民众被要求待在家中,并面临收入减少的困境。

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Bank Co., 600036.SH, 简称﹕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上个月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信用卡和个贷客户的还款能力、意愿都在下降。招商银行是中国最大的信用卡发行商之一,拥有可观的零售业务。

田惠宇表示,2月份信用卡和房贷、小微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当月,中国各地很多企业都停止了运营,封锁措施导致大批中国人留在家中。

中国政府对疫情中心武汉市及其所在的湖北省实施了封城措施,这令招商银行雪上加霜。该行很大一部分信用卡债务催收机构都位于武汉,在1月底开始的全市封城期间,员工无法去办公室上班。直到最近,许多为其他网上放贷机构收债的人也不得不远程办公,这延缓了他们的收债工作。

招商银行没有披露目前的个人贷款拖欠率,但截至2019年年底,该行有人民币236亿元(合33亿美元)的零售贷款逾期,占个人贷款余额的1%。截至2019年年底,该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达到约1.35%。

去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出现,今年1月开始在中国各地蔓延。此后,中国数亿家庭在家中度过了数周时间,等待疫情最严重的时刻过去。到3月初,中国确诊病例数增至8万例,不过到了4月初,虽然仍有新增感染病例报告,但确诊病例总数约为8.2万例,包括3,300多例死亡病例。病例统计不包括无症状感染者。

尽管收入大幅下降,但中国企业似乎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大规模裁员,响应政府官员要求不让大量人员失业的呼吁。然而,许多公司已经让员工暂时休假并迫使他们接受2月份和3月份大幅减薪。

这些举措的影响正体现在银行和非银行贷款机构的最新财务报告中。在纽约上市的中国互联网贷款公司趣店(Qudian Inc., QD) 3月中旬表示,截至2月份,该公司已到期贷款中有20%尚未偿还,较去年第三季度的拖欠率增加一倍。趣店预计这一比率还将进一步攀升。

趣店表示,公司已大幅减少贷款发放,同时预计第一季度将出现较大亏损。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长罗敏表示,预计这场疫情将加剧消费信贷领域本已存在的挑战。今年到目前为止,该公司股价已累计下跌60%。

另外两家在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贷款机构3月份也表示,新冠疫情是整个行业消费贷款拖欠率上升的原因之一,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放缓贷款活动。

34岁的Hu Jun在湖北省黄冈市拥有三家火锅店,他一直在为自己的生意和个人债务苦苦挣扎。去年12月疫情恶化前,由于当时生意兴隆,Hu为他的餐馆采购了牛羊肉等大量食品,为年底的旺季做准备。Hu称,新冠疫情发生后不久,他的餐馆被迫关门,但他仍然要支付租金和约30名员工的工资,每月总计人民币15万元(约合2.1万美元)。

Hu表示,在没有销售收入的情况下,为了支付这些款项,他用尽了两张个人信用卡的额度,并办了第三张信用卡以满足现金需求。Hu的火锅店已关闭超过三个月。他称,原本以为关门两周,但结果比想象糟糕得多。

1月份以来,他接到了债务催缴电话,现在共欠银行人民币40万元,其中约四分之一是利息和罚款。Hu称,希望当地政府能允许他的火锅店尽快重新开业,银行能免除利息和罚款,让他有机会偿还债务。

收入匮乏的借款人能否从其信用卡和个人贷款中获得流动资金,可能将取决于中国经济今后数月的复苏情况。如果今后几个月全球对中国产商品的需求没有回升,企业可能会继续减薪,特别是航空和酒店等遭受重创行业的企业。

如果人们的薪资依然不高,且大量小企业的销售额继续受压,则贷款违约数将会攀升,损失将会逐步传导至银行、贷款机构及其投资者。中国政府最近公布,2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达到6.2%的纪录高位,国内许多应届毕业生今年可能会找不到工作。

华兴资本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金融科技和中国金融研究主管Jacky Zuo称,在中国家庭的杠杆率多年来快速攀升之后,一个真正的信贷周期可能终于到来。

Zuo估计,中国有多达6,100万人已从网贷平台获得贷款,其中许多人还从商业银行和马云(Jack Ma)的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等更大的消费贷款机构借款,这意味着,如果人们违约,可能同时影响不止一家公司。蚂蚁金服发言人不予置评。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受抵押贷款和短期消费贷款增加推动,过去10年中国的家庭债务水平已迅速上升,1月份更是触及人民币55.95万亿元(约合7.9万亿美元)的高位。

尽管以美国或全球标准衡量,中国的人均消费债务水平相对较低,但一些学者认为,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已超过100%。

根据中国央行的数据,今年1-2月,中国家庭的短期债务下降了16%,至人民币13.02万亿元,原因是在新冠疫情暴发后,人们待在家中并减少支出,导致对短期消费贷款的需求锐减。

西南财经大学(Southwestern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教授陈文表示,没人知道疫情何时结束,也没人知道借款人何时有足够现金偿还贷款。

中国政府3月30日表示,全国主要工业省份已全面恢复生产,工人已重返工作岗位,超过四分之三的中小企业在关停后已恢复运营。

招商银行最近表示,贷款催收人员也恢复正常工作,对贷款催收工作表示乐观。

中国咨询公司艾瑞咨询(iResearch Consulting Group)的分析师Yu Kexin称,未来几周及几个月的贷款催缴工作可能是确定有多少逾期贷款最终违约的关键。她表示,在贷款拖欠的早期阶段,债务催收员可以通过提醒(通常是打电话提醒)借款人偿还欠款,在让借款人重新获得资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在上海,31岁的Jenny Zhang称她1月份失去了市场营销的工作,因为她的很多客户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终止了与她前雇主的合同,这些客户中包括餐馆和酒吧。Zhang称,为了偿还约人民币2万元的信用卡债务,她在1月和2月选择分期付款,这样她在找新工作期间就可以分六个月和12个月偿还债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新冠疫情封锁举措导致很多中国人拖欠贷款

发布日期:2020-04-06 15:36
摘要:随着个人贷款违约率在新冠疫情期间攀升,中国正逐渐走向可能是几十年来的首次信贷低迷。最近几周,中国一些银行和网络放贷平台的高管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拖欠信用卡和贷款还款,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愈演愈烈,进一步推高违约率。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个人贷款违约率在新冠疫情期间攀升,中国正逐渐走向可能是几十年来的首次信贷低迷。

最近几周,中国一些银行和网络放贷平台的高管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拖欠信用卡和贷款还款,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愈演愈烈,进一步推高违约率。因此,尽管监管机构要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货币信贷支持力度,但一些贷款机构还是减少了贷款发放。

上述动向可能预示着未来几个月美国的银行和互联网贷款机构的处境。目前美国大量民众被要求待在家中,并面临收入减少的困境。

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Bank Co., 600036.SH, 简称﹕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上个月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信用卡和个贷客户的还款能力、意愿都在下降。招商银行是中国最大的信用卡发行商之一,拥有可观的零售业务。

田惠宇表示,2月份信用卡和房贷、小微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当月,中国各地很多企业都停止了运营,封锁措施导致大批中国人留在家中。

中国政府对疫情中心武汉市及其所在的湖北省实施了封城措施,这令招商银行雪上加霜。该行很大一部分信用卡债务催收机构都位于武汉,在1月底开始的全市封城期间,员工无法去办公室上班。直到最近,许多为其他网上放贷机构收债的人也不得不远程办公,这延缓了他们的收债工作。

招商银行没有披露目前的个人贷款拖欠率,但截至2019年年底,该行有人民币236亿元(合33亿美元)的零售贷款逾期,占个人贷款余额的1%。截至2019年年底,该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达到约1.35%。

去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出现,今年1月开始在中国各地蔓延。此后,中国数亿家庭在家中度过了数周时间,等待疫情最严重的时刻过去。到3月初,中国确诊病例数增至8万例,不过到了4月初,虽然仍有新增感染病例报告,但确诊病例总数约为8.2万例,包括3,300多例死亡病例。病例统计不包括无症状感染者。

尽管收入大幅下降,但中国企业似乎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大规模裁员,响应政府官员要求不让大量人员失业的呼吁。然而,许多公司已经让员工暂时休假并迫使他们接受2月份和3月份大幅减薪。

这些举措的影响正体现在银行和非银行贷款机构的最新财务报告中。在纽约上市的中国互联网贷款公司趣店(Qudian Inc., QD) 3月中旬表示,截至2月份,该公司已到期贷款中有20%尚未偿还,较去年第三季度的拖欠率增加一倍。趣店预计这一比率还将进一步攀升。

趣店表示,公司已大幅减少贷款发放,同时预计第一季度将出现较大亏损。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长罗敏表示,预计这场疫情将加剧消费信贷领域本已存在的挑战。今年到目前为止,该公司股价已累计下跌60%。

另外两家在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贷款机构3月份也表示,新冠疫情是整个行业消费贷款拖欠率上升的原因之一,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放缓贷款活动。

34岁的Hu Jun在湖北省黄冈市拥有三家火锅店,他一直在为自己的生意和个人债务苦苦挣扎。去年12月疫情恶化前,由于当时生意兴隆,Hu为他的餐馆采购了牛羊肉等大量食品,为年底的旺季做准备。Hu称,新冠疫情发生后不久,他的餐馆被迫关门,但他仍然要支付租金和约30名员工的工资,每月总计人民币15万元(约合2.1万美元)。

Hu表示,在没有销售收入的情况下,为了支付这些款项,他用尽了两张个人信用卡的额度,并办了第三张信用卡以满足现金需求。Hu的火锅店已关闭超过三个月。他称,原本以为关门两周,但结果比想象糟糕得多。

1月份以来,他接到了债务催缴电话,现在共欠银行人民币40万元,其中约四分之一是利息和罚款。Hu称,希望当地政府能允许他的火锅店尽快重新开业,银行能免除利息和罚款,让他有机会偿还债务。

收入匮乏的借款人能否从其信用卡和个人贷款中获得流动资金,可能将取决于中国经济今后数月的复苏情况。如果今后几个月全球对中国产商品的需求没有回升,企业可能会继续减薪,特别是航空和酒店等遭受重创行业的企业。

如果人们的薪资依然不高,且大量小企业的销售额继续受压,则贷款违约数将会攀升,损失将会逐步传导至银行、贷款机构及其投资者。中国政府最近公布,2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达到6.2%的纪录高位,国内许多应届毕业生今年可能会找不到工作。

华兴资本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金融科技和中国金融研究主管Jacky Zuo称,在中国家庭的杠杆率多年来快速攀升之后,一个真正的信贷周期可能终于到来。

Zuo估计,中国有多达6,100万人已从网贷平台获得贷款,其中许多人还从商业银行和马云(Jack Ma)的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等更大的消费贷款机构借款,这意味着,如果人们违约,可能同时影响不止一家公司。蚂蚁金服发言人不予置评。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受抵押贷款和短期消费贷款增加推动,过去10年中国的家庭债务水平已迅速上升,1月份更是触及人民币55.95万亿元(约合7.9万亿美元)的高位。

尽管以美国或全球标准衡量,中国的人均消费债务水平相对较低,但一些学者认为,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已超过100%。

根据中国央行的数据,今年1-2月,中国家庭的短期债务下降了16%,至人民币13.02万亿元,原因是在新冠疫情暴发后,人们待在家中并减少支出,导致对短期消费贷款的需求锐减。

西南财经大学(Southwestern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教授陈文表示,没人知道疫情何时结束,也没人知道借款人何时有足够现金偿还贷款。

中国政府3月30日表示,全国主要工业省份已全面恢复生产,工人已重返工作岗位,超过四分之三的中小企业在关停后已恢复运营。

招商银行最近表示,贷款催收人员也恢复正常工作,对贷款催收工作表示乐观。

中国咨询公司艾瑞咨询(iResearch Consulting Group)的分析师Yu Kexin称,未来几周及几个月的贷款催缴工作可能是确定有多少逾期贷款最终违约的关键。她表示,在贷款拖欠的早期阶段,债务催收员可以通过提醒(通常是打电话提醒)借款人偿还欠款,在让借款人重新获得资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在上海,31岁的Jenny Zhang称她1月份失去了市场营销的工作,因为她的很多客户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终止了与她前雇主的合同,这些客户中包括餐馆和酒吧。Zhang称,为了偿还约人民币2万元的信用卡债务,她在1月和2月选择分期付款,这样她在找新工作期间就可以分六个月和12个月偿还债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随着个人贷款违约率在新冠疫情期间攀升,中国正逐渐走向可能是几十年来的首次信贷低迷。最近几周,中国一些银行和网络放贷平台的高管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拖欠信用卡和贷款还款,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愈演愈烈,进一步推高违约率。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个人贷款违约率在新冠疫情期间攀升,中国正逐渐走向可能是几十年来的首次信贷低迷。

最近几周,中国一些银行和网络放贷平台的高管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拖欠信用卡和贷款还款,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愈演愈烈,进一步推高违约率。因此,尽管监管机构要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货币信贷支持力度,但一些贷款机构还是减少了贷款发放。

上述动向可能预示着未来几个月美国的银行和互联网贷款机构的处境。目前美国大量民众被要求待在家中,并面临收入减少的困境。

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Bank Co., 600036.SH, 简称﹕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上个月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信用卡和个贷客户的还款能力、意愿都在下降。招商银行是中国最大的信用卡发行商之一,拥有可观的零售业务。

田惠宇表示,2月份信用卡和房贷、小微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当月,中国各地很多企业都停止了运营,封锁措施导致大批中国人留在家中。

中国政府对疫情中心武汉市及其所在的湖北省实施了封城措施,这令招商银行雪上加霜。该行很大一部分信用卡债务催收机构都位于武汉,在1月底开始的全市封城期间,员工无法去办公室上班。直到最近,许多为其他网上放贷机构收债的人也不得不远程办公,这延缓了他们的收债工作。

招商银行没有披露目前的个人贷款拖欠率,但截至2019年年底,该行有人民币236亿元(合33亿美元)的零售贷款逾期,占个人贷款余额的1%。截至2019年年底,该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达到约1.35%。

去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出现,今年1月开始在中国各地蔓延。此后,中国数亿家庭在家中度过了数周时间,等待疫情最严重的时刻过去。到3月初,中国确诊病例数增至8万例,不过到了4月初,虽然仍有新增感染病例报告,但确诊病例总数约为8.2万例,包括3,300多例死亡病例。病例统计不包括无症状感染者。

尽管收入大幅下降,但中国企业似乎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大规模裁员,响应政府官员要求不让大量人员失业的呼吁。然而,许多公司已经让员工暂时休假并迫使他们接受2月份和3月份大幅减薪。

这些举措的影响正体现在银行和非银行贷款机构的最新财务报告中。在纽约上市的中国互联网贷款公司趣店(Qudian Inc., QD) 3月中旬表示,截至2月份,该公司已到期贷款中有20%尚未偿还,较去年第三季度的拖欠率增加一倍。趣店预计这一比率还将进一步攀升。

趣店表示,公司已大幅减少贷款发放,同时预计第一季度将出现较大亏损。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长罗敏表示,预计这场疫情将加剧消费信贷领域本已存在的挑战。今年到目前为止,该公司股价已累计下跌60%。

另外两家在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贷款机构3月份也表示,新冠疫情是整个行业消费贷款拖欠率上升的原因之一,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放缓贷款活动。

34岁的Hu Jun在湖北省黄冈市拥有三家火锅店,他一直在为自己的生意和个人债务苦苦挣扎。去年12月疫情恶化前,由于当时生意兴隆,Hu为他的餐馆采购了牛羊肉等大量食品,为年底的旺季做准备。Hu称,新冠疫情发生后不久,他的餐馆被迫关门,但他仍然要支付租金和约30名员工的工资,每月总计人民币15万元(约合2.1万美元)。

Hu表示,在没有销售收入的情况下,为了支付这些款项,他用尽了两张个人信用卡的额度,并办了第三张信用卡以满足现金需求。Hu的火锅店已关闭超过三个月。他称,原本以为关门两周,但结果比想象糟糕得多。

1月份以来,他接到了债务催缴电话,现在共欠银行人民币40万元,其中约四分之一是利息和罚款。Hu称,希望当地政府能允许他的火锅店尽快重新开业,银行能免除利息和罚款,让他有机会偿还债务。

收入匮乏的借款人能否从其信用卡和个人贷款中获得流动资金,可能将取决于中国经济今后数月的复苏情况。如果今后几个月全球对中国产商品的需求没有回升,企业可能会继续减薪,特别是航空和酒店等遭受重创行业的企业。

如果人们的薪资依然不高,且大量小企业的销售额继续受压,则贷款违约数将会攀升,损失将会逐步传导至银行、贷款机构及其投资者。中国政府最近公布,2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达到6.2%的纪录高位,国内许多应届毕业生今年可能会找不到工作。

华兴资本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金融科技和中国金融研究主管Jacky Zuo称,在中国家庭的杠杆率多年来快速攀升之后,一个真正的信贷周期可能终于到来。

Zuo估计,中国有多达6,100万人已从网贷平台获得贷款,其中许多人还从商业银行和马云(Jack Ma)的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等更大的消费贷款机构借款,这意味着,如果人们违约,可能同时影响不止一家公司。蚂蚁金服发言人不予置评。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受抵押贷款和短期消费贷款增加推动,过去10年中国的家庭债务水平已迅速上升,1月份更是触及人民币55.95万亿元(约合7.9万亿美元)的高位。

尽管以美国或全球标准衡量,中国的人均消费债务水平相对较低,但一些学者认为,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已超过100%。

根据中国央行的数据,今年1-2月,中国家庭的短期债务下降了16%,至人民币13.02万亿元,原因是在新冠疫情暴发后,人们待在家中并减少支出,导致对短期消费贷款的需求锐减。

西南财经大学(Southwestern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教授陈文表示,没人知道疫情何时结束,也没人知道借款人何时有足够现金偿还贷款。

中国政府3月30日表示,全国主要工业省份已全面恢复生产,工人已重返工作岗位,超过四分之三的中小企业在关停后已恢复运营。

招商银行最近表示,贷款催收人员也恢复正常工作,对贷款催收工作表示乐观。

中国咨询公司艾瑞咨询(iResearch Consulting Group)的分析师Yu Kexin称,未来几周及几个月的贷款催缴工作可能是确定有多少逾期贷款最终违约的关键。她表示,在贷款拖欠的早期阶段,债务催收员可以通过提醒(通常是打电话提醒)借款人偿还欠款,在让借款人重新获得资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在上海,31岁的Jenny Zhang称她1月份失去了市场营销的工作,因为她的很多客户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终止了与她前雇主的合同,这些客户中包括餐馆和酒吧。Zhang称,为了偿还约人民币2万元的信用卡债务,她在1月和2月选择分期付款,这样她在找新工作期间就可以分六个月和12个月偿还债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新冠疫情封锁举措导致很多中国人拖欠贷款

发布日期:2020-04-06 15:36
摘要:随着个人贷款违约率在新冠疫情期间攀升,中国正逐渐走向可能是几十年来的首次信贷低迷。最近几周,中国一些银行和网络放贷平台的高管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拖欠信用卡和贷款还款,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愈演愈烈,进一步推高违约率。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个人贷款违约率在新冠疫情期间攀升,中国正逐渐走向可能是几十年来的首次信贷低迷。

最近几周,中国一些银行和网络放贷平台的高管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拖欠信用卡和贷款还款,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愈演愈烈,进一步推高违约率。因此,尽管监管机构要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货币信贷支持力度,但一些贷款机构还是减少了贷款发放。

上述动向可能预示着未来几个月美国的银行和互联网贷款机构的处境。目前美国大量民众被要求待在家中,并面临收入减少的困境。

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Bank Co., 600036.SH, 简称﹕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上个月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信用卡和个贷客户的还款能力、意愿都在下降。招商银行是中国最大的信用卡发行商之一,拥有可观的零售业务。

田惠宇表示,2月份信用卡和房贷、小微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当月,中国各地很多企业都停止了运营,封锁措施导致大批中国人留在家中。

中国政府对疫情中心武汉市及其所在的湖北省实施了封城措施,这令招商银行雪上加霜。该行很大一部分信用卡债务催收机构都位于武汉,在1月底开始的全市封城期间,员工无法去办公室上班。直到最近,许多为其他网上放贷机构收债的人也不得不远程办公,这延缓了他们的收债工作。

招商银行没有披露目前的个人贷款拖欠率,但截至2019年年底,该行有人民币236亿元(合33亿美元)的零售贷款逾期,占个人贷款余额的1%。截至2019年年底,该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达到约1.35%。

去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出现,今年1月开始在中国各地蔓延。此后,中国数亿家庭在家中度过了数周时间,等待疫情最严重的时刻过去。到3月初,中国确诊病例数增至8万例,不过到了4月初,虽然仍有新增感染病例报告,但确诊病例总数约为8.2万例,包括3,300多例死亡病例。病例统计不包括无症状感染者。

尽管收入大幅下降,但中国企业似乎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大规模裁员,响应政府官员要求不让大量人员失业的呼吁。然而,许多公司已经让员工暂时休假并迫使他们接受2月份和3月份大幅减薪。

这些举措的影响正体现在银行和非银行贷款机构的最新财务报告中。在纽约上市的中国互联网贷款公司趣店(Qudian Inc., QD) 3月中旬表示,截至2月份,该公司已到期贷款中有20%尚未偿还,较去年第三季度的拖欠率增加一倍。趣店预计这一比率还将进一步攀升。

趣店表示,公司已大幅减少贷款发放,同时预计第一季度将出现较大亏损。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长罗敏表示,预计这场疫情将加剧消费信贷领域本已存在的挑战。今年到目前为止,该公司股价已累计下跌60%。

另外两家在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贷款机构3月份也表示,新冠疫情是整个行业消费贷款拖欠率上升的原因之一,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放缓贷款活动。

34岁的Hu Jun在湖北省黄冈市拥有三家火锅店,他一直在为自己的生意和个人债务苦苦挣扎。去年12月疫情恶化前,由于当时生意兴隆,Hu为他的餐馆采购了牛羊肉等大量食品,为年底的旺季做准备。Hu称,新冠疫情发生后不久,他的餐馆被迫关门,但他仍然要支付租金和约30名员工的工资,每月总计人民币15万元(约合2.1万美元)。

Hu表示,在没有销售收入的情况下,为了支付这些款项,他用尽了两张个人信用卡的额度,并办了第三张信用卡以满足现金需求。Hu的火锅店已关闭超过三个月。他称,原本以为关门两周,但结果比想象糟糕得多。

1月份以来,他接到了债务催缴电话,现在共欠银行人民币40万元,其中约四分之一是利息和罚款。Hu称,希望当地政府能允许他的火锅店尽快重新开业,银行能免除利息和罚款,让他有机会偿还债务。

收入匮乏的借款人能否从其信用卡和个人贷款中获得流动资金,可能将取决于中国经济今后数月的复苏情况。如果今后几个月全球对中国产商品的需求没有回升,企业可能会继续减薪,特别是航空和酒店等遭受重创行业的企业。

如果人们的薪资依然不高,且大量小企业的销售额继续受压,则贷款违约数将会攀升,损失将会逐步传导至银行、贷款机构及其投资者。中国政府最近公布,2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达到6.2%的纪录高位,国内许多应届毕业生今年可能会找不到工作。

华兴资本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金融科技和中国金融研究主管Jacky Zuo称,在中国家庭的杠杆率多年来快速攀升之后,一个真正的信贷周期可能终于到来。

Zuo估计,中国有多达6,100万人已从网贷平台获得贷款,其中许多人还从商业银行和马云(Jack Ma)的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等更大的消费贷款机构借款,这意味着,如果人们违约,可能同时影响不止一家公司。蚂蚁金服发言人不予置评。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受抵押贷款和短期消费贷款增加推动,过去10年中国的家庭债务水平已迅速上升,1月份更是触及人民币55.95万亿元(约合7.9万亿美元)的高位。

尽管以美国或全球标准衡量,中国的人均消费债务水平相对较低,但一些学者认为,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已超过100%。

根据中国央行的数据,今年1-2月,中国家庭的短期债务下降了16%,至人民币13.02万亿元,原因是在新冠疫情暴发后,人们待在家中并减少支出,导致对短期消费贷款的需求锐减。

西南财经大学(Southwestern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教授陈文表示,没人知道疫情何时结束,也没人知道借款人何时有足够现金偿还贷款。

中国政府3月30日表示,全国主要工业省份已全面恢复生产,工人已重返工作岗位,超过四分之三的中小企业在关停后已恢复运营。

招商银行最近表示,贷款催收人员也恢复正常工作,对贷款催收工作表示乐观。

中国咨询公司艾瑞咨询(iResearch Consulting Group)的分析师Yu Kexin称,未来几周及几个月的贷款催缴工作可能是确定有多少逾期贷款最终违约的关键。她表示,在贷款拖欠的早期阶段,债务催收员可以通过提醒(通常是打电话提醒)借款人偿还欠款,在让借款人重新获得资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在上海,31岁的Jenny Zhang称她1月份失去了市场营销的工作,因为她的很多客户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终止了与她前雇主的合同,这些客户中包括餐馆和酒吧。Zhang称,为了偿还约人民币2万元的信用卡债务,她在1月和2月选择分期付款,这样她在找新工作期间就可以分六个月和12个月偿还债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随着个人贷款违约率在新冠疫情期间攀升,中国正逐渐走向可能是几十年来的首次信贷低迷。最近几周,中国一些银行和网络放贷平台的高管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拖欠信用卡和贷款还款,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愈演愈烈,进一步推高违约率。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 Xie Yu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个人贷款违约率在新冠疫情期间攀升,中国正逐渐走向可能是几十年来的首次信贷低迷。

最近几周,中国一些银行和网络放贷平台的高管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拖欠信用卡和贷款还款,这种情况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愈演愈烈,进一步推高违约率。因此,尽管监管机构要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货币信贷支持力度,但一些贷款机构还是减少了贷款发放。

上述动向可能预示着未来几个月美国的银行和互联网贷款机构的处境。目前美国大量民众被要求待在家中,并面临收入减少的困境。

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Bank Co., 600036.SH, 简称﹕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上个月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信用卡和个贷客户的还款能力、意愿都在下降。招商银行是中国最大的信用卡发行商之一,拥有可观的零售业务。

田惠宇表示,2月份信用卡和房贷、小微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当月,中国各地很多企业都停止了运营,封锁措施导致大批中国人留在家中。

中国政府对疫情中心武汉市及其所在的湖北省实施了封城措施,这令招商银行雪上加霜。该行很大一部分信用卡债务催收机构都位于武汉,在1月底开始的全市封城期间,员工无法去办公室上班。直到最近,许多为其他网上放贷机构收债的人也不得不远程办公,这延缓了他们的收债工作。

招商银行没有披露目前的个人贷款拖欠率,但截至2019年年底,该行有人民币236亿元(合33亿美元)的零售贷款逾期,占个人贷款余额的1%。截至2019年年底,该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达到约1.35%。

去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出现,今年1月开始在中国各地蔓延。此后,中国数亿家庭在家中度过了数周时间,等待疫情最严重的时刻过去。到3月初,中国确诊病例数增至8万例,不过到了4月初,虽然仍有新增感染病例报告,但确诊病例总数约为8.2万例,包括3,300多例死亡病例。病例统计不包括无症状感染者。

尽管收入大幅下降,但中国企业似乎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大规模裁员,响应政府官员要求不让大量人员失业的呼吁。然而,许多公司已经让员工暂时休假并迫使他们接受2月份和3月份大幅减薪。

这些举措的影响正体现在银行和非银行贷款机构的最新财务报告中。在纽约上市的中国互联网贷款公司趣店(Qudian Inc., QD) 3月中旬表示,截至2月份,该公司已到期贷款中有20%尚未偿还,较去年第三季度的拖欠率增加一倍。趣店预计这一比率还将进一步攀升。

趣店表示,公司已大幅减少贷款发放,同时预计第一季度将出现较大亏损。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长罗敏表示,预计这场疫情将加剧消费信贷领域本已存在的挑战。今年到目前为止,该公司股价已累计下跌60%。

另外两家在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贷款机构3月份也表示,新冠疫情是整个行业消费贷款拖欠率上升的原因之一,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放缓贷款活动。

34岁的Hu Jun在湖北省黄冈市拥有三家火锅店,他一直在为自己的生意和个人债务苦苦挣扎。去年12月疫情恶化前,由于当时生意兴隆,Hu为他的餐馆采购了牛羊肉等大量食品,为年底的旺季做准备。Hu称,新冠疫情发生后不久,他的餐馆被迫关门,但他仍然要支付租金和约30名员工的工资,每月总计人民币15万元(约合2.1万美元)。

Hu表示,在没有销售收入的情况下,为了支付这些款项,他用尽了两张个人信用卡的额度,并办了第三张信用卡以满足现金需求。Hu的火锅店已关闭超过三个月。他称,原本以为关门两周,但结果比想象糟糕得多。

1月份以来,他接到了债务催缴电话,现在共欠银行人民币40万元,其中约四分之一是利息和罚款。Hu称,希望当地政府能允许他的火锅店尽快重新开业,银行能免除利息和罚款,让他有机会偿还债务。

收入匮乏的借款人能否从其信用卡和个人贷款中获得流动资金,可能将取决于中国经济今后数月的复苏情况。如果今后几个月全球对中国产商品的需求没有回升,企业可能会继续减薪,特别是航空和酒店等遭受重创行业的企业。

如果人们的薪资依然不高,且大量小企业的销售额继续受压,则贷款违约数将会攀升,损失将会逐步传导至银行、贷款机构及其投资者。中国政府最近公布,2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达到6.2%的纪录高位,国内许多应届毕业生今年可能会找不到工作。

华兴资本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金融科技和中国金融研究主管Jacky Zuo称,在中国家庭的杠杆率多年来快速攀升之后,一个真正的信贷周期可能终于到来。

Zuo估计,中国有多达6,100万人已从网贷平台获得贷款,其中许多人还从商业银行和马云(Jack Ma)的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等更大的消费贷款机构借款,这意味着,如果人们违约,可能同时影响不止一家公司。蚂蚁金服发言人不予置评。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受抵押贷款和短期消费贷款增加推动,过去10年中国的家庭债务水平已迅速上升,1月份更是触及人民币55.95万亿元(约合7.9万亿美元)的高位。

尽管以美国或全球标准衡量,中国的人均消费债务水平相对较低,但一些学者认为,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已超过100%。

根据中国央行的数据,今年1-2月,中国家庭的短期债务下降了16%,至人民币13.02万亿元,原因是在新冠疫情暴发后,人们待在家中并减少支出,导致对短期消费贷款的需求锐减。

西南财经大学(Southwestern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教授陈文表示,没人知道疫情何时结束,也没人知道借款人何时有足够现金偿还贷款。

中国政府3月30日表示,全国主要工业省份已全面恢复生产,工人已重返工作岗位,超过四分之三的中小企业在关停后已恢复运营。

招商银行最近表示,贷款催收人员也恢复正常工作,对贷款催收工作表示乐观。

中国咨询公司艾瑞咨询(iResearch Consulting Group)的分析师Yu Kexin称,未来几周及几个月的贷款催缴工作可能是确定有多少逾期贷款最终违约的关键。她表示,在贷款拖欠的早期阶段,债务催收员可以通过提醒(通常是打电话提醒)借款人偿还欠款,在让借款人重新获得资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在上海,31岁的Jenny Zhang称她1月份失去了市场营销的工作,因为她的很多客户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终止了与她前雇主的合同,这些客户中包括餐馆和酒吧。Zhang称,为了偿还约人民币2万元的信用卡债务,她在1月和2月选择分期付款,这样她在找新工作期间就可以分六个月和12个月偿还债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