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20年已经实施过两次降准,累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35万亿元;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4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促进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决定对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共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4月7日起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72%下调至0.35%。

2020年已经实施过两次降准,累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35万亿元。第一次是在1月6日,央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多亿元。第二次是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同时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该次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问:请问进一步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如何支持实体经济?

答: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还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6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直接支持实体经济。此次定向降准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防止一次性释放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确保降准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此次降准后,超过4000家的中小存款类金融机构(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等)的存款准备金率已降至6%,从我国历史上以及发展中国家情况看,6%的存款准备金率是比较低的水平。

问:请问此次定向降准对象为什么选择了中小银行?

答:本次定向降准面向中小银行,包括两类机构,一类是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另一类是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获得定向降准资金的中小银行有近4000家,在银行体系中家数占比为99%,数量众多、分布广泛,立足当地、扎根基层,是服务中小微企业的重要力量。进一步降低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将增加中小银行的资金实力,有助于引导其以更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扩大涉农、外贸和受疫情影响较严重产业的信贷投放,增强对实体经济恢复和发展的支持力度。

问:央行为什么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

答:超额准备金是存款类金融机构在缴足法定准备金之后,自愿存放在央行的钱,由银行自主支配,可随时用于清算、提取现金等需要。人民银行对超额准备金支付利息,其利率就是超额准备金利率,2008年从0.99%下调至0.72%后,一直未做调整。此次央行将超额准备金利率由0.72%下调至0.35%,可推动银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促进银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编辑整理/商周君

又讯:中国央行暗示不会很快下调存款利率 但将进行评估

中国央行的一位高级官员4月3日在北京表示,该行在决定调整银行存款利率之前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发布会上表示,存款基准利率是利率体系的“压舱石”,所以实行起来要考虑得更多。“特别是存款利率跟普通老百姓关系更加直接,如果让它负利率,这样的话也要充分评估,考虑老百姓的感受。”他指的是扣减通胀后,实际利率已经低于零了。

鉴于最近几周贷款利率下调,外界本来预期中国央行将很快采取行动、减轻银行利润率承受的压力。在刘国强表态后,人民币收复失地,债券期货则回吐涨幅。

随着全球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挫伤了从美国到亚洲的各经济体,中国的货币和财政当局目前正在加大对经济的支持。同时,由于债务水平高企和担心金融失稳,中国仍在坚持走去年以来的相对克制道路。

“中国央行出乎市场意料:投资者一直以来预计存款利率会很快下调,而上述言论表明第二季度也不会降,”澳新银行经济学家邢兆鹏称。

3月底,中国央行对其向银行收取的贷款利率进行了2015年以来的最大调降。而其规定银行的基准存款利率仍为1.5%。

坏账

尽管第一季度经济料陷入萎缩,但央行和银行业监管机构对金融系统稳定并能够承受不良贷款的增长表达出了信心。

衰退不仅会导致坏账增多,还会损害资产质量,冲击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根据2019年中国央行一份报告中的最坏情景预测,如果经济增速放缓至4.15%,则30家主要银行中的17家将无法通过压力测试。

虽然这在当时看来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但鉴于今年的增长率现在预计仅为2.9%,这个问题就变得紧迫多了。当被问及这份压力测试时,刘国强说,2019年银行业压力测试情形包含许多假设,是“极端但可能”,可能性相对比较小。

失业、破产、不良贷款 疫情劫难过后中国经济余震不断

“到2019年末,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远低于5%的监管标准,”刘国强说。“贷款损失准备余额达到4.5万亿元,所以应对不良率上升这个缓冲垫是充足的。2019年,银行业处置不良资产2.3万亿元,银行资产质量管控手段多样。”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周亮说,中国“银行业是很稳健的”,并补充说,在银行资本补充方面,今年还会继续拓宽渠道。

再贷款和中小企业

中国央行强调,政府和央行正在努力降低贷款成本,特别是小企业的贷款成本。

刘国强说,截至3月30日,额度3000亿元人民币的专项再贷款已经发放了约2290亿元;还有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地方法人银行累计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包含贴现约2770亿元。后面则有国务院刚定的新增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与这总额8000亿元的政策衔接。

刘国强说,这次新增加的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央行会要求中小银行以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没有规定利率。撰文/彭博

总之 中国央行的一位高级官员4月3日在北京表示,该行在决定调整银行存款利率之前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重磅利好 中国央行宣布定向降准

发布日期:2020-04-03 18:06
摘要:2020年已经实施过两次降准,累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35万亿元;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4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促进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决定对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共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4月7日起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72%下调至0.35%。

2020年已经实施过两次降准,累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35万亿元。第一次是在1月6日,央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多亿元。第二次是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同时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该次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问:请问进一步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如何支持实体经济?

答: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还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6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直接支持实体经济。此次定向降准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防止一次性释放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确保降准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此次降准后,超过4000家的中小存款类金融机构(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等)的存款准备金率已降至6%,从我国历史上以及发展中国家情况看,6%的存款准备金率是比较低的水平。

问:请问此次定向降准对象为什么选择了中小银行?

答:本次定向降准面向中小银行,包括两类机构,一类是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另一类是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获得定向降准资金的中小银行有近4000家,在银行体系中家数占比为99%,数量众多、分布广泛,立足当地、扎根基层,是服务中小微企业的重要力量。进一步降低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将增加中小银行的资金实力,有助于引导其以更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扩大涉农、外贸和受疫情影响较严重产业的信贷投放,增强对实体经济恢复和发展的支持力度。

问:央行为什么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

答:超额准备金是存款类金融机构在缴足法定准备金之后,自愿存放在央行的钱,由银行自主支配,可随时用于清算、提取现金等需要。人民银行对超额准备金支付利息,其利率就是超额准备金利率,2008年从0.99%下调至0.72%后,一直未做调整。此次央行将超额准备金利率由0.72%下调至0.35%,可推动银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促进银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编辑整理/商周君

又讯:中国央行暗示不会很快下调存款利率 但将进行评估

中国央行的一位高级官员4月3日在北京表示,该行在决定调整银行存款利率之前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发布会上表示,存款基准利率是利率体系的“压舱石”,所以实行起来要考虑得更多。“特别是存款利率跟普通老百姓关系更加直接,如果让它负利率,这样的话也要充分评估,考虑老百姓的感受。”他指的是扣减通胀后,实际利率已经低于零了。

鉴于最近几周贷款利率下调,外界本来预期中国央行将很快采取行动、减轻银行利润率承受的压力。在刘国强表态后,人民币收复失地,债券期货则回吐涨幅。

随着全球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挫伤了从美国到亚洲的各经济体,中国的货币和财政当局目前正在加大对经济的支持。同时,由于债务水平高企和担心金融失稳,中国仍在坚持走去年以来的相对克制道路。

“中国央行出乎市场意料:投资者一直以来预计存款利率会很快下调,而上述言论表明第二季度也不会降,”澳新银行经济学家邢兆鹏称。

3月底,中国央行对其向银行收取的贷款利率进行了2015年以来的最大调降。而其规定银行的基准存款利率仍为1.5%。

坏账

尽管第一季度经济料陷入萎缩,但央行和银行业监管机构对金融系统稳定并能够承受不良贷款的增长表达出了信心。

衰退不仅会导致坏账增多,还会损害资产质量,冲击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根据2019年中国央行一份报告中的最坏情景预测,如果经济增速放缓至4.15%,则30家主要银行中的17家将无法通过压力测试。

虽然这在当时看来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但鉴于今年的增长率现在预计仅为2.9%,这个问题就变得紧迫多了。当被问及这份压力测试时,刘国强说,2019年银行业压力测试情形包含许多假设,是“极端但可能”,可能性相对比较小。

失业、破产、不良贷款 疫情劫难过后中国经济余震不断

“到2019年末,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远低于5%的监管标准,”刘国强说。“贷款损失准备余额达到4.5万亿元,所以应对不良率上升这个缓冲垫是充足的。2019年,银行业处置不良资产2.3万亿元,银行资产质量管控手段多样。”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周亮说,中国“银行业是很稳健的”,并补充说,在银行资本补充方面,今年还会继续拓宽渠道。

再贷款和中小企业

中国央行强调,政府和央行正在努力降低贷款成本,特别是小企业的贷款成本。

刘国强说,截至3月30日,额度3000亿元人民币的专项再贷款已经发放了约2290亿元;还有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地方法人银行累计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包含贴现约2770亿元。后面则有国务院刚定的新增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与这总额8000亿元的政策衔接。

刘国强说,这次新增加的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央行会要求中小银行以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没有规定利率。撰文/彭博

总之 中国央行的一位高级官员4月3日在北京表示,该行在决定调整银行存款利率之前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2020年已经实施过两次降准,累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35万亿元;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4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促进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决定对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共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4月7日起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72%下调至0.35%。

2020年已经实施过两次降准,累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35万亿元。第一次是在1月6日,央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多亿元。第二次是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同时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该次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问:请问进一步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如何支持实体经济?

答: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还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6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直接支持实体经济。此次定向降准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防止一次性释放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确保降准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此次降准后,超过4000家的中小存款类金融机构(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等)的存款准备金率已降至6%,从我国历史上以及发展中国家情况看,6%的存款准备金率是比较低的水平。

问:请问此次定向降准对象为什么选择了中小银行?

答:本次定向降准面向中小银行,包括两类机构,一类是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另一类是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获得定向降准资金的中小银行有近4000家,在银行体系中家数占比为99%,数量众多、分布广泛,立足当地、扎根基层,是服务中小微企业的重要力量。进一步降低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将增加中小银行的资金实力,有助于引导其以更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扩大涉农、外贸和受疫情影响较严重产业的信贷投放,增强对实体经济恢复和发展的支持力度。

问:央行为什么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

答:超额准备金是存款类金融机构在缴足法定准备金之后,自愿存放在央行的钱,由银行自主支配,可随时用于清算、提取现金等需要。人民银行对超额准备金支付利息,其利率就是超额准备金利率,2008年从0.99%下调至0.72%后,一直未做调整。此次央行将超额准备金利率由0.72%下调至0.35%,可推动银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促进银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编辑整理/商周君

又讯:中国央行暗示不会很快下调存款利率 但将进行评估

中国央行的一位高级官员4月3日在北京表示,该行在决定调整银行存款利率之前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发布会上表示,存款基准利率是利率体系的“压舱石”,所以实行起来要考虑得更多。“特别是存款利率跟普通老百姓关系更加直接,如果让它负利率,这样的话也要充分评估,考虑老百姓的感受。”他指的是扣减通胀后,实际利率已经低于零了。

鉴于最近几周贷款利率下调,外界本来预期中国央行将很快采取行动、减轻银行利润率承受的压力。在刘国强表态后,人民币收复失地,债券期货则回吐涨幅。

随着全球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挫伤了从美国到亚洲的各经济体,中国的货币和财政当局目前正在加大对经济的支持。同时,由于债务水平高企和担心金融失稳,中国仍在坚持走去年以来的相对克制道路。

“中国央行出乎市场意料:投资者一直以来预计存款利率会很快下调,而上述言论表明第二季度也不会降,”澳新银行经济学家邢兆鹏称。

3月底,中国央行对其向银行收取的贷款利率进行了2015年以来的最大调降。而其规定银行的基准存款利率仍为1.5%。

坏账

尽管第一季度经济料陷入萎缩,但央行和银行业监管机构对金融系统稳定并能够承受不良贷款的增长表达出了信心。

衰退不仅会导致坏账增多,还会损害资产质量,冲击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根据2019年中国央行一份报告中的最坏情景预测,如果经济增速放缓至4.15%,则30家主要银行中的17家将无法通过压力测试。

虽然这在当时看来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但鉴于今年的增长率现在预计仅为2.9%,这个问题就变得紧迫多了。当被问及这份压力测试时,刘国强说,2019年银行业压力测试情形包含许多假设,是“极端但可能”,可能性相对比较小。

失业、破产、不良贷款 疫情劫难过后中国经济余震不断

“到2019年末,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远低于5%的监管标准,”刘国强说。“贷款损失准备余额达到4.5万亿元,所以应对不良率上升这个缓冲垫是充足的。2019年,银行业处置不良资产2.3万亿元,银行资产质量管控手段多样。”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周亮说,中国“银行业是很稳健的”,并补充说,在银行资本补充方面,今年还会继续拓宽渠道。

再贷款和中小企业

中国央行强调,政府和央行正在努力降低贷款成本,特别是小企业的贷款成本。

刘国强说,截至3月30日,额度3000亿元人民币的专项再贷款已经发放了约2290亿元;还有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地方法人银行累计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包含贴现约2770亿元。后面则有国务院刚定的新增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与这总额8000亿元的政策衔接。

刘国强说,这次新增加的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央行会要求中小银行以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没有规定利率。撰文/彭博

总之 中国央行的一位高级官员4月3日在北京表示,该行在决定调整银行存款利率之前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重磅利好 中国央行宣布定向降准

发布日期:2020-04-03 18:06
摘要:2020年已经实施过两次降准,累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35万亿元;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4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促进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决定对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共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4月7日起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72%下调至0.35%。

2020年已经实施过两次降准,累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35万亿元。第一次是在1月6日,央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多亿元。第二次是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同时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该次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问:请问进一步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如何支持实体经济?

答: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还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6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直接支持实体经济。此次定向降准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防止一次性释放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确保降准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此次降准后,超过4000家的中小存款类金融机构(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等)的存款准备金率已降至6%,从我国历史上以及发展中国家情况看,6%的存款准备金率是比较低的水平。

问:请问此次定向降准对象为什么选择了中小银行?

答:本次定向降准面向中小银行,包括两类机构,一类是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另一类是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获得定向降准资金的中小银行有近4000家,在银行体系中家数占比为99%,数量众多、分布广泛,立足当地、扎根基层,是服务中小微企业的重要力量。进一步降低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将增加中小银行的资金实力,有助于引导其以更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扩大涉农、外贸和受疫情影响较严重产业的信贷投放,增强对实体经济恢复和发展的支持力度。

问:央行为什么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

答:超额准备金是存款类金融机构在缴足法定准备金之后,自愿存放在央行的钱,由银行自主支配,可随时用于清算、提取现金等需要。人民银行对超额准备金支付利息,其利率就是超额准备金利率,2008年从0.99%下调至0.72%后,一直未做调整。此次央行将超额准备金利率由0.72%下调至0.35%,可推动银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促进银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编辑整理/商周君

又讯:中国央行暗示不会很快下调存款利率 但将进行评估

中国央行的一位高级官员4月3日在北京表示,该行在决定调整银行存款利率之前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发布会上表示,存款基准利率是利率体系的“压舱石”,所以实行起来要考虑得更多。“特别是存款利率跟普通老百姓关系更加直接,如果让它负利率,这样的话也要充分评估,考虑老百姓的感受。”他指的是扣减通胀后,实际利率已经低于零了。

鉴于最近几周贷款利率下调,外界本来预期中国央行将很快采取行动、减轻银行利润率承受的压力。在刘国强表态后,人民币收复失地,债券期货则回吐涨幅。

随着全球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挫伤了从美国到亚洲的各经济体,中国的货币和财政当局目前正在加大对经济的支持。同时,由于债务水平高企和担心金融失稳,中国仍在坚持走去年以来的相对克制道路。

“中国央行出乎市场意料:投资者一直以来预计存款利率会很快下调,而上述言论表明第二季度也不会降,”澳新银行经济学家邢兆鹏称。

3月底,中国央行对其向银行收取的贷款利率进行了2015年以来的最大调降。而其规定银行的基准存款利率仍为1.5%。

坏账

尽管第一季度经济料陷入萎缩,但央行和银行业监管机构对金融系统稳定并能够承受不良贷款的增长表达出了信心。

衰退不仅会导致坏账增多,还会损害资产质量,冲击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根据2019年中国央行一份报告中的最坏情景预测,如果经济增速放缓至4.15%,则30家主要银行中的17家将无法通过压力测试。

虽然这在当时看来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但鉴于今年的增长率现在预计仅为2.9%,这个问题就变得紧迫多了。当被问及这份压力测试时,刘国强说,2019年银行业压力测试情形包含许多假设,是“极端但可能”,可能性相对比较小。

失业、破产、不良贷款 疫情劫难过后中国经济余震不断

“到2019年末,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远低于5%的监管标准,”刘国强说。“贷款损失准备余额达到4.5万亿元,所以应对不良率上升这个缓冲垫是充足的。2019年,银行业处置不良资产2.3万亿元,银行资产质量管控手段多样。”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周亮说,中国“银行业是很稳健的”,并补充说,在银行资本补充方面,今年还会继续拓宽渠道。

再贷款和中小企业

中国央行强调,政府和央行正在努力降低贷款成本,特别是小企业的贷款成本。

刘国强说,截至3月30日,额度3000亿元人民币的专项再贷款已经发放了约2290亿元;还有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地方法人银行累计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包含贴现约2770亿元。后面则有国务院刚定的新增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与这总额8000亿元的政策衔接。

刘国强说,这次新增加的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央行会要求中小银行以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没有规定利率。撰文/彭博

总之 中国央行的一位高级官员4月3日在北京表示,该行在决定调整银行存款利率之前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2020年已经实施过两次降准,累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35万亿元;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4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促进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决定对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共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4月7日起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72%下调至0.35%。

2020年已经实施过两次降准,累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35万亿元。第一次是在1月6日,央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多亿元。第二次是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同时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该次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问:请问进一步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如何支持实体经济?

答: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还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6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直接支持实体经济。此次定向降准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防止一次性释放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确保降准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此次降准后,超过4000家的中小存款类金融机构(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等)的存款准备金率已降至6%,从我国历史上以及发展中国家情况看,6%的存款准备金率是比较低的水平。

问:请问此次定向降准对象为什么选择了中小银行?

答:本次定向降准面向中小银行,包括两类机构,一类是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另一类是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获得定向降准资金的中小银行有近4000家,在银行体系中家数占比为99%,数量众多、分布广泛,立足当地、扎根基层,是服务中小微企业的重要力量。进一步降低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将增加中小银行的资金实力,有助于引导其以更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扩大涉农、外贸和受疫情影响较严重产业的信贷投放,增强对实体经济恢复和发展的支持力度。

问:央行为什么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

答:超额准备金是存款类金融机构在缴足法定准备金之后,自愿存放在央行的钱,由银行自主支配,可随时用于清算、提取现金等需要。人民银行对超额准备金支付利息,其利率就是超额准备金利率,2008年从0.99%下调至0.72%后,一直未做调整。此次央行将超额准备金利率由0.72%下调至0.35%,可推动银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促进银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编辑整理/商周君

又讯:中国央行暗示不会很快下调存款利率 但将进行评估

中国央行的一位高级官员4月3日在北京表示,该行在决定调整银行存款利率之前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发布会上表示,存款基准利率是利率体系的“压舱石”,所以实行起来要考虑得更多。“特别是存款利率跟普通老百姓关系更加直接,如果让它负利率,这样的话也要充分评估,考虑老百姓的感受。”他指的是扣减通胀后,实际利率已经低于零了。

鉴于最近几周贷款利率下调,外界本来预期中国央行将很快采取行动、减轻银行利润率承受的压力。在刘国强表态后,人民币收复失地,债券期货则回吐涨幅。

随着全球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挫伤了从美国到亚洲的各经济体,中国的货币和财政当局目前正在加大对经济的支持。同时,由于债务水平高企和担心金融失稳,中国仍在坚持走去年以来的相对克制道路。

“中国央行出乎市场意料:投资者一直以来预计存款利率会很快下调,而上述言论表明第二季度也不会降,”澳新银行经济学家邢兆鹏称。

3月底,中国央行对其向银行收取的贷款利率进行了2015年以来的最大调降。而其规定银行的基准存款利率仍为1.5%。

坏账

尽管第一季度经济料陷入萎缩,但央行和银行业监管机构对金融系统稳定并能够承受不良贷款的增长表达出了信心。

衰退不仅会导致坏账增多,还会损害资产质量,冲击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根据2019年中国央行一份报告中的最坏情景预测,如果经济增速放缓至4.15%,则30家主要银行中的17家将无法通过压力测试。

虽然这在当时看来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但鉴于今年的增长率现在预计仅为2.9%,这个问题就变得紧迫多了。当被问及这份压力测试时,刘国强说,2019年银行业压力测试情形包含许多假设,是“极端但可能”,可能性相对比较小。

失业、破产、不良贷款 疫情劫难过后中国经济余震不断

“到2019年末,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远低于5%的监管标准,”刘国强说。“贷款损失准备余额达到4.5万亿元,所以应对不良率上升这个缓冲垫是充足的。2019年,银行业处置不良资产2.3万亿元,银行资产质量管控手段多样。”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周亮说,中国“银行业是很稳健的”,并补充说,在银行资本补充方面,今年还会继续拓宽渠道。

再贷款和中小企业

中国央行强调,政府和央行正在努力降低贷款成本,特别是小企业的贷款成本。

刘国强说,截至3月30日,额度3000亿元人民币的专项再贷款已经发放了约2290亿元;还有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地方法人银行累计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包含贴现约2770亿元。后面则有国务院刚定的新增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与这总额8000亿元的政策衔接。

刘国强说,这次新增加的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央行会要求中小银行以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没有规定利率。撰文/彭博

总之 中国央行的一位高级官员4月3日在北京表示,该行在决定调整银行存款利率之前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