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严厉的社交限制措施让澳媒惊呼前所未见。置身异国的防疫环境中,在澳中国留学生正应对前所未有的挑战。



撰文 | 马骋

OR--商业新媒体 】3月23日一早,当我匆匆地把学校书桌上的电脑和书籍打包完成,便收到了关闭校园的通知邮件。信中说“依据维多利亚州(以下简称维州)的要求,学校将于当日下午5点关闭,直到通知恢复校园开放为止”。是日中午12点整,维州的“封城”禁令正式生效,所有非必要的经营活动都被按下“暂停键”。

次日,被《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称之为“BBQ禁令”的第二阶段限制政策出台,绝大多数社交活动几乎都被禁止。至29日,澳政策更将社交聚集的人数上限框定在两人。如此严厉的社交限制措施,让澳媒惊呼前所未见。然而,这些举措并未阻止新冠疫情在澳大利亚进一步蔓延,反而呈现加速之势。截止当地时间31日10点,澳全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已达4361 (数据来源:《卫报》澳洲版,The Guardian Australia Edition)。

置身异国的防疫环境中,在澳中国留学生群体正在应对前所未有的焦虑、困境与挑战。

一、回国还是留下

“低价代刷机票,我来帮您尽早回国。如果有需要,请加微信私聊”,3月17日晚代购机票广告突然出现在某公众号创建的多个第三国“返澳群”中,却并未引发相关回应和讨论。然而第二天情况突变,当“4月中旬之前所有直飞回国机票已经全部售罄”的消息被某位“大神”推送至各个微信群时,即刻引发持续多日的“直线回国”话题讨论。为留学生返澳创建的讨论群组话题彻底转向,群内亦不时有人建议将群名改为“回国群”或者“逃离澳洲群”。

随着澳大利亚新冠疫情逐渐升级,3月19日澳洲政府祭出重大政策调整,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并要求海外澳大利亚公民尽快回国。持续一个多月的第三国返澳留学热潮就此戛然而止。尽速回国“避难”成为不少中国留学生的共识,回国机票因此一票难求。剧情反转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看似一夜之间的反转,实际上是在澳华人和中国留学生连日来对新冠疫情在国内和澳洲呈现不同发展趋势的应急反应。截止3月18日,武汉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连续6天保持在个位数字,而中国大陆其他省份已经连续13天未出现新增确诊病例,国内整体疫情获得有效控制。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新冠疫情呈现逐渐上升趋势。尽管澳政府在3月16日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但是此后十天(3月17日至27日)内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不降反升,总确诊数从400跃升至3100。为了有效遏制疫情快速蔓延,近期澳出入境政策、防疫措施密集出台,这些应急政策似乎又在不断确认澳境内的新冠疫情愈发严峻的现实。

回国还是留下成了摆在留学生面前的重大抉择。笔者通过观察发现,影响中国留学生回国的因素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留学生父母。为确保子女健康平安,很多父母在第一时间就为留学生购买了回国机票。这类回国留学生通常年纪较小,正在澳洲读小学或者中学。

二是学校课程安排。随着疫情发展,网课成为所有大学的唯一授课方式。同样是上网课,回国上岂不是更好。不但省去了房租、水电气费,还有父母照顾生活。

三是被感染的风险。随着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等热门留学城市呈现爆发趋势,居住在公寓楼且合租为主的中国留学生群体将直面新冠病毒的传染威胁。

然而,从微信群中的讨论看,更多的中国留学生内心非常纠结,既担心留下不安全,又担心回国旅途中充满“风险”。

首先,回国之旅本身就是一个群聚的过程,从候机到乘机,再到入关排队检疫,甚至酒店集中隔离,都存在被传染的风险。

其次,由于国内面对突如其来的“逃离回国潮”,各入境口岸采用了不同的入境政策,如何入关检疫、以何种方式进行隔离观察都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加之很多网络媒体报道回国人员被“粗暴”对待,很多中国留学生担心回到国内反而成为被歧视的对象。

此外,很多澳洲大学不接受已经入境的留学生申请延迟学业(defer)。如果执意选择回国,学籍和签证可能被同时注销。

不过机会的窗口似乎正在关闭,这波历经10多天的“逃离潮”已然消退。随着中国政府宣布自28日起暂停外国人入境,29日起每个航空公司仅保留每周一个往返中澳两国的直达航班(东航、南航和厦航保留的唯一航点都是悉尼)。这让那些“拼命”才抢到机票又被迫取消行程的中国留学生倍感失落。不过,有消息说维州多所大学的中国学联正在积极与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进行沟通,期待能用包机的方式让这些留学生尽快回国。

值得一提的是,一个月前花费14天时间经过第三国入境的中国留学生们,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表示后悔自己当初鲁莽的曲线返澳决定,经历了一趟花费不菲又充满焦虑的行程,最终只是换个地方上网课。此刻即便想要回国,已经错过最好时机。安心留下来,注意防护,好好学习,已在返澳成功的微信群组中形成共识。

当然,也有一些嗅觉灵敏的留学生,在返澳后发现“形势不妙”,当即购票回国。例如,笔者的一位朋友在经历14天的迪拜中转之旅入境悉尼后,发现疫情苗头不对,当即决定“委托刷票”,在返澳后的第三天即返回上海。虽然她用“痛苦不堪”形容整个行程,但是也非常庆幸自己能当机立断,早早就回到国内相对安全的环境中,父母的牵挂也就此放下。

二、除了网课别无选择

自2月1日,澳大利亚宣布中国旅行禁令,无论是选择第三国14天入境,还是买票“回国避难” ,“网课”二字就时刻萦绕在中国留学生心头,成为决定他们去留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

如今大势已定,和所有澳洲大学生一样,网课成了在澳中国留学生的唯一选择。那么,网课的效果如何?

依据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教育部长丹‧特汉(Dan Tehan)的描述,澳洲各大学已经在2月初中国旅行禁令发布之时着手准备网课,通过网课留学生可以获得同样的教育,并且获得备受尊敬的澳洲大学文凭。

然而,现实可能并不像两位领导人所描述的那么轻松美妙。

事实上,各大学的网课都是被中国旅行禁令和不断升级的新冠疫情“逼”出来的,在此之前并没有开办全面网课的预案和相应准备。疫情来势汹汹,各大学也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尽力为之。

作为一名兼职助教,笔者所服务的专业有近四成学生来自中国。为了了解学生网课学习效果并解决相应困难,两周前笔者为该专业设计了一个小型的网课调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学生基本无法正常收看直播网课,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断断续续地进行收听,至于课堂互动或许只能靠想象了。校园网络连接速度慢和校园邮箱稳定性差也是学生反映的主要问题。参与调查的在澳中国留学生则表示网课效果较好,没有遇到明显问题。然而,随着近期所有课程都改成网课,已有数位在澳洲境内上网课的同学报告了他们在直播课程中遇到过视频卡顿和语音延迟的情况。虽然学校的IT部门不断对系统进行升级完善,但是效果提升不大,显然想要搭建一个突破中澳两国不同网络生态的远程教学环境并非易事。

网课带出的另一个问题是怎么考试。以往面授课程的期末大考多是采用当堂闭卷考试。改成网课之后,期末考试要怎么执行成了留学生们最为关心的教学问题之一。截至目前,只有少数学校公布了期末考试的具体方法和细则,大体是采用开卷方式进行,也有学校决定延迟期末考试时间。而留学生们对此则依旧忧心忡忡,他们不仅担心这种考试方式能否获得未来面试单位的认可,还忧虑这种网课形式能否在未来顺利取得国内的学历认证。

此外,并不是所有课程都适合网络授课。例如有学景观设计专业的朋友告诉我,她的专业需要对场地进行实地测量和观测,再确定相应的设计方案。改成网课之后,测量部分只能改为利用谷歌地图方式进行,身临其境获取设计灵感的过程也随之消失。另外,一些实践为主的专业课程根本不能使用网课替代,例如护理专业的医疗实践课程。这类专业只能改为一天在家网课,一天医院实践。随着新冠确诊病例快速增加,医院实习过程无疑增加了护理专业学生被传染的风险。笔者的一位护理专业朋友在泰国经历了12天的深度利弊权衡后,最终放弃了2天后的返澳行程,从曼谷直接返回国内。

三、“全新”的生活体验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澳大利亚也出现了连续数日的恐慌性抢购潮。不仅食品和常见防疫用品被疯狂抢购,连卫生纸也成了一卷难求的奢侈品。

对于春节没有回国的留学生来说,抢购潮的影响有限,毕竟多数人留有一定的食品和卫生纸存底。但是,对于那些经历第三国14天曲线返澳的学生来说,他们入境之时恰逢恐慌抢购之际,还要遵守接下来 14天自我隔离的政策规定,生活之窘境可想而知。好在餐饮外送不在限制经营活动之列,Uber Eats等手机送餐APP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笔者观察发现,生活受到最大影响的是那些需要通过日常兼职贴补生活费用的中国留学生群体。随着“封城”禁令不断升级,除了购物中心、超市、药房等生活必须领域继续照常营业,其他服务行业基本处于关闭状态,相关兼职工作正在快速消失,他们身上的经济负担正在加重。

不过,澳政府在近期取消留学生在超市兼职的工时总数限制,意在缓解因恐慌抢购造成的超商用工短缺。但是,这一政策并未得到太多中国留学生的拥护和好评,毕竟在这个时候去人员大量群聚的超市工作,存在健康风险。

除此之外,中国留学生在生活中面对的另一个重大挑战是新冠病毒防疫过程中的文化差异。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出门要不要配戴口罩。作为防疫经验之一,出门配戴口罩可以有效降低被新冠病毒传染的风险,是中国大陆、乃至整个东亚地区全民防疫的共识。然而,在澳大利亚的文化环境中,佩戴口罩被认为是患者应尽的义务,而不是个人防护的手段之一。澳洲卫生部甚至还在其官方脸书(Facebook)中单独发帖,明确指出健康人群不需要佩戴口罩。

虽然这种差异并没有影响中国留学生出行佩戴口罩,但是确有一些中国留学生因此遭受责难和歧视。笔者的一位好友就曾因佩戴口罩时咳嗽,遭遇被同行乘客赶下电车的痛苦经历。另一位同学的室友因在超市购物时佩戴口罩,被一位本地人追骂为病毒传播者长达数分钟,直至她放弃购物逃离超市。

不过这种口罩文化差异也并非都是充满对立和冲突。前两周,笔者佩戴口罩在学校图书馆内等人的几分钟里,就有多位老师和同学走过来热心地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助。虽然我在那一刻深切地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关爱,却依然觉得十分尴尬。为了证明我仍处于健康状态,我最终还是取下了口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澳洲疫情下的中国留学生:焦虑与挑战

发布日期:2020-04-01 07:04
摘要:严厉的社交限制措施让澳媒惊呼前所未见。置身异国的防疫环境中,在澳中国留学生正应对前所未有的挑战。



撰文 | 马骋

OR--商业新媒体 】3月23日一早,当我匆匆地把学校书桌上的电脑和书籍打包完成,便收到了关闭校园的通知邮件。信中说“依据维多利亚州(以下简称维州)的要求,学校将于当日下午5点关闭,直到通知恢复校园开放为止”。是日中午12点整,维州的“封城”禁令正式生效,所有非必要的经营活动都被按下“暂停键”。

次日,被《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称之为“BBQ禁令”的第二阶段限制政策出台,绝大多数社交活动几乎都被禁止。至29日,澳政策更将社交聚集的人数上限框定在两人。如此严厉的社交限制措施,让澳媒惊呼前所未见。然而,这些举措并未阻止新冠疫情在澳大利亚进一步蔓延,反而呈现加速之势。截止当地时间31日10点,澳全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已达4361 (数据来源:《卫报》澳洲版,The Guardian Australia Edition)。

置身异国的防疫环境中,在澳中国留学生群体正在应对前所未有的焦虑、困境与挑战。

一、回国还是留下

“低价代刷机票,我来帮您尽早回国。如果有需要,请加微信私聊”,3月17日晚代购机票广告突然出现在某公众号创建的多个第三国“返澳群”中,却并未引发相关回应和讨论。然而第二天情况突变,当“4月中旬之前所有直飞回国机票已经全部售罄”的消息被某位“大神”推送至各个微信群时,即刻引发持续多日的“直线回国”话题讨论。为留学生返澳创建的讨论群组话题彻底转向,群内亦不时有人建议将群名改为“回国群”或者“逃离澳洲群”。

随着澳大利亚新冠疫情逐渐升级,3月19日澳洲政府祭出重大政策调整,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并要求海外澳大利亚公民尽快回国。持续一个多月的第三国返澳留学热潮就此戛然而止。尽速回国“避难”成为不少中国留学生的共识,回国机票因此一票难求。剧情反转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看似一夜之间的反转,实际上是在澳华人和中国留学生连日来对新冠疫情在国内和澳洲呈现不同发展趋势的应急反应。截止3月18日,武汉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连续6天保持在个位数字,而中国大陆其他省份已经连续13天未出现新增确诊病例,国内整体疫情获得有效控制。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新冠疫情呈现逐渐上升趋势。尽管澳政府在3月16日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但是此后十天(3月17日至27日)内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不降反升,总确诊数从400跃升至3100。为了有效遏制疫情快速蔓延,近期澳出入境政策、防疫措施密集出台,这些应急政策似乎又在不断确认澳境内的新冠疫情愈发严峻的现实。

回国还是留下成了摆在留学生面前的重大抉择。笔者通过观察发现,影响中国留学生回国的因素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留学生父母。为确保子女健康平安,很多父母在第一时间就为留学生购买了回国机票。这类回国留学生通常年纪较小,正在澳洲读小学或者中学。

二是学校课程安排。随着疫情发展,网课成为所有大学的唯一授课方式。同样是上网课,回国上岂不是更好。不但省去了房租、水电气费,还有父母照顾生活。

三是被感染的风险。随着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等热门留学城市呈现爆发趋势,居住在公寓楼且合租为主的中国留学生群体将直面新冠病毒的传染威胁。

然而,从微信群中的讨论看,更多的中国留学生内心非常纠结,既担心留下不安全,又担心回国旅途中充满“风险”。

首先,回国之旅本身就是一个群聚的过程,从候机到乘机,再到入关排队检疫,甚至酒店集中隔离,都存在被传染的风险。

其次,由于国内面对突如其来的“逃离回国潮”,各入境口岸采用了不同的入境政策,如何入关检疫、以何种方式进行隔离观察都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加之很多网络媒体报道回国人员被“粗暴”对待,很多中国留学生担心回到国内反而成为被歧视的对象。

此外,很多澳洲大学不接受已经入境的留学生申请延迟学业(defer)。如果执意选择回国,学籍和签证可能被同时注销。

不过机会的窗口似乎正在关闭,这波历经10多天的“逃离潮”已然消退。随着中国政府宣布自28日起暂停外国人入境,29日起每个航空公司仅保留每周一个往返中澳两国的直达航班(东航、南航和厦航保留的唯一航点都是悉尼)。这让那些“拼命”才抢到机票又被迫取消行程的中国留学生倍感失落。不过,有消息说维州多所大学的中国学联正在积极与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进行沟通,期待能用包机的方式让这些留学生尽快回国。

值得一提的是,一个月前花费14天时间经过第三国入境的中国留学生们,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表示后悔自己当初鲁莽的曲线返澳决定,经历了一趟花费不菲又充满焦虑的行程,最终只是换个地方上网课。此刻即便想要回国,已经错过最好时机。安心留下来,注意防护,好好学习,已在返澳成功的微信群组中形成共识。

当然,也有一些嗅觉灵敏的留学生,在返澳后发现“形势不妙”,当即购票回国。例如,笔者的一位朋友在经历14天的迪拜中转之旅入境悉尼后,发现疫情苗头不对,当即决定“委托刷票”,在返澳后的第三天即返回上海。虽然她用“痛苦不堪”形容整个行程,但是也非常庆幸自己能当机立断,早早就回到国内相对安全的环境中,父母的牵挂也就此放下。

二、除了网课别无选择

自2月1日,澳大利亚宣布中国旅行禁令,无论是选择第三国14天入境,还是买票“回国避难” ,“网课”二字就时刻萦绕在中国留学生心头,成为决定他们去留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

如今大势已定,和所有澳洲大学生一样,网课成了在澳中国留学生的唯一选择。那么,网课的效果如何?

依据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教育部长丹‧特汉(Dan Tehan)的描述,澳洲各大学已经在2月初中国旅行禁令发布之时着手准备网课,通过网课留学生可以获得同样的教育,并且获得备受尊敬的澳洲大学文凭。

然而,现实可能并不像两位领导人所描述的那么轻松美妙。

事实上,各大学的网课都是被中国旅行禁令和不断升级的新冠疫情“逼”出来的,在此之前并没有开办全面网课的预案和相应准备。疫情来势汹汹,各大学也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尽力为之。

作为一名兼职助教,笔者所服务的专业有近四成学生来自中国。为了了解学生网课学习效果并解决相应困难,两周前笔者为该专业设计了一个小型的网课调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学生基本无法正常收看直播网课,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断断续续地进行收听,至于课堂互动或许只能靠想象了。校园网络连接速度慢和校园邮箱稳定性差也是学生反映的主要问题。参与调查的在澳中国留学生则表示网课效果较好,没有遇到明显问题。然而,随着近期所有课程都改成网课,已有数位在澳洲境内上网课的同学报告了他们在直播课程中遇到过视频卡顿和语音延迟的情况。虽然学校的IT部门不断对系统进行升级完善,但是效果提升不大,显然想要搭建一个突破中澳两国不同网络生态的远程教学环境并非易事。

网课带出的另一个问题是怎么考试。以往面授课程的期末大考多是采用当堂闭卷考试。改成网课之后,期末考试要怎么执行成了留学生们最为关心的教学问题之一。截至目前,只有少数学校公布了期末考试的具体方法和细则,大体是采用开卷方式进行,也有学校决定延迟期末考试时间。而留学生们对此则依旧忧心忡忡,他们不仅担心这种考试方式能否获得未来面试单位的认可,还忧虑这种网课形式能否在未来顺利取得国内的学历认证。

此外,并不是所有课程都适合网络授课。例如有学景观设计专业的朋友告诉我,她的专业需要对场地进行实地测量和观测,再确定相应的设计方案。改成网课之后,测量部分只能改为利用谷歌地图方式进行,身临其境获取设计灵感的过程也随之消失。另外,一些实践为主的专业课程根本不能使用网课替代,例如护理专业的医疗实践课程。这类专业只能改为一天在家网课,一天医院实践。随着新冠确诊病例快速增加,医院实习过程无疑增加了护理专业学生被传染的风险。笔者的一位护理专业朋友在泰国经历了12天的深度利弊权衡后,最终放弃了2天后的返澳行程,从曼谷直接返回国内。

三、“全新”的生活体验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澳大利亚也出现了连续数日的恐慌性抢购潮。不仅食品和常见防疫用品被疯狂抢购,连卫生纸也成了一卷难求的奢侈品。

对于春节没有回国的留学生来说,抢购潮的影响有限,毕竟多数人留有一定的食品和卫生纸存底。但是,对于那些经历第三国14天曲线返澳的学生来说,他们入境之时恰逢恐慌抢购之际,还要遵守接下来 14天自我隔离的政策规定,生活之窘境可想而知。好在餐饮外送不在限制经营活动之列,Uber Eats等手机送餐APP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笔者观察发现,生活受到最大影响的是那些需要通过日常兼职贴补生活费用的中国留学生群体。随着“封城”禁令不断升级,除了购物中心、超市、药房等生活必须领域继续照常营业,其他服务行业基本处于关闭状态,相关兼职工作正在快速消失,他们身上的经济负担正在加重。

不过,澳政府在近期取消留学生在超市兼职的工时总数限制,意在缓解因恐慌抢购造成的超商用工短缺。但是,这一政策并未得到太多中国留学生的拥护和好评,毕竟在这个时候去人员大量群聚的超市工作,存在健康风险。

除此之外,中国留学生在生活中面对的另一个重大挑战是新冠病毒防疫过程中的文化差异。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出门要不要配戴口罩。作为防疫经验之一,出门配戴口罩可以有效降低被新冠病毒传染的风险,是中国大陆、乃至整个东亚地区全民防疫的共识。然而,在澳大利亚的文化环境中,佩戴口罩被认为是患者应尽的义务,而不是个人防护的手段之一。澳洲卫生部甚至还在其官方脸书(Facebook)中单独发帖,明确指出健康人群不需要佩戴口罩。

虽然这种差异并没有影响中国留学生出行佩戴口罩,但是确有一些中国留学生因此遭受责难和歧视。笔者的一位好友就曾因佩戴口罩时咳嗽,遭遇被同行乘客赶下电车的痛苦经历。另一位同学的室友因在超市购物时佩戴口罩,被一位本地人追骂为病毒传播者长达数分钟,直至她放弃购物逃离超市。

不过这种口罩文化差异也并非都是充满对立和冲突。前两周,笔者佩戴口罩在学校图书馆内等人的几分钟里,就有多位老师和同学走过来热心地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助。虽然我在那一刻深切地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关爱,却依然觉得十分尴尬。为了证明我仍处于健康状态,我最终还是取下了口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严厉的社交限制措施让澳媒惊呼前所未见。置身异国的防疫环境中,在澳中国留学生正应对前所未有的挑战。



撰文 | 马骋

OR--商业新媒体 】3月23日一早,当我匆匆地把学校书桌上的电脑和书籍打包完成,便收到了关闭校园的通知邮件。信中说“依据维多利亚州(以下简称维州)的要求,学校将于当日下午5点关闭,直到通知恢复校园开放为止”。是日中午12点整,维州的“封城”禁令正式生效,所有非必要的经营活动都被按下“暂停键”。

次日,被《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称之为“BBQ禁令”的第二阶段限制政策出台,绝大多数社交活动几乎都被禁止。至29日,澳政策更将社交聚集的人数上限框定在两人。如此严厉的社交限制措施,让澳媒惊呼前所未见。然而,这些举措并未阻止新冠疫情在澳大利亚进一步蔓延,反而呈现加速之势。截止当地时间31日10点,澳全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已达4361 (数据来源:《卫报》澳洲版,The Guardian Australia Edition)。

置身异国的防疫环境中,在澳中国留学生群体正在应对前所未有的焦虑、困境与挑战。

一、回国还是留下

“低价代刷机票,我来帮您尽早回国。如果有需要,请加微信私聊”,3月17日晚代购机票广告突然出现在某公众号创建的多个第三国“返澳群”中,却并未引发相关回应和讨论。然而第二天情况突变,当“4月中旬之前所有直飞回国机票已经全部售罄”的消息被某位“大神”推送至各个微信群时,即刻引发持续多日的“直线回国”话题讨论。为留学生返澳创建的讨论群组话题彻底转向,群内亦不时有人建议将群名改为“回国群”或者“逃离澳洲群”。

随着澳大利亚新冠疫情逐渐升级,3月19日澳洲政府祭出重大政策调整,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并要求海外澳大利亚公民尽快回国。持续一个多月的第三国返澳留学热潮就此戛然而止。尽速回国“避难”成为不少中国留学生的共识,回国机票因此一票难求。剧情反转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看似一夜之间的反转,实际上是在澳华人和中国留学生连日来对新冠疫情在国内和澳洲呈现不同发展趋势的应急反应。截止3月18日,武汉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连续6天保持在个位数字,而中国大陆其他省份已经连续13天未出现新增确诊病例,国内整体疫情获得有效控制。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新冠疫情呈现逐渐上升趋势。尽管澳政府在3月16日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但是此后十天(3月17日至27日)内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不降反升,总确诊数从400跃升至3100。为了有效遏制疫情快速蔓延,近期澳出入境政策、防疫措施密集出台,这些应急政策似乎又在不断确认澳境内的新冠疫情愈发严峻的现实。

回国还是留下成了摆在留学生面前的重大抉择。笔者通过观察发现,影响中国留学生回国的因素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留学生父母。为确保子女健康平安,很多父母在第一时间就为留学生购买了回国机票。这类回国留学生通常年纪较小,正在澳洲读小学或者中学。

二是学校课程安排。随着疫情发展,网课成为所有大学的唯一授课方式。同样是上网课,回国上岂不是更好。不但省去了房租、水电气费,还有父母照顾生活。

三是被感染的风险。随着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等热门留学城市呈现爆发趋势,居住在公寓楼且合租为主的中国留学生群体将直面新冠病毒的传染威胁。

然而,从微信群中的讨论看,更多的中国留学生内心非常纠结,既担心留下不安全,又担心回国旅途中充满“风险”。

首先,回国之旅本身就是一个群聚的过程,从候机到乘机,再到入关排队检疫,甚至酒店集中隔离,都存在被传染的风险。

其次,由于国内面对突如其来的“逃离回国潮”,各入境口岸采用了不同的入境政策,如何入关检疫、以何种方式进行隔离观察都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加之很多网络媒体报道回国人员被“粗暴”对待,很多中国留学生担心回到国内反而成为被歧视的对象。

此外,很多澳洲大学不接受已经入境的留学生申请延迟学业(defer)。如果执意选择回国,学籍和签证可能被同时注销。

不过机会的窗口似乎正在关闭,这波历经10多天的“逃离潮”已然消退。随着中国政府宣布自28日起暂停外国人入境,29日起每个航空公司仅保留每周一个往返中澳两国的直达航班(东航、南航和厦航保留的唯一航点都是悉尼)。这让那些“拼命”才抢到机票又被迫取消行程的中国留学生倍感失落。不过,有消息说维州多所大学的中国学联正在积极与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进行沟通,期待能用包机的方式让这些留学生尽快回国。

值得一提的是,一个月前花费14天时间经过第三国入境的中国留学生们,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表示后悔自己当初鲁莽的曲线返澳决定,经历了一趟花费不菲又充满焦虑的行程,最终只是换个地方上网课。此刻即便想要回国,已经错过最好时机。安心留下来,注意防护,好好学习,已在返澳成功的微信群组中形成共识。

当然,也有一些嗅觉灵敏的留学生,在返澳后发现“形势不妙”,当即购票回国。例如,笔者的一位朋友在经历14天的迪拜中转之旅入境悉尼后,发现疫情苗头不对,当即决定“委托刷票”,在返澳后的第三天即返回上海。虽然她用“痛苦不堪”形容整个行程,但是也非常庆幸自己能当机立断,早早就回到国内相对安全的环境中,父母的牵挂也就此放下。

二、除了网课别无选择

自2月1日,澳大利亚宣布中国旅行禁令,无论是选择第三国14天入境,还是买票“回国避难” ,“网课”二字就时刻萦绕在中国留学生心头,成为决定他们去留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

如今大势已定,和所有澳洲大学生一样,网课成了在澳中国留学生的唯一选择。那么,网课的效果如何?

依据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教育部长丹‧特汉(Dan Tehan)的描述,澳洲各大学已经在2月初中国旅行禁令发布之时着手准备网课,通过网课留学生可以获得同样的教育,并且获得备受尊敬的澳洲大学文凭。

然而,现实可能并不像两位领导人所描述的那么轻松美妙。

事实上,各大学的网课都是被中国旅行禁令和不断升级的新冠疫情“逼”出来的,在此之前并没有开办全面网课的预案和相应准备。疫情来势汹汹,各大学也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尽力为之。

作为一名兼职助教,笔者所服务的专业有近四成学生来自中国。为了了解学生网课学习效果并解决相应困难,两周前笔者为该专业设计了一个小型的网课调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学生基本无法正常收看直播网课,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断断续续地进行收听,至于课堂互动或许只能靠想象了。校园网络连接速度慢和校园邮箱稳定性差也是学生反映的主要问题。参与调查的在澳中国留学生则表示网课效果较好,没有遇到明显问题。然而,随着近期所有课程都改成网课,已有数位在澳洲境内上网课的同学报告了他们在直播课程中遇到过视频卡顿和语音延迟的情况。虽然学校的IT部门不断对系统进行升级完善,但是效果提升不大,显然想要搭建一个突破中澳两国不同网络生态的远程教学环境并非易事。

网课带出的另一个问题是怎么考试。以往面授课程的期末大考多是采用当堂闭卷考试。改成网课之后,期末考试要怎么执行成了留学生们最为关心的教学问题之一。截至目前,只有少数学校公布了期末考试的具体方法和细则,大体是采用开卷方式进行,也有学校决定延迟期末考试时间。而留学生们对此则依旧忧心忡忡,他们不仅担心这种考试方式能否获得未来面试单位的认可,还忧虑这种网课形式能否在未来顺利取得国内的学历认证。

此外,并不是所有课程都适合网络授课。例如有学景观设计专业的朋友告诉我,她的专业需要对场地进行实地测量和观测,再确定相应的设计方案。改成网课之后,测量部分只能改为利用谷歌地图方式进行,身临其境获取设计灵感的过程也随之消失。另外,一些实践为主的专业课程根本不能使用网课替代,例如护理专业的医疗实践课程。这类专业只能改为一天在家网课,一天医院实践。随着新冠确诊病例快速增加,医院实习过程无疑增加了护理专业学生被传染的风险。笔者的一位护理专业朋友在泰国经历了12天的深度利弊权衡后,最终放弃了2天后的返澳行程,从曼谷直接返回国内。

三、“全新”的生活体验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澳大利亚也出现了连续数日的恐慌性抢购潮。不仅食品和常见防疫用品被疯狂抢购,连卫生纸也成了一卷难求的奢侈品。

对于春节没有回国的留学生来说,抢购潮的影响有限,毕竟多数人留有一定的食品和卫生纸存底。但是,对于那些经历第三国14天曲线返澳的学生来说,他们入境之时恰逢恐慌抢购之际,还要遵守接下来 14天自我隔离的政策规定,生活之窘境可想而知。好在餐饮外送不在限制经营活动之列,Uber Eats等手机送餐APP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笔者观察发现,生活受到最大影响的是那些需要通过日常兼职贴补生活费用的中国留学生群体。随着“封城”禁令不断升级,除了购物中心、超市、药房等生活必须领域继续照常营业,其他服务行业基本处于关闭状态,相关兼职工作正在快速消失,他们身上的经济负担正在加重。

不过,澳政府在近期取消留学生在超市兼职的工时总数限制,意在缓解因恐慌抢购造成的超商用工短缺。但是,这一政策并未得到太多中国留学生的拥护和好评,毕竟在这个时候去人员大量群聚的超市工作,存在健康风险。

除此之外,中国留学生在生活中面对的另一个重大挑战是新冠病毒防疫过程中的文化差异。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出门要不要配戴口罩。作为防疫经验之一,出门配戴口罩可以有效降低被新冠病毒传染的风险,是中国大陆、乃至整个东亚地区全民防疫的共识。然而,在澳大利亚的文化环境中,佩戴口罩被认为是患者应尽的义务,而不是个人防护的手段之一。澳洲卫生部甚至还在其官方脸书(Facebook)中单独发帖,明确指出健康人群不需要佩戴口罩。

虽然这种差异并没有影响中国留学生出行佩戴口罩,但是确有一些中国留学生因此遭受责难和歧视。笔者的一位好友就曾因佩戴口罩时咳嗽,遭遇被同行乘客赶下电车的痛苦经历。另一位同学的室友因在超市购物时佩戴口罩,被一位本地人追骂为病毒传播者长达数分钟,直至她放弃购物逃离超市。

不过这种口罩文化差异也并非都是充满对立和冲突。前两周,笔者佩戴口罩在学校图书馆内等人的几分钟里,就有多位老师和同学走过来热心地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助。虽然我在那一刻深切地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关爱,却依然觉得十分尴尬。为了证明我仍处于健康状态,我最终还是取下了口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澳洲疫情下的中国留学生:焦虑与挑战

发布日期:2020-04-01 07:04
摘要:严厉的社交限制措施让澳媒惊呼前所未见。置身异国的防疫环境中,在澳中国留学生正应对前所未有的挑战。



撰文 | 马骋

OR--商业新媒体 】3月23日一早,当我匆匆地把学校书桌上的电脑和书籍打包完成,便收到了关闭校园的通知邮件。信中说“依据维多利亚州(以下简称维州)的要求,学校将于当日下午5点关闭,直到通知恢复校园开放为止”。是日中午12点整,维州的“封城”禁令正式生效,所有非必要的经营活动都被按下“暂停键”。

次日,被《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称之为“BBQ禁令”的第二阶段限制政策出台,绝大多数社交活动几乎都被禁止。至29日,澳政策更将社交聚集的人数上限框定在两人。如此严厉的社交限制措施,让澳媒惊呼前所未见。然而,这些举措并未阻止新冠疫情在澳大利亚进一步蔓延,反而呈现加速之势。截止当地时间31日10点,澳全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已达4361 (数据来源:《卫报》澳洲版,The Guardian Australia Edition)。

置身异国的防疫环境中,在澳中国留学生群体正在应对前所未有的焦虑、困境与挑战。

一、回国还是留下

“低价代刷机票,我来帮您尽早回国。如果有需要,请加微信私聊”,3月17日晚代购机票广告突然出现在某公众号创建的多个第三国“返澳群”中,却并未引发相关回应和讨论。然而第二天情况突变,当“4月中旬之前所有直飞回国机票已经全部售罄”的消息被某位“大神”推送至各个微信群时,即刻引发持续多日的“直线回国”话题讨论。为留学生返澳创建的讨论群组话题彻底转向,群内亦不时有人建议将群名改为“回国群”或者“逃离澳洲群”。

随着澳大利亚新冠疫情逐渐升级,3月19日澳洲政府祭出重大政策调整,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并要求海外澳大利亚公民尽快回国。持续一个多月的第三国返澳留学热潮就此戛然而止。尽速回国“避难”成为不少中国留学生的共识,回国机票因此一票难求。剧情反转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看似一夜之间的反转,实际上是在澳华人和中国留学生连日来对新冠疫情在国内和澳洲呈现不同发展趋势的应急反应。截止3月18日,武汉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连续6天保持在个位数字,而中国大陆其他省份已经连续13天未出现新增确诊病例,国内整体疫情获得有效控制。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新冠疫情呈现逐渐上升趋势。尽管澳政府在3月16日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但是此后十天(3月17日至27日)内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不降反升,总确诊数从400跃升至3100。为了有效遏制疫情快速蔓延,近期澳出入境政策、防疫措施密集出台,这些应急政策似乎又在不断确认澳境内的新冠疫情愈发严峻的现实。

回国还是留下成了摆在留学生面前的重大抉择。笔者通过观察发现,影响中国留学生回国的因素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留学生父母。为确保子女健康平安,很多父母在第一时间就为留学生购买了回国机票。这类回国留学生通常年纪较小,正在澳洲读小学或者中学。

二是学校课程安排。随着疫情发展,网课成为所有大学的唯一授课方式。同样是上网课,回国上岂不是更好。不但省去了房租、水电气费,还有父母照顾生活。

三是被感染的风险。随着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等热门留学城市呈现爆发趋势,居住在公寓楼且合租为主的中国留学生群体将直面新冠病毒的传染威胁。

然而,从微信群中的讨论看,更多的中国留学生内心非常纠结,既担心留下不安全,又担心回国旅途中充满“风险”。

首先,回国之旅本身就是一个群聚的过程,从候机到乘机,再到入关排队检疫,甚至酒店集中隔离,都存在被传染的风险。

其次,由于国内面对突如其来的“逃离回国潮”,各入境口岸采用了不同的入境政策,如何入关检疫、以何种方式进行隔离观察都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加之很多网络媒体报道回国人员被“粗暴”对待,很多中国留学生担心回到国内反而成为被歧视的对象。

此外,很多澳洲大学不接受已经入境的留学生申请延迟学业(defer)。如果执意选择回国,学籍和签证可能被同时注销。

不过机会的窗口似乎正在关闭,这波历经10多天的“逃离潮”已然消退。随着中国政府宣布自28日起暂停外国人入境,29日起每个航空公司仅保留每周一个往返中澳两国的直达航班(东航、南航和厦航保留的唯一航点都是悉尼)。这让那些“拼命”才抢到机票又被迫取消行程的中国留学生倍感失落。不过,有消息说维州多所大学的中国学联正在积极与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进行沟通,期待能用包机的方式让这些留学生尽快回国。

值得一提的是,一个月前花费14天时间经过第三国入境的中国留学生们,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表示后悔自己当初鲁莽的曲线返澳决定,经历了一趟花费不菲又充满焦虑的行程,最终只是换个地方上网课。此刻即便想要回国,已经错过最好时机。安心留下来,注意防护,好好学习,已在返澳成功的微信群组中形成共识。

当然,也有一些嗅觉灵敏的留学生,在返澳后发现“形势不妙”,当即购票回国。例如,笔者的一位朋友在经历14天的迪拜中转之旅入境悉尼后,发现疫情苗头不对,当即决定“委托刷票”,在返澳后的第三天即返回上海。虽然她用“痛苦不堪”形容整个行程,但是也非常庆幸自己能当机立断,早早就回到国内相对安全的环境中,父母的牵挂也就此放下。

二、除了网课别无选择

自2月1日,澳大利亚宣布中国旅行禁令,无论是选择第三国14天入境,还是买票“回国避难” ,“网课”二字就时刻萦绕在中国留学生心头,成为决定他们去留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

如今大势已定,和所有澳洲大学生一样,网课成了在澳中国留学生的唯一选择。那么,网课的效果如何?

依据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教育部长丹‧特汉(Dan Tehan)的描述,澳洲各大学已经在2月初中国旅行禁令发布之时着手准备网课,通过网课留学生可以获得同样的教育,并且获得备受尊敬的澳洲大学文凭。

然而,现实可能并不像两位领导人所描述的那么轻松美妙。

事实上,各大学的网课都是被中国旅行禁令和不断升级的新冠疫情“逼”出来的,在此之前并没有开办全面网课的预案和相应准备。疫情来势汹汹,各大学也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尽力为之。

作为一名兼职助教,笔者所服务的专业有近四成学生来自中国。为了了解学生网课学习效果并解决相应困难,两周前笔者为该专业设计了一个小型的网课调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学生基本无法正常收看直播网课,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断断续续地进行收听,至于课堂互动或许只能靠想象了。校园网络连接速度慢和校园邮箱稳定性差也是学生反映的主要问题。参与调查的在澳中国留学生则表示网课效果较好,没有遇到明显问题。然而,随着近期所有课程都改成网课,已有数位在澳洲境内上网课的同学报告了他们在直播课程中遇到过视频卡顿和语音延迟的情况。虽然学校的IT部门不断对系统进行升级完善,但是效果提升不大,显然想要搭建一个突破中澳两国不同网络生态的远程教学环境并非易事。

网课带出的另一个问题是怎么考试。以往面授课程的期末大考多是采用当堂闭卷考试。改成网课之后,期末考试要怎么执行成了留学生们最为关心的教学问题之一。截至目前,只有少数学校公布了期末考试的具体方法和细则,大体是采用开卷方式进行,也有学校决定延迟期末考试时间。而留学生们对此则依旧忧心忡忡,他们不仅担心这种考试方式能否获得未来面试单位的认可,还忧虑这种网课形式能否在未来顺利取得国内的学历认证。

此外,并不是所有课程都适合网络授课。例如有学景观设计专业的朋友告诉我,她的专业需要对场地进行实地测量和观测,再确定相应的设计方案。改成网课之后,测量部分只能改为利用谷歌地图方式进行,身临其境获取设计灵感的过程也随之消失。另外,一些实践为主的专业课程根本不能使用网课替代,例如护理专业的医疗实践课程。这类专业只能改为一天在家网课,一天医院实践。随着新冠确诊病例快速增加,医院实习过程无疑增加了护理专业学生被传染的风险。笔者的一位护理专业朋友在泰国经历了12天的深度利弊权衡后,最终放弃了2天后的返澳行程,从曼谷直接返回国内。

三、“全新”的生活体验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澳大利亚也出现了连续数日的恐慌性抢购潮。不仅食品和常见防疫用品被疯狂抢购,连卫生纸也成了一卷难求的奢侈品。

对于春节没有回国的留学生来说,抢购潮的影响有限,毕竟多数人留有一定的食品和卫生纸存底。但是,对于那些经历第三国14天曲线返澳的学生来说,他们入境之时恰逢恐慌抢购之际,还要遵守接下来 14天自我隔离的政策规定,生活之窘境可想而知。好在餐饮外送不在限制经营活动之列,Uber Eats等手机送餐APP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笔者观察发现,生活受到最大影响的是那些需要通过日常兼职贴补生活费用的中国留学生群体。随着“封城”禁令不断升级,除了购物中心、超市、药房等生活必须领域继续照常营业,其他服务行业基本处于关闭状态,相关兼职工作正在快速消失,他们身上的经济负担正在加重。

不过,澳政府在近期取消留学生在超市兼职的工时总数限制,意在缓解因恐慌抢购造成的超商用工短缺。但是,这一政策并未得到太多中国留学生的拥护和好评,毕竟在这个时候去人员大量群聚的超市工作,存在健康风险。

除此之外,中国留学生在生活中面对的另一个重大挑战是新冠病毒防疫过程中的文化差异。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出门要不要配戴口罩。作为防疫经验之一,出门配戴口罩可以有效降低被新冠病毒传染的风险,是中国大陆、乃至整个东亚地区全民防疫的共识。然而,在澳大利亚的文化环境中,佩戴口罩被认为是患者应尽的义务,而不是个人防护的手段之一。澳洲卫生部甚至还在其官方脸书(Facebook)中单独发帖,明确指出健康人群不需要佩戴口罩。

虽然这种差异并没有影响中国留学生出行佩戴口罩,但是确有一些中国留学生因此遭受责难和歧视。笔者的一位好友就曾因佩戴口罩时咳嗽,遭遇被同行乘客赶下电车的痛苦经历。另一位同学的室友因在超市购物时佩戴口罩,被一位本地人追骂为病毒传播者长达数分钟,直至她放弃购物逃离超市。

不过这种口罩文化差异也并非都是充满对立和冲突。前两周,笔者佩戴口罩在学校图书馆内等人的几分钟里,就有多位老师和同学走过来热心地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助。虽然我在那一刻深切地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关爱,却依然觉得十分尴尬。为了证明我仍处于健康状态,我最终还是取下了口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严厉的社交限制措施让澳媒惊呼前所未见。置身异国的防疫环境中,在澳中国留学生正应对前所未有的挑战。



撰文 | 马骋

OR--商业新媒体 】3月23日一早,当我匆匆地把学校书桌上的电脑和书籍打包完成,便收到了关闭校园的通知邮件。信中说“依据维多利亚州(以下简称维州)的要求,学校将于当日下午5点关闭,直到通知恢复校园开放为止”。是日中午12点整,维州的“封城”禁令正式生效,所有非必要的经营活动都被按下“暂停键”。

次日,被《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称之为“BBQ禁令”的第二阶段限制政策出台,绝大多数社交活动几乎都被禁止。至29日,澳政策更将社交聚集的人数上限框定在两人。如此严厉的社交限制措施,让澳媒惊呼前所未见。然而,这些举措并未阻止新冠疫情在澳大利亚进一步蔓延,反而呈现加速之势。截止当地时间31日10点,澳全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已达4361 (数据来源:《卫报》澳洲版,The Guardian Australia Edition)。

置身异国的防疫环境中,在澳中国留学生群体正在应对前所未有的焦虑、困境与挑战。

一、回国还是留下

“低价代刷机票,我来帮您尽早回国。如果有需要,请加微信私聊”,3月17日晚代购机票广告突然出现在某公众号创建的多个第三国“返澳群”中,却并未引发相关回应和讨论。然而第二天情况突变,当“4月中旬之前所有直飞回国机票已经全部售罄”的消息被某位“大神”推送至各个微信群时,即刻引发持续多日的“直线回国”话题讨论。为留学生返澳创建的讨论群组话题彻底转向,群内亦不时有人建议将群名改为“回国群”或者“逃离澳洲群”。

随着澳大利亚新冠疫情逐渐升级,3月19日澳洲政府祭出重大政策调整,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并要求海外澳大利亚公民尽快回国。持续一个多月的第三国返澳留学热潮就此戛然而止。尽速回国“避难”成为不少中国留学生的共识,回国机票因此一票难求。剧情反转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看似一夜之间的反转,实际上是在澳华人和中国留学生连日来对新冠疫情在国内和澳洲呈现不同发展趋势的应急反应。截止3月18日,武汉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连续6天保持在个位数字,而中国大陆其他省份已经连续13天未出现新增确诊病例,国内整体疫情获得有效控制。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新冠疫情呈现逐渐上升趋势。尽管澳政府在3月16日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但是此后十天(3月17日至27日)内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不降反升,总确诊数从400跃升至3100。为了有效遏制疫情快速蔓延,近期澳出入境政策、防疫措施密集出台,这些应急政策似乎又在不断确认澳境内的新冠疫情愈发严峻的现实。

回国还是留下成了摆在留学生面前的重大抉择。笔者通过观察发现,影响中国留学生回国的因素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留学生父母。为确保子女健康平安,很多父母在第一时间就为留学生购买了回国机票。这类回国留学生通常年纪较小,正在澳洲读小学或者中学。

二是学校课程安排。随着疫情发展,网课成为所有大学的唯一授课方式。同样是上网课,回国上岂不是更好。不但省去了房租、水电气费,还有父母照顾生活。

三是被感染的风险。随着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等热门留学城市呈现爆发趋势,居住在公寓楼且合租为主的中国留学生群体将直面新冠病毒的传染威胁。

然而,从微信群中的讨论看,更多的中国留学生内心非常纠结,既担心留下不安全,又担心回国旅途中充满“风险”。

首先,回国之旅本身就是一个群聚的过程,从候机到乘机,再到入关排队检疫,甚至酒店集中隔离,都存在被传染的风险。

其次,由于国内面对突如其来的“逃离回国潮”,各入境口岸采用了不同的入境政策,如何入关检疫、以何种方式进行隔离观察都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加之很多网络媒体报道回国人员被“粗暴”对待,很多中国留学生担心回到国内反而成为被歧视的对象。

此外,很多澳洲大学不接受已经入境的留学生申请延迟学业(defer)。如果执意选择回国,学籍和签证可能被同时注销。

不过机会的窗口似乎正在关闭,这波历经10多天的“逃离潮”已然消退。随着中国政府宣布自28日起暂停外国人入境,29日起每个航空公司仅保留每周一个往返中澳两国的直达航班(东航、南航和厦航保留的唯一航点都是悉尼)。这让那些“拼命”才抢到机票又被迫取消行程的中国留学生倍感失落。不过,有消息说维州多所大学的中国学联正在积极与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进行沟通,期待能用包机的方式让这些留学生尽快回国。

值得一提的是,一个月前花费14天时间经过第三国入境的中国留学生们,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表示后悔自己当初鲁莽的曲线返澳决定,经历了一趟花费不菲又充满焦虑的行程,最终只是换个地方上网课。此刻即便想要回国,已经错过最好时机。安心留下来,注意防护,好好学习,已在返澳成功的微信群组中形成共识。

当然,也有一些嗅觉灵敏的留学生,在返澳后发现“形势不妙”,当即购票回国。例如,笔者的一位朋友在经历14天的迪拜中转之旅入境悉尼后,发现疫情苗头不对,当即决定“委托刷票”,在返澳后的第三天即返回上海。虽然她用“痛苦不堪”形容整个行程,但是也非常庆幸自己能当机立断,早早就回到国内相对安全的环境中,父母的牵挂也就此放下。

二、除了网课别无选择

自2月1日,澳大利亚宣布中国旅行禁令,无论是选择第三国14天入境,还是买票“回国避难” ,“网课”二字就时刻萦绕在中国留学生心头,成为决定他们去留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

如今大势已定,和所有澳洲大学生一样,网课成了在澳中国留学生的唯一选择。那么,网课的效果如何?

依据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教育部长丹‧特汉(Dan Tehan)的描述,澳洲各大学已经在2月初中国旅行禁令发布之时着手准备网课,通过网课留学生可以获得同样的教育,并且获得备受尊敬的澳洲大学文凭。

然而,现实可能并不像两位领导人所描述的那么轻松美妙。

事实上,各大学的网课都是被中国旅行禁令和不断升级的新冠疫情“逼”出来的,在此之前并没有开办全面网课的预案和相应准备。疫情来势汹汹,各大学也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尽力为之。

作为一名兼职助教,笔者所服务的专业有近四成学生来自中国。为了了解学生网课学习效果并解决相应困难,两周前笔者为该专业设计了一个小型的网课调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学生基本无法正常收看直播网课,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断断续续地进行收听,至于课堂互动或许只能靠想象了。校园网络连接速度慢和校园邮箱稳定性差也是学生反映的主要问题。参与调查的在澳中国留学生则表示网课效果较好,没有遇到明显问题。然而,随着近期所有课程都改成网课,已有数位在澳洲境内上网课的同学报告了他们在直播课程中遇到过视频卡顿和语音延迟的情况。虽然学校的IT部门不断对系统进行升级完善,但是效果提升不大,显然想要搭建一个突破中澳两国不同网络生态的远程教学环境并非易事。

网课带出的另一个问题是怎么考试。以往面授课程的期末大考多是采用当堂闭卷考试。改成网课之后,期末考试要怎么执行成了留学生们最为关心的教学问题之一。截至目前,只有少数学校公布了期末考试的具体方法和细则,大体是采用开卷方式进行,也有学校决定延迟期末考试时间。而留学生们对此则依旧忧心忡忡,他们不仅担心这种考试方式能否获得未来面试单位的认可,还忧虑这种网课形式能否在未来顺利取得国内的学历认证。

此外,并不是所有课程都适合网络授课。例如有学景观设计专业的朋友告诉我,她的专业需要对场地进行实地测量和观测,再确定相应的设计方案。改成网课之后,测量部分只能改为利用谷歌地图方式进行,身临其境获取设计灵感的过程也随之消失。另外,一些实践为主的专业课程根本不能使用网课替代,例如护理专业的医疗实践课程。这类专业只能改为一天在家网课,一天医院实践。随着新冠确诊病例快速增加,医院实习过程无疑增加了护理专业学生被传染的风险。笔者的一位护理专业朋友在泰国经历了12天的深度利弊权衡后,最终放弃了2天后的返澳行程,从曼谷直接返回国内。

三、“全新”的生活体验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澳大利亚也出现了连续数日的恐慌性抢购潮。不仅食品和常见防疫用品被疯狂抢购,连卫生纸也成了一卷难求的奢侈品。

对于春节没有回国的留学生来说,抢购潮的影响有限,毕竟多数人留有一定的食品和卫生纸存底。但是,对于那些经历第三国14天曲线返澳的学生来说,他们入境之时恰逢恐慌抢购之际,还要遵守接下来 14天自我隔离的政策规定,生活之窘境可想而知。好在餐饮外送不在限制经营活动之列,Uber Eats等手机送餐APP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笔者观察发现,生活受到最大影响的是那些需要通过日常兼职贴补生活费用的中国留学生群体。随着“封城”禁令不断升级,除了购物中心、超市、药房等生活必须领域继续照常营业,其他服务行业基本处于关闭状态,相关兼职工作正在快速消失,他们身上的经济负担正在加重。

不过,澳政府在近期取消留学生在超市兼职的工时总数限制,意在缓解因恐慌抢购造成的超商用工短缺。但是,这一政策并未得到太多中国留学生的拥护和好评,毕竟在这个时候去人员大量群聚的超市工作,存在健康风险。

除此之外,中国留学生在生活中面对的另一个重大挑战是新冠病毒防疫过程中的文化差异。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出门要不要配戴口罩。作为防疫经验之一,出门配戴口罩可以有效降低被新冠病毒传染的风险,是中国大陆、乃至整个东亚地区全民防疫的共识。然而,在澳大利亚的文化环境中,佩戴口罩被认为是患者应尽的义务,而不是个人防护的手段之一。澳洲卫生部甚至还在其官方脸书(Facebook)中单独发帖,明确指出健康人群不需要佩戴口罩。

虽然这种差异并没有影响中国留学生出行佩戴口罩,但是确有一些中国留学生因此遭受责难和歧视。笔者的一位好友就曾因佩戴口罩时咳嗽,遭遇被同行乘客赶下电车的痛苦经历。另一位同学的室友因在超市购物时佩戴口罩,被一位本地人追骂为病毒传播者长达数分钟,直至她放弃购物逃离超市。

不过这种口罩文化差异也并非都是充满对立和冲突。前两周,笔者佩戴口罩在学校图书馆内等人的几分钟里,就有多位老师和同学走过来热心地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助。虽然我在那一刻深切地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关爱,却依然觉得十分尴尬。为了证明我仍处于健康状态,我最终还是取下了口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