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科学家称,年轻人对病毒缺乏警惕性,有可能在抗疫战中扮演拖后腿的角色,并危及老年人的生命。


香港疫情尚未过去,卑利街上就恢复了往日的喧嚣。之后的3月23日,香港特首宣布针对酒吧、餐厅的暂禁售酒令,以帮助扼制新冠疫情。

撰文 | Bojan Pancevski发自柏林 / Stacy Meichtry发自巴黎 / Xavier Fontdegloria发自巴塞罗那

OR--商业新媒体 】正与新冠病毒疫情抗争的科学家和政府官员说,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无忧无虑的年轻人。

3月上旬,正当各国政府开始限制社交聚会时,从纽约到柏林,各地酒吧和餐馆里仍挤满了饮酒作乐的人群。法国和比利时出现了违规的“封城聚会”;而在美国的大学校园里,学生们大肆举办“世界末日宿舍趴”。

据前期数据,大多数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轻患者只出现了轻微症状或根本没有任何症状,而较严重的病例集中在50岁及以上的患者中。意大利是当前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而据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所(National Health Institute)前不久公布的数据,该国0至29岁患者的死亡率为0%,29岁以上患者死亡率逐渐攀升,90岁以上患者死亡率最高,达到19%。

然而,科学家们指出,检测结果表明儿童和年轻人感染和传播病毒的几率不比老年人低。流行病学家越来越担心一点:尽管全社会都在采取隔离措施,但千禧一代有可能会拖后腿,而且各年龄段的人群对这种疾病的看法正出现分歧,这可能会使减缓病毒蔓延速度的所有努力化为乌有,并将易感染人群置于高风险之下。

特朗普总统上周一强调,年轻人即使只有轻微症状,也可能会传播病毒。他建议美国人尽量少去餐厅就餐,而且不要参加10人以上的聚会。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则更进一步,宣布全国封城,并明令处罚那些违反禁令的人。

但截至上周,年轻人还似乎没把这些建议和禁令当回事。到了本周,多国升级了封锁举措。

社交媒体充斥着各种报道,称纽约的酒吧和餐馆人满为患。3月14日,纽约州民主党人、30岁的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 给她在推特上的数百万粉丝发了一条推文。

“纽约市的每一个人、尤其是身体健康的40岁以下年轻人(据我观察,这些人最需要再次听到这个建议),请不要聚集在酒吧、餐馆和公共场所,还是回家吃饭吧。”

3月11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宣布将于3月19日在网上进行教学,并让大部分学生回家。但据学生和教职工称,通知发出后,大量学生在校园内聚集和举行派对。

“大家想在放弃原有生活方式前再来一次狂欢,”普林斯顿大学英语专业本科生本·韦森巴赫(Ben Weissenbach)称,“在普林斯顿这种充满优越感的地方,我们甚至完全不会去考虑自己有倒霉的可能。”

在3月13日给全校学生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普林斯顿大学宣布要对违规者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和惩罚,邮件称:“我们发现很多学生对这些保护措施不以为然,并做出违反规定的行为,这让我们感到很失望。”

有些年轻人在推特上把新冠病毒戏称为“婴儿潮一代终结者”(Boomer Remover)。3月14日那个周末,这种黑色幽默在推特上短暂流行了两天。

与美国相比,欧洲各国暂停社交活动的速度快一些。而这里的年轻人和他们的长辈对此持不同看法,有些年轻人说他们不怕新冠病毒,而包括政界人士和科学家在内的年长者对这种疾病的担忧与日俱增。

柏林是欧洲的夜店之都,但在3月14日,政府勒令全市所有酒吧和夜店关门歇业。 然而,许多酒吧和夜店无视这项法令,警方只能强行关闭了其中约63家。

当天晚上,位于克罗伊茨贝格(Kreuzberg)时尚区的恩斯特地下室酒吧(Ernst basement bar)宾客如云,人们正享受着喧闹的电子音乐。门口附近的一张长凳上,有人用油漆喷上了 “当心冠状病毒”几个字。

在魏格慕时尚鸡尾酒酒吧(Wagemut cocktail bar),一位年轻女士假装对着某个人的脸打喷嚏,人群顿时发出雷鸣般的笑声。

次日,柏林卫生部门官员称,有42人可能在柏林夜店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一些人喜欢四处串场,导致病毒广泛传播。

“夜生活丰富的人就是这种态度, ”柏林俱乐部所有者协会(association of Berlin club owners)董事卢茨·莱赫森林(Lutz Leichsenring)说,“他们会想:那又怎样? 只是流感而已,又死不了人。”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上上周就新冠肺炎疫情召开新闻发布会。她敦促年轻人为自己祖父母的身体健康着想,遵守社交禁令。

在各种指责和偶尔过激的攻击之下,许多年轻人对自私指控感到愤怒。他们说,新的社交禁令是专门针对他们这一代人的,既不合理,也不公平。

现年30岁的蒂莫西·蒂埃里(Timothée Thierry)是一名统计师,在法国卫生部工作,他说:“他们扰乱了我们正常的生活节奏。”那天正值周日,法国政府此前已经勒令酒吧停业,但还没有关闭边境。

意大利已经封国多日,该国年轻人、尤其是学生面临一个抉择:要么回去和父母住在一起,要么被关在小公寓里。他们极其渴望一个社交渠道。

意大利西北部皮埃蒙特(Piedmont)地区的一名学生说,她偷偷溜出学校的公寓去参加一场晚宴,因为连续多日的隔离让她感到情绪很低落。宴会举办地距离学校只有10分钟路程,到了那里以后,她和另外四个人一起喝酒,并且围坐着吃饭。

就在午夜到来之前,警察来敲门,要求所有参加晚宴的人提供身份证和电话号码。 他们命令这群聚会者马上回家,并警告说他们的信息已在警察局留档。按那位学生的说法,警察称参加聚会的人都可以被处以巨额罚款或监禁。

在这些崇尚个人主义和自由的西方国家,有人说,令他们感到沮丧的不是这种极端的限制手段,而是他们怀疑这种做法能否奏效。

19岁的莫妮卡·鲁比奥(Monica Rubio)说:“如果我生病了,我会在家里呆一段时间,免得传染给别人。”上周末,她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和三个朋友吃了一顿早餐。西班牙是欧洲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可如果我没生病,就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如果人们不再握手、亲吻或拥抱,我无法想象这是怎样一副景象。这种生活方式已经植根于我们的社会。”

在亚洲,管理部门对年轻人藐视规则、不愿保持社交距离相关的抱怨较少,但随着疫情的中心向欧洲转移,中国疫情高峰期所带来的危机感已经开始从东方消退。

旺角是香港九龙区一处繁华的购物中心,3月19日那一周这里与前几周相比明显热闹了许多,很多年轻人又暂时回归了疫情爆发前的周末生活方式。尽管如此,路上的很多年轻人仍然戴着医用外科口罩,并随身携带着洗手液,有人甚至把洗手液挂在背包上。

“我觉得呆在家里很无聊。你看,大家都是青少年和年轻人,他们被困在家里,停学停工,很难打发时间。”27岁的海利·程(Hailey Cheng)说道。海利是一名街头艺人,她想点燃附近观众的热情。

香港的卑利街(Peel Street)两旁全是酒吧,香港的外籍人士很喜欢到这里喝酒。前不久的一个晚上,这里的酒吧挤满了成百上千的客人,他们都没有戴口罩;一支乐队在街道的下坡段演奏音乐,人们肩并肩站着观看表演。

“我在家里窝了两个月,实在不想再窝下去了。” 26岁的瑞安(Ryan)和他的朋友们沿着附近的兰桂坊(Lan Kwai Fong)主路走着,他说:“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兰桂坊由几条街道组成,那里聚集了很多酒吧和夜店。

“我们也很担心疫情,”25岁的妮可(Nicole)说,“但与其把自己吓死,倒不如醉生梦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新冠疫情引发“代际战争”

发布日期:2020-03-26 19:51
摘要:科学家称,年轻人对病毒缺乏警惕性,有可能在抗疫战中扮演拖后腿的角色,并危及老年人的生命。


香港疫情尚未过去,卑利街上就恢复了往日的喧嚣。之后的3月23日,香港特首宣布针对酒吧、餐厅的暂禁售酒令,以帮助扼制新冠疫情。

撰文 | Bojan Pancevski发自柏林 / Stacy Meichtry发自巴黎 / Xavier Fontdegloria发自巴塞罗那

OR--商业新媒体 】正与新冠病毒疫情抗争的科学家和政府官员说,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无忧无虑的年轻人。

3月上旬,正当各国政府开始限制社交聚会时,从纽约到柏林,各地酒吧和餐馆里仍挤满了饮酒作乐的人群。法国和比利时出现了违规的“封城聚会”;而在美国的大学校园里,学生们大肆举办“世界末日宿舍趴”。

据前期数据,大多数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轻患者只出现了轻微症状或根本没有任何症状,而较严重的病例集中在50岁及以上的患者中。意大利是当前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而据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所(National Health Institute)前不久公布的数据,该国0至29岁患者的死亡率为0%,29岁以上患者死亡率逐渐攀升,90岁以上患者死亡率最高,达到19%。

然而,科学家们指出,检测结果表明儿童和年轻人感染和传播病毒的几率不比老年人低。流行病学家越来越担心一点:尽管全社会都在采取隔离措施,但千禧一代有可能会拖后腿,而且各年龄段的人群对这种疾病的看法正出现分歧,这可能会使减缓病毒蔓延速度的所有努力化为乌有,并将易感染人群置于高风险之下。

特朗普总统上周一强调,年轻人即使只有轻微症状,也可能会传播病毒。他建议美国人尽量少去餐厅就餐,而且不要参加10人以上的聚会。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则更进一步,宣布全国封城,并明令处罚那些违反禁令的人。

但截至上周,年轻人还似乎没把这些建议和禁令当回事。到了本周,多国升级了封锁举措。

社交媒体充斥着各种报道,称纽约的酒吧和餐馆人满为患。3月14日,纽约州民主党人、30岁的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 给她在推特上的数百万粉丝发了一条推文。

“纽约市的每一个人、尤其是身体健康的40岁以下年轻人(据我观察,这些人最需要再次听到这个建议),请不要聚集在酒吧、餐馆和公共场所,还是回家吃饭吧。”

3月11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宣布将于3月19日在网上进行教学,并让大部分学生回家。但据学生和教职工称,通知发出后,大量学生在校园内聚集和举行派对。

“大家想在放弃原有生活方式前再来一次狂欢,”普林斯顿大学英语专业本科生本·韦森巴赫(Ben Weissenbach)称,“在普林斯顿这种充满优越感的地方,我们甚至完全不会去考虑自己有倒霉的可能。”

在3月13日给全校学生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普林斯顿大学宣布要对违规者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和惩罚,邮件称:“我们发现很多学生对这些保护措施不以为然,并做出违反规定的行为,这让我们感到很失望。”

有些年轻人在推特上把新冠病毒戏称为“婴儿潮一代终结者”(Boomer Remover)。3月14日那个周末,这种黑色幽默在推特上短暂流行了两天。

与美国相比,欧洲各国暂停社交活动的速度快一些。而这里的年轻人和他们的长辈对此持不同看法,有些年轻人说他们不怕新冠病毒,而包括政界人士和科学家在内的年长者对这种疾病的担忧与日俱增。

柏林是欧洲的夜店之都,但在3月14日,政府勒令全市所有酒吧和夜店关门歇业。 然而,许多酒吧和夜店无视这项法令,警方只能强行关闭了其中约63家。

当天晚上,位于克罗伊茨贝格(Kreuzberg)时尚区的恩斯特地下室酒吧(Ernst basement bar)宾客如云,人们正享受着喧闹的电子音乐。门口附近的一张长凳上,有人用油漆喷上了 “当心冠状病毒”几个字。

在魏格慕时尚鸡尾酒酒吧(Wagemut cocktail bar),一位年轻女士假装对着某个人的脸打喷嚏,人群顿时发出雷鸣般的笑声。

次日,柏林卫生部门官员称,有42人可能在柏林夜店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一些人喜欢四处串场,导致病毒广泛传播。

“夜生活丰富的人就是这种态度, ”柏林俱乐部所有者协会(association of Berlin club owners)董事卢茨·莱赫森林(Lutz Leichsenring)说,“他们会想:那又怎样? 只是流感而已,又死不了人。”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上上周就新冠肺炎疫情召开新闻发布会。她敦促年轻人为自己祖父母的身体健康着想,遵守社交禁令。

在各种指责和偶尔过激的攻击之下,许多年轻人对自私指控感到愤怒。他们说,新的社交禁令是专门针对他们这一代人的,既不合理,也不公平。

现年30岁的蒂莫西·蒂埃里(Timothée Thierry)是一名统计师,在法国卫生部工作,他说:“他们扰乱了我们正常的生活节奏。”那天正值周日,法国政府此前已经勒令酒吧停业,但还没有关闭边境。

意大利已经封国多日,该国年轻人、尤其是学生面临一个抉择:要么回去和父母住在一起,要么被关在小公寓里。他们极其渴望一个社交渠道。

意大利西北部皮埃蒙特(Piedmont)地区的一名学生说,她偷偷溜出学校的公寓去参加一场晚宴,因为连续多日的隔离让她感到情绪很低落。宴会举办地距离学校只有10分钟路程,到了那里以后,她和另外四个人一起喝酒,并且围坐着吃饭。

就在午夜到来之前,警察来敲门,要求所有参加晚宴的人提供身份证和电话号码。 他们命令这群聚会者马上回家,并警告说他们的信息已在警察局留档。按那位学生的说法,警察称参加聚会的人都可以被处以巨额罚款或监禁。

在这些崇尚个人主义和自由的西方国家,有人说,令他们感到沮丧的不是这种极端的限制手段,而是他们怀疑这种做法能否奏效。

19岁的莫妮卡·鲁比奥(Monica Rubio)说:“如果我生病了,我会在家里呆一段时间,免得传染给别人。”上周末,她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和三个朋友吃了一顿早餐。西班牙是欧洲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可如果我没生病,就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如果人们不再握手、亲吻或拥抱,我无法想象这是怎样一副景象。这种生活方式已经植根于我们的社会。”

在亚洲,管理部门对年轻人藐视规则、不愿保持社交距离相关的抱怨较少,但随着疫情的中心向欧洲转移,中国疫情高峰期所带来的危机感已经开始从东方消退。

旺角是香港九龙区一处繁华的购物中心,3月19日那一周这里与前几周相比明显热闹了许多,很多年轻人又暂时回归了疫情爆发前的周末生活方式。尽管如此,路上的很多年轻人仍然戴着医用外科口罩,并随身携带着洗手液,有人甚至把洗手液挂在背包上。

“我觉得呆在家里很无聊。你看,大家都是青少年和年轻人,他们被困在家里,停学停工,很难打发时间。”27岁的海利·程(Hailey Cheng)说道。海利是一名街头艺人,她想点燃附近观众的热情。

香港的卑利街(Peel Street)两旁全是酒吧,香港的外籍人士很喜欢到这里喝酒。前不久的一个晚上,这里的酒吧挤满了成百上千的客人,他们都没有戴口罩;一支乐队在街道的下坡段演奏音乐,人们肩并肩站着观看表演。

“我在家里窝了两个月,实在不想再窝下去了。” 26岁的瑞安(Ryan)和他的朋友们沿着附近的兰桂坊(Lan Kwai Fong)主路走着,他说:“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兰桂坊由几条街道组成,那里聚集了很多酒吧和夜店。

“我们也很担心疫情,”25岁的妮可(Nicole)说,“但与其把自己吓死,倒不如醉生梦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科学家称,年轻人对病毒缺乏警惕性,有可能在抗疫战中扮演拖后腿的角色,并危及老年人的生命。


香港疫情尚未过去,卑利街上就恢复了往日的喧嚣。之后的3月23日,香港特首宣布针对酒吧、餐厅的暂禁售酒令,以帮助扼制新冠疫情。

撰文 | Bojan Pancevski发自柏林 / Stacy Meichtry发自巴黎 / Xavier Fontdegloria发自巴塞罗那

OR--商业新媒体 】正与新冠病毒疫情抗争的科学家和政府官员说,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无忧无虑的年轻人。

3月上旬,正当各国政府开始限制社交聚会时,从纽约到柏林,各地酒吧和餐馆里仍挤满了饮酒作乐的人群。法国和比利时出现了违规的“封城聚会”;而在美国的大学校园里,学生们大肆举办“世界末日宿舍趴”。

据前期数据,大多数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轻患者只出现了轻微症状或根本没有任何症状,而较严重的病例集中在50岁及以上的患者中。意大利是当前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而据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所(National Health Institute)前不久公布的数据,该国0至29岁患者的死亡率为0%,29岁以上患者死亡率逐渐攀升,90岁以上患者死亡率最高,达到19%。

然而,科学家们指出,检测结果表明儿童和年轻人感染和传播病毒的几率不比老年人低。流行病学家越来越担心一点:尽管全社会都在采取隔离措施,但千禧一代有可能会拖后腿,而且各年龄段的人群对这种疾病的看法正出现分歧,这可能会使减缓病毒蔓延速度的所有努力化为乌有,并将易感染人群置于高风险之下。

特朗普总统上周一强调,年轻人即使只有轻微症状,也可能会传播病毒。他建议美国人尽量少去餐厅就餐,而且不要参加10人以上的聚会。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则更进一步,宣布全国封城,并明令处罚那些违反禁令的人。

但截至上周,年轻人还似乎没把这些建议和禁令当回事。到了本周,多国升级了封锁举措。

社交媒体充斥着各种报道,称纽约的酒吧和餐馆人满为患。3月14日,纽约州民主党人、30岁的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 给她在推特上的数百万粉丝发了一条推文。

“纽约市的每一个人、尤其是身体健康的40岁以下年轻人(据我观察,这些人最需要再次听到这个建议),请不要聚集在酒吧、餐馆和公共场所,还是回家吃饭吧。”

3月11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宣布将于3月19日在网上进行教学,并让大部分学生回家。但据学生和教职工称,通知发出后,大量学生在校园内聚集和举行派对。

“大家想在放弃原有生活方式前再来一次狂欢,”普林斯顿大学英语专业本科生本·韦森巴赫(Ben Weissenbach)称,“在普林斯顿这种充满优越感的地方,我们甚至完全不会去考虑自己有倒霉的可能。”

在3月13日给全校学生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普林斯顿大学宣布要对违规者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和惩罚,邮件称:“我们发现很多学生对这些保护措施不以为然,并做出违反规定的行为,这让我们感到很失望。”

有些年轻人在推特上把新冠病毒戏称为“婴儿潮一代终结者”(Boomer Remover)。3月14日那个周末,这种黑色幽默在推特上短暂流行了两天。

与美国相比,欧洲各国暂停社交活动的速度快一些。而这里的年轻人和他们的长辈对此持不同看法,有些年轻人说他们不怕新冠病毒,而包括政界人士和科学家在内的年长者对这种疾病的担忧与日俱增。

柏林是欧洲的夜店之都,但在3月14日,政府勒令全市所有酒吧和夜店关门歇业。 然而,许多酒吧和夜店无视这项法令,警方只能强行关闭了其中约63家。

当天晚上,位于克罗伊茨贝格(Kreuzberg)时尚区的恩斯特地下室酒吧(Ernst basement bar)宾客如云,人们正享受着喧闹的电子音乐。门口附近的一张长凳上,有人用油漆喷上了 “当心冠状病毒”几个字。

在魏格慕时尚鸡尾酒酒吧(Wagemut cocktail bar),一位年轻女士假装对着某个人的脸打喷嚏,人群顿时发出雷鸣般的笑声。

次日,柏林卫生部门官员称,有42人可能在柏林夜店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一些人喜欢四处串场,导致病毒广泛传播。

“夜生活丰富的人就是这种态度, ”柏林俱乐部所有者协会(association of Berlin club owners)董事卢茨·莱赫森林(Lutz Leichsenring)说,“他们会想:那又怎样? 只是流感而已,又死不了人。”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上上周就新冠肺炎疫情召开新闻发布会。她敦促年轻人为自己祖父母的身体健康着想,遵守社交禁令。

在各种指责和偶尔过激的攻击之下,许多年轻人对自私指控感到愤怒。他们说,新的社交禁令是专门针对他们这一代人的,既不合理,也不公平。

现年30岁的蒂莫西·蒂埃里(Timothée Thierry)是一名统计师,在法国卫生部工作,他说:“他们扰乱了我们正常的生活节奏。”那天正值周日,法国政府此前已经勒令酒吧停业,但还没有关闭边境。

意大利已经封国多日,该国年轻人、尤其是学生面临一个抉择:要么回去和父母住在一起,要么被关在小公寓里。他们极其渴望一个社交渠道。

意大利西北部皮埃蒙特(Piedmont)地区的一名学生说,她偷偷溜出学校的公寓去参加一场晚宴,因为连续多日的隔离让她感到情绪很低落。宴会举办地距离学校只有10分钟路程,到了那里以后,她和另外四个人一起喝酒,并且围坐着吃饭。

就在午夜到来之前,警察来敲门,要求所有参加晚宴的人提供身份证和电话号码。 他们命令这群聚会者马上回家,并警告说他们的信息已在警察局留档。按那位学生的说法,警察称参加聚会的人都可以被处以巨额罚款或监禁。

在这些崇尚个人主义和自由的西方国家,有人说,令他们感到沮丧的不是这种极端的限制手段,而是他们怀疑这种做法能否奏效。

19岁的莫妮卡·鲁比奥(Monica Rubio)说:“如果我生病了,我会在家里呆一段时间,免得传染给别人。”上周末,她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和三个朋友吃了一顿早餐。西班牙是欧洲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可如果我没生病,就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如果人们不再握手、亲吻或拥抱,我无法想象这是怎样一副景象。这种生活方式已经植根于我们的社会。”

在亚洲,管理部门对年轻人藐视规则、不愿保持社交距离相关的抱怨较少,但随着疫情的中心向欧洲转移,中国疫情高峰期所带来的危机感已经开始从东方消退。

旺角是香港九龙区一处繁华的购物中心,3月19日那一周这里与前几周相比明显热闹了许多,很多年轻人又暂时回归了疫情爆发前的周末生活方式。尽管如此,路上的很多年轻人仍然戴着医用外科口罩,并随身携带着洗手液,有人甚至把洗手液挂在背包上。

“我觉得呆在家里很无聊。你看,大家都是青少年和年轻人,他们被困在家里,停学停工,很难打发时间。”27岁的海利·程(Hailey Cheng)说道。海利是一名街头艺人,她想点燃附近观众的热情。

香港的卑利街(Peel Street)两旁全是酒吧,香港的外籍人士很喜欢到这里喝酒。前不久的一个晚上,这里的酒吧挤满了成百上千的客人,他们都没有戴口罩;一支乐队在街道的下坡段演奏音乐,人们肩并肩站着观看表演。

“我在家里窝了两个月,实在不想再窝下去了。” 26岁的瑞安(Ryan)和他的朋友们沿着附近的兰桂坊(Lan Kwai Fong)主路走着,他说:“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兰桂坊由几条街道组成,那里聚集了很多酒吧和夜店。

“我们也很担心疫情,”25岁的妮可(Nicole)说,“但与其把自己吓死,倒不如醉生梦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新冠疫情引发“代际战争”

发布日期:2020-03-26 19:51
摘要:科学家称,年轻人对病毒缺乏警惕性,有可能在抗疫战中扮演拖后腿的角色,并危及老年人的生命。


香港疫情尚未过去,卑利街上就恢复了往日的喧嚣。之后的3月23日,香港特首宣布针对酒吧、餐厅的暂禁售酒令,以帮助扼制新冠疫情。

撰文 | Bojan Pancevski发自柏林 / Stacy Meichtry发自巴黎 / Xavier Fontdegloria发自巴塞罗那

OR--商业新媒体 】正与新冠病毒疫情抗争的科学家和政府官员说,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无忧无虑的年轻人。

3月上旬,正当各国政府开始限制社交聚会时,从纽约到柏林,各地酒吧和餐馆里仍挤满了饮酒作乐的人群。法国和比利时出现了违规的“封城聚会”;而在美国的大学校园里,学生们大肆举办“世界末日宿舍趴”。

据前期数据,大多数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轻患者只出现了轻微症状或根本没有任何症状,而较严重的病例集中在50岁及以上的患者中。意大利是当前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而据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所(National Health Institute)前不久公布的数据,该国0至29岁患者的死亡率为0%,29岁以上患者死亡率逐渐攀升,90岁以上患者死亡率最高,达到19%。

然而,科学家们指出,检测结果表明儿童和年轻人感染和传播病毒的几率不比老年人低。流行病学家越来越担心一点:尽管全社会都在采取隔离措施,但千禧一代有可能会拖后腿,而且各年龄段的人群对这种疾病的看法正出现分歧,这可能会使减缓病毒蔓延速度的所有努力化为乌有,并将易感染人群置于高风险之下。

特朗普总统上周一强调,年轻人即使只有轻微症状,也可能会传播病毒。他建议美国人尽量少去餐厅就餐,而且不要参加10人以上的聚会。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则更进一步,宣布全国封城,并明令处罚那些违反禁令的人。

但截至上周,年轻人还似乎没把这些建议和禁令当回事。到了本周,多国升级了封锁举措。

社交媒体充斥着各种报道,称纽约的酒吧和餐馆人满为患。3月14日,纽约州民主党人、30岁的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 给她在推特上的数百万粉丝发了一条推文。

“纽约市的每一个人、尤其是身体健康的40岁以下年轻人(据我观察,这些人最需要再次听到这个建议),请不要聚集在酒吧、餐馆和公共场所,还是回家吃饭吧。”

3月11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宣布将于3月19日在网上进行教学,并让大部分学生回家。但据学生和教职工称,通知发出后,大量学生在校园内聚集和举行派对。

“大家想在放弃原有生活方式前再来一次狂欢,”普林斯顿大学英语专业本科生本·韦森巴赫(Ben Weissenbach)称,“在普林斯顿这种充满优越感的地方,我们甚至完全不会去考虑自己有倒霉的可能。”

在3月13日给全校学生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普林斯顿大学宣布要对违规者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和惩罚,邮件称:“我们发现很多学生对这些保护措施不以为然,并做出违反规定的行为,这让我们感到很失望。”

有些年轻人在推特上把新冠病毒戏称为“婴儿潮一代终结者”(Boomer Remover)。3月14日那个周末,这种黑色幽默在推特上短暂流行了两天。

与美国相比,欧洲各国暂停社交活动的速度快一些。而这里的年轻人和他们的长辈对此持不同看法,有些年轻人说他们不怕新冠病毒,而包括政界人士和科学家在内的年长者对这种疾病的担忧与日俱增。

柏林是欧洲的夜店之都,但在3月14日,政府勒令全市所有酒吧和夜店关门歇业。 然而,许多酒吧和夜店无视这项法令,警方只能强行关闭了其中约63家。

当天晚上,位于克罗伊茨贝格(Kreuzberg)时尚区的恩斯特地下室酒吧(Ernst basement bar)宾客如云,人们正享受着喧闹的电子音乐。门口附近的一张长凳上,有人用油漆喷上了 “当心冠状病毒”几个字。

在魏格慕时尚鸡尾酒酒吧(Wagemut cocktail bar),一位年轻女士假装对着某个人的脸打喷嚏,人群顿时发出雷鸣般的笑声。

次日,柏林卫生部门官员称,有42人可能在柏林夜店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一些人喜欢四处串场,导致病毒广泛传播。

“夜生活丰富的人就是这种态度, ”柏林俱乐部所有者协会(association of Berlin club owners)董事卢茨·莱赫森林(Lutz Leichsenring)说,“他们会想:那又怎样? 只是流感而已,又死不了人。”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上上周就新冠肺炎疫情召开新闻发布会。她敦促年轻人为自己祖父母的身体健康着想,遵守社交禁令。

在各种指责和偶尔过激的攻击之下,许多年轻人对自私指控感到愤怒。他们说,新的社交禁令是专门针对他们这一代人的,既不合理,也不公平。

现年30岁的蒂莫西·蒂埃里(Timothée Thierry)是一名统计师,在法国卫生部工作,他说:“他们扰乱了我们正常的生活节奏。”那天正值周日,法国政府此前已经勒令酒吧停业,但还没有关闭边境。

意大利已经封国多日,该国年轻人、尤其是学生面临一个抉择:要么回去和父母住在一起,要么被关在小公寓里。他们极其渴望一个社交渠道。

意大利西北部皮埃蒙特(Piedmont)地区的一名学生说,她偷偷溜出学校的公寓去参加一场晚宴,因为连续多日的隔离让她感到情绪很低落。宴会举办地距离学校只有10分钟路程,到了那里以后,她和另外四个人一起喝酒,并且围坐着吃饭。

就在午夜到来之前,警察来敲门,要求所有参加晚宴的人提供身份证和电话号码。 他们命令这群聚会者马上回家,并警告说他们的信息已在警察局留档。按那位学生的说法,警察称参加聚会的人都可以被处以巨额罚款或监禁。

在这些崇尚个人主义和自由的西方国家,有人说,令他们感到沮丧的不是这种极端的限制手段,而是他们怀疑这种做法能否奏效。

19岁的莫妮卡·鲁比奥(Monica Rubio)说:“如果我生病了,我会在家里呆一段时间,免得传染给别人。”上周末,她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和三个朋友吃了一顿早餐。西班牙是欧洲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可如果我没生病,就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如果人们不再握手、亲吻或拥抱,我无法想象这是怎样一副景象。这种生活方式已经植根于我们的社会。”

在亚洲,管理部门对年轻人藐视规则、不愿保持社交距离相关的抱怨较少,但随着疫情的中心向欧洲转移,中国疫情高峰期所带来的危机感已经开始从东方消退。

旺角是香港九龙区一处繁华的购物中心,3月19日那一周这里与前几周相比明显热闹了许多,很多年轻人又暂时回归了疫情爆发前的周末生活方式。尽管如此,路上的很多年轻人仍然戴着医用外科口罩,并随身携带着洗手液,有人甚至把洗手液挂在背包上。

“我觉得呆在家里很无聊。你看,大家都是青少年和年轻人,他们被困在家里,停学停工,很难打发时间。”27岁的海利·程(Hailey Cheng)说道。海利是一名街头艺人,她想点燃附近观众的热情。

香港的卑利街(Peel Street)两旁全是酒吧,香港的外籍人士很喜欢到这里喝酒。前不久的一个晚上,这里的酒吧挤满了成百上千的客人,他们都没有戴口罩;一支乐队在街道的下坡段演奏音乐,人们肩并肩站着观看表演。

“我在家里窝了两个月,实在不想再窝下去了。” 26岁的瑞安(Ryan)和他的朋友们沿着附近的兰桂坊(Lan Kwai Fong)主路走着,他说:“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兰桂坊由几条街道组成,那里聚集了很多酒吧和夜店。

“我们也很担心疫情,”25岁的妮可(Nicole)说,“但与其把自己吓死,倒不如醉生梦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科学家称,年轻人对病毒缺乏警惕性,有可能在抗疫战中扮演拖后腿的角色,并危及老年人的生命。


香港疫情尚未过去,卑利街上就恢复了往日的喧嚣。之后的3月23日,香港特首宣布针对酒吧、餐厅的暂禁售酒令,以帮助扼制新冠疫情。

撰文 | Bojan Pancevski发自柏林 / Stacy Meichtry发自巴黎 / Xavier Fontdegloria发自巴塞罗那

OR--商业新媒体 】正与新冠病毒疫情抗争的科学家和政府官员说,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无忧无虑的年轻人。

3月上旬,正当各国政府开始限制社交聚会时,从纽约到柏林,各地酒吧和餐馆里仍挤满了饮酒作乐的人群。法国和比利时出现了违规的“封城聚会”;而在美国的大学校园里,学生们大肆举办“世界末日宿舍趴”。

据前期数据,大多数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轻患者只出现了轻微症状或根本没有任何症状,而较严重的病例集中在50岁及以上的患者中。意大利是当前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而据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所(National Health Institute)前不久公布的数据,该国0至29岁患者的死亡率为0%,29岁以上患者死亡率逐渐攀升,90岁以上患者死亡率最高,达到19%。

然而,科学家们指出,检测结果表明儿童和年轻人感染和传播病毒的几率不比老年人低。流行病学家越来越担心一点:尽管全社会都在采取隔离措施,但千禧一代有可能会拖后腿,而且各年龄段的人群对这种疾病的看法正出现分歧,这可能会使减缓病毒蔓延速度的所有努力化为乌有,并将易感染人群置于高风险之下。

特朗普总统上周一强调,年轻人即使只有轻微症状,也可能会传播病毒。他建议美国人尽量少去餐厅就餐,而且不要参加10人以上的聚会。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则更进一步,宣布全国封城,并明令处罚那些违反禁令的人。

但截至上周,年轻人还似乎没把这些建议和禁令当回事。到了本周,多国升级了封锁举措。

社交媒体充斥着各种报道,称纽约的酒吧和餐馆人满为患。3月14日,纽约州民主党人、30岁的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 给她在推特上的数百万粉丝发了一条推文。

“纽约市的每一个人、尤其是身体健康的40岁以下年轻人(据我观察,这些人最需要再次听到这个建议),请不要聚集在酒吧、餐馆和公共场所,还是回家吃饭吧。”

3月11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宣布将于3月19日在网上进行教学,并让大部分学生回家。但据学生和教职工称,通知发出后,大量学生在校园内聚集和举行派对。

“大家想在放弃原有生活方式前再来一次狂欢,”普林斯顿大学英语专业本科生本·韦森巴赫(Ben Weissenbach)称,“在普林斯顿这种充满优越感的地方,我们甚至完全不会去考虑自己有倒霉的可能。”

在3月13日给全校学生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普林斯顿大学宣布要对违规者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和惩罚,邮件称:“我们发现很多学生对这些保护措施不以为然,并做出违反规定的行为,这让我们感到很失望。”

有些年轻人在推特上把新冠病毒戏称为“婴儿潮一代终结者”(Boomer Remover)。3月14日那个周末,这种黑色幽默在推特上短暂流行了两天。

与美国相比,欧洲各国暂停社交活动的速度快一些。而这里的年轻人和他们的长辈对此持不同看法,有些年轻人说他们不怕新冠病毒,而包括政界人士和科学家在内的年长者对这种疾病的担忧与日俱增。

柏林是欧洲的夜店之都,但在3月14日,政府勒令全市所有酒吧和夜店关门歇业。 然而,许多酒吧和夜店无视这项法令,警方只能强行关闭了其中约63家。

当天晚上,位于克罗伊茨贝格(Kreuzberg)时尚区的恩斯特地下室酒吧(Ernst basement bar)宾客如云,人们正享受着喧闹的电子音乐。门口附近的一张长凳上,有人用油漆喷上了 “当心冠状病毒”几个字。

在魏格慕时尚鸡尾酒酒吧(Wagemut cocktail bar),一位年轻女士假装对着某个人的脸打喷嚏,人群顿时发出雷鸣般的笑声。

次日,柏林卫生部门官员称,有42人可能在柏林夜店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一些人喜欢四处串场,导致病毒广泛传播。

“夜生活丰富的人就是这种态度, ”柏林俱乐部所有者协会(association of Berlin club owners)董事卢茨·莱赫森林(Lutz Leichsenring)说,“他们会想:那又怎样? 只是流感而已,又死不了人。”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上上周就新冠肺炎疫情召开新闻发布会。她敦促年轻人为自己祖父母的身体健康着想,遵守社交禁令。

在各种指责和偶尔过激的攻击之下,许多年轻人对自私指控感到愤怒。他们说,新的社交禁令是专门针对他们这一代人的,既不合理,也不公平。

现年30岁的蒂莫西·蒂埃里(Timothée Thierry)是一名统计师,在法国卫生部工作,他说:“他们扰乱了我们正常的生活节奏。”那天正值周日,法国政府此前已经勒令酒吧停业,但还没有关闭边境。

意大利已经封国多日,该国年轻人、尤其是学生面临一个抉择:要么回去和父母住在一起,要么被关在小公寓里。他们极其渴望一个社交渠道。

意大利西北部皮埃蒙特(Piedmont)地区的一名学生说,她偷偷溜出学校的公寓去参加一场晚宴,因为连续多日的隔离让她感到情绪很低落。宴会举办地距离学校只有10分钟路程,到了那里以后,她和另外四个人一起喝酒,并且围坐着吃饭。

就在午夜到来之前,警察来敲门,要求所有参加晚宴的人提供身份证和电话号码。 他们命令这群聚会者马上回家,并警告说他们的信息已在警察局留档。按那位学生的说法,警察称参加聚会的人都可以被处以巨额罚款或监禁。

在这些崇尚个人主义和自由的西方国家,有人说,令他们感到沮丧的不是这种极端的限制手段,而是他们怀疑这种做法能否奏效。

19岁的莫妮卡·鲁比奥(Monica Rubio)说:“如果我生病了,我会在家里呆一段时间,免得传染给别人。”上周末,她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和三个朋友吃了一顿早餐。西班牙是欧洲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可如果我没生病,就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如果人们不再握手、亲吻或拥抱,我无法想象这是怎样一副景象。这种生活方式已经植根于我们的社会。”

在亚洲,管理部门对年轻人藐视规则、不愿保持社交距离相关的抱怨较少,但随着疫情的中心向欧洲转移,中国疫情高峰期所带来的危机感已经开始从东方消退。

旺角是香港九龙区一处繁华的购物中心,3月19日那一周这里与前几周相比明显热闹了许多,很多年轻人又暂时回归了疫情爆发前的周末生活方式。尽管如此,路上的很多年轻人仍然戴着医用外科口罩,并随身携带着洗手液,有人甚至把洗手液挂在背包上。

“我觉得呆在家里很无聊。你看,大家都是青少年和年轻人,他们被困在家里,停学停工,很难打发时间。”27岁的海利·程(Hailey Cheng)说道。海利是一名街头艺人,她想点燃附近观众的热情。

香港的卑利街(Peel Street)两旁全是酒吧,香港的外籍人士很喜欢到这里喝酒。前不久的一个晚上,这里的酒吧挤满了成百上千的客人,他们都没有戴口罩;一支乐队在街道的下坡段演奏音乐,人们肩并肩站着观看表演。

“我在家里窝了两个月,实在不想再窝下去了。” 26岁的瑞安(Ryan)和他的朋友们沿着附近的兰桂坊(Lan Kwai Fong)主路走着,他说:“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兰桂坊由几条街道组成,那里聚集了很多酒吧和夜店。

“我们也很担心疫情,”25岁的妮可(Nicole)说,“但与其把自己吓死,倒不如醉生梦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