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无症状与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北京入境分流合理但方案欠科学,各地防控尺度不一制造“政策洼地”等。



撰文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疫情蔓延极其迅速凶猛。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6日21时、18日19时、22日6时、25日1时,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分别超过10万、20万、30万、40万。

中国国家卫健委官网公布了全球最早疫情报告,来自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截至1月10日24时,确诊41例。换而言之,自建立疫情日报制度以来,全球确诊病例达到第一、二、三、四个10万例,分别经历56天21小时、11天22小时、3天11小时、2天19小时。

按照这样飙升的增速和检测试剂盒的普及,此后全球新增10万病例将以小时而非天计。预测50小时内出现第五个10万例,下周24小时内即可突破10万例。目前很难预测日破10万例持续多久,何时出现日破20万、30万例,根本看不清全球疫情拐点。

中国抗疫奋战两个月,出现三个新态势:一、已控制本土疫情。除湖北武汉、湖北输入外省、境外输入本土,全国各地持续无新增病例。二、零星复发不可避免。自3月18日起的一周,湖北及武汉有6天新增病例为0,但3月23日武汉新增1例且是医生,同日广东佛山报告湖北咸宁输入1例。三、防疫重点转向境外输入。据国家卫健委每日疫情通报,截至3月24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74例;自3月13日起,境外输入病例持续12天超过本土病例。

中国入境防疫也有六个隐患不容忽视。

一、北上广入境病例扩散感染

3月21日,广州确诊全国首例境外输入关联本地病例。起因是3月9日出差土耳其再入境的病例未及时发现,又未执行严格的居家隔离,传染了与其密切接触的广州越秀区居民。

这是极其危险的警讯。3月23日,上海宝山区、北京海淀区分别新增1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上海病例在隔离确诊前曾在商业广场、便利店、水果店等活动。

假如更多的病例入境未能早发现、早隔离,必然发生家庭、社区的聚集传染,国内尤其一线城市已平息的疫情将死灰复燃,甚至感染一大片。导致局部地区此前两个月付出的巨大努力、巨大代价前功尽弃,不得不再次封村、封区、封路甚至封城。

全球疫情未结束,中国抗疫不休兵。本土防疫战绩的确漂亮,但不能自满陶醉,境外果断的防输入抗疫经验,都值得学习借鉴。例如:美国自3月13日起禁止所有来自欧洲的人员入境30天;法国自3月17日起关闭欧盟和申根区边境30天;俄罗斯自3月23日起临时限制与所有国家的空中交通,除撤侨包机外,与每个国家仅保留一条航线;阿联酋航空自3月25日起暂停所有客运服务14天;香港自3月25日起禁止非本地居民从香港国际机场入境14天。

应对措施:

1.梯次关闭海陆空所有口岸。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9时,确诊5000例以上的11国人员,暂停入境30天;确诊1000-4999例的17国人员,暂停入境14天;确诊500-999例的16国人员,暂停入境7天;至少需暂停陆海口岸,空中交通如不暂停,就仅保留一条航线;中国公民不受限制,中国政府邀请的客人不受限制,货运不受限制。

2.限制国际航班降落地点。仅限于降落直辖市、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武汉、拉萨除外);地级市及以下原则上暂停国际航班;因归国华侨多(如温州)、撤回留学生(如从欧洲)申请商业包机,需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而非中国民航局特批;运输抗疫物资的救援专机不受限制。

二、无症状与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

3月19日晚,山东鲁能外援费莱尼乘新加坡航班抵达上海浦东机场,20日凌晨乘出租车抵达虹桥火车站,一路畅通,直到上午高铁抵达济南西站后查出问题,才送医院确诊。

可见一线城市入境防控压力巨大,漏洞明显。例如,无症状、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又如,重点国家通过非重点国家转机入境、入境中国一线城市后再换乘,容易导致病毒扩散;再如,执行国际航班的所有机组人员都是高危的密切接触者,健康安全受威胁,也有扩散病毒风险。

笔者一位朋友的丈夫是机长,3月9日巴黎飞某一线城市,机上100多个意大利华人,公务舱有旅客发烧,机组事先不知情。机组飞一次疫区重点国,集中隔离14天,成本很高;但飞非重点国不集中隔离14天,对同事、家庭、社区风险太大。

新冠病毒的确太妖,体温筛选不是唯一手段。有的无症状、潜伏期病例有强传染力,自己没什么事,却导致感染的人重症;有的临床已治愈病例又复阳,病理机制仍不清楚,有无传染性、传染性多大也没把握;更有一些不自觉的入境旅客,明知自己有COVID-19症状,为能顺利登机入境,提前服退烧药,临时压下体温。

应对措施:

1.所有入境者一律集中隔离14天。如不梯次关闭中国边境,那么就应全国口岸推广“北京+上海”的严格管控措施。即所有入境者一律集中隔离;村居委会已忙碌两个月,疲惫不堪,应尽量控制居家隔离,只有65岁以上老人、16岁以下未成年人、孕产妇、有重大疾病者且符合“一人一户或一家”才可申请,且接受社区监督,14天不能出门;以30天为一周期至少实施3个周期。

2.在第一入境点即集中隔离14天。所有入境者不能直接转机或换乘火车、汽车,只有在第一入境点集中隔离14天后,核酸检测阴性才允许。

3.入境防控至少三个月不放松。全球疫情已大暴发且持续多久未知,境外输入难免有漏网,各地急于复工复产救经济,必然推高疫情复发风险。民众需要出来透气和社交,但需坚持戴口罩、勤洗手,减少公共场合聚集。一旦发现入境病例,只好兴师动众,不惜成本,宁紧勿松,迅速隔离所有密切接触者。

三、北京入境分流合理但方案欠科学

首都防疫有特殊的地位和压力,必须严防死守,没有二话。4月下旬,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召开例会,或决定5月举行延期的全国人大年度例会,延期的全国政协年度例会也将同期召开。这取决于三个前提条件:

首先,本土疫情完全平息,所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含湖北)无需戴口罩开会;其次,北京新增病例(含境外输入)至少持续14天为0,如果做不到,所有入境国际航班提前一个月全部分流,旅客异地集中隔离14天后再入京;再次,全国复工复产走上正轨,地级市以上、头部企业的主要负责人以及各行各界精英,才有心思和精力进京开会两周。

由此可以理解3月22日民航局、外交部等五部委公告,自23日起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航班在12个指定第一入境点入境。有其合理性,但其中一个分流点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很不科学。

查询一线城市2019年空港口岸出入境数据,上海浦东机场逾3900万人次,连续17年居全国首位,上海虹桥机场480万人次(全国第7);北京首都机场2654.4万人次(全国第2),北京大兴机场开航3个多月9.2万人次;广州白云机场1880万人次(全国第3);深圳宝安机场595.7万人次(全国第6)。

3月24日北京分流后,上海报告境外输入确诊19例,明显高于北京的5例;上海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94例,占全国总数的19.8%。笔者随机查询,3月28日巴黎飞上海的国际航班,不含共享就高达15个;巴黎飞北京的国际航班8个,其中4个第一入境点选上海。

显而易见,上海入境防疫的工作量和压力超北京。国际航班如不暂停,上海应对已是如履薄冰,疲惫不堪,不宜承担北京分流。

四个一线城市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四个发动机,更是入境防疫的主战场,万一疫情从此复发和蔓延,对中国抗疫和经济是沉重打击,损失也远超武汉封城。所以中央重视应同等,防疫措施也应同等,一线城市入境均需合理科学分流。何况从一线城市入境的旅客,很多籍贯或居住地在其他省,只是转机。

中国举国体制的确有其擅长的一面,每逢大灾大难,有强势中央政府指令,兄弟省纷纷倾力相助,共渡难关。例如1998年抗洪、2008年汶川地震后对口援建、2020年全国医务人员支援湖北抗疫、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多年结对帮扶等。

应对措施:

1.北京入境在黄河以北分流。已公告第一入境点的12个城市,移除上海、南京,新增哈尔滨、长春,其他10城市不变。

2.上海入境在华东分流。需请杭州、南京、宁波、合肥、南昌、福州、厦门七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且入境航班全部降落远郊的浦东机场、不降市区的虹桥机场。

3.广州入境在西南分流。需请重庆、成都、昆明、贵阳以及长沙五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

4.深圳入境在华南分流。需请南宁、海口两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

四、入境尺度不一制造“防控洼地”

就隔离14天而言,北京是一律集中隔离,老少孕产病除外;上海是24个重点国集中或居家隔离,其中居家隔离需符合“一人一户或一家”,非重点国无需隔离;广州、深圳自3月24日起一律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

就核酸检测而言,上广深100%检测;北京四种情形(有症状、有流行病学史、有线索、有必要)才检测,自3月25日起100%检测。

就费用而言,北上广深集中隔离的食宿费用均自理,山东威海、吉林延边等免费,黑龙江由政府与个人分摊;广深核酸检测免费,北京有保险的免费、无保险的自费。

应对措施:

1.从严统一全国入境防控要求和标准。涉外、防控政策尤其敏感,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应有担当、多作为。否则政出多门,各地不一,容易引起混乱与争议,也让入境旅客云里雾里。

2.实施“六个一律”。所有入境者不分国籍,不分重疫区、非重疫区,除前文所说的一律集中隔离14天外,还需核酸一律检测,隔离食宿一律自费,检测和治疗如无医疗保险、商业保险一律自费,因虚报瞒报疫病信息发生费用一律赔偿,登机前一律书面告知且本人签同意后才能登机。有特殊情形需破例,需经省级以上防疫指挥部书面批准。

五、外国旅客优待产生“舆情风暴”

3月20日,上海《新民晚报》报道,14日一英国女婿拒绝集中隔离,居委会耗费6个多小时耐心协调,让其独立居家隔离,岳母、妻子带2个月大的婴儿投奔亲戚。引起轩然大波,媒体和网民多有抨击,胡锡进甚至激进地对此打零分。

从防疫规定而言,这么做的确没问题。入境管控越来越严,无论是3月14日,还是3月24日,上海一直规定自重点国家入境,允许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居家隔离的前提条件是必须符合“一家一人或一户”。

但这么做的确有大问题,依然深深刺痛民心,引起网民愤怒。因为上海居委会的确给予外籍人士特殊待遇,“法理情”三者未兼顾,只顾全了“法”。

疫情期间,湖北同胞在各地受歧视排斥难道是个案吗?湖北及武汉逐渐解封但其务工人员能顺利返京返沪吗?入沪不愿集中隔离或有其他困难,居委会负责人会耐心解释6小时吗?警方会拖延6小时不干预吗?上海主流媒体又会正面典型宣传报道吗?

据《健康时报》的报道,在“洋女婿事件”后五天的3月19日,从湖北荆门抵沪复工的小赵“差一点就睡大马路了”!公司所在的新桥社区很干脆答复:“没有足够的房间提供,没法隔离,如果小赵强行来上海,进入宿舍的话,就只能将他们公司的宿舍整栋楼都隔离了”;她想投奔上海的亲戚家,“小区的门也不让进”;托老乡联系浦东的隔离酒店,自费打车过去,因住满又换了两个地方才入住,每天住宿160元、不含中晚餐。有谁为她6小时耐心服务、排忧解难?

应对措施:

1.不为外籍提供任何特殊待遇。抗疫需法治而非人治,所有入境人员不论国籍,都实施同一防疫法律与规定,严格管控,一视同仁。既不能夜郎自大嘲笑别国疫情蔓延,也不能自我贬低过度服务,更不能糊涂地将负面行为、民众痛点作为正面报道广而告之。

2.提高服务质量与效率。入境登机前应清楚告知中国及本市防疫的相关规定,如不接受可拒绝入境,如同意后入境又反悔,可由公安部门强制执行,或注销签证、遣返回国,三年内不能再入境。居家隔离不符合条件,最多提供半小时家人协商,逾时强制集中隔离。防疫特殊时期,村居委会时间宝贵、工作繁忙,不论国籍,没有精力和必要每人花6小时劝说调解。

六、境外疫情风险分析忽视全民感染率

此前中国根据境外疫情区分不同风险,并采取不同的管制措施。以上海为例,3月20日公布24个重点国家,仍有明显漏洞。

首先,不能涵盖,必有遗漏。上海先后由8国升级到16国、再升级到24国,但评估和调整明显滞后于全球疫情蔓延。既然将芬兰、希腊列入重点国家,葡萄牙、巴西、以色列、土耳其、爱尔兰、卢森堡、泰国、智利、波兰的确诊病例比这两国更多为何不列入?

其次,3月23日将日本从重点国家名录中移除是失误。因为近两个月里日本一直存在轻症缓检测、不检测情况,确诊病例可能严重失实。

再次,忽视全民感染率重要指标。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9时,冰岛确诊648例,卢森堡确诊1099例,全民感染率分别为万分之18.2、17.5,高居全球第一、第二。远高于中国的全民感染率万分之0.58、伊朗的万分之3.29、西班牙的万分之8.76、意大利的万分之12.60,显然都应列入重点国。

应对措施:

1.确定重点国家不能只看确诊病例。根据WHO每日疫情报告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跟踪累计确诊病例、一周内每天新增确诊病例、全民感染率三个关键指标,动态评估,三天调整一次。

2.确定重点疫区不能只限于国家。欧洲、中东、东南亚目前疫情,均可划为重疫区,区域内各国都按重点国家防控;不再检测轻症的外国,尤其需密切跟踪其疫情和该国媒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入境防疫六个隐患及对策

发布日期:2020-03-26 10:35
摘要:无症状与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北京入境分流合理但方案欠科学,各地防控尺度不一制造“政策洼地”等。



撰文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疫情蔓延极其迅速凶猛。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6日21时、18日19时、22日6时、25日1时,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分别超过10万、20万、30万、40万。

中国国家卫健委官网公布了全球最早疫情报告,来自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截至1月10日24时,确诊41例。换而言之,自建立疫情日报制度以来,全球确诊病例达到第一、二、三、四个10万例,分别经历56天21小时、11天22小时、3天11小时、2天19小时。

按照这样飙升的增速和检测试剂盒的普及,此后全球新增10万病例将以小时而非天计。预测50小时内出现第五个10万例,下周24小时内即可突破10万例。目前很难预测日破10万例持续多久,何时出现日破20万、30万例,根本看不清全球疫情拐点。

中国抗疫奋战两个月,出现三个新态势:一、已控制本土疫情。除湖北武汉、湖北输入外省、境外输入本土,全国各地持续无新增病例。二、零星复发不可避免。自3月18日起的一周,湖北及武汉有6天新增病例为0,但3月23日武汉新增1例且是医生,同日广东佛山报告湖北咸宁输入1例。三、防疫重点转向境外输入。据国家卫健委每日疫情通报,截至3月24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74例;自3月13日起,境外输入病例持续12天超过本土病例。

中国入境防疫也有六个隐患不容忽视。

一、北上广入境病例扩散感染

3月21日,广州确诊全国首例境外输入关联本地病例。起因是3月9日出差土耳其再入境的病例未及时发现,又未执行严格的居家隔离,传染了与其密切接触的广州越秀区居民。

这是极其危险的警讯。3月23日,上海宝山区、北京海淀区分别新增1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上海病例在隔离确诊前曾在商业广场、便利店、水果店等活动。

假如更多的病例入境未能早发现、早隔离,必然发生家庭、社区的聚集传染,国内尤其一线城市已平息的疫情将死灰复燃,甚至感染一大片。导致局部地区此前两个月付出的巨大努力、巨大代价前功尽弃,不得不再次封村、封区、封路甚至封城。

全球疫情未结束,中国抗疫不休兵。本土防疫战绩的确漂亮,但不能自满陶醉,境外果断的防输入抗疫经验,都值得学习借鉴。例如:美国自3月13日起禁止所有来自欧洲的人员入境30天;法国自3月17日起关闭欧盟和申根区边境30天;俄罗斯自3月23日起临时限制与所有国家的空中交通,除撤侨包机外,与每个国家仅保留一条航线;阿联酋航空自3月25日起暂停所有客运服务14天;香港自3月25日起禁止非本地居民从香港国际机场入境14天。

应对措施:

1.梯次关闭海陆空所有口岸。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9时,确诊5000例以上的11国人员,暂停入境30天;确诊1000-4999例的17国人员,暂停入境14天;确诊500-999例的16国人员,暂停入境7天;至少需暂停陆海口岸,空中交通如不暂停,就仅保留一条航线;中国公民不受限制,中国政府邀请的客人不受限制,货运不受限制。

2.限制国际航班降落地点。仅限于降落直辖市、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武汉、拉萨除外);地级市及以下原则上暂停国际航班;因归国华侨多(如温州)、撤回留学生(如从欧洲)申请商业包机,需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而非中国民航局特批;运输抗疫物资的救援专机不受限制。

二、无症状与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

3月19日晚,山东鲁能外援费莱尼乘新加坡航班抵达上海浦东机场,20日凌晨乘出租车抵达虹桥火车站,一路畅通,直到上午高铁抵达济南西站后查出问题,才送医院确诊。

可见一线城市入境防控压力巨大,漏洞明显。例如,无症状、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又如,重点国家通过非重点国家转机入境、入境中国一线城市后再换乘,容易导致病毒扩散;再如,执行国际航班的所有机组人员都是高危的密切接触者,健康安全受威胁,也有扩散病毒风险。

笔者一位朋友的丈夫是机长,3月9日巴黎飞某一线城市,机上100多个意大利华人,公务舱有旅客发烧,机组事先不知情。机组飞一次疫区重点国,集中隔离14天,成本很高;但飞非重点国不集中隔离14天,对同事、家庭、社区风险太大。

新冠病毒的确太妖,体温筛选不是唯一手段。有的无症状、潜伏期病例有强传染力,自己没什么事,却导致感染的人重症;有的临床已治愈病例又复阳,病理机制仍不清楚,有无传染性、传染性多大也没把握;更有一些不自觉的入境旅客,明知自己有COVID-19症状,为能顺利登机入境,提前服退烧药,临时压下体温。

应对措施:

1.所有入境者一律集中隔离14天。如不梯次关闭中国边境,那么就应全国口岸推广“北京+上海”的严格管控措施。即所有入境者一律集中隔离;村居委会已忙碌两个月,疲惫不堪,应尽量控制居家隔离,只有65岁以上老人、16岁以下未成年人、孕产妇、有重大疾病者且符合“一人一户或一家”才可申请,且接受社区监督,14天不能出门;以30天为一周期至少实施3个周期。

2.在第一入境点即集中隔离14天。所有入境者不能直接转机或换乘火车、汽车,只有在第一入境点集中隔离14天后,核酸检测阴性才允许。

3.入境防控至少三个月不放松。全球疫情已大暴发且持续多久未知,境外输入难免有漏网,各地急于复工复产救经济,必然推高疫情复发风险。民众需要出来透气和社交,但需坚持戴口罩、勤洗手,减少公共场合聚集。一旦发现入境病例,只好兴师动众,不惜成本,宁紧勿松,迅速隔离所有密切接触者。

三、北京入境分流合理但方案欠科学

首都防疫有特殊的地位和压力,必须严防死守,没有二话。4月下旬,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召开例会,或决定5月举行延期的全国人大年度例会,延期的全国政协年度例会也将同期召开。这取决于三个前提条件:

首先,本土疫情完全平息,所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含湖北)无需戴口罩开会;其次,北京新增病例(含境外输入)至少持续14天为0,如果做不到,所有入境国际航班提前一个月全部分流,旅客异地集中隔离14天后再入京;再次,全国复工复产走上正轨,地级市以上、头部企业的主要负责人以及各行各界精英,才有心思和精力进京开会两周。

由此可以理解3月22日民航局、外交部等五部委公告,自23日起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航班在12个指定第一入境点入境。有其合理性,但其中一个分流点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很不科学。

查询一线城市2019年空港口岸出入境数据,上海浦东机场逾3900万人次,连续17年居全国首位,上海虹桥机场480万人次(全国第7);北京首都机场2654.4万人次(全国第2),北京大兴机场开航3个多月9.2万人次;广州白云机场1880万人次(全国第3);深圳宝安机场595.7万人次(全国第6)。

3月24日北京分流后,上海报告境外输入确诊19例,明显高于北京的5例;上海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94例,占全国总数的19.8%。笔者随机查询,3月28日巴黎飞上海的国际航班,不含共享就高达15个;巴黎飞北京的国际航班8个,其中4个第一入境点选上海。

显而易见,上海入境防疫的工作量和压力超北京。国际航班如不暂停,上海应对已是如履薄冰,疲惫不堪,不宜承担北京分流。

四个一线城市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四个发动机,更是入境防疫的主战场,万一疫情从此复发和蔓延,对中国抗疫和经济是沉重打击,损失也远超武汉封城。所以中央重视应同等,防疫措施也应同等,一线城市入境均需合理科学分流。何况从一线城市入境的旅客,很多籍贯或居住地在其他省,只是转机。

中国举国体制的确有其擅长的一面,每逢大灾大难,有强势中央政府指令,兄弟省纷纷倾力相助,共渡难关。例如1998年抗洪、2008年汶川地震后对口援建、2020年全国医务人员支援湖北抗疫、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多年结对帮扶等。

应对措施:

1.北京入境在黄河以北分流。已公告第一入境点的12个城市,移除上海、南京,新增哈尔滨、长春,其他10城市不变。

2.上海入境在华东分流。需请杭州、南京、宁波、合肥、南昌、福州、厦门七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且入境航班全部降落远郊的浦东机场、不降市区的虹桥机场。

3.广州入境在西南分流。需请重庆、成都、昆明、贵阳以及长沙五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

4.深圳入境在华南分流。需请南宁、海口两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

四、入境尺度不一制造“防控洼地”

就隔离14天而言,北京是一律集中隔离,老少孕产病除外;上海是24个重点国集中或居家隔离,其中居家隔离需符合“一人一户或一家”,非重点国无需隔离;广州、深圳自3月24日起一律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

就核酸检测而言,上广深100%检测;北京四种情形(有症状、有流行病学史、有线索、有必要)才检测,自3月25日起100%检测。

就费用而言,北上广深集中隔离的食宿费用均自理,山东威海、吉林延边等免费,黑龙江由政府与个人分摊;广深核酸检测免费,北京有保险的免费、无保险的自费。

应对措施:

1.从严统一全国入境防控要求和标准。涉外、防控政策尤其敏感,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应有担当、多作为。否则政出多门,各地不一,容易引起混乱与争议,也让入境旅客云里雾里。

2.实施“六个一律”。所有入境者不分国籍,不分重疫区、非重疫区,除前文所说的一律集中隔离14天外,还需核酸一律检测,隔离食宿一律自费,检测和治疗如无医疗保险、商业保险一律自费,因虚报瞒报疫病信息发生费用一律赔偿,登机前一律书面告知且本人签同意后才能登机。有特殊情形需破例,需经省级以上防疫指挥部书面批准。

五、外国旅客优待产生“舆情风暴”

3月20日,上海《新民晚报》报道,14日一英国女婿拒绝集中隔离,居委会耗费6个多小时耐心协调,让其独立居家隔离,岳母、妻子带2个月大的婴儿投奔亲戚。引起轩然大波,媒体和网民多有抨击,胡锡进甚至激进地对此打零分。

从防疫规定而言,这么做的确没问题。入境管控越来越严,无论是3月14日,还是3月24日,上海一直规定自重点国家入境,允许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居家隔离的前提条件是必须符合“一家一人或一户”。

但这么做的确有大问题,依然深深刺痛民心,引起网民愤怒。因为上海居委会的确给予外籍人士特殊待遇,“法理情”三者未兼顾,只顾全了“法”。

疫情期间,湖北同胞在各地受歧视排斥难道是个案吗?湖北及武汉逐渐解封但其务工人员能顺利返京返沪吗?入沪不愿集中隔离或有其他困难,居委会负责人会耐心解释6小时吗?警方会拖延6小时不干预吗?上海主流媒体又会正面典型宣传报道吗?

据《健康时报》的报道,在“洋女婿事件”后五天的3月19日,从湖北荆门抵沪复工的小赵“差一点就睡大马路了”!公司所在的新桥社区很干脆答复:“没有足够的房间提供,没法隔离,如果小赵强行来上海,进入宿舍的话,就只能将他们公司的宿舍整栋楼都隔离了”;她想投奔上海的亲戚家,“小区的门也不让进”;托老乡联系浦东的隔离酒店,自费打车过去,因住满又换了两个地方才入住,每天住宿160元、不含中晚餐。有谁为她6小时耐心服务、排忧解难?

应对措施:

1.不为外籍提供任何特殊待遇。抗疫需法治而非人治,所有入境人员不论国籍,都实施同一防疫法律与规定,严格管控,一视同仁。既不能夜郎自大嘲笑别国疫情蔓延,也不能自我贬低过度服务,更不能糊涂地将负面行为、民众痛点作为正面报道广而告之。

2.提高服务质量与效率。入境登机前应清楚告知中国及本市防疫的相关规定,如不接受可拒绝入境,如同意后入境又反悔,可由公安部门强制执行,或注销签证、遣返回国,三年内不能再入境。居家隔离不符合条件,最多提供半小时家人协商,逾时强制集中隔离。防疫特殊时期,村居委会时间宝贵、工作繁忙,不论国籍,没有精力和必要每人花6小时劝说调解。

六、境外疫情风险分析忽视全民感染率

此前中国根据境外疫情区分不同风险,并采取不同的管制措施。以上海为例,3月20日公布24个重点国家,仍有明显漏洞。

首先,不能涵盖,必有遗漏。上海先后由8国升级到16国、再升级到24国,但评估和调整明显滞后于全球疫情蔓延。既然将芬兰、希腊列入重点国家,葡萄牙、巴西、以色列、土耳其、爱尔兰、卢森堡、泰国、智利、波兰的确诊病例比这两国更多为何不列入?

其次,3月23日将日本从重点国家名录中移除是失误。因为近两个月里日本一直存在轻症缓检测、不检测情况,确诊病例可能严重失实。

再次,忽视全民感染率重要指标。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9时,冰岛确诊648例,卢森堡确诊1099例,全民感染率分别为万分之18.2、17.5,高居全球第一、第二。远高于中国的全民感染率万分之0.58、伊朗的万分之3.29、西班牙的万分之8.76、意大利的万分之12.60,显然都应列入重点国。

应对措施:

1.确定重点国家不能只看确诊病例。根据WHO每日疫情报告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跟踪累计确诊病例、一周内每天新增确诊病例、全民感染率三个关键指标,动态评估,三天调整一次。

2.确定重点疫区不能只限于国家。欧洲、中东、东南亚目前疫情,均可划为重疫区,区域内各国都按重点国家防控;不再检测轻症的外国,尤其需密切跟踪其疫情和该国媒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无症状与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北京入境分流合理但方案欠科学,各地防控尺度不一制造“政策洼地”等。



撰文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疫情蔓延极其迅速凶猛。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6日21时、18日19时、22日6时、25日1时,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分别超过10万、20万、30万、40万。

中国国家卫健委官网公布了全球最早疫情报告,来自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截至1月10日24时,确诊41例。换而言之,自建立疫情日报制度以来,全球确诊病例达到第一、二、三、四个10万例,分别经历56天21小时、11天22小时、3天11小时、2天19小时。

按照这样飙升的增速和检测试剂盒的普及,此后全球新增10万病例将以小时而非天计。预测50小时内出现第五个10万例,下周24小时内即可突破10万例。目前很难预测日破10万例持续多久,何时出现日破20万、30万例,根本看不清全球疫情拐点。

中国抗疫奋战两个月,出现三个新态势:一、已控制本土疫情。除湖北武汉、湖北输入外省、境外输入本土,全国各地持续无新增病例。二、零星复发不可避免。自3月18日起的一周,湖北及武汉有6天新增病例为0,但3月23日武汉新增1例且是医生,同日广东佛山报告湖北咸宁输入1例。三、防疫重点转向境外输入。据国家卫健委每日疫情通报,截至3月24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74例;自3月13日起,境外输入病例持续12天超过本土病例。

中国入境防疫也有六个隐患不容忽视。

一、北上广入境病例扩散感染

3月21日,广州确诊全国首例境外输入关联本地病例。起因是3月9日出差土耳其再入境的病例未及时发现,又未执行严格的居家隔离,传染了与其密切接触的广州越秀区居民。

这是极其危险的警讯。3月23日,上海宝山区、北京海淀区分别新增1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上海病例在隔离确诊前曾在商业广场、便利店、水果店等活动。

假如更多的病例入境未能早发现、早隔离,必然发生家庭、社区的聚集传染,国内尤其一线城市已平息的疫情将死灰复燃,甚至感染一大片。导致局部地区此前两个月付出的巨大努力、巨大代价前功尽弃,不得不再次封村、封区、封路甚至封城。

全球疫情未结束,中国抗疫不休兵。本土防疫战绩的确漂亮,但不能自满陶醉,境外果断的防输入抗疫经验,都值得学习借鉴。例如:美国自3月13日起禁止所有来自欧洲的人员入境30天;法国自3月17日起关闭欧盟和申根区边境30天;俄罗斯自3月23日起临时限制与所有国家的空中交通,除撤侨包机外,与每个国家仅保留一条航线;阿联酋航空自3月25日起暂停所有客运服务14天;香港自3月25日起禁止非本地居民从香港国际机场入境14天。

应对措施:

1.梯次关闭海陆空所有口岸。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9时,确诊5000例以上的11国人员,暂停入境30天;确诊1000-4999例的17国人员,暂停入境14天;确诊500-999例的16国人员,暂停入境7天;至少需暂停陆海口岸,空中交通如不暂停,就仅保留一条航线;中国公民不受限制,中国政府邀请的客人不受限制,货运不受限制。

2.限制国际航班降落地点。仅限于降落直辖市、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武汉、拉萨除外);地级市及以下原则上暂停国际航班;因归国华侨多(如温州)、撤回留学生(如从欧洲)申请商业包机,需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而非中国民航局特批;运输抗疫物资的救援专机不受限制。

二、无症状与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

3月19日晚,山东鲁能外援费莱尼乘新加坡航班抵达上海浦东机场,20日凌晨乘出租车抵达虹桥火车站,一路畅通,直到上午高铁抵达济南西站后查出问题,才送医院确诊。

可见一线城市入境防控压力巨大,漏洞明显。例如,无症状、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又如,重点国家通过非重点国家转机入境、入境中国一线城市后再换乘,容易导致病毒扩散;再如,执行国际航班的所有机组人员都是高危的密切接触者,健康安全受威胁,也有扩散病毒风险。

笔者一位朋友的丈夫是机长,3月9日巴黎飞某一线城市,机上100多个意大利华人,公务舱有旅客发烧,机组事先不知情。机组飞一次疫区重点国,集中隔离14天,成本很高;但飞非重点国不集中隔离14天,对同事、家庭、社区风险太大。

新冠病毒的确太妖,体温筛选不是唯一手段。有的无症状、潜伏期病例有强传染力,自己没什么事,却导致感染的人重症;有的临床已治愈病例又复阳,病理机制仍不清楚,有无传染性、传染性多大也没把握;更有一些不自觉的入境旅客,明知自己有COVID-19症状,为能顺利登机入境,提前服退烧药,临时压下体温。

应对措施:

1.所有入境者一律集中隔离14天。如不梯次关闭中国边境,那么就应全国口岸推广“北京+上海”的严格管控措施。即所有入境者一律集中隔离;村居委会已忙碌两个月,疲惫不堪,应尽量控制居家隔离,只有65岁以上老人、16岁以下未成年人、孕产妇、有重大疾病者且符合“一人一户或一家”才可申请,且接受社区监督,14天不能出门;以30天为一周期至少实施3个周期。

2.在第一入境点即集中隔离14天。所有入境者不能直接转机或换乘火车、汽车,只有在第一入境点集中隔离14天后,核酸检测阴性才允许。

3.入境防控至少三个月不放松。全球疫情已大暴发且持续多久未知,境外输入难免有漏网,各地急于复工复产救经济,必然推高疫情复发风险。民众需要出来透气和社交,但需坚持戴口罩、勤洗手,减少公共场合聚集。一旦发现入境病例,只好兴师动众,不惜成本,宁紧勿松,迅速隔离所有密切接触者。

三、北京入境分流合理但方案欠科学

首都防疫有特殊的地位和压力,必须严防死守,没有二话。4月下旬,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召开例会,或决定5月举行延期的全国人大年度例会,延期的全国政协年度例会也将同期召开。这取决于三个前提条件:

首先,本土疫情完全平息,所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含湖北)无需戴口罩开会;其次,北京新增病例(含境外输入)至少持续14天为0,如果做不到,所有入境国际航班提前一个月全部分流,旅客异地集中隔离14天后再入京;再次,全国复工复产走上正轨,地级市以上、头部企业的主要负责人以及各行各界精英,才有心思和精力进京开会两周。

由此可以理解3月22日民航局、外交部等五部委公告,自23日起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航班在12个指定第一入境点入境。有其合理性,但其中一个分流点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很不科学。

查询一线城市2019年空港口岸出入境数据,上海浦东机场逾3900万人次,连续17年居全国首位,上海虹桥机场480万人次(全国第7);北京首都机场2654.4万人次(全国第2),北京大兴机场开航3个多月9.2万人次;广州白云机场1880万人次(全国第3);深圳宝安机场595.7万人次(全国第6)。

3月24日北京分流后,上海报告境外输入确诊19例,明显高于北京的5例;上海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94例,占全国总数的19.8%。笔者随机查询,3月28日巴黎飞上海的国际航班,不含共享就高达15个;巴黎飞北京的国际航班8个,其中4个第一入境点选上海。

显而易见,上海入境防疫的工作量和压力超北京。国际航班如不暂停,上海应对已是如履薄冰,疲惫不堪,不宜承担北京分流。

四个一线城市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四个发动机,更是入境防疫的主战场,万一疫情从此复发和蔓延,对中国抗疫和经济是沉重打击,损失也远超武汉封城。所以中央重视应同等,防疫措施也应同等,一线城市入境均需合理科学分流。何况从一线城市入境的旅客,很多籍贯或居住地在其他省,只是转机。

中国举国体制的确有其擅长的一面,每逢大灾大难,有强势中央政府指令,兄弟省纷纷倾力相助,共渡难关。例如1998年抗洪、2008年汶川地震后对口援建、2020年全国医务人员支援湖北抗疫、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多年结对帮扶等。

应对措施:

1.北京入境在黄河以北分流。已公告第一入境点的12个城市,移除上海、南京,新增哈尔滨、长春,其他10城市不变。

2.上海入境在华东分流。需请杭州、南京、宁波、合肥、南昌、福州、厦门七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且入境航班全部降落远郊的浦东机场、不降市区的虹桥机场。

3.广州入境在西南分流。需请重庆、成都、昆明、贵阳以及长沙五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

4.深圳入境在华南分流。需请南宁、海口两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

四、入境尺度不一制造“防控洼地”

就隔离14天而言,北京是一律集中隔离,老少孕产病除外;上海是24个重点国集中或居家隔离,其中居家隔离需符合“一人一户或一家”,非重点国无需隔离;广州、深圳自3月24日起一律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

就核酸检测而言,上广深100%检测;北京四种情形(有症状、有流行病学史、有线索、有必要)才检测,自3月25日起100%检测。

就费用而言,北上广深集中隔离的食宿费用均自理,山东威海、吉林延边等免费,黑龙江由政府与个人分摊;广深核酸检测免费,北京有保险的免费、无保险的自费。

应对措施:

1.从严统一全国入境防控要求和标准。涉外、防控政策尤其敏感,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应有担当、多作为。否则政出多门,各地不一,容易引起混乱与争议,也让入境旅客云里雾里。

2.实施“六个一律”。所有入境者不分国籍,不分重疫区、非重疫区,除前文所说的一律集中隔离14天外,还需核酸一律检测,隔离食宿一律自费,检测和治疗如无医疗保险、商业保险一律自费,因虚报瞒报疫病信息发生费用一律赔偿,登机前一律书面告知且本人签同意后才能登机。有特殊情形需破例,需经省级以上防疫指挥部书面批准。

五、外国旅客优待产生“舆情风暴”

3月20日,上海《新民晚报》报道,14日一英国女婿拒绝集中隔离,居委会耗费6个多小时耐心协调,让其独立居家隔离,岳母、妻子带2个月大的婴儿投奔亲戚。引起轩然大波,媒体和网民多有抨击,胡锡进甚至激进地对此打零分。

从防疫规定而言,这么做的确没问题。入境管控越来越严,无论是3月14日,还是3月24日,上海一直规定自重点国家入境,允许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居家隔离的前提条件是必须符合“一家一人或一户”。

但这么做的确有大问题,依然深深刺痛民心,引起网民愤怒。因为上海居委会的确给予外籍人士特殊待遇,“法理情”三者未兼顾,只顾全了“法”。

疫情期间,湖北同胞在各地受歧视排斥难道是个案吗?湖北及武汉逐渐解封但其务工人员能顺利返京返沪吗?入沪不愿集中隔离或有其他困难,居委会负责人会耐心解释6小时吗?警方会拖延6小时不干预吗?上海主流媒体又会正面典型宣传报道吗?

据《健康时报》的报道,在“洋女婿事件”后五天的3月19日,从湖北荆门抵沪复工的小赵“差一点就睡大马路了”!公司所在的新桥社区很干脆答复:“没有足够的房间提供,没法隔离,如果小赵强行来上海,进入宿舍的话,就只能将他们公司的宿舍整栋楼都隔离了”;她想投奔上海的亲戚家,“小区的门也不让进”;托老乡联系浦东的隔离酒店,自费打车过去,因住满又换了两个地方才入住,每天住宿160元、不含中晚餐。有谁为她6小时耐心服务、排忧解难?

应对措施:

1.不为外籍提供任何特殊待遇。抗疫需法治而非人治,所有入境人员不论国籍,都实施同一防疫法律与规定,严格管控,一视同仁。既不能夜郎自大嘲笑别国疫情蔓延,也不能自我贬低过度服务,更不能糊涂地将负面行为、民众痛点作为正面报道广而告之。

2.提高服务质量与效率。入境登机前应清楚告知中国及本市防疫的相关规定,如不接受可拒绝入境,如同意后入境又反悔,可由公安部门强制执行,或注销签证、遣返回国,三年内不能再入境。居家隔离不符合条件,最多提供半小时家人协商,逾时强制集中隔离。防疫特殊时期,村居委会时间宝贵、工作繁忙,不论国籍,没有精力和必要每人花6小时劝说调解。

六、境外疫情风险分析忽视全民感染率

此前中国根据境外疫情区分不同风险,并采取不同的管制措施。以上海为例,3月20日公布24个重点国家,仍有明显漏洞。

首先,不能涵盖,必有遗漏。上海先后由8国升级到16国、再升级到24国,但评估和调整明显滞后于全球疫情蔓延。既然将芬兰、希腊列入重点国家,葡萄牙、巴西、以色列、土耳其、爱尔兰、卢森堡、泰国、智利、波兰的确诊病例比这两国更多为何不列入?

其次,3月23日将日本从重点国家名录中移除是失误。因为近两个月里日本一直存在轻症缓检测、不检测情况,确诊病例可能严重失实。

再次,忽视全民感染率重要指标。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9时,冰岛确诊648例,卢森堡确诊1099例,全民感染率分别为万分之18.2、17.5,高居全球第一、第二。远高于中国的全民感染率万分之0.58、伊朗的万分之3.29、西班牙的万分之8.76、意大利的万分之12.60,显然都应列入重点国。

应对措施:

1.确定重点国家不能只看确诊病例。根据WHO每日疫情报告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跟踪累计确诊病例、一周内每天新增确诊病例、全民感染率三个关键指标,动态评估,三天调整一次。

2.确定重点疫区不能只限于国家。欧洲、中东、东南亚目前疫情,均可划为重疫区,区域内各国都按重点国家防控;不再检测轻症的外国,尤其需密切跟踪其疫情和该国媒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入境防疫六个隐患及对策

发布日期:2020-03-26 10:35
摘要:无症状与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北京入境分流合理但方案欠科学,各地防控尺度不一制造“政策洼地”等。



撰文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疫情蔓延极其迅速凶猛。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6日21时、18日19时、22日6时、25日1时,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分别超过10万、20万、30万、40万。

中国国家卫健委官网公布了全球最早疫情报告,来自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截至1月10日24时,确诊41例。换而言之,自建立疫情日报制度以来,全球确诊病例达到第一、二、三、四个10万例,分别经历56天21小时、11天22小时、3天11小时、2天19小时。

按照这样飙升的增速和检测试剂盒的普及,此后全球新增10万病例将以小时而非天计。预测50小时内出现第五个10万例,下周24小时内即可突破10万例。目前很难预测日破10万例持续多久,何时出现日破20万、30万例,根本看不清全球疫情拐点。

中国抗疫奋战两个月,出现三个新态势:一、已控制本土疫情。除湖北武汉、湖北输入外省、境外输入本土,全国各地持续无新增病例。二、零星复发不可避免。自3月18日起的一周,湖北及武汉有6天新增病例为0,但3月23日武汉新增1例且是医生,同日广东佛山报告湖北咸宁输入1例。三、防疫重点转向境外输入。据国家卫健委每日疫情通报,截至3月24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74例;自3月13日起,境外输入病例持续12天超过本土病例。

中国入境防疫也有六个隐患不容忽视。

一、北上广入境病例扩散感染

3月21日,广州确诊全国首例境外输入关联本地病例。起因是3月9日出差土耳其再入境的病例未及时发现,又未执行严格的居家隔离,传染了与其密切接触的广州越秀区居民。

这是极其危险的警讯。3月23日,上海宝山区、北京海淀区分别新增1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上海病例在隔离确诊前曾在商业广场、便利店、水果店等活动。

假如更多的病例入境未能早发现、早隔离,必然发生家庭、社区的聚集传染,国内尤其一线城市已平息的疫情将死灰复燃,甚至感染一大片。导致局部地区此前两个月付出的巨大努力、巨大代价前功尽弃,不得不再次封村、封区、封路甚至封城。

全球疫情未结束,中国抗疫不休兵。本土防疫战绩的确漂亮,但不能自满陶醉,境外果断的防输入抗疫经验,都值得学习借鉴。例如:美国自3月13日起禁止所有来自欧洲的人员入境30天;法国自3月17日起关闭欧盟和申根区边境30天;俄罗斯自3月23日起临时限制与所有国家的空中交通,除撤侨包机外,与每个国家仅保留一条航线;阿联酋航空自3月25日起暂停所有客运服务14天;香港自3月25日起禁止非本地居民从香港国际机场入境14天。

应对措施:

1.梯次关闭海陆空所有口岸。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9时,确诊5000例以上的11国人员,暂停入境30天;确诊1000-4999例的17国人员,暂停入境14天;确诊500-999例的16国人员,暂停入境7天;至少需暂停陆海口岸,空中交通如不暂停,就仅保留一条航线;中国公民不受限制,中国政府邀请的客人不受限制,货运不受限制。

2.限制国际航班降落地点。仅限于降落直辖市、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武汉、拉萨除外);地级市及以下原则上暂停国际航班;因归国华侨多(如温州)、撤回留学生(如从欧洲)申请商业包机,需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而非中国民航局特批;运输抗疫物资的救援专机不受限制。

二、无症状与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

3月19日晚,山东鲁能外援费莱尼乘新加坡航班抵达上海浦东机场,20日凌晨乘出租车抵达虹桥火车站,一路畅通,直到上午高铁抵达济南西站后查出问题,才送医院确诊。

可见一线城市入境防控压力巨大,漏洞明显。例如,无症状、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又如,重点国家通过非重点国家转机入境、入境中国一线城市后再换乘,容易导致病毒扩散;再如,执行国际航班的所有机组人员都是高危的密切接触者,健康安全受威胁,也有扩散病毒风险。

笔者一位朋友的丈夫是机长,3月9日巴黎飞某一线城市,机上100多个意大利华人,公务舱有旅客发烧,机组事先不知情。机组飞一次疫区重点国,集中隔离14天,成本很高;但飞非重点国不集中隔离14天,对同事、家庭、社区风险太大。

新冠病毒的确太妖,体温筛选不是唯一手段。有的无症状、潜伏期病例有强传染力,自己没什么事,却导致感染的人重症;有的临床已治愈病例又复阳,病理机制仍不清楚,有无传染性、传染性多大也没把握;更有一些不自觉的入境旅客,明知自己有COVID-19症状,为能顺利登机入境,提前服退烧药,临时压下体温。

应对措施:

1.所有入境者一律集中隔离14天。如不梯次关闭中国边境,那么就应全国口岸推广“北京+上海”的严格管控措施。即所有入境者一律集中隔离;村居委会已忙碌两个月,疲惫不堪,应尽量控制居家隔离,只有65岁以上老人、16岁以下未成年人、孕产妇、有重大疾病者且符合“一人一户或一家”才可申请,且接受社区监督,14天不能出门;以30天为一周期至少实施3个周期。

2.在第一入境点即集中隔离14天。所有入境者不能直接转机或换乘火车、汽车,只有在第一入境点集中隔离14天后,核酸检测阴性才允许。

3.入境防控至少三个月不放松。全球疫情已大暴发且持续多久未知,境外输入难免有漏网,各地急于复工复产救经济,必然推高疫情复发风险。民众需要出来透气和社交,但需坚持戴口罩、勤洗手,减少公共场合聚集。一旦发现入境病例,只好兴师动众,不惜成本,宁紧勿松,迅速隔离所有密切接触者。

三、北京入境分流合理但方案欠科学

首都防疫有特殊的地位和压力,必须严防死守,没有二话。4月下旬,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召开例会,或决定5月举行延期的全国人大年度例会,延期的全国政协年度例会也将同期召开。这取决于三个前提条件:

首先,本土疫情完全平息,所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含湖北)无需戴口罩开会;其次,北京新增病例(含境外输入)至少持续14天为0,如果做不到,所有入境国际航班提前一个月全部分流,旅客异地集中隔离14天后再入京;再次,全国复工复产走上正轨,地级市以上、头部企业的主要负责人以及各行各界精英,才有心思和精力进京开会两周。

由此可以理解3月22日民航局、外交部等五部委公告,自23日起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航班在12个指定第一入境点入境。有其合理性,但其中一个分流点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很不科学。

查询一线城市2019年空港口岸出入境数据,上海浦东机场逾3900万人次,连续17年居全国首位,上海虹桥机场480万人次(全国第7);北京首都机场2654.4万人次(全国第2),北京大兴机场开航3个多月9.2万人次;广州白云机场1880万人次(全国第3);深圳宝安机场595.7万人次(全国第6)。

3月24日北京分流后,上海报告境外输入确诊19例,明显高于北京的5例;上海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94例,占全国总数的19.8%。笔者随机查询,3月28日巴黎飞上海的国际航班,不含共享就高达15个;巴黎飞北京的国际航班8个,其中4个第一入境点选上海。

显而易见,上海入境防疫的工作量和压力超北京。国际航班如不暂停,上海应对已是如履薄冰,疲惫不堪,不宜承担北京分流。

四个一线城市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四个发动机,更是入境防疫的主战场,万一疫情从此复发和蔓延,对中国抗疫和经济是沉重打击,损失也远超武汉封城。所以中央重视应同等,防疫措施也应同等,一线城市入境均需合理科学分流。何况从一线城市入境的旅客,很多籍贯或居住地在其他省,只是转机。

中国举国体制的确有其擅长的一面,每逢大灾大难,有强势中央政府指令,兄弟省纷纷倾力相助,共渡难关。例如1998年抗洪、2008年汶川地震后对口援建、2020年全国医务人员支援湖北抗疫、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多年结对帮扶等。

应对措施:

1.北京入境在黄河以北分流。已公告第一入境点的12个城市,移除上海、南京,新增哈尔滨、长春,其他10城市不变。

2.上海入境在华东分流。需请杭州、南京、宁波、合肥、南昌、福州、厦门七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且入境航班全部降落远郊的浦东机场、不降市区的虹桥机场。

3.广州入境在西南分流。需请重庆、成都、昆明、贵阳以及长沙五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

4.深圳入境在华南分流。需请南宁、海口两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

四、入境尺度不一制造“防控洼地”

就隔离14天而言,北京是一律集中隔离,老少孕产病除外;上海是24个重点国集中或居家隔离,其中居家隔离需符合“一人一户或一家”,非重点国无需隔离;广州、深圳自3月24日起一律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

就核酸检测而言,上广深100%检测;北京四种情形(有症状、有流行病学史、有线索、有必要)才检测,自3月25日起100%检测。

就费用而言,北上广深集中隔离的食宿费用均自理,山东威海、吉林延边等免费,黑龙江由政府与个人分摊;广深核酸检测免费,北京有保险的免费、无保险的自费。

应对措施:

1.从严统一全国入境防控要求和标准。涉外、防控政策尤其敏感,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应有担当、多作为。否则政出多门,各地不一,容易引起混乱与争议,也让入境旅客云里雾里。

2.实施“六个一律”。所有入境者不分国籍,不分重疫区、非重疫区,除前文所说的一律集中隔离14天外,还需核酸一律检测,隔离食宿一律自费,检测和治疗如无医疗保险、商业保险一律自费,因虚报瞒报疫病信息发生费用一律赔偿,登机前一律书面告知且本人签同意后才能登机。有特殊情形需破例,需经省级以上防疫指挥部书面批准。

五、外国旅客优待产生“舆情风暴”

3月20日,上海《新民晚报》报道,14日一英国女婿拒绝集中隔离,居委会耗费6个多小时耐心协调,让其独立居家隔离,岳母、妻子带2个月大的婴儿投奔亲戚。引起轩然大波,媒体和网民多有抨击,胡锡进甚至激进地对此打零分。

从防疫规定而言,这么做的确没问题。入境管控越来越严,无论是3月14日,还是3月24日,上海一直规定自重点国家入境,允许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居家隔离的前提条件是必须符合“一家一人或一户”。

但这么做的确有大问题,依然深深刺痛民心,引起网民愤怒。因为上海居委会的确给予外籍人士特殊待遇,“法理情”三者未兼顾,只顾全了“法”。

疫情期间,湖北同胞在各地受歧视排斥难道是个案吗?湖北及武汉逐渐解封但其务工人员能顺利返京返沪吗?入沪不愿集中隔离或有其他困难,居委会负责人会耐心解释6小时吗?警方会拖延6小时不干预吗?上海主流媒体又会正面典型宣传报道吗?

据《健康时报》的报道,在“洋女婿事件”后五天的3月19日,从湖北荆门抵沪复工的小赵“差一点就睡大马路了”!公司所在的新桥社区很干脆答复:“没有足够的房间提供,没法隔离,如果小赵强行来上海,进入宿舍的话,就只能将他们公司的宿舍整栋楼都隔离了”;她想投奔上海的亲戚家,“小区的门也不让进”;托老乡联系浦东的隔离酒店,自费打车过去,因住满又换了两个地方才入住,每天住宿160元、不含中晚餐。有谁为她6小时耐心服务、排忧解难?

应对措施:

1.不为外籍提供任何特殊待遇。抗疫需法治而非人治,所有入境人员不论国籍,都实施同一防疫法律与规定,严格管控,一视同仁。既不能夜郎自大嘲笑别国疫情蔓延,也不能自我贬低过度服务,更不能糊涂地将负面行为、民众痛点作为正面报道广而告之。

2.提高服务质量与效率。入境登机前应清楚告知中国及本市防疫的相关规定,如不接受可拒绝入境,如同意后入境又反悔,可由公安部门强制执行,或注销签证、遣返回国,三年内不能再入境。居家隔离不符合条件,最多提供半小时家人协商,逾时强制集中隔离。防疫特殊时期,村居委会时间宝贵、工作繁忙,不论国籍,没有精力和必要每人花6小时劝说调解。

六、境外疫情风险分析忽视全民感染率

此前中国根据境外疫情区分不同风险,并采取不同的管制措施。以上海为例,3月20日公布24个重点国家,仍有明显漏洞。

首先,不能涵盖,必有遗漏。上海先后由8国升级到16国、再升级到24国,但评估和调整明显滞后于全球疫情蔓延。既然将芬兰、希腊列入重点国家,葡萄牙、巴西、以色列、土耳其、爱尔兰、卢森堡、泰国、智利、波兰的确诊病例比这两国更多为何不列入?

其次,3月23日将日本从重点国家名录中移除是失误。因为近两个月里日本一直存在轻症缓检测、不检测情况,确诊病例可能严重失实。

再次,忽视全民感染率重要指标。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9时,冰岛确诊648例,卢森堡确诊1099例,全民感染率分别为万分之18.2、17.5,高居全球第一、第二。远高于中国的全民感染率万分之0.58、伊朗的万分之3.29、西班牙的万分之8.76、意大利的万分之12.60,显然都应列入重点国。

应对措施:

1.确定重点国家不能只看确诊病例。根据WHO每日疫情报告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跟踪累计确诊病例、一周内每天新增确诊病例、全民感染率三个关键指标,动态评估,三天调整一次。

2.确定重点疫区不能只限于国家。欧洲、中东、东南亚目前疫情,均可划为重疫区,区域内各国都按重点国家防控;不再检测轻症的外国,尤其需密切跟踪其疫情和该国媒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无症状与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北京入境分流合理但方案欠科学,各地防控尺度不一制造“政策洼地”等。



撰文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疫情蔓延极其迅速凶猛。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6日21时、18日19时、22日6时、25日1时,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分别超过10万、20万、30万、40万。

中国国家卫健委官网公布了全球最早疫情报告,来自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截至1月10日24时,确诊41例。换而言之,自建立疫情日报制度以来,全球确诊病例达到第一、二、三、四个10万例,分别经历56天21小时、11天22小时、3天11小时、2天19小时。

按照这样飙升的增速和检测试剂盒的普及,此后全球新增10万病例将以小时而非天计。预测50小时内出现第五个10万例,下周24小时内即可突破10万例。目前很难预测日破10万例持续多久,何时出现日破20万、30万例,根本看不清全球疫情拐点。

中国抗疫奋战两个月,出现三个新态势:一、已控制本土疫情。除湖北武汉、湖北输入外省、境外输入本土,全国各地持续无新增病例。二、零星复发不可避免。自3月18日起的一周,湖北及武汉有6天新增病例为0,但3月23日武汉新增1例且是医生,同日广东佛山报告湖北咸宁输入1例。三、防疫重点转向境外输入。据国家卫健委每日疫情通报,截至3月24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74例;自3月13日起,境外输入病例持续12天超过本土病例。

中国入境防疫也有六个隐患不容忽视。

一、北上广入境病例扩散感染

3月21日,广州确诊全国首例境外输入关联本地病例。起因是3月9日出差土耳其再入境的病例未及时发现,又未执行严格的居家隔离,传染了与其密切接触的广州越秀区居民。

这是极其危险的警讯。3月23日,上海宝山区、北京海淀区分别新增1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上海病例在隔离确诊前曾在商业广场、便利店、水果店等活动。

假如更多的病例入境未能早发现、早隔离,必然发生家庭、社区的聚集传染,国内尤其一线城市已平息的疫情将死灰复燃,甚至感染一大片。导致局部地区此前两个月付出的巨大努力、巨大代价前功尽弃,不得不再次封村、封区、封路甚至封城。

全球疫情未结束,中国抗疫不休兵。本土防疫战绩的确漂亮,但不能自满陶醉,境外果断的防输入抗疫经验,都值得学习借鉴。例如:美国自3月13日起禁止所有来自欧洲的人员入境30天;法国自3月17日起关闭欧盟和申根区边境30天;俄罗斯自3月23日起临时限制与所有国家的空中交通,除撤侨包机外,与每个国家仅保留一条航线;阿联酋航空自3月25日起暂停所有客运服务14天;香港自3月25日起禁止非本地居民从香港国际机场入境14天。

应对措施:

1.梯次关闭海陆空所有口岸。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9时,确诊5000例以上的11国人员,暂停入境30天;确诊1000-4999例的17国人员,暂停入境14天;确诊500-999例的16国人员,暂停入境7天;至少需暂停陆海口岸,空中交通如不暂停,就仅保留一条航线;中国公民不受限制,中国政府邀请的客人不受限制,货运不受限制。

2.限制国际航班降落地点。仅限于降落直辖市、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武汉、拉萨除外);地级市及以下原则上暂停国际航班;因归国华侨多(如温州)、撤回留学生(如从欧洲)申请商业包机,需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而非中国民航局特批;运输抗疫物资的救援专机不受限制。

二、无症状与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

3月19日晚,山东鲁能外援费莱尼乘新加坡航班抵达上海浦东机场,20日凌晨乘出租车抵达虹桥火车站,一路畅通,直到上午高铁抵达济南西站后查出问题,才送医院确诊。

可见一线城市入境防控压力巨大,漏洞明显。例如,无症状、潜伏病例不能及时识别;又如,重点国家通过非重点国家转机入境、入境中国一线城市后再换乘,容易导致病毒扩散;再如,执行国际航班的所有机组人员都是高危的密切接触者,健康安全受威胁,也有扩散病毒风险。

笔者一位朋友的丈夫是机长,3月9日巴黎飞某一线城市,机上100多个意大利华人,公务舱有旅客发烧,机组事先不知情。机组飞一次疫区重点国,集中隔离14天,成本很高;但飞非重点国不集中隔离14天,对同事、家庭、社区风险太大。

新冠病毒的确太妖,体温筛选不是唯一手段。有的无症状、潜伏期病例有强传染力,自己没什么事,却导致感染的人重症;有的临床已治愈病例又复阳,病理机制仍不清楚,有无传染性、传染性多大也没把握;更有一些不自觉的入境旅客,明知自己有COVID-19症状,为能顺利登机入境,提前服退烧药,临时压下体温。

应对措施:

1.所有入境者一律集中隔离14天。如不梯次关闭中国边境,那么就应全国口岸推广“北京+上海”的严格管控措施。即所有入境者一律集中隔离;村居委会已忙碌两个月,疲惫不堪,应尽量控制居家隔离,只有65岁以上老人、16岁以下未成年人、孕产妇、有重大疾病者且符合“一人一户或一家”才可申请,且接受社区监督,14天不能出门;以30天为一周期至少实施3个周期。

2.在第一入境点即集中隔离14天。所有入境者不能直接转机或换乘火车、汽车,只有在第一入境点集中隔离14天后,核酸检测阴性才允许。

3.入境防控至少三个月不放松。全球疫情已大暴发且持续多久未知,境外输入难免有漏网,各地急于复工复产救经济,必然推高疫情复发风险。民众需要出来透气和社交,但需坚持戴口罩、勤洗手,减少公共场合聚集。一旦发现入境病例,只好兴师动众,不惜成本,宁紧勿松,迅速隔离所有密切接触者。

三、北京入境分流合理但方案欠科学

首都防疫有特殊的地位和压力,必须严防死守,没有二话。4月下旬,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召开例会,或决定5月举行延期的全国人大年度例会,延期的全国政协年度例会也将同期召开。这取决于三个前提条件:

首先,本土疫情完全平息,所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含湖北)无需戴口罩开会;其次,北京新增病例(含境外输入)至少持续14天为0,如果做不到,所有入境国际航班提前一个月全部分流,旅客异地集中隔离14天后再入京;再次,全国复工复产走上正轨,地级市以上、头部企业的主要负责人以及各行各界精英,才有心思和精力进京开会两周。

由此可以理解3月22日民航局、外交部等五部委公告,自23日起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航班在12个指定第一入境点入境。有其合理性,但其中一个分流点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很不科学。

查询一线城市2019年空港口岸出入境数据,上海浦东机场逾3900万人次,连续17年居全国首位,上海虹桥机场480万人次(全国第7);北京首都机场2654.4万人次(全国第2),北京大兴机场开航3个多月9.2万人次;广州白云机场1880万人次(全国第3);深圳宝安机场595.7万人次(全国第6)。

3月24日北京分流后,上海报告境外输入确诊19例,明显高于北京的5例;上海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94例,占全国总数的19.8%。笔者随机查询,3月28日巴黎飞上海的国际航班,不含共享就高达15个;巴黎飞北京的国际航班8个,其中4个第一入境点选上海。

显而易见,上海入境防疫的工作量和压力超北京。国际航班如不暂停,上海应对已是如履薄冰,疲惫不堪,不宜承担北京分流。

四个一线城市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四个发动机,更是入境防疫的主战场,万一疫情从此复发和蔓延,对中国抗疫和经济是沉重打击,损失也远超武汉封城。所以中央重视应同等,防疫措施也应同等,一线城市入境均需合理科学分流。何况从一线城市入境的旅客,很多籍贯或居住地在其他省,只是转机。

中国举国体制的确有其擅长的一面,每逢大灾大难,有强势中央政府指令,兄弟省纷纷倾力相助,共渡难关。例如1998年抗洪、2008年汶川地震后对口援建、2020年全国医务人员支援湖北抗疫、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多年结对帮扶等。

应对措施:

1.北京入境在黄河以北分流。已公告第一入境点的12个城市,移除上海、南京,新增哈尔滨、长春,其他10城市不变。

2.上海入境在华东分流。需请杭州、南京、宁波、合肥、南昌、福州、厦门七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且入境航班全部降落远郊的浦东机场、不降市区的虹桥机场。

3.广州入境在西南分流。需请重庆、成都、昆明、贵阳以及长沙五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

4.深圳入境在华南分流。需请南宁、海口两地机场,作为第一入境点分摊压力。

四、入境尺度不一制造“防控洼地”

就隔离14天而言,北京是一律集中隔离,老少孕产病除外;上海是24个重点国集中或居家隔离,其中居家隔离需符合“一人一户或一家”,非重点国无需隔离;广州、深圳自3月24日起一律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

就核酸检测而言,上广深100%检测;北京四种情形(有症状、有流行病学史、有线索、有必要)才检测,自3月25日起100%检测。

就费用而言,北上广深集中隔离的食宿费用均自理,山东威海、吉林延边等免费,黑龙江由政府与个人分摊;广深核酸检测免费,北京有保险的免费、无保险的自费。

应对措施:

1.从严统一全国入境防控要求和标准。涉外、防控政策尤其敏感,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应有担当、多作为。否则政出多门,各地不一,容易引起混乱与争议,也让入境旅客云里雾里。

2.实施“六个一律”。所有入境者不分国籍,不分重疫区、非重疫区,除前文所说的一律集中隔离14天外,还需核酸一律检测,隔离食宿一律自费,检测和治疗如无医疗保险、商业保险一律自费,因虚报瞒报疫病信息发生费用一律赔偿,登机前一律书面告知且本人签同意后才能登机。有特殊情形需破例,需经省级以上防疫指挥部书面批准。

五、外国旅客优待产生“舆情风暴”

3月20日,上海《新民晚报》报道,14日一英国女婿拒绝集中隔离,居委会耗费6个多小时耐心协调,让其独立居家隔离,岳母、妻子带2个月大的婴儿投奔亲戚。引起轩然大波,媒体和网民多有抨击,胡锡进甚至激进地对此打零分。

从防疫规定而言,这么做的确没问题。入境管控越来越严,无论是3月14日,还是3月24日,上海一直规定自重点国家入境,允许集中隔离或居家隔离,居家隔离的前提条件是必须符合“一家一人或一户”。

但这么做的确有大问题,依然深深刺痛民心,引起网民愤怒。因为上海居委会的确给予外籍人士特殊待遇,“法理情”三者未兼顾,只顾全了“法”。

疫情期间,湖北同胞在各地受歧视排斥难道是个案吗?湖北及武汉逐渐解封但其务工人员能顺利返京返沪吗?入沪不愿集中隔离或有其他困难,居委会负责人会耐心解释6小时吗?警方会拖延6小时不干预吗?上海主流媒体又会正面典型宣传报道吗?

据《健康时报》的报道,在“洋女婿事件”后五天的3月19日,从湖北荆门抵沪复工的小赵“差一点就睡大马路了”!公司所在的新桥社区很干脆答复:“没有足够的房间提供,没法隔离,如果小赵强行来上海,进入宿舍的话,就只能将他们公司的宿舍整栋楼都隔离了”;她想投奔上海的亲戚家,“小区的门也不让进”;托老乡联系浦东的隔离酒店,自费打车过去,因住满又换了两个地方才入住,每天住宿160元、不含中晚餐。有谁为她6小时耐心服务、排忧解难?

应对措施:

1.不为外籍提供任何特殊待遇。抗疫需法治而非人治,所有入境人员不论国籍,都实施同一防疫法律与规定,严格管控,一视同仁。既不能夜郎自大嘲笑别国疫情蔓延,也不能自我贬低过度服务,更不能糊涂地将负面行为、民众痛点作为正面报道广而告之。

2.提高服务质量与效率。入境登机前应清楚告知中国及本市防疫的相关规定,如不接受可拒绝入境,如同意后入境又反悔,可由公安部门强制执行,或注销签证、遣返回国,三年内不能再入境。居家隔离不符合条件,最多提供半小时家人协商,逾时强制集中隔离。防疫特殊时期,村居委会时间宝贵、工作繁忙,不论国籍,没有精力和必要每人花6小时劝说调解。

六、境外疫情风险分析忽视全民感染率

此前中国根据境外疫情区分不同风险,并采取不同的管制措施。以上海为例,3月20日公布24个重点国家,仍有明显漏洞。

首先,不能涵盖,必有遗漏。上海先后由8国升级到16国、再升级到24国,但评估和调整明显滞后于全球疫情蔓延。既然将芬兰、希腊列入重点国家,葡萄牙、巴西、以色列、土耳其、爱尔兰、卢森堡、泰国、智利、波兰的确诊病例比这两国更多为何不列入?

其次,3月23日将日本从重点国家名录中移除是失误。因为近两个月里日本一直存在轻症缓检测、不检测情况,确诊病例可能严重失实。

再次,忽视全民感染率重要指标。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9时,冰岛确诊648例,卢森堡确诊1099例,全民感染率分别为万分之18.2、17.5,高居全球第一、第二。远高于中国的全民感染率万分之0.58、伊朗的万分之3.29、西班牙的万分之8.76、意大利的万分之12.60,显然都应列入重点国。

应对措施:

1.确定重点国家不能只看确诊病例。根据WHO每日疫情报告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跟踪累计确诊病例、一周内每天新增确诊病例、全民感染率三个关键指标,动态评估,三天调整一次。

2.确定重点疫区不能只限于国家。欧洲、中东、东南亚目前疫情,均可划为重疫区,区域内各国都按重点国家防控;不再检测轻症的外国,尤其需密切跟踪其疫情和该国媒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