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社会主义就算暂时未被大多数选民接受,民主党人甚至共和党人也不得不认真考虑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政策。



撰文 | 杨超

OR--商业新媒体 】桑德斯及其“社会主义”不可接受,几乎已经成为美国民主党建制派的共识。那么,替代选项是什么?每一位美国总统候选人都不得不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不管这个人是属于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阵营。

美国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除了宗教、传统和文化影响,最主要的是,在其国民心目中,美国一向是自由、平等和机遇的“应许之地”。在美国人的想象中,无论出身如何,只要努力上进,任何人都有机会成功。这种价值观也洋溢于好莱坞电影中,从《阿甘正传》到《风雨哈佛路》,不一而足。

早期的美国没有形成社会主义风潮的原因在于,西部广袤边疆的存在,给予了资本主义开拓的空间,也给很多社会底层的民众带来了上升机会。从南北战争后的“镀金时代”至一战后美国空前的繁荣,使得美国民众一直在体验和享受着“美国梦”。在遭受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打击后,罗斯福总统顺应时势,推动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改良。罗斯福通过制定最低工资以及社会保障等政策,使得美国资本主义制度能延续下去,避开了世界社会主义潮流的冲击。

但到了今天,西部已经没有可供开拓的新边疆,美国国内产业在全球化运动中逐步向海外转移。蓝领工作不保,中产收入日渐缩水,美国人所坚信的“美国梦”正在褪色。小布什为了维系美国人“居者有其屋”的梦想而推动的房屋政策酿成了一场金融风暴。奥巴马曾经给了无数美国人以改变的希望,但在他8年总统任期过去后,情况似乎并无改观,民主党因为竞选经费而不得不再次受制于华尔街。年轻人不但上升通道受阻,还背上了总额高达1.6万亿美元的学生债务。

美国资本主义需要深刻反思和改良才能存续下去。金融资本霸权、市场垄断和产业跨国转移所带来的种种弊端已经成为各方辩论的主题。在医保和最低工资之外,公共政策如何能更多体现公平正义和关怀弱势也成为竞选中绕不过去的议题。美国建制派精英再也不能把这些议题视为洪水猛兽,污名为“社会主义”并一概加以反对。

一般而言,民主党秉承“自由”(liberality)和“进步”(progressive)观念。但对自由的理解,民主党内各派的理解并不相同。根据以赛亚•伯林的定义,“消极自由”指个人行动不受他人干涉。“积极自由”则是每个人平等地拥有参与民主政治和分享统治权力的机会。民主党的温和/建制派更多地在捍卫“消极自由”,进步派也支持一定的“积极自由”,激进/社会主义派则要求更多地实施“积极自由”。由此造成的政策主张区别是,在经济福利议题上,温和/建制派在最低工资和医保等议题上的诉求比较温和,行动并不积极。进步派注重提升最低工资、提高福利和全民医保改革等议题,但在提升最低工资上呼吁最多的是激进/社会主义派。桑德斯指出:从事低端服务业的半数以上非洲裔美国人以及近60%的拉丁裔劳动者每小时工资不足15美元。

在社会进步议题上,民主党进步派支持女权主义以及少数族裔与LGBTQ等少数群体争取“平权”,并由此衍生出所谓的“身份政治”,要求按族裔、性别或少数群体身份分配国家资源和提供特殊服务。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社会主义派则提出免除公立大学学费、建立全民住房保障计划,通过投资2.5万亿美元建造近1000万个永久性可负担的住房,结束无家可归人群的住房危机等具有民主社会主义性质的政策主张。

在对待资本的问题上,温和/建制派不赞同打击资本,进步派主张节制资本但并不过激。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社会主义派则要求向资本加税以及反避税,倾向于“劫富济贫”。虽然温和派和进步派在提高个税和企业税上有共识,但桑德斯更进一步主张更高的累进财富税。此外,桑德斯还提出向金融资本征税,分别对股票、债券和衍生品征收0.5%、0.1%和0.005%的金融交易税,这一主张可谓与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的政策建议异曲同工。

桑德斯的高福利社会政策及其资金方案意味着美国政府未来将会承受巨大的财政赤字压力,未来十年美国政府赤字将因此增加30万亿美元。由于矛头指向资本既得利益者,挑战建制派,桑德斯遭到了党内外的各种打压。反观特朗普煽动民粹主义,提倡贸易保护主义、工作回流美国和反对移民等政策主要针对外部,对国内既得利益集团影响不大。

民主党内各派因其主张不同,在各选民群体中的支持者也有差异。美联社的选民意向调查(AP Votecast)以及Morning Consult公布的数据显示,温和/建制派代表拜登的关键支持者包括45岁以上、温和派及非裔等群体。而54%的18-22岁选民和47%的23-38岁选民以及亚裔、拉美裔以及其他族裔选民群体更青睐桑德斯。

在民主党总统提名竞选中,拜登已取得对桑德斯的优势,基本无悬念会赢得民主党提名。桑德斯的年轻人拥护者们虽充满热情,但总体选民基础仍不够广泛。但就算这次温和/建制派得胜,未来的世界终归属于年轻人。不考虑这点,一味固守中老年选民群体的话,民主党只会越来越“老”,在国内政治中可能会滑向边缘。拜登在竞选中高呼:“如果你们希望看到一个‘奥巴马-拜登’式的民主党,就加入我们!”虽然有奥巴马的支持,但拜登如果仍是萧规曹随而了无新意的话,将很难收服焦虑的年轻人。奥巴马奇迹不会再现,尤其是在一位已被证明只会循规蹈矩的老派政客身上。

对民主党来说,为了夺回总统宝座,理性的选择是一名温和派(如拜登),同时吸收和消化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派以及其他进步派的主张,以争取年轻人和更多选民群体。社会主义就算暂时未能被大多数选民所接受,民主党人甚至共和党人也不得不认真考虑推动实施一定程度的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政策。从这个意义上说,桑德斯及其民主社会主义运动并非徒劳无功,仍然有力地推动了社会进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国人会选择社会主义还是进步主义?

发布日期:2020-03-25 07:16
摘要:社会主义就算暂时未被大多数选民接受,民主党人甚至共和党人也不得不认真考虑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政策。



撰文 | 杨超

OR--商业新媒体 】桑德斯及其“社会主义”不可接受,几乎已经成为美国民主党建制派的共识。那么,替代选项是什么?每一位美国总统候选人都不得不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不管这个人是属于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阵营。

美国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除了宗教、传统和文化影响,最主要的是,在其国民心目中,美国一向是自由、平等和机遇的“应许之地”。在美国人的想象中,无论出身如何,只要努力上进,任何人都有机会成功。这种价值观也洋溢于好莱坞电影中,从《阿甘正传》到《风雨哈佛路》,不一而足。

早期的美国没有形成社会主义风潮的原因在于,西部广袤边疆的存在,给予了资本主义开拓的空间,也给很多社会底层的民众带来了上升机会。从南北战争后的“镀金时代”至一战后美国空前的繁荣,使得美国民众一直在体验和享受着“美国梦”。在遭受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打击后,罗斯福总统顺应时势,推动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改良。罗斯福通过制定最低工资以及社会保障等政策,使得美国资本主义制度能延续下去,避开了世界社会主义潮流的冲击。

但到了今天,西部已经没有可供开拓的新边疆,美国国内产业在全球化运动中逐步向海外转移。蓝领工作不保,中产收入日渐缩水,美国人所坚信的“美国梦”正在褪色。小布什为了维系美国人“居者有其屋”的梦想而推动的房屋政策酿成了一场金融风暴。奥巴马曾经给了无数美国人以改变的希望,但在他8年总统任期过去后,情况似乎并无改观,民主党因为竞选经费而不得不再次受制于华尔街。年轻人不但上升通道受阻,还背上了总额高达1.6万亿美元的学生债务。

美国资本主义需要深刻反思和改良才能存续下去。金融资本霸权、市场垄断和产业跨国转移所带来的种种弊端已经成为各方辩论的主题。在医保和最低工资之外,公共政策如何能更多体现公平正义和关怀弱势也成为竞选中绕不过去的议题。美国建制派精英再也不能把这些议题视为洪水猛兽,污名为“社会主义”并一概加以反对。

一般而言,民主党秉承“自由”(liberality)和“进步”(progressive)观念。但对自由的理解,民主党内各派的理解并不相同。根据以赛亚•伯林的定义,“消极自由”指个人行动不受他人干涉。“积极自由”则是每个人平等地拥有参与民主政治和分享统治权力的机会。民主党的温和/建制派更多地在捍卫“消极自由”,进步派也支持一定的“积极自由”,激进/社会主义派则要求更多地实施“积极自由”。由此造成的政策主张区别是,在经济福利议题上,温和/建制派在最低工资和医保等议题上的诉求比较温和,行动并不积极。进步派注重提升最低工资、提高福利和全民医保改革等议题,但在提升最低工资上呼吁最多的是激进/社会主义派。桑德斯指出:从事低端服务业的半数以上非洲裔美国人以及近60%的拉丁裔劳动者每小时工资不足15美元。

在社会进步议题上,民主党进步派支持女权主义以及少数族裔与LGBTQ等少数群体争取“平权”,并由此衍生出所谓的“身份政治”,要求按族裔、性别或少数群体身份分配国家资源和提供特殊服务。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社会主义派则提出免除公立大学学费、建立全民住房保障计划,通过投资2.5万亿美元建造近1000万个永久性可负担的住房,结束无家可归人群的住房危机等具有民主社会主义性质的政策主张。

在对待资本的问题上,温和/建制派不赞同打击资本,进步派主张节制资本但并不过激。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社会主义派则要求向资本加税以及反避税,倾向于“劫富济贫”。虽然温和派和进步派在提高个税和企业税上有共识,但桑德斯更进一步主张更高的累进财富税。此外,桑德斯还提出向金融资本征税,分别对股票、债券和衍生品征收0.5%、0.1%和0.005%的金融交易税,这一主张可谓与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的政策建议异曲同工。

桑德斯的高福利社会政策及其资金方案意味着美国政府未来将会承受巨大的财政赤字压力,未来十年美国政府赤字将因此增加30万亿美元。由于矛头指向资本既得利益者,挑战建制派,桑德斯遭到了党内外的各种打压。反观特朗普煽动民粹主义,提倡贸易保护主义、工作回流美国和反对移民等政策主要针对外部,对国内既得利益集团影响不大。

民主党内各派因其主张不同,在各选民群体中的支持者也有差异。美联社的选民意向调查(AP Votecast)以及Morning Consult公布的数据显示,温和/建制派代表拜登的关键支持者包括45岁以上、温和派及非裔等群体。而54%的18-22岁选民和47%的23-38岁选民以及亚裔、拉美裔以及其他族裔选民群体更青睐桑德斯。

在民主党总统提名竞选中,拜登已取得对桑德斯的优势,基本无悬念会赢得民主党提名。桑德斯的年轻人拥护者们虽充满热情,但总体选民基础仍不够广泛。但就算这次温和/建制派得胜,未来的世界终归属于年轻人。不考虑这点,一味固守中老年选民群体的话,民主党只会越来越“老”,在国内政治中可能会滑向边缘。拜登在竞选中高呼:“如果你们希望看到一个‘奥巴马-拜登’式的民主党,就加入我们!”虽然有奥巴马的支持,但拜登如果仍是萧规曹随而了无新意的话,将很难收服焦虑的年轻人。奥巴马奇迹不会再现,尤其是在一位已被证明只会循规蹈矩的老派政客身上。

对民主党来说,为了夺回总统宝座,理性的选择是一名温和派(如拜登),同时吸收和消化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派以及其他进步派的主张,以争取年轻人和更多选民群体。社会主义就算暂时未能被大多数选民所接受,民主党人甚至共和党人也不得不认真考虑推动实施一定程度的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政策。从这个意义上说,桑德斯及其民主社会主义运动并非徒劳无功,仍然有力地推动了社会进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社会主义就算暂时未被大多数选民接受,民主党人甚至共和党人也不得不认真考虑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政策。



撰文 | 杨超

OR--商业新媒体 】桑德斯及其“社会主义”不可接受,几乎已经成为美国民主党建制派的共识。那么,替代选项是什么?每一位美国总统候选人都不得不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不管这个人是属于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阵营。

美国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除了宗教、传统和文化影响,最主要的是,在其国民心目中,美国一向是自由、平等和机遇的“应许之地”。在美国人的想象中,无论出身如何,只要努力上进,任何人都有机会成功。这种价值观也洋溢于好莱坞电影中,从《阿甘正传》到《风雨哈佛路》,不一而足。

早期的美国没有形成社会主义风潮的原因在于,西部广袤边疆的存在,给予了资本主义开拓的空间,也给很多社会底层的民众带来了上升机会。从南北战争后的“镀金时代”至一战后美国空前的繁荣,使得美国民众一直在体验和享受着“美国梦”。在遭受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打击后,罗斯福总统顺应时势,推动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改良。罗斯福通过制定最低工资以及社会保障等政策,使得美国资本主义制度能延续下去,避开了世界社会主义潮流的冲击。

但到了今天,西部已经没有可供开拓的新边疆,美国国内产业在全球化运动中逐步向海外转移。蓝领工作不保,中产收入日渐缩水,美国人所坚信的“美国梦”正在褪色。小布什为了维系美国人“居者有其屋”的梦想而推动的房屋政策酿成了一场金融风暴。奥巴马曾经给了无数美国人以改变的希望,但在他8年总统任期过去后,情况似乎并无改观,民主党因为竞选经费而不得不再次受制于华尔街。年轻人不但上升通道受阻,还背上了总额高达1.6万亿美元的学生债务。

美国资本主义需要深刻反思和改良才能存续下去。金融资本霸权、市场垄断和产业跨国转移所带来的种种弊端已经成为各方辩论的主题。在医保和最低工资之外,公共政策如何能更多体现公平正义和关怀弱势也成为竞选中绕不过去的议题。美国建制派精英再也不能把这些议题视为洪水猛兽,污名为“社会主义”并一概加以反对。

一般而言,民主党秉承“自由”(liberality)和“进步”(progressive)观念。但对自由的理解,民主党内各派的理解并不相同。根据以赛亚•伯林的定义,“消极自由”指个人行动不受他人干涉。“积极自由”则是每个人平等地拥有参与民主政治和分享统治权力的机会。民主党的温和/建制派更多地在捍卫“消极自由”,进步派也支持一定的“积极自由”,激进/社会主义派则要求更多地实施“积极自由”。由此造成的政策主张区别是,在经济福利议题上,温和/建制派在最低工资和医保等议题上的诉求比较温和,行动并不积极。进步派注重提升最低工资、提高福利和全民医保改革等议题,但在提升最低工资上呼吁最多的是激进/社会主义派。桑德斯指出:从事低端服务业的半数以上非洲裔美国人以及近60%的拉丁裔劳动者每小时工资不足15美元。

在社会进步议题上,民主党进步派支持女权主义以及少数族裔与LGBTQ等少数群体争取“平权”,并由此衍生出所谓的“身份政治”,要求按族裔、性别或少数群体身份分配国家资源和提供特殊服务。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社会主义派则提出免除公立大学学费、建立全民住房保障计划,通过投资2.5万亿美元建造近1000万个永久性可负担的住房,结束无家可归人群的住房危机等具有民主社会主义性质的政策主张。

在对待资本的问题上,温和/建制派不赞同打击资本,进步派主张节制资本但并不过激。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社会主义派则要求向资本加税以及反避税,倾向于“劫富济贫”。虽然温和派和进步派在提高个税和企业税上有共识,但桑德斯更进一步主张更高的累进财富税。此外,桑德斯还提出向金融资本征税,分别对股票、债券和衍生品征收0.5%、0.1%和0.005%的金融交易税,这一主张可谓与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的政策建议异曲同工。

桑德斯的高福利社会政策及其资金方案意味着美国政府未来将会承受巨大的财政赤字压力,未来十年美国政府赤字将因此增加30万亿美元。由于矛头指向资本既得利益者,挑战建制派,桑德斯遭到了党内外的各种打压。反观特朗普煽动民粹主义,提倡贸易保护主义、工作回流美国和反对移民等政策主要针对外部,对国内既得利益集团影响不大。

民主党内各派因其主张不同,在各选民群体中的支持者也有差异。美联社的选民意向调查(AP Votecast)以及Morning Consult公布的数据显示,温和/建制派代表拜登的关键支持者包括45岁以上、温和派及非裔等群体。而54%的18-22岁选民和47%的23-38岁选民以及亚裔、拉美裔以及其他族裔选民群体更青睐桑德斯。

在民主党总统提名竞选中,拜登已取得对桑德斯的优势,基本无悬念会赢得民主党提名。桑德斯的年轻人拥护者们虽充满热情,但总体选民基础仍不够广泛。但就算这次温和/建制派得胜,未来的世界终归属于年轻人。不考虑这点,一味固守中老年选民群体的话,民主党只会越来越“老”,在国内政治中可能会滑向边缘。拜登在竞选中高呼:“如果你们希望看到一个‘奥巴马-拜登’式的民主党,就加入我们!”虽然有奥巴马的支持,但拜登如果仍是萧规曹随而了无新意的话,将很难收服焦虑的年轻人。奥巴马奇迹不会再现,尤其是在一位已被证明只会循规蹈矩的老派政客身上。

对民主党来说,为了夺回总统宝座,理性的选择是一名温和派(如拜登),同时吸收和消化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派以及其他进步派的主张,以争取年轻人和更多选民群体。社会主义就算暂时未能被大多数选民所接受,民主党人甚至共和党人也不得不认真考虑推动实施一定程度的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政策。从这个意义上说,桑德斯及其民主社会主义运动并非徒劳无功,仍然有力地推动了社会进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人会选择社会主义还是进步主义?

发布日期:2020-03-25 07:16
摘要:社会主义就算暂时未被大多数选民接受,民主党人甚至共和党人也不得不认真考虑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政策。



撰文 | 杨超

OR--商业新媒体 】桑德斯及其“社会主义”不可接受,几乎已经成为美国民主党建制派的共识。那么,替代选项是什么?每一位美国总统候选人都不得不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不管这个人是属于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阵营。

美国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除了宗教、传统和文化影响,最主要的是,在其国民心目中,美国一向是自由、平等和机遇的“应许之地”。在美国人的想象中,无论出身如何,只要努力上进,任何人都有机会成功。这种价值观也洋溢于好莱坞电影中,从《阿甘正传》到《风雨哈佛路》,不一而足。

早期的美国没有形成社会主义风潮的原因在于,西部广袤边疆的存在,给予了资本主义开拓的空间,也给很多社会底层的民众带来了上升机会。从南北战争后的“镀金时代”至一战后美国空前的繁荣,使得美国民众一直在体验和享受着“美国梦”。在遭受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打击后,罗斯福总统顺应时势,推动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改良。罗斯福通过制定最低工资以及社会保障等政策,使得美国资本主义制度能延续下去,避开了世界社会主义潮流的冲击。

但到了今天,西部已经没有可供开拓的新边疆,美国国内产业在全球化运动中逐步向海外转移。蓝领工作不保,中产收入日渐缩水,美国人所坚信的“美国梦”正在褪色。小布什为了维系美国人“居者有其屋”的梦想而推动的房屋政策酿成了一场金融风暴。奥巴马曾经给了无数美国人以改变的希望,但在他8年总统任期过去后,情况似乎并无改观,民主党因为竞选经费而不得不再次受制于华尔街。年轻人不但上升通道受阻,还背上了总额高达1.6万亿美元的学生债务。

美国资本主义需要深刻反思和改良才能存续下去。金融资本霸权、市场垄断和产业跨国转移所带来的种种弊端已经成为各方辩论的主题。在医保和最低工资之外,公共政策如何能更多体现公平正义和关怀弱势也成为竞选中绕不过去的议题。美国建制派精英再也不能把这些议题视为洪水猛兽,污名为“社会主义”并一概加以反对。

一般而言,民主党秉承“自由”(liberality)和“进步”(progressive)观念。但对自由的理解,民主党内各派的理解并不相同。根据以赛亚•伯林的定义,“消极自由”指个人行动不受他人干涉。“积极自由”则是每个人平等地拥有参与民主政治和分享统治权力的机会。民主党的温和/建制派更多地在捍卫“消极自由”,进步派也支持一定的“积极自由”,激进/社会主义派则要求更多地实施“积极自由”。由此造成的政策主张区别是,在经济福利议题上,温和/建制派在最低工资和医保等议题上的诉求比较温和,行动并不积极。进步派注重提升最低工资、提高福利和全民医保改革等议题,但在提升最低工资上呼吁最多的是激进/社会主义派。桑德斯指出:从事低端服务业的半数以上非洲裔美国人以及近60%的拉丁裔劳动者每小时工资不足15美元。

在社会进步议题上,民主党进步派支持女权主义以及少数族裔与LGBTQ等少数群体争取“平权”,并由此衍生出所谓的“身份政治”,要求按族裔、性别或少数群体身份分配国家资源和提供特殊服务。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社会主义派则提出免除公立大学学费、建立全民住房保障计划,通过投资2.5万亿美元建造近1000万个永久性可负担的住房,结束无家可归人群的住房危机等具有民主社会主义性质的政策主张。

在对待资本的问题上,温和/建制派不赞同打击资本,进步派主张节制资本但并不过激。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社会主义派则要求向资本加税以及反避税,倾向于“劫富济贫”。虽然温和派和进步派在提高个税和企业税上有共识,但桑德斯更进一步主张更高的累进财富税。此外,桑德斯还提出向金融资本征税,分别对股票、债券和衍生品征收0.5%、0.1%和0.005%的金融交易税,这一主张可谓与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的政策建议异曲同工。

桑德斯的高福利社会政策及其资金方案意味着美国政府未来将会承受巨大的财政赤字压力,未来十年美国政府赤字将因此增加30万亿美元。由于矛头指向资本既得利益者,挑战建制派,桑德斯遭到了党内外的各种打压。反观特朗普煽动民粹主义,提倡贸易保护主义、工作回流美国和反对移民等政策主要针对外部,对国内既得利益集团影响不大。

民主党内各派因其主张不同,在各选民群体中的支持者也有差异。美联社的选民意向调查(AP Votecast)以及Morning Consult公布的数据显示,温和/建制派代表拜登的关键支持者包括45岁以上、温和派及非裔等群体。而54%的18-22岁选民和47%的23-38岁选民以及亚裔、拉美裔以及其他族裔选民群体更青睐桑德斯。

在民主党总统提名竞选中,拜登已取得对桑德斯的优势,基本无悬念会赢得民主党提名。桑德斯的年轻人拥护者们虽充满热情,但总体选民基础仍不够广泛。但就算这次温和/建制派得胜,未来的世界终归属于年轻人。不考虑这点,一味固守中老年选民群体的话,民主党只会越来越“老”,在国内政治中可能会滑向边缘。拜登在竞选中高呼:“如果你们希望看到一个‘奥巴马-拜登’式的民主党,就加入我们!”虽然有奥巴马的支持,但拜登如果仍是萧规曹随而了无新意的话,将很难收服焦虑的年轻人。奥巴马奇迹不会再现,尤其是在一位已被证明只会循规蹈矩的老派政客身上。

对民主党来说,为了夺回总统宝座,理性的选择是一名温和派(如拜登),同时吸收和消化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派以及其他进步派的主张,以争取年轻人和更多选民群体。社会主义就算暂时未能被大多数选民所接受,民主党人甚至共和党人也不得不认真考虑推动实施一定程度的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政策。从这个意义上说,桑德斯及其民主社会主义运动并非徒劳无功,仍然有力地推动了社会进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社会主义就算暂时未被大多数选民接受,民主党人甚至共和党人也不得不认真考虑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政策。



撰文 | 杨超

OR--商业新媒体 】桑德斯及其“社会主义”不可接受,几乎已经成为美国民主党建制派的共识。那么,替代选项是什么?每一位美国总统候选人都不得不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不管这个人是属于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阵营。

美国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除了宗教、传统和文化影响,最主要的是,在其国民心目中,美国一向是自由、平等和机遇的“应许之地”。在美国人的想象中,无论出身如何,只要努力上进,任何人都有机会成功。这种价值观也洋溢于好莱坞电影中,从《阿甘正传》到《风雨哈佛路》,不一而足。

早期的美国没有形成社会主义风潮的原因在于,西部广袤边疆的存在,给予了资本主义开拓的空间,也给很多社会底层的民众带来了上升机会。从南北战争后的“镀金时代”至一战后美国空前的繁荣,使得美国民众一直在体验和享受着“美国梦”。在遭受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打击后,罗斯福总统顺应时势,推动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改良。罗斯福通过制定最低工资以及社会保障等政策,使得美国资本主义制度能延续下去,避开了世界社会主义潮流的冲击。

但到了今天,西部已经没有可供开拓的新边疆,美国国内产业在全球化运动中逐步向海外转移。蓝领工作不保,中产收入日渐缩水,美国人所坚信的“美国梦”正在褪色。小布什为了维系美国人“居者有其屋”的梦想而推动的房屋政策酿成了一场金融风暴。奥巴马曾经给了无数美国人以改变的希望,但在他8年总统任期过去后,情况似乎并无改观,民主党因为竞选经费而不得不再次受制于华尔街。年轻人不但上升通道受阻,还背上了总额高达1.6万亿美元的学生债务。

美国资本主义需要深刻反思和改良才能存续下去。金融资本霸权、市场垄断和产业跨国转移所带来的种种弊端已经成为各方辩论的主题。在医保和最低工资之外,公共政策如何能更多体现公平正义和关怀弱势也成为竞选中绕不过去的议题。美国建制派精英再也不能把这些议题视为洪水猛兽,污名为“社会主义”并一概加以反对。

一般而言,民主党秉承“自由”(liberality)和“进步”(progressive)观念。但对自由的理解,民主党内各派的理解并不相同。根据以赛亚•伯林的定义,“消极自由”指个人行动不受他人干涉。“积极自由”则是每个人平等地拥有参与民主政治和分享统治权力的机会。民主党的温和/建制派更多地在捍卫“消极自由”,进步派也支持一定的“积极自由”,激进/社会主义派则要求更多地实施“积极自由”。由此造成的政策主张区别是,在经济福利议题上,温和/建制派在最低工资和医保等议题上的诉求比较温和,行动并不积极。进步派注重提升最低工资、提高福利和全民医保改革等议题,但在提升最低工资上呼吁最多的是激进/社会主义派。桑德斯指出:从事低端服务业的半数以上非洲裔美国人以及近60%的拉丁裔劳动者每小时工资不足15美元。

在社会进步议题上,民主党进步派支持女权主义以及少数族裔与LGBTQ等少数群体争取“平权”,并由此衍生出所谓的“身份政治”,要求按族裔、性别或少数群体身份分配国家资源和提供特殊服务。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社会主义派则提出免除公立大学学费、建立全民住房保障计划,通过投资2.5万亿美元建造近1000万个永久性可负担的住房,结束无家可归人群的住房危机等具有民主社会主义性质的政策主张。

在对待资本的问题上,温和/建制派不赞同打击资本,进步派主张节制资本但并不过激。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社会主义派则要求向资本加税以及反避税,倾向于“劫富济贫”。虽然温和派和进步派在提高个税和企业税上有共识,但桑德斯更进一步主张更高的累进财富税。此外,桑德斯还提出向金融资本征税,分别对股票、债券和衍生品征收0.5%、0.1%和0.005%的金融交易税,这一主张可谓与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的政策建议异曲同工。

桑德斯的高福利社会政策及其资金方案意味着美国政府未来将会承受巨大的财政赤字压力,未来十年美国政府赤字将因此增加30万亿美元。由于矛头指向资本既得利益者,挑战建制派,桑德斯遭到了党内外的各种打压。反观特朗普煽动民粹主义,提倡贸易保护主义、工作回流美国和反对移民等政策主要针对外部,对国内既得利益集团影响不大。

民主党内各派因其主张不同,在各选民群体中的支持者也有差异。美联社的选民意向调查(AP Votecast)以及Morning Consult公布的数据显示,温和/建制派代表拜登的关键支持者包括45岁以上、温和派及非裔等群体。而54%的18-22岁选民和47%的23-38岁选民以及亚裔、拉美裔以及其他族裔选民群体更青睐桑德斯。

在民主党总统提名竞选中,拜登已取得对桑德斯的优势,基本无悬念会赢得民主党提名。桑德斯的年轻人拥护者们虽充满热情,但总体选民基础仍不够广泛。但就算这次温和/建制派得胜,未来的世界终归属于年轻人。不考虑这点,一味固守中老年选民群体的话,民主党只会越来越“老”,在国内政治中可能会滑向边缘。拜登在竞选中高呼:“如果你们希望看到一个‘奥巴马-拜登’式的民主党,就加入我们!”虽然有奥巴马的支持,但拜登如果仍是萧规曹随而了无新意的话,将很难收服焦虑的年轻人。奥巴马奇迹不会再现,尤其是在一位已被证明只会循规蹈矩的老派政客身上。

对民主党来说,为了夺回总统宝座,理性的选择是一名温和派(如拜登),同时吸收和消化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激进派以及其他进步派的主张,以争取年轻人和更多选民群体。社会主义就算暂时未能被大多数选民所接受,民主党人甚至共和党人也不得不认真考虑推动实施一定程度的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政策。从这个意义上说,桑德斯及其民主社会主义运动并非徒劳无功,仍然有力地推动了社会进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