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华人和中国人可以在将医疗物资运到美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不仅为华人同胞,而且为广大美国民众。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忘掉股市崩盘和特朗普欲盖弥彰的抗疫延误吧!新冠病毒已经直入美国境内,而重灾区就在我居住的纽约市。最让我担心的是慢了数周后,目前企图追赶的测试能力仍然受限,以及医疗防护物资供应急剧短缺。

尽管特朗普和他的抗疫统帅迈克•彭斯向美国人民保证,国有和私人实验室将可以使用数以百万计的测试套件,但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仅对一小部分可疑病例进行测试。从武汉疫情爆发到3月12日,只有大约5000名美国人接受了检测,而韩国每天检测1万人以上。

除了无法量化感染数量,造成制定相应策略的黑洞之外,我还对美国政府未能从武汉汲取教训并及时纠正防护物资的供应短缺感到震惊。目前社交媒体充斥着医护人员的哀号,他们正穿着最单薄、甚至没有任何防卫的服装在第一线与病魔战斗。

纽约市地区在发现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的三周后,在3月22日正式成为全球大流行的疫情风暴中心,累计达到9045例,占世界病例约5%。纽约州全州总数达到15168例,其中死亡人数达到114人,超过华盛顿州成为全美首位。

纽约地区的医院已经报告新冠病毒患者激增,并警告呼吸机和口罩等关键用品迫在眉睫的短缺。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呼吁联邦政府立即动用《国防生产法》,直接向企业下达指令,根据需求生产口罩、呼吸机等医疗设备,平抑价格,避免州与州之间竞价,导致所有人必须高价购买。

关于美国前线医疗专业人员面临的风险,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于3月10日更新了准则,其中传达了一个坏消息:“美国的主要分销商报告个人防护设备短缺,特别是N95呼吸器、口罩和防护服。”准则并没有提供回归供应常规水平的预期时间表。

因此CDC的指示是:“当N95的供应链无法满足需求时,可以使用(普通)口罩。”

CDC本身对于N95口罩和普通医用口罩的区别是,前者能够过滤掉至少95%的空气中颗粒,包括大颗粒和小颗粒;而后者不能为穿戴者提供防止吸入较小空气中颗粒的可靠防护,因此不被认为是针对呼吸(传染)的防护。

CDC于3月19日发布的标题为“优化面罩供应策略的指南”听起来更加令人恐惧绝望:在没有面罩的情况中,作为不得已的方法,医护人员可以使用自制口罩(例如头巾、围巾)来护理新冠肺炎患者。

医用口罩的设计仅可一次性使用,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最近开始实验用紫外线对口罩进行消毒并重复使用,以延长每个口罩的寿命到达一周或更长的时间。

其他的医院也开始重复使用口罩和手套。有些医护人员通过社交媒体标签#GetMePPE(#给我个人防护设备)向公众求救。许多医生说他们只能无限期地使用同一个口罩。

目前美国已有数十名卫生保健工作者染上新冠病毒,数百人被迫隔离。一名医生在《纽约时报》发文道:“天塌下来了。”

美国卫生局局长杰罗姆•亚当斯最近告诉公众不要购买口罩。他的理由是口罩不仅对预防感染无济于事,如果戴不正确,还可能会增加患病风险。我完全不同意。尽管口罩不是完美的防护罩,但结合其他预防措施(如勤洗手和避免接触面部),它们可以有效降低感染风险。

放眼台湾,尽管它靠近大陆,而且来回海峡两岸的台商和居民众多,但在国际上被誉为遏制新冠肺炎传播的典范,公共口罩配给系统是其严厉抗疫方案的一部分。政府通过适当的使用教育来支持口罩的正确防疫。

但我想,亚当斯博士面对美国面罩的严重短缺没有选择。鉴于美国的处境,我同意保护医疗专业人员是首要的考虑。

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截至2月11日,全国共有3019名医护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李文亮医生所属的武汉中心医院有200多名医务人员患病,其中四名牺牲。医护人员缺少防护装备是造成交叉感染的主要原因之一。

很难想象,在武汉封城近两个月后,美国竟然会犯下这样严重的失误。

据CNBC报道,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估计,美国的医疗体系一年需要多达35亿个N95口罩才能与新冠病毒作战。而目前美国战略性国家储备,也就是国家的紧急药品和医疗用品储备,只库存约1200万个N95口罩和3000万个外科口罩,在大流行情况下,只能提供医护专业人员1%的需要。

在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之后,由于严重的预算限制,美国并未大幅补充其库存储备。武汉封城后不久,美国主要城市的零售和批发商不再有医用口罩或N95等库存基本商品。

在武汉危机爆发之初,美籍华人做出了富有传奇色彩的努力,通过搜集急需的医疗用品,特别是N95和外科口罩、防护镜、一次性手套和防护服,送回到中国来帮助同胞。有一些华人甚至一一探访郊区城镇中的CVS和其他连锁店,以收集足够的用品救急。

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采访了许多这样的个人和组织 (见《美国华人如何“扫货”送口罩回国》)。

除了华人之外,美国人也不落人后。美国非政府组织Direct Relief从其战略应急储备中,向武汉协和医院和孝感市中心医院捐赠了逾20万个医用级手术口罩,以及相当数量的防护装备和医用手套。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乔治•H•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在2月联手向中国捐赠了一批医疗用品,其中包括200万个口罩。

在中国买家抢购美国医疗用品市场的同时,我的一位受访者转发了一位在封城期间留在武汉的华裔美国人写的短信:

“作为一位在美国生活了30年的华人,我自信对美国社会还是很了解的,我目前身陷武汉汉口疫区中心,和所有华人一样忧心忡忡,但我仍想对美国华人华侨发出如下紧急呼吁:

请不要一窝蜂地去美国各大药房抢购口罩,造成全美国口罩脱销,这有可能引发本土美国人的排华情绪,因为本身美国的流感已经很严重,如果美国居民买不到口罩,他们一定会对华人产生愤怒情绪。

须知美国市面上的口罩包括3M口罩大都在中国生产,我们华人将心比心,把全美国的口罩一扫而光自己囤积或寄往武汉,那是置美国人于无法防护病毒的危险境地,尤其对老人孩子。”

现在回看起来,这位女士当时正预见了今天美国的窘境。

据我所知,尽管围绕着为保护自我而戴口罩的美国华人,存在争议和文化讨论,但没有主流美国媒体反对华人将个人防护设备用于帮助中国缓解疫情。我的受访者当时证实,当他们试图扫货医疗用品时,他们从美国人身上只感觉到善意。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约占全球年产量的50%。根据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的说法,在爆发之前,其最大产能为每天超过2000万件。由于春节期间许多工厂关门减产,且由于病毒引起的爆炸性需求,供应出现紧张。但中国国家发改委3月2日宣布口罩的日产量已超过1亿只。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对美国福克斯电视网表示,美国公司3M是N95口罩和防护装备的主要供应商之一,但受到中国政府的出口禁令的约束。

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3月9日表示,中国政府没有针对口罩及其生产原材料出口设置过任何贸易管制措施,企业可以按照市场化原则开展相关贸易。他还提到,在克服自身困难的同时,中国愿意向有关国家提供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支持各国抗疫。

从社交媒体来看,一些中国网民在得知特朗普政府如何低估了病毒的毒性和传染性而缺乏配备后,有一种幸灾乐祸的痛快。但是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懂得“哀矜勿喜”,并且有良好的记忆。

现在中美都应该搁置中美贸易争端引起的敌意。美国华人和中国人可以在将医疗物资运到美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不仅为华人同胞,而且为广大美国民众,帮助美国避免“武汉化”的悲剧或成为“下一个意大利”。如果病毒对美国卫生系统造成严重破坏,,美国华人将无法幸免。

同样地,如果像欧洲一样,北美的疫情失控,中国将不得不担心疫情蔓延和全球金融体系崩溃所可能造成的逆流,这可能对已经受到疫情打击的中国国内经济形成重大不利影响。

马云在3月13日宣布将向美国运送50万个测试套件和100万个口罩,以支持抗疫。日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华裔科技创业者魏廷宇与友人透过网络发起“一百万个口罩”运动,并且利用各自的渠道联络中国厂商购买口罩,预计第一批4000多个N95口罩将于3月底前抵达纽约,送往纽约各大医院。

我知道许多美国华人组织正在采取行动,通过不同渠道采购和捐赠医护人员防护物资,但我们需要更多的马云和魏廷宇。我想,对于中美未来的情谊,一声“纽约加油!”会是很好的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如何帮助美国抗疫?从防护口罩入手

发布日期:2020-03-24 07:22
摘要:美国华人和中国人可以在将医疗物资运到美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不仅为华人同胞,而且为广大美国民众。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忘掉股市崩盘和特朗普欲盖弥彰的抗疫延误吧!新冠病毒已经直入美国境内,而重灾区就在我居住的纽约市。最让我担心的是慢了数周后,目前企图追赶的测试能力仍然受限,以及医疗防护物资供应急剧短缺。

尽管特朗普和他的抗疫统帅迈克•彭斯向美国人民保证,国有和私人实验室将可以使用数以百万计的测试套件,但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仅对一小部分可疑病例进行测试。从武汉疫情爆发到3月12日,只有大约5000名美国人接受了检测,而韩国每天检测1万人以上。

除了无法量化感染数量,造成制定相应策略的黑洞之外,我还对美国政府未能从武汉汲取教训并及时纠正防护物资的供应短缺感到震惊。目前社交媒体充斥着医护人员的哀号,他们正穿着最单薄、甚至没有任何防卫的服装在第一线与病魔战斗。

纽约市地区在发现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的三周后,在3月22日正式成为全球大流行的疫情风暴中心,累计达到9045例,占世界病例约5%。纽约州全州总数达到15168例,其中死亡人数达到114人,超过华盛顿州成为全美首位。

纽约地区的医院已经报告新冠病毒患者激增,并警告呼吸机和口罩等关键用品迫在眉睫的短缺。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呼吁联邦政府立即动用《国防生产法》,直接向企业下达指令,根据需求生产口罩、呼吸机等医疗设备,平抑价格,避免州与州之间竞价,导致所有人必须高价购买。

关于美国前线医疗专业人员面临的风险,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于3月10日更新了准则,其中传达了一个坏消息:“美国的主要分销商报告个人防护设备短缺,特别是N95呼吸器、口罩和防护服。”准则并没有提供回归供应常规水平的预期时间表。

因此CDC的指示是:“当N95的供应链无法满足需求时,可以使用(普通)口罩。”

CDC本身对于N95口罩和普通医用口罩的区别是,前者能够过滤掉至少95%的空气中颗粒,包括大颗粒和小颗粒;而后者不能为穿戴者提供防止吸入较小空气中颗粒的可靠防护,因此不被认为是针对呼吸(传染)的防护。

CDC于3月19日发布的标题为“优化面罩供应策略的指南”听起来更加令人恐惧绝望:在没有面罩的情况中,作为不得已的方法,医护人员可以使用自制口罩(例如头巾、围巾)来护理新冠肺炎患者。

医用口罩的设计仅可一次性使用,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最近开始实验用紫外线对口罩进行消毒并重复使用,以延长每个口罩的寿命到达一周或更长的时间。

其他的医院也开始重复使用口罩和手套。有些医护人员通过社交媒体标签#GetMePPE(#给我个人防护设备)向公众求救。许多医生说他们只能无限期地使用同一个口罩。

目前美国已有数十名卫生保健工作者染上新冠病毒,数百人被迫隔离。一名医生在《纽约时报》发文道:“天塌下来了。”

美国卫生局局长杰罗姆•亚当斯最近告诉公众不要购买口罩。他的理由是口罩不仅对预防感染无济于事,如果戴不正确,还可能会增加患病风险。我完全不同意。尽管口罩不是完美的防护罩,但结合其他预防措施(如勤洗手和避免接触面部),它们可以有效降低感染风险。

放眼台湾,尽管它靠近大陆,而且来回海峡两岸的台商和居民众多,但在国际上被誉为遏制新冠肺炎传播的典范,公共口罩配给系统是其严厉抗疫方案的一部分。政府通过适当的使用教育来支持口罩的正确防疫。

但我想,亚当斯博士面对美国面罩的严重短缺没有选择。鉴于美国的处境,我同意保护医疗专业人员是首要的考虑。

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截至2月11日,全国共有3019名医护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李文亮医生所属的武汉中心医院有200多名医务人员患病,其中四名牺牲。医护人员缺少防护装备是造成交叉感染的主要原因之一。

很难想象,在武汉封城近两个月后,美国竟然会犯下这样严重的失误。

据CNBC报道,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估计,美国的医疗体系一年需要多达35亿个N95口罩才能与新冠病毒作战。而目前美国战略性国家储备,也就是国家的紧急药品和医疗用品储备,只库存约1200万个N95口罩和3000万个外科口罩,在大流行情况下,只能提供医护专业人员1%的需要。

在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之后,由于严重的预算限制,美国并未大幅补充其库存储备。武汉封城后不久,美国主要城市的零售和批发商不再有医用口罩或N95等库存基本商品。

在武汉危机爆发之初,美籍华人做出了富有传奇色彩的努力,通过搜集急需的医疗用品,特别是N95和外科口罩、防护镜、一次性手套和防护服,送回到中国来帮助同胞。有一些华人甚至一一探访郊区城镇中的CVS和其他连锁店,以收集足够的用品救急。

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采访了许多这样的个人和组织 (见《美国华人如何“扫货”送口罩回国》)。

除了华人之外,美国人也不落人后。美国非政府组织Direct Relief从其战略应急储备中,向武汉协和医院和孝感市中心医院捐赠了逾20万个医用级手术口罩,以及相当数量的防护装备和医用手套。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乔治•H•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在2月联手向中国捐赠了一批医疗用品,其中包括200万个口罩。

在中国买家抢购美国医疗用品市场的同时,我的一位受访者转发了一位在封城期间留在武汉的华裔美国人写的短信:

“作为一位在美国生活了30年的华人,我自信对美国社会还是很了解的,我目前身陷武汉汉口疫区中心,和所有华人一样忧心忡忡,但我仍想对美国华人华侨发出如下紧急呼吁:

请不要一窝蜂地去美国各大药房抢购口罩,造成全美国口罩脱销,这有可能引发本土美国人的排华情绪,因为本身美国的流感已经很严重,如果美国居民买不到口罩,他们一定会对华人产生愤怒情绪。

须知美国市面上的口罩包括3M口罩大都在中国生产,我们华人将心比心,把全美国的口罩一扫而光自己囤积或寄往武汉,那是置美国人于无法防护病毒的危险境地,尤其对老人孩子。”

现在回看起来,这位女士当时正预见了今天美国的窘境。

据我所知,尽管围绕着为保护自我而戴口罩的美国华人,存在争议和文化讨论,但没有主流美国媒体反对华人将个人防护设备用于帮助中国缓解疫情。我的受访者当时证实,当他们试图扫货医疗用品时,他们从美国人身上只感觉到善意。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约占全球年产量的50%。根据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的说法,在爆发之前,其最大产能为每天超过2000万件。由于春节期间许多工厂关门减产,且由于病毒引起的爆炸性需求,供应出现紧张。但中国国家发改委3月2日宣布口罩的日产量已超过1亿只。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对美国福克斯电视网表示,美国公司3M是N95口罩和防护装备的主要供应商之一,但受到中国政府的出口禁令的约束。

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3月9日表示,中国政府没有针对口罩及其生产原材料出口设置过任何贸易管制措施,企业可以按照市场化原则开展相关贸易。他还提到,在克服自身困难的同时,中国愿意向有关国家提供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支持各国抗疫。

从社交媒体来看,一些中国网民在得知特朗普政府如何低估了病毒的毒性和传染性而缺乏配备后,有一种幸灾乐祸的痛快。但是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懂得“哀矜勿喜”,并且有良好的记忆。

现在中美都应该搁置中美贸易争端引起的敌意。美国华人和中国人可以在将医疗物资运到美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不仅为华人同胞,而且为广大美国民众,帮助美国避免“武汉化”的悲剧或成为“下一个意大利”。如果病毒对美国卫生系统造成严重破坏,,美国华人将无法幸免。

同样地,如果像欧洲一样,北美的疫情失控,中国将不得不担心疫情蔓延和全球金融体系崩溃所可能造成的逆流,这可能对已经受到疫情打击的中国国内经济形成重大不利影响。

马云在3月13日宣布将向美国运送50万个测试套件和100万个口罩,以支持抗疫。日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华裔科技创业者魏廷宇与友人透过网络发起“一百万个口罩”运动,并且利用各自的渠道联络中国厂商购买口罩,预计第一批4000多个N95口罩将于3月底前抵达纽约,送往纽约各大医院。

我知道许多美国华人组织正在采取行动,通过不同渠道采购和捐赠医护人员防护物资,但我们需要更多的马云和魏廷宇。我想,对于中美未来的情谊,一声“纽约加油!”会是很好的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华人和中国人可以在将医疗物资运到美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不仅为华人同胞,而且为广大美国民众。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忘掉股市崩盘和特朗普欲盖弥彰的抗疫延误吧!新冠病毒已经直入美国境内,而重灾区就在我居住的纽约市。最让我担心的是慢了数周后,目前企图追赶的测试能力仍然受限,以及医疗防护物资供应急剧短缺。

尽管特朗普和他的抗疫统帅迈克•彭斯向美国人民保证,国有和私人实验室将可以使用数以百万计的测试套件,但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仅对一小部分可疑病例进行测试。从武汉疫情爆发到3月12日,只有大约5000名美国人接受了检测,而韩国每天检测1万人以上。

除了无法量化感染数量,造成制定相应策略的黑洞之外,我还对美国政府未能从武汉汲取教训并及时纠正防护物资的供应短缺感到震惊。目前社交媒体充斥着医护人员的哀号,他们正穿着最单薄、甚至没有任何防卫的服装在第一线与病魔战斗。

纽约市地区在发现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的三周后,在3月22日正式成为全球大流行的疫情风暴中心,累计达到9045例,占世界病例约5%。纽约州全州总数达到15168例,其中死亡人数达到114人,超过华盛顿州成为全美首位。

纽约地区的医院已经报告新冠病毒患者激增,并警告呼吸机和口罩等关键用品迫在眉睫的短缺。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呼吁联邦政府立即动用《国防生产法》,直接向企业下达指令,根据需求生产口罩、呼吸机等医疗设备,平抑价格,避免州与州之间竞价,导致所有人必须高价购买。

关于美国前线医疗专业人员面临的风险,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于3月10日更新了准则,其中传达了一个坏消息:“美国的主要分销商报告个人防护设备短缺,特别是N95呼吸器、口罩和防护服。”准则并没有提供回归供应常规水平的预期时间表。

因此CDC的指示是:“当N95的供应链无法满足需求时,可以使用(普通)口罩。”

CDC本身对于N95口罩和普通医用口罩的区别是,前者能够过滤掉至少95%的空气中颗粒,包括大颗粒和小颗粒;而后者不能为穿戴者提供防止吸入较小空气中颗粒的可靠防护,因此不被认为是针对呼吸(传染)的防护。

CDC于3月19日发布的标题为“优化面罩供应策略的指南”听起来更加令人恐惧绝望:在没有面罩的情况中,作为不得已的方法,医护人员可以使用自制口罩(例如头巾、围巾)来护理新冠肺炎患者。

医用口罩的设计仅可一次性使用,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最近开始实验用紫外线对口罩进行消毒并重复使用,以延长每个口罩的寿命到达一周或更长的时间。

其他的医院也开始重复使用口罩和手套。有些医护人员通过社交媒体标签#GetMePPE(#给我个人防护设备)向公众求救。许多医生说他们只能无限期地使用同一个口罩。

目前美国已有数十名卫生保健工作者染上新冠病毒,数百人被迫隔离。一名医生在《纽约时报》发文道:“天塌下来了。”

美国卫生局局长杰罗姆•亚当斯最近告诉公众不要购买口罩。他的理由是口罩不仅对预防感染无济于事,如果戴不正确,还可能会增加患病风险。我完全不同意。尽管口罩不是完美的防护罩,但结合其他预防措施(如勤洗手和避免接触面部),它们可以有效降低感染风险。

放眼台湾,尽管它靠近大陆,而且来回海峡两岸的台商和居民众多,但在国际上被誉为遏制新冠肺炎传播的典范,公共口罩配给系统是其严厉抗疫方案的一部分。政府通过适当的使用教育来支持口罩的正确防疫。

但我想,亚当斯博士面对美国面罩的严重短缺没有选择。鉴于美国的处境,我同意保护医疗专业人员是首要的考虑。

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截至2月11日,全国共有3019名医护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李文亮医生所属的武汉中心医院有200多名医务人员患病,其中四名牺牲。医护人员缺少防护装备是造成交叉感染的主要原因之一。

很难想象,在武汉封城近两个月后,美国竟然会犯下这样严重的失误。

据CNBC报道,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估计,美国的医疗体系一年需要多达35亿个N95口罩才能与新冠病毒作战。而目前美国战略性国家储备,也就是国家的紧急药品和医疗用品储备,只库存约1200万个N95口罩和3000万个外科口罩,在大流行情况下,只能提供医护专业人员1%的需要。

在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之后,由于严重的预算限制,美国并未大幅补充其库存储备。武汉封城后不久,美国主要城市的零售和批发商不再有医用口罩或N95等库存基本商品。

在武汉危机爆发之初,美籍华人做出了富有传奇色彩的努力,通过搜集急需的医疗用品,特别是N95和外科口罩、防护镜、一次性手套和防护服,送回到中国来帮助同胞。有一些华人甚至一一探访郊区城镇中的CVS和其他连锁店,以收集足够的用品救急。

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采访了许多这样的个人和组织 (见《美国华人如何“扫货”送口罩回国》)。

除了华人之外,美国人也不落人后。美国非政府组织Direct Relief从其战略应急储备中,向武汉协和医院和孝感市中心医院捐赠了逾20万个医用级手术口罩,以及相当数量的防护装备和医用手套。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乔治•H•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在2月联手向中国捐赠了一批医疗用品,其中包括200万个口罩。

在中国买家抢购美国医疗用品市场的同时,我的一位受访者转发了一位在封城期间留在武汉的华裔美国人写的短信:

“作为一位在美国生活了30年的华人,我自信对美国社会还是很了解的,我目前身陷武汉汉口疫区中心,和所有华人一样忧心忡忡,但我仍想对美国华人华侨发出如下紧急呼吁:

请不要一窝蜂地去美国各大药房抢购口罩,造成全美国口罩脱销,这有可能引发本土美国人的排华情绪,因为本身美国的流感已经很严重,如果美国居民买不到口罩,他们一定会对华人产生愤怒情绪。

须知美国市面上的口罩包括3M口罩大都在中国生产,我们华人将心比心,把全美国的口罩一扫而光自己囤积或寄往武汉,那是置美国人于无法防护病毒的危险境地,尤其对老人孩子。”

现在回看起来,这位女士当时正预见了今天美国的窘境。

据我所知,尽管围绕着为保护自我而戴口罩的美国华人,存在争议和文化讨论,但没有主流美国媒体反对华人将个人防护设备用于帮助中国缓解疫情。我的受访者当时证实,当他们试图扫货医疗用品时,他们从美国人身上只感觉到善意。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约占全球年产量的50%。根据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的说法,在爆发之前,其最大产能为每天超过2000万件。由于春节期间许多工厂关门减产,且由于病毒引起的爆炸性需求,供应出现紧张。但中国国家发改委3月2日宣布口罩的日产量已超过1亿只。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对美国福克斯电视网表示,美国公司3M是N95口罩和防护装备的主要供应商之一,但受到中国政府的出口禁令的约束。

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3月9日表示,中国政府没有针对口罩及其生产原材料出口设置过任何贸易管制措施,企业可以按照市场化原则开展相关贸易。他还提到,在克服自身困难的同时,中国愿意向有关国家提供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支持各国抗疫。

从社交媒体来看,一些中国网民在得知特朗普政府如何低估了病毒的毒性和传染性而缺乏配备后,有一种幸灾乐祸的痛快。但是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懂得“哀矜勿喜”,并且有良好的记忆。

现在中美都应该搁置中美贸易争端引起的敌意。美国华人和中国人可以在将医疗物资运到美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不仅为华人同胞,而且为广大美国民众,帮助美国避免“武汉化”的悲剧或成为“下一个意大利”。如果病毒对美国卫生系统造成严重破坏,,美国华人将无法幸免。

同样地,如果像欧洲一样,北美的疫情失控,中国将不得不担心疫情蔓延和全球金融体系崩溃所可能造成的逆流,这可能对已经受到疫情打击的中国国内经济形成重大不利影响。

马云在3月13日宣布将向美国运送50万个测试套件和100万个口罩,以支持抗疫。日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华裔科技创业者魏廷宇与友人透过网络发起“一百万个口罩”运动,并且利用各自的渠道联络中国厂商购买口罩,预计第一批4000多个N95口罩将于3月底前抵达纽约,送往纽约各大医院。

我知道许多美国华人组织正在采取行动,通过不同渠道采购和捐赠医护人员防护物资,但我们需要更多的马云和魏廷宇。我想,对于中美未来的情谊,一声“纽约加油!”会是很好的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如何帮助美国抗疫?从防护口罩入手

发布日期:2020-03-24 07:22
摘要:美国华人和中国人可以在将医疗物资运到美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不仅为华人同胞,而且为广大美国民众。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忘掉股市崩盘和特朗普欲盖弥彰的抗疫延误吧!新冠病毒已经直入美国境内,而重灾区就在我居住的纽约市。最让我担心的是慢了数周后,目前企图追赶的测试能力仍然受限,以及医疗防护物资供应急剧短缺。

尽管特朗普和他的抗疫统帅迈克•彭斯向美国人民保证,国有和私人实验室将可以使用数以百万计的测试套件,但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仅对一小部分可疑病例进行测试。从武汉疫情爆发到3月12日,只有大约5000名美国人接受了检测,而韩国每天检测1万人以上。

除了无法量化感染数量,造成制定相应策略的黑洞之外,我还对美国政府未能从武汉汲取教训并及时纠正防护物资的供应短缺感到震惊。目前社交媒体充斥着医护人员的哀号,他们正穿着最单薄、甚至没有任何防卫的服装在第一线与病魔战斗。

纽约市地区在发现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的三周后,在3月22日正式成为全球大流行的疫情风暴中心,累计达到9045例,占世界病例约5%。纽约州全州总数达到15168例,其中死亡人数达到114人,超过华盛顿州成为全美首位。

纽约地区的医院已经报告新冠病毒患者激增,并警告呼吸机和口罩等关键用品迫在眉睫的短缺。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呼吁联邦政府立即动用《国防生产法》,直接向企业下达指令,根据需求生产口罩、呼吸机等医疗设备,平抑价格,避免州与州之间竞价,导致所有人必须高价购买。

关于美国前线医疗专业人员面临的风险,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于3月10日更新了准则,其中传达了一个坏消息:“美国的主要分销商报告个人防护设备短缺,特别是N95呼吸器、口罩和防护服。”准则并没有提供回归供应常规水平的预期时间表。

因此CDC的指示是:“当N95的供应链无法满足需求时,可以使用(普通)口罩。”

CDC本身对于N95口罩和普通医用口罩的区别是,前者能够过滤掉至少95%的空气中颗粒,包括大颗粒和小颗粒;而后者不能为穿戴者提供防止吸入较小空气中颗粒的可靠防护,因此不被认为是针对呼吸(传染)的防护。

CDC于3月19日发布的标题为“优化面罩供应策略的指南”听起来更加令人恐惧绝望:在没有面罩的情况中,作为不得已的方法,医护人员可以使用自制口罩(例如头巾、围巾)来护理新冠肺炎患者。

医用口罩的设计仅可一次性使用,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最近开始实验用紫外线对口罩进行消毒并重复使用,以延长每个口罩的寿命到达一周或更长的时间。

其他的医院也开始重复使用口罩和手套。有些医护人员通过社交媒体标签#GetMePPE(#给我个人防护设备)向公众求救。许多医生说他们只能无限期地使用同一个口罩。

目前美国已有数十名卫生保健工作者染上新冠病毒,数百人被迫隔离。一名医生在《纽约时报》发文道:“天塌下来了。”

美国卫生局局长杰罗姆•亚当斯最近告诉公众不要购买口罩。他的理由是口罩不仅对预防感染无济于事,如果戴不正确,还可能会增加患病风险。我完全不同意。尽管口罩不是完美的防护罩,但结合其他预防措施(如勤洗手和避免接触面部),它们可以有效降低感染风险。

放眼台湾,尽管它靠近大陆,而且来回海峡两岸的台商和居民众多,但在国际上被誉为遏制新冠肺炎传播的典范,公共口罩配给系统是其严厉抗疫方案的一部分。政府通过适当的使用教育来支持口罩的正确防疫。

但我想,亚当斯博士面对美国面罩的严重短缺没有选择。鉴于美国的处境,我同意保护医疗专业人员是首要的考虑。

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截至2月11日,全国共有3019名医护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李文亮医生所属的武汉中心医院有200多名医务人员患病,其中四名牺牲。医护人员缺少防护装备是造成交叉感染的主要原因之一。

很难想象,在武汉封城近两个月后,美国竟然会犯下这样严重的失误。

据CNBC报道,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估计,美国的医疗体系一年需要多达35亿个N95口罩才能与新冠病毒作战。而目前美国战略性国家储备,也就是国家的紧急药品和医疗用品储备,只库存约1200万个N95口罩和3000万个外科口罩,在大流行情况下,只能提供医护专业人员1%的需要。

在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之后,由于严重的预算限制,美国并未大幅补充其库存储备。武汉封城后不久,美国主要城市的零售和批发商不再有医用口罩或N95等库存基本商品。

在武汉危机爆发之初,美籍华人做出了富有传奇色彩的努力,通过搜集急需的医疗用品,特别是N95和外科口罩、防护镜、一次性手套和防护服,送回到中国来帮助同胞。有一些华人甚至一一探访郊区城镇中的CVS和其他连锁店,以收集足够的用品救急。

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采访了许多这样的个人和组织 (见《美国华人如何“扫货”送口罩回国》)。

除了华人之外,美国人也不落人后。美国非政府组织Direct Relief从其战略应急储备中,向武汉协和医院和孝感市中心医院捐赠了逾20万个医用级手术口罩,以及相当数量的防护装备和医用手套。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乔治•H•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在2月联手向中国捐赠了一批医疗用品,其中包括200万个口罩。

在中国买家抢购美国医疗用品市场的同时,我的一位受访者转发了一位在封城期间留在武汉的华裔美国人写的短信:

“作为一位在美国生活了30年的华人,我自信对美国社会还是很了解的,我目前身陷武汉汉口疫区中心,和所有华人一样忧心忡忡,但我仍想对美国华人华侨发出如下紧急呼吁:

请不要一窝蜂地去美国各大药房抢购口罩,造成全美国口罩脱销,这有可能引发本土美国人的排华情绪,因为本身美国的流感已经很严重,如果美国居民买不到口罩,他们一定会对华人产生愤怒情绪。

须知美国市面上的口罩包括3M口罩大都在中国生产,我们华人将心比心,把全美国的口罩一扫而光自己囤积或寄往武汉,那是置美国人于无法防护病毒的危险境地,尤其对老人孩子。”

现在回看起来,这位女士当时正预见了今天美国的窘境。

据我所知,尽管围绕着为保护自我而戴口罩的美国华人,存在争议和文化讨论,但没有主流美国媒体反对华人将个人防护设备用于帮助中国缓解疫情。我的受访者当时证实,当他们试图扫货医疗用品时,他们从美国人身上只感觉到善意。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约占全球年产量的50%。根据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的说法,在爆发之前,其最大产能为每天超过2000万件。由于春节期间许多工厂关门减产,且由于病毒引起的爆炸性需求,供应出现紧张。但中国国家发改委3月2日宣布口罩的日产量已超过1亿只。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对美国福克斯电视网表示,美国公司3M是N95口罩和防护装备的主要供应商之一,但受到中国政府的出口禁令的约束。

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3月9日表示,中国政府没有针对口罩及其生产原材料出口设置过任何贸易管制措施,企业可以按照市场化原则开展相关贸易。他还提到,在克服自身困难的同时,中国愿意向有关国家提供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支持各国抗疫。

从社交媒体来看,一些中国网民在得知特朗普政府如何低估了病毒的毒性和传染性而缺乏配备后,有一种幸灾乐祸的痛快。但是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懂得“哀矜勿喜”,并且有良好的记忆。

现在中美都应该搁置中美贸易争端引起的敌意。美国华人和中国人可以在将医疗物资运到美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不仅为华人同胞,而且为广大美国民众,帮助美国避免“武汉化”的悲剧或成为“下一个意大利”。如果病毒对美国卫生系统造成严重破坏,,美国华人将无法幸免。

同样地,如果像欧洲一样,北美的疫情失控,中国将不得不担心疫情蔓延和全球金融体系崩溃所可能造成的逆流,这可能对已经受到疫情打击的中国国内经济形成重大不利影响。

马云在3月13日宣布将向美国运送50万个测试套件和100万个口罩,以支持抗疫。日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华裔科技创业者魏廷宇与友人透过网络发起“一百万个口罩”运动,并且利用各自的渠道联络中国厂商购买口罩,预计第一批4000多个N95口罩将于3月底前抵达纽约,送往纽约各大医院。

我知道许多美国华人组织正在采取行动,通过不同渠道采购和捐赠医护人员防护物资,但我们需要更多的马云和魏廷宇。我想,对于中美未来的情谊,一声“纽约加油!”会是很好的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华人和中国人可以在将医疗物资运到美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不仅为华人同胞,而且为广大美国民众。



撰文 |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忘掉股市崩盘和特朗普欲盖弥彰的抗疫延误吧!新冠病毒已经直入美国境内,而重灾区就在我居住的纽约市。最让我担心的是慢了数周后,目前企图追赶的测试能力仍然受限,以及医疗防护物资供应急剧短缺。

尽管特朗普和他的抗疫统帅迈克•彭斯向美国人民保证,国有和私人实验室将可以使用数以百万计的测试套件,但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仅对一小部分可疑病例进行测试。从武汉疫情爆发到3月12日,只有大约5000名美国人接受了检测,而韩国每天检测1万人以上。

除了无法量化感染数量,造成制定相应策略的黑洞之外,我还对美国政府未能从武汉汲取教训并及时纠正防护物资的供应短缺感到震惊。目前社交媒体充斥着医护人员的哀号,他们正穿着最单薄、甚至没有任何防卫的服装在第一线与病魔战斗。

纽约市地区在发现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的三周后,在3月22日正式成为全球大流行的疫情风暴中心,累计达到9045例,占世界病例约5%。纽约州全州总数达到15168例,其中死亡人数达到114人,超过华盛顿州成为全美首位。

纽约地区的医院已经报告新冠病毒患者激增,并警告呼吸机和口罩等关键用品迫在眉睫的短缺。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呼吁联邦政府立即动用《国防生产法》,直接向企业下达指令,根据需求生产口罩、呼吸机等医疗设备,平抑价格,避免州与州之间竞价,导致所有人必须高价购买。

关于美国前线医疗专业人员面临的风险,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于3月10日更新了准则,其中传达了一个坏消息:“美国的主要分销商报告个人防护设备短缺,特别是N95呼吸器、口罩和防护服。”准则并没有提供回归供应常规水平的预期时间表。

因此CDC的指示是:“当N95的供应链无法满足需求时,可以使用(普通)口罩。”

CDC本身对于N95口罩和普通医用口罩的区别是,前者能够过滤掉至少95%的空气中颗粒,包括大颗粒和小颗粒;而后者不能为穿戴者提供防止吸入较小空气中颗粒的可靠防护,因此不被认为是针对呼吸(传染)的防护。

CDC于3月19日发布的标题为“优化面罩供应策略的指南”听起来更加令人恐惧绝望:在没有面罩的情况中,作为不得已的方法,医护人员可以使用自制口罩(例如头巾、围巾)来护理新冠肺炎患者。

医用口罩的设计仅可一次性使用,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最近开始实验用紫外线对口罩进行消毒并重复使用,以延长每个口罩的寿命到达一周或更长的时间。

其他的医院也开始重复使用口罩和手套。有些医护人员通过社交媒体标签#GetMePPE(#给我个人防护设备)向公众求救。许多医生说他们只能无限期地使用同一个口罩。

目前美国已有数十名卫生保健工作者染上新冠病毒,数百人被迫隔离。一名医生在《纽约时报》发文道:“天塌下来了。”

美国卫生局局长杰罗姆•亚当斯最近告诉公众不要购买口罩。他的理由是口罩不仅对预防感染无济于事,如果戴不正确,还可能会增加患病风险。我完全不同意。尽管口罩不是完美的防护罩,但结合其他预防措施(如勤洗手和避免接触面部),它们可以有效降低感染风险。

放眼台湾,尽管它靠近大陆,而且来回海峡两岸的台商和居民众多,但在国际上被誉为遏制新冠肺炎传播的典范,公共口罩配给系统是其严厉抗疫方案的一部分。政府通过适当的使用教育来支持口罩的正确防疫。

但我想,亚当斯博士面对美国面罩的严重短缺没有选择。鉴于美国的处境,我同意保护医疗专业人员是首要的考虑。

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截至2月11日,全国共有3019名医护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李文亮医生所属的武汉中心医院有200多名医务人员患病,其中四名牺牲。医护人员缺少防护装备是造成交叉感染的主要原因之一。

很难想象,在武汉封城近两个月后,美国竟然会犯下这样严重的失误。

据CNBC报道,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估计,美国的医疗体系一年需要多达35亿个N95口罩才能与新冠病毒作战。而目前美国战略性国家储备,也就是国家的紧急药品和医疗用品储备,只库存约1200万个N95口罩和3000万个外科口罩,在大流行情况下,只能提供医护专业人员1%的需要。

在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之后,由于严重的预算限制,美国并未大幅补充其库存储备。武汉封城后不久,美国主要城市的零售和批发商不再有医用口罩或N95等库存基本商品。

在武汉危机爆发之初,美籍华人做出了富有传奇色彩的努力,通过搜集急需的医疗用品,特别是N95和外科口罩、防护镜、一次性手套和防护服,送回到中国来帮助同胞。有一些华人甚至一一探访郊区城镇中的CVS和其他连锁店,以收集足够的用品救急。

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采访了许多这样的个人和组织 (见《美国华人如何“扫货”送口罩回国》)。

除了华人之外,美国人也不落人后。美国非政府组织Direct Relief从其战略应急储备中,向武汉协和医院和孝感市中心医院捐赠了逾20万个医用级手术口罩,以及相当数量的防护装备和医用手套。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乔治•H•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在2月联手向中国捐赠了一批医疗用品,其中包括200万个口罩。

在中国买家抢购美国医疗用品市场的同时,我的一位受访者转发了一位在封城期间留在武汉的华裔美国人写的短信:

“作为一位在美国生活了30年的华人,我自信对美国社会还是很了解的,我目前身陷武汉汉口疫区中心,和所有华人一样忧心忡忡,但我仍想对美国华人华侨发出如下紧急呼吁:

请不要一窝蜂地去美国各大药房抢购口罩,造成全美国口罩脱销,这有可能引发本土美国人的排华情绪,因为本身美国的流感已经很严重,如果美国居民买不到口罩,他们一定会对华人产生愤怒情绪。

须知美国市面上的口罩包括3M口罩大都在中国生产,我们华人将心比心,把全美国的口罩一扫而光自己囤积或寄往武汉,那是置美国人于无法防护病毒的危险境地,尤其对老人孩子。”

现在回看起来,这位女士当时正预见了今天美国的窘境。

据我所知,尽管围绕着为保护自我而戴口罩的美国华人,存在争议和文化讨论,但没有主流美国媒体反对华人将个人防护设备用于帮助中国缓解疫情。我的受访者当时证实,当他们试图扫货医疗用品时,他们从美国人身上只感觉到善意。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约占全球年产量的50%。根据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的说法,在爆发之前,其最大产能为每天超过2000万件。由于春节期间许多工厂关门减产,且由于病毒引起的爆炸性需求,供应出现紧张。但中国国家发改委3月2日宣布口罩的日产量已超过1亿只。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对美国福克斯电视网表示,美国公司3M是N95口罩和防护装备的主要供应商之一,但受到中国政府的出口禁令的约束。

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3月9日表示,中国政府没有针对口罩及其生产原材料出口设置过任何贸易管制措施,企业可以按照市场化原则开展相关贸易。他还提到,在克服自身困难的同时,中国愿意向有关国家提供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支持各国抗疫。

从社交媒体来看,一些中国网民在得知特朗普政府如何低估了病毒的毒性和传染性而缺乏配备后,有一种幸灾乐祸的痛快。但是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懂得“哀矜勿喜”,并且有良好的记忆。

现在中美都应该搁置中美贸易争端引起的敌意。美国华人和中国人可以在将医疗物资运到美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不仅为华人同胞,而且为广大美国民众,帮助美国避免“武汉化”的悲剧或成为“下一个意大利”。如果病毒对美国卫生系统造成严重破坏,,美国华人将无法幸免。

同样地,如果像欧洲一样,北美的疫情失控,中国将不得不担心疫情蔓延和全球金融体系崩溃所可能造成的逆流,这可能对已经受到疫情打击的中国国内经济形成重大不利影响。

马云在3月13日宣布将向美国运送50万个测试套件和100万个口罩,以支持抗疫。日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华裔科技创业者魏廷宇与友人透过网络发起“一百万个口罩”运动,并且利用各自的渠道联络中国厂商购买口罩,预计第一批4000多个N95口罩将于3月底前抵达纽约,送往纽约各大医院。

我知道许多美国华人组织正在采取行动,通过不同渠道采购和捐赠医护人员防护物资,但我们需要更多的马云和魏廷宇。我想,对于中美未来的情谊,一声“纽约加油!”会是很好的开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