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前中国抗击国际疫情的最紧迫问题是中美关系的紧张和中国海外华侨的去向,这是能否稳住当前抗疫成绩的关键。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中国的疫情正式进入了以国际疫情冲击为主、国内疫情紧张为辅的新阶段。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国内疫情基本稳定和好转的情况下,正在进入传播高峰的国际疫情,成为了中国这个尚未封锁国际航运国家的最大威胁,对这一问题的处理,实际上直接影响着中国这个14亿人口国家抗疫的最后成败。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上周相关的两大问题同时向中国袭来,成为当前中国抗击国际疫情的最紧迫问题,它们是:中美关系的紧张、中国海外华侨的去向。

上述这两个问题,是中国能否稳住当前抗疫成绩,并在国际上发挥重大影响的关键。

中美真的要在这个最需要合作的关头决裂?

在国际疫情最紧张、最需要中美两个大国合作解决疫情在全世界传播的当下,中美关系进入了谷底,它集中表现在两个问题上:一是关于新冠病毒的来源地问题,二是双方相互驱逐本国驻对方记者。这不仅给当前世界最需要的合作抗疫留下了不确定,也将给两国自己造成不小的麻烦。

对于中国来说,在控制国内疫情方面取得了瞩目的成绩,只要境外疫情的流入也能控制得住,大势基本可定。但是,事情远没有就此结束,问题主要在武汉疫情的次生灾害上:例如,武汉疫情为什么从一点星火发展到在全世界蔓延;在处理上为什么拖延了这么长时间、而且迄今没有干部受到处理;谁应该对武汉发生并传播到全世界的灾难负责;武汉封城管理准备不足带来的武汉和湖北民众的生命和民生灾难;14亿人口被封锁在家里两个月无法出门带来的心理问题;以及疫情必然带来的下一步经济萧条等等,这一切都将涉及千家万户的生活。一旦湖北疫情解决,上述这一切即刻就会显现出来。客观地说,美国迄今还没有充分利用上述这一切,目前所做的只是斗嘴之类的小动作而已,能看出来是特朗普为竞选做准备。如果美国政府真的以此切入并充分利用,以中国国内当前不少人的思想和认识状况,必然产生巨大反响。届时,中国国内可能将面临重大的政治稳定问题,国际形象也一定会受到大幅度损害。事实上,当前特朗普因为疫情在美国泛滥导致他竞选连任前景不佳,正使他对此产生出极大的付诸实际的冲动。诚如是,这对中国是好事?

而对美国来说,目前正处于疫情最紧张和困难的阶段,民众被感染者与日俱增,而美国那样的社会制度,又使得政府难以拿出像中国这样的铁腕方式来应对疫情;同时,如果在这个时候美国和中国的全面敌对与冲突不可逆转,美国抗疫必然也会面临更大的困难。如果中美两国真的走到了这一步,全世界当前的抗疫努力都会面临巨大的阴影。

但另一方面,美国最坏的后果无非是更多人被感染、经济和金融被重创、特朗普因为应对不力无法成功竞选连任,而不可能导致美国国家的崩溃,导致美国丧失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至少目前看不到这一前景。我们还要看到,美国世界第一的科技实力,尤其是医学实力,迄今无人可以取代,因此美国是有能力对付这场疫情的。退一步说,即便美国崩溃了,基本上中国也不可能取代,相反,反而会因为这个40年合作伙伴的突然丧失而蒙受更大的现实损害。因此,中美在当下疫情正向全世界传播的背景下爆发冲突,中国没有利益,只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深远的利益损害。当然,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不会有变化,但中国也没有必要去激化矛盾,因为无论是当前还是长远,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不失控,至少是尽可能延缓这一天的到来,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当前管控中美关系全面冲突的机会是现存的,这就是应对正在泛滥的国际疫情传播。尽管当前中美矛盾人所共知,但对中美两国来说,都面临着抗击疫情共同的国内和国际任务,中美两家合作抗击疫情,对中美两国和国际社会抗击疫情都是力量的增强,甚至中美合作抗疫的信息本身,都是对两国国内和国际社会抗疫信心的极大鼓舞;而且从实际操作上看,比较容易运作,双方放下架子即可。

据了解,中美两国的科学界、学术界和商界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很多重大科学研究美国都和中国一起搞,尤其是公共卫生和传染病方面,两国科学家合作一直很不错,商界的合作就更是人人皆知。

在具体合作上,可以搞中美科学家包括商人之间的抗疫合作。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敏感状况,可以先由两国科学界和商界用民间合作的形式操作;也可以在世界卫生组织(WHO)框架下运作,一定会得到WHO的大力支持。

在具体的合作内容上,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和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多西(Rush Doshi)上周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的题为“抗击新冠病毒可能会重塑全球秩序”的文章中,提出了当前卫生防疫领域的一些众所周知的合作方向:例如,协调疫苗研究和测试;协调如何使用金融杠杆维持经济发展的稳定;互通有无,交换抗疫信息;在生产包括口罩、呼吸器、防护服等抗疫设备方面开展合作;共同援助其他国力相对脆弱的国家。

上述二人在文章中还特别强调:“这样做不应该也不必要被世界其他国家看作是对中国的崛起的让步,而应该被视为对美国能够继续引领世界的未来的信心。在眼下的危机之中,如同在当今的地缘政治博弈之中,美国只有做好事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悠悠万事,共同抗疫优先,走出第一步就好办了,哪怕是礼节性的第一步。

鉴于2月份特朗普曾经给中国领导人打过电话,并对此表示关切。现在美国也进入了疫情的困难时期,即使当前中美关系处于敏感阶段,中国领导人仍然可以就此事与美国领导人通话以示关心,并转达对美国人民的问候,这必然会获得世界的赞扬。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此,相信效果会与现在有所不同。

华侨归国避难不能成为问题

上周,在中国尽全力抗击境外疫情在国内传播之时,一个让中国非常棘手的问题突然集中爆发了:中国在国外的华侨为了躲避瘟疫,在中国国内已经控制了疫情的情况下,大量回国,以躲避传染。本来,在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国际疫情传播已经成为中国防疫主要目标的情况下,对国际航班理应开始有所控制、人数有所限制,但华侨的特殊身份,似乎使得中国进入两难状态,这也和中国当前正在极力进行的抗击境外疫情向国内的传播密切相关。

目前在国内,上周已经有北京的专家公开提出限制华侨回国了,甚至提出华侨回国3个月内拒签;回国华侨要经国务院批准;回国要交押金100万等政策内限制措施建议。

笔者认为,华侨回国问题的处理,必须有几个不可动摇的原则。其一是法律原则,即:保护华侨的合法权益,华侨申请回国必须接纳,拒绝华侨回国或者强行要求华侨缴纳保证金的做法,非法;同时华侨回国后也要遵守中国法律和法规,尤其是地方政府防疫的行政规定。其二是,华侨回国后的社会福利,参造中国规定执行。第三,接受华侨回国应特别处理好境外疫情的传播问题,尤其是重点疫情传染国家的病毒。具体内容,笔者认为可按下列内容执行:

1,只要华侨提出回国申请,必须接纳其申请,包括他们的外籍直系亲属。首先,这是任何一个中国政府应尽的基本义务,只要它还是合法政府。因为这些持有中国护照、在海外学习、生活和工作的中国海外侨民是中国公民,他们有权回国,保护他们的切身利益是中国政府义不容辞的应尽职责。因此,不接纳其回国,或者要求其缴纳押金的做法,本身就是非法的。

2,鉴于当前国际疫情紧张,华侨回国必须按照有关规定,回国时接受隔离14天的疫情观察,无传染病者可自行离开,被感染者要隔离并强行治疗。

3,归国华侨关于此次传染病的治病问题,在国内有医保的,按照医保规定报销;没有医保的,费用自理。回国路费和在集中隔离地隔离期间的相关费用等自理。

对入院治病的华侨,华侨在国内户籍所在地的地方政府可以根据本地地方财政情况,视生病华侨的财力,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具体补助额度由各地自行规定。

4,设定华侨归国期限。鉴于境外疫情传播的现实,华侨归国问题应设立一个时限、并在华侨居住地媒体予以公布,在规定时限内不回国的,视为放弃回国。

5,中国政府可以派出民航班机,在相关国家的几个机场接华侨回家,机票价格可以按照民航旺季价格执行,以示关怀。

6,以上所有规定,均应在华侨回国前明确告知其本人。

7,对不回国的华侨,所有中国驻外使领馆应根据当前疫情情况,迅速建立与所在地华侨的联络渠道和联系方式;应在第一时间内告知华侨相关信息,包括医疗信息;使领馆也可以从国内购买部分治疗和预防类中药产品发放给华侨,官民合作,共渡难关。

当前华侨回国必须处理好境外病毒在国内扩散的问题。WHO专家认为:按照传染病学的规律,在中国全面复工后,随着人流加大,病毒还会有一个传播的小高峰。这种情况会对当前复工产生不良影响,必须加倍防范。在这种背景下,华侨回国就更要特别注意境外病毒在国内的传播问题,应该严格检查、高度防范,决不能因此使得国内防疫成果化为乌有。

根据笔者的调查,国外华侨真正要求回国的,并不是多数。例如浙江省在全世界共有250万华侨,欧洲占55%,北美先20%,目前要求回国的并不多。至于在外读书的学生就很少了,因为无法预测此次疫情的结束时间,离开学校回国的学生未来可能将不得不退学。因此,华侨问题相对也更加容易处理,而这对未来中国的海外工作,必然产生真正深远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当前疫情环境下的两个重大国际问题

发布日期:2020-03-23 08:47
摘要:当前中国抗击国际疫情的最紧迫问题是中美关系的紧张和中国海外华侨的去向,这是能否稳住当前抗疫成绩的关键。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中国的疫情正式进入了以国际疫情冲击为主、国内疫情紧张为辅的新阶段。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国内疫情基本稳定和好转的情况下,正在进入传播高峰的国际疫情,成为了中国这个尚未封锁国际航运国家的最大威胁,对这一问题的处理,实际上直接影响着中国这个14亿人口国家抗疫的最后成败。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上周相关的两大问题同时向中国袭来,成为当前中国抗击国际疫情的最紧迫问题,它们是:中美关系的紧张、中国海外华侨的去向。

上述这两个问题,是中国能否稳住当前抗疫成绩,并在国际上发挥重大影响的关键。

中美真的要在这个最需要合作的关头决裂?

在国际疫情最紧张、最需要中美两个大国合作解决疫情在全世界传播的当下,中美关系进入了谷底,它集中表现在两个问题上:一是关于新冠病毒的来源地问题,二是双方相互驱逐本国驻对方记者。这不仅给当前世界最需要的合作抗疫留下了不确定,也将给两国自己造成不小的麻烦。

对于中国来说,在控制国内疫情方面取得了瞩目的成绩,只要境外疫情的流入也能控制得住,大势基本可定。但是,事情远没有就此结束,问题主要在武汉疫情的次生灾害上:例如,武汉疫情为什么从一点星火发展到在全世界蔓延;在处理上为什么拖延了这么长时间、而且迄今没有干部受到处理;谁应该对武汉发生并传播到全世界的灾难负责;武汉封城管理准备不足带来的武汉和湖北民众的生命和民生灾难;14亿人口被封锁在家里两个月无法出门带来的心理问题;以及疫情必然带来的下一步经济萧条等等,这一切都将涉及千家万户的生活。一旦湖北疫情解决,上述这一切即刻就会显现出来。客观地说,美国迄今还没有充分利用上述这一切,目前所做的只是斗嘴之类的小动作而已,能看出来是特朗普为竞选做准备。如果美国政府真的以此切入并充分利用,以中国国内当前不少人的思想和认识状况,必然产生巨大反响。届时,中国国内可能将面临重大的政治稳定问题,国际形象也一定会受到大幅度损害。事实上,当前特朗普因为疫情在美国泛滥导致他竞选连任前景不佳,正使他对此产生出极大的付诸实际的冲动。诚如是,这对中国是好事?

而对美国来说,目前正处于疫情最紧张和困难的阶段,民众被感染者与日俱增,而美国那样的社会制度,又使得政府难以拿出像中国这样的铁腕方式来应对疫情;同时,如果在这个时候美国和中国的全面敌对与冲突不可逆转,美国抗疫必然也会面临更大的困难。如果中美两国真的走到了这一步,全世界当前的抗疫努力都会面临巨大的阴影。

但另一方面,美国最坏的后果无非是更多人被感染、经济和金融被重创、特朗普因为应对不力无法成功竞选连任,而不可能导致美国国家的崩溃,导致美国丧失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至少目前看不到这一前景。我们还要看到,美国世界第一的科技实力,尤其是医学实力,迄今无人可以取代,因此美国是有能力对付这场疫情的。退一步说,即便美国崩溃了,基本上中国也不可能取代,相反,反而会因为这个40年合作伙伴的突然丧失而蒙受更大的现实损害。因此,中美在当下疫情正向全世界传播的背景下爆发冲突,中国没有利益,只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深远的利益损害。当然,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不会有变化,但中国也没有必要去激化矛盾,因为无论是当前还是长远,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不失控,至少是尽可能延缓这一天的到来,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当前管控中美关系全面冲突的机会是现存的,这就是应对正在泛滥的国际疫情传播。尽管当前中美矛盾人所共知,但对中美两国来说,都面临着抗击疫情共同的国内和国际任务,中美两家合作抗击疫情,对中美两国和国际社会抗击疫情都是力量的增强,甚至中美合作抗疫的信息本身,都是对两国国内和国际社会抗疫信心的极大鼓舞;而且从实际操作上看,比较容易运作,双方放下架子即可。

据了解,中美两国的科学界、学术界和商界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很多重大科学研究美国都和中国一起搞,尤其是公共卫生和传染病方面,两国科学家合作一直很不错,商界的合作就更是人人皆知。

在具体合作上,可以搞中美科学家包括商人之间的抗疫合作。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敏感状况,可以先由两国科学界和商界用民间合作的形式操作;也可以在世界卫生组织(WHO)框架下运作,一定会得到WHO的大力支持。

在具体的合作内容上,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和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多西(Rush Doshi)上周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的题为“抗击新冠病毒可能会重塑全球秩序”的文章中,提出了当前卫生防疫领域的一些众所周知的合作方向:例如,协调疫苗研究和测试;协调如何使用金融杠杆维持经济发展的稳定;互通有无,交换抗疫信息;在生产包括口罩、呼吸器、防护服等抗疫设备方面开展合作;共同援助其他国力相对脆弱的国家。

上述二人在文章中还特别强调:“这样做不应该也不必要被世界其他国家看作是对中国的崛起的让步,而应该被视为对美国能够继续引领世界的未来的信心。在眼下的危机之中,如同在当今的地缘政治博弈之中,美国只有做好事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悠悠万事,共同抗疫优先,走出第一步就好办了,哪怕是礼节性的第一步。

鉴于2月份特朗普曾经给中国领导人打过电话,并对此表示关切。现在美国也进入了疫情的困难时期,即使当前中美关系处于敏感阶段,中国领导人仍然可以就此事与美国领导人通话以示关心,并转达对美国人民的问候,这必然会获得世界的赞扬。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此,相信效果会与现在有所不同。

华侨归国避难不能成为问题

上周,在中国尽全力抗击境外疫情在国内传播之时,一个让中国非常棘手的问题突然集中爆发了:中国在国外的华侨为了躲避瘟疫,在中国国内已经控制了疫情的情况下,大量回国,以躲避传染。本来,在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国际疫情传播已经成为中国防疫主要目标的情况下,对国际航班理应开始有所控制、人数有所限制,但华侨的特殊身份,似乎使得中国进入两难状态,这也和中国当前正在极力进行的抗击境外疫情向国内的传播密切相关。

目前在国内,上周已经有北京的专家公开提出限制华侨回国了,甚至提出华侨回国3个月内拒签;回国华侨要经国务院批准;回国要交押金100万等政策内限制措施建议。

笔者认为,华侨回国问题的处理,必须有几个不可动摇的原则。其一是法律原则,即:保护华侨的合法权益,华侨申请回国必须接纳,拒绝华侨回国或者强行要求华侨缴纳保证金的做法,非法;同时华侨回国后也要遵守中国法律和法规,尤其是地方政府防疫的行政规定。其二是,华侨回国后的社会福利,参造中国规定执行。第三,接受华侨回国应特别处理好境外疫情的传播问题,尤其是重点疫情传染国家的病毒。具体内容,笔者认为可按下列内容执行:

1,只要华侨提出回国申请,必须接纳其申请,包括他们的外籍直系亲属。首先,这是任何一个中国政府应尽的基本义务,只要它还是合法政府。因为这些持有中国护照、在海外学习、生活和工作的中国海外侨民是中国公民,他们有权回国,保护他们的切身利益是中国政府义不容辞的应尽职责。因此,不接纳其回国,或者要求其缴纳押金的做法,本身就是非法的。

2,鉴于当前国际疫情紧张,华侨回国必须按照有关规定,回国时接受隔离14天的疫情观察,无传染病者可自行离开,被感染者要隔离并强行治疗。

3,归国华侨关于此次传染病的治病问题,在国内有医保的,按照医保规定报销;没有医保的,费用自理。回国路费和在集中隔离地隔离期间的相关费用等自理。

对入院治病的华侨,华侨在国内户籍所在地的地方政府可以根据本地地方财政情况,视生病华侨的财力,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具体补助额度由各地自行规定。

4,设定华侨归国期限。鉴于境外疫情传播的现实,华侨归国问题应设立一个时限、并在华侨居住地媒体予以公布,在规定时限内不回国的,视为放弃回国。

5,中国政府可以派出民航班机,在相关国家的几个机场接华侨回家,机票价格可以按照民航旺季价格执行,以示关怀。

6,以上所有规定,均应在华侨回国前明确告知其本人。

7,对不回国的华侨,所有中国驻外使领馆应根据当前疫情情况,迅速建立与所在地华侨的联络渠道和联系方式;应在第一时间内告知华侨相关信息,包括医疗信息;使领馆也可以从国内购买部分治疗和预防类中药产品发放给华侨,官民合作,共渡难关。

当前华侨回国必须处理好境外病毒在国内扩散的问题。WHO专家认为:按照传染病学的规律,在中国全面复工后,随着人流加大,病毒还会有一个传播的小高峰。这种情况会对当前复工产生不良影响,必须加倍防范。在这种背景下,华侨回国就更要特别注意境外病毒在国内的传播问题,应该严格检查、高度防范,决不能因此使得国内防疫成果化为乌有。

根据笔者的调查,国外华侨真正要求回国的,并不是多数。例如浙江省在全世界共有250万华侨,欧洲占55%,北美先20%,目前要求回国的并不多。至于在外读书的学生就很少了,因为无法预测此次疫情的结束时间,离开学校回国的学生未来可能将不得不退学。因此,华侨问题相对也更加容易处理,而这对未来中国的海外工作,必然产生真正深远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当前中国抗击国际疫情的最紧迫问题是中美关系的紧张和中国海外华侨的去向,这是能否稳住当前抗疫成绩的关键。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中国的疫情正式进入了以国际疫情冲击为主、国内疫情紧张为辅的新阶段。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国内疫情基本稳定和好转的情况下,正在进入传播高峰的国际疫情,成为了中国这个尚未封锁国际航运国家的最大威胁,对这一问题的处理,实际上直接影响着中国这个14亿人口国家抗疫的最后成败。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上周相关的两大问题同时向中国袭来,成为当前中国抗击国际疫情的最紧迫问题,它们是:中美关系的紧张、中国海外华侨的去向。

上述这两个问题,是中国能否稳住当前抗疫成绩,并在国际上发挥重大影响的关键。

中美真的要在这个最需要合作的关头决裂?

在国际疫情最紧张、最需要中美两个大国合作解决疫情在全世界传播的当下,中美关系进入了谷底,它集中表现在两个问题上:一是关于新冠病毒的来源地问题,二是双方相互驱逐本国驻对方记者。这不仅给当前世界最需要的合作抗疫留下了不确定,也将给两国自己造成不小的麻烦。

对于中国来说,在控制国内疫情方面取得了瞩目的成绩,只要境外疫情的流入也能控制得住,大势基本可定。但是,事情远没有就此结束,问题主要在武汉疫情的次生灾害上:例如,武汉疫情为什么从一点星火发展到在全世界蔓延;在处理上为什么拖延了这么长时间、而且迄今没有干部受到处理;谁应该对武汉发生并传播到全世界的灾难负责;武汉封城管理准备不足带来的武汉和湖北民众的生命和民生灾难;14亿人口被封锁在家里两个月无法出门带来的心理问题;以及疫情必然带来的下一步经济萧条等等,这一切都将涉及千家万户的生活。一旦湖北疫情解决,上述这一切即刻就会显现出来。客观地说,美国迄今还没有充分利用上述这一切,目前所做的只是斗嘴之类的小动作而已,能看出来是特朗普为竞选做准备。如果美国政府真的以此切入并充分利用,以中国国内当前不少人的思想和认识状况,必然产生巨大反响。届时,中国国内可能将面临重大的政治稳定问题,国际形象也一定会受到大幅度损害。事实上,当前特朗普因为疫情在美国泛滥导致他竞选连任前景不佳,正使他对此产生出极大的付诸实际的冲动。诚如是,这对中国是好事?

而对美国来说,目前正处于疫情最紧张和困难的阶段,民众被感染者与日俱增,而美国那样的社会制度,又使得政府难以拿出像中国这样的铁腕方式来应对疫情;同时,如果在这个时候美国和中国的全面敌对与冲突不可逆转,美国抗疫必然也会面临更大的困难。如果中美两国真的走到了这一步,全世界当前的抗疫努力都会面临巨大的阴影。

但另一方面,美国最坏的后果无非是更多人被感染、经济和金融被重创、特朗普因为应对不力无法成功竞选连任,而不可能导致美国国家的崩溃,导致美国丧失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至少目前看不到这一前景。我们还要看到,美国世界第一的科技实力,尤其是医学实力,迄今无人可以取代,因此美国是有能力对付这场疫情的。退一步说,即便美国崩溃了,基本上中国也不可能取代,相反,反而会因为这个40年合作伙伴的突然丧失而蒙受更大的现实损害。因此,中美在当下疫情正向全世界传播的背景下爆发冲突,中国没有利益,只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深远的利益损害。当然,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不会有变化,但中国也没有必要去激化矛盾,因为无论是当前还是长远,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不失控,至少是尽可能延缓这一天的到来,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当前管控中美关系全面冲突的机会是现存的,这就是应对正在泛滥的国际疫情传播。尽管当前中美矛盾人所共知,但对中美两国来说,都面临着抗击疫情共同的国内和国际任务,中美两家合作抗击疫情,对中美两国和国际社会抗击疫情都是力量的增强,甚至中美合作抗疫的信息本身,都是对两国国内和国际社会抗疫信心的极大鼓舞;而且从实际操作上看,比较容易运作,双方放下架子即可。

据了解,中美两国的科学界、学术界和商界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很多重大科学研究美国都和中国一起搞,尤其是公共卫生和传染病方面,两国科学家合作一直很不错,商界的合作就更是人人皆知。

在具体合作上,可以搞中美科学家包括商人之间的抗疫合作。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敏感状况,可以先由两国科学界和商界用民间合作的形式操作;也可以在世界卫生组织(WHO)框架下运作,一定会得到WHO的大力支持。

在具体的合作内容上,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和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多西(Rush Doshi)上周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的题为“抗击新冠病毒可能会重塑全球秩序”的文章中,提出了当前卫生防疫领域的一些众所周知的合作方向:例如,协调疫苗研究和测试;协调如何使用金融杠杆维持经济发展的稳定;互通有无,交换抗疫信息;在生产包括口罩、呼吸器、防护服等抗疫设备方面开展合作;共同援助其他国力相对脆弱的国家。

上述二人在文章中还特别强调:“这样做不应该也不必要被世界其他国家看作是对中国的崛起的让步,而应该被视为对美国能够继续引领世界的未来的信心。在眼下的危机之中,如同在当今的地缘政治博弈之中,美国只有做好事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悠悠万事,共同抗疫优先,走出第一步就好办了,哪怕是礼节性的第一步。

鉴于2月份特朗普曾经给中国领导人打过电话,并对此表示关切。现在美国也进入了疫情的困难时期,即使当前中美关系处于敏感阶段,中国领导人仍然可以就此事与美国领导人通话以示关心,并转达对美国人民的问候,这必然会获得世界的赞扬。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此,相信效果会与现在有所不同。

华侨归国避难不能成为问题

上周,在中国尽全力抗击境外疫情在国内传播之时,一个让中国非常棘手的问题突然集中爆发了:中国在国外的华侨为了躲避瘟疫,在中国国内已经控制了疫情的情况下,大量回国,以躲避传染。本来,在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国际疫情传播已经成为中国防疫主要目标的情况下,对国际航班理应开始有所控制、人数有所限制,但华侨的特殊身份,似乎使得中国进入两难状态,这也和中国当前正在极力进行的抗击境外疫情向国内的传播密切相关。

目前在国内,上周已经有北京的专家公开提出限制华侨回国了,甚至提出华侨回国3个月内拒签;回国华侨要经国务院批准;回国要交押金100万等政策内限制措施建议。

笔者认为,华侨回国问题的处理,必须有几个不可动摇的原则。其一是法律原则,即:保护华侨的合法权益,华侨申请回国必须接纳,拒绝华侨回国或者强行要求华侨缴纳保证金的做法,非法;同时华侨回国后也要遵守中国法律和法规,尤其是地方政府防疫的行政规定。其二是,华侨回国后的社会福利,参造中国规定执行。第三,接受华侨回国应特别处理好境外疫情的传播问题,尤其是重点疫情传染国家的病毒。具体内容,笔者认为可按下列内容执行:

1,只要华侨提出回国申请,必须接纳其申请,包括他们的外籍直系亲属。首先,这是任何一个中国政府应尽的基本义务,只要它还是合法政府。因为这些持有中国护照、在海外学习、生活和工作的中国海外侨民是中国公民,他们有权回国,保护他们的切身利益是中国政府义不容辞的应尽职责。因此,不接纳其回国,或者要求其缴纳押金的做法,本身就是非法的。

2,鉴于当前国际疫情紧张,华侨回国必须按照有关规定,回国时接受隔离14天的疫情观察,无传染病者可自行离开,被感染者要隔离并强行治疗。

3,归国华侨关于此次传染病的治病问题,在国内有医保的,按照医保规定报销;没有医保的,费用自理。回国路费和在集中隔离地隔离期间的相关费用等自理。

对入院治病的华侨,华侨在国内户籍所在地的地方政府可以根据本地地方财政情况,视生病华侨的财力,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具体补助额度由各地自行规定。

4,设定华侨归国期限。鉴于境外疫情传播的现实,华侨归国问题应设立一个时限、并在华侨居住地媒体予以公布,在规定时限内不回国的,视为放弃回国。

5,中国政府可以派出民航班机,在相关国家的几个机场接华侨回家,机票价格可以按照民航旺季价格执行,以示关怀。

6,以上所有规定,均应在华侨回国前明确告知其本人。

7,对不回国的华侨,所有中国驻外使领馆应根据当前疫情情况,迅速建立与所在地华侨的联络渠道和联系方式;应在第一时间内告知华侨相关信息,包括医疗信息;使领馆也可以从国内购买部分治疗和预防类中药产品发放给华侨,官民合作,共渡难关。

当前华侨回国必须处理好境外病毒在国内扩散的问题。WHO专家认为:按照传染病学的规律,在中国全面复工后,随着人流加大,病毒还会有一个传播的小高峰。这种情况会对当前复工产生不良影响,必须加倍防范。在这种背景下,华侨回国就更要特别注意境外病毒在国内的传播问题,应该严格检查、高度防范,决不能因此使得国内防疫成果化为乌有。

根据笔者的调查,国外华侨真正要求回国的,并不是多数。例如浙江省在全世界共有250万华侨,欧洲占55%,北美先20%,目前要求回国的并不多。至于在外读书的学生就很少了,因为无法预测此次疫情的结束时间,离开学校回国的学生未来可能将不得不退学。因此,华侨问题相对也更加容易处理,而这对未来中国的海外工作,必然产生真正深远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当前疫情环境下的两个重大国际问题

发布日期:2020-03-23 08:47
摘要:当前中国抗击国际疫情的最紧迫问题是中美关系的紧张和中国海外华侨的去向,这是能否稳住当前抗疫成绩的关键。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中国的疫情正式进入了以国际疫情冲击为主、国内疫情紧张为辅的新阶段。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国内疫情基本稳定和好转的情况下,正在进入传播高峰的国际疫情,成为了中国这个尚未封锁国际航运国家的最大威胁,对这一问题的处理,实际上直接影响着中国这个14亿人口国家抗疫的最后成败。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上周相关的两大问题同时向中国袭来,成为当前中国抗击国际疫情的最紧迫问题,它们是:中美关系的紧张、中国海外华侨的去向。

上述这两个问题,是中国能否稳住当前抗疫成绩,并在国际上发挥重大影响的关键。

中美真的要在这个最需要合作的关头决裂?

在国际疫情最紧张、最需要中美两个大国合作解决疫情在全世界传播的当下,中美关系进入了谷底,它集中表现在两个问题上:一是关于新冠病毒的来源地问题,二是双方相互驱逐本国驻对方记者。这不仅给当前世界最需要的合作抗疫留下了不确定,也将给两国自己造成不小的麻烦。

对于中国来说,在控制国内疫情方面取得了瞩目的成绩,只要境外疫情的流入也能控制得住,大势基本可定。但是,事情远没有就此结束,问题主要在武汉疫情的次生灾害上:例如,武汉疫情为什么从一点星火发展到在全世界蔓延;在处理上为什么拖延了这么长时间、而且迄今没有干部受到处理;谁应该对武汉发生并传播到全世界的灾难负责;武汉封城管理准备不足带来的武汉和湖北民众的生命和民生灾难;14亿人口被封锁在家里两个月无法出门带来的心理问题;以及疫情必然带来的下一步经济萧条等等,这一切都将涉及千家万户的生活。一旦湖北疫情解决,上述这一切即刻就会显现出来。客观地说,美国迄今还没有充分利用上述这一切,目前所做的只是斗嘴之类的小动作而已,能看出来是特朗普为竞选做准备。如果美国政府真的以此切入并充分利用,以中国国内当前不少人的思想和认识状况,必然产生巨大反响。届时,中国国内可能将面临重大的政治稳定问题,国际形象也一定会受到大幅度损害。事实上,当前特朗普因为疫情在美国泛滥导致他竞选连任前景不佳,正使他对此产生出极大的付诸实际的冲动。诚如是,这对中国是好事?

而对美国来说,目前正处于疫情最紧张和困难的阶段,民众被感染者与日俱增,而美国那样的社会制度,又使得政府难以拿出像中国这样的铁腕方式来应对疫情;同时,如果在这个时候美国和中国的全面敌对与冲突不可逆转,美国抗疫必然也会面临更大的困难。如果中美两国真的走到了这一步,全世界当前的抗疫努力都会面临巨大的阴影。

但另一方面,美国最坏的后果无非是更多人被感染、经济和金融被重创、特朗普因为应对不力无法成功竞选连任,而不可能导致美国国家的崩溃,导致美国丧失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至少目前看不到这一前景。我们还要看到,美国世界第一的科技实力,尤其是医学实力,迄今无人可以取代,因此美国是有能力对付这场疫情的。退一步说,即便美国崩溃了,基本上中国也不可能取代,相反,反而会因为这个40年合作伙伴的突然丧失而蒙受更大的现实损害。因此,中美在当下疫情正向全世界传播的背景下爆发冲突,中国没有利益,只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深远的利益损害。当然,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不会有变化,但中国也没有必要去激化矛盾,因为无论是当前还是长远,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不失控,至少是尽可能延缓这一天的到来,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当前管控中美关系全面冲突的机会是现存的,这就是应对正在泛滥的国际疫情传播。尽管当前中美矛盾人所共知,但对中美两国来说,都面临着抗击疫情共同的国内和国际任务,中美两家合作抗击疫情,对中美两国和国际社会抗击疫情都是力量的增强,甚至中美合作抗疫的信息本身,都是对两国国内和国际社会抗疫信心的极大鼓舞;而且从实际操作上看,比较容易运作,双方放下架子即可。

据了解,中美两国的科学界、学术界和商界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很多重大科学研究美国都和中国一起搞,尤其是公共卫生和传染病方面,两国科学家合作一直很不错,商界的合作就更是人人皆知。

在具体合作上,可以搞中美科学家包括商人之间的抗疫合作。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敏感状况,可以先由两国科学界和商界用民间合作的形式操作;也可以在世界卫生组织(WHO)框架下运作,一定会得到WHO的大力支持。

在具体的合作内容上,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和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多西(Rush Doshi)上周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的题为“抗击新冠病毒可能会重塑全球秩序”的文章中,提出了当前卫生防疫领域的一些众所周知的合作方向:例如,协调疫苗研究和测试;协调如何使用金融杠杆维持经济发展的稳定;互通有无,交换抗疫信息;在生产包括口罩、呼吸器、防护服等抗疫设备方面开展合作;共同援助其他国力相对脆弱的国家。

上述二人在文章中还特别强调:“这样做不应该也不必要被世界其他国家看作是对中国的崛起的让步,而应该被视为对美国能够继续引领世界的未来的信心。在眼下的危机之中,如同在当今的地缘政治博弈之中,美国只有做好事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悠悠万事,共同抗疫优先,走出第一步就好办了,哪怕是礼节性的第一步。

鉴于2月份特朗普曾经给中国领导人打过电话,并对此表示关切。现在美国也进入了疫情的困难时期,即使当前中美关系处于敏感阶段,中国领导人仍然可以就此事与美国领导人通话以示关心,并转达对美国人民的问候,这必然会获得世界的赞扬。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此,相信效果会与现在有所不同。

华侨归国避难不能成为问题

上周,在中国尽全力抗击境外疫情在国内传播之时,一个让中国非常棘手的问题突然集中爆发了:中国在国外的华侨为了躲避瘟疫,在中国国内已经控制了疫情的情况下,大量回国,以躲避传染。本来,在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国际疫情传播已经成为中国防疫主要目标的情况下,对国际航班理应开始有所控制、人数有所限制,但华侨的特殊身份,似乎使得中国进入两难状态,这也和中国当前正在极力进行的抗击境外疫情向国内的传播密切相关。

目前在国内,上周已经有北京的专家公开提出限制华侨回国了,甚至提出华侨回国3个月内拒签;回国华侨要经国务院批准;回国要交押金100万等政策内限制措施建议。

笔者认为,华侨回国问题的处理,必须有几个不可动摇的原则。其一是法律原则,即:保护华侨的合法权益,华侨申请回国必须接纳,拒绝华侨回国或者强行要求华侨缴纳保证金的做法,非法;同时华侨回国后也要遵守中国法律和法规,尤其是地方政府防疫的行政规定。其二是,华侨回国后的社会福利,参造中国规定执行。第三,接受华侨回国应特别处理好境外疫情的传播问题,尤其是重点疫情传染国家的病毒。具体内容,笔者认为可按下列内容执行:

1,只要华侨提出回国申请,必须接纳其申请,包括他们的外籍直系亲属。首先,这是任何一个中国政府应尽的基本义务,只要它还是合法政府。因为这些持有中国护照、在海外学习、生活和工作的中国海外侨民是中国公民,他们有权回国,保护他们的切身利益是中国政府义不容辞的应尽职责。因此,不接纳其回国,或者要求其缴纳押金的做法,本身就是非法的。

2,鉴于当前国际疫情紧张,华侨回国必须按照有关规定,回国时接受隔离14天的疫情观察,无传染病者可自行离开,被感染者要隔离并强行治疗。

3,归国华侨关于此次传染病的治病问题,在国内有医保的,按照医保规定报销;没有医保的,费用自理。回国路费和在集中隔离地隔离期间的相关费用等自理。

对入院治病的华侨,华侨在国内户籍所在地的地方政府可以根据本地地方财政情况,视生病华侨的财力,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具体补助额度由各地自行规定。

4,设定华侨归国期限。鉴于境外疫情传播的现实,华侨归国问题应设立一个时限、并在华侨居住地媒体予以公布,在规定时限内不回国的,视为放弃回国。

5,中国政府可以派出民航班机,在相关国家的几个机场接华侨回家,机票价格可以按照民航旺季价格执行,以示关怀。

6,以上所有规定,均应在华侨回国前明确告知其本人。

7,对不回国的华侨,所有中国驻外使领馆应根据当前疫情情况,迅速建立与所在地华侨的联络渠道和联系方式;应在第一时间内告知华侨相关信息,包括医疗信息;使领馆也可以从国内购买部分治疗和预防类中药产品发放给华侨,官民合作,共渡难关。

当前华侨回国必须处理好境外病毒在国内扩散的问题。WHO专家认为:按照传染病学的规律,在中国全面复工后,随着人流加大,病毒还会有一个传播的小高峰。这种情况会对当前复工产生不良影响,必须加倍防范。在这种背景下,华侨回国就更要特别注意境外病毒在国内的传播问题,应该严格检查、高度防范,决不能因此使得国内防疫成果化为乌有。

根据笔者的调查,国外华侨真正要求回国的,并不是多数。例如浙江省在全世界共有250万华侨,欧洲占55%,北美先20%,目前要求回国的并不多。至于在外读书的学生就很少了,因为无法预测此次疫情的结束时间,离开学校回国的学生未来可能将不得不退学。因此,华侨问题相对也更加容易处理,而这对未来中国的海外工作,必然产生真正深远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当前中国抗击国际疫情的最紧迫问题是中美关系的紧张和中国海外华侨的去向,这是能否稳住当前抗疫成绩的关键。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中国的疫情正式进入了以国际疫情冲击为主、国内疫情紧张为辅的新阶段。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国内疫情基本稳定和好转的情况下,正在进入传播高峰的国际疫情,成为了中国这个尚未封锁国际航运国家的最大威胁,对这一问题的处理,实际上直接影响着中国这个14亿人口国家抗疫的最后成败。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上周相关的两大问题同时向中国袭来,成为当前中国抗击国际疫情的最紧迫问题,它们是:中美关系的紧张、中国海外华侨的去向。

上述这两个问题,是中国能否稳住当前抗疫成绩,并在国际上发挥重大影响的关键。

中美真的要在这个最需要合作的关头决裂?

在国际疫情最紧张、最需要中美两个大国合作解决疫情在全世界传播的当下,中美关系进入了谷底,它集中表现在两个问题上:一是关于新冠病毒的来源地问题,二是双方相互驱逐本国驻对方记者。这不仅给当前世界最需要的合作抗疫留下了不确定,也将给两国自己造成不小的麻烦。

对于中国来说,在控制国内疫情方面取得了瞩目的成绩,只要境外疫情的流入也能控制得住,大势基本可定。但是,事情远没有就此结束,问题主要在武汉疫情的次生灾害上:例如,武汉疫情为什么从一点星火发展到在全世界蔓延;在处理上为什么拖延了这么长时间、而且迄今没有干部受到处理;谁应该对武汉发生并传播到全世界的灾难负责;武汉封城管理准备不足带来的武汉和湖北民众的生命和民生灾难;14亿人口被封锁在家里两个月无法出门带来的心理问题;以及疫情必然带来的下一步经济萧条等等,这一切都将涉及千家万户的生活。一旦湖北疫情解决,上述这一切即刻就会显现出来。客观地说,美国迄今还没有充分利用上述这一切,目前所做的只是斗嘴之类的小动作而已,能看出来是特朗普为竞选做准备。如果美国政府真的以此切入并充分利用,以中国国内当前不少人的思想和认识状况,必然产生巨大反响。届时,中国国内可能将面临重大的政治稳定问题,国际形象也一定会受到大幅度损害。事实上,当前特朗普因为疫情在美国泛滥导致他竞选连任前景不佳,正使他对此产生出极大的付诸实际的冲动。诚如是,这对中国是好事?

而对美国来说,目前正处于疫情最紧张和困难的阶段,民众被感染者与日俱增,而美国那样的社会制度,又使得政府难以拿出像中国这样的铁腕方式来应对疫情;同时,如果在这个时候美国和中国的全面敌对与冲突不可逆转,美国抗疫必然也会面临更大的困难。如果中美两国真的走到了这一步,全世界当前的抗疫努力都会面临巨大的阴影。

但另一方面,美国最坏的后果无非是更多人被感染、经济和金融被重创、特朗普因为应对不力无法成功竞选连任,而不可能导致美国国家的崩溃,导致美国丧失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至少目前看不到这一前景。我们还要看到,美国世界第一的科技实力,尤其是医学实力,迄今无人可以取代,因此美国是有能力对付这场疫情的。退一步说,即便美国崩溃了,基本上中国也不可能取代,相反,反而会因为这个40年合作伙伴的突然丧失而蒙受更大的现实损害。因此,中美在当下疫情正向全世界传播的背景下爆发冲突,中国没有利益,只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深远的利益损害。当然,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不会有变化,但中国也没有必要去激化矛盾,因为无论是当前还是长远,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不失控,至少是尽可能延缓这一天的到来,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当前管控中美关系全面冲突的机会是现存的,这就是应对正在泛滥的国际疫情传播。尽管当前中美矛盾人所共知,但对中美两国来说,都面临着抗击疫情共同的国内和国际任务,中美两家合作抗击疫情,对中美两国和国际社会抗击疫情都是力量的增强,甚至中美合作抗疫的信息本身,都是对两国国内和国际社会抗疫信心的极大鼓舞;而且从实际操作上看,比较容易运作,双方放下架子即可。

据了解,中美两国的科学界、学术界和商界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很多重大科学研究美国都和中国一起搞,尤其是公共卫生和传染病方面,两国科学家合作一直很不错,商界的合作就更是人人皆知。

在具体合作上,可以搞中美科学家包括商人之间的抗疫合作。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敏感状况,可以先由两国科学界和商界用民间合作的形式操作;也可以在世界卫生组织(WHO)框架下运作,一定会得到WHO的大力支持。

在具体的合作内容上,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和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多西(Rush Doshi)上周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的题为“抗击新冠病毒可能会重塑全球秩序”的文章中,提出了当前卫生防疫领域的一些众所周知的合作方向:例如,协调疫苗研究和测试;协调如何使用金融杠杆维持经济发展的稳定;互通有无,交换抗疫信息;在生产包括口罩、呼吸器、防护服等抗疫设备方面开展合作;共同援助其他国力相对脆弱的国家。

上述二人在文章中还特别强调:“这样做不应该也不必要被世界其他国家看作是对中国的崛起的让步,而应该被视为对美国能够继续引领世界的未来的信心。在眼下的危机之中,如同在当今的地缘政治博弈之中,美国只有做好事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悠悠万事,共同抗疫优先,走出第一步就好办了,哪怕是礼节性的第一步。

鉴于2月份特朗普曾经给中国领导人打过电话,并对此表示关切。现在美国也进入了疫情的困难时期,即使当前中美关系处于敏感阶段,中国领导人仍然可以就此事与美国领导人通话以示关心,并转达对美国人民的问候,这必然会获得世界的赞扬。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此,相信效果会与现在有所不同。

华侨归国避难不能成为问题

上周,在中国尽全力抗击境外疫情在国内传播之时,一个让中国非常棘手的问题突然集中爆发了:中国在国外的华侨为了躲避瘟疫,在中国国内已经控制了疫情的情况下,大量回国,以躲避传染。本来,在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国际疫情传播已经成为中国防疫主要目标的情况下,对国际航班理应开始有所控制、人数有所限制,但华侨的特殊身份,似乎使得中国进入两难状态,这也和中国当前正在极力进行的抗击境外疫情向国内的传播密切相关。

目前在国内,上周已经有北京的专家公开提出限制华侨回国了,甚至提出华侨回国3个月内拒签;回国华侨要经国务院批准;回国要交押金100万等政策内限制措施建议。

笔者认为,华侨回国问题的处理,必须有几个不可动摇的原则。其一是法律原则,即:保护华侨的合法权益,华侨申请回国必须接纳,拒绝华侨回国或者强行要求华侨缴纳保证金的做法,非法;同时华侨回国后也要遵守中国法律和法规,尤其是地方政府防疫的行政规定。其二是,华侨回国后的社会福利,参造中国规定执行。第三,接受华侨回国应特别处理好境外疫情的传播问题,尤其是重点疫情传染国家的病毒。具体内容,笔者认为可按下列内容执行:

1,只要华侨提出回国申请,必须接纳其申请,包括他们的外籍直系亲属。首先,这是任何一个中国政府应尽的基本义务,只要它还是合法政府。因为这些持有中国护照、在海外学习、生活和工作的中国海外侨民是中国公民,他们有权回国,保护他们的切身利益是中国政府义不容辞的应尽职责。因此,不接纳其回国,或者要求其缴纳押金的做法,本身就是非法的。

2,鉴于当前国际疫情紧张,华侨回国必须按照有关规定,回国时接受隔离14天的疫情观察,无传染病者可自行离开,被感染者要隔离并强行治疗。

3,归国华侨关于此次传染病的治病问题,在国内有医保的,按照医保规定报销;没有医保的,费用自理。回国路费和在集中隔离地隔离期间的相关费用等自理。

对入院治病的华侨,华侨在国内户籍所在地的地方政府可以根据本地地方财政情况,视生病华侨的财力,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具体补助额度由各地自行规定。

4,设定华侨归国期限。鉴于境外疫情传播的现实,华侨归国问题应设立一个时限、并在华侨居住地媒体予以公布,在规定时限内不回国的,视为放弃回国。

5,中国政府可以派出民航班机,在相关国家的几个机场接华侨回家,机票价格可以按照民航旺季价格执行,以示关怀。

6,以上所有规定,均应在华侨回国前明确告知其本人。

7,对不回国的华侨,所有中国驻外使领馆应根据当前疫情情况,迅速建立与所在地华侨的联络渠道和联系方式;应在第一时间内告知华侨相关信息,包括医疗信息;使领馆也可以从国内购买部分治疗和预防类中药产品发放给华侨,官民合作,共渡难关。

当前华侨回国必须处理好境外病毒在国内扩散的问题。WHO专家认为:按照传染病学的规律,在中国全面复工后,随着人流加大,病毒还会有一个传播的小高峰。这种情况会对当前复工产生不良影响,必须加倍防范。在这种背景下,华侨回国就更要特别注意境外病毒在国内的传播问题,应该严格检查、高度防范,决不能因此使得国内防疫成果化为乌有。

根据笔者的调查,国外华侨真正要求回国的,并不是多数。例如浙江省在全世界共有250万华侨,欧洲占55%,北美先20%,目前要求回国的并不多。至于在外读书的学生就很少了,因为无法预测此次疫情的结束时间,离开学校回国的学生未来可能将不得不退学。因此,华侨问题相对也更加容易处理,而这对未来中国的海外工作,必然产生真正深远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