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联储如今正双管齐下:在放松货币政策之后,它还在扩大流动性政策。在此基础上,它仍有五件事可以做。



布伦丹•格里利 华盛顿 , 科尔比•史密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再次要求“可怜巴巴、行动迟缓的”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下调利率,以应对新冠疫情,“另外,要刺激经济!”

当然,美联储已经出人意料地将利率下调了0.5个百分点,这是其自金融危机以来从未有过的举措。之后,美联储也一直在以美国总统或许未注意到的方式忙碌。

美联储如今正双管齐下:在放松货币政策以支持经济增长之后,它此时还正在扩大流动性政策——将额外的现金拿出来给银行,以确保金融市场在疫情引发的混乱中平稳运行。

以下是美联储仍可以做的五件事。

继续降息

投资者早已押注,美联储将在定于3月18日召开的会议上再度宣布降息。幅度会很大——0.75个百分点。此举将使美国利率仅比零水平高出0.25个百分点,是自2015年以来从未出现的水平。

零利率看起来是个极限。在去年10月会议的纪要中,“所有参会者”——每一位联储行长和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罕见地达成了一项共识:负利率对美国不是一个好工具。他们的结论是,负利率在国外效果不佳,而且将阻碍美国银行业发放贷款。

总之,下调短期利率可能并非应对疫情的最有效办法。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上周在记者会上表示:“降息不会降低感染率。也不会修复供应链。我们明白这一点。”

最近一次降息“肯定可以起到缓冲作用”,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经济学家、曾担任美联储金融稳定办公室首任主任的内莉•梁(Nellie Liang)表示,“但如果市场陷入混乱,保持资金供应和信贷流动则比再降息50个基点重要得多。”

为银行系统提供更多流动性

周一,在油价暴跌引发投资者恐慌后,纽约联储银行(New York Fed)宣布,将通过回购市场的短期放贷向银行提供更多现金。投资者可在回购市场将美国国债等优质抵押品换成现金。

投资银行Evercore ISI副董事长克里希纳•古哈(Krishna Guha)称此举为“一小步”,他敦促美联储“扣动扳机”实施更大规模的流动性措施。古哈表示,美联储应考虑提供3个月或6个月期贷款,而不只是目前提供的隔夜和两周期贷款。

2007年,随着金融危机开始显现,美联储设立了“定期资金招标工具”(Term Auction Facility),并通过该工具向所有银行提供1个月和3个月期现金贷款,而不仅限于其挑选出的“一级交易商”。美联储可以通过仅在联邦储备委员会进行简单投票重启该工具。

经常与美联储政策制定者交流的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教授查尔斯•卡罗米里斯(Charles Calomiris)表示,承诺采取行动可能与实际行动同样有效。他表示,如果美联储说“我们已准备好确保市场以有序的方式运转”,这可能成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

与美国财政部一道,向更多机构提供更多流动性

根据美国《联邦储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第13条第3款,联邦储备委员会可以在“不寻常和紧急情况下”决定购买“本票和汇票”——一种为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的方式,比如从事股票和债券交易的经纪交易商,这些机构无法从美联储的其他借贷工具获得贷款。

但这些购买举措必须用于支撑金融体系,而不应用来支撑濒临破产的公司。而且必须是暂时的。美联储在金融危机期间这样做了,但国会后来收紧了规则,规定如果美联储想再这样做,必须先与财政部长磋商。

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经济学家哈哲思(Jan Hatzius)表示,这种做法不太可能。他在一份报告中称:“可能只有市场条件和运转进一步严重恶化,才会重启这些工具。”

推出QE4

与对负利率的厌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政策制定者们表示,他们将考虑使用另一种危机时期工具,即量化宽松(QE),来应对未来任何可能的经济下行,他们将购买美国中长期政府债券——而且会议纪要称,他们将“比过去更提早、更积极地”这样做。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曾三次利用量化宽松政策压低长期利率,刺激美国经济。

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在2月底的一次演讲中回顾了金融危机,并得出结论称:“在世界各地的一些案例中,非常规工具都是在经过长时间拖延和辩论之后才得以实施,这削弱了信心,收紧了金融环境,减弱了复苏。”她建议美联储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美联储似乎尚未准备好。在意外降息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表示,“在当前形势下”,除了降息,美联储没有其他货币政策计划。

与国会一道推出“超级QE5”

上周五,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Boston Fed)行长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表示,如果政策利率和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双双跌至零,并维持在这一水平,那么无论利率、还是国债购买都将难以对金融市场产生影响。你无法继续向下拖已经落到地板上的东西。

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或许会考虑购买“更多种类的证券或资产”,正如日本央行通过购买股票所做的那样。

然而,罗森格伦提出的建议,远远超出了美联储当前规则手册中所能及的范围,这需要国会出台新的立法。目前还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国会山有人想尝试推动这样做。

任何还记得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改革法案的通过和实施费了多大周章的人士,可能都会预计到,要让华盛顿的决策者再次考虑这样做,将需要一场大得多的危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联储还可祭出哪些措施应对疫情威胁?

发布日期:2020-03-13 06:33
摘要:美联储如今正双管齐下:在放松货币政策之后,它还在扩大流动性政策。在此基础上,它仍有五件事可以做。



布伦丹•格里利 华盛顿 , 科尔比•史密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再次要求“可怜巴巴、行动迟缓的”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下调利率,以应对新冠疫情,“另外,要刺激经济!”

当然,美联储已经出人意料地将利率下调了0.5个百分点,这是其自金融危机以来从未有过的举措。之后,美联储也一直在以美国总统或许未注意到的方式忙碌。

美联储如今正双管齐下:在放松货币政策以支持经济增长之后,它此时还正在扩大流动性政策——将额外的现金拿出来给银行,以确保金融市场在疫情引发的混乱中平稳运行。

以下是美联储仍可以做的五件事。

继续降息

投资者早已押注,美联储将在定于3月18日召开的会议上再度宣布降息。幅度会很大——0.75个百分点。此举将使美国利率仅比零水平高出0.25个百分点,是自2015年以来从未出现的水平。

零利率看起来是个极限。在去年10月会议的纪要中,“所有参会者”——每一位联储行长和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罕见地达成了一项共识:负利率对美国不是一个好工具。他们的结论是,负利率在国外效果不佳,而且将阻碍美国银行业发放贷款。

总之,下调短期利率可能并非应对疫情的最有效办法。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上周在记者会上表示:“降息不会降低感染率。也不会修复供应链。我们明白这一点。”

最近一次降息“肯定可以起到缓冲作用”,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经济学家、曾担任美联储金融稳定办公室首任主任的内莉•梁(Nellie Liang)表示,“但如果市场陷入混乱,保持资金供应和信贷流动则比再降息50个基点重要得多。”

为银行系统提供更多流动性

周一,在油价暴跌引发投资者恐慌后,纽约联储银行(New York Fed)宣布,将通过回购市场的短期放贷向银行提供更多现金。投资者可在回购市场将美国国债等优质抵押品换成现金。

投资银行Evercore ISI副董事长克里希纳•古哈(Krishna Guha)称此举为“一小步”,他敦促美联储“扣动扳机”实施更大规模的流动性措施。古哈表示,美联储应考虑提供3个月或6个月期贷款,而不只是目前提供的隔夜和两周期贷款。

2007年,随着金融危机开始显现,美联储设立了“定期资金招标工具”(Term Auction Facility),并通过该工具向所有银行提供1个月和3个月期现金贷款,而不仅限于其挑选出的“一级交易商”。美联储可以通过仅在联邦储备委员会进行简单投票重启该工具。

经常与美联储政策制定者交流的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教授查尔斯•卡罗米里斯(Charles Calomiris)表示,承诺采取行动可能与实际行动同样有效。他表示,如果美联储说“我们已准备好确保市场以有序的方式运转”,这可能成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

与美国财政部一道,向更多机构提供更多流动性

根据美国《联邦储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第13条第3款,联邦储备委员会可以在“不寻常和紧急情况下”决定购买“本票和汇票”——一种为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的方式,比如从事股票和债券交易的经纪交易商,这些机构无法从美联储的其他借贷工具获得贷款。

但这些购买举措必须用于支撑金融体系,而不应用来支撑濒临破产的公司。而且必须是暂时的。美联储在金融危机期间这样做了,但国会后来收紧了规则,规定如果美联储想再这样做,必须先与财政部长磋商。

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经济学家哈哲思(Jan Hatzius)表示,这种做法不太可能。他在一份报告中称:“可能只有市场条件和运转进一步严重恶化,才会重启这些工具。”

推出QE4

与对负利率的厌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政策制定者们表示,他们将考虑使用另一种危机时期工具,即量化宽松(QE),来应对未来任何可能的经济下行,他们将购买美国中长期政府债券——而且会议纪要称,他们将“比过去更提早、更积极地”这样做。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曾三次利用量化宽松政策压低长期利率,刺激美国经济。

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在2月底的一次演讲中回顾了金融危机,并得出结论称:“在世界各地的一些案例中,非常规工具都是在经过长时间拖延和辩论之后才得以实施,这削弱了信心,收紧了金融环境,减弱了复苏。”她建议美联储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美联储似乎尚未准备好。在意外降息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表示,“在当前形势下”,除了降息,美联储没有其他货币政策计划。

与国会一道推出“超级QE5”

上周五,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Boston Fed)行长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表示,如果政策利率和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双双跌至零,并维持在这一水平,那么无论利率、还是国债购买都将难以对金融市场产生影响。你无法继续向下拖已经落到地板上的东西。

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或许会考虑购买“更多种类的证券或资产”,正如日本央行通过购买股票所做的那样。

然而,罗森格伦提出的建议,远远超出了美联储当前规则手册中所能及的范围,这需要国会出台新的立法。目前还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国会山有人想尝试推动这样做。

任何还记得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改革法案的通过和实施费了多大周章的人士,可能都会预计到,要让华盛顿的决策者再次考虑这样做,将需要一场大得多的危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联储如今正双管齐下:在放松货币政策之后,它还在扩大流动性政策。在此基础上,它仍有五件事可以做。



布伦丹•格里利 华盛顿 , 科尔比•史密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再次要求“可怜巴巴、行动迟缓的”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下调利率,以应对新冠疫情,“另外,要刺激经济!”

当然,美联储已经出人意料地将利率下调了0.5个百分点,这是其自金融危机以来从未有过的举措。之后,美联储也一直在以美国总统或许未注意到的方式忙碌。

美联储如今正双管齐下:在放松货币政策以支持经济增长之后,它此时还正在扩大流动性政策——将额外的现金拿出来给银行,以确保金融市场在疫情引发的混乱中平稳运行。

以下是美联储仍可以做的五件事。

继续降息

投资者早已押注,美联储将在定于3月18日召开的会议上再度宣布降息。幅度会很大——0.75个百分点。此举将使美国利率仅比零水平高出0.25个百分点,是自2015年以来从未出现的水平。

零利率看起来是个极限。在去年10月会议的纪要中,“所有参会者”——每一位联储行长和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罕见地达成了一项共识:负利率对美国不是一个好工具。他们的结论是,负利率在国外效果不佳,而且将阻碍美国银行业发放贷款。

总之,下调短期利率可能并非应对疫情的最有效办法。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上周在记者会上表示:“降息不会降低感染率。也不会修复供应链。我们明白这一点。”

最近一次降息“肯定可以起到缓冲作用”,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经济学家、曾担任美联储金融稳定办公室首任主任的内莉•梁(Nellie Liang)表示,“但如果市场陷入混乱,保持资金供应和信贷流动则比再降息50个基点重要得多。”

为银行系统提供更多流动性

周一,在油价暴跌引发投资者恐慌后,纽约联储银行(New York Fed)宣布,将通过回购市场的短期放贷向银行提供更多现金。投资者可在回购市场将美国国债等优质抵押品换成现金。

投资银行Evercore ISI副董事长克里希纳•古哈(Krishna Guha)称此举为“一小步”,他敦促美联储“扣动扳机”实施更大规模的流动性措施。古哈表示,美联储应考虑提供3个月或6个月期贷款,而不只是目前提供的隔夜和两周期贷款。

2007年,随着金融危机开始显现,美联储设立了“定期资金招标工具”(Term Auction Facility),并通过该工具向所有银行提供1个月和3个月期现金贷款,而不仅限于其挑选出的“一级交易商”。美联储可以通过仅在联邦储备委员会进行简单投票重启该工具。

经常与美联储政策制定者交流的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教授查尔斯•卡罗米里斯(Charles Calomiris)表示,承诺采取行动可能与实际行动同样有效。他表示,如果美联储说“我们已准备好确保市场以有序的方式运转”,这可能成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

与美国财政部一道,向更多机构提供更多流动性

根据美国《联邦储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第13条第3款,联邦储备委员会可以在“不寻常和紧急情况下”决定购买“本票和汇票”——一种为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的方式,比如从事股票和债券交易的经纪交易商,这些机构无法从美联储的其他借贷工具获得贷款。

但这些购买举措必须用于支撑金融体系,而不应用来支撑濒临破产的公司。而且必须是暂时的。美联储在金融危机期间这样做了,但国会后来收紧了规则,规定如果美联储想再这样做,必须先与财政部长磋商。

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经济学家哈哲思(Jan Hatzius)表示,这种做法不太可能。他在一份报告中称:“可能只有市场条件和运转进一步严重恶化,才会重启这些工具。”

推出QE4

与对负利率的厌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政策制定者们表示,他们将考虑使用另一种危机时期工具,即量化宽松(QE),来应对未来任何可能的经济下行,他们将购买美国中长期政府债券——而且会议纪要称,他们将“比过去更提早、更积极地”这样做。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曾三次利用量化宽松政策压低长期利率,刺激美国经济。

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在2月底的一次演讲中回顾了金融危机,并得出结论称:“在世界各地的一些案例中,非常规工具都是在经过长时间拖延和辩论之后才得以实施,这削弱了信心,收紧了金融环境,减弱了复苏。”她建议美联储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美联储似乎尚未准备好。在意外降息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表示,“在当前形势下”,除了降息,美联储没有其他货币政策计划。

与国会一道推出“超级QE5”

上周五,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Boston Fed)行长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表示,如果政策利率和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双双跌至零,并维持在这一水平,那么无论利率、还是国债购买都将难以对金融市场产生影响。你无法继续向下拖已经落到地板上的东西。

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或许会考虑购买“更多种类的证券或资产”,正如日本央行通过购买股票所做的那样。

然而,罗森格伦提出的建议,远远超出了美联储当前规则手册中所能及的范围,这需要国会出台新的立法。目前还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国会山有人想尝试推动这样做。

任何还记得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改革法案的通过和实施费了多大周章的人士,可能都会预计到,要让华盛顿的决策者再次考虑这样做,将需要一场大得多的危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联储还可祭出哪些措施应对疫情威胁?

发布日期:2020-03-13 06:33
摘要:美联储如今正双管齐下:在放松货币政策之后,它还在扩大流动性政策。在此基础上,它仍有五件事可以做。



布伦丹•格里利 华盛顿 , 科尔比•史密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再次要求“可怜巴巴、行动迟缓的”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下调利率,以应对新冠疫情,“另外,要刺激经济!”

当然,美联储已经出人意料地将利率下调了0.5个百分点,这是其自金融危机以来从未有过的举措。之后,美联储也一直在以美国总统或许未注意到的方式忙碌。

美联储如今正双管齐下:在放松货币政策以支持经济增长之后,它此时还正在扩大流动性政策——将额外的现金拿出来给银行,以确保金融市场在疫情引发的混乱中平稳运行。

以下是美联储仍可以做的五件事。

继续降息

投资者早已押注,美联储将在定于3月18日召开的会议上再度宣布降息。幅度会很大——0.75个百分点。此举将使美国利率仅比零水平高出0.25个百分点,是自2015年以来从未出现的水平。

零利率看起来是个极限。在去年10月会议的纪要中,“所有参会者”——每一位联储行长和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罕见地达成了一项共识:负利率对美国不是一个好工具。他们的结论是,负利率在国外效果不佳,而且将阻碍美国银行业发放贷款。

总之,下调短期利率可能并非应对疫情的最有效办法。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上周在记者会上表示:“降息不会降低感染率。也不会修复供应链。我们明白这一点。”

最近一次降息“肯定可以起到缓冲作用”,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经济学家、曾担任美联储金融稳定办公室首任主任的内莉•梁(Nellie Liang)表示,“但如果市场陷入混乱,保持资金供应和信贷流动则比再降息50个基点重要得多。”

为银行系统提供更多流动性

周一,在油价暴跌引发投资者恐慌后,纽约联储银行(New York Fed)宣布,将通过回购市场的短期放贷向银行提供更多现金。投资者可在回购市场将美国国债等优质抵押品换成现金。

投资银行Evercore ISI副董事长克里希纳•古哈(Krishna Guha)称此举为“一小步”,他敦促美联储“扣动扳机”实施更大规模的流动性措施。古哈表示,美联储应考虑提供3个月或6个月期贷款,而不只是目前提供的隔夜和两周期贷款。

2007年,随着金融危机开始显现,美联储设立了“定期资金招标工具”(Term Auction Facility),并通过该工具向所有银行提供1个月和3个月期现金贷款,而不仅限于其挑选出的“一级交易商”。美联储可以通过仅在联邦储备委员会进行简单投票重启该工具。

经常与美联储政策制定者交流的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教授查尔斯•卡罗米里斯(Charles Calomiris)表示,承诺采取行动可能与实际行动同样有效。他表示,如果美联储说“我们已准备好确保市场以有序的方式运转”,这可能成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

与美国财政部一道,向更多机构提供更多流动性

根据美国《联邦储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第13条第3款,联邦储备委员会可以在“不寻常和紧急情况下”决定购买“本票和汇票”——一种为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的方式,比如从事股票和债券交易的经纪交易商,这些机构无法从美联储的其他借贷工具获得贷款。

但这些购买举措必须用于支撑金融体系,而不应用来支撑濒临破产的公司。而且必须是暂时的。美联储在金融危机期间这样做了,但国会后来收紧了规则,规定如果美联储想再这样做,必须先与财政部长磋商。

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经济学家哈哲思(Jan Hatzius)表示,这种做法不太可能。他在一份报告中称:“可能只有市场条件和运转进一步严重恶化,才会重启这些工具。”

推出QE4

与对负利率的厌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政策制定者们表示,他们将考虑使用另一种危机时期工具,即量化宽松(QE),来应对未来任何可能的经济下行,他们将购买美国中长期政府债券——而且会议纪要称,他们将“比过去更提早、更积极地”这样做。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曾三次利用量化宽松政策压低长期利率,刺激美国经济。

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在2月底的一次演讲中回顾了金融危机,并得出结论称:“在世界各地的一些案例中,非常规工具都是在经过长时间拖延和辩论之后才得以实施,这削弱了信心,收紧了金融环境,减弱了复苏。”她建议美联储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美联储似乎尚未准备好。在意外降息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表示,“在当前形势下”,除了降息,美联储没有其他货币政策计划。

与国会一道推出“超级QE5”

上周五,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Boston Fed)行长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表示,如果政策利率和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双双跌至零,并维持在这一水平,那么无论利率、还是国债购买都将难以对金融市场产生影响。你无法继续向下拖已经落到地板上的东西。

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或许会考虑购买“更多种类的证券或资产”,正如日本央行通过购买股票所做的那样。

然而,罗森格伦提出的建议,远远超出了美联储当前规则手册中所能及的范围,这需要国会出台新的立法。目前还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国会山有人想尝试推动这样做。

任何还记得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改革法案的通过和实施费了多大周章的人士,可能都会预计到,要让华盛顿的决策者再次考虑这样做,将需要一场大得多的危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联储如今正双管齐下:在放松货币政策之后,它还在扩大流动性政策。在此基础上,它仍有五件事可以做。



布伦丹•格里利 华盛顿 , 科尔比•史密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再次要求“可怜巴巴、行动迟缓的”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下调利率,以应对新冠疫情,“另外,要刺激经济!”

当然,美联储已经出人意料地将利率下调了0.5个百分点,这是其自金融危机以来从未有过的举措。之后,美联储也一直在以美国总统或许未注意到的方式忙碌。

美联储如今正双管齐下:在放松货币政策以支持经济增长之后,它此时还正在扩大流动性政策——将额外的现金拿出来给银行,以确保金融市场在疫情引发的混乱中平稳运行。

以下是美联储仍可以做的五件事。

继续降息

投资者早已押注,美联储将在定于3月18日召开的会议上再度宣布降息。幅度会很大——0.75个百分点。此举将使美国利率仅比零水平高出0.25个百分点,是自2015年以来从未出现的水平。

零利率看起来是个极限。在去年10月会议的纪要中,“所有参会者”——每一位联储行长和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罕见地达成了一项共识:负利率对美国不是一个好工具。他们的结论是,负利率在国外效果不佳,而且将阻碍美国银行业发放贷款。

总之,下调短期利率可能并非应对疫情的最有效办法。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上周在记者会上表示:“降息不会降低感染率。也不会修复供应链。我们明白这一点。”

最近一次降息“肯定可以起到缓冲作用”,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经济学家、曾担任美联储金融稳定办公室首任主任的内莉•梁(Nellie Liang)表示,“但如果市场陷入混乱,保持资金供应和信贷流动则比再降息50个基点重要得多。”

为银行系统提供更多流动性

周一,在油价暴跌引发投资者恐慌后,纽约联储银行(New York Fed)宣布,将通过回购市场的短期放贷向银行提供更多现金。投资者可在回购市场将美国国债等优质抵押品换成现金。

投资银行Evercore ISI副董事长克里希纳•古哈(Krishna Guha)称此举为“一小步”,他敦促美联储“扣动扳机”实施更大规模的流动性措施。古哈表示,美联储应考虑提供3个月或6个月期贷款,而不只是目前提供的隔夜和两周期贷款。

2007年,随着金融危机开始显现,美联储设立了“定期资金招标工具”(Term Auction Facility),并通过该工具向所有银行提供1个月和3个月期现金贷款,而不仅限于其挑选出的“一级交易商”。美联储可以通过仅在联邦储备委员会进行简单投票重启该工具。

经常与美联储政策制定者交流的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教授查尔斯•卡罗米里斯(Charles Calomiris)表示,承诺采取行动可能与实际行动同样有效。他表示,如果美联储说“我们已准备好确保市场以有序的方式运转”,这可能成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

与美国财政部一道,向更多机构提供更多流动性

根据美国《联邦储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第13条第3款,联邦储备委员会可以在“不寻常和紧急情况下”决定购买“本票和汇票”——一种为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的方式,比如从事股票和债券交易的经纪交易商,这些机构无法从美联储的其他借贷工具获得贷款。

但这些购买举措必须用于支撑金融体系,而不应用来支撑濒临破产的公司。而且必须是暂时的。美联储在金融危机期间这样做了,但国会后来收紧了规则,规定如果美联储想再这样做,必须先与财政部长磋商。

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经济学家哈哲思(Jan Hatzius)表示,这种做法不太可能。他在一份报告中称:“可能只有市场条件和运转进一步严重恶化,才会重启这些工具。”

推出QE4

与对负利率的厌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政策制定者们表示,他们将考虑使用另一种危机时期工具,即量化宽松(QE),来应对未来任何可能的经济下行,他们将购买美国中长期政府债券——而且会议纪要称,他们将“比过去更提早、更积极地”这样做。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曾三次利用量化宽松政策压低长期利率,刺激美国经济。

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在2月底的一次演讲中回顾了金融危机,并得出结论称:“在世界各地的一些案例中,非常规工具都是在经过长时间拖延和辩论之后才得以实施,这削弱了信心,收紧了金融环境,减弱了复苏。”她建议美联储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美联储似乎尚未准备好。在意外降息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表示,“在当前形势下”,除了降息,美联储没有其他货币政策计划。

与国会一道推出“超级QE5”

上周五,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Boston Fed)行长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表示,如果政策利率和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双双跌至零,并维持在这一水平,那么无论利率、还是国债购买都将难以对金融市场产生影响。你无法继续向下拖已经落到地板上的东西。

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或许会考虑购买“更多种类的证券或资产”,正如日本央行通过购买股票所做的那样。

然而,罗森格伦提出的建议,远远超出了美联储当前规则手册中所能及的范围,这需要国会出台新的立法。目前还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国会山有人想尝试推动这样做。

任何还记得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改革法案的通过和实施费了多大周章的人士,可能都会预计到,要让华盛顿的决策者再次考虑这样做,将需要一场大得多的危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