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前全球逾20家公司及公共部门在争分夺秒地研发新冠疫苗。专业人士称,未来1至1.5年的投资将高达20亿美元。



汉娜•库赫勒 诺伍德 , 克莱夫•库克森 伦敦报道 , 莎拉•尼威尔

OR--商业新媒体 】在把几瓶珍贵的疫苗送上货车后那一夜,胡安•安德烈斯(Juan Andres)醒了三次。2月下旬,Moderna创下了疫苗研发的最快纪录,从识别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到研发出可用于人体测试的疫苗仅用了42天。Moderna是一家生物技术公司,总部位于波士顿附近。

之前在实验室里,整个团队一直很兴奋,但负责制造疫苗、有30年制药业经验的安德烈斯那天深夜还在紧张地查看他的手机,追踪货车的位置——那辆货车将把潜在的疫苗送至一个妥善地点。在这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将展开试验,测试疫苗是否有效。

安德烈斯说:“我们的自豪感来自于这是一场竞赛。尽快研发出疫苗已经成了一项责任。”确认疫苗已安全到达后,整个团队立刻开始吃冰淇淋庆祝。Moderna至少有100名员工参与了该项目,但安德烈斯表示所有相关的人都很兴奋,包括他们的家人。他笑着说:“我都不记得上一次我15岁的孩子觉得我干了一件很酷的事是什么时候。”

目前全球有逾20家公司及公共部门组织在争分夺秒地研发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Moderna是其中之一。一开始只是在中国武汉市出现了几名呼吸道疾病患者,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新冠肺炎就迅速演变成几乎是一场世界大流行(pandemic)。截至英文稿件发表时,全球已有9.5万个确诊病例,3300例死亡。(截至北京时间3月9日凌晨4点23分,全球累计确诊病例109635例,累计死亡3801人——编者注)

三年前,为了抗击威胁全球健康的新疾病,多地政府、业界和多个慈善机构联合成立了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该联盟已赞助了四个新冠肺炎疫苗项目,Moderna的也在其中。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哈切特(Richard Hatchett)表示,该联盟马上要再签四个新冠肺炎疫苗项目的合同。他估计,要足够快地开发出新冠肺炎疫苗,需要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花费20亿美元。

哈切特认为Moderna起步最快,但其他几个项目紧随其后。他说:“自2月份征求计划书以来,我们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48份申请。大家都有种真正的急迫感……因为就传播速度和潜在严重性来说,我们正面临的威胁是百年不遇的。”他说,意思是上一次世界大流行还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

Moderna的加入,缘于其首席执行官斯特凡纳•邦塞尔(Stéphane Bancel)给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一个熟人打了电话。邦塞尔曾参与2009年H1N1猪流感大流行的工作,该疫情始于墨西哥。去年秋季,这两个组织同意在该公司的制造工厂进行一项试验,以了解它们能够多快对一场大流行做出反应。但还没来得及试运行,新型冠状病毒就提供了一次真正的考验。新型冠状病毒所属的冠状病毒家族会引发一系列呼吸系统疾病,从轻微的感冒到致命性肺炎。

Moderna的诺伍德(Norwood)工厂坐落在波士顿附近的一座小山上,比标准制药厂要小。其建设理念是能快速应变,因为它的某些候选产品是针对每个患者定制的。1月10日,中国科学家在网上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即其遗传密码的全部3万个生化“字母”。对Moderna马萨诸塞州工厂以及新冠肺炎疫苗研制竞赛的其他早期参与者而言,这场竞赛的发令枪就在那时正式打响。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说:“有了基因组序列,我们就开始赛跑了。”

在疫情爆发之前,想要预测下一个流行的会是哪种病毒是不可能的。福西表示:“试图研发出针对一种病原体(病毒)的疫苗是很困难的……你必须尝试开发平台技术,帮助加快疫苗的研发速度。”

Moderna基于病毒遗传学的疫苗生产平台就是这样一个平台。2月7日,该公司的科学家已经制造了数十剂临床级疫苗,足以供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展开对健康志愿者的早期试验(该试验定于4月展开)。然后,研究人员必须等待两周,看是否长出任何细菌,以确定这批疫苗无菌。工作人员迅速完成了其他必要测试,以防他们需要从头开始。幸运的是一切顺利,每一步都没出问题。

尽管迅速制造出了疫苗,疫苗专家表示,疫苗若要得到广泛使用至少还需要等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通常这整个过程需要几年时间。经过最初的安全测试后,现在必须展开更大规模的临床研究来测试疗效。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可能会蔓延到全球,导致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人死亡。

Moderna及其竞争对手的工作可能只有在新冠疫情明年再度爆发或成为像季节性流感那样的地方病时才有用。由于商业回报不确定,制药行业对流行病的应对在某种程度上是出于企业的社会责任,以及解决科学难题的兴奋感,不过有时也会获得巨大回报——后来并入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威康(Wellcome)在上世纪80年代率先推出抗艾滋病药物齐多夫定就获得了巨大回报。

Moderna或许是第一个达到人体试验阶段的,但还有更多公司正努力开发疫苗,从强生(Johnson & Johnson)和赛诺菲(Sanofi)等大型制药公司,到包括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学者在内的学术界人士。基因测序和新的结构生物学工具正在让疫苗研发焕然一新,让科学家得以制造自己的合成病毒,而不是等待某人通过联邦快递(FedEx)寄来病毒样本。

匹兹堡大学疫苗研究中心(Center for Vaccine Research at 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主任保罗•杜普雷克斯(Paul Duprex)表示,这一点让新的参与者能够进入这一领域。他补充称:“更多的人会以不同的方式思考这些问题,而不受必须在某个实验室培育病毒这一条件的局限。”

加州拉霍亚免疫学研究所(La Jolla Institute for Immunology)教授沙恩•克罗蒂(Shane Crotty)表示,目前正在尝试的一种方法是,在患有这种疾病的患者身上寻找最佳免疫反应,然后尝试复制它,使疫苗激发更强有力的防御。他补充称:“这是过去五年最重大且最激动人心的进展。其中一些已进入人体试验阶段,看上去效果不错。这是一种先进得多的疫苗制造方法。”

今年1月,邦塞尔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通过iPhone与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签约,这份合约资助了Moderna的疫苗研发。该联盟2017年在达沃斯成立,旨在帮助快速消灭流行病。他告诉哈切特,在这种情况下,“快速”的意思是马上——这份协议是在他们首次讨论疫情两天后签署的。

Moderna是一家成立9年、还在亏损的公司,手头还有几种候选疫苗和治疗方法在测试之中,没有任何产品在售,因此它无法独自承担开发全新的新冠肺炎疫苗的成本。即便是盈利的大型制药集团也不愿在没有公共资金支持的情况下投资开发流行病疫苗,因为变现的几率很低。几家公司之前为埃博拉病毒(Ebola)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等疫情研发的疫苗都亏损了。在疫苗问世之前,这些疫情都快结束了。

现在Moderna已突破第一个障碍,它必须开始准备量产。诺伍德工厂可以为下一次试验生产一批数量更多的疫苗,但其产量无法满足所有可能需要的人。邦塞尔正与各地政府就如何生产成百上千万甚至数十亿剂疫苗进行磋商。不可避免的是,Moderna很可能必须与一家规模更大的制造商签订协议。

葛兰素史克全球疫苗业务总裁罗杰•康纳(Roger Connor)表示,如果获得许可的产品临床试验取得成功,那么届时产能将是关键。“所有人都希望马上拥有它。之后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创建供应组织。”他警告称。

世界最大疫苗生产商葛兰素史克已宣布与中国三叶草生物制药(Clover Biopharmaceuticals)达成合作,后者是中国国内最大的生物制药生产企业之一。葛兰素史克还将其在H1N1流感疫情中被证明有效的“佐剂”技术免费提供给任何它认为可以利用该技术的企业。

当将这种佐剂添加到疫苗中时,它可以引发更强烈的免疫反应。他表示:“注射疫苗时必需的剂量可以更小,这意味着你可以更快地让更多人接种疫苗。”在葛兰素史克宣布将对外提供这项技术之后,已经有许多人与它联系,它正在使用一个“结构化评估”程序来决定让谁收到这项技术。

他补充称,并不是所有疫苗“都能在技术上受益于佐剂,因此我们首先会进行一次技术筛选,确定他们的候选疫苗能够真正受益,我们的专家能够进行判断。接着我们想要了解他们的能力有多强,以及他们成功研制成(疫苗)的可能性有多大。”

康纳表示,目前,大家的动力都是想要找到一个治疗方法,至于参与研制成功疫苗所得的任何商业收益都是次要的。“当下,我们的重点完全在于科学研究,在于与谁合作……能够快速研制出疫苗。”

关于商业条款的谈判可以过后再说,他表示:“我们认为,当务之急是进行科学合作,为他们提供免费产品,让该产品在进入临床阶段之前进行测试,观察它是否有效。”

在美国,政治人士和患者都在抱怨高昂的药价。今年2月,逾40名国会议员致信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总统确保任何由政府资助的疫苗或治疗手段都附带一个重要条件:所有人都能够获得。

“如果我们成功地用纳税人的钱找到了作为治疗方法或者说解药的疫苗,我们需要所有地方的人都付得起。”领导这项提议的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国会女议员简•沙科夫斯基(Jan Schakowsky)表示,“不应该把它交给私人制药企业。”

“我们非常关心普及性。”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的哈切特表示,“在2009年H1N1流感爆发时,最富裕的国家签订合同垄断了疫苗供应。”

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已经对大量可能的情况进行了规划,包括咨询当明年新冠病毒疫苗准备就绪时人们是否还需要接种这种疫苗。“我认为,成功遏制疫情、彻底消灭该疾病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他表示,“从商业角度有理由认为,这些疫苗将拥有长期商机。”

说回Moderna,邦塞尔在Moderna总部表示,新冠肺炎证明,该公司的技术比所有人想象的更快。下一次,他认为可能还会更快。

然而,随着死亡人数上升,他的同事、该公司总裁斯蒂芬•霍格(Stephen Hoge)担心,即使再快一些也不够快。第一批潜在疫苗送出之后,就在他以为Moderna会有时间喘口气时,他发现疫情蔓延到了韩国、欧洲和其他地方。

与安德烈斯一样,他也度过了数个不眠之夜。“我上床睡觉的时候会想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他表示,“但每天早上醒来时又感觉落后得越来越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20亿美元的新冠疫苗竞赛

发布日期:2020-03-09 07:44
摘要:目前全球逾20家公司及公共部门在争分夺秒地研发新冠疫苗。专业人士称,未来1至1.5年的投资将高达20亿美元。



汉娜•库赫勒 诺伍德 , 克莱夫•库克森 伦敦报道 , 莎拉•尼威尔

OR--商业新媒体 】在把几瓶珍贵的疫苗送上货车后那一夜,胡安•安德烈斯(Juan Andres)醒了三次。2月下旬,Moderna创下了疫苗研发的最快纪录,从识别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到研发出可用于人体测试的疫苗仅用了42天。Moderna是一家生物技术公司,总部位于波士顿附近。

之前在实验室里,整个团队一直很兴奋,但负责制造疫苗、有30年制药业经验的安德烈斯那天深夜还在紧张地查看他的手机,追踪货车的位置——那辆货车将把潜在的疫苗送至一个妥善地点。在这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将展开试验,测试疫苗是否有效。

安德烈斯说:“我们的自豪感来自于这是一场竞赛。尽快研发出疫苗已经成了一项责任。”确认疫苗已安全到达后,整个团队立刻开始吃冰淇淋庆祝。Moderna至少有100名员工参与了该项目,但安德烈斯表示所有相关的人都很兴奋,包括他们的家人。他笑着说:“我都不记得上一次我15岁的孩子觉得我干了一件很酷的事是什么时候。”

目前全球有逾20家公司及公共部门组织在争分夺秒地研发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Moderna是其中之一。一开始只是在中国武汉市出现了几名呼吸道疾病患者,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新冠肺炎就迅速演变成几乎是一场世界大流行(pandemic)。截至英文稿件发表时,全球已有9.5万个确诊病例,3300例死亡。(截至北京时间3月9日凌晨4点23分,全球累计确诊病例109635例,累计死亡3801人——编者注)

三年前,为了抗击威胁全球健康的新疾病,多地政府、业界和多个慈善机构联合成立了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该联盟已赞助了四个新冠肺炎疫苗项目,Moderna的也在其中。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哈切特(Richard Hatchett)表示,该联盟马上要再签四个新冠肺炎疫苗项目的合同。他估计,要足够快地开发出新冠肺炎疫苗,需要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花费20亿美元。

哈切特认为Moderna起步最快,但其他几个项目紧随其后。他说:“自2月份征求计划书以来,我们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48份申请。大家都有种真正的急迫感……因为就传播速度和潜在严重性来说,我们正面临的威胁是百年不遇的。”他说,意思是上一次世界大流行还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

Moderna的加入,缘于其首席执行官斯特凡纳•邦塞尔(Stéphane Bancel)给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一个熟人打了电话。邦塞尔曾参与2009年H1N1猪流感大流行的工作,该疫情始于墨西哥。去年秋季,这两个组织同意在该公司的制造工厂进行一项试验,以了解它们能够多快对一场大流行做出反应。但还没来得及试运行,新型冠状病毒就提供了一次真正的考验。新型冠状病毒所属的冠状病毒家族会引发一系列呼吸系统疾病,从轻微的感冒到致命性肺炎。

Moderna的诺伍德(Norwood)工厂坐落在波士顿附近的一座小山上,比标准制药厂要小。其建设理念是能快速应变,因为它的某些候选产品是针对每个患者定制的。1月10日,中国科学家在网上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即其遗传密码的全部3万个生化“字母”。对Moderna马萨诸塞州工厂以及新冠肺炎疫苗研制竞赛的其他早期参与者而言,这场竞赛的发令枪就在那时正式打响。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说:“有了基因组序列,我们就开始赛跑了。”

在疫情爆发之前,想要预测下一个流行的会是哪种病毒是不可能的。福西表示:“试图研发出针对一种病原体(病毒)的疫苗是很困难的……你必须尝试开发平台技术,帮助加快疫苗的研发速度。”

Moderna基于病毒遗传学的疫苗生产平台就是这样一个平台。2月7日,该公司的科学家已经制造了数十剂临床级疫苗,足以供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展开对健康志愿者的早期试验(该试验定于4月展开)。然后,研究人员必须等待两周,看是否长出任何细菌,以确定这批疫苗无菌。工作人员迅速完成了其他必要测试,以防他们需要从头开始。幸运的是一切顺利,每一步都没出问题。

尽管迅速制造出了疫苗,疫苗专家表示,疫苗若要得到广泛使用至少还需要等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通常这整个过程需要几年时间。经过最初的安全测试后,现在必须展开更大规模的临床研究来测试疗效。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可能会蔓延到全球,导致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人死亡。

Moderna及其竞争对手的工作可能只有在新冠疫情明年再度爆发或成为像季节性流感那样的地方病时才有用。由于商业回报不确定,制药行业对流行病的应对在某种程度上是出于企业的社会责任,以及解决科学难题的兴奋感,不过有时也会获得巨大回报——后来并入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威康(Wellcome)在上世纪80年代率先推出抗艾滋病药物齐多夫定就获得了巨大回报。

Moderna或许是第一个达到人体试验阶段的,但还有更多公司正努力开发疫苗,从强生(Johnson & Johnson)和赛诺菲(Sanofi)等大型制药公司,到包括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学者在内的学术界人士。基因测序和新的结构生物学工具正在让疫苗研发焕然一新,让科学家得以制造自己的合成病毒,而不是等待某人通过联邦快递(FedEx)寄来病毒样本。

匹兹堡大学疫苗研究中心(Center for Vaccine Research at 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主任保罗•杜普雷克斯(Paul Duprex)表示,这一点让新的参与者能够进入这一领域。他补充称:“更多的人会以不同的方式思考这些问题,而不受必须在某个实验室培育病毒这一条件的局限。”

加州拉霍亚免疫学研究所(La Jolla Institute for Immunology)教授沙恩•克罗蒂(Shane Crotty)表示,目前正在尝试的一种方法是,在患有这种疾病的患者身上寻找最佳免疫反应,然后尝试复制它,使疫苗激发更强有力的防御。他补充称:“这是过去五年最重大且最激动人心的进展。其中一些已进入人体试验阶段,看上去效果不错。这是一种先进得多的疫苗制造方法。”

今年1月,邦塞尔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通过iPhone与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签约,这份合约资助了Moderna的疫苗研发。该联盟2017年在达沃斯成立,旨在帮助快速消灭流行病。他告诉哈切特,在这种情况下,“快速”的意思是马上——这份协议是在他们首次讨论疫情两天后签署的。

Moderna是一家成立9年、还在亏损的公司,手头还有几种候选疫苗和治疗方法在测试之中,没有任何产品在售,因此它无法独自承担开发全新的新冠肺炎疫苗的成本。即便是盈利的大型制药集团也不愿在没有公共资金支持的情况下投资开发流行病疫苗,因为变现的几率很低。几家公司之前为埃博拉病毒(Ebola)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等疫情研发的疫苗都亏损了。在疫苗问世之前,这些疫情都快结束了。

现在Moderna已突破第一个障碍,它必须开始准备量产。诺伍德工厂可以为下一次试验生产一批数量更多的疫苗,但其产量无法满足所有可能需要的人。邦塞尔正与各地政府就如何生产成百上千万甚至数十亿剂疫苗进行磋商。不可避免的是,Moderna很可能必须与一家规模更大的制造商签订协议。

葛兰素史克全球疫苗业务总裁罗杰•康纳(Roger Connor)表示,如果获得许可的产品临床试验取得成功,那么届时产能将是关键。“所有人都希望马上拥有它。之后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创建供应组织。”他警告称。

世界最大疫苗生产商葛兰素史克已宣布与中国三叶草生物制药(Clover Biopharmaceuticals)达成合作,后者是中国国内最大的生物制药生产企业之一。葛兰素史克还将其在H1N1流感疫情中被证明有效的“佐剂”技术免费提供给任何它认为可以利用该技术的企业。

当将这种佐剂添加到疫苗中时,它可以引发更强烈的免疫反应。他表示:“注射疫苗时必需的剂量可以更小,这意味着你可以更快地让更多人接种疫苗。”在葛兰素史克宣布将对外提供这项技术之后,已经有许多人与它联系,它正在使用一个“结构化评估”程序来决定让谁收到这项技术。

他补充称,并不是所有疫苗“都能在技术上受益于佐剂,因此我们首先会进行一次技术筛选,确定他们的候选疫苗能够真正受益,我们的专家能够进行判断。接着我们想要了解他们的能力有多强,以及他们成功研制成(疫苗)的可能性有多大。”

康纳表示,目前,大家的动力都是想要找到一个治疗方法,至于参与研制成功疫苗所得的任何商业收益都是次要的。“当下,我们的重点完全在于科学研究,在于与谁合作……能够快速研制出疫苗。”

关于商业条款的谈判可以过后再说,他表示:“我们认为,当务之急是进行科学合作,为他们提供免费产品,让该产品在进入临床阶段之前进行测试,观察它是否有效。”

在美国,政治人士和患者都在抱怨高昂的药价。今年2月,逾40名国会议员致信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总统确保任何由政府资助的疫苗或治疗手段都附带一个重要条件:所有人都能够获得。

“如果我们成功地用纳税人的钱找到了作为治疗方法或者说解药的疫苗,我们需要所有地方的人都付得起。”领导这项提议的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国会女议员简•沙科夫斯基(Jan Schakowsky)表示,“不应该把它交给私人制药企业。”

“我们非常关心普及性。”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的哈切特表示,“在2009年H1N1流感爆发时,最富裕的国家签订合同垄断了疫苗供应。”

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已经对大量可能的情况进行了规划,包括咨询当明年新冠病毒疫苗准备就绪时人们是否还需要接种这种疫苗。“我认为,成功遏制疫情、彻底消灭该疾病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他表示,“从商业角度有理由认为,这些疫苗将拥有长期商机。”

说回Moderna,邦塞尔在Moderna总部表示,新冠肺炎证明,该公司的技术比所有人想象的更快。下一次,他认为可能还会更快。

然而,随着死亡人数上升,他的同事、该公司总裁斯蒂芬•霍格(Stephen Hoge)担心,即使再快一些也不够快。第一批潜在疫苗送出之后,就在他以为Moderna会有时间喘口气时,他发现疫情蔓延到了韩国、欧洲和其他地方。

与安德烈斯一样,他也度过了数个不眠之夜。“我上床睡觉的时候会想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他表示,“但每天早上醒来时又感觉落后得越来越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目前全球逾20家公司及公共部门在争分夺秒地研发新冠疫苗。专业人士称,未来1至1.5年的投资将高达20亿美元。



汉娜•库赫勒 诺伍德 , 克莱夫•库克森 伦敦报道 , 莎拉•尼威尔

OR--商业新媒体 】在把几瓶珍贵的疫苗送上货车后那一夜,胡安•安德烈斯(Juan Andres)醒了三次。2月下旬,Moderna创下了疫苗研发的最快纪录,从识别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到研发出可用于人体测试的疫苗仅用了42天。Moderna是一家生物技术公司,总部位于波士顿附近。

之前在实验室里,整个团队一直很兴奋,但负责制造疫苗、有30年制药业经验的安德烈斯那天深夜还在紧张地查看他的手机,追踪货车的位置——那辆货车将把潜在的疫苗送至一个妥善地点。在这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将展开试验,测试疫苗是否有效。

安德烈斯说:“我们的自豪感来自于这是一场竞赛。尽快研发出疫苗已经成了一项责任。”确认疫苗已安全到达后,整个团队立刻开始吃冰淇淋庆祝。Moderna至少有100名员工参与了该项目,但安德烈斯表示所有相关的人都很兴奋,包括他们的家人。他笑着说:“我都不记得上一次我15岁的孩子觉得我干了一件很酷的事是什么时候。”

目前全球有逾20家公司及公共部门组织在争分夺秒地研发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Moderna是其中之一。一开始只是在中国武汉市出现了几名呼吸道疾病患者,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新冠肺炎就迅速演变成几乎是一场世界大流行(pandemic)。截至英文稿件发表时,全球已有9.5万个确诊病例,3300例死亡。(截至北京时间3月9日凌晨4点23分,全球累计确诊病例109635例,累计死亡3801人——编者注)

三年前,为了抗击威胁全球健康的新疾病,多地政府、业界和多个慈善机构联合成立了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该联盟已赞助了四个新冠肺炎疫苗项目,Moderna的也在其中。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哈切特(Richard Hatchett)表示,该联盟马上要再签四个新冠肺炎疫苗项目的合同。他估计,要足够快地开发出新冠肺炎疫苗,需要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花费20亿美元。

哈切特认为Moderna起步最快,但其他几个项目紧随其后。他说:“自2月份征求计划书以来,我们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48份申请。大家都有种真正的急迫感……因为就传播速度和潜在严重性来说,我们正面临的威胁是百年不遇的。”他说,意思是上一次世界大流行还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

Moderna的加入,缘于其首席执行官斯特凡纳•邦塞尔(Stéphane Bancel)给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一个熟人打了电话。邦塞尔曾参与2009年H1N1猪流感大流行的工作,该疫情始于墨西哥。去年秋季,这两个组织同意在该公司的制造工厂进行一项试验,以了解它们能够多快对一场大流行做出反应。但还没来得及试运行,新型冠状病毒就提供了一次真正的考验。新型冠状病毒所属的冠状病毒家族会引发一系列呼吸系统疾病,从轻微的感冒到致命性肺炎。

Moderna的诺伍德(Norwood)工厂坐落在波士顿附近的一座小山上,比标准制药厂要小。其建设理念是能快速应变,因为它的某些候选产品是针对每个患者定制的。1月10日,中国科学家在网上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即其遗传密码的全部3万个生化“字母”。对Moderna马萨诸塞州工厂以及新冠肺炎疫苗研制竞赛的其他早期参与者而言,这场竞赛的发令枪就在那时正式打响。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说:“有了基因组序列,我们就开始赛跑了。”

在疫情爆发之前,想要预测下一个流行的会是哪种病毒是不可能的。福西表示:“试图研发出针对一种病原体(病毒)的疫苗是很困难的……你必须尝试开发平台技术,帮助加快疫苗的研发速度。”

Moderna基于病毒遗传学的疫苗生产平台就是这样一个平台。2月7日,该公司的科学家已经制造了数十剂临床级疫苗,足以供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展开对健康志愿者的早期试验(该试验定于4月展开)。然后,研究人员必须等待两周,看是否长出任何细菌,以确定这批疫苗无菌。工作人员迅速完成了其他必要测试,以防他们需要从头开始。幸运的是一切顺利,每一步都没出问题。

尽管迅速制造出了疫苗,疫苗专家表示,疫苗若要得到广泛使用至少还需要等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通常这整个过程需要几年时间。经过最初的安全测试后,现在必须展开更大规模的临床研究来测试疗效。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可能会蔓延到全球,导致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人死亡。

Moderna及其竞争对手的工作可能只有在新冠疫情明年再度爆发或成为像季节性流感那样的地方病时才有用。由于商业回报不确定,制药行业对流行病的应对在某种程度上是出于企业的社会责任,以及解决科学难题的兴奋感,不过有时也会获得巨大回报——后来并入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威康(Wellcome)在上世纪80年代率先推出抗艾滋病药物齐多夫定就获得了巨大回报。

Moderna或许是第一个达到人体试验阶段的,但还有更多公司正努力开发疫苗,从强生(Johnson & Johnson)和赛诺菲(Sanofi)等大型制药公司,到包括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学者在内的学术界人士。基因测序和新的结构生物学工具正在让疫苗研发焕然一新,让科学家得以制造自己的合成病毒,而不是等待某人通过联邦快递(FedEx)寄来病毒样本。

匹兹堡大学疫苗研究中心(Center for Vaccine Research at 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主任保罗•杜普雷克斯(Paul Duprex)表示,这一点让新的参与者能够进入这一领域。他补充称:“更多的人会以不同的方式思考这些问题,而不受必须在某个实验室培育病毒这一条件的局限。”

加州拉霍亚免疫学研究所(La Jolla Institute for Immunology)教授沙恩•克罗蒂(Shane Crotty)表示,目前正在尝试的一种方法是,在患有这种疾病的患者身上寻找最佳免疫反应,然后尝试复制它,使疫苗激发更强有力的防御。他补充称:“这是过去五年最重大且最激动人心的进展。其中一些已进入人体试验阶段,看上去效果不错。这是一种先进得多的疫苗制造方法。”

今年1月,邦塞尔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通过iPhone与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签约,这份合约资助了Moderna的疫苗研发。该联盟2017年在达沃斯成立,旨在帮助快速消灭流行病。他告诉哈切特,在这种情况下,“快速”的意思是马上——这份协议是在他们首次讨论疫情两天后签署的。

Moderna是一家成立9年、还在亏损的公司,手头还有几种候选疫苗和治疗方法在测试之中,没有任何产品在售,因此它无法独自承担开发全新的新冠肺炎疫苗的成本。即便是盈利的大型制药集团也不愿在没有公共资金支持的情况下投资开发流行病疫苗,因为变现的几率很低。几家公司之前为埃博拉病毒(Ebola)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等疫情研发的疫苗都亏损了。在疫苗问世之前,这些疫情都快结束了。

现在Moderna已突破第一个障碍,它必须开始准备量产。诺伍德工厂可以为下一次试验生产一批数量更多的疫苗,但其产量无法满足所有可能需要的人。邦塞尔正与各地政府就如何生产成百上千万甚至数十亿剂疫苗进行磋商。不可避免的是,Moderna很可能必须与一家规模更大的制造商签订协议。

葛兰素史克全球疫苗业务总裁罗杰•康纳(Roger Connor)表示,如果获得许可的产品临床试验取得成功,那么届时产能将是关键。“所有人都希望马上拥有它。之后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创建供应组织。”他警告称。

世界最大疫苗生产商葛兰素史克已宣布与中国三叶草生物制药(Clover Biopharmaceuticals)达成合作,后者是中国国内最大的生物制药生产企业之一。葛兰素史克还将其在H1N1流感疫情中被证明有效的“佐剂”技术免费提供给任何它认为可以利用该技术的企业。

当将这种佐剂添加到疫苗中时,它可以引发更强烈的免疫反应。他表示:“注射疫苗时必需的剂量可以更小,这意味着你可以更快地让更多人接种疫苗。”在葛兰素史克宣布将对外提供这项技术之后,已经有许多人与它联系,它正在使用一个“结构化评估”程序来决定让谁收到这项技术。

他补充称,并不是所有疫苗“都能在技术上受益于佐剂,因此我们首先会进行一次技术筛选,确定他们的候选疫苗能够真正受益,我们的专家能够进行判断。接着我们想要了解他们的能力有多强,以及他们成功研制成(疫苗)的可能性有多大。”

康纳表示,目前,大家的动力都是想要找到一个治疗方法,至于参与研制成功疫苗所得的任何商业收益都是次要的。“当下,我们的重点完全在于科学研究,在于与谁合作……能够快速研制出疫苗。”

关于商业条款的谈判可以过后再说,他表示:“我们认为,当务之急是进行科学合作,为他们提供免费产品,让该产品在进入临床阶段之前进行测试,观察它是否有效。”

在美国,政治人士和患者都在抱怨高昂的药价。今年2月,逾40名国会议员致信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总统确保任何由政府资助的疫苗或治疗手段都附带一个重要条件:所有人都能够获得。

“如果我们成功地用纳税人的钱找到了作为治疗方法或者说解药的疫苗,我们需要所有地方的人都付得起。”领导这项提议的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国会女议员简•沙科夫斯基(Jan Schakowsky)表示,“不应该把它交给私人制药企业。”

“我们非常关心普及性。”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的哈切特表示,“在2009年H1N1流感爆发时,最富裕的国家签订合同垄断了疫苗供应。”

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已经对大量可能的情况进行了规划,包括咨询当明年新冠病毒疫苗准备就绪时人们是否还需要接种这种疫苗。“我认为,成功遏制疫情、彻底消灭该疾病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他表示,“从商业角度有理由认为,这些疫苗将拥有长期商机。”

说回Moderna,邦塞尔在Moderna总部表示,新冠肺炎证明,该公司的技术比所有人想象的更快。下一次,他认为可能还会更快。

然而,随着死亡人数上升,他的同事、该公司总裁斯蒂芬•霍格(Stephen Hoge)担心,即使再快一些也不够快。第一批潜在疫苗送出之后,就在他以为Moderna会有时间喘口气时,他发现疫情蔓延到了韩国、欧洲和其他地方。

与安德烈斯一样,他也度过了数个不眠之夜。“我上床睡觉的时候会想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他表示,“但每天早上醒来时又感觉落后得越来越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20亿美元的新冠疫苗竞赛

发布日期:2020-03-09 07:44
摘要:目前全球逾20家公司及公共部门在争分夺秒地研发新冠疫苗。专业人士称,未来1至1.5年的投资将高达20亿美元。



汉娜•库赫勒 诺伍德 , 克莱夫•库克森 伦敦报道 , 莎拉•尼威尔

OR--商业新媒体 】在把几瓶珍贵的疫苗送上货车后那一夜,胡安•安德烈斯(Juan Andres)醒了三次。2月下旬,Moderna创下了疫苗研发的最快纪录,从识别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到研发出可用于人体测试的疫苗仅用了42天。Moderna是一家生物技术公司,总部位于波士顿附近。

之前在实验室里,整个团队一直很兴奋,但负责制造疫苗、有30年制药业经验的安德烈斯那天深夜还在紧张地查看他的手机,追踪货车的位置——那辆货车将把潜在的疫苗送至一个妥善地点。在这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将展开试验,测试疫苗是否有效。

安德烈斯说:“我们的自豪感来自于这是一场竞赛。尽快研发出疫苗已经成了一项责任。”确认疫苗已安全到达后,整个团队立刻开始吃冰淇淋庆祝。Moderna至少有100名员工参与了该项目,但安德烈斯表示所有相关的人都很兴奋,包括他们的家人。他笑着说:“我都不记得上一次我15岁的孩子觉得我干了一件很酷的事是什么时候。”

目前全球有逾20家公司及公共部门组织在争分夺秒地研发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Moderna是其中之一。一开始只是在中国武汉市出现了几名呼吸道疾病患者,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新冠肺炎就迅速演变成几乎是一场世界大流行(pandemic)。截至英文稿件发表时,全球已有9.5万个确诊病例,3300例死亡。(截至北京时间3月9日凌晨4点23分,全球累计确诊病例109635例,累计死亡3801人——编者注)

三年前,为了抗击威胁全球健康的新疾病,多地政府、业界和多个慈善机构联合成立了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该联盟已赞助了四个新冠肺炎疫苗项目,Moderna的也在其中。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哈切特(Richard Hatchett)表示,该联盟马上要再签四个新冠肺炎疫苗项目的合同。他估计,要足够快地开发出新冠肺炎疫苗,需要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花费20亿美元。

哈切特认为Moderna起步最快,但其他几个项目紧随其后。他说:“自2月份征求计划书以来,我们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48份申请。大家都有种真正的急迫感……因为就传播速度和潜在严重性来说,我们正面临的威胁是百年不遇的。”他说,意思是上一次世界大流行还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

Moderna的加入,缘于其首席执行官斯特凡纳•邦塞尔(Stéphane Bancel)给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一个熟人打了电话。邦塞尔曾参与2009年H1N1猪流感大流行的工作,该疫情始于墨西哥。去年秋季,这两个组织同意在该公司的制造工厂进行一项试验,以了解它们能够多快对一场大流行做出反应。但还没来得及试运行,新型冠状病毒就提供了一次真正的考验。新型冠状病毒所属的冠状病毒家族会引发一系列呼吸系统疾病,从轻微的感冒到致命性肺炎。

Moderna的诺伍德(Norwood)工厂坐落在波士顿附近的一座小山上,比标准制药厂要小。其建设理念是能快速应变,因为它的某些候选产品是针对每个患者定制的。1月10日,中国科学家在网上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即其遗传密码的全部3万个生化“字母”。对Moderna马萨诸塞州工厂以及新冠肺炎疫苗研制竞赛的其他早期参与者而言,这场竞赛的发令枪就在那时正式打响。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说:“有了基因组序列,我们就开始赛跑了。”

在疫情爆发之前,想要预测下一个流行的会是哪种病毒是不可能的。福西表示:“试图研发出针对一种病原体(病毒)的疫苗是很困难的……你必须尝试开发平台技术,帮助加快疫苗的研发速度。”

Moderna基于病毒遗传学的疫苗生产平台就是这样一个平台。2月7日,该公司的科学家已经制造了数十剂临床级疫苗,足以供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展开对健康志愿者的早期试验(该试验定于4月展开)。然后,研究人员必须等待两周,看是否长出任何细菌,以确定这批疫苗无菌。工作人员迅速完成了其他必要测试,以防他们需要从头开始。幸运的是一切顺利,每一步都没出问题。

尽管迅速制造出了疫苗,疫苗专家表示,疫苗若要得到广泛使用至少还需要等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通常这整个过程需要几年时间。经过最初的安全测试后,现在必须展开更大规模的临床研究来测试疗效。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可能会蔓延到全球,导致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人死亡。

Moderna及其竞争对手的工作可能只有在新冠疫情明年再度爆发或成为像季节性流感那样的地方病时才有用。由于商业回报不确定,制药行业对流行病的应对在某种程度上是出于企业的社会责任,以及解决科学难题的兴奋感,不过有时也会获得巨大回报——后来并入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威康(Wellcome)在上世纪80年代率先推出抗艾滋病药物齐多夫定就获得了巨大回报。

Moderna或许是第一个达到人体试验阶段的,但还有更多公司正努力开发疫苗,从强生(Johnson & Johnson)和赛诺菲(Sanofi)等大型制药公司,到包括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学者在内的学术界人士。基因测序和新的结构生物学工具正在让疫苗研发焕然一新,让科学家得以制造自己的合成病毒,而不是等待某人通过联邦快递(FedEx)寄来病毒样本。

匹兹堡大学疫苗研究中心(Center for Vaccine Research at 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主任保罗•杜普雷克斯(Paul Duprex)表示,这一点让新的参与者能够进入这一领域。他补充称:“更多的人会以不同的方式思考这些问题,而不受必须在某个实验室培育病毒这一条件的局限。”

加州拉霍亚免疫学研究所(La Jolla Institute for Immunology)教授沙恩•克罗蒂(Shane Crotty)表示,目前正在尝试的一种方法是,在患有这种疾病的患者身上寻找最佳免疫反应,然后尝试复制它,使疫苗激发更强有力的防御。他补充称:“这是过去五年最重大且最激动人心的进展。其中一些已进入人体试验阶段,看上去效果不错。这是一种先进得多的疫苗制造方法。”

今年1月,邦塞尔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通过iPhone与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签约,这份合约资助了Moderna的疫苗研发。该联盟2017年在达沃斯成立,旨在帮助快速消灭流行病。他告诉哈切特,在这种情况下,“快速”的意思是马上——这份协议是在他们首次讨论疫情两天后签署的。

Moderna是一家成立9年、还在亏损的公司,手头还有几种候选疫苗和治疗方法在测试之中,没有任何产品在售,因此它无法独自承担开发全新的新冠肺炎疫苗的成本。即便是盈利的大型制药集团也不愿在没有公共资金支持的情况下投资开发流行病疫苗,因为变现的几率很低。几家公司之前为埃博拉病毒(Ebola)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等疫情研发的疫苗都亏损了。在疫苗问世之前,这些疫情都快结束了。

现在Moderna已突破第一个障碍,它必须开始准备量产。诺伍德工厂可以为下一次试验生产一批数量更多的疫苗,但其产量无法满足所有可能需要的人。邦塞尔正与各地政府就如何生产成百上千万甚至数十亿剂疫苗进行磋商。不可避免的是,Moderna很可能必须与一家规模更大的制造商签订协议。

葛兰素史克全球疫苗业务总裁罗杰•康纳(Roger Connor)表示,如果获得许可的产品临床试验取得成功,那么届时产能将是关键。“所有人都希望马上拥有它。之后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创建供应组织。”他警告称。

世界最大疫苗生产商葛兰素史克已宣布与中国三叶草生物制药(Clover Biopharmaceuticals)达成合作,后者是中国国内最大的生物制药生产企业之一。葛兰素史克还将其在H1N1流感疫情中被证明有效的“佐剂”技术免费提供给任何它认为可以利用该技术的企业。

当将这种佐剂添加到疫苗中时,它可以引发更强烈的免疫反应。他表示:“注射疫苗时必需的剂量可以更小,这意味着你可以更快地让更多人接种疫苗。”在葛兰素史克宣布将对外提供这项技术之后,已经有许多人与它联系,它正在使用一个“结构化评估”程序来决定让谁收到这项技术。

他补充称,并不是所有疫苗“都能在技术上受益于佐剂,因此我们首先会进行一次技术筛选,确定他们的候选疫苗能够真正受益,我们的专家能够进行判断。接着我们想要了解他们的能力有多强,以及他们成功研制成(疫苗)的可能性有多大。”

康纳表示,目前,大家的动力都是想要找到一个治疗方法,至于参与研制成功疫苗所得的任何商业收益都是次要的。“当下,我们的重点完全在于科学研究,在于与谁合作……能够快速研制出疫苗。”

关于商业条款的谈判可以过后再说,他表示:“我们认为,当务之急是进行科学合作,为他们提供免费产品,让该产品在进入临床阶段之前进行测试,观察它是否有效。”

在美国,政治人士和患者都在抱怨高昂的药价。今年2月,逾40名国会议员致信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总统确保任何由政府资助的疫苗或治疗手段都附带一个重要条件:所有人都能够获得。

“如果我们成功地用纳税人的钱找到了作为治疗方法或者说解药的疫苗,我们需要所有地方的人都付得起。”领导这项提议的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国会女议员简•沙科夫斯基(Jan Schakowsky)表示,“不应该把它交给私人制药企业。”

“我们非常关心普及性。”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的哈切特表示,“在2009年H1N1流感爆发时,最富裕的国家签订合同垄断了疫苗供应。”

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已经对大量可能的情况进行了规划,包括咨询当明年新冠病毒疫苗准备就绪时人们是否还需要接种这种疫苗。“我认为,成功遏制疫情、彻底消灭该疾病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他表示,“从商业角度有理由认为,这些疫苗将拥有长期商机。”

说回Moderna,邦塞尔在Moderna总部表示,新冠肺炎证明,该公司的技术比所有人想象的更快。下一次,他认为可能还会更快。

然而,随着死亡人数上升,他的同事、该公司总裁斯蒂芬•霍格(Stephen Hoge)担心,即使再快一些也不够快。第一批潜在疫苗送出之后,就在他以为Moderna会有时间喘口气时,他发现疫情蔓延到了韩国、欧洲和其他地方。

与安德烈斯一样,他也度过了数个不眠之夜。“我上床睡觉的时候会想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他表示,“但每天早上醒来时又感觉落后得越来越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目前全球逾20家公司及公共部门在争分夺秒地研发新冠疫苗。专业人士称,未来1至1.5年的投资将高达20亿美元。



汉娜•库赫勒 诺伍德 , 克莱夫•库克森 伦敦报道 , 莎拉•尼威尔

OR--商业新媒体 】在把几瓶珍贵的疫苗送上货车后那一夜,胡安•安德烈斯(Juan Andres)醒了三次。2月下旬,Moderna创下了疫苗研发的最快纪录,从识别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到研发出可用于人体测试的疫苗仅用了42天。Moderna是一家生物技术公司,总部位于波士顿附近。

之前在实验室里,整个团队一直很兴奋,但负责制造疫苗、有30年制药业经验的安德烈斯那天深夜还在紧张地查看他的手机,追踪货车的位置——那辆货车将把潜在的疫苗送至一个妥善地点。在这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将展开试验,测试疫苗是否有效。

安德烈斯说:“我们的自豪感来自于这是一场竞赛。尽快研发出疫苗已经成了一项责任。”确认疫苗已安全到达后,整个团队立刻开始吃冰淇淋庆祝。Moderna至少有100名员工参与了该项目,但安德烈斯表示所有相关的人都很兴奋,包括他们的家人。他笑着说:“我都不记得上一次我15岁的孩子觉得我干了一件很酷的事是什么时候。”

目前全球有逾20家公司及公共部门组织在争分夺秒地研发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Moderna是其中之一。一开始只是在中国武汉市出现了几名呼吸道疾病患者,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新冠肺炎就迅速演变成几乎是一场世界大流行(pandemic)。截至英文稿件发表时,全球已有9.5万个确诊病例,3300例死亡。(截至北京时间3月9日凌晨4点23分,全球累计确诊病例109635例,累计死亡3801人——编者注)

三年前,为了抗击威胁全球健康的新疾病,多地政府、业界和多个慈善机构联合成立了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该联盟已赞助了四个新冠肺炎疫苗项目,Moderna的也在其中。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哈切特(Richard Hatchett)表示,该联盟马上要再签四个新冠肺炎疫苗项目的合同。他估计,要足够快地开发出新冠肺炎疫苗,需要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花费20亿美元。

哈切特认为Moderna起步最快,但其他几个项目紧随其后。他说:“自2月份征求计划书以来,我们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48份申请。大家都有种真正的急迫感……因为就传播速度和潜在严重性来说,我们正面临的威胁是百年不遇的。”他说,意思是上一次世界大流行还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

Moderna的加入,缘于其首席执行官斯特凡纳•邦塞尔(Stéphane Bancel)给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一个熟人打了电话。邦塞尔曾参与2009年H1N1猪流感大流行的工作,该疫情始于墨西哥。去年秋季,这两个组织同意在该公司的制造工厂进行一项试验,以了解它们能够多快对一场大流行做出反应。但还没来得及试运行,新型冠状病毒就提供了一次真正的考验。新型冠状病毒所属的冠状病毒家族会引发一系列呼吸系统疾病,从轻微的感冒到致命性肺炎。

Moderna的诺伍德(Norwood)工厂坐落在波士顿附近的一座小山上,比标准制药厂要小。其建设理念是能快速应变,因为它的某些候选产品是针对每个患者定制的。1月10日,中国科学家在网上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即其遗传密码的全部3万个生化“字母”。对Moderna马萨诸塞州工厂以及新冠肺炎疫苗研制竞赛的其他早期参与者而言,这场竞赛的发令枪就在那时正式打响。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说:“有了基因组序列,我们就开始赛跑了。”

在疫情爆发之前,想要预测下一个流行的会是哪种病毒是不可能的。福西表示:“试图研发出针对一种病原体(病毒)的疫苗是很困难的……你必须尝试开发平台技术,帮助加快疫苗的研发速度。”

Moderna基于病毒遗传学的疫苗生产平台就是这样一个平台。2月7日,该公司的科学家已经制造了数十剂临床级疫苗,足以供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展开对健康志愿者的早期试验(该试验定于4月展开)。然后,研究人员必须等待两周,看是否长出任何细菌,以确定这批疫苗无菌。工作人员迅速完成了其他必要测试,以防他们需要从头开始。幸运的是一切顺利,每一步都没出问题。

尽管迅速制造出了疫苗,疫苗专家表示,疫苗若要得到广泛使用至少还需要等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通常这整个过程需要几年时间。经过最初的安全测试后,现在必须展开更大规模的临床研究来测试疗效。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可能会蔓延到全球,导致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人死亡。

Moderna及其竞争对手的工作可能只有在新冠疫情明年再度爆发或成为像季节性流感那样的地方病时才有用。由于商业回报不确定,制药行业对流行病的应对在某种程度上是出于企业的社会责任,以及解决科学难题的兴奋感,不过有时也会获得巨大回报——后来并入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威康(Wellcome)在上世纪80年代率先推出抗艾滋病药物齐多夫定就获得了巨大回报。

Moderna或许是第一个达到人体试验阶段的,但还有更多公司正努力开发疫苗,从强生(Johnson & Johnson)和赛诺菲(Sanofi)等大型制药公司,到包括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学者在内的学术界人士。基因测序和新的结构生物学工具正在让疫苗研发焕然一新,让科学家得以制造自己的合成病毒,而不是等待某人通过联邦快递(FedEx)寄来病毒样本。

匹兹堡大学疫苗研究中心(Center for Vaccine Research at 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主任保罗•杜普雷克斯(Paul Duprex)表示,这一点让新的参与者能够进入这一领域。他补充称:“更多的人会以不同的方式思考这些问题,而不受必须在某个实验室培育病毒这一条件的局限。”

加州拉霍亚免疫学研究所(La Jolla Institute for Immunology)教授沙恩•克罗蒂(Shane Crotty)表示,目前正在尝试的一种方法是,在患有这种疾病的患者身上寻找最佳免疫反应,然后尝试复制它,使疫苗激发更强有力的防御。他补充称:“这是过去五年最重大且最激动人心的进展。其中一些已进入人体试验阶段,看上去效果不错。这是一种先进得多的疫苗制造方法。”

今年1月,邦塞尔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通过iPhone与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签约,这份合约资助了Moderna的疫苗研发。该联盟2017年在达沃斯成立,旨在帮助快速消灭流行病。他告诉哈切特,在这种情况下,“快速”的意思是马上——这份协议是在他们首次讨论疫情两天后签署的。

Moderna是一家成立9年、还在亏损的公司,手头还有几种候选疫苗和治疗方法在测试之中,没有任何产品在售,因此它无法独自承担开发全新的新冠肺炎疫苗的成本。即便是盈利的大型制药集团也不愿在没有公共资金支持的情况下投资开发流行病疫苗,因为变现的几率很低。几家公司之前为埃博拉病毒(Ebola)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等疫情研发的疫苗都亏损了。在疫苗问世之前,这些疫情都快结束了。

现在Moderna已突破第一个障碍,它必须开始准备量产。诺伍德工厂可以为下一次试验生产一批数量更多的疫苗,但其产量无法满足所有可能需要的人。邦塞尔正与各地政府就如何生产成百上千万甚至数十亿剂疫苗进行磋商。不可避免的是,Moderna很可能必须与一家规模更大的制造商签订协议。

葛兰素史克全球疫苗业务总裁罗杰•康纳(Roger Connor)表示,如果获得许可的产品临床试验取得成功,那么届时产能将是关键。“所有人都希望马上拥有它。之后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创建供应组织。”他警告称。

世界最大疫苗生产商葛兰素史克已宣布与中国三叶草生物制药(Clover Biopharmaceuticals)达成合作,后者是中国国内最大的生物制药生产企业之一。葛兰素史克还将其在H1N1流感疫情中被证明有效的“佐剂”技术免费提供给任何它认为可以利用该技术的企业。

当将这种佐剂添加到疫苗中时,它可以引发更强烈的免疫反应。他表示:“注射疫苗时必需的剂量可以更小,这意味着你可以更快地让更多人接种疫苗。”在葛兰素史克宣布将对外提供这项技术之后,已经有许多人与它联系,它正在使用一个“结构化评估”程序来决定让谁收到这项技术。

他补充称,并不是所有疫苗“都能在技术上受益于佐剂,因此我们首先会进行一次技术筛选,确定他们的候选疫苗能够真正受益,我们的专家能够进行判断。接着我们想要了解他们的能力有多强,以及他们成功研制成(疫苗)的可能性有多大。”

康纳表示,目前,大家的动力都是想要找到一个治疗方法,至于参与研制成功疫苗所得的任何商业收益都是次要的。“当下,我们的重点完全在于科学研究,在于与谁合作……能够快速研制出疫苗。”

关于商业条款的谈判可以过后再说,他表示:“我们认为,当务之急是进行科学合作,为他们提供免费产品,让该产品在进入临床阶段之前进行测试,观察它是否有效。”

在美国,政治人士和患者都在抱怨高昂的药价。今年2月,逾40名国会议员致信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总统确保任何由政府资助的疫苗或治疗手段都附带一个重要条件:所有人都能够获得。

“如果我们成功地用纳税人的钱找到了作为治疗方法或者说解药的疫苗,我们需要所有地方的人都付得起。”领导这项提议的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国会女议员简•沙科夫斯基(Jan Schakowsky)表示,“不应该把它交给私人制药企业。”

“我们非常关心普及性。”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的哈切特表示,“在2009年H1N1流感爆发时,最富裕的国家签订合同垄断了疫苗供应。”

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已经对大量可能的情况进行了规划,包括咨询当明年新冠病毒疫苗准备就绪时人们是否还需要接种这种疫苗。“我认为,成功遏制疫情、彻底消灭该疾病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他表示,“从商业角度有理由认为,这些疫苗将拥有长期商机。”

说回Moderna,邦塞尔在Moderna总部表示,新冠肺炎证明,该公司的技术比所有人想象的更快。下一次,他认为可能还会更快。

然而,随着死亡人数上升,他的同事、该公司总裁斯蒂芬•霍格(Stephen Hoge)担心,即使再快一些也不够快。第一批潜在疫苗送出之后,就在他以为Moderna会有时间喘口气时,他发现疫情蔓延到了韩国、欧洲和其他地方。

与安德烈斯一样,他也度过了数个不眠之夜。“我上床睡觉的时候会想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他表示,“但每天早上醒来时又感觉落后得越来越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