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果新冠病毒在美国扩散,特朗普将遭遇双重暴击:首先,疫情将损害美国的经济增长;第二,这将削弱选民对他的信任。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2001年,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呼吁美国人去购物。那是在美国经历9/11袭击之后。如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希望美国人买股票,他在押注一件糟糕的事情——新型冠状病毒在美国境内扩散——不会发生。他的赌博可能产生回报。

但美国总统正在把自己的公信力押在自己基本上无法控制的事情上。包括特朗普身边工作人员在内的专家们表示,除非切断与世界的所有联系(这样做将引发一场衰退),这种病毒几乎可以肯定将在美国扩散。到那个时候,他能怪谁?

迄今为止,特朗普一直避免指责任何一方,包括中国。他的首要任务是在11月总统大选前这段时期保持经济继续增长。官员们被告知要淡化新冠病毒的威胁。

如果新冠病毒还是出现扩散,特朗普将遭遇双重暴击:首先,疫情将损害美国的经济增长;第二,人们将不再信任他对这种疾病的说法。这种情绪可能蔓延至那些通常会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建立信任是应对疫情的关键一环。

新冠病毒可能带来极具破坏性的政治冲击。显而易见的有三大影响。首先是它会提醒选民,能力非常重要。连铁杆自由主义者都承认,国家在包括安全和公共卫生在内的某些领域至关重要。不幸的是,新冠病毒的威胁恰好碰上特朗普在美国政府内部依据忠诚度大肆清理门户。

特朗普已授权其忠实追随者、29岁的约翰•麦肯蒂(John McEntee)负责将所有显露出不忠迹象的官员扫地出门。这其中包括非选举产生的官员,他们负责应对公共卫生威胁等事务。

能力意味着按照科学办事。特朗普已将应对疫情的指挥权交给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彭斯毕生都在与科学作对。其中突出的事例包括:否认吸烟会导致死亡;宣称全球变暖是谎言;担任印第安纳州州长时,因拒绝发放免费注射器导致艾滋病疫情爆发。

去年,特朗普解雇了国土安全协调官,并裁撤了负责全球卫生安全的职位。他还提议大幅削减拨付给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资金。彭斯被任命的有利一面是,否则的话特朗普可能会选择他的一个子女。特朗普多年来一直诋毁专家。如今他需要专家了,我们或许马上就可以知道他的真实态度。

第二个受打击的是美国的开放。特朗普长期反对全球主义。这一点越来越得到许多民主党对手的呼应。上周,热门总统竞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表示,新冠病毒暴露了美国在全球供应链方面的脆弱性,特别是在中国的供应链。

对一个相互联通的世界日益加深的质疑,也可能有利于民主党领跑者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乔•拜登(Joe Biden)和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坚持一种更传统的脚本。但时代的精神与他们背道而驰。疫情全球大流行可能让美国政治更旗帜鲜明地抵制全球化。

如果新冠病毒重创美国,这种担忧或将加剧美国已存在的“信息传染病”(infodemic)。目前,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的评论并没有像以前经常那样信口开河。自鸣得意与恐慌之间只有一线之隔。特朗普更接近于前者。如果新冠病毒威胁到他的连任竞选,情况将发生变化。他可能如何回应已经很清楚了。

特朗普上月早些时候曾授予“自由勋章”(Medal of Freedom)的电台主持人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上周三称,深层国家势力正在利用这种病毒削弱特朗普。他暗示南希•梅索尼耶(Nancy Messonnier)——美国疾控中心首席流行病学家、司法部前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的妹妹——是企图挫败特朗普的深层国家势力阴谋的一部分。

梅索尼耶女士称,新冠病毒在美国扩散“不是会不会、而是何时的问题”。来自阿肯色州的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还找了另一只替罪羊。他称,这种病毒可能是中国在武汉的一个超级实验室里制造的。

只要特朗普需要,这两种说辞都可以拿来用。它们是人们熟悉的信息传染病工具:妖魔化公务员和煽动对外国人的恐惧。好消息是,特朗普有充分的动机来防止出现他可能忍不住要利用这些工具的情况。坏消息是,专家认为新冠病毒无论如何都会到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新冠疫情如何冲击美国大选?

发布日期:2020-03-02 08:46
摘要:如果新冠病毒在美国扩散,特朗普将遭遇双重暴击:首先,疫情将损害美国的经济增长;第二,这将削弱选民对他的信任。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2001年,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呼吁美国人去购物。那是在美国经历9/11袭击之后。如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希望美国人买股票,他在押注一件糟糕的事情——新型冠状病毒在美国境内扩散——不会发生。他的赌博可能产生回报。

但美国总统正在把自己的公信力押在自己基本上无法控制的事情上。包括特朗普身边工作人员在内的专家们表示,除非切断与世界的所有联系(这样做将引发一场衰退),这种病毒几乎可以肯定将在美国扩散。到那个时候,他能怪谁?

迄今为止,特朗普一直避免指责任何一方,包括中国。他的首要任务是在11月总统大选前这段时期保持经济继续增长。官员们被告知要淡化新冠病毒的威胁。

如果新冠病毒还是出现扩散,特朗普将遭遇双重暴击:首先,疫情将损害美国的经济增长;第二,人们将不再信任他对这种疾病的说法。这种情绪可能蔓延至那些通常会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建立信任是应对疫情的关键一环。

新冠病毒可能带来极具破坏性的政治冲击。显而易见的有三大影响。首先是它会提醒选民,能力非常重要。连铁杆自由主义者都承认,国家在包括安全和公共卫生在内的某些领域至关重要。不幸的是,新冠病毒的威胁恰好碰上特朗普在美国政府内部依据忠诚度大肆清理门户。

特朗普已授权其忠实追随者、29岁的约翰•麦肯蒂(John McEntee)负责将所有显露出不忠迹象的官员扫地出门。这其中包括非选举产生的官员,他们负责应对公共卫生威胁等事务。

能力意味着按照科学办事。特朗普已将应对疫情的指挥权交给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彭斯毕生都在与科学作对。其中突出的事例包括:否认吸烟会导致死亡;宣称全球变暖是谎言;担任印第安纳州州长时,因拒绝发放免费注射器导致艾滋病疫情爆发。

去年,特朗普解雇了国土安全协调官,并裁撤了负责全球卫生安全的职位。他还提议大幅削减拨付给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资金。彭斯被任命的有利一面是,否则的话特朗普可能会选择他的一个子女。特朗普多年来一直诋毁专家。如今他需要专家了,我们或许马上就可以知道他的真实态度。

第二个受打击的是美国的开放。特朗普长期反对全球主义。这一点越来越得到许多民主党对手的呼应。上周,热门总统竞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表示,新冠病毒暴露了美国在全球供应链方面的脆弱性,特别是在中国的供应链。

对一个相互联通的世界日益加深的质疑,也可能有利于民主党领跑者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乔•拜登(Joe Biden)和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坚持一种更传统的脚本。但时代的精神与他们背道而驰。疫情全球大流行可能让美国政治更旗帜鲜明地抵制全球化。

如果新冠病毒重创美国,这种担忧或将加剧美国已存在的“信息传染病”(infodemic)。目前,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的评论并没有像以前经常那样信口开河。自鸣得意与恐慌之间只有一线之隔。特朗普更接近于前者。如果新冠病毒威胁到他的连任竞选,情况将发生变化。他可能如何回应已经很清楚了。

特朗普上月早些时候曾授予“自由勋章”(Medal of Freedom)的电台主持人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上周三称,深层国家势力正在利用这种病毒削弱特朗普。他暗示南希•梅索尼耶(Nancy Messonnier)——美国疾控中心首席流行病学家、司法部前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的妹妹——是企图挫败特朗普的深层国家势力阴谋的一部分。

梅索尼耶女士称,新冠病毒在美国扩散“不是会不会、而是何时的问题”。来自阿肯色州的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还找了另一只替罪羊。他称,这种病毒可能是中国在武汉的一个超级实验室里制造的。

只要特朗普需要,这两种说辞都可以拿来用。它们是人们熟悉的信息传染病工具:妖魔化公务员和煽动对外国人的恐惧。好消息是,特朗普有充分的动机来防止出现他可能忍不住要利用这些工具的情况。坏消息是,专家认为新冠病毒无论如何都会到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如果新冠病毒在美国扩散,特朗普将遭遇双重暴击:首先,疫情将损害美国的经济增长;第二,这将削弱选民对他的信任。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2001年,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呼吁美国人去购物。那是在美国经历9/11袭击之后。如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希望美国人买股票,他在押注一件糟糕的事情——新型冠状病毒在美国境内扩散——不会发生。他的赌博可能产生回报。

但美国总统正在把自己的公信力押在自己基本上无法控制的事情上。包括特朗普身边工作人员在内的专家们表示,除非切断与世界的所有联系(这样做将引发一场衰退),这种病毒几乎可以肯定将在美国扩散。到那个时候,他能怪谁?

迄今为止,特朗普一直避免指责任何一方,包括中国。他的首要任务是在11月总统大选前这段时期保持经济继续增长。官员们被告知要淡化新冠病毒的威胁。

如果新冠病毒还是出现扩散,特朗普将遭遇双重暴击:首先,疫情将损害美国的经济增长;第二,人们将不再信任他对这种疾病的说法。这种情绪可能蔓延至那些通常会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建立信任是应对疫情的关键一环。

新冠病毒可能带来极具破坏性的政治冲击。显而易见的有三大影响。首先是它会提醒选民,能力非常重要。连铁杆自由主义者都承认,国家在包括安全和公共卫生在内的某些领域至关重要。不幸的是,新冠病毒的威胁恰好碰上特朗普在美国政府内部依据忠诚度大肆清理门户。

特朗普已授权其忠实追随者、29岁的约翰•麦肯蒂(John McEntee)负责将所有显露出不忠迹象的官员扫地出门。这其中包括非选举产生的官员,他们负责应对公共卫生威胁等事务。

能力意味着按照科学办事。特朗普已将应对疫情的指挥权交给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彭斯毕生都在与科学作对。其中突出的事例包括:否认吸烟会导致死亡;宣称全球变暖是谎言;担任印第安纳州州长时,因拒绝发放免费注射器导致艾滋病疫情爆发。

去年,特朗普解雇了国土安全协调官,并裁撤了负责全球卫生安全的职位。他还提议大幅削减拨付给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资金。彭斯被任命的有利一面是,否则的话特朗普可能会选择他的一个子女。特朗普多年来一直诋毁专家。如今他需要专家了,我们或许马上就可以知道他的真实态度。

第二个受打击的是美国的开放。特朗普长期反对全球主义。这一点越来越得到许多民主党对手的呼应。上周,热门总统竞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表示,新冠病毒暴露了美国在全球供应链方面的脆弱性,特别是在中国的供应链。

对一个相互联通的世界日益加深的质疑,也可能有利于民主党领跑者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乔•拜登(Joe Biden)和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坚持一种更传统的脚本。但时代的精神与他们背道而驰。疫情全球大流行可能让美国政治更旗帜鲜明地抵制全球化。

如果新冠病毒重创美国,这种担忧或将加剧美国已存在的“信息传染病”(infodemic)。目前,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的评论并没有像以前经常那样信口开河。自鸣得意与恐慌之间只有一线之隔。特朗普更接近于前者。如果新冠病毒威胁到他的连任竞选,情况将发生变化。他可能如何回应已经很清楚了。

特朗普上月早些时候曾授予“自由勋章”(Medal of Freedom)的电台主持人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上周三称,深层国家势力正在利用这种病毒削弱特朗普。他暗示南希•梅索尼耶(Nancy Messonnier)——美国疾控中心首席流行病学家、司法部前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的妹妹——是企图挫败特朗普的深层国家势力阴谋的一部分。

梅索尼耶女士称,新冠病毒在美国扩散“不是会不会、而是何时的问题”。来自阿肯色州的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还找了另一只替罪羊。他称,这种病毒可能是中国在武汉的一个超级实验室里制造的。

只要特朗普需要,这两种说辞都可以拿来用。它们是人们熟悉的信息传染病工具:妖魔化公务员和煽动对外国人的恐惧。好消息是,特朗普有充分的动机来防止出现他可能忍不住要利用这些工具的情况。坏消息是,专家认为新冠病毒无论如何都会到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新冠疫情如何冲击美国大选?

发布日期:2020-03-02 08:46
摘要:如果新冠病毒在美国扩散,特朗普将遭遇双重暴击:首先,疫情将损害美国的经济增长;第二,这将削弱选民对他的信任。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2001年,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呼吁美国人去购物。那是在美国经历9/11袭击之后。如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希望美国人买股票,他在押注一件糟糕的事情——新型冠状病毒在美国境内扩散——不会发生。他的赌博可能产生回报。

但美国总统正在把自己的公信力押在自己基本上无法控制的事情上。包括特朗普身边工作人员在内的专家们表示,除非切断与世界的所有联系(这样做将引发一场衰退),这种病毒几乎可以肯定将在美国扩散。到那个时候,他能怪谁?

迄今为止,特朗普一直避免指责任何一方,包括中国。他的首要任务是在11月总统大选前这段时期保持经济继续增长。官员们被告知要淡化新冠病毒的威胁。

如果新冠病毒还是出现扩散,特朗普将遭遇双重暴击:首先,疫情将损害美国的经济增长;第二,人们将不再信任他对这种疾病的说法。这种情绪可能蔓延至那些通常会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建立信任是应对疫情的关键一环。

新冠病毒可能带来极具破坏性的政治冲击。显而易见的有三大影响。首先是它会提醒选民,能力非常重要。连铁杆自由主义者都承认,国家在包括安全和公共卫生在内的某些领域至关重要。不幸的是,新冠病毒的威胁恰好碰上特朗普在美国政府内部依据忠诚度大肆清理门户。

特朗普已授权其忠实追随者、29岁的约翰•麦肯蒂(John McEntee)负责将所有显露出不忠迹象的官员扫地出门。这其中包括非选举产生的官员,他们负责应对公共卫生威胁等事务。

能力意味着按照科学办事。特朗普已将应对疫情的指挥权交给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彭斯毕生都在与科学作对。其中突出的事例包括:否认吸烟会导致死亡;宣称全球变暖是谎言;担任印第安纳州州长时,因拒绝发放免费注射器导致艾滋病疫情爆发。

去年,特朗普解雇了国土安全协调官,并裁撤了负责全球卫生安全的职位。他还提议大幅削减拨付给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资金。彭斯被任命的有利一面是,否则的话特朗普可能会选择他的一个子女。特朗普多年来一直诋毁专家。如今他需要专家了,我们或许马上就可以知道他的真实态度。

第二个受打击的是美国的开放。特朗普长期反对全球主义。这一点越来越得到许多民主党对手的呼应。上周,热门总统竞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表示,新冠病毒暴露了美国在全球供应链方面的脆弱性,特别是在中国的供应链。

对一个相互联通的世界日益加深的质疑,也可能有利于民主党领跑者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乔•拜登(Joe Biden)和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坚持一种更传统的脚本。但时代的精神与他们背道而驰。疫情全球大流行可能让美国政治更旗帜鲜明地抵制全球化。

如果新冠病毒重创美国,这种担忧或将加剧美国已存在的“信息传染病”(infodemic)。目前,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的评论并没有像以前经常那样信口开河。自鸣得意与恐慌之间只有一线之隔。特朗普更接近于前者。如果新冠病毒威胁到他的连任竞选,情况将发生变化。他可能如何回应已经很清楚了。

特朗普上月早些时候曾授予“自由勋章”(Medal of Freedom)的电台主持人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上周三称,深层国家势力正在利用这种病毒削弱特朗普。他暗示南希•梅索尼耶(Nancy Messonnier)——美国疾控中心首席流行病学家、司法部前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的妹妹——是企图挫败特朗普的深层国家势力阴谋的一部分。

梅索尼耶女士称,新冠病毒在美国扩散“不是会不会、而是何时的问题”。来自阿肯色州的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还找了另一只替罪羊。他称,这种病毒可能是中国在武汉的一个超级实验室里制造的。

只要特朗普需要,这两种说辞都可以拿来用。它们是人们熟悉的信息传染病工具:妖魔化公务员和煽动对外国人的恐惧。好消息是,特朗普有充分的动机来防止出现他可能忍不住要利用这些工具的情况。坏消息是,专家认为新冠病毒无论如何都会到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如果新冠病毒在美国扩散,特朗普将遭遇双重暴击:首先,疫情将损害美国的经济增长;第二,这将削弱选民对他的信任。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2001年,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呼吁美国人去购物。那是在美国经历9/11袭击之后。如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希望美国人买股票,他在押注一件糟糕的事情——新型冠状病毒在美国境内扩散——不会发生。他的赌博可能产生回报。

但美国总统正在把自己的公信力押在自己基本上无法控制的事情上。包括特朗普身边工作人员在内的专家们表示,除非切断与世界的所有联系(这样做将引发一场衰退),这种病毒几乎可以肯定将在美国扩散。到那个时候,他能怪谁?

迄今为止,特朗普一直避免指责任何一方,包括中国。他的首要任务是在11月总统大选前这段时期保持经济继续增长。官员们被告知要淡化新冠病毒的威胁。

如果新冠病毒还是出现扩散,特朗普将遭遇双重暴击:首先,疫情将损害美国的经济增长;第二,人们将不再信任他对这种疾病的说法。这种情绪可能蔓延至那些通常会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建立信任是应对疫情的关键一环。

新冠病毒可能带来极具破坏性的政治冲击。显而易见的有三大影响。首先是它会提醒选民,能力非常重要。连铁杆自由主义者都承认,国家在包括安全和公共卫生在内的某些领域至关重要。不幸的是,新冠病毒的威胁恰好碰上特朗普在美国政府内部依据忠诚度大肆清理门户。

特朗普已授权其忠实追随者、29岁的约翰•麦肯蒂(John McEntee)负责将所有显露出不忠迹象的官员扫地出门。这其中包括非选举产生的官员,他们负责应对公共卫生威胁等事务。

能力意味着按照科学办事。特朗普已将应对疫情的指挥权交给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彭斯毕生都在与科学作对。其中突出的事例包括:否认吸烟会导致死亡;宣称全球变暖是谎言;担任印第安纳州州长时,因拒绝发放免费注射器导致艾滋病疫情爆发。

去年,特朗普解雇了国土安全协调官,并裁撤了负责全球卫生安全的职位。他还提议大幅削减拨付给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资金。彭斯被任命的有利一面是,否则的话特朗普可能会选择他的一个子女。特朗普多年来一直诋毁专家。如今他需要专家了,我们或许马上就可以知道他的真实态度。

第二个受打击的是美国的开放。特朗普长期反对全球主义。这一点越来越得到许多民主党对手的呼应。上周,热门总统竞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表示,新冠病毒暴露了美国在全球供应链方面的脆弱性,特别是在中国的供应链。

对一个相互联通的世界日益加深的质疑,也可能有利于民主党领跑者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乔•拜登(Joe Biden)和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坚持一种更传统的脚本。但时代的精神与他们背道而驰。疫情全球大流行可能让美国政治更旗帜鲜明地抵制全球化。

如果新冠病毒重创美国,这种担忧或将加剧美国已存在的“信息传染病”(infodemic)。目前,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的评论并没有像以前经常那样信口开河。自鸣得意与恐慌之间只有一线之隔。特朗普更接近于前者。如果新冠病毒威胁到他的连任竞选,情况将发生变化。他可能如何回应已经很清楚了。

特朗普上月早些时候曾授予“自由勋章”(Medal of Freedom)的电台主持人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上周三称,深层国家势力正在利用这种病毒削弱特朗普。他暗示南希•梅索尼耶(Nancy Messonnier)——美国疾控中心首席流行病学家、司法部前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的妹妹——是企图挫败特朗普的深层国家势力阴谋的一部分。

梅索尼耶女士称,新冠病毒在美国扩散“不是会不会、而是何时的问题”。来自阿肯色州的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还找了另一只替罪羊。他称,这种病毒可能是中国在武汉的一个超级实验室里制造的。

只要特朗普需要,这两种说辞都可以拿来用。它们是人们熟悉的信息传染病工具:妖魔化公务员和煽动对外国人的恐惧。好消息是,特朗普有充分的动机来防止出现他可能忍不住要利用这些工具的情况。坏消息是,专家认为新冠病毒无论如何都会到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