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杰里米·格兰瑟姆准确预言了21世纪初的科技泡沫破裂,以及00年代中期房地产热的悲剧收场。现在他认为,只有绿色经济才能赚到大钱。



撰文 | Shawn Tully

OR--商业新媒体 】杰里米·格兰瑟姆是华尔街的一位传奇投资人。在半个多世纪的投资生涯中,他曾经不只一次地看穿由于华尔街由于过分乐观而吹起的泡沫,并在精准的时间点上躲过了灾难。他还经常建议投资者在灾难后的最低点上抄底。

格兰瑟姆是GMO公司(Grantham, Mayo, Van Otterloo)的联合创始人之一。GMO是一家投资巨头,它的客户主要是大型机构,管理的资金超过650亿美元。格兰瑟姆准确预言了21世纪初的科技泡沫破裂,并曾提前预言了00年代中期的房地产热将以悲剧收场。格兰瑟姆今年已经81岁了。在过去几年里,他把多数时间和财富都用在了公益事业上,并且通过他的格兰瑟姆环保基金会向绿色能源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

格兰瑟姆是在英国长大的。近日,他在波士顿的家中接受了《财富》的电话采访,探讨了绿色能源无与伦比的盈利机会、为什么石油天然气行业注定江河日下,以及为什么需要改革会计规则,以计算企业对稀缺资源的损耗及对环境的危害。

格兰瑟姆连珠炮似地发表了一番颇有火气的演讲,他表示,为拯救地球而投资,是将来最好的赚钱方式。而那些目前眼光短浅的企业,注定将会成为输家。

在采访开始时,格兰瑟姆宣称,他现在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环保使命上,无暇预测股市未来的动向。他还批评现在的企业领袖缺乏冒险精神,特别是不敢在未来的“绿色经济”中下赌注。

“现在的企业领袖很懒散”

格兰瑟姆对我说:“现在的企业领袖都很懒散,不像过去那样有进取心了。”他认为,企业领导者应该部署自己的研发力量,寻找能够改变游戏规则的新产品和新技术,但是“他们害怕账面价值下降的痛苦。他们想先等一等,看别人能不能成功,然后再参加C轮或D轮的风投。”在格兰瑟姆看来,从别人手里买技术,而不是自己做技术,会把大量利润让给风投资本家,而不是企业。“这样的话,收益的波动性就和企业无缘了,企业为了追求稳定和低风险,就丧失了未来的利润。”

他指出,如果企业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开发新产品,则收益会有更大的波动机会。但是CEO们并不愿意承担这种高风险,而是采取了一种“轻松惬意的方法。他们平静地等着自己的股票期权升值,而不愿意承担那些既能产生巨额利益,又可以将经济推向新高度的风险”。

风投的乐趣

格兰瑟姆表示,由于企业不愿意内部开发产品,他们相当于将研发工作外包给了风投,从而使风险投资的规模较过去翻了4番。“整体情况表明,现在风投的机会比过去多了10倍。风投界的情况是‘美国例外论’的最后体现。”这种例外来自“美国对杰出的研究型大学的紧抓不放。”他指出,在全球排名前20位的研究型大学中,美国独占15所,全球其他国家加起来只有5所。对有进取心的毕业生来说,最吸引人的职业道路不再是在华尔街工作,“而是去斯坦福大学或麻省理工学院,想出一个很好的点子,创办一家很好的公司,享受创业的乐趣,靠创业致富。对那些最聪明、最喜欢冒险的学生来说,风投是最有吸引力的选择。”

绿色能源成风投新宠

格兰瑟姆认为,如果投资者将绿色投资与低利润划等号,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他发问道:“我们是不是觉得发展环保是一种巨大的牺牲?但是资本主义的精华就是风险投资,风险投资的精华就是绿色产品。”他认为,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增长速度将轻松超过其他行业。

格兰瑟姆说,由于人口老龄化问题,生产率的增长速度正在下降,这意味着GDP的增长速度必然会比过去几十年慢得多。但这些限制并不会制约清洁能源的发展。他表示:“增长型项目的好点子会变得更加稀少,但你知道,电动汽车会摧毁柴油、汽油行业,而风能、太阳能和电池存储行业的前景将远超煤炭和燃气发电。升级电网带来的增长,将远远超过坚守传统电网。”

他同时指出,以各种形式提高能源效率的企业——比如在空调、冰箱和建筑取暖系统上进行创新的企业,其增长速度将超过其他传统企业。他说:“这是自从经济‘碳化’(先是以煤炭为中心,然后是以石油为中心)以来,经济和股市最大的一次运动,需要数万亿美元的新投资和有利可图的投资才能转变整个体系。”

不要对抗大趋势

格兰瑟姆表示:“对抗这个不可避免的大趋势,就是让你最快破产的方法。”化石燃料行业的固步自封,宣告了其必将走向穷途末路。石油行业的巨头们也经常低估可再生能源的增长率。“如果有哪个为我工作的统计学家做出了错得那么离谱的预测,我恨不得一枪崩了他,然后要求重新调整模型。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就是在对抗这种大趋势,而且必然会被淹没在这股浪潮里。”

他认为,如果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继续对抗这股绿色浪潮,它们的业务就肯定会继续萎缩。“看看过去10年石油行业的惨淡表现吧,油气公司的市值10年前大约占标普500企业的16%,现在已经萎缩至5%。这样严重的变化是很少出现的。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它出现回光反照的可能。它们可能还需要30到50年才能完全退出市场,但这是无可避免的。”

格兰瑟姆说,石油和天然气巨头们可以通过向绿色能源转型来实现二次繁荣,但它们仍然抗拒这种转变。“如果它们坚持这种有害的模式,它们的表现必然很差。如果它们乘上这股东风,它们也会做得很好。”

他认为,很多老百姓之所以不相信气候变化会引发危机,与石油天然气行业的推波助澜有很大关系。“石油公司知道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发生了什么。但是它们资助了一小撮混淆是非的人、自由意志主义者和其他否认科学事实的人,故意搅乱公众的讨论。”

对环境负责的会计制度

企业在从事经济活动的过程中,使用了大量无法再生的矿产资源,对全世界的江河、溪流造成了严重污染,但现行的会计制度却远远低估了这种破坏。因此,格兰瑟姆认为,世界各国应制定新的会计规则,将这些隐性的负担显现在企业的会计账目上。

格兰瑟姆说:“英国央行正在呼吁英国会计行业改革会计制度。如果你拖延,你就会碰壁。整个金融界在能源利用问题上表现得都很糟糕。要想做面包,你需要热能和小麦。如果你使用了正在枯竭的有限资源来制造热能,你应该为它买单,同时也要为使用这些资源给环境造成的破坏买单。”他还引述了50年代的英国知名经济学家约翰·希克斯爵士对实际收益的定义。“根据希克斯的定义,所谓实际利润,是指到了一年年底,一个生产商的工厂和设备像年初时一样崭新完好时所剩的利润。”

会计的记账方式也应该遵循希克斯的定义,对环境损害征收“折旧”费用。“现在,我们没有为那些帮助农作物授粉和繁殖的昆虫所遭受的损失买单,没有为江河、溪流遭受的损失买单,也没有对大气遭受的损失买单。我们没有使用诚实的、直接的会计方法来囊括这些成本。”

在适当的会计准则下,在一年年底,企业应该计入该年度对环境造成的破坏,以及将其恢复成年初的样子所需要的成本。“要把我们烧掉的石油补偿回来!我们所有最重要的金属资源都在枯竭,包括钴和铜。我们对日益耗尽的磷、钾资源也没有任何补偿。所有这些都应该重新核算成本。”

最后,格兰瑟姆以一个惊人的论断结束了谈话:“经商的真正成本并未得到充分体现,利润也被严重夸大了。我不清楚如果工业必须为环境破坏买单的话,发达国家是否还有真正的利润可言。”

在格兰瑟姆看来,如果采取了这种“诚实的会计措施”,事实将表明,一旦各个工业部门必须为其给环境造成的破坏买单,并且有责任将空气和水质恢复至年初的样子,那么它们到了年底根本就不可能赚到钱。而绿色能源则不必承担这些成本。所以格兰瑟姆认为,只有绿色经济才能赚到大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华尔街传奇投资人:对抗大趋势,就是让你破产的最快方法

发布日期:2020-02-25 07:11
摘要:杰里米·格兰瑟姆准确预言了21世纪初的科技泡沫破裂,以及00年代中期房地产热的悲剧收场。现在他认为,只有绿色经济才能赚到大钱。



撰文 | Shawn Tully

OR--商业新媒体 】杰里米·格兰瑟姆是华尔街的一位传奇投资人。在半个多世纪的投资生涯中,他曾经不只一次地看穿由于华尔街由于过分乐观而吹起的泡沫,并在精准的时间点上躲过了灾难。他还经常建议投资者在灾难后的最低点上抄底。

格兰瑟姆是GMO公司(Grantham, Mayo, Van Otterloo)的联合创始人之一。GMO是一家投资巨头,它的客户主要是大型机构,管理的资金超过650亿美元。格兰瑟姆准确预言了21世纪初的科技泡沫破裂,并曾提前预言了00年代中期的房地产热将以悲剧收场。格兰瑟姆今年已经81岁了。在过去几年里,他把多数时间和财富都用在了公益事业上,并且通过他的格兰瑟姆环保基金会向绿色能源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

格兰瑟姆是在英国长大的。近日,他在波士顿的家中接受了《财富》的电话采访,探讨了绿色能源无与伦比的盈利机会、为什么石油天然气行业注定江河日下,以及为什么需要改革会计规则,以计算企业对稀缺资源的损耗及对环境的危害。

格兰瑟姆连珠炮似地发表了一番颇有火气的演讲,他表示,为拯救地球而投资,是将来最好的赚钱方式。而那些目前眼光短浅的企业,注定将会成为输家。

在采访开始时,格兰瑟姆宣称,他现在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环保使命上,无暇预测股市未来的动向。他还批评现在的企业领袖缺乏冒险精神,特别是不敢在未来的“绿色经济”中下赌注。

“现在的企业领袖很懒散”

格兰瑟姆对我说:“现在的企业领袖都很懒散,不像过去那样有进取心了。”他认为,企业领导者应该部署自己的研发力量,寻找能够改变游戏规则的新产品和新技术,但是“他们害怕账面价值下降的痛苦。他们想先等一等,看别人能不能成功,然后再参加C轮或D轮的风投。”在格兰瑟姆看来,从别人手里买技术,而不是自己做技术,会把大量利润让给风投资本家,而不是企业。“这样的话,收益的波动性就和企业无缘了,企业为了追求稳定和低风险,就丧失了未来的利润。”

他指出,如果企业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开发新产品,则收益会有更大的波动机会。但是CEO们并不愿意承担这种高风险,而是采取了一种“轻松惬意的方法。他们平静地等着自己的股票期权升值,而不愿意承担那些既能产生巨额利益,又可以将经济推向新高度的风险”。

风投的乐趣

格兰瑟姆表示,由于企业不愿意内部开发产品,他们相当于将研发工作外包给了风投,从而使风险投资的规模较过去翻了4番。“整体情况表明,现在风投的机会比过去多了10倍。风投界的情况是‘美国例外论’的最后体现。”这种例外来自“美国对杰出的研究型大学的紧抓不放。”他指出,在全球排名前20位的研究型大学中,美国独占15所,全球其他国家加起来只有5所。对有进取心的毕业生来说,最吸引人的职业道路不再是在华尔街工作,“而是去斯坦福大学或麻省理工学院,想出一个很好的点子,创办一家很好的公司,享受创业的乐趣,靠创业致富。对那些最聪明、最喜欢冒险的学生来说,风投是最有吸引力的选择。”

绿色能源成风投新宠

格兰瑟姆认为,如果投资者将绿色投资与低利润划等号,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他发问道:“我们是不是觉得发展环保是一种巨大的牺牲?但是资本主义的精华就是风险投资,风险投资的精华就是绿色产品。”他认为,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增长速度将轻松超过其他行业。

格兰瑟姆说,由于人口老龄化问题,生产率的增长速度正在下降,这意味着GDP的增长速度必然会比过去几十年慢得多。但这些限制并不会制约清洁能源的发展。他表示:“增长型项目的好点子会变得更加稀少,但你知道,电动汽车会摧毁柴油、汽油行业,而风能、太阳能和电池存储行业的前景将远超煤炭和燃气发电。升级电网带来的增长,将远远超过坚守传统电网。”

他同时指出,以各种形式提高能源效率的企业——比如在空调、冰箱和建筑取暖系统上进行创新的企业,其增长速度将超过其他传统企业。他说:“这是自从经济‘碳化’(先是以煤炭为中心,然后是以石油为中心)以来,经济和股市最大的一次运动,需要数万亿美元的新投资和有利可图的投资才能转变整个体系。”

不要对抗大趋势

格兰瑟姆表示:“对抗这个不可避免的大趋势,就是让你最快破产的方法。”化石燃料行业的固步自封,宣告了其必将走向穷途末路。石油行业的巨头们也经常低估可再生能源的增长率。“如果有哪个为我工作的统计学家做出了错得那么离谱的预测,我恨不得一枪崩了他,然后要求重新调整模型。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就是在对抗这种大趋势,而且必然会被淹没在这股浪潮里。”

他认为,如果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继续对抗这股绿色浪潮,它们的业务就肯定会继续萎缩。“看看过去10年石油行业的惨淡表现吧,油气公司的市值10年前大约占标普500企业的16%,现在已经萎缩至5%。这样严重的变化是很少出现的。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它出现回光反照的可能。它们可能还需要30到50年才能完全退出市场,但这是无可避免的。”

格兰瑟姆说,石油和天然气巨头们可以通过向绿色能源转型来实现二次繁荣,但它们仍然抗拒这种转变。“如果它们坚持这种有害的模式,它们的表现必然很差。如果它们乘上这股东风,它们也会做得很好。”

他认为,很多老百姓之所以不相信气候变化会引发危机,与石油天然气行业的推波助澜有很大关系。“石油公司知道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发生了什么。但是它们资助了一小撮混淆是非的人、自由意志主义者和其他否认科学事实的人,故意搅乱公众的讨论。”

对环境负责的会计制度

企业在从事经济活动的过程中,使用了大量无法再生的矿产资源,对全世界的江河、溪流造成了严重污染,但现行的会计制度却远远低估了这种破坏。因此,格兰瑟姆认为,世界各国应制定新的会计规则,将这些隐性的负担显现在企业的会计账目上。

格兰瑟姆说:“英国央行正在呼吁英国会计行业改革会计制度。如果你拖延,你就会碰壁。整个金融界在能源利用问题上表现得都很糟糕。要想做面包,你需要热能和小麦。如果你使用了正在枯竭的有限资源来制造热能,你应该为它买单,同时也要为使用这些资源给环境造成的破坏买单。”他还引述了50年代的英国知名经济学家约翰·希克斯爵士对实际收益的定义。“根据希克斯的定义,所谓实际利润,是指到了一年年底,一个生产商的工厂和设备像年初时一样崭新完好时所剩的利润。”

会计的记账方式也应该遵循希克斯的定义,对环境损害征收“折旧”费用。“现在,我们没有为那些帮助农作物授粉和繁殖的昆虫所遭受的损失买单,没有为江河、溪流遭受的损失买单,也没有对大气遭受的损失买单。我们没有使用诚实的、直接的会计方法来囊括这些成本。”

在适当的会计准则下,在一年年底,企业应该计入该年度对环境造成的破坏,以及将其恢复成年初的样子所需要的成本。“要把我们烧掉的石油补偿回来!我们所有最重要的金属资源都在枯竭,包括钴和铜。我们对日益耗尽的磷、钾资源也没有任何补偿。所有这些都应该重新核算成本。”

最后,格兰瑟姆以一个惊人的论断结束了谈话:“经商的真正成本并未得到充分体现,利润也被严重夸大了。我不清楚如果工业必须为环境破坏买单的话,发达国家是否还有真正的利润可言。”

在格兰瑟姆看来,如果采取了这种“诚实的会计措施”,事实将表明,一旦各个工业部门必须为其给环境造成的破坏买单,并且有责任将空气和水质恢复至年初的样子,那么它们到了年底根本就不可能赚到钱。而绿色能源则不必承担这些成本。所以格兰瑟姆认为,只有绿色经济才能赚到大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杰里米·格兰瑟姆准确预言了21世纪初的科技泡沫破裂,以及00年代中期房地产热的悲剧收场。现在他认为,只有绿色经济才能赚到大钱。



撰文 | Shawn Tully

OR--商业新媒体 】杰里米·格兰瑟姆是华尔街的一位传奇投资人。在半个多世纪的投资生涯中,他曾经不只一次地看穿由于华尔街由于过分乐观而吹起的泡沫,并在精准的时间点上躲过了灾难。他还经常建议投资者在灾难后的最低点上抄底。

格兰瑟姆是GMO公司(Grantham, Mayo, Van Otterloo)的联合创始人之一。GMO是一家投资巨头,它的客户主要是大型机构,管理的资金超过650亿美元。格兰瑟姆准确预言了21世纪初的科技泡沫破裂,并曾提前预言了00年代中期的房地产热将以悲剧收场。格兰瑟姆今年已经81岁了。在过去几年里,他把多数时间和财富都用在了公益事业上,并且通过他的格兰瑟姆环保基金会向绿色能源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

格兰瑟姆是在英国长大的。近日,他在波士顿的家中接受了《财富》的电话采访,探讨了绿色能源无与伦比的盈利机会、为什么石油天然气行业注定江河日下,以及为什么需要改革会计规则,以计算企业对稀缺资源的损耗及对环境的危害。

格兰瑟姆连珠炮似地发表了一番颇有火气的演讲,他表示,为拯救地球而投资,是将来最好的赚钱方式。而那些目前眼光短浅的企业,注定将会成为输家。

在采访开始时,格兰瑟姆宣称,他现在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环保使命上,无暇预测股市未来的动向。他还批评现在的企业领袖缺乏冒险精神,特别是不敢在未来的“绿色经济”中下赌注。

“现在的企业领袖很懒散”

格兰瑟姆对我说:“现在的企业领袖都很懒散,不像过去那样有进取心了。”他认为,企业领导者应该部署自己的研发力量,寻找能够改变游戏规则的新产品和新技术,但是“他们害怕账面价值下降的痛苦。他们想先等一等,看别人能不能成功,然后再参加C轮或D轮的风投。”在格兰瑟姆看来,从别人手里买技术,而不是自己做技术,会把大量利润让给风投资本家,而不是企业。“这样的话,收益的波动性就和企业无缘了,企业为了追求稳定和低风险,就丧失了未来的利润。”

他指出,如果企业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开发新产品,则收益会有更大的波动机会。但是CEO们并不愿意承担这种高风险,而是采取了一种“轻松惬意的方法。他们平静地等着自己的股票期权升值,而不愿意承担那些既能产生巨额利益,又可以将经济推向新高度的风险”。

风投的乐趣

格兰瑟姆表示,由于企业不愿意内部开发产品,他们相当于将研发工作外包给了风投,从而使风险投资的规模较过去翻了4番。“整体情况表明,现在风投的机会比过去多了10倍。风投界的情况是‘美国例外论’的最后体现。”这种例外来自“美国对杰出的研究型大学的紧抓不放。”他指出,在全球排名前20位的研究型大学中,美国独占15所,全球其他国家加起来只有5所。对有进取心的毕业生来说,最吸引人的职业道路不再是在华尔街工作,“而是去斯坦福大学或麻省理工学院,想出一个很好的点子,创办一家很好的公司,享受创业的乐趣,靠创业致富。对那些最聪明、最喜欢冒险的学生来说,风投是最有吸引力的选择。”

绿色能源成风投新宠

格兰瑟姆认为,如果投资者将绿色投资与低利润划等号,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他发问道:“我们是不是觉得发展环保是一种巨大的牺牲?但是资本主义的精华就是风险投资,风险投资的精华就是绿色产品。”他认为,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增长速度将轻松超过其他行业。

格兰瑟姆说,由于人口老龄化问题,生产率的增长速度正在下降,这意味着GDP的增长速度必然会比过去几十年慢得多。但这些限制并不会制约清洁能源的发展。他表示:“增长型项目的好点子会变得更加稀少,但你知道,电动汽车会摧毁柴油、汽油行业,而风能、太阳能和电池存储行业的前景将远超煤炭和燃气发电。升级电网带来的增长,将远远超过坚守传统电网。”

他同时指出,以各种形式提高能源效率的企业——比如在空调、冰箱和建筑取暖系统上进行创新的企业,其增长速度将超过其他传统企业。他说:“这是自从经济‘碳化’(先是以煤炭为中心,然后是以石油为中心)以来,经济和股市最大的一次运动,需要数万亿美元的新投资和有利可图的投资才能转变整个体系。”

不要对抗大趋势

格兰瑟姆表示:“对抗这个不可避免的大趋势,就是让你最快破产的方法。”化石燃料行业的固步自封,宣告了其必将走向穷途末路。石油行业的巨头们也经常低估可再生能源的增长率。“如果有哪个为我工作的统计学家做出了错得那么离谱的预测,我恨不得一枪崩了他,然后要求重新调整模型。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就是在对抗这种大趋势,而且必然会被淹没在这股浪潮里。”

他认为,如果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继续对抗这股绿色浪潮,它们的业务就肯定会继续萎缩。“看看过去10年石油行业的惨淡表现吧,油气公司的市值10年前大约占标普500企业的16%,现在已经萎缩至5%。这样严重的变化是很少出现的。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它出现回光反照的可能。它们可能还需要30到50年才能完全退出市场,但这是无可避免的。”

格兰瑟姆说,石油和天然气巨头们可以通过向绿色能源转型来实现二次繁荣,但它们仍然抗拒这种转变。“如果它们坚持这种有害的模式,它们的表现必然很差。如果它们乘上这股东风,它们也会做得很好。”

他认为,很多老百姓之所以不相信气候变化会引发危机,与石油天然气行业的推波助澜有很大关系。“石油公司知道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发生了什么。但是它们资助了一小撮混淆是非的人、自由意志主义者和其他否认科学事实的人,故意搅乱公众的讨论。”

对环境负责的会计制度

企业在从事经济活动的过程中,使用了大量无法再生的矿产资源,对全世界的江河、溪流造成了严重污染,但现行的会计制度却远远低估了这种破坏。因此,格兰瑟姆认为,世界各国应制定新的会计规则,将这些隐性的负担显现在企业的会计账目上。

格兰瑟姆说:“英国央行正在呼吁英国会计行业改革会计制度。如果你拖延,你就会碰壁。整个金融界在能源利用问题上表现得都很糟糕。要想做面包,你需要热能和小麦。如果你使用了正在枯竭的有限资源来制造热能,你应该为它买单,同时也要为使用这些资源给环境造成的破坏买单。”他还引述了50年代的英国知名经济学家约翰·希克斯爵士对实际收益的定义。“根据希克斯的定义,所谓实际利润,是指到了一年年底,一个生产商的工厂和设备像年初时一样崭新完好时所剩的利润。”

会计的记账方式也应该遵循希克斯的定义,对环境损害征收“折旧”费用。“现在,我们没有为那些帮助农作物授粉和繁殖的昆虫所遭受的损失买单,没有为江河、溪流遭受的损失买单,也没有对大气遭受的损失买单。我们没有使用诚实的、直接的会计方法来囊括这些成本。”

在适当的会计准则下,在一年年底,企业应该计入该年度对环境造成的破坏,以及将其恢复成年初的样子所需要的成本。“要把我们烧掉的石油补偿回来!我们所有最重要的金属资源都在枯竭,包括钴和铜。我们对日益耗尽的磷、钾资源也没有任何补偿。所有这些都应该重新核算成本。”

最后,格兰瑟姆以一个惊人的论断结束了谈话:“经商的真正成本并未得到充分体现,利润也被严重夸大了。我不清楚如果工业必须为环境破坏买单的话,发达国家是否还有真正的利润可言。”

在格兰瑟姆看来,如果采取了这种“诚实的会计措施”,事实将表明,一旦各个工业部门必须为其给环境造成的破坏买单,并且有责任将空气和水质恢复至年初的样子,那么它们到了年底根本就不可能赚到钱。而绿色能源则不必承担这些成本。所以格兰瑟姆认为,只有绿色经济才能赚到大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华尔街传奇投资人:对抗大趋势,就是让你破产的最快方法

发布日期:2020-02-25 07:11
摘要:杰里米·格兰瑟姆准确预言了21世纪初的科技泡沫破裂,以及00年代中期房地产热的悲剧收场。现在他认为,只有绿色经济才能赚到大钱。



撰文 | Shawn Tully

OR--商业新媒体 】杰里米·格兰瑟姆是华尔街的一位传奇投资人。在半个多世纪的投资生涯中,他曾经不只一次地看穿由于华尔街由于过分乐观而吹起的泡沫,并在精准的时间点上躲过了灾难。他还经常建议投资者在灾难后的最低点上抄底。

格兰瑟姆是GMO公司(Grantham, Mayo, Van Otterloo)的联合创始人之一。GMO是一家投资巨头,它的客户主要是大型机构,管理的资金超过650亿美元。格兰瑟姆准确预言了21世纪初的科技泡沫破裂,并曾提前预言了00年代中期的房地产热将以悲剧收场。格兰瑟姆今年已经81岁了。在过去几年里,他把多数时间和财富都用在了公益事业上,并且通过他的格兰瑟姆环保基金会向绿色能源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

格兰瑟姆是在英国长大的。近日,他在波士顿的家中接受了《财富》的电话采访,探讨了绿色能源无与伦比的盈利机会、为什么石油天然气行业注定江河日下,以及为什么需要改革会计规则,以计算企业对稀缺资源的损耗及对环境的危害。

格兰瑟姆连珠炮似地发表了一番颇有火气的演讲,他表示,为拯救地球而投资,是将来最好的赚钱方式。而那些目前眼光短浅的企业,注定将会成为输家。

在采访开始时,格兰瑟姆宣称,他现在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环保使命上,无暇预测股市未来的动向。他还批评现在的企业领袖缺乏冒险精神,特别是不敢在未来的“绿色经济”中下赌注。

“现在的企业领袖很懒散”

格兰瑟姆对我说:“现在的企业领袖都很懒散,不像过去那样有进取心了。”他认为,企业领导者应该部署自己的研发力量,寻找能够改变游戏规则的新产品和新技术,但是“他们害怕账面价值下降的痛苦。他们想先等一等,看别人能不能成功,然后再参加C轮或D轮的风投。”在格兰瑟姆看来,从别人手里买技术,而不是自己做技术,会把大量利润让给风投资本家,而不是企业。“这样的话,收益的波动性就和企业无缘了,企业为了追求稳定和低风险,就丧失了未来的利润。”

他指出,如果企业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开发新产品,则收益会有更大的波动机会。但是CEO们并不愿意承担这种高风险,而是采取了一种“轻松惬意的方法。他们平静地等着自己的股票期权升值,而不愿意承担那些既能产生巨额利益,又可以将经济推向新高度的风险”。

风投的乐趣

格兰瑟姆表示,由于企业不愿意内部开发产品,他们相当于将研发工作外包给了风投,从而使风险投资的规模较过去翻了4番。“整体情况表明,现在风投的机会比过去多了10倍。风投界的情况是‘美国例外论’的最后体现。”这种例外来自“美国对杰出的研究型大学的紧抓不放。”他指出,在全球排名前20位的研究型大学中,美国独占15所,全球其他国家加起来只有5所。对有进取心的毕业生来说,最吸引人的职业道路不再是在华尔街工作,“而是去斯坦福大学或麻省理工学院,想出一个很好的点子,创办一家很好的公司,享受创业的乐趣,靠创业致富。对那些最聪明、最喜欢冒险的学生来说,风投是最有吸引力的选择。”

绿色能源成风投新宠

格兰瑟姆认为,如果投资者将绿色投资与低利润划等号,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他发问道:“我们是不是觉得发展环保是一种巨大的牺牲?但是资本主义的精华就是风险投资,风险投资的精华就是绿色产品。”他认为,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增长速度将轻松超过其他行业。

格兰瑟姆说,由于人口老龄化问题,生产率的增长速度正在下降,这意味着GDP的增长速度必然会比过去几十年慢得多。但这些限制并不会制约清洁能源的发展。他表示:“增长型项目的好点子会变得更加稀少,但你知道,电动汽车会摧毁柴油、汽油行业,而风能、太阳能和电池存储行业的前景将远超煤炭和燃气发电。升级电网带来的增长,将远远超过坚守传统电网。”

他同时指出,以各种形式提高能源效率的企业——比如在空调、冰箱和建筑取暖系统上进行创新的企业,其增长速度将超过其他传统企业。他说:“这是自从经济‘碳化’(先是以煤炭为中心,然后是以石油为中心)以来,经济和股市最大的一次运动,需要数万亿美元的新投资和有利可图的投资才能转变整个体系。”

不要对抗大趋势

格兰瑟姆表示:“对抗这个不可避免的大趋势,就是让你最快破产的方法。”化石燃料行业的固步自封,宣告了其必将走向穷途末路。石油行业的巨头们也经常低估可再生能源的增长率。“如果有哪个为我工作的统计学家做出了错得那么离谱的预测,我恨不得一枪崩了他,然后要求重新调整模型。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就是在对抗这种大趋势,而且必然会被淹没在这股浪潮里。”

他认为,如果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继续对抗这股绿色浪潮,它们的业务就肯定会继续萎缩。“看看过去10年石油行业的惨淡表现吧,油气公司的市值10年前大约占标普500企业的16%,现在已经萎缩至5%。这样严重的变化是很少出现的。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它出现回光反照的可能。它们可能还需要30到50年才能完全退出市场,但这是无可避免的。”

格兰瑟姆说,石油和天然气巨头们可以通过向绿色能源转型来实现二次繁荣,但它们仍然抗拒这种转变。“如果它们坚持这种有害的模式,它们的表现必然很差。如果它们乘上这股东风,它们也会做得很好。”

他认为,很多老百姓之所以不相信气候变化会引发危机,与石油天然气行业的推波助澜有很大关系。“石油公司知道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发生了什么。但是它们资助了一小撮混淆是非的人、自由意志主义者和其他否认科学事实的人,故意搅乱公众的讨论。”

对环境负责的会计制度

企业在从事经济活动的过程中,使用了大量无法再生的矿产资源,对全世界的江河、溪流造成了严重污染,但现行的会计制度却远远低估了这种破坏。因此,格兰瑟姆认为,世界各国应制定新的会计规则,将这些隐性的负担显现在企业的会计账目上。

格兰瑟姆说:“英国央行正在呼吁英国会计行业改革会计制度。如果你拖延,你就会碰壁。整个金融界在能源利用问题上表现得都很糟糕。要想做面包,你需要热能和小麦。如果你使用了正在枯竭的有限资源来制造热能,你应该为它买单,同时也要为使用这些资源给环境造成的破坏买单。”他还引述了50年代的英国知名经济学家约翰·希克斯爵士对实际收益的定义。“根据希克斯的定义,所谓实际利润,是指到了一年年底,一个生产商的工厂和设备像年初时一样崭新完好时所剩的利润。”

会计的记账方式也应该遵循希克斯的定义,对环境损害征收“折旧”费用。“现在,我们没有为那些帮助农作物授粉和繁殖的昆虫所遭受的损失买单,没有为江河、溪流遭受的损失买单,也没有对大气遭受的损失买单。我们没有使用诚实的、直接的会计方法来囊括这些成本。”

在适当的会计准则下,在一年年底,企业应该计入该年度对环境造成的破坏,以及将其恢复成年初的样子所需要的成本。“要把我们烧掉的石油补偿回来!我们所有最重要的金属资源都在枯竭,包括钴和铜。我们对日益耗尽的磷、钾资源也没有任何补偿。所有这些都应该重新核算成本。”

最后,格兰瑟姆以一个惊人的论断结束了谈话:“经商的真正成本并未得到充分体现,利润也被严重夸大了。我不清楚如果工业必须为环境破坏买单的话,发达国家是否还有真正的利润可言。”

在格兰瑟姆看来,如果采取了这种“诚实的会计措施”,事实将表明,一旦各个工业部门必须为其给环境造成的破坏买单,并且有责任将空气和水质恢复至年初的样子,那么它们到了年底根本就不可能赚到钱。而绿色能源则不必承担这些成本。所以格兰瑟姆认为,只有绿色经济才能赚到大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杰里米·格兰瑟姆准确预言了21世纪初的科技泡沫破裂,以及00年代中期房地产热的悲剧收场。现在他认为,只有绿色经济才能赚到大钱。



撰文 | Shawn Tully

OR--商业新媒体 】杰里米·格兰瑟姆是华尔街的一位传奇投资人。在半个多世纪的投资生涯中,他曾经不只一次地看穿由于华尔街由于过分乐观而吹起的泡沫,并在精准的时间点上躲过了灾难。他还经常建议投资者在灾难后的最低点上抄底。

格兰瑟姆是GMO公司(Grantham, Mayo, Van Otterloo)的联合创始人之一。GMO是一家投资巨头,它的客户主要是大型机构,管理的资金超过650亿美元。格兰瑟姆准确预言了21世纪初的科技泡沫破裂,并曾提前预言了00年代中期的房地产热将以悲剧收场。格兰瑟姆今年已经81岁了。在过去几年里,他把多数时间和财富都用在了公益事业上,并且通过他的格兰瑟姆环保基金会向绿色能源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

格兰瑟姆是在英国长大的。近日,他在波士顿的家中接受了《财富》的电话采访,探讨了绿色能源无与伦比的盈利机会、为什么石油天然气行业注定江河日下,以及为什么需要改革会计规则,以计算企业对稀缺资源的损耗及对环境的危害。

格兰瑟姆连珠炮似地发表了一番颇有火气的演讲,他表示,为拯救地球而投资,是将来最好的赚钱方式。而那些目前眼光短浅的企业,注定将会成为输家。

在采访开始时,格兰瑟姆宣称,他现在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环保使命上,无暇预测股市未来的动向。他还批评现在的企业领袖缺乏冒险精神,特别是不敢在未来的“绿色经济”中下赌注。

“现在的企业领袖很懒散”

格兰瑟姆对我说:“现在的企业领袖都很懒散,不像过去那样有进取心了。”他认为,企业领导者应该部署自己的研发力量,寻找能够改变游戏规则的新产品和新技术,但是“他们害怕账面价值下降的痛苦。他们想先等一等,看别人能不能成功,然后再参加C轮或D轮的风投。”在格兰瑟姆看来,从别人手里买技术,而不是自己做技术,会把大量利润让给风投资本家,而不是企业。“这样的话,收益的波动性就和企业无缘了,企业为了追求稳定和低风险,就丧失了未来的利润。”

他指出,如果企业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开发新产品,则收益会有更大的波动机会。但是CEO们并不愿意承担这种高风险,而是采取了一种“轻松惬意的方法。他们平静地等着自己的股票期权升值,而不愿意承担那些既能产生巨额利益,又可以将经济推向新高度的风险”。

风投的乐趣

格兰瑟姆表示,由于企业不愿意内部开发产品,他们相当于将研发工作外包给了风投,从而使风险投资的规模较过去翻了4番。“整体情况表明,现在风投的机会比过去多了10倍。风投界的情况是‘美国例外论’的最后体现。”这种例外来自“美国对杰出的研究型大学的紧抓不放。”他指出,在全球排名前20位的研究型大学中,美国独占15所,全球其他国家加起来只有5所。对有进取心的毕业生来说,最吸引人的职业道路不再是在华尔街工作,“而是去斯坦福大学或麻省理工学院,想出一个很好的点子,创办一家很好的公司,享受创业的乐趣,靠创业致富。对那些最聪明、最喜欢冒险的学生来说,风投是最有吸引力的选择。”

绿色能源成风投新宠

格兰瑟姆认为,如果投资者将绿色投资与低利润划等号,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他发问道:“我们是不是觉得发展环保是一种巨大的牺牲?但是资本主义的精华就是风险投资,风险投资的精华就是绿色产品。”他认为,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增长速度将轻松超过其他行业。

格兰瑟姆说,由于人口老龄化问题,生产率的增长速度正在下降,这意味着GDP的增长速度必然会比过去几十年慢得多。但这些限制并不会制约清洁能源的发展。他表示:“增长型项目的好点子会变得更加稀少,但你知道,电动汽车会摧毁柴油、汽油行业,而风能、太阳能和电池存储行业的前景将远超煤炭和燃气发电。升级电网带来的增长,将远远超过坚守传统电网。”

他同时指出,以各种形式提高能源效率的企业——比如在空调、冰箱和建筑取暖系统上进行创新的企业,其增长速度将超过其他传统企业。他说:“这是自从经济‘碳化’(先是以煤炭为中心,然后是以石油为中心)以来,经济和股市最大的一次运动,需要数万亿美元的新投资和有利可图的投资才能转变整个体系。”

不要对抗大趋势

格兰瑟姆表示:“对抗这个不可避免的大趋势,就是让你最快破产的方法。”化石燃料行业的固步自封,宣告了其必将走向穷途末路。石油行业的巨头们也经常低估可再生能源的增长率。“如果有哪个为我工作的统计学家做出了错得那么离谱的预测,我恨不得一枪崩了他,然后要求重新调整模型。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就是在对抗这种大趋势,而且必然会被淹没在这股浪潮里。”

他认为,如果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继续对抗这股绿色浪潮,它们的业务就肯定会继续萎缩。“看看过去10年石油行业的惨淡表现吧,油气公司的市值10年前大约占标普500企业的16%,现在已经萎缩至5%。这样严重的变化是很少出现的。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它出现回光反照的可能。它们可能还需要30到50年才能完全退出市场,但这是无可避免的。”

格兰瑟姆说,石油和天然气巨头们可以通过向绿色能源转型来实现二次繁荣,但它们仍然抗拒这种转变。“如果它们坚持这种有害的模式,它们的表现必然很差。如果它们乘上这股东风,它们也会做得很好。”

他认为,很多老百姓之所以不相信气候变化会引发危机,与石油天然气行业的推波助澜有很大关系。“石油公司知道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发生了什么。但是它们资助了一小撮混淆是非的人、自由意志主义者和其他否认科学事实的人,故意搅乱公众的讨论。”

对环境负责的会计制度

企业在从事经济活动的过程中,使用了大量无法再生的矿产资源,对全世界的江河、溪流造成了严重污染,但现行的会计制度却远远低估了这种破坏。因此,格兰瑟姆认为,世界各国应制定新的会计规则,将这些隐性的负担显现在企业的会计账目上。

格兰瑟姆说:“英国央行正在呼吁英国会计行业改革会计制度。如果你拖延,你就会碰壁。整个金融界在能源利用问题上表现得都很糟糕。要想做面包,你需要热能和小麦。如果你使用了正在枯竭的有限资源来制造热能,你应该为它买单,同时也要为使用这些资源给环境造成的破坏买单。”他还引述了50年代的英国知名经济学家约翰·希克斯爵士对实际收益的定义。“根据希克斯的定义,所谓实际利润,是指到了一年年底,一个生产商的工厂和设备像年初时一样崭新完好时所剩的利润。”

会计的记账方式也应该遵循希克斯的定义,对环境损害征收“折旧”费用。“现在,我们没有为那些帮助农作物授粉和繁殖的昆虫所遭受的损失买单,没有为江河、溪流遭受的损失买单,也没有对大气遭受的损失买单。我们没有使用诚实的、直接的会计方法来囊括这些成本。”

在适当的会计准则下,在一年年底,企业应该计入该年度对环境造成的破坏,以及将其恢复成年初的样子所需要的成本。“要把我们烧掉的石油补偿回来!我们所有最重要的金属资源都在枯竭,包括钴和铜。我们对日益耗尽的磷、钾资源也没有任何补偿。所有这些都应该重新核算成本。”

最后,格兰瑟姆以一个惊人的论断结束了谈话:“经商的真正成本并未得到充分体现,利润也被严重夸大了。我不清楚如果工业必须为环境破坏买单的话,发达国家是否还有真正的利润可言。”

在格兰瑟姆看来,如果采取了这种“诚实的会计措施”,事实将表明,一旦各个工业部门必须为其给环境造成的破坏买单,并且有责任将空气和水质恢复至年初的样子,那么它们到了年底根本就不可能赚到钱。而绿色能源则不必承担这些成本。所以格兰瑟姆认为,只有绿色经济才能赚到大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