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甲骨文和谷歌将在美国最高法院对簿公堂,这起官司有可能会对硅谷造成深远影响。



撰文 | 骆杰峰

OR--商业新媒体 】一个月后的3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将开庭审理数十年来最重要的一桩科技官司。

审理结果只有两种可能:1. 继续守护科技界未来的创新;2.让一家不守法的科技巨头得到应有的惩罚。

这桩官司的控辩双方是谷歌和甲骨文。争议焦点是一些被称为API 的计算机代码片段的真正拥有者。

API是指应用程序接口,它可以让一台计算机的软件与另一台计算机软件进行对话。比如一个关于天气的应用程序,它可以从第三方获取即时气温数据,接着在用户的地图上进行显示。

API是数据经济的关键构造模块。而在这桩大型官司中,甲骨文称谷歌未经允许使用了它的API,侵犯了甲骨文的版权。这些API涉及Java编程语言,而谷歌使用该编程语言构建了他们的手机安卓软件。所以,在甲骨文看来,这是盗版行为,需赔偿90亿美元。

是的,你没看错,90亿美元。

之前下级法院的裁定有利于甲骨文。而谷歌则警示,这是一个极为巨大的错误。如果最高法院也支持这一裁定,那将迫使科技公司每次使用科技业的“任何一颗螺丝、螺帽”,都得获取许可和付费。

“谷歌的观点也是数十年来科技业的共有观点,这也是软件行业繁荣的原因。”谷歌的律师指出,“如果下级法院的裁定成立,那么整个科技业将惶恐不安。”

甲骨文则驳斥谷歌的讲法,认为这些陈述过于夸张。他们认为下级法院对其有利的裁定,并没有阻碍最新的科技创新,不会阻碍5G超高速移动网络和人工智能等行业。

“完全是胡说八道。”甲骨文的法律总顾问反驳:“什么也不会改变。唯一重大的变革——之前人人都获取了授权,唯独谷歌没有。”

这桩官司的结果,也将体现最高法院对于公平使用这一法律原则的解释。该原则允许具有版权的作品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未经授权而使用。比如节选使用和模仿性创作。

一位联邦法官曾在公平使用这一问题上判谷歌赢,但另一次判决推翻了这一裁定。

不过在最高法院,谷歌仅仅计划把“公平使用”作为退路之一。

主要的辩论将会抓住一点:谷歌所使用的API本质上不构成版权。因为,它们代表的是一种想法或者方法——类似于一道菜谱或者一个数学公式,无法定义为版权。

为了支持他们的立场,他们提到了1880年的一桩官司,当时最高法院裁定:一位簿记员的妻子不能将会计书的分类标题系统作为版权来使用。

“故事很老,但是有用!”法学教授潘姆·萨缪尔森说。他补充指出这一论点将会在法官中引起共鸣,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很注重其判案的先例。

萨缪尔森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非常很有影响力的版权学者,他撰写了一篇短文支持谷歌,获得了72位法学教授的联合署名。

支持谷歌的还包括一些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IBM公司、甚至还包括谷歌的长期对手——微软公司。微软警告最高法院:如果甲骨文获胜,“对于科技创新来说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甲骨文的阵营里也有知名人物。更重要的是一个超重量级的队友——美国政府。

美国政府也提交了一份短文支持数据库巨头甲骨文。有评论认为,美国政府支持甲骨文,显示了该公司与特朗普总统主导的白宫关系紧密。

这桩谷歌与甲骨文的“世纪审判”之所以引人入胜,是因为谁都难以判断结果会如何。

与堕胎和枪支管控类这两个老问题不同,在任命法官过程中,他们对于版权的观点很少被纳入考虑——这使得裁定结果可能变得难以预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最高法的老法官们不太可能对API有深入的理解。

哈佛大学的一位法学教授发文支持谷歌及其“公平使用”的论点。她认为法官们会忽视这桩官司涉及到的技术复杂程度。

她举个了例子:谷歌提出一个观点,“仅仅靠一个特定的API子集,不能被认定为版权”。谁能听懂谷歌是什么意思?

所以,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法官们只能依赖于双方争辩的更宽泛的事件情节。

一方会陈述,谷歌难逃罪责!他们掠夺了他人拥有版权的技术资源。

另一方:甲骨文拿走的,属于全人类。

科技界的裁定案例

米高梅v. Grokster(2005)

唱片公司针对盗版行为获得了重大胜利,法庭裁定一家受欢迎的点对点音乐服务应被关闭。

Alice v. CLS银行(2014)

这桩官司涉及数据托管服务,最终软件专利的范围被限制,减少了科技公司面临的法律风险。

ABC v. Aereo (2014)

法官裁定,提供天线用于观看和录制无线节目的初创企业的行为是非法的,电视行业大获全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分享到:

一个月后,科技业将迎来一次“世纪审判”——结果将改变所有程序员的命运

发布日期:2020-02-23 08:12
摘要:甲骨文和谷歌将在美国最高法院对簿公堂,这起官司有可能会对硅谷造成深远影响。



撰文 | 骆杰峰

OR--商业新媒体 】一个月后的3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将开庭审理数十年来最重要的一桩科技官司。

审理结果只有两种可能:1. 继续守护科技界未来的创新;2.让一家不守法的科技巨头得到应有的惩罚。

这桩官司的控辩双方是谷歌和甲骨文。争议焦点是一些被称为API 的计算机代码片段的真正拥有者。

API是指应用程序接口,它可以让一台计算机的软件与另一台计算机软件进行对话。比如一个关于天气的应用程序,它可以从第三方获取即时气温数据,接着在用户的地图上进行显示。

API是数据经济的关键构造模块。而在这桩大型官司中,甲骨文称谷歌未经允许使用了它的API,侵犯了甲骨文的版权。这些API涉及Java编程语言,而谷歌使用该编程语言构建了他们的手机安卓软件。所以,在甲骨文看来,这是盗版行为,需赔偿90亿美元。

是的,你没看错,90亿美元。

之前下级法院的裁定有利于甲骨文。而谷歌则警示,这是一个极为巨大的错误。如果最高法院也支持这一裁定,那将迫使科技公司每次使用科技业的“任何一颗螺丝、螺帽”,都得获取许可和付费。

“谷歌的观点也是数十年来科技业的共有观点,这也是软件行业繁荣的原因。”谷歌的律师指出,“如果下级法院的裁定成立,那么整个科技业将惶恐不安。”

甲骨文则驳斥谷歌的讲法,认为这些陈述过于夸张。他们认为下级法院对其有利的裁定,并没有阻碍最新的科技创新,不会阻碍5G超高速移动网络和人工智能等行业。

“完全是胡说八道。”甲骨文的法律总顾问反驳:“什么也不会改变。唯一重大的变革——之前人人都获取了授权,唯独谷歌没有。”

这桩官司的结果,也将体现最高法院对于公平使用这一法律原则的解释。该原则允许具有版权的作品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未经授权而使用。比如节选使用和模仿性创作。

一位联邦法官曾在公平使用这一问题上判谷歌赢,但另一次判决推翻了这一裁定。

不过在最高法院,谷歌仅仅计划把“公平使用”作为退路之一。

主要的辩论将会抓住一点:谷歌所使用的API本质上不构成版权。因为,它们代表的是一种想法或者方法——类似于一道菜谱或者一个数学公式,无法定义为版权。

为了支持他们的立场,他们提到了1880年的一桩官司,当时最高法院裁定:一位簿记员的妻子不能将会计书的分类标题系统作为版权来使用。

“故事很老,但是有用!”法学教授潘姆·萨缪尔森说。他补充指出这一论点将会在法官中引起共鸣,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很注重其判案的先例。

萨缪尔森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非常很有影响力的版权学者,他撰写了一篇短文支持谷歌,获得了72位法学教授的联合署名。

支持谷歌的还包括一些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IBM公司、甚至还包括谷歌的长期对手——微软公司。微软警告最高法院:如果甲骨文获胜,“对于科技创新来说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甲骨文的阵营里也有知名人物。更重要的是一个超重量级的队友——美国政府。

美国政府也提交了一份短文支持数据库巨头甲骨文。有评论认为,美国政府支持甲骨文,显示了该公司与特朗普总统主导的白宫关系紧密。

这桩谷歌与甲骨文的“世纪审判”之所以引人入胜,是因为谁都难以判断结果会如何。

与堕胎和枪支管控类这两个老问题不同,在任命法官过程中,他们对于版权的观点很少被纳入考虑——这使得裁定结果可能变得难以预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最高法的老法官们不太可能对API有深入的理解。

哈佛大学的一位法学教授发文支持谷歌及其“公平使用”的论点。她认为法官们会忽视这桩官司涉及到的技术复杂程度。

她举个了例子:谷歌提出一个观点,“仅仅靠一个特定的API子集,不能被认定为版权”。谁能听懂谷歌是什么意思?

所以,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法官们只能依赖于双方争辩的更宽泛的事件情节。

一方会陈述,谷歌难逃罪责!他们掠夺了他人拥有版权的技术资源。

另一方:甲骨文拿走的,属于全人类。

科技界的裁定案例

米高梅v. Grokster(2005)

唱片公司针对盗版行为获得了重大胜利,法庭裁定一家受欢迎的点对点音乐服务应被关闭。

Alice v. CLS银行(2014)

这桩官司涉及数据托管服务,最终软件专利的范围被限制,减少了科技公司面临的法律风险。

ABC v. Aereo (2014)

法官裁定,提供天线用于观看和录制无线节目的初创企业的行为是非法的,电视行业大获全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甲骨文和谷歌将在美国最高法院对簿公堂,这起官司有可能会对硅谷造成深远影响。



撰文 | 骆杰峰

OR--商业新媒体 】一个月后的3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将开庭审理数十年来最重要的一桩科技官司。

审理结果只有两种可能:1. 继续守护科技界未来的创新;2.让一家不守法的科技巨头得到应有的惩罚。

这桩官司的控辩双方是谷歌和甲骨文。争议焦点是一些被称为API 的计算机代码片段的真正拥有者。

API是指应用程序接口,它可以让一台计算机的软件与另一台计算机软件进行对话。比如一个关于天气的应用程序,它可以从第三方获取即时气温数据,接着在用户的地图上进行显示。

API是数据经济的关键构造模块。而在这桩大型官司中,甲骨文称谷歌未经允许使用了它的API,侵犯了甲骨文的版权。这些API涉及Java编程语言,而谷歌使用该编程语言构建了他们的手机安卓软件。所以,在甲骨文看来,这是盗版行为,需赔偿90亿美元。

是的,你没看错,90亿美元。

之前下级法院的裁定有利于甲骨文。而谷歌则警示,这是一个极为巨大的错误。如果最高法院也支持这一裁定,那将迫使科技公司每次使用科技业的“任何一颗螺丝、螺帽”,都得获取许可和付费。

“谷歌的观点也是数十年来科技业的共有观点,这也是软件行业繁荣的原因。”谷歌的律师指出,“如果下级法院的裁定成立,那么整个科技业将惶恐不安。”

甲骨文则驳斥谷歌的讲法,认为这些陈述过于夸张。他们认为下级法院对其有利的裁定,并没有阻碍最新的科技创新,不会阻碍5G超高速移动网络和人工智能等行业。

“完全是胡说八道。”甲骨文的法律总顾问反驳:“什么也不会改变。唯一重大的变革——之前人人都获取了授权,唯独谷歌没有。”

这桩官司的结果,也将体现最高法院对于公平使用这一法律原则的解释。该原则允许具有版权的作品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未经授权而使用。比如节选使用和模仿性创作。

一位联邦法官曾在公平使用这一问题上判谷歌赢,但另一次判决推翻了这一裁定。

不过在最高法院,谷歌仅仅计划把“公平使用”作为退路之一。

主要的辩论将会抓住一点:谷歌所使用的API本质上不构成版权。因为,它们代表的是一种想法或者方法——类似于一道菜谱或者一个数学公式,无法定义为版权。

为了支持他们的立场,他们提到了1880年的一桩官司,当时最高法院裁定:一位簿记员的妻子不能将会计书的分类标题系统作为版权来使用。

“故事很老,但是有用!”法学教授潘姆·萨缪尔森说。他补充指出这一论点将会在法官中引起共鸣,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很注重其判案的先例。

萨缪尔森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非常很有影响力的版权学者,他撰写了一篇短文支持谷歌,获得了72位法学教授的联合署名。

支持谷歌的还包括一些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IBM公司、甚至还包括谷歌的长期对手——微软公司。微软警告最高法院:如果甲骨文获胜,“对于科技创新来说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甲骨文的阵营里也有知名人物。更重要的是一个超重量级的队友——美国政府。

美国政府也提交了一份短文支持数据库巨头甲骨文。有评论认为,美国政府支持甲骨文,显示了该公司与特朗普总统主导的白宫关系紧密。

这桩谷歌与甲骨文的“世纪审判”之所以引人入胜,是因为谁都难以判断结果会如何。

与堕胎和枪支管控类这两个老问题不同,在任命法官过程中,他们对于版权的观点很少被纳入考虑——这使得裁定结果可能变得难以预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最高法的老法官们不太可能对API有深入的理解。

哈佛大学的一位法学教授发文支持谷歌及其“公平使用”的论点。她认为法官们会忽视这桩官司涉及到的技术复杂程度。

她举个了例子:谷歌提出一个观点,“仅仅靠一个特定的API子集,不能被认定为版权”。谁能听懂谷歌是什么意思?

所以,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法官们只能依赖于双方争辩的更宽泛的事件情节。

一方会陈述,谷歌难逃罪责!他们掠夺了他人拥有版权的技术资源。

另一方:甲骨文拿走的,属于全人类。

科技界的裁定案例

米高梅v. Grokster(2005)

唱片公司针对盗版行为获得了重大胜利,法庭裁定一家受欢迎的点对点音乐服务应被关闭。

Alice v. CLS银行(2014)

这桩官司涉及数据托管服务,最终软件专利的范围被限制,减少了科技公司面临的法律风险。

ABC v. Aereo (2014)

法官裁定,提供天线用于观看和录制无线节目的初创企业的行为是非法的,电视行业大获全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一个月后,科技业将迎来一次“世纪审判”——结果将改变所有程序员的命运

发布日期:2020-02-23 08:12
摘要:甲骨文和谷歌将在美国最高法院对簿公堂,这起官司有可能会对硅谷造成深远影响。



撰文 | 骆杰峰

OR--商业新媒体 】一个月后的3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将开庭审理数十年来最重要的一桩科技官司。

审理结果只有两种可能:1. 继续守护科技界未来的创新;2.让一家不守法的科技巨头得到应有的惩罚。

这桩官司的控辩双方是谷歌和甲骨文。争议焦点是一些被称为API 的计算机代码片段的真正拥有者。

API是指应用程序接口,它可以让一台计算机的软件与另一台计算机软件进行对话。比如一个关于天气的应用程序,它可以从第三方获取即时气温数据,接着在用户的地图上进行显示。

API是数据经济的关键构造模块。而在这桩大型官司中,甲骨文称谷歌未经允许使用了它的API,侵犯了甲骨文的版权。这些API涉及Java编程语言,而谷歌使用该编程语言构建了他们的手机安卓软件。所以,在甲骨文看来,这是盗版行为,需赔偿90亿美元。

是的,你没看错,90亿美元。

之前下级法院的裁定有利于甲骨文。而谷歌则警示,这是一个极为巨大的错误。如果最高法院也支持这一裁定,那将迫使科技公司每次使用科技业的“任何一颗螺丝、螺帽”,都得获取许可和付费。

“谷歌的观点也是数十年来科技业的共有观点,这也是软件行业繁荣的原因。”谷歌的律师指出,“如果下级法院的裁定成立,那么整个科技业将惶恐不安。”

甲骨文则驳斥谷歌的讲法,认为这些陈述过于夸张。他们认为下级法院对其有利的裁定,并没有阻碍最新的科技创新,不会阻碍5G超高速移动网络和人工智能等行业。

“完全是胡说八道。”甲骨文的法律总顾问反驳:“什么也不会改变。唯一重大的变革——之前人人都获取了授权,唯独谷歌没有。”

这桩官司的结果,也将体现最高法院对于公平使用这一法律原则的解释。该原则允许具有版权的作品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未经授权而使用。比如节选使用和模仿性创作。

一位联邦法官曾在公平使用这一问题上判谷歌赢,但另一次判决推翻了这一裁定。

不过在最高法院,谷歌仅仅计划把“公平使用”作为退路之一。

主要的辩论将会抓住一点:谷歌所使用的API本质上不构成版权。因为,它们代表的是一种想法或者方法——类似于一道菜谱或者一个数学公式,无法定义为版权。

为了支持他们的立场,他们提到了1880年的一桩官司,当时最高法院裁定:一位簿记员的妻子不能将会计书的分类标题系统作为版权来使用。

“故事很老,但是有用!”法学教授潘姆·萨缪尔森说。他补充指出这一论点将会在法官中引起共鸣,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很注重其判案的先例。

萨缪尔森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非常很有影响力的版权学者,他撰写了一篇短文支持谷歌,获得了72位法学教授的联合署名。

支持谷歌的还包括一些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IBM公司、甚至还包括谷歌的长期对手——微软公司。微软警告最高法院:如果甲骨文获胜,“对于科技创新来说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甲骨文的阵营里也有知名人物。更重要的是一个超重量级的队友——美国政府。

美国政府也提交了一份短文支持数据库巨头甲骨文。有评论认为,美国政府支持甲骨文,显示了该公司与特朗普总统主导的白宫关系紧密。

这桩谷歌与甲骨文的“世纪审判”之所以引人入胜,是因为谁都难以判断结果会如何。

与堕胎和枪支管控类这两个老问题不同,在任命法官过程中,他们对于版权的观点很少被纳入考虑——这使得裁定结果可能变得难以预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最高法的老法官们不太可能对API有深入的理解。

哈佛大学的一位法学教授发文支持谷歌及其“公平使用”的论点。她认为法官们会忽视这桩官司涉及到的技术复杂程度。

她举个了例子:谷歌提出一个观点,“仅仅靠一个特定的API子集,不能被认定为版权”。谁能听懂谷歌是什么意思?

所以,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法官们只能依赖于双方争辩的更宽泛的事件情节。

一方会陈述,谷歌难逃罪责!他们掠夺了他人拥有版权的技术资源。

另一方:甲骨文拿走的,属于全人类。

科技界的裁定案例

米高梅v. Grokster(2005)

唱片公司针对盗版行为获得了重大胜利,法庭裁定一家受欢迎的点对点音乐服务应被关闭。

Alice v. CLS银行(2014)

这桩官司涉及数据托管服务,最终软件专利的范围被限制,减少了科技公司面临的法律风险。

ABC v. Aereo (2014)

法官裁定,提供天线用于观看和录制无线节目的初创企业的行为是非法的,电视行业大获全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甲骨文和谷歌将在美国最高法院对簿公堂,这起官司有可能会对硅谷造成深远影响。



撰文 | 骆杰峰

OR--商业新媒体 】一个月后的3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将开庭审理数十年来最重要的一桩科技官司。

审理结果只有两种可能:1. 继续守护科技界未来的创新;2.让一家不守法的科技巨头得到应有的惩罚。

这桩官司的控辩双方是谷歌和甲骨文。争议焦点是一些被称为API 的计算机代码片段的真正拥有者。

API是指应用程序接口,它可以让一台计算机的软件与另一台计算机软件进行对话。比如一个关于天气的应用程序,它可以从第三方获取即时气温数据,接着在用户的地图上进行显示。

API是数据经济的关键构造模块。而在这桩大型官司中,甲骨文称谷歌未经允许使用了它的API,侵犯了甲骨文的版权。这些API涉及Java编程语言,而谷歌使用该编程语言构建了他们的手机安卓软件。所以,在甲骨文看来,这是盗版行为,需赔偿90亿美元。

是的,你没看错,90亿美元。

之前下级法院的裁定有利于甲骨文。而谷歌则警示,这是一个极为巨大的错误。如果最高法院也支持这一裁定,那将迫使科技公司每次使用科技业的“任何一颗螺丝、螺帽”,都得获取许可和付费。

“谷歌的观点也是数十年来科技业的共有观点,这也是软件行业繁荣的原因。”谷歌的律师指出,“如果下级法院的裁定成立,那么整个科技业将惶恐不安。”

甲骨文则驳斥谷歌的讲法,认为这些陈述过于夸张。他们认为下级法院对其有利的裁定,并没有阻碍最新的科技创新,不会阻碍5G超高速移动网络和人工智能等行业。

“完全是胡说八道。”甲骨文的法律总顾问反驳:“什么也不会改变。唯一重大的变革——之前人人都获取了授权,唯独谷歌没有。”

这桩官司的结果,也将体现最高法院对于公平使用这一法律原则的解释。该原则允许具有版权的作品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未经授权而使用。比如节选使用和模仿性创作。

一位联邦法官曾在公平使用这一问题上判谷歌赢,但另一次判决推翻了这一裁定。

不过在最高法院,谷歌仅仅计划把“公平使用”作为退路之一。

主要的辩论将会抓住一点:谷歌所使用的API本质上不构成版权。因为,它们代表的是一种想法或者方法——类似于一道菜谱或者一个数学公式,无法定义为版权。

为了支持他们的立场,他们提到了1880年的一桩官司,当时最高法院裁定:一位簿记员的妻子不能将会计书的分类标题系统作为版权来使用。

“故事很老,但是有用!”法学教授潘姆·萨缪尔森说。他补充指出这一论点将会在法官中引起共鸣,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很注重其判案的先例。

萨缪尔森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非常很有影响力的版权学者,他撰写了一篇短文支持谷歌,获得了72位法学教授的联合署名。

支持谷歌的还包括一些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IBM公司、甚至还包括谷歌的长期对手——微软公司。微软警告最高法院:如果甲骨文获胜,“对于科技创新来说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甲骨文的阵营里也有知名人物。更重要的是一个超重量级的队友——美国政府。

美国政府也提交了一份短文支持数据库巨头甲骨文。有评论认为,美国政府支持甲骨文,显示了该公司与特朗普总统主导的白宫关系紧密。

这桩谷歌与甲骨文的“世纪审判”之所以引人入胜,是因为谁都难以判断结果会如何。

与堕胎和枪支管控类这两个老问题不同,在任命法官过程中,他们对于版权的观点很少被纳入考虑——这使得裁定结果可能变得难以预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最高法的老法官们不太可能对API有深入的理解。

哈佛大学的一位法学教授发文支持谷歌及其“公平使用”的论点。她认为法官们会忽视这桩官司涉及到的技术复杂程度。

她举个了例子:谷歌提出一个观点,“仅仅靠一个特定的API子集,不能被认定为版权”。谁能听懂谷歌是什么意思?

所以,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法官们只能依赖于双方争辩的更宽泛的事件情节。

一方会陈述,谷歌难逃罪责!他们掠夺了他人拥有版权的技术资源。

另一方:甲骨文拿走的,属于全人类。

科技界的裁定案例

米高梅v. Grokster(2005)

唱片公司针对盗版行为获得了重大胜利,法庭裁定一家受欢迎的点对点音乐服务应被关闭。

Alice v. CLS银行(2014)

这桩官司涉及数据托管服务,最终软件专利的范围被限制,减少了科技公司面临的法律风险。

ABC v. Aereo (2014)

法官裁定,提供天线用于观看和录制无线节目的初创企业的行为是非法的,电视行业大获全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