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亚洲游客,特别是中国游客,是游轮业一个巨大的消费增长市场。但目前在整个亚洲地区,各大游轮运营商都不得不取消一些航行计划。



撰文 | CHRISTOPHER PALMERI, K. OANH HA, AND BLOOMBERG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28岁的埃德加·陈(音译)是一名香港的软件工程师。本月,“世界梦号”游轮上有乘客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后,几千名乘客在船上被就地隔离,等待检验结果。埃德加·陈就是其中的一员。

停靠在香港港口的“世界梦号”被当地媒体称作“僵尸船”。被困在这样一艘船上,心情可想而知。埃德加·陈称,在隔离的日子里,他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担心自己有可能被感染。“在游轮上得感冒是很正常的,但是感染这种高度传染性的病毒,却是很可怕的。”

2月9日,香港政府终于允许“世界梦号”的3600名旅客下船。

埃德加·陈短期内再也不会去海上度假了。最令游轮行业担心的,是埃德加·陈绝非唯一这么想的人。

亚洲游客,特别是中国游客,是游轮业一个巨大的消费增长市场。但目前在整个亚洲地区,各大游轮运营商都不得不取消一些航行计划。而对于已经在航行中的个别游轮,顾客只能留在船上,因为经常没有港口愿意让他们下船。

关于“世界梦号”的报道已经传遍了全世界,给这艘游轮的运营商香港云顶集团和嘉年华集团带来了一场严重的公关灾难。嘉年华集团旗下的另一艘游轮“威仕丹号”由于发现了疑似感染者,也被多个港口拒绝接收,最终才勉强被柬埔寨接收。

相比之下,“钻石公主号”的情况严重得多。2月19日起,被隔离了十多天的“钻石公主号”乘客开始分批下船。截至2月20日晚8点,共有634名各国乘客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感染比例高达17.1%。其中两名患者死亡。

波士顿大学酒店管理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穆勒认为:“这对游轮行业来说是非常可怕的,在亚洲的这些新市场,消费的反弹需要的时间会更长,因为整体市场还不十分成熟。”

业内第二大邮轮公司皇家加勒比邮轮有限公司表示,该公司已取消了东南亚地区的18趟航线。如果该公司在4月底之前仍旧不能发船,将导致该公司今年的每股收益损失1.2美元。

皇家加勒比最大的竞争对手嘉年华集团也表示,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嘉年华的每股收益或将损失65美元。据一份公开文件披露,2019年,嘉年华有4%的旅客来自中国,并且有望在2020年增长至5%。

极讯公司分析师哈里·柯蒂斯本周对客户表示,目前要想评估疫情对游轮企业的收益的影响,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需要等到疫情彻底结束,媒体对游轮业的负面报道基本消散之后。

对游轮行业来说,更糟糕的是,这场危机正发生在行业的“涨潮”季节,也就是说,多数人都在这个时候预订了他们的新一年的游轮计划。

罗斯·克莱因教授曾对游轮上的犯罪和传染病等问题做过大量研究,他认为:“现在就预言疫情对游轮业的长期影响还有点早,我们只能观察问题有多严重,以及这个行业短期内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越来越重要的亚洲市场

以前,各大游轮公司的主要客户群体还主要集中在欧美国家,他们真正开始瞄准亚洲的中产消费者还是最近几年的事。据游轮国际协会统计,6年前,亚洲地区的游轮还只有43艘,但去年就已经达到了79艘。

游轮国际协会的数据还表明,2019年,亚洲的游轮旅客数量已达400万人次,远高于2013年的151万人次。

不过,中国并不是一个很容易打开的市场。去年,挪威游轮公司开通了从中国到阿拉斯加的“诺唯真喜悦号”航线,这艘游轮是专门为中国市场设计的,船上有茶室和其他一些吸引亚洲旅客的设施,但它的销量并没有达到挪威人的预期。

游轮行业也挺过了好几次负面宣传事件。比如2012年嘉年华集团的“歌诗达协和号”失事事件曾造成32人死亡,次年嘉年华集团的“凯旋号”又发生了发动机失火事件,造成整船游客无助地困在海上,连续几天没有厕所可用。广大观众都通过电视知道了这一次“臭臭巡航”。

虽然出现了这些波折,但游轮业的客运量仍在增长,去年全球游轮业接待的游客量达到了创纪录的3000万人次。

邮轮行业评论员、旅行经纪人斯图尔特·奇龙表示,新冠疫情给游轮行业带来的影响,将仅限于一些订单的取消,以及东南亚地区预订量的低迷。“其他目的地已经订满了。”他的这封电子邮件,就是从牙买加的“皇家公主号”游轮上发来的。

不过,考虑到中国是游轮业的一个新市场,这或许才是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方。

香港意中遊有限公司是香港的一家游轮中介公司,从2008年起为港澳地区游客代订游轮。该公司负责人英格丽德·梁表示,一般来说,已经预订了游轮的人,只有很少一部分会取消预订,因为多数人都是花了大力气去计划和攒钱的,他们都不想轻易放弃。

不过她也表示,仅仅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她就遭遇了10次退订。“这对我们来说是个非常非常不寻常的迹象。”春季和夏季的预订也受到了影响。

她表示:“我本来还希望在2020年扩大业务,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不过她也表示,她是不会放弃的。“人都是健忘的。只要我们能挺过接下来的三个月,如果疫情有所好转了,人们又会开始预订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遭受疫情打击的游轮业:还有谁敢坐游轮?

发布日期:2020-02-22 08:33
摘要:亚洲游客,特别是中国游客,是游轮业一个巨大的消费增长市场。但目前在整个亚洲地区,各大游轮运营商都不得不取消一些航行计划。



撰文 | CHRISTOPHER PALMERI, K. OANH HA, AND BLOOMBERG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28岁的埃德加·陈(音译)是一名香港的软件工程师。本月,“世界梦号”游轮上有乘客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后,几千名乘客在船上被就地隔离,等待检验结果。埃德加·陈就是其中的一员。

停靠在香港港口的“世界梦号”被当地媒体称作“僵尸船”。被困在这样一艘船上,心情可想而知。埃德加·陈称,在隔离的日子里,他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担心自己有可能被感染。“在游轮上得感冒是很正常的,但是感染这种高度传染性的病毒,却是很可怕的。”

2月9日,香港政府终于允许“世界梦号”的3600名旅客下船。

埃德加·陈短期内再也不会去海上度假了。最令游轮行业担心的,是埃德加·陈绝非唯一这么想的人。

亚洲游客,特别是中国游客,是游轮业一个巨大的消费增长市场。但目前在整个亚洲地区,各大游轮运营商都不得不取消一些航行计划。而对于已经在航行中的个别游轮,顾客只能留在船上,因为经常没有港口愿意让他们下船。

关于“世界梦号”的报道已经传遍了全世界,给这艘游轮的运营商香港云顶集团和嘉年华集团带来了一场严重的公关灾难。嘉年华集团旗下的另一艘游轮“威仕丹号”由于发现了疑似感染者,也被多个港口拒绝接收,最终才勉强被柬埔寨接收。

相比之下,“钻石公主号”的情况严重得多。2月19日起,被隔离了十多天的“钻石公主号”乘客开始分批下船。截至2月20日晚8点,共有634名各国乘客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感染比例高达17.1%。其中两名患者死亡。

波士顿大学酒店管理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穆勒认为:“这对游轮行业来说是非常可怕的,在亚洲的这些新市场,消费的反弹需要的时间会更长,因为整体市场还不十分成熟。”

业内第二大邮轮公司皇家加勒比邮轮有限公司表示,该公司已取消了东南亚地区的18趟航线。如果该公司在4月底之前仍旧不能发船,将导致该公司今年的每股收益损失1.2美元。

皇家加勒比最大的竞争对手嘉年华集团也表示,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嘉年华的每股收益或将损失65美元。据一份公开文件披露,2019年,嘉年华有4%的旅客来自中国,并且有望在2020年增长至5%。

极讯公司分析师哈里·柯蒂斯本周对客户表示,目前要想评估疫情对游轮企业的收益的影响,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需要等到疫情彻底结束,媒体对游轮业的负面报道基本消散之后。

对游轮行业来说,更糟糕的是,这场危机正发生在行业的“涨潮”季节,也就是说,多数人都在这个时候预订了他们的新一年的游轮计划。

罗斯·克莱因教授曾对游轮上的犯罪和传染病等问题做过大量研究,他认为:“现在就预言疫情对游轮业的长期影响还有点早,我们只能观察问题有多严重,以及这个行业短期内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越来越重要的亚洲市场

以前,各大游轮公司的主要客户群体还主要集中在欧美国家,他们真正开始瞄准亚洲的中产消费者还是最近几年的事。据游轮国际协会统计,6年前,亚洲地区的游轮还只有43艘,但去年就已经达到了79艘。

游轮国际协会的数据还表明,2019年,亚洲的游轮旅客数量已达400万人次,远高于2013年的151万人次。

不过,中国并不是一个很容易打开的市场。去年,挪威游轮公司开通了从中国到阿拉斯加的“诺唯真喜悦号”航线,这艘游轮是专门为中国市场设计的,船上有茶室和其他一些吸引亚洲旅客的设施,但它的销量并没有达到挪威人的预期。

游轮行业也挺过了好几次负面宣传事件。比如2012年嘉年华集团的“歌诗达协和号”失事事件曾造成32人死亡,次年嘉年华集团的“凯旋号”又发生了发动机失火事件,造成整船游客无助地困在海上,连续几天没有厕所可用。广大观众都通过电视知道了这一次“臭臭巡航”。

虽然出现了这些波折,但游轮业的客运量仍在增长,去年全球游轮业接待的游客量达到了创纪录的3000万人次。

邮轮行业评论员、旅行经纪人斯图尔特·奇龙表示,新冠疫情给游轮行业带来的影响,将仅限于一些订单的取消,以及东南亚地区预订量的低迷。“其他目的地已经订满了。”他的这封电子邮件,就是从牙买加的“皇家公主号”游轮上发来的。

不过,考虑到中国是游轮业的一个新市场,这或许才是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方。

香港意中遊有限公司是香港的一家游轮中介公司,从2008年起为港澳地区游客代订游轮。该公司负责人英格丽德·梁表示,一般来说,已经预订了游轮的人,只有很少一部分会取消预订,因为多数人都是花了大力气去计划和攒钱的,他们都不想轻易放弃。

不过她也表示,仅仅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她就遭遇了10次退订。“这对我们来说是个非常非常不寻常的迹象。”春季和夏季的预订也受到了影响。

她表示:“我本来还希望在2020年扩大业务,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不过她也表示,她是不会放弃的。“人都是健忘的。只要我们能挺过接下来的三个月,如果疫情有所好转了,人们又会开始预订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亚洲游客,特别是中国游客,是游轮业一个巨大的消费增长市场。但目前在整个亚洲地区,各大游轮运营商都不得不取消一些航行计划。



撰文 | CHRISTOPHER PALMERI, K. OANH HA, AND BLOOMBERG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28岁的埃德加·陈(音译)是一名香港的软件工程师。本月,“世界梦号”游轮上有乘客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后,几千名乘客在船上被就地隔离,等待检验结果。埃德加·陈就是其中的一员。

停靠在香港港口的“世界梦号”被当地媒体称作“僵尸船”。被困在这样一艘船上,心情可想而知。埃德加·陈称,在隔离的日子里,他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担心自己有可能被感染。“在游轮上得感冒是很正常的,但是感染这种高度传染性的病毒,却是很可怕的。”

2月9日,香港政府终于允许“世界梦号”的3600名旅客下船。

埃德加·陈短期内再也不会去海上度假了。最令游轮行业担心的,是埃德加·陈绝非唯一这么想的人。

亚洲游客,特别是中国游客,是游轮业一个巨大的消费增长市场。但目前在整个亚洲地区,各大游轮运营商都不得不取消一些航行计划。而对于已经在航行中的个别游轮,顾客只能留在船上,因为经常没有港口愿意让他们下船。

关于“世界梦号”的报道已经传遍了全世界,给这艘游轮的运营商香港云顶集团和嘉年华集团带来了一场严重的公关灾难。嘉年华集团旗下的另一艘游轮“威仕丹号”由于发现了疑似感染者,也被多个港口拒绝接收,最终才勉强被柬埔寨接收。

相比之下,“钻石公主号”的情况严重得多。2月19日起,被隔离了十多天的“钻石公主号”乘客开始分批下船。截至2月20日晚8点,共有634名各国乘客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感染比例高达17.1%。其中两名患者死亡。

波士顿大学酒店管理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穆勒认为:“这对游轮行业来说是非常可怕的,在亚洲的这些新市场,消费的反弹需要的时间会更长,因为整体市场还不十分成熟。”

业内第二大邮轮公司皇家加勒比邮轮有限公司表示,该公司已取消了东南亚地区的18趟航线。如果该公司在4月底之前仍旧不能发船,将导致该公司今年的每股收益损失1.2美元。

皇家加勒比最大的竞争对手嘉年华集团也表示,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嘉年华的每股收益或将损失65美元。据一份公开文件披露,2019年,嘉年华有4%的旅客来自中国,并且有望在2020年增长至5%。

极讯公司分析师哈里·柯蒂斯本周对客户表示,目前要想评估疫情对游轮企业的收益的影响,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需要等到疫情彻底结束,媒体对游轮业的负面报道基本消散之后。

对游轮行业来说,更糟糕的是,这场危机正发生在行业的“涨潮”季节,也就是说,多数人都在这个时候预订了他们的新一年的游轮计划。

罗斯·克莱因教授曾对游轮上的犯罪和传染病等问题做过大量研究,他认为:“现在就预言疫情对游轮业的长期影响还有点早,我们只能观察问题有多严重,以及这个行业短期内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越来越重要的亚洲市场

以前,各大游轮公司的主要客户群体还主要集中在欧美国家,他们真正开始瞄准亚洲的中产消费者还是最近几年的事。据游轮国际协会统计,6年前,亚洲地区的游轮还只有43艘,但去年就已经达到了79艘。

游轮国际协会的数据还表明,2019年,亚洲的游轮旅客数量已达400万人次,远高于2013年的151万人次。

不过,中国并不是一个很容易打开的市场。去年,挪威游轮公司开通了从中国到阿拉斯加的“诺唯真喜悦号”航线,这艘游轮是专门为中国市场设计的,船上有茶室和其他一些吸引亚洲旅客的设施,但它的销量并没有达到挪威人的预期。

游轮行业也挺过了好几次负面宣传事件。比如2012年嘉年华集团的“歌诗达协和号”失事事件曾造成32人死亡,次年嘉年华集团的“凯旋号”又发生了发动机失火事件,造成整船游客无助地困在海上,连续几天没有厕所可用。广大观众都通过电视知道了这一次“臭臭巡航”。

虽然出现了这些波折,但游轮业的客运量仍在增长,去年全球游轮业接待的游客量达到了创纪录的3000万人次。

邮轮行业评论员、旅行经纪人斯图尔特·奇龙表示,新冠疫情给游轮行业带来的影响,将仅限于一些订单的取消,以及东南亚地区预订量的低迷。“其他目的地已经订满了。”他的这封电子邮件,就是从牙买加的“皇家公主号”游轮上发来的。

不过,考虑到中国是游轮业的一个新市场,这或许才是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方。

香港意中遊有限公司是香港的一家游轮中介公司,从2008年起为港澳地区游客代订游轮。该公司负责人英格丽德·梁表示,一般来说,已经预订了游轮的人,只有很少一部分会取消预订,因为多数人都是花了大力气去计划和攒钱的,他们都不想轻易放弃。

不过她也表示,仅仅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她就遭遇了10次退订。“这对我们来说是个非常非常不寻常的迹象。”春季和夏季的预订也受到了影响。

她表示:“我本来还希望在2020年扩大业务,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不过她也表示,她是不会放弃的。“人都是健忘的。只要我们能挺过接下来的三个月,如果疫情有所好转了,人们又会开始预订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遭受疫情打击的游轮业:还有谁敢坐游轮?

发布日期:2020-02-22 08:33
摘要:亚洲游客,特别是中国游客,是游轮业一个巨大的消费增长市场。但目前在整个亚洲地区,各大游轮运营商都不得不取消一些航行计划。



撰文 | CHRISTOPHER PALMERI, K. OANH HA, AND BLOOMBERG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28岁的埃德加·陈(音译)是一名香港的软件工程师。本月,“世界梦号”游轮上有乘客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后,几千名乘客在船上被就地隔离,等待检验结果。埃德加·陈就是其中的一员。

停靠在香港港口的“世界梦号”被当地媒体称作“僵尸船”。被困在这样一艘船上,心情可想而知。埃德加·陈称,在隔离的日子里,他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担心自己有可能被感染。“在游轮上得感冒是很正常的,但是感染这种高度传染性的病毒,却是很可怕的。”

2月9日,香港政府终于允许“世界梦号”的3600名旅客下船。

埃德加·陈短期内再也不会去海上度假了。最令游轮行业担心的,是埃德加·陈绝非唯一这么想的人。

亚洲游客,特别是中国游客,是游轮业一个巨大的消费增长市场。但目前在整个亚洲地区,各大游轮运营商都不得不取消一些航行计划。而对于已经在航行中的个别游轮,顾客只能留在船上,因为经常没有港口愿意让他们下船。

关于“世界梦号”的报道已经传遍了全世界,给这艘游轮的运营商香港云顶集团和嘉年华集团带来了一场严重的公关灾难。嘉年华集团旗下的另一艘游轮“威仕丹号”由于发现了疑似感染者,也被多个港口拒绝接收,最终才勉强被柬埔寨接收。

相比之下,“钻石公主号”的情况严重得多。2月19日起,被隔离了十多天的“钻石公主号”乘客开始分批下船。截至2月20日晚8点,共有634名各国乘客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感染比例高达17.1%。其中两名患者死亡。

波士顿大学酒店管理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穆勒认为:“这对游轮行业来说是非常可怕的,在亚洲的这些新市场,消费的反弹需要的时间会更长,因为整体市场还不十分成熟。”

业内第二大邮轮公司皇家加勒比邮轮有限公司表示,该公司已取消了东南亚地区的18趟航线。如果该公司在4月底之前仍旧不能发船,将导致该公司今年的每股收益损失1.2美元。

皇家加勒比最大的竞争对手嘉年华集团也表示,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嘉年华的每股收益或将损失65美元。据一份公开文件披露,2019年,嘉年华有4%的旅客来自中国,并且有望在2020年增长至5%。

极讯公司分析师哈里·柯蒂斯本周对客户表示,目前要想评估疫情对游轮企业的收益的影响,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需要等到疫情彻底结束,媒体对游轮业的负面报道基本消散之后。

对游轮行业来说,更糟糕的是,这场危机正发生在行业的“涨潮”季节,也就是说,多数人都在这个时候预订了他们的新一年的游轮计划。

罗斯·克莱因教授曾对游轮上的犯罪和传染病等问题做过大量研究,他认为:“现在就预言疫情对游轮业的长期影响还有点早,我们只能观察问题有多严重,以及这个行业短期内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越来越重要的亚洲市场

以前,各大游轮公司的主要客户群体还主要集中在欧美国家,他们真正开始瞄准亚洲的中产消费者还是最近几年的事。据游轮国际协会统计,6年前,亚洲地区的游轮还只有43艘,但去年就已经达到了79艘。

游轮国际协会的数据还表明,2019年,亚洲的游轮旅客数量已达400万人次,远高于2013年的151万人次。

不过,中国并不是一个很容易打开的市场。去年,挪威游轮公司开通了从中国到阿拉斯加的“诺唯真喜悦号”航线,这艘游轮是专门为中国市场设计的,船上有茶室和其他一些吸引亚洲旅客的设施,但它的销量并没有达到挪威人的预期。

游轮行业也挺过了好几次负面宣传事件。比如2012年嘉年华集团的“歌诗达协和号”失事事件曾造成32人死亡,次年嘉年华集团的“凯旋号”又发生了发动机失火事件,造成整船游客无助地困在海上,连续几天没有厕所可用。广大观众都通过电视知道了这一次“臭臭巡航”。

虽然出现了这些波折,但游轮业的客运量仍在增长,去年全球游轮业接待的游客量达到了创纪录的3000万人次。

邮轮行业评论员、旅行经纪人斯图尔特·奇龙表示,新冠疫情给游轮行业带来的影响,将仅限于一些订单的取消,以及东南亚地区预订量的低迷。“其他目的地已经订满了。”他的这封电子邮件,就是从牙买加的“皇家公主号”游轮上发来的。

不过,考虑到中国是游轮业的一个新市场,这或许才是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方。

香港意中遊有限公司是香港的一家游轮中介公司,从2008年起为港澳地区游客代订游轮。该公司负责人英格丽德·梁表示,一般来说,已经预订了游轮的人,只有很少一部分会取消预订,因为多数人都是花了大力气去计划和攒钱的,他们都不想轻易放弃。

不过她也表示,仅仅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她就遭遇了10次退订。“这对我们来说是个非常非常不寻常的迹象。”春季和夏季的预订也受到了影响。

她表示:“我本来还希望在2020年扩大业务,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不过她也表示,她是不会放弃的。“人都是健忘的。只要我们能挺过接下来的三个月,如果疫情有所好转了,人们又会开始预订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亚洲游客,特别是中国游客,是游轮业一个巨大的消费增长市场。但目前在整个亚洲地区,各大游轮运营商都不得不取消一些航行计划。



撰文 | CHRISTOPHER PALMERI, K. OANH HA, AND BLOOMBERG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28岁的埃德加·陈(音译)是一名香港的软件工程师。本月,“世界梦号”游轮上有乘客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后,几千名乘客在船上被就地隔离,等待检验结果。埃德加·陈就是其中的一员。

停靠在香港港口的“世界梦号”被当地媒体称作“僵尸船”。被困在这样一艘船上,心情可想而知。埃德加·陈称,在隔离的日子里,他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担心自己有可能被感染。“在游轮上得感冒是很正常的,但是感染这种高度传染性的病毒,却是很可怕的。”

2月9日,香港政府终于允许“世界梦号”的3600名旅客下船。

埃德加·陈短期内再也不会去海上度假了。最令游轮行业担心的,是埃德加·陈绝非唯一这么想的人。

亚洲游客,特别是中国游客,是游轮业一个巨大的消费增长市场。但目前在整个亚洲地区,各大游轮运营商都不得不取消一些航行计划。而对于已经在航行中的个别游轮,顾客只能留在船上,因为经常没有港口愿意让他们下船。

关于“世界梦号”的报道已经传遍了全世界,给这艘游轮的运营商香港云顶集团和嘉年华集团带来了一场严重的公关灾难。嘉年华集团旗下的另一艘游轮“威仕丹号”由于发现了疑似感染者,也被多个港口拒绝接收,最终才勉强被柬埔寨接收。

相比之下,“钻石公主号”的情况严重得多。2月19日起,被隔离了十多天的“钻石公主号”乘客开始分批下船。截至2月20日晚8点,共有634名各国乘客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感染比例高达17.1%。其中两名患者死亡。

波士顿大学酒店管理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穆勒认为:“这对游轮行业来说是非常可怕的,在亚洲的这些新市场,消费的反弹需要的时间会更长,因为整体市场还不十分成熟。”

业内第二大邮轮公司皇家加勒比邮轮有限公司表示,该公司已取消了东南亚地区的18趟航线。如果该公司在4月底之前仍旧不能发船,将导致该公司今年的每股收益损失1.2美元。

皇家加勒比最大的竞争对手嘉年华集团也表示,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嘉年华的每股收益或将损失65美元。据一份公开文件披露,2019年,嘉年华有4%的旅客来自中国,并且有望在2020年增长至5%。

极讯公司分析师哈里·柯蒂斯本周对客户表示,目前要想评估疫情对游轮企业的收益的影响,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需要等到疫情彻底结束,媒体对游轮业的负面报道基本消散之后。

对游轮行业来说,更糟糕的是,这场危机正发生在行业的“涨潮”季节,也就是说,多数人都在这个时候预订了他们的新一年的游轮计划。

罗斯·克莱因教授曾对游轮上的犯罪和传染病等问题做过大量研究,他认为:“现在就预言疫情对游轮业的长期影响还有点早,我们只能观察问题有多严重,以及这个行业短期内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越来越重要的亚洲市场

以前,各大游轮公司的主要客户群体还主要集中在欧美国家,他们真正开始瞄准亚洲的中产消费者还是最近几年的事。据游轮国际协会统计,6年前,亚洲地区的游轮还只有43艘,但去年就已经达到了79艘。

游轮国际协会的数据还表明,2019年,亚洲的游轮旅客数量已达400万人次,远高于2013年的151万人次。

不过,中国并不是一个很容易打开的市场。去年,挪威游轮公司开通了从中国到阿拉斯加的“诺唯真喜悦号”航线,这艘游轮是专门为中国市场设计的,船上有茶室和其他一些吸引亚洲旅客的设施,但它的销量并没有达到挪威人的预期。

游轮行业也挺过了好几次负面宣传事件。比如2012年嘉年华集团的“歌诗达协和号”失事事件曾造成32人死亡,次年嘉年华集团的“凯旋号”又发生了发动机失火事件,造成整船游客无助地困在海上,连续几天没有厕所可用。广大观众都通过电视知道了这一次“臭臭巡航”。

虽然出现了这些波折,但游轮业的客运量仍在增长,去年全球游轮业接待的游客量达到了创纪录的3000万人次。

邮轮行业评论员、旅行经纪人斯图尔特·奇龙表示,新冠疫情给游轮行业带来的影响,将仅限于一些订单的取消,以及东南亚地区预订量的低迷。“其他目的地已经订满了。”他的这封电子邮件,就是从牙买加的“皇家公主号”游轮上发来的。

不过,考虑到中国是游轮业的一个新市场,这或许才是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方。

香港意中遊有限公司是香港的一家游轮中介公司,从2008年起为港澳地区游客代订游轮。该公司负责人英格丽德·梁表示,一般来说,已经预订了游轮的人,只有很少一部分会取消预订,因为多数人都是花了大力气去计划和攒钱的,他们都不想轻易放弃。

不过她也表示,仅仅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她就遭遇了10次退订。“这对我们来说是个非常非常不寻常的迹象。”春季和夏季的预订也受到了影响。

她表示:“我本来还希望在2020年扩大业务,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不过她也表示,她是不会放弃的。“人都是健忘的。只要我们能挺过接下来的三个月,如果疫情有所好转了,人们又会开始预订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