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正寻求借助其热门视频应用TikTok的发展势头,推出新的应用,并将业务扩展到电子商务、游戏和其他领域,试图与全球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撰文 | Shan Li

OR--商业新媒体 】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正寻求借助其热门视频应用TikTok的发展势头,推出新的应用,并将业务扩展到电子商务、游戏和其他领域,试图与全球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这家部位于北京的公司推出了一款金融服务应用,并且正在印度和印尼测试一项音乐流媒体服务,此外,还在中国收购了数家游戏开发商,并采取了其它一些行动。对于TikTok,广告公司高管猜测,字节跳动可能会推出一项订阅服务,让观众付费获得更多访问权限或来自首选创作者的额外内容。

字节跳动对本文不予置评,该公司管理人士也没有给出正在策划此类订阅服务的任何暗示。不过,分析人士表示,增加服务种类将有助于把用户留在平台上、实现产品多样化并为该公司提供更多用户数据,这或将带来更多的广告收入。

驻中国技术顾问Matthew Brennan表示:“他们正在建立一个风险更低的生态系统,而不是仅仅依赖于一种产品。”

字节跳动的努力并不一定会成功。该公司的许多项目都试图打入已有巨头参与的领域,这些巨头包括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的支付宝(Alipay),以及Spotify Technology SA (SPOT)和其他西方公司。例如,多闪(Duoshan)是字节跳动设计的一款基于视频的即时通讯应用,旨在与微信(WeChat)在中国市场展开竞争,但推出后步履艰难。

字节跳动在美国还面临政治风险,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审查TikTok,以判断该平台与中国的关联是否会使其构成国家安全威胁。分析人士称,一些广告商对于在这款应用平台上花很多钱打广告持谨慎态度,因为担心会出现有害内容以及可能遭到位于北京的母公司的审查。字节跳动则表示,中国政府没有命令他们对内容进行审查。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曾报道称,字节跳动在2018年至少实现74亿美元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中国的广告收入。蓝莲花资本顾问有限公司(Blue Lotus Capital Advisors)执行董事杨子潇估计,字节跳动去年的收入猛增至115亿美元左右,甚至更多。

据报道,字节跳动并不是一直盈利的,这让一些观察人士质疑该公司在非公开市场的750亿美元估值。字节跳动的许多用户,特别是TikTok用户,都是消费能力有限的青少年。

广告业高管表示,TikTok仍需要说服企业界,让他们相信在TikTok平台上打广告能够带动销售增长。这款应用不像Facebook Inc. (FB)和Alphabet Inc.旗下谷歌(Google)那样能够提供用户数据库和分析工具,对此高管们表示,这意味着TikTok不能针对特定群体发送同等程度的定制广告。

杨子潇表示:“他们甚至还没搞清楚怎么做广告。Facebook或Instagram等平台的广告表现比TikTok更好。”

分析师称,字节跳动具备一些有利的趋势。该公司的应用已拥有7亿全球日活跃用户,其中很多在美国,该公司可以向这一庞大的用户群推出新产品。腾讯在中国采取了类似的策略并取得了成功。腾讯利用微信推出了手机游戏和电子支付等一系列消费者业务。

TikTok通过其他社交媒体平台没有的工具为美国广告商提供了接触其用户的机会,例如其流行的标签挑战(hashtag challenges)。品牌可以制作一段与一个标签相连接的舞蹈或幽默小短片,然后在TikTok的发现页面上进行推广。

TikTok去年聘请Facebook前高管Blake Chandlee担任其美国广告业务负责人。据一些广告公司称,字节跳动正在测试一个自助平台,让各品牌和营销机构可以购买根据不同地域、年龄段和兴趣设计的广告。

与TikTok上的一些网红合作过的Influencer Marketing Factory首席执行长Alessandro Bogliari称,TikTok在操作方面有时比较混乱。他表示,添加电子商务链接或产品说明是一个很繁琐的过程。

Bogliari称:“TikTok仍处于挖掘潜力的起步阶段。”

字节跳动其它大获成功的业务要想打入美国恐怕并非易事。

在中国,一个快速增长的收入源来自在线直播网红,这些人在中国版TikTok--抖音(Douyin)上担任自己频道的主播。粉丝们给他们喜欢的网红打赏礼物,字节跳动从中分一杯羹。网红们在类似电视购物的环节推销产品,并与抖音分享收益。

根据蓝莲花资本数据,去年在抖音上购买此类数字打赏礼物的支出从之前一年几乎为零的水平达到近30亿美元,今年可能增长近一倍。但除了游戏等小众领域,这类业务在美国并未走红。

广告业管理人士称,对TikTok来说,在美国更有前景的一条途径可能是视频订阅服务。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流媒体直播平台Twitch的成功表明这种模式或许能够成功。Twitch向观众收取费用,让他们几乎可以以游戏玩家的视角观看游戏直播。

分析师表示,电子商务和游戏是另外两个潜在的增长领域。在中国,拥有足够多粉丝的抖音(Douyin)用户可以在该应用内为视频添加标签,将粉丝们引导至他们自己在抖音平台上的数字商店,或引导观众去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Taobao)等零售平台,字节跳动则从中抽取佣金。

除了在过去一年里收购两家游戏开发商之外,字节跳动还于2019年2月在抖音上推出了其第一款应用内游戏《音跃球球》(Music Ball)。第三方开发者也可以在抖音上推出游戏,不过要拿出一部分游戏广告收入和内购消费收入给抖音。

蓝莲花的杨子潇表示,字节跳动已聘用数以百计的员工来开发游戏,其中一个项目的代号为Oasis。一位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今年将把游戏拆分为一个独立的业务部门,并授命战略投资负责人严授专注于该公司在游戏领域的努力。

字节跳动去年10月推出了一款名为满分(Manfen)的金融服务应用,向用户提供最高可达约2.8万美元的贷款。该公司的音乐应用Resso正在新兴市场进行测试。字节跳动的汽车销售应用会利用来自该公司旗下其他平台的短视频。

另一款产品是企业聊天和生产力应用Lark,起初是仅限字节跳动内部使用的工具。现在Lark已进入新加坡、日本等市场。它类似于聊天服务Slack与Google Docs的结合体,企业订户可以使用其聊天、日历、开会和文档功能。

很多分析师都认为,字节跳动正在中国以及其他地方测试的这些新产品最终将登陆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字节跳动欲与全球科技巨头争锋

发布日期:2020-02-21 14:00
摘要: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正寻求借助其热门视频应用TikTok的发展势头,推出新的应用,并将业务扩展到电子商务、游戏和其他领域,试图与全球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撰文 | Shan Li

OR--商业新媒体 】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正寻求借助其热门视频应用TikTok的发展势头,推出新的应用,并将业务扩展到电子商务、游戏和其他领域,试图与全球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这家部位于北京的公司推出了一款金融服务应用,并且正在印度和印尼测试一项音乐流媒体服务,此外,还在中国收购了数家游戏开发商,并采取了其它一些行动。对于TikTok,广告公司高管猜测,字节跳动可能会推出一项订阅服务,让观众付费获得更多访问权限或来自首选创作者的额外内容。

字节跳动对本文不予置评,该公司管理人士也没有给出正在策划此类订阅服务的任何暗示。不过,分析人士表示,增加服务种类将有助于把用户留在平台上、实现产品多样化并为该公司提供更多用户数据,这或将带来更多的广告收入。

驻中国技术顾问Matthew Brennan表示:“他们正在建立一个风险更低的生态系统,而不是仅仅依赖于一种产品。”

字节跳动的努力并不一定会成功。该公司的许多项目都试图打入已有巨头参与的领域,这些巨头包括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的支付宝(Alipay),以及Spotify Technology SA (SPOT)和其他西方公司。例如,多闪(Duoshan)是字节跳动设计的一款基于视频的即时通讯应用,旨在与微信(WeChat)在中国市场展开竞争,但推出后步履艰难。

字节跳动在美国还面临政治风险,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审查TikTok,以判断该平台与中国的关联是否会使其构成国家安全威胁。分析人士称,一些广告商对于在这款应用平台上花很多钱打广告持谨慎态度,因为担心会出现有害内容以及可能遭到位于北京的母公司的审查。字节跳动则表示,中国政府没有命令他们对内容进行审查。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曾报道称,字节跳动在2018年至少实现74亿美元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中国的广告收入。蓝莲花资本顾问有限公司(Blue Lotus Capital Advisors)执行董事杨子潇估计,字节跳动去年的收入猛增至115亿美元左右,甚至更多。

据报道,字节跳动并不是一直盈利的,这让一些观察人士质疑该公司在非公开市场的750亿美元估值。字节跳动的许多用户,特别是TikTok用户,都是消费能力有限的青少年。

广告业高管表示,TikTok仍需要说服企业界,让他们相信在TikTok平台上打广告能够带动销售增长。这款应用不像Facebook Inc. (FB)和Alphabet Inc.旗下谷歌(Google)那样能够提供用户数据库和分析工具,对此高管们表示,这意味着TikTok不能针对特定群体发送同等程度的定制广告。

杨子潇表示:“他们甚至还没搞清楚怎么做广告。Facebook或Instagram等平台的广告表现比TikTok更好。”

分析师称,字节跳动具备一些有利的趋势。该公司的应用已拥有7亿全球日活跃用户,其中很多在美国,该公司可以向这一庞大的用户群推出新产品。腾讯在中国采取了类似的策略并取得了成功。腾讯利用微信推出了手机游戏和电子支付等一系列消费者业务。

TikTok通过其他社交媒体平台没有的工具为美国广告商提供了接触其用户的机会,例如其流行的标签挑战(hashtag challenges)。品牌可以制作一段与一个标签相连接的舞蹈或幽默小短片,然后在TikTok的发现页面上进行推广。

TikTok去年聘请Facebook前高管Blake Chandlee担任其美国广告业务负责人。据一些广告公司称,字节跳动正在测试一个自助平台,让各品牌和营销机构可以购买根据不同地域、年龄段和兴趣设计的广告。

与TikTok上的一些网红合作过的Influencer Marketing Factory首席执行长Alessandro Bogliari称,TikTok在操作方面有时比较混乱。他表示,添加电子商务链接或产品说明是一个很繁琐的过程。

Bogliari称:“TikTok仍处于挖掘潜力的起步阶段。”

字节跳动其它大获成功的业务要想打入美国恐怕并非易事。

在中国,一个快速增长的收入源来自在线直播网红,这些人在中国版TikTok--抖音(Douyin)上担任自己频道的主播。粉丝们给他们喜欢的网红打赏礼物,字节跳动从中分一杯羹。网红们在类似电视购物的环节推销产品,并与抖音分享收益。

根据蓝莲花资本数据,去年在抖音上购买此类数字打赏礼物的支出从之前一年几乎为零的水平达到近30亿美元,今年可能增长近一倍。但除了游戏等小众领域,这类业务在美国并未走红。

广告业管理人士称,对TikTok来说,在美国更有前景的一条途径可能是视频订阅服务。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流媒体直播平台Twitch的成功表明这种模式或许能够成功。Twitch向观众收取费用,让他们几乎可以以游戏玩家的视角观看游戏直播。

分析师表示,电子商务和游戏是另外两个潜在的增长领域。在中国,拥有足够多粉丝的抖音(Douyin)用户可以在该应用内为视频添加标签,将粉丝们引导至他们自己在抖音平台上的数字商店,或引导观众去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Taobao)等零售平台,字节跳动则从中抽取佣金。

除了在过去一年里收购两家游戏开发商之外,字节跳动还于2019年2月在抖音上推出了其第一款应用内游戏《音跃球球》(Music Ball)。第三方开发者也可以在抖音上推出游戏,不过要拿出一部分游戏广告收入和内购消费收入给抖音。

蓝莲花的杨子潇表示,字节跳动已聘用数以百计的员工来开发游戏,其中一个项目的代号为Oasis。一位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今年将把游戏拆分为一个独立的业务部门,并授命战略投资负责人严授专注于该公司在游戏领域的努力。

字节跳动去年10月推出了一款名为满分(Manfen)的金融服务应用,向用户提供最高可达约2.8万美元的贷款。该公司的音乐应用Resso正在新兴市场进行测试。字节跳动的汽车销售应用会利用来自该公司旗下其他平台的短视频。

另一款产品是企业聊天和生产力应用Lark,起初是仅限字节跳动内部使用的工具。现在Lark已进入新加坡、日本等市场。它类似于聊天服务Slack与Google Docs的结合体,企业订户可以使用其聊天、日历、开会和文档功能。

很多分析师都认为,字节跳动正在中国以及其他地方测试的这些新产品最终将登陆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正寻求借助其热门视频应用TikTok的发展势头,推出新的应用,并将业务扩展到电子商务、游戏和其他领域,试图与全球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撰文 | Shan Li

OR--商业新媒体 】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正寻求借助其热门视频应用TikTok的发展势头,推出新的应用,并将业务扩展到电子商务、游戏和其他领域,试图与全球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这家部位于北京的公司推出了一款金融服务应用,并且正在印度和印尼测试一项音乐流媒体服务,此外,还在中国收购了数家游戏开发商,并采取了其它一些行动。对于TikTok,广告公司高管猜测,字节跳动可能会推出一项订阅服务,让观众付费获得更多访问权限或来自首选创作者的额外内容。

字节跳动对本文不予置评,该公司管理人士也没有给出正在策划此类订阅服务的任何暗示。不过,分析人士表示,增加服务种类将有助于把用户留在平台上、实现产品多样化并为该公司提供更多用户数据,这或将带来更多的广告收入。

驻中国技术顾问Matthew Brennan表示:“他们正在建立一个风险更低的生态系统,而不是仅仅依赖于一种产品。”

字节跳动的努力并不一定会成功。该公司的许多项目都试图打入已有巨头参与的领域,这些巨头包括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的支付宝(Alipay),以及Spotify Technology SA (SPOT)和其他西方公司。例如,多闪(Duoshan)是字节跳动设计的一款基于视频的即时通讯应用,旨在与微信(WeChat)在中国市场展开竞争,但推出后步履艰难。

字节跳动在美国还面临政治风险,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审查TikTok,以判断该平台与中国的关联是否会使其构成国家安全威胁。分析人士称,一些广告商对于在这款应用平台上花很多钱打广告持谨慎态度,因为担心会出现有害内容以及可能遭到位于北京的母公司的审查。字节跳动则表示,中国政府没有命令他们对内容进行审查。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曾报道称,字节跳动在2018年至少实现74亿美元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中国的广告收入。蓝莲花资本顾问有限公司(Blue Lotus Capital Advisors)执行董事杨子潇估计,字节跳动去年的收入猛增至115亿美元左右,甚至更多。

据报道,字节跳动并不是一直盈利的,这让一些观察人士质疑该公司在非公开市场的750亿美元估值。字节跳动的许多用户,特别是TikTok用户,都是消费能力有限的青少年。

广告业高管表示,TikTok仍需要说服企业界,让他们相信在TikTok平台上打广告能够带动销售增长。这款应用不像Facebook Inc. (FB)和Alphabet Inc.旗下谷歌(Google)那样能够提供用户数据库和分析工具,对此高管们表示,这意味着TikTok不能针对特定群体发送同等程度的定制广告。

杨子潇表示:“他们甚至还没搞清楚怎么做广告。Facebook或Instagram等平台的广告表现比TikTok更好。”

分析师称,字节跳动具备一些有利的趋势。该公司的应用已拥有7亿全球日活跃用户,其中很多在美国,该公司可以向这一庞大的用户群推出新产品。腾讯在中国采取了类似的策略并取得了成功。腾讯利用微信推出了手机游戏和电子支付等一系列消费者业务。

TikTok通过其他社交媒体平台没有的工具为美国广告商提供了接触其用户的机会,例如其流行的标签挑战(hashtag challenges)。品牌可以制作一段与一个标签相连接的舞蹈或幽默小短片,然后在TikTok的发现页面上进行推广。

TikTok去年聘请Facebook前高管Blake Chandlee担任其美国广告业务负责人。据一些广告公司称,字节跳动正在测试一个自助平台,让各品牌和营销机构可以购买根据不同地域、年龄段和兴趣设计的广告。

与TikTok上的一些网红合作过的Influencer Marketing Factory首席执行长Alessandro Bogliari称,TikTok在操作方面有时比较混乱。他表示,添加电子商务链接或产品说明是一个很繁琐的过程。

Bogliari称:“TikTok仍处于挖掘潜力的起步阶段。”

字节跳动其它大获成功的业务要想打入美国恐怕并非易事。

在中国,一个快速增长的收入源来自在线直播网红,这些人在中国版TikTok--抖音(Douyin)上担任自己频道的主播。粉丝们给他们喜欢的网红打赏礼物,字节跳动从中分一杯羹。网红们在类似电视购物的环节推销产品,并与抖音分享收益。

根据蓝莲花资本数据,去年在抖音上购买此类数字打赏礼物的支出从之前一年几乎为零的水平达到近30亿美元,今年可能增长近一倍。但除了游戏等小众领域,这类业务在美国并未走红。

广告业管理人士称,对TikTok来说,在美国更有前景的一条途径可能是视频订阅服务。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流媒体直播平台Twitch的成功表明这种模式或许能够成功。Twitch向观众收取费用,让他们几乎可以以游戏玩家的视角观看游戏直播。

分析师表示,电子商务和游戏是另外两个潜在的增长领域。在中国,拥有足够多粉丝的抖音(Douyin)用户可以在该应用内为视频添加标签,将粉丝们引导至他们自己在抖音平台上的数字商店,或引导观众去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Taobao)等零售平台,字节跳动则从中抽取佣金。

除了在过去一年里收购两家游戏开发商之外,字节跳动还于2019年2月在抖音上推出了其第一款应用内游戏《音跃球球》(Music Ball)。第三方开发者也可以在抖音上推出游戏,不过要拿出一部分游戏广告收入和内购消费收入给抖音。

蓝莲花的杨子潇表示,字节跳动已聘用数以百计的员工来开发游戏,其中一个项目的代号为Oasis。一位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今年将把游戏拆分为一个独立的业务部门,并授命战略投资负责人严授专注于该公司在游戏领域的努力。

字节跳动去年10月推出了一款名为满分(Manfen)的金融服务应用,向用户提供最高可达约2.8万美元的贷款。该公司的音乐应用Resso正在新兴市场进行测试。字节跳动的汽车销售应用会利用来自该公司旗下其他平台的短视频。

另一款产品是企业聊天和生产力应用Lark,起初是仅限字节跳动内部使用的工具。现在Lark已进入新加坡、日本等市场。它类似于聊天服务Slack与Google Docs的结合体,企业订户可以使用其聊天、日历、开会和文档功能。

很多分析师都认为,字节跳动正在中国以及其他地方测试的这些新产品最终将登陆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字节跳动欲与全球科技巨头争锋

发布日期:2020-02-21 14:00
摘要: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正寻求借助其热门视频应用TikTok的发展势头,推出新的应用,并将业务扩展到电子商务、游戏和其他领域,试图与全球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撰文 | Shan Li

OR--商业新媒体 】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正寻求借助其热门视频应用TikTok的发展势头,推出新的应用,并将业务扩展到电子商务、游戏和其他领域,试图与全球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这家部位于北京的公司推出了一款金融服务应用,并且正在印度和印尼测试一项音乐流媒体服务,此外,还在中国收购了数家游戏开发商,并采取了其它一些行动。对于TikTok,广告公司高管猜测,字节跳动可能会推出一项订阅服务,让观众付费获得更多访问权限或来自首选创作者的额外内容。

字节跳动对本文不予置评,该公司管理人士也没有给出正在策划此类订阅服务的任何暗示。不过,分析人士表示,增加服务种类将有助于把用户留在平台上、实现产品多样化并为该公司提供更多用户数据,这或将带来更多的广告收入。

驻中国技术顾问Matthew Brennan表示:“他们正在建立一个风险更低的生态系统,而不是仅仅依赖于一种产品。”

字节跳动的努力并不一定会成功。该公司的许多项目都试图打入已有巨头参与的领域,这些巨头包括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的支付宝(Alipay),以及Spotify Technology SA (SPOT)和其他西方公司。例如,多闪(Duoshan)是字节跳动设计的一款基于视频的即时通讯应用,旨在与微信(WeChat)在中国市场展开竞争,但推出后步履艰难。

字节跳动在美国还面临政治风险,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审查TikTok,以判断该平台与中国的关联是否会使其构成国家安全威胁。分析人士称,一些广告商对于在这款应用平台上花很多钱打广告持谨慎态度,因为担心会出现有害内容以及可能遭到位于北京的母公司的审查。字节跳动则表示,中国政府没有命令他们对内容进行审查。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曾报道称,字节跳动在2018年至少实现74亿美元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中国的广告收入。蓝莲花资本顾问有限公司(Blue Lotus Capital Advisors)执行董事杨子潇估计,字节跳动去年的收入猛增至115亿美元左右,甚至更多。

据报道,字节跳动并不是一直盈利的,这让一些观察人士质疑该公司在非公开市场的750亿美元估值。字节跳动的许多用户,特别是TikTok用户,都是消费能力有限的青少年。

广告业高管表示,TikTok仍需要说服企业界,让他们相信在TikTok平台上打广告能够带动销售增长。这款应用不像Facebook Inc. (FB)和Alphabet Inc.旗下谷歌(Google)那样能够提供用户数据库和分析工具,对此高管们表示,这意味着TikTok不能针对特定群体发送同等程度的定制广告。

杨子潇表示:“他们甚至还没搞清楚怎么做广告。Facebook或Instagram等平台的广告表现比TikTok更好。”

分析师称,字节跳动具备一些有利的趋势。该公司的应用已拥有7亿全球日活跃用户,其中很多在美国,该公司可以向这一庞大的用户群推出新产品。腾讯在中国采取了类似的策略并取得了成功。腾讯利用微信推出了手机游戏和电子支付等一系列消费者业务。

TikTok通过其他社交媒体平台没有的工具为美国广告商提供了接触其用户的机会,例如其流行的标签挑战(hashtag challenges)。品牌可以制作一段与一个标签相连接的舞蹈或幽默小短片,然后在TikTok的发现页面上进行推广。

TikTok去年聘请Facebook前高管Blake Chandlee担任其美国广告业务负责人。据一些广告公司称,字节跳动正在测试一个自助平台,让各品牌和营销机构可以购买根据不同地域、年龄段和兴趣设计的广告。

与TikTok上的一些网红合作过的Influencer Marketing Factory首席执行长Alessandro Bogliari称,TikTok在操作方面有时比较混乱。他表示,添加电子商务链接或产品说明是一个很繁琐的过程。

Bogliari称:“TikTok仍处于挖掘潜力的起步阶段。”

字节跳动其它大获成功的业务要想打入美国恐怕并非易事。

在中国,一个快速增长的收入源来自在线直播网红,这些人在中国版TikTok--抖音(Douyin)上担任自己频道的主播。粉丝们给他们喜欢的网红打赏礼物,字节跳动从中分一杯羹。网红们在类似电视购物的环节推销产品,并与抖音分享收益。

根据蓝莲花资本数据,去年在抖音上购买此类数字打赏礼物的支出从之前一年几乎为零的水平达到近30亿美元,今年可能增长近一倍。但除了游戏等小众领域,这类业务在美国并未走红。

广告业管理人士称,对TikTok来说,在美国更有前景的一条途径可能是视频订阅服务。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流媒体直播平台Twitch的成功表明这种模式或许能够成功。Twitch向观众收取费用,让他们几乎可以以游戏玩家的视角观看游戏直播。

分析师表示,电子商务和游戏是另外两个潜在的增长领域。在中国,拥有足够多粉丝的抖音(Douyin)用户可以在该应用内为视频添加标签,将粉丝们引导至他们自己在抖音平台上的数字商店,或引导观众去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Taobao)等零售平台,字节跳动则从中抽取佣金。

除了在过去一年里收购两家游戏开发商之外,字节跳动还于2019年2月在抖音上推出了其第一款应用内游戏《音跃球球》(Music Ball)。第三方开发者也可以在抖音上推出游戏,不过要拿出一部分游戏广告收入和内购消费收入给抖音。

蓝莲花的杨子潇表示,字节跳动已聘用数以百计的员工来开发游戏,其中一个项目的代号为Oasis。一位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今年将把游戏拆分为一个独立的业务部门,并授命战略投资负责人严授专注于该公司在游戏领域的努力。

字节跳动去年10月推出了一款名为满分(Manfen)的金融服务应用,向用户提供最高可达约2.8万美元的贷款。该公司的音乐应用Resso正在新兴市场进行测试。字节跳动的汽车销售应用会利用来自该公司旗下其他平台的短视频。

另一款产品是企业聊天和生产力应用Lark,起初是仅限字节跳动内部使用的工具。现在Lark已进入新加坡、日本等市场。它类似于聊天服务Slack与Google Docs的结合体,企业订户可以使用其聊天、日历、开会和文档功能。

很多分析师都认为,字节跳动正在中国以及其他地方测试的这些新产品最终将登陆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正寻求借助其热门视频应用TikTok的发展势头,推出新的应用,并将业务扩展到电子商务、游戏和其他领域,试图与全球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撰文 | Shan Li

OR--商业新媒体 】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正寻求借助其热门视频应用TikTok的发展势头,推出新的应用,并将业务扩展到电子商务、游戏和其他领域,试图与全球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这家部位于北京的公司推出了一款金融服务应用,并且正在印度和印尼测试一项音乐流媒体服务,此外,还在中国收购了数家游戏开发商,并采取了其它一些行动。对于TikTok,广告公司高管猜测,字节跳动可能会推出一项订阅服务,让观众付费获得更多访问权限或来自首选创作者的额外内容。

字节跳动对本文不予置评,该公司管理人士也没有给出正在策划此类订阅服务的任何暗示。不过,分析人士表示,增加服务种类将有助于把用户留在平台上、实现产品多样化并为该公司提供更多用户数据,这或将带来更多的广告收入。

驻中国技术顾问Matthew Brennan表示:“他们正在建立一个风险更低的生态系统,而不是仅仅依赖于一种产品。”

字节跳动的努力并不一定会成功。该公司的许多项目都试图打入已有巨头参与的领域,这些巨头包括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的支付宝(Alipay),以及Spotify Technology SA (SPOT)和其他西方公司。例如,多闪(Duoshan)是字节跳动设计的一款基于视频的即时通讯应用,旨在与微信(WeChat)在中国市场展开竞争,但推出后步履艰难。

字节跳动在美国还面临政治风险,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审查TikTok,以判断该平台与中国的关联是否会使其构成国家安全威胁。分析人士称,一些广告商对于在这款应用平台上花很多钱打广告持谨慎态度,因为担心会出现有害内容以及可能遭到位于北京的母公司的审查。字节跳动则表示,中国政府没有命令他们对内容进行审查。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曾报道称,字节跳动在2018年至少实现74亿美元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中国的广告收入。蓝莲花资本顾问有限公司(Blue Lotus Capital Advisors)执行董事杨子潇估计,字节跳动去年的收入猛增至115亿美元左右,甚至更多。

据报道,字节跳动并不是一直盈利的,这让一些观察人士质疑该公司在非公开市场的750亿美元估值。字节跳动的许多用户,特别是TikTok用户,都是消费能力有限的青少年。

广告业高管表示,TikTok仍需要说服企业界,让他们相信在TikTok平台上打广告能够带动销售增长。这款应用不像Facebook Inc. (FB)和Alphabet Inc.旗下谷歌(Google)那样能够提供用户数据库和分析工具,对此高管们表示,这意味着TikTok不能针对特定群体发送同等程度的定制广告。

杨子潇表示:“他们甚至还没搞清楚怎么做广告。Facebook或Instagram等平台的广告表现比TikTok更好。”

分析师称,字节跳动具备一些有利的趋势。该公司的应用已拥有7亿全球日活跃用户,其中很多在美国,该公司可以向这一庞大的用户群推出新产品。腾讯在中国采取了类似的策略并取得了成功。腾讯利用微信推出了手机游戏和电子支付等一系列消费者业务。

TikTok通过其他社交媒体平台没有的工具为美国广告商提供了接触其用户的机会,例如其流行的标签挑战(hashtag challenges)。品牌可以制作一段与一个标签相连接的舞蹈或幽默小短片,然后在TikTok的发现页面上进行推广。

TikTok去年聘请Facebook前高管Blake Chandlee担任其美国广告业务负责人。据一些广告公司称,字节跳动正在测试一个自助平台,让各品牌和营销机构可以购买根据不同地域、年龄段和兴趣设计的广告。

与TikTok上的一些网红合作过的Influencer Marketing Factory首席执行长Alessandro Bogliari称,TikTok在操作方面有时比较混乱。他表示,添加电子商务链接或产品说明是一个很繁琐的过程。

Bogliari称:“TikTok仍处于挖掘潜力的起步阶段。”

字节跳动其它大获成功的业务要想打入美国恐怕并非易事。

在中国,一个快速增长的收入源来自在线直播网红,这些人在中国版TikTok--抖音(Douyin)上担任自己频道的主播。粉丝们给他们喜欢的网红打赏礼物,字节跳动从中分一杯羹。网红们在类似电视购物的环节推销产品,并与抖音分享收益。

根据蓝莲花资本数据,去年在抖音上购买此类数字打赏礼物的支出从之前一年几乎为零的水平达到近30亿美元,今年可能增长近一倍。但除了游戏等小众领域,这类业务在美国并未走红。

广告业管理人士称,对TikTok来说,在美国更有前景的一条途径可能是视频订阅服务。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流媒体直播平台Twitch的成功表明这种模式或许能够成功。Twitch向观众收取费用,让他们几乎可以以游戏玩家的视角观看游戏直播。

分析师表示,电子商务和游戏是另外两个潜在的增长领域。在中国,拥有足够多粉丝的抖音(Douyin)用户可以在该应用内为视频添加标签,将粉丝们引导至他们自己在抖音平台上的数字商店,或引导观众去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Taobao)等零售平台,字节跳动则从中抽取佣金。

除了在过去一年里收购两家游戏开发商之外,字节跳动还于2019年2月在抖音上推出了其第一款应用内游戏《音跃球球》(Music Ball)。第三方开发者也可以在抖音上推出游戏,不过要拿出一部分游戏广告收入和内购消费收入给抖音。

蓝莲花的杨子潇表示,字节跳动已聘用数以百计的员工来开发游戏,其中一个项目的代号为Oasis。一位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今年将把游戏拆分为一个独立的业务部门,并授命战略投资负责人严授专注于该公司在游戏领域的努力。

字节跳动去年10月推出了一款名为满分(Manfen)的金融服务应用,向用户提供最高可达约2.8万美元的贷款。该公司的音乐应用Resso正在新兴市场进行测试。字节跳动的汽车销售应用会利用来自该公司旗下其他平台的短视频。

另一款产品是企业聊天和生产力应用Lark,起初是仅限字节跳动内部使用的工具。现在Lark已进入新加坡、日本等市场。它类似于聊天服务Slack与Google Docs的结合体,企业订户可以使用其聊天、日历、开会和文档功能。

很多分析师都认为,字节跳动正在中国以及其他地方测试的这些新产品最终将登陆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