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高盛对它在华尔街地位的丧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现在它应该在对手的嘲笑声中发奋努力。



撰文 |  乔纳森•古思里

OR--商业新媒体 】笑声。在上个月曼哈顿的交通噪声中,你可以听到笑声。高盛(Goldman Sachs)竭尽全力来办好它的首个投资者日。竞争对手银行家被逗乐了,而不是吓坏了。“他们只有这些吗?”有人嗤笑了一声。首席执行官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领导的推销活动,和苹果(Apple)的所有产品发布会一样顺畅。但其低调的抱负——集团盈利仅比资本成本高几个百分点——表明该行的衰落有多严重。

在本世纪头十年,高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投资银行。各国元首都向其老板献殷勤。它的股票评级高得惊人。在金融危机期间,敌意取代了敬畏。《滚石》(Rolling Stone )的记者马特•泰比(Matt Taibbi)愤怒地写道,这家银行是“一只缠绕在人类脸上的巨大吸血乌贼”。

亨特•S•汤普森(Hunter S Thompson)可能会写下这样的句子,如果这位荒诞新闻之父上过经济学课,而不是吃迷幻药的话。但是,泰比的批评就像其主题一样过时。他的言下之意是,在热衷于建立关系网络和从资产泡沫中赚取租金方面,高盛是特别的,但这些是银行家们几个世纪以来的共同追求。此外,泰比担心什么都不会改变,事实证明他错了。

高盛在2008年成为受监管的贷款机构。2008年以来,这类贷款机构为收到的所有纾困付出了惩罚代价。不断增长的资产负债表缓冲是高盛证券交易业务现在拖累回报率的原因。高盛的市值是同行中最小的。但批评者仍将其等同于全球资本:无所不在、算计、不道德。2016年,这种看法对高盛的不利之处变得很明显,当时英国议员公开抨击高盛最杰出的英国高管迈克尔•“伍迪”•舍伍德(Michael “Woody” Sherwood)。虽然对于菲利普•格林(Philip Green)备受争议地出售濒临破产的零售商BHS,舍伍德并未过多参与其中,但他最终还是下台了。


更糟糕的是,另一位前合伙人蒂姆•莱斯纳(Tim Leissner)在2018年承认帮助交易撮合者刘特佐(Jho Low)从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攫取了数十亿美元。尽管没有迹象表明高盛有不当行为,但这两起案件都加深了人们对其银行家依赖关系赚钱的怀疑。

事实上,所有银行家都寻求赢得特许经营权,并与有权有势的人交朋友。合伙人制度的遗产给了高盛高管一个特殊的优势。该集团于1999年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但仍任命了一批享有特权的“合伙人”。精英们辛苦工作了大约十年后,许多人开始从事有声望的外部工作。他们构成了一个像麦肯锡(McKinsey)一样强大的影响力网络。

高盛在企业金融咨询方面有着令人羡慕的领先优势——在这方面,人脉至关重要。Dealogic编制的排行榜显示,该行去年在收购和美国上市业务方面名列榜首。它在科技并购方面有很强的优势。上周,科技公司纷纷出席高盛在奢华的皇宫酒店(Palace Hotel)举行的年度旧金山会议。联合首席信息官乔治•李(George Lee)表示:“对公司的工程师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

与硅谷关系密切,加上庞大的基金管理部门,并不足以将高盛从现在低得可怜的股票评级中拯救出来。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零售、商业和投资银行业务规模庞大,其评级比高盛高一倍。一位批评家讽刺说,高盛的多元化战略是“撒网并祈祷”。它正在向个人银行等领域推进——相比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和摩根大通这样的庞然大物,它在这些领域微不足道。

高盛的影响力引擎也在失去动力。高盛“校友们”要么正要从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欧洲央行(ECB)和英国央行(BoE)的高层职位离职,要么已经离职。前高盛首席执行官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写的那本关于他如何讨好中国威权领导人的书,如今读起来令人生厌。但“吸血乌贼”的比喻也是如此。对漫画家来说,爱到处插手的章鱼已经成为共产主义、殖民主义和犹太人创办的企业(如高盛)的化身,这十年来,针对它们的仇恨激增。

这种偏执非常可憎。但高盛在华尔街地位的丧失没什么好抱怨的,甚至对其高管也是如此。如果它真的能够驾驭资本主义的赌场规则,它就不会衰败。而事实上,它被后危机时期的限制困住了,乏善可陈。

正如通用电气(GE)和波音(Boeing)的例子所显示的,卓越滋生自满。只要你的企业财务稳健,那你最好成为挑战者。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否认自己是一家银行。”现在不再如此了。经营储蓄账户和向小型网上商户贷款可能成为一项体面的业务。与此同时,如果零售银行业务大量数字化,大型分支网络将成为竞争对手的累赘。

所罗门的任务是让一个曾经散发着特权气息的企业看起来像一个好斗的局外人。这应该比看起来容易。将支持人员称为“联合会”这样的怪癖,暗示它是一个像伊顿公学(Eton College)这样充满精英历史的机构。其实,高盛在上世纪70年代才跻身华尔街前列。

高盛高管现在有理由再次发奋努力。对手的嘲笑无关紧要,除非他们能一直笑下去。就目前而言,这种嘲笑是所罗门激励员工的最有力工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面对嘲笑的高盛

发布日期:2020-02-21 06:09
摘要:高盛对它在华尔街地位的丧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现在它应该在对手的嘲笑声中发奋努力。



撰文 |  乔纳森•古思里

OR--商业新媒体 】笑声。在上个月曼哈顿的交通噪声中,你可以听到笑声。高盛(Goldman Sachs)竭尽全力来办好它的首个投资者日。竞争对手银行家被逗乐了,而不是吓坏了。“他们只有这些吗?”有人嗤笑了一声。首席执行官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领导的推销活动,和苹果(Apple)的所有产品发布会一样顺畅。但其低调的抱负——集团盈利仅比资本成本高几个百分点——表明该行的衰落有多严重。

在本世纪头十年,高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投资银行。各国元首都向其老板献殷勤。它的股票评级高得惊人。在金融危机期间,敌意取代了敬畏。《滚石》(Rolling Stone )的记者马特•泰比(Matt Taibbi)愤怒地写道,这家银行是“一只缠绕在人类脸上的巨大吸血乌贼”。

亨特•S•汤普森(Hunter S Thompson)可能会写下这样的句子,如果这位荒诞新闻之父上过经济学课,而不是吃迷幻药的话。但是,泰比的批评就像其主题一样过时。他的言下之意是,在热衷于建立关系网络和从资产泡沫中赚取租金方面,高盛是特别的,但这些是银行家们几个世纪以来的共同追求。此外,泰比担心什么都不会改变,事实证明他错了。

高盛在2008年成为受监管的贷款机构。2008年以来,这类贷款机构为收到的所有纾困付出了惩罚代价。不断增长的资产负债表缓冲是高盛证券交易业务现在拖累回报率的原因。高盛的市值是同行中最小的。但批评者仍将其等同于全球资本:无所不在、算计、不道德。2016年,这种看法对高盛的不利之处变得很明显,当时英国议员公开抨击高盛最杰出的英国高管迈克尔•“伍迪”•舍伍德(Michael “Woody” Sherwood)。虽然对于菲利普•格林(Philip Green)备受争议地出售濒临破产的零售商BHS,舍伍德并未过多参与其中,但他最终还是下台了。


更糟糕的是,另一位前合伙人蒂姆•莱斯纳(Tim Leissner)在2018年承认帮助交易撮合者刘特佐(Jho Low)从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攫取了数十亿美元。尽管没有迹象表明高盛有不当行为,但这两起案件都加深了人们对其银行家依赖关系赚钱的怀疑。

事实上,所有银行家都寻求赢得特许经营权,并与有权有势的人交朋友。合伙人制度的遗产给了高盛高管一个特殊的优势。该集团于1999年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但仍任命了一批享有特权的“合伙人”。精英们辛苦工作了大约十年后,许多人开始从事有声望的外部工作。他们构成了一个像麦肯锡(McKinsey)一样强大的影响力网络。

高盛在企业金融咨询方面有着令人羡慕的领先优势——在这方面,人脉至关重要。Dealogic编制的排行榜显示,该行去年在收购和美国上市业务方面名列榜首。它在科技并购方面有很强的优势。上周,科技公司纷纷出席高盛在奢华的皇宫酒店(Palace Hotel)举行的年度旧金山会议。联合首席信息官乔治•李(George Lee)表示:“对公司的工程师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

与硅谷关系密切,加上庞大的基金管理部门,并不足以将高盛从现在低得可怜的股票评级中拯救出来。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零售、商业和投资银行业务规模庞大,其评级比高盛高一倍。一位批评家讽刺说,高盛的多元化战略是“撒网并祈祷”。它正在向个人银行等领域推进——相比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和摩根大通这样的庞然大物,它在这些领域微不足道。

高盛的影响力引擎也在失去动力。高盛“校友们”要么正要从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欧洲央行(ECB)和英国央行(BoE)的高层职位离职,要么已经离职。前高盛首席执行官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写的那本关于他如何讨好中国威权领导人的书,如今读起来令人生厌。但“吸血乌贼”的比喻也是如此。对漫画家来说,爱到处插手的章鱼已经成为共产主义、殖民主义和犹太人创办的企业(如高盛)的化身,这十年来,针对它们的仇恨激增。

这种偏执非常可憎。但高盛在华尔街地位的丧失没什么好抱怨的,甚至对其高管也是如此。如果它真的能够驾驭资本主义的赌场规则,它就不会衰败。而事实上,它被后危机时期的限制困住了,乏善可陈。

正如通用电气(GE)和波音(Boeing)的例子所显示的,卓越滋生自满。只要你的企业财务稳健,那你最好成为挑战者。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否认自己是一家银行。”现在不再如此了。经营储蓄账户和向小型网上商户贷款可能成为一项体面的业务。与此同时,如果零售银行业务大量数字化,大型分支网络将成为竞争对手的累赘。

所罗门的任务是让一个曾经散发着特权气息的企业看起来像一个好斗的局外人。这应该比看起来容易。将支持人员称为“联合会”这样的怪癖,暗示它是一个像伊顿公学(Eton College)这样充满精英历史的机构。其实,高盛在上世纪70年代才跻身华尔街前列。

高盛高管现在有理由再次发奋努力。对手的嘲笑无关紧要,除非他们能一直笑下去。就目前而言,这种嘲笑是所罗门激励员工的最有力工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高盛对它在华尔街地位的丧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现在它应该在对手的嘲笑声中发奋努力。



撰文 |  乔纳森•古思里

OR--商业新媒体 】笑声。在上个月曼哈顿的交通噪声中,你可以听到笑声。高盛(Goldman Sachs)竭尽全力来办好它的首个投资者日。竞争对手银行家被逗乐了,而不是吓坏了。“他们只有这些吗?”有人嗤笑了一声。首席执行官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领导的推销活动,和苹果(Apple)的所有产品发布会一样顺畅。但其低调的抱负——集团盈利仅比资本成本高几个百分点——表明该行的衰落有多严重。

在本世纪头十年,高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投资银行。各国元首都向其老板献殷勤。它的股票评级高得惊人。在金融危机期间,敌意取代了敬畏。《滚石》(Rolling Stone )的记者马特•泰比(Matt Taibbi)愤怒地写道,这家银行是“一只缠绕在人类脸上的巨大吸血乌贼”。

亨特•S•汤普森(Hunter S Thompson)可能会写下这样的句子,如果这位荒诞新闻之父上过经济学课,而不是吃迷幻药的话。但是,泰比的批评就像其主题一样过时。他的言下之意是,在热衷于建立关系网络和从资产泡沫中赚取租金方面,高盛是特别的,但这些是银行家们几个世纪以来的共同追求。此外,泰比担心什么都不会改变,事实证明他错了。

高盛在2008年成为受监管的贷款机构。2008年以来,这类贷款机构为收到的所有纾困付出了惩罚代价。不断增长的资产负债表缓冲是高盛证券交易业务现在拖累回报率的原因。高盛的市值是同行中最小的。但批评者仍将其等同于全球资本:无所不在、算计、不道德。2016年,这种看法对高盛的不利之处变得很明显,当时英国议员公开抨击高盛最杰出的英国高管迈克尔•“伍迪”•舍伍德(Michael “Woody” Sherwood)。虽然对于菲利普•格林(Philip Green)备受争议地出售濒临破产的零售商BHS,舍伍德并未过多参与其中,但他最终还是下台了。


更糟糕的是,另一位前合伙人蒂姆•莱斯纳(Tim Leissner)在2018年承认帮助交易撮合者刘特佐(Jho Low)从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攫取了数十亿美元。尽管没有迹象表明高盛有不当行为,但这两起案件都加深了人们对其银行家依赖关系赚钱的怀疑。

事实上,所有银行家都寻求赢得特许经营权,并与有权有势的人交朋友。合伙人制度的遗产给了高盛高管一个特殊的优势。该集团于1999年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但仍任命了一批享有特权的“合伙人”。精英们辛苦工作了大约十年后,许多人开始从事有声望的外部工作。他们构成了一个像麦肯锡(McKinsey)一样强大的影响力网络。

高盛在企业金融咨询方面有着令人羡慕的领先优势——在这方面,人脉至关重要。Dealogic编制的排行榜显示,该行去年在收购和美国上市业务方面名列榜首。它在科技并购方面有很强的优势。上周,科技公司纷纷出席高盛在奢华的皇宫酒店(Palace Hotel)举行的年度旧金山会议。联合首席信息官乔治•李(George Lee)表示:“对公司的工程师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

与硅谷关系密切,加上庞大的基金管理部门,并不足以将高盛从现在低得可怜的股票评级中拯救出来。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零售、商业和投资银行业务规模庞大,其评级比高盛高一倍。一位批评家讽刺说,高盛的多元化战略是“撒网并祈祷”。它正在向个人银行等领域推进——相比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和摩根大通这样的庞然大物,它在这些领域微不足道。

高盛的影响力引擎也在失去动力。高盛“校友们”要么正要从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欧洲央行(ECB)和英国央行(BoE)的高层职位离职,要么已经离职。前高盛首席执行官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写的那本关于他如何讨好中国威权领导人的书,如今读起来令人生厌。但“吸血乌贼”的比喻也是如此。对漫画家来说,爱到处插手的章鱼已经成为共产主义、殖民主义和犹太人创办的企业(如高盛)的化身,这十年来,针对它们的仇恨激增。

这种偏执非常可憎。但高盛在华尔街地位的丧失没什么好抱怨的,甚至对其高管也是如此。如果它真的能够驾驭资本主义的赌场规则,它就不会衰败。而事实上,它被后危机时期的限制困住了,乏善可陈。

正如通用电气(GE)和波音(Boeing)的例子所显示的,卓越滋生自满。只要你的企业财务稳健,那你最好成为挑战者。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否认自己是一家银行。”现在不再如此了。经营储蓄账户和向小型网上商户贷款可能成为一项体面的业务。与此同时,如果零售银行业务大量数字化,大型分支网络将成为竞争对手的累赘。

所罗门的任务是让一个曾经散发着特权气息的企业看起来像一个好斗的局外人。这应该比看起来容易。将支持人员称为“联合会”这样的怪癖,暗示它是一个像伊顿公学(Eton College)这样充满精英历史的机构。其实,高盛在上世纪70年代才跻身华尔街前列。

高盛高管现在有理由再次发奋努力。对手的嘲笑无关紧要,除非他们能一直笑下去。就目前而言,这种嘲笑是所罗门激励员工的最有力工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面对嘲笑的高盛

发布日期:2020-02-21 06:09
摘要:高盛对它在华尔街地位的丧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现在它应该在对手的嘲笑声中发奋努力。



撰文 |  乔纳森•古思里

OR--商业新媒体 】笑声。在上个月曼哈顿的交通噪声中,你可以听到笑声。高盛(Goldman Sachs)竭尽全力来办好它的首个投资者日。竞争对手银行家被逗乐了,而不是吓坏了。“他们只有这些吗?”有人嗤笑了一声。首席执行官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领导的推销活动,和苹果(Apple)的所有产品发布会一样顺畅。但其低调的抱负——集团盈利仅比资本成本高几个百分点——表明该行的衰落有多严重。

在本世纪头十年,高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投资银行。各国元首都向其老板献殷勤。它的股票评级高得惊人。在金融危机期间,敌意取代了敬畏。《滚石》(Rolling Stone )的记者马特•泰比(Matt Taibbi)愤怒地写道,这家银行是“一只缠绕在人类脸上的巨大吸血乌贼”。

亨特•S•汤普森(Hunter S Thompson)可能会写下这样的句子,如果这位荒诞新闻之父上过经济学课,而不是吃迷幻药的话。但是,泰比的批评就像其主题一样过时。他的言下之意是,在热衷于建立关系网络和从资产泡沫中赚取租金方面,高盛是特别的,但这些是银行家们几个世纪以来的共同追求。此外,泰比担心什么都不会改变,事实证明他错了。

高盛在2008年成为受监管的贷款机构。2008年以来,这类贷款机构为收到的所有纾困付出了惩罚代价。不断增长的资产负债表缓冲是高盛证券交易业务现在拖累回报率的原因。高盛的市值是同行中最小的。但批评者仍将其等同于全球资本:无所不在、算计、不道德。2016年,这种看法对高盛的不利之处变得很明显,当时英国议员公开抨击高盛最杰出的英国高管迈克尔•“伍迪”•舍伍德(Michael “Woody” Sherwood)。虽然对于菲利普•格林(Philip Green)备受争议地出售濒临破产的零售商BHS,舍伍德并未过多参与其中,但他最终还是下台了。


更糟糕的是,另一位前合伙人蒂姆•莱斯纳(Tim Leissner)在2018年承认帮助交易撮合者刘特佐(Jho Low)从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攫取了数十亿美元。尽管没有迹象表明高盛有不当行为,但这两起案件都加深了人们对其银行家依赖关系赚钱的怀疑。

事实上,所有银行家都寻求赢得特许经营权,并与有权有势的人交朋友。合伙人制度的遗产给了高盛高管一个特殊的优势。该集团于1999年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但仍任命了一批享有特权的“合伙人”。精英们辛苦工作了大约十年后,许多人开始从事有声望的外部工作。他们构成了一个像麦肯锡(McKinsey)一样强大的影响力网络。

高盛在企业金融咨询方面有着令人羡慕的领先优势——在这方面,人脉至关重要。Dealogic编制的排行榜显示,该行去年在收购和美国上市业务方面名列榜首。它在科技并购方面有很强的优势。上周,科技公司纷纷出席高盛在奢华的皇宫酒店(Palace Hotel)举行的年度旧金山会议。联合首席信息官乔治•李(George Lee)表示:“对公司的工程师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

与硅谷关系密切,加上庞大的基金管理部门,并不足以将高盛从现在低得可怜的股票评级中拯救出来。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零售、商业和投资银行业务规模庞大,其评级比高盛高一倍。一位批评家讽刺说,高盛的多元化战略是“撒网并祈祷”。它正在向个人银行等领域推进——相比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和摩根大通这样的庞然大物,它在这些领域微不足道。

高盛的影响力引擎也在失去动力。高盛“校友们”要么正要从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欧洲央行(ECB)和英国央行(BoE)的高层职位离职,要么已经离职。前高盛首席执行官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写的那本关于他如何讨好中国威权领导人的书,如今读起来令人生厌。但“吸血乌贼”的比喻也是如此。对漫画家来说,爱到处插手的章鱼已经成为共产主义、殖民主义和犹太人创办的企业(如高盛)的化身,这十年来,针对它们的仇恨激增。

这种偏执非常可憎。但高盛在华尔街地位的丧失没什么好抱怨的,甚至对其高管也是如此。如果它真的能够驾驭资本主义的赌场规则,它就不会衰败。而事实上,它被后危机时期的限制困住了,乏善可陈。

正如通用电气(GE)和波音(Boeing)的例子所显示的,卓越滋生自满。只要你的企业财务稳健,那你最好成为挑战者。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否认自己是一家银行。”现在不再如此了。经营储蓄账户和向小型网上商户贷款可能成为一项体面的业务。与此同时,如果零售银行业务大量数字化,大型分支网络将成为竞争对手的累赘。

所罗门的任务是让一个曾经散发着特权气息的企业看起来像一个好斗的局外人。这应该比看起来容易。将支持人员称为“联合会”这样的怪癖,暗示它是一个像伊顿公学(Eton College)这样充满精英历史的机构。其实,高盛在上世纪70年代才跻身华尔街前列。

高盛高管现在有理由再次发奋努力。对手的嘲笑无关紧要,除非他们能一直笑下去。就目前而言,这种嘲笑是所罗门激励员工的最有力工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高盛对它在华尔街地位的丧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现在它应该在对手的嘲笑声中发奋努力。



撰文 |  乔纳森•古思里

OR--商业新媒体 】笑声。在上个月曼哈顿的交通噪声中,你可以听到笑声。高盛(Goldman Sachs)竭尽全力来办好它的首个投资者日。竞争对手银行家被逗乐了,而不是吓坏了。“他们只有这些吗?”有人嗤笑了一声。首席执行官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领导的推销活动,和苹果(Apple)的所有产品发布会一样顺畅。但其低调的抱负——集团盈利仅比资本成本高几个百分点——表明该行的衰落有多严重。

在本世纪头十年,高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投资银行。各国元首都向其老板献殷勤。它的股票评级高得惊人。在金融危机期间,敌意取代了敬畏。《滚石》(Rolling Stone )的记者马特•泰比(Matt Taibbi)愤怒地写道,这家银行是“一只缠绕在人类脸上的巨大吸血乌贼”。

亨特•S•汤普森(Hunter S Thompson)可能会写下这样的句子,如果这位荒诞新闻之父上过经济学课,而不是吃迷幻药的话。但是,泰比的批评就像其主题一样过时。他的言下之意是,在热衷于建立关系网络和从资产泡沫中赚取租金方面,高盛是特别的,但这些是银行家们几个世纪以来的共同追求。此外,泰比担心什么都不会改变,事实证明他错了。

高盛在2008年成为受监管的贷款机构。2008年以来,这类贷款机构为收到的所有纾困付出了惩罚代价。不断增长的资产负债表缓冲是高盛证券交易业务现在拖累回报率的原因。高盛的市值是同行中最小的。但批评者仍将其等同于全球资本:无所不在、算计、不道德。2016年,这种看法对高盛的不利之处变得很明显,当时英国议员公开抨击高盛最杰出的英国高管迈克尔•“伍迪”•舍伍德(Michael “Woody” Sherwood)。虽然对于菲利普•格林(Philip Green)备受争议地出售濒临破产的零售商BHS,舍伍德并未过多参与其中,但他最终还是下台了。


更糟糕的是,另一位前合伙人蒂姆•莱斯纳(Tim Leissner)在2018年承认帮助交易撮合者刘特佐(Jho Low)从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攫取了数十亿美元。尽管没有迹象表明高盛有不当行为,但这两起案件都加深了人们对其银行家依赖关系赚钱的怀疑。

事实上,所有银行家都寻求赢得特许经营权,并与有权有势的人交朋友。合伙人制度的遗产给了高盛高管一个特殊的优势。该集团于1999年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但仍任命了一批享有特权的“合伙人”。精英们辛苦工作了大约十年后,许多人开始从事有声望的外部工作。他们构成了一个像麦肯锡(McKinsey)一样强大的影响力网络。

高盛在企业金融咨询方面有着令人羡慕的领先优势——在这方面,人脉至关重要。Dealogic编制的排行榜显示,该行去年在收购和美国上市业务方面名列榜首。它在科技并购方面有很强的优势。上周,科技公司纷纷出席高盛在奢华的皇宫酒店(Palace Hotel)举行的年度旧金山会议。联合首席信息官乔治•李(George Lee)表示:“对公司的工程师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

与硅谷关系密切,加上庞大的基金管理部门,并不足以将高盛从现在低得可怜的股票评级中拯救出来。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零售、商业和投资银行业务规模庞大,其评级比高盛高一倍。一位批评家讽刺说,高盛的多元化战略是“撒网并祈祷”。它正在向个人银行等领域推进——相比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和摩根大通这样的庞然大物,它在这些领域微不足道。

高盛的影响力引擎也在失去动力。高盛“校友们”要么正要从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欧洲央行(ECB)和英国央行(BoE)的高层职位离职,要么已经离职。前高盛首席执行官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写的那本关于他如何讨好中国威权领导人的书,如今读起来令人生厌。但“吸血乌贼”的比喻也是如此。对漫画家来说,爱到处插手的章鱼已经成为共产主义、殖民主义和犹太人创办的企业(如高盛)的化身,这十年来,针对它们的仇恨激增。

这种偏执非常可憎。但高盛在华尔街地位的丧失没什么好抱怨的,甚至对其高管也是如此。如果它真的能够驾驭资本主义的赌场规则,它就不会衰败。而事实上,它被后危机时期的限制困住了,乏善可陈。

正如通用电气(GE)和波音(Boeing)的例子所显示的,卓越滋生自满。只要你的企业财务稳健,那你最好成为挑战者。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否认自己是一家银行。”现在不再如此了。经营储蓄账户和向小型网上商户贷款可能成为一项体面的业务。与此同时,如果零售银行业务大量数字化,大型分支网络将成为竞争对手的累赘。

所罗门的任务是让一个曾经散发着特权气息的企业看起来像一个好斗的局外人。这应该比看起来容易。将支持人员称为“联合会”这样的怪癖,暗示它是一个像伊顿公学(Eton College)这样充满精英历史的机构。其实,高盛在上世纪70年代才跻身华尔街前列。

高盛高管现在有理由再次发奋努力。对手的嘲笑无关紧要,除非他们能一直笑下去。就目前而言,这种嘲笑是所罗门激励员工的最有力工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