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疫情冲击中国经济、压低能源需求的背景下,很难想象中国还能严格按照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增加购买美国能源



撰文 | 迈克尔•迈丹 

OR--商业新媒体 】当美中“第一阶段”协议于今年1月中旬签署时,北京的领导人很可能松了一口气。

尽管中国承诺购买大量美国商品,但这是一个很小的代价。这不是因为它将会神奇地修复中国与美国日益恶化的关系,而是因为它将让北京方面赢得时间,可以专注于扶持踉踉跄跄的中国经济。

今年,支持经济增长对中国政府至关重要,因为政府承诺到2020年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实现这一承诺所需的6%的国民经济增长率似乎伸手可及,而宏观经济指标自2019年末以来开始回升,中美协议也已签署。

但是接着就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隔离、工厂关闭和旅行限制措施接踵而至,使今年春节不像往年那么热闹。现在,尽管中国正在逐步复工,但许多办公楼仍然空无一人,通常拥挤的道路也空旷得吊诡。

就在签署协议文书的几周后,中国经济几乎陷入停滞,大宗商品需求也受到了冲击。据估计,中国的石油需求下降了约三分之一,使得市场每日需求减少了300万至400万桶,这相当于日本石油产品的总需求。

中国炼油厂宣布每日减产约200万桶,在2月份相当于产能的15%。中国的天然气需求也大幅下降,潜在减少高达100亿立方米。

假设新冠病毒疫情在未来几周达到峰值,而经济活动逐渐回升,一些损失的需求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得到弥补。但对于一个业已供应过剩的天然气市场来说,失去相当于新加坡总量的需求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因此,在这种背景下,很难想象中国会怎样根据与华盛顿签署的协议,扩大对美国能源产品的购买。北京方面雄心勃勃的承诺意味着,将其对美国能源产品的购买量从2017年的峰值(估计为80亿美元至90亿美元)增加到今年的185亿美元和2021年的339亿美元。

这将意味着中国需要将原油、石油产品、液化天然气和煤炭的购买量增加一倍以上。人们曾普遍认为液化天然气很容易销售。2017年和2018年,中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分别同比大幅增加170亿立方米和180亿立方米,其中从美国进口量在2018年达到峰值,为30亿立方米。

随着新设施开始从美国出口液化天然气,以及中国承诺让其经济更加环保,液化天然气可能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然而还是有一些小问题。首先,2018年,中国进口了价值不到10亿美元的美国液化天然气,那时的东北亚现货价格几乎是当前水平的两倍,因此,要让液化天然气起到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效果,中国需要显著增加进口量。

其次,2019年,随着经济放缓和政府将重点放在国内生产上,中国液化天然气需求增长放缓至110亿立方米。即使今年天然气需求增长恢复,国内产量也在上升,而且中国现在有新的来自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

这使得原油进口成为中国增加能源支出的最佳选择。2019年,中国进口原油超过1000万桶/日,似乎表明中国有足够空间拓宽其供应商组合。2019年,来自美国的原油平均每天只有12万桶/日,但在2018年高峰时期曾达到45万桶/日。

理论上,中国可以从美国进口近100万桶/日的原油,但鉴于其目前对原油的需求,这将要求其全部新增进口(而且还不止)都来自美国。

但是,新增购买量的幕后推手——新建炼油厂——是为中东原油设计的。由于疫情而大幅减产的中国国有炼油企业,也倾向于选择比美国页岩油更重的原油。

话虽如此,市场本身并不能决定美国大宗商品流向中国,如果被要求进口,中国国有买家会不情愿地照办。在那种情况下,他们需要决定为了选择美国供应商,他们要冷落其他哪些供应商。

因此,中国能源买家面临一个风险:他们可能采购大量美国能源,结果却发现需求增长比预期的要慢,或者美中关系再次紧张。

尽管疫情令人痛苦,但它可能是中国的“出狱卡”。北京在“第一阶段”协议中明确表示,购买将基于经济和市场需求。如果市场需求不存在,购买潮也不会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疫情可能让中国摆脱“第一阶段”承诺

发布日期:2020-02-20 08:40
摘要:在疫情冲击中国经济、压低能源需求的背景下,很难想象中国还能严格按照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增加购买美国能源



撰文 | 迈克尔•迈丹 

OR--商业新媒体 】当美中“第一阶段”协议于今年1月中旬签署时,北京的领导人很可能松了一口气。

尽管中国承诺购买大量美国商品,但这是一个很小的代价。这不是因为它将会神奇地修复中国与美国日益恶化的关系,而是因为它将让北京方面赢得时间,可以专注于扶持踉踉跄跄的中国经济。

今年,支持经济增长对中国政府至关重要,因为政府承诺到2020年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实现这一承诺所需的6%的国民经济增长率似乎伸手可及,而宏观经济指标自2019年末以来开始回升,中美协议也已签署。

但是接着就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隔离、工厂关闭和旅行限制措施接踵而至,使今年春节不像往年那么热闹。现在,尽管中国正在逐步复工,但许多办公楼仍然空无一人,通常拥挤的道路也空旷得吊诡。

就在签署协议文书的几周后,中国经济几乎陷入停滞,大宗商品需求也受到了冲击。据估计,中国的石油需求下降了约三分之一,使得市场每日需求减少了300万至400万桶,这相当于日本石油产品的总需求。

中国炼油厂宣布每日减产约200万桶,在2月份相当于产能的15%。中国的天然气需求也大幅下降,潜在减少高达100亿立方米。

假设新冠病毒疫情在未来几周达到峰值,而经济活动逐渐回升,一些损失的需求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得到弥补。但对于一个业已供应过剩的天然气市场来说,失去相当于新加坡总量的需求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因此,在这种背景下,很难想象中国会怎样根据与华盛顿签署的协议,扩大对美国能源产品的购买。北京方面雄心勃勃的承诺意味着,将其对美国能源产品的购买量从2017年的峰值(估计为80亿美元至90亿美元)增加到今年的185亿美元和2021年的339亿美元。

这将意味着中国需要将原油、石油产品、液化天然气和煤炭的购买量增加一倍以上。人们曾普遍认为液化天然气很容易销售。2017年和2018年,中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分别同比大幅增加170亿立方米和180亿立方米,其中从美国进口量在2018年达到峰值,为30亿立方米。

随着新设施开始从美国出口液化天然气,以及中国承诺让其经济更加环保,液化天然气可能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然而还是有一些小问题。首先,2018年,中国进口了价值不到10亿美元的美国液化天然气,那时的东北亚现货价格几乎是当前水平的两倍,因此,要让液化天然气起到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效果,中国需要显著增加进口量。

其次,2019年,随着经济放缓和政府将重点放在国内生产上,中国液化天然气需求增长放缓至110亿立方米。即使今年天然气需求增长恢复,国内产量也在上升,而且中国现在有新的来自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

这使得原油进口成为中国增加能源支出的最佳选择。2019年,中国进口原油超过1000万桶/日,似乎表明中国有足够空间拓宽其供应商组合。2019年,来自美国的原油平均每天只有12万桶/日,但在2018年高峰时期曾达到45万桶/日。

理论上,中国可以从美国进口近100万桶/日的原油,但鉴于其目前对原油的需求,这将要求其全部新增进口(而且还不止)都来自美国。

但是,新增购买量的幕后推手——新建炼油厂——是为中东原油设计的。由于疫情而大幅减产的中国国有炼油企业,也倾向于选择比美国页岩油更重的原油。

话虽如此,市场本身并不能决定美国大宗商品流向中国,如果被要求进口,中国国有买家会不情愿地照办。在那种情况下,他们需要决定为了选择美国供应商,他们要冷落其他哪些供应商。

因此,中国能源买家面临一个风险:他们可能采购大量美国能源,结果却发现需求增长比预期的要慢,或者美中关系再次紧张。

尽管疫情令人痛苦,但它可能是中国的“出狱卡”。北京在“第一阶段”协议中明确表示,购买将基于经济和市场需求。如果市场需求不存在,购买潮也不会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疫情冲击中国经济、压低能源需求的背景下,很难想象中国还能严格按照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增加购买美国能源



撰文 | 迈克尔•迈丹 

OR--商业新媒体 】当美中“第一阶段”协议于今年1月中旬签署时,北京的领导人很可能松了一口气。

尽管中国承诺购买大量美国商品,但这是一个很小的代价。这不是因为它将会神奇地修复中国与美国日益恶化的关系,而是因为它将让北京方面赢得时间,可以专注于扶持踉踉跄跄的中国经济。

今年,支持经济增长对中国政府至关重要,因为政府承诺到2020年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实现这一承诺所需的6%的国民经济增长率似乎伸手可及,而宏观经济指标自2019年末以来开始回升,中美协议也已签署。

但是接着就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隔离、工厂关闭和旅行限制措施接踵而至,使今年春节不像往年那么热闹。现在,尽管中国正在逐步复工,但许多办公楼仍然空无一人,通常拥挤的道路也空旷得吊诡。

就在签署协议文书的几周后,中国经济几乎陷入停滞,大宗商品需求也受到了冲击。据估计,中国的石油需求下降了约三分之一,使得市场每日需求减少了300万至400万桶,这相当于日本石油产品的总需求。

中国炼油厂宣布每日减产约200万桶,在2月份相当于产能的15%。中国的天然气需求也大幅下降,潜在减少高达100亿立方米。

假设新冠病毒疫情在未来几周达到峰值,而经济活动逐渐回升,一些损失的需求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得到弥补。但对于一个业已供应过剩的天然气市场来说,失去相当于新加坡总量的需求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因此,在这种背景下,很难想象中国会怎样根据与华盛顿签署的协议,扩大对美国能源产品的购买。北京方面雄心勃勃的承诺意味着,将其对美国能源产品的购买量从2017年的峰值(估计为80亿美元至90亿美元)增加到今年的185亿美元和2021年的339亿美元。

这将意味着中国需要将原油、石油产品、液化天然气和煤炭的购买量增加一倍以上。人们曾普遍认为液化天然气很容易销售。2017年和2018年,中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分别同比大幅增加170亿立方米和180亿立方米,其中从美国进口量在2018年达到峰值,为30亿立方米。

随着新设施开始从美国出口液化天然气,以及中国承诺让其经济更加环保,液化天然气可能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然而还是有一些小问题。首先,2018年,中国进口了价值不到10亿美元的美国液化天然气,那时的东北亚现货价格几乎是当前水平的两倍,因此,要让液化天然气起到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效果,中国需要显著增加进口量。

其次,2019年,随着经济放缓和政府将重点放在国内生产上,中国液化天然气需求增长放缓至110亿立方米。即使今年天然气需求增长恢复,国内产量也在上升,而且中国现在有新的来自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

这使得原油进口成为中国增加能源支出的最佳选择。2019年,中国进口原油超过1000万桶/日,似乎表明中国有足够空间拓宽其供应商组合。2019年,来自美国的原油平均每天只有12万桶/日,但在2018年高峰时期曾达到45万桶/日。

理论上,中国可以从美国进口近100万桶/日的原油,但鉴于其目前对原油的需求,这将要求其全部新增进口(而且还不止)都来自美国。

但是,新增购买量的幕后推手——新建炼油厂——是为中东原油设计的。由于疫情而大幅减产的中国国有炼油企业,也倾向于选择比美国页岩油更重的原油。

话虽如此,市场本身并不能决定美国大宗商品流向中国,如果被要求进口,中国国有买家会不情愿地照办。在那种情况下,他们需要决定为了选择美国供应商,他们要冷落其他哪些供应商。

因此,中国能源买家面临一个风险:他们可能采购大量美国能源,结果却发现需求增长比预期的要慢,或者美中关系再次紧张。

尽管疫情令人痛苦,但它可能是中国的“出狱卡”。北京在“第一阶段”协议中明确表示,购买将基于经济和市场需求。如果市场需求不存在,购买潮也不会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疫情可能让中国摆脱“第一阶段”承诺

发布日期:2020-02-20 08:40
摘要:在疫情冲击中国经济、压低能源需求的背景下,很难想象中国还能严格按照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增加购买美国能源



撰文 | 迈克尔•迈丹 

OR--商业新媒体 】当美中“第一阶段”协议于今年1月中旬签署时,北京的领导人很可能松了一口气。

尽管中国承诺购买大量美国商品,但这是一个很小的代价。这不是因为它将会神奇地修复中国与美国日益恶化的关系,而是因为它将让北京方面赢得时间,可以专注于扶持踉踉跄跄的中国经济。

今年,支持经济增长对中国政府至关重要,因为政府承诺到2020年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实现这一承诺所需的6%的国民经济增长率似乎伸手可及,而宏观经济指标自2019年末以来开始回升,中美协议也已签署。

但是接着就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隔离、工厂关闭和旅行限制措施接踵而至,使今年春节不像往年那么热闹。现在,尽管中国正在逐步复工,但许多办公楼仍然空无一人,通常拥挤的道路也空旷得吊诡。

就在签署协议文书的几周后,中国经济几乎陷入停滞,大宗商品需求也受到了冲击。据估计,中国的石油需求下降了约三分之一,使得市场每日需求减少了300万至400万桶,这相当于日本石油产品的总需求。

中国炼油厂宣布每日减产约200万桶,在2月份相当于产能的15%。中国的天然气需求也大幅下降,潜在减少高达100亿立方米。

假设新冠病毒疫情在未来几周达到峰值,而经济活动逐渐回升,一些损失的需求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得到弥补。但对于一个业已供应过剩的天然气市场来说,失去相当于新加坡总量的需求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因此,在这种背景下,很难想象中国会怎样根据与华盛顿签署的协议,扩大对美国能源产品的购买。北京方面雄心勃勃的承诺意味着,将其对美国能源产品的购买量从2017年的峰值(估计为80亿美元至90亿美元)增加到今年的185亿美元和2021年的339亿美元。

这将意味着中国需要将原油、石油产品、液化天然气和煤炭的购买量增加一倍以上。人们曾普遍认为液化天然气很容易销售。2017年和2018年,中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分别同比大幅增加170亿立方米和180亿立方米,其中从美国进口量在2018年达到峰值,为30亿立方米。

随着新设施开始从美国出口液化天然气,以及中国承诺让其经济更加环保,液化天然气可能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然而还是有一些小问题。首先,2018年,中国进口了价值不到10亿美元的美国液化天然气,那时的东北亚现货价格几乎是当前水平的两倍,因此,要让液化天然气起到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效果,中国需要显著增加进口量。

其次,2019年,随着经济放缓和政府将重点放在国内生产上,中国液化天然气需求增长放缓至110亿立方米。即使今年天然气需求增长恢复,国内产量也在上升,而且中国现在有新的来自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

这使得原油进口成为中国增加能源支出的最佳选择。2019年,中国进口原油超过1000万桶/日,似乎表明中国有足够空间拓宽其供应商组合。2019年,来自美国的原油平均每天只有12万桶/日,但在2018年高峰时期曾达到45万桶/日。

理论上,中国可以从美国进口近100万桶/日的原油,但鉴于其目前对原油的需求,这将要求其全部新增进口(而且还不止)都来自美国。

但是,新增购买量的幕后推手——新建炼油厂——是为中东原油设计的。由于疫情而大幅减产的中国国有炼油企业,也倾向于选择比美国页岩油更重的原油。

话虽如此,市场本身并不能决定美国大宗商品流向中国,如果被要求进口,中国国有买家会不情愿地照办。在那种情况下,他们需要决定为了选择美国供应商,他们要冷落其他哪些供应商。

因此,中国能源买家面临一个风险:他们可能采购大量美国能源,结果却发现需求增长比预期的要慢,或者美中关系再次紧张。

尽管疫情令人痛苦,但它可能是中国的“出狱卡”。北京在“第一阶段”协议中明确表示,购买将基于经济和市场需求。如果市场需求不存在,购买潮也不会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疫情冲击中国经济、压低能源需求的背景下,很难想象中国还能严格按照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增加购买美国能源



撰文 | 迈克尔•迈丹 

OR--商业新媒体 】当美中“第一阶段”协议于今年1月中旬签署时,北京的领导人很可能松了一口气。

尽管中国承诺购买大量美国商品,但这是一个很小的代价。这不是因为它将会神奇地修复中国与美国日益恶化的关系,而是因为它将让北京方面赢得时间,可以专注于扶持踉踉跄跄的中国经济。

今年,支持经济增长对中国政府至关重要,因为政府承诺到2020年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实现这一承诺所需的6%的国民经济增长率似乎伸手可及,而宏观经济指标自2019年末以来开始回升,中美协议也已签署。

但是接着就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隔离、工厂关闭和旅行限制措施接踵而至,使今年春节不像往年那么热闹。现在,尽管中国正在逐步复工,但许多办公楼仍然空无一人,通常拥挤的道路也空旷得吊诡。

就在签署协议文书的几周后,中国经济几乎陷入停滞,大宗商品需求也受到了冲击。据估计,中国的石油需求下降了约三分之一,使得市场每日需求减少了300万至400万桶,这相当于日本石油产品的总需求。

中国炼油厂宣布每日减产约200万桶,在2月份相当于产能的15%。中国的天然气需求也大幅下降,潜在减少高达100亿立方米。

假设新冠病毒疫情在未来几周达到峰值,而经济活动逐渐回升,一些损失的需求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得到弥补。但对于一个业已供应过剩的天然气市场来说,失去相当于新加坡总量的需求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因此,在这种背景下,很难想象中国会怎样根据与华盛顿签署的协议,扩大对美国能源产品的购买。北京方面雄心勃勃的承诺意味着,将其对美国能源产品的购买量从2017年的峰值(估计为80亿美元至90亿美元)增加到今年的185亿美元和2021年的339亿美元。

这将意味着中国需要将原油、石油产品、液化天然气和煤炭的购买量增加一倍以上。人们曾普遍认为液化天然气很容易销售。2017年和2018年,中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分别同比大幅增加170亿立方米和180亿立方米,其中从美国进口量在2018年达到峰值,为30亿立方米。

随着新设施开始从美国出口液化天然气,以及中国承诺让其经济更加环保,液化天然气可能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然而还是有一些小问题。首先,2018年,中国进口了价值不到10亿美元的美国液化天然气,那时的东北亚现货价格几乎是当前水平的两倍,因此,要让液化天然气起到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效果,中国需要显著增加进口量。

其次,2019年,随着经济放缓和政府将重点放在国内生产上,中国液化天然气需求增长放缓至110亿立方米。即使今年天然气需求增长恢复,国内产量也在上升,而且中国现在有新的来自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

这使得原油进口成为中国增加能源支出的最佳选择。2019年,中国进口原油超过1000万桶/日,似乎表明中国有足够空间拓宽其供应商组合。2019年,来自美国的原油平均每天只有12万桶/日,但在2018年高峰时期曾达到45万桶/日。

理论上,中国可以从美国进口近100万桶/日的原油,但鉴于其目前对原油的需求,这将要求其全部新增进口(而且还不止)都来自美国。

但是,新增购买量的幕后推手——新建炼油厂——是为中东原油设计的。由于疫情而大幅减产的中国国有炼油企业,也倾向于选择比美国页岩油更重的原油。

话虽如此,市场本身并不能决定美国大宗商品流向中国,如果被要求进口,中国国有买家会不情愿地照办。在那种情况下,他们需要决定为了选择美国供应商,他们要冷落其他哪些供应商。

因此,中国能源买家面临一个风险:他们可能采购大量美国能源,结果却发现需求增长比预期的要慢,或者美中关系再次紧张。

尽管疫情令人痛苦,但它可能是中国的“出狱卡”。北京在“第一阶段”协议中明确表示,购买将基于经济和市场需求。如果市场需求不存在,购买潮也不会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