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城市中月薪一两万的白领一个月少2000块收入,维持生活没问题,苹果手机还是会买,但在买真正的红苹果时可能就会选择更高的性价比。



撰文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陡然升级之后,春节假期延长,很多店面都没开门。另一方面,各地区也推出了一些措施,要求人们减少出门,互联网就成为了人们解决日常需求的主力渠道。人们在网上购物、买菜、买水果、聊天、打游戏。在隔离之中,丰富多样的供给既满足了需求也减少了对经济的影响。这种现象提出了一个问题:疫情对中国互联网会有什么影响?

疫情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

现在有种说法,2003年的非典成就了网购。这是一个误会,淘宝成立于2003年,支付宝的第一笔交易,发生在当年10月,在此之前三个月,非典已经结束了。另一个如今的巨头京东商城,成立于2004年1月。当然,这一年电子商务的概念已经很热了,当年6月,易趣被eBay全资收购,但易趣并未从非典中获益。还要过几年,直到2007年开始,淘宝规模再飞速扩大,中国电子商务才随着经济发展开始全球化,爆发式发展。

如今经过17年的发展,中国互联网经济已经全球领先,在危机之中,各种成熟的、新兴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基于自身的技术优势、模式优势,体现出了强大的灵活多变的适应力,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互联网对疫情的优势作用

首先网购可以做到零接触。人们在网上购买食材、水果等生活必需品,通过外卖、快递送达,可以避免人群聚集。一些平台面对消费者的新需求还适应性的推出了各种措施,比如,美团外卖就推出了“无接触配送”,消除消费者的顾虑。

其次疫情导致了网购、配送的暴增,但互联网天然善于适应这种需求。比如对外卖平台而言,一个城市管理2000个外卖小哥,与管理4000个外卖小哥,增加的边际成本是很低的。但在传统模式中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比如红会无法面对陡增的物资,哪怕招人也无法在短时期内完成人员组织的磨合、培训、衔接等环节。

但互联网平台,在多年竞争中,已经演化出一套智能化、标准化、模块化的专业管理模式,扩展的成本很低,各个互联网平台只需大量招人即可。

此外游戏、在线视频等行业也舒缓了人们的情绪。对这些行业来说,疫情是一个短期的促进。《囧妈》大电影的争议,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在线视频行业相对院线的扩张。此外一些平台的游戏在线人数也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量。对于社交软件来说,活跃度会很高,公共讨论被激活。不过几家欢乐几家愁,在短期内在线旅游OTA平台会受到严重影响。

总体上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不是中国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只要有快递,有平台,生活就能维持不变。也正因此,这一次疫情民众要难得多,但情绪还是稳定的。

互联网深层革命

相比单纯的外卖、派送等平台,中国互联网还在深层次上发挥着作用。比如,拼多多这样的长产业链平台具有更大的弹性,能挖掘出更多的适应能力,去弥补疫情带来的供应链问题。

现在各地都出台了一些措施,但我个人认为,封路、劝返人员的做法有些过头,影响到了物流的畅通,影响到了市场的正常运行,很多原本的供应渠道被打断了。所以受疫情影响,大量的农产品上行通道受限,农产品的供需匹配呈现出短期严重失衡的现象。

春节本是农产品销售旺季,但今年不少产区销量受到冲击,包括草莓、猕猴桃等在内的水果,尽管价格一降再降,但销路依旧受阻。农产品不像工业品可以有很长的库存期,很多农民欲哭无泪。在当下疫情紧崩的状态下,舆论的关注点也不在他们身上。不过正所谓商业是最大的慈善,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早已经过了大V悲情的帮老农卖产品的时代,新兴的商业模式,能够高效的解决这一问题。

2月10日拼多多上线了“抗疫农货”专区,帮助贫困地区和部分农产区解决特殊时期的农产品滞销问题。目前该专区已覆盖全国近400个农产区包括23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商品囊括脐橙、苹果、草莓等各类水果和主要生鲜食材。

东西有了,还需价廉物,疫情期间,物流等因素的影响,推高了成本的上涨。所以平台还设置了5亿元的专项农产品补贴,以及每单2元的快递补贴,以帮助解决疫情期间的农产品产销对接问题,让农户的收入得到保障,这不但解决了很多城市居民买菜难、买水果难的问题,也平抑了价格。

这个措施得到了市民的积极回应。根据拼多多官方数据显示,自1月以来,平台的食品生鲜需求持续旺盛。以苹果、脐橙、草莓、樱桃、猕猴桃为代表的水果,订单量较去年同期涨幅超过120%,米面粮油、肉禽蛋类和新鲜蔬菜的订单量,则均较去年同期上涨超过140%。平台的产销两旺,稳定疫情之中的市场供给,既体现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社会责任,也体现出了互联网商业模式的优势。

在其影响下,几乎每一个互联网网购平台上都能看到类似助农防疫专线。不过,拼多多在农产品上行的领域里深耕多年,其商业模式似乎更适合这类五环外品类的补贴,从而会更加稳固其在四五线城市的市场。同时也会吸引一大批一二线城市的优质用户。

疫情对互联网的长期影响

网缓解了疫情导致的困难,而疫情也会对中国的互联网产生一些中长期的影响。

在疫情期间,会对在线购物平台、外卖平台有一个短期的促进,不但会促进高活跃用户,也会促进不活跃的用户,以及很难触动的新用户。这些用户留存下来,意味着经过此次疫情,线下生鲜,会进一步被压缩。

长期来看,受疫情影响经济增长会下滑,收入会下降。如果这成为现实,整体性角度看,这会影响到网购的支出,而从结构性角度看,很多人收入下降,会趋向于更有性价比的消费行为,利好于上述新兴互联网模式。城市中月收入1-2万之间的白领人群,一个月少2000块收入,维持五环内的生活仍然没问题,苹果手机还是会买,但在买真正的红苹果时,可能就会倾向于更高的性价比。

疫情结束之后,OTA行业会有一个报复性的反弹,但长期影响还是取决于整体经济状况。此外,在线影视平台、游戏,也会受到经济大环境的影响,线下影院也会迎来一波红利,但另一方面,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影视行业,由于其具有口红效应,会作为消费者对于旅游等大额支出的一个替代。这两个效应,估计后者会占主导趋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挑战与分化:疫情与中国互联网经济

发布日期:2020-02-19 07:01
摘要:城市中月薪一两万的白领一个月少2000块收入,维持生活没问题,苹果手机还是会买,但在买真正的红苹果时可能就会选择更高的性价比。



撰文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陡然升级之后,春节假期延长,很多店面都没开门。另一方面,各地区也推出了一些措施,要求人们减少出门,互联网就成为了人们解决日常需求的主力渠道。人们在网上购物、买菜、买水果、聊天、打游戏。在隔离之中,丰富多样的供给既满足了需求也减少了对经济的影响。这种现象提出了一个问题:疫情对中国互联网会有什么影响?

疫情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

现在有种说法,2003年的非典成就了网购。这是一个误会,淘宝成立于2003年,支付宝的第一笔交易,发生在当年10月,在此之前三个月,非典已经结束了。另一个如今的巨头京东商城,成立于2004年1月。当然,这一年电子商务的概念已经很热了,当年6月,易趣被eBay全资收购,但易趣并未从非典中获益。还要过几年,直到2007年开始,淘宝规模再飞速扩大,中国电子商务才随着经济发展开始全球化,爆发式发展。

如今经过17年的发展,中国互联网经济已经全球领先,在危机之中,各种成熟的、新兴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基于自身的技术优势、模式优势,体现出了强大的灵活多变的适应力,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互联网对疫情的优势作用

首先网购可以做到零接触。人们在网上购买食材、水果等生活必需品,通过外卖、快递送达,可以避免人群聚集。一些平台面对消费者的新需求还适应性的推出了各种措施,比如,美团外卖就推出了“无接触配送”,消除消费者的顾虑。

其次疫情导致了网购、配送的暴增,但互联网天然善于适应这种需求。比如对外卖平台而言,一个城市管理2000个外卖小哥,与管理4000个外卖小哥,增加的边际成本是很低的。但在传统模式中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比如红会无法面对陡增的物资,哪怕招人也无法在短时期内完成人员组织的磨合、培训、衔接等环节。

但互联网平台,在多年竞争中,已经演化出一套智能化、标准化、模块化的专业管理模式,扩展的成本很低,各个互联网平台只需大量招人即可。

此外游戏、在线视频等行业也舒缓了人们的情绪。对这些行业来说,疫情是一个短期的促进。《囧妈》大电影的争议,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在线视频行业相对院线的扩张。此外一些平台的游戏在线人数也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量。对于社交软件来说,活跃度会很高,公共讨论被激活。不过几家欢乐几家愁,在短期内在线旅游OTA平台会受到严重影响。

总体上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不是中国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只要有快递,有平台,生活就能维持不变。也正因此,这一次疫情民众要难得多,但情绪还是稳定的。

互联网深层革命

相比单纯的外卖、派送等平台,中国互联网还在深层次上发挥着作用。比如,拼多多这样的长产业链平台具有更大的弹性,能挖掘出更多的适应能力,去弥补疫情带来的供应链问题。

现在各地都出台了一些措施,但我个人认为,封路、劝返人员的做法有些过头,影响到了物流的畅通,影响到了市场的正常运行,很多原本的供应渠道被打断了。所以受疫情影响,大量的农产品上行通道受限,农产品的供需匹配呈现出短期严重失衡的现象。

春节本是农产品销售旺季,但今年不少产区销量受到冲击,包括草莓、猕猴桃等在内的水果,尽管价格一降再降,但销路依旧受阻。农产品不像工业品可以有很长的库存期,很多农民欲哭无泪。在当下疫情紧崩的状态下,舆论的关注点也不在他们身上。不过正所谓商业是最大的慈善,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早已经过了大V悲情的帮老农卖产品的时代,新兴的商业模式,能够高效的解决这一问题。

2月10日拼多多上线了“抗疫农货”专区,帮助贫困地区和部分农产区解决特殊时期的农产品滞销问题。目前该专区已覆盖全国近400个农产区包括23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商品囊括脐橙、苹果、草莓等各类水果和主要生鲜食材。

东西有了,还需价廉物,疫情期间,物流等因素的影响,推高了成本的上涨。所以平台还设置了5亿元的专项农产品补贴,以及每单2元的快递补贴,以帮助解决疫情期间的农产品产销对接问题,让农户的收入得到保障,这不但解决了很多城市居民买菜难、买水果难的问题,也平抑了价格。

这个措施得到了市民的积极回应。根据拼多多官方数据显示,自1月以来,平台的食品生鲜需求持续旺盛。以苹果、脐橙、草莓、樱桃、猕猴桃为代表的水果,订单量较去年同期涨幅超过120%,米面粮油、肉禽蛋类和新鲜蔬菜的订单量,则均较去年同期上涨超过140%。平台的产销两旺,稳定疫情之中的市场供给,既体现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社会责任,也体现出了互联网商业模式的优势。

在其影响下,几乎每一个互联网网购平台上都能看到类似助农防疫专线。不过,拼多多在农产品上行的领域里深耕多年,其商业模式似乎更适合这类五环外品类的补贴,从而会更加稳固其在四五线城市的市场。同时也会吸引一大批一二线城市的优质用户。

疫情对互联网的长期影响

网缓解了疫情导致的困难,而疫情也会对中国的互联网产生一些中长期的影响。

在疫情期间,会对在线购物平台、外卖平台有一个短期的促进,不但会促进高活跃用户,也会促进不活跃的用户,以及很难触动的新用户。这些用户留存下来,意味着经过此次疫情,线下生鲜,会进一步被压缩。

长期来看,受疫情影响经济增长会下滑,收入会下降。如果这成为现实,整体性角度看,这会影响到网购的支出,而从结构性角度看,很多人收入下降,会趋向于更有性价比的消费行为,利好于上述新兴互联网模式。城市中月收入1-2万之间的白领人群,一个月少2000块收入,维持五环内的生活仍然没问题,苹果手机还是会买,但在买真正的红苹果时,可能就会倾向于更高的性价比。

疫情结束之后,OTA行业会有一个报复性的反弹,但长期影响还是取决于整体经济状况。此外,在线影视平台、游戏,也会受到经济大环境的影响,线下影院也会迎来一波红利,但另一方面,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影视行业,由于其具有口红效应,会作为消费者对于旅游等大额支出的一个替代。这两个效应,估计后者会占主导趋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城市中月薪一两万的白领一个月少2000块收入,维持生活没问题,苹果手机还是会买,但在买真正的红苹果时可能就会选择更高的性价比。



撰文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陡然升级之后,春节假期延长,很多店面都没开门。另一方面,各地区也推出了一些措施,要求人们减少出门,互联网就成为了人们解决日常需求的主力渠道。人们在网上购物、买菜、买水果、聊天、打游戏。在隔离之中,丰富多样的供给既满足了需求也减少了对经济的影响。这种现象提出了一个问题:疫情对中国互联网会有什么影响?

疫情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

现在有种说法,2003年的非典成就了网购。这是一个误会,淘宝成立于2003年,支付宝的第一笔交易,发生在当年10月,在此之前三个月,非典已经结束了。另一个如今的巨头京东商城,成立于2004年1月。当然,这一年电子商务的概念已经很热了,当年6月,易趣被eBay全资收购,但易趣并未从非典中获益。还要过几年,直到2007年开始,淘宝规模再飞速扩大,中国电子商务才随着经济发展开始全球化,爆发式发展。

如今经过17年的发展,中国互联网经济已经全球领先,在危机之中,各种成熟的、新兴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基于自身的技术优势、模式优势,体现出了强大的灵活多变的适应力,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互联网对疫情的优势作用

首先网购可以做到零接触。人们在网上购买食材、水果等生活必需品,通过外卖、快递送达,可以避免人群聚集。一些平台面对消费者的新需求还适应性的推出了各种措施,比如,美团外卖就推出了“无接触配送”,消除消费者的顾虑。

其次疫情导致了网购、配送的暴增,但互联网天然善于适应这种需求。比如对外卖平台而言,一个城市管理2000个外卖小哥,与管理4000个外卖小哥,增加的边际成本是很低的。但在传统模式中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比如红会无法面对陡增的物资,哪怕招人也无法在短时期内完成人员组织的磨合、培训、衔接等环节。

但互联网平台,在多年竞争中,已经演化出一套智能化、标准化、模块化的专业管理模式,扩展的成本很低,各个互联网平台只需大量招人即可。

此外游戏、在线视频等行业也舒缓了人们的情绪。对这些行业来说,疫情是一个短期的促进。《囧妈》大电影的争议,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在线视频行业相对院线的扩张。此外一些平台的游戏在线人数也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量。对于社交软件来说,活跃度会很高,公共讨论被激活。不过几家欢乐几家愁,在短期内在线旅游OTA平台会受到严重影响。

总体上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不是中国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只要有快递,有平台,生活就能维持不变。也正因此,这一次疫情民众要难得多,但情绪还是稳定的。

互联网深层革命

相比单纯的外卖、派送等平台,中国互联网还在深层次上发挥着作用。比如,拼多多这样的长产业链平台具有更大的弹性,能挖掘出更多的适应能力,去弥补疫情带来的供应链问题。

现在各地都出台了一些措施,但我个人认为,封路、劝返人员的做法有些过头,影响到了物流的畅通,影响到了市场的正常运行,很多原本的供应渠道被打断了。所以受疫情影响,大量的农产品上行通道受限,农产品的供需匹配呈现出短期严重失衡的现象。

春节本是农产品销售旺季,但今年不少产区销量受到冲击,包括草莓、猕猴桃等在内的水果,尽管价格一降再降,但销路依旧受阻。农产品不像工业品可以有很长的库存期,很多农民欲哭无泪。在当下疫情紧崩的状态下,舆论的关注点也不在他们身上。不过正所谓商业是最大的慈善,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早已经过了大V悲情的帮老农卖产品的时代,新兴的商业模式,能够高效的解决这一问题。

2月10日拼多多上线了“抗疫农货”专区,帮助贫困地区和部分农产区解决特殊时期的农产品滞销问题。目前该专区已覆盖全国近400个农产区包括23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商品囊括脐橙、苹果、草莓等各类水果和主要生鲜食材。

东西有了,还需价廉物,疫情期间,物流等因素的影响,推高了成本的上涨。所以平台还设置了5亿元的专项农产品补贴,以及每单2元的快递补贴,以帮助解决疫情期间的农产品产销对接问题,让农户的收入得到保障,这不但解决了很多城市居民买菜难、买水果难的问题,也平抑了价格。

这个措施得到了市民的积极回应。根据拼多多官方数据显示,自1月以来,平台的食品生鲜需求持续旺盛。以苹果、脐橙、草莓、樱桃、猕猴桃为代表的水果,订单量较去年同期涨幅超过120%,米面粮油、肉禽蛋类和新鲜蔬菜的订单量,则均较去年同期上涨超过140%。平台的产销两旺,稳定疫情之中的市场供给,既体现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社会责任,也体现出了互联网商业模式的优势。

在其影响下,几乎每一个互联网网购平台上都能看到类似助农防疫专线。不过,拼多多在农产品上行的领域里深耕多年,其商业模式似乎更适合这类五环外品类的补贴,从而会更加稳固其在四五线城市的市场。同时也会吸引一大批一二线城市的优质用户。

疫情对互联网的长期影响

网缓解了疫情导致的困难,而疫情也会对中国的互联网产生一些中长期的影响。

在疫情期间,会对在线购物平台、外卖平台有一个短期的促进,不但会促进高活跃用户,也会促进不活跃的用户,以及很难触动的新用户。这些用户留存下来,意味着经过此次疫情,线下生鲜,会进一步被压缩。

长期来看,受疫情影响经济增长会下滑,收入会下降。如果这成为现实,整体性角度看,这会影响到网购的支出,而从结构性角度看,很多人收入下降,会趋向于更有性价比的消费行为,利好于上述新兴互联网模式。城市中月收入1-2万之间的白领人群,一个月少2000块收入,维持五环内的生活仍然没问题,苹果手机还是会买,但在买真正的红苹果时,可能就会倾向于更高的性价比。

疫情结束之后,OTA行业会有一个报复性的反弹,但长期影响还是取决于整体经济状况。此外,在线影视平台、游戏,也会受到经济大环境的影响,线下影院也会迎来一波红利,但另一方面,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影视行业,由于其具有口红效应,会作为消费者对于旅游等大额支出的一个替代。这两个效应,估计后者会占主导趋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挑战与分化:疫情与中国互联网经济

发布日期:2020-02-19 07:01
摘要:城市中月薪一两万的白领一个月少2000块收入,维持生活没问题,苹果手机还是会买,但在买真正的红苹果时可能就会选择更高的性价比。



撰文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陡然升级之后,春节假期延长,很多店面都没开门。另一方面,各地区也推出了一些措施,要求人们减少出门,互联网就成为了人们解决日常需求的主力渠道。人们在网上购物、买菜、买水果、聊天、打游戏。在隔离之中,丰富多样的供给既满足了需求也减少了对经济的影响。这种现象提出了一个问题:疫情对中国互联网会有什么影响?

疫情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

现在有种说法,2003年的非典成就了网购。这是一个误会,淘宝成立于2003年,支付宝的第一笔交易,发生在当年10月,在此之前三个月,非典已经结束了。另一个如今的巨头京东商城,成立于2004年1月。当然,这一年电子商务的概念已经很热了,当年6月,易趣被eBay全资收购,但易趣并未从非典中获益。还要过几年,直到2007年开始,淘宝规模再飞速扩大,中国电子商务才随着经济发展开始全球化,爆发式发展。

如今经过17年的发展,中国互联网经济已经全球领先,在危机之中,各种成熟的、新兴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基于自身的技术优势、模式优势,体现出了强大的灵活多变的适应力,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互联网对疫情的优势作用

首先网购可以做到零接触。人们在网上购买食材、水果等生活必需品,通过外卖、快递送达,可以避免人群聚集。一些平台面对消费者的新需求还适应性的推出了各种措施,比如,美团外卖就推出了“无接触配送”,消除消费者的顾虑。

其次疫情导致了网购、配送的暴增,但互联网天然善于适应这种需求。比如对外卖平台而言,一个城市管理2000个外卖小哥,与管理4000个外卖小哥,增加的边际成本是很低的。但在传统模式中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比如红会无法面对陡增的物资,哪怕招人也无法在短时期内完成人员组织的磨合、培训、衔接等环节。

但互联网平台,在多年竞争中,已经演化出一套智能化、标准化、模块化的专业管理模式,扩展的成本很低,各个互联网平台只需大量招人即可。

此外游戏、在线视频等行业也舒缓了人们的情绪。对这些行业来说,疫情是一个短期的促进。《囧妈》大电影的争议,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在线视频行业相对院线的扩张。此外一些平台的游戏在线人数也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量。对于社交软件来说,活跃度会很高,公共讨论被激活。不过几家欢乐几家愁,在短期内在线旅游OTA平台会受到严重影响。

总体上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不是中国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只要有快递,有平台,生活就能维持不变。也正因此,这一次疫情民众要难得多,但情绪还是稳定的。

互联网深层革命

相比单纯的外卖、派送等平台,中国互联网还在深层次上发挥着作用。比如,拼多多这样的长产业链平台具有更大的弹性,能挖掘出更多的适应能力,去弥补疫情带来的供应链问题。

现在各地都出台了一些措施,但我个人认为,封路、劝返人员的做法有些过头,影响到了物流的畅通,影响到了市场的正常运行,很多原本的供应渠道被打断了。所以受疫情影响,大量的农产品上行通道受限,农产品的供需匹配呈现出短期严重失衡的现象。

春节本是农产品销售旺季,但今年不少产区销量受到冲击,包括草莓、猕猴桃等在内的水果,尽管价格一降再降,但销路依旧受阻。农产品不像工业品可以有很长的库存期,很多农民欲哭无泪。在当下疫情紧崩的状态下,舆论的关注点也不在他们身上。不过正所谓商业是最大的慈善,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早已经过了大V悲情的帮老农卖产品的时代,新兴的商业模式,能够高效的解决这一问题。

2月10日拼多多上线了“抗疫农货”专区,帮助贫困地区和部分农产区解决特殊时期的农产品滞销问题。目前该专区已覆盖全国近400个农产区包括23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商品囊括脐橙、苹果、草莓等各类水果和主要生鲜食材。

东西有了,还需价廉物,疫情期间,物流等因素的影响,推高了成本的上涨。所以平台还设置了5亿元的专项农产品补贴,以及每单2元的快递补贴,以帮助解决疫情期间的农产品产销对接问题,让农户的收入得到保障,这不但解决了很多城市居民买菜难、买水果难的问题,也平抑了价格。

这个措施得到了市民的积极回应。根据拼多多官方数据显示,自1月以来,平台的食品生鲜需求持续旺盛。以苹果、脐橙、草莓、樱桃、猕猴桃为代表的水果,订单量较去年同期涨幅超过120%,米面粮油、肉禽蛋类和新鲜蔬菜的订单量,则均较去年同期上涨超过140%。平台的产销两旺,稳定疫情之中的市场供给,既体现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社会责任,也体现出了互联网商业模式的优势。

在其影响下,几乎每一个互联网网购平台上都能看到类似助农防疫专线。不过,拼多多在农产品上行的领域里深耕多年,其商业模式似乎更适合这类五环外品类的补贴,从而会更加稳固其在四五线城市的市场。同时也会吸引一大批一二线城市的优质用户。

疫情对互联网的长期影响

网缓解了疫情导致的困难,而疫情也会对中国的互联网产生一些中长期的影响。

在疫情期间,会对在线购物平台、外卖平台有一个短期的促进,不但会促进高活跃用户,也会促进不活跃的用户,以及很难触动的新用户。这些用户留存下来,意味着经过此次疫情,线下生鲜,会进一步被压缩。

长期来看,受疫情影响经济增长会下滑,收入会下降。如果这成为现实,整体性角度看,这会影响到网购的支出,而从结构性角度看,很多人收入下降,会趋向于更有性价比的消费行为,利好于上述新兴互联网模式。城市中月收入1-2万之间的白领人群,一个月少2000块收入,维持五环内的生活仍然没问题,苹果手机还是会买,但在买真正的红苹果时,可能就会倾向于更高的性价比。

疫情结束之后,OTA行业会有一个报复性的反弹,但长期影响还是取决于整体经济状况。此外,在线影视平台、游戏,也会受到经济大环境的影响,线下影院也会迎来一波红利,但另一方面,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影视行业,由于其具有口红效应,会作为消费者对于旅游等大额支出的一个替代。这两个效应,估计后者会占主导趋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城市中月薪一两万的白领一个月少2000块收入,维持生活没问题,苹果手机还是会买,但在买真正的红苹果时可能就会选择更高的性价比。



撰文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陡然升级之后,春节假期延长,很多店面都没开门。另一方面,各地区也推出了一些措施,要求人们减少出门,互联网就成为了人们解决日常需求的主力渠道。人们在网上购物、买菜、买水果、聊天、打游戏。在隔离之中,丰富多样的供给既满足了需求也减少了对经济的影响。这种现象提出了一个问题:疫情对中国互联网会有什么影响?

疫情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

现在有种说法,2003年的非典成就了网购。这是一个误会,淘宝成立于2003年,支付宝的第一笔交易,发生在当年10月,在此之前三个月,非典已经结束了。另一个如今的巨头京东商城,成立于2004年1月。当然,这一年电子商务的概念已经很热了,当年6月,易趣被eBay全资收购,但易趣并未从非典中获益。还要过几年,直到2007年开始,淘宝规模再飞速扩大,中国电子商务才随着经济发展开始全球化,爆发式发展。

如今经过17年的发展,中国互联网经济已经全球领先,在危机之中,各种成熟的、新兴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基于自身的技术优势、模式优势,体现出了强大的灵活多变的适应力,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互联网对疫情的优势作用

首先网购可以做到零接触。人们在网上购买食材、水果等生活必需品,通过外卖、快递送达,可以避免人群聚集。一些平台面对消费者的新需求还适应性的推出了各种措施,比如,美团外卖就推出了“无接触配送”,消除消费者的顾虑。

其次疫情导致了网购、配送的暴增,但互联网天然善于适应这种需求。比如对外卖平台而言,一个城市管理2000个外卖小哥,与管理4000个外卖小哥,增加的边际成本是很低的。但在传统模式中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比如红会无法面对陡增的物资,哪怕招人也无法在短时期内完成人员组织的磨合、培训、衔接等环节。

但互联网平台,在多年竞争中,已经演化出一套智能化、标准化、模块化的专业管理模式,扩展的成本很低,各个互联网平台只需大量招人即可。

此外游戏、在线视频等行业也舒缓了人们的情绪。对这些行业来说,疫情是一个短期的促进。《囧妈》大电影的争议,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在线视频行业相对院线的扩张。此外一些平台的游戏在线人数也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量。对于社交软件来说,活跃度会很高,公共讨论被激活。不过几家欢乐几家愁,在短期内在线旅游OTA平台会受到严重影响。

总体上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不是中国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只要有快递,有平台,生活就能维持不变。也正因此,这一次疫情民众要难得多,但情绪还是稳定的。

互联网深层革命

相比单纯的外卖、派送等平台,中国互联网还在深层次上发挥着作用。比如,拼多多这样的长产业链平台具有更大的弹性,能挖掘出更多的适应能力,去弥补疫情带来的供应链问题。

现在各地都出台了一些措施,但我个人认为,封路、劝返人员的做法有些过头,影响到了物流的畅通,影响到了市场的正常运行,很多原本的供应渠道被打断了。所以受疫情影响,大量的农产品上行通道受限,农产品的供需匹配呈现出短期严重失衡的现象。

春节本是农产品销售旺季,但今年不少产区销量受到冲击,包括草莓、猕猴桃等在内的水果,尽管价格一降再降,但销路依旧受阻。农产品不像工业品可以有很长的库存期,很多农民欲哭无泪。在当下疫情紧崩的状态下,舆论的关注点也不在他们身上。不过正所谓商业是最大的慈善,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早已经过了大V悲情的帮老农卖产品的时代,新兴的商业模式,能够高效的解决这一问题。

2月10日拼多多上线了“抗疫农货”专区,帮助贫困地区和部分农产区解决特殊时期的农产品滞销问题。目前该专区已覆盖全国近400个农产区包括23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商品囊括脐橙、苹果、草莓等各类水果和主要生鲜食材。

东西有了,还需价廉物,疫情期间,物流等因素的影响,推高了成本的上涨。所以平台还设置了5亿元的专项农产品补贴,以及每单2元的快递补贴,以帮助解决疫情期间的农产品产销对接问题,让农户的收入得到保障,这不但解决了很多城市居民买菜难、买水果难的问题,也平抑了价格。

这个措施得到了市民的积极回应。根据拼多多官方数据显示,自1月以来,平台的食品生鲜需求持续旺盛。以苹果、脐橙、草莓、樱桃、猕猴桃为代表的水果,订单量较去年同期涨幅超过120%,米面粮油、肉禽蛋类和新鲜蔬菜的订单量,则均较去年同期上涨超过140%。平台的产销两旺,稳定疫情之中的市场供给,既体现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社会责任,也体现出了互联网商业模式的优势。

在其影响下,几乎每一个互联网网购平台上都能看到类似助农防疫专线。不过,拼多多在农产品上行的领域里深耕多年,其商业模式似乎更适合这类五环外品类的补贴,从而会更加稳固其在四五线城市的市场。同时也会吸引一大批一二线城市的优质用户。

疫情对互联网的长期影响

网缓解了疫情导致的困难,而疫情也会对中国的互联网产生一些中长期的影响。

在疫情期间,会对在线购物平台、外卖平台有一个短期的促进,不但会促进高活跃用户,也会促进不活跃的用户,以及很难触动的新用户。这些用户留存下来,意味着经过此次疫情,线下生鲜,会进一步被压缩。

长期来看,受疫情影响经济增长会下滑,收入会下降。如果这成为现实,整体性角度看,这会影响到网购的支出,而从结构性角度看,很多人收入下降,会趋向于更有性价比的消费行为,利好于上述新兴互联网模式。城市中月收入1-2万之间的白领人群,一个月少2000块收入,维持五环内的生活仍然没问题,苹果手机还是会买,但在买真正的红苹果时,可能就会倾向于更高的性价比。

疫情结束之后,OTA行业会有一个报复性的反弹,但长期影响还是取决于整体经济状况。此外,在线影视平台、游戏,也会受到经济大环境的影响,线下影院也会迎来一波红利,但另一方面,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影视行业,由于其具有口红效应,会作为消费者对于旅游等大额支出的一个替代。这两个效应,估计后者会占主导趋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