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就在LVMH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它增长最快的市场——中国,却传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



撰文 | ADRIAN CROFT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全球最大奢侈品公司LVMH集团的CEO贝尔纳·阿尔诺来说,最近这几个月一定非常难忘。

去年11月,LVMH集团终于实现了一个长期以来的梦想——以16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著名珠宝商蒂芙尼。今年1月,阿尔诺家族在LVMH集团的股份价值猛涨,使他短暂地成为了全世界最有钱的人。另外,他的公司还买了一颗网球大小的钻石,这也是世界上迄今出土的第二大钻石。

然而就在LVMH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它增长最快的市场——中国,却传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

1月28日,有分析师在公司的年报会上询问病毒将对LVMH集团的业务产生多大影响,阿尔诺处变不惊地答道:“我们不要恐慌,让我们冷静地分析一下形势。”

他表示,公司业务将受多大影响,取决于疫情将持续多长时间。“如果它在接下来两到两个半月就解决了,那影响就不会太坏。如果它持续两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LVMH的主要竞争对手开云集团——即古驰的母公司,也做出了类似的大概结论。

穿羊绒的狼

阿尔诺的绰号是“穿羊绒的狼”、“奢侈品皇帝”,一生以擅于交易著称。LVMH起初是法国一家经营陷入困境的纺织品公司,1984年,他象征性地以1法郎收购了这家公司。在他的经营下,LVMH已经成了一线的奢侈品大牌,市值达到2300亿美元。

阿尔诺坐拥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是名副其实的奢侈品之王。LVMH旗下的酒水品牌有轩尼诗和酩悦,时尚和皮具品牌有LV、Loewe, Berluti, Christian Dior和Kenzo,香水品牌有娇兰、纪梵希,手表和珠宝品牌有尚美、宝格丽、豪雅和恒宝。

LVMH集团上月发布的年报并未单独披露中国市场的销售收入,不过该公司称,“除日本外的亚洲地区”市场去年为LVMH贡献了30%的营收。不过中国人的购买能力还远远不止于此——一般来说,中国消费者多数时候是在国外购买奢侈品的。

截至2月17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造成1700多人死亡。疫情不仅让中国的奢侈品专卖店空空如也,也阻止了很多富裕的中国人出国旅行。

上个月,阿尔诺公布了LVMH集团2019年的业绩,其中,集团营收上涨了15%,达到537亿欧元(约人民币4061亿),集团净利润份额增长13%,达到72亿欧元。

LVMH的强劲业绩,也使其股价去年上涨了40%以上。但今年1月中旬以来,LVMH的股价已经下跌了7%,这也让阿尔诺的巨额财富稍有缩水。

一度成为全球首富

由于阿尔诺家族在集团有控股权,所以去年12月至今年1月,阿尔诺一度成为了全球最有钱的人。不过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加剧,LVMH的股价有所下跌,阿尔诺的财富也缩了水,继尔跌下了榜首。

阿尔诺表示,他最关心的是生产高质量的产品,而不是为了增长而增长。

他对分析师表示:“我们想要的是继续生产高质量的产品,满足我们的客户。增长是好事,它会让股东很高兴。我也是股东之一,所以我不能说我不在乎增长,但这并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

虽然今年已经70岁了,但阿尔诺的雄心壮志一点也没有衰减。

去年11月,阿尔诺完成了奢侈品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以16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他觊觎已久的美国珠宝商蒂芙尼。等这笔交易在今年收关后,LVMH必然能为蒂夫尼的发展带来全球性的支持。蒂夫尼是一家有183年历史的珠宝商,1961年,奥黛丽·赫本参演的经典电影《蒂夫尼的早餐》使它一举成为全球知名品牌。

今年1月,LVMH旗下的路易威登宣布,该公司成功购入一颗1758克拉的原钻,这也是全球已开采的第二大原钻。不过路易威登并未批露该钻石的价格。这块钻石将被切割成几块更小的钻石。这笔交易也突显了路易威登问鼎高端珠宝行业的雄心。

这颗钻石的大小仅次于1905年在南非发现的3107克拉的“卡利南”钻石。英国王室的王冠用的就是从它身上切割下来的钻石。

去年四月的巴黎圣母院火灾后,LVMH集团和阿尔诺家族立即承诺捐资2亿欧元,用于巴黎圣母院的重建。

2019年,LVMH还与歌手蕾哈娜合作,推出了一个新的时尚品牌。

阿尔诺1949年3月出生于法国北部的鲁贝市的一个工业家家庭,并曾就读于法国著名的巴黎综合理工学院。

阿尔诺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名叫Ferret-Savinel的建筑公司当工程师——这家公司也是他的家族产业。1979年,阿尔诺成了这家公司的董事长。1984年,他象征性地以1法郎收购了当时经营陷入困境的博萨克纺织公司——即Christian Dior品牌的拥有者。

后来,他将Christian Dior打造成了他的商业帝国的基石。上世纪80年代末,在路易威登和酩悦轩尼诗刚刚完成合并后不久,阿尔诺增持了LVMH集团的大量股份。自1989年以来,他便一直担任LVMH的董事长兼CEO。

自那时起,阿尔诺又开展了一系列的收购活动,包括Kenzo、娇兰、Loewe、Marc Jacobs和丝芙兰等等。

当然,他也有过收购失败的例子。1999年,PPR公司,也就是现在的开云集团,在收购战中战胜LVMH,成功收购了意大利奢侈品品牌古驰。

阿尔诺已婚,有5个孩子,他也是一位知名的现代艺术收藏家,收藏有毕加索和亨利·摩尔等大师的作品。

另外,他还很喜欢打网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受疫情影响,LVMH掌门人失去世界首富宝座

发布日期:2020-02-18 11:57
摘要:就在LVMH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它增长最快的市场——中国,却传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



撰文 | ADRIAN CROFT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全球最大奢侈品公司LVMH集团的CEO贝尔纳·阿尔诺来说,最近这几个月一定非常难忘。

去年11月,LVMH集团终于实现了一个长期以来的梦想——以16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著名珠宝商蒂芙尼。今年1月,阿尔诺家族在LVMH集团的股份价值猛涨,使他短暂地成为了全世界最有钱的人。另外,他的公司还买了一颗网球大小的钻石,这也是世界上迄今出土的第二大钻石。

然而就在LVMH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它增长最快的市场——中国,却传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

1月28日,有分析师在公司的年报会上询问病毒将对LVMH集团的业务产生多大影响,阿尔诺处变不惊地答道:“我们不要恐慌,让我们冷静地分析一下形势。”

他表示,公司业务将受多大影响,取决于疫情将持续多长时间。“如果它在接下来两到两个半月就解决了,那影响就不会太坏。如果它持续两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LVMH的主要竞争对手开云集团——即古驰的母公司,也做出了类似的大概结论。

穿羊绒的狼

阿尔诺的绰号是“穿羊绒的狼”、“奢侈品皇帝”,一生以擅于交易著称。LVMH起初是法国一家经营陷入困境的纺织品公司,1984年,他象征性地以1法郎收购了这家公司。在他的经营下,LVMH已经成了一线的奢侈品大牌,市值达到2300亿美元。

阿尔诺坐拥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是名副其实的奢侈品之王。LVMH旗下的酒水品牌有轩尼诗和酩悦,时尚和皮具品牌有LV、Loewe, Berluti, Christian Dior和Kenzo,香水品牌有娇兰、纪梵希,手表和珠宝品牌有尚美、宝格丽、豪雅和恒宝。

LVMH集团上月发布的年报并未单独披露中国市场的销售收入,不过该公司称,“除日本外的亚洲地区”市场去年为LVMH贡献了30%的营收。不过中国人的购买能力还远远不止于此——一般来说,中国消费者多数时候是在国外购买奢侈品的。

截至2月17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造成1700多人死亡。疫情不仅让中国的奢侈品专卖店空空如也,也阻止了很多富裕的中国人出国旅行。

上个月,阿尔诺公布了LVMH集团2019年的业绩,其中,集团营收上涨了15%,达到537亿欧元(约人民币4061亿),集团净利润份额增长13%,达到72亿欧元。

LVMH的强劲业绩,也使其股价去年上涨了40%以上。但今年1月中旬以来,LVMH的股价已经下跌了7%,这也让阿尔诺的巨额财富稍有缩水。

一度成为全球首富

由于阿尔诺家族在集团有控股权,所以去年12月至今年1月,阿尔诺一度成为了全球最有钱的人。不过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加剧,LVMH的股价有所下跌,阿尔诺的财富也缩了水,继尔跌下了榜首。

阿尔诺表示,他最关心的是生产高质量的产品,而不是为了增长而增长。

他对分析师表示:“我们想要的是继续生产高质量的产品,满足我们的客户。增长是好事,它会让股东很高兴。我也是股东之一,所以我不能说我不在乎增长,但这并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

虽然今年已经70岁了,但阿尔诺的雄心壮志一点也没有衰减。

去年11月,阿尔诺完成了奢侈品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以16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他觊觎已久的美国珠宝商蒂芙尼。等这笔交易在今年收关后,LVMH必然能为蒂夫尼的发展带来全球性的支持。蒂夫尼是一家有183年历史的珠宝商,1961年,奥黛丽·赫本参演的经典电影《蒂夫尼的早餐》使它一举成为全球知名品牌。

今年1月,LVMH旗下的路易威登宣布,该公司成功购入一颗1758克拉的原钻,这也是全球已开采的第二大原钻。不过路易威登并未批露该钻石的价格。这块钻石将被切割成几块更小的钻石。这笔交易也突显了路易威登问鼎高端珠宝行业的雄心。

这颗钻石的大小仅次于1905年在南非发现的3107克拉的“卡利南”钻石。英国王室的王冠用的就是从它身上切割下来的钻石。

去年四月的巴黎圣母院火灾后,LVMH集团和阿尔诺家族立即承诺捐资2亿欧元,用于巴黎圣母院的重建。

2019年,LVMH还与歌手蕾哈娜合作,推出了一个新的时尚品牌。

阿尔诺1949年3月出生于法国北部的鲁贝市的一个工业家家庭,并曾就读于法国著名的巴黎综合理工学院。

阿尔诺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名叫Ferret-Savinel的建筑公司当工程师——这家公司也是他的家族产业。1979年,阿尔诺成了这家公司的董事长。1984年,他象征性地以1法郎收购了当时经营陷入困境的博萨克纺织公司——即Christian Dior品牌的拥有者。

后来,他将Christian Dior打造成了他的商业帝国的基石。上世纪80年代末,在路易威登和酩悦轩尼诗刚刚完成合并后不久,阿尔诺增持了LVMH集团的大量股份。自1989年以来,他便一直担任LVMH的董事长兼CEO。

自那时起,阿尔诺又开展了一系列的收购活动,包括Kenzo、娇兰、Loewe、Marc Jacobs和丝芙兰等等。

当然,他也有过收购失败的例子。1999年,PPR公司,也就是现在的开云集团,在收购战中战胜LVMH,成功收购了意大利奢侈品品牌古驰。

阿尔诺已婚,有5个孩子,他也是一位知名的现代艺术收藏家,收藏有毕加索和亨利·摩尔等大师的作品。

另外,他还很喜欢打网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就在LVMH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它增长最快的市场——中国,却传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



撰文 | ADRIAN CROFT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全球最大奢侈品公司LVMH集团的CEO贝尔纳·阿尔诺来说,最近这几个月一定非常难忘。

去年11月,LVMH集团终于实现了一个长期以来的梦想——以16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著名珠宝商蒂芙尼。今年1月,阿尔诺家族在LVMH集团的股份价值猛涨,使他短暂地成为了全世界最有钱的人。另外,他的公司还买了一颗网球大小的钻石,这也是世界上迄今出土的第二大钻石。

然而就在LVMH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它增长最快的市场——中国,却传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

1月28日,有分析师在公司的年报会上询问病毒将对LVMH集团的业务产生多大影响,阿尔诺处变不惊地答道:“我们不要恐慌,让我们冷静地分析一下形势。”

他表示,公司业务将受多大影响,取决于疫情将持续多长时间。“如果它在接下来两到两个半月就解决了,那影响就不会太坏。如果它持续两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LVMH的主要竞争对手开云集团——即古驰的母公司,也做出了类似的大概结论。

穿羊绒的狼

阿尔诺的绰号是“穿羊绒的狼”、“奢侈品皇帝”,一生以擅于交易著称。LVMH起初是法国一家经营陷入困境的纺织品公司,1984年,他象征性地以1法郎收购了这家公司。在他的经营下,LVMH已经成了一线的奢侈品大牌,市值达到2300亿美元。

阿尔诺坐拥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是名副其实的奢侈品之王。LVMH旗下的酒水品牌有轩尼诗和酩悦,时尚和皮具品牌有LV、Loewe, Berluti, Christian Dior和Kenzo,香水品牌有娇兰、纪梵希,手表和珠宝品牌有尚美、宝格丽、豪雅和恒宝。

LVMH集团上月发布的年报并未单独披露中国市场的销售收入,不过该公司称,“除日本外的亚洲地区”市场去年为LVMH贡献了30%的营收。不过中国人的购买能力还远远不止于此——一般来说,中国消费者多数时候是在国外购买奢侈品的。

截至2月17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造成1700多人死亡。疫情不仅让中国的奢侈品专卖店空空如也,也阻止了很多富裕的中国人出国旅行。

上个月,阿尔诺公布了LVMH集团2019年的业绩,其中,集团营收上涨了15%,达到537亿欧元(约人民币4061亿),集团净利润份额增长13%,达到72亿欧元。

LVMH的强劲业绩,也使其股价去年上涨了40%以上。但今年1月中旬以来,LVMH的股价已经下跌了7%,这也让阿尔诺的巨额财富稍有缩水。

一度成为全球首富

由于阿尔诺家族在集团有控股权,所以去年12月至今年1月,阿尔诺一度成为了全球最有钱的人。不过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加剧,LVMH的股价有所下跌,阿尔诺的财富也缩了水,继尔跌下了榜首。

阿尔诺表示,他最关心的是生产高质量的产品,而不是为了增长而增长。

他对分析师表示:“我们想要的是继续生产高质量的产品,满足我们的客户。增长是好事,它会让股东很高兴。我也是股东之一,所以我不能说我不在乎增长,但这并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

虽然今年已经70岁了,但阿尔诺的雄心壮志一点也没有衰减。

去年11月,阿尔诺完成了奢侈品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以16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他觊觎已久的美国珠宝商蒂芙尼。等这笔交易在今年收关后,LVMH必然能为蒂夫尼的发展带来全球性的支持。蒂夫尼是一家有183年历史的珠宝商,1961年,奥黛丽·赫本参演的经典电影《蒂夫尼的早餐》使它一举成为全球知名品牌。

今年1月,LVMH旗下的路易威登宣布,该公司成功购入一颗1758克拉的原钻,这也是全球已开采的第二大原钻。不过路易威登并未批露该钻石的价格。这块钻石将被切割成几块更小的钻石。这笔交易也突显了路易威登问鼎高端珠宝行业的雄心。

这颗钻石的大小仅次于1905年在南非发现的3107克拉的“卡利南”钻石。英国王室的王冠用的就是从它身上切割下来的钻石。

去年四月的巴黎圣母院火灾后,LVMH集团和阿尔诺家族立即承诺捐资2亿欧元,用于巴黎圣母院的重建。

2019年,LVMH还与歌手蕾哈娜合作,推出了一个新的时尚品牌。

阿尔诺1949年3月出生于法国北部的鲁贝市的一个工业家家庭,并曾就读于法国著名的巴黎综合理工学院。

阿尔诺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名叫Ferret-Savinel的建筑公司当工程师——这家公司也是他的家族产业。1979年,阿尔诺成了这家公司的董事长。1984年,他象征性地以1法郎收购了当时经营陷入困境的博萨克纺织公司——即Christian Dior品牌的拥有者。

后来,他将Christian Dior打造成了他的商业帝国的基石。上世纪80年代末,在路易威登和酩悦轩尼诗刚刚完成合并后不久,阿尔诺增持了LVMH集团的大量股份。自1989年以来,他便一直担任LVMH的董事长兼CEO。

自那时起,阿尔诺又开展了一系列的收购活动,包括Kenzo、娇兰、Loewe、Marc Jacobs和丝芙兰等等。

当然,他也有过收购失败的例子。1999年,PPR公司,也就是现在的开云集团,在收购战中战胜LVMH,成功收购了意大利奢侈品品牌古驰。

阿尔诺已婚,有5个孩子,他也是一位知名的现代艺术收藏家,收藏有毕加索和亨利·摩尔等大师的作品。

另外,他还很喜欢打网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受疫情影响,LVMH掌门人失去世界首富宝座

发布日期:2020-02-18 11:57
摘要:就在LVMH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它增长最快的市场——中国,却传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



撰文 | ADRIAN CROFT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全球最大奢侈品公司LVMH集团的CEO贝尔纳·阿尔诺来说,最近这几个月一定非常难忘。

去年11月,LVMH集团终于实现了一个长期以来的梦想——以16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著名珠宝商蒂芙尼。今年1月,阿尔诺家族在LVMH集团的股份价值猛涨,使他短暂地成为了全世界最有钱的人。另外,他的公司还买了一颗网球大小的钻石,这也是世界上迄今出土的第二大钻石。

然而就在LVMH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它增长最快的市场——中国,却传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

1月28日,有分析师在公司的年报会上询问病毒将对LVMH集团的业务产生多大影响,阿尔诺处变不惊地答道:“我们不要恐慌,让我们冷静地分析一下形势。”

他表示,公司业务将受多大影响,取决于疫情将持续多长时间。“如果它在接下来两到两个半月就解决了,那影响就不会太坏。如果它持续两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LVMH的主要竞争对手开云集团——即古驰的母公司,也做出了类似的大概结论。

穿羊绒的狼

阿尔诺的绰号是“穿羊绒的狼”、“奢侈品皇帝”,一生以擅于交易著称。LVMH起初是法国一家经营陷入困境的纺织品公司,1984年,他象征性地以1法郎收购了这家公司。在他的经营下,LVMH已经成了一线的奢侈品大牌,市值达到2300亿美元。

阿尔诺坐拥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是名副其实的奢侈品之王。LVMH旗下的酒水品牌有轩尼诗和酩悦,时尚和皮具品牌有LV、Loewe, Berluti, Christian Dior和Kenzo,香水品牌有娇兰、纪梵希,手表和珠宝品牌有尚美、宝格丽、豪雅和恒宝。

LVMH集团上月发布的年报并未单独披露中国市场的销售收入,不过该公司称,“除日本外的亚洲地区”市场去年为LVMH贡献了30%的营收。不过中国人的购买能力还远远不止于此——一般来说,中国消费者多数时候是在国外购买奢侈品的。

截至2月17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造成1700多人死亡。疫情不仅让中国的奢侈品专卖店空空如也,也阻止了很多富裕的中国人出国旅行。

上个月,阿尔诺公布了LVMH集团2019年的业绩,其中,集团营收上涨了15%,达到537亿欧元(约人民币4061亿),集团净利润份额增长13%,达到72亿欧元。

LVMH的强劲业绩,也使其股价去年上涨了40%以上。但今年1月中旬以来,LVMH的股价已经下跌了7%,这也让阿尔诺的巨额财富稍有缩水。

一度成为全球首富

由于阿尔诺家族在集团有控股权,所以去年12月至今年1月,阿尔诺一度成为了全球最有钱的人。不过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加剧,LVMH的股价有所下跌,阿尔诺的财富也缩了水,继尔跌下了榜首。

阿尔诺表示,他最关心的是生产高质量的产品,而不是为了增长而增长。

他对分析师表示:“我们想要的是继续生产高质量的产品,满足我们的客户。增长是好事,它会让股东很高兴。我也是股东之一,所以我不能说我不在乎增长,但这并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

虽然今年已经70岁了,但阿尔诺的雄心壮志一点也没有衰减。

去年11月,阿尔诺完成了奢侈品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以16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他觊觎已久的美国珠宝商蒂芙尼。等这笔交易在今年收关后,LVMH必然能为蒂夫尼的发展带来全球性的支持。蒂夫尼是一家有183年历史的珠宝商,1961年,奥黛丽·赫本参演的经典电影《蒂夫尼的早餐》使它一举成为全球知名品牌。

今年1月,LVMH旗下的路易威登宣布,该公司成功购入一颗1758克拉的原钻,这也是全球已开采的第二大原钻。不过路易威登并未批露该钻石的价格。这块钻石将被切割成几块更小的钻石。这笔交易也突显了路易威登问鼎高端珠宝行业的雄心。

这颗钻石的大小仅次于1905年在南非发现的3107克拉的“卡利南”钻石。英国王室的王冠用的就是从它身上切割下来的钻石。

去年四月的巴黎圣母院火灾后,LVMH集团和阿尔诺家族立即承诺捐资2亿欧元,用于巴黎圣母院的重建。

2019年,LVMH还与歌手蕾哈娜合作,推出了一个新的时尚品牌。

阿尔诺1949年3月出生于法国北部的鲁贝市的一个工业家家庭,并曾就读于法国著名的巴黎综合理工学院。

阿尔诺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名叫Ferret-Savinel的建筑公司当工程师——这家公司也是他的家族产业。1979年,阿尔诺成了这家公司的董事长。1984年,他象征性地以1法郎收购了当时经营陷入困境的博萨克纺织公司——即Christian Dior品牌的拥有者。

后来,他将Christian Dior打造成了他的商业帝国的基石。上世纪80年代末,在路易威登和酩悦轩尼诗刚刚完成合并后不久,阿尔诺增持了LVMH集团的大量股份。自1989年以来,他便一直担任LVMH的董事长兼CEO。

自那时起,阿尔诺又开展了一系列的收购活动,包括Kenzo、娇兰、Loewe、Marc Jacobs和丝芙兰等等。

当然,他也有过收购失败的例子。1999年,PPR公司,也就是现在的开云集团,在收购战中战胜LVMH,成功收购了意大利奢侈品品牌古驰。

阿尔诺已婚,有5个孩子,他也是一位知名的现代艺术收藏家,收藏有毕加索和亨利·摩尔等大师的作品。

另外,他还很喜欢打网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就在LVMH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它增长最快的市场——中国,却传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



撰文 | ADRIAN CROFT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全球最大奢侈品公司LVMH集团的CEO贝尔纳·阿尔诺来说,最近这几个月一定非常难忘。

去年11月,LVMH集团终于实现了一个长期以来的梦想——以16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著名珠宝商蒂芙尼。今年1月,阿尔诺家族在LVMH集团的股份价值猛涨,使他短暂地成为了全世界最有钱的人。另外,他的公司还买了一颗网球大小的钻石,这也是世界上迄今出土的第二大钻石。

然而就在LVMH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它增长最快的市场——中国,却传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

1月28日,有分析师在公司的年报会上询问病毒将对LVMH集团的业务产生多大影响,阿尔诺处变不惊地答道:“我们不要恐慌,让我们冷静地分析一下形势。”

他表示,公司业务将受多大影响,取决于疫情将持续多长时间。“如果它在接下来两到两个半月就解决了,那影响就不会太坏。如果它持续两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LVMH的主要竞争对手开云集团——即古驰的母公司,也做出了类似的大概结论。

穿羊绒的狼

阿尔诺的绰号是“穿羊绒的狼”、“奢侈品皇帝”,一生以擅于交易著称。LVMH起初是法国一家经营陷入困境的纺织品公司,1984年,他象征性地以1法郎收购了这家公司。在他的经营下,LVMH已经成了一线的奢侈品大牌,市值达到2300亿美元。

阿尔诺坐拥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是名副其实的奢侈品之王。LVMH旗下的酒水品牌有轩尼诗和酩悦,时尚和皮具品牌有LV、Loewe, Berluti, Christian Dior和Kenzo,香水品牌有娇兰、纪梵希,手表和珠宝品牌有尚美、宝格丽、豪雅和恒宝。

LVMH集团上月发布的年报并未单独披露中国市场的销售收入,不过该公司称,“除日本外的亚洲地区”市场去年为LVMH贡献了30%的营收。不过中国人的购买能力还远远不止于此——一般来说,中国消费者多数时候是在国外购买奢侈品的。

截至2月17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造成1700多人死亡。疫情不仅让中国的奢侈品专卖店空空如也,也阻止了很多富裕的中国人出国旅行。

上个月,阿尔诺公布了LVMH集团2019年的业绩,其中,集团营收上涨了15%,达到537亿欧元(约人民币4061亿),集团净利润份额增长13%,达到72亿欧元。

LVMH的强劲业绩,也使其股价去年上涨了40%以上。但今年1月中旬以来,LVMH的股价已经下跌了7%,这也让阿尔诺的巨额财富稍有缩水。

一度成为全球首富

由于阿尔诺家族在集团有控股权,所以去年12月至今年1月,阿尔诺一度成为了全球最有钱的人。不过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加剧,LVMH的股价有所下跌,阿尔诺的财富也缩了水,继尔跌下了榜首。

阿尔诺表示,他最关心的是生产高质量的产品,而不是为了增长而增长。

他对分析师表示:“我们想要的是继续生产高质量的产品,满足我们的客户。增长是好事,它会让股东很高兴。我也是股东之一,所以我不能说我不在乎增长,但这并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

虽然今年已经70岁了,但阿尔诺的雄心壮志一点也没有衰减。

去年11月,阿尔诺完成了奢侈品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以16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他觊觎已久的美国珠宝商蒂芙尼。等这笔交易在今年收关后,LVMH必然能为蒂夫尼的发展带来全球性的支持。蒂夫尼是一家有183年历史的珠宝商,1961年,奥黛丽·赫本参演的经典电影《蒂夫尼的早餐》使它一举成为全球知名品牌。

今年1月,LVMH旗下的路易威登宣布,该公司成功购入一颗1758克拉的原钻,这也是全球已开采的第二大原钻。不过路易威登并未批露该钻石的价格。这块钻石将被切割成几块更小的钻石。这笔交易也突显了路易威登问鼎高端珠宝行业的雄心。

这颗钻石的大小仅次于1905年在南非发现的3107克拉的“卡利南”钻石。英国王室的王冠用的就是从它身上切割下来的钻石。

去年四月的巴黎圣母院火灾后,LVMH集团和阿尔诺家族立即承诺捐资2亿欧元,用于巴黎圣母院的重建。

2019年,LVMH还与歌手蕾哈娜合作,推出了一个新的时尚品牌。

阿尔诺1949年3月出生于法国北部的鲁贝市的一个工业家家庭,并曾就读于法国著名的巴黎综合理工学院。

阿尔诺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名叫Ferret-Savinel的建筑公司当工程师——这家公司也是他的家族产业。1979年,阿尔诺成了这家公司的董事长。1984年,他象征性地以1法郎收购了当时经营陷入困境的博萨克纺织公司——即Christian Dior品牌的拥有者。

后来,他将Christian Dior打造成了他的商业帝国的基石。上世纪80年代末,在路易威登和酩悦轩尼诗刚刚完成合并后不久,阿尔诺增持了LVMH集团的大量股份。自1989年以来,他便一直担任LVMH的董事长兼CEO。

自那时起,阿尔诺又开展了一系列的收购活动,包括Kenzo、娇兰、Loewe、Marc Jacobs和丝芙兰等等。

当然,他也有过收购失败的例子。1999年,PPR公司,也就是现在的开云集团,在收购战中战胜LVMH,成功收购了意大利奢侈品品牌古驰。

阿尔诺已婚,有5个孩子,他也是一位知名的现代艺术收藏家,收藏有毕加索和亨利·摩尔等大师的作品。

另外,他还很喜欢打网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