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人们恐惧的直接反应就是想要囤积粮食,事实上,的确也有人开始这样做了。



撰文 | 岳巍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在历史上曾经是全世界受蝗灾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但是20世纪中叶,中国科学家借治理黄河、淮河与海河的机会,改造了大部分蝗区,这使得之后的40年间,中国把蝗灾的发生控制在局部地区,始终没有让这些恐怖的飞行生物形成迁飞危害。

现在中国大多数人,事实上并没有机会真正见识蝗灾。他们对这一自然灾害的认识,一般来自课本、文学读物与视频资料。无论在历史书、小说还是纪录片与影视作品中,蝗虫都面目可憎,蝗灾都后果严重。这加深了人们看到“4000亿沙漠蝗逼近中国”这一新闻时的恐惧。人们恐惧的直接反应就是想要囤积粮食,事实上,的确也有人开始这样做了。

我们不能嘲笑这种心理与行为是杞人忧天,如果他们知道更多关于沙漠蝗的信息,就不会有这么多担心。人们往往基于通常的印象而产生恐惧,毕竟在固有认知中,蝗灾起时,遮天蔽日的“战斗集群”呼啸而来,所过之处,不止作物绝收,更是寸草不留。

蝗虫巨大的繁殖基数——一对蝗虫能够产下100多枚卵,与它们的集群效应——一大片土地上的蝗虫能够因为某种因素(一般认为是水源)而聚集成数量巨大的蝗群,都让人们谈“蝗”色变。更不要说现在人们面对的是蝗虫中的王者“沙漠蝗”。

来看看它们的“战绩”,依据这次重灾区肯尼亚政府发出的官方声明:一个蝗群,每平方公里内容纳了多达1.5亿只沙漠蝗。蝗群随着气流迁移,一天可以推进100到150公里。一个蝗群毁掉可供养2500人的粮食作物,只需要一天时间。

沙漠蝗不只在非洲肆虐,现在它们已经跨过红海进入欧洲与亚洲,而且还进入了中国的邻国巴基斯坦与印度,根据世界粮农组织(FAO)的预估,蝗灾会持续到今年6月。

沙漠蝗蝗蝻和成虫迁移活动的条件是摄氏40度左右,相对湿度也要达到60%至70%,在这一条件限制下,沙漠蝗最大的扩散区就是缅甸、尼泊尔与印度,事实上,印度已经有多个邦受到沙漠蝗集团军的攻击,粮食的减产已成定局。

尽管中国历史上还从未有过沙漠蝗造成危害的记录,中国也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区,但是,印度之后,蝗群是否会继续前进,进入中国,这是人们担心的,更是引发人们恐慌的,“逼近中国”这一描述,就透露出人们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人们在头脑中模拟了几乎所有的蝗群进入中国的可能路径,从巴基斯坦,从印度,从尼泊尔,从泰国与越南……

有必要来看看这些道路是否能走得通。

在印度与中国之间,喜马拉雅山脉的阻隔,以及高海拔寒冷的青藏高原,成为阻断蝗群的天然屏障。即使有少量蝗虫随着季风进入云南,造成危害的几率也很小。

在巴基斯坦与中国之间,辛都库什山脉、帕米尔高原、昆仑山脉,共同构成了一道高墙,这一区域的寒冷天气与猛烈的风,足以消除蝗群从巴基斯坦北部传入中国新疆的可能。同样的道理,有着更复杂地形的山地和更寒冷天气的阿富汗与中国交界处,也将蝗群的移动路线切断。

中南半岛上几个国家,比如越南与泰国和中国之间,热带雨林构成的有足够纵深的“隔离沟”,将蝗群挡在中国西南部国门之外。如果想要飞越这些林地障碍,从时间上推算,蝗群必须进行“越代”,而高湿和山地环境对蝗虫卵的发育是严重的不利条件。更重要的是,热带雨林中的植物,并不是沙漠蝗喜欢吃的食物,这会让它们自动地止步于这片潮湿的林地前。

感谢这块土地上的高山与林地,因为它们的存在,让设想中的所有路径都因为有科学依据的现实理由被证明“不可通行”,这应该让想要冒着疫情去抢购粮食的人们松一口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1条评论,1人参与。

分享到:

谁在为中国阻挡4000亿只沙漠蝗入侵

发布日期:2020-02-17 15:43
摘要:人们恐惧的直接反应就是想要囤积粮食,事实上,的确也有人开始这样做了。



撰文 | 岳巍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在历史上曾经是全世界受蝗灾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但是20世纪中叶,中国科学家借治理黄河、淮河与海河的机会,改造了大部分蝗区,这使得之后的40年间,中国把蝗灾的发生控制在局部地区,始终没有让这些恐怖的飞行生物形成迁飞危害。

现在中国大多数人,事实上并没有机会真正见识蝗灾。他们对这一自然灾害的认识,一般来自课本、文学读物与视频资料。无论在历史书、小说还是纪录片与影视作品中,蝗虫都面目可憎,蝗灾都后果严重。这加深了人们看到“4000亿沙漠蝗逼近中国”这一新闻时的恐惧。人们恐惧的直接反应就是想要囤积粮食,事实上,的确也有人开始这样做了。

我们不能嘲笑这种心理与行为是杞人忧天,如果他们知道更多关于沙漠蝗的信息,就不会有这么多担心。人们往往基于通常的印象而产生恐惧,毕竟在固有认知中,蝗灾起时,遮天蔽日的“战斗集群”呼啸而来,所过之处,不止作物绝收,更是寸草不留。

蝗虫巨大的繁殖基数——一对蝗虫能够产下100多枚卵,与它们的集群效应——一大片土地上的蝗虫能够因为某种因素(一般认为是水源)而聚集成数量巨大的蝗群,都让人们谈“蝗”色变。更不要说现在人们面对的是蝗虫中的王者“沙漠蝗”。

来看看它们的“战绩”,依据这次重灾区肯尼亚政府发出的官方声明:一个蝗群,每平方公里内容纳了多达1.5亿只沙漠蝗。蝗群随着气流迁移,一天可以推进100到150公里。一个蝗群毁掉可供养2500人的粮食作物,只需要一天时间。

沙漠蝗不只在非洲肆虐,现在它们已经跨过红海进入欧洲与亚洲,而且还进入了中国的邻国巴基斯坦与印度,根据世界粮农组织(FAO)的预估,蝗灾会持续到今年6月。

沙漠蝗蝗蝻和成虫迁移活动的条件是摄氏40度左右,相对湿度也要达到60%至70%,在这一条件限制下,沙漠蝗最大的扩散区就是缅甸、尼泊尔与印度,事实上,印度已经有多个邦受到沙漠蝗集团军的攻击,粮食的减产已成定局。

尽管中国历史上还从未有过沙漠蝗造成危害的记录,中国也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区,但是,印度之后,蝗群是否会继续前进,进入中国,这是人们担心的,更是引发人们恐慌的,“逼近中国”这一描述,就透露出人们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人们在头脑中模拟了几乎所有的蝗群进入中国的可能路径,从巴基斯坦,从印度,从尼泊尔,从泰国与越南……

有必要来看看这些道路是否能走得通。

在印度与中国之间,喜马拉雅山脉的阻隔,以及高海拔寒冷的青藏高原,成为阻断蝗群的天然屏障。即使有少量蝗虫随着季风进入云南,造成危害的几率也很小。

在巴基斯坦与中国之间,辛都库什山脉、帕米尔高原、昆仑山脉,共同构成了一道高墙,这一区域的寒冷天气与猛烈的风,足以消除蝗群从巴基斯坦北部传入中国新疆的可能。同样的道理,有着更复杂地形的山地和更寒冷天气的阿富汗与中国交界处,也将蝗群的移动路线切断。

中南半岛上几个国家,比如越南与泰国和中国之间,热带雨林构成的有足够纵深的“隔离沟”,将蝗群挡在中国西南部国门之外。如果想要飞越这些林地障碍,从时间上推算,蝗群必须进行“越代”,而高湿和山地环境对蝗虫卵的发育是严重的不利条件。更重要的是,热带雨林中的植物,并不是沙漠蝗喜欢吃的食物,这会让它们自动地止步于这片潮湿的林地前。

感谢这块土地上的高山与林地,因为它们的存在,让设想中的所有路径都因为有科学依据的现实理由被证明“不可通行”,这应该让想要冒着疫情去抢购粮食的人们松一口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人们恐惧的直接反应就是想要囤积粮食,事实上,的确也有人开始这样做了。



撰文 | 岳巍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在历史上曾经是全世界受蝗灾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但是20世纪中叶,中国科学家借治理黄河、淮河与海河的机会,改造了大部分蝗区,这使得之后的40年间,中国把蝗灾的发生控制在局部地区,始终没有让这些恐怖的飞行生物形成迁飞危害。

现在中国大多数人,事实上并没有机会真正见识蝗灾。他们对这一自然灾害的认识,一般来自课本、文学读物与视频资料。无论在历史书、小说还是纪录片与影视作品中,蝗虫都面目可憎,蝗灾都后果严重。这加深了人们看到“4000亿沙漠蝗逼近中国”这一新闻时的恐惧。人们恐惧的直接反应就是想要囤积粮食,事实上,的确也有人开始这样做了。

我们不能嘲笑这种心理与行为是杞人忧天,如果他们知道更多关于沙漠蝗的信息,就不会有这么多担心。人们往往基于通常的印象而产生恐惧,毕竟在固有认知中,蝗灾起时,遮天蔽日的“战斗集群”呼啸而来,所过之处,不止作物绝收,更是寸草不留。

蝗虫巨大的繁殖基数——一对蝗虫能够产下100多枚卵,与它们的集群效应——一大片土地上的蝗虫能够因为某种因素(一般认为是水源)而聚集成数量巨大的蝗群,都让人们谈“蝗”色变。更不要说现在人们面对的是蝗虫中的王者“沙漠蝗”。

来看看它们的“战绩”,依据这次重灾区肯尼亚政府发出的官方声明:一个蝗群,每平方公里内容纳了多达1.5亿只沙漠蝗。蝗群随着气流迁移,一天可以推进100到150公里。一个蝗群毁掉可供养2500人的粮食作物,只需要一天时间。

沙漠蝗不只在非洲肆虐,现在它们已经跨过红海进入欧洲与亚洲,而且还进入了中国的邻国巴基斯坦与印度,根据世界粮农组织(FAO)的预估,蝗灾会持续到今年6月。

沙漠蝗蝗蝻和成虫迁移活动的条件是摄氏40度左右,相对湿度也要达到60%至70%,在这一条件限制下,沙漠蝗最大的扩散区就是缅甸、尼泊尔与印度,事实上,印度已经有多个邦受到沙漠蝗集团军的攻击,粮食的减产已成定局。

尽管中国历史上还从未有过沙漠蝗造成危害的记录,中国也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区,但是,印度之后,蝗群是否会继续前进,进入中国,这是人们担心的,更是引发人们恐慌的,“逼近中国”这一描述,就透露出人们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人们在头脑中模拟了几乎所有的蝗群进入中国的可能路径,从巴基斯坦,从印度,从尼泊尔,从泰国与越南……

有必要来看看这些道路是否能走得通。

在印度与中国之间,喜马拉雅山脉的阻隔,以及高海拔寒冷的青藏高原,成为阻断蝗群的天然屏障。即使有少量蝗虫随着季风进入云南,造成危害的几率也很小。

在巴基斯坦与中国之间,辛都库什山脉、帕米尔高原、昆仑山脉,共同构成了一道高墙,这一区域的寒冷天气与猛烈的风,足以消除蝗群从巴基斯坦北部传入中国新疆的可能。同样的道理,有着更复杂地形的山地和更寒冷天气的阿富汗与中国交界处,也将蝗群的移动路线切断。

中南半岛上几个国家,比如越南与泰国和中国之间,热带雨林构成的有足够纵深的“隔离沟”,将蝗群挡在中国西南部国门之外。如果想要飞越这些林地障碍,从时间上推算,蝗群必须进行“越代”,而高湿和山地环境对蝗虫卵的发育是严重的不利条件。更重要的是,热带雨林中的植物,并不是沙漠蝗喜欢吃的食物,这会让它们自动地止步于这片潮湿的林地前。

感谢这块土地上的高山与林地,因为它们的存在,让设想中的所有路径都因为有科学依据的现实理由被证明“不可通行”,这应该让想要冒着疫情去抢购粮食的人们松一口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1条评论,1人参与。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谁在为中国阻挡4000亿只沙漠蝗入侵

发布日期:2020-02-17 15:43
摘要:人们恐惧的直接反应就是想要囤积粮食,事实上,的确也有人开始这样做了。



撰文 | 岳巍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在历史上曾经是全世界受蝗灾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但是20世纪中叶,中国科学家借治理黄河、淮河与海河的机会,改造了大部分蝗区,这使得之后的40年间,中国把蝗灾的发生控制在局部地区,始终没有让这些恐怖的飞行生物形成迁飞危害。

现在中国大多数人,事实上并没有机会真正见识蝗灾。他们对这一自然灾害的认识,一般来自课本、文学读物与视频资料。无论在历史书、小说还是纪录片与影视作品中,蝗虫都面目可憎,蝗灾都后果严重。这加深了人们看到“4000亿沙漠蝗逼近中国”这一新闻时的恐惧。人们恐惧的直接反应就是想要囤积粮食,事实上,的确也有人开始这样做了。

我们不能嘲笑这种心理与行为是杞人忧天,如果他们知道更多关于沙漠蝗的信息,就不会有这么多担心。人们往往基于通常的印象而产生恐惧,毕竟在固有认知中,蝗灾起时,遮天蔽日的“战斗集群”呼啸而来,所过之处,不止作物绝收,更是寸草不留。

蝗虫巨大的繁殖基数——一对蝗虫能够产下100多枚卵,与它们的集群效应——一大片土地上的蝗虫能够因为某种因素(一般认为是水源)而聚集成数量巨大的蝗群,都让人们谈“蝗”色变。更不要说现在人们面对的是蝗虫中的王者“沙漠蝗”。

来看看它们的“战绩”,依据这次重灾区肯尼亚政府发出的官方声明:一个蝗群,每平方公里内容纳了多达1.5亿只沙漠蝗。蝗群随着气流迁移,一天可以推进100到150公里。一个蝗群毁掉可供养2500人的粮食作物,只需要一天时间。

沙漠蝗不只在非洲肆虐,现在它们已经跨过红海进入欧洲与亚洲,而且还进入了中国的邻国巴基斯坦与印度,根据世界粮农组织(FAO)的预估,蝗灾会持续到今年6月。

沙漠蝗蝗蝻和成虫迁移活动的条件是摄氏40度左右,相对湿度也要达到60%至70%,在这一条件限制下,沙漠蝗最大的扩散区就是缅甸、尼泊尔与印度,事实上,印度已经有多个邦受到沙漠蝗集团军的攻击,粮食的减产已成定局。

尽管中国历史上还从未有过沙漠蝗造成危害的记录,中国也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区,但是,印度之后,蝗群是否会继续前进,进入中国,这是人们担心的,更是引发人们恐慌的,“逼近中国”这一描述,就透露出人们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人们在头脑中模拟了几乎所有的蝗群进入中国的可能路径,从巴基斯坦,从印度,从尼泊尔,从泰国与越南……

有必要来看看这些道路是否能走得通。

在印度与中国之间,喜马拉雅山脉的阻隔,以及高海拔寒冷的青藏高原,成为阻断蝗群的天然屏障。即使有少量蝗虫随着季风进入云南,造成危害的几率也很小。

在巴基斯坦与中国之间,辛都库什山脉、帕米尔高原、昆仑山脉,共同构成了一道高墙,这一区域的寒冷天气与猛烈的风,足以消除蝗群从巴基斯坦北部传入中国新疆的可能。同样的道理,有着更复杂地形的山地和更寒冷天气的阿富汗与中国交界处,也将蝗群的移动路线切断。

中南半岛上几个国家,比如越南与泰国和中国之间,热带雨林构成的有足够纵深的“隔离沟”,将蝗群挡在中国西南部国门之外。如果想要飞越这些林地障碍,从时间上推算,蝗群必须进行“越代”,而高湿和山地环境对蝗虫卵的发育是严重的不利条件。更重要的是,热带雨林中的植物,并不是沙漠蝗喜欢吃的食物,这会让它们自动地止步于这片潮湿的林地前。

感谢这块土地上的高山与林地,因为它们的存在,让设想中的所有路径都因为有科学依据的现实理由被证明“不可通行”,这应该让想要冒着疫情去抢购粮食的人们松一口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人们恐惧的直接反应就是想要囤积粮食,事实上,的确也有人开始这样做了。



撰文 | 岳巍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在历史上曾经是全世界受蝗灾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但是20世纪中叶,中国科学家借治理黄河、淮河与海河的机会,改造了大部分蝗区,这使得之后的40年间,中国把蝗灾的发生控制在局部地区,始终没有让这些恐怖的飞行生物形成迁飞危害。

现在中国大多数人,事实上并没有机会真正见识蝗灾。他们对这一自然灾害的认识,一般来自课本、文学读物与视频资料。无论在历史书、小说还是纪录片与影视作品中,蝗虫都面目可憎,蝗灾都后果严重。这加深了人们看到“4000亿沙漠蝗逼近中国”这一新闻时的恐惧。人们恐惧的直接反应就是想要囤积粮食,事实上,的确也有人开始这样做了。

我们不能嘲笑这种心理与行为是杞人忧天,如果他们知道更多关于沙漠蝗的信息,就不会有这么多担心。人们往往基于通常的印象而产生恐惧,毕竟在固有认知中,蝗灾起时,遮天蔽日的“战斗集群”呼啸而来,所过之处,不止作物绝收,更是寸草不留。

蝗虫巨大的繁殖基数——一对蝗虫能够产下100多枚卵,与它们的集群效应——一大片土地上的蝗虫能够因为某种因素(一般认为是水源)而聚集成数量巨大的蝗群,都让人们谈“蝗”色变。更不要说现在人们面对的是蝗虫中的王者“沙漠蝗”。

来看看它们的“战绩”,依据这次重灾区肯尼亚政府发出的官方声明:一个蝗群,每平方公里内容纳了多达1.5亿只沙漠蝗。蝗群随着气流迁移,一天可以推进100到150公里。一个蝗群毁掉可供养2500人的粮食作物,只需要一天时间。

沙漠蝗不只在非洲肆虐,现在它们已经跨过红海进入欧洲与亚洲,而且还进入了中国的邻国巴基斯坦与印度,根据世界粮农组织(FAO)的预估,蝗灾会持续到今年6月。

沙漠蝗蝗蝻和成虫迁移活动的条件是摄氏40度左右,相对湿度也要达到60%至70%,在这一条件限制下,沙漠蝗最大的扩散区就是缅甸、尼泊尔与印度,事实上,印度已经有多个邦受到沙漠蝗集团军的攻击,粮食的减产已成定局。

尽管中国历史上还从未有过沙漠蝗造成危害的记录,中国也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区,但是,印度之后,蝗群是否会继续前进,进入中国,这是人们担心的,更是引发人们恐慌的,“逼近中国”这一描述,就透露出人们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人们在头脑中模拟了几乎所有的蝗群进入中国的可能路径,从巴基斯坦,从印度,从尼泊尔,从泰国与越南……

有必要来看看这些道路是否能走得通。

在印度与中国之间,喜马拉雅山脉的阻隔,以及高海拔寒冷的青藏高原,成为阻断蝗群的天然屏障。即使有少量蝗虫随着季风进入云南,造成危害的几率也很小。

在巴基斯坦与中国之间,辛都库什山脉、帕米尔高原、昆仑山脉,共同构成了一道高墙,这一区域的寒冷天气与猛烈的风,足以消除蝗群从巴基斯坦北部传入中国新疆的可能。同样的道理,有着更复杂地形的山地和更寒冷天气的阿富汗与中国交界处,也将蝗群的移动路线切断。

中南半岛上几个国家,比如越南与泰国和中国之间,热带雨林构成的有足够纵深的“隔离沟”,将蝗群挡在中国西南部国门之外。如果想要飞越这些林地障碍,从时间上推算,蝗群必须进行“越代”,而高湿和山地环境对蝗虫卵的发育是严重的不利条件。更重要的是,热带雨林中的植物,并不是沙漠蝗喜欢吃的食物,这会让它们自动地止步于这片潮湿的林地前。

感谢这块土地上的高山与林地,因为它们的存在,让设想中的所有路径都因为有科学依据的现实理由被证明“不可通行”,这应该让想要冒着疫情去抢购粮食的人们松一口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