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在不确定的世界把握好你的事业

发布日期:2020-02-17 07:56
摘要:对于那些刚刚踏入职场的人,获得一份终身工作或职业不再有保证,甚至不再令人向往。他们该如何为未来几十年制定规划?



撰文 |  乔纳森•布莱克

OR--商业新媒体 】在当前动荡的全球政治气候下,对于那些刚刚踏入职场的人来说,获得一份终身的工作或职业不再有保证,甚至不再令人向往。再加上气候危机和对未来的更广泛焦虑,担忧和无力控制的感觉可能会变得无比强烈。

学生、应届毕业生以及那些为他们提供建议和聘用他们的人,如何能找到一种有意义的方式,为未来几十年制定规划呢?

提供给年岁较大的“婴儿潮一代”、“X世代”甚至“千禧一代”的传统意义上的明智(有时略显古板)的建议(攻读某个专业,培养一技之长,获得一份有丰厚退休金的工作之类),对于“Z世代”(1995-2010年出生)来说有些古怪,而且经常显得多余。

对不确定性的回应有一个显著变化:早早开始职业规划的学生人数明显增加,我们在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我在该校担任就业服务中心主任——和其它大学看到了这种变化。

与2018年相比,参加牛津大学2019年秋季一般性、非行业特定就业招聘会,或者雇主陈述会的学生人数增加了一倍,而65%的学生继续打开我们每周发送的就业电邮。

我们每年对所有本科生和研究生进行调查,询问他们的心态和行业兴趣(如果有的话)。今年,牛津大学只有25%的大一学生表示,他们将推迟所有职业规划,而过去几年这一比例一直稳定在35%。

英国退欧与气候变化

英国退欧和气候危机是已对学生生活产生影响的两个外部不确定性。2018年底,由于这两方面的担忧,牛津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生安娜•奥莱丽约娃(Anna Olerinyova)考虑放弃研究学习和彻底改变职业道路。

最后她决定留下来,但表示:“仔细想想,英国退欧只会加大留在英国和找到研究资金的难度,但并非不可能。”此前她担心,她在医学诊断工具方面的研究将变得无关紧要,因为“这项工作未来很有可能会找不到资金,因为大家都关注气候问题,而且既然我的专业将变得不那么相关,继续学业变得几乎毫无意义”。

奥莱丽约娃现在投入了气候活动,总的来说,这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与一个全新的社区联系在一起,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加有意思。”她感觉自己摆脱了职业期待的桎梏,对未来的人生道路持更加开放的心态。她现在决心完成她的博士学位,因为她在利用自己的研究方面看到了“一线希望”。

处在职业生涯中段的莎拉•麦吉尔(Sarah McGill),担任牛津大学史密斯企业和环境学院(Smith School of Enterprise and the Environment)气候变化研究政策项目的负责人。她按照短期合约工作,而且就像她所说的,感觉偏离了“我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同学们进入法学院、然后是华尔街的直线和狭窄的道路”。

由于拥有经济学和环境学研究学位,麦吉尔的不确定性集中在一个问题上:“我如何才能让我的事业产生有意义的影响?我想不出明显的理想职位可以搜索,而那些看似有影响力的工作薪水不够维持生计。”

竞争在加剧

专家工作组“高等教育中的心理健康”(Mental Wellbeing in Higher Education)主席、牛津大学咨询服务主管艾伦•珀西(Alan Percy)认为,不确定性加剧的一个原因是,在当前的整体经济环境中,每个人都必须提高竞争力。

“经典的防御性心理反应是通过控制来营造确定性;这是一种糟糕的行为,因为它会加剧思维的僵化,”珀西表示。

鉴于多数因素(英国退欧、气候危机、政治)是无法控制的,这种僵化会带来更多的焦虑,同时会助长外部因素的影响。珀西建议,要减轻这种无力感和绝望感,人们可以努力“集中精力,感恩和庆贺他们所拥有的以及他们能够控制的事情”。

一些年轻的专业人士把不确定性视为积极因素。克里斯汀-玛丽•劳(Christine-Marié Louw)学的是法律,然后获得了音乐硕士学位,目前在英国石油(BP)担任分析师。她能够把本职工作与半职业的音乐事业结合在一起。“我很喜欢混搭的模糊感,”她说,“我尽量不让外部因素控制我。”

在决定不买房后,她与哥哥花钱进行了一次雄心勃勃的探险活动,勘察印尼一个河流系统的支流。他们每天出发,不得不选择要沿着哪条支流探索。她表示,这种经历带来了宝贵的见解:“结果的不确定性会产生各种可能性;我可以坦然面对失败——只要下定决心选择一条路径就够了。”

在接受高等教育期间,劳遵循了从本科到硕士学位的高人气路径。至于为何在本科毕业后马上投入研究生学习,学生们给出了3个主要原因。此举可以增加职业选择,或者继续学习只是因为学生本人喜欢学习而且有成就感。最后,对于那些犹豫不决的人来说,它可以把进入职场的时间推后一、两年。

选择这条路的牛津大学本科生的比例近年显著下滑,从5年前的35%降至现在的30%。更多学生现在选择毕业后直接就业。

创业

对于应届毕业生而言,最不确定的道路就是创业。尽管如此,仍有五分之一以上的牛津学生(男女比例一样)在考虑这种选择。

无论创业文化变得多么流行,年轻人在这方面可能并不具备优势。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皮埃尔•阿祖莱(Pierre Azoulay)和凯洛格管理学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的本杰明•F•琼斯(Benjamin F Jones)曾牵头进行一项研究,追踪2007年至2014年的270万名创始人,结果表明,年龄在25岁以下的人成功退出或创建顶级成长公司的几率最低。最成功的创始人年龄在46岁至55岁,他们拥有更多的技能和经验,能够驾驭商场的很多不确定性。

未来的事件总是带有不确定性,人们也总是会以不同的方式来做出反应,从感觉无能为力到风生水起。有帮助的是知道这不是一个新现象。19世纪的法国小说家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曾用一种积极向上的方式看待和管理不确定性:“要像那鸟儿在柔弱的枝梢,经不起它欢乐地跳跃;虽然那细枝折断了它仍歌唱,因为它知道自己有翅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对于那些刚刚踏入职场的人,获得一份终身工作或职业不再有保证,甚至不再令人向往。他们该如何为未来几十年制定规划?



撰文 |  乔纳森•布莱克

OR--商业新媒体 】在当前动荡的全球政治气候下,对于那些刚刚踏入职场的人来说,获得一份终身的工作或职业不再有保证,甚至不再令人向往。再加上气候危机和对未来的更广泛焦虑,担忧和无力控制的感觉可能会变得无比强烈。

学生、应届毕业生以及那些为他们提供建议和聘用他们的人,如何能找到一种有意义的方式,为未来几十年制定规划呢?

提供给年岁较大的“婴儿潮一代”、“X世代”甚至“千禧一代”的传统意义上的明智(有时略显古板)的建议(攻读某个专业,培养一技之长,获得一份有丰厚退休金的工作之类),对于“Z世代”(1995-2010年出生)来说有些古怪,而且经常显得多余。

对不确定性的回应有一个显著变化:早早开始职业规划的学生人数明显增加,我们在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我在该校担任就业服务中心主任——和其它大学看到了这种变化。

与2018年相比,参加牛津大学2019年秋季一般性、非行业特定就业招聘会,或者雇主陈述会的学生人数增加了一倍,而65%的学生继续打开我们每周发送的就业电邮。

我们每年对所有本科生和研究生进行调查,询问他们的心态和行业兴趣(如果有的话)。今年,牛津大学只有25%的大一学生表示,他们将推迟所有职业规划,而过去几年这一比例一直稳定在35%。

英国退欧与气候变化

英国退欧和气候危机是已对学生生活产生影响的两个外部不确定性。2018年底,由于这两方面的担忧,牛津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生安娜•奥莱丽约娃(Anna Olerinyova)考虑放弃研究学习和彻底改变职业道路。

最后她决定留下来,但表示:“仔细想想,英国退欧只会加大留在英国和找到研究资金的难度,但并非不可能。”此前她担心,她在医学诊断工具方面的研究将变得无关紧要,因为“这项工作未来很有可能会找不到资金,因为大家都关注气候问题,而且既然我的专业将变得不那么相关,继续学业变得几乎毫无意义”。

奥莱丽约娃现在投入了气候活动,总的来说,这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与一个全新的社区联系在一起,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加有意思。”她感觉自己摆脱了职业期待的桎梏,对未来的人生道路持更加开放的心态。她现在决心完成她的博士学位,因为她在利用自己的研究方面看到了“一线希望”。

处在职业生涯中段的莎拉•麦吉尔(Sarah McGill),担任牛津大学史密斯企业和环境学院(Smith School of Enterprise and the Environment)气候变化研究政策项目的负责人。她按照短期合约工作,而且就像她所说的,感觉偏离了“我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同学们进入法学院、然后是华尔街的直线和狭窄的道路”。

由于拥有经济学和环境学研究学位,麦吉尔的不确定性集中在一个问题上:“我如何才能让我的事业产生有意义的影响?我想不出明显的理想职位可以搜索,而那些看似有影响力的工作薪水不够维持生计。”

竞争在加剧

专家工作组“高等教育中的心理健康”(Mental Wellbeing in Higher Education)主席、牛津大学咨询服务主管艾伦•珀西(Alan Percy)认为,不确定性加剧的一个原因是,在当前的整体经济环境中,每个人都必须提高竞争力。

“经典的防御性心理反应是通过控制来营造确定性;这是一种糟糕的行为,因为它会加剧思维的僵化,”珀西表示。

鉴于多数因素(英国退欧、气候危机、政治)是无法控制的,这种僵化会带来更多的焦虑,同时会助长外部因素的影响。珀西建议,要减轻这种无力感和绝望感,人们可以努力“集中精力,感恩和庆贺他们所拥有的以及他们能够控制的事情”。

一些年轻的专业人士把不确定性视为积极因素。克里斯汀-玛丽•劳(Christine-Marié Louw)学的是法律,然后获得了音乐硕士学位,目前在英国石油(BP)担任分析师。她能够把本职工作与半职业的音乐事业结合在一起。“我很喜欢混搭的模糊感,”她说,“我尽量不让外部因素控制我。”

在决定不买房后,她与哥哥花钱进行了一次雄心勃勃的探险活动,勘察印尼一个河流系统的支流。他们每天出发,不得不选择要沿着哪条支流探索。她表示,这种经历带来了宝贵的见解:“结果的不确定性会产生各种可能性;我可以坦然面对失败——只要下定决心选择一条路径就够了。”

在接受高等教育期间,劳遵循了从本科到硕士学位的高人气路径。至于为何在本科毕业后马上投入研究生学习,学生们给出了3个主要原因。此举可以增加职业选择,或者继续学习只是因为学生本人喜欢学习而且有成就感。最后,对于那些犹豫不决的人来说,它可以把进入职场的时间推后一、两年。

选择这条路的牛津大学本科生的比例近年显著下滑,从5年前的35%降至现在的30%。更多学生现在选择毕业后直接就业。

创业

对于应届毕业生而言,最不确定的道路就是创业。尽管如此,仍有五分之一以上的牛津学生(男女比例一样)在考虑这种选择。

无论创业文化变得多么流行,年轻人在这方面可能并不具备优势。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皮埃尔•阿祖莱(Pierre Azoulay)和凯洛格管理学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的本杰明•F•琼斯(Benjamin F Jones)曾牵头进行一项研究,追踪2007年至2014年的270万名创始人,结果表明,年龄在25岁以下的人成功退出或创建顶级成长公司的几率最低。最成功的创始人年龄在46岁至55岁,他们拥有更多的技能和经验,能够驾驭商场的很多不确定性。

未来的事件总是带有不确定性,人们也总是会以不同的方式来做出反应,从感觉无能为力到风生水起。有帮助的是知道这不是一个新现象。19世纪的法国小说家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曾用一种积极向上的方式看待和管理不确定性:“要像那鸟儿在柔弱的枝梢,经不起它欢乐地跳跃;虽然那细枝折断了它仍歌唱,因为它知道自己有翅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对于那些刚刚踏入职场的人,获得一份终身工作或职业不再有保证,甚至不再令人向往。他们该如何为未来几十年制定规划?



撰文 |  乔纳森•布莱克

OR--商业新媒体 】在当前动荡的全球政治气候下,对于那些刚刚踏入职场的人来说,获得一份终身的工作或职业不再有保证,甚至不再令人向往。再加上气候危机和对未来的更广泛焦虑,担忧和无力控制的感觉可能会变得无比强烈。

学生、应届毕业生以及那些为他们提供建议和聘用他们的人,如何能找到一种有意义的方式,为未来几十年制定规划呢?

提供给年岁较大的“婴儿潮一代”、“X世代”甚至“千禧一代”的传统意义上的明智(有时略显古板)的建议(攻读某个专业,培养一技之长,获得一份有丰厚退休金的工作之类),对于“Z世代”(1995-2010年出生)来说有些古怪,而且经常显得多余。

对不确定性的回应有一个显著变化:早早开始职业规划的学生人数明显增加,我们在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我在该校担任就业服务中心主任——和其它大学看到了这种变化。

与2018年相比,参加牛津大学2019年秋季一般性、非行业特定就业招聘会,或者雇主陈述会的学生人数增加了一倍,而65%的学生继续打开我们每周发送的就业电邮。

我们每年对所有本科生和研究生进行调查,询问他们的心态和行业兴趣(如果有的话)。今年,牛津大学只有25%的大一学生表示,他们将推迟所有职业规划,而过去几年这一比例一直稳定在35%。

英国退欧与气候变化

英国退欧和气候危机是已对学生生活产生影响的两个外部不确定性。2018年底,由于这两方面的担忧,牛津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生安娜•奥莱丽约娃(Anna Olerinyova)考虑放弃研究学习和彻底改变职业道路。

最后她决定留下来,但表示:“仔细想想,英国退欧只会加大留在英国和找到研究资金的难度,但并非不可能。”此前她担心,她在医学诊断工具方面的研究将变得无关紧要,因为“这项工作未来很有可能会找不到资金,因为大家都关注气候问题,而且既然我的专业将变得不那么相关,继续学业变得几乎毫无意义”。

奥莱丽约娃现在投入了气候活动,总的来说,这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与一个全新的社区联系在一起,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加有意思。”她感觉自己摆脱了职业期待的桎梏,对未来的人生道路持更加开放的心态。她现在决心完成她的博士学位,因为她在利用自己的研究方面看到了“一线希望”。

处在职业生涯中段的莎拉•麦吉尔(Sarah McGill),担任牛津大学史密斯企业和环境学院(Smith School of Enterprise and the Environment)气候变化研究政策项目的负责人。她按照短期合约工作,而且就像她所说的,感觉偏离了“我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同学们进入法学院、然后是华尔街的直线和狭窄的道路”。

由于拥有经济学和环境学研究学位,麦吉尔的不确定性集中在一个问题上:“我如何才能让我的事业产生有意义的影响?我想不出明显的理想职位可以搜索,而那些看似有影响力的工作薪水不够维持生计。”

竞争在加剧

专家工作组“高等教育中的心理健康”(Mental Wellbeing in Higher Education)主席、牛津大学咨询服务主管艾伦•珀西(Alan Percy)认为,不确定性加剧的一个原因是,在当前的整体经济环境中,每个人都必须提高竞争力。

“经典的防御性心理反应是通过控制来营造确定性;这是一种糟糕的行为,因为它会加剧思维的僵化,”珀西表示。

鉴于多数因素(英国退欧、气候危机、政治)是无法控制的,这种僵化会带来更多的焦虑,同时会助长外部因素的影响。珀西建议,要减轻这种无力感和绝望感,人们可以努力“集中精力,感恩和庆贺他们所拥有的以及他们能够控制的事情”。

一些年轻的专业人士把不确定性视为积极因素。克里斯汀-玛丽•劳(Christine-Marié Louw)学的是法律,然后获得了音乐硕士学位,目前在英国石油(BP)担任分析师。她能够把本职工作与半职业的音乐事业结合在一起。“我很喜欢混搭的模糊感,”她说,“我尽量不让外部因素控制我。”

在决定不买房后,她与哥哥花钱进行了一次雄心勃勃的探险活动,勘察印尼一个河流系统的支流。他们每天出发,不得不选择要沿着哪条支流探索。她表示,这种经历带来了宝贵的见解:“结果的不确定性会产生各种可能性;我可以坦然面对失败——只要下定决心选择一条路径就够了。”

在接受高等教育期间,劳遵循了从本科到硕士学位的高人气路径。至于为何在本科毕业后马上投入研究生学习,学生们给出了3个主要原因。此举可以增加职业选择,或者继续学习只是因为学生本人喜欢学习而且有成就感。最后,对于那些犹豫不决的人来说,它可以把进入职场的时间推后一、两年。

选择这条路的牛津大学本科生的比例近年显著下滑,从5年前的35%降至现在的30%。更多学生现在选择毕业后直接就业。

创业

对于应届毕业生而言,最不确定的道路就是创业。尽管如此,仍有五分之一以上的牛津学生(男女比例一样)在考虑这种选择。

无论创业文化变得多么流行,年轻人在这方面可能并不具备优势。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皮埃尔•阿祖莱(Pierre Azoulay)和凯洛格管理学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的本杰明•F•琼斯(Benjamin F Jones)曾牵头进行一项研究,追踪2007年至2014年的270万名创始人,结果表明,年龄在25岁以下的人成功退出或创建顶级成长公司的几率最低。最成功的创始人年龄在46岁至55岁,他们拥有更多的技能和经验,能够驾驭商场的很多不确定性。

未来的事件总是带有不确定性,人们也总是会以不同的方式来做出反应,从感觉无能为力到风生水起。有帮助的是知道这不是一个新现象。19世纪的法国小说家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曾用一种积极向上的方式看待和管理不确定性:“要像那鸟儿在柔弱的枝梢,经不起它欢乐地跳跃;虽然那细枝折断了它仍歌唱,因为它知道自己有翅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在不确定的世界把握好你的事业

发布日期:2020-02-17 07:56
摘要:对于那些刚刚踏入职场的人,获得一份终身工作或职业不再有保证,甚至不再令人向往。他们该如何为未来几十年制定规划?



撰文 |  乔纳森•布莱克

OR--商业新媒体 】在当前动荡的全球政治气候下,对于那些刚刚踏入职场的人来说,获得一份终身的工作或职业不再有保证,甚至不再令人向往。再加上气候危机和对未来的更广泛焦虑,担忧和无力控制的感觉可能会变得无比强烈。

学生、应届毕业生以及那些为他们提供建议和聘用他们的人,如何能找到一种有意义的方式,为未来几十年制定规划呢?

提供给年岁较大的“婴儿潮一代”、“X世代”甚至“千禧一代”的传统意义上的明智(有时略显古板)的建议(攻读某个专业,培养一技之长,获得一份有丰厚退休金的工作之类),对于“Z世代”(1995-2010年出生)来说有些古怪,而且经常显得多余。

对不确定性的回应有一个显著变化:早早开始职业规划的学生人数明显增加,我们在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我在该校担任就业服务中心主任——和其它大学看到了这种变化。

与2018年相比,参加牛津大学2019年秋季一般性、非行业特定就业招聘会,或者雇主陈述会的学生人数增加了一倍,而65%的学生继续打开我们每周发送的就业电邮。

我们每年对所有本科生和研究生进行调查,询问他们的心态和行业兴趣(如果有的话)。今年,牛津大学只有25%的大一学生表示,他们将推迟所有职业规划,而过去几年这一比例一直稳定在35%。

英国退欧与气候变化

英国退欧和气候危机是已对学生生活产生影响的两个外部不确定性。2018年底,由于这两方面的担忧,牛津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生安娜•奥莱丽约娃(Anna Olerinyova)考虑放弃研究学习和彻底改变职业道路。

最后她决定留下来,但表示:“仔细想想,英国退欧只会加大留在英国和找到研究资金的难度,但并非不可能。”此前她担心,她在医学诊断工具方面的研究将变得无关紧要,因为“这项工作未来很有可能会找不到资金,因为大家都关注气候问题,而且既然我的专业将变得不那么相关,继续学业变得几乎毫无意义”。

奥莱丽约娃现在投入了气候活动,总的来说,这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与一个全新的社区联系在一起,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加有意思。”她感觉自己摆脱了职业期待的桎梏,对未来的人生道路持更加开放的心态。她现在决心完成她的博士学位,因为她在利用自己的研究方面看到了“一线希望”。

处在职业生涯中段的莎拉•麦吉尔(Sarah McGill),担任牛津大学史密斯企业和环境学院(Smith School of Enterprise and the Environment)气候变化研究政策项目的负责人。她按照短期合约工作,而且就像她所说的,感觉偏离了“我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同学们进入法学院、然后是华尔街的直线和狭窄的道路”。

由于拥有经济学和环境学研究学位,麦吉尔的不确定性集中在一个问题上:“我如何才能让我的事业产生有意义的影响?我想不出明显的理想职位可以搜索,而那些看似有影响力的工作薪水不够维持生计。”

竞争在加剧

专家工作组“高等教育中的心理健康”(Mental Wellbeing in Higher Education)主席、牛津大学咨询服务主管艾伦•珀西(Alan Percy)认为,不确定性加剧的一个原因是,在当前的整体经济环境中,每个人都必须提高竞争力。

“经典的防御性心理反应是通过控制来营造确定性;这是一种糟糕的行为,因为它会加剧思维的僵化,”珀西表示。

鉴于多数因素(英国退欧、气候危机、政治)是无法控制的,这种僵化会带来更多的焦虑,同时会助长外部因素的影响。珀西建议,要减轻这种无力感和绝望感,人们可以努力“集中精力,感恩和庆贺他们所拥有的以及他们能够控制的事情”。

一些年轻的专业人士把不确定性视为积极因素。克里斯汀-玛丽•劳(Christine-Marié Louw)学的是法律,然后获得了音乐硕士学位,目前在英国石油(BP)担任分析师。她能够把本职工作与半职业的音乐事业结合在一起。“我很喜欢混搭的模糊感,”她说,“我尽量不让外部因素控制我。”

在决定不买房后,她与哥哥花钱进行了一次雄心勃勃的探险活动,勘察印尼一个河流系统的支流。他们每天出发,不得不选择要沿着哪条支流探索。她表示,这种经历带来了宝贵的见解:“结果的不确定性会产生各种可能性;我可以坦然面对失败——只要下定决心选择一条路径就够了。”

在接受高等教育期间,劳遵循了从本科到硕士学位的高人气路径。至于为何在本科毕业后马上投入研究生学习,学生们给出了3个主要原因。此举可以增加职业选择,或者继续学习只是因为学生本人喜欢学习而且有成就感。最后,对于那些犹豫不决的人来说,它可以把进入职场的时间推后一、两年。

选择这条路的牛津大学本科生的比例近年显著下滑,从5年前的35%降至现在的30%。更多学生现在选择毕业后直接就业。

创业

对于应届毕业生而言,最不确定的道路就是创业。尽管如此,仍有五分之一以上的牛津学生(男女比例一样)在考虑这种选择。

无论创业文化变得多么流行,年轻人在这方面可能并不具备优势。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皮埃尔•阿祖莱(Pierre Azoulay)和凯洛格管理学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的本杰明•F•琼斯(Benjamin F Jones)曾牵头进行一项研究,追踪2007年至2014年的270万名创始人,结果表明,年龄在25岁以下的人成功退出或创建顶级成长公司的几率最低。最成功的创始人年龄在46岁至55岁,他们拥有更多的技能和经验,能够驾驭商场的很多不确定性。

未来的事件总是带有不确定性,人们也总是会以不同的方式来做出反应,从感觉无能为力到风生水起。有帮助的是知道这不是一个新现象。19世纪的法国小说家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曾用一种积极向上的方式看待和管理不确定性:“要像那鸟儿在柔弱的枝梢,经不起它欢乐地跳跃;虽然那细枝折断了它仍歌唱,因为它知道自己有翅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对于那些刚刚踏入职场的人,获得一份终身工作或职业不再有保证,甚至不再令人向往。他们该如何为未来几十年制定规划?



撰文 |  乔纳森•布莱克

OR--商业新媒体 】在当前动荡的全球政治气候下,对于那些刚刚踏入职场的人来说,获得一份终身的工作或职业不再有保证,甚至不再令人向往。再加上气候危机和对未来的更广泛焦虑,担忧和无力控制的感觉可能会变得无比强烈。

学生、应届毕业生以及那些为他们提供建议和聘用他们的人,如何能找到一种有意义的方式,为未来几十年制定规划呢?

提供给年岁较大的“婴儿潮一代”、“X世代”甚至“千禧一代”的传统意义上的明智(有时略显古板)的建议(攻读某个专业,培养一技之长,获得一份有丰厚退休金的工作之类),对于“Z世代”(1995-2010年出生)来说有些古怪,而且经常显得多余。

对不确定性的回应有一个显著变化:早早开始职业规划的学生人数明显增加,我们在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我在该校担任就业服务中心主任——和其它大学看到了这种变化。

与2018年相比,参加牛津大学2019年秋季一般性、非行业特定就业招聘会,或者雇主陈述会的学生人数增加了一倍,而65%的学生继续打开我们每周发送的就业电邮。

我们每年对所有本科生和研究生进行调查,询问他们的心态和行业兴趣(如果有的话)。今年,牛津大学只有25%的大一学生表示,他们将推迟所有职业规划,而过去几年这一比例一直稳定在35%。

英国退欧与气候变化

英国退欧和气候危机是已对学生生活产生影响的两个外部不确定性。2018年底,由于这两方面的担忧,牛津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生安娜•奥莱丽约娃(Anna Olerinyova)考虑放弃研究学习和彻底改变职业道路。

最后她决定留下来,但表示:“仔细想想,英国退欧只会加大留在英国和找到研究资金的难度,但并非不可能。”此前她担心,她在医学诊断工具方面的研究将变得无关紧要,因为“这项工作未来很有可能会找不到资金,因为大家都关注气候问题,而且既然我的专业将变得不那么相关,继续学业变得几乎毫无意义”。

奥莱丽约娃现在投入了气候活动,总的来说,这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与一个全新的社区联系在一起,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加有意思。”她感觉自己摆脱了职业期待的桎梏,对未来的人生道路持更加开放的心态。她现在决心完成她的博士学位,因为她在利用自己的研究方面看到了“一线希望”。

处在职业生涯中段的莎拉•麦吉尔(Sarah McGill),担任牛津大学史密斯企业和环境学院(Smith School of Enterprise and the Environment)气候变化研究政策项目的负责人。她按照短期合约工作,而且就像她所说的,感觉偏离了“我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同学们进入法学院、然后是华尔街的直线和狭窄的道路”。

由于拥有经济学和环境学研究学位,麦吉尔的不确定性集中在一个问题上:“我如何才能让我的事业产生有意义的影响?我想不出明显的理想职位可以搜索,而那些看似有影响力的工作薪水不够维持生计。”

竞争在加剧

专家工作组“高等教育中的心理健康”(Mental Wellbeing in Higher Education)主席、牛津大学咨询服务主管艾伦•珀西(Alan Percy)认为,不确定性加剧的一个原因是,在当前的整体经济环境中,每个人都必须提高竞争力。

“经典的防御性心理反应是通过控制来营造确定性;这是一种糟糕的行为,因为它会加剧思维的僵化,”珀西表示。

鉴于多数因素(英国退欧、气候危机、政治)是无法控制的,这种僵化会带来更多的焦虑,同时会助长外部因素的影响。珀西建议,要减轻这种无力感和绝望感,人们可以努力“集中精力,感恩和庆贺他们所拥有的以及他们能够控制的事情”。

一些年轻的专业人士把不确定性视为积极因素。克里斯汀-玛丽•劳(Christine-Marié Louw)学的是法律,然后获得了音乐硕士学位,目前在英国石油(BP)担任分析师。她能够把本职工作与半职业的音乐事业结合在一起。“我很喜欢混搭的模糊感,”她说,“我尽量不让外部因素控制我。”

在决定不买房后,她与哥哥花钱进行了一次雄心勃勃的探险活动,勘察印尼一个河流系统的支流。他们每天出发,不得不选择要沿着哪条支流探索。她表示,这种经历带来了宝贵的见解:“结果的不确定性会产生各种可能性;我可以坦然面对失败——只要下定决心选择一条路径就够了。”

在接受高等教育期间,劳遵循了从本科到硕士学位的高人气路径。至于为何在本科毕业后马上投入研究生学习,学生们给出了3个主要原因。此举可以增加职业选择,或者继续学习只是因为学生本人喜欢学习而且有成就感。最后,对于那些犹豫不决的人来说,它可以把进入职场的时间推后一、两年。

选择这条路的牛津大学本科生的比例近年显著下滑,从5年前的35%降至现在的30%。更多学生现在选择毕业后直接就业。

创业

对于应届毕业生而言,最不确定的道路就是创业。尽管如此,仍有五分之一以上的牛津学生(男女比例一样)在考虑这种选择。

无论创业文化变得多么流行,年轻人在这方面可能并不具备优势。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皮埃尔•阿祖莱(Pierre Azoulay)和凯洛格管理学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的本杰明•F•琼斯(Benjamin F Jones)曾牵头进行一项研究,追踪2007年至2014年的270万名创始人,结果表明,年龄在25岁以下的人成功退出或创建顶级成长公司的几率最低。最成功的创始人年龄在46岁至55岁,他们拥有更多的技能和经验,能够驾驭商场的很多不确定性。

未来的事件总是带有不确定性,人们也总是会以不同的方式来做出反应,从感觉无能为力到风生水起。有帮助的是知道这不是一个新现象。19世纪的法国小说家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曾用一种积极向上的方式看待和管理不确定性:“要像那鸟儿在柔弱的枝梢,经不起它欢乐地跳跃;虽然那细枝折断了它仍歌唱,因为它知道自己有翅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