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疫情导致工厂和企业长时间无法正常运营,企业难以偿还贷款,将增加各银行尤其是中小型地方银行的坏账压力。



唐•温兰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若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还要让王智(音译)的鞋厂停工更久,这位中国企业家估计,他于6月到期的500万元人民币(合71.8万美元)的贷款就要违约了。

这次卫生突发事件已在全中国造成逾1100人死亡,疫情何时结束尚未可知,此类小企业违约可能会给中国银行业带来大麻烦。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表示,工厂和企业在危机中长时间无法正常运营,企业难以偿还贷款,将导致银行新增5.6万亿元人民币的坏账,令不良贷款增加两倍。

标普的研究显示,整个银行系统的坏账可能会从去年年底的不到2%上升至总资产的6.3%,这样的比例已经20年未出现过。

作为回应,金融监管机构被迫推迟了最近的行业改革,并要求银行延长像王智这样的商人的贷款期限,尽量推迟新坏账的产生。

“我最需要的是将贷款再延长一年。这将决定我工厂的生存。”这名生活在中国东南沿海城市晋江市的商人说,“我不认为银行会允许我们延长这么久,因为银行也承受着减少坏账的压力。”

去年12月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许多依赖银行信贷生存的中小企业带来了新的威胁。

除武汉以外,生活着至少4000万人的湖北省其他地区仍然处于正式封锁之中,使得许多企业无法开工。

澳新银行(ANZ Bank)表示,这种情况可能会使今年前三个月的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下降逾2个百分点,将其拉低至3.2%,并使许多企业无力还债。

大型国有银行一直保持着较低水平的不良贷款率,但它们的股价在疫情爆发后受到了打击。继1月20日中国政府宣布新冠病毒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后,中国最大的两家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和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在香港交易的H股在10天内双双下跌约10%。

但许多小银行深陷困境,坏账率已经超过其贷款总额的40%。2019年,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和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等地方银行需要政府对其进行救助或以其他形式进行干预,才能阻止系统性风险扩散。

特别是,处在此次公共卫生危机中心地区的中小银行感受到的冲击远远超过国家级银行所感受到的。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研究显示,在上市中资银行中,位于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重庆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Chongqing Rural Commercial Bank)将面临最大的净息差压力。该行对那些预计将在危机期间出问题的中小企业还有更高的风险敞口。

标普全球分析师Ming Ta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银行体系的抗压性可能会受到考验。”

坏账的激增将大大削弱银行。标普表示,银行为坏账而预备的准备金——平均准备金覆盖率——将从188%降至55%左右的危险水平。这反过来又会将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降低约3.8%,消耗他们手头用于抵御危机的资本。

这场危机迫使监管机构放缓或放弃了最近的一些银行业改革,延缓了一些短期痛苦,但有可能使某些类型的高风险表外贷款重新抬头,并积累更多的坏账。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China 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二月初表示将延长旨在遏制高风险影子贷款的新资产管理规则生效的最后期限——原定于2020年底生效。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全球流动性投资组合管理亚太区主管艾丹•谢夫林(Aidan Shevlin)表示:“风险在于,随着这些资产管理规则的放松,影子银行业务也被松绑。”

过去三年,监管机构迫使银行承认自己实际的不良贷款水平。如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呼吁银行为陷入困境的企业提供贷款展期。

贷款展期的政策将帮助一些企业度过难关,但穆迪(Moody’s)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造成更长期的生产经营停顿,这一政策也会延迟对不良贷款的确认”——这一趋势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1年增加中国的坏账负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银行业带来麻烦

发布日期:2020-02-15 08:12
摘要:疫情导致工厂和企业长时间无法正常运营,企业难以偿还贷款,将增加各银行尤其是中小型地方银行的坏账压力。



唐•温兰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若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还要让王智(音译)的鞋厂停工更久,这位中国企业家估计,他于6月到期的500万元人民币(合71.8万美元)的贷款就要违约了。

这次卫生突发事件已在全中国造成逾1100人死亡,疫情何时结束尚未可知,此类小企业违约可能会给中国银行业带来大麻烦。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表示,工厂和企业在危机中长时间无法正常运营,企业难以偿还贷款,将导致银行新增5.6万亿元人民币的坏账,令不良贷款增加两倍。

标普的研究显示,整个银行系统的坏账可能会从去年年底的不到2%上升至总资产的6.3%,这样的比例已经20年未出现过。

作为回应,金融监管机构被迫推迟了最近的行业改革,并要求银行延长像王智这样的商人的贷款期限,尽量推迟新坏账的产生。

“我最需要的是将贷款再延长一年。这将决定我工厂的生存。”这名生活在中国东南沿海城市晋江市的商人说,“我不认为银行会允许我们延长这么久,因为银行也承受着减少坏账的压力。”

去年12月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许多依赖银行信贷生存的中小企业带来了新的威胁。

除武汉以外,生活着至少4000万人的湖北省其他地区仍然处于正式封锁之中,使得许多企业无法开工。

澳新银行(ANZ Bank)表示,这种情况可能会使今年前三个月的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下降逾2个百分点,将其拉低至3.2%,并使许多企业无力还债。

大型国有银行一直保持着较低水平的不良贷款率,但它们的股价在疫情爆发后受到了打击。继1月20日中国政府宣布新冠病毒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后,中国最大的两家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和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在香港交易的H股在10天内双双下跌约10%。

但许多小银行深陷困境,坏账率已经超过其贷款总额的40%。2019年,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和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等地方银行需要政府对其进行救助或以其他形式进行干预,才能阻止系统性风险扩散。

特别是,处在此次公共卫生危机中心地区的中小银行感受到的冲击远远超过国家级银行所感受到的。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研究显示,在上市中资银行中,位于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重庆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Chongqing Rural Commercial Bank)将面临最大的净息差压力。该行对那些预计将在危机期间出问题的中小企业还有更高的风险敞口。

标普全球分析师Ming Ta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银行体系的抗压性可能会受到考验。”

坏账的激增将大大削弱银行。标普表示,银行为坏账而预备的准备金——平均准备金覆盖率——将从188%降至55%左右的危险水平。这反过来又会将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降低约3.8%,消耗他们手头用于抵御危机的资本。

这场危机迫使监管机构放缓或放弃了最近的一些银行业改革,延缓了一些短期痛苦,但有可能使某些类型的高风险表外贷款重新抬头,并积累更多的坏账。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China 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二月初表示将延长旨在遏制高风险影子贷款的新资产管理规则生效的最后期限——原定于2020年底生效。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全球流动性投资组合管理亚太区主管艾丹•谢夫林(Aidan Shevlin)表示:“风险在于,随着这些资产管理规则的放松,影子银行业务也被松绑。”

过去三年,监管机构迫使银行承认自己实际的不良贷款水平。如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呼吁银行为陷入困境的企业提供贷款展期。

贷款展期的政策将帮助一些企业度过难关,但穆迪(Moody’s)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造成更长期的生产经营停顿,这一政策也会延迟对不良贷款的确认”——这一趋势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1年增加中国的坏账负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疫情导致工厂和企业长时间无法正常运营,企业难以偿还贷款,将增加各银行尤其是中小型地方银行的坏账压力。



唐•温兰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若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还要让王智(音译)的鞋厂停工更久,这位中国企业家估计,他于6月到期的500万元人民币(合71.8万美元)的贷款就要违约了。

这次卫生突发事件已在全中国造成逾1100人死亡,疫情何时结束尚未可知,此类小企业违约可能会给中国银行业带来大麻烦。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表示,工厂和企业在危机中长时间无法正常运营,企业难以偿还贷款,将导致银行新增5.6万亿元人民币的坏账,令不良贷款增加两倍。

标普的研究显示,整个银行系统的坏账可能会从去年年底的不到2%上升至总资产的6.3%,这样的比例已经20年未出现过。

作为回应,金融监管机构被迫推迟了最近的行业改革,并要求银行延长像王智这样的商人的贷款期限,尽量推迟新坏账的产生。

“我最需要的是将贷款再延长一年。这将决定我工厂的生存。”这名生活在中国东南沿海城市晋江市的商人说,“我不认为银行会允许我们延长这么久,因为银行也承受着减少坏账的压力。”

去年12月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许多依赖银行信贷生存的中小企业带来了新的威胁。

除武汉以外,生活着至少4000万人的湖北省其他地区仍然处于正式封锁之中,使得许多企业无法开工。

澳新银行(ANZ Bank)表示,这种情况可能会使今年前三个月的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下降逾2个百分点,将其拉低至3.2%,并使许多企业无力还债。

大型国有银行一直保持着较低水平的不良贷款率,但它们的股价在疫情爆发后受到了打击。继1月20日中国政府宣布新冠病毒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后,中国最大的两家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和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在香港交易的H股在10天内双双下跌约10%。

但许多小银行深陷困境,坏账率已经超过其贷款总额的40%。2019年,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和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等地方银行需要政府对其进行救助或以其他形式进行干预,才能阻止系统性风险扩散。

特别是,处在此次公共卫生危机中心地区的中小银行感受到的冲击远远超过国家级银行所感受到的。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研究显示,在上市中资银行中,位于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重庆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Chongqing Rural Commercial Bank)将面临最大的净息差压力。该行对那些预计将在危机期间出问题的中小企业还有更高的风险敞口。

标普全球分析师Ming Ta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银行体系的抗压性可能会受到考验。”

坏账的激增将大大削弱银行。标普表示,银行为坏账而预备的准备金——平均准备金覆盖率——将从188%降至55%左右的危险水平。这反过来又会将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降低约3.8%,消耗他们手头用于抵御危机的资本。

这场危机迫使监管机构放缓或放弃了最近的一些银行业改革,延缓了一些短期痛苦,但有可能使某些类型的高风险表外贷款重新抬头,并积累更多的坏账。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China 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二月初表示将延长旨在遏制高风险影子贷款的新资产管理规则生效的最后期限——原定于2020年底生效。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全球流动性投资组合管理亚太区主管艾丹•谢夫林(Aidan Shevlin)表示:“风险在于,随着这些资产管理规则的放松,影子银行业务也被松绑。”

过去三年,监管机构迫使银行承认自己实际的不良贷款水平。如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呼吁银行为陷入困境的企业提供贷款展期。

贷款展期的政策将帮助一些企业度过难关,但穆迪(Moody’s)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造成更长期的生产经营停顿,这一政策也会延迟对不良贷款的确认”——这一趋势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1年增加中国的坏账负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银行业带来麻烦

发布日期:2020-02-15 08:12
摘要:疫情导致工厂和企业长时间无法正常运营,企业难以偿还贷款,将增加各银行尤其是中小型地方银行的坏账压力。



唐•温兰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若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还要让王智(音译)的鞋厂停工更久,这位中国企业家估计,他于6月到期的500万元人民币(合71.8万美元)的贷款就要违约了。

这次卫生突发事件已在全中国造成逾1100人死亡,疫情何时结束尚未可知,此类小企业违约可能会给中国银行业带来大麻烦。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表示,工厂和企业在危机中长时间无法正常运营,企业难以偿还贷款,将导致银行新增5.6万亿元人民币的坏账,令不良贷款增加两倍。

标普的研究显示,整个银行系统的坏账可能会从去年年底的不到2%上升至总资产的6.3%,这样的比例已经20年未出现过。

作为回应,金融监管机构被迫推迟了最近的行业改革,并要求银行延长像王智这样的商人的贷款期限,尽量推迟新坏账的产生。

“我最需要的是将贷款再延长一年。这将决定我工厂的生存。”这名生活在中国东南沿海城市晋江市的商人说,“我不认为银行会允许我们延长这么久,因为银行也承受着减少坏账的压力。”

去年12月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许多依赖银行信贷生存的中小企业带来了新的威胁。

除武汉以外,生活着至少4000万人的湖北省其他地区仍然处于正式封锁之中,使得许多企业无法开工。

澳新银行(ANZ Bank)表示,这种情况可能会使今年前三个月的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下降逾2个百分点,将其拉低至3.2%,并使许多企业无力还债。

大型国有银行一直保持着较低水平的不良贷款率,但它们的股价在疫情爆发后受到了打击。继1月20日中国政府宣布新冠病毒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后,中国最大的两家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和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在香港交易的H股在10天内双双下跌约10%。

但许多小银行深陷困境,坏账率已经超过其贷款总额的40%。2019年,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和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等地方银行需要政府对其进行救助或以其他形式进行干预,才能阻止系统性风险扩散。

特别是,处在此次公共卫生危机中心地区的中小银行感受到的冲击远远超过国家级银行所感受到的。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研究显示,在上市中资银行中,位于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重庆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Chongqing Rural Commercial Bank)将面临最大的净息差压力。该行对那些预计将在危机期间出问题的中小企业还有更高的风险敞口。

标普全球分析师Ming Ta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银行体系的抗压性可能会受到考验。”

坏账的激增将大大削弱银行。标普表示,银行为坏账而预备的准备金——平均准备金覆盖率——将从188%降至55%左右的危险水平。这反过来又会将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降低约3.8%,消耗他们手头用于抵御危机的资本。

这场危机迫使监管机构放缓或放弃了最近的一些银行业改革,延缓了一些短期痛苦,但有可能使某些类型的高风险表外贷款重新抬头,并积累更多的坏账。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China 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二月初表示将延长旨在遏制高风险影子贷款的新资产管理规则生效的最后期限——原定于2020年底生效。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全球流动性投资组合管理亚太区主管艾丹•谢夫林(Aidan Shevlin)表示:“风险在于,随着这些资产管理规则的放松,影子银行业务也被松绑。”

过去三年,监管机构迫使银行承认自己实际的不良贷款水平。如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呼吁银行为陷入困境的企业提供贷款展期。

贷款展期的政策将帮助一些企业度过难关,但穆迪(Moody’s)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造成更长期的生产经营停顿,这一政策也会延迟对不良贷款的确认”——这一趋势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1年增加中国的坏账负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疫情导致工厂和企业长时间无法正常运营,企业难以偿还贷款,将增加各银行尤其是中小型地方银行的坏账压力。



唐•温兰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若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还要让王智(音译)的鞋厂停工更久,这位中国企业家估计,他于6月到期的500万元人民币(合71.8万美元)的贷款就要违约了。

这次卫生突发事件已在全中国造成逾1100人死亡,疫情何时结束尚未可知,此类小企业违约可能会给中国银行业带来大麻烦。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表示,工厂和企业在危机中长时间无法正常运营,企业难以偿还贷款,将导致银行新增5.6万亿元人民币的坏账,令不良贷款增加两倍。

标普的研究显示,整个银行系统的坏账可能会从去年年底的不到2%上升至总资产的6.3%,这样的比例已经20年未出现过。

作为回应,金融监管机构被迫推迟了最近的行业改革,并要求银行延长像王智这样的商人的贷款期限,尽量推迟新坏账的产生。

“我最需要的是将贷款再延长一年。这将决定我工厂的生存。”这名生活在中国东南沿海城市晋江市的商人说,“我不认为银行会允许我们延长这么久,因为银行也承受着减少坏账的压力。”

去年12月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许多依赖银行信贷生存的中小企业带来了新的威胁。

除武汉以外,生活着至少4000万人的湖北省其他地区仍然处于正式封锁之中,使得许多企业无法开工。

澳新银行(ANZ Bank)表示,这种情况可能会使今年前三个月的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下降逾2个百分点,将其拉低至3.2%,并使许多企业无力还债。

大型国有银行一直保持着较低水平的不良贷款率,但它们的股价在疫情爆发后受到了打击。继1月20日中国政府宣布新冠病毒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后,中国最大的两家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和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在香港交易的H股在10天内双双下跌约10%。

但许多小银行深陷困境,坏账率已经超过其贷款总额的40%。2019年,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和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等地方银行需要政府对其进行救助或以其他形式进行干预,才能阻止系统性风险扩散。

特别是,处在此次公共卫生危机中心地区的中小银行感受到的冲击远远超过国家级银行所感受到的。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研究显示,在上市中资银行中,位于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重庆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Chongqing Rural Commercial Bank)将面临最大的净息差压力。该行对那些预计将在危机期间出问题的中小企业还有更高的风险敞口。

标普全球分析师Ming Ta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银行体系的抗压性可能会受到考验。”

坏账的激增将大大削弱银行。标普表示,银行为坏账而预备的准备金——平均准备金覆盖率——将从188%降至55%左右的危险水平。这反过来又会将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降低约3.8%,消耗他们手头用于抵御危机的资本。

这场危机迫使监管机构放缓或放弃了最近的一些银行业改革,延缓了一些短期痛苦,但有可能使某些类型的高风险表外贷款重新抬头,并积累更多的坏账。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China 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二月初表示将延长旨在遏制高风险影子贷款的新资产管理规则生效的最后期限——原定于2020年底生效。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全球流动性投资组合管理亚太区主管艾丹•谢夫林(Aidan Shevlin)表示:“风险在于,随着这些资产管理规则的放松,影子银行业务也被松绑。”

过去三年,监管机构迫使银行承认自己实际的不良贷款水平。如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呼吁银行为陷入困境的企业提供贷款展期。

贷款展期的政策将帮助一些企业度过难关,但穆迪(Moody’s)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造成更长期的生产经营停顿,这一政策也会延迟对不良贷款的确认”——这一趋势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1年增加中国的坏账负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