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山东的港口,装载原油和成品油的油轮等待卸载时间变得更长;截至2月12日,有两艘油轮在山东海面已经停机至少20天。



OR--商业新媒体 】因为冠状病毒打击了中国炼油厂的需求,在山东的港口,装载原油和成品油的油轮等待卸载时间已经变得更长,有些油轮甚至等待了超过往常四倍的时间。

位于中国东部的山东省拥有中国最多的独立炼油厂。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2日,有两艘油轮在山东海面已经停机至少20天,而正常情况下等待不超过5天。另外还有5艘船已经锚泊了5-13天。这些油轮装载的是来自挪威和中东的原油和成品油。

由于疫情大大限制了差旅和人员流动,国内需求暴跌、库存激增,全国各地的炼油厂都在减产。根据牛津能源研究所,山东炼油厂的开工率从12月的70%下跌至2月的不到50%。青岛港称,虽然业务运行正常,但原油库存的提取已经减缓。撰文/彭博

延伸阅读

OPEC及其盟友将召开会议,紧急评估亚洲的冠状病毒可能会如何损害石油需求以及它们可以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在原油价格一年多以来首次跌破每桶50美元后,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OPEC+联盟的技术专家将于2月4日在OPEC维也纳总部召开会议,评估这种疾病的影响。由于城市被隔离,工厂停工,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中国的石油需求似乎骤降高达20%。

官员们的评估可能有助于确定这个由23个国家组成的联盟是否在2月晚些时候召开一次紧急部长级会议,以考虑新的减产措施。该联盟石油产量约占全球的一半。OPEC最大成员国沙特阿拉伯一直在推动召开这样的会议,但俄罗斯对此却有些不情愿。

OPEC及其盟友1月才刚刚开始新一轮更大规模的减产,这是根据一项三年期计划采取的最新措施,目的是防止美国大量的页岩油供应使全球市场出现供应过剩。但是由于冠状病毒疫情限制了航空运输并拖慢了中国的经济增长,近几周来前景迅速恶化。

“考虑到石油价格快速而疯狂的下跌,以及它可能破坏整个石油生产组织政府财政的灾难性结果,看来该联盟不相信它们还有多余的时间,”RBC Capital Markets LLC首席大宗商品分析师Helima Croft说。

下一次OPEC+部长级会议本已定于3月初举行,但该组织正考虑是否在未来几周内召开这次会议,以应对危机。联合技术委员会在2月4日和2月5日对市场进行的分析旨在帮助回答这个问题。

一位因信息未公开而不愿具名的代表说,OPEC在维也纳的研究部门已经准备了九种情境,对病毒可能如何影响石油消费做出了不同的估计。

俄罗斯不情愿

2月3日,OPEC成员国出售的原油平均价格约为每桶59美元,远低于大多数成员国覆盖政府开支所需的水平。

尽管利雅得敦促其他产油国开会并采取行动,但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俄罗斯一直持更加谨慎的态度。尽管不是OPEC成员国,但自三年前成立OPEC+联盟以来,莫斯科方面已被证明是有影响力的声音。

克里姆林宫在一份公告中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沙特国王Salman bin Abdulaziz2月3日晚间通电话,讨论了全球能源市场。公告补充称,两位领导人确认准备好在OPEC+联盟内继续合作。

莫斯科方面没有像大多数OPEC成员国一样面临提高油价的预算需求。俄罗斯能源部长Alexander Novak近日表示,俄罗斯准备在2月召开会议,并在必要时进行干预,但该国倾向于继续监控局势。

来自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的代表将参加联合技术委员会。该委员会还包括阿尔及利亚、伊拉克、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尼日利亚和阿联酋。撰文/Grant Smith■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冠状病毒对石油需求破坏有多大 看山东海面漂泊的油轮就知道

发布日期:2020-02-14 08:45
摘要:在山东的港口,装载原油和成品油的油轮等待卸载时间变得更长;截至2月12日,有两艘油轮在山东海面已经停机至少20天。



OR--商业新媒体 】因为冠状病毒打击了中国炼油厂的需求,在山东的港口,装载原油和成品油的油轮等待卸载时间已经变得更长,有些油轮甚至等待了超过往常四倍的时间。

位于中国东部的山东省拥有中国最多的独立炼油厂。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2日,有两艘油轮在山东海面已经停机至少20天,而正常情况下等待不超过5天。另外还有5艘船已经锚泊了5-13天。这些油轮装载的是来自挪威和中东的原油和成品油。

由于疫情大大限制了差旅和人员流动,国内需求暴跌、库存激增,全国各地的炼油厂都在减产。根据牛津能源研究所,山东炼油厂的开工率从12月的70%下跌至2月的不到50%。青岛港称,虽然业务运行正常,但原油库存的提取已经减缓。撰文/彭博

延伸阅读

OPEC及其盟友将召开会议,紧急评估亚洲的冠状病毒可能会如何损害石油需求以及它们可以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在原油价格一年多以来首次跌破每桶50美元后,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OPEC+联盟的技术专家将于2月4日在OPEC维也纳总部召开会议,评估这种疾病的影响。由于城市被隔离,工厂停工,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中国的石油需求似乎骤降高达20%。

官员们的评估可能有助于确定这个由23个国家组成的联盟是否在2月晚些时候召开一次紧急部长级会议,以考虑新的减产措施。该联盟石油产量约占全球的一半。OPEC最大成员国沙特阿拉伯一直在推动召开这样的会议,但俄罗斯对此却有些不情愿。

OPEC及其盟友1月才刚刚开始新一轮更大规模的减产,这是根据一项三年期计划采取的最新措施,目的是防止美国大量的页岩油供应使全球市场出现供应过剩。但是由于冠状病毒疫情限制了航空运输并拖慢了中国的经济增长,近几周来前景迅速恶化。

“考虑到石油价格快速而疯狂的下跌,以及它可能破坏整个石油生产组织政府财政的灾难性结果,看来该联盟不相信它们还有多余的时间,”RBC Capital Markets LLC首席大宗商品分析师Helima Croft说。

下一次OPEC+部长级会议本已定于3月初举行,但该组织正考虑是否在未来几周内召开这次会议,以应对危机。联合技术委员会在2月4日和2月5日对市场进行的分析旨在帮助回答这个问题。

一位因信息未公开而不愿具名的代表说,OPEC在维也纳的研究部门已经准备了九种情境,对病毒可能如何影响石油消费做出了不同的估计。

俄罗斯不情愿

2月3日,OPEC成员国出售的原油平均价格约为每桶59美元,远低于大多数成员国覆盖政府开支所需的水平。

尽管利雅得敦促其他产油国开会并采取行动,但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俄罗斯一直持更加谨慎的态度。尽管不是OPEC成员国,但自三年前成立OPEC+联盟以来,莫斯科方面已被证明是有影响力的声音。

克里姆林宫在一份公告中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沙特国王Salman bin Abdulaziz2月3日晚间通电话,讨论了全球能源市场。公告补充称,两位领导人确认准备好在OPEC+联盟内继续合作。

莫斯科方面没有像大多数OPEC成员国一样面临提高油价的预算需求。俄罗斯能源部长Alexander Novak近日表示,俄罗斯准备在2月召开会议,并在必要时进行干预,但该国倾向于继续监控局势。

来自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的代表将参加联合技术委员会。该委员会还包括阿尔及利亚、伊拉克、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尼日利亚和阿联酋。撰文/Grant Smith■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山东的港口,装载原油和成品油的油轮等待卸载时间变得更长;截至2月12日,有两艘油轮在山东海面已经停机至少20天。



OR--商业新媒体 】因为冠状病毒打击了中国炼油厂的需求,在山东的港口,装载原油和成品油的油轮等待卸载时间已经变得更长,有些油轮甚至等待了超过往常四倍的时间。

位于中国东部的山东省拥有中国最多的独立炼油厂。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2日,有两艘油轮在山东海面已经停机至少20天,而正常情况下等待不超过5天。另外还有5艘船已经锚泊了5-13天。这些油轮装载的是来自挪威和中东的原油和成品油。

由于疫情大大限制了差旅和人员流动,国内需求暴跌、库存激增,全国各地的炼油厂都在减产。根据牛津能源研究所,山东炼油厂的开工率从12月的70%下跌至2月的不到50%。青岛港称,虽然业务运行正常,但原油库存的提取已经减缓。撰文/彭博

延伸阅读

OPEC及其盟友将召开会议,紧急评估亚洲的冠状病毒可能会如何损害石油需求以及它们可以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在原油价格一年多以来首次跌破每桶50美元后,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OPEC+联盟的技术专家将于2月4日在OPEC维也纳总部召开会议,评估这种疾病的影响。由于城市被隔离,工厂停工,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中国的石油需求似乎骤降高达20%。

官员们的评估可能有助于确定这个由23个国家组成的联盟是否在2月晚些时候召开一次紧急部长级会议,以考虑新的减产措施。该联盟石油产量约占全球的一半。OPEC最大成员国沙特阿拉伯一直在推动召开这样的会议,但俄罗斯对此却有些不情愿。

OPEC及其盟友1月才刚刚开始新一轮更大规模的减产,这是根据一项三年期计划采取的最新措施,目的是防止美国大量的页岩油供应使全球市场出现供应过剩。但是由于冠状病毒疫情限制了航空运输并拖慢了中国的经济增长,近几周来前景迅速恶化。

“考虑到石油价格快速而疯狂的下跌,以及它可能破坏整个石油生产组织政府财政的灾难性结果,看来该联盟不相信它们还有多余的时间,”RBC Capital Markets LLC首席大宗商品分析师Helima Croft说。

下一次OPEC+部长级会议本已定于3月初举行,但该组织正考虑是否在未来几周内召开这次会议,以应对危机。联合技术委员会在2月4日和2月5日对市场进行的分析旨在帮助回答这个问题。

一位因信息未公开而不愿具名的代表说,OPEC在维也纳的研究部门已经准备了九种情境,对病毒可能如何影响石油消费做出了不同的估计。

俄罗斯不情愿

2月3日,OPEC成员国出售的原油平均价格约为每桶59美元,远低于大多数成员国覆盖政府开支所需的水平。

尽管利雅得敦促其他产油国开会并采取行动,但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俄罗斯一直持更加谨慎的态度。尽管不是OPEC成员国,但自三年前成立OPEC+联盟以来,莫斯科方面已被证明是有影响力的声音。

克里姆林宫在一份公告中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沙特国王Salman bin Abdulaziz2月3日晚间通电话,讨论了全球能源市场。公告补充称,两位领导人确认准备好在OPEC+联盟内继续合作。

莫斯科方面没有像大多数OPEC成员国一样面临提高油价的预算需求。俄罗斯能源部长Alexander Novak近日表示,俄罗斯准备在2月召开会议,并在必要时进行干预,但该国倾向于继续监控局势。

来自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的代表将参加联合技术委员会。该委员会还包括阿尔及利亚、伊拉克、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尼日利亚和阿联酋。撰文/Grant Smith■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冠状病毒对石油需求破坏有多大 看山东海面漂泊的油轮就知道

发布日期:2020-02-14 08:45
摘要:在山东的港口,装载原油和成品油的油轮等待卸载时间变得更长;截至2月12日,有两艘油轮在山东海面已经停机至少20天。



OR--商业新媒体 】因为冠状病毒打击了中国炼油厂的需求,在山东的港口,装载原油和成品油的油轮等待卸载时间已经变得更长,有些油轮甚至等待了超过往常四倍的时间。

位于中国东部的山东省拥有中国最多的独立炼油厂。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2日,有两艘油轮在山东海面已经停机至少20天,而正常情况下等待不超过5天。另外还有5艘船已经锚泊了5-13天。这些油轮装载的是来自挪威和中东的原油和成品油。

由于疫情大大限制了差旅和人员流动,国内需求暴跌、库存激增,全国各地的炼油厂都在减产。根据牛津能源研究所,山东炼油厂的开工率从12月的70%下跌至2月的不到50%。青岛港称,虽然业务运行正常,但原油库存的提取已经减缓。撰文/彭博

延伸阅读

OPEC及其盟友将召开会议,紧急评估亚洲的冠状病毒可能会如何损害石油需求以及它们可以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在原油价格一年多以来首次跌破每桶50美元后,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OPEC+联盟的技术专家将于2月4日在OPEC维也纳总部召开会议,评估这种疾病的影响。由于城市被隔离,工厂停工,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中国的石油需求似乎骤降高达20%。

官员们的评估可能有助于确定这个由23个国家组成的联盟是否在2月晚些时候召开一次紧急部长级会议,以考虑新的减产措施。该联盟石油产量约占全球的一半。OPEC最大成员国沙特阿拉伯一直在推动召开这样的会议,但俄罗斯对此却有些不情愿。

OPEC及其盟友1月才刚刚开始新一轮更大规模的减产,这是根据一项三年期计划采取的最新措施,目的是防止美国大量的页岩油供应使全球市场出现供应过剩。但是由于冠状病毒疫情限制了航空运输并拖慢了中国的经济增长,近几周来前景迅速恶化。

“考虑到石油价格快速而疯狂的下跌,以及它可能破坏整个石油生产组织政府财政的灾难性结果,看来该联盟不相信它们还有多余的时间,”RBC Capital Markets LLC首席大宗商品分析师Helima Croft说。

下一次OPEC+部长级会议本已定于3月初举行,但该组织正考虑是否在未来几周内召开这次会议,以应对危机。联合技术委员会在2月4日和2月5日对市场进行的分析旨在帮助回答这个问题。

一位因信息未公开而不愿具名的代表说,OPEC在维也纳的研究部门已经准备了九种情境,对病毒可能如何影响石油消费做出了不同的估计。

俄罗斯不情愿

2月3日,OPEC成员国出售的原油平均价格约为每桶59美元,远低于大多数成员国覆盖政府开支所需的水平。

尽管利雅得敦促其他产油国开会并采取行动,但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俄罗斯一直持更加谨慎的态度。尽管不是OPEC成员国,但自三年前成立OPEC+联盟以来,莫斯科方面已被证明是有影响力的声音。

克里姆林宫在一份公告中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沙特国王Salman bin Abdulaziz2月3日晚间通电话,讨论了全球能源市场。公告补充称,两位领导人确认准备好在OPEC+联盟内继续合作。

莫斯科方面没有像大多数OPEC成员国一样面临提高油价的预算需求。俄罗斯能源部长Alexander Novak近日表示,俄罗斯准备在2月召开会议,并在必要时进行干预,但该国倾向于继续监控局势。

来自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的代表将参加联合技术委员会。该委员会还包括阿尔及利亚、伊拉克、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尼日利亚和阿联酋。撰文/Grant Smith■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山东的港口,装载原油和成品油的油轮等待卸载时间变得更长;截至2月12日,有两艘油轮在山东海面已经停机至少20天。



OR--商业新媒体 】因为冠状病毒打击了中国炼油厂的需求,在山东的港口,装载原油和成品油的油轮等待卸载时间已经变得更长,有些油轮甚至等待了超过往常四倍的时间。

位于中国东部的山东省拥有中国最多的独立炼油厂。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2日,有两艘油轮在山东海面已经停机至少20天,而正常情况下等待不超过5天。另外还有5艘船已经锚泊了5-13天。这些油轮装载的是来自挪威和中东的原油和成品油。

由于疫情大大限制了差旅和人员流动,国内需求暴跌、库存激增,全国各地的炼油厂都在减产。根据牛津能源研究所,山东炼油厂的开工率从12月的70%下跌至2月的不到50%。青岛港称,虽然业务运行正常,但原油库存的提取已经减缓。撰文/彭博

延伸阅读

OPEC及其盟友将召开会议,紧急评估亚洲的冠状病毒可能会如何损害石油需求以及它们可以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在原油价格一年多以来首次跌破每桶50美元后,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OPEC+联盟的技术专家将于2月4日在OPEC维也纳总部召开会议,评估这种疾病的影响。由于城市被隔离,工厂停工,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中国的石油需求似乎骤降高达20%。

官员们的评估可能有助于确定这个由23个国家组成的联盟是否在2月晚些时候召开一次紧急部长级会议,以考虑新的减产措施。该联盟石油产量约占全球的一半。OPEC最大成员国沙特阿拉伯一直在推动召开这样的会议,但俄罗斯对此却有些不情愿。

OPEC及其盟友1月才刚刚开始新一轮更大规模的减产,这是根据一项三年期计划采取的最新措施,目的是防止美国大量的页岩油供应使全球市场出现供应过剩。但是由于冠状病毒疫情限制了航空运输并拖慢了中国的经济增长,近几周来前景迅速恶化。

“考虑到石油价格快速而疯狂的下跌,以及它可能破坏整个石油生产组织政府财政的灾难性结果,看来该联盟不相信它们还有多余的时间,”RBC Capital Markets LLC首席大宗商品分析师Helima Croft说。

下一次OPEC+部长级会议本已定于3月初举行,但该组织正考虑是否在未来几周内召开这次会议,以应对危机。联合技术委员会在2月4日和2月5日对市场进行的分析旨在帮助回答这个问题。

一位因信息未公开而不愿具名的代表说,OPEC在维也纳的研究部门已经准备了九种情境,对病毒可能如何影响石油消费做出了不同的估计。

俄罗斯不情愿

2月3日,OPEC成员国出售的原油平均价格约为每桶59美元,远低于大多数成员国覆盖政府开支所需的水平。

尽管利雅得敦促其他产油国开会并采取行动,但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俄罗斯一直持更加谨慎的态度。尽管不是OPEC成员国,但自三年前成立OPEC+联盟以来,莫斯科方面已被证明是有影响力的声音。

克里姆林宫在一份公告中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沙特国王Salman bin Abdulaziz2月3日晚间通电话,讨论了全球能源市场。公告补充称,两位领导人确认准备好在OPEC+联盟内继续合作。

莫斯科方面没有像大多数OPEC成员国一样面临提高油价的预算需求。俄罗斯能源部长Alexander Novak近日表示,俄罗斯准备在2月召开会议,并在必要时进行干预,但该国倾向于继续监控局势。

来自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的代表将参加联合技术委员会。该委员会还包括阿尔及利亚、伊拉克、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尼日利亚和阿联酋。撰文/Grant Smith■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