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特斯拉股价自2019年10月以来上涨逾一倍;“充斥着虚假的承诺、欺骗性的表述,还有令人轻信的诱惑”。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4月的一天,兰迪普·霍蒂(Randeep Hothi)开车沿美国加州的880号州际公路向北而行,途中他看到了一辆红色特斯拉(Tesla) Model 3。这样的景象没什么出奇——在霍蒂父母居住的弗里蒙特有特斯拉的汽车工厂,这款电动轿车随处可见——然而这一辆却与众不同。

它挂着厂家车牌,表明这是某种原型车。更惹人注目的是,后备箱上方有一个高约1.5米的定制三角架,上面装着个摄像头。车内还有个摄像头,对着方向盘和中控台。在驾驶员身后,后排座上有两名乘客。

霍蒂马上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特斯拉在拍摄样片,可能跟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最近一段时间挂在嘴边的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技术有关。霍蒂悄悄地驾驶自己的白色本田讴歌(Acura)跟在那辆特斯拉后面,开始尾随它。

他不是警察,也不是私家侦探,虽然他曾经做空特斯拉的股票,但也并非专业投资者。霍蒂的身份更加危险:他是一名研究生,拥有推特帐户。过去几年里,他闲暇时间大都在研究一种观点,即认为马斯克并不像外界广泛认为的那样,是最成功的技术专家。

在霍蒂看来,马斯克堪称史诗级的骗子——“在富有远见卓识的科技界人士中如同花哨的Ed Hardy衬衫”、“科技界的扎扎·宾客斯(Jar Jar Binks,《星球大战》里的隐藏反派)”,或是“介于伊丽莎白·霍姆斯(Elizabeth Holmes,血液检测初创公司创始人,被指欺诈)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间的人物”。霍蒂曾嘲笑马斯克发福(“埃隆是在哺乳期吗?”),说马斯克得益于他的祖国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你爸爸是用祖母绿宝石矿赚来的钱给你付白人学校的学费吗?”),还预测马斯克会进监狱(“你在监狱里会有更多时间读书”)。这些刻薄话主要针对特斯拉,无关马斯克旗下的其他企业,包括航天公司、脑机接口公司,以及出售同品牌火焰喷射器的隧道挖掘公司。

马斯克在推特上拥有3000万关注者,世界各地的特斯拉车迷也经常在YouTube上传各种视频和播客,凭借这一点,马斯克有众多站在他那边的拥趸。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屏蔽哪怕是最温和的批评,曾经在季末赶着生产交付车辆时为特斯拉员工送去甜甜圈,甚至还志愿向新车主详细介绍各种卖点。“我向所有特斯拉支持者协助汽车交付致以极大的感谢,”马斯克在2018年9月发推表示。“你们太棒了!!”

霍蒂属于“反革命”的阵营——这是个非正式又十分偏执的全球联盟,其成员包括会计师、律师、对冲基金经理、特斯拉前雇员,还有一些就喜欢抬杠的怪人。几年来,他们一直用#TSLAQ这个话题标签发布表达鄙视的内容以及一些消极迹象。他们会研究高管离职的情况、法律诉讼、消费者投诉以及意外事故,偶尔还会指责特斯拉有财务欺诈行为,还用众多双关语暗指特斯拉末日在即。2016年,特斯拉斥资20亿美元收购陷入困境的SolarCity(由马斯克参与创建,并由他的堂兄弟运营),不久后就有人想出了TSLAQ这个标签,即在特斯拉的纳斯达克股票代码后面加上了字母Q。一旦某家公司申请破产,市场就会在其股码后面加上字母Q。

最近一段时间,马斯克和他的公司占据了上风。由于财季利润令人惊喜,2020年1月份宣布了创纪录的交付数量,还有在中国开始投产,特斯拉股价自2019年10月以来上涨逾一倍。分析机构S3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伊霍尔·杜萨尼夫斯基(Ihor Dusaniwsky)表示,特斯拉空头在2019年损失了逾28亿美元,而2020年以来累计亏损也差不多达到了这个规模。有个人在推特上说,自己做空马斯克“亏掉了大部分的个人财富”,并用《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中的一系列动态图片表示了告别。随时准备好以胜利姿态出现的马斯克在1月14日发推,内容是莲娜·荷恩(Lena Horne)演唱《暴风雨天气》(Stormy Weather)的链接。霍蒂不愿透露自己做空特斯拉的仓位规模,只表示“我期待可以用上这种资本损失结转。”

然而就特斯拉而言,下一次反冲总是来得猝不及防。2019年11月,TSLAQ话题“推”满为患,当时马斯克发布了一款电动皮卡,名为Cybertruck,这款车的玻璃号称防弹,实际上却极其脆弱。“看着那些一本正经的人装模作样,就好像这个#cybertruck并非埃隆的‘皇帝新衣’时刻,这很有意思,”频繁发表内容、关注者众多的账号TeslaCharts写道。(次日特斯拉股价下挫6%。)美国全国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委员会(National Highway Safety Administration)不久前表示,将评估一份诉状中的指控:特斯拉的一项缺陷可能导致意外加速。特斯拉在2020年1月20日的博客文章中回应称“此诉状内容纯属子乌虚有,系由特斯拉卖空者提起”。S3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15日,特斯拉取代苹果公司(Apple),成为美国被做空最多的股票。特斯拉于1月29日公布了最新财季业绩。

对于马斯克来说,要找到批评者的信息轻而易举。由于担心遭到他的报复,大多数TSLAQ话题的发布者都使用假名。霍蒂的假名是“skabooshka”。虽然他会五种语言,但这个化名并没有特别的含义。“这就是个傻乎乎的声音,”他说。“我想达到滑稽又莫测高深的效果。”

那天在880号州际公路上,霍蒂跟着那辆Model 3开了半个小时,用手机拍了一些照片,那辆车沿着东湾工业地带行驶。车子经过了一个收费广场,开上湾区大桥,最后开到了金银岛。后来他把照片发到了推特上,同时还发表了一些唱衰的分析内容。霍蒂知道特斯拉邀请了投资者在接下来的那周前往该公司总部参加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技术的演示活动。霍蒂认为,在活动几天前看到测试车,这证明Autopilot并不是完全成熟的技术。TSLAQ话题中将该技术称为“杀手驾驶员”(slaughterpilot)。他预测说,投资者日将会“充斥着虚假的承诺、欺骗性的表述,还有令人轻信的诱惑。”

两天后,霍蒂大出意料地得知,自己的真名传遍了推特——同时还有一份禁止令。没有人与他本人联系,但他发推的第二天,特斯拉律师前往阿拉米达县的一家法院,向法官表示霍蒂“跟踪、骚扰并危及”涉事Model 3上的雇员。特斯拉声称,霍蒂曾经“危险地突然转向并接近”涉事车,车上的特斯拉雇员担心自身安全。该公司还指称,霍蒂两个月前在弗里蒙特的工厂曾经驱车撞到一名特斯拉安保人员,并称他曾于2018年在该工厂外面的电线杆上安装了一部便携式摄像头。

霍蒂对这些指控感到困惑,自己成了故事主角也让他吃惊不小。他和家人接到了种族主义信息和死亡威胁。一些人向安阿伯的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发邮件,说他有“令人不安的暴力倾向”。霍蒂是密歇根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学院办公室收到了一些呼吁开除他的语音邮件。不堪恶言骚扰的同时,霍蒂也对自己深信不疑:他认为自己打到了马斯克的痛处。“我意识到自己赢了,”他说。

他自然是直接回到了推特。“这是我的承诺,”他发推说。“特斯拉什么也不是。@埃隆·马斯克会进监狱。”

在正常情况下,TSLAQ只是执着于自己想法的人在网上找到彼此的另一个途径,与痴迷古代食谱的#paleodiet或是疯狂小丑乐队粉丝#juggalo的标签差不多。然而这群执迷者却已经证明了,他们能够改变人们的看法,导致美国最具价值的汽车生产商的股价变动。“他们把特斯拉放在了显微镜下,还成功地稀释了这家公司的成功,”风投公司Loup Ventures的董事总经理、特斯拉的知名看涨人士吉恩·芒斯特(Gene Munster)说道。“这让不怎么关注特斯拉的普通人感到困惑和担忧。”

马斯克曾多次承认批评人士和卖空者的影响,与此同时,他往往还会沉浸在自己更为幼稚的冲动中。他有一次给经常提出强烈质疑的投资者大卫·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送去一包超短短裤,还在推特上拉黑了不少记者的帐号,包括笔者在内。特斯拉在最近的年报中将“批评人士的严密关注”列为其业务的一项风险。

做空人士法赫米·奎德(Fahmi Quadir)说:“大家对于特斯拉的社会价值有着根本性的分歧。”她在推特上不是很活跃,但表示钦佩TSLAQ话题带来的尽职调查民主化效应。“人们对于治理、可持续盈利能力和产品完整性也有一些合理的质疑。”

霍蒂在TSLAQ群体中出名的主要观点是他在2018年对弗里蒙特工厂做出的详细报告。他对产量的预测非常靠谱,无论是多头还是空头都广泛引用。那年6月,特斯拉建起了一个巨大的帐篷容纳一条新的Model 3组装线,霍蒂操纵一架无人机偷窥了帐篷内部,揭示车子主要是人工组装。这是一条重大独家新闻,打破了特斯拉关于其先进机器人组装线的高调宣传——马斯克号称其组装线是“外星无畏舰”。

霍蒂现年33岁,出生于印度北部的旁遮普邦,在弗里蒙特长大,与特斯拉工厂相距不远。他读起书来如饥似渴,还是个虔诚的锡克教徒。他高中时迷上了哲学,但无法集中精力钻研课程。他退了学,后来在一所地方社区学院挽回局面,最终转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他于2009年毕业,获得了哲学学士学位。

第二年,特斯拉公开上市,还接手了弗里蒙特一个关闭的通用汽车-丰田工厂,计划在那里生产Model S。这家公司及其不走寻常路的CEO成了科技媒体绕不开的话题,媒体总是不停追问,马斯克是不是“下一位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2013年,Model S获评《汽车族》(Motor Trend)杂志“年度汽车”(Car of the Year),成为该杂志历史上首款赢得这一奖项的电动汽车。

当时霍蒂正在读研,但他对股市产生了兴趣。在没有沉湎于后马克思主义的法国哲学家著作时,他会在雅虎财经的留言板潜水,还做空了包括特斯拉和SolarCity在内的几十家公司。他的怀疑观点根源于汽车行业的现实——“资本密集、运营要求高、低利润率”,他说道——但同时也是对马斯克的反向押注,霍蒂知道马斯克在支付服务公司PayPal Inc.上市之前被解聘了CEO一职。“人们总说‘绝不要打赌埃隆不行,”但我觉得,‘一定要赌埃隆不行。’他在PayPal和SolarCity就是问题人物,是个灾难,特斯拉也是个灾难。”

霍蒂声称,人们对马斯克的看法涉及了一个深刻的哲学问题——与锡克教的一个核心教义有关,即禁止偶像崇拜。“在这点上,我看到人们崇拜史蒂夫·乔布斯,或者埃隆·马斯克、唐纳德·特朗普,又或者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但我不会跪在地上去膜拜这些人,”他说。“在我看来,他们只是普通人,时势造就了他们。”

2016年,霍蒂在受卖空者欢迎的投资网站Seeking Alpha上建立了个帐号,开始发布有关担忧收购SolarCity和其他投资的内容。他说,随着他了解更多的财务、经营指标以及法定信息披露内容,他清楚地认识到特斯拉处境艰难。“我从来没有像那时候那样不得不意识到,天呐,原来这个天才不是什么天才,”他说。“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卖汽车的家伙在一家真处于困境的企业里勉力求存罢了。”

随着时间推移,Seeking Alpha上的特斯拉卖空者转移到推特上交流,来到了这个充斥着简称和迷因的世界。霍蒂2017年3月加入推特。他给自己的帐号skabooshka选择的头像是一幅反乌托邦的绘画,是已故波兰艺术家济斯瓦夫·贝克辛斯基(Zdzislaw Beksinski)创作的一具骷髅在吹喇叭。

笔者在2018年6月首次联系了skabooshka,当时是为了报道特斯拉新的Model 3帐篷生产线。我以为他可能是承包商或供应商,甚至从他对工厂的了解以及他发布的帐篷逐渐搭起来的照片来看,他有可能是在职或前任雇员。弗里蒙特工厂外面有好几个帐篷,我不确定自己找到的是不是正确的那座,于是给他发了张从站台俯瞰工厂的照片。是这个吗?“是这个,”他回复说。

之后的6月19日,他公布了第一次指责,认为那条生产线并非完全自动化。“这就是马斯克承诺的外星无畏舰:人工生产的汽车,”他写道。(马斯克在推特上承认“特斯拉的过高自动化水平是个错误。”)后来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无人机视频后,我问skabooshka能否见面。他拒绝了,因为他说有人试图人肉搜索他。

2018年7月,一个关注者很少的不知名推特账号发布一份档案,将skabooshka账号与霍蒂联系起来。档案中包括霍蒂的研究生论文和他的社交媒体账号,并提到他的哥哥加甘·霍蒂(Gagan Hothi)任职于特斯拉竞争对手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那个账号之前从未发布过内容(后来也没有),因此当时很少有人注意到,但马斯克似乎已经知道了。

2018年8月底,《华尔街日报》报道了马斯克试图将特斯拉私有化的知名行动,期间他在推特上假称自己已经为交易“获得了资金”。(作为对那条推文的改正措施,马斯克卸任董事长一职,他和特斯拉分别支付2000万美元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解。)《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未提及霍蒂的名字,但提到马斯克认为,卖空者试图搞垮他,报道还称,马斯克联络了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询问是否有大众汽车的雇员用假名抨击特斯拉。“迪斯回应称,是大众雇员的兄弟,”马斯克向《华尔街日报》表示,“基本上就这么回事。”(霍蒂说,他的哥哥与他对特斯拉的看法无关。霍蒂的哥哥已不在大众汽车任职。)

特斯拉2019年4月提请对霍蒂的禁止令后,马斯克回应了2018年7月提及霍蒂兄弟的推文。“情况极其混乱,”他发推说,“@VW(大众汽车),怎么回事?”一位心怀同情的粉丝回复了马斯克,提到禁止令的事,还说“TSLAQ绝对是一家公司遭遇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之一。”马斯克回复道:“从没见过这样的事。特斯拉只是想生产电动汽车和太阳能,为所有人实现更好的未来。不错,我们或许不会成功,但他们为什么希望我们失败呢?”

TSLAQ全都站到了霍蒂这边。用户名为“蒙大拿怀疑者”(Montana Skeptic)的律师劳伦斯·福西(Lawrence Fossi)组织了skabooshka辩护基金,已在GoFundMe上筹款逾11.8万美元。霍蒂在对禁止令的法律回应中质疑了特斯拉关于与当事安保人员事故的说法。他说,自己在调研时开车去了工厂的停车场,向旁边展厅的销售人员问一些问题。两个人走近他的车子,其中一人敲了敲他的车窗。据弗里蒙特警察局的报告称,霍蒂“以较慢的速度开车离去”,撞到了一名特斯拉雇员的膝部,“明显并非故意所为”。霍蒂否认自己开车鲁莽,也否认有意撞人。

至于他跟踪那辆Model 3时的行为,霍蒂说自己绝对没有像特斯拉说的那样突然转向逼近。“我拍了一些照片,很注意那辆车的行驶状态,”他现在表示。“我没有紧紧跟随。”面对笔者时,他用词礼貌而谨慎。鉴于Model 3车型有标配的摄像头,而他发现的那辆测试车还安装了额外的摄像头,霍蒂知道特斯拉会拍到他跟着那辆车的视频。他呼吁特斯拉公布视频以及工厂安保摄像头拍下的影像。一名法官下令特斯拉公布相关视频时,特斯拉却撤诉了。尽管如此,马斯克并没有停止斗争。在去年8月与法律研究公司PlainSite的阿伦·格林斯潘(Aaron Greenspan)往来的电子邮件中,马斯克说霍蒂“几乎杀了特斯拉的雇员”,还说“霍蒂擦撞到我们员工的时候如果再偏15厘米就可能成为一起致死事件。”PlainSite会在网上再次公布法律文件,并率先报道了禁止令的消息。笔者通过电子邮件询问马斯克说法与警方报告不一致的情况,特斯拉和马斯克均未回复。

在GoFundMe组织筹款的福西认为,skabooshka的事迹很好地证明了马斯克最恶劣的倾向。他说自己在“特斯拉撤诉并拒绝提供任何证据”之后才为霍蒂发声。他说,马斯克是律师的噩梦级客户,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我毁灭,对他的公司也有害。福西将此案与更受关注的弗农·翁斯沃斯(Vernon Unsworth)案相提并论。翁斯沃斯是一名洞穴探险家,马斯克曾在推特上诋毁他是“恋童癖”。翁斯沃斯在一间加州法院起诉了马斯克,但去年12月,一个陪审团得出结论认为,马斯克的推文不符合诽谤的法律标准。(后来翁斯沃斯说,他只能“忍气吞声”。)无论如何,CEO不得不出庭回应自己的推文,这对于特斯拉来说肯定算不上好消息。

该公司或许放弃了与霍蒂的法庭争斗,但马斯克在一个重要层面取得了胜利。Skabooshka自2019年4月以后再也没有在推特上发言,他在4月份感谢了支持者并写道:“特斯拉针对我的诉讼悬而未决,因此当前对我来说审慎的做法是在推特上少说话。”长期从事学术研究的他夏季在旧金山的知名做空机构Muddy Waters Capital LLC实习。(他说自己的证券研究不涉及特斯拉。)9月,他飞回安阿伯完成论文。他说自己目前专注于这件事情,但仍在考虑对马斯克的法律行动,并没有完全偃旗息鼓。他说:“我潜伏在推特,密切注意着事态发展。”撰文/DANA HULL■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马斯克大战空头

发布日期:2020-02-13 16:58
摘要:特斯拉股价自2019年10月以来上涨逾一倍;“充斥着虚假的承诺、欺骗性的表述,还有令人轻信的诱惑”。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4月的一天,兰迪普·霍蒂(Randeep Hothi)开车沿美国加州的880号州际公路向北而行,途中他看到了一辆红色特斯拉(Tesla) Model 3。这样的景象没什么出奇——在霍蒂父母居住的弗里蒙特有特斯拉的汽车工厂,这款电动轿车随处可见——然而这一辆却与众不同。

它挂着厂家车牌,表明这是某种原型车。更惹人注目的是,后备箱上方有一个高约1.5米的定制三角架,上面装着个摄像头。车内还有个摄像头,对着方向盘和中控台。在驾驶员身后,后排座上有两名乘客。

霍蒂马上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特斯拉在拍摄样片,可能跟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最近一段时间挂在嘴边的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技术有关。霍蒂悄悄地驾驶自己的白色本田讴歌(Acura)跟在那辆特斯拉后面,开始尾随它。

他不是警察,也不是私家侦探,虽然他曾经做空特斯拉的股票,但也并非专业投资者。霍蒂的身份更加危险:他是一名研究生,拥有推特帐户。过去几年里,他闲暇时间大都在研究一种观点,即认为马斯克并不像外界广泛认为的那样,是最成功的技术专家。

在霍蒂看来,马斯克堪称史诗级的骗子——“在富有远见卓识的科技界人士中如同花哨的Ed Hardy衬衫”、“科技界的扎扎·宾客斯(Jar Jar Binks,《星球大战》里的隐藏反派)”,或是“介于伊丽莎白·霍姆斯(Elizabeth Holmes,血液检测初创公司创始人,被指欺诈)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间的人物”。霍蒂曾嘲笑马斯克发福(“埃隆是在哺乳期吗?”),说马斯克得益于他的祖国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你爸爸是用祖母绿宝石矿赚来的钱给你付白人学校的学费吗?”),还预测马斯克会进监狱(“你在监狱里会有更多时间读书”)。这些刻薄话主要针对特斯拉,无关马斯克旗下的其他企业,包括航天公司、脑机接口公司,以及出售同品牌火焰喷射器的隧道挖掘公司。

马斯克在推特上拥有3000万关注者,世界各地的特斯拉车迷也经常在YouTube上传各种视频和播客,凭借这一点,马斯克有众多站在他那边的拥趸。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屏蔽哪怕是最温和的批评,曾经在季末赶着生产交付车辆时为特斯拉员工送去甜甜圈,甚至还志愿向新车主详细介绍各种卖点。“我向所有特斯拉支持者协助汽车交付致以极大的感谢,”马斯克在2018年9月发推表示。“你们太棒了!!”

霍蒂属于“反革命”的阵营——这是个非正式又十分偏执的全球联盟,其成员包括会计师、律师、对冲基金经理、特斯拉前雇员,还有一些就喜欢抬杠的怪人。几年来,他们一直用#TSLAQ这个话题标签发布表达鄙视的内容以及一些消极迹象。他们会研究高管离职的情况、法律诉讼、消费者投诉以及意外事故,偶尔还会指责特斯拉有财务欺诈行为,还用众多双关语暗指特斯拉末日在即。2016年,特斯拉斥资20亿美元收购陷入困境的SolarCity(由马斯克参与创建,并由他的堂兄弟运营),不久后就有人想出了TSLAQ这个标签,即在特斯拉的纳斯达克股票代码后面加上了字母Q。一旦某家公司申请破产,市场就会在其股码后面加上字母Q。

最近一段时间,马斯克和他的公司占据了上风。由于财季利润令人惊喜,2020年1月份宣布了创纪录的交付数量,还有在中国开始投产,特斯拉股价自2019年10月以来上涨逾一倍。分析机构S3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伊霍尔·杜萨尼夫斯基(Ihor Dusaniwsky)表示,特斯拉空头在2019年损失了逾28亿美元,而2020年以来累计亏损也差不多达到了这个规模。有个人在推特上说,自己做空马斯克“亏掉了大部分的个人财富”,并用《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中的一系列动态图片表示了告别。随时准备好以胜利姿态出现的马斯克在1月14日发推,内容是莲娜·荷恩(Lena Horne)演唱《暴风雨天气》(Stormy Weather)的链接。霍蒂不愿透露自己做空特斯拉的仓位规模,只表示“我期待可以用上这种资本损失结转。”

然而就特斯拉而言,下一次反冲总是来得猝不及防。2019年11月,TSLAQ话题“推”满为患,当时马斯克发布了一款电动皮卡,名为Cybertruck,这款车的玻璃号称防弹,实际上却极其脆弱。“看着那些一本正经的人装模作样,就好像这个#cybertruck并非埃隆的‘皇帝新衣’时刻,这很有意思,”频繁发表内容、关注者众多的账号TeslaCharts写道。(次日特斯拉股价下挫6%。)美国全国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委员会(National Highway Safety Administration)不久前表示,将评估一份诉状中的指控:特斯拉的一项缺陷可能导致意外加速。特斯拉在2020年1月20日的博客文章中回应称“此诉状内容纯属子乌虚有,系由特斯拉卖空者提起”。S3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15日,特斯拉取代苹果公司(Apple),成为美国被做空最多的股票。特斯拉于1月29日公布了最新财季业绩。

对于马斯克来说,要找到批评者的信息轻而易举。由于担心遭到他的报复,大多数TSLAQ话题的发布者都使用假名。霍蒂的假名是“skabooshka”。虽然他会五种语言,但这个化名并没有特别的含义。“这就是个傻乎乎的声音,”他说。“我想达到滑稽又莫测高深的效果。”

那天在880号州际公路上,霍蒂跟着那辆Model 3开了半个小时,用手机拍了一些照片,那辆车沿着东湾工业地带行驶。车子经过了一个收费广场,开上湾区大桥,最后开到了金银岛。后来他把照片发到了推特上,同时还发表了一些唱衰的分析内容。霍蒂知道特斯拉邀请了投资者在接下来的那周前往该公司总部参加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技术的演示活动。霍蒂认为,在活动几天前看到测试车,这证明Autopilot并不是完全成熟的技术。TSLAQ话题中将该技术称为“杀手驾驶员”(slaughterpilot)。他预测说,投资者日将会“充斥着虚假的承诺、欺骗性的表述,还有令人轻信的诱惑。”

两天后,霍蒂大出意料地得知,自己的真名传遍了推特——同时还有一份禁止令。没有人与他本人联系,但他发推的第二天,特斯拉律师前往阿拉米达县的一家法院,向法官表示霍蒂“跟踪、骚扰并危及”涉事Model 3上的雇员。特斯拉声称,霍蒂曾经“危险地突然转向并接近”涉事车,车上的特斯拉雇员担心自身安全。该公司还指称,霍蒂两个月前在弗里蒙特的工厂曾经驱车撞到一名特斯拉安保人员,并称他曾于2018年在该工厂外面的电线杆上安装了一部便携式摄像头。

霍蒂对这些指控感到困惑,自己成了故事主角也让他吃惊不小。他和家人接到了种族主义信息和死亡威胁。一些人向安阿伯的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发邮件,说他有“令人不安的暴力倾向”。霍蒂是密歇根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学院办公室收到了一些呼吁开除他的语音邮件。不堪恶言骚扰的同时,霍蒂也对自己深信不疑:他认为自己打到了马斯克的痛处。“我意识到自己赢了,”他说。

他自然是直接回到了推特。“这是我的承诺,”他发推说。“特斯拉什么也不是。@埃隆·马斯克会进监狱。”

在正常情况下,TSLAQ只是执着于自己想法的人在网上找到彼此的另一个途径,与痴迷古代食谱的#paleodiet或是疯狂小丑乐队粉丝#juggalo的标签差不多。然而这群执迷者却已经证明了,他们能够改变人们的看法,导致美国最具价值的汽车生产商的股价变动。“他们把特斯拉放在了显微镜下,还成功地稀释了这家公司的成功,”风投公司Loup Ventures的董事总经理、特斯拉的知名看涨人士吉恩·芒斯特(Gene Munster)说道。“这让不怎么关注特斯拉的普通人感到困惑和担忧。”

马斯克曾多次承认批评人士和卖空者的影响,与此同时,他往往还会沉浸在自己更为幼稚的冲动中。他有一次给经常提出强烈质疑的投资者大卫·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送去一包超短短裤,还在推特上拉黑了不少记者的帐号,包括笔者在内。特斯拉在最近的年报中将“批评人士的严密关注”列为其业务的一项风险。

做空人士法赫米·奎德(Fahmi Quadir)说:“大家对于特斯拉的社会价值有着根本性的分歧。”她在推特上不是很活跃,但表示钦佩TSLAQ话题带来的尽职调查民主化效应。“人们对于治理、可持续盈利能力和产品完整性也有一些合理的质疑。”

霍蒂在TSLAQ群体中出名的主要观点是他在2018年对弗里蒙特工厂做出的详细报告。他对产量的预测非常靠谱,无论是多头还是空头都广泛引用。那年6月,特斯拉建起了一个巨大的帐篷容纳一条新的Model 3组装线,霍蒂操纵一架无人机偷窥了帐篷内部,揭示车子主要是人工组装。这是一条重大独家新闻,打破了特斯拉关于其先进机器人组装线的高调宣传——马斯克号称其组装线是“外星无畏舰”。

霍蒂现年33岁,出生于印度北部的旁遮普邦,在弗里蒙特长大,与特斯拉工厂相距不远。他读起书来如饥似渴,还是个虔诚的锡克教徒。他高中时迷上了哲学,但无法集中精力钻研课程。他退了学,后来在一所地方社区学院挽回局面,最终转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他于2009年毕业,获得了哲学学士学位。

第二年,特斯拉公开上市,还接手了弗里蒙特一个关闭的通用汽车-丰田工厂,计划在那里生产Model S。这家公司及其不走寻常路的CEO成了科技媒体绕不开的话题,媒体总是不停追问,马斯克是不是“下一位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2013年,Model S获评《汽车族》(Motor Trend)杂志“年度汽车”(Car of the Year),成为该杂志历史上首款赢得这一奖项的电动汽车。

当时霍蒂正在读研,但他对股市产生了兴趣。在没有沉湎于后马克思主义的法国哲学家著作时,他会在雅虎财经的留言板潜水,还做空了包括特斯拉和SolarCity在内的几十家公司。他的怀疑观点根源于汽车行业的现实——“资本密集、运营要求高、低利润率”,他说道——但同时也是对马斯克的反向押注,霍蒂知道马斯克在支付服务公司PayPal Inc.上市之前被解聘了CEO一职。“人们总说‘绝不要打赌埃隆不行,”但我觉得,‘一定要赌埃隆不行。’他在PayPal和SolarCity就是问题人物,是个灾难,特斯拉也是个灾难。”

霍蒂声称,人们对马斯克的看法涉及了一个深刻的哲学问题——与锡克教的一个核心教义有关,即禁止偶像崇拜。“在这点上,我看到人们崇拜史蒂夫·乔布斯,或者埃隆·马斯克、唐纳德·特朗普,又或者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但我不会跪在地上去膜拜这些人,”他说。“在我看来,他们只是普通人,时势造就了他们。”

2016年,霍蒂在受卖空者欢迎的投资网站Seeking Alpha上建立了个帐号,开始发布有关担忧收购SolarCity和其他投资的内容。他说,随着他了解更多的财务、经营指标以及法定信息披露内容,他清楚地认识到特斯拉处境艰难。“我从来没有像那时候那样不得不意识到,天呐,原来这个天才不是什么天才,”他说。“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卖汽车的家伙在一家真处于困境的企业里勉力求存罢了。”

随着时间推移,Seeking Alpha上的特斯拉卖空者转移到推特上交流,来到了这个充斥着简称和迷因的世界。霍蒂2017年3月加入推特。他给自己的帐号skabooshka选择的头像是一幅反乌托邦的绘画,是已故波兰艺术家济斯瓦夫·贝克辛斯基(Zdzislaw Beksinski)创作的一具骷髅在吹喇叭。

笔者在2018年6月首次联系了skabooshka,当时是为了报道特斯拉新的Model 3帐篷生产线。我以为他可能是承包商或供应商,甚至从他对工厂的了解以及他发布的帐篷逐渐搭起来的照片来看,他有可能是在职或前任雇员。弗里蒙特工厂外面有好几个帐篷,我不确定自己找到的是不是正确的那座,于是给他发了张从站台俯瞰工厂的照片。是这个吗?“是这个,”他回复说。

之后的6月19日,他公布了第一次指责,认为那条生产线并非完全自动化。“这就是马斯克承诺的外星无畏舰:人工生产的汽车,”他写道。(马斯克在推特上承认“特斯拉的过高自动化水平是个错误。”)后来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无人机视频后,我问skabooshka能否见面。他拒绝了,因为他说有人试图人肉搜索他。

2018年7月,一个关注者很少的不知名推特账号发布一份档案,将skabooshka账号与霍蒂联系起来。档案中包括霍蒂的研究生论文和他的社交媒体账号,并提到他的哥哥加甘·霍蒂(Gagan Hothi)任职于特斯拉竞争对手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那个账号之前从未发布过内容(后来也没有),因此当时很少有人注意到,但马斯克似乎已经知道了。

2018年8月底,《华尔街日报》报道了马斯克试图将特斯拉私有化的知名行动,期间他在推特上假称自己已经为交易“获得了资金”。(作为对那条推文的改正措施,马斯克卸任董事长一职,他和特斯拉分别支付2000万美元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解。)《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未提及霍蒂的名字,但提到马斯克认为,卖空者试图搞垮他,报道还称,马斯克联络了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询问是否有大众汽车的雇员用假名抨击特斯拉。“迪斯回应称,是大众雇员的兄弟,”马斯克向《华尔街日报》表示,“基本上就这么回事。”(霍蒂说,他的哥哥与他对特斯拉的看法无关。霍蒂的哥哥已不在大众汽车任职。)

特斯拉2019年4月提请对霍蒂的禁止令后,马斯克回应了2018年7月提及霍蒂兄弟的推文。“情况极其混乱,”他发推说,“@VW(大众汽车),怎么回事?”一位心怀同情的粉丝回复了马斯克,提到禁止令的事,还说“TSLAQ绝对是一家公司遭遇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之一。”马斯克回复道:“从没见过这样的事。特斯拉只是想生产电动汽车和太阳能,为所有人实现更好的未来。不错,我们或许不会成功,但他们为什么希望我们失败呢?”

TSLAQ全都站到了霍蒂这边。用户名为“蒙大拿怀疑者”(Montana Skeptic)的律师劳伦斯·福西(Lawrence Fossi)组织了skabooshka辩护基金,已在GoFundMe上筹款逾11.8万美元。霍蒂在对禁止令的法律回应中质疑了特斯拉关于与当事安保人员事故的说法。他说,自己在调研时开车去了工厂的停车场,向旁边展厅的销售人员问一些问题。两个人走近他的车子,其中一人敲了敲他的车窗。据弗里蒙特警察局的报告称,霍蒂“以较慢的速度开车离去”,撞到了一名特斯拉雇员的膝部,“明显并非故意所为”。霍蒂否认自己开车鲁莽,也否认有意撞人。

至于他跟踪那辆Model 3时的行为,霍蒂说自己绝对没有像特斯拉说的那样突然转向逼近。“我拍了一些照片,很注意那辆车的行驶状态,”他现在表示。“我没有紧紧跟随。”面对笔者时,他用词礼貌而谨慎。鉴于Model 3车型有标配的摄像头,而他发现的那辆测试车还安装了额外的摄像头,霍蒂知道特斯拉会拍到他跟着那辆车的视频。他呼吁特斯拉公布视频以及工厂安保摄像头拍下的影像。一名法官下令特斯拉公布相关视频时,特斯拉却撤诉了。尽管如此,马斯克并没有停止斗争。在去年8月与法律研究公司PlainSite的阿伦·格林斯潘(Aaron Greenspan)往来的电子邮件中,马斯克说霍蒂“几乎杀了特斯拉的雇员”,还说“霍蒂擦撞到我们员工的时候如果再偏15厘米就可能成为一起致死事件。”PlainSite会在网上再次公布法律文件,并率先报道了禁止令的消息。笔者通过电子邮件询问马斯克说法与警方报告不一致的情况,特斯拉和马斯克均未回复。

在GoFundMe组织筹款的福西认为,skabooshka的事迹很好地证明了马斯克最恶劣的倾向。他说自己在“特斯拉撤诉并拒绝提供任何证据”之后才为霍蒂发声。他说,马斯克是律师的噩梦级客户,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我毁灭,对他的公司也有害。福西将此案与更受关注的弗农·翁斯沃斯(Vernon Unsworth)案相提并论。翁斯沃斯是一名洞穴探险家,马斯克曾在推特上诋毁他是“恋童癖”。翁斯沃斯在一间加州法院起诉了马斯克,但去年12月,一个陪审团得出结论认为,马斯克的推文不符合诽谤的法律标准。(后来翁斯沃斯说,他只能“忍气吞声”。)无论如何,CEO不得不出庭回应自己的推文,这对于特斯拉来说肯定算不上好消息。

该公司或许放弃了与霍蒂的法庭争斗,但马斯克在一个重要层面取得了胜利。Skabooshka自2019年4月以后再也没有在推特上发言,他在4月份感谢了支持者并写道:“特斯拉针对我的诉讼悬而未决,因此当前对我来说审慎的做法是在推特上少说话。”长期从事学术研究的他夏季在旧金山的知名做空机构Muddy Waters Capital LLC实习。(他说自己的证券研究不涉及特斯拉。)9月,他飞回安阿伯完成论文。他说自己目前专注于这件事情,但仍在考虑对马斯克的法律行动,并没有完全偃旗息鼓。他说:“我潜伏在推特,密切注意着事态发展。”撰文/DANA HULL■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特斯拉股价自2019年10月以来上涨逾一倍;“充斥着虚假的承诺、欺骗性的表述,还有令人轻信的诱惑”。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4月的一天,兰迪普·霍蒂(Randeep Hothi)开车沿美国加州的880号州际公路向北而行,途中他看到了一辆红色特斯拉(Tesla) Model 3。这样的景象没什么出奇——在霍蒂父母居住的弗里蒙特有特斯拉的汽车工厂,这款电动轿车随处可见——然而这一辆却与众不同。

它挂着厂家车牌,表明这是某种原型车。更惹人注目的是,后备箱上方有一个高约1.5米的定制三角架,上面装着个摄像头。车内还有个摄像头,对着方向盘和中控台。在驾驶员身后,后排座上有两名乘客。

霍蒂马上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特斯拉在拍摄样片,可能跟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最近一段时间挂在嘴边的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技术有关。霍蒂悄悄地驾驶自己的白色本田讴歌(Acura)跟在那辆特斯拉后面,开始尾随它。

他不是警察,也不是私家侦探,虽然他曾经做空特斯拉的股票,但也并非专业投资者。霍蒂的身份更加危险:他是一名研究生,拥有推特帐户。过去几年里,他闲暇时间大都在研究一种观点,即认为马斯克并不像外界广泛认为的那样,是最成功的技术专家。

在霍蒂看来,马斯克堪称史诗级的骗子——“在富有远见卓识的科技界人士中如同花哨的Ed Hardy衬衫”、“科技界的扎扎·宾客斯(Jar Jar Binks,《星球大战》里的隐藏反派)”,或是“介于伊丽莎白·霍姆斯(Elizabeth Holmes,血液检测初创公司创始人,被指欺诈)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间的人物”。霍蒂曾嘲笑马斯克发福(“埃隆是在哺乳期吗?”),说马斯克得益于他的祖国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你爸爸是用祖母绿宝石矿赚来的钱给你付白人学校的学费吗?”),还预测马斯克会进监狱(“你在监狱里会有更多时间读书”)。这些刻薄话主要针对特斯拉,无关马斯克旗下的其他企业,包括航天公司、脑机接口公司,以及出售同品牌火焰喷射器的隧道挖掘公司。

马斯克在推特上拥有3000万关注者,世界各地的特斯拉车迷也经常在YouTube上传各种视频和播客,凭借这一点,马斯克有众多站在他那边的拥趸。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屏蔽哪怕是最温和的批评,曾经在季末赶着生产交付车辆时为特斯拉员工送去甜甜圈,甚至还志愿向新车主详细介绍各种卖点。“我向所有特斯拉支持者协助汽车交付致以极大的感谢,”马斯克在2018年9月发推表示。“你们太棒了!!”

霍蒂属于“反革命”的阵营——这是个非正式又十分偏执的全球联盟,其成员包括会计师、律师、对冲基金经理、特斯拉前雇员,还有一些就喜欢抬杠的怪人。几年来,他们一直用#TSLAQ这个话题标签发布表达鄙视的内容以及一些消极迹象。他们会研究高管离职的情况、法律诉讼、消费者投诉以及意外事故,偶尔还会指责特斯拉有财务欺诈行为,还用众多双关语暗指特斯拉末日在即。2016年,特斯拉斥资20亿美元收购陷入困境的SolarCity(由马斯克参与创建,并由他的堂兄弟运营),不久后就有人想出了TSLAQ这个标签,即在特斯拉的纳斯达克股票代码后面加上了字母Q。一旦某家公司申请破产,市场就会在其股码后面加上字母Q。

最近一段时间,马斯克和他的公司占据了上风。由于财季利润令人惊喜,2020年1月份宣布了创纪录的交付数量,还有在中国开始投产,特斯拉股价自2019年10月以来上涨逾一倍。分析机构S3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伊霍尔·杜萨尼夫斯基(Ihor Dusaniwsky)表示,特斯拉空头在2019年损失了逾28亿美元,而2020年以来累计亏损也差不多达到了这个规模。有个人在推特上说,自己做空马斯克“亏掉了大部分的个人财富”,并用《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中的一系列动态图片表示了告别。随时准备好以胜利姿态出现的马斯克在1月14日发推,内容是莲娜·荷恩(Lena Horne)演唱《暴风雨天气》(Stormy Weather)的链接。霍蒂不愿透露自己做空特斯拉的仓位规模,只表示“我期待可以用上这种资本损失结转。”

然而就特斯拉而言,下一次反冲总是来得猝不及防。2019年11月,TSLAQ话题“推”满为患,当时马斯克发布了一款电动皮卡,名为Cybertruck,这款车的玻璃号称防弹,实际上却极其脆弱。“看着那些一本正经的人装模作样,就好像这个#cybertruck并非埃隆的‘皇帝新衣’时刻,这很有意思,”频繁发表内容、关注者众多的账号TeslaCharts写道。(次日特斯拉股价下挫6%。)美国全国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委员会(National Highway Safety Administration)不久前表示,将评估一份诉状中的指控:特斯拉的一项缺陷可能导致意外加速。特斯拉在2020年1月20日的博客文章中回应称“此诉状内容纯属子乌虚有,系由特斯拉卖空者提起”。S3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15日,特斯拉取代苹果公司(Apple),成为美国被做空最多的股票。特斯拉于1月29日公布了最新财季业绩。

对于马斯克来说,要找到批评者的信息轻而易举。由于担心遭到他的报复,大多数TSLAQ话题的发布者都使用假名。霍蒂的假名是“skabooshka”。虽然他会五种语言,但这个化名并没有特别的含义。“这就是个傻乎乎的声音,”他说。“我想达到滑稽又莫测高深的效果。”

那天在880号州际公路上,霍蒂跟着那辆Model 3开了半个小时,用手机拍了一些照片,那辆车沿着东湾工业地带行驶。车子经过了一个收费广场,开上湾区大桥,最后开到了金银岛。后来他把照片发到了推特上,同时还发表了一些唱衰的分析内容。霍蒂知道特斯拉邀请了投资者在接下来的那周前往该公司总部参加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技术的演示活动。霍蒂认为,在活动几天前看到测试车,这证明Autopilot并不是完全成熟的技术。TSLAQ话题中将该技术称为“杀手驾驶员”(slaughterpilot)。他预测说,投资者日将会“充斥着虚假的承诺、欺骗性的表述,还有令人轻信的诱惑。”

两天后,霍蒂大出意料地得知,自己的真名传遍了推特——同时还有一份禁止令。没有人与他本人联系,但他发推的第二天,特斯拉律师前往阿拉米达县的一家法院,向法官表示霍蒂“跟踪、骚扰并危及”涉事Model 3上的雇员。特斯拉声称,霍蒂曾经“危险地突然转向并接近”涉事车,车上的特斯拉雇员担心自身安全。该公司还指称,霍蒂两个月前在弗里蒙特的工厂曾经驱车撞到一名特斯拉安保人员,并称他曾于2018年在该工厂外面的电线杆上安装了一部便携式摄像头。

霍蒂对这些指控感到困惑,自己成了故事主角也让他吃惊不小。他和家人接到了种族主义信息和死亡威胁。一些人向安阿伯的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发邮件,说他有“令人不安的暴力倾向”。霍蒂是密歇根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学院办公室收到了一些呼吁开除他的语音邮件。不堪恶言骚扰的同时,霍蒂也对自己深信不疑:他认为自己打到了马斯克的痛处。“我意识到自己赢了,”他说。

他自然是直接回到了推特。“这是我的承诺,”他发推说。“特斯拉什么也不是。@埃隆·马斯克会进监狱。”

在正常情况下,TSLAQ只是执着于自己想法的人在网上找到彼此的另一个途径,与痴迷古代食谱的#paleodiet或是疯狂小丑乐队粉丝#juggalo的标签差不多。然而这群执迷者却已经证明了,他们能够改变人们的看法,导致美国最具价值的汽车生产商的股价变动。“他们把特斯拉放在了显微镜下,还成功地稀释了这家公司的成功,”风投公司Loup Ventures的董事总经理、特斯拉的知名看涨人士吉恩·芒斯特(Gene Munster)说道。“这让不怎么关注特斯拉的普通人感到困惑和担忧。”

马斯克曾多次承认批评人士和卖空者的影响,与此同时,他往往还会沉浸在自己更为幼稚的冲动中。他有一次给经常提出强烈质疑的投资者大卫·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送去一包超短短裤,还在推特上拉黑了不少记者的帐号,包括笔者在内。特斯拉在最近的年报中将“批评人士的严密关注”列为其业务的一项风险。

做空人士法赫米·奎德(Fahmi Quadir)说:“大家对于特斯拉的社会价值有着根本性的分歧。”她在推特上不是很活跃,但表示钦佩TSLAQ话题带来的尽职调查民主化效应。“人们对于治理、可持续盈利能力和产品完整性也有一些合理的质疑。”

霍蒂在TSLAQ群体中出名的主要观点是他在2018年对弗里蒙特工厂做出的详细报告。他对产量的预测非常靠谱,无论是多头还是空头都广泛引用。那年6月,特斯拉建起了一个巨大的帐篷容纳一条新的Model 3组装线,霍蒂操纵一架无人机偷窥了帐篷内部,揭示车子主要是人工组装。这是一条重大独家新闻,打破了特斯拉关于其先进机器人组装线的高调宣传——马斯克号称其组装线是“外星无畏舰”。

霍蒂现年33岁,出生于印度北部的旁遮普邦,在弗里蒙特长大,与特斯拉工厂相距不远。他读起书来如饥似渴,还是个虔诚的锡克教徒。他高中时迷上了哲学,但无法集中精力钻研课程。他退了学,后来在一所地方社区学院挽回局面,最终转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他于2009年毕业,获得了哲学学士学位。

第二年,特斯拉公开上市,还接手了弗里蒙特一个关闭的通用汽车-丰田工厂,计划在那里生产Model S。这家公司及其不走寻常路的CEO成了科技媒体绕不开的话题,媒体总是不停追问,马斯克是不是“下一位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2013年,Model S获评《汽车族》(Motor Trend)杂志“年度汽车”(Car of the Year),成为该杂志历史上首款赢得这一奖项的电动汽车。

当时霍蒂正在读研,但他对股市产生了兴趣。在没有沉湎于后马克思主义的法国哲学家著作时,他会在雅虎财经的留言板潜水,还做空了包括特斯拉和SolarCity在内的几十家公司。他的怀疑观点根源于汽车行业的现实——“资本密集、运营要求高、低利润率”,他说道——但同时也是对马斯克的反向押注,霍蒂知道马斯克在支付服务公司PayPal Inc.上市之前被解聘了CEO一职。“人们总说‘绝不要打赌埃隆不行,”但我觉得,‘一定要赌埃隆不行。’他在PayPal和SolarCity就是问题人物,是个灾难,特斯拉也是个灾难。”

霍蒂声称,人们对马斯克的看法涉及了一个深刻的哲学问题——与锡克教的一个核心教义有关,即禁止偶像崇拜。“在这点上,我看到人们崇拜史蒂夫·乔布斯,或者埃隆·马斯克、唐纳德·特朗普,又或者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但我不会跪在地上去膜拜这些人,”他说。“在我看来,他们只是普通人,时势造就了他们。”

2016年,霍蒂在受卖空者欢迎的投资网站Seeking Alpha上建立了个帐号,开始发布有关担忧收购SolarCity和其他投资的内容。他说,随着他了解更多的财务、经营指标以及法定信息披露内容,他清楚地认识到特斯拉处境艰难。“我从来没有像那时候那样不得不意识到,天呐,原来这个天才不是什么天才,”他说。“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卖汽车的家伙在一家真处于困境的企业里勉力求存罢了。”

随着时间推移,Seeking Alpha上的特斯拉卖空者转移到推特上交流,来到了这个充斥着简称和迷因的世界。霍蒂2017年3月加入推特。他给自己的帐号skabooshka选择的头像是一幅反乌托邦的绘画,是已故波兰艺术家济斯瓦夫·贝克辛斯基(Zdzislaw Beksinski)创作的一具骷髅在吹喇叭。

笔者在2018年6月首次联系了skabooshka,当时是为了报道特斯拉新的Model 3帐篷生产线。我以为他可能是承包商或供应商,甚至从他对工厂的了解以及他发布的帐篷逐渐搭起来的照片来看,他有可能是在职或前任雇员。弗里蒙特工厂外面有好几个帐篷,我不确定自己找到的是不是正确的那座,于是给他发了张从站台俯瞰工厂的照片。是这个吗?“是这个,”他回复说。

之后的6月19日,他公布了第一次指责,认为那条生产线并非完全自动化。“这就是马斯克承诺的外星无畏舰:人工生产的汽车,”他写道。(马斯克在推特上承认“特斯拉的过高自动化水平是个错误。”)后来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无人机视频后,我问skabooshka能否见面。他拒绝了,因为他说有人试图人肉搜索他。

2018年7月,一个关注者很少的不知名推特账号发布一份档案,将skabooshka账号与霍蒂联系起来。档案中包括霍蒂的研究生论文和他的社交媒体账号,并提到他的哥哥加甘·霍蒂(Gagan Hothi)任职于特斯拉竞争对手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那个账号之前从未发布过内容(后来也没有),因此当时很少有人注意到,但马斯克似乎已经知道了。

2018年8月底,《华尔街日报》报道了马斯克试图将特斯拉私有化的知名行动,期间他在推特上假称自己已经为交易“获得了资金”。(作为对那条推文的改正措施,马斯克卸任董事长一职,他和特斯拉分别支付2000万美元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解。)《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未提及霍蒂的名字,但提到马斯克认为,卖空者试图搞垮他,报道还称,马斯克联络了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询问是否有大众汽车的雇员用假名抨击特斯拉。“迪斯回应称,是大众雇员的兄弟,”马斯克向《华尔街日报》表示,“基本上就这么回事。”(霍蒂说,他的哥哥与他对特斯拉的看法无关。霍蒂的哥哥已不在大众汽车任职。)

特斯拉2019年4月提请对霍蒂的禁止令后,马斯克回应了2018年7月提及霍蒂兄弟的推文。“情况极其混乱,”他发推说,“@VW(大众汽车),怎么回事?”一位心怀同情的粉丝回复了马斯克,提到禁止令的事,还说“TSLAQ绝对是一家公司遭遇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之一。”马斯克回复道:“从没见过这样的事。特斯拉只是想生产电动汽车和太阳能,为所有人实现更好的未来。不错,我们或许不会成功,但他们为什么希望我们失败呢?”

TSLAQ全都站到了霍蒂这边。用户名为“蒙大拿怀疑者”(Montana Skeptic)的律师劳伦斯·福西(Lawrence Fossi)组织了skabooshka辩护基金,已在GoFundMe上筹款逾11.8万美元。霍蒂在对禁止令的法律回应中质疑了特斯拉关于与当事安保人员事故的说法。他说,自己在调研时开车去了工厂的停车场,向旁边展厅的销售人员问一些问题。两个人走近他的车子,其中一人敲了敲他的车窗。据弗里蒙特警察局的报告称,霍蒂“以较慢的速度开车离去”,撞到了一名特斯拉雇员的膝部,“明显并非故意所为”。霍蒂否认自己开车鲁莽,也否认有意撞人。

至于他跟踪那辆Model 3时的行为,霍蒂说自己绝对没有像特斯拉说的那样突然转向逼近。“我拍了一些照片,很注意那辆车的行驶状态,”他现在表示。“我没有紧紧跟随。”面对笔者时,他用词礼貌而谨慎。鉴于Model 3车型有标配的摄像头,而他发现的那辆测试车还安装了额外的摄像头,霍蒂知道特斯拉会拍到他跟着那辆车的视频。他呼吁特斯拉公布视频以及工厂安保摄像头拍下的影像。一名法官下令特斯拉公布相关视频时,特斯拉却撤诉了。尽管如此,马斯克并没有停止斗争。在去年8月与法律研究公司PlainSite的阿伦·格林斯潘(Aaron Greenspan)往来的电子邮件中,马斯克说霍蒂“几乎杀了特斯拉的雇员”,还说“霍蒂擦撞到我们员工的时候如果再偏15厘米就可能成为一起致死事件。”PlainSite会在网上再次公布法律文件,并率先报道了禁止令的消息。笔者通过电子邮件询问马斯克说法与警方报告不一致的情况,特斯拉和马斯克均未回复。

在GoFundMe组织筹款的福西认为,skabooshka的事迹很好地证明了马斯克最恶劣的倾向。他说自己在“特斯拉撤诉并拒绝提供任何证据”之后才为霍蒂发声。他说,马斯克是律师的噩梦级客户,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我毁灭,对他的公司也有害。福西将此案与更受关注的弗农·翁斯沃斯(Vernon Unsworth)案相提并论。翁斯沃斯是一名洞穴探险家,马斯克曾在推特上诋毁他是“恋童癖”。翁斯沃斯在一间加州法院起诉了马斯克,但去年12月,一个陪审团得出结论认为,马斯克的推文不符合诽谤的法律标准。(后来翁斯沃斯说,他只能“忍气吞声”。)无论如何,CEO不得不出庭回应自己的推文,这对于特斯拉来说肯定算不上好消息。

该公司或许放弃了与霍蒂的法庭争斗,但马斯克在一个重要层面取得了胜利。Skabooshka自2019年4月以后再也没有在推特上发言,他在4月份感谢了支持者并写道:“特斯拉针对我的诉讼悬而未决,因此当前对我来说审慎的做法是在推特上少说话。”长期从事学术研究的他夏季在旧金山的知名做空机构Muddy Waters Capital LLC实习。(他说自己的证券研究不涉及特斯拉。)9月,他飞回安阿伯完成论文。他说自己目前专注于这件事情,但仍在考虑对马斯克的法律行动,并没有完全偃旗息鼓。他说:“我潜伏在推特,密切注意着事态发展。”撰文/DANA HULL■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马斯克大战空头

发布日期:2020-02-13 16:58
摘要:特斯拉股价自2019年10月以来上涨逾一倍;“充斥着虚假的承诺、欺骗性的表述,还有令人轻信的诱惑”。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4月的一天,兰迪普·霍蒂(Randeep Hothi)开车沿美国加州的880号州际公路向北而行,途中他看到了一辆红色特斯拉(Tesla) Model 3。这样的景象没什么出奇——在霍蒂父母居住的弗里蒙特有特斯拉的汽车工厂,这款电动轿车随处可见——然而这一辆却与众不同。

它挂着厂家车牌,表明这是某种原型车。更惹人注目的是,后备箱上方有一个高约1.5米的定制三角架,上面装着个摄像头。车内还有个摄像头,对着方向盘和中控台。在驾驶员身后,后排座上有两名乘客。

霍蒂马上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特斯拉在拍摄样片,可能跟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最近一段时间挂在嘴边的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技术有关。霍蒂悄悄地驾驶自己的白色本田讴歌(Acura)跟在那辆特斯拉后面,开始尾随它。

他不是警察,也不是私家侦探,虽然他曾经做空特斯拉的股票,但也并非专业投资者。霍蒂的身份更加危险:他是一名研究生,拥有推特帐户。过去几年里,他闲暇时间大都在研究一种观点,即认为马斯克并不像外界广泛认为的那样,是最成功的技术专家。

在霍蒂看来,马斯克堪称史诗级的骗子——“在富有远见卓识的科技界人士中如同花哨的Ed Hardy衬衫”、“科技界的扎扎·宾客斯(Jar Jar Binks,《星球大战》里的隐藏反派)”,或是“介于伊丽莎白·霍姆斯(Elizabeth Holmes,血液检测初创公司创始人,被指欺诈)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间的人物”。霍蒂曾嘲笑马斯克发福(“埃隆是在哺乳期吗?”),说马斯克得益于他的祖国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你爸爸是用祖母绿宝石矿赚来的钱给你付白人学校的学费吗?”),还预测马斯克会进监狱(“你在监狱里会有更多时间读书”)。这些刻薄话主要针对特斯拉,无关马斯克旗下的其他企业,包括航天公司、脑机接口公司,以及出售同品牌火焰喷射器的隧道挖掘公司。

马斯克在推特上拥有3000万关注者,世界各地的特斯拉车迷也经常在YouTube上传各种视频和播客,凭借这一点,马斯克有众多站在他那边的拥趸。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屏蔽哪怕是最温和的批评,曾经在季末赶着生产交付车辆时为特斯拉员工送去甜甜圈,甚至还志愿向新车主详细介绍各种卖点。“我向所有特斯拉支持者协助汽车交付致以极大的感谢,”马斯克在2018年9月发推表示。“你们太棒了!!”

霍蒂属于“反革命”的阵营——这是个非正式又十分偏执的全球联盟,其成员包括会计师、律师、对冲基金经理、特斯拉前雇员,还有一些就喜欢抬杠的怪人。几年来,他们一直用#TSLAQ这个话题标签发布表达鄙视的内容以及一些消极迹象。他们会研究高管离职的情况、法律诉讼、消费者投诉以及意外事故,偶尔还会指责特斯拉有财务欺诈行为,还用众多双关语暗指特斯拉末日在即。2016年,特斯拉斥资20亿美元收购陷入困境的SolarCity(由马斯克参与创建,并由他的堂兄弟运营),不久后就有人想出了TSLAQ这个标签,即在特斯拉的纳斯达克股票代码后面加上了字母Q。一旦某家公司申请破产,市场就会在其股码后面加上字母Q。

最近一段时间,马斯克和他的公司占据了上风。由于财季利润令人惊喜,2020年1月份宣布了创纪录的交付数量,还有在中国开始投产,特斯拉股价自2019年10月以来上涨逾一倍。分析机构S3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伊霍尔·杜萨尼夫斯基(Ihor Dusaniwsky)表示,特斯拉空头在2019年损失了逾28亿美元,而2020年以来累计亏损也差不多达到了这个规模。有个人在推特上说,自己做空马斯克“亏掉了大部分的个人财富”,并用《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中的一系列动态图片表示了告别。随时准备好以胜利姿态出现的马斯克在1月14日发推,内容是莲娜·荷恩(Lena Horne)演唱《暴风雨天气》(Stormy Weather)的链接。霍蒂不愿透露自己做空特斯拉的仓位规模,只表示“我期待可以用上这种资本损失结转。”

然而就特斯拉而言,下一次反冲总是来得猝不及防。2019年11月,TSLAQ话题“推”满为患,当时马斯克发布了一款电动皮卡,名为Cybertruck,这款车的玻璃号称防弹,实际上却极其脆弱。“看着那些一本正经的人装模作样,就好像这个#cybertruck并非埃隆的‘皇帝新衣’时刻,这很有意思,”频繁发表内容、关注者众多的账号TeslaCharts写道。(次日特斯拉股价下挫6%。)美国全国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委员会(National Highway Safety Administration)不久前表示,将评估一份诉状中的指控:特斯拉的一项缺陷可能导致意外加速。特斯拉在2020年1月20日的博客文章中回应称“此诉状内容纯属子乌虚有,系由特斯拉卖空者提起”。S3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15日,特斯拉取代苹果公司(Apple),成为美国被做空最多的股票。特斯拉于1月29日公布了最新财季业绩。

对于马斯克来说,要找到批评者的信息轻而易举。由于担心遭到他的报复,大多数TSLAQ话题的发布者都使用假名。霍蒂的假名是“skabooshka”。虽然他会五种语言,但这个化名并没有特别的含义。“这就是个傻乎乎的声音,”他说。“我想达到滑稽又莫测高深的效果。”

那天在880号州际公路上,霍蒂跟着那辆Model 3开了半个小时,用手机拍了一些照片,那辆车沿着东湾工业地带行驶。车子经过了一个收费广场,开上湾区大桥,最后开到了金银岛。后来他把照片发到了推特上,同时还发表了一些唱衰的分析内容。霍蒂知道特斯拉邀请了投资者在接下来的那周前往该公司总部参加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技术的演示活动。霍蒂认为,在活动几天前看到测试车,这证明Autopilot并不是完全成熟的技术。TSLAQ话题中将该技术称为“杀手驾驶员”(slaughterpilot)。他预测说,投资者日将会“充斥着虚假的承诺、欺骗性的表述,还有令人轻信的诱惑。”

两天后,霍蒂大出意料地得知,自己的真名传遍了推特——同时还有一份禁止令。没有人与他本人联系,但他发推的第二天,特斯拉律师前往阿拉米达县的一家法院,向法官表示霍蒂“跟踪、骚扰并危及”涉事Model 3上的雇员。特斯拉声称,霍蒂曾经“危险地突然转向并接近”涉事车,车上的特斯拉雇员担心自身安全。该公司还指称,霍蒂两个月前在弗里蒙特的工厂曾经驱车撞到一名特斯拉安保人员,并称他曾于2018年在该工厂外面的电线杆上安装了一部便携式摄像头。

霍蒂对这些指控感到困惑,自己成了故事主角也让他吃惊不小。他和家人接到了种族主义信息和死亡威胁。一些人向安阿伯的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发邮件,说他有“令人不安的暴力倾向”。霍蒂是密歇根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学院办公室收到了一些呼吁开除他的语音邮件。不堪恶言骚扰的同时,霍蒂也对自己深信不疑:他认为自己打到了马斯克的痛处。“我意识到自己赢了,”他说。

他自然是直接回到了推特。“这是我的承诺,”他发推说。“特斯拉什么也不是。@埃隆·马斯克会进监狱。”

在正常情况下,TSLAQ只是执着于自己想法的人在网上找到彼此的另一个途径,与痴迷古代食谱的#paleodiet或是疯狂小丑乐队粉丝#juggalo的标签差不多。然而这群执迷者却已经证明了,他们能够改变人们的看法,导致美国最具价值的汽车生产商的股价变动。“他们把特斯拉放在了显微镜下,还成功地稀释了这家公司的成功,”风投公司Loup Ventures的董事总经理、特斯拉的知名看涨人士吉恩·芒斯特(Gene Munster)说道。“这让不怎么关注特斯拉的普通人感到困惑和担忧。”

马斯克曾多次承认批评人士和卖空者的影响,与此同时,他往往还会沉浸在自己更为幼稚的冲动中。他有一次给经常提出强烈质疑的投资者大卫·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送去一包超短短裤,还在推特上拉黑了不少记者的帐号,包括笔者在内。特斯拉在最近的年报中将“批评人士的严密关注”列为其业务的一项风险。

做空人士法赫米·奎德(Fahmi Quadir)说:“大家对于特斯拉的社会价值有着根本性的分歧。”她在推特上不是很活跃,但表示钦佩TSLAQ话题带来的尽职调查民主化效应。“人们对于治理、可持续盈利能力和产品完整性也有一些合理的质疑。”

霍蒂在TSLAQ群体中出名的主要观点是他在2018年对弗里蒙特工厂做出的详细报告。他对产量的预测非常靠谱,无论是多头还是空头都广泛引用。那年6月,特斯拉建起了一个巨大的帐篷容纳一条新的Model 3组装线,霍蒂操纵一架无人机偷窥了帐篷内部,揭示车子主要是人工组装。这是一条重大独家新闻,打破了特斯拉关于其先进机器人组装线的高调宣传——马斯克号称其组装线是“外星无畏舰”。

霍蒂现年33岁,出生于印度北部的旁遮普邦,在弗里蒙特长大,与特斯拉工厂相距不远。他读起书来如饥似渴,还是个虔诚的锡克教徒。他高中时迷上了哲学,但无法集中精力钻研课程。他退了学,后来在一所地方社区学院挽回局面,最终转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他于2009年毕业,获得了哲学学士学位。

第二年,特斯拉公开上市,还接手了弗里蒙特一个关闭的通用汽车-丰田工厂,计划在那里生产Model S。这家公司及其不走寻常路的CEO成了科技媒体绕不开的话题,媒体总是不停追问,马斯克是不是“下一位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2013年,Model S获评《汽车族》(Motor Trend)杂志“年度汽车”(Car of the Year),成为该杂志历史上首款赢得这一奖项的电动汽车。

当时霍蒂正在读研,但他对股市产生了兴趣。在没有沉湎于后马克思主义的法国哲学家著作时,他会在雅虎财经的留言板潜水,还做空了包括特斯拉和SolarCity在内的几十家公司。他的怀疑观点根源于汽车行业的现实——“资本密集、运营要求高、低利润率”,他说道——但同时也是对马斯克的反向押注,霍蒂知道马斯克在支付服务公司PayPal Inc.上市之前被解聘了CEO一职。“人们总说‘绝不要打赌埃隆不行,”但我觉得,‘一定要赌埃隆不行。’他在PayPal和SolarCity就是问题人物,是个灾难,特斯拉也是个灾难。”

霍蒂声称,人们对马斯克的看法涉及了一个深刻的哲学问题——与锡克教的一个核心教义有关,即禁止偶像崇拜。“在这点上,我看到人们崇拜史蒂夫·乔布斯,或者埃隆·马斯克、唐纳德·特朗普,又或者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但我不会跪在地上去膜拜这些人,”他说。“在我看来,他们只是普通人,时势造就了他们。”

2016年,霍蒂在受卖空者欢迎的投资网站Seeking Alpha上建立了个帐号,开始发布有关担忧收购SolarCity和其他投资的内容。他说,随着他了解更多的财务、经营指标以及法定信息披露内容,他清楚地认识到特斯拉处境艰难。“我从来没有像那时候那样不得不意识到,天呐,原来这个天才不是什么天才,”他说。“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卖汽车的家伙在一家真处于困境的企业里勉力求存罢了。”

随着时间推移,Seeking Alpha上的特斯拉卖空者转移到推特上交流,来到了这个充斥着简称和迷因的世界。霍蒂2017年3月加入推特。他给自己的帐号skabooshka选择的头像是一幅反乌托邦的绘画,是已故波兰艺术家济斯瓦夫·贝克辛斯基(Zdzislaw Beksinski)创作的一具骷髅在吹喇叭。

笔者在2018年6月首次联系了skabooshka,当时是为了报道特斯拉新的Model 3帐篷生产线。我以为他可能是承包商或供应商,甚至从他对工厂的了解以及他发布的帐篷逐渐搭起来的照片来看,他有可能是在职或前任雇员。弗里蒙特工厂外面有好几个帐篷,我不确定自己找到的是不是正确的那座,于是给他发了张从站台俯瞰工厂的照片。是这个吗?“是这个,”他回复说。

之后的6月19日,他公布了第一次指责,认为那条生产线并非完全自动化。“这就是马斯克承诺的外星无畏舰:人工生产的汽车,”他写道。(马斯克在推特上承认“特斯拉的过高自动化水平是个错误。”)后来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无人机视频后,我问skabooshka能否见面。他拒绝了,因为他说有人试图人肉搜索他。

2018年7月,一个关注者很少的不知名推特账号发布一份档案,将skabooshka账号与霍蒂联系起来。档案中包括霍蒂的研究生论文和他的社交媒体账号,并提到他的哥哥加甘·霍蒂(Gagan Hothi)任职于特斯拉竞争对手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那个账号之前从未发布过内容(后来也没有),因此当时很少有人注意到,但马斯克似乎已经知道了。

2018年8月底,《华尔街日报》报道了马斯克试图将特斯拉私有化的知名行动,期间他在推特上假称自己已经为交易“获得了资金”。(作为对那条推文的改正措施,马斯克卸任董事长一职,他和特斯拉分别支付2000万美元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解。)《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未提及霍蒂的名字,但提到马斯克认为,卖空者试图搞垮他,报道还称,马斯克联络了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询问是否有大众汽车的雇员用假名抨击特斯拉。“迪斯回应称,是大众雇员的兄弟,”马斯克向《华尔街日报》表示,“基本上就这么回事。”(霍蒂说,他的哥哥与他对特斯拉的看法无关。霍蒂的哥哥已不在大众汽车任职。)

特斯拉2019年4月提请对霍蒂的禁止令后,马斯克回应了2018年7月提及霍蒂兄弟的推文。“情况极其混乱,”他发推说,“@VW(大众汽车),怎么回事?”一位心怀同情的粉丝回复了马斯克,提到禁止令的事,还说“TSLAQ绝对是一家公司遭遇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之一。”马斯克回复道:“从没见过这样的事。特斯拉只是想生产电动汽车和太阳能,为所有人实现更好的未来。不错,我们或许不会成功,但他们为什么希望我们失败呢?”

TSLAQ全都站到了霍蒂这边。用户名为“蒙大拿怀疑者”(Montana Skeptic)的律师劳伦斯·福西(Lawrence Fossi)组织了skabooshka辩护基金,已在GoFundMe上筹款逾11.8万美元。霍蒂在对禁止令的法律回应中质疑了特斯拉关于与当事安保人员事故的说法。他说,自己在调研时开车去了工厂的停车场,向旁边展厅的销售人员问一些问题。两个人走近他的车子,其中一人敲了敲他的车窗。据弗里蒙特警察局的报告称,霍蒂“以较慢的速度开车离去”,撞到了一名特斯拉雇员的膝部,“明显并非故意所为”。霍蒂否认自己开车鲁莽,也否认有意撞人。

至于他跟踪那辆Model 3时的行为,霍蒂说自己绝对没有像特斯拉说的那样突然转向逼近。“我拍了一些照片,很注意那辆车的行驶状态,”他现在表示。“我没有紧紧跟随。”面对笔者时,他用词礼貌而谨慎。鉴于Model 3车型有标配的摄像头,而他发现的那辆测试车还安装了额外的摄像头,霍蒂知道特斯拉会拍到他跟着那辆车的视频。他呼吁特斯拉公布视频以及工厂安保摄像头拍下的影像。一名法官下令特斯拉公布相关视频时,特斯拉却撤诉了。尽管如此,马斯克并没有停止斗争。在去年8月与法律研究公司PlainSite的阿伦·格林斯潘(Aaron Greenspan)往来的电子邮件中,马斯克说霍蒂“几乎杀了特斯拉的雇员”,还说“霍蒂擦撞到我们员工的时候如果再偏15厘米就可能成为一起致死事件。”PlainSite会在网上再次公布法律文件,并率先报道了禁止令的消息。笔者通过电子邮件询问马斯克说法与警方报告不一致的情况,特斯拉和马斯克均未回复。

在GoFundMe组织筹款的福西认为,skabooshka的事迹很好地证明了马斯克最恶劣的倾向。他说自己在“特斯拉撤诉并拒绝提供任何证据”之后才为霍蒂发声。他说,马斯克是律师的噩梦级客户,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我毁灭,对他的公司也有害。福西将此案与更受关注的弗农·翁斯沃斯(Vernon Unsworth)案相提并论。翁斯沃斯是一名洞穴探险家,马斯克曾在推特上诋毁他是“恋童癖”。翁斯沃斯在一间加州法院起诉了马斯克,但去年12月,一个陪审团得出结论认为,马斯克的推文不符合诽谤的法律标准。(后来翁斯沃斯说,他只能“忍气吞声”。)无论如何,CEO不得不出庭回应自己的推文,这对于特斯拉来说肯定算不上好消息。

该公司或许放弃了与霍蒂的法庭争斗,但马斯克在一个重要层面取得了胜利。Skabooshka自2019年4月以后再也没有在推特上发言,他在4月份感谢了支持者并写道:“特斯拉针对我的诉讼悬而未决,因此当前对我来说审慎的做法是在推特上少说话。”长期从事学术研究的他夏季在旧金山的知名做空机构Muddy Waters Capital LLC实习。(他说自己的证券研究不涉及特斯拉。)9月,他飞回安阿伯完成论文。他说自己目前专注于这件事情,但仍在考虑对马斯克的法律行动,并没有完全偃旗息鼓。他说:“我潜伏在推特,密切注意着事态发展。”撰文/DANA HULL■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特斯拉股价自2019年10月以来上涨逾一倍;“充斥着虚假的承诺、欺骗性的表述,还有令人轻信的诱惑”。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4月的一天,兰迪普·霍蒂(Randeep Hothi)开车沿美国加州的880号州际公路向北而行,途中他看到了一辆红色特斯拉(Tesla) Model 3。这样的景象没什么出奇——在霍蒂父母居住的弗里蒙特有特斯拉的汽车工厂,这款电动轿车随处可见——然而这一辆却与众不同。

它挂着厂家车牌,表明这是某种原型车。更惹人注目的是,后备箱上方有一个高约1.5米的定制三角架,上面装着个摄像头。车内还有个摄像头,对着方向盘和中控台。在驾驶员身后,后排座上有两名乘客。

霍蒂马上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特斯拉在拍摄样片,可能跟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最近一段时间挂在嘴边的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技术有关。霍蒂悄悄地驾驶自己的白色本田讴歌(Acura)跟在那辆特斯拉后面,开始尾随它。

他不是警察,也不是私家侦探,虽然他曾经做空特斯拉的股票,但也并非专业投资者。霍蒂的身份更加危险:他是一名研究生,拥有推特帐户。过去几年里,他闲暇时间大都在研究一种观点,即认为马斯克并不像外界广泛认为的那样,是最成功的技术专家。

在霍蒂看来,马斯克堪称史诗级的骗子——“在富有远见卓识的科技界人士中如同花哨的Ed Hardy衬衫”、“科技界的扎扎·宾客斯(Jar Jar Binks,《星球大战》里的隐藏反派)”,或是“介于伊丽莎白·霍姆斯(Elizabeth Holmes,血液检测初创公司创始人,被指欺诈)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间的人物”。霍蒂曾嘲笑马斯克发福(“埃隆是在哺乳期吗?”),说马斯克得益于他的祖国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你爸爸是用祖母绿宝石矿赚来的钱给你付白人学校的学费吗?”),还预测马斯克会进监狱(“你在监狱里会有更多时间读书”)。这些刻薄话主要针对特斯拉,无关马斯克旗下的其他企业,包括航天公司、脑机接口公司,以及出售同品牌火焰喷射器的隧道挖掘公司。

马斯克在推特上拥有3000万关注者,世界各地的特斯拉车迷也经常在YouTube上传各种视频和播客,凭借这一点,马斯克有众多站在他那边的拥趸。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屏蔽哪怕是最温和的批评,曾经在季末赶着生产交付车辆时为特斯拉员工送去甜甜圈,甚至还志愿向新车主详细介绍各种卖点。“我向所有特斯拉支持者协助汽车交付致以极大的感谢,”马斯克在2018年9月发推表示。“你们太棒了!!”

霍蒂属于“反革命”的阵营——这是个非正式又十分偏执的全球联盟,其成员包括会计师、律师、对冲基金经理、特斯拉前雇员,还有一些就喜欢抬杠的怪人。几年来,他们一直用#TSLAQ这个话题标签发布表达鄙视的内容以及一些消极迹象。他们会研究高管离职的情况、法律诉讼、消费者投诉以及意外事故,偶尔还会指责特斯拉有财务欺诈行为,还用众多双关语暗指特斯拉末日在即。2016年,特斯拉斥资20亿美元收购陷入困境的SolarCity(由马斯克参与创建,并由他的堂兄弟运营),不久后就有人想出了TSLAQ这个标签,即在特斯拉的纳斯达克股票代码后面加上了字母Q。一旦某家公司申请破产,市场就会在其股码后面加上字母Q。

最近一段时间,马斯克和他的公司占据了上风。由于财季利润令人惊喜,2020年1月份宣布了创纪录的交付数量,还有在中国开始投产,特斯拉股价自2019年10月以来上涨逾一倍。分析机构S3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伊霍尔·杜萨尼夫斯基(Ihor Dusaniwsky)表示,特斯拉空头在2019年损失了逾28亿美元,而2020年以来累计亏损也差不多达到了这个规模。有个人在推特上说,自己做空马斯克“亏掉了大部分的个人财富”,并用《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中的一系列动态图片表示了告别。随时准备好以胜利姿态出现的马斯克在1月14日发推,内容是莲娜·荷恩(Lena Horne)演唱《暴风雨天气》(Stormy Weather)的链接。霍蒂不愿透露自己做空特斯拉的仓位规模,只表示“我期待可以用上这种资本损失结转。”

然而就特斯拉而言,下一次反冲总是来得猝不及防。2019年11月,TSLAQ话题“推”满为患,当时马斯克发布了一款电动皮卡,名为Cybertruck,这款车的玻璃号称防弹,实际上却极其脆弱。“看着那些一本正经的人装模作样,就好像这个#cybertruck并非埃隆的‘皇帝新衣’时刻,这很有意思,”频繁发表内容、关注者众多的账号TeslaCharts写道。(次日特斯拉股价下挫6%。)美国全国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委员会(National Highway Safety Administration)不久前表示,将评估一份诉状中的指控:特斯拉的一项缺陷可能导致意外加速。特斯拉在2020年1月20日的博客文章中回应称“此诉状内容纯属子乌虚有,系由特斯拉卖空者提起”。S3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15日,特斯拉取代苹果公司(Apple),成为美国被做空最多的股票。特斯拉于1月29日公布了最新财季业绩。

对于马斯克来说,要找到批评者的信息轻而易举。由于担心遭到他的报复,大多数TSLAQ话题的发布者都使用假名。霍蒂的假名是“skabooshka”。虽然他会五种语言,但这个化名并没有特别的含义。“这就是个傻乎乎的声音,”他说。“我想达到滑稽又莫测高深的效果。”

那天在880号州际公路上,霍蒂跟着那辆Model 3开了半个小时,用手机拍了一些照片,那辆车沿着东湾工业地带行驶。车子经过了一个收费广场,开上湾区大桥,最后开到了金银岛。后来他把照片发到了推特上,同时还发表了一些唱衰的分析内容。霍蒂知道特斯拉邀请了投资者在接下来的那周前往该公司总部参加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技术的演示活动。霍蒂认为,在活动几天前看到测试车,这证明Autopilot并不是完全成熟的技术。TSLAQ话题中将该技术称为“杀手驾驶员”(slaughterpilot)。他预测说,投资者日将会“充斥着虚假的承诺、欺骗性的表述,还有令人轻信的诱惑。”

两天后,霍蒂大出意料地得知,自己的真名传遍了推特——同时还有一份禁止令。没有人与他本人联系,但他发推的第二天,特斯拉律师前往阿拉米达县的一家法院,向法官表示霍蒂“跟踪、骚扰并危及”涉事Model 3上的雇员。特斯拉声称,霍蒂曾经“危险地突然转向并接近”涉事车,车上的特斯拉雇员担心自身安全。该公司还指称,霍蒂两个月前在弗里蒙特的工厂曾经驱车撞到一名特斯拉安保人员,并称他曾于2018年在该工厂外面的电线杆上安装了一部便携式摄像头。

霍蒂对这些指控感到困惑,自己成了故事主角也让他吃惊不小。他和家人接到了种族主义信息和死亡威胁。一些人向安阿伯的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发邮件,说他有“令人不安的暴力倾向”。霍蒂是密歇根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学院办公室收到了一些呼吁开除他的语音邮件。不堪恶言骚扰的同时,霍蒂也对自己深信不疑:他认为自己打到了马斯克的痛处。“我意识到自己赢了,”他说。

他自然是直接回到了推特。“这是我的承诺,”他发推说。“特斯拉什么也不是。@埃隆·马斯克会进监狱。”

在正常情况下,TSLAQ只是执着于自己想法的人在网上找到彼此的另一个途径,与痴迷古代食谱的#paleodiet或是疯狂小丑乐队粉丝#juggalo的标签差不多。然而这群执迷者却已经证明了,他们能够改变人们的看法,导致美国最具价值的汽车生产商的股价变动。“他们把特斯拉放在了显微镜下,还成功地稀释了这家公司的成功,”风投公司Loup Ventures的董事总经理、特斯拉的知名看涨人士吉恩·芒斯特(Gene Munster)说道。“这让不怎么关注特斯拉的普通人感到困惑和担忧。”

马斯克曾多次承认批评人士和卖空者的影响,与此同时,他往往还会沉浸在自己更为幼稚的冲动中。他有一次给经常提出强烈质疑的投资者大卫·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送去一包超短短裤,还在推特上拉黑了不少记者的帐号,包括笔者在内。特斯拉在最近的年报中将“批评人士的严密关注”列为其业务的一项风险。

做空人士法赫米·奎德(Fahmi Quadir)说:“大家对于特斯拉的社会价值有着根本性的分歧。”她在推特上不是很活跃,但表示钦佩TSLAQ话题带来的尽职调查民主化效应。“人们对于治理、可持续盈利能力和产品完整性也有一些合理的质疑。”

霍蒂在TSLAQ群体中出名的主要观点是他在2018年对弗里蒙特工厂做出的详细报告。他对产量的预测非常靠谱,无论是多头还是空头都广泛引用。那年6月,特斯拉建起了一个巨大的帐篷容纳一条新的Model 3组装线,霍蒂操纵一架无人机偷窥了帐篷内部,揭示车子主要是人工组装。这是一条重大独家新闻,打破了特斯拉关于其先进机器人组装线的高调宣传——马斯克号称其组装线是“外星无畏舰”。

霍蒂现年33岁,出生于印度北部的旁遮普邦,在弗里蒙特长大,与特斯拉工厂相距不远。他读起书来如饥似渴,还是个虔诚的锡克教徒。他高中时迷上了哲学,但无法集中精力钻研课程。他退了学,后来在一所地方社区学院挽回局面,最终转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他于2009年毕业,获得了哲学学士学位。

第二年,特斯拉公开上市,还接手了弗里蒙特一个关闭的通用汽车-丰田工厂,计划在那里生产Model S。这家公司及其不走寻常路的CEO成了科技媒体绕不开的话题,媒体总是不停追问,马斯克是不是“下一位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2013年,Model S获评《汽车族》(Motor Trend)杂志“年度汽车”(Car of the Year),成为该杂志历史上首款赢得这一奖项的电动汽车。

当时霍蒂正在读研,但他对股市产生了兴趣。在没有沉湎于后马克思主义的法国哲学家著作时,他会在雅虎财经的留言板潜水,还做空了包括特斯拉和SolarCity在内的几十家公司。他的怀疑观点根源于汽车行业的现实——“资本密集、运营要求高、低利润率”,他说道——但同时也是对马斯克的反向押注,霍蒂知道马斯克在支付服务公司PayPal Inc.上市之前被解聘了CEO一职。“人们总说‘绝不要打赌埃隆不行,”但我觉得,‘一定要赌埃隆不行。’他在PayPal和SolarCity就是问题人物,是个灾难,特斯拉也是个灾难。”

霍蒂声称,人们对马斯克的看法涉及了一个深刻的哲学问题——与锡克教的一个核心教义有关,即禁止偶像崇拜。“在这点上,我看到人们崇拜史蒂夫·乔布斯,或者埃隆·马斯克、唐纳德·特朗普,又或者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但我不会跪在地上去膜拜这些人,”他说。“在我看来,他们只是普通人,时势造就了他们。”

2016年,霍蒂在受卖空者欢迎的投资网站Seeking Alpha上建立了个帐号,开始发布有关担忧收购SolarCity和其他投资的内容。他说,随着他了解更多的财务、经营指标以及法定信息披露内容,他清楚地认识到特斯拉处境艰难。“我从来没有像那时候那样不得不意识到,天呐,原来这个天才不是什么天才,”他说。“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卖汽车的家伙在一家真处于困境的企业里勉力求存罢了。”

随着时间推移,Seeking Alpha上的特斯拉卖空者转移到推特上交流,来到了这个充斥着简称和迷因的世界。霍蒂2017年3月加入推特。他给自己的帐号skabooshka选择的头像是一幅反乌托邦的绘画,是已故波兰艺术家济斯瓦夫·贝克辛斯基(Zdzislaw Beksinski)创作的一具骷髅在吹喇叭。

笔者在2018年6月首次联系了skabooshka,当时是为了报道特斯拉新的Model 3帐篷生产线。我以为他可能是承包商或供应商,甚至从他对工厂的了解以及他发布的帐篷逐渐搭起来的照片来看,他有可能是在职或前任雇员。弗里蒙特工厂外面有好几个帐篷,我不确定自己找到的是不是正确的那座,于是给他发了张从站台俯瞰工厂的照片。是这个吗?“是这个,”他回复说。

之后的6月19日,他公布了第一次指责,认为那条生产线并非完全自动化。“这就是马斯克承诺的外星无畏舰:人工生产的汽车,”他写道。(马斯克在推特上承认“特斯拉的过高自动化水平是个错误。”)后来他在YouTube上发布了无人机视频后,我问skabooshka能否见面。他拒绝了,因为他说有人试图人肉搜索他。

2018年7月,一个关注者很少的不知名推特账号发布一份档案,将skabooshka账号与霍蒂联系起来。档案中包括霍蒂的研究生论文和他的社交媒体账号,并提到他的哥哥加甘·霍蒂(Gagan Hothi)任职于特斯拉竞争对手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那个账号之前从未发布过内容(后来也没有),因此当时很少有人注意到,但马斯克似乎已经知道了。

2018年8月底,《华尔街日报》报道了马斯克试图将特斯拉私有化的知名行动,期间他在推特上假称自己已经为交易“获得了资金”。(作为对那条推文的改正措施,马斯克卸任董事长一职,他和特斯拉分别支付2000万美元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解。)《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未提及霍蒂的名字,但提到马斯克认为,卖空者试图搞垮他,报道还称,马斯克联络了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询问是否有大众汽车的雇员用假名抨击特斯拉。“迪斯回应称,是大众雇员的兄弟,”马斯克向《华尔街日报》表示,“基本上就这么回事。”(霍蒂说,他的哥哥与他对特斯拉的看法无关。霍蒂的哥哥已不在大众汽车任职。)

特斯拉2019年4月提请对霍蒂的禁止令后,马斯克回应了2018年7月提及霍蒂兄弟的推文。“情况极其混乱,”他发推说,“@VW(大众汽车),怎么回事?”一位心怀同情的粉丝回复了马斯克,提到禁止令的事,还说“TSLAQ绝对是一家公司遭遇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之一。”马斯克回复道:“从没见过这样的事。特斯拉只是想生产电动汽车和太阳能,为所有人实现更好的未来。不错,我们或许不会成功,但他们为什么希望我们失败呢?”

TSLAQ全都站到了霍蒂这边。用户名为“蒙大拿怀疑者”(Montana Skeptic)的律师劳伦斯·福西(Lawrence Fossi)组织了skabooshka辩护基金,已在GoFundMe上筹款逾11.8万美元。霍蒂在对禁止令的法律回应中质疑了特斯拉关于与当事安保人员事故的说法。他说,自己在调研时开车去了工厂的停车场,向旁边展厅的销售人员问一些问题。两个人走近他的车子,其中一人敲了敲他的车窗。据弗里蒙特警察局的报告称,霍蒂“以较慢的速度开车离去”,撞到了一名特斯拉雇员的膝部,“明显并非故意所为”。霍蒂否认自己开车鲁莽,也否认有意撞人。

至于他跟踪那辆Model 3时的行为,霍蒂说自己绝对没有像特斯拉说的那样突然转向逼近。“我拍了一些照片,很注意那辆车的行驶状态,”他现在表示。“我没有紧紧跟随。”面对笔者时,他用词礼貌而谨慎。鉴于Model 3车型有标配的摄像头,而他发现的那辆测试车还安装了额外的摄像头,霍蒂知道特斯拉会拍到他跟着那辆车的视频。他呼吁特斯拉公布视频以及工厂安保摄像头拍下的影像。一名法官下令特斯拉公布相关视频时,特斯拉却撤诉了。尽管如此,马斯克并没有停止斗争。在去年8月与法律研究公司PlainSite的阿伦·格林斯潘(Aaron Greenspan)往来的电子邮件中,马斯克说霍蒂“几乎杀了特斯拉的雇员”,还说“霍蒂擦撞到我们员工的时候如果再偏15厘米就可能成为一起致死事件。”PlainSite会在网上再次公布法律文件,并率先报道了禁止令的消息。笔者通过电子邮件询问马斯克说法与警方报告不一致的情况,特斯拉和马斯克均未回复。

在GoFundMe组织筹款的福西认为,skabooshka的事迹很好地证明了马斯克最恶劣的倾向。他说自己在“特斯拉撤诉并拒绝提供任何证据”之后才为霍蒂发声。他说,马斯克是律师的噩梦级客户,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我毁灭,对他的公司也有害。福西将此案与更受关注的弗农·翁斯沃斯(Vernon Unsworth)案相提并论。翁斯沃斯是一名洞穴探险家,马斯克曾在推特上诋毁他是“恋童癖”。翁斯沃斯在一间加州法院起诉了马斯克,但去年12月,一个陪审团得出结论认为,马斯克的推文不符合诽谤的法律标准。(后来翁斯沃斯说,他只能“忍气吞声”。)无论如何,CEO不得不出庭回应自己的推文,这对于特斯拉来说肯定算不上好消息。

该公司或许放弃了与霍蒂的法庭争斗,但马斯克在一个重要层面取得了胜利。Skabooshka自2019年4月以后再也没有在推特上发言,他在4月份感谢了支持者并写道:“特斯拉针对我的诉讼悬而未决,因此当前对我来说审慎的做法是在推特上少说话。”长期从事学术研究的他夏季在旧金山的知名做空机构Muddy Waters Capital LLC实习。(他说自己的证券研究不涉及特斯拉。)9月,他飞回安阿伯完成论文。他说自己目前专注于这件事情,但仍在考虑对马斯克的法律行动,并没有完全偃旗息鼓。他说:“我潜伏在推特,密切注意着事态发展。”撰文/DANA HULL■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