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日产请求法庭命令戈恩就其“多年的不当行为和欺诈活动”支付损害赔偿金。这家汽车制造商与前掌门人在多地打起了法律战。



利奥•刘易斯 , 稻垣加奈 东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日产(Nissan)起诉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向其索赔9000万美元,从而加大了收回该公司据称遭受的损失的努力。这家汽车制造商声称,这些损失源于戈恩出于私人目的使用公司公务机和向其姐姐付款,还有公司在这位前董事长手中遭受的其他损害。

这家日本公司周三在横滨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日产表示,它将加强针对戈恩采取的法律行动。此前戈恩在去年12月从日本逃到黎巴嫩,这一大胆的弃保潜逃行动意味着他躲过了在东京接受刑事审判的命运。

这起民事诉讼使日产与其前任掌门人在世界各地不同司法管辖区开打的法律战又多了一条战线。日产请求法庭命令戈恩就其“多年的不当行为和欺诈活动”支付损害赔偿金。

这家汽车制造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其寻求的9000万美元损害赔偿金与戈恩“违反作为公司董事的受信义务,以及他对日产资源和资产的挪用”有关。


该公司警告称,其索赔的财务价值最终可能升至350亿日元(合3.18亿美元),并介绍了得出9000万美元这个数字的计算方法:该公司将其已向戈恩支付的一些款项加在一起,而公司现在认为这些款项是欺诈性质的,或者是其认为戈恩当初不应该要求获得的额外待遇。

这项索赔还包括与戈恩2018年11月被捕后日产展开的大规模内部调查有关的费用,这项调查涉及数百名员工,耗时数月。

戈恩与其前雇主之间的诉讼清单预计还会变长。日产表示,它可能另行发起法律行动,追究戈恩在逃离日本后不久在黎巴嫩举行的一个情绪激动的记者会上发表的言论,日产认为其属于诽谤。

戈恩在那个记者会上抨击日产内部“不厚道、报复心强”的某些人,称这些人无中生有,搞出一个刑事案件来陷害他。

日产正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就与购买一艘豪华游艇有关的指控发起索赔,称这艘游艇是通过在当地注册的一个特殊目的实体作出的未经授权付款买下的。

该公司还发起了一场其预计会旷日持久的驱逐斗争,目的是把戈恩一家赶出日产在戈恩执掌期间通过一家子公司以大约880万美元在贝鲁特市中心购置的一处物业;戈恩一家仍住在那里。

本周早些时候,日产和戈恩的律师在荷兰一个法院就另一起诉讼对峙。那是一起1500万欧元的不公正解雇诉讼,涉及戈恩在2018年被突然解除NMBV——日产和三菱汽车在荷兰成立的合资公司(Mitsubishi Motors)——负责人职务。日产在该案中是辩方。

记者一时联系不上戈恩的发言人请其置评。戈恩已否认所有财务不当行为的指控。

对于针对他的指控以及自他被捕以来出现的多项指控,这位日产前董事长作出了一贯和坚决的驳斥。

在1月份在黎巴嫩举行的记者会上,戈恩花了近两个小时详细说明了他对自己在日本刑事法院所面临指控的辩护,并重申了有关他受到日本检察官压力、要求他承认虚假指控的说法。

戈恩上月表示,他确信自己永远不会受到公正的审判,并且“害怕我会死在日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日产向戈恩索赔9000万美元

发布日期:2020-02-13 10:29
摘要:日产请求法庭命令戈恩就其“多年的不当行为和欺诈活动”支付损害赔偿金。这家汽车制造商与前掌门人在多地打起了法律战。



利奥•刘易斯 , 稻垣加奈 东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日产(Nissan)起诉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向其索赔9000万美元,从而加大了收回该公司据称遭受的损失的努力。这家汽车制造商声称,这些损失源于戈恩出于私人目的使用公司公务机和向其姐姐付款,还有公司在这位前董事长手中遭受的其他损害。

这家日本公司周三在横滨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日产表示,它将加强针对戈恩采取的法律行动。此前戈恩在去年12月从日本逃到黎巴嫩,这一大胆的弃保潜逃行动意味着他躲过了在东京接受刑事审判的命运。

这起民事诉讼使日产与其前任掌门人在世界各地不同司法管辖区开打的法律战又多了一条战线。日产请求法庭命令戈恩就其“多年的不当行为和欺诈活动”支付损害赔偿金。

这家汽车制造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其寻求的9000万美元损害赔偿金与戈恩“违反作为公司董事的受信义务,以及他对日产资源和资产的挪用”有关。


该公司警告称,其索赔的财务价值最终可能升至350亿日元(合3.18亿美元),并介绍了得出9000万美元这个数字的计算方法:该公司将其已向戈恩支付的一些款项加在一起,而公司现在认为这些款项是欺诈性质的,或者是其认为戈恩当初不应该要求获得的额外待遇。

这项索赔还包括与戈恩2018年11月被捕后日产展开的大规模内部调查有关的费用,这项调查涉及数百名员工,耗时数月。

戈恩与其前雇主之间的诉讼清单预计还会变长。日产表示,它可能另行发起法律行动,追究戈恩在逃离日本后不久在黎巴嫩举行的一个情绪激动的记者会上发表的言论,日产认为其属于诽谤。

戈恩在那个记者会上抨击日产内部“不厚道、报复心强”的某些人,称这些人无中生有,搞出一个刑事案件来陷害他。

日产正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就与购买一艘豪华游艇有关的指控发起索赔,称这艘游艇是通过在当地注册的一个特殊目的实体作出的未经授权付款买下的。

该公司还发起了一场其预计会旷日持久的驱逐斗争,目的是把戈恩一家赶出日产在戈恩执掌期间通过一家子公司以大约880万美元在贝鲁特市中心购置的一处物业;戈恩一家仍住在那里。

本周早些时候,日产和戈恩的律师在荷兰一个法院就另一起诉讼对峙。那是一起1500万欧元的不公正解雇诉讼,涉及戈恩在2018年被突然解除NMBV——日产和三菱汽车在荷兰成立的合资公司(Mitsubishi Motors)——负责人职务。日产在该案中是辩方。

记者一时联系不上戈恩的发言人请其置评。戈恩已否认所有财务不当行为的指控。

对于针对他的指控以及自他被捕以来出现的多项指控,这位日产前董事长作出了一贯和坚决的驳斥。

在1月份在黎巴嫩举行的记者会上,戈恩花了近两个小时详细说明了他对自己在日本刑事法院所面临指控的辩护,并重申了有关他受到日本检察官压力、要求他承认虚假指控的说法。

戈恩上月表示,他确信自己永远不会受到公正的审判,并且“害怕我会死在日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日产请求法庭命令戈恩就其“多年的不当行为和欺诈活动”支付损害赔偿金。这家汽车制造商与前掌门人在多地打起了法律战。



利奥•刘易斯 , 稻垣加奈 东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日产(Nissan)起诉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向其索赔9000万美元,从而加大了收回该公司据称遭受的损失的努力。这家汽车制造商声称,这些损失源于戈恩出于私人目的使用公司公务机和向其姐姐付款,还有公司在这位前董事长手中遭受的其他损害。

这家日本公司周三在横滨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日产表示,它将加强针对戈恩采取的法律行动。此前戈恩在去年12月从日本逃到黎巴嫩,这一大胆的弃保潜逃行动意味着他躲过了在东京接受刑事审判的命运。

这起民事诉讼使日产与其前任掌门人在世界各地不同司法管辖区开打的法律战又多了一条战线。日产请求法庭命令戈恩就其“多年的不当行为和欺诈活动”支付损害赔偿金。

这家汽车制造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其寻求的9000万美元损害赔偿金与戈恩“违反作为公司董事的受信义务,以及他对日产资源和资产的挪用”有关。


该公司警告称,其索赔的财务价值最终可能升至350亿日元(合3.18亿美元),并介绍了得出9000万美元这个数字的计算方法:该公司将其已向戈恩支付的一些款项加在一起,而公司现在认为这些款项是欺诈性质的,或者是其认为戈恩当初不应该要求获得的额外待遇。

这项索赔还包括与戈恩2018年11月被捕后日产展开的大规模内部调查有关的费用,这项调查涉及数百名员工,耗时数月。

戈恩与其前雇主之间的诉讼清单预计还会变长。日产表示,它可能另行发起法律行动,追究戈恩在逃离日本后不久在黎巴嫩举行的一个情绪激动的记者会上发表的言论,日产认为其属于诽谤。

戈恩在那个记者会上抨击日产内部“不厚道、报复心强”的某些人,称这些人无中生有,搞出一个刑事案件来陷害他。

日产正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就与购买一艘豪华游艇有关的指控发起索赔,称这艘游艇是通过在当地注册的一个特殊目的实体作出的未经授权付款买下的。

该公司还发起了一场其预计会旷日持久的驱逐斗争,目的是把戈恩一家赶出日产在戈恩执掌期间通过一家子公司以大约880万美元在贝鲁特市中心购置的一处物业;戈恩一家仍住在那里。

本周早些时候,日产和戈恩的律师在荷兰一个法院就另一起诉讼对峙。那是一起1500万欧元的不公正解雇诉讼,涉及戈恩在2018年被突然解除NMBV——日产和三菱汽车在荷兰成立的合资公司(Mitsubishi Motors)——负责人职务。日产在该案中是辩方。

记者一时联系不上戈恩的发言人请其置评。戈恩已否认所有财务不当行为的指控。

对于针对他的指控以及自他被捕以来出现的多项指控,这位日产前董事长作出了一贯和坚决的驳斥。

在1月份在黎巴嫩举行的记者会上,戈恩花了近两个小时详细说明了他对自己在日本刑事法院所面临指控的辩护,并重申了有关他受到日本检察官压力、要求他承认虚假指控的说法。

戈恩上月表示,他确信自己永远不会受到公正的审判,并且“害怕我会死在日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日产向戈恩索赔9000万美元

发布日期:2020-02-13 10:29
摘要:日产请求法庭命令戈恩就其“多年的不当行为和欺诈活动”支付损害赔偿金。这家汽车制造商与前掌门人在多地打起了法律战。



利奥•刘易斯 , 稻垣加奈 东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日产(Nissan)起诉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向其索赔9000万美元,从而加大了收回该公司据称遭受的损失的努力。这家汽车制造商声称,这些损失源于戈恩出于私人目的使用公司公务机和向其姐姐付款,还有公司在这位前董事长手中遭受的其他损害。

这家日本公司周三在横滨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日产表示,它将加强针对戈恩采取的法律行动。此前戈恩在去年12月从日本逃到黎巴嫩,这一大胆的弃保潜逃行动意味着他躲过了在东京接受刑事审判的命运。

这起民事诉讼使日产与其前任掌门人在世界各地不同司法管辖区开打的法律战又多了一条战线。日产请求法庭命令戈恩就其“多年的不当行为和欺诈活动”支付损害赔偿金。

这家汽车制造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其寻求的9000万美元损害赔偿金与戈恩“违反作为公司董事的受信义务,以及他对日产资源和资产的挪用”有关。


该公司警告称,其索赔的财务价值最终可能升至350亿日元(合3.18亿美元),并介绍了得出9000万美元这个数字的计算方法:该公司将其已向戈恩支付的一些款项加在一起,而公司现在认为这些款项是欺诈性质的,或者是其认为戈恩当初不应该要求获得的额外待遇。

这项索赔还包括与戈恩2018年11月被捕后日产展开的大规模内部调查有关的费用,这项调查涉及数百名员工,耗时数月。

戈恩与其前雇主之间的诉讼清单预计还会变长。日产表示,它可能另行发起法律行动,追究戈恩在逃离日本后不久在黎巴嫩举行的一个情绪激动的记者会上发表的言论,日产认为其属于诽谤。

戈恩在那个记者会上抨击日产内部“不厚道、报复心强”的某些人,称这些人无中生有,搞出一个刑事案件来陷害他。

日产正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就与购买一艘豪华游艇有关的指控发起索赔,称这艘游艇是通过在当地注册的一个特殊目的实体作出的未经授权付款买下的。

该公司还发起了一场其预计会旷日持久的驱逐斗争,目的是把戈恩一家赶出日产在戈恩执掌期间通过一家子公司以大约880万美元在贝鲁特市中心购置的一处物业;戈恩一家仍住在那里。

本周早些时候,日产和戈恩的律师在荷兰一个法院就另一起诉讼对峙。那是一起1500万欧元的不公正解雇诉讼,涉及戈恩在2018年被突然解除NMBV——日产和三菱汽车在荷兰成立的合资公司(Mitsubishi Motors)——负责人职务。日产在该案中是辩方。

记者一时联系不上戈恩的发言人请其置评。戈恩已否认所有财务不当行为的指控。

对于针对他的指控以及自他被捕以来出现的多项指控,这位日产前董事长作出了一贯和坚决的驳斥。

在1月份在黎巴嫩举行的记者会上,戈恩花了近两个小时详细说明了他对自己在日本刑事法院所面临指控的辩护,并重申了有关他受到日本检察官压力、要求他承认虚假指控的说法。

戈恩上月表示,他确信自己永远不会受到公正的审判,并且“害怕我会死在日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日产请求法庭命令戈恩就其“多年的不当行为和欺诈活动”支付损害赔偿金。这家汽车制造商与前掌门人在多地打起了法律战。



利奥•刘易斯 , 稻垣加奈 东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日产(Nissan)起诉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向其索赔9000万美元,从而加大了收回该公司据称遭受的损失的努力。这家汽车制造商声称,这些损失源于戈恩出于私人目的使用公司公务机和向其姐姐付款,还有公司在这位前董事长手中遭受的其他损害。

这家日本公司周三在横滨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日产表示,它将加强针对戈恩采取的法律行动。此前戈恩在去年12月从日本逃到黎巴嫩,这一大胆的弃保潜逃行动意味着他躲过了在东京接受刑事审判的命运。

这起民事诉讼使日产与其前任掌门人在世界各地不同司法管辖区开打的法律战又多了一条战线。日产请求法庭命令戈恩就其“多年的不当行为和欺诈活动”支付损害赔偿金。

这家汽车制造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其寻求的9000万美元损害赔偿金与戈恩“违反作为公司董事的受信义务,以及他对日产资源和资产的挪用”有关。


该公司警告称,其索赔的财务价值最终可能升至350亿日元(合3.18亿美元),并介绍了得出9000万美元这个数字的计算方法:该公司将其已向戈恩支付的一些款项加在一起,而公司现在认为这些款项是欺诈性质的,或者是其认为戈恩当初不应该要求获得的额外待遇。

这项索赔还包括与戈恩2018年11月被捕后日产展开的大规模内部调查有关的费用,这项调查涉及数百名员工,耗时数月。

戈恩与其前雇主之间的诉讼清单预计还会变长。日产表示,它可能另行发起法律行动,追究戈恩在逃离日本后不久在黎巴嫩举行的一个情绪激动的记者会上发表的言论,日产认为其属于诽谤。

戈恩在那个记者会上抨击日产内部“不厚道、报复心强”的某些人,称这些人无中生有,搞出一个刑事案件来陷害他。

日产正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就与购买一艘豪华游艇有关的指控发起索赔,称这艘游艇是通过在当地注册的一个特殊目的实体作出的未经授权付款买下的。

该公司还发起了一场其预计会旷日持久的驱逐斗争,目的是把戈恩一家赶出日产在戈恩执掌期间通过一家子公司以大约880万美元在贝鲁特市中心购置的一处物业;戈恩一家仍住在那里。

本周早些时候,日产和戈恩的律师在荷兰一个法院就另一起诉讼对峙。那是一起1500万欧元的不公正解雇诉讼,涉及戈恩在2018年被突然解除NMBV——日产和三菱汽车在荷兰成立的合资公司(Mitsubishi Motors)——负责人职务。日产在该案中是辩方。

记者一时联系不上戈恩的发言人请其置评。戈恩已否认所有财务不当行为的指控。

对于针对他的指控以及自他被捕以来出现的多项指控,这位日产前董事长作出了一贯和坚决的驳斥。

在1月份在黎巴嫩举行的记者会上,戈恩花了近两个小时详细说明了他对自己在日本刑事法院所面临指控的辩护,并重申了有关他受到日本检察官压力、要求他承认虚假指控的说法。

戈恩上月表示,他确信自己永远不会受到公正的审判,并且“害怕我会死在日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