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特朗普有许多优势,他的连任是有可能的。那将既危及美国的自由民主,又危及全球公域管理。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OR--商业新媒体 】纵身一跃,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自由了。赤裸裸的党派之争在意料之中,参议院共和党人(除了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放弃了宪法赋予他们作为法官审判特朗普涉嫌滥用权力的职责。他们将这个决定交给选民推迟到11月总统大选时再做。特朗普将拥有许多优势:热情的支持者;一个团结的政党;总统选举团;还有一个健康的经济。他的连任似乎是有可能的。

特朗普可能赢得连任最明显的原因是经济。即使以他的标准来说,上周的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演说也是充满夸张的夸大其词。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指出的那样,以其他国家的标准衡量,美国的表现在一些重要方面依然很差,尤其是在预期寿命、就业率和不平等方面。此外,产出、就业、失业和实际工资在很大程度上只不过是在延续危机后的趋势。考虑到财政刺激的规模——它带来了巨大且持久的结构性财政赤字,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尽管如此,许多美国人将感觉经济正在改善。这肯定会在未来的选举中发挥巨大作用。

如果特朗普连任,那么这次胜利很可能比他的第一次胜利更加重要。美国人民两次选择一名典型的煽动者不能被当作一场意外。这将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特朗普获胜最明显的影响将在于美国的自由民主。总统认为,他在任时所做的一切都凌驾于对法律或者国会的责任之上。他认为自己只对选民负责(或者说,只对他的选民负责)。他还认为,他的政府的任命成员、公务员以及他所在政党的民选官员都应该忠于他本人,而不是任何更高的事业。

美国开国元勋们害怕的就是这样的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在《联邦党人文集》(Federalist Papers)的第一篇中写道:“在颠覆共和自由的那帮人当中,大多数人是靠讨好人民发家的,他们以煽动人心发家,以专制统治收场。”在这一点上,他追随了柏拉图(Plato),柏拉图曾写道,作为人民的守护者获得权力的人可能变成“一只狼——一个暴君”。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96年在其告别演说中表示,“(党派之争)导致的混乱和痛苦,会逐渐使人们倾向于寻求个人绝对权力下的安全和平静。”党派之争在当今的美国显然是非常普遍的。

我们不知道特朗普想走多远,也不知道这个共和国的制度会让他走多远。然而,除了失去选民的忠诚,特朗普还能做什么来说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背叛他呢?重要的不是制度,而是为制度服务的人。

即使这个伟大的共和国基本上安然无恙地渡过了这次审判(这是乐观的看法),这个人——一个煽动者、民族主义者、无法自制的说谎者和暴君崇拜者——再次当选也将对全世界产生重要影响。

专制者将特朗普视为志趣相投的人。自由民主党人会感到更加被抛弃。西方是一个有道德基础的联盟的观念将会消失。它充其量只是一个寻求保持其全球地位的富裕国家集团。作为一名民族主义者,他将继续不喜欢和鄙视欧盟,因为欧盟既是对抗美国的理想力量,也是与美国抗衡的经济力量。

美国国防部代理助理部长大卫•海尔维(David Helvey)最近写道,中国和俄罗斯对“基于规则的秩序”怀有敌意。这个理想的确很重要。遗憾的是,“基于规则的秩序”最强大的敌人现在是他自己的国家,因为它一直依赖美国的远见和能量。凭借其重商主义和双边主义,特朗普将知识和道德导弹瞄准了全球贸易体系。他甚至把自己的国家视为美国所塑造秩序的最大受害者。因此,问题不在于特朗普什么都不相信,而在于他所相信的往往是错误的。

更广泛地说,他的短期交易主义和动用所有美国权力工具的意愿,不仅给各国政府,也给各个企业造成了一个不稳定和不可预测的世界。这种不确定性也可能在特朗普第二任期变得更糟。任何形式的国际法治能否继续存在是一个未知数。

我们需要应对巨大的实际挑战。一是美国与中国复杂而令人担忧的关系。然而,在这一点上,特朗普远非最鹰派的美国人。他有实用主义的倾向。他喜欢做交易,不管交易有多不成熟。

也许最重要的问题(如果撇开避免核战争不谈)是全球公域的管理——首先是大气层和海洋。关键问题是气候和生物多样性。没有多少时间来应对两者受到的威胁了。敌视这些事业和全球合作理念的新一届特朗普政府,将使必要的行动变得不可能。很多时候,本届政府似乎甚至不承认公共产品是一类值得关注的挑战。

我们正经历着历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世界需要异常智慧和有合作精神的全球领导。我们目前还没有。期待它可能是愚蠢的。但特朗普的连任很可能标志着决定性的失败。注意:2020年很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特朗普连任将危及世界

发布日期:2020-02-13 07:29
摘要:特朗普有许多优势,他的连任是有可能的。那将既危及美国的自由民主,又危及全球公域管理。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OR--商业新媒体 】纵身一跃,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自由了。赤裸裸的党派之争在意料之中,参议院共和党人(除了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放弃了宪法赋予他们作为法官审判特朗普涉嫌滥用权力的职责。他们将这个决定交给选民推迟到11月总统大选时再做。特朗普将拥有许多优势:热情的支持者;一个团结的政党;总统选举团;还有一个健康的经济。他的连任似乎是有可能的。

特朗普可能赢得连任最明显的原因是经济。即使以他的标准来说,上周的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演说也是充满夸张的夸大其词。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指出的那样,以其他国家的标准衡量,美国的表现在一些重要方面依然很差,尤其是在预期寿命、就业率和不平等方面。此外,产出、就业、失业和实际工资在很大程度上只不过是在延续危机后的趋势。考虑到财政刺激的规模——它带来了巨大且持久的结构性财政赤字,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尽管如此,许多美国人将感觉经济正在改善。这肯定会在未来的选举中发挥巨大作用。

如果特朗普连任,那么这次胜利很可能比他的第一次胜利更加重要。美国人民两次选择一名典型的煽动者不能被当作一场意外。这将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特朗普获胜最明显的影响将在于美国的自由民主。总统认为,他在任时所做的一切都凌驾于对法律或者国会的责任之上。他认为自己只对选民负责(或者说,只对他的选民负责)。他还认为,他的政府的任命成员、公务员以及他所在政党的民选官员都应该忠于他本人,而不是任何更高的事业。

美国开国元勋们害怕的就是这样的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在《联邦党人文集》(Federalist Papers)的第一篇中写道:“在颠覆共和自由的那帮人当中,大多数人是靠讨好人民发家的,他们以煽动人心发家,以专制统治收场。”在这一点上,他追随了柏拉图(Plato),柏拉图曾写道,作为人民的守护者获得权力的人可能变成“一只狼——一个暴君”。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96年在其告别演说中表示,“(党派之争)导致的混乱和痛苦,会逐渐使人们倾向于寻求个人绝对权力下的安全和平静。”党派之争在当今的美国显然是非常普遍的。

我们不知道特朗普想走多远,也不知道这个共和国的制度会让他走多远。然而,除了失去选民的忠诚,特朗普还能做什么来说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背叛他呢?重要的不是制度,而是为制度服务的人。

即使这个伟大的共和国基本上安然无恙地渡过了这次审判(这是乐观的看法),这个人——一个煽动者、民族主义者、无法自制的说谎者和暴君崇拜者——再次当选也将对全世界产生重要影响。

专制者将特朗普视为志趣相投的人。自由民主党人会感到更加被抛弃。西方是一个有道德基础的联盟的观念将会消失。它充其量只是一个寻求保持其全球地位的富裕国家集团。作为一名民族主义者,他将继续不喜欢和鄙视欧盟,因为欧盟既是对抗美国的理想力量,也是与美国抗衡的经济力量。

美国国防部代理助理部长大卫•海尔维(David Helvey)最近写道,中国和俄罗斯对“基于规则的秩序”怀有敌意。这个理想的确很重要。遗憾的是,“基于规则的秩序”最强大的敌人现在是他自己的国家,因为它一直依赖美国的远见和能量。凭借其重商主义和双边主义,特朗普将知识和道德导弹瞄准了全球贸易体系。他甚至把自己的国家视为美国所塑造秩序的最大受害者。因此,问题不在于特朗普什么都不相信,而在于他所相信的往往是错误的。

更广泛地说,他的短期交易主义和动用所有美国权力工具的意愿,不仅给各国政府,也给各个企业造成了一个不稳定和不可预测的世界。这种不确定性也可能在特朗普第二任期变得更糟。任何形式的国际法治能否继续存在是一个未知数。

我们需要应对巨大的实际挑战。一是美国与中国复杂而令人担忧的关系。然而,在这一点上,特朗普远非最鹰派的美国人。他有实用主义的倾向。他喜欢做交易,不管交易有多不成熟。

也许最重要的问题(如果撇开避免核战争不谈)是全球公域的管理——首先是大气层和海洋。关键问题是气候和生物多样性。没有多少时间来应对两者受到的威胁了。敌视这些事业和全球合作理念的新一届特朗普政府,将使必要的行动变得不可能。很多时候,本届政府似乎甚至不承认公共产品是一类值得关注的挑战。

我们正经历着历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世界需要异常智慧和有合作精神的全球领导。我们目前还没有。期待它可能是愚蠢的。但特朗普的连任很可能标志着决定性的失败。注意:2020年很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特朗普有许多优势,他的连任是有可能的。那将既危及美国的自由民主,又危及全球公域管理。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OR--商业新媒体 】纵身一跃,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自由了。赤裸裸的党派之争在意料之中,参议院共和党人(除了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放弃了宪法赋予他们作为法官审判特朗普涉嫌滥用权力的职责。他们将这个决定交给选民推迟到11月总统大选时再做。特朗普将拥有许多优势:热情的支持者;一个团结的政党;总统选举团;还有一个健康的经济。他的连任似乎是有可能的。

特朗普可能赢得连任最明显的原因是经济。即使以他的标准来说,上周的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演说也是充满夸张的夸大其词。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指出的那样,以其他国家的标准衡量,美国的表现在一些重要方面依然很差,尤其是在预期寿命、就业率和不平等方面。此外,产出、就业、失业和实际工资在很大程度上只不过是在延续危机后的趋势。考虑到财政刺激的规模——它带来了巨大且持久的结构性财政赤字,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尽管如此,许多美国人将感觉经济正在改善。这肯定会在未来的选举中发挥巨大作用。

如果特朗普连任,那么这次胜利很可能比他的第一次胜利更加重要。美国人民两次选择一名典型的煽动者不能被当作一场意外。这将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特朗普获胜最明显的影响将在于美国的自由民主。总统认为,他在任时所做的一切都凌驾于对法律或者国会的责任之上。他认为自己只对选民负责(或者说,只对他的选民负责)。他还认为,他的政府的任命成员、公务员以及他所在政党的民选官员都应该忠于他本人,而不是任何更高的事业。

美国开国元勋们害怕的就是这样的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在《联邦党人文集》(Federalist Papers)的第一篇中写道:“在颠覆共和自由的那帮人当中,大多数人是靠讨好人民发家的,他们以煽动人心发家,以专制统治收场。”在这一点上,他追随了柏拉图(Plato),柏拉图曾写道,作为人民的守护者获得权力的人可能变成“一只狼——一个暴君”。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96年在其告别演说中表示,“(党派之争)导致的混乱和痛苦,会逐渐使人们倾向于寻求个人绝对权力下的安全和平静。”党派之争在当今的美国显然是非常普遍的。

我们不知道特朗普想走多远,也不知道这个共和国的制度会让他走多远。然而,除了失去选民的忠诚,特朗普还能做什么来说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背叛他呢?重要的不是制度,而是为制度服务的人。

即使这个伟大的共和国基本上安然无恙地渡过了这次审判(这是乐观的看法),这个人——一个煽动者、民族主义者、无法自制的说谎者和暴君崇拜者——再次当选也将对全世界产生重要影响。

专制者将特朗普视为志趣相投的人。自由民主党人会感到更加被抛弃。西方是一个有道德基础的联盟的观念将会消失。它充其量只是一个寻求保持其全球地位的富裕国家集团。作为一名民族主义者,他将继续不喜欢和鄙视欧盟,因为欧盟既是对抗美国的理想力量,也是与美国抗衡的经济力量。

美国国防部代理助理部长大卫•海尔维(David Helvey)最近写道,中国和俄罗斯对“基于规则的秩序”怀有敌意。这个理想的确很重要。遗憾的是,“基于规则的秩序”最强大的敌人现在是他自己的国家,因为它一直依赖美国的远见和能量。凭借其重商主义和双边主义,特朗普将知识和道德导弹瞄准了全球贸易体系。他甚至把自己的国家视为美国所塑造秩序的最大受害者。因此,问题不在于特朗普什么都不相信,而在于他所相信的往往是错误的。

更广泛地说,他的短期交易主义和动用所有美国权力工具的意愿,不仅给各国政府,也给各个企业造成了一个不稳定和不可预测的世界。这种不确定性也可能在特朗普第二任期变得更糟。任何形式的国际法治能否继续存在是一个未知数。

我们需要应对巨大的实际挑战。一是美国与中国复杂而令人担忧的关系。然而,在这一点上,特朗普远非最鹰派的美国人。他有实用主义的倾向。他喜欢做交易,不管交易有多不成熟。

也许最重要的问题(如果撇开避免核战争不谈)是全球公域的管理——首先是大气层和海洋。关键问题是气候和生物多样性。没有多少时间来应对两者受到的威胁了。敌视这些事业和全球合作理念的新一届特朗普政府,将使必要的行动变得不可能。很多时候,本届政府似乎甚至不承认公共产品是一类值得关注的挑战。

我们正经历着历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世界需要异常智慧和有合作精神的全球领导。我们目前还没有。期待它可能是愚蠢的。但特朗普的连任很可能标志着决定性的失败。注意:2020年很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朗普连任将危及世界

发布日期:2020-02-13 07:29
摘要:特朗普有许多优势,他的连任是有可能的。那将既危及美国的自由民主,又危及全球公域管理。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OR--商业新媒体 】纵身一跃,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自由了。赤裸裸的党派之争在意料之中,参议院共和党人(除了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放弃了宪法赋予他们作为法官审判特朗普涉嫌滥用权力的职责。他们将这个决定交给选民推迟到11月总统大选时再做。特朗普将拥有许多优势:热情的支持者;一个团结的政党;总统选举团;还有一个健康的经济。他的连任似乎是有可能的。

特朗普可能赢得连任最明显的原因是经济。即使以他的标准来说,上周的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演说也是充满夸张的夸大其词。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指出的那样,以其他国家的标准衡量,美国的表现在一些重要方面依然很差,尤其是在预期寿命、就业率和不平等方面。此外,产出、就业、失业和实际工资在很大程度上只不过是在延续危机后的趋势。考虑到财政刺激的规模——它带来了巨大且持久的结构性财政赤字,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尽管如此,许多美国人将感觉经济正在改善。这肯定会在未来的选举中发挥巨大作用。

如果特朗普连任,那么这次胜利很可能比他的第一次胜利更加重要。美国人民两次选择一名典型的煽动者不能被当作一场意外。这将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特朗普获胜最明显的影响将在于美国的自由民主。总统认为,他在任时所做的一切都凌驾于对法律或者国会的责任之上。他认为自己只对选民负责(或者说,只对他的选民负责)。他还认为,他的政府的任命成员、公务员以及他所在政党的民选官员都应该忠于他本人,而不是任何更高的事业。

美国开国元勋们害怕的就是这样的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在《联邦党人文集》(Federalist Papers)的第一篇中写道:“在颠覆共和自由的那帮人当中,大多数人是靠讨好人民发家的,他们以煽动人心发家,以专制统治收场。”在这一点上,他追随了柏拉图(Plato),柏拉图曾写道,作为人民的守护者获得权力的人可能变成“一只狼——一个暴君”。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96年在其告别演说中表示,“(党派之争)导致的混乱和痛苦,会逐渐使人们倾向于寻求个人绝对权力下的安全和平静。”党派之争在当今的美国显然是非常普遍的。

我们不知道特朗普想走多远,也不知道这个共和国的制度会让他走多远。然而,除了失去选民的忠诚,特朗普还能做什么来说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背叛他呢?重要的不是制度,而是为制度服务的人。

即使这个伟大的共和国基本上安然无恙地渡过了这次审判(这是乐观的看法),这个人——一个煽动者、民族主义者、无法自制的说谎者和暴君崇拜者——再次当选也将对全世界产生重要影响。

专制者将特朗普视为志趣相投的人。自由民主党人会感到更加被抛弃。西方是一个有道德基础的联盟的观念将会消失。它充其量只是一个寻求保持其全球地位的富裕国家集团。作为一名民族主义者,他将继续不喜欢和鄙视欧盟,因为欧盟既是对抗美国的理想力量,也是与美国抗衡的经济力量。

美国国防部代理助理部长大卫•海尔维(David Helvey)最近写道,中国和俄罗斯对“基于规则的秩序”怀有敌意。这个理想的确很重要。遗憾的是,“基于规则的秩序”最强大的敌人现在是他自己的国家,因为它一直依赖美国的远见和能量。凭借其重商主义和双边主义,特朗普将知识和道德导弹瞄准了全球贸易体系。他甚至把自己的国家视为美国所塑造秩序的最大受害者。因此,问题不在于特朗普什么都不相信,而在于他所相信的往往是错误的。

更广泛地说,他的短期交易主义和动用所有美国权力工具的意愿,不仅给各国政府,也给各个企业造成了一个不稳定和不可预测的世界。这种不确定性也可能在特朗普第二任期变得更糟。任何形式的国际法治能否继续存在是一个未知数。

我们需要应对巨大的实际挑战。一是美国与中国复杂而令人担忧的关系。然而,在这一点上,特朗普远非最鹰派的美国人。他有实用主义的倾向。他喜欢做交易,不管交易有多不成熟。

也许最重要的问题(如果撇开避免核战争不谈)是全球公域的管理——首先是大气层和海洋。关键问题是气候和生物多样性。没有多少时间来应对两者受到的威胁了。敌视这些事业和全球合作理念的新一届特朗普政府,将使必要的行动变得不可能。很多时候,本届政府似乎甚至不承认公共产品是一类值得关注的挑战。

我们正经历着历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世界需要异常智慧和有合作精神的全球领导。我们目前还没有。期待它可能是愚蠢的。但特朗普的连任很可能标志着决定性的失败。注意:2020年很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特朗普有许多优势,他的连任是有可能的。那将既危及美国的自由民主,又危及全球公域管理。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OR--商业新媒体 】纵身一跃,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自由了。赤裸裸的党派之争在意料之中,参议院共和党人(除了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放弃了宪法赋予他们作为法官审判特朗普涉嫌滥用权力的职责。他们将这个决定交给选民推迟到11月总统大选时再做。特朗普将拥有许多优势:热情的支持者;一个团结的政党;总统选举团;还有一个健康的经济。他的连任似乎是有可能的。

特朗普可能赢得连任最明显的原因是经济。即使以他的标准来说,上周的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演说也是充满夸张的夸大其词。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指出的那样,以其他国家的标准衡量,美国的表现在一些重要方面依然很差,尤其是在预期寿命、就业率和不平等方面。此外,产出、就业、失业和实际工资在很大程度上只不过是在延续危机后的趋势。考虑到财政刺激的规模——它带来了巨大且持久的结构性财政赤字,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尽管如此,许多美国人将感觉经济正在改善。这肯定会在未来的选举中发挥巨大作用。

如果特朗普连任,那么这次胜利很可能比他的第一次胜利更加重要。美国人民两次选择一名典型的煽动者不能被当作一场意外。这将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特朗普获胜最明显的影响将在于美国的自由民主。总统认为,他在任时所做的一切都凌驾于对法律或者国会的责任之上。他认为自己只对选民负责(或者说,只对他的选民负责)。他还认为,他的政府的任命成员、公务员以及他所在政党的民选官员都应该忠于他本人,而不是任何更高的事业。

美国开国元勋们害怕的就是这样的人。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在《联邦党人文集》(Federalist Papers)的第一篇中写道:“在颠覆共和自由的那帮人当中,大多数人是靠讨好人民发家的,他们以煽动人心发家,以专制统治收场。”在这一点上,他追随了柏拉图(Plato),柏拉图曾写道,作为人民的守护者获得权力的人可能变成“一只狼——一个暴君”。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96年在其告别演说中表示,“(党派之争)导致的混乱和痛苦,会逐渐使人们倾向于寻求个人绝对权力下的安全和平静。”党派之争在当今的美国显然是非常普遍的。

我们不知道特朗普想走多远,也不知道这个共和国的制度会让他走多远。然而,除了失去选民的忠诚,特朗普还能做什么来说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背叛他呢?重要的不是制度,而是为制度服务的人。

即使这个伟大的共和国基本上安然无恙地渡过了这次审判(这是乐观的看法),这个人——一个煽动者、民族主义者、无法自制的说谎者和暴君崇拜者——再次当选也将对全世界产生重要影响。

专制者将特朗普视为志趣相投的人。自由民主党人会感到更加被抛弃。西方是一个有道德基础的联盟的观念将会消失。它充其量只是一个寻求保持其全球地位的富裕国家集团。作为一名民族主义者,他将继续不喜欢和鄙视欧盟,因为欧盟既是对抗美国的理想力量,也是与美国抗衡的经济力量。

美国国防部代理助理部长大卫•海尔维(David Helvey)最近写道,中国和俄罗斯对“基于规则的秩序”怀有敌意。这个理想的确很重要。遗憾的是,“基于规则的秩序”最强大的敌人现在是他自己的国家,因为它一直依赖美国的远见和能量。凭借其重商主义和双边主义,特朗普将知识和道德导弹瞄准了全球贸易体系。他甚至把自己的国家视为美国所塑造秩序的最大受害者。因此,问题不在于特朗普什么都不相信,而在于他所相信的往往是错误的。

更广泛地说,他的短期交易主义和动用所有美国权力工具的意愿,不仅给各国政府,也给各个企业造成了一个不稳定和不可预测的世界。这种不确定性也可能在特朗普第二任期变得更糟。任何形式的国际法治能否继续存在是一个未知数。

我们需要应对巨大的实际挑战。一是美国与中国复杂而令人担忧的关系。然而,在这一点上,特朗普远非最鹰派的美国人。他有实用主义的倾向。他喜欢做交易,不管交易有多不成熟。

也许最重要的问题(如果撇开避免核战争不谈)是全球公域的管理——首先是大气层和海洋。关键问题是气候和生物多样性。没有多少时间来应对两者受到的威胁了。敌视这些事业和全球合作理念的新一届特朗普政府,将使必要的行动变得不可能。很多时候,本届政府似乎甚至不承认公共产品是一类值得关注的挑战。

我们正经历着历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世界需要异常智慧和有合作精神的全球领导。我们目前还没有。期待它可能是愚蠢的。但特朗普的连任很可能标志着决定性的失败。注意:2020年很关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