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中国经济大面积停摆,再加上澳大利亚自身山火未熄,澳洲长达28年的持续经济增长面临威胁。



杰米•史密斯 悉尼 , 普里姆罗斯•奥瑞沃丹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澳大利亚经济增长连续三十年未曾中断,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成功地利用了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崛起。

但随着致命的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中国经济大面积停摆,再加上澳大利亚自身的危机——灾难性的山火紧急事件,经济学家警告说澳洲长达28年的持续经济增长面临威胁。

BIS Oxford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莎拉•亨特(Sarah Hunter)说:“由于受到森林大火和新冠病毒的共同拖累,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GDP)极可能出现收缩。我们是否会由这种状况发展为衰退,关键取决于这场疫情如何发展。”

去年第四季度山火肆虐之前,澳大利亚经济已显示出疲软迹象。由于消费者支出疲软以及中国在新冠病毒暴发前经济就在放缓,截至9月份的一年,澳大利亚GDP增长率为1.7%,此前的一年为2.8%。

高盛(Goldman Sachs)预测,大火烧毁了数百万英亩土地,可能导致澳大利亚在截至今年3月的半年GDP增长率下降0.3个百分点。鉴于2018年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双向贸易价值2150亿澳元,由新冠病毒引发的危机将增加澳大利亚经济的下行风险。

自去年底武汉市爆发新冠病毒以来,这种类似流感的疾病已造成900多名中国人死亡(截止英文报道发稿时)。目前新冠病毒已传播到20多个国家,在国际上引起惊慌,并可能对全球供应链造成严重破坏。

金融市场的表现突显了经济受到的压力,澳大利亚标普/澳证200指数(S&P/ASX 200)今年以来下跌了5%,澳元兑美元汇率仍处在上周收尾前触及的1澳元兑0.67美元的近十年低点附近。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即澳大利亚央行)上周保持利率不变,并警告人们不要“灾难化”该病毒的影响。但许多投资者认为澳洲央行将不得不尽快下调利率,目前利率处于0.75%的历史低位。

经济学家们还对澳大利亚央行2.75%的年增长率预期提出警告,称这一预期过于乐观,理由是去年12月公布的增长率数字为1.7%,那时新冠病毒还没流行。

之后,堪培拉宣布禁止一切近期访问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对教育行业造成了打击,该行业每年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370亿澳元。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有约20万名中国留学生应于本月开学,其中有一半仍滞留家中。该协会估计如果他们不能参加新学期,将造成高达80亿澳元的损失。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中国学生。

业界还担心这将对澳大利亚教育行业的声誉造成长期损害。悉尼大学学生代表委员会主席利亚姆•多诺霍(Liam Donohoe)表示:“国际学生人数可能会下降,而且在这场危机之后不会恢复。”

由于中国春节庆祝活动减少,其他依赖中国的行业也在应对需求下滑的局面,

澳大利亚海产品出口商Indian Ocean Rock Lobster通常每天向中国发运5至10吨龙虾。但其所有人迈克尔•汤普森(Michael Thompson)表示,由于担心安全问题,中国家庭取消了通常十分丰盛的春节聚餐并关闭了食品市场,上个月末,“车轮开始脱落”。他说:“与中国有关的一切都出现了多米诺效应。旅游、龙虾……优质羔羊肉。”

对旅游业而言,针对中国的旅游禁令加剧了山火造成的下滑。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旅游市场,在截至2019年6月的一年里,中国赴澳短期游客达150万人次,占总数的15%。

据旅游机构估计,山火造成的行程取消可能带来高达45亿澳元的损失。去年12月,在山火紧急事件处于最严重的时候,零售销售额下降了0.5%。预计接下来的几周里山火还将导致支出减少。

另一个担忧是,新冠病毒导致的中国经济放缓是否会抑制中国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并造成对澳大利亚经济至关重要的铁矿石和煤炭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下降。堪培拉方面曾预测,2019年至2020财年,自然资源出口收入将达到创纪录的2810亿澳元,但这一预测正面临威胁。

中国的天然气进口企业此前透露,本月可能取消多达七成的海运进口,如果他们将这一威胁付诸实施,这也将让该市场陷入动荡。

澳大利亚政府的金库也感受到了经济低迷的影响。澳大利亚财政部本月警告称,不确定性可能破坏政府在2020年实现10年来首次恢复预算盈余的承诺。

虽然现在难以量化新冠病毒的持续影响,但经济学家相信,其影响将超过17年前的“非典”(Sars),当时的“非典”仅造成澳大利亚GDP下降0.1至0.2个百分点。

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经济学家和研究员索尔•埃斯雷克(Saul Eslake)表示:“比起2003年……如今的中国要重要得多。”

安保资本(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由于山火和病毒的双重打击,前3个月的GDP增长很有可能为负,他预计该病毒可能导致本季度GDP下降0.5个百分点。

但埃斯雷克表示,澳大利亚陷入技术性衰退的可能性“较小”,即出现连续两个季度的负增长。

他说:“我认为,28年来没有出现连续的季度负增长的趋势很可能保持不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山火加新冠,澳大利亚面临双重危机

发布日期:2020-02-12 07:20
摘要:随着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中国经济大面积停摆,再加上澳大利亚自身山火未熄,澳洲长达28年的持续经济增长面临威胁。



杰米•史密斯 悉尼 , 普里姆罗斯•奥瑞沃丹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澳大利亚经济增长连续三十年未曾中断,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成功地利用了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崛起。

但随着致命的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中国经济大面积停摆,再加上澳大利亚自身的危机——灾难性的山火紧急事件,经济学家警告说澳洲长达28年的持续经济增长面临威胁。

BIS Oxford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莎拉•亨特(Sarah Hunter)说:“由于受到森林大火和新冠病毒的共同拖累,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GDP)极可能出现收缩。我们是否会由这种状况发展为衰退,关键取决于这场疫情如何发展。”

去年第四季度山火肆虐之前,澳大利亚经济已显示出疲软迹象。由于消费者支出疲软以及中国在新冠病毒暴发前经济就在放缓,截至9月份的一年,澳大利亚GDP增长率为1.7%,此前的一年为2.8%。

高盛(Goldman Sachs)预测,大火烧毁了数百万英亩土地,可能导致澳大利亚在截至今年3月的半年GDP增长率下降0.3个百分点。鉴于2018年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双向贸易价值2150亿澳元,由新冠病毒引发的危机将增加澳大利亚经济的下行风险。

自去年底武汉市爆发新冠病毒以来,这种类似流感的疾病已造成900多名中国人死亡(截止英文报道发稿时)。目前新冠病毒已传播到20多个国家,在国际上引起惊慌,并可能对全球供应链造成严重破坏。

金融市场的表现突显了经济受到的压力,澳大利亚标普/澳证200指数(S&P/ASX 200)今年以来下跌了5%,澳元兑美元汇率仍处在上周收尾前触及的1澳元兑0.67美元的近十年低点附近。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即澳大利亚央行)上周保持利率不变,并警告人们不要“灾难化”该病毒的影响。但许多投资者认为澳洲央行将不得不尽快下调利率,目前利率处于0.75%的历史低位。

经济学家们还对澳大利亚央行2.75%的年增长率预期提出警告,称这一预期过于乐观,理由是去年12月公布的增长率数字为1.7%,那时新冠病毒还没流行。

之后,堪培拉宣布禁止一切近期访问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对教育行业造成了打击,该行业每年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370亿澳元。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有约20万名中国留学生应于本月开学,其中有一半仍滞留家中。该协会估计如果他们不能参加新学期,将造成高达80亿澳元的损失。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中国学生。

业界还担心这将对澳大利亚教育行业的声誉造成长期损害。悉尼大学学生代表委员会主席利亚姆•多诺霍(Liam Donohoe)表示:“国际学生人数可能会下降,而且在这场危机之后不会恢复。”

由于中国春节庆祝活动减少,其他依赖中国的行业也在应对需求下滑的局面,

澳大利亚海产品出口商Indian Ocean Rock Lobster通常每天向中国发运5至10吨龙虾。但其所有人迈克尔•汤普森(Michael Thompson)表示,由于担心安全问题,中国家庭取消了通常十分丰盛的春节聚餐并关闭了食品市场,上个月末,“车轮开始脱落”。他说:“与中国有关的一切都出现了多米诺效应。旅游、龙虾……优质羔羊肉。”

对旅游业而言,针对中国的旅游禁令加剧了山火造成的下滑。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旅游市场,在截至2019年6月的一年里,中国赴澳短期游客达150万人次,占总数的15%。

据旅游机构估计,山火造成的行程取消可能带来高达45亿澳元的损失。去年12月,在山火紧急事件处于最严重的时候,零售销售额下降了0.5%。预计接下来的几周里山火还将导致支出减少。

另一个担忧是,新冠病毒导致的中国经济放缓是否会抑制中国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并造成对澳大利亚经济至关重要的铁矿石和煤炭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下降。堪培拉方面曾预测,2019年至2020财年,自然资源出口收入将达到创纪录的2810亿澳元,但这一预测正面临威胁。

中国的天然气进口企业此前透露,本月可能取消多达七成的海运进口,如果他们将这一威胁付诸实施,这也将让该市场陷入动荡。

澳大利亚政府的金库也感受到了经济低迷的影响。澳大利亚财政部本月警告称,不确定性可能破坏政府在2020年实现10年来首次恢复预算盈余的承诺。

虽然现在难以量化新冠病毒的持续影响,但经济学家相信,其影响将超过17年前的“非典”(Sars),当时的“非典”仅造成澳大利亚GDP下降0.1至0.2个百分点。

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经济学家和研究员索尔•埃斯雷克(Saul Eslake)表示:“比起2003年……如今的中国要重要得多。”

安保资本(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由于山火和病毒的双重打击,前3个月的GDP增长很有可能为负,他预计该病毒可能导致本季度GDP下降0.5个百分点。

但埃斯雷克表示,澳大利亚陷入技术性衰退的可能性“较小”,即出现连续两个季度的负增长。

他说:“我认为,28年来没有出现连续的季度负增长的趋势很可能保持不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随着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中国经济大面积停摆,再加上澳大利亚自身山火未熄,澳洲长达28年的持续经济增长面临威胁。



杰米•史密斯 悉尼 , 普里姆罗斯•奥瑞沃丹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澳大利亚经济增长连续三十年未曾中断,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成功地利用了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崛起。

但随着致命的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中国经济大面积停摆,再加上澳大利亚自身的危机——灾难性的山火紧急事件,经济学家警告说澳洲长达28年的持续经济增长面临威胁。

BIS Oxford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莎拉•亨特(Sarah Hunter)说:“由于受到森林大火和新冠病毒的共同拖累,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GDP)极可能出现收缩。我们是否会由这种状况发展为衰退,关键取决于这场疫情如何发展。”

去年第四季度山火肆虐之前,澳大利亚经济已显示出疲软迹象。由于消费者支出疲软以及中国在新冠病毒暴发前经济就在放缓,截至9月份的一年,澳大利亚GDP增长率为1.7%,此前的一年为2.8%。

高盛(Goldman Sachs)预测,大火烧毁了数百万英亩土地,可能导致澳大利亚在截至今年3月的半年GDP增长率下降0.3个百分点。鉴于2018年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双向贸易价值2150亿澳元,由新冠病毒引发的危机将增加澳大利亚经济的下行风险。

自去年底武汉市爆发新冠病毒以来,这种类似流感的疾病已造成900多名中国人死亡(截止英文报道发稿时)。目前新冠病毒已传播到20多个国家,在国际上引起惊慌,并可能对全球供应链造成严重破坏。

金融市场的表现突显了经济受到的压力,澳大利亚标普/澳证200指数(S&P/ASX 200)今年以来下跌了5%,澳元兑美元汇率仍处在上周收尾前触及的1澳元兑0.67美元的近十年低点附近。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即澳大利亚央行)上周保持利率不变,并警告人们不要“灾难化”该病毒的影响。但许多投资者认为澳洲央行将不得不尽快下调利率,目前利率处于0.75%的历史低位。

经济学家们还对澳大利亚央行2.75%的年增长率预期提出警告,称这一预期过于乐观,理由是去年12月公布的增长率数字为1.7%,那时新冠病毒还没流行。

之后,堪培拉宣布禁止一切近期访问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对教育行业造成了打击,该行业每年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370亿澳元。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有约20万名中国留学生应于本月开学,其中有一半仍滞留家中。该协会估计如果他们不能参加新学期,将造成高达80亿澳元的损失。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中国学生。

业界还担心这将对澳大利亚教育行业的声誉造成长期损害。悉尼大学学生代表委员会主席利亚姆•多诺霍(Liam Donohoe)表示:“国际学生人数可能会下降,而且在这场危机之后不会恢复。”

由于中国春节庆祝活动减少,其他依赖中国的行业也在应对需求下滑的局面,

澳大利亚海产品出口商Indian Ocean Rock Lobster通常每天向中国发运5至10吨龙虾。但其所有人迈克尔•汤普森(Michael Thompson)表示,由于担心安全问题,中国家庭取消了通常十分丰盛的春节聚餐并关闭了食品市场,上个月末,“车轮开始脱落”。他说:“与中国有关的一切都出现了多米诺效应。旅游、龙虾……优质羔羊肉。”

对旅游业而言,针对中国的旅游禁令加剧了山火造成的下滑。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旅游市场,在截至2019年6月的一年里,中国赴澳短期游客达150万人次,占总数的15%。

据旅游机构估计,山火造成的行程取消可能带来高达45亿澳元的损失。去年12月,在山火紧急事件处于最严重的时候,零售销售额下降了0.5%。预计接下来的几周里山火还将导致支出减少。

另一个担忧是,新冠病毒导致的中国经济放缓是否会抑制中国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并造成对澳大利亚经济至关重要的铁矿石和煤炭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下降。堪培拉方面曾预测,2019年至2020财年,自然资源出口收入将达到创纪录的2810亿澳元,但这一预测正面临威胁。

中国的天然气进口企业此前透露,本月可能取消多达七成的海运进口,如果他们将这一威胁付诸实施,这也将让该市场陷入动荡。

澳大利亚政府的金库也感受到了经济低迷的影响。澳大利亚财政部本月警告称,不确定性可能破坏政府在2020年实现10年来首次恢复预算盈余的承诺。

虽然现在难以量化新冠病毒的持续影响,但经济学家相信,其影响将超过17年前的“非典”(Sars),当时的“非典”仅造成澳大利亚GDP下降0.1至0.2个百分点。

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经济学家和研究员索尔•埃斯雷克(Saul Eslake)表示:“比起2003年……如今的中国要重要得多。”

安保资本(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由于山火和病毒的双重打击,前3个月的GDP增长很有可能为负,他预计该病毒可能导致本季度GDP下降0.5个百分点。

但埃斯雷克表示,澳大利亚陷入技术性衰退的可能性“较小”,即出现连续两个季度的负增长。

他说:“我认为,28年来没有出现连续的季度负增长的趋势很可能保持不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山火加新冠,澳大利亚面临双重危机

发布日期:2020-02-12 07:20
摘要:随着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中国经济大面积停摆,再加上澳大利亚自身山火未熄,澳洲长达28年的持续经济增长面临威胁。



杰米•史密斯 悉尼 , 普里姆罗斯•奥瑞沃丹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澳大利亚经济增长连续三十年未曾中断,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成功地利用了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崛起。

但随着致命的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中国经济大面积停摆,再加上澳大利亚自身的危机——灾难性的山火紧急事件,经济学家警告说澳洲长达28年的持续经济增长面临威胁。

BIS Oxford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莎拉•亨特(Sarah Hunter)说:“由于受到森林大火和新冠病毒的共同拖累,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GDP)极可能出现收缩。我们是否会由这种状况发展为衰退,关键取决于这场疫情如何发展。”

去年第四季度山火肆虐之前,澳大利亚经济已显示出疲软迹象。由于消费者支出疲软以及中国在新冠病毒暴发前经济就在放缓,截至9月份的一年,澳大利亚GDP增长率为1.7%,此前的一年为2.8%。

高盛(Goldman Sachs)预测,大火烧毁了数百万英亩土地,可能导致澳大利亚在截至今年3月的半年GDP增长率下降0.3个百分点。鉴于2018年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双向贸易价值2150亿澳元,由新冠病毒引发的危机将增加澳大利亚经济的下行风险。

自去年底武汉市爆发新冠病毒以来,这种类似流感的疾病已造成900多名中国人死亡(截止英文报道发稿时)。目前新冠病毒已传播到20多个国家,在国际上引起惊慌,并可能对全球供应链造成严重破坏。

金融市场的表现突显了经济受到的压力,澳大利亚标普/澳证200指数(S&P/ASX 200)今年以来下跌了5%,澳元兑美元汇率仍处在上周收尾前触及的1澳元兑0.67美元的近十年低点附近。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即澳大利亚央行)上周保持利率不变,并警告人们不要“灾难化”该病毒的影响。但许多投资者认为澳洲央行将不得不尽快下调利率,目前利率处于0.75%的历史低位。

经济学家们还对澳大利亚央行2.75%的年增长率预期提出警告,称这一预期过于乐观,理由是去年12月公布的增长率数字为1.7%,那时新冠病毒还没流行。

之后,堪培拉宣布禁止一切近期访问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对教育行业造成了打击,该行业每年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370亿澳元。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有约20万名中国留学生应于本月开学,其中有一半仍滞留家中。该协会估计如果他们不能参加新学期,将造成高达80亿澳元的损失。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中国学生。

业界还担心这将对澳大利亚教育行业的声誉造成长期损害。悉尼大学学生代表委员会主席利亚姆•多诺霍(Liam Donohoe)表示:“国际学生人数可能会下降,而且在这场危机之后不会恢复。”

由于中国春节庆祝活动减少,其他依赖中国的行业也在应对需求下滑的局面,

澳大利亚海产品出口商Indian Ocean Rock Lobster通常每天向中国发运5至10吨龙虾。但其所有人迈克尔•汤普森(Michael Thompson)表示,由于担心安全问题,中国家庭取消了通常十分丰盛的春节聚餐并关闭了食品市场,上个月末,“车轮开始脱落”。他说:“与中国有关的一切都出现了多米诺效应。旅游、龙虾……优质羔羊肉。”

对旅游业而言,针对中国的旅游禁令加剧了山火造成的下滑。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旅游市场,在截至2019年6月的一年里,中国赴澳短期游客达150万人次,占总数的15%。

据旅游机构估计,山火造成的行程取消可能带来高达45亿澳元的损失。去年12月,在山火紧急事件处于最严重的时候,零售销售额下降了0.5%。预计接下来的几周里山火还将导致支出减少。

另一个担忧是,新冠病毒导致的中国经济放缓是否会抑制中国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并造成对澳大利亚经济至关重要的铁矿石和煤炭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下降。堪培拉方面曾预测,2019年至2020财年,自然资源出口收入将达到创纪录的2810亿澳元,但这一预测正面临威胁。

中国的天然气进口企业此前透露,本月可能取消多达七成的海运进口,如果他们将这一威胁付诸实施,这也将让该市场陷入动荡。

澳大利亚政府的金库也感受到了经济低迷的影响。澳大利亚财政部本月警告称,不确定性可能破坏政府在2020年实现10年来首次恢复预算盈余的承诺。

虽然现在难以量化新冠病毒的持续影响,但经济学家相信,其影响将超过17年前的“非典”(Sars),当时的“非典”仅造成澳大利亚GDP下降0.1至0.2个百分点。

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经济学家和研究员索尔•埃斯雷克(Saul Eslake)表示:“比起2003年……如今的中国要重要得多。”

安保资本(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由于山火和病毒的双重打击,前3个月的GDP增长很有可能为负,他预计该病毒可能导致本季度GDP下降0.5个百分点。

但埃斯雷克表示,澳大利亚陷入技术性衰退的可能性“较小”,即出现连续两个季度的负增长。

他说:“我认为,28年来没有出现连续的季度负增长的趋势很可能保持不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随着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中国经济大面积停摆,再加上澳大利亚自身山火未熄,澳洲长达28年的持续经济增长面临威胁。



杰米•史密斯 悉尼 , 普里姆罗斯•奥瑞沃丹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澳大利亚经济增长连续三十年未曾中断,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成功地利用了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崛起。

但随着致命的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中国经济大面积停摆,再加上澳大利亚自身的危机——灾难性的山火紧急事件,经济学家警告说澳洲长达28年的持续经济增长面临威胁。

BIS Oxford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莎拉•亨特(Sarah Hunter)说:“由于受到森林大火和新冠病毒的共同拖累,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GDP)极可能出现收缩。我们是否会由这种状况发展为衰退,关键取决于这场疫情如何发展。”

去年第四季度山火肆虐之前,澳大利亚经济已显示出疲软迹象。由于消费者支出疲软以及中国在新冠病毒暴发前经济就在放缓,截至9月份的一年,澳大利亚GDP增长率为1.7%,此前的一年为2.8%。

高盛(Goldman Sachs)预测,大火烧毁了数百万英亩土地,可能导致澳大利亚在截至今年3月的半年GDP增长率下降0.3个百分点。鉴于2018年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双向贸易价值2150亿澳元,由新冠病毒引发的危机将增加澳大利亚经济的下行风险。

自去年底武汉市爆发新冠病毒以来,这种类似流感的疾病已造成900多名中国人死亡(截止英文报道发稿时)。目前新冠病毒已传播到20多个国家,在国际上引起惊慌,并可能对全球供应链造成严重破坏。

金融市场的表现突显了经济受到的压力,澳大利亚标普/澳证200指数(S&P/ASX 200)今年以来下跌了5%,澳元兑美元汇率仍处在上周收尾前触及的1澳元兑0.67美元的近十年低点附近。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即澳大利亚央行)上周保持利率不变,并警告人们不要“灾难化”该病毒的影响。但许多投资者认为澳洲央行将不得不尽快下调利率,目前利率处于0.75%的历史低位。

经济学家们还对澳大利亚央行2.75%的年增长率预期提出警告,称这一预期过于乐观,理由是去年12月公布的增长率数字为1.7%,那时新冠病毒还没流行。

之后,堪培拉宣布禁止一切近期访问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对教育行业造成了打击,该行业每年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370亿澳元。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有约20万名中国留学生应于本月开学,其中有一半仍滞留家中。该协会估计如果他们不能参加新学期,将造成高达80亿澳元的损失。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中国学生。

业界还担心这将对澳大利亚教育行业的声誉造成长期损害。悉尼大学学生代表委员会主席利亚姆•多诺霍(Liam Donohoe)表示:“国际学生人数可能会下降,而且在这场危机之后不会恢复。”

由于中国春节庆祝活动减少,其他依赖中国的行业也在应对需求下滑的局面,

澳大利亚海产品出口商Indian Ocean Rock Lobster通常每天向中国发运5至10吨龙虾。但其所有人迈克尔•汤普森(Michael Thompson)表示,由于担心安全问题,中国家庭取消了通常十分丰盛的春节聚餐并关闭了食品市场,上个月末,“车轮开始脱落”。他说:“与中国有关的一切都出现了多米诺效应。旅游、龙虾……优质羔羊肉。”

对旅游业而言,针对中国的旅游禁令加剧了山火造成的下滑。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旅游市场,在截至2019年6月的一年里,中国赴澳短期游客达150万人次,占总数的15%。

据旅游机构估计,山火造成的行程取消可能带来高达45亿澳元的损失。去年12月,在山火紧急事件处于最严重的时候,零售销售额下降了0.5%。预计接下来的几周里山火还将导致支出减少。

另一个担忧是,新冠病毒导致的中国经济放缓是否会抑制中国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并造成对澳大利亚经济至关重要的铁矿石和煤炭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下降。堪培拉方面曾预测,2019年至2020财年,自然资源出口收入将达到创纪录的2810亿澳元,但这一预测正面临威胁。

中国的天然气进口企业此前透露,本月可能取消多达七成的海运进口,如果他们将这一威胁付诸实施,这也将让该市场陷入动荡。

澳大利亚政府的金库也感受到了经济低迷的影响。澳大利亚财政部本月警告称,不确定性可能破坏政府在2020年实现10年来首次恢复预算盈余的承诺。

虽然现在难以量化新冠病毒的持续影响,但经济学家相信,其影响将超过17年前的“非典”(Sars),当时的“非典”仅造成澳大利亚GDP下降0.1至0.2个百分点。

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经济学家和研究员索尔•埃斯雷克(Saul Eslake)表示:“比起2003年……如今的中国要重要得多。”

安保资本(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由于山火和病毒的双重打击,前3个月的GDP增长很有可能为负,他预计该病毒可能导致本季度GDP下降0.5个百分点。

但埃斯雷克表示,澳大利亚陷入技术性衰退的可能性“较小”,即出现连续两个季度的负增长。

他说:“我认为,28年来没有出现连续的季度负增长的趋势很可能保持不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