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逐渐消失的行政助理

发布日期:2020-02-07 10:30
摘要:多年来,行政助理职位为没有大学文凭的女性提供了职场机遇。如今这一职位不断减少,虽然过程缓慢,但缩减幅度已不亚于制造业岗位。



撰文 | Rachel Feintzeig

OR--商业新媒体 】行政助理曾是办公室的大管家,但现在,越来越多办公室不再设行政助理一职。

经济学家称,这个职位曾为没有大学文凭的女性提供了稳定的职业路径,该岗位数量的下滑平静而缓慢,但缩减程度已与工厂蓝领职位的减少趋势相当。

科技和自动化已经导致文件归档和接听固话等工作大幅减少。新一代企业领导者愿意亲自安排会议和预订航班。为了削减成本,各公司已经精简行政体系,迫使留下来的员工转换职责,并将部分职位转移至国内成本更低的地区。

根据美国联邦政府数据,自2000年以来,已经有超过160万个秘书和行政助理职位消失,降幅几乎达到40% ,与制造业岗位缩减幅度相当。但这一现象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与一家工厂倒闭导致数以千计的美国人瞬间失业不同,这些传统上由女性主导的工作岗位在不知不觉中缓慢流失。

根据劳动力市场研究公司Emsi的数据,其中首当其冲的是行政助理岗,这一职位上的女性占比达95%,最高可以挣到六位数薪水。

2015年,42岁的谢夫曼(Jessica Schiffman)为了帮忙照顾一个生病的亲人,辞去了国家冰球联盟(National Hockey League,NHL)的行政助理工作。当时,她满以为自己重新找份工作毫无问题。

第二年,她在百威英博(Anheuser-Busch)找到了一份工作,但开放式的办公室里没有几部座机,文件柜也不多,她对这样的设置感到震惊。公司的助理岗位少之又少,这份工作仅仅维持了四个月。之后谢夫曼找到了另一份工作,但再次遭解雇。过去两年里,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寻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我想在两年内找到一个不用再换的地儿,”她说。

她甚至回到 NHL,询问是否有合适的工作机会——答案是否定的。

在NFL任职的那些年,谢夫曼牢牢记住了老板最喜欢的沙拉,甚至包括调味酱种类。而在最近的几份工作中,还未等到她了解公司高管的这些信息,她就已经失去工作。

“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和人们建立亲近的关系,”她说。

安海斯-布希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在安海斯-布什英博集团(Anheuser-Busch InBev SA)北美分部的3,500名员工中,只有约三四十名管理人员拥有专职助理。

关于行政助理工作经验的细节信息很难获取。一些目前或此前担任行政助理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担心透露关于工作职责或薪水的任何细节将造成不良影响。助理和经理们一般都在离职时签署了保密协议。本文基于与十几位来自不同行业的行政助理(部分目前处于在职状态,部分正在求职)以及企业高管的谈话。

许多丢掉饭碗的女性现在都已经50多,甚至60多岁,其中一部分人发现自己只能找到薪水很低的工作,而且往往是体力活,比如整理货架或开网约车。取代她们的员工通常年龄较小,拥有大学学位;有些人要支持更多的高管,但挣的钱只有之前岗位的一半。

来看看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和咨询公司安永(Ernst & Young)所采用的模式。

安永美国分公司已经在包括亚利桑那州图森市(Tucson)和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Louisville)在内的5个低成本城市雇佣了460名远程行政助理,为曼哈顿和洛杉矶等地的高管提供支持。许多传统意义上的行政助理职位已经不复存在。

负责管理公司行政业务的安永合伙人霍布森(Megan Hobson)说,安永在2014年试行了这个远程项目,因为公司意识到,由于出差的原因,合伙人们越来越多地离开办公室。“如果某个员工不在办公室,却有人在办公室担任其助理,那岂不是脱节了?”她说。

梅根称,公司目前正在远程中心招聘大量行政助理。传统行政助理的岗位缩减和买断为远程项目腾出了资金。

我们不向合伙人和董事提供24小时行政支持,梅根说。如果有人的航班取消了,他们要自己致电旅行社。公司要求他们将个人生活和工作分开,她说,没有人会帮他们去取干洗衣物。

“这种模式为我们的行政助理提供了新的益处和更广泛的机会,有利于满足不断变化的业务需求,”安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称年龄并不在招聘的决定性考虑因素之列。

安永的几位前助理说,几年前当公司要求自己通过PowerPoint和Excel的一系列测试时,他们就隐约预感到自己可能饭碗不保,并称一些助理在2016年底被裁。

安永发言人指出,自从远程中心启动以来,公司的行政助理总人数增加了16% ;他不愿提供传统助理离职人数的细节。

“我们曾是公司的‘万能胶’。我们曾经至关重要,”一位曾在安永工作近30年的前行政助理说,“现在我们是‘消亡中的物种’。”这位前助理2018年接受了买断,与公司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

安永为离职的助理们举办了退休派对,并向他们发放了价值500美元的蒂芙尼(Tiffany & co.)礼品卡。一位女员工称,她和其他一些担心手头紧张的人将礼品卡出售变现。

各行各业的多位行政助理都表示,他们觉得自己工作负荷过重或可能被抛弃,有时候两种感觉兼有。由于需要支持的高管越来越多,助理的日常工作已经变成了一大堆琐碎乏味的任务,根本没有时间去了解老板的喜好。

“有时我一周要做13份开支报告。谁还有时间(和同事)拉近关系?”来自新泽西州的行政助理丽莎·乔丹(Lisa Jordan)说。她曾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Verizon等公司任职。

Emsi的数据显示,过去五年高管秘书和高管行政助理的职位数量减少了23%。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预计,到2028年这些工作岗位(2018年数量为622,500个)将进一步减少20% ,降至50万个以下。

一些行政助理的经历反映了近年来席卷职场的巨大变化:超快的节奏、开不完的会议和更扁平的职级体系。企业高管的身份标志——独立的餐厅、专用停车位、私人办公室和协助他们管理日常生活的助理——已经消失。

技术已经取代了许多单调乏味的行政工作——需要录入的备忘录、需要从存储柜中取出的文件——这些都是秘书们让办公室保持运转的《广告狂人》(译者注:Mad Men,一部以上世纪50-70年代为背景美剧)时代的标志。

“总会有人被这些变化甩在后面,”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研究劳动与就业关系的教授福赛思(Eliza Forsythe)说。她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任务被技术接管,“粉领”岗位——大多由没有大学学位的女性担任——已经失去了赚钱的能力和地位。

她说,“从事这些岗位的人越来越少,而留下来的人正在从事强度更大、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

麦肯锡咨询公司旗下研究部门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表示,到2030年,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在内的六个成熟经济体将有多达1,000万名女性需要转换角色或职业,因为她们所从事的办公室支持性岗位即将消失。

该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克里希南(Mekala Krishnan)说,她担心女性在为新工作做准备及转换角色时会遇到比男性更多的困难,因为女性承担着更多的家庭职责,在地理上的移动自由度更小。

曾接受买断方案的一名安永前助理去年开始在一家医院系统公司任职。 这份工作的年薪比在安永少1.1万美元,而且她必须支持86个人,应对大大小小一切事物,从管理办公用品到处理员工的空调投诉。几个月后她选择了离开。

“这绝对是一个人当三个人使,”她表示。

现在她每天早上都在乔氏超市(Trader Joe’s)上下午4点到午夜的班,以此维持生计。

“我靠止痛药Advil撑下去,”她说。“这十分消耗体力的活。”

安永的远程行政助理平均每人支持7名高管,梅根说。这些助理一般都是新人。其中一位支持11位高管的助理称,这份工作比她之前的好,此前她在一所大学支持一个25人的办公室。现在,她主要为其他时区的人提供支持,很少在下班后接到电话。这名助理的年薪是4.4万美元,她说这些钱足够让自己过上舒适的生活。

梅根说,模式的改变一开始引起了一些不适。一些曾经拥有现场助理,不久前刚刚退休的安永合伙人说,自己经常出差,很少见到助理。但他们还记得助理能牢牢记住自己孩子们的生日,密切关注自己旅行时的天气状况,而且——正如一位退休合伙人回忆的那样——深更半夜起来工作,只为确保还有车在印度的某个机场守候自己。

“她基本上是我生活的共同管理者,”这位已退休的合伙人这样评价跟了自己九年的助理。

其他人则已经接受了没有管理员的生活。马尔德罗(Dana Muldrow)在埃森哲公司从事沟通工作时有一个远程助理,但她不知道该给助理分配什么任务。达娜说,当她2015年跳槽到安永(Ernst & Young)时,公司没给自己安排助理,这简直令她松了口气。

“这意味着我可以少管一个人,”她说。

南希·王(Nancy Wong)希望自己不会成为高管偏好变化的牺牲品。2018年担任行政助理一职的南希被公司解雇,此后她在纽约失业了一年左右,做过几份临时工作。去年年底,其中一份工作转为长期岗位。她在求职时注意到各公司为行政岗位增设了一些额外职责,包括“商业分析师”,并要求应聘者拥有大学学位。55岁的王女士已经有30年的工作经验,她说自己不会再回学校。

初入职场时,南希一般为那些还在努力向上爬的中层专业人员效力。

“现在他们没有助理了,”她说,“他们自己照顾自己。”

不久前,百威英博的前助理谢夫曼终于在一家公关公司找到了一份新的助理工作。她接受了降薪,但仍对这份工作能否长期维持感到担忧。不过,谢夫曼正试图让自己变得积极自信。她在浴室的镜子上贴了一张字条,上面画着一个笑脸,写着“我能行”。

她说,“我每天早上都会看这个字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多年来,行政助理职位为没有大学文凭的女性提供了职场机遇。如今这一职位不断减少,虽然过程缓慢,但缩减幅度已不亚于制造业岗位。



撰文 | Rachel Feintzeig

OR--商业新媒体 】行政助理曾是办公室的大管家,但现在,越来越多办公室不再设行政助理一职。

经济学家称,这个职位曾为没有大学文凭的女性提供了稳定的职业路径,该岗位数量的下滑平静而缓慢,但缩减程度已与工厂蓝领职位的减少趋势相当。

科技和自动化已经导致文件归档和接听固话等工作大幅减少。新一代企业领导者愿意亲自安排会议和预订航班。为了削减成本,各公司已经精简行政体系,迫使留下来的员工转换职责,并将部分职位转移至国内成本更低的地区。

根据美国联邦政府数据,自2000年以来,已经有超过160万个秘书和行政助理职位消失,降幅几乎达到40% ,与制造业岗位缩减幅度相当。但这一现象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与一家工厂倒闭导致数以千计的美国人瞬间失业不同,这些传统上由女性主导的工作岗位在不知不觉中缓慢流失。

根据劳动力市场研究公司Emsi的数据,其中首当其冲的是行政助理岗,这一职位上的女性占比达95%,最高可以挣到六位数薪水。

2015年,42岁的谢夫曼(Jessica Schiffman)为了帮忙照顾一个生病的亲人,辞去了国家冰球联盟(National Hockey League,NHL)的行政助理工作。当时,她满以为自己重新找份工作毫无问题。

第二年,她在百威英博(Anheuser-Busch)找到了一份工作,但开放式的办公室里没有几部座机,文件柜也不多,她对这样的设置感到震惊。公司的助理岗位少之又少,这份工作仅仅维持了四个月。之后谢夫曼找到了另一份工作,但再次遭解雇。过去两年里,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寻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我想在两年内找到一个不用再换的地儿,”她说。

她甚至回到 NHL,询问是否有合适的工作机会——答案是否定的。

在NFL任职的那些年,谢夫曼牢牢记住了老板最喜欢的沙拉,甚至包括调味酱种类。而在最近的几份工作中,还未等到她了解公司高管的这些信息,她就已经失去工作。

“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和人们建立亲近的关系,”她说。

安海斯-布希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在安海斯-布什英博集团(Anheuser-Busch InBev SA)北美分部的3,500名员工中,只有约三四十名管理人员拥有专职助理。

关于行政助理工作经验的细节信息很难获取。一些目前或此前担任行政助理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担心透露关于工作职责或薪水的任何细节将造成不良影响。助理和经理们一般都在离职时签署了保密协议。本文基于与十几位来自不同行业的行政助理(部分目前处于在职状态,部分正在求职)以及企业高管的谈话。

许多丢掉饭碗的女性现在都已经50多,甚至60多岁,其中一部分人发现自己只能找到薪水很低的工作,而且往往是体力活,比如整理货架或开网约车。取代她们的员工通常年龄较小,拥有大学学位;有些人要支持更多的高管,但挣的钱只有之前岗位的一半。

来看看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和咨询公司安永(Ernst & Young)所采用的模式。

安永美国分公司已经在包括亚利桑那州图森市(Tucson)和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Louisville)在内的5个低成本城市雇佣了460名远程行政助理,为曼哈顿和洛杉矶等地的高管提供支持。许多传统意义上的行政助理职位已经不复存在。

负责管理公司行政业务的安永合伙人霍布森(Megan Hobson)说,安永在2014年试行了这个远程项目,因为公司意识到,由于出差的原因,合伙人们越来越多地离开办公室。“如果某个员工不在办公室,却有人在办公室担任其助理,那岂不是脱节了?”她说。

梅根称,公司目前正在远程中心招聘大量行政助理。传统行政助理的岗位缩减和买断为远程项目腾出了资金。

我们不向合伙人和董事提供24小时行政支持,梅根说。如果有人的航班取消了,他们要自己致电旅行社。公司要求他们将个人生活和工作分开,她说,没有人会帮他们去取干洗衣物。

“这种模式为我们的行政助理提供了新的益处和更广泛的机会,有利于满足不断变化的业务需求,”安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称年龄并不在招聘的决定性考虑因素之列。

安永的几位前助理说,几年前当公司要求自己通过PowerPoint和Excel的一系列测试时,他们就隐约预感到自己可能饭碗不保,并称一些助理在2016年底被裁。

安永发言人指出,自从远程中心启动以来,公司的行政助理总人数增加了16% ;他不愿提供传统助理离职人数的细节。

“我们曾是公司的‘万能胶’。我们曾经至关重要,”一位曾在安永工作近30年的前行政助理说,“现在我们是‘消亡中的物种’。”这位前助理2018年接受了买断,与公司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

安永为离职的助理们举办了退休派对,并向他们发放了价值500美元的蒂芙尼(Tiffany & co.)礼品卡。一位女员工称,她和其他一些担心手头紧张的人将礼品卡出售变现。

各行各业的多位行政助理都表示,他们觉得自己工作负荷过重或可能被抛弃,有时候两种感觉兼有。由于需要支持的高管越来越多,助理的日常工作已经变成了一大堆琐碎乏味的任务,根本没有时间去了解老板的喜好。

“有时我一周要做13份开支报告。谁还有时间(和同事)拉近关系?”来自新泽西州的行政助理丽莎·乔丹(Lisa Jordan)说。她曾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Verizon等公司任职。

Emsi的数据显示,过去五年高管秘书和高管行政助理的职位数量减少了23%。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预计,到2028年这些工作岗位(2018年数量为622,500个)将进一步减少20% ,降至50万个以下。

一些行政助理的经历反映了近年来席卷职场的巨大变化:超快的节奏、开不完的会议和更扁平的职级体系。企业高管的身份标志——独立的餐厅、专用停车位、私人办公室和协助他们管理日常生活的助理——已经消失。

技术已经取代了许多单调乏味的行政工作——需要录入的备忘录、需要从存储柜中取出的文件——这些都是秘书们让办公室保持运转的《广告狂人》(译者注:Mad Men,一部以上世纪50-70年代为背景美剧)时代的标志。

“总会有人被这些变化甩在后面,”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研究劳动与就业关系的教授福赛思(Eliza Forsythe)说。她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任务被技术接管,“粉领”岗位——大多由没有大学学位的女性担任——已经失去了赚钱的能力和地位。

她说,“从事这些岗位的人越来越少,而留下来的人正在从事强度更大、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

麦肯锡咨询公司旗下研究部门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表示,到2030年,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在内的六个成熟经济体将有多达1,000万名女性需要转换角色或职业,因为她们所从事的办公室支持性岗位即将消失。

该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克里希南(Mekala Krishnan)说,她担心女性在为新工作做准备及转换角色时会遇到比男性更多的困难,因为女性承担着更多的家庭职责,在地理上的移动自由度更小。

曾接受买断方案的一名安永前助理去年开始在一家医院系统公司任职。 这份工作的年薪比在安永少1.1万美元,而且她必须支持86个人,应对大大小小一切事物,从管理办公用品到处理员工的空调投诉。几个月后她选择了离开。

“这绝对是一个人当三个人使,”她表示。

现在她每天早上都在乔氏超市(Trader Joe’s)上下午4点到午夜的班,以此维持生计。

“我靠止痛药Advil撑下去,”她说。“这十分消耗体力的活。”

安永的远程行政助理平均每人支持7名高管,梅根说。这些助理一般都是新人。其中一位支持11位高管的助理称,这份工作比她之前的好,此前她在一所大学支持一个25人的办公室。现在,她主要为其他时区的人提供支持,很少在下班后接到电话。这名助理的年薪是4.4万美元,她说这些钱足够让自己过上舒适的生活。

梅根说,模式的改变一开始引起了一些不适。一些曾经拥有现场助理,不久前刚刚退休的安永合伙人说,自己经常出差,很少见到助理。但他们还记得助理能牢牢记住自己孩子们的生日,密切关注自己旅行时的天气状况,而且——正如一位退休合伙人回忆的那样——深更半夜起来工作,只为确保还有车在印度的某个机场守候自己。

“她基本上是我生活的共同管理者,”这位已退休的合伙人这样评价跟了自己九年的助理。

其他人则已经接受了没有管理员的生活。马尔德罗(Dana Muldrow)在埃森哲公司从事沟通工作时有一个远程助理,但她不知道该给助理分配什么任务。达娜说,当她2015年跳槽到安永(Ernst & Young)时,公司没给自己安排助理,这简直令她松了口气。

“这意味着我可以少管一个人,”她说。

南希·王(Nancy Wong)希望自己不会成为高管偏好变化的牺牲品。2018年担任行政助理一职的南希被公司解雇,此后她在纽约失业了一年左右,做过几份临时工作。去年年底,其中一份工作转为长期岗位。她在求职时注意到各公司为行政岗位增设了一些额外职责,包括“商业分析师”,并要求应聘者拥有大学学位。55岁的王女士已经有30年的工作经验,她说自己不会再回学校。

初入职场时,南希一般为那些还在努力向上爬的中层专业人员效力。

“现在他们没有助理了,”她说,“他们自己照顾自己。”

不久前,百威英博的前助理谢夫曼终于在一家公关公司找到了一份新的助理工作。她接受了降薪,但仍对这份工作能否长期维持感到担忧。不过,谢夫曼正试图让自己变得积极自信。她在浴室的镜子上贴了一张字条,上面画着一个笑脸,写着“我能行”。

她说,“我每天早上都会看这个字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多年来,行政助理职位为没有大学文凭的女性提供了职场机遇。如今这一职位不断减少,虽然过程缓慢,但缩减幅度已不亚于制造业岗位。



撰文 | Rachel Feintzeig

OR--商业新媒体 】行政助理曾是办公室的大管家,但现在,越来越多办公室不再设行政助理一职。

经济学家称,这个职位曾为没有大学文凭的女性提供了稳定的职业路径,该岗位数量的下滑平静而缓慢,但缩减程度已与工厂蓝领职位的减少趋势相当。

科技和自动化已经导致文件归档和接听固话等工作大幅减少。新一代企业领导者愿意亲自安排会议和预订航班。为了削减成本,各公司已经精简行政体系,迫使留下来的员工转换职责,并将部分职位转移至国内成本更低的地区。

根据美国联邦政府数据,自2000年以来,已经有超过160万个秘书和行政助理职位消失,降幅几乎达到40% ,与制造业岗位缩减幅度相当。但这一现象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与一家工厂倒闭导致数以千计的美国人瞬间失业不同,这些传统上由女性主导的工作岗位在不知不觉中缓慢流失。

根据劳动力市场研究公司Emsi的数据,其中首当其冲的是行政助理岗,这一职位上的女性占比达95%,最高可以挣到六位数薪水。

2015年,42岁的谢夫曼(Jessica Schiffman)为了帮忙照顾一个生病的亲人,辞去了国家冰球联盟(National Hockey League,NHL)的行政助理工作。当时,她满以为自己重新找份工作毫无问题。

第二年,她在百威英博(Anheuser-Busch)找到了一份工作,但开放式的办公室里没有几部座机,文件柜也不多,她对这样的设置感到震惊。公司的助理岗位少之又少,这份工作仅仅维持了四个月。之后谢夫曼找到了另一份工作,但再次遭解雇。过去两年里,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寻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我想在两年内找到一个不用再换的地儿,”她说。

她甚至回到 NHL,询问是否有合适的工作机会——答案是否定的。

在NFL任职的那些年,谢夫曼牢牢记住了老板最喜欢的沙拉,甚至包括调味酱种类。而在最近的几份工作中,还未等到她了解公司高管的这些信息,她就已经失去工作。

“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和人们建立亲近的关系,”她说。

安海斯-布希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在安海斯-布什英博集团(Anheuser-Busch InBev SA)北美分部的3,500名员工中,只有约三四十名管理人员拥有专职助理。

关于行政助理工作经验的细节信息很难获取。一些目前或此前担任行政助理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担心透露关于工作职责或薪水的任何细节将造成不良影响。助理和经理们一般都在离职时签署了保密协议。本文基于与十几位来自不同行业的行政助理(部分目前处于在职状态,部分正在求职)以及企业高管的谈话。

许多丢掉饭碗的女性现在都已经50多,甚至60多岁,其中一部分人发现自己只能找到薪水很低的工作,而且往往是体力活,比如整理货架或开网约车。取代她们的员工通常年龄较小,拥有大学学位;有些人要支持更多的高管,但挣的钱只有之前岗位的一半。

来看看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和咨询公司安永(Ernst & Young)所采用的模式。

安永美国分公司已经在包括亚利桑那州图森市(Tucson)和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Louisville)在内的5个低成本城市雇佣了460名远程行政助理,为曼哈顿和洛杉矶等地的高管提供支持。许多传统意义上的行政助理职位已经不复存在。

负责管理公司行政业务的安永合伙人霍布森(Megan Hobson)说,安永在2014年试行了这个远程项目,因为公司意识到,由于出差的原因,合伙人们越来越多地离开办公室。“如果某个员工不在办公室,却有人在办公室担任其助理,那岂不是脱节了?”她说。

梅根称,公司目前正在远程中心招聘大量行政助理。传统行政助理的岗位缩减和买断为远程项目腾出了资金。

我们不向合伙人和董事提供24小时行政支持,梅根说。如果有人的航班取消了,他们要自己致电旅行社。公司要求他们将个人生活和工作分开,她说,没有人会帮他们去取干洗衣物。

“这种模式为我们的行政助理提供了新的益处和更广泛的机会,有利于满足不断变化的业务需求,”安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称年龄并不在招聘的决定性考虑因素之列。

安永的几位前助理说,几年前当公司要求自己通过PowerPoint和Excel的一系列测试时,他们就隐约预感到自己可能饭碗不保,并称一些助理在2016年底被裁。

安永发言人指出,自从远程中心启动以来,公司的行政助理总人数增加了16% ;他不愿提供传统助理离职人数的细节。

“我们曾是公司的‘万能胶’。我们曾经至关重要,”一位曾在安永工作近30年的前行政助理说,“现在我们是‘消亡中的物种’。”这位前助理2018年接受了买断,与公司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

安永为离职的助理们举办了退休派对,并向他们发放了价值500美元的蒂芙尼(Tiffany & co.)礼品卡。一位女员工称,她和其他一些担心手头紧张的人将礼品卡出售变现。

各行各业的多位行政助理都表示,他们觉得自己工作负荷过重或可能被抛弃,有时候两种感觉兼有。由于需要支持的高管越来越多,助理的日常工作已经变成了一大堆琐碎乏味的任务,根本没有时间去了解老板的喜好。

“有时我一周要做13份开支报告。谁还有时间(和同事)拉近关系?”来自新泽西州的行政助理丽莎·乔丹(Lisa Jordan)说。她曾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Verizon等公司任职。

Emsi的数据显示,过去五年高管秘书和高管行政助理的职位数量减少了23%。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预计,到2028年这些工作岗位(2018年数量为622,500个)将进一步减少20% ,降至50万个以下。

一些行政助理的经历反映了近年来席卷职场的巨大变化:超快的节奏、开不完的会议和更扁平的职级体系。企业高管的身份标志——独立的餐厅、专用停车位、私人办公室和协助他们管理日常生活的助理——已经消失。

技术已经取代了许多单调乏味的行政工作——需要录入的备忘录、需要从存储柜中取出的文件——这些都是秘书们让办公室保持运转的《广告狂人》(译者注:Mad Men,一部以上世纪50-70年代为背景美剧)时代的标志。

“总会有人被这些变化甩在后面,”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研究劳动与就业关系的教授福赛思(Eliza Forsythe)说。她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任务被技术接管,“粉领”岗位——大多由没有大学学位的女性担任——已经失去了赚钱的能力和地位。

她说,“从事这些岗位的人越来越少,而留下来的人正在从事强度更大、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

麦肯锡咨询公司旗下研究部门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表示,到2030年,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在内的六个成熟经济体将有多达1,000万名女性需要转换角色或职业,因为她们所从事的办公室支持性岗位即将消失。

该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克里希南(Mekala Krishnan)说,她担心女性在为新工作做准备及转换角色时会遇到比男性更多的困难,因为女性承担着更多的家庭职责,在地理上的移动自由度更小。

曾接受买断方案的一名安永前助理去年开始在一家医院系统公司任职。 这份工作的年薪比在安永少1.1万美元,而且她必须支持86个人,应对大大小小一切事物,从管理办公用品到处理员工的空调投诉。几个月后她选择了离开。

“这绝对是一个人当三个人使,”她表示。

现在她每天早上都在乔氏超市(Trader Joe’s)上下午4点到午夜的班,以此维持生计。

“我靠止痛药Advil撑下去,”她说。“这十分消耗体力的活。”

安永的远程行政助理平均每人支持7名高管,梅根说。这些助理一般都是新人。其中一位支持11位高管的助理称,这份工作比她之前的好,此前她在一所大学支持一个25人的办公室。现在,她主要为其他时区的人提供支持,很少在下班后接到电话。这名助理的年薪是4.4万美元,她说这些钱足够让自己过上舒适的生活。

梅根说,模式的改变一开始引起了一些不适。一些曾经拥有现场助理,不久前刚刚退休的安永合伙人说,自己经常出差,很少见到助理。但他们还记得助理能牢牢记住自己孩子们的生日,密切关注自己旅行时的天气状况,而且——正如一位退休合伙人回忆的那样——深更半夜起来工作,只为确保还有车在印度的某个机场守候自己。

“她基本上是我生活的共同管理者,”这位已退休的合伙人这样评价跟了自己九年的助理。

其他人则已经接受了没有管理员的生活。马尔德罗(Dana Muldrow)在埃森哲公司从事沟通工作时有一个远程助理,但她不知道该给助理分配什么任务。达娜说,当她2015年跳槽到安永(Ernst & Young)时,公司没给自己安排助理,这简直令她松了口气。

“这意味着我可以少管一个人,”她说。

南希·王(Nancy Wong)希望自己不会成为高管偏好变化的牺牲品。2018年担任行政助理一职的南希被公司解雇,此后她在纽约失业了一年左右,做过几份临时工作。去年年底,其中一份工作转为长期岗位。她在求职时注意到各公司为行政岗位增设了一些额外职责,包括“商业分析师”,并要求应聘者拥有大学学位。55岁的王女士已经有30年的工作经验,她说自己不会再回学校。

初入职场时,南希一般为那些还在努力向上爬的中层专业人员效力。

“现在他们没有助理了,”她说,“他们自己照顾自己。”

不久前,百威英博的前助理谢夫曼终于在一家公关公司找到了一份新的助理工作。她接受了降薪,但仍对这份工作能否长期维持感到担忧。不过,谢夫曼正试图让自己变得积极自信。她在浴室的镜子上贴了一张字条,上面画着一个笑脸,写着“我能行”。

她说,“我每天早上都会看这个字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逐渐消失的行政助理

发布日期:2020-02-07 10:30
摘要:多年来,行政助理职位为没有大学文凭的女性提供了职场机遇。如今这一职位不断减少,虽然过程缓慢,但缩减幅度已不亚于制造业岗位。



撰文 | Rachel Feintzeig

OR--商业新媒体 】行政助理曾是办公室的大管家,但现在,越来越多办公室不再设行政助理一职。

经济学家称,这个职位曾为没有大学文凭的女性提供了稳定的职业路径,该岗位数量的下滑平静而缓慢,但缩减程度已与工厂蓝领职位的减少趋势相当。

科技和自动化已经导致文件归档和接听固话等工作大幅减少。新一代企业领导者愿意亲自安排会议和预订航班。为了削减成本,各公司已经精简行政体系,迫使留下来的员工转换职责,并将部分职位转移至国内成本更低的地区。

根据美国联邦政府数据,自2000年以来,已经有超过160万个秘书和行政助理职位消失,降幅几乎达到40% ,与制造业岗位缩减幅度相当。但这一现象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与一家工厂倒闭导致数以千计的美国人瞬间失业不同,这些传统上由女性主导的工作岗位在不知不觉中缓慢流失。

根据劳动力市场研究公司Emsi的数据,其中首当其冲的是行政助理岗,这一职位上的女性占比达95%,最高可以挣到六位数薪水。

2015年,42岁的谢夫曼(Jessica Schiffman)为了帮忙照顾一个生病的亲人,辞去了国家冰球联盟(National Hockey League,NHL)的行政助理工作。当时,她满以为自己重新找份工作毫无问题。

第二年,她在百威英博(Anheuser-Busch)找到了一份工作,但开放式的办公室里没有几部座机,文件柜也不多,她对这样的设置感到震惊。公司的助理岗位少之又少,这份工作仅仅维持了四个月。之后谢夫曼找到了另一份工作,但再次遭解雇。过去两年里,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寻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我想在两年内找到一个不用再换的地儿,”她说。

她甚至回到 NHL,询问是否有合适的工作机会——答案是否定的。

在NFL任职的那些年,谢夫曼牢牢记住了老板最喜欢的沙拉,甚至包括调味酱种类。而在最近的几份工作中,还未等到她了解公司高管的这些信息,她就已经失去工作。

“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和人们建立亲近的关系,”她说。

安海斯-布希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在安海斯-布什英博集团(Anheuser-Busch InBev SA)北美分部的3,500名员工中,只有约三四十名管理人员拥有专职助理。

关于行政助理工作经验的细节信息很难获取。一些目前或此前担任行政助理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担心透露关于工作职责或薪水的任何细节将造成不良影响。助理和经理们一般都在离职时签署了保密协议。本文基于与十几位来自不同行业的行政助理(部分目前处于在职状态,部分正在求职)以及企业高管的谈话。

许多丢掉饭碗的女性现在都已经50多,甚至60多岁,其中一部分人发现自己只能找到薪水很低的工作,而且往往是体力活,比如整理货架或开网约车。取代她们的员工通常年龄较小,拥有大学学位;有些人要支持更多的高管,但挣的钱只有之前岗位的一半。

来看看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和咨询公司安永(Ernst & Young)所采用的模式。

安永美国分公司已经在包括亚利桑那州图森市(Tucson)和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Louisville)在内的5个低成本城市雇佣了460名远程行政助理,为曼哈顿和洛杉矶等地的高管提供支持。许多传统意义上的行政助理职位已经不复存在。

负责管理公司行政业务的安永合伙人霍布森(Megan Hobson)说,安永在2014年试行了这个远程项目,因为公司意识到,由于出差的原因,合伙人们越来越多地离开办公室。“如果某个员工不在办公室,却有人在办公室担任其助理,那岂不是脱节了?”她说。

梅根称,公司目前正在远程中心招聘大量行政助理。传统行政助理的岗位缩减和买断为远程项目腾出了资金。

我们不向合伙人和董事提供24小时行政支持,梅根说。如果有人的航班取消了,他们要自己致电旅行社。公司要求他们将个人生活和工作分开,她说,没有人会帮他们去取干洗衣物。

“这种模式为我们的行政助理提供了新的益处和更广泛的机会,有利于满足不断变化的业务需求,”安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称年龄并不在招聘的决定性考虑因素之列。

安永的几位前助理说,几年前当公司要求自己通过PowerPoint和Excel的一系列测试时,他们就隐约预感到自己可能饭碗不保,并称一些助理在2016年底被裁。

安永发言人指出,自从远程中心启动以来,公司的行政助理总人数增加了16% ;他不愿提供传统助理离职人数的细节。

“我们曾是公司的‘万能胶’。我们曾经至关重要,”一位曾在安永工作近30年的前行政助理说,“现在我们是‘消亡中的物种’。”这位前助理2018年接受了买断,与公司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

安永为离职的助理们举办了退休派对,并向他们发放了价值500美元的蒂芙尼(Tiffany & co.)礼品卡。一位女员工称,她和其他一些担心手头紧张的人将礼品卡出售变现。

各行各业的多位行政助理都表示,他们觉得自己工作负荷过重或可能被抛弃,有时候两种感觉兼有。由于需要支持的高管越来越多,助理的日常工作已经变成了一大堆琐碎乏味的任务,根本没有时间去了解老板的喜好。

“有时我一周要做13份开支报告。谁还有时间(和同事)拉近关系?”来自新泽西州的行政助理丽莎·乔丹(Lisa Jordan)说。她曾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Verizon等公司任职。

Emsi的数据显示,过去五年高管秘书和高管行政助理的职位数量减少了23%。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预计,到2028年这些工作岗位(2018年数量为622,500个)将进一步减少20% ,降至50万个以下。

一些行政助理的经历反映了近年来席卷职场的巨大变化:超快的节奏、开不完的会议和更扁平的职级体系。企业高管的身份标志——独立的餐厅、专用停车位、私人办公室和协助他们管理日常生活的助理——已经消失。

技术已经取代了许多单调乏味的行政工作——需要录入的备忘录、需要从存储柜中取出的文件——这些都是秘书们让办公室保持运转的《广告狂人》(译者注:Mad Men,一部以上世纪50-70年代为背景美剧)时代的标志。

“总会有人被这些变化甩在后面,”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研究劳动与就业关系的教授福赛思(Eliza Forsythe)说。她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任务被技术接管,“粉领”岗位——大多由没有大学学位的女性担任——已经失去了赚钱的能力和地位。

她说,“从事这些岗位的人越来越少,而留下来的人正在从事强度更大、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

麦肯锡咨询公司旗下研究部门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表示,到2030年,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在内的六个成熟经济体将有多达1,000万名女性需要转换角色或职业,因为她们所从事的办公室支持性岗位即将消失。

该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克里希南(Mekala Krishnan)说,她担心女性在为新工作做准备及转换角色时会遇到比男性更多的困难,因为女性承担着更多的家庭职责,在地理上的移动自由度更小。

曾接受买断方案的一名安永前助理去年开始在一家医院系统公司任职。 这份工作的年薪比在安永少1.1万美元,而且她必须支持86个人,应对大大小小一切事物,从管理办公用品到处理员工的空调投诉。几个月后她选择了离开。

“这绝对是一个人当三个人使,”她表示。

现在她每天早上都在乔氏超市(Trader Joe’s)上下午4点到午夜的班,以此维持生计。

“我靠止痛药Advil撑下去,”她说。“这十分消耗体力的活。”

安永的远程行政助理平均每人支持7名高管,梅根说。这些助理一般都是新人。其中一位支持11位高管的助理称,这份工作比她之前的好,此前她在一所大学支持一个25人的办公室。现在,她主要为其他时区的人提供支持,很少在下班后接到电话。这名助理的年薪是4.4万美元,她说这些钱足够让自己过上舒适的生活。

梅根说,模式的改变一开始引起了一些不适。一些曾经拥有现场助理,不久前刚刚退休的安永合伙人说,自己经常出差,很少见到助理。但他们还记得助理能牢牢记住自己孩子们的生日,密切关注自己旅行时的天气状况,而且——正如一位退休合伙人回忆的那样——深更半夜起来工作,只为确保还有车在印度的某个机场守候自己。

“她基本上是我生活的共同管理者,”这位已退休的合伙人这样评价跟了自己九年的助理。

其他人则已经接受了没有管理员的生活。马尔德罗(Dana Muldrow)在埃森哲公司从事沟通工作时有一个远程助理,但她不知道该给助理分配什么任务。达娜说,当她2015年跳槽到安永(Ernst & Young)时,公司没给自己安排助理,这简直令她松了口气。

“这意味着我可以少管一个人,”她说。

南希·王(Nancy Wong)希望自己不会成为高管偏好变化的牺牲品。2018年担任行政助理一职的南希被公司解雇,此后她在纽约失业了一年左右,做过几份临时工作。去年年底,其中一份工作转为长期岗位。她在求职时注意到各公司为行政岗位增设了一些额外职责,包括“商业分析师”,并要求应聘者拥有大学学位。55岁的王女士已经有30年的工作经验,她说自己不会再回学校。

初入职场时,南希一般为那些还在努力向上爬的中层专业人员效力。

“现在他们没有助理了,”她说,“他们自己照顾自己。”

不久前,百威英博的前助理谢夫曼终于在一家公关公司找到了一份新的助理工作。她接受了降薪,但仍对这份工作能否长期维持感到担忧。不过,谢夫曼正试图让自己变得积极自信。她在浴室的镜子上贴了一张字条,上面画着一个笑脸,写着“我能行”。

她说,“我每天早上都会看这个字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多年来,行政助理职位为没有大学文凭的女性提供了职场机遇。如今这一职位不断减少,虽然过程缓慢,但缩减幅度已不亚于制造业岗位。



撰文 | Rachel Feintzeig

OR--商业新媒体 】行政助理曾是办公室的大管家,但现在,越来越多办公室不再设行政助理一职。

经济学家称,这个职位曾为没有大学文凭的女性提供了稳定的职业路径,该岗位数量的下滑平静而缓慢,但缩减程度已与工厂蓝领职位的减少趋势相当。

科技和自动化已经导致文件归档和接听固话等工作大幅减少。新一代企业领导者愿意亲自安排会议和预订航班。为了削减成本,各公司已经精简行政体系,迫使留下来的员工转换职责,并将部分职位转移至国内成本更低的地区。

根据美国联邦政府数据,自2000年以来,已经有超过160万个秘书和行政助理职位消失,降幅几乎达到40% ,与制造业岗位缩减幅度相当。但这一现象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与一家工厂倒闭导致数以千计的美国人瞬间失业不同,这些传统上由女性主导的工作岗位在不知不觉中缓慢流失。

根据劳动力市场研究公司Emsi的数据,其中首当其冲的是行政助理岗,这一职位上的女性占比达95%,最高可以挣到六位数薪水。

2015年,42岁的谢夫曼(Jessica Schiffman)为了帮忙照顾一个生病的亲人,辞去了国家冰球联盟(National Hockey League,NHL)的行政助理工作。当时,她满以为自己重新找份工作毫无问题。

第二年,她在百威英博(Anheuser-Busch)找到了一份工作,但开放式的办公室里没有几部座机,文件柜也不多,她对这样的设置感到震惊。公司的助理岗位少之又少,这份工作仅仅维持了四个月。之后谢夫曼找到了另一份工作,但再次遭解雇。过去两年里,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寻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我想在两年内找到一个不用再换的地儿,”她说。

她甚至回到 NHL,询问是否有合适的工作机会——答案是否定的。

在NFL任职的那些年,谢夫曼牢牢记住了老板最喜欢的沙拉,甚至包括调味酱种类。而在最近的几份工作中,还未等到她了解公司高管的这些信息,她就已经失去工作。

“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和人们建立亲近的关系,”她说。

安海斯-布希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在安海斯-布什英博集团(Anheuser-Busch InBev SA)北美分部的3,500名员工中,只有约三四十名管理人员拥有专职助理。

关于行政助理工作经验的细节信息很难获取。一些目前或此前担任行政助理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担心透露关于工作职责或薪水的任何细节将造成不良影响。助理和经理们一般都在离职时签署了保密协议。本文基于与十几位来自不同行业的行政助理(部分目前处于在职状态,部分正在求职)以及企业高管的谈话。

许多丢掉饭碗的女性现在都已经50多,甚至60多岁,其中一部分人发现自己只能找到薪水很低的工作,而且往往是体力活,比如整理货架或开网约车。取代她们的员工通常年龄较小,拥有大学学位;有些人要支持更多的高管,但挣的钱只有之前岗位的一半。

来看看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和咨询公司安永(Ernst & Young)所采用的模式。

安永美国分公司已经在包括亚利桑那州图森市(Tucson)和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Louisville)在内的5个低成本城市雇佣了460名远程行政助理,为曼哈顿和洛杉矶等地的高管提供支持。许多传统意义上的行政助理职位已经不复存在。

负责管理公司行政业务的安永合伙人霍布森(Megan Hobson)说,安永在2014年试行了这个远程项目,因为公司意识到,由于出差的原因,合伙人们越来越多地离开办公室。“如果某个员工不在办公室,却有人在办公室担任其助理,那岂不是脱节了?”她说。

梅根称,公司目前正在远程中心招聘大量行政助理。传统行政助理的岗位缩减和买断为远程项目腾出了资金。

我们不向合伙人和董事提供24小时行政支持,梅根说。如果有人的航班取消了,他们要自己致电旅行社。公司要求他们将个人生活和工作分开,她说,没有人会帮他们去取干洗衣物。

“这种模式为我们的行政助理提供了新的益处和更广泛的机会,有利于满足不断变化的业务需求,”安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称年龄并不在招聘的决定性考虑因素之列。

安永的几位前助理说,几年前当公司要求自己通过PowerPoint和Excel的一系列测试时,他们就隐约预感到自己可能饭碗不保,并称一些助理在2016年底被裁。

安永发言人指出,自从远程中心启动以来,公司的行政助理总人数增加了16% ;他不愿提供传统助理离职人数的细节。

“我们曾是公司的‘万能胶’。我们曾经至关重要,”一位曾在安永工作近30年的前行政助理说,“现在我们是‘消亡中的物种’。”这位前助理2018年接受了买断,与公司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

安永为离职的助理们举办了退休派对,并向他们发放了价值500美元的蒂芙尼(Tiffany & co.)礼品卡。一位女员工称,她和其他一些担心手头紧张的人将礼品卡出售变现。

各行各业的多位行政助理都表示,他们觉得自己工作负荷过重或可能被抛弃,有时候两种感觉兼有。由于需要支持的高管越来越多,助理的日常工作已经变成了一大堆琐碎乏味的任务,根本没有时间去了解老板的喜好。

“有时我一周要做13份开支报告。谁还有时间(和同事)拉近关系?”来自新泽西州的行政助理丽莎·乔丹(Lisa Jordan)说。她曾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Verizon等公司任职。

Emsi的数据显示,过去五年高管秘书和高管行政助理的职位数量减少了23%。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预计,到2028年这些工作岗位(2018年数量为622,500个)将进一步减少20% ,降至50万个以下。

一些行政助理的经历反映了近年来席卷职场的巨大变化:超快的节奏、开不完的会议和更扁平的职级体系。企业高管的身份标志——独立的餐厅、专用停车位、私人办公室和协助他们管理日常生活的助理——已经消失。

技术已经取代了许多单调乏味的行政工作——需要录入的备忘录、需要从存储柜中取出的文件——这些都是秘书们让办公室保持运转的《广告狂人》(译者注:Mad Men,一部以上世纪50-70年代为背景美剧)时代的标志。

“总会有人被这些变化甩在后面,”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研究劳动与就业关系的教授福赛思(Eliza Forsythe)说。她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任务被技术接管,“粉领”岗位——大多由没有大学学位的女性担任——已经失去了赚钱的能力和地位。

她说,“从事这些岗位的人越来越少,而留下来的人正在从事强度更大、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

麦肯锡咨询公司旗下研究部门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表示,到2030年,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在内的六个成熟经济体将有多达1,000万名女性需要转换角色或职业,因为她们所从事的办公室支持性岗位即将消失。

该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克里希南(Mekala Krishnan)说,她担心女性在为新工作做准备及转换角色时会遇到比男性更多的困难,因为女性承担着更多的家庭职责,在地理上的移动自由度更小。

曾接受买断方案的一名安永前助理去年开始在一家医院系统公司任职。 这份工作的年薪比在安永少1.1万美元,而且她必须支持86个人,应对大大小小一切事物,从管理办公用品到处理员工的空调投诉。几个月后她选择了离开。

“这绝对是一个人当三个人使,”她表示。

现在她每天早上都在乔氏超市(Trader Joe’s)上下午4点到午夜的班,以此维持生计。

“我靠止痛药Advil撑下去,”她说。“这十分消耗体力的活。”

安永的远程行政助理平均每人支持7名高管,梅根说。这些助理一般都是新人。其中一位支持11位高管的助理称,这份工作比她之前的好,此前她在一所大学支持一个25人的办公室。现在,她主要为其他时区的人提供支持,很少在下班后接到电话。这名助理的年薪是4.4万美元,她说这些钱足够让自己过上舒适的生活。

梅根说,模式的改变一开始引起了一些不适。一些曾经拥有现场助理,不久前刚刚退休的安永合伙人说,自己经常出差,很少见到助理。但他们还记得助理能牢牢记住自己孩子们的生日,密切关注自己旅行时的天气状况,而且——正如一位退休合伙人回忆的那样——深更半夜起来工作,只为确保还有车在印度的某个机场守候自己。

“她基本上是我生活的共同管理者,”这位已退休的合伙人这样评价跟了自己九年的助理。

其他人则已经接受了没有管理员的生活。马尔德罗(Dana Muldrow)在埃森哲公司从事沟通工作时有一个远程助理,但她不知道该给助理分配什么任务。达娜说,当她2015年跳槽到安永(Ernst & Young)时,公司没给自己安排助理,这简直令她松了口气。

“这意味着我可以少管一个人,”她说。

南希·王(Nancy Wong)希望自己不会成为高管偏好变化的牺牲品。2018年担任行政助理一职的南希被公司解雇,此后她在纽约失业了一年左右,做过几份临时工作。去年年底,其中一份工作转为长期岗位。她在求职时注意到各公司为行政岗位增设了一些额外职责,包括“商业分析师”,并要求应聘者拥有大学学位。55岁的王女士已经有30年的工作经验,她说自己不会再回学校。

初入职场时,南希一般为那些还在努力向上爬的中层专业人员效力。

“现在他们没有助理了,”她说,“他们自己照顾自己。”

不久前,百威英博的前助理谢夫曼终于在一家公关公司找到了一份新的助理工作。她接受了降薪,但仍对这份工作能否长期维持感到担忧。不过,谢夫曼正试图让自己变得积极自信。她在浴室的镜子上贴了一张字条,上面画着一个笑脸,写着“我能行”。

她说,“我每天早上都会看这个字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