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最新研究显示,随着时间推移人体发生了变化。



撰文 | Jo Craven McGinty

OR--商业新媒体 】大约150年前,一位德国医生分析了2.5万名患者的上百万份体温数据,得出一个结论:人的正常体温为37摄氏度。

这个标准被无数医学文献引用,帮助一代又一代家长判断孩子病情的严重程度。

然而,至少有20多项现代研究得出结论:这个数字太高了。

人们不禁怀疑,这位名为温德里奇(Carl Reinhold August Wunderlich)的医生于1869年发布的首创分析结果存在缺陷。

真是这样吗?

在一项新研究中,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认为,温德里奇的数据在当时是正确的,只是由于人体发生了变化,因此不再准确。

研究人员表示,现在人们正常的平均体温在36.4摄氏度左右。

“这对整体人口来说是很大的下降。”麦考维克(Philip Mackowiak)表示,他是马里兰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Maryland School of Medicine)的名誉医学教授,同时也是《发热:基本机制与管理》(Fever: Basic Mechanisms and Management)一书的编辑。

体温通常可以代表代谢率,体温下降能为我们揭示人体随时间推移发生其他生理变化的线索。

“人们变高、变胖,寿命也变长了,而我们其实并不了解这一切变化的原因。”论文的资深作者、斯坦福大学传染病研究专家帕森尼特(Julie Parsonnet)说,“体温和这些都有关系。问题是,谁是驱动因素。”

为了证实“现阶段人类正常体温较低”这一假设,帕森尼特及其研究搭档分析了157年间189,338人的677,423份体温数据。

这些数据的来源包括从美国内战开始到1940年间内战退伍军人退休金记录中的健康资料、1971至1974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进行的《全国健康和营养检查调查》(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2007至2017年斯坦福转化研究综合数据库环境(Stanford Translational Research Integrated Database Environment)。

总体而言,内战退伍军人的体温高于20世纪70年代的测量值,而后者又高于21世纪头十年的测量值。

“我注意到两件事,”帕森尼特博士说,“变化的幅度和温度以相同的速度持续下降。”

研究人员在对比体温时遇到的一个复杂因素是,温德里奇和斯坦福的数据使用了不同的测量方法和测量工具。

体温可以通过口腔、腋下、耳朵或直肠测得。耳朵和直肠的温度往往比口腔温度高半度,而腋下温度则通常低一度。

麦考维克博士表示,温德里奇比较喜欢用腋下测量法,但他使用的温度计校准得比正常的温度计要高。麦考维克博士于1992年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ine Association)上对这项研究发表了评论文章(他建议抛弃温德里奇标准)。

帕森尼特博士的数据则是通过各种方式采集而来。内战记录中的数据可能是用水银温度计测量的腋窝温度和口腔温度的混合物——研究人员无法确定。仪器的精度也是未知的。20世纪70年代的测量结果仅采用了口腔水银温度计测出的读数。而21世纪头十年的数据使用的则是数字口腔仪器。

年龄、测量时的时段、身体活动以及其他一些研究人员无法解释的因素也会影响体温。

尽管如此,帕森尼特博士仍然相信汇总数据是有效的。

“温德里奇做得很出色,”帕森尼特博士说,“但是走进他办公室的人患有肺结核、痢疾以及长时间恶化的骨感染,他们暴露在我们从未见过的传染病中。”

帕森尼特博士表示,温德里奇在研究中确实也尝试过测量健康人的体温,但即便如此,当时人的预期寿命是38岁,而大部分人都承受着牙龈疾病和梅毒等慢性传染病的折磨。帕森尼特博士怀疑由这些疾病和其他持续性疾病引起的炎症可以解释温德里奇记录的体温为何较高,而人群炎症水平变化是体温下降最合理的解释。

尽管麦考维克博士对数据的质量表示怀疑,但他认为这一假设是有说服力的。

“结论是美国人的平均体温在这段时间里下降了,”麦考维克博士说,“如果这种观察是真实的,那么她的解释是非常合理的。”

负责对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进行同行评议的苏黎世大学(University of Zurich)进化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Evolutionary Medicine)所长吕利(Frank Rühli)建议称,鉴于已有证据,医疗机构应对此做出回应。

“医学规范、指南和干预起始点需要调整,”吕利博士说,“这是主要问题。”

这对需要决定何时以及如何治疗患者的研究人员和医生来说非常重要。但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自身的感觉比温度计读数更重要。

“你病了就是病了,”帕森尼特博士说,“不管你体温是多少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人的平均体温不再是37度

发布日期:2020-02-07 09:51
摘要:最新研究显示,随着时间推移人体发生了变化。



撰文 | Jo Craven McGinty

OR--商业新媒体 】大约150年前,一位德国医生分析了2.5万名患者的上百万份体温数据,得出一个结论:人的正常体温为37摄氏度。

这个标准被无数医学文献引用,帮助一代又一代家长判断孩子病情的严重程度。

然而,至少有20多项现代研究得出结论:这个数字太高了。

人们不禁怀疑,这位名为温德里奇(Carl Reinhold August Wunderlich)的医生于1869年发布的首创分析结果存在缺陷。

真是这样吗?

在一项新研究中,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认为,温德里奇的数据在当时是正确的,只是由于人体发生了变化,因此不再准确。

研究人员表示,现在人们正常的平均体温在36.4摄氏度左右。

“这对整体人口来说是很大的下降。”麦考维克(Philip Mackowiak)表示,他是马里兰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Maryland School of Medicine)的名誉医学教授,同时也是《发热:基本机制与管理》(Fever: Basic Mechanisms and Management)一书的编辑。

体温通常可以代表代谢率,体温下降能为我们揭示人体随时间推移发生其他生理变化的线索。

“人们变高、变胖,寿命也变长了,而我们其实并不了解这一切变化的原因。”论文的资深作者、斯坦福大学传染病研究专家帕森尼特(Julie Parsonnet)说,“体温和这些都有关系。问题是,谁是驱动因素。”

为了证实“现阶段人类正常体温较低”这一假设,帕森尼特及其研究搭档分析了157年间189,338人的677,423份体温数据。

这些数据的来源包括从美国内战开始到1940年间内战退伍军人退休金记录中的健康资料、1971至1974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进行的《全国健康和营养检查调查》(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2007至2017年斯坦福转化研究综合数据库环境(Stanford Translational Research Integrated Database Environment)。

总体而言,内战退伍军人的体温高于20世纪70年代的测量值,而后者又高于21世纪头十年的测量值。

“我注意到两件事,”帕森尼特博士说,“变化的幅度和温度以相同的速度持续下降。”

研究人员在对比体温时遇到的一个复杂因素是,温德里奇和斯坦福的数据使用了不同的测量方法和测量工具。

体温可以通过口腔、腋下、耳朵或直肠测得。耳朵和直肠的温度往往比口腔温度高半度,而腋下温度则通常低一度。

麦考维克博士表示,温德里奇比较喜欢用腋下测量法,但他使用的温度计校准得比正常的温度计要高。麦考维克博士于1992年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ine Association)上对这项研究发表了评论文章(他建议抛弃温德里奇标准)。

帕森尼特博士的数据则是通过各种方式采集而来。内战记录中的数据可能是用水银温度计测量的腋窝温度和口腔温度的混合物——研究人员无法确定。仪器的精度也是未知的。20世纪70年代的测量结果仅采用了口腔水银温度计测出的读数。而21世纪头十年的数据使用的则是数字口腔仪器。

年龄、测量时的时段、身体活动以及其他一些研究人员无法解释的因素也会影响体温。

尽管如此,帕森尼特博士仍然相信汇总数据是有效的。

“温德里奇做得很出色,”帕森尼特博士说,“但是走进他办公室的人患有肺结核、痢疾以及长时间恶化的骨感染,他们暴露在我们从未见过的传染病中。”

帕森尼特博士表示,温德里奇在研究中确实也尝试过测量健康人的体温,但即便如此,当时人的预期寿命是38岁,而大部分人都承受着牙龈疾病和梅毒等慢性传染病的折磨。帕森尼特博士怀疑由这些疾病和其他持续性疾病引起的炎症可以解释温德里奇记录的体温为何较高,而人群炎症水平变化是体温下降最合理的解释。

尽管麦考维克博士对数据的质量表示怀疑,但他认为这一假设是有说服力的。

“结论是美国人的平均体温在这段时间里下降了,”麦考维克博士说,“如果这种观察是真实的,那么她的解释是非常合理的。”

负责对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进行同行评议的苏黎世大学(University of Zurich)进化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Evolutionary Medicine)所长吕利(Frank Rühli)建议称,鉴于已有证据,医疗机构应对此做出回应。

“医学规范、指南和干预起始点需要调整,”吕利博士说,“这是主要问题。”

这对需要决定何时以及如何治疗患者的研究人员和医生来说非常重要。但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自身的感觉比温度计读数更重要。

“你病了就是病了,”帕森尼特博士说,“不管你体温是多少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最新研究显示,随着时间推移人体发生了变化。



撰文 | Jo Craven McGinty

OR--商业新媒体 】大约150年前,一位德国医生分析了2.5万名患者的上百万份体温数据,得出一个结论:人的正常体温为37摄氏度。

这个标准被无数医学文献引用,帮助一代又一代家长判断孩子病情的严重程度。

然而,至少有20多项现代研究得出结论:这个数字太高了。

人们不禁怀疑,这位名为温德里奇(Carl Reinhold August Wunderlich)的医生于1869年发布的首创分析结果存在缺陷。

真是这样吗?

在一项新研究中,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认为,温德里奇的数据在当时是正确的,只是由于人体发生了变化,因此不再准确。

研究人员表示,现在人们正常的平均体温在36.4摄氏度左右。

“这对整体人口来说是很大的下降。”麦考维克(Philip Mackowiak)表示,他是马里兰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Maryland School of Medicine)的名誉医学教授,同时也是《发热:基本机制与管理》(Fever: Basic Mechanisms and Management)一书的编辑。

体温通常可以代表代谢率,体温下降能为我们揭示人体随时间推移发生其他生理变化的线索。

“人们变高、变胖,寿命也变长了,而我们其实并不了解这一切变化的原因。”论文的资深作者、斯坦福大学传染病研究专家帕森尼特(Julie Parsonnet)说,“体温和这些都有关系。问题是,谁是驱动因素。”

为了证实“现阶段人类正常体温较低”这一假设,帕森尼特及其研究搭档分析了157年间189,338人的677,423份体温数据。

这些数据的来源包括从美国内战开始到1940年间内战退伍军人退休金记录中的健康资料、1971至1974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进行的《全国健康和营养检查调查》(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2007至2017年斯坦福转化研究综合数据库环境(Stanford Translational Research Integrated Database Environment)。

总体而言,内战退伍军人的体温高于20世纪70年代的测量值,而后者又高于21世纪头十年的测量值。

“我注意到两件事,”帕森尼特博士说,“变化的幅度和温度以相同的速度持续下降。”

研究人员在对比体温时遇到的一个复杂因素是,温德里奇和斯坦福的数据使用了不同的测量方法和测量工具。

体温可以通过口腔、腋下、耳朵或直肠测得。耳朵和直肠的温度往往比口腔温度高半度,而腋下温度则通常低一度。

麦考维克博士表示,温德里奇比较喜欢用腋下测量法,但他使用的温度计校准得比正常的温度计要高。麦考维克博士于1992年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ine Association)上对这项研究发表了评论文章(他建议抛弃温德里奇标准)。

帕森尼特博士的数据则是通过各种方式采集而来。内战记录中的数据可能是用水银温度计测量的腋窝温度和口腔温度的混合物——研究人员无法确定。仪器的精度也是未知的。20世纪70年代的测量结果仅采用了口腔水银温度计测出的读数。而21世纪头十年的数据使用的则是数字口腔仪器。

年龄、测量时的时段、身体活动以及其他一些研究人员无法解释的因素也会影响体温。

尽管如此,帕森尼特博士仍然相信汇总数据是有效的。

“温德里奇做得很出色,”帕森尼特博士说,“但是走进他办公室的人患有肺结核、痢疾以及长时间恶化的骨感染,他们暴露在我们从未见过的传染病中。”

帕森尼特博士表示,温德里奇在研究中确实也尝试过测量健康人的体温,但即便如此,当时人的预期寿命是38岁,而大部分人都承受着牙龈疾病和梅毒等慢性传染病的折磨。帕森尼特博士怀疑由这些疾病和其他持续性疾病引起的炎症可以解释温德里奇记录的体温为何较高,而人群炎症水平变化是体温下降最合理的解释。

尽管麦考维克博士对数据的质量表示怀疑,但他认为这一假设是有说服力的。

“结论是美国人的平均体温在这段时间里下降了,”麦考维克博士说,“如果这种观察是真实的,那么她的解释是非常合理的。”

负责对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进行同行评议的苏黎世大学(University of Zurich)进化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Evolutionary Medicine)所长吕利(Frank Rühli)建议称,鉴于已有证据,医疗机构应对此做出回应。

“医学规范、指南和干预起始点需要调整,”吕利博士说,“这是主要问题。”

这对需要决定何时以及如何治疗患者的研究人员和医生来说非常重要。但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自身的感觉比温度计读数更重要。

“你病了就是病了,”帕森尼特博士说,“不管你体温是多少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人的平均体温不再是37度

发布日期:2020-02-07 09:51
摘要:最新研究显示,随着时间推移人体发生了变化。



撰文 | Jo Craven McGinty

OR--商业新媒体 】大约150年前,一位德国医生分析了2.5万名患者的上百万份体温数据,得出一个结论:人的正常体温为37摄氏度。

这个标准被无数医学文献引用,帮助一代又一代家长判断孩子病情的严重程度。

然而,至少有20多项现代研究得出结论:这个数字太高了。

人们不禁怀疑,这位名为温德里奇(Carl Reinhold August Wunderlich)的医生于1869年发布的首创分析结果存在缺陷。

真是这样吗?

在一项新研究中,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认为,温德里奇的数据在当时是正确的,只是由于人体发生了变化,因此不再准确。

研究人员表示,现在人们正常的平均体温在36.4摄氏度左右。

“这对整体人口来说是很大的下降。”麦考维克(Philip Mackowiak)表示,他是马里兰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Maryland School of Medicine)的名誉医学教授,同时也是《发热:基本机制与管理》(Fever: Basic Mechanisms and Management)一书的编辑。

体温通常可以代表代谢率,体温下降能为我们揭示人体随时间推移发生其他生理变化的线索。

“人们变高、变胖,寿命也变长了,而我们其实并不了解这一切变化的原因。”论文的资深作者、斯坦福大学传染病研究专家帕森尼特(Julie Parsonnet)说,“体温和这些都有关系。问题是,谁是驱动因素。”

为了证实“现阶段人类正常体温较低”这一假设,帕森尼特及其研究搭档分析了157年间189,338人的677,423份体温数据。

这些数据的来源包括从美国内战开始到1940年间内战退伍军人退休金记录中的健康资料、1971至1974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进行的《全国健康和营养检查调查》(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2007至2017年斯坦福转化研究综合数据库环境(Stanford Translational Research Integrated Database Environment)。

总体而言,内战退伍军人的体温高于20世纪70年代的测量值,而后者又高于21世纪头十年的测量值。

“我注意到两件事,”帕森尼特博士说,“变化的幅度和温度以相同的速度持续下降。”

研究人员在对比体温时遇到的一个复杂因素是,温德里奇和斯坦福的数据使用了不同的测量方法和测量工具。

体温可以通过口腔、腋下、耳朵或直肠测得。耳朵和直肠的温度往往比口腔温度高半度,而腋下温度则通常低一度。

麦考维克博士表示,温德里奇比较喜欢用腋下测量法,但他使用的温度计校准得比正常的温度计要高。麦考维克博士于1992年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ine Association)上对这项研究发表了评论文章(他建议抛弃温德里奇标准)。

帕森尼特博士的数据则是通过各种方式采集而来。内战记录中的数据可能是用水银温度计测量的腋窝温度和口腔温度的混合物——研究人员无法确定。仪器的精度也是未知的。20世纪70年代的测量结果仅采用了口腔水银温度计测出的读数。而21世纪头十年的数据使用的则是数字口腔仪器。

年龄、测量时的时段、身体活动以及其他一些研究人员无法解释的因素也会影响体温。

尽管如此,帕森尼特博士仍然相信汇总数据是有效的。

“温德里奇做得很出色,”帕森尼特博士说,“但是走进他办公室的人患有肺结核、痢疾以及长时间恶化的骨感染,他们暴露在我们从未见过的传染病中。”

帕森尼特博士表示,温德里奇在研究中确实也尝试过测量健康人的体温,但即便如此,当时人的预期寿命是38岁,而大部分人都承受着牙龈疾病和梅毒等慢性传染病的折磨。帕森尼特博士怀疑由这些疾病和其他持续性疾病引起的炎症可以解释温德里奇记录的体温为何较高,而人群炎症水平变化是体温下降最合理的解释。

尽管麦考维克博士对数据的质量表示怀疑,但他认为这一假设是有说服力的。

“结论是美国人的平均体温在这段时间里下降了,”麦考维克博士说,“如果这种观察是真实的,那么她的解释是非常合理的。”

负责对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进行同行评议的苏黎世大学(University of Zurich)进化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Evolutionary Medicine)所长吕利(Frank Rühli)建议称,鉴于已有证据,医疗机构应对此做出回应。

“医学规范、指南和干预起始点需要调整,”吕利博士说,“这是主要问题。”

这对需要决定何时以及如何治疗患者的研究人员和医生来说非常重要。但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自身的感觉比温度计读数更重要。

“你病了就是病了,”帕森尼特博士说,“不管你体温是多少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最新研究显示,随着时间推移人体发生了变化。



撰文 | Jo Craven McGinty

OR--商业新媒体 】大约150年前,一位德国医生分析了2.5万名患者的上百万份体温数据,得出一个结论:人的正常体温为37摄氏度。

这个标准被无数医学文献引用,帮助一代又一代家长判断孩子病情的严重程度。

然而,至少有20多项现代研究得出结论:这个数字太高了。

人们不禁怀疑,这位名为温德里奇(Carl Reinhold August Wunderlich)的医生于1869年发布的首创分析结果存在缺陷。

真是这样吗?

在一项新研究中,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认为,温德里奇的数据在当时是正确的,只是由于人体发生了变化,因此不再准确。

研究人员表示,现在人们正常的平均体温在36.4摄氏度左右。

“这对整体人口来说是很大的下降。”麦考维克(Philip Mackowiak)表示,他是马里兰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Maryland School of Medicine)的名誉医学教授,同时也是《发热:基本机制与管理》(Fever: Basic Mechanisms and Management)一书的编辑。

体温通常可以代表代谢率,体温下降能为我们揭示人体随时间推移发生其他生理变化的线索。

“人们变高、变胖,寿命也变长了,而我们其实并不了解这一切变化的原因。”论文的资深作者、斯坦福大学传染病研究专家帕森尼特(Julie Parsonnet)说,“体温和这些都有关系。问题是,谁是驱动因素。”

为了证实“现阶段人类正常体温较低”这一假设,帕森尼特及其研究搭档分析了157年间189,338人的677,423份体温数据。

这些数据的来源包括从美国内战开始到1940年间内战退伍军人退休金记录中的健康资料、1971至1974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进行的《全国健康和营养检查调查》(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2007至2017年斯坦福转化研究综合数据库环境(Stanford Translational Research Integrated Database Environment)。

总体而言,内战退伍军人的体温高于20世纪70年代的测量值,而后者又高于21世纪头十年的测量值。

“我注意到两件事,”帕森尼特博士说,“变化的幅度和温度以相同的速度持续下降。”

研究人员在对比体温时遇到的一个复杂因素是,温德里奇和斯坦福的数据使用了不同的测量方法和测量工具。

体温可以通过口腔、腋下、耳朵或直肠测得。耳朵和直肠的温度往往比口腔温度高半度,而腋下温度则通常低一度。

麦考维克博士表示,温德里奇比较喜欢用腋下测量法,但他使用的温度计校准得比正常的温度计要高。麦考维克博士于1992年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ine Association)上对这项研究发表了评论文章(他建议抛弃温德里奇标准)。

帕森尼特博士的数据则是通过各种方式采集而来。内战记录中的数据可能是用水银温度计测量的腋窝温度和口腔温度的混合物——研究人员无法确定。仪器的精度也是未知的。20世纪70年代的测量结果仅采用了口腔水银温度计测出的读数。而21世纪头十年的数据使用的则是数字口腔仪器。

年龄、测量时的时段、身体活动以及其他一些研究人员无法解释的因素也会影响体温。

尽管如此,帕森尼特博士仍然相信汇总数据是有效的。

“温德里奇做得很出色,”帕森尼特博士说,“但是走进他办公室的人患有肺结核、痢疾以及长时间恶化的骨感染,他们暴露在我们从未见过的传染病中。”

帕森尼特博士表示,温德里奇在研究中确实也尝试过测量健康人的体温,但即便如此,当时人的预期寿命是38岁,而大部分人都承受着牙龈疾病和梅毒等慢性传染病的折磨。帕森尼特博士怀疑由这些疾病和其他持续性疾病引起的炎症可以解释温德里奇记录的体温为何较高,而人群炎症水平变化是体温下降最合理的解释。

尽管麦考维克博士对数据的质量表示怀疑,但他认为这一假设是有说服力的。

“结论是美国人的平均体温在这段时间里下降了,”麦考维克博士说,“如果这种观察是真实的,那么她的解释是非常合理的。”

负责对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进行同行评议的苏黎世大学(University of Zurich)进化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Evolutionary Medicine)所长吕利(Frank Rühli)建议称,鉴于已有证据,医疗机构应对此做出回应。

“医学规范、指南和干预起始点需要调整,”吕利博士说,“这是主要问题。”

这对需要决定何时以及如何治疗患者的研究人员和医生来说非常重要。但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自身的感觉比温度计读数更重要。

“你病了就是病了,”帕森尼特博士说,“不管你体温是多少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