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禁令督促华为更努力发展自身业务;“竞选总统?我热爱我的工作。”



OR--商业新媒体华为CEO 任正非

随着全世界的电信设备供应商都在努力发展5G技术,华为正处于紧要关头。目前,华为在中国境内,无论在网络还是在智能手机业务上都处于领先地位,但在海外的业务却因美国政府的一纸实体名单而面临着危机。美国政府禁止华为在没有特殊许可的情况下,从美国公司购买关键的零部件,并对其他国家施压要求共同封锁华为。针对这些问题,华为创始人和CEO任正非接受了彭博电视采访。

首先,我要就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对华为的一些担忧进行提问,例如有关可能存在的“后门”,还有安全隐患危机等。你能够断然否认,华为设备和网络中不存在任何漏洞、后门吗?

信息安全问题确实一直都非常重要,就像矛和盾一样,如果有盾,那么一定要有一个矛。比如说密钥,过去一个超级计算机可能需要若干年才能解锁一个加密性能最好的密钥,但如今量子计算机可能几秒钟就可以实现。所以我觉得信息安全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并不是绝对的。人们都在谈论区块链技术有多么先进,但在量子计算机面前可能会被轻易攻破。如今对人们来说,信息安全和加密的问题可能很难解决,因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们需要一直努力应对可能发生的网络攻击。

我们是否只应该利用技术来解决这项难题?

我认为最终还是要借助政府和监管的力量,不能把所谓的安全问题都归结于是技术的错。就好比汽车可能会突然翻车,但你不能说这都是汽车制造商的问题。作为设备供应商,华为的终极任务是确保设备不存在这些问题,我们也敢对全世界的各国政府给出这样的承诺。对我们而言,销售信息设备就好比销售汽车。我们同电信运营商合作,其对数据的管理是在政府和监管机构的监管下进行的。我们敢承诺华为在所有有业务进行的国家和地区,都严格遵守当地法律,以确保信息的安全和可靠性。我们的责任是确保我们不触犯当地法律。其次,我们支持政府监管。

自美国发布实体清单后,华为如何适应带来的冲击?如何做到不依赖美国公司提供零部件?

我们要先感谢美国供应商在过去30年对我们的支持和帮助,是他们成就了今天的华为。华为希望能在未来继续同美国供应商合作,共同寻找更好的服务消费者的方法。华为永远都会拥抱全球化,这是我们的宗旨。但如今实体清单迫使我们被迫暂停供应业务,华为仍然有能力活下来,但这并不是终极目标。我并不希望所有的业务都由华为自己来提供,如果不得已而为之,我希望这只是缓兵之计。华为的业务成长暂时没有问题,未来也不会有问题。希望明年今日我们仍能坐下来聊一聊,因为那时候就可以见证华为是否健康成长。

2019年上半年,华为在没有禁令的情况下飞速发展,这一点毋庸置疑。即便在实体清单出台后,我们也在向前发展。也就说到现在为止,华为已在很多方面适应了禁令带来的冲击。2020年全年都要在禁令的枷锁下发展,如果到2020年底我们还能健康发展的话,也就代表着华为已经安然度过了危机。确定危机度过以后,华为会关注未来的3至5年内,是否仍然在科技行业占据主导地位。我们当然希望华为的技术引领世界,但结果没人可以保证。华为正在努力调整自身业务,以确保未来在科技行业的领先地位。美国的一纸禁令实际上督促了华为继续更努力发展自身业务,拒绝松懈。

我想聊一聊消费者业务,这也是此次实体清单的一部分。你们不能在你们的新版设备中安装谷歌应用,这对你们的全球业务有什么影响?这对你们加大研发力度,研发自己的系统“鸿蒙”,有什么推动作用?

这个肯定是有影响的。我们曾同谷歌有协议,且双方都在努力共同搭建世界的生态系统。美国实体清单确实对我们的产品供应产生一定影响,但我们的智能手机性能不仅限于谷歌所提供的应用程序,还有很多其他卓越的性能。华为mate 30就没有预先安装谷歌的应用程序,但销量还不错,这意味着消费者仍然愿意接受并使用华为手机。实体清单对华为的海外业务影响可能会大一些,业务比重肯定会有所减少。我们一直在鼓励我们的科学家、专家等上千技术研发人员,同他们一起共同制订未来发展技术的计划。但目前我们的任务还是要妥善分配资源修补“漏洞”,以确保将来能重新出发。

有趣的是,华为的企业策略负责人对彭博新闻社表示,华为在2020年的手机销量可能会增长20%,智能手机在中国境内的市场份额也会达到50%。这是否代表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为的禁令实际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我还没有听说2020年业务会增长20%这件事,但2019年设备总销量会达到2.4亿至2.5亿部,这个数据我还是清楚的,而且我知道明年肯定会继续增长。然而希望和现实不能一概而论,2020年的环境可能会发生改变,我不确定到时华为消费者业务环境会如何变化。

你有没有对最好的、最糟糕的形式的预估?

我觉得最糟糕也就是这样了吧,但我们的销量仍然有2.4亿至2.5亿部。如今我们的处境已经是最糟糕、最艰难的了,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

你觉得如今各公司,包括华为在内,是否过于依赖美国公司的零部件供应?美国的禁令是否会起到相反的作用,也就是促进国内的软件开发?

美国在科技领域的地位目前无法企及,就好比珠穆朗玛峰是全世界的最高点。当山顶的雪水融化时会为山腰以及山脚的农作物、牲畜提供水资源。也就是美国的科技成果可以造福其他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流动的水资源能够带来价值和利润。如果在山顶的美国拒绝为山下的国家提供水资源,那么山下的国家可能就需要打井,这样也能确保水资源的供应,也不用再给美国支付费用,也就是其他国家必然会找到其他行之有效的发展方法。我认为各国应该努力发展自身科技,拥抱更多的机遇。各国应该立即行动起来。中国能不能行动,还是个问号,因为中国的行业根基还不够强大。即便人均GDP数字可观,但中国还是生产低附加值的产品居多。欧洲、日本等很多国家早已摒弃了这种发展模式。如果位于喜马拉雅顶峰的国家拒绝向山下引流灌溉,水资源将会被困在山顶很多年。如果水资源冻结,华尔街要怎么办?资源不流动的话,华尔街就没有足够的资金发展。采访/彭博

摩根大通CEO 杰米·戴蒙

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出席了在纽约举办的2019年彭博全球商业论坛,共同探讨成功的要素,如何做一个好的领导者,中美对各自企业发展的影响,以及中美贸易关系的看法等。

您在行业中成为翘楚,原因是什么?

我一直希望通过观察别人,学习如何处理事情和问题,然后学到很多东西。我认为努力工作和遵守纪律很重要,不能单纯依赖运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要在自己从事的领域精益求精。

由于政治环境变化,很多事变得更加困难吗?

有些事情是不会改变的。纪律、细节、分析、事实......诸如此类,信任别人,赢得日常信任关系,这些都是一样的。关于速度,我认为在企业中也是如此,可以根据这些准则进行组织管理,因为技术发展速度快,要求管理的方法更加敏捷。过去需要数百人才能做到的,现在只需六个人就可以完成,这样就可以组成一个小团队。其次是企业角色的全球政治复杂性,以及如何做到这一点。要成为一个富有成效的人,就要与政府合作讨论,把对国家有益的事情做好。

你会提供什么建议?你将从政治人物得到哪些建议?

政策复杂,需要合作,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由善意铺成的。很多政策的初衷都是为了帮助人民,帮助国家,却把他们拉下了台。我可以举无数个例子,政治人物真的应该好好制定政策,找出在政治环境中可以实现的目标,然后完成。不应该随波逐流,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不同的国家中,有的在为人们谋福祉,有的却在贻害百姓。往往国家作恶,却披着华丽的外衣,这些都是政客们怂恿的。因此,关键是要立法者们制定正确的政策,砥砺前行。

有没有人问过你是否要竞选总统?

人们经常会问这个问题,几百个人都问过。我不会因为别人问,而感到受宠若惊,我不会竞选的。我热爱我所做的工作,可以通过我所拥有的平台在世界各地做出巨大的、富有成效的贡献。

你觉得作为CEO可以带来更大的改变吗?

尽我所能而已。我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把我本职工作做得非常好,使世界各地金融、经济、城市和各州的人们振作起来并参与其中。我很喜欢我的工作,有一天我会做其他的事情。

政治和政界人士留下的真空地带,必须由CEO来填补吗?

我相信你会发现,CEO和优秀政治家的技能有重合之处,但不完全重合。

你担心贸易摩擦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吗?

更多的人应该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中国,我这么说是出于尊重。中国很多区域没有足够的食物、水和能源,邻国的形势真的很复杂,包括韩国、日本、印度尼西亚、越南、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和俄罗斯。中国有500万或1000万人生活在贫困中,人均GDP是1万美元。美国有我们日常所需的所有食物和能源,邻国形势简单——墨西哥和加拿大。即使我们在未来30年里把这个国家治理得很糟糕,我们的人均GDP也会是他们的三倍。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们有共同的利益——经济发展、和平、核扩散问题、反恐等。所以我们要共同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更担心亚马逊银行还是谷歌银行?

当然,竞争总是存在的,但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放眼全球,中国的银行现在比我们的市值和资产负债表都要大。每一个野心勃勃的公司都想同我们竞争,我的工作是确保我离开的时候公司仍然能健康运转。采访/彭博电视

腾讯总裁 刘炽平

在北京举办的2019年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腾讯总裁刘炽平就中国科技行业及腾讯发展,和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联席执行董事长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展开对话。

在中国,腾讯正与其他科技公司竞争,比如阿里巴巴或百度。你认为中国伟大的科技公司为什么还没有在美国取得很好成绩?

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科技公司在国内的市场非常广阔,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深耕中国。举个例子,对我们来说,很难找到一个想要离开中国,想把市场搬到美国去发展的经理人,这是其一。

其二是文化差异,两国文化截然不同。一些产品在中国很受欢迎,但在美国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发展。

现在,你们公司制作很多电子游戏?

是的,那是我们的业务之一。

你认为电子游戏对青年人的影响是什么?

当然,适度玩电子游戏是有益的。就像世界上其他任何东西一样,只要做到适度就好。它可以训练你的反应时间,可以训练你的策略思考,像体育运动一样,与人们一起进行团队合作。我不认为应当玩太多的游戏,尤其是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这也是我们推出了一套系统对未成年人玩游戏时间做出限制的原因。

如果白天在公司工作的员工想玩电子游戏,那可以吗?

当然,如果他们想玩的话玩一天都可以。但通常他们会留下来完成工作。

是你发明的微信,还是别人?

腾讯最开始成立的时候,产品是即时通讯平台和社交网络,称为QQ,这几乎是微信的前身。当移动时代来临时,QQ对于移动设备而言太慢,QQ是针对PC设计的,微信是针对移动设备设计的。在那时,我们需要一个针对移动端的即时通讯平台。实际上,在我们公司内部,有三个不同的团队要做这个,我们同意这三个团队都做,其中一个拿出最好用户体验的团队胜出,然后我们就举全公司之力支持了这款产品。

为什么没有在美国火起来?

这是个好问题。首先,在美国,现在很多人使用SMS,SMS一直以来都是免费的。在这一点上,很多人使用iMessage,因为iPhone的普及率非常高。WhatsApp有点像全球即时通讯,移动即时通讯平台。在那时,WhatsApp实际上在全世界范围内受到欢迎,定位非常简单,是SMS的替代品,用户体验实际上是越轻松越好,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使用它。对我们来说,当我们决定深入研究时,可以将微信打造为在中国每人都可以使用的平台,可以开始添加其他功能并将其打造为平台。现在我们加入了即时通讯,一个叫做朋友圈的社交网络,后来增加了一个公众号平台,让人们可以发布信息。如今我们又增加了微信支付,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还有许多小程序允许人们进行各种不同的操作。

Martin(刘炽平英文名字),当人们一直来找你说,我有下一个微信,我有下一个很棒的电子游戏,你如何决定支持哪一个?你是否有一个团队研究所有这些想法?你收到多少新想法的建议?你拒绝了多少,拒绝其中的99%?

我们确实收到一些计划书。但同时,我们的团队实际上正在与这些企业家接触,并尝试研究产品。从根本上看待产品,价值主张,技术和人员,这当然是要看的东西,并最终决定是否投资。

你还很年轻,有没有想过下一个阶段你会做些什么?现在如果你考虑慈善事业和类似的事情,按照人类的正常标准,你会有相当多的钱。

我们拥有的核心平台仍然可以做很多事情,互联网确实在某些方面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但是有些领域现在还不是。慈善机构是很大的机会,还有数字化,帮各大组织实现数字化。而最后一个行业实际上是慈善机构和教育,所以如果我现在能做点什么的话,我真的想帮助慈善机构和教育机构实现数字化。

如果我有闲钱,在中国只能买一只股票,我是买阿里巴巴,腾讯还是百度?

你有最好的未来计划,有足够的钱买这三只股票。

你可能很熟悉中美在贸易方面的争端,是否对你有任何影响,或者你是否真正关心,是否会在短期内得到解决,而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它并没有影响到我们,但我希望情况能尽快解决。只有当人们合作时,创新才真正发生。即使看中国,现在的科技行业也确实是许多了解市场的基层企业家的关注点。但同时,也有很多在美国有经验的工程师和企业家回来后,投资于能带来增长率的资本。采访/彭博

滴滴出行总裁 柳青

在2019年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就她个人职涯、女性职场发展、共享出行发展趋势,和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联席执行董事长大卫·鲁宾斯坦(DavidRubenstein)展开对话。

你的职业生涯从高盛开始,然后晋升为董事总经理。有什么比成为高盛董事总经理更高的使命呢?你为什么去打车公司呢?

当我初次搬回北京,和我的三个孩子在街上,我根本叫不到出租车。况且,我一直想做一些令人兴奋的事情,并成为这样的人。所以,当滴滴还是一家小公司时,我遇到了滴滴的创始人(程维),看到了它的潜力,我也喜欢那里的团队。

你的父亲是科技界的明星,他创办了联想公司。他和你说是留在高盛还是去一家初创公司?

实际上,我询问了不同人的意见,也问过Martin(腾讯总裁刘炽平)的意见。有人劝我说,从高盛去一家出租车公司就像一个魔盒,需要做好准备。那是一个草根公司,文化是核心,你要确保你能在那里生存。很多人打赌我不能生存,但我仍然觉得我活得还好。

你们的服务曾与Uber在中国竞争了一段时间,你们最终买下了Uber在中国的业务。你是如何说服Uber相信你比他们更好?

首先,我非常真诚地感谢竞争存在,没有Uber,我们就不能走向世界舞台,可能还在国内发展。Uber进入中国的时候,滴滴才3岁,并还在测试中,他们带来的钱比我们的估值还大。我们一度感到害怕,面临着是否让步的重大决定。高管每天早上9点都聚在会议室里,放着一些鼓舞人心的歌曲,并试图找出策略。需要说几件事。首先,我们工作非常努力,产品团队住在公司三个月,他们在办公室里睡觉,我们在Uber进入后推出产品线。第二,我们认为我们更懂中国市场。就像你说过的,不仅仅有技术,还要了解市场,了解人们的需求。

当你加入公司时,估值约5亿美元。今天是多少?

可以说,更多了。

你是亲自开车出门,有时作为驾驶员开车。当你是驾驶员时,得到的最多的评论是什么?

我开车开得并不好。有一天,我和我的同事开车在街上,如果我要撞到什么东西,他会试图保护我。一个年轻人上了车,我的同事告诉他,这是滴滴的总裁,她想调查一些问题。年轻人耸耸肩说,无所谓啊,如果你们在做调查,我可以得到一些优惠券吗。这是中国年轻的一代,他们心中充满能量,不在乎你是谁。

如今你和谷歌都在做自动驾驶,要多久才能坐在自动驾驶的车后面,而里面没有司机,更重要的是感觉安全?

还需要10年?首先你要做的是把你的部门剥离,谷歌也剥离了。

你曾经坐过其中的一辆自动驾驶的汽车吗?是的,我一直坐在车上,我的手一直把着扶手,而我们要做到这一点的根本驱动力是我们认为这将使你更加安全。我们的主要任务不仅是使技术变得成熟,还要将其商业化。如何将其商业化需要更长的时间。

在中国,你是管理大公司或公司总裁的高级女性之一。在中国,女性担任CEO比在美国更容易还是更难?

首先,在中国,实际上非常鼓励女性留在工作岗位上,但还是非常困难。

对于男性,没有冒犯地直言,通常情况下,所有男性都可以不停歇地规划自己未来30年的职业生涯。但对于在美国或中国从事科技或非科技的女性,你总是想,如果你结婚了,如果你有孩子了,如果你回来工作,是否还有你的位置?有很多干扰,无论公平与否。我认为现在是比以前更好了,但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你认为在中国女性和男性一样有机会在科技公司升职吗?

当然,肯定的。所有女性都需要摆脱玻璃天花板的概念,其次,作为一家公司,我们应该为女性创造一个更加友好的工作环境,例如,在滴滴,许多女性在生小孩时,为她们创造了在家办公的环境。四年前,我们建立了一个滴滴女性网络,目的是鼓励妇女在家工作。我非常期待的一项技术是投资增强现实技术或虚拟现实技术,我认为腾讯完全可以做到,这样你就可以在家里复制这种氛围,在家里就可以有充分的体验,这是情感上的。如果我们能在家里复制这一点,它将赋予所有妇女权利,也是我们在本次论坛上讨论的问题之一。人们开始理解纽约、北京在经历着什么,理解大卫在说什么。所以我认为科技真的可以赋予很多东西权利,包括女性、女性的事业。

当你创办公司的时候,你在中国有30个竞争对手,现在有多少个竞争对手?

我认为还有很多的竞争者,中国充满巨大的竞争力,很多人对此都有经验。每个人都努力尝试满足中国的消费者,都在努力竞争。当有人坐在你的车里时,你就有了一个营地,你有一批忠实的用户。虽然这还不是我们现在的关注点,但是当5G来临,可以大大改善车内的体验,可以为每个人提供更好的满足感,让他们坐在车里,唱卡拉OK,可以观看来自腾讯的视频。中国有很多好的内容,但是如何使它在汽车内实现,就需要更好的技术。

这个人喝醉了,你会把他们放进车里吗?你如何对待醉酒的人?

你问到了关键的问题。对于一个成立7年的年轻公司,对于如何理解我们的责任,如何与社会沟通,我们时刻保持清醒。例如,你问我的问题,从我们的驾驶员那里,得到数以百计的抱怨,他们每天都会收到醉酒者的袭击。他们对我们抱怨说,可以拒载吗?起初我们认为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因为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醉酒者身上,所以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做决定;现在我们所做的是,进行公众咨询,建立一个博客,从人们那里寻求咨询。

现在有多少驾驶员?3000万?

我们现在有3000万名注册驾驶员。

其中女性有多少?

200万名女性驾驶员。

你们客户的性别构成是各占一半吗?

是的。

客户的平均年龄是70岁还是30岁?

我们的服务范围很广,因为我们有豪华轿车,也有自行车,快车,但成熟度应该在25到35岁之间。

你们也有电动滑板车业务吗?安全吗?

是的,我们想要确保安全,我们有头盔。

这里没有因为骑滑板车而骨折去医院的吗?在美国,有因为那些电动滑板车而骨折的人。确保安全就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方向。

你准备什么时候将业务扩张到美国?

那里保有量太高了。我们将选择一个可以创造真实用户价值的市场,我们将去需要我们服务的市场。

假设你已经完成了在滴滴可以做的所有工作,你会做什么?想要创建自己的公司,成为风险投资人,还是回到高盛?我很高兴能被录用。坦白地说,我没有真正考虑过。开个玩笑,我和我的孩子说过,如果妈妈退休了,会开一个蛋糕店,大女儿弹钢琴,最小的孩子成为大厨。我们的工作是紧张和具有挑战性的,如果我们服务的每个人都理解我们也很忙的话,我们就要一直保持清醒。说实话,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考虑下一站是哪里。

你的公司什么时候上市?

我们还没有具体时间表。采访/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华为、腾讯、滴滴...在新的国际形势下会如何发展

发布日期:2020-02-04 15:48
摘要:美国禁令督促华为更努力发展自身业务;“竞选总统?我热爱我的工作。”



OR--商业新媒体华为CEO 任正非

随着全世界的电信设备供应商都在努力发展5G技术,华为正处于紧要关头。目前,华为在中国境内,无论在网络还是在智能手机业务上都处于领先地位,但在海外的业务却因美国政府的一纸实体名单而面临着危机。美国政府禁止华为在没有特殊许可的情况下,从美国公司购买关键的零部件,并对其他国家施压要求共同封锁华为。针对这些问题,华为创始人和CEO任正非接受了彭博电视采访。

首先,我要就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对华为的一些担忧进行提问,例如有关可能存在的“后门”,还有安全隐患危机等。你能够断然否认,华为设备和网络中不存在任何漏洞、后门吗?

信息安全问题确实一直都非常重要,就像矛和盾一样,如果有盾,那么一定要有一个矛。比如说密钥,过去一个超级计算机可能需要若干年才能解锁一个加密性能最好的密钥,但如今量子计算机可能几秒钟就可以实现。所以我觉得信息安全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并不是绝对的。人们都在谈论区块链技术有多么先进,但在量子计算机面前可能会被轻易攻破。如今对人们来说,信息安全和加密的问题可能很难解决,因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们需要一直努力应对可能发生的网络攻击。

我们是否只应该利用技术来解决这项难题?

我认为最终还是要借助政府和监管的力量,不能把所谓的安全问题都归结于是技术的错。就好比汽车可能会突然翻车,但你不能说这都是汽车制造商的问题。作为设备供应商,华为的终极任务是确保设备不存在这些问题,我们也敢对全世界的各国政府给出这样的承诺。对我们而言,销售信息设备就好比销售汽车。我们同电信运营商合作,其对数据的管理是在政府和监管机构的监管下进行的。我们敢承诺华为在所有有业务进行的国家和地区,都严格遵守当地法律,以确保信息的安全和可靠性。我们的责任是确保我们不触犯当地法律。其次,我们支持政府监管。

自美国发布实体清单后,华为如何适应带来的冲击?如何做到不依赖美国公司提供零部件?

我们要先感谢美国供应商在过去30年对我们的支持和帮助,是他们成就了今天的华为。华为希望能在未来继续同美国供应商合作,共同寻找更好的服务消费者的方法。华为永远都会拥抱全球化,这是我们的宗旨。但如今实体清单迫使我们被迫暂停供应业务,华为仍然有能力活下来,但这并不是终极目标。我并不希望所有的业务都由华为自己来提供,如果不得已而为之,我希望这只是缓兵之计。华为的业务成长暂时没有问题,未来也不会有问题。希望明年今日我们仍能坐下来聊一聊,因为那时候就可以见证华为是否健康成长。

2019年上半年,华为在没有禁令的情况下飞速发展,这一点毋庸置疑。即便在实体清单出台后,我们也在向前发展。也就说到现在为止,华为已在很多方面适应了禁令带来的冲击。2020年全年都要在禁令的枷锁下发展,如果到2020年底我们还能健康发展的话,也就代表着华为已经安然度过了危机。确定危机度过以后,华为会关注未来的3至5年内,是否仍然在科技行业占据主导地位。我们当然希望华为的技术引领世界,但结果没人可以保证。华为正在努力调整自身业务,以确保未来在科技行业的领先地位。美国的一纸禁令实际上督促了华为继续更努力发展自身业务,拒绝松懈。

我想聊一聊消费者业务,这也是此次实体清单的一部分。你们不能在你们的新版设备中安装谷歌应用,这对你们的全球业务有什么影响?这对你们加大研发力度,研发自己的系统“鸿蒙”,有什么推动作用?

这个肯定是有影响的。我们曾同谷歌有协议,且双方都在努力共同搭建世界的生态系统。美国实体清单确实对我们的产品供应产生一定影响,但我们的智能手机性能不仅限于谷歌所提供的应用程序,还有很多其他卓越的性能。华为mate 30就没有预先安装谷歌的应用程序,但销量还不错,这意味着消费者仍然愿意接受并使用华为手机。实体清单对华为的海外业务影响可能会大一些,业务比重肯定会有所减少。我们一直在鼓励我们的科学家、专家等上千技术研发人员,同他们一起共同制订未来发展技术的计划。但目前我们的任务还是要妥善分配资源修补“漏洞”,以确保将来能重新出发。

有趣的是,华为的企业策略负责人对彭博新闻社表示,华为在2020年的手机销量可能会增长20%,智能手机在中国境内的市场份额也会达到50%。这是否代表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为的禁令实际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我还没有听说2020年业务会增长20%这件事,但2019年设备总销量会达到2.4亿至2.5亿部,这个数据我还是清楚的,而且我知道明年肯定会继续增长。然而希望和现实不能一概而论,2020年的环境可能会发生改变,我不确定到时华为消费者业务环境会如何变化。

你有没有对最好的、最糟糕的形式的预估?

我觉得最糟糕也就是这样了吧,但我们的销量仍然有2.4亿至2.5亿部。如今我们的处境已经是最糟糕、最艰难的了,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

你觉得如今各公司,包括华为在内,是否过于依赖美国公司的零部件供应?美国的禁令是否会起到相反的作用,也就是促进国内的软件开发?

美国在科技领域的地位目前无法企及,就好比珠穆朗玛峰是全世界的最高点。当山顶的雪水融化时会为山腰以及山脚的农作物、牲畜提供水资源。也就是美国的科技成果可以造福其他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流动的水资源能够带来价值和利润。如果在山顶的美国拒绝为山下的国家提供水资源,那么山下的国家可能就需要打井,这样也能确保水资源的供应,也不用再给美国支付费用,也就是其他国家必然会找到其他行之有效的发展方法。我认为各国应该努力发展自身科技,拥抱更多的机遇。各国应该立即行动起来。中国能不能行动,还是个问号,因为中国的行业根基还不够强大。即便人均GDP数字可观,但中国还是生产低附加值的产品居多。欧洲、日本等很多国家早已摒弃了这种发展模式。如果位于喜马拉雅顶峰的国家拒绝向山下引流灌溉,水资源将会被困在山顶很多年。如果水资源冻结,华尔街要怎么办?资源不流动的话,华尔街就没有足够的资金发展。采访/彭博

摩根大通CEO 杰米·戴蒙

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出席了在纽约举办的2019年彭博全球商业论坛,共同探讨成功的要素,如何做一个好的领导者,中美对各自企业发展的影响,以及中美贸易关系的看法等。

您在行业中成为翘楚,原因是什么?

我一直希望通过观察别人,学习如何处理事情和问题,然后学到很多东西。我认为努力工作和遵守纪律很重要,不能单纯依赖运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要在自己从事的领域精益求精。

由于政治环境变化,很多事变得更加困难吗?

有些事情是不会改变的。纪律、细节、分析、事实......诸如此类,信任别人,赢得日常信任关系,这些都是一样的。关于速度,我认为在企业中也是如此,可以根据这些准则进行组织管理,因为技术发展速度快,要求管理的方法更加敏捷。过去需要数百人才能做到的,现在只需六个人就可以完成,这样就可以组成一个小团队。其次是企业角色的全球政治复杂性,以及如何做到这一点。要成为一个富有成效的人,就要与政府合作讨论,把对国家有益的事情做好。

你会提供什么建议?你将从政治人物得到哪些建议?

政策复杂,需要合作,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由善意铺成的。很多政策的初衷都是为了帮助人民,帮助国家,却把他们拉下了台。我可以举无数个例子,政治人物真的应该好好制定政策,找出在政治环境中可以实现的目标,然后完成。不应该随波逐流,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不同的国家中,有的在为人们谋福祉,有的却在贻害百姓。往往国家作恶,却披着华丽的外衣,这些都是政客们怂恿的。因此,关键是要立法者们制定正确的政策,砥砺前行。

有没有人问过你是否要竞选总统?

人们经常会问这个问题,几百个人都问过。我不会因为别人问,而感到受宠若惊,我不会竞选的。我热爱我所做的工作,可以通过我所拥有的平台在世界各地做出巨大的、富有成效的贡献。

你觉得作为CEO可以带来更大的改变吗?

尽我所能而已。我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把我本职工作做得非常好,使世界各地金融、经济、城市和各州的人们振作起来并参与其中。我很喜欢我的工作,有一天我会做其他的事情。

政治和政界人士留下的真空地带,必须由CEO来填补吗?

我相信你会发现,CEO和优秀政治家的技能有重合之处,但不完全重合。

你担心贸易摩擦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吗?

更多的人应该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中国,我这么说是出于尊重。中国很多区域没有足够的食物、水和能源,邻国的形势真的很复杂,包括韩国、日本、印度尼西亚、越南、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和俄罗斯。中国有500万或1000万人生活在贫困中,人均GDP是1万美元。美国有我们日常所需的所有食物和能源,邻国形势简单——墨西哥和加拿大。即使我们在未来30年里把这个国家治理得很糟糕,我们的人均GDP也会是他们的三倍。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们有共同的利益——经济发展、和平、核扩散问题、反恐等。所以我们要共同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更担心亚马逊银行还是谷歌银行?

当然,竞争总是存在的,但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放眼全球,中国的银行现在比我们的市值和资产负债表都要大。每一个野心勃勃的公司都想同我们竞争,我的工作是确保我离开的时候公司仍然能健康运转。采访/彭博电视

腾讯总裁 刘炽平

在北京举办的2019年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腾讯总裁刘炽平就中国科技行业及腾讯发展,和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联席执行董事长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展开对话。

在中国,腾讯正与其他科技公司竞争,比如阿里巴巴或百度。你认为中国伟大的科技公司为什么还没有在美国取得很好成绩?

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科技公司在国内的市场非常广阔,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深耕中国。举个例子,对我们来说,很难找到一个想要离开中国,想把市场搬到美国去发展的经理人,这是其一。

其二是文化差异,两国文化截然不同。一些产品在中国很受欢迎,但在美国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发展。

现在,你们公司制作很多电子游戏?

是的,那是我们的业务之一。

你认为电子游戏对青年人的影响是什么?

当然,适度玩电子游戏是有益的。就像世界上其他任何东西一样,只要做到适度就好。它可以训练你的反应时间,可以训练你的策略思考,像体育运动一样,与人们一起进行团队合作。我不认为应当玩太多的游戏,尤其是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这也是我们推出了一套系统对未成年人玩游戏时间做出限制的原因。

如果白天在公司工作的员工想玩电子游戏,那可以吗?

当然,如果他们想玩的话玩一天都可以。但通常他们会留下来完成工作。

是你发明的微信,还是别人?

腾讯最开始成立的时候,产品是即时通讯平台和社交网络,称为QQ,这几乎是微信的前身。当移动时代来临时,QQ对于移动设备而言太慢,QQ是针对PC设计的,微信是针对移动设备设计的。在那时,我们需要一个针对移动端的即时通讯平台。实际上,在我们公司内部,有三个不同的团队要做这个,我们同意这三个团队都做,其中一个拿出最好用户体验的团队胜出,然后我们就举全公司之力支持了这款产品。

为什么没有在美国火起来?

这是个好问题。首先,在美国,现在很多人使用SMS,SMS一直以来都是免费的。在这一点上,很多人使用iMessage,因为iPhone的普及率非常高。WhatsApp有点像全球即时通讯,移动即时通讯平台。在那时,WhatsApp实际上在全世界范围内受到欢迎,定位非常简单,是SMS的替代品,用户体验实际上是越轻松越好,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使用它。对我们来说,当我们决定深入研究时,可以将微信打造为在中国每人都可以使用的平台,可以开始添加其他功能并将其打造为平台。现在我们加入了即时通讯,一个叫做朋友圈的社交网络,后来增加了一个公众号平台,让人们可以发布信息。如今我们又增加了微信支付,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还有许多小程序允许人们进行各种不同的操作。

Martin(刘炽平英文名字),当人们一直来找你说,我有下一个微信,我有下一个很棒的电子游戏,你如何决定支持哪一个?你是否有一个团队研究所有这些想法?你收到多少新想法的建议?你拒绝了多少,拒绝其中的99%?

我们确实收到一些计划书。但同时,我们的团队实际上正在与这些企业家接触,并尝试研究产品。从根本上看待产品,价值主张,技术和人员,这当然是要看的东西,并最终决定是否投资。

你还很年轻,有没有想过下一个阶段你会做些什么?现在如果你考虑慈善事业和类似的事情,按照人类的正常标准,你会有相当多的钱。

我们拥有的核心平台仍然可以做很多事情,互联网确实在某些方面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但是有些领域现在还不是。慈善机构是很大的机会,还有数字化,帮各大组织实现数字化。而最后一个行业实际上是慈善机构和教育,所以如果我现在能做点什么的话,我真的想帮助慈善机构和教育机构实现数字化。

如果我有闲钱,在中国只能买一只股票,我是买阿里巴巴,腾讯还是百度?

你有最好的未来计划,有足够的钱买这三只股票。

你可能很熟悉中美在贸易方面的争端,是否对你有任何影响,或者你是否真正关心,是否会在短期内得到解决,而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它并没有影响到我们,但我希望情况能尽快解决。只有当人们合作时,创新才真正发生。即使看中国,现在的科技行业也确实是许多了解市场的基层企业家的关注点。但同时,也有很多在美国有经验的工程师和企业家回来后,投资于能带来增长率的资本。采访/彭博

滴滴出行总裁 柳青

在2019年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就她个人职涯、女性职场发展、共享出行发展趋势,和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联席执行董事长大卫·鲁宾斯坦(DavidRubenstein)展开对话。

你的职业生涯从高盛开始,然后晋升为董事总经理。有什么比成为高盛董事总经理更高的使命呢?你为什么去打车公司呢?

当我初次搬回北京,和我的三个孩子在街上,我根本叫不到出租车。况且,我一直想做一些令人兴奋的事情,并成为这样的人。所以,当滴滴还是一家小公司时,我遇到了滴滴的创始人(程维),看到了它的潜力,我也喜欢那里的团队。

你的父亲是科技界的明星,他创办了联想公司。他和你说是留在高盛还是去一家初创公司?

实际上,我询问了不同人的意见,也问过Martin(腾讯总裁刘炽平)的意见。有人劝我说,从高盛去一家出租车公司就像一个魔盒,需要做好准备。那是一个草根公司,文化是核心,你要确保你能在那里生存。很多人打赌我不能生存,但我仍然觉得我活得还好。

你们的服务曾与Uber在中国竞争了一段时间,你们最终买下了Uber在中国的业务。你是如何说服Uber相信你比他们更好?

首先,我非常真诚地感谢竞争存在,没有Uber,我们就不能走向世界舞台,可能还在国内发展。Uber进入中国的时候,滴滴才3岁,并还在测试中,他们带来的钱比我们的估值还大。我们一度感到害怕,面临着是否让步的重大决定。高管每天早上9点都聚在会议室里,放着一些鼓舞人心的歌曲,并试图找出策略。需要说几件事。首先,我们工作非常努力,产品团队住在公司三个月,他们在办公室里睡觉,我们在Uber进入后推出产品线。第二,我们认为我们更懂中国市场。就像你说过的,不仅仅有技术,还要了解市场,了解人们的需求。

当你加入公司时,估值约5亿美元。今天是多少?

可以说,更多了。

你是亲自开车出门,有时作为驾驶员开车。当你是驾驶员时,得到的最多的评论是什么?

我开车开得并不好。有一天,我和我的同事开车在街上,如果我要撞到什么东西,他会试图保护我。一个年轻人上了车,我的同事告诉他,这是滴滴的总裁,她想调查一些问题。年轻人耸耸肩说,无所谓啊,如果你们在做调查,我可以得到一些优惠券吗。这是中国年轻的一代,他们心中充满能量,不在乎你是谁。

如今你和谷歌都在做自动驾驶,要多久才能坐在自动驾驶的车后面,而里面没有司机,更重要的是感觉安全?

还需要10年?首先你要做的是把你的部门剥离,谷歌也剥离了。

你曾经坐过其中的一辆自动驾驶的汽车吗?是的,我一直坐在车上,我的手一直把着扶手,而我们要做到这一点的根本驱动力是我们认为这将使你更加安全。我们的主要任务不仅是使技术变得成熟,还要将其商业化。如何将其商业化需要更长的时间。

在中国,你是管理大公司或公司总裁的高级女性之一。在中国,女性担任CEO比在美国更容易还是更难?

首先,在中国,实际上非常鼓励女性留在工作岗位上,但还是非常困难。

对于男性,没有冒犯地直言,通常情况下,所有男性都可以不停歇地规划自己未来30年的职业生涯。但对于在美国或中国从事科技或非科技的女性,你总是想,如果你结婚了,如果你有孩子了,如果你回来工作,是否还有你的位置?有很多干扰,无论公平与否。我认为现在是比以前更好了,但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你认为在中国女性和男性一样有机会在科技公司升职吗?

当然,肯定的。所有女性都需要摆脱玻璃天花板的概念,其次,作为一家公司,我们应该为女性创造一个更加友好的工作环境,例如,在滴滴,许多女性在生小孩时,为她们创造了在家办公的环境。四年前,我们建立了一个滴滴女性网络,目的是鼓励妇女在家工作。我非常期待的一项技术是投资增强现实技术或虚拟现实技术,我认为腾讯完全可以做到,这样你就可以在家里复制这种氛围,在家里就可以有充分的体验,这是情感上的。如果我们能在家里复制这一点,它将赋予所有妇女权利,也是我们在本次论坛上讨论的问题之一。人们开始理解纽约、北京在经历着什么,理解大卫在说什么。所以我认为科技真的可以赋予很多东西权利,包括女性、女性的事业。

当你创办公司的时候,你在中国有30个竞争对手,现在有多少个竞争对手?

我认为还有很多的竞争者,中国充满巨大的竞争力,很多人对此都有经验。每个人都努力尝试满足中国的消费者,都在努力竞争。当有人坐在你的车里时,你就有了一个营地,你有一批忠实的用户。虽然这还不是我们现在的关注点,但是当5G来临,可以大大改善车内的体验,可以为每个人提供更好的满足感,让他们坐在车里,唱卡拉OK,可以观看来自腾讯的视频。中国有很多好的内容,但是如何使它在汽车内实现,就需要更好的技术。

这个人喝醉了,你会把他们放进车里吗?你如何对待醉酒的人?

你问到了关键的问题。对于一个成立7年的年轻公司,对于如何理解我们的责任,如何与社会沟通,我们时刻保持清醒。例如,你问我的问题,从我们的驾驶员那里,得到数以百计的抱怨,他们每天都会收到醉酒者的袭击。他们对我们抱怨说,可以拒载吗?起初我们认为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因为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醉酒者身上,所以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做决定;现在我们所做的是,进行公众咨询,建立一个博客,从人们那里寻求咨询。

现在有多少驾驶员?3000万?

我们现在有3000万名注册驾驶员。

其中女性有多少?

200万名女性驾驶员。

你们客户的性别构成是各占一半吗?

是的。

客户的平均年龄是70岁还是30岁?

我们的服务范围很广,因为我们有豪华轿车,也有自行车,快车,但成熟度应该在25到35岁之间。

你们也有电动滑板车业务吗?安全吗?

是的,我们想要确保安全,我们有头盔。

这里没有因为骑滑板车而骨折去医院的吗?在美国,有因为那些电动滑板车而骨折的人。确保安全就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方向。

你准备什么时候将业务扩张到美国?

那里保有量太高了。我们将选择一个可以创造真实用户价值的市场,我们将去需要我们服务的市场。

假设你已经完成了在滴滴可以做的所有工作,你会做什么?想要创建自己的公司,成为风险投资人,还是回到高盛?我很高兴能被录用。坦白地说,我没有真正考虑过。开个玩笑,我和我的孩子说过,如果妈妈退休了,会开一个蛋糕店,大女儿弹钢琴,最小的孩子成为大厨。我们的工作是紧张和具有挑战性的,如果我们服务的每个人都理解我们也很忙的话,我们就要一直保持清醒。说实话,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考虑下一站是哪里。

你的公司什么时候上市?

我们还没有具体时间表。采访/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禁令督促华为更努力发展自身业务;“竞选总统?我热爱我的工作。”



OR--商业新媒体华为CEO 任正非

随着全世界的电信设备供应商都在努力发展5G技术,华为正处于紧要关头。目前,华为在中国境内,无论在网络还是在智能手机业务上都处于领先地位,但在海外的业务却因美国政府的一纸实体名单而面临着危机。美国政府禁止华为在没有特殊许可的情况下,从美国公司购买关键的零部件,并对其他国家施压要求共同封锁华为。针对这些问题,华为创始人和CEO任正非接受了彭博电视采访。

首先,我要就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对华为的一些担忧进行提问,例如有关可能存在的“后门”,还有安全隐患危机等。你能够断然否认,华为设备和网络中不存在任何漏洞、后门吗?

信息安全问题确实一直都非常重要,就像矛和盾一样,如果有盾,那么一定要有一个矛。比如说密钥,过去一个超级计算机可能需要若干年才能解锁一个加密性能最好的密钥,但如今量子计算机可能几秒钟就可以实现。所以我觉得信息安全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并不是绝对的。人们都在谈论区块链技术有多么先进,但在量子计算机面前可能会被轻易攻破。如今对人们来说,信息安全和加密的问题可能很难解决,因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们需要一直努力应对可能发生的网络攻击。

我们是否只应该利用技术来解决这项难题?

我认为最终还是要借助政府和监管的力量,不能把所谓的安全问题都归结于是技术的错。就好比汽车可能会突然翻车,但你不能说这都是汽车制造商的问题。作为设备供应商,华为的终极任务是确保设备不存在这些问题,我们也敢对全世界的各国政府给出这样的承诺。对我们而言,销售信息设备就好比销售汽车。我们同电信运营商合作,其对数据的管理是在政府和监管机构的监管下进行的。我们敢承诺华为在所有有业务进行的国家和地区,都严格遵守当地法律,以确保信息的安全和可靠性。我们的责任是确保我们不触犯当地法律。其次,我们支持政府监管。

自美国发布实体清单后,华为如何适应带来的冲击?如何做到不依赖美国公司提供零部件?

我们要先感谢美国供应商在过去30年对我们的支持和帮助,是他们成就了今天的华为。华为希望能在未来继续同美国供应商合作,共同寻找更好的服务消费者的方法。华为永远都会拥抱全球化,这是我们的宗旨。但如今实体清单迫使我们被迫暂停供应业务,华为仍然有能力活下来,但这并不是终极目标。我并不希望所有的业务都由华为自己来提供,如果不得已而为之,我希望这只是缓兵之计。华为的业务成长暂时没有问题,未来也不会有问题。希望明年今日我们仍能坐下来聊一聊,因为那时候就可以见证华为是否健康成长。

2019年上半年,华为在没有禁令的情况下飞速发展,这一点毋庸置疑。即便在实体清单出台后,我们也在向前发展。也就说到现在为止,华为已在很多方面适应了禁令带来的冲击。2020年全年都要在禁令的枷锁下发展,如果到2020年底我们还能健康发展的话,也就代表着华为已经安然度过了危机。确定危机度过以后,华为会关注未来的3至5年内,是否仍然在科技行业占据主导地位。我们当然希望华为的技术引领世界,但结果没人可以保证。华为正在努力调整自身业务,以确保未来在科技行业的领先地位。美国的一纸禁令实际上督促了华为继续更努力发展自身业务,拒绝松懈。

我想聊一聊消费者业务,这也是此次实体清单的一部分。你们不能在你们的新版设备中安装谷歌应用,这对你们的全球业务有什么影响?这对你们加大研发力度,研发自己的系统“鸿蒙”,有什么推动作用?

这个肯定是有影响的。我们曾同谷歌有协议,且双方都在努力共同搭建世界的生态系统。美国实体清单确实对我们的产品供应产生一定影响,但我们的智能手机性能不仅限于谷歌所提供的应用程序,还有很多其他卓越的性能。华为mate 30就没有预先安装谷歌的应用程序,但销量还不错,这意味着消费者仍然愿意接受并使用华为手机。实体清单对华为的海外业务影响可能会大一些,业务比重肯定会有所减少。我们一直在鼓励我们的科学家、专家等上千技术研发人员,同他们一起共同制订未来发展技术的计划。但目前我们的任务还是要妥善分配资源修补“漏洞”,以确保将来能重新出发。

有趣的是,华为的企业策略负责人对彭博新闻社表示,华为在2020年的手机销量可能会增长20%,智能手机在中国境内的市场份额也会达到50%。这是否代表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为的禁令实际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我还没有听说2020年业务会增长20%这件事,但2019年设备总销量会达到2.4亿至2.5亿部,这个数据我还是清楚的,而且我知道明年肯定会继续增长。然而希望和现实不能一概而论,2020年的环境可能会发生改变,我不确定到时华为消费者业务环境会如何变化。

你有没有对最好的、最糟糕的形式的预估?

我觉得最糟糕也就是这样了吧,但我们的销量仍然有2.4亿至2.5亿部。如今我们的处境已经是最糟糕、最艰难的了,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

你觉得如今各公司,包括华为在内,是否过于依赖美国公司的零部件供应?美国的禁令是否会起到相反的作用,也就是促进国内的软件开发?

美国在科技领域的地位目前无法企及,就好比珠穆朗玛峰是全世界的最高点。当山顶的雪水融化时会为山腰以及山脚的农作物、牲畜提供水资源。也就是美国的科技成果可以造福其他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流动的水资源能够带来价值和利润。如果在山顶的美国拒绝为山下的国家提供水资源,那么山下的国家可能就需要打井,这样也能确保水资源的供应,也不用再给美国支付费用,也就是其他国家必然会找到其他行之有效的发展方法。我认为各国应该努力发展自身科技,拥抱更多的机遇。各国应该立即行动起来。中国能不能行动,还是个问号,因为中国的行业根基还不够强大。即便人均GDP数字可观,但中国还是生产低附加值的产品居多。欧洲、日本等很多国家早已摒弃了这种发展模式。如果位于喜马拉雅顶峰的国家拒绝向山下引流灌溉,水资源将会被困在山顶很多年。如果水资源冻结,华尔街要怎么办?资源不流动的话,华尔街就没有足够的资金发展。采访/彭博

摩根大通CEO 杰米·戴蒙

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出席了在纽约举办的2019年彭博全球商业论坛,共同探讨成功的要素,如何做一个好的领导者,中美对各自企业发展的影响,以及中美贸易关系的看法等。

您在行业中成为翘楚,原因是什么?

我一直希望通过观察别人,学习如何处理事情和问题,然后学到很多东西。我认为努力工作和遵守纪律很重要,不能单纯依赖运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要在自己从事的领域精益求精。

由于政治环境变化,很多事变得更加困难吗?

有些事情是不会改变的。纪律、细节、分析、事实......诸如此类,信任别人,赢得日常信任关系,这些都是一样的。关于速度,我认为在企业中也是如此,可以根据这些准则进行组织管理,因为技术发展速度快,要求管理的方法更加敏捷。过去需要数百人才能做到的,现在只需六个人就可以完成,这样就可以组成一个小团队。其次是企业角色的全球政治复杂性,以及如何做到这一点。要成为一个富有成效的人,就要与政府合作讨论,把对国家有益的事情做好。

你会提供什么建议?你将从政治人物得到哪些建议?

政策复杂,需要合作,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由善意铺成的。很多政策的初衷都是为了帮助人民,帮助国家,却把他们拉下了台。我可以举无数个例子,政治人物真的应该好好制定政策,找出在政治环境中可以实现的目标,然后完成。不应该随波逐流,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不同的国家中,有的在为人们谋福祉,有的却在贻害百姓。往往国家作恶,却披着华丽的外衣,这些都是政客们怂恿的。因此,关键是要立法者们制定正确的政策,砥砺前行。

有没有人问过你是否要竞选总统?

人们经常会问这个问题,几百个人都问过。我不会因为别人问,而感到受宠若惊,我不会竞选的。我热爱我所做的工作,可以通过我所拥有的平台在世界各地做出巨大的、富有成效的贡献。

你觉得作为CEO可以带来更大的改变吗?

尽我所能而已。我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把我本职工作做得非常好,使世界各地金融、经济、城市和各州的人们振作起来并参与其中。我很喜欢我的工作,有一天我会做其他的事情。

政治和政界人士留下的真空地带,必须由CEO来填补吗?

我相信你会发现,CEO和优秀政治家的技能有重合之处,但不完全重合。

你担心贸易摩擦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吗?

更多的人应该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中国,我这么说是出于尊重。中国很多区域没有足够的食物、水和能源,邻国的形势真的很复杂,包括韩国、日本、印度尼西亚、越南、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和俄罗斯。中国有500万或1000万人生活在贫困中,人均GDP是1万美元。美国有我们日常所需的所有食物和能源,邻国形势简单——墨西哥和加拿大。即使我们在未来30年里把这个国家治理得很糟糕,我们的人均GDP也会是他们的三倍。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们有共同的利益——经济发展、和平、核扩散问题、反恐等。所以我们要共同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更担心亚马逊银行还是谷歌银行?

当然,竞争总是存在的,但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放眼全球,中国的银行现在比我们的市值和资产负债表都要大。每一个野心勃勃的公司都想同我们竞争,我的工作是确保我离开的时候公司仍然能健康运转。采访/彭博电视

腾讯总裁 刘炽平

在北京举办的2019年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腾讯总裁刘炽平就中国科技行业及腾讯发展,和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联席执行董事长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展开对话。

在中国,腾讯正与其他科技公司竞争,比如阿里巴巴或百度。你认为中国伟大的科技公司为什么还没有在美国取得很好成绩?

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科技公司在国内的市场非常广阔,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深耕中国。举个例子,对我们来说,很难找到一个想要离开中国,想把市场搬到美国去发展的经理人,这是其一。

其二是文化差异,两国文化截然不同。一些产品在中国很受欢迎,但在美国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发展。

现在,你们公司制作很多电子游戏?

是的,那是我们的业务之一。

你认为电子游戏对青年人的影响是什么?

当然,适度玩电子游戏是有益的。就像世界上其他任何东西一样,只要做到适度就好。它可以训练你的反应时间,可以训练你的策略思考,像体育运动一样,与人们一起进行团队合作。我不认为应当玩太多的游戏,尤其是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这也是我们推出了一套系统对未成年人玩游戏时间做出限制的原因。

如果白天在公司工作的员工想玩电子游戏,那可以吗?

当然,如果他们想玩的话玩一天都可以。但通常他们会留下来完成工作。

是你发明的微信,还是别人?

腾讯最开始成立的时候,产品是即时通讯平台和社交网络,称为QQ,这几乎是微信的前身。当移动时代来临时,QQ对于移动设备而言太慢,QQ是针对PC设计的,微信是针对移动设备设计的。在那时,我们需要一个针对移动端的即时通讯平台。实际上,在我们公司内部,有三个不同的团队要做这个,我们同意这三个团队都做,其中一个拿出最好用户体验的团队胜出,然后我们就举全公司之力支持了这款产品。

为什么没有在美国火起来?

这是个好问题。首先,在美国,现在很多人使用SMS,SMS一直以来都是免费的。在这一点上,很多人使用iMessage,因为iPhone的普及率非常高。WhatsApp有点像全球即时通讯,移动即时通讯平台。在那时,WhatsApp实际上在全世界范围内受到欢迎,定位非常简单,是SMS的替代品,用户体验实际上是越轻松越好,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使用它。对我们来说,当我们决定深入研究时,可以将微信打造为在中国每人都可以使用的平台,可以开始添加其他功能并将其打造为平台。现在我们加入了即时通讯,一个叫做朋友圈的社交网络,后来增加了一个公众号平台,让人们可以发布信息。如今我们又增加了微信支付,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还有许多小程序允许人们进行各种不同的操作。

Martin(刘炽平英文名字),当人们一直来找你说,我有下一个微信,我有下一个很棒的电子游戏,你如何决定支持哪一个?你是否有一个团队研究所有这些想法?你收到多少新想法的建议?你拒绝了多少,拒绝其中的99%?

我们确实收到一些计划书。但同时,我们的团队实际上正在与这些企业家接触,并尝试研究产品。从根本上看待产品,价值主张,技术和人员,这当然是要看的东西,并最终决定是否投资。

你还很年轻,有没有想过下一个阶段你会做些什么?现在如果你考虑慈善事业和类似的事情,按照人类的正常标准,你会有相当多的钱。

我们拥有的核心平台仍然可以做很多事情,互联网确实在某些方面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但是有些领域现在还不是。慈善机构是很大的机会,还有数字化,帮各大组织实现数字化。而最后一个行业实际上是慈善机构和教育,所以如果我现在能做点什么的话,我真的想帮助慈善机构和教育机构实现数字化。

如果我有闲钱,在中国只能买一只股票,我是买阿里巴巴,腾讯还是百度?

你有最好的未来计划,有足够的钱买这三只股票。

你可能很熟悉中美在贸易方面的争端,是否对你有任何影响,或者你是否真正关心,是否会在短期内得到解决,而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它并没有影响到我们,但我希望情况能尽快解决。只有当人们合作时,创新才真正发生。即使看中国,现在的科技行业也确实是许多了解市场的基层企业家的关注点。但同时,也有很多在美国有经验的工程师和企业家回来后,投资于能带来增长率的资本。采访/彭博

滴滴出行总裁 柳青

在2019年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就她个人职涯、女性职场发展、共享出行发展趋势,和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联席执行董事长大卫·鲁宾斯坦(DavidRubenstein)展开对话。

你的职业生涯从高盛开始,然后晋升为董事总经理。有什么比成为高盛董事总经理更高的使命呢?你为什么去打车公司呢?

当我初次搬回北京,和我的三个孩子在街上,我根本叫不到出租车。况且,我一直想做一些令人兴奋的事情,并成为这样的人。所以,当滴滴还是一家小公司时,我遇到了滴滴的创始人(程维),看到了它的潜力,我也喜欢那里的团队。

你的父亲是科技界的明星,他创办了联想公司。他和你说是留在高盛还是去一家初创公司?

实际上,我询问了不同人的意见,也问过Martin(腾讯总裁刘炽平)的意见。有人劝我说,从高盛去一家出租车公司就像一个魔盒,需要做好准备。那是一个草根公司,文化是核心,你要确保你能在那里生存。很多人打赌我不能生存,但我仍然觉得我活得还好。

你们的服务曾与Uber在中国竞争了一段时间,你们最终买下了Uber在中国的业务。你是如何说服Uber相信你比他们更好?

首先,我非常真诚地感谢竞争存在,没有Uber,我们就不能走向世界舞台,可能还在国内发展。Uber进入中国的时候,滴滴才3岁,并还在测试中,他们带来的钱比我们的估值还大。我们一度感到害怕,面临着是否让步的重大决定。高管每天早上9点都聚在会议室里,放着一些鼓舞人心的歌曲,并试图找出策略。需要说几件事。首先,我们工作非常努力,产品团队住在公司三个月,他们在办公室里睡觉,我们在Uber进入后推出产品线。第二,我们认为我们更懂中国市场。就像你说过的,不仅仅有技术,还要了解市场,了解人们的需求。

当你加入公司时,估值约5亿美元。今天是多少?

可以说,更多了。

你是亲自开车出门,有时作为驾驶员开车。当你是驾驶员时,得到的最多的评论是什么?

我开车开得并不好。有一天,我和我的同事开车在街上,如果我要撞到什么东西,他会试图保护我。一个年轻人上了车,我的同事告诉他,这是滴滴的总裁,她想调查一些问题。年轻人耸耸肩说,无所谓啊,如果你们在做调查,我可以得到一些优惠券吗。这是中国年轻的一代,他们心中充满能量,不在乎你是谁。

如今你和谷歌都在做自动驾驶,要多久才能坐在自动驾驶的车后面,而里面没有司机,更重要的是感觉安全?

还需要10年?首先你要做的是把你的部门剥离,谷歌也剥离了。

你曾经坐过其中的一辆自动驾驶的汽车吗?是的,我一直坐在车上,我的手一直把着扶手,而我们要做到这一点的根本驱动力是我们认为这将使你更加安全。我们的主要任务不仅是使技术变得成熟,还要将其商业化。如何将其商业化需要更长的时间。

在中国,你是管理大公司或公司总裁的高级女性之一。在中国,女性担任CEO比在美国更容易还是更难?

首先,在中国,实际上非常鼓励女性留在工作岗位上,但还是非常困难。

对于男性,没有冒犯地直言,通常情况下,所有男性都可以不停歇地规划自己未来30年的职业生涯。但对于在美国或中国从事科技或非科技的女性,你总是想,如果你结婚了,如果你有孩子了,如果你回来工作,是否还有你的位置?有很多干扰,无论公平与否。我认为现在是比以前更好了,但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你认为在中国女性和男性一样有机会在科技公司升职吗?

当然,肯定的。所有女性都需要摆脱玻璃天花板的概念,其次,作为一家公司,我们应该为女性创造一个更加友好的工作环境,例如,在滴滴,许多女性在生小孩时,为她们创造了在家办公的环境。四年前,我们建立了一个滴滴女性网络,目的是鼓励妇女在家工作。我非常期待的一项技术是投资增强现实技术或虚拟现实技术,我认为腾讯完全可以做到,这样你就可以在家里复制这种氛围,在家里就可以有充分的体验,这是情感上的。如果我们能在家里复制这一点,它将赋予所有妇女权利,也是我们在本次论坛上讨论的问题之一。人们开始理解纽约、北京在经历着什么,理解大卫在说什么。所以我认为科技真的可以赋予很多东西权利,包括女性、女性的事业。

当你创办公司的时候,你在中国有30个竞争对手,现在有多少个竞争对手?

我认为还有很多的竞争者,中国充满巨大的竞争力,很多人对此都有经验。每个人都努力尝试满足中国的消费者,都在努力竞争。当有人坐在你的车里时,你就有了一个营地,你有一批忠实的用户。虽然这还不是我们现在的关注点,但是当5G来临,可以大大改善车内的体验,可以为每个人提供更好的满足感,让他们坐在车里,唱卡拉OK,可以观看来自腾讯的视频。中国有很多好的内容,但是如何使它在汽车内实现,就需要更好的技术。

这个人喝醉了,你会把他们放进车里吗?你如何对待醉酒的人?

你问到了关键的问题。对于一个成立7年的年轻公司,对于如何理解我们的责任,如何与社会沟通,我们时刻保持清醒。例如,你问我的问题,从我们的驾驶员那里,得到数以百计的抱怨,他们每天都会收到醉酒者的袭击。他们对我们抱怨说,可以拒载吗?起初我们认为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因为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醉酒者身上,所以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做决定;现在我们所做的是,进行公众咨询,建立一个博客,从人们那里寻求咨询。

现在有多少驾驶员?3000万?

我们现在有3000万名注册驾驶员。

其中女性有多少?

200万名女性驾驶员。

你们客户的性别构成是各占一半吗?

是的。

客户的平均年龄是70岁还是30岁?

我们的服务范围很广,因为我们有豪华轿车,也有自行车,快车,但成熟度应该在25到35岁之间。

你们也有电动滑板车业务吗?安全吗?

是的,我们想要确保安全,我们有头盔。

这里没有因为骑滑板车而骨折去医院的吗?在美国,有因为那些电动滑板车而骨折的人。确保安全就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方向。

你准备什么时候将业务扩张到美国?

那里保有量太高了。我们将选择一个可以创造真实用户价值的市场,我们将去需要我们服务的市场。

假设你已经完成了在滴滴可以做的所有工作,你会做什么?想要创建自己的公司,成为风险投资人,还是回到高盛?我很高兴能被录用。坦白地说,我没有真正考虑过。开个玩笑,我和我的孩子说过,如果妈妈退休了,会开一个蛋糕店,大女儿弹钢琴,最小的孩子成为大厨。我们的工作是紧张和具有挑战性的,如果我们服务的每个人都理解我们也很忙的话,我们就要一直保持清醒。说实话,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考虑下一站是哪里。

你的公司什么时候上市?

我们还没有具体时间表。采访/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华为、腾讯、滴滴...在新的国际形势下会如何发展

发布日期:2020-02-04 15:48
摘要:美国禁令督促华为更努力发展自身业务;“竞选总统?我热爱我的工作。”



OR--商业新媒体华为CEO 任正非

随着全世界的电信设备供应商都在努力发展5G技术,华为正处于紧要关头。目前,华为在中国境内,无论在网络还是在智能手机业务上都处于领先地位,但在海外的业务却因美国政府的一纸实体名单而面临着危机。美国政府禁止华为在没有特殊许可的情况下,从美国公司购买关键的零部件,并对其他国家施压要求共同封锁华为。针对这些问题,华为创始人和CEO任正非接受了彭博电视采访。

首先,我要就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对华为的一些担忧进行提问,例如有关可能存在的“后门”,还有安全隐患危机等。你能够断然否认,华为设备和网络中不存在任何漏洞、后门吗?

信息安全问题确实一直都非常重要,就像矛和盾一样,如果有盾,那么一定要有一个矛。比如说密钥,过去一个超级计算机可能需要若干年才能解锁一个加密性能最好的密钥,但如今量子计算机可能几秒钟就可以实现。所以我觉得信息安全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并不是绝对的。人们都在谈论区块链技术有多么先进,但在量子计算机面前可能会被轻易攻破。如今对人们来说,信息安全和加密的问题可能很难解决,因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们需要一直努力应对可能发生的网络攻击。

我们是否只应该利用技术来解决这项难题?

我认为最终还是要借助政府和监管的力量,不能把所谓的安全问题都归结于是技术的错。就好比汽车可能会突然翻车,但你不能说这都是汽车制造商的问题。作为设备供应商,华为的终极任务是确保设备不存在这些问题,我们也敢对全世界的各国政府给出这样的承诺。对我们而言,销售信息设备就好比销售汽车。我们同电信运营商合作,其对数据的管理是在政府和监管机构的监管下进行的。我们敢承诺华为在所有有业务进行的国家和地区,都严格遵守当地法律,以确保信息的安全和可靠性。我们的责任是确保我们不触犯当地法律。其次,我们支持政府监管。

自美国发布实体清单后,华为如何适应带来的冲击?如何做到不依赖美国公司提供零部件?

我们要先感谢美国供应商在过去30年对我们的支持和帮助,是他们成就了今天的华为。华为希望能在未来继续同美国供应商合作,共同寻找更好的服务消费者的方法。华为永远都会拥抱全球化,这是我们的宗旨。但如今实体清单迫使我们被迫暂停供应业务,华为仍然有能力活下来,但这并不是终极目标。我并不希望所有的业务都由华为自己来提供,如果不得已而为之,我希望这只是缓兵之计。华为的业务成长暂时没有问题,未来也不会有问题。希望明年今日我们仍能坐下来聊一聊,因为那时候就可以见证华为是否健康成长。

2019年上半年,华为在没有禁令的情况下飞速发展,这一点毋庸置疑。即便在实体清单出台后,我们也在向前发展。也就说到现在为止,华为已在很多方面适应了禁令带来的冲击。2020年全年都要在禁令的枷锁下发展,如果到2020年底我们还能健康发展的话,也就代表着华为已经安然度过了危机。确定危机度过以后,华为会关注未来的3至5年内,是否仍然在科技行业占据主导地位。我们当然希望华为的技术引领世界,但结果没人可以保证。华为正在努力调整自身业务,以确保未来在科技行业的领先地位。美国的一纸禁令实际上督促了华为继续更努力发展自身业务,拒绝松懈。

我想聊一聊消费者业务,这也是此次实体清单的一部分。你们不能在你们的新版设备中安装谷歌应用,这对你们的全球业务有什么影响?这对你们加大研发力度,研发自己的系统“鸿蒙”,有什么推动作用?

这个肯定是有影响的。我们曾同谷歌有协议,且双方都在努力共同搭建世界的生态系统。美国实体清单确实对我们的产品供应产生一定影响,但我们的智能手机性能不仅限于谷歌所提供的应用程序,还有很多其他卓越的性能。华为mate 30就没有预先安装谷歌的应用程序,但销量还不错,这意味着消费者仍然愿意接受并使用华为手机。实体清单对华为的海外业务影响可能会大一些,业务比重肯定会有所减少。我们一直在鼓励我们的科学家、专家等上千技术研发人员,同他们一起共同制订未来发展技术的计划。但目前我们的任务还是要妥善分配资源修补“漏洞”,以确保将来能重新出发。

有趣的是,华为的企业策略负责人对彭博新闻社表示,华为在2020年的手机销量可能会增长20%,智能手机在中国境内的市场份额也会达到50%。这是否代表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为的禁令实际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我还没有听说2020年业务会增长20%这件事,但2019年设备总销量会达到2.4亿至2.5亿部,这个数据我还是清楚的,而且我知道明年肯定会继续增长。然而希望和现实不能一概而论,2020年的环境可能会发生改变,我不确定到时华为消费者业务环境会如何变化。

你有没有对最好的、最糟糕的形式的预估?

我觉得最糟糕也就是这样了吧,但我们的销量仍然有2.4亿至2.5亿部。如今我们的处境已经是最糟糕、最艰难的了,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

你觉得如今各公司,包括华为在内,是否过于依赖美国公司的零部件供应?美国的禁令是否会起到相反的作用,也就是促进国内的软件开发?

美国在科技领域的地位目前无法企及,就好比珠穆朗玛峰是全世界的最高点。当山顶的雪水融化时会为山腰以及山脚的农作物、牲畜提供水资源。也就是美国的科技成果可以造福其他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流动的水资源能够带来价值和利润。如果在山顶的美国拒绝为山下的国家提供水资源,那么山下的国家可能就需要打井,这样也能确保水资源的供应,也不用再给美国支付费用,也就是其他国家必然会找到其他行之有效的发展方法。我认为各国应该努力发展自身科技,拥抱更多的机遇。各国应该立即行动起来。中国能不能行动,还是个问号,因为中国的行业根基还不够强大。即便人均GDP数字可观,但中国还是生产低附加值的产品居多。欧洲、日本等很多国家早已摒弃了这种发展模式。如果位于喜马拉雅顶峰的国家拒绝向山下引流灌溉,水资源将会被困在山顶很多年。如果水资源冻结,华尔街要怎么办?资源不流动的话,华尔街就没有足够的资金发展。采访/彭博

摩根大通CEO 杰米·戴蒙

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出席了在纽约举办的2019年彭博全球商业论坛,共同探讨成功的要素,如何做一个好的领导者,中美对各自企业发展的影响,以及中美贸易关系的看法等。

您在行业中成为翘楚,原因是什么?

我一直希望通过观察别人,学习如何处理事情和问题,然后学到很多东西。我认为努力工作和遵守纪律很重要,不能单纯依赖运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要在自己从事的领域精益求精。

由于政治环境变化,很多事变得更加困难吗?

有些事情是不会改变的。纪律、细节、分析、事实......诸如此类,信任别人,赢得日常信任关系,这些都是一样的。关于速度,我认为在企业中也是如此,可以根据这些准则进行组织管理,因为技术发展速度快,要求管理的方法更加敏捷。过去需要数百人才能做到的,现在只需六个人就可以完成,这样就可以组成一个小团队。其次是企业角色的全球政治复杂性,以及如何做到这一点。要成为一个富有成效的人,就要与政府合作讨论,把对国家有益的事情做好。

你会提供什么建议?你将从政治人物得到哪些建议?

政策复杂,需要合作,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由善意铺成的。很多政策的初衷都是为了帮助人民,帮助国家,却把他们拉下了台。我可以举无数个例子,政治人物真的应该好好制定政策,找出在政治环境中可以实现的目标,然后完成。不应该随波逐流,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不同的国家中,有的在为人们谋福祉,有的却在贻害百姓。往往国家作恶,却披着华丽的外衣,这些都是政客们怂恿的。因此,关键是要立法者们制定正确的政策,砥砺前行。

有没有人问过你是否要竞选总统?

人们经常会问这个问题,几百个人都问过。我不会因为别人问,而感到受宠若惊,我不会竞选的。我热爱我所做的工作,可以通过我所拥有的平台在世界各地做出巨大的、富有成效的贡献。

你觉得作为CEO可以带来更大的改变吗?

尽我所能而已。我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把我本职工作做得非常好,使世界各地金融、经济、城市和各州的人们振作起来并参与其中。我很喜欢我的工作,有一天我会做其他的事情。

政治和政界人士留下的真空地带,必须由CEO来填补吗?

我相信你会发现,CEO和优秀政治家的技能有重合之处,但不完全重合。

你担心贸易摩擦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吗?

更多的人应该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中国,我这么说是出于尊重。中国很多区域没有足够的食物、水和能源,邻国的形势真的很复杂,包括韩国、日本、印度尼西亚、越南、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和俄罗斯。中国有500万或1000万人生活在贫困中,人均GDP是1万美元。美国有我们日常所需的所有食物和能源,邻国形势简单——墨西哥和加拿大。即使我们在未来30年里把这个国家治理得很糟糕,我们的人均GDP也会是他们的三倍。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们有共同的利益——经济发展、和平、核扩散问题、反恐等。所以我们要共同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更担心亚马逊银行还是谷歌银行?

当然,竞争总是存在的,但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放眼全球,中国的银行现在比我们的市值和资产负债表都要大。每一个野心勃勃的公司都想同我们竞争,我的工作是确保我离开的时候公司仍然能健康运转。采访/彭博电视

腾讯总裁 刘炽平

在北京举办的2019年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腾讯总裁刘炽平就中国科技行业及腾讯发展,和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联席执行董事长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展开对话。

在中国,腾讯正与其他科技公司竞争,比如阿里巴巴或百度。你认为中国伟大的科技公司为什么还没有在美国取得很好成绩?

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科技公司在国内的市场非常广阔,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深耕中国。举个例子,对我们来说,很难找到一个想要离开中国,想把市场搬到美国去发展的经理人,这是其一。

其二是文化差异,两国文化截然不同。一些产品在中国很受欢迎,但在美国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发展。

现在,你们公司制作很多电子游戏?

是的,那是我们的业务之一。

你认为电子游戏对青年人的影响是什么?

当然,适度玩电子游戏是有益的。就像世界上其他任何东西一样,只要做到适度就好。它可以训练你的反应时间,可以训练你的策略思考,像体育运动一样,与人们一起进行团队合作。我不认为应当玩太多的游戏,尤其是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这也是我们推出了一套系统对未成年人玩游戏时间做出限制的原因。

如果白天在公司工作的员工想玩电子游戏,那可以吗?

当然,如果他们想玩的话玩一天都可以。但通常他们会留下来完成工作。

是你发明的微信,还是别人?

腾讯最开始成立的时候,产品是即时通讯平台和社交网络,称为QQ,这几乎是微信的前身。当移动时代来临时,QQ对于移动设备而言太慢,QQ是针对PC设计的,微信是针对移动设备设计的。在那时,我们需要一个针对移动端的即时通讯平台。实际上,在我们公司内部,有三个不同的团队要做这个,我们同意这三个团队都做,其中一个拿出最好用户体验的团队胜出,然后我们就举全公司之力支持了这款产品。

为什么没有在美国火起来?

这是个好问题。首先,在美国,现在很多人使用SMS,SMS一直以来都是免费的。在这一点上,很多人使用iMessage,因为iPhone的普及率非常高。WhatsApp有点像全球即时通讯,移动即时通讯平台。在那时,WhatsApp实际上在全世界范围内受到欢迎,定位非常简单,是SMS的替代品,用户体验实际上是越轻松越好,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使用它。对我们来说,当我们决定深入研究时,可以将微信打造为在中国每人都可以使用的平台,可以开始添加其他功能并将其打造为平台。现在我们加入了即时通讯,一个叫做朋友圈的社交网络,后来增加了一个公众号平台,让人们可以发布信息。如今我们又增加了微信支付,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还有许多小程序允许人们进行各种不同的操作。

Martin(刘炽平英文名字),当人们一直来找你说,我有下一个微信,我有下一个很棒的电子游戏,你如何决定支持哪一个?你是否有一个团队研究所有这些想法?你收到多少新想法的建议?你拒绝了多少,拒绝其中的99%?

我们确实收到一些计划书。但同时,我们的团队实际上正在与这些企业家接触,并尝试研究产品。从根本上看待产品,价值主张,技术和人员,这当然是要看的东西,并最终决定是否投资。

你还很年轻,有没有想过下一个阶段你会做些什么?现在如果你考虑慈善事业和类似的事情,按照人类的正常标准,你会有相当多的钱。

我们拥有的核心平台仍然可以做很多事情,互联网确实在某些方面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但是有些领域现在还不是。慈善机构是很大的机会,还有数字化,帮各大组织实现数字化。而最后一个行业实际上是慈善机构和教育,所以如果我现在能做点什么的话,我真的想帮助慈善机构和教育机构实现数字化。

如果我有闲钱,在中国只能买一只股票,我是买阿里巴巴,腾讯还是百度?

你有最好的未来计划,有足够的钱买这三只股票。

你可能很熟悉中美在贸易方面的争端,是否对你有任何影响,或者你是否真正关心,是否会在短期内得到解决,而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它并没有影响到我们,但我希望情况能尽快解决。只有当人们合作时,创新才真正发生。即使看中国,现在的科技行业也确实是许多了解市场的基层企业家的关注点。但同时,也有很多在美国有经验的工程师和企业家回来后,投资于能带来增长率的资本。采访/彭博

滴滴出行总裁 柳青

在2019年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就她个人职涯、女性职场发展、共享出行发展趋势,和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联席执行董事长大卫·鲁宾斯坦(DavidRubenstein)展开对话。

你的职业生涯从高盛开始,然后晋升为董事总经理。有什么比成为高盛董事总经理更高的使命呢?你为什么去打车公司呢?

当我初次搬回北京,和我的三个孩子在街上,我根本叫不到出租车。况且,我一直想做一些令人兴奋的事情,并成为这样的人。所以,当滴滴还是一家小公司时,我遇到了滴滴的创始人(程维),看到了它的潜力,我也喜欢那里的团队。

你的父亲是科技界的明星,他创办了联想公司。他和你说是留在高盛还是去一家初创公司?

实际上,我询问了不同人的意见,也问过Martin(腾讯总裁刘炽平)的意见。有人劝我说,从高盛去一家出租车公司就像一个魔盒,需要做好准备。那是一个草根公司,文化是核心,你要确保你能在那里生存。很多人打赌我不能生存,但我仍然觉得我活得还好。

你们的服务曾与Uber在中国竞争了一段时间,你们最终买下了Uber在中国的业务。你是如何说服Uber相信你比他们更好?

首先,我非常真诚地感谢竞争存在,没有Uber,我们就不能走向世界舞台,可能还在国内发展。Uber进入中国的时候,滴滴才3岁,并还在测试中,他们带来的钱比我们的估值还大。我们一度感到害怕,面临着是否让步的重大决定。高管每天早上9点都聚在会议室里,放着一些鼓舞人心的歌曲,并试图找出策略。需要说几件事。首先,我们工作非常努力,产品团队住在公司三个月,他们在办公室里睡觉,我们在Uber进入后推出产品线。第二,我们认为我们更懂中国市场。就像你说过的,不仅仅有技术,还要了解市场,了解人们的需求。

当你加入公司时,估值约5亿美元。今天是多少?

可以说,更多了。

你是亲自开车出门,有时作为驾驶员开车。当你是驾驶员时,得到的最多的评论是什么?

我开车开得并不好。有一天,我和我的同事开车在街上,如果我要撞到什么东西,他会试图保护我。一个年轻人上了车,我的同事告诉他,这是滴滴的总裁,她想调查一些问题。年轻人耸耸肩说,无所谓啊,如果你们在做调查,我可以得到一些优惠券吗。这是中国年轻的一代,他们心中充满能量,不在乎你是谁。

如今你和谷歌都在做自动驾驶,要多久才能坐在自动驾驶的车后面,而里面没有司机,更重要的是感觉安全?

还需要10年?首先你要做的是把你的部门剥离,谷歌也剥离了。

你曾经坐过其中的一辆自动驾驶的汽车吗?是的,我一直坐在车上,我的手一直把着扶手,而我们要做到这一点的根本驱动力是我们认为这将使你更加安全。我们的主要任务不仅是使技术变得成熟,还要将其商业化。如何将其商业化需要更长的时间。

在中国,你是管理大公司或公司总裁的高级女性之一。在中国,女性担任CEO比在美国更容易还是更难?

首先,在中国,实际上非常鼓励女性留在工作岗位上,但还是非常困难。

对于男性,没有冒犯地直言,通常情况下,所有男性都可以不停歇地规划自己未来30年的职业生涯。但对于在美国或中国从事科技或非科技的女性,你总是想,如果你结婚了,如果你有孩子了,如果你回来工作,是否还有你的位置?有很多干扰,无论公平与否。我认为现在是比以前更好了,但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你认为在中国女性和男性一样有机会在科技公司升职吗?

当然,肯定的。所有女性都需要摆脱玻璃天花板的概念,其次,作为一家公司,我们应该为女性创造一个更加友好的工作环境,例如,在滴滴,许多女性在生小孩时,为她们创造了在家办公的环境。四年前,我们建立了一个滴滴女性网络,目的是鼓励妇女在家工作。我非常期待的一项技术是投资增强现实技术或虚拟现实技术,我认为腾讯完全可以做到,这样你就可以在家里复制这种氛围,在家里就可以有充分的体验,这是情感上的。如果我们能在家里复制这一点,它将赋予所有妇女权利,也是我们在本次论坛上讨论的问题之一。人们开始理解纽约、北京在经历着什么,理解大卫在说什么。所以我认为科技真的可以赋予很多东西权利,包括女性、女性的事业。

当你创办公司的时候,你在中国有30个竞争对手,现在有多少个竞争对手?

我认为还有很多的竞争者,中国充满巨大的竞争力,很多人对此都有经验。每个人都努力尝试满足中国的消费者,都在努力竞争。当有人坐在你的车里时,你就有了一个营地,你有一批忠实的用户。虽然这还不是我们现在的关注点,但是当5G来临,可以大大改善车内的体验,可以为每个人提供更好的满足感,让他们坐在车里,唱卡拉OK,可以观看来自腾讯的视频。中国有很多好的内容,但是如何使它在汽车内实现,就需要更好的技术。

这个人喝醉了,你会把他们放进车里吗?你如何对待醉酒的人?

你问到了关键的问题。对于一个成立7年的年轻公司,对于如何理解我们的责任,如何与社会沟通,我们时刻保持清醒。例如,你问我的问题,从我们的驾驶员那里,得到数以百计的抱怨,他们每天都会收到醉酒者的袭击。他们对我们抱怨说,可以拒载吗?起初我们认为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因为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醉酒者身上,所以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做决定;现在我们所做的是,进行公众咨询,建立一个博客,从人们那里寻求咨询。

现在有多少驾驶员?3000万?

我们现在有3000万名注册驾驶员。

其中女性有多少?

200万名女性驾驶员。

你们客户的性别构成是各占一半吗?

是的。

客户的平均年龄是70岁还是30岁?

我们的服务范围很广,因为我们有豪华轿车,也有自行车,快车,但成熟度应该在25到35岁之间。

你们也有电动滑板车业务吗?安全吗?

是的,我们想要确保安全,我们有头盔。

这里没有因为骑滑板车而骨折去医院的吗?在美国,有因为那些电动滑板车而骨折的人。确保安全就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方向。

你准备什么时候将业务扩张到美国?

那里保有量太高了。我们将选择一个可以创造真实用户价值的市场,我们将去需要我们服务的市场。

假设你已经完成了在滴滴可以做的所有工作,你会做什么?想要创建自己的公司,成为风险投资人,还是回到高盛?我很高兴能被录用。坦白地说,我没有真正考虑过。开个玩笑,我和我的孩子说过,如果妈妈退休了,会开一个蛋糕店,大女儿弹钢琴,最小的孩子成为大厨。我们的工作是紧张和具有挑战性的,如果我们服务的每个人都理解我们也很忙的话,我们就要一直保持清醒。说实话,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考虑下一站是哪里。

你的公司什么时候上市?

我们还没有具体时间表。采访/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禁令督促华为更努力发展自身业务;“竞选总统?我热爱我的工作。”



OR--商业新媒体华为CEO 任正非

随着全世界的电信设备供应商都在努力发展5G技术,华为正处于紧要关头。目前,华为在中国境内,无论在网络还是在智能手机业务上都处于领先地位,但在海外的业务却因美国政府的一纸实体名单而面临着危机。美国政府禁止华为在没有特殊许可的情况下,从美国公司购买关键的零部件,并对其他国家施压要求共同封锁华为。针对这些问题,华为创始人和CEO任正非接受了彭博电视采访。

首先,我要就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对华为的一些担忧进行提问,例如有关可能存在的“后门”,还有安全隐患危机等。你能够断然否认,华为设备和网络中不存在任何漏洞、后门吗?

信息安全问题确实一直都非常重要,就像矛和盾一样,如果有盾,那么一定要有一个矛。比如说密钥,过去一个超级计算机可能需要若干年才能解锁一个加密性能最好的密钥,但如今量子计算机可能几秒钟就可以实现。所以我觉得信息安全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并不是绝对的。人们都在谈论区块链技术有多么先进,但在量子计算机面前可能会被轻易攻破。如今对人们来说,信息安全和加密的问题可能很难解决,因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们需要一直努力应对可能发生的网络攻击。

我们是否只应该利用技术来解决这项难题?

我认为最终还是要借助政府和监管的力量,不能把所谓的安全问题都归结于是技术的错。就好比汽车可能会突然翻车,但你不能说这都是汽车制造商的问题。作为设备供应商,华为的终极任务是确保设备不存在这些问题,我们也敢对全世界的各国政府给出这样的承诺。对我们而言,销售信息设备就好比销售汽车。我们同电信运营商合作,其对数据的管理是在政府和监管机构的监管下进行的。我们敢承诺华为在所有有业务进行的国家和地区,都严格遵守当地法律,以确保信息的安全和可靠性。我们的责任是确保我们不触犯当地法律。其次,我们支持政府监管。

自美国发布实体清单后,华为如何适应带来的冲击?如何做到不依赖美国公司提供零部件?

我们要先感谢美国供应商在过去30年对我们的支持和帮助,是他们成就了今天的华为。华为希望能在未来继续同美国供应商合作,共同寻找更好的服务消费者的方法。华为永远都会拥抱全球化,这是我们的宗旨。但如今实体清单迫使我们被迫暂停供应业务,华为仍然有能力活下来,但这并不是终极目标。我并不希望所有的业务都由华为自己来提供,如果不得已而为之,我希望这只是缓兵之计。华为的业务成长暂时没有问题,未来也不会有问题。希望明年今日我们仍能坐下来聊一聊,因为那时候就可以见证华为是否健康成长。

2019年上半年,华为在没有禁令的情况下飞速发展,这一点毋庸置疑。即便在实体清单出台后,我们也在向前发展。也就说到现在为止,华为已在很多方面适应了禁令带来的冲击。2020年全年都要在禁令的枷锁下发展,如果到2020年底我们还能健康发展的话,也就代表着华为已经安然度过了危机。确定危机度过以后,华为会关注未来的3至5年内,是否仍然在科技行业占据主导地位。我们当然希望华为的技术引领世界,但结果没人可以保证。华为正在努力调整自身业务,以确保未来在科技行业的领先地位。美国的一纸禁令实际上督促了华为继续更努力发展自身业务,拒绝松懈。

我想聊一聊消费者业务,这也是此次实体清单的一部分。你们不能在你们的新版设备中安装谷歌应用,这对你们的全球业务有什么影响?这对你们加大研发力度,研发自己的系统“鸿蒙”,有什么推动作用?

这个肯定是有影响的。我们曾同谷歌有协议,且双方都在努力共同搭建世界的生态系统。美国实体清单确实对我们的产品供应产生一定影响,但我们的智能手机性能不仅限于谷歌所提供的应用程序,还有很多其他卓越的性能。华为mate 30就没有预先安装谷歌的应用程序,但销量还不错,这意味着消费者仍然愿意接受并使用华为手机。实体清单对华为的海外业务影响可能会大一些,业务比重肯定会有所减少。我们一直在鼓励我们的科学家、专家等上千技术研发人员,同他们一起共同制订未来发展技术的计划。但目前我们的任务还是要妥善分配资源修补“漏洞”,以确保将来能重新出发。

有趣的是,华为的企业策略负责人对彭博新闻社表示,华为在2020年的手机销量可能会增长20%,智能手机在中国境内的市场份额也会达到50%。这是否代表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为的禁令实际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我还没有听说2020年业务会增长20%这件事,但2019年设备总销量会达到2.4亿至2.5亿部,这个数据我还是清楚的,而且我知道明年肯定会继续增长。然而希望和现实不能一概而论,2020年的环境可能会发生改变,我不确定到时华为消费者业务环境会如何变化。

你有没有对最好的、最糟糕的形式的预估?

我觉得最糟糕也就是这样了吧,但我们的销量仍然有2.4亿至2.5亿部。如今我们的处境已经是最糟糕、最艰难的了,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

你觉得如今各公司,包括华为在内,是否过于依赖美国公司的零部件供应?美国的禁令是否会起到相反的作用,也就是促进国内的软件开发?

美国在科技领域的地位目前无法企及,就好比珠穆朗玛峰是全世界的最高点。当山顶的雪水融化时会为山腰以及山脚的农作物、牲畜提供水资源。也就是美国的科技成果可以造福其他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流动的水资源能够带来价值和利润。如果在山顶的美国拒绝为山下的国家提供水资源,那么山下的国家可能就需要打井,这样也能确保水资源的供应,也不用再给美国支付费用,也就是其他国家必然会找到其他行之有效的发展方法。我认为各国应该努力发展自身科技,拥抱更多的机遇。各国应该立即行动起来。中国能不能行动,还是个问号,因为中国的行业根基还不够强大。即便人均GDP数字可观,但中国还是生产低附加值的产品居多。欧洲、日本等很多国家早已摒弃了这种发展模式。如果位于喜马拉雅顶峰的国家拒绝向山下引流灌溉,水资源将会被困在山顶很多年。如果水资源冻结,华尔街要怎么办?资源不流动的话,华尔街就没有足够的资金发展。采访/彭博

摩根大通CEO 杰米·戴蒙

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出席了在纽约举办的2019年彭博全球商业论坛,共同探讨成功的要素,如何做一个好的领导者,中美对各自企业发展的影响,以及中美贸易关系的看法等。

您在行业中成为翘楚,原因是什么?

我一直希望通过观察别人,学习如何处理事情和问题,然后学到很多东西。我认为努力工作和遵守纪律很重要,不能单纯依赖运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要在自己从事的领域精益求精。

由于政治环境变化,很多事变得更加困难吗?

有些事情是不会改变的。纪律、细节、分析、事实......诸如此类,信任别人,赢得日常信任关系,这些都是一样的。关于速度,我认为在企业中也是如此,可以根据这些准则进行组织管理,因为技术发展速度快,要求管理的方法更加敏捷。过去需要数百人才能做到的,现在只需六个人就可以完成,这样就可以组成一个小团队。其次是企业角色的全球政治复杂性,以及如何做到这一点。要成为一个富有成效的人,就要与政府合作讨论,把对国家有益的事情做好。

你会提供什么建议?你将从政治人物得到哪些建议?

政策复杂,需要合作,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由善意铺成的。很多政策的初衷都是为了帮助人民,帮助国家,却把他们拉下了台。我可以举无数个例子,政治人物真的应该好好制定政策,找出在政治环境中可以实现的目标,然后完成。不应该随波逐流,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不同的国家中,有的在为人们谋福祉,有的却在贻害百姓。往往国家作恶,却披着华丽的外衣,这些都是政客们怂恿的。因此,关键是要立法者们制定正确的政策,砥砺前行。

有没有人问过你是否要竞选总统?

人们经常会问这个问题,几百个人都问过。我不会因为别人问,而感到受宠若惊,我不会竞选的。我热爱我所做的工作,可以通过我所拥有的平台在世界各地做出巨大的、富有成效的贡献。

你觉得作为CEO可以带来更大的改变吗?

尽我所能而已。我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把我本职工作做得非常好,使世界各地金融、经济、城市和各州的人们振作起来并参与其中。我很喜欢我的工作,有一天我会做其他的事情。

政治和政界人士留下的真空地带,必须由CEO来填补吗?

我相信你会发现,CEO和优秀政治家的技能有重合之处,但不完全重合。

你担心贸易摩擦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吗?

更多的人应该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中国,我这么说是出于尊重。中国很多区域没有足够的食物、水和能源,邻国的形势真的很复杂,包括韩国、日本、印度尼西亚、越南、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和俄罗斯。中国有500万或1000万人生活在贫困中,人均GDP是1万美元。美国有我们日常所需的所有食物和能源,邻国形势简单——墨西哥和加拿大。即使我们在未来30年里把这个国家治理得很糟糕,我们的人均GDP也会是他们的三倍。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们有共同的利益——经济发展、和平、核扩散问题、反恐等。所以我们要共同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更担心亚马逊银行还是谷歌银行?

当然,竞争总是存在的,但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放眼全球,中国的银行现在比我们的市值和资产负债表都要大。每一个野心勃勃的公司都想同我们竞争,我的工作是确保我离开的时候公司仍然能健康运转。采访/彭博电视

腾讯总裁 刘炽平

在北京举办的2019年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腾讯总裁刘炽平就中国科技行业及腾讯发展,和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联席执行董事长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展开对话。

在中国,腾讯正与其他科技公司竞争,比如阿里巴巴或百度。你认为中国伟大的科技公司为什么还没有在美国取得很好成绩?

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科技公司在国内的市场非常广阔,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深耕中国。举个例子,对我们来说,很难找到一个想要离开中国,想把市场搬到美国去发展的经理人,这是其一。

其二是文化差异,两国文化截然不同。一些产品在中国很受欢迎,但在美国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发展。

现在,你们公司制作很多电子游戏?

是的,那是我们的业务之一。

你认为电子游戏对青年人的影响是什么?

当然,适度玩电子游戏是有益的。就像世界上其他任何东西一样,只要做到适度就好。它可以训练你的反应时间,可以训练你的策略思考,像体育运动一样,与人们一起进行团队合作。我不认为应当玩太多的游戏,尤其是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这也是我们推出了一套系统对未成年人玩游戏时间做出限制的原因。

如果白天在公司工作的员工想玩电子游戏,那可以吗?

当然,如果他们想玩的话玩一天都可以。但通常他们会留下来完成工作。

是你发明的微信,还是别人?

腾讯最开始成立的时候,产品是即时通讯平台和社交网络,称为QQ,这几乎是微信的前身。当移动时代来临时,QQ对于移动设备而言太慢,QQ是针对PC设计的,微信是针对移动设备设计的。在那时,我们需要一个针对移动端的即时通讯平台。实际上,在我们公司内部,有三个不同的团队要做这个,我们同意这三个团队都做,其中一个拿出最好用户体验的团队胜出,然后我们就举全公司之力支持了这款产品。

为什么没有在美国火起来?

这是个好问题。首先,在美国,现在很多人使用SMS,SMS一直以来都是免费的。在这一点上,很多人使用iMessage,因为iPhone的普及率非常高。WhatsApp有点像全球即时通讯,移动即时通讯平台。在那时,WhatsApp实际上在全世界范围内受到欢迎,定位非常简单,是SMS的替代品,用户体验实际上是越轻松越好,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使用它。对我们来说,当我们决定深入研究时,可以将微信打造为在中国每人都可以使用的平台,可以开始添加其他功能并将其打造为平台。现在我们加入了即时通讯,一个叫做朋友圈的社交网络,后来增加了一个公众号平台,让人们可以发布信息。如今我们又增加了微信支付,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还有许多小程序允许人们进行各种不同的操作。

Martin(刘炽平英文名字),当人们一直来找你说,我有下一个微信,我有下一个很棒的电子游戏,你如何决定支持哪一个?你是否有一个团队研究所有这些想法?你收到多少新想法的建议?你拒绝了多少,拒绝其中的99%?

我们确实收到一些计划书。但同时,我们的团队实际上正在与这些企业家接触,并尝试研究产品。从根本上看待产品,价值主张,技术和人员,这当然是要看的东西,并最终决定是否投资。

你还很年轻,有没有想过下一个阶段你会做些什么?现在如果你考虑慈善事业和类似的事情,按照人类的正常标准,你会有相当多的钱。

我们拥有的核心平台仍然可以做很多事情,互联网确实在某些方面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但是有些领域现在还不是。慈善机构是很大的机会,还有数字化,帮各大组织实现数字化。而最后一个行业实际上是慈善机构和教育,所以如果我现在能做点什么的话,我真的想帮助慈善机构和教育机构实现数字化。

如果我有闲钱,在中国只能买一只股票,我是买阿里巴巴,腾讯还是百度?

你有最好的未来计划,有足够的钱买这三只股票。

你可能很熟悉中美在贸易方面的争端,是否对你有任何影响,或者你是否真正关心,是否会在短期内得到解决,而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它并没有影响到我们,但我希望情况能尽快解决。只有当人们合作时,创新才真正发生。即使看中国,现在的科技行业也确实是许多了解市场的基层企业家的关注点。但同时,也有很多在美国有经验的工程师和企业家回来后,投资于能带来增长率的资本。采访/彭博

滴滴出行总裁 柳青

在2019年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就她个人职涯、女性职场发展、共享出行发展趋势,和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联席执行董事长大卫·鲁宾斯坦(DavidRubenstein)展开对话。

你的职业生涯从高盛开始,然后晋升为董事总经理。有什么比成为高盛董事总经理更高的使命呢?你为什么去打车公司呢?

当我初次搬回北京,和我的三个孩子在街上,我根本叫不到出租车。况且,我一直想做一些令人兴奋的事情,并成为这样的人。所以,当滴滴还是一家小公司时,我遇到了滴滴的创始人(程维),看到了它的潜力,我也喜欢那里的团队。

你的父亲是科技界的明星,他创办了联想公司。他和你说是留在高盛还是去一家初创公司?

实际上,我询问了不同人的意见,也问过Martin(腾讯总裁刘炽平)的意见。有人劝我说,从高盛去一家出租车公司就像一个魔盒,需要做好准备。那是一个草根公司,文化是核心,你要确保你能在那里生存。很多人打赌我不能生存,但我仍然觉得我活得还好。

你们的服务曾与Uber在中国竞争了一段时间,你们最终买下了Uber在中国的业务。你是如何说服Uber相信你比他们更好?

首先,我非常真诚地感谢竞争存在,没有Uber,我们就不能走向世界舞台,可能还在国内发展。Uber进入中国的时候,滴滴才3岁,并还在测试中,他们带来的钱比我们的估值还大。我们一度感到害怕,面临着是否让步的重大决定。高管每天早上9点都聚在会议室里,放着一些鼓舞人心的歌曲,并试图找出策略。需要说几件事。首先,我们工作非常努力,产品团队住在公司三个月,他们在办公室里睡觉,我们在Uber进入后推出产品线。第二,我们认为我们更懂中国市场。就像你说过的,不仅仅有技术,还要了解市场,了解人们的需求。

当你加入公司时,估值约5亿美元。今天是多少?

可以说,更多了。

你是亲自开车出门,有时作为驾驶员开车。当你是驾驶员时,得到的最多的评论是什么?

我开车开得并不好。有一天,我和我的同事开车在街上,如果我要撞到什么东西,他会试图保护我。一个年轻人上了车,我的同事告诉他,这是滴滴的总裁,她想调查一些问题。年轻人耸耸肩说,无所谓啊,如果你们在做调查,我可以得到一些优惠券吗。这是中国年轻的一代,他们心中充满能量,不在乎你是谁。

如今你和谷歌都在做自动驾驶,要多久才能坐在自动驾驶的车后面,而里面没有司机,更重要的是感觉安全?

还需要10年?首先你要做的是把你的部门剥离,谷歌也剥离了。

你曾经坐过其中的一辆自动驾驶的汽车吗?是的,我一直坐在车上,我的手一直把着扶手,而我们要做到这一点的根本驱动力是我们认为这将使你更加安全。我们的主要任务不仅是使技术变得成熟,还要将其商业化。如何将其商业化需要更长的时间。

在中国,你是管理大公司或公司总裁的高级女性之一。在中国,女性担任CEO比在美国更容易还是更难?

首先,在中国,实际上非常鼓励女性留在工作岗位上,但还是非常困难。

对于男性,没有冒犯地直言,通常情况下,所有男性都可以不停歇地规划自己未来30年的职业生涯。但对于在美国或中国从事科技或非科技的女性,你总是想,如果你结婚了,如果你有孩子了,如果你回来工作,是否还有你的位置?有很多干扰,无论公平与否。我认为现在是比以前更好了,但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你认为在中国女性和男性一样有机会在科技公司升职吗?

当然,肯定的。所有女性都需要摆脱玻璃天花板的概念,其次,作为一家公司,我们应该为女性创造一个更加友好的工作环境,例如,在滴滴,许多女性在生小孩时,为她们创造了在家办公的环境。四年前,我们建立了一个滴滴女性网络,目的是鼓励妇女在家工作。我非常期待的一项技术是投资增强现实技术或虚拟现实技术,我认为腾讯完全可以做到,这样你就可以在家里复制这种氛围,在家里就可以有充分的体验,这是情感上的。如果我们能在家里复制这一点,它将赋予所有妇女权利,也是我们在本次论坛上讨论的问题之一。人们开始理解纽约、北京在经历着什么,理解大卫在说什么。所以我认为科技真的可以赋予很多东西权利,包括女性、女性的事业。

当你创办公司的时候,你在中国有30个竞争对手,现在有多少个竞争对手?

我认为还有很多的竞争者,中国充满巨大的竞争力,很多人对此都有经验。每个人都努力尝试满足中国的消费者,都在努力竞争。当有人坐在你的车里时,你就有了一个营地,你有一批忠实的用户。虽然这还不是我们现在的关注点,但是当5G来临,可以大大改善车内的体验,可以为每个人提供更好的满足感,让他们坐在车里,唱卡拉OK,可以观看来自腾讯的视频。中国有很多好的内容,但是如何使它在汽车内实现,就需要更好的技术。

这个人喝醉了,你会把他们放进车里吗?你如何对待醉酒的人?

你问到了关键的问题。对于一个成立7年的年轻公司,对于如何理解我们的责任,如何与社会沟通,我们时刻保持清醒。例如,你问我的问题,从我们的驾驶员那里,得到数以百计的抱怨,他们每天都会收到醉酒者的袭击。他们对我们抱怨说,可以拒载吗?起初我们认为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因为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醉酒者身上,所以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做决定;现在我们所做的是,进行公众咨询,建立一个博客,从人们那里寻求咨询。

现在有多少驾驶员?3000万?

我们现在有3000万名注册驾驶员。

其中女性有多少?

200万名女性驾驶员。

你们客户的性别构成是各占一半吗?

是的。

客户的平均年龄是70岁还是30岁?

我们的服务范围很广,因为我们有豪华轿车,也有自行车,快车,但成熟度应该在25到35岁之间。

你们也有电动滑板车业务吗?安全吗?

是的,我们想要确保安全,我们有头盔。

这里没有因为骑滑板车而骨折去医院的吗?在美国,有因为那些电动滑板车而骨折的人。确保安全就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方向。

你准备什么时候将业务扩张到美国?

那里保有量太高了。我们将选择一个可以创造真实用户价值的市场,我们将去需要我们服务的市场。

假设你已经完成了在滴滴可以做的所有工作,你会做什么?想要创建自己的公司,成为风险投资人,还是回到高盛?我很高兴能被录用。坦白地说,我没有真正考虑过。开个玩笑,我和我的孩子说过,如果妈妈退休了,会开一个蛋糕店,大女儿弹钢琴,最小的孩子成为大厨。我们的工作是紧张和具有挑战性的,如果我们服务的每个人都理解我们也很忙的话,我们就要一直保持清醒。说实话,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考虑下一站是哪里。

你的公司什么时候上市?

我们还没有具体时间表。采访/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