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何在工作中获得快乐,而不是焦虑?

发布日期:2020-01-30 10:27
摘要:为什么现代工作让人如此不快?当我们在当代工作中迫切需要回答“如何做”的问题时,我们却正在错误的寻求“为什么做”的问题。



撰文 | 布鲁斯·戴斯利

OR--商业新媒体 】现代的上班族,在开放式办公空间的噪音背景下,没完没了地投入开会,每天收发的电子邮件和那些前一天处理掉的几乎一模一样。如果我们今天要创造新的工作,没有人会想要这样令人不快的东西。

在过去两年里,我一直在研究和撰写一本关于改善现代职场文化的书——我观察到的情况令人震惊的提醒我,哪些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现代工作场所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注意力分散,还有一些更重要的问题,是现实存在的考验。英国心理健康基金会(Mental Health Foundation)表示,去年有74%的英国人感到压力过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工作。

这也难怪。自从我们开始用手机收发电子邮件,平均每天的工作时间已经延长了两个小时。据估计,对于需要时刻与同事保持连线畅通的职员,每周工作时间超过70小时。对于日常要额外工作几小时的员工,半数人承受的压力达到最高纪录水平。

这就是为什么像斯涅克(Simon Sinek)这样自诩高见的梦想家的劝告,似乎越来越契合上班族的心思。

解决问题

斯涅克坚称,千禧世代在投入到所致力的事业之前,需要明白为什么要工作。他说:“成功的公司不是找到优秀员工然后激励他们,而是找到那些有心向上的人,进一步启发他们。”

公司鼓舞职员的形式是告诉他们工作的“用意”。但是,越来越清楚的是,这种对“目标”的单一关注造成工作场景中的不和谐和不满。

如何协调世界的首要终极问题,是各个年龄的员工都要面临的任务:为什么在一家体面的目标导向的组织供职,而我却依然不开心。

越来越多的员工发现到,求职之前和得到工作之后的实际情况之间有很大的差距。优步(Uber)前雇员福勒(Susan Fowler)通过发布长篇博客,控诉公司员工性骚扰。随后,2018年,世界各地的谷歌员工举行大罢工。尽管职员知道他们需要工作,但是他们对工作环境感到不满,求索之途路漫漫,这又是一座备受瞩目的里程碑。

显然,虽然专注于我们为什么要工作可能会创造一个令人信服的愿景,但并不能帮助在办公桌前被疲惫击溃的员工。我们应该从为什么要工作转向更务实的问我们自己:要如何做才能在工作中更有成就感,而不是更焦虑?

细处着手

改进的工作文化是什么样子的?虽然可以肯定的是,公司里肯定没有像乔布斯(Steve Jobs)那样的人,展现更新更好的工作风格,但显然,我们可以从个人的角度改变我们每天的工作,让工作一事也因此不那么糟糕了。

方法很重要,一旦人们接受这种观点,很多人感到更有动力,人们认识到,他们有自主改变的权利。对大多数人而言,开会占用了太多时间,这是工作中最大的负担。把开会人数减半就是让人感激涕零的善举。

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意识到,减少与会的人数,这对于提高例会的质量卓有成效。当然,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我们认为我们没有列席的会议是有好事情发生的会议。为证明这种生怕错过的顾虑(FOMO)是不恰当的,他们开始记录所有的会议——最终结果是,当他们从与会者名单上被除名时,没有人抱怨。

还有其他事情:员工们越来越意识到每周有三到四天安排的适当的午休被证明可以提高决策能力,缓解困扰我们很多人的周五疲劳。

再者,借鉴瑞典社交传统,和同事一起散步作为我们日常的一部分,似乎有积极的效果。当我们结束一天的工作时,它会让我们不那么厌倦电子邮件,让我们精神振作。

事实上,步行的科学甚至可以延伸到例会中去,从久坐不动的案头洽谈,变为灵活的移动场景。斯塔福德学者奥普雷佐(Marily Oprezzo)通过实验发现,81%的受访者表示,散步能提高创造性思维。

在我们极力删减的工作日程中引入一项新的会议,看似是离经叛道,但社交会议正在流传起来,很可能取代人力资源的同步管理工作。以往,很多英国公司常常会后到小酒馆洽谈,籍此来完成这方面的工作。

曾经五次担任CEO的赫夫南(Margaret Heffernan)说,她在自己的一家美国公司开了每周一次的社交会议,这对公司的工作文化来说是“绝对具有颠覆意义”。她观察到,鼓励员工们在工作日花时间相互交流,使他们在一周的其余时间能更好的合作。

职场中被匆忙症困扰,这是现代工作无休止的要求造成的后果——而这种消耗的影响是很大的,特别是对那些资历最浅的人来说。当工作源源不断应接不暇的时候,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如何做才能在工作中获得成就感”,而不是一味的提醒自己“为什么要工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为什么现代工作让人如此不快?当我们在当代工作中迫切需要回答“如何做”的问题时,我们却正在错误的寻求“为什么做”的问题。



撰文 | 布鲁斯·戴斯利

OR--商业新媒体 】现代的上班族,在开放式办公空间的噪音背景下,没完没了地投入开会,每天收发的电子邮件和那些前一天处理掉的几乎一模一样。如果我们今天要创造新的工作,没有人会想要这样令人不快的东西。

在过去两年里,我一直在研究和撰写一本关于改善现代职场文化的书——我观察到的情况令人震惊的提醒我,哪些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现代工作场所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注意力分散,还有一些更重要的问题,是现实存在的考验。英国心理健康基金会(Mental Health Foundation)表示,去年有74%的英国人感到压力过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工作。

这也难怪。自从我们开始用手机收发电子邮件,平均每天的工作时间已经延长了两个小时。据估计,对于需要时刻与同事保持连线畅通的职员,每周工作时间超过70小时。对于日常要额外工作几小时的员工,半数人承受的压力达到最高纪录水平。

这就是为什么像斯涅克(Simon Sinek)这样自诩高见的梦想家的劝告,似乎越来越契合上班族的心思。

解决问题

斯涅克坚称,千禧世代在投入到所致力的事业之前,需要明白为什么要工作。他说:“成功的公司不是找到优秀员工然后激励他们,而是找到那些有心向上的人,进一步启发他们。”

公司鼓舞职员的形式是告诉他们工作的“用意”。但是,越来越清楚的是,这种对“目标”的单一关注造成工作场景中的不和谐和不满。

如何协调世界的首要终极问题,是各个年龄的员工都要面临的任务:为什么在一家体面的目标导向的组织供职,而我却依然不开心。

越来越多的员工发现到,求职之前和得到工作之后的实际情况之间有很大的差距。优步(Uber)前雇员福勒(Susan Fowler)通过发布长篇博客,控诉公司员工性骚扰。随后,2018年,世界各地的谷歌员工举行大罢工。尽管职员知道他们需要工作,但是他们对工作环境感到不满,求索之途路漫漫,这又是一座备受瞩目的里程碑。

显然,虽然专注于我们为什么要工作可能会创造一个令人信服的愿景,但并不能帮助在办公桌前被疲惫击溃的员工。我们应该从为什么要工作转向更务实的问我们自己:要如何做才能在工作中更有成就感,而不是更焦虑?

细处着手

改进的工作文化是什么样子的?虽然可以肯定的是,公司里肯定没有像乔布斯(Steve Jobs)那样的人,展现更新更好的工作风格,但显然,我们可以从个人的角度改变我们每天的工作,让工作一事也因此不那么糟糕了。

方法很重要,一旦人们接受这种观点,很多人感到更有动力,人们认识到,他们有自主改变的权利。对大多数人而言,开会占用了太多时间,这是工作中最大的负担。把开会人数减半就是让人感激涕零的善举。

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意识到,减少与会的人数,这对于提高例会的质量卓有成效。当然,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我们认为我们没有列席的会议是有好事情发生的会议。为证明这种生怕错过的顾虑(FOMO)是不恰当的,他们开始记录所有的会议——最终结果是,当他们从与会者名单上被除名时,没有人抱怨。

还有其他事情:员工们越来越意识到每周有三到四天安排的适当的午休被证明可以提高决策能力,缓解困扰我们很多人的周五疲劳。

再者,借鉴瑞典社交传统,和同事一起散步作为我们日常的一部分,似乎有积极的效果。当我们结束一天的工作时,它会让我们不那么厌倦电子邮件,让我们精神振作。

事实上,步行的科学甚至可以延伸到例会中去,从久坐不动的案头洽谈,变为灵活的移动场景。斯塔福德学者奥普雷佐(Marily Oprezzo)通过实验发现,81%的受访者表示,散步能提高创造性思维。

在我们极力删减的工作日程中引入一项新的会议,看似是离经叛道,但社交会议正在流传起来,很可能取代人力资源的同步管理工作。以往,很多英国公司常常会后到小酒馆洽谈,籍此来完成这方面的工作。

曾经五次担任CEO的赫夫南(Margaret Heffernan)说,她在自己的一家美国公司开了每周一次的社交会议,这对公司的工作文化来说是“绝对具有颠覆意义”。她观察到,鼓励员工们在工作日花时间相互交流,使他们在一周的其余时间能更好的合作。

职场中被匆忙症困扰,这是现代工作无休止的要求造成的后果——而这种消耗的影响是很大的,特别是对那些资历最浅的人来说。当工作源源不断应接不暇的时候,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如何做才能在工作中获得成就感”,而不是一味的提醒自己“为什么要工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为什么现代工作让人如此不快?当我们在当代工作中迫切需要回答“如何做”的问题时,我们却正在错误的寻求“为什么做”的问题。



撰文 | 布鲁斯·戴斯利

OR--商业新媒体 】现代的上班族,在开放式办公空间的噪音背景下,没完没了地投入开会,每天收发的电子邮件和那些前一天处理掉的几乎一模一样。如果我们今天要创造新的工作,没有人会想要这样令人不快的东西。

在过去两年里,我一直在研究和撰写一本关于改善现代职场文化的书——我观察到的情况令人震惊的提醒我,哪些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现代工作场所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注意力分散,还有一些更重要的问题,是现实存在的考验。英国心理健康基金会(Mental Health Foundation)表示,去年有74%的英国人感到压力过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工作。

这也难怪。自从我们开始用手机收发电子邮件,平均每天的工作时间已经延长了两个小时。据估计,对于需要时刻与同事保持连线畅通的职员,每周工作时间超过70小时。对于日常要额外工作几小时的员工,半数人承受的压力达到最高纪录水平。

这就是为什么像斯涅克(Simon Sinek)这样自诩高见的梦想家的劝告,似乎越来越契合上班族的心思。

解决问题

斯涅克坚称,千禧世代在投入到所致力的事业之前,需要明白为什么要工作。他说:“成功的公司不是找到优秀员工然后激励他们,而是找到那些有心向上的人,进一步启发他们。”

公司鼓舞职员的形式是告诉他们工作的“用意”。但是,越来越清楚的是,这种对“目标”的单一关注造成工作场景中的不和谐和不满。

如何协调世界的首要终极问题,是各个年龄的员工都要面临的任务:为什么在一家体面的目标导向的组织供职,而我却依然不开心。

越来越多的员工发现到,求职之前和得到工作之后的实际情况之间有很大的差距。优步(Uber)前雇员福勒(Susan Fowler)通过发布长篇博客,控诉公司员工性骚扰。随后,2018年,世界各地的谷歌员工举行大罢工。尽管职员知道他们需要工作,但是他们对工作环境感到不满,求索之途路漫漫,这又是一座备受瞩目的里程碑。

显然,虽然专注于我们为什么要工作可能会创造一个令人信服的愿景,但并不能帮助在办公桌前被疲惫击溃的员工。我们应该从为什么要工作转向更务实的问我们自己:要如何做才能在工作中更有成就感,而不是更焦虑?

细处着手

改进的工作文化是什么样子的?虽然可以肯定的是,公司里肯定没有像乔布斯(Steve Jobs)那样的人,展现更新更好的工作风格,但显然,我们可以从个人的角度改变我们每天的工作,让工作一事也因此不那么糟糕了。

方法很重要,一旦人们接受这种观点,很多人感到更有动力,人们认识到,他们有自主改变的权利。对大多数人而言,开会占用了太多时间,这是工作中最大的负担。把开会人数减半就是让人感激涕零的善举。

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意识到,减少与会的人数,这对于提高例会的质量卓有成效。当然,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我们认为我们没有列席的会议是有好事情发生的会议。为证明这种生怕错过的顾虑(FOMO)是不恰当的,他们开始记录所有的会议——最终结果是,当他们从与会者名单上被除名时,没有人抱怨。

还有其他事情:员工们越来越意识到每周有三到四天安排的适当的午休被证明可以提高决策能力,缓解困扰我们很多人的周五疲劳。

再者,借鉴瑞典社交传统,和同事一起散步作为我们日常的一部分,似乎有积极的效果。当我们结束一天的工作时,它会让我们不那么厌倦电子邮件,让我们精神振作。

事实上,步行的科学甚至可以延伸到例会中去,从久坐不动的案头洽谈,变为灵活的移动场景。斯塔福德学者奥普雷佐(Marily Oprezzo)通过实验发现,81%的受访者表示,散步能提高创造性思维。

在我们极力删减的工作日程中引入一项新的会议,看似是离经叛道,但社交会议正在流传起来,很可能取代人力资源的同步管理工作。以往,很多英国公司常常会后到小酒馆洽谈,籍此来完成这方面的工作。

曾经五次担任CEO的赫夫南(Margaret Heffernan)说,她在自己的一家美国公司开了每周一次的社交会议,这对公司的工作文化来说是“绝对具有颠覆意义”。她观察到,鼓励员工们在工作日花时间相互交流,使他们在一周的其余时间能更好的合作。

职场中被匆忙症困扰,这是现代工作无休止的要求造成的后果——而这种消耗的影响是很大的,特别是对那些资历最浅的人来说。当工作源源不断应接不暇的时候,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如何做才能在工作中获得成就感”,而不是一味的提醒自己“为什么要工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如何在工作中获得快乐,而不是焦虑?

发布日期:2020-01-30 10:27
摘要:为什么现代工作让人如此不快?当我们在当代工作中迫切需要回答“如何做”的问题时,我们却正在错误的寻求“为什么做”的问题。



撰文 | 布鲁斯·戴斯利

OR--商业新媒体 】现代的上班族,在开放式办公空间的噪音背景下,没完没了地投入开会,每天收发的电子邮件和那些前一天处理掉的几乎一模一样。如果我们今天要创造新的工作,没有人会想要这样令人不快的东西。

在过去两年里,我一直在研究和撰写一本关于改善现代职场文化的书——我观察到的情况令人震惊的提醒我,哪些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现代工作场所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注意力分散,还有一些更重要的问题,是现实存在的考验。英国心理健康基金会(Mental Health Foundation)表示,去年有74%的英国人感到压力过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工作。

这也难怪。自从我们开始用手机收发电子邮件,平均每天的工作时间已经延长了两个小时。据估计,对于需要时刻与同事保持连线畅通的职员,每周工作时间超过70小时。对于日常要额外工作几小时的员工,半数人承受的压力达到最高纪录水平。

这就是为什么像斯涅克(Simon Sinek)这样自诩高见的梦想家的劝告,似乎越来越契合上班族的心思。

解决问题

斯涅克坚称,千禧世代在投入到所致力的事业之前,需要明白为什么要工作。他说:“成功的公司不是找到优秀员工然后激励他们,而是找到那些有心向上的人,进一步启发他们。”

公司鼓舞职员的形式是告诉他们工作的“用意”。但是,越来越清楚的是,这种对“目标”的单一关注造成工作场景中的不和谐和不满。

如何协调世界的首要终极问题,是各个年龄的员工都要面临的任务:为什么在一家体面的目标导向的组织供职,而我却依然不开心。

越来越多的员工发现到,求职之前和得到工作之后的实际情况之间有很大的差距。优步(Uber)前雇员福勒(Susan Fowler)通过发布长篇博客,控诉公司员工性骚扰。随后,2018年,世界各地的谷歌员工举行大罢工。尽管职员知道他们需要工作,但是他们对工作环境感到不满,求索之途路漫漫,这又是一座备受瞩目的里程碑。

显然,虽然专注于我们为什么要工作可能会创造一个令人信服的愿景,但并不能帮助在办公桌前被疲惫击溃的员工。我们应该从为什么要工作转向更务实的问我们自己:要如何做才能在工作中更有成就感,而不是更焦虑?

细处着手

改进的工作文化是什么样子的?虽然可以肯定的是,公司里肯定没有像乔布斯(Steve Jobs)那样的人,展现更新更好的工作风格,但显然,我们可以从个人的角度改变我们每天的工作,让工作一事也因此不那么糟糕了。

方法很重要,一旦人们接受这种观点,很多人感到更有动力,人们认识到,他们有自主改变的权利。对大多数人而言,开会占用了太多时间,这是工作中最大的负担。把开会人数减半就是让人感激涕零的善举。

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意识到,减少与会的人数,这对于提高例会的质量卓有成效。当然,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我们认为我们没有列席的会议是有好事情发生的会议。为证明这种生怕错过的顾虑(FOMO)是不恰当的,他们开始记录所有的会议——最终结果是,当他们从与会者名单上被除名时,没有人抱怨。

还有其他事情:员工们越来越意识到每周有三到四天安排的适当的午休被证明可以提高决策能力,缓解困扰我们很多人的周五疲劳。

再者,借鉴瑞典社交传统,和同事一起散步作为我们日常的一部分,似乎有积极的效果。当我们结束一天的工作时,它会让我们不那么厌倦电子邮件,让我们精神振作。

事实上,步行的科学甚至可以延伸到例会中去,从久坐不动的案头洽谈,变为灵活的移动场景。斯塔福德学者奥普雷佐(Marily Oprezzo)通过实验发现,81%的受访者表示,散步能提高创造性思维。

在我们极力删减的工作日程中引入一项新的会议,看似是离经叛道,但社交会议正在流传起来,很可能取代人力资源的同步管理工作。以往,很多英国公司常常会后到小酒馆洽谈,籍此来完成这方面的工作。

曾经五次担任CEO的赫夫南(Margaret Heffernan)说,她在自己的一家美国公司开了每周一次的社交会议,这对公司的工作文化来说是“绝对具有颠覆意义”。她观察到,鼓励员工们在工作日花时间相互交流,使他们在一周的其余时间能更好的合作。

职场中被匆忙症困扰,这是现代工作无休止的要求造成的后果——而这种消耗的影响是很大的,特别是对那些资历最浅的人来说。当工作源源不断应接不暇的时候,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如何做才能在工作中获得成就感”,而不是一味的提醒自己“为什么要工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为什么现代工作让人如此不快?当我们在当代工作中迫切需要回答“如何做”的问题时,我们却正在错误的寻求“为什么做”的问题。



撰文 | 布鲁斯·戴斯利

OR--商业新媒体 】现代的上班族,在开放式办公空间的噪音背景下,没完没了地投入开会,每天收发的电子邮件和那些前一天处理掉的几乎一模一样。如果我们今天要创造新的工作,没有人会想要这样令人不快的东西。

在过去两年里,我一直在研究和撰写一本关于改善现代职场文化的书——我观察到的情况令人震惊的提醒我,哪些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现代工作场所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注意力分散,还有一些更重要的问题,是现实存在的考验。英国心理健康基金会(Mental Health Foundation)表示,去年有74%的英国人感到压力过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工作。

这也难怪。自从我们开始用手机收发电子邮件,平均每天的工作时间已经延长了两个小时。据估计,对于需要时刻与同事保持连线畅通的职员,每周工作时间超过70小时。对于日常要额外工作几小时的员工,半数人承受的压力达到最高纪录水平。

这就是为什么像斯涅克(Simon Sinek)这样自诩高见的梦想家的劝告,似乎越来越契合上班族的心思。

解决问题

斯涅克坚称,千禧世代在投入到所致力的事业之前,需要明白为什么要工作。他说:“成功的公司不是找到优秀员工然后激励他们,而是找到那些有心向上的人,进一步启发他们。”

公司鼓舞职员的形式是告诉他们工作的“用意”。但是,越来越清楚的是,这种对“目标”的单一关注造成工作场景中的不和谐和不满。

如何协调世界的首要终极问题,是各个年龄的员工都要面临的任务:为什么在一家体面的目标导向的组织供职,而我却依然不开心。

越来越多的员工发现到,求职之前和得到工作之后的实际情况之间有很大的差距。优步(Uber)前雇员福勒(Susan Fowler)通过发布长篇博客,控诉公司员工性骚扰。随后,2018年,世界各地的谷歌员工举行大罢工。尽管职员知道他们需要工作,但是他们对工作环境感到不满,求索之途路漫漫,这又是一座备受瞩目的里程碑。

显然,虽然专注于我们为什么要工作可能会创造一个令人信服的愿景,但并不能帮助在办公桌前被疲惫击溃的员工。我们应该从为什么要工作转向更务实的问我们自己:要如何做才能在工作中更有成就感,而不是更焦虑?

细处着手

改进的工作文化是什么样子的?虽然可以肯定的是,公司里肯定没有像乔布斯(Steve Jobs)那样的人,展现更新更好的工作风格,但显然,我们可以从个人的角度改变我们每天的工作,让工作一事也因此不那么糟糕了。

方法很重要,一旦人们接受这种观点,很多人感到更有动力,人们认识到,他们有自主改变的权利。对大多数人而言,开会占用了太多时间,这是工作中最大的负担。把开会人数减半就是让人感激涕零的善举。

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意识到,减少与会的人数,这对于提高例会的质量卓有成效。当然,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我们认为我们没有列席的会议是有好事情发生的会议。为证明这种生怕错过的顾虑(FOMO)是不恰当的,他们开始记录所有的会议——最终结果是,当他们从与会者名单上被除名时,没有人抱怨。

还有其他事情:员工们越来越意识到每周有三到四天安排的适当的午休被证明可以提高决策能力,缓解困扰我们很多人的周五疲劳。

再者,借鉴瑞典社交传统,和同事一起散步作为我们日常的一部分,似乎有积极的效果。当我们结束一天的工作时,它会让我们不那么厌倦电子邮件,让我们精神振作。

事实上,步行的科学甚至可以延伸到例会中去,从久坐不动的案头洽谈,变为灵活的移动场景。斯塔福德学者奥普雷佐(Marily Oprezzo)通过实验发现,81%的受访者表示,散步能提高创造性思维。

在我们极力删减的工作日程中引入一项新的会议,看似是离经叛道,但社交会议正在流传起来,很可能取代人力资源的同步管理工作。以往,很多英国公司常常会后到小酒馆洽谈,籍此来完成这方面的工作。

曾经五次担任CEO的赫夫南(Margaret Heffernan)说,她在自己的一家美国公司开了每周一次的社交会议,这对公司的工作文化来说是“绝对具有颠覆意义”。她观察到,鼓励员工们在工作日花时间相互交流,使他们在一周的其余时间能更好的合作。

职场中被匆忙症困扰,这是现代工作无休止的要求造成的后果——而这种消耗的影响是很大的,特别是对那些资历最浅的人来说。当工作源源不断应接不暇的时候,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如何做才能在工作中获得成就感”,而不是一味的提醒自己“为什么要工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