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许多人担忧美中贸易战为世界两大经济体不可逆转的“脱钩”铺平了道路。但也有迹象表明,这种脱钩面临限制。



詹姆斯•波利提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上个月,曾担任世界银行(World Bank)行长和美国贸易代表的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向一群在华开展业务的美国高管发出警告和挑战。在华盛顿丽思卡尔顿酒店(Ritz-Carlton),佐利克问与会者是否“准备好”迎接美中冲突,当时在场的包括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

佐利克表示:“20世纪描绘了一幅令人震惊的工业时代毁灭的画面;不要认为21世纪的网络时代不会遭遇同等甚至更大规模的崩溃或灾难。你们需要决定你们是否认为美国仍能在管理分歧的同时与中国进行互利合作,如果能够的话,如何合作。”

他的话抓住了人们的担忧——尤其是华盛顿经济和外交政策建制派一部分人的担忧——即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北京发起的贸易战为世界两大经济体不可逆转的“脱钩”铺平了道路。

去年12月,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贸易休战并达成“第一阶段”协议,暂停商业敌对行动,甚至降低了美国最近对36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加征的部分关税。但许多关注美中关系的专家表示,两个大国之间20多年来加强的经济一体化可能会持续瓦解。

许多美国公司正在将生产和采购方面的供应链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以避免现有税收的冲击和新税收的威胁。

美国和中国的经济世界日益分离的势头,在世界经济中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势力范围,影响远不止传统的商品和服务。这在先进技术上最为突出,因为美国的目标是保护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基因组学的创新不受中国人的控制。一些美国大学对聘用和保留中国研究人员感到紧张,担心他们可能被美国当局视为北京的间谍。

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实施出口管制,阻止美国企业向包括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在内的公司销售产品。本月,华盛顿提议禁止在无许可证的情况下向外国销售卫星图像软件——这是基于特朗普2018年颁布的一项法律实施商业限制所瞄准一系列商品中的第一个。

密切关注美中科技关系的观察人士警告称,北京方面将尝试以自己的方式做出回应。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地缘科技主管保罗•特里奥罗(Paul Triolo)表示:“面对美国对关键技术投入品的出口禁令,北京方面现在的目标是至少在其科技供应链的每个环节——从电子产品组装到芯片制造以及芯片设计——都缔造国家龙头企业。”

佐利克说:“我们已经进入了‘分裂网’(splinternet)时代。我预计电信、互联网和信息通信技术(ICT)服务,以及5G系统领域将出现脱钩。然而,如果全面禁令和壁垒取代了风险评估,那么我们所有人的境况都将变得更糟。”他补充称:“美国对中国创新进程的最佳回应,是提高自身能力,吸引全球人才、创意、企业家和风险资本来到美国。我们只有正视自己的缺点、而不是责怪别人,才能取得成功。”

2019年年中,随着美中贸易紧张关系达到顶峰,人们越来越担心脱钩将延伸至资本市场。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提议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股市上市,以及限制美国投资中国企业。

这些想法,以及北京方面可能决定出售所持大量美国国债的想法,似乎从未走出萌芽阶段。这表明,这种不断演变的分裂仍面临限制。

特朗普政府高级贸易官员尚未接受“脱钩”一词,并否认他们正试图将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分开,即使特朗普团队中最鹰派的成员认为这样做可能是健康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表示,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是“努力整合两套截然不同的体系、使双方都受益的第一步”。

澳大利亚前总理、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所长陆克文(Kevin Rudd)表示,“比起脱钩一词的日益滥用可能暗示的情况,目前和未来的经济关系要相互依存得多。”去年11月在加州的一次演讲中,他还警告官员,“随意或煽动性的语言”可能成为“自我应验的预言。”

陆克文补充称:“一个完全脱钩的世界将是一个非常破坏稳定的世界。”它将破坏“过去40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假设,预示着东西方之间铁幕(Iron Curtain)的回归和新的常规及核武器竞赛的开始,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战略不稳定和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分享到:

中美经济“脱钩”不可逆转?

发布日期:2020-01-23 08:33
摘要:许多人担忧美中贸易战为世界两大经济体不可逆转的“脱钩”铺平了道路。但也有迹象表明,这种脱钩面临限制。



詹姆斯•波利提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上个月,曾担任世界银行(World Bank)行长和美国贸易代表的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向一群在华开展业务的美国高管发出警告和挑战。在华盛顿丽思卡尔顿酒店(Ritz-Carlton),佐利克问与会者是否“准备好”迎接美中冲突,当时在场的包括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

佐利克表示:“20世纪描绘了一幅令人震惊的工业时代毁灭的画面;不要认为21世纪的网络时代不会遭遇同等甚至更大规模的崩溃或灾难。你们需要决定你们是否认为美国仍能在管理分歧的同时与中国进行互利合作,如果能够的话,如何合作。”

他的话抓住了人们的担忧——尤其是华盛顿经济和外交政策建制派一部分人的担忧——即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北京发起的贸易战为世界两大经济体不可逆转的“脱钩”铺平了道路。

去年12月,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贸易休战并达成“第一阶段”协议,暂停商业敌对行动,甚至降低了美国最近对36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加征的部分关税。但许多关注美中关系的专家表示,两个大国之间20多年来加强的经济一体化可能会持续瓦解。

许多美国公司正在将生产和采购方面的供应链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以避免现有税收的冲击和新税收的威胁。

美国和中国的经济世界日益分离的势头,在世界经济中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势力范围,影响远不止传统的商品和服务。这在先进技术上最为突出,因为美国的目标是保护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基因组学的创新不受中国人的控制。一些美国大学对聘用和保留中国研究人员感到紧张,担心他们可能被美国当局视为北京的间谍。

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实施出口管制,阻止美国企业向包括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在内的公司销售产品。本月,华盛顿提议禁止在无许可证的情况下向外国销售卫星图像软件——这是基于特朗普2018年颁布的一项法律实施商业限制所瞄准一系列商品中的第一个。

密切关注美中科技关系的观察人士警告称,北京方面将尝试以自己的方式做出回应。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地缘科技主管保罗•特里奥罗(Paul Triolo)表示:“面对美国对关键技术投入品的出口禁令,北京方面现在的目标是至少在其科技供应链的每个环节——从电子产品组装到芯片制造以及芯片设计——都缔造国家龙头企业。”

佐利克说:“我们已经进入了‘分裂网’(splinternet)时代。我预计电信、互联网和信息通信技术(ICT)服务,以及5G系统领域将出现脱钩。然而,如果全面禁令和壁垒取代了风险评估,那么我们所有人的境况都将变得更糟。”他补充称:“美国对中国创新进程的最佳回应,是提高自身能力,吸引全球人才、创意、企业家和风险资本来到美国。我们只有正视自己的缺点、而不是责怪别人,才能取得成功。”

2019年年中,随着美中贸易紧张关系达到顶峰,人们越来越担心脱钩将延伸至资本市场。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提议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股市上市,以及限制美国投资中国企业。

这些想法,以及北京方面可能决定出售所持大量美国国债的想法,似乎从未走出萌芽阶段。这表明,这种不断演变的分裂仍面临限制。

特朗普政府高级贸易官员尚未接受“脱钩”一词,并否认他们正试图将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分开,即使特朗普团队中最鹰派的成员认为这样做可能是健康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表示,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是“努力整合两套截然不同的体系、使双方都受益的第一步”。

澳大利亚前总理、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所长陆克文(Kevin Rudd)表示,“比起脱钩一词的日益滥用可能暗示的情况,目前和未来的经济关系要相互依存得多。”去年11月在加州的一次演讲中,他还警告官员,“随意或煽动性的语言”可能成为“自我应验的预言。”

陆克文补充称:“一个完全脱钩的世界将是一个非常破坏稳定的世界。”它将破坏“过去40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假设,预示着东西方之间铁幕(Iron Curtain)的回归和新的常规及核武器竞赛的开始,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战略不稳定和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许多人担忧美中贸易战为世界两大经济体不可逆转的“脱钩”铺平了道路。但也有迹象表明,这种脱钩面临限制。



詹姆斯•波利提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上个月,曾担任世界银行(World Bank)行长和美国贸易代表的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向一群在华开展业务的美国高管发出警告和挑战。在华盛顿丽思卡尔顿酒店(Ritz-Carlton),佐利克问与会者是否“准备好”迎接美中冲突,当时在场的包括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

佐利克表示:“20世纪描绘了一幅令人震惊的工业时代毁灭的画面;不要认为21世纪的网络时代不会遭遇同等甚至更大规模的崩溃或灾难。你们需要决定你们是否认为美国仍能在管理分歧的同时与中国进行互利合作,如果能够的话,如何合作。”

他的话抓住了人们的担忧——尤其是华盛顿经济和外交政策建制派一部分人的担忧——即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北京发起的贸易战为世界两大经济体不可逆转的“脱钩”铺平了道路。

去年12月,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贸易休战并达成“第一阶段”协议,暂停商业敌对行动,甚至降低了美国最近对36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加征的部分关税。但许多关注美中关系的专家表示,两个大国之间20多年来加强的经济一体化可能会持续瓦解。

许多美国公司正在将生产和采购方面的供应链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以避免现有税收的冲击和新税收的威胁。

美国和中国的经济世界日益分离的势头,在世界经济中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势力范围,影响远不止传统的商品和服务。这在先进技术上最为突出,因为美国的目标是保护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基因组学的创新不受中国人的控制。一些美国大学对聘用和保留中国研究人员感到紧张,担心他们可能被美国当局视为北京的间谍。

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实施出口管制,阻止美国企业向包括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在内的公司销售产品。本月,华盛顿提议禁止在无许可证的情况下向外国销售卫星图像软件——这是基于特朗普2018年颁布的一项法律实施商业限制所瞄准一系列商品中的第一个。

密切关注美中科技关系的观察人士警告称,北京方面将尝试以自己的方式做出回应。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地缘科技主管保罗•特里奥罗(Paul Triolo)表示:“面对美国对关键技术投入品的出口禁令,北京方面现在的目标是至少在其科技供应链的每个环节——从电子产品组装到芯片制造以及芯片设计——都缔造国家龙头企业。”

佐利克说:“我们已经进入了‘分裂网’(splinternet)时代。我预计电信、互联网和信息通信技术(ICT)服务,以及5G系统领域将出现脱钩。然而,如果全面禁令和壁垒取代了风险评估,那么我们所有人的境况都将变得更糟。”他补充称:“美国对中国创新进程的最佳回应,是提高自身能力,吸引全球人才、创意、企业家和风险资本来到美国。我们只有正视自己的缺点、而不是责怪别人,才能取得成功。”

2019年年中,随着美中贸易紧张关系达到顶峰,人们越来越担心脱钩将延伸至资本市场。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提议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股市上市,以及限制美国投资中国企业。

这些想法,以及北京方面可能决定出售所持大量美国国债的想法,似乎从未走出萌芽阶段。这表明,这种不断演变的分裂仍面临限制。

特朗普政府高级贸易官员尚未接受“脱钩”一词,并否认他们正试图将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分开,即使特朗普团队中最鹰派的成员认为这样做可能是健康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表示,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是“努力整合两套截然不同的体系、使双方都受益的第一步”。

澳大利亚前总理、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所长陆克文(Kevin Rudd)表示,“比起脱钩一词的日益滥用可能暗示的情况,目前和未来的经济关系要相互依存得多。”去年11月在加州的一次演讲中,他还警告官员,“随意或煽动性的语言”可能成为“自我应验的预言。”

陆克文补充称:“一个完全脱钩的世界将是一个非常破坏稳定的世界。”它将破坏“过去40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假设,预示着东西方之间铁幕(Iron Curtain)的回归和新的常规及核武器竞赛的开始,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战略不稳定和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美经济“脱钩”不可逆转?

发布日期:2020-01-23 08:33
摘要:许多人担忧美中贸易战为世界两大经济体不可逆转的“脱钩”铺平了道路。但也有迹象表明,这种脱钩面临限制。



詹姆斯•波利提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上个月,曾担任世界银行(World Bank)行长和美国贸易代表的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向一群在华开展业务的美国高管发出警告和挑战。在华盛顿丽思卡尔顿酒店(Ritz-Carlton),佐利克问与会者是否“准备好”迎接美中冲突,当时在场的包括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

佐利克表示:“20世纪描绘了一幅令人震惊的工业时代毁灭的画面;不要认为21世纪的网络时代不会遭遇同等甚至更大规模的崩溃或灾难。你们需要决定你们是否认为美国仍能在管理分歧的同时与中国进行互利合作,如果能够的话,如何合作。”

他的话抓住了人们的担忧——尤其是华盛顿经济和外交政策建制派一部分人的担忧——即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北京发起的贸易战为世界两大经济体不可逆转的“脱钩”铺平了道路。

去年12月,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贸易休战并达成“第一阶段”协议,暂停商业敌对行动,甚至降低了美国最近对36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加征的部分关税。但许多关注美中关系的专家表示,两个大国之间20多年来加强的经济一体化可能会持续瓦解。

许多美国公司正在将生产和采购方面的供应链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以避免现有税收的冲击和新税收的威胁。

美国和中国的经济世界日益分离的势头,在世界经济中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势力范围,影响远不止传统的商品和服务。这在先进技术上最为突出,因为美国的目标是保护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基因组学的创新不受中国人的控制。一些美国大学对聘用和保留中国研究人员感到紧张,担心他们可能被美国当局视为北京的间谍。

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实施出口管制,阻止美国企业向包括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在内的公司销售产品。本月,华盛顿提议禁止在无许可证的情况下向外国销售卫星图像软件——这是基于特朗普2018年颁布的一项法律实施商业限制所瞄准一系列商品中的第一个。

密切关注美中科技关系的观察人士警告称,北京方面将尝试以自己的方式做出回应。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地缘科技主管保罗•特里奥罗(Paul Triolo)表示:“面对美国对关键技术投入品的出口禁令,北京方面现在的目标是至少在其科技供应链的每个环节——从电子产品组装到芯片制造以及芯片设计——都缔造国家龙头企业。”

佐利克说:“我们已经进入了‘分裂网’(splinternet)时代。我预计电信、互联网和信息通信技术(ICT)服务,以及5G系统领域将出现脱钩。然而,如果全面禁令和壁垒取代了风险评估,那么我们所有人的境况都将变得更糟。”他补充称:“美国对中国创新进程的最佳回应,是提高自身能力,吸引全球人才、创意、企业家和风险资本来到美国。我们只有正视自己的缺点、而不是责怪别人,才能取得成功。”

2019年年中,随着美中贸易紧张关系达到顶峰,人们越来越担心脱钩将延伸至资本市场。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提议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股市上市,以及限制美国投资中国企业。

这些想法,以及北京方面可能决定出售所持大量美国国债的想法,似乎从未走出萌芽阶段。这表明,这种不断演变的分裂仍面临限制。

特朗普政府高级贸易官员尚未接受“脱钩”一词,并否认他们正试图将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分开,即使特朗普团队中最鹰派的成员认为这样做可能是健康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表示,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是“努力整合两套截然不同的体系、使双方都受益的第一步”。

澳大利亚前总理、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所长陆克文(Kevin Rudd)表示,“比起脱钩一词的日益滥用可能暗示的情况,目前和未来的经济关系要相互依存得多。”去年11月在加州的一次演讲中,他还警告官员,“随意或煽动性的语言”可能成为“自我应验的预言。”

陆克文补充称:“一个完全脱钩的世界将是一个非常破坏稳定的世界。”它将破坏“过去40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假设,预示着东西方之间铁幕(Iron Curtain)的回归和新的常规及核武器竞赛的开始,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战略不稳定和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许多人担忧美中贸易战为世界两大经济体不可逆转的“脱钩”铺平了道路。但也有迹象表明,这种脱钩面临限制。



詹姆斯•波利提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上个月,曾担任世界银行(World Bank)行长和美国贸易代表的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向一群在华开展业务的美国高管发出警告和挑战。在华盛顿丽思卡尔顿酒店(Ritz-Carlton),佐利克问与会者是否“准备好”迎接美中冲突,当时在场的包括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

佐利克表示:“20世纪描绘了一幅令人震惊的工业时代毁灭的画面;不要认为21世纪的网络时代不会遭遇同等甚至更大规模的崩溃或灾难。你们需要决定你们是否认为美国仍能在管理分歧的同时与中国进行互利合作,如果能够的话,如何合作。”

他的话抓住了人们的担忧——尤其是华盛顿经济和外交政策建制派一部分人的担忧——即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北京发起的贸易战为世界两大经济体不可逆转的“脱钩”铺平了道路。

去年12月,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贸易休战并达成“第一阶段”协议,暂停商业敌对行动,甚至降低了美国最近对36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加征的部分关税。但许多关注美中关系的专家表示,两个大国之间20多年来加强的经济一体化可能会持续瓦解。

许多美国公司正在将生产和采购方面的供应链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以避免现有税收的冲击和新税收的威胁。

美国和中国的经济世界日益分离的势头,在世界经济中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势力范围,影响远不止传统的商品和服务。这在先进技术上最为突出,因为美国的目标是保护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基因组学的创新不受中国人的控制。一些美国大学对聘用和保留中国研究人员感到紧张,担心他们可能被美国当局视为北京的间谍。

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实施出口管制,阻止美国企业向包括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在内的公司销售产品。本月,华盛顿提议禁止在无许可证的情况下向外国销售卫星图像软件——这是基于特朗普2018年颁布的一项法律实施商业限制所瞄准一系列商品中的第一个。

密切关注美中科技关系的观察人士警告称,北京方面将尝试以自己的方式做出回应。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地缘科技主管保罗•特里奥罗(Paul Triolo)表示:“面对美国对关键技术投入品的出口禁令,北京方面现在的目标是至少在其科技供应链的每个环节——从电子产品组装到芯片制造以及芯片设计——都缔造国家龙头企业。”

佐利克说:“我们已经进入了‘分裂网’(splinternet)时代。我预计电信、互联网和信息通信技术(ICT)服务,以及5G系统领域将出现脱钩。然而,如果全面禁令和壁垒取代了风险评估,那么我们所有人的境况都将变得更糟。”他补充称:“美国对中国创新进程的最佳回应,是提高自身能力,吸引全球人才、创意、企业家和风险资本来到美国。我们只有正视自己的缺点、而不是责怪别人,才能取得成功。”

2019年年中,随着美中贸易紧张关系达到顶峰,人们越来越担心脱钩将延伸至资本市场。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提议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股市上市,以及限制美国投资中国企业。

这些想法,以及北京方面可能决定出售所持大量美国国债的想法,似乎从未走出萌芽阶段。这表明,这种不断演变的分裂仍面临限制。

特朗普政府高级贸易官员尚未接受“脱钩”一词,并否认他们正试图将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分开,即使特朗普团队中最鹰派的成员认为这样做可能是健康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表示,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是“努力整合两套截然不同的体系、使双方都受益的第一步”。

澳大利亚前总理、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所长陆克文(Kevin Rudd)表示,“比起脱钩一词的日益滥用可能暗示的情况,目前和未来的经济关系要相互依存得多。”去年11月在加州的一次演讲中,他还警告官员,“随意或煽动性的语言”可能成为“自我应验的预言。”

陆克文补充称:“一个完全脱钩的世界将是一个非常破坏稳定的世界。”它将破坏“过去40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假设,预示着东西方之间铁幕(Iron Curtain)的回归和新的常规及核武器竞赛的开始,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战略不稳定和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